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桑总

10101浏览    418参与
阿瑞蹲蹲

新年快乐!!!!
以及……奇奇怪怪的电影预告来了……
希望观众老爷们可以喜欢😭🙏🏻

还有之前的设定是高中生桑总和小荷兰小海默小阿傻的,但是……!!!不刺激!没有故事!没有灵魂!(胡言乱语)总之变成了大学桑总荷兰海默阿傻的游戏世界冒险(?)然后然后…前一个设定也会努力搞搞的…但是俺初三了学业繁重(啊这么一想竟然已经拖更两年了呢【被打】)所以可能会……拖更久……

啊啊总之!还是希望观众老爷们看个开心啦!
新年快乐呀!!!!!😘🎉🎊🎊🎆🎇

新年快乐!!!!
以及……奇奇怪怪的电影预告来了……
希望观众老爷们可以喜欢😭🙏🏻

还有之前的设定是高中生桑总和小荷兰小海默小阿傻的,但是……!!!不刺激!没有故事!没有灵魂!(胡言乱语)总之变成了大学桑总荷兰海默阿傻的游戏世界冒险(?)然后然后…前一个设定也会努力搞搞的…但是俺初三了学业繁重(啊这么一想竟然已经拖更两年了呢【被打】)所以可能会……拖更久……

啊啊总之!还是希望观众老爷们看个开心啦!
新年快乐呀!!!!!😘🎉🎊🎊🎆🎇

_Liberty_纵山

#自截自调禁二改

orbit ever after

“我宁愿用一生的安稳,换取跟她十秒的共处。”


刚刚剪头的时候调的,我爱桑桑

私心打cp tag

#自截自调禁二改

orbit ever after

“我宁愿用一生的安稳,换取跟她十秒的共处。”




刚刚剪头的时候调的,我爱桑桑

私心打cp tag

Sylvia-没头脑和不高兴

伦敦f4大家都是小天使。

伦敦f4大家都是小天使。

永琦

迷宫十:明白

自喬治死去已经一个星期了,你进入了一个颓废的状态,每天都躺在床上,什么都不做,不吃不喝了好一阵子,大家都想来探望你,但都被缪斯阻止了,除了她以外没人见过你,不过今天有个例外……


「小心点……她现在很容易激动……」


「知道了,谢谢提醒……」


纽特轻轻的推开了门,走进了你的房间中,温暖的阳光照进了空间,但是却没法为死寂的房间添加一点的活力,紐特坐在了你床边的椅子上,看了一眼你桌上的纸,上面的全是喬治的样子……


「唏……Ai?」纽特小声的叫着你,「嗯……」你微微的打开了眼睛,看着眼前的纽特,帶点沙哑的声音问到「纽特……我现在的样子……很狼狈吗?」,纽特拨开了你额头上的碎髪...

自喬治死去已经一个星期了,你进入了一个颓废的状态,每天都躺在床上,什么都不做,不吃不喝了好一阵子,大家都想来探望你,但都被缪斯阻止了,除了她以外没人见过你,不过今天有个例外……


「小心点……她现在很容易激动……」


「知道了,谢谢提醒……」


纽特轻轻的推开了门,走进了你的房间中,温暖的阳光照进了空间,但是却没法为死寂的房间添加一点的活力,紐特坐在了你床边的椅子上,看了一眼你桌上的纸,上面的全是喬治的样子……



「唏……Ai?」纽特小声的叫着你,「嗯……」你微微的打开了眼睛,看着眼前的纽特,帶点沙哑的声音问到「纽特……我现在的样子……很狼狈吗?」,纽特拨开了你额头上的碎髪,摸了摸你的脸颊,因为长时间握刀而长满繭的手看似粗鲁,实则对待任何人都很温柔……


「我觉得你一点都不狼狈,你依然是你……」纽特將椅子更靠近你一点,张开了他的双手,把你抱进他的怀中,像是在哄孩子一样轻拍你的手臂,你靠在他的胸膛上,听着他的心跳声,你一直压抑在心中的情绪像是得到安抚般,寧静下来了……


