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格言体

73浏览    18参与
HermanHeLF

术语家的良用

总有着这样的看法,居高临下地睥睨着术语家,“新瓶装旧酒”,他们这样嘲讽,“这些东西难道我们原来不知道吗?区区取名的工作,又有什么意义可言呢?”他们在心里轻下术语家,有时候甚至也包括作为术语家的自己,并为此忧愁直至发疯。“……全无一点创造性的工作……不过是对前人工作的整理……换任何人都能来做,我究竟有什么意义呢……”这一些落魄的艺术家在心里轻下自己,有一些承受不了便尝试杀死自己的肉体,或杀死自己的精神。

但是,这难道是公正的吗,这样一种轻蔑?对于那些摇笔杆的贱民或者叫嚣的革命者,我们怀着最合理的那些轻蔑,但是,让术语也一同来承担这些轻蔑是否过于严格了呢?事实上,术语也发挥着它们的良用。

其一...

总有着这样的看法,居高临下地睥睨着术语家,“新瓶装旧酒”,他们这样嘲讽,“这些东西难道我们原来不知道吗?区区取名的工作,又有什么意义可言呢?”他们在心里轻下术语家,有时候甚至也包括作为术语家的自己,并为此忧愁直至发疯。“……全无一点创造性的工作……不过是对前人工作的整理……换任何人都能来做,我究竟有什么意义呢……”这一些落魄的艺术家在心里轻下自己,有一些承受不了便尝试杀死自己的肉体,或杀死自己的精神。

但是,这难道是公正的吗,这样一种轻蔑?对于那些摇笔杆的贱民或者叫嚣的革命者,我们怀着最合理的那些轻蔑,但是,让术语也一同来承担这些轻蔑是否过于严格了呢?事实上,术语也发挥着它们的良用。

其一,是简写的功能。它在起到“它”这个代词的作用的同时,方便了区分和讨论——计算机科学家甚至讨论过将一些长音节的词缩短来便于讨论的方案——还对音律和直觉的辨认起帮助。

术语的本质,是确定一个,或一系列相关概念,在它们周围画圈,把它们作为固定的整体展开讨论。束于“最高维度”(一个术语,指代当前空间的最高维度,也就是其它所有关系状态的排列方向,并不固定),同一时间可以确定的状态和关系都是唯一的,正如同一个组合方式静止地存在。因此,部分与整体的相互转化,就显得弥足重要——它会赋予我们前往更高维度,分析复杂事物的能力。唾弃术语而不使用它的人们,将会像不知道术语的愚人一样,不然终生困囿在最简单的二元关系之中,不然只能在复杂关系中东抓一下,西抓一下,全靠命运和概率来靠近本质或者外表。

这些睥睨者——他们将会感受到更甚的一种无限,世界的无限,世界的复杂多变,因为他们能抓到的更少。这样一种无力和技术水平——是的,术语的使用是一项技巧——的低微,会加剧他们对世界的感动和他们来之不易的世界观的巩固。

封装能力的缺失,使他们将更难确定的讨论确定的事物,或者更加——他们要时时刻刻讨论着不停变化的一个整体而不自觉,最终在改变产生的矛盾中必然地成为前文中的那种落魄的艺术家。他们会以这些矛盾为他们的自我矛盾,从而否定整个概念和自己。如此,也许还是稍稍多用一些术语为妙。


p.s.:也许我写得太冗长了……只是因为自己知道描述内容才觉得有趣。若是一眼看到如此大段的文字,一下看不懂,说不定自己也会心生退意。总的来说是在为术语家开脱。

HermanHeLF

与幻梦斗鸡眼

与幻梦斗鸡眼。——现实不过是一场幻梦,幻梦不过是一些现实,其中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孰强孰弱,或者谁是谁爸爸的问题——人们总是过于重视谁是爸爸的问题而错过了所谓的“真实”。

现实主义者——他们不过是这样一些人,他们宁愿因为过于靠近一个(他们叫它现实)或者一些(“切实的理想”)“父子关系清晰”的幻梦,即使他们要因为这样一种过度的凝视而斗鸡眼。

任何太爱他们自己的幻梦而得了斗鸡眼的人——无论是不是现在他们正相互口诛笔伐的这一场幻梦——都不过是普通的斗鸡眼患者而已。或者,如果你也坚信着其中一些的正确,其中一些的错误,你也可以这样自称——现实主义者。

与幻梦斗鸡眼。——现实不过是一场幻梦,幻梦不过是一些现实,其中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孰强孰弱,或者谁是谁爸爸的问题——人们总是过于重视谁是爸爸的问题而错过了所谓的“真实”。

现实主义者——他们不过是这样一些人,他们宁愿因为过于靠近一个(他们叫它现实)或者一些(“切实的理想”)“父子关系清晰”的幻梦,即使他们要因为这样一种过度的凝视而斗鸡眼。

任何太爱他们自己的幻梦而得了斗鸡眼的人——无论是不是现在他们正相互口诛笔伐的这一场幻梦——都不过是普通的斗鸡眼患者而已。或者,如果你也坚信着其中一些的正确,其中一些的错误,你也可以这样自称——现实主义者。

HermanHeLF

蒙题人.

