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桑洋

2119浏览    7参与
Takahashi甜包!

【all洋】一袭红衣 着火③abo

*无感mx

全文afd

———————————————————


说完话薛洋便送走了金光瑶,随后还唤下人送来了几壶清酒,摆在藤椅边。


春天要来了,铺在他脸上的风凉凉的,院子里的花在空中转了几圈慢慢飘下,只有沙沙的音调伴着他哼的小曲。


他拎起藤椅旁的清酒,喝一口,唱声调,懒洋洋地躺在藤椅上晒太阳。他的贴身侍卫聂怀桑就站在一旁,看着薛洋喝着清酒,哼着小调,好不痛快。


不过闭着眼睛的时候,听觉总是格外灵敏。


屋子里响起了“哐哐”几声,虽然格外细小,但这细微的响动还是引起了薛洋的注意。


他支起脑袋,往屋子里望了一眼,不露声色地眯了眯眼,又笑嘻嘻对聂怀桑到,“小桑桑...

*无感mx

全文afd

———————————————————


说完话薛洋便送走了金光瑶,随后还唤下人送来了几壶清酒,摆在藤椅边。


春天要来了,铺在他脸上的风凉凉的,院子里的花在空中转了几圈慢慢飘下,只有沙沙的音调伴着他哼的小曲。


他拎起藤椅旁的清酒,喝一口,唱声调,懒洋洋地躺在藤椅上晒太阳。他的贴身侍卫聂怀桑就站在一旁,看着薛洋喝着清酒,哼着小调,好不痛快。


不过闭着眼睛的时候,听觉总是格外灵敏。


屋子里响起了“哐哐”几声,虽然格外细小,但这细微的响动还是引起了薛洋的注意。


他支起脑袋,往屋子里望了一眼,不露声色地眯了眯眼,又笑嘻嘻对聂怀桑到,“小桑桑,帮我去膳房取盘花生来呗。”


-


聂怀桑自金光瑶离开小院才又被薛洋叫唤,回到了薛洋身边,他回来的时候周身的气息很低,隐隐含着怒意,就连身上的信息素也渐渐浓了起来。


———他在院外就闻到了主子的信息素,是金光瑶动怒了还是动情了,他不知道,但是源头,肯定是这位带着奶味的s 猫咪。


更何况他刚站在这小猫身边,不懂事的猫咪就撩起衣摆,躺在椅子上翘了个二郎腿,露出白嫩嫩的小腿,连喝酒的时候都是先伸出红艳艳的舌头将壶口勾过来,再饮下去。


薛洋身上香甜的牛奶味也因为旧病浓郁了起来,在聂怀桑眼里,就像是浓烈的催情剂,勾着他去办事。


(剩下的被屏蔽了,走爱发电吧)

———————————————————


- 洋崽:“看这人也不太聪明的样子”



韩七

【all薛】极度之恶16

     进到泉底,薛洋由一开始的不适,渐渐也缓过来了。他看了看四周,不禁有点惊讶。泉底竟是一处巨大的祭祀用的天坛。

    聂怀桑拉着薛洋的手来到泉底的最深处,稍微用了点灵力​,被封在里面的东西渐渐漏出了一点眉目。

    那是一个全身漆黑的铁剑,​它身上细细麻麻有许多红色纹路,仔细看,它周围稀稀疏疏好像有可以近乎实质的煞气。它身上不时散发出来的光,竟和降灾身上一模一样。

     薛洋好像被迷了心神,拿起降...

     进到泉底,薛洋由一开始的不适,渐渐也缓过来了。他看了看四周,不禁有点惊讶。泉底竟是一处巨大的祭祀用的天坛。

    聂怀桑拉着薛洋的手来到泉底的最深处,稍微用了点灵力​,被封在里面的东西渐渐漏出了一点眉目。

    那是一个全身漆黑的铁剑,​它身上细细麻麻有许多红色纹路,仔细看,它周围稀稀疏疏好像有可以近乎实质的煞气。它身上不时散发出来的光,竟和降灾身上一模一样。

     薛洋好像被迷了心神,拿起降灾和它放在一起,情不自禁摸上了它,聂怀桑想要阻拦却晚了一步。薛洋用手轻轻一抚,一阵光划过,他的元神被拉进一处空间,他不知和谁共情,被迫看着那个人的一切。

