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格里魔拉

235浏览    10参与
某只猞猁猹猹
[邪恶冥刻儿童节14H/21:...

[邪恶冥刻儿童节14H/21:00]

要不是月考我绝对不这么水

上一棒 @二又

下一棒 @碳酸冒汽 

[邪恶冥刻儿童节14H/21:00]

要不是月考我绝对不这么水

上一棒 @二又

下一棒 @碳酸冒汽 

某只猞猁猹猹
[邪恶冥刻儿童节14H/1:0...

[邪恶冥刻儿童节14H/1:00]

格里魔拉妈妈收到了一只小熊!

二次:出bug了这玩意提前发了tnnd

上一棒 @eeeeeeta 

下一棒 @碗物丧志(迈阿密人扩我q在简介) 

[邪恶冥刻儿童节14H/1:00]

格里魔拉妈妈收到了一只小熊!

二次:出bug了这玩意提前发了tnnd

上一棒 @eeeeeeta 

下一棒 @碗物丧志(迈阿密人扩我q在简介) 

某只猞猁猹猹

救命要收手机了

挣扎一波

救命要收手机了

挣扎一波

空心汤圆

墓碑

格蔓cp向

很短很短。题文无关。有bug。ooc无逻辑自嗨。

以上OK↓

-

「您就没有想要追寻的事物吗?」

熔岩法师扶了扶对她而言有些大一号的巫师帽,小心翼翼地将目光投向坐在她身旁的蔓尼菲科。她提问的声音极小,语气中又带着藏不住的好奇,似乎很怕自己措辞不当引起面前人的不悦。而蔓尼菲科闻言却未作出任何反应,只是往面前惨白的画布上添了一笔新的色彩。

熔岩法师以为自己真的说错了话,于是她乖乖闭上了嘴,屏息凝神又专注地看着蔓尼菲科作画。

一笔,两笔,三笔——她看着他轻易地勾勒出了一个属于女人的侧颜,画布上的人脸上有着鲜艳的妆容,夸张却不失漂亮,只是她头上骷髅状的发卡略显诡异。

「出去...

格蔓cp向

很短很短。题文无关。有bug。ooc无逻辑自嗨。

以上OK↓

-

「您就没有想要追寻的事物吗?」

熔岩法师扶了扶对她而言有些大一号的巫师帽,小心翼翼地将目光投向坐在她身旁的蔓尼菲科。她提问的声音极小,语气中又带着藏不住的好奇,似乎很怕自己措辞不当引起面前人的不悦。而蔓尼菲科闻言却未作出任何反应,只是往面前惨白的画布上添了一笔新的色彩。