今天语文考试的作文,成功使用了前一天晚上写的结尾!早上考前和另一个同学谈论这个事情,考完之后又跟他谈论——他也用了我的结尾!说是我的结尾应是不公,因为他并没记住,我自己也是,他使用了我结尾的方法和意旨.然而——我们写得是几乎全然不同的两个主题——对于同一个材料,他写了落伍的恐惧对学习的促进的一种相辅相成,我谈论了过于迫切的知识更新需要背后的时代病根源.或者说,其实是我们共同同意的一个观点——那就是这些问题,要通过价值的重新发现来解决.

下面是那个结尾.

那么,如何破局呢?也许我们终是重解释轻解决的那样一种哲学家?又或者那样一种重适应轻反应的伪虚而「成熟」的现代文人?有那样的一种办法来...

今天语文考试的作文,成功使用了前一天晚上写的结尾!早上考前和另一个同学谈论这个事情,考完之后又跟他谈论——他也用了我的结尾!说是我的结尾应是不公,因为他并没记住,我自己也是,他使用了我结尾的方法和意旨.然而——我们写得是几乎全然不同的两个主题——对于同一个材料,他写了落伍的恐惧对学习的促进的一种相辅相成,我谈论了过于迫切的知识更新需要背后的时代病根源.或者说,其实是我们共同同意的一个观点——那就是这些问题,要通过价值的重新发现来解决.

下面是那个结尾.

那么,如何破局呢?也许我们终是重解释轻解决的那样一种哲学家?又或者那样一种重适应轻反应的伪虚而「成熟」的现代文人?有那样的一种办法来解决问题——却绝不是我们这些无关人士来指手画脚的.它一定是一种触及本质的改变,来回避一切低贱而无趣的反复.是的,是交于受苦者和真正的纤夫和舵手,那样一些相关人士——他们要破除习见,观察周遭和自己,然后——发现他们自己的道德和——新的价值.

如果竟然能够得到高分的话,那么我也许就可以拓宽这种成功的经验了——在我的一个目标和一个追求间,我找到了某些平衡.

HermanHeLF

眼前利益.

眼前利益.——有些东西似乎是很有用的:记忆术、答题模版、数学结论、英语的成段的作文模版、生物和技术的知识......

而有些东西,相对的,也许不能说他一定无用,但是眼下是派不上用场,而往后看,似乎接下来的四十年里也不一定能够真正用上:一个珍稀物种的基因库,一个未培育微生物的分泌蛋白,数学的什么化归、分治思想,桌子上的书,买了过多的教辅......以及——思想.

「无用的东西——这就是思想.」于是许多人这样思想,「思想能有什么用呢?我信奉叔本华又怎样?信奉教皇又怎样?信奉马克思又怎样?什么会改变呢?」马克思也有类似的言论,「哲学家总想着解释世界,而问题在于改变世界.」当然,我们知道马克思到死...

眼前利益.——有些东西似乎是很有用的:记忆术、答题模版、数学结论、英语的成段的作文模版、生物和技术的知识......

而有些东西,相对的,也许不能说他一定无用,但是眼下是派不上用场,而往后看,似乎接下来的四十年里也不一定能够真正用上:一个珍稀物种的基因库,一个未培育微生物的分泌蛋白,数学的什么化归、分治思想,桌子上的书,买了过多的教辅......以及——思想.

「无用的东西——这就是思想.」于是许多人这样思想,「思想能有什么用呢?我信奉叔本华又怎样?信奉教皇又怎样?信奉马克思又怎样?什么会改变呢?」马克思也有类似的言论,「哲学家总想着解释世界,而问题在于改变世界.」当然,我们知道马克思到死都是个青年,那种一天到晚坚信着自己的正确和——别人的错误,以及自己要去把世界捏成自己——捏成正确的——青年.

哀叹!下面是哀叹!人的寿命实在是过长了......但是又嫌它短!太长的寿命让无数事情变得拖沓和冗长,是的——太长的寿命毒害人的心灵,它时时刻刻都要取走一些东西,时间越长,取得越多!自由和青春!清醒与理智!愿一切人类死于壮年......

