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桂粤

4367浏览    33参与
来份双皮奶,唔该

校庆小游戏之你划我猜·华南组

初步设定走https://chouchangke731.lofter.com/post/31078666_1c96d49b6


学院pa,这次应该算是华南组广东班的主场,当然每个组每个班大部分同学以后都会出现的。


主要出场人物有卿穗(广州)安鹏(深圳)


根据真实事件改编!是根据我们班上心理辅导课的时候玩游戏时发生的事稍作修改改编的,心理这些都是采访过当时玩的同学。但是因为文笔不好,所以写不出那时那个搞笑的氛围。


cp还是cb你们自己看着办吧。夹带微量cp桂粤


前期迫害鹏鹏,中间迫害穗姐


文笔不好,沙雕又无脑,不需看得太认真,当个笑话就OK了,不喜勿喷,注意避雷...

初步设定走https://chouchangke731.lofter.com/post/31078666_1c96d49b6


学院pa,这次应该算是华南组广东班的主场,当然每个组每个班大部分同学以后都会出现的。


主要出场人物有卿穗(广州)安鹏(深圳)


根据真实事件改编!是根据我们班上心理辅导课的时候玩游戏时发生的事稍作修改改编的,心理这些都是采访过当时玩的同学。但是因为文笔不好,所以写不出那时那个搞笑的氛围。


cp还是cb你们自己看着办吧。夹带微量cp桂粤


前期迫害鹏鹏,中间迫害穗姐


文笔不好,沙雕又无脑,不需看得太认真,当个笑话就OK了,不喜勿喷,注意避雷。


没问题的话,Let's go?↓





引子:

10月1日是天朝学校的校庆日,校庆日会放一周的小长假。学生会决定今年搞一个校庆日活动,每个组都策划一个小游戏,一共七个游戏。七个组各派十四名同学,两两一组,两人分别参加一种游戏,赢的游戏越多,分数就越高。


学生会的同学也是从一些班级中选拔出来的,他们是代表他们原来那个班级对应的组。香港同学和澳门同学虽然是独自学习,但他们一直都是华南组的。


遗憾的是,依旧没有请到台湾班的同学……


正文:

第一个游戏是你划我猜(游戏规则大家应该都懂吧,那我就不写啦),华南组决定派广东班的班长卿穗和副班长安鹏参加。


安鹏来比划,卿穗来猜。游戏是在学校礼堂开展。


屏幕上显示出第一个词语是:母亲


安鹏愣了一下,突然发力地打了一下卿穗。


“我丢雷……”卿穗本来想骂粗口,但是意识到他们是拿着麦的,所以又收声了。


“对对对,下两个字的另一种说法!”安鹏一脸激动


“老……妈妈吗?”


“还有一种说法!”


“母亲?”


主持:“正确!”


安鹏表示他现在有点嫌弃自己的性别了,为什么自己不是女的了,这样就可以占卿穗便宜了。(鹏鹏啊,你确定你打穗姐的时候没有夹带私货?


大部分同学表示第一次见这样玩的,当然,还是蛮形象的(bushi


第二个词语:超越


“两个字!”安鹏一边说,一边走到卿穗的后面,然后向前跑回到他原来那个位置。


“啥玩意儿?我又后转不了!”卿穗一脸问号


“啧,我学习怎么了你。”


“啥?你学习关我什么事?你学习了我?哟,终于知道要向我学习了?”


“不是!现在我成绩比你高,所以我怎样了你?”安鹏真的很想撬开卿穗的脑袋,看她一天天的究竟在想些什么。


“超越?”


“正确!”


虽然猜对了,但卿穗还是很想现在就把安鹏揍一顿,谁都不喜欢别人当众提自己的成绩不如谁。


第三个词语:害羞


“……”安鹏表示玩不下去了,告辞……



在卿穗的再三催促下,安鹏终于有所动作。


安鹏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一副要去赴死的样子。他把头扭过去,没拿麦的手抬起来,装作很娇羞的挥了一下,发出一种让人起鸡皮疙瘩的声音:“讨厌~”最后一个字还特地转了个山路十八弯。


全场先是一愣,最后爆炸般发出一阵大笑,不管是老师还是同学都忍不住。站在安鹏前面的卿穗直接不顾形象地笑得一把跌坐到地上,一边大笑一边疯狂捶地,只要能看到死对头这个样子,淑女形象什么的见鬼去吧。


可爱的小鹏友优雅矜持的翻了个大白眼……说实话,他不知道是不是脑子当机了才做出那种举动……难道是卿穗掌握了能控制别人的超能力,想看自己出丑,所以控制了自己做出了这种举动!他一脸恍然大悟的样子,不禁眼睛瞪的像铜铃,盯着眼前这个恶毒的女人!(喵喵喵???


坐在地上的卿穗忽然抬起头,笑得一脸猥琐(bushi),对安鹏竖起一个大拇指:“你好受。”说完又低下头继续大笑捶地。然后安鹏同学的脸色就变成了五彩斑斓的黑(???),这个女人不能留!这是安鹏的心里所想,眼神变得无比坚定。   (敲,我到底在写些什么???)   由于摄像头是对准他们的,所以刚才他们两个的动作和安鹏的脸色变化清楚的映在屏幕上。


粤老师笑得都肚子疼了向隔壁桂老师撒娇,让桂老师帮他揉一下肚子。桂老师把粤老师抱进怀里,一边帮他揉肚子一边对他说:“弟啊,你们班的班长和副班长真的是……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总之现场一片混乱,除了笑声还是笑声。


好不容易笑够了,主持人一边努力憋笑一边说:“请……噗……请卿穗同学…噗哈哈,说…说答案……哈哈哈哈”


“答案是受!”


……哦,卿穗,你这不假思索说出这个答案的时候我真想掐你。安鹏心里默默吐槽。


“请你少看些那些东西!”小鹏友又翻了一个美丽的大白眼。


“娇羞咩?”


“不对哦。”


“妩媚?”


“不对。”


“妖艳?”


“过过过!下一个!”安鹏忍无可忍了,快闭嘴吧您嘞,您这是诚心怼我?



卿穗和安鹏交换了一下,变成穗比划,鹏猜。


第四个词语:回眸一笑


卿穗思考了一下,转过身背对安鹏,然后扭回头向安鹏露出淡淡微笑。


……什么鬼哦???谢谢,有被吓到。安鹏心里吐槽。


“额……勾……勾引?”


……


我丢雷老母!老娘的板砖呢?!不不不,不能生气,不能生气,气出病来没人替……呼。这是穗的心理独白


台下再次笑倒一大片。


“臭美?”


“不对。”


“神经大条?”安鹏看时间快到了懒得猜了,大不了将错就错,怼一下卿穗


“噗……不,不是啦。”


“过!”这次轮到卿穗忍无可忍了,她并不知道她现在的脸色有多遭,而且全校师生还看得一清二楚……


第五个词语:一瘸一拐


卿穗一只手扶着右脚,另一只脚向前拖着右脚走


“残废?”


……觉醒了,猎杀时刻……现在给老娘一块砖了,老娘能把他打得粤老师都认不出来!


“噗哈哈哈,不,不是啦。”主持人表示他今天可能要笑晕在这儿了


“关节性骨折?”


[龙门粗口]**#*####***##**#@*~****#**…!当然,穗也只有在心里默默骂街


台下的粤老师坐在桂老师腿上,把头搁在桂老师的肩膀上,一边大笑一边捶桂老师。



华南组代表的时间已经到了,总的来说其实就是广东班的班长跟副班长互相伤害……好笑归好笑,但是,只得了两分……


这个分数让一直在大笑的粤老师停止了动作……要知道粤老师可是一个很好胜的人呢~这成绩,估计要垫底……



后来广东班的同学透露,游戏结束后他们的班长和副班长被叫到了办公室训话,被粤老师训了一个小时多的什么叫集体荣誉……


但只训了一个多小时,并不是粤老师的作风啊,起码还要写检讨,可因为桂老师出手帮助,所以逃过一劫。但是据某位经常来蹭课的面瘫同学(沿用一下APH的设定)表示是因为广东班某位靠本子发家致富的班干部与隔壁桂老师做了一些肮脏交易,才逃过一劫,并且目睹了全场交易的过程……



*完~

*以后还会有更多的角色出现的。第一篇先写哪个跟同学讨论了好久。所以下一个游戏写哪个组的谁和谁好呢?实在没有脑洞,选择困难症又爆发了, 不知能不能给一点建议?七个组,七个游戏,一个游戏写一个组。另外,不喜勿喷昂~


草木白芍

奶香小馒头

广西(华圭)x广东(广越)(耽美哦~(*╹▽╹*))

       当那古朴的钟被敲响,独属于广中的悠扬的下课铃声响起,教学楼躁动了起来。广越四处看了看 见没人注意自己,就从桌肚里摸出一包奶香小蛋糕,撕开包装袋正要咬一口,却被人抢了先。

      “华圭!你不准咬我的小蛋糕!”广越气鼓鼓地一手捏着小蛋糕,一手推着那颗毛茸茸的脑袋。华圭笑嘻嘻地舔掉嘴角的蛋糕渣,挑了挑眉,欠揍地道:“我就吃,你咬我呀~”

广越气鼓鼓的看着被咬了一半的小蛋糕,这可是他最...