熔岩法师以为自己真的说错了话,于是她乖乖闭上了嘴,屏息凝神又专注地看着蔓尼菲科作画。

一笔,两笔,三笔——她看着他轻易地勾勒出了一个属于女人的侧颜,画布上的人脸上有着鲜艳的妆容,夸张却不失漂亮,只是她头上骷髅状的发卡略显诡异。

「出去吧。」

对方突然的开口让熔岩法师一惊,她只得在心底暗道自己不该随意发问,连忙起身鞠躬说着「失礼了」然后飞速拉开门小跑着离开了。

想要追寻之物?蔓尼菲科细细咀嚼着这几个字,原先眸中旋转着的浓烈颜色变得黯淡。

他盯着面前的画像。

一点也不像——这不像她。

无论是眉眼还是唇形,无论是饰品还是衣物,他倾尽全力描摹记忆中对方的模样,绘制出来的画像却与想象中的相去甚远。

不该这样的。

蔓尼菲科略显焦躁地将画笔摔在地上,他伸出手,毫不怜惜地撕毁了画布——然后丢在了一边的垃圾桶里。

蔓尼菲科起身,他拿着钥匙拧开了上锁的抽屉,伸手轻将静静躺在柜子中已然泛黄的信纸拿出。

他将指尖落在了纸张右下角——那是署名Your Grimora的地方。

然后——

蔓尼菲科看着于署名下方的「XXX」沉默着。

属于他的想要寻回之人已经消散得干干净净,甚至连记忆都已经随着永恒的时光变得模糊。而似乎还有着温度的、曾为他带来了爱意的吻的旧信纸或许是最后的慰藉。

没有人会给代表死亡的神明立一个墓碑,也没有人愿意给一位悄无声息逝去的小姐办一场哀悼会,就连神明也不愿为她多垂眸。

蔓尼菲科也绝不会给消散于风中的格里魔拉送葬。

时间指针急匆匆向前走着的世界抛弃了过往的神,蔓尼菲科小心翼翼缩在因故障暂停了的指针与指针的夹角处,专心致志地描画他那只预言之眼亦无法窥见的、属于格里魔拉的未来。

-

蔓尼菲科想起了她笑着留给他的最后一句话。

「我会在世界尽头等你。」

——END——

*用在书信末尾中的三个X(即文中出现的XXX)读为kiss,意为「随信寄给你的三个吻。」

*本文的蔓尼菲科和格里魔拉都是神明。神明不愿多垂眸这句里的神明指的是同为神但没出场的莱西和P03。

*本文中蔓尼菲科不愿意相信格里魔拉的死亡,他拒不承认,所以格里魔拉死亡那一天蔓尼菲科静止了自己躯体的时间。于是蔓尼菲科本身或许就可以等同于格里魔拉的墓碑了。←这个是临时想到的,写的时候没想到所以文中没体现(草)

*谢谢阅读><

Green magic

@某只猞猁猹猹 原创 

格x蔓注意自行避雷

已授权代发

所以评论视为对原创作者所讲

@某只猞猁猹猹 原创 

格x蔓注意自行避雷

已授权代发

所以评论视为对原创作者所讲

某只猞猁猹猹
哇真不愧是你老福特手书发不出来...

哇真不愧是你老福特手书发不出来

是情人节格蔓向的手书[所以是你和我]发个截图好了

由于爸妈原因下不了软件,一直没有办法导出到

想看的要不加我q吧社恐人发完估计就只能就删好友很抱歉

麻烦来个人告诉我怎么转plz 设备是iPad网页版用剪映剪的救命

QQ私

哇真不愧是你老福特手书发不出来

是情人节格蔓向的手书[所以是你和我]发个截图好了

由于爸妈原因下不了软件,一直没有办法导出到

想看的要不加我q吧社恐人发完估计就只能就删好友很抱歉

麻烦来个人告诉我怎么转plz 设备是iPad网页版用剪映剪的救命

QQ私

某只猞猁猹猹

*ooc预警 大量怪cp预警

*是群内故事会的产物,制作粗糙请见谅

*cp为格蔓 P莱 轻微对西 攻受无差,其他请一律当做友情向

*照相机为群内二设,是非常话唠的可爱相机

*有哪写错了务必告知我呃呃呃呃呃呃呃


10.31  晚上五点

这是万圣节的晚上,照相师正呆在那冰天雪地之中的桥上。他的好搭档兴奋地在他身旁转着圈:“哇哦!我了个大相机啊!真是一场大雪!”照相师只是静静地悬浮在那里,注视着缓缓下落的夕阳。“这样寒冷的天气我可从没见过,我的好搭档!这简直要把我的螺丝都冻掉了!”照相机转回了照相师的面前,左右摇摆着,似乎在等待好搭档的回应。照...