「谢谢你纽特……你一直以来都能让我冷静下来……不管是刚来迷宫时……近来的事情……还是现在喬治他……」说到这里的时候,你忍不住的落下泪水……



纽特看着怀中的你,你的一言一动总是这么容易牽动他,你的笑容,你的眼泪,你的堅定,你的迷茫……这些的你他都喜欢…他这才惊觉到自己如此在意你,在意到你早已进入了他的世界,他早就習以为常,他想保护你…不只是因为喬治的拜托,而是因为他发自内心的想成为你的骑士……



围着你的双手下意识的收紧了,他对你堅定的说道


「之后一定会好起来的……我保证」


这句话除了是给你说的,也是他对自己说的,他向神发誓,绝对不会再让你落泪,他要保护自己爱的人,不让你再受到了伤害……








Rainie🦕

奶奶!您的爱豆终于营业了🎉


这精致的小胡子= =

想用小胡子掩饰自己的不老童颜 xixixi

奶奶!您的爱豆终于营业了🎉


这精致的小胡子= =

想用小胡子掩饰自己的不老童颜 xixixi

Rainie🦕

作为一只设计狗,在繁重的加班生活中,F4完全成了我的精神支柱,让我在改图的烦躁中满血复活。

突然早起化妆,仿佛自己今天要和小蜘蛛约会💙


———恋爱脑少女的碎碎念🐰

作为一只设计狗,在繁重的加班生活中,F4完全成了我的精神支柱,让我在改图的烦躁中满血复活。

突然早起化妆,仿佛自己今天要和小蜘蛛约会💙


———恋爱脑少女的碎碎念🐰

Rainie🦕

今天是我超A的桑总


  💛🐆💛🐆💛


Thomas Sangster

今天是我超A的桑总


  💛🐆💛🐆💛


Thomas Sangster

桑桑的CK小内内

继续在制作桑桑黑图的道路上猛冲,我大概是黑粉无疑了( ̄◇ ̄;)

继续在制作桑桑黑图的道路上猛冲,我大概是黑粉无疑了( ̄◇ ̄;)

桑桑的CK小内内

第一张女友视角


第二张越看越吓人的腿


你桑真的不怕竹竿一样的哪天被风一吹,嘎倍一声..............

第一张女友视角


第二张越看越吓人的腿


你桑真的不怕竹竿一样的哪天被风一吹,嘎倍一声..............

karenk.

【伦敦f4x你】当你们公开恋情💭

内含:阿傻/汤荷兰/桑总




Ver. Asa Butterfield


(se第二季访谈——


......

主持人:看来电影方面的问题已经了解的差不多了,我个人希望Otis和Meave在最后会幸福的在一起!


Asa:是啊,谁不喜欢这样的结局。(官方微笑


Emma:(看着Asa,抿嘴笑点头


Ncuti:我赞同。(咧嘴笑


主持人:所以,三位呢?最近的感情状态怎么样?(不怀好意地笑


Emma:单身,就像一直那样。


Ncuti:一样,但不是一直。(笑


Emma:哦~Ncuti!镜头就在你面前呢,至少要注意点儿吧。


主持人:Asa...

内含:阿傻/汤荷兰/桑总




Ver. Asa Butterfield



(se第二季访谈——


......

主持人:看来电影方面的问题已经了解的差不多了,我个人希望Otis和Meave在最后会幸福的在一起!


Asa:是啊,谁不喜欢这样的结局。(官方微笑


Emma:(看着Asa,抿嘴笑点头


Ncuti:我赞同。(咧嘴笑


主持人:所以,三位呢?最近的感情状态怎么样?(不怀好意地笑


Emma:单身,就像一直那样。


Ncuti:一样,但不是一直。(笑


Emma:哦~Ncuti!镜头就在你面前呢,至少要注意点儿吧。


主持人:Asa?