广西(华圭)x广东(广越)(耽美哦~(*╹▽╹*))

       当那古朴的钟被敲响,独属于广中的悠扬的下课铃声响起,教学楼躁动了起来。广越四处看了看 见没人注意自己,就从桌肚里摸出一包奶香小蛋糕,撕开包装袋正要咬一口,却被人抢了先。

      “华圭!你不准咬我的小蛋糕!”广越气鼓鼓地一手捏着小蛋糕,一手推着那颗毛茸茸的脑袋。华圭笑嘻嘻地舔掉嘴角的蛋糕渣,挑了挑眉,欠揍地道:“我就吃,你咬我呀~”

广越气鼓鼓的看着被咬了一半的小蛋糕,这可是他最近才发现的一款超好吃的小蛋糕,可惜没货了,他也就只剩下两包了。广越越想越气,哼哼唧唧的抓起华圭耷拉在一旁的爪子,龇着小虎牙就是一口。

     “嘶!!”华圭看着咬着自己爪子的广越,又没办法揍,只能捏着广越的软乎乎的腮帮子,想让广越松嘴,哪只广越越咬越用力,只好趁广越不备,把那剩下的小蛋糕抢走,并凶神恶煞的威胁道:“看到这个小蛋糕了嘛?如果你不松嘴,我就吃了它。”语罢,还拿着那小蛋糕在广越眼前晃了晃。

       广越盯着那残缺的小蛋糕,不甘心的松了嘴,哼哼唧唧的抢过那小蛋糕,生怕华圭又来抢,忙塞进嘴里。只可惜广越嘴小,蛋糕把他脸撑的圆圆的,像个小仓鼠似的。

       华圭瞅着手上那清晰的牙印,心里感叹了下:自家小孩儿牙齿可真漂亮。华圭将那印子在广越面前晃了晃,靠近广越的耳边,带着笑意道:“越儿,你这么用力咬我,不怕把你男朋友的手咬坏嘛?”广越的耳朵被华圭嘴里呼出的气痒的微微动了动。华圭满意的广越圆润的耳垂慢慢变红,直到整个耳朵都红透了,还嫌不够红,轻轻咬住广越的耳垂,坏心眼的用牙齿磨了磨,软乎乎的,口感非常好。

       广越艰难地咽下蛋糕,赶忙偏头,捂着耳朵,羞的说不出话来。华圭坐直身体,托着腮帮子,看着脸红得很的广越,越看越喜欢,毕竟,这可是我的小孩儿。当广越组织好语言,想凶华圭时,华圭又凑上来,乐呵呵地道:“越儿,晚上吃火锅不?明儿早上带你吃早茶。”

        广越眯了眯眼睛,绝对不能屈服于食物的诱惑!哪知华圭又补了一招:“吃早茶的地儿可是你最想去的雅阁,听说那儿的早茶一等一的好吃,去不?”广越咽了咽口水,立马缴械投降,道:“!我去!!”

       华圭看着眼睛亮晶晶的广越,没忍住,轻轻在小孩儿嘴上落下一个吻。华圭微微勾了勾嘴角,奶香味儿的小孩儿。

miku猫

[桂粤]桂哥最棒!

*短打令人愉悦♪

王粤闷闷不乐地趴在桌上,心里十分不爽。
刚刚她又与王黑吵起架来了,然后被他们的大哥——王耀看到了,结果一人被赏了一个栗子。
“臭王黑!还当老娘是以前那个温温柔柔任你欺负的人了吗?迟早把你打爆!”王粤暗骂道。
这时王桂来了,看到王粤这样,上去拍了拍她的头,询问道:“小粤,怎么了吗?看起来这样闷闷不乐的。”
王粤听到王桂的声音,立马精神起来了,开始撒起了娇:“桂哥~臭王黑又骂我!他还说我丑!”虽然很显然那是一时气话,不过王粤就是不爽。
王桂听到答案,一脸无奈,“所以,小粤因为这个被大哥教训了是吗?”
王粤眼神飘忽。
王桂叹气,“别总是跟黑哥吵了,你总是这样 活该挨大哥骂。”
王粤嘟嘟...

*短打令人愉悦♪

王粤闷闷不乐地趴在桌上,心里十分不爽。
刚刚她又与王黑吵起架来了,然后被他们的大哥——王耀看到了,结果一人被赏了一个栗子。
“臭王黑!还当老娘是以前那个温温柔柔任你欺负的人了吗?迟早把你打爆!”王粤暗骂道。
这时王桂来了,看到王粤这样,上去拍了拍她的头,询问道:“小粤,怎么了吗?看起来这样闷闷不乐的。”
王粤听到王桂的声音,立马精神起来了,开始撒起了娇:“桂哥~臭王黑又骂我!他还说我丑!”虽然很显然那是一时气话,不过王粤就是不爽。
王桂听到答案,一脸无奈,“所以,小粤因为这个被大哥教训了是吗?”
王粤眼神飘忽。
王桂叹气,“别总是跟黑哥吵了,你总是这样 活该挨大哥骂。”
王粤嘟嘟嘴,不爽道:“明明就是臭王黑先惹我的嘛!真是的,明明比我年长还像个幼稚鬼一样抢我东西!真当老娘好欺负呢?看下次再见老娘不打爆他的臭狗头!”王粤越说越气,后面直接爆了粗口。
王桂皱了皱眉,批评道:“小粤,别爆粗口。”
王粤一惊,察觉到自己刚刚说了些什么,赶紧道歉:“呜哇,对不起桂哥,我错了!我以后不会爆粗口了!你别生气嘛~”
王桂无奈一笑,拍了拍她的头:“我没生气,行了,别闹了,给你糖吃。”
说着,王桂拿出了一根棒棒糖递给了王粤。
“哇!荔枝味的耶~我最爱了!谢谢桂哥!爱你!”王粤拿过棒棒糖,开心地在王桂脸上亲了一口,然后吃了起来。
王桂愣了一下,摸了摸刚刚被王粤亲的那个地方,笑着揉了揉王粤的头,引得王粤疑惑地看了一眼他。
“无事,好好吃着吧。”
待王粤转过头后,听着她的各种念叨,看着阳光洒在她的身上,王桂开心地眯起了眼。
“我也爱你。”王桂小声地呢喃着。

——end——

解锁新人物:王黑,资料正在更新中。

解锁王粤新资料:以前似乎是个温柔的萌妹子,喜欢吃荔枝味的棒棒糖

miku猫

一个桂粤小段子

王粤:桂哥桂哥!

王桂:小粤有什么事吗?

王粤:快陪我玩啦!刚刚被一个人给气到了!现在心情很不好!

王桂:(一脸为难)可是我还有事情处理呀。

王粤:呜哇!那些东西先放一放呗!那些人类难道搞不定吗?啊啊啊!桂哥陪我!(卖萌打滚)

王桂:(一脸无奈地拍拍王粤的头)你没有事做吗?而且,我怎么感觉是你又挑起骂战了呢?

王粤:(两眼泪汪汪)桂哥你怎么这样~明明是对方太欠骂了!我忍不住啊!

王桂:(一副果然如此的模样)唉,我就知道。(一脸无奈)行了,乖乖在那呆着,等我处理完这些事就陪你,在此之前别捣乱了,还有啊,时不时还是要处理一下事务,别总交给秘书啊……

王粤:(疯狂点头)嗯嗯,知道啦!...

王粤:桂哥桂哥!

王桂:小粤有什么事吗?

王粤:快陪我玩啦!刚刚被一个人给气到了!现在心情很不好!

王桂:(一脸为难)可是我还有事情处理呀。

王粤:呜哇!那些东西先放一放呗!那些人类难道搞不定吗?啊啊啊!桂哥陪我!(卖萌打滚)

王桂:(一脸无奈地拍拍王粤的头)你没有事做吗?而且,我怎么感觉是你又挑起骂战了呢?

王粤:(两眼泪汪汪)桂哥你怎么这样~明明是对方太欠骂了!我忍不住啊!

王桂:(一副果然如此的模样)唉,我就知道。(一脸无奈)行了,乖乖在那呆着,等我处理完这些事就陪你,在此之前别捣乱了,还有啊,时不时还是要处理一下事务,别总交给秘书啊……

王粤:(疯狂点头)嗯嗯,知道啦!桂哥我等你哦~

王桂:(摇头叹气)唉……

于是在处理完手头紧急的事务后王桂便带着王粤一同出去逛街玩耍了。

王粤:桂哥果然最好了!

miku猫

王粤&王桂人设

王粤

性别:女

外貌:十分萌的妹子,披肩黑长直,喜欢穿各个朝代的衣服,不过一般穿小裙子较多

性格:十分暴躁,可以很轻易就挑起骂战,但对王桂是十分的符合外表。随性,时不时会偷个懒。


王桂

性别:男

外貌:扎着王耀同款辫子,清秀俊逸,一般穿墨蓝色长袍

性格:温和,特别对王粤,有极大的宽容心。对工作十分认真。

其他:琴棋书画样样精通

(有待补充)

王粤

性别:女

外貌:十分萌的妹子,披肩黑长直,喜欢穿各个朝代的衣服,不过一般穿小裙子较多

性格:十分暴躁,可以很轻易就挑起骂战,但对王桂是十分的符合外表。随性,时不时会偷个懒。


王桂

性别:男

外貌:扎着王耀同款辫子,清秀俊逸,一般穿墨蓝色长袍

性格:温和,特别对王粤,有极大的宽容心。对工作十分认真。

其他:琴棋书画样样精通

(有待补充)

肇庆假人会梦到塑料荷花吗
两广(?)是跟风玩梗。 桂哥发...

两广(?)是跟风玩梗。

桂哥发型跟韶关撞了但是我懒得改了

两广(?)是跟风玩梗。

桂哥发型跟韶关撞了但是我懒得改了

今天元白发糖了吗

欢迎来到阿粤的美食直播间

粤:欢迎进入直播,其实我没有想好这个直播要做什么内容,要不先退出去一下,等我想好要说什么再看,本次直播结束,哈哈说笑的。那么首先呢,总而言之就先这样子吧,我们就随便做点东西然后,想到什么做什么大概 ,如果能看的开心的话就更好了,但是做什么菜好呢,让我想一下,就这样先聊聊天这样的,聊到什么就做什么,那么现在我们首先呢,我们先来想一下,先等一下下,这是什么人,这个好像是我哥

桂:这位童鞋,请问你为何如此慌张。

粤:噫,哥请把你脸上那不怀好意的笑容收

桂:可以啊

粤:真的吗,太好了那我就放心了,

桂:这样子,那,只能换别的了

粤:哥,等等等一下别过来,不要靠近我,哥我错了 ...

粤:欢迎进入直播,其实我没有想好这个直播要做什么内容,要不先退出去一下,等我想好要说什么再看,本次直播结束,哈哈说笑的。那么首先呢,总而言之就先这样子吧,我们就随便做点东西然后,想到什么做什么大概 ,如果能看的开心的话就更好了,但是做什么菜好呢,让我想一下,就这样先聊聊天这样的,聊到什么就做什么,那么现在我们首先呢,我们先来想一下,先等一下下,这是什么人,这个好像是我哥

桂:这位童鞋,请问你为何如此慌张。

粤:噫,哥请把你脸上那不怀好意的笑容收

桂:可以啊

粤:真的吗,太好了那我就放心了,

桂:这样子,那,只能换别的了

粤:哥,等等等一下别过来,不要靠近我,哥我错了                         

                           (直播结束)


UDFj-39546284
临睡前的激情填表(耗时六分钟)...