*ooc预警 大量怪cp预警

*是群内故事会的产物,制作粗糙请见谅

*cp为格蔓 P莱 轻微对西 攻受无差,其他请一律当做友情向

*照相机为群内二设,是非常话唠的可爱相机

*有哪写错了务必告知我呃呃呃呃呃呃呃


10.31  晚上五点

这是万圣节的晚上,照相师正呆在那冰天雪地之中的桥上。他的好搭档兴奋地在他身旁转着圈:“哇哦!我了个大相机啊!真是一场大雪!”照相师只是静静地悬浮在那里,注视着缓缓下落的夕阳。“这样寒冷的天气我可从没见过,我的好搭档!这简直要把我的螺丝都冻掉了!”照相机转回了照相师的面前,左右摇摆着,似乎在等待好搭档的回应。照相师仍是静静地矗立着,似乎在忍受着搭档的喋喋不休。忽然,他轻轻按动了照相机的快门。随着“咔嚓”的声响,照相师接过了那张照片。里面的夕阳刚刚没入河流,散发着淡淡的橘红色。晚霞环绕在夜空,被染上了一抹绚丽的颜色。

嗯,一张好照片。


10.31  晚上六点

这仍是万圣节的晚上,钟声回荡在天空之中。孤独的小巫师独自一人坐在法师塔的顶楼,享受着只属于他的狂欢。由于万圣节的缘故,蔓尼菲科难得地允许了他们三位学徒获得短暂的自由——就是不能离开法师塔罢了。此时此刻,他正兴高采烈地触摸着寒冷的雪花,心中的惊异与满足之情宛如一飞冲天的火箭,在空中炸成火红色的烟花。他争分夺秒地将手中的雪花捏成了一个球,随即兴高采烈地在塔顶堆起了一个由几颗玛珂作为五官的雪人 。完成这一切的他满意地观赏着自己的作品,按耐不住心中喜悦似的飞奔下楼想展示给另外两位看看。钟表不紧不慢地走着。在万圣节彻底过去,天边那抹黎明出现之前,他们还有很多时间。



10.31  晚上七点

同样是万圣节的晚上,死亡冥刻者别出心裁地带上了骷髅面具——虽然那说白了就是她手下的一颗头骨——来到了法师塔。塔外寒风阵阵,她缩着手轻叩大门,门似乎早有准备一般打开了。蔓尼菲科毫不意外地站在门口。格里魔拉对着开门的魔法冥刻者笑着说:“Trick or Treat!”

蔓尼菲科只是愣了片刻,随即拿出早已准备妥当的玛珂状糖果,却被格里魔拉轻轻推开。她不顾蔓尼菲科惊异的神色,在他脸上轻轻一吻:“Trick.”


10.31  晚上八点

依旧是万圣节的晚上,P03抱着嘲笑他那没人陪着过节的老对手的心态来到了莱西的树林。显然,他对自己万圣节的装扮十分满意——尽管他只是让屏幕显示了一个不屑的鬼脸而已。这里冷的厉害,哪怕是机械也感受到了刺骨的寒风。紧赶慢赶,P03来到了小屋前。在播放了一段敲门的音频后,莱西打开了木门。木门内炉子正旺,透出温暖的橘红。莱西被突如其来的冷风吹了个正着,但仍上下打量着P03那被寒风吹着的机械屏幕 “蠢货,看来你的人缘差到连过节都没人来理你了……”P03还没说完,莱西便将一颗仍残存着手心温度的机械糖果放在了P03的机械臂中。正当P03惊异于那温暖的糖果时,他抬起机械屏幕,只看见了莱西那温和的目光:“Happy Halloween.”


10.31  晚上九点

还是那个万圣节的晚上,同样无人问津的蘑菇小屋里,菌学家正呆坐在木椅子上。这里不比莱西的小木屋,寒冷的风肆无忌惮地在屋中呼啸,为了对抗严寒,菌学家只得缩得更紧了一些。鲜有人光顾的小屋、一次次失败的实验、再加上恶劣的天气,这一切的一切都令他们沮丧。菌学家的大头低垂着,似乎想将脖子缩进衣领里避寒。小头只是看着,张了张嘴,却什么也没说,只是同样将头贴近了大头。他们就这么静静的,静静的看着外面飘落的雪花,一同等待着那春天的降临。