Asa:(单手拄着下巴


Emma:Asa他吧,就是天天想着打游戏你知道吧哈哈,他...呃......(略显尴尬的笑容,给Ncuti使眼色


Ncuti:他前阵子还约我去游戏厅打游戏呢,还不让我打副本,对吧老兄?(拍拍Asa的肩膀


Asa:是啊,恋爱副本可不能和你玩。(笑


Ncuti&Emma:(尬笑


主持人:是什么意思呢?(跃跃欲试地倾过上身


Asa:有人可以和我一起玩恋爱副本了,详情请关注Instagram@你(微笑



“操。”家里吃着薯片看着访谈直播的你忍不住口吐芬芳了。



Ver. Tom Holland



“这儿!Tom!”你拎着一大盒甜甜圈和两杯咖啡,围巾在你的脸上捂得严严实实。


正在到处寻找你的他眼睛忽然亮了一下似的,脸上迅速露出笑容。他看到你的时候笑容总是甜甜的,就像他最爱的香蕉牛奶。


和小助理打过招呼后,他就向你这边跑过来了。


“噢!”他一下子把你紧紧地抱在怀里,你忍不住惊呼。


“Darling你不知道我有多想你。”他在你耳边喃喃道,有些沙哑。哈,拍了半天戏累到了吧。


“好啦好啦,”你试着挣脱开他温暖的怀抱,虽然心底也不舍得松开,“被拍到怎么办。”


他听话地慢慢松开了你,“来吧,一起到保姆车里吃。”他说着,接过你手中的袋子。



车里乱七八糟地,Tom的衬衫杂乱地堆在床上,床边的窗帘也没有拉上。


你想去帮他整理,却被他拉住了手腕。


“怎么了?”你回头问道。


“有Harry在呢,交给他就好啦。”他露出洁白的小牙齿。


你轻笑一声,那就麻烦Harry啦。



你从盒子里拿出一个你最爱的白巧克力口味的甜甜圈,“你拍戏太累了,这个给你吃。”你把甜甜圈递到他嘴边,用眼神示意他吃下去。


他笑了,“一人一半。”


他掰开白巧克力口味的甜甜圈,“喔!”他瞬间变得像一只淋了雨的小狗,撅着嘴给你展示他沾上了巧克力酱汁的手指。


你也无奈看着他,撇撇嘴。谁知道他忽然把胳膊伸在你面前,故意把酱汁全都抹在你脸上。


“嘿!”你气恼地叫道,“我不陪你了。”你气得准备推开车门就走。


“Darling!等等!”他拽住了你的手。


你瞪着他,他却大笑。


“Tom Holland你给我听着,今天的这件事——”你突然止住了话头。



他的唇落在你的脸颊上,你感到一阵湿热,等那个吻结束后,你脸颊上的巧克力酱汁不见了。


脸颊红得发烫,你不敢看他。


你知道接下来会来的是什么。



一个冗长的吻过后,你被他搞得晕乎乎的。


“留下来陪我。”他提出要求。


“好。”



将近九点Tom才下班,你和他一起回家。像往常一样,你坐在沙发上开始刷手机。


今天的新闻头条是这样的:

Not Golden Gwen,Black Hair Is The Best-Tom Holland’s GIRL FRIEND【WITH PICTURES】


你点开,没错,是你和Tom在保姆车里接吻的照片。



“嗯,他们把你拍得可真美。”他看过照片之后,笑着说道。


“重点根本不是这个!”手机都要被你戳碎了,“Tom Holland的女朋友啊!女朋友!?”



“难道不是吗Darling?”


他假装无辜地皱起眉头。



Ver. Thomas Brodie-Sangster



“哇,Thomas你快看!”你使劲地捶打躺在你身边的Thomas。他正如往常那样光着上半身躺在床上看汽车杂志。


“他们公开了诶!”你指着手机屏幕上的那对明星情侣的社交媒体文案。


Thomas只是轻轻地皱起了眉头,看了你一眼,“挺好的。”他点点头。


“就...这些?”你不依不饶。


他思考片刻,“嗯...嗯。”


你翻了个白眼,“我也想拥有甜甜的恋爱文案...”你小声嘀咕道,翻了个身,把脸埋进柔软的被子里。



平淡舒服的午觉过后,你准备弄点喝的,难得两个人丢在家的假期嘛。


“我来帮你吧。”他就只是随便披了一件衬衫在身上,连扣子都没有系,精瘦的胸膛露在外面。


“好啊,我要弄两杯柠檬汁。”你打开冰箱门,扑面而来的冷气让你在闷热的夏日里难得清爽了一下,“你来帮忙泡茶吧。”