临睡前的激情填表(耗时六分钟)

—————————————

更改:广西:韦延锋→韦广峮

临睡前的激情填表(耗时六分钟)

—————————————

更改:广西:韦延锋→韦广峮

UDFj-39546284

随笔/脑洞合集 (桂粤多)

[图片]

第一期(-∞,2020.2)

(主要是桂的)

我这个人脑袋里经常冒出来一些没头没尾、奇奇怪怪的想法,又写不出完整的文

1.
很多人都说,桂现在比以前安静许多了,比以前话少了,比以前动作少了。
桂确实比以前安静了,他有时候会莫名奇妙地盯着自己一柜子的三等功二等功一等功特等功勋章发呆,柜子里还有一叠照片,大都是哪次战争前参战的地区化身们在出发前的合影,还有一张又脏又皱的是他在越南那几十年时塞在上衣口袋的,是粤的一张照片,被小心翼翼地摊平放在其中。

2.
“起床!两点到四点岗!”桂猛地掀开滇的被子,声音中透露着塑料的同情。滇极其不情愿地发出了一些奇怪的音节,但还是很快收拾好自己跌跌撞撞地去了。...


第一期(-∞,2020.2)

(主要是桂的)

我这个人脑袋里经常冒出来一些没头没尾、奇奇怪怪的想法,又写不出完整的文

1.
很多人都说,桂现在比以前安静许多了,比以前话少了,比以前动作少了。
桂确实比以前安静了,他有时候会莫名奇妙地盯着自己一柜子的三等功二等功一等功特等功勋章发呆,柜子里还有一叠照片,大都是哪次战争前参战的地区化身们在出发前的合影,还有一张又脏又皱的是他在越南那几十年时塞在上衣口袋的,是粤的一张照片,被小心翼翼地摊平放在其中。

2.
“起床!两点到四点岗!”桂猛地掀开滇的被子,声音中透露着塑料的同情。滇极其不情愿地发出了一些奇怪的音节,但还是很快收拾好自己跌跌撞撞地去了。
桂吸着凉气钻进自己的被窝,在被窝里抖了一会才暖和起来。这时候他才有精力注意起四周的环境。
他的床在窗边,因此他可以清晰地听见风在窗外飞奔而过的呼啸声,还能感觉到时不时有一缕寒气从窗缝子里游入室内。这个驻地在群山深处,现在已经是零下八度了,许多树枝被厚厚的霜压垮,即使桂缩在被窝里也可以听见噼里啪啦的树枝断裂的声音。
“现在广东那边天气如何?”桂意识模糊地地想,他想到粤老是不愿意戴手套,死活都不愿意,“也许我明天应该打个电话提醒他。”

3.
都说小别胜新婚,那1950到1989那一段时间算什么?
长别胜守寡

(此问题同时适用于桂粤、邕柳、滇黔/黔滇)

4.
漓认为拿血祭刀后刀会认主,因此漓每得到一把新的刀或剑后都会用刃割一下自己的手指。这个习惯一直保留到现在,漓就连菜刀水果刀也不放过。
桂原本不信这个的,但跟漓待久了耳濡目染也开始那么搞。现在这个习惯已经从桂传到了邕身上,不过邕只搞过最常用的一把军刀。

5.
[关于精神小伙、鬼火少年和桂的联系的问题我想了很久。]
桂虽然审美土是土了点,但他土的不是洞洞鞋紧身裤那个方向。(他和TG的审美有很大的相似度)
但骑摩托翘车头这种事情好像真的是桂能干出来的,而且极有可能经常干。


6.
桂粤现在的主要矛盾是:近现代各种战争的历史遗留问题(包括但不限于粤桂战争、中原战争、两广事#变、抗法援越、抗美援越、对越自卫还击)。次要矛盾是:因经济发展不平衡造成的差异。
主要矛盾的主要方面是:对于近代的各种军阀战争而造成的对立和伤害两个人其实已经不怎么在意了,但是他们都以为对方很在意。主要矛盾的次要方面是:因现代的各种战争而造成的长时间未见面和沟通导致共同语言较少。
[害,我一理科生在干啥?]
[如果我对矛盾观理解有误,请文科生打我的时候下手轻一点]

 {如果以后还有别的想法会不定期搬运......吧?}

凌子越

偷偷放个预告。

是ghs,慎点。


虽然我是个大鸽子但是我会写的我真的会写的!!(?)

偷偷放个预告。

是ghs,慎点。

 

 

虽然我是个大鸽子但是我会写的我真的会写的!!(?)

UDFj-39546284

破碎

我我我今天翻备忘录发现这文我竟然没删hhhhh

黑历史重回老福特

就不打省拟tag了,咱们桂粤党内部品一品乐一乐就好了🌚

(本文中的大多数设定与我现在的设定不同)

[图片]


粤还是小小一团时,傍晚你抱着他站在一个清澈的池塘边,池水倒映着你们,还有蓝色的天,还有金红色的云,还有低垂的芦苇。


当你还很小时——对于现在的你来说很小时,上天把粤塞给了你,小小的、软软的,你的亲弟弟,完完全全地信任你。你带着他去山里去海边去荒野去部落,尽力传给他所有你会的东西,比如文化,比如在战争中怎样活下去(显然比起学习如何交易,他对学习如何战斗这件事毫无兴趣)。


“你必须去学习这些...

我我我今天翻备忘录发现这文我竟然没删hhhhh

黑历史重回老福特

就不打省拟tag了,咱们桂粤党内部品一品乐一乐就好了🌚

(本文中的大多数设定与我现在的设定不同)


粤还是小小一团时,傍晚你抱着他站在一个清澈的池塘边,池水倒映着你们,还有蓝色的天,还有金红色的云,还有低垂的芦苇。




当你还很小时——对于现在的你来说很小时,上天把粤塞给了你,小小的、软软的,你的亲弟弟,完完全全地信任你。你带着他去山里去海边去荒野去部落,尽力传给他所有你会的东西,比如文化,比如在战争中怎样活下去(显然比起学习如何交易,他对学习如何战斗这件事毫无兴趣)。


“你必须去学习这些。”你把他扔在地上的匕首捡起来,放回他手心。


“可我不喜欢战争。”他再一次把匕首扔在地上。“没有人喜欢,但有时候我们不得不。”你严肃地盯着他,“我们有时不得不做一些自己厌恶的事。”




你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粤开始想上你的床,尤其是在你劳累一天不想动的时候。这会令人烦恼。


于是,你决定教他一点东西,再一次。某一天,你躺在床上,粤窝在你旁边,当他的手又一次从你脸上往下半身方向抚摸时,你没有又一次将他的手拍开。你一把抓住他的手腕,翻身将他压在身下,他尝试着挣扎了一下,你将他的手摁在他脑袋两侧,纹丝不动。你的鼻息拂过他的耳畔。明亮的月光从半掩的窗子洒进来,使你可以清晰地观察到红色是怎么在他的脸上扩散。


你从来不知道一个人的脸可以红成这样。




湾湾被带走的时候,闽拉着你去了酒馆,酒馆里一如既往闹哄哄的,只不过这回,大家都在讨论同一件事,有些人脸上透露着惊慌,有些人摇头叹息,有些人愤怒地摔碎了酒杯。那天,闽喝了很多酒,他的手无力地拿着第十二杯酒,白酒从倾斜的酒杯里流出,淌了小半张桌子。


“别喝了。”你劝到。闽低着头,你无法看到他脸上的表情,但你可以观察到有几滴泪落了下来,与桌上流淌的白酒融为一体。“这次湾湾被带走,不知还能不能回来。”闽哽咽着,依旧低着头。“我记得她刚来到我身边时才那么小,”闽用手指比划着,夸张地把食指和拇指贴得很近。




有时候你会想:事情他.妈.的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


你的上司命令你去杀死粤命令你哪一步哪一步应该怎么打你麻木按照他的命令去哪一个地方哪一个地方做什么。


现在你坐在审讯室里,粤质问你为什么要这样做。他的声音听起来有点沙哑,审讯室里的灯光太暗,你不确定他是因为吼叫还是哭了。


“我们有时不得不做一些自己厌恶的事。”你在他离开时说,铁门“嘭”地合上,你确定他没听见这句话,你还确定你们再也回不去了。




你已经在这个世界上存在几千年,这几千年的经验已经告诉你你的下一任上司是谁。你曾经见过李先生,也见过白先生,两个年轻的军官,有着不错的军事头脑。


接下来你继续去打仗,打中原战争打蒋桂战争打抗日战争,看着李、白离人民越来越远,接下来新中国成立 广西解放 抗法援越 抗美援越 对越自卫反击战,等你终于能放下枪时,你意识到——老天,已经到20世纪九十年代了!





粤穿着西装,穗也是,白衬衫红领带黑外衣,全身上下整理得一丝不苟,他们已经很好地适应了西装。邕跟在你身后,和穗相比,这个年轻人略显紧张,几十年来的准前线生活已经让他快要忘了军营外是什么样子,你毫不怀疑如果你现在喊一声“邕!”他会下意识地想回答一个“到!”。


“桂,好久不见。”粤紧紧盯着你,眼睛里带着疏远和过去遗留下来的伤痕。你明白,有些东西破碎了,就再也回不到原来的样子了。京尴尬地跑过来叫你们去开会。




你不久后去了湾湾那一趟,不是出差,而只是去逛逛,就像一个普通游客,湾湾热情地接待了你。


湾湾是个精明能干的女孩,未来充满了无限可能。在饭桌上,话题毫不意外地扯到了那个关于回家的问题上。“回去吧,”你说,“大家都很想念你,特别是闽。”她垂下眼眉看着桌面上的菜,好像对那些菜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你被带走时闽拉我去酒馆喝了十几碗酒,他告诉我,你刚来到他身边时只有这么大”你用手指比划着,夸张地将拇指和食指贴得很近,“和粤真像啊,当初粤也只有那么大。”




那天离开饭店后,你并没有直接回宾馆,而是独自去了一家酒吧。你拿着第十一杯酒(也许是第十二杯?),酒在昏暗的灯光下倒映着你的脸。恍惚间,你记起很久很久以前,粤还是小小一团时,傍晚你抱着他站在一个清澈的池塘边,池水倒映着你们,还有蓝色的天,还有金红色的云,还有低垂的芦苇。你把粤往前抛,假装要把他丢进池里,但粤只是快乐地笑,因为他知道你是不会松开手的,他知道你就算自己摔进池里也不会让他掉进去。


几滴眼泪把回忆砸碎在酒杯里,旁边的酒瓶不知什么时候倒了,白酒淌了小半张桌子。




破镜……

粤缩在你怀里睡着了

粤第一次出海回来快乐地跑向你

粤学着你的样子,笨拙地跪在皇帝面前,带着同样的不羁

粤得意地告诉你怎样做在商业上更有利

粤沙哑着嗓子质问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粤生硬地对你打招呼

……难圆



楚遐逸.