但是人的寿命又太短了——太多的人过早的夭折.人们竟还未来得及长大,就被年龄取空了......然后死去!他们死于童年——一个过于冗长,过于空虚的童年!童年不应该满溢着充实、探索、好奇和被一些人称为「心流」的那种奇妙体验吗?不曾长大就已经衰老的是谁呢?也许人类注定不是那样一种要到达成熟阶段的生灵?能够在肉体死亡之前先成年的灵魂实在太少......

太短的寿命——不成熟的现代人.过长的寿命——腐朽而自以为是的现代人.现代人合二为一!这就是为什么他们看不见思想——在他们眼里的思想,以及思想将要发挥作用的时刻——超越了他们自己的死亡.

这是确实的——因为思想只存在在成年人身上.对于儿童,它似乎工作和薪水——略有耳闻,但总无概念.儿童不会知道工作和薪水的真正作用——他们的零食来自他们的父母.

远见者的眼前利益——它竟要舍弃负重来变得轻松吗?确实,精神的负重就是思想......一些派不上用场的负重......为什么不舍弃呢?是一种眷恋,犹如对儿时玩具不舍得丢弃的眷恋联系着我们的肉体和思想吗?肉体舍不得它的这个造物,才一直背负着它吗......


P.S.:「太短的生命——人们看不见死亡背后思想发光的未来」,是基于这样一种对思想的无用的解释开始了这篇文章.就像在解导数题目时使用数形结合的函数图像一样,「远处的死亡」和「更远处思想的光」是我在写作时一直紧盯不放的图像,但是也就像解导数题目一样,从不知何时开始就在一个需要的次级结论或者前提上纠缠不清了.有满意,也有不满,这是我对这篇文章的感受——更自我了,我能够感受到这样一种自我中心的倾向,更加随意的语言——我写得断断续续的,破折号的两个用法已经混在一起,成为了朗读时的记号——可是又有谁会来读呢?

以上.

HermanHeLF

读者和作者

读者和作者。——在我们描述别人的文字和经历时,我们很努力,也无法写得很多,至少很难写得又多又好,因为实际上他们只写了很少的一点东西——太多的人用一整本书只为解释一个词汇。而他们也就是我们,这也就是为什么我们能够为了自己的很简单的一点东西而浪费大量的精力和笔墨——我们害怕我们宝贵的东西消失不见,所以太努力地去抓住它的每一个细节;我们害怕我们宝贵的东西无法传达,所以太努力地去呈示它的每一个外表。

然而这种努力却总是黯淡了宝石的光华。


P.S.:就,挡在宝石上面啊,或者像油污之类的覆盖在表面那种感觉。这是在教人们写东西不要写太多,还是教人们读东西不要读太少?

读者和作者。——在我们描述别人的文字和经历时,我们很努力,也无法写得很多,至少很难写得又多又好,因为实际上他们只写了很少的一点东西——太多的人用一整本书只为解释一个词汇。而他们也就是我们,这也就是为什么我们能够为了自己的很简单的一点东西而浪费大量的精力和笔墨——我们害怕我们宝贵的东西消失不见,所以太努力地去抓住它的每一个细节;我们害怕我们宝贵的东西无法传达,所以太努力地去呈示它的每一个外表。

然而这种努力却总是黯淡了宝石的光华。



P.S.:就,挡在宝石上面啊,或者像油污之类的覆盖在表面那种感觉。这是在教人们写东西不要写太多,还是教人们读东西不要读太少?

HermanHeLF

由一个例子所想到,关于贱民和嫉妒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27826403/answer/243266013


 高中数学的学习方法问题?  


这一篇回答首先通过条件对照的方式和单样本实验提出了“翻译题目方法”对数学学习和使用的重要性的假设和呈现。


然后向我们展示了一种嫉妒心。作者的嫉妒心开始时是显而易见的,他想要比别人更高的数学分数,并强令自己胜出的未来为自然的走向。由这种强欲和其无法得到满足的现状产生的不平衡带来了强烈的情绪动作,他把这种愤怒和羞耻带来的力量花在了没有给他带来更多好处的一种简单的努力——通过简单的拿取给他的东西,他要拿得更多;通过简单...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27826403/answer/243266013


 高中数学的学习方法问题?  