“好。”他在柜子里拿出两包早餐茶。



柠檬片想切到很薄真的不容易,你尽量避免切到手,但这样就导致切出来的柠檬片又丑又厚。


你叹了一口气。


“怎么了?”他问道。


“切不好柠檬片。”你气馁地答道。


他悄声走到你身后,骨节分明又总是红红的手轻轻地握住了你的,“像这样。”他在你耳边喃喃道。


如他所愿,你红了脸。



薄薄的柠檬片瘫倒在切菜板上,一个接一个。


“看,好看吧?”他拎起其中一个,拿在你眼前。


“嗯。”你小声道,极力掩盖内心的波涛汹涌。


他好像能读懂你心思似的,啄了啄你的耳垂,鼻子在耳边蹭着。


“别...”你试着挣脱开他是你感到燥热的怀抱,他也没有继续纠缠。


“我在卧室等着柠檬汁哦。”他笑嘻嘻地看着你。



你把两杯柠檬汁放在卧室里的小圆桌上,盘腿坐在旁边的沙发上。


点开Twitter,发现Thomas居然发推了。


“诶呦,太阳打西边出来了?”你看看他一眼,他一脸得意地看着你,用眼神示意你打开看看。



映入眼帘—“Thomas Sangster:This is my girlfriend @你”



“Is that sweet enough? ”他问道。


“Obviously not. ”你答道,笑着。

桑桑的CK小内内

做一些可可爱爱的奶桑表情包


第一张信息量巨大

做一些可可爱爱的奶桑表情包





第一张信息量巨大

桑桑的CK小内内
她喜欢你吗!?? 她不还是馋你...

她喜欢你吗!??


她不还是馋你身子吗!!!


她更⬇️🗡️!!!


不行我得再去磕点菲菲尔德,柠檬上头的厉害……

她喜欢你吗!??


她不还是馋你身子吗!!!


她更⬇️🗡️!!!











不行我得再去磕点菲菲尔德,柠檬上头的厉害……

桑桑的CK小内内
他是喜欢你吗??? 他就是馋你...

他是喜欢你吗???

他就是馋你身子!!!

他⬇️🗡️!!!



酸得不行了,我得去磕个荷兰爽一爽

他是喜欢你吗???

他就是馋你身子!!!

他⬇️🗡️!!!










酸得不行了,我得去磕个荷兰爽一爽

桑桑的CK小内内

有人说哈卷和桑总互相cos,我还不太相信,然而英国没有身份证,我觉得我快瞎了,有请小伙伴来找不同吧






路人甲 眉毛不一样



路人乙 鼻孔不一样



路人丙 法令纹不一样



路人丁 眼袋不一样




有人说哈卷和桑总互相cos,我还不太相信,然而英国没有身份证,我觉得我快瞎了,有请小伙伴来找不同吧








路人甲 眉毛不一样




路人乙 鼻孔不一样




路人丙 法令纹不一样




路人丁 眼袋不一样





永琦

〖纽我:八:放逐〗

「啊!!!!!!!!!」

一把尖锐的叫声,在幽地中响起,喬治和纽特最先反应过来,從審判厅中奔向疗养区,沖進去后看到了如此暴力的一幕;你被宇航逼至牆角,宇航的双手緊握着你的脖子把你整个人提起了,嘴中好像还低念着什么,你的脸已经苍白了,原本挣扎着的双手也下垂了,纽特一腳把宇航整个人踹开了,你应声整个人跌在了地上,喬治順勢上前把宇航压在了地上,纽特扶起了躺在地上的你,你靠着了纽特的手臂,惊恐的大口大口的呼吸着,『好恐怖好恐怖』这样的念头在你腦海中揮之不去,这是你最接近死亡的一次;宇航在喬治的压制下疯狂的挣扎着,样子非常的狰狞,就像一头餓到疯狂的野兽,终于趕到的敏浩,拿起手边的木头挥向宇航,打晕了宇...

「啊!!!!!!!!!」

一把尖锐的叫声,在幽地中响起,喬治和纽特最先反应过来,從審判厅中奔向疗养区,沖進去后看到了如此暴力的一幕;你被宇航逼至牆角,宇航的双手緊握着你的脖子把你整个人提起了,嘴中好像还低念着什么,你的脸已经苍白了,原本挣扎着的双手也下垂了,纽特一腳把宇航整个人踹开了,你应声整个人跌在了地上,喬治順勢上前把宇航压在了地上,纽特扶起了躺在地上的你,你靠着了纽特的手臂,惊恐的大口大口的呼吸着,『好恐怖好恐怖』这样的念头在你腦海中揮之不去,这是你最接近死亡的一次;宇航在喬治的压制下疯狂的挣扎着,样子非常的狰狞,就像一头餓到疯狂的野兽,终于趕到的敏浩,拿起手边的木头挥向宇航,打晕了宇航,艾比气喘吁吁的進来,见到了这个情况,便立刻叫敏浩幫手把宇航绑在床上,免得他醒来后又攻击其他人。