【省拟】堆脑洞

有cp向也有亲情/友情向,是一些写短篇的脑洞,均私设,看tag避雷。

《》为可能会写的短篇,大概会在假期的时候码,一篇正经一篇沙雕?!到亲情/友情那里基本只剩沙雕了(大草)

尽量写吧,因为要调性格还有参考大量史实好费肝hhh


【cp组】


京津:

王平金.李卫澄

“我是您的卫城,但不是您的卫澄,爷。”——《Weicheng.》

“小燕子,穿花衣?”——《京的衣品谁来救》


鲁辽:

王济临.王奉宁

“别放弃生还,看着明天看着我。”——《沉舰.》

“听说有人想填渤海,还有人想建鲁辽跨海大桥。”——《投资大工程》


桂粤桂:

陈越清.陈越明...

有cp向也有亲情/友情向,是一些写短篇的脑洞,均私设,看tag避雷。

《》为可能会写的短篇,大概会在假期的时候码,一篇正经一篇沙雕?!到亲情/友情那里基本只剩沙雕了(大草)

尽量写吧,因为要调性格还有参考大量史实好费肝hhh



【cp组】


京津:

王平金.李卫澄

“我是您的卫城,但不是您的卫澄,爷。”——《Weicheng.》

“小燕子,穿花衣?”——《京的衣品谁来救》




鲁辽:

王济临.王奉宁

“别放弃生还,看着明天看着我。”——《沉舰.》

“听说有人想填渤海,还有人想建鲁辽跨海大桥。”——《投资大工程》




桂粤桂:

陈越清.陈越明

“断发非违约,仅是意外生。”——《革命.》

“哥哥,我猜你是不是拿着赣姐家的辣椒酱。”——《弟弟想阻止我吃辣怎么办》



【亲情/友情组】


东三省:

王奉宁.王常林.王北原

“中央会来的,只是不是现在。”——《牢.》

“没个技巧还不敢来东北打雪仗!”——《打雪仗的一百种姿势》




晋黑吉:(鲁辽助攻组,操心哥哥和不省心弟弟)

王朔临.王常林.王北原

“进展还是只有那么点吗,我认命了。”——《今天的老鲁表白了吗?没有。》

↑(隐秦晋 黑吉 鲁辽,大概主场都是他们三个,所以放友情向了,会有黑吉cp向互动但极少所以忽略不计)



不足挂齿

码一个省拟沙雕向ABO脑洞【多cp,请善用tag避雷】

就,很迷惑的一个东西,主要是想搞奇奇怪怪信息素和双A……

鲁是大葱味儿的A,就很被嫌弃,曾经被人开过玩笑说你这样没有O看得上,结果是没有,扛不住人家和一个大酱味儿的A搅和到一块儿去了。“每次大哥和哥夫滚完床单儿之后回家,我闻着内味儿都觉得饿了……”某不愿透露姓名的哈尔滨红肠味儿A这样表示。别说了,他自己也跟泡菜味儿的二哥搅一块儿了,说实在话这个闻着更容易饿吧……

像人家乖乖搞AO的首都就不一样,炸酱面味儿的A和煎饼果子味儿的O,想想就来劲儿。“我头一次见着能把AO搞得跟双A似的的人才。”桂花味儿A苏女士表示我就透露真实姓名了怎么地吧,我当个cp后援团团长还有人来管我怎么说是咋着?华北其实没一个正常...

就,很迷惑的一个东西,主要是想搞奇奇怪怪信息素和双A……

鲁是大葱味儿的A,就很被嫌弃,曾经被人开过玩笑说你这样没有O看得上,结果是没有,扛不住人家和一个大酱味儿的A搅和到一块儿去了。“每次大哥和哥夫滚完床单儿之后回家,我闻着内味儿都觉得饿了……”某不愿透露姓名的哈尔滨红肠味儿A这样表示。别说了,他自己也跟泡菜味儿的二哥搅一块儿了,说实在话这个闻着更容易饿吧……

像人家乖乖搞AO的首都就不一样,炸酱面味儿的A和煎饼果子味儿的O,想想就来劲儿。“我头一次见着能把AO搞得跟双A似的的人才。”桂花味儿A苏女士表示我就透露真实姓名了怎么地吧,我当个cp后援团团长还有人来管我怎么说是咋着?华北其实没一个正常的,你晋是老陈醋(物理意义上)A,你冀是酱油味儿的A。“他们俩每次走在一起都让我觉得特别想吃饺子……”你京爷表示不行我得反击。你问蒙?噢,他大概是个羊肉味儿A。

还有更来劲儿的呢,川是麻椒味儿的A,渝是辣椒味儿的O,就,每次搞完之后两个人都鼻涕眼泪一块儿流。“我对象太辣(物理)了我招架不住”,大概会这样发求助帖?贵看着就很欣慰,完全忘记自己一个O酸菜鱼味儿也很诡异。

闽就是信息素闻着特别好吃,海鲜味儿。搞得粤一个信息素巨甜的A偶尔控制不住记几危险发言但其实就是单纯说说,之后桂因为吃醋信息素暴增,琼妹儿疯狂求助:“粤哥算我求你你快回来吧,我要被酸笋味儿淹死了!!!”

 
 

大概就这样,可能会写成连载,有人想看吗?

 ————————————————

我整出来了哦各位,感兴趣走这里

你们の黄鳝

【省拟】南/越/国(下)

关于人物关系参考的是清朝版图的区域划分

弟弟妹妹全是兄/控/姐/控,哥哥姐姐全是弟/控/妹/控

全部都是我个人喜好设定,不要以偏概全

内含 粤桂粤 子粤和子桂娃娃亲的故事

对于里面的一些称呼、名字根据时间线而定

南越国的资料好多,写起来好爽

一个小练笔(?)小随笔(?)

广/西视角(广/东视角走这 南越国(上) 南越国(下)

没有任何想分/裂/国/家的思想,只是单纯的想写这一段历/史而已

放弃找敏/感/词了,为了不被屏以后更文用繁体

上篇走这 我究竟在表达什么

设定走这 有错请纠正有补充告诉我万分感谢

咸鱼黄...

关于人物关系参考的是清朝版图的区域划分

弟弟妹妹全是兄/控/姐/控,哥哥姐姐全是弟/控/妹/控

全部都是我个人喜好设定,不要以偏概全

内含 粤桂粤 子粤和子桂娃娃亲的故事

对于里面的一些称呼、名字根据时间线而定

南越国的资料好多,写起来好爽

一个小练笔(?)小随笔(?)

广/西视角(广/东视角走这 南越国(上) 南越国(下)

没有任何想分/裂/国/家的思想,只是单纯的想写这一段历/史而已

放弃找敏/感/词了,为了不被屏以后更文用繁体

上篇走这 我究竟在表达什么

设定走这 有错请纠正有补充告诉我万分感谢

咸鱼黄鳝日常因为太咸而跟不上大佬的步伐

——————————————————————

石墨走这 我殺老福特的敏/感/詞

微博走这 老福特的敏/感/詞殺我

你们の黄鳝

【省拟】南越国(上)

關於人物關係參考的是清朝版圖的區域劃分

弟弟妹妹全是兄控姐控,哥哥姐姐全是弟控妹控

全部都是我個人喜好設定,不要以偏概全

內含  粵桂粵 子粵和子桂娃娃親的故事

對於里面的一些稱呼、名字根據時間線而定

南越國的資料好多,寫起來好爽

一個小練筆(?)小隨筆(?)

廣/西視角(廣/東視角走這  南越國(上) 南越國(下)

沒有任何想分裂國家的思想,只是單純的想寫這一段歷史而已

抱歉晚了一天,原因是我表弟delete了我的稿子,然後昨天電腦又壞了(真是禍不單行嗚嗚嗚嗚)

下篇走這  你/媽/的/敏/...

關於人物關係參考的是清朝版圖的區域劃分

弟弟妹妹全是兄控姐控,哥哥姐姐全是弟控妹控

全部都是我個人喜好設定,不要以偏概全

內含  粵桂粵 子粵和子桂娃娃親的故事

對於里面的一些稱呼、名字根據時間線而定

南越國的資料好多,寫起來好爽

一個小練筆(?)小隨筆(?)

廣/西視角(廣/東視角走這  南越國(上) 南越國(下)

沒有任何想分裂國家的思想,只是單純的想寫這一段歷史而已

抱歉晚了一天,原因是我表弟delete了我的稿子,然後昨天電腦又壞了(真是禍不單行嗚嗚嗚嗚)

下篇走這  你/媽/的/敏/感/詞/讓我去死

設定走這  有錯請糾正有補充告訴我萬分感謝

鹹魚黃鱔日常因為太鹹而跟不上大佬的步伐

——————————————————————

0.

南越國,亦稱南粵國,是位於中國嶺南地區的一個政權。

公元前207年,南海郡尉趙佗乘秦亡之際,封關、絕道;三年後,兼併嶺南的桂林郡、象郡;於公元前204年正式建立南越國,自號“南越武王”,國都定於番禺(廣州)。

南越國全盛時疆域包括當今中國廣東、廣西(大部分地區)、福建(一小部分地區)、海南、香港、澳門和越南(北部、中部的大部分地區)

從開國君主趙佗至亡國君主趙建德,歷經五王,享國九十三年(公元前204年至前112年)。

——百度百科

 

1.