     空间里的故事

    “唰”一袭红衣的少女在一棵桃花树下轻展自己的剑资。本长着一张祸国殃民的好容颜,一头黑色长发用一根红色绸带轻轻扎起,柳叶细眉,白昝的皮肤被刚刚运动出来的细汗轻轻染上了点淡粉色。

     灵活的身子,凛冽的剑风。一撇一捺,宛如一张画颜。

    这时,身着一件墨绿色长袍,一袭长发披散在肩上,只捻了几缕做了个发髻。扮做个书生摸样,但周围露出来的威压告诉我们这个人不容小觑,拿着一柄折扇,浅笑吟吟。

      那人张口:“不愧是名动中原十八城的孤夜落霞林慕含,果真名不……”

     那人话还没说完,林慕含一剑便飞过来,那人立马拿出折扇抵挡。本是个卖弄风雅的物件,竟叫那人使出了必杀的气势。

      那人身轻如燕,扇子使得也是纯熟。林慕含步步紧逼,抬起一脚便要踹上去,被那人躲开。随后气势恢宏的一剑落下,顿时,那人感到周围气势一变,连忙掏出刀抵挡。剑气逼人。

          霎时间,周围千万朵桃花瓣落下,如炊烟冉冉升起,烟里柳荫丝丝弄碧,如清晨的鲜花,至美至极,不可名状。

     “干什么,怎么那么吵。”一道甜腻腻的嗓音响起,一个身着深蓝衣服,扎着马尾,面容七分俊郎,三分稚气,笑着漏出了两个小虎牙的少年从天而降,好不俊俏。

    迎着千万多粉红花瓣,少年落地,花瓣有的落在少年肩上,美,美至极的一幕,可以说是惊鸿一瞥。

     薛洋因为和少年共情,看清了那绿袍人的面目,竟长着聂怀桑的脸。吹来的春风轻轻飘飘,柔柔和和,不知吹动了谁的心思。惹红谁家女儿的脸庞。

    绿袍人拱手做礼,道:“在下启月城 川玉王,聂灼,字怀桑。受邀来寒临城见证城主登基,想着寒临的天下第一美人,便想前来看一看。”边说还边笑着看了看林慕含,“今日一见,当真是百闻不如一见,林小姐的人和剑术,真是要我等天下人望尘莫及啊。”

      少年笑道:“我们含含怎么可能是别人能做比较的。算你有眼光,吵到小爷睡觉的事,就不计较了。”说完,便和林慕含走了。聂怀桑盯着少年,想起刚才的的一幕,不禁想到:“倘若他是个女子,天下第一美人,哪还有别人什么事啊。这寒临城主的幼弟,当真是,,哎,”

     林慕含回头深深看了眼聂怀桑,随后对少年说道:“阿洋,那个聂怀桑不简单啊。我刚才试了一下,他的武功,可不在我之下。如今我们寒临乃十八城之首,脚下又有龙脉。前城主因病去世,新城主又刚愎自用,难保他们不会有所动作,我们早早做准备啊。”

     少年摆了摆手,道:“没什么啊,我大哥虽然自傲了点。但也是知人善用,有远见的,你放心,我大哥做的肯定比前城主强。”

     林慕含还待再说些什么,就被少年拉去买糖葫芦了。

     

     聂怀桑因为那日的一见,又因为在城中宴会上见识到了少年的酒后醉剑,和少年逐渐熟了起来。

    日日同他一起,他发现少年极爱吃甜食,嗜甜如命,但每次去吃东西还不给钱,聂怀桑只好任劳任怨成为人性刷卡机。他也渐渐被少年吸引。无论是他米酒不甜掀摊子的任性,还是他的睚眦必报,和与城主哥哥斗智斗勇的日常,都深深吸引着聂怀桑。他好像喜欢上少年了。

     一次,两人夜间在房顶上对月而饮。喝的大了,聂怀桑问少年:“你有没有喜欢什么人呢。”

     少年嘴呼呼道:“喜欢,我不知道什么叫喜欢。但我哥哥说,我以后是要娶含含的。那我应该喜欢含含吧。”

      聂怀桑有点生气,捏住少年的脸,道:“你都不知道什么是喜欢,还要娶人家。你知道什么是婚丧嫁娶吗,她愿意嫁给你吗,别到时候耽误人家姑娘一辈子,”

    少年拍开聂怀桑的手,凶巴巴的道:“在捏我脸,就给你剁碎了。你那么知道,你说什么是喜欢。”