10.31  晚上十点

时间仍然停留在万圣节的晚上,望着另一端刚刚送走P03正检查着烛火的莱西,女人拉了拉头顶的绒帽。看着对方脸上残留着的淡淡笑容,她也露出一个温暖的微笑。她等这一天已经很久了,甚至为此做过了不少次排练,哪怕如此,她仍旧紧张得出了汗。屋里木柴烧得正旺,发出噼里啪啦的清脆响声,散发出燃烧所独有的焦味。她小心翼翼地接近对方,忽然从他背后窜出,同时双手扯住眼皮,露出一个自以为很吓人的鬼脸,期待着他大吃一惊的神情。

只是,对方没有反应,只是安静地打理着桌上的烛台。

女人呆愣了几秒,带着略微有些歉意的神情缩回了手,坐到了莱西对面的椅子上,依然微笑着看着他。正如同当年作为挑战者时一样。


10.31  晚上十一点

这nm还是万圣节的晚上,趁着P03难得外出,大型机器人们聚集在了一起,从工厂的传送带正下方摸出早已藏好的几瓶烈酒,凑到了一起。加班已经加到电脑快冒火花的档案保管员小姐提议,试试人类的游戏——真心话大冒险。当轮到一位bot时,这位bot需要向一位冥刻者讨要糖果。没讨到的bot需要一人干掉一整瓶生命之水——说不定还混了些其他乱七八糟的酒水。其他bot们虽有些担忧,但新游戏的新鲜感很快冲淡了不安的意识。他们答应了下来。

事实证明,这个担忧并不是多余的。当未完成被转动的酒瓶对准时,他问出了困扰他的问题:“机……机械们不被允许离开机托邦,我……我是不是只能……只能向伟大的科技冥刻者讨糖?”bot们这才想到这个问题。不过很快,他们便找出了解决方案:直接喝!伴随着酒瓶叮铃哐啷的碰撞声,月色渐浓。

等到我们敬爱的科技冥刻者回来时,他只看到了这样一副画面……照相师用机械臂强撑着身体才勉强在桌子上立住身形,照相机则倒在桌边,还压着照相师辛辛苦苦拍摄的夕阳照片;乖乖早已不省机事地瘫软在了桌上;未完成屏幕着地地趴着,手里的酒撒了大半;档案保管员左手握着酒瓶,放声高喊到:“我整理完档案啦!!!!!!!!!!!!!!!”

P03关上了机托邦的大门。


10.31  晚上十二点

这仍是万圣节的晚上,窗外树枝的剪影伴着清冷的月光照在桌前。挑战者端坐在电脑前,对着自己的飞天松鼠和潜水蜂巢叹气。对面的人看不出有任何的心情变化,只是冷冷地盯着牌局。阴森恐怖的气息弥漫,蜡烛幽幽闪着光芒。挑战者在一边的道具里选了又选,直到他再次看向牌局时,才发现了异常:对面的出牌区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张尸蛆。挑战者很确定,他没有进行过任何操作。这让他冷汗直冒。传说,万圣节里,鬼怪会重回人间。一时间,挑战者心中回忆起无数个玩过的恐怖游戏,尽管玩了许多次,挑战者依然不寒而栗。他啪地一声关闭电脑,嘴里重复着一个f开头的单词,望向了窗外阴森的新月。挑战者静静等待了几分钟,确认无误后,转头打开了电脑。电脑闪出一系列的报错,随机直接黑屏,仿佛下一秒边要冒出股股青烟。挑战者强忍住内心的恐慌,又一次关闭了电脑。第一秒、第两秒、第三秒…第300秒。挑战者屏气凝神,电脑附近传来的细碎声响从未停止,就连门外的乌鸦不合时宜地叫了两声。