王璜陲一直就知道自己的地理位置比旁邊的那個孩子的要弱一些,哪怕秦軍攻打他的時間比攻打她的時間長。但是都被攻下來了,說什麼都沒用,但王璜陲還是不能忍下王座上的那個人如此看扁他們嶺南,不由得“嘖”了一聲。

 

所有的目光都聚集到他的身上,王璜陲咬唇,故作什麼都沒發生一樣低下頭,隨即王耀便打圓場道:“這兩個孩子怕是受了驚嚇……任囂,趙佗,你們照顧好他們。”嗤。王璜陲在心裡嫌棄道,中原人可真虛偽。

 

王璜陲向王座上的那個人磕了個頭,隨即站起來跟在任囂的身後往嶺南的方向走。那孩子在看自己。王璜陲用余光感受到了,正視過去時她恰好移開了視線,容顏很熟悉,儘管和他的臉還是有幾分差異,呆毛一晃一晃的,彷彿不諳世事的孩童……不,本來就是個不諳世事的孩童。

 

“任將軍,那個孩子叫什麼名字。”“李珩隅,但現在要叫王珩隅了。”任囂拉著王璜陲走到一個沒人的地方,拍拍他的頭,道:“你剛才的舉動很危險,以後不要對那個人做出如此無禮的舉動,放心好了,他不會對嶺南做出什麼不利的。”王璜陲點頭,但心裡還是提防著那個人。

 

直到他下令,讓一干少女和寡婦過來慰勞不受重視的商賈,王璜陲才相信他不會做什麼損害嶺南利益的事。

 

但他也依舊不能理解為何任囂趙佗來到這個貧瘠之地還沒有露出什麼怨色,為此他走到了一條清澈見底的小溪旁思考人生,直到他被王珩隅突然按在地上。“屌你老母[粵語髒話],放開老子。”王璜陲試圖掙扎,但是考慮到旁邊就是小溪,沒敢多大動作,好在王珩隅及時地鬆開了他,隨即指著他道:誒你臉紅了誒!好神奇!”“你是誰。”估計就是那個孩子了,眼睛澄澈得和溪水一樣,所有的心思從那一雙金色的眸子中便可輕鬆地讀出。

 

“我是你爸爸。”王珩隅的表情帶著一絲狡詐,王璜陲內心毫無波動甚至有點想笑,但是笑出來似乎有些失禮,便忍住說話的衝動,用一種很奇怪的眼神盯著她,直到對方認真地回答他的問題。

“好罷,我叫李……王珩隅。”

“王璜陲,是這片土地的化身。”

“噫,誰不是呢。”

“任將軍和趙將軍就不是。”

“是我們兩個啦索嗨。”

那是兩廣丘陵的意識體第一次對話,雖然真的、真的很幼稚。

 

2.

那天,王璜陲剛卸完貨,就听見王珩隅委屈巴巴地喚他,轉頭一看發現她眼睛都哭腫了,雖然很心疼但是嘴上還是損她,道:“怎麼回事啊你王珩隅,怎麼哭哭唧唧的跟個娘們一樣。”“任將軍病重了。”她帶來的是一個壞消息,王璜陲瞳孔猛地一縮,就往任囂所在的地方跑去。但跑沒兩步又折回來揉揉王珩隅的頭,道:“乖啊,沒事的,任將軍福大命大,大秦會保佑他的……秦二世也會的,放心好了。 ”

 

王璜陲到任囂的房中時,趙佗還未離開,見是他來了,便退到一邊讓王璜陲和任囂聊一聊。“任將軍,你的病什麼時候可以好?”王璜陲沒有哭唧唧,任囂嘆氣,道:“估計已經無力回天了……不過你放心好了,趙佗會以南海郡郡尉的身份管理嶺南,亦不會對桂林郡象郡做出什麼不利的舉動。”王璜陲跪下來,向任囂磕了個頭,再向趙佗磕了個頭,這次輪到趙佗嘆息了: “難得你有這份冷靜。”

 

“現下中原戰亂,我們或許會獨立,到時你要多照顧一下阿粵。”趙佗把他扶起來,拍拍他的頭,王璜陲點頭,道:“阿粵還和小孩子一樣單純,若是獨立她或許會成長。”

 

“阿桂。”任囂道:“照顧好她。”“明白。”王璜陲應下。

 

公元前206年,秦朝滅亡。正是王珩隅和王璜陲守在任囂床邊的時候,戰報一傳來,屋內的眾人都是一驚,只有任囂彷彿預見了什麼,長嘆一聲:“大秦大勢已去……我需要一個人靜一下。”王璜陲知道王珩隅定會受不了,便把她拉了出去,期間她的奮力掙扎都是徒勞。

 

“趙將軍!”年還未過,趙佗空了時間去看望任囂,恰巧遇上了剛出來的兩人,王珩隅還是死忍忍不住一直在哭,相比起來王璜陲就冷靜了許多,趙佗朝王璜陲點了一下頭,掀開簾子就往中藥味濃重的里面走去,但不多時,裡面卻傳出醫師悲痛的聲音:“任囂將軍卒!”

 

王璜陲暗叫不好,按照她的性子一定會進去再看一眼任囂,然後不把眼睛哭腫不罷休,果不其然,王珩隅一把推開王璜陲想要進去,但王璜陲卻一把抓住了她的手,把她往遠處拉,阻止她往任囂那兒走。“我頂你個肺你個死扑街[粵語髒話],放開我!我要去看任將軍!”王珩隅拼命掙扎,但王璜陲始終不肯放開她。

 

3.

連續幾天,王珩隅都把自己關在房裡,無論他人怎麼叫喚都不肯出,王璜陲怕她死在裡面,便常常從窗戶爬進去和她說話,雖然都是王璜陲自言自語,王珩隅誰也不搭理。

 

“阿粵,任將軍要葬在番禺。”王璜陲這天給她帶來了好消息,王珩隅僵硬地轉了一下頭,眼神空洞地看著他。“阿粵你醒醒好不好任將軍真的回不來了!你能不能振作一點完成他的遺願!”王璜陲抓著王珩隅的肩膀使勁搖,王珩隅也任由他晃,像個沒有生命的木偶一樣,讓人看了心慌慌。

 

“遺願?”王珩隅嗤笑一聲,拍開他的手道:“我是個怪物呀,哪怕這樣也不會死,雖然他們都覺得這是理所當然的,但我還是覺得自己不正常啊。你覺得,我有什麼能力完成任將軍的遺願呢?”王璜陲試圖解釋,但是王珩隅卻突然撲到他懷裡哭,使他嚥下了湧到嘴邊的話。

 

“你以後不要再來了。”“誒?”王璜陲爬到窗邊時,便聽到了她這麼一句話,險些從上邊摔下,王珩隅捂著臉,道:“下次再見面就是敵人了,我不會對你手下留情的。”王璜陲沒有說話,但他心裡是一萬個不信,王珩隅現在還是太瘦弱了,像個女孩子一樣,王璜陲這麼想道,也沒應她,可後來也不曾去找過她。

 

再一次的相遇是在戰場之上,公元前206年,王珩隅神采飛揚地拿著一把鐵劍指著他,但是眸子還是一如往昔,王璜陲輕笑了一聲,只聽她在那兒喊道:“歸順於我罷!為了避免不必要的戰亂!”“那打一架再說嘛!”王璜陲拿著劍沖了上去,王珩隅反手一擋,抓準時機刺向他。

 

“你還是決定完成任將軍的遺願了。”王璜陲小聲道,王珩隅也以同樣的音量回答道:“不完成他的遺願我良心還是過不去啊……所以我來了,投降吧,你打不過我的。”王璜陲沒有回應,王珩隅嘆了口氣,彷彿在嘆息他還在負隅抵抗。

 

結果毫無疑問的,王珩隅勝利了,王璜陲看著她欣喜若狂的神色,覺得自己輸了這一戰似乎也沒有什麼丟人的,因為曾經那個瘦弱的孩子開始成長了。

 

公元前204年,趙佗建立“東西萬里餘”的南越國,自稱“南越武王”,南越國的疆土,與秦設三郡轄區相當,北、東、西三面分別與長沙、閩越、夜郎三國交界,東及南面瀕臨南海。

 

公元前196年,趙佗接受了漢高祖賜給的南越王印綬,臣服漢朝,使南越國成為漢朝的一個藩屬國,並向朝廷稱臣奉貢;此後,南越國和漢朝互派使者,互相通市。

 

4.

“所以說我還是搞不懂你為什麼要選擇歸順大漢啊,明明口頭上還說……”李璜陲趴在桌子上,看李珩隅瀏覽那些繁瑣的公文,直到她啪的一下把竹簡拍在桌上。

 

“我原先也不明白趙……大王為什麼會讓我臣服於大漢,直到我見到了大漢。”李璜陲聽著她繪聲繪色地描述,心裡有些煩躁,可是自己敗給她了,讓她去交涉什麼的也是理所應當的。李璜陲在心裡這麼勸解自己。

 

“嗯,就是這樣。”李珩隅揉揉太陽穴,又翻開了竹簡,沒看一會又拍桌子上,道:“煩死了呂雞那個女人,不懂朝政偏偏要插手……大漢好可憐哦。”“是是是。”作為南越國的郡,李璜陲並不能參與這種朝政,只能瞎貓哭死耗子那般叫喚道:“李——珩——隅——好— —慘——一——男——的。”

 

 “你有病啊。”李珩隅隨手抄了一本竹簡往他腦袋上一敲,道:“怎麼我們獨立之後你越來越煩,之前的冷靜哪去了?”何須冷靜?反正無法參與國政,而且南越國又沒有什麼內亂,李璜陲在心裡這麼想著,保持沉默,直到李珩隅重重地嘆了口氣。

 

李璜陲往外走,恰巧遇見了趙佗,匆忙行禮後,趙佗突然叫住了他:“阿桂。”“何事?”李璜陲疑惑,趙佗拍拍他的頭,道:“我想你這麼聰明,應該明白我想要說什麼。”李璜陲點頭,道:“大王,我能理解。我地理環境不及她好,並且我輸給了她,因此由她代表南越國是最合適不過了。”

 

“你明白就好。”趙佗有些欣慰,往屋內走去,李璜陲聳肩,反正閒下來有什麼不好,自己清淨自在是再好不過的了。

 

5.