第二天的清晨,所有的幽地勇士聚集坐在審判厅內,这次的聚集绝对是这两年内,最嚴重的问题,大家都议论纷纷,有的人提议把宇航杀了,有的人则认为要把宇航祭给那怪物,最后剩下的人都是要求治疗宇航,艾比站在審判厅正中央的位置,你和纽特左右各一边的,纽特认为,不可以把宇航留在幽地,因为他会攻击其他的人,感性和理智在他的腦中不断的爭论着,感性说『宇航留在了幽地这里这么长的时间,他是一份子不可以放弃他的!』,理智卻告诉自己『他会伤害大家,他已经变成了一个我们不认识的非人非生物了,他不可以留在这裡!如果因为選擇让他留下而伤害了……她的話,我一輩子都不会原谅自己的!!!』;你则认为,雖然就在剛才,宇航伤害了自己,还差点让你要向閻罗王報到,脖子上的手指印就像在证明了剛才差点见閻罗王的“单向車票”,你什至还可以感觉到剛才宇航捏着自己的脖子时的感觉,但是自己卻打從心底的不恨他,反而还觉得他…………有点可怜,这样的想法说出来,想必大家一定会说你疯了『我一定是疯了才会選擇把他留下来了!!』;最后因为大家没法一致的原因而不欢而散。

因为这件事,艾比决定今天大家先暫停工作,不用進迷宫巡查的敏浩去了和缪思约会了,碧翠丝和希尔达去了練劍,艾蜜莉则留在屋里休息,则是说今天只有你一个想不到干嘛好,不知不觉中走到疗养区的你,想順道看看宇航的情况,当你站在门口的时候听到了交谈的声音,正当你想要开门时,门已经打开了,出来的是喬治,喬治没想到门后竟然是自己的姐姐,稍微嚇了一跳,喬治尷尬的笑了起來,並把身后的门关上「姐……你没有听到什么了吧……?」你不以为以的笑了笑「什么意思啊?是有什么事情不能让我知道的?」
「没…没什么啊~不过姐你來这里干啥呢?」「來看看宇航有没有好起来呗」喬治隨即便緊张起來「不不不不行啊姐!」见他这么緊张,你不禁皺了眉「怎么了?我现在不可以关心别人吗?」喬治仿佛是用生命地去抗拒你的威嚇,整个人挡住了门口,全身都流着汗「因为宇航他现在,整个人都疯疯癫癫的,剛才我進去找他,他和我说的话原全搭不上,还想攻击我,所以我才出来的,姐!你不要進去!!」见到喬治这么緊张,你才作擺不堅持進去见宇航。

你无聊的渡过了一天半,你坐在了湖边,睡着了,当你醒来时,看到了圍着迷宫入口的人群,你靠近点看发生了什么事,入目的是被赶進迷宫的宇航,大家都拿着武器圍住了他,你跑到入口前时迷宫已经关上了……你抓着纽特的衣服,强迫他与自己直视,你和纽特在争论着这件事的,最后竟然是因为艾比一句「我都是为了大家才这样决定」才终止了你们的争论

在艾比的角度來看,你是挺能干的但有时太过偏執了,是说不开的,你有你的道理;相反纽特能干又理智,但他連自己的最大弱点便是什麼都不知道,只要是会伤害到你的事,他都一蓋不干;这倆人遲早会把艾比弄到焦头烂额,一个偏执一个为了不伤害到偏执的那个而害到自己上司的人,想到这里的艾比只能长叹一声

永琦

〖纽我:五:结果〗

拔出了纽特背后的刀,阿芙拉惊恐的用刀保护自己,所有人都不敢走近,「憑什么……憑什么她不用受罚?!」,「你先冷静下来……把刀还給纽特…那我还可以好好对你……」艾比伸出手,向阿芙拉示意冷静下来的要求,但这使阿芙拉更加的暴走「別过来!!都别过来!!!」本来已经走到艾比背后的你慢慢的走出来,你小心翼翼的走向阿芙拉,阿芙拉眼见你走得越来越近,便胡乱的挥动着手上的刀,你见狀便拔出腰间的刀,但鉴于规则“不能伤害其他幽地勇士”,你不可以对她动手。

阿芙拉见你不敢反抗,便开始大擔的進攻起來,雖然她只是胡乱的揮刀,攻击只是皮外伤,没有砍到见肉,但也已经把你穿的白色背心染到一塊一塊的红了,你已经流了很多的血,人已...