挑战者在心中倒数,随即转过头来。在他布满恐惧的瞳孔中倒影出一片狼藉的桌面,东西似乎有人刻意破坏过似的东倒西歪。同时,电脑发出最后一声轻响,便彻底没了动静。挑战者颤抖着摸向电脑,手指甚至按不动键盘,只留下了轻轻的撞击声,回荡在空无一人的房间里。屏幕重新亮起,熟悉的小屋映入眼帘。挑战者没有放松警惕,仍死死盯着屏幕。忽然,一声钟响回荡在房间中,惊得挑战者抓紧了椅子的扶手。接着,是第二声、第三声……十二声钟声响过,挑战者瘫软在自己的椅子上,很快困意便席卷而来,势不可挡。挑战者努力睁开眼睛,只看见仿佛有一只手伸向自己……那只手伸出了屏幕,慢慢地向前伸来。见挑战者已经昏将过去,那只苍老的手只是放下了一张纸条,随即一切骤然陷入黑暗。

灯被关上了。纸条上写着“Trick or Treat.”

某只猞猁猹猹

1p 鲜花配美人

2p 这句话戳死我了熔岩法师小姐姐一生推

3p 群友要的湿身破三,我直接升级沉底

4p5p 格蔓相关,很雷

(另:果然还是叫熔岩法师比较好听)

1p 鲜花配美人

2p 这句话戳死我了熔岩法师小姐姐一生推

3p 群友要的湿身破三,我直接升级沉底

4p5p 格蔓相关,很雷

(另:果然还是叫熔岩法师比较好听)

萧萧暮雨子规啼

生死(第三章)

ooc有

不喜勿喷

很短,可以理解为短打

本章比较沉重,真实故事

最近心情不是很好

我们总是借着别人说着自己的故事

————————————————

和格里魔拉谈话,是让樱源平静下来的最好方式,一提到死亡她似乎有很多话要讲,但是仍然选择倾听,直到格里魔拉询问她

“你是有什么想说的吗?”

“……有的”

“我在想,是不是活人比死人更痛苦”

“为什么这么说?人死了就再也触碰不到世间万物了,在我那里有人正经历着这样的痛苦”

“可是,人死了,她的亲人是不是比她还不幸”

“去世的人也在痛苦,她看着亲人痛哭却无能为力”

“是啊……”

樱源心中沉重的不行,她趴在桌子上,想要缓解这...

ooc有

不喜勿喷

很短,可以理解为短打

本章比较沉重,真实故事

最近心情不是很好

我们总是借着别人说着自己的故事

————————————————

和格里魔拉谈话,是让樱源平静下来的最好方式,一提到死亡她似乎有很多话要讲,但是仍然选择倾听,直到格里魔拉询问她

“你是有什么想说的吗?”

“……有的”

“我在想,是不是活人比死人更痛苦”

“为什么这么说?人死了就再也触碰不到世间万物了,在我那里有人正经历着这样的痛苦”

“可是,人死了,她的亲人是不是比她还不幸”

“去世的人也在痛苦,她看着亲人痛哭却无能为力”

“是啊……”

樱源心中沉重的不行,她趴在桌子上,想要缓解这种感觉,但是根本无济于事,樱源叹了口气,自言自语道

“我的母亲,在我未成年前就去世了”

“在那之前,我很不懂事”

“所以一直以来,都有愧于她”

“因为她女儿不懂事,她赌气不想看她的女儿成年”

“现在她的女儿已经小成就,但是她却看不到”

“这些年我一直在痛苦与迷茫着,所以我才想,是不是活着比死亡还要痛苦”

谁能想到,一向嘻嘻哈哈的小姑娘,无时无刻的被母亲的离去折磨着,就连公交车上看见母亲抱着孩童都会潸然泪下,就像是窒息一般,被折磨到生不如死,可是在葬礼那天,她一滴眼泪都没流

‘人在悲伤到极致时,是哭不出来的’

当晚,樱源和父亲再次纪念母亲时,忽然哭的泣不成声,她忽然意识到,母亲再也回不来了

那晚,是她最痛苦,也是她近些年来哭的最凶的一晚

“我不应该讲这些的”樱源忽然开口,打断了自己的思绪

“我们换个话题吧”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