最近李珩隅很煩,動不動就拍桌子——雖然以前也有,但不像最近這麼頻繁,還經常嘆氣,李璜陲從未見過她這個模樣。

 

從前的她都是一副無憂無慮的天真模樣,果然是因為作為國家太辛苦了嘛?李璜陲在心裡這麼想。

 

“大王,大漢最近是不是要對南越國出兵了?”李璜陲站在趙佗旁邊,陪他觀賞南越國的風光,趙佗輕笑一聲,道:“不至於,就是呂太后想要和南越國停止貿易關係。”李璜陲嘆氣,怪不得李珩隅最近跟吃了火藥一樣,試問誰人不知她最喜歡的便是貿易,國內大部分的經濟都是靠貿易帶上去的,若是停止貿易,就必須到海外去尋找其他的客商,但能不能回來,也是一個未知數。

 

“我去找她。”李璜陲行禮告退,往李珩隅平日里查閱竹簡的那個屋子跑去。“嘖,阿粵罵那個呂雞太后罵的沒錯,女人不懂執政就應該回去養老,瞎摻和做什麼。”李璜陲這麼想道,但走到門前又猶豫了,在心裡糾結:“她是國家,應該由她去斡旋,她現在已經成長了許多,或許……我考慮得還沒有她那麼周全,並且我可是郡啊,不應該參與國政。”李璜陲最後選擇轉身往自己煩惱時常去的那條小溪走去,並沒有註意到李珩隅趴在那張桌子上低聲嗚咽。

 

沒等到她去與呂雉交涉,呂雉便下令與南越國停止貿易。

 

李璜陲聽到這個消息時,心臟猛地一縮,連忙往李珩隅平日里查閱竹簡的那個屋子跑去,但是他趕到的時候,裡面空無一人,竹簡散落在地上。“糟了。”李璜陲暗叫不好,往趙佗那邊跑去,但一個不留神便撞上了從趙佗屋裡出來的門客。“萬分抱歉!”李璜陲匆忙道歉,心裡卻想著這個消息對李珩隅的打擊很大,或許會像曾經那樣把自己關起來。

 

“脫離漢朝,攻打長沙國。”李璜陲趕到時,只聽見這麼一句,而李珩隅的臉上卻是意外的平靜,答了一句“是”,便往軍營的方向跑去。李璜陲連忙藏起來,而趙佗因為思索下一步該如何是好也沒有發現李璜陲。

 

李珩隅打得過的,李璜陲在心裡這麼想道。

 

她已經成長起來了,比自己厲害不知多少倍。


——tbc——

你们の黄鳝

【省拟】南越国(下)

关于人物关系参考的是清朝版图的区域划分

弟弟妹妹全是兄控姐控,哥哥姐姐全是弟控妹控

全部都是我个人喜好设定,不要以偏概全

内含 粤桂粤 子粤和子桂娃娃亲的故事

对于里面的一些称呼、名字根据时间线而定

南越国的资料好多,写起来好爽

一个小练笔(?)小随笔(?)

广/东视角(广/西视角走这 南越国(上)

没有任何想分裂国家的思想,只是单纯想写这一段历史而已

手机更文好麻烦,还是电脑好用

广/西视角大概在23号之后更,这段时间里我想做手书(但是很可能咕咕咕)

上篇走这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他们之间没有血缘关系

设定走这 有错请纠...

关于人物关系参考的是清朝版图的区域划分

弟弟妹妹全是兄控姐控,哥哥姐姐全是弟控妹控

全部都是我个人喜好设定,不要以偏概全

内含 粤桂粤 子粤和子桂娃娃亲的故事

对于里面的一些称呼、名字根据时间线而定

南越国的资料好多,写起来好爽

一个小练笔(?)小随笔(?)

广/东视角(广/西视角走这 南越国(上)

没有任何想分裂国家的思想,只是单纯想写这一段历史而已

手机更文好麻烦,还是电脑好用

广/西视角大概在23号之后更,这段时间里我想做手书(但是很可能咕咕咕)

上篇走这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他们之间没有血缘关系

设定走这 有错请纠正有补充告诉我万分感谢

咸鱼黄鳝日常因为太咸而跟不上大佬的步伐

——————————————————————

6.

李珩隅和周灶打架时,顺带和杨楚溶打了一架,抢走了她边界的几座城池,虽然年幼的她打败了对方,但赵佗的脸上还是沉重。


“你说是为什么呢?”李璜陲问道,李珩隅见四下无人,便压低了声音在他耳边解释道:“吕鸡那个老女人挖了赵将军的祖坟,还杀了他的亲朋好友。”“……那换我,我也会这样。”李璜陲叹气,李珩隅见他也是这个反应,特别用力地往他腿上拍了一把,道:“就是啊,你看看这行为,像是人做的嘛。”李璜陲猛吸一口气,随即搓搓自己刚才被拍击的部位,道:“嘁,你不是说她是野鸡嘛,怎么又扯上人了?”“也对,哈哈。”李珩隅干笑了几声,全然没有往日的快活。


“你说,如果天下安定,那我们是不是……”李璜陲用看傻子的眼神看着她,李珩隅只好把后半句话咽了下去,重重地叹一口气。“那就要看你的选择了,毕竟你才是南、越、国。”李璜陲还是回答了她的问题,顺带揉揉她的脑袋,道:“这一次打败了大汉,你就要学会和其他的国家斡旋了,哪怕你再讨厌这种行为,哪怕你只会贸易。”


“真的好麻烦啊。”李珩隅嘟囔道:“为什么当初选我而不是你呢,我只会贸易、也只想贸易啊……”李璜陲没有回答。


毕竟谁都知道,李璜陲家的深山与起李珩隅家的港湾相比,后者更被人看重。


“隔壁那个林康诚要臣属于我了。”李珩隅翻阅着竹简,强忍着性子不把竹简拍桌上,只是手指一下一下在桌上打拍子,李璜陲随口应了一声:“挺好的,那个男孩子长得眉清目秀的,一股子书生的气息。”“长得好看我就放心啦。”李珩隅哼着小曲儿,又翻开一卷竹简,迅速浏览后扔给李璜陲,道:“西南夷那边事务你帮我看一下,一个个的最近松散得不得了。”“真有你的。”李璜陲接住竹简,往外边走去,走到门边时不忘感叹一句:“果然成为国家之后,你确实成熟不少。”“成熟什么的,算不上啊。”李珩隅伸了一个懒腰,打个哈欠,走过去拍拍他的肩,就往番禺走去。


“诶你把事务扔给我你自己要去哪?”“我去看看任将军,最近都在忙于外交,好久没去看他了,我想他可能会生气罢。”李珩隅眨眼,道:“我现在比起他离开的时候强大很多了,我要给他看看我的改变啊。”


骗你的。李珩隅在心里补充道,我要去找林康诚打一架。


7.

前179年,吕后死,汉文帝刘恒即位,派人重修赵佗先人墓,置守墓人按时祭祀,并给赵佗的堂兄弟们赏赐了官职和财物。又经丞相陈平推荐,命高祖时多次使南越的陆贾再次出使南越说服赵佗归汉。


“兄弟,这种事真的是很对不起了。”陆贾叹息道,拍拍已61高龄的赵佗,道:“文帝修好你的祖坟了,也没有再迫害你的亲朋好友了,要不……”“但是做过都做过了。”李珩隅嗤一声,翻了个白眼,道:“做完了反过来道歉有什么用……”“嘘,阿粤。”赵佗拍拍她的头,道:“你继续说。”“现在天下太平,而大汉又兵力强盛,如果你愿意重新臣服于大汉的话,大汉绝对不会像吕太后那般对付南越国……”陆贾滔滔不绝地跟赵佗分析,李珩隅听不下去,往王耀旁边走去。


“王耀先生,好久不见。”李珩隅冷着脸跟王耀打招呼,毕竟出了那样的事,王耀也理解她冷淡下来的情绪是为何。“对不起阿鲁。”李珩隅眨眼,望向王耀,王耀蹲下来,揉揉他的头,道:“就那件事阿鲁,对不起,我食言了阿鲁。”“嗯,所以呢。”李珩隅移开视线,一副满不在意的样子,但是眼中蕴含的泪水却有些违和。“回来罢,这一次大汉绝对不会针对你了阿鲁。”王耀还想再多说些什么,李珩隅却忍不住开始呜咽了起来,察觉到自己的失态,又抬手抹去了脸上的水痕,道:“反正你们比较强大,我都随意啦,嗯,我听赵将军的。”


“阿粤。”赵佗再一次被说服,道:“以后,南越国臣服于大汉。”李珩隅点头,扯了一下王耀衣摆,示意他蹲下来,王耀也这么做了。李珩隅便凑到他的耳边,委屈巴巴地小声道:“那你这次千万不要食言了,哥哥。”


8.

“赵将军,为何要再次答应他们呢,万一他们又出尔反尔呢?”李珩隅踢着路边的小石子,仿佛刚才嘤嘤嘤的人不是她。“我当初来这边也是为了统一岭南,现在他们要你臣服大汉也是无可厚非的。”赵佗见她还是一脸不开心,便摸摸她的脑袋,安慰道:“没事的,如果他们再出尔反尔,我们就再次脱离嘛,反正如果是你的话,我相信你可以。”见她还是满脸怀疑,赵佗又补充道:“毕竟你现在也算是一个小男子汉了。”


李珩隅这才展现了笑颜,有些骄傲地说道:“放心好了赵将军,我会保护好你和李璜陲的!”赵佗也想和她一起笑,但刚扯了扯嘴角,咳嗽却止不住地涌出。“赵将军!”李珩隅上前扶住赵佗,待他气息稳定后,才问道:“赵将军你怎么了?”“老了。”赵佗叹气,见李珩隅还是一脸茫然,也不打算深入地和她解释,只是安慰道:“你永远不会老的,放心。”


李珩隅还是云里雾里的,想去询问李璜陲,而后者却也避而不答,去询问王耀,他却只是“哎呀”一声然后生硬地转移话题。


大家都在瞒着她。李珩隅这么想着,自己一个人生着闷气,捡起一块小石子就往珠江扔,还伴随着一句粤语脏话。心情好多了,年幼的李珩隅正松了一口气,哼着小调往回走,却看见李璜陲神色慌张。“李珩隅!”李璜陲冲过去抓住李珩隅的手就往赵佗那儿跑,李珩隅不明所以,但是鲜少有见过他这样的神情,拗不过自己的好奇心,还是开口试探:“出什么事了?”“赵将军快不行了。”此话一出,李珩隅一把挣开他的手,以费里西安诺见到亚瑟的速度往赵佗所在的那间楼宇冲去。


像当初任嚣病重那样,李珩隅以同样的姿势趴在了赵佗的床边,泪水在眼眶里打转,就是倔强地不肯落下来。“阿粤啊,我有特别重要的事要告诉你。”赵佗一脸严肃,哪怕伴随这几声咳嗽,他揉揉李珩隅的脑袋,道:“无论是南粤还是南越国的人民,都是不愿屈服于压迫的,若以后大汉真的再次出尔反尔了,不用隐忍,反就反了。”李珩隅含着泪点头,双手攥着他的被子,咬着唇听他的后续:“但如果南越国内乱了,可以求助于大汉,岭南已经统一了,无论你以后的上司是王还是郡守,都没有问题,只要你依附的那个人,还是他。”


赵佗又简洁明了地交代了关于她以后的成长路线,见她还是没有忍住不哭,略微哭笑不得:“阿粤你有认真听罢?”“有的!”李珩隅吸吸鼻子,眼里满是坚定,赵佗的那一颗心才再次落回肚子里,交代完一切后安慰道:“其实我已经是很幸运的了,一个人直至期颐才辞世,是喜丧。”“可是、可是你还没看到我长大呢赵将军。”李珩隅经历过无数次离别、经历过无数次不舍,这一次她依旧是不愿面对这个事实。“乖,别哭了,你可是、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啊……”赵佗越发小声,最后一刻脸上凝固着的,依旧是宽慰李珩隅的笑容。


公元前137年,南越武帝赵佗薨逝,其孙赵胡继位。


9.