这一篇回答首先通过条件对照的方式和单样本实验提出了“翻译题目方法”对数学学习和使用的重要性的假设和呈现。


然后向我们展示了一种嫉妒心。作者的嫉妒心开始时是显而易见的,他想要比别人更高的数学分数,并强令自己胜出的未来为自然的走向。由这种强欲和其无法得到满足的现状产生的不平衡带来了强烈的情绪动作,他把这种愤怒和羞耻带来的力量花在了没有给他带来更多好处的一种简单的努力——通过简单的拿取给他的东西,他要拿得更多;通过简单的程度他有的东西,他要重复得更多。


然后老师给他呈示了一种思想——去分析和转化,去探究同一事物的不同外表。于是简单的努力被取代以一些更复杂,更具思考性质、创造性质的努力。他取得了这个方法,就像民间的土方一样,在不明白原理时它们照旧发挥作用。


他仍完好保有了他的嫉妒心,而由于一些神秘的原因他取得了成功,这就支持他自己解释自己的成功——适当的方法,然后更多的努力。


那么什么是他不愿承认的呢,我的弟兄们?是什么让一个成功的努力家推崇备至,又是什么,是他所看不见——抬头比低头也许更不损伤他的脊椎,但低头更容易——,在他视野之外,却仍旧使他恐惧的呢?


现代人有时不愿面对现实和真相,因为它们打击自尊——他们这么称呼自己的嫉妒心和好胜心。他们需要是对的,所以当他的一部分否定他的另一部分时,这种否定常常遭到否定。是谁拥有否定价值的能力?是现代人里的超人。是谁只能遭受否定,却拥有否定这种否定的特权?是超人试图克服的现代人里其他的一切。然而为什么超人要否定现代人的肉体呢?难道不是因为正确和谬误吗?


授之以鱼,不如授之以渔。但是告诉他捕鱼的方法,不如告诉他什么是大海,什么是人类。


是的,人类的生命太过短暂——世界在人出生到死亡,在群体出现到消失的瞬间甚至难得动弹一分。所以一个程序可以不断成功。但是,我的弟兄们,蚂蚁难道不会有一天终于穿过头发的森林,爬到人的额头?


是的,贱民们所自傲的就是——时间限制。我们死亡前的短短时间什么都不会改变,他们这样说着,安心满足自己的欲望,接下来他们要眨眨眼睛。我们骄傲于我们的转瞬即逝,他们这么说,在永恒的世界前我们能做些什么呢,在永恒的强者前我们能做些什么呢,在永恒的差距前我们能做些什么呢?他们于是安心,胜利于自己的失败之中,接下来他们要眨眨眼睛。


但是,我的弟兄们,难道我们不是通往超人的阶梯吗?

HermanHeLF

一切皆有可能.

一切皆有可能.——世界与我们永远是若即若离的关系.也许随时会碰在一处,也许永远无法相交,这也就是幻想与现实的暧昧.

如果说世界是静止的状态,沿着时间的方向排列起来,那么在这些无尽的画面中,断然包含着一切的可能性.于是我们每个人成为可能性的王,于每一刻触摸世界的每个角落,又同时和它们失之交臂.

这就意味着我们所曾幻想过和未曾想到过的一切都真实存在:魔法、独角兽、世界战争、银行劫案、独角兽、陨石撞击......会存在这样一个状态,是名为成龙的人和影子军团争抢符咒;会存在这样一个状态,希特勒和犹太人和平共处,并反攻了美国——而这些存在,是确确实实可以达到的状态,是往前走一步就可以到达的地方.也就...

一切皆有可能.——世界与我们永远是若即若离的关系.也许随时会碰在一处,也许永远无法相交,这也就是幻想与现实的暧昧.

如果说世界是静止的状态,沿着时间的方向排列起来,那么在这些无尽的画面中,断然包含着一切的可能性.于是我们每个人成为可能性的王,于每一刻触摸世界的每个角落,又同时和它们失之交臂.

这就意味着我们所曾幻想过和未曾想到过的一切都真实存在:魔法、独角兽、世界战争、银行劫案、独角兽、陨石撞击......会存在这样一个状态,是名为成龙的人和影子军团争抢符咒;会存在这样一个状态,希特勒和犹太人和平共处,并反攻了美国——而这些存在,是确确实实可以达到的状态,是往前走一步就可以到达的地方.也就是,

一切“非常事件”,不如说一切事件,从未像现在一样近在咫尺.[1]

然而为什么非常事件仍为非常?为什么我的历史老师断然否认希特勒和犹太人的友谊,而与我大谈所谓“历史的方向”?

原因在于在空间随时间的排列之上,空间自己拥有自己的规律.换言之,既然静止的空间状态随着时间的方向以无限的细分变化,它就要根据它自己的规则“连续”地变化,于是一切有了原因和结果.

所以事件有着它们原料的存在,而状态的变更是在一种“最高的逻辑”之下的.


(起因是之前一直在用的游戏网站上不去了.收集了下信息发现公司倒闭了.“啊,公司倒闭了这样的事情居然会如此地在我身边发生并和我息息相关啊”如此这般的感叹着就有了如上的想法.其实也都是存在了很久的想法,以各种形式在我的随笔和笔记中出现了很多次,不过借了机会写了下来.但是长久以来耽搁习作笔法生疏,写着写着自己也郁闷了起来,便想着逃离,如此就暂且如此了.这样.)