拔出了纽特背后的刀,阿芙拉惊恐的用刀保护自己,所有人都不敢走近,「憑什么……憑什么她不用受罚?!」,「你先冷静下来……把刀还給纽特…那我还可以好好对你……」艾比伸出手,向阿芙拉示意冷静下来的要求,但这使阿芙拉更加的暴走「別过来!!都别过来!!!」本来已经走到艾比背后的你慢慢的走出来,你小心翼翼的走向阿芙拉,阿芙拉眼见你走得越来越近,便胡乱的挥动着手上的刀,你见狀便拔出腰间的刀,但鉴于规则“不能伤害其他幽地勇士”,你不可以对她动手。



阿芙拉见你不敢反抗,便开始大擔的進攻起來,雖然她只是胡乱的揮刀,攻击只是皮外伤,没有砍到见肉,但也已经把你穿的白色背心染到一塊一塊的红了,你已经流了很多的血,人已经变得不太清醒了,最后你跌坐在地上了,阿芙拉看準这个机会把刀揮下去,正当所有人都以为你死定了的时候,你伸出了左手硬生生的接下了阿芙拉的这一击,血液不断的從手掌流到了手臂最后滴在了地上,你握着了刀缓缓的站了起来,当时就只有阿芙拉能看见,你的眼里有多少的憤怒……



「每把刀都有自己的主人……而这把刀的主人…你绝对惹不起…!!」阿芙拉被眼前的人吓得不輕,当下便收起了握刀的手連連后退起來,这个时候她才发现自己已经被缪思她们用刀围了起来,「对不起……对不起啊…放过我吧!!!」阿芙拉见情况不太对連忙的跪下來哭「你这一切说得太遲了!!」当缪思说完后,阿芙拉直接被男生们压制帶到監管区,你体力不支快要倒下时,被纽特直接的抱了起来,纽特看着倒在自己怀里的你,不顧你身上的血沾在自己的身上,他只知道自己,心痛这个女孩……



当纽特抱着你走向艾比时「艾…………比………」你虛弱的叫着艾比,艾比听见了也稍稍的靠近听着你说话「把我………也…关起来………」艾比和纽特不敢相信你说的话,你並没有伤害阿芙拉,明明伤痕累累的是你,为什么?「不……Ai,你現在首要的事情是療伤」艾比是不会允许这样的要求的,因为这是不合逻辑推理,「Ai,你又没有伤害她,为什么要求我们把你关起来?」纽特没法理解这样的要求,他认识的你不是有这种不合理要求的人

「不…………我已经伤了她……」

「你没有……」

「我有……我伤害的不是身体……」

你把手放在纽特的心口,闭上眼的靠着他的肩膀「我伤了她的心……」心……看似无形但又真的存在的東西……艾比雖然想继续的阻止这要求,但又奈何固执的你不愿意退步,理由是 “这样子……她是不会消气的……”你还勉强的笑着说道「我也是嫌疑犯不是吗?」



你被关起来后,艾比决定了審判的结果,“会在第二天迷宫关门前,把破坏酒窝的人驱逐出林间空地”,因此缪思一行人非常緊张的到了酒窝搜尋缐索,证明你的无辜,喬治和敏浩回来幽地后也去了探望監禁起來的你,喬治有点自責自己的不在場以及无能,你辛苦的安慰着自己的“弟弟”跟他说自己有多安全。最后当晚守夜的是纽特,纽特坐在寮望台上,不断的擦拭自己的刀,一想到上头曾经沾了你的血,纽特便会覺得滿手鲜血的不是当时握刀的阿芙拉,而是身为刀的主人的自己,当时你说的话更是围绕着他的腦袋“每把刀都有自己的主人……而这把刀的主人…你绝对惹不起…!!”,纽特看着远処的監管区,心里充斥着忐忑不安



这是他第一次不愿意看见晨曦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