“请确保赵将军的墓不被发现。”李珩隅对赵胡道,赵胡点头,在得到他的同意后,李珩隅步伐平稳地往外边走去。


在出了门的那一刹那,李珩隅转身靠在了在门外偷听的李璜陲的肩上。“别哭了,眼睛都哭肿了,赵将军知道的话一定会很自责的。”李璜陲无奈,自从赵佗离世后,李珩隅工作的效率都降低了不少,上一次这么低落还是因为任嚣,两次都是因为统一岭南的将领的逝世。“也不完全是因为这个啦……”李珩隅小声嘟囔,随意揉了揉自己的平坦如堤的胸部,解释道:“最近不知为什么,胸口好疼。”“你太想赵将军了。”李璜陲下定论,心里暗自感叹李珩隅跟个娘们一样太过于感伤了。


“林康诚今天和我打架了。”李珩隅随手翻开一卷竹简,有些委屈地道,李璜陲表面上很淡定内心却在窃喜,道:“结果怎样?”“若是放在以前,就算是十个我也不怕,但是。”李珩隅顿了顿,泄气道:“但是我现在的身体已经开始虚弱了,打不到一半胸口又开始痛,最后只能搬出哥哥来恐吓他。”


李璜陲听到这个结局,不满地叹了口气,随即嫌弃道:“你怎么这么蔡啊,能不能拿出点你曾经作为南蛮粤人的气势出来?”李珩隅从竹简中抬头,望向他,忽然嫣然一笑,道:“可能是我也命不久矣了,最近胸口越来越疼,虽然是一段时间一段时间的,但是某一天我就要被疼死了罢。”李璜陲反被将了一军,不知说什么好,半晌才吐出一句:“真有你的。”


但是李珩隅身体愈发虚弱是有目共睹的,虽然不至于像玛丽苏小说里写的那样动不动就突然在大庭广众下晕倒,但是她会时不时咳几句,然后捂着胸口继续扯着个嘴角说些口不应心的话。


李璜陲似乎明白了当初为何选择她,但这份明白没过多久,南越国又内乱了。


丞相吕嘉将亲近汉朝的太后和皇帝杀了,对于一向不擅长搞政治的李珩隅来讲真的是一个大问题。


“你看看,我就说姓吕的都不是什么好东西。”李珩隅用竹简拍着桌面,语气却没有太大的波动,李璜陲虽然很想赞同这一观点,但话涌上喉咙溢出的却是反驳她的话:“别一杆子打死,虽然出了两个,但是其他人是无辜的。”李珩隅轻笑一声,但是没有等李璜陲发问,她自己便哼着小调往外走去。“你要去哪?”李璜陲有点捉摸不透她,揉了揉太阳穴,而李珩隅却丝毫没有留意,故作轻松道:“我去看看赵将军。”


这次又是骗你的。李珩隅暗自想道,我要去找大汉。


王耀很惊讶李珩隅会自己过来找他,但是惊喜占大部分。“阿粤,你怎么来了阿鲁?是又出了什么事么?”李珩隅摇头,在他面前跪了下来,扯扯他的衣摆,道:“你杀了我罢。”“什么阿鲁?”王耀十分疑惑,蹲下来摸了一下她的额头,又与自己的相对比,嘀咕道:“没有发烧啊……怎么突然说这个阿鲁。”“我家内乱了。”李珩隅扯着王耀的袖子,虽然不知自己究竟为什么想哭但是眼泪就是在眼眶里打转,道:“出兵,攻打南越国……如果幸运的话,我也许还会存活。”王耀叹气,揉揉她的脑袋,随即将她抱起来,道:“放心好啦这种事情让我解决阿鲁,不要哭啦。”


10.

“我去出阵了。”李珩隅穿上她的盔甲,拍拍李璜陲的肩,道:“如果顺利的话,以后你就见不到我啦。”“为什么?”李璜陲皱眉,抓住她的手,示意她给答案。“我要和哥哥打一架了,如果我输了,很有可能就此灭亡了。”李璜陲张嘴,试图反驳,未果,就这么盯着她。“好啦别不舍得我,你说过的,好聚好散。”李珩隅抽出手,拍拍他的头,李璜陲这下终于逮到机会反驳了:“我从来没有说过这句话。”


“噫,别这么扫兴嘛!”李珩隅翻了个白眼,随即换上一副郑重的表情,道:“如果我能存活下去的话,我就娶你罢。”“为什么?”应该是我娶你,李璜陲在心里补充后半句,李珩隅笑笑,道:“因为我想保护你。”李璜陲还想辩驳,却被李珩隅打断:“走咯,别太想我!”李珩隅稚嫩的身躯渐渐隐入地平线,犹如那遥不可及的落日一般。


战场上的千军万马李珩隅见过不止一次,往日都是信心十足地发布号令,可这一次却没有一点底气。“打完这场我们就回家吃饭!”李珩隅喊道,自然也忽略不了对方领头,王耀的表情的变化。但是李珩隅没有往前跑几步,就被一个竹简砸晕了,或许是因为忽略空气阻力后机械能守恒。


她还是可以睁眼的,而睁开眼睛后,映入眼帘的却是另一番景象。“阿粤醒了阿鲁?”王耀是第一个走进来的,他揉揉王珩隅的头,道:“晕了这么多天肚子肯定饿了罢,来我给你准备了吃的阿鲁。”“哥哥……”王珩隅有些不确定,道:“那天的战况如何?”“南越国灭亡了阿鲁。”王耀注意着她的脸色,见她没有什么变化才松了口气,道:“从此你就是南粤了阿鲁。”“我……没有灭亡?”王珩隅有些不敢置信地看看自己的手,下一秒抓住了王耀的袖子,眼里闪耀着意外的惊喜。“你是南粤,是我的阿粤阿鲁。”王耀揉揉她的脑袋,王珩隅再也忍不住了,抱着王耀的腰就开始哭。


“好啦别哭啦,”王耀无奈,依靠平日里哄孩子的经验安慰道:“你可是要做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的阿鲁。”


00.

公元前112年,南越国灭亡。

从此世间只剩南粤,再无南越国。


你们の黄鳝

【省拟】南越国(上)

關於人物關係參考的是清朝版圖的區域劃分

弟弟妹妹全是兄控姐控,哥哥姐姐全是弟控妹控

全部都是我個人喜好設定,不要以偏概全

內含  粵桂粵 子粵和子桂娃娃親的故事

對於里面的一些稱呼、名字根據時間線而定

南越國的資料好多,寫起來好爽

一個小練筆(?)小隨筆(?)

廣/東視角(廣/西視角走這  南越國(上)

沒有任何想分裂國家的思想,只是單純的想寫這一段歷史而已

 下篇走這  南越國好慘一國家

設定走這  有錯請糾正有補充告訴我萬分感謝

鹹魚黃鱔日常因為太鹹而跟不上大佬的步伐...

關於人物關係參考的是清朝版圖的區域劃分

弟弟妹妹全是兄控姐控,哥哥姐姐全是弟控妹控

全部都是我個人喜好設定,不要以偏概全

內含  粵桂粵 子粵和子桂娃娃親的故事

對於里面的一些稱呼、名字根據時間線而定

南越國的資料好多,寫起來好爽

一個小練筆(?)小隨筆(?)

廣/東視角(廣/西視角走這  南越國(上)

沒有任何想分裂國家的思想,只是單純的想寫這一段歷史而已

 下篇走這  南越國好慘一國家

設定走這  有錯請糾正有補充告訴我萬分感謝

鹹魚黃鱔日常因為太鹹而跟不上大佬的步伐

——————————————————————

0.

南越國,亦稱南粵國,是位於中國嶺南地區的一個政權。

公元前207年,南海郡尉趙佗乘秦亡之際,封關、絕道;三年後,兼併嶺南的桂林郡、象郡;於公元前204年正式建立南越國,自號“南越武王”,國都定於番禺(廣州)。

南越國全盛時疆域包括當今中國廣東、廣西(大部分地區)、福建(一小部分地區)、海南、香港、澳門和越南(北部、中部的大部分地區)

從開國君主趙佗至亡國君主趙建德,歷經五王,享國九十三年(公元前204年至前112年)。

——百度百科

 

1.

那天,是王珩隅第一次見到王耀,也是第一次見到任囂和趙佗,和王座上的那個人。“哦,嶺南之地……你們把商賈帶過去就好了。”那個人見到她的第一眼就沒有給她什麼好臉色,王珩隅真想學大長[首領]那樣,上去一個大嘴巴子,但是畢竟戰敗了,也不敢這麼做。

 

“嘖。”她身邊的那個人卻十分大聲的嘖了出來,隨即又裝作什麼都沒有的樣子低下頭。王珩隅偷偷抬頭看那個人的神情,可是王耀卻一步上前擋住了她的視線,道:“這兩個孩子怕是受了驚嚇……任囂,趙佗,你們照顧好他們。”

 

“等……”趙佗一下子摀住了她的嘴,不讓她說些什麼,扯著她就往世人所厭惡的嶺南方向走去。王珩隅側頭看向和她一樣的那個孩子,雖然長相有些區別,但是她還是莫名感到了一絲熟悉感——至少那一眼她記住了他眼角的那顆淚痣。

 

“趙將軍趙將軍,那個孩子叫什麼呀。”“李璜陲……現在是王璜陲了,比如說你也是。”趙佗揉揉她的頭,看四周沒有他人,便小聲地和她交談:“在他人面前不要表現出對那個人的不滿,畢竟我也是因為他的……重視才能到這邊來啊。”王珩隅眨眼,隨即對那個約莫21歲的青年嫣然一笑,道: “知道啦!”