[1]因为过去对我们来说是不可重回的方向,而未来无法不经过现在而到达,即在时间的方向上“远了一些”

HermanHeLF

勤奋是自认普通者的温柔

勤奋是自认普通者的温柔。——如果勤奋不被看成是一种美德,轻易胜出的“天才”该如何安慰为赢得比赛而精疲力竭的败者呢?知会他自己所瞄准的更高目标,来声明此类比赛的无足轻重?比起这样,还是另定一种标准,一种量身定制的标准,给他他想要的比赛和胜利,来得更能让他理解。

而对于那些自认普通者,对他们不存在所谓勤奋一说,因为他们确实活在他们生命的每个时刻。


自认普通者。——之所以自认普通,是因为承认了自己存在的唯一和独特,把这种特殊看作普通。是主动自认普通的人。


勤奋。——有目标的人,越为了他既定或潜在的目标而行动,便越勤奋。

勤奋是自认普通者的温柔。——如果勤奋不被看成是一种美德,轻易胜出的“天才”该如何安慰为赢得比赛而精疲力竭的败者呢?知会他自己所瞄准的更高目标,来声明此类比赛的无足轻重?比起这样,还是另定一种标准,一种量身定制的标准,给他他想要的比赛和胜利,来得更能让他理解。

而对于那些自认普通者,对他们不存在所谓勤奋一说,因为他们确实活在他们生命的每个时刻。


自认普通者。——之所以自认普通,是因为承认了自己存在的唯一和独特,把这种特殊看作普通。是主动自认普通的人。


勤奋。——有目标的人,越为了他既定或潜在的目标而行动,便越勤奋。

HermanHeLF

爱好清晨

爱好清晨.——当我们面对清晨时,我们相信着:这是一个崭新的日子,而必与任何过去毫无关系——我们的错误不会重演,我们的罪责不会追袭.在清晨,我们拥有未来,拥有着接下来的一整天,这是我们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唯一的一次拥有这一段时间.

爱好清晨.——当我们面对清晨时,我们相信着:这是一个崭新的日子,而必与任何过去毫无关系——我们的错误不会重演,我们的罪责不会追袭.在清晨,我们拥有未来,拥有着接下来的一整天,这是我们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唯一的一次拥有这一段时间.

断岸

短句

我时时刻刻都在与魔鬼搏斗

但不能每时每秒都分辨出

谁是魔鬼,谁是我

我时时刻刻都在与魔鬼搏斗

但不能每时每秒都分辨出

谁是魔鬼,谁是我


HermanHeLF

终结的痛苦

终结的痛苦.——不用为其承担后果的东西是最不值得害怕的.人惧怕死亡的原因并不是死亡作为终结性的存在,而是一种对于死后世界的假想,和对于现状的有死性这一事实的抵触.同样,对于真正终结性的存在,是不存在所谓畏惧的.而我们所畏惧的,是一种伪终结——它作为完全物质的存在的终结给予了它非物质的永恒,它代表着一个无法摆脱的后果.而这是我们所不想承担的.这样一种伪终结,就其过程而言更想我们称之为「分别」的过程.我们所惧怕的是承担分别后思念的痛苦.但我们为什么会因分别而思念,为什么会因思念而痛苦,为什么会因惧怕这种痛苦而惧怕思念,进而惧怕分别和与其混淆的终结,其答案仍旧散布在各处的空气中,无法捉摸.

终结的痛苦.——不用为其承担后果的东西是最不值得害怕的.人惧怕死亡的原因并不是死亡作为终结性的存在,而是一种对于死后世界的假想,和对于现状的有死性这一事实的抵触.同样,对于真正终结性的存在,是不存在所谓畏惧的.而我们所畏惧的,是一种伪终结——它作为完全物质的存在的终结给予了它非物质的永恒,它代表着一个无法摆脱的后果.而这是我们所不想承担的.这样一种伪终结,就其过程而言更想我们称之为「分别」的过程.我们所惧怕的是承担分别后思念的痛苦.但我们为什么会因分别而思念,为什么会因思念而痛苦,为什么会因惧怕这种痛苦而惧怕思念,进而惧怕分别和与其混淆的终结,其答案仍旧散布在各处的空气中,无法捉摸.

HermanHeLF

自信的代表

自信的代表.——自信所代表的,是内在,而不是外在的充实.自信的人同时也是有力量的,独立的人.拥有真正的自信的人,同时也拥有完全自我,完全人为,而不是自然而然的内在.

而自信的人必不以自我为骄傲,更不需要通过与他人比较并获胜而得来的那一种力量感与胜利感.他们从内在所获取的那一种真正的力量感与胜利感是更为强大,同时也不需要他人的.

如果是内在苍白无力的人,即使坐拥再多的外在——有形的和无形的外在——也谈不上自信,如同一个箱子上的华饰,甚至于华饰的内涵,无益于箱子的内容物一般.而这些内容物是绝对自我的存在.

内在苍白无力的人——自卑的人,有些人会这么说——会更积极地去追寻自信,更确切的是自信标...

自信的代表.——自信所代表的,是内在,而不是外在的充实.自信的人同时也是有力量的,独立的人.拥有真正的自信的人,同时也拥有完全自我,完全人为,而不是自然而然的内在.

而自信的人必不以自我为骄傲,更不需要通过与他人比较并获胜而得来的那一种力量感与胜利感.他们从内在所获取的那一种真正的力量感与胜利感是更为强大,同时也不需要他人的.

如果是内在苍白无力的人,即使坐拥再多的外在——有形的和无形的外在——也谈不上自信,如同一个箱子上的华饰,甚至于华饰的内涵,无益于箱子的内容物一般.而这些内容物是绝对自我的存在.

内在苍白无力的人——自卑的人,有些人会这么说——会更积极地去追寻自信,更确切的是自信标志性的力量感,因为比起其他,无力感是他们最想摆脱的痛苦.于是他们更多的急功近利,也不是不可理解.当他们确实地富于,或自认为富于外在的时候,他们则更倾向于利用已有的来制造所追求的,不是努力的充实自己的内在,而是,怠懒地想要凭借自认为的已成的长处来击败实在或虚想的敌人,以获取他们想象中的那种力量感.当他们终于成功的时候,他们以为自己终于自信了,却不知自己在自卑的道路上渐行渐远.

如是,最卑微的人,是自以为胜利的人,与其是否客观上胜利无关.

而真正自信的人,并不以输赢为意.自信是出于内在的,完全主观的特性.于是不为客观成败所动.于是这种自信是最强大,最无可改变的.没有任何人可以对这种自信作出点什么,因为除了自我的保持,它并不许下任何可供证伪的材料,从而保持了永恒的真实.


HermanHeLF

自视颇高.

自视颇高.——学习的过程就是创作的过程.在将书本中的知识拿来当作自己的时候,对你自己而言,你就是在创造知识,所进行的就是研究和创作的过程.学者(philosophos)为人类创造知识,你为自己创造知识.把人类作为一个整体,学者就是在从这个整体的内部往外看,然后把看到的东西吸收到这个整体中来.把自己与人类分离,你就是在从自己的内部往外看,然后把看到的东西吸收到自己的内部来.没有被感知到的世界对于你内部的自己来说是不存在的世界.只有当它们以某种形式被你感知到了,它的存在才被你内部的自己确认.或者用另外一种说法:被发现.建立你自己的知识体系,是一件前所未有的无比伟大和荣耀之事,不亚于创造、探索和发现...

自视颇高.——学习的过程就是创作的过程.在将书本中的知识拿来当作自己的时候,对你自己而言,你就是在创造知识,所进行的就是研究和创作的过程.学者(philosophos)为人类创造知识,你为自己创造知识.把人类作为一个整体,学者就是在从这个整体的内部往外看,然后把看到的东西吸收到这个整体中来.把自己与人类分离,你就是在从自己的内部往外看,然后把看到的东西吸收到自己的内部来.没有被感知到的世界对于你内部的自己来说是不存在的世界.只有当它们以某种形式被你感知到了,它的存在才被你内部的自己确认.或者用另外一种说法:被发现.建立你自己的知识体系,是一件前所未有的无比伟大和荣耀之事,不亚于创造、探索和发现这个世界.你就是自己的哥伦布和爱因斯坦.这也是为什么对于每个人来说,世界的大小是不一样的.世界的极限是人类的极限.没有人的世界可以大过人类的世界,因为它属于人类的世界的一部分.最大的世界是人类的世界.学习时,要像科学家一样,对材料持有鄙视和审视的态度.材料不过是材料而已,它不代表任何人,甚至对于作者而言也不过像另外一个人在另外的时空所说的话.材料的顺序和结构是材料制作者的喜好,你的作品的顺序和结构是你的喜好.

HermanHeLF

开脱.

开脱.——尼采有过一个关于天才和普通才子的论述,即“普通的才子虽有才思枯竭的日子,但他们的心中充满了一切美的东西,因此还可以写出勉强说得过去的作品.”