 

確實沒過多久,就有商賈被帶過來這邊,然後就是一干少女和寡婦。

 

某天,王珩隅再一次見到了王璜陲,在一條小溪邊。越族人向來不在意男女授受不親,更何況她是個沒有發育完全的“男孩子”,便匆忙跑過去一把把王璜陲按在地上。“屌你老母[粵語髒話],放開老子。”王璜陲試圖掙扎,王珩隅見此便鬆開了他,看著他紅紅的臉頰,彷彿發現了新大陸一樣:“誒你臉紅了誒!好神奇!”“你是誰。”王璜陲已經猜到了,但還是走個流程,王珩隅聽到這個問題愣了一下,思考再三,答曰:“我是你爸爸。”

 

王璜陲沒有說話,就這麼盯著她,兩人長得併不那麼相像,但是匆忙一看還是很容易認錯。

“好罷,我叫李……王珩隅。”

“王璜陲,是這片土地的化身。”

“噫,誰不是呢。”

“任將軍和趙將軍就不是。”

“是我們兩個啦索嗨。”

那是兩廣丘陵的意識體第一次對話,雖然真的、真的很幼稚。

 

2.

這天,趙佗叫住了王珩隅:“阿粵。”“趙將軍啊什麼事啊是不是中央又派了商賈過來我們這邊搞貿易,還是我的族人又和中原人打起來了?唉沒事的不打不相識,更何況你不是搞和輯百越嘛大家摩擦都少了……趙將軍?”王珩隅劈裡啪啦說了一大堆,直到注意到趙佗臉上的笑摻雜著悲傷。“任將軍病重了。”趙佗道,王珩隅臉上輕鬆的笑沒有了,雙眼氤氳著淚水,望向那個已32歲的青年,後者嘆了口氣,道:“去看看他罷。”

 

“任將軍。”床旁的醫師束手無策,王珩隅忍不住嚶嚶嚶地哭了,任囂嘆了口氣,道:“我兒子都是不爭氣的,現在可以託付的就只有趙佗你一人了……”房內只剩下他們三個人,趙佗站在床邊,王珩隅趴在床邊哭,任囂見此便揉揉她的腦袋,道:“你是男孩子,別哭了,你以後可是要做男子漢的……趙佗,照顧好她,嶺南的事務就交給你了,以後你就以南海郡郡尉的身份管理嶺南。”

“是。”

“秦政無道,中原擾亂,番禺,負山險,阻南海,東西數千里,頗有中國人相輔,此亦一州之主也,可以立國……五嶺北來峰在地,九州南盡水浮天。”

“明白。”

趙佗上前將王珩隅拉出去,隨後喚醫師。

 

“王璜陲!”王珩隅叫住了剛卸完貨的王璜陲,而後者回頭一看她眼睛都哭腫了,嚇了一大跳:“怎麼回事啊你王珩隅,怎麼哭哭唧唧的跟個娘們一樣。”“任將軍病重了。”王珩隅重複了剛才趙佗和她說過的話,王璜陲瞳孔猛地一縮,就往任囂所在的地方跑去。但跑沒兩步又折回來揉揉王珩隅的頭,道:“乖啊,沒事的,任將軍福大命大,大秦會保佑他的……秦二世也會的,放心好了。 ”

 

次日,王珩隅在眼上裹了一層布,整天都是由王璜陲牽著她的手走。

 

中原戰亂,嶺南因為交通不便地方阻塞免於戰爭,但是由於擔心中原的戰況,任囂的身子越發虛弱。“趙將軍。”在探望完任囂後,王珩隅拉住了趙佗的袖子,問道:“現在越來越多的地方爆發起義了,譬如大澤鄉,雖然被鎮壓下去了,但死灰復燃也可能,我們……要不要北上,鎮壓起義軍?”趙佗嘆氣,道:“沒有軍令,不可以。”見王珩隅情緒再次低落下去,趙佗又打包票道:“不過你放心好了,包在我這個蠻夷大氏老[首領(大概)]身上。”末了,還是又揉了揉她的頭表示安慰。

 

公元前206年,秦朝滅亡。正是王珩隅和王璜陲守在任囂床邊的時候,戰報一傳來,屋內的眾人都是一驚,只有任囂彷彿預見了什麼,長嘆一聲:“大秦大勢已去……我需要一個人靜一下。”王珩隅還想說些什麼,但王璜陲卻將她拉了出去,任她奮力掙扎。

 

“趙將軍!”年還未過,趙佗空了時間去看望任囂,恰巧遇上了剛出來的兩人,王珩隅還是死忍忍不住一直在哭,相比起來王璜陲就冷靜了許多,趙佗朝王璜陲點了一下頭,掀開簾子就往中藥味濃重的里面走去,但不多時,裡面卻傳出醫師悲痛的聲音:“任囂將軍卒!”

 

王珩隅一把推開王璜陲想要進去,卻被他抓住手腕,把她往遠處拉。“我頂你個肺你個死扑街[粵語髒話],放開我!我要去看任將軍!”王珩隅拼命掙扎,但王璜陲始終不肯放開她——直到確定了任囂葬在番禺。

 

3.

翌日,趙佗找到將自己關起來的王珩隅,道:“阿粵,大秦亡了。”

“嗯。”

“任將軍卒。”

“嗯。”

“所以你要獨立。”

王珩隅抬頭看他,眼裡滿是不可思議,問道:“我、獨立?”在被秦朝管制的這16年裡,她也不是沒想過獨立,但現在被拎到檯面上來講,她還是有些遲疑。

 

“李珩隅,代表南越國,是一個獨立的國家。”趙佗答道,見她還是有些迷茫,便補充道:“這是我和任將軍想到,能夠避免戰亂最好的辦法。”王珩隅眼睛一亮,連忙點頭,道:“這樣我們就可以保留原有的風格,還可以和以前一樣!”

 

公元前206年,王珩隅和她的玩伴王璜陲真真正正地干了一架,不再是被秦朝管制下的那種嬉鬧,而是“男人”之間的決鬥。

 

公元前204年,趙佗建立“東西萬里餘”的南越國,自稱“南越武王”,南越國的疆土,與秦設三郡轄區相當,北、東、西三面分別與長沙、閩越、夜郎三國交界,東及南面瀕臨南海。

 

公元前196年,趙佗接受了漢高祖賜給的南越王印綬,臣服漢朝,使南越國成為漢朝的一個藩屬國,並向朝廷稱臣奉貢;此後,南越國和漢朝互派使者,互相通市。

 

4.

“所以說我還是搞不懂你為什麼要選擇歸順大漢啊,明明口頭上還說……”李璜陲趴在桌子上,看李珩隅瀏覽那些繁瑣的公文,直到她啪的一下把竹簡拍在桌上。

 

“我原先也不明白趙……大王為什麼會讓我臣服於大漢,直到我見到了大漢。”李珩隅憶起那日她隨趙佗面見西漢使臣的那個場景——那時的她是可以站著面對強國的,不至於像秦朝時那麼狼狽。

 

“趙佗,接受這南越王印綬罷,接受漢王朝的封王歸化中央政權,無論對你還是南越國都沒有害處。”陸賈苦口婆心地勸趙佗,李珩隅在一旁靠著柱子悄悄打瞌睡,心裡十分厭煩。“打擾了。”同樣那麼瑪麗蘇,李珩隅睜眼一看,王耀站在他們的面前,臉上的笑容還是那日她在離開咸陽宮那時所見的一樣。

 

“……是你?”王耀確實在私下里幫了她不少,也經常會在他那兒幫著貿易,因此李珩隅一見到他,並沒有表現出很排斥。“阿粵啊,真巧……不對,現在你是南越國,而我,則是大漢。”王耀朝她擺擺手,李珩隅走上前去,接過那南越王印綬,道:“嗯,南越國歸屬於大漢,好了,就這樣嗯。”王耀輕笑一聲,揉揉她的腦袋,道:“放心,大漢是不會為難諸位的。”

 

“嗯,就是這樣。”李珩隅揉揉太陽穴,又翻開了竹簡,沒看一會又拍桌子上,道:“煩死了呂雞那個女人,不懂朝政偏偏要插手……大漢好可憐哦。”“是是是。”作為南越國的郡,李璜陲並不能參與這種朝政,只能瞎貓哭死耗子那般叫喚道:“李——珩——隅——好— —慘——一——男——的。”

 

“你有病啊。”李珩隅隨手抄了一本竹簡往他腦袋上一敲,道:“怎麼我們獨立之後你越來越煩,之前的冷靜哪去了?”李璜陲沒有說話,盯著她,李珩隅轉念一想,也對,畢竟最有用的他不能作為國家去交涉,而南越國內也沒有什麼內亂。

 

為何當初選定的時候不是他呢?李珩隅想,畢竟自己真的還有太多需要學習。

 

5.

最近李珩隅很煩,動不動就拍桌子——雖然以前也有,但不像最近這麼頻繁。

 

李璜陲多次找趙佗打聽,才知道那個人想要和李珩隅停止貿易。李璜陲仰天長嘆,試問誰人不知李珩隅最愛的就是貿易,國內大部分的經濟都是靠貿易帶上去的,若是停止貿易,就必須到海外去尋找其他的客商,但能不能回來,也是一個未知數。“嘖,阿粵罵那個呂雞太后罵的沒錯,女人不懂執政就應該回去養老,瞎摻和做什麼。”李璜陲這麼想到,但走到門前又慫了,心想:“算了,作為一個國家,她應該會斡旋。”

 

沒等到她去與呂雉交涉,呂雉便下令與南越國停止貿易。

 

在這一消息傳下來的那天,李珩隅拿著竹簡闖進了趙佗屋內,幾個門客都被她這一舉動驚到了,而趙佗只是擺擺手,讓他們都出去。“趙……大王,這下我們該怎麼辦?”李珩隅將竹簡遞給他,待他看完後又拿過來抱在懷裡,趙佗思索片刻,轉身將南越王印綬拿過來,道:“只能脫離漢朝了。”李珩隅眨眼,等待他的下一句話。“漢越交惡,再臣服於大漢只會對我們不利。”“明白了,趙……大王。”“叫不慣大王就喊趙將軍罷。”趙佗揉揉她的腦袋。

 

“報——”一個士兵衝進來,上氣不接下氣地傳達情報:“呂太后派了隆慮侯和周灶來攻打南越國!”“原來這麼快啊。”趙佗嘆了口氣,隨即嚴肅道:“李珩隅。”

“在。”

“脫離漢朝,攻打長沙國。”

“是!”

 

——tbc——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