对于这个结论得出的思路,可以有这样一种途径:也许在一开始只是想要抨击一些普通的才子从各处抄袭,来作出自己的作品——这样的作品在勉强说得过去的时候最为可恨——但是把自己放在这样的一个视角上,不由发现自己不也是在使用着自己以为美的元素,并且时常写出只是“勉强说得过去的作品”吗?于是在这时为自己开脱——同时也为普通的才子开脱了——把自己抄袭的对象——已成作品的和尚未成作品的——合称为美的自然,美的东西.

重新以一个“非自己的天才”的角度来审视这句...

开脱.——尼采有过一个关于天才和普通才子的论述,即“普通的才子虽有才思枯竭的日子,但他们的心中充满了一切美的东西,因此还可以写出勉强说得过去的作品.”

对于这个结论得出的思路,可以有这样一种途径:也许在一开始只是想要抨击一些普通的才子从各处抄袭,来作出自己的作品——这样的作品在勉强说得过去的时候最为可恨——但是把自己放在这样的一个视角上,不由发现自己不也是在使用着自己以为美的元素,并且时常写出只是“勉强说得过去的作品”吗?于是在这时为自己开脱——同时也为普通的才子开脱了——把自己抄袭的对象——已成作品的和尚未成作品的——合称为美的自然,美的东西.

重新以一个“非自己的天才”的角度来审视这句话,竟不由得发现它似乎更接近真相.

HermanHeLF

不钻牛角尖.

不钻牛角尖.——对于同一部分自然有不同的思想,正如同对于同一道数学题有不同的解法,是否能解得答案是一回事,解法又是另一回事.在这条路上,解法本身也具有它的意义.因为一时无法得到答案而放弃自己的解法,这不是任何合格的数学教师会赞同的想法,尤其当他们真心想要培养一个数学家的时候.

所以,

被说了「不要钻牛角尖了」这种话的时候,我们在某种意义上是有着大喊「非礼」的充分理由的.

更何况,只有在想要放弃自己的解法的时候,人才能够真正放弃自己的解法.


不钻牛角尖.——对于同一部分自然有不同的思想,正如同对于同一道数学题有不同的解法,是否能解得答案是一回事,解法又是另一回事.在这条路上,解法本身也具有它的意义.因为一时无法得到答案而放弃自己的解法,这不是任何合格的数学教师会赞同的想法,尤其当他们真心想要培养一个数学家的时候.

所以,

被说了「不要钻牛角尖了」这种话的时候,我们在某种意义上是有着大喊「非礼」的充分理由的.

更何况,只有在想要放弃自己的解法的时候,人才能够真正放弃自己的解法.


HermanHeLF

承认然后反对.

承认然后反对.——有这样一种奇特的现象.所有的有产者与无产者,艺术家与伪艺术家,哲学家与运动员,他们似乎共用着同一种语言,同一种符号系统.似乎当一个人说“苹果”,其他的所有人都会立刻在脑海中浮现出一个相同的想象,“形而上学”也是一样.然而真是这样吗?

对于一个受过高中教育的马克思主义者,他很可能会牢记:“形而上学是机械的,静止的,永恒的,与辩证法相悖因而是错误的.”而对于一个自当钻研过的本体论者(很明显成为本体论者是比成为马克思主义者要难上很多的),形而上学对他来说,与其说不一定与刚刚的马克思主义者相同,不如说是一定不相同的,甚至不一定与辩证法违背.

如果这两个人在酒吧中相遇,并且在几杯鸡...

承认然后反对.——有这样一种奇特的现象.所有的有产者与无产者,艺术家与伪艺术家,哲学家与运动员,他们似乎共用着同一种语言,同一种符号系统.似乎当一个人说“苹果”,其他的所有人都会立刻在脑海中浮现出一个相同的想象,“形而上学”也是一样.然而真是这样吗?

对于一个受过高中教育的马克思主义者,他很可能会牢记:“形而上学是机械的,静止的,永恒的,与辩证法相悖因而是错误的.”而对于一个自当钻研过的本体论者(很明显成为本体论者是比成为马克思主义者要难上很多的),形而上学对他来说,与其说不一定与刚刚的马克思主义者相同,不如说是一定不相同的,甚至不一定与辩证法违背.

如果这两个人在酒吧中相遇,并且在几杯鸡尾酒的作用下开始大谈特谈形而上学,那么可以预见的,他们绝对绝对会打起来.而到了他们的冲突结束时,直到那时,他们的争论也很大程度上很难产生一定的效果.有些人可能认为,也许本体论者会被马克思主义感化,或者马克思主义者会被本体论折服.但是,如果我们是在这样的一个场景下——酒吧,或者我们的网络言论管理系统——下进行讨论的话,我们会发现这样一种貌似“情理之中”的结果,实际上是在理论上行不通的.

让我们再假设一个场景:一个无神论的科学主义者,和他的一个信奉克苏鲁教的朋友,当他们二人在一个惬意的安息日下午共进一点点的时候,也许他们在谈论世界末日的降临.当克苏鲁信徒笃定的声明世界会在克苏鲁从海中苏醒的时候毁灭的时候,而科学主义者表示不这么认为的时候,他们会敏锐地发现某些本质上的错误,进而向源头进行追溯——毕竟一杯一点点是很大的.他们最终会发现他们的一些最根本的记忆的不符,而这些记忆是决定他们某些思想的根基.这时,他们就会明智地避开这一类的话题,转而讨论那些他们所共同同意的前提所决定的领域.如果一个克苏鲁信徒和一个科学主义者成为朋友的话,其原因——我们可以决断地说——一定不在信仰的统一上.

让我们再回到马克思主义者和本体论者的娱乐场所斗殴.他们的交流的失败的原因——这时就很明显了——在于

对于交流讨论前提的共同承认事实的主观默认.

很明显,“形而上学”在两者处的不同不仅仅是地位和重要性,其基本的含义也有着极大的不同,更不用说二人的个人记忆——那些促使他们成为各自的记忆和观察.而他们主观粗暴地将它们混为一谈,默契地承认了对方拥有着自己的全部记忆和体验,因而理所因当站在自己的立场上和自己一同思考.这不能不说是一种自我意识的膨胀.而这样的事件更倾向于在娱乐场所——酒吧、网络——出现,则是更多地由于在这样的一些场景下,人们更缺乏一种人类的真实感,也更没有进行思想交流的耐心.以娱乐为目的的人们的心理状态的变化在很多著作中都有论述(应该有吧).

这时,我就忘记我一开始想讲什么了.

就很难受.

总之反对或者同意的前提是承认,共同的承认才能决定两人在某方面是对立还是统一抑或相互交流促进.共识是吵架的原料.这一点总是很多人忘掉,然后就开始吵架,就,这样吵架能出结果才有问题咧.

看到一个观点,比起自己是否同意,是否承认其前提是更应该提前考虑的一个问题

です

HermanHeLF

艺术家的工作.(或「吔屎」)(或「二次创作」)

艺术家们是收入不定的,因为他们并不从事任何拥有固定的物质——尤其是食物——产出的工作.倒不如说他们的工作是毫无价值可言的,对于一个两眼紧盯着食物和其他的各种人类的手做出来的「有用」的东西的人来说.艺术家所做的事情,他们所称为艺术的事情,只在于对艺术、对美的体验.所以我们知道任何一个真正的艺术家都是一个纯粹的利己享乐主义者.这一种的体验不用说是填不饱肚子的,而可巧这样一种陌生的体验对于不曾体验过它们的人来说有一种新奇的魅力,对于稍能理解一些的人更具有其上瘾性,因为这一种体验实在是一种最高的体验.于是艺术家在好好地体验了一把艺术和美了之后,把他们消化过后的排泄物端给不及他们的世人.

从这种排泄物...

艺术家们是收入不定的,因为他们并不从事任何拥有固定的物质——尤其是食物——产出的工作.倒不如说他们的工作是毫无价值可言的,对于一个两眼紧盯着食物和其他的各种人类的手做出来的「有用」的东西的人来说.艺术家所做的事情,他们所称为艺术的事情,只在于对艺术、对美的体验.所以我们知道任何一个真正的艺术家都是一个纯粹的利己享乐主义者.这一种的体验不用说是填不饱肚子的,而可巧这样一种陌生的体验对于不曾体验过它们的人来说有一种新奇的魅力,对于稍能理解一些的人更具有其上瘾性,因为这一种体验实在是一种最高的体验.于是艺术家在好好地体验了一把艺术和美了之后,把他们消化过后的排泄物端给不及他们的世人.

从这种排泄物之中,当然是可以回味着令人稍微想象到一些艺术家们享受着他们的美的情景,但是还有一种更好的利用方法,那就是把这些排泄物当作自然来看待,而无顾及于艺术家本身.从这般排泄物的土壤中同样是更容易滋生出艺术与美的嫩芽的.

而紧盯着这些排泄物的艺术品,紧盯着艺术家和他们制造这些排泄物的方法的,我们称之为「吔屎」.

而试图从这些排泄物中找出艺术家们所看见的自然的,那些「医生和科学家」,方可从「屎」中摆脱,方得以拥有感受到那种体验的机会.

而利用这些排泄物来滋养新的美的嫩芽的,那些「农民」,他们则真正拥有了属于自己的体验,而这种体验无疑是要越过那些只被证明在他人身上成功的体验的.

所以二次的艺术家是农民です.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