     聂怀桑一愣,轻轻拉住少年的手,缓缓放到心口,说:“是你看到一个人时就开心,看不见他时就会伤心,失落,思念。悲伤,难过,开心,都想和他分享。喜欢他的无理取闹和小脾气,不喜欢他和别人走的太近,看见他时心里就怦怦跳,想亲他,抱他,告诉他有多喜欢他。这样便是了”

     说完,聂怀桑低下头,亲住少年的唇,而少年也感受到聂怀桑扑通扑通的心跳。聂怀桑轻轻碰一下,便想离开,却被少年蛮横的堵住,聂怀桑一愣,加深了这个吻。

    这时,薛洋因为共情,差不多知道这个和他长得一模一样的人应该就是他的前世,而那个聂怀桑也就是清河那个聂怀桑的前世。。洋哥一脸复杂,他没想到前世居然是短袖,还是和聂怀桑。但这种感觉。却不讨厌。

     接下来发生的事,谁也没想到是那样的结局,因为信任,被计算,被利用,十世的纠葛。

      等到另外十七城的将士 兵临城下,因为聂怀桑的告密。寒临城主战死沙场,林慕含用了半条命,拼死守住了寒临城,但只有三天时间,三天一到,寒临城人必死无疑。整个城人心惶惶,但谁也没做那弃城叛逃的事。

      这时,薛洋使用寒临秘术,一夜之间。冰封了寒临,方圆百丈,寸物不生。薛洋因此受到诅咒,十世,每一世都受尽人世间的疾苦,不得好死,十世之后,才能恢复记忆,重新开启寒临。但到那时,结果只能是死。

         林慕含以身铸剑,剑名降灾,陪薛洋转世。聂怀桑启动转生换命阵,阵法一开,每一世薛洋受到的伤害,都让聂怀桑所承受。

     而转生换命阵。需要使用者的魂魄,一世一魂或一魄,而阵法结束,三魂七魄也全部消亡,此人也就天地间灰飞烟灭。

      而薛洋在这十世里,也知道了。当年聂怀桑被人利用,才铸成大错。而最后一世,也就是遇见晓星尘,被蓝忘机杀那一世。聂怀桑三魂七魄尽碎,转生换命阵法反噬,所有疼痛只能薛洋自己受着,而那一世聂怀桑不知道用什么手段,又开了阵法,才换来如今薛洋的重生。

         但这个阵法的弊端就是,必须找到天命之人,用他的命,一命抵一命,才能换薛洋的安康。那每一月的钻心之痛,就是阵法反噬的结果。时间为一年,如若一年之后还找不到天命之人,薛洋和聂怀桑,都将灰飞烟灭。

      薛洋看完这一切,说不上什么心情。他想,他一直以为,他在寒冬腊月捡垃圾吃,被辱骂,被抛弃,被常慈安戏弄,被捏断小指,是这个世界最无情的抛弃。直到这时,他才明白,这是一个人宁愿替他承受十世苦难,宁愿魂飞魄散,灰飞烟灭,用尽全力给他的爱,全部的爱。他就突然,好想,好想,聂怀桑。

     突然间,薛洋听到了聂怀桑的呼喊,他也渐渐清醒过来,也看到了聂怀桑焦急的模样。

     薛洋感到眼角有点湿润,他轻轻抱住聂怀桑,慢慢抚上他的唇。聂怀桑懵了,怎么回事,他朝思暮想,护着十世的宝贝,猝不及防,防不胜防。

    感受到聂怀桑的呆,薛洋突然发了狠,使劲的咬了聂怀桑。聂怀桑回过神,颤抖的揽住薛洋的腰,用力加深了这个吻。

    几百年啊,十世时光,当年的惊鸿一瞥,那么长时间的磨难,聂怀桑终于找回了他的宝贝,几百年前月下屋檐上那个轻轻点点的吻,象征着少年的懵懵懂懂,青春心事,是明媚的喜欢。几百年后,这个用力撕咬的吻,象征着历尽千帆,本以为自己还是千万孤独的一个衰宝宝,但没想到这意外之喜,这上天的恩赐,是深深的爱。

     





    抱歉啊,大家,停更这么久,也不知道当初的读者还有吗,我保证啊,这个月这篇文整完了。这几天大家让我写什么,我都写。随便说,我保证我啥都写,还写完了,😉

 

      ​

韩七

【all薛】极度之恶15

      仙门比赛的第二天,个人战。

   所有人会吃一颗加大迷雾效用的丹药,在配合上莹梦山还未完全消散的迷雾。会加大人的欲望,让人产生幻觉。加上这里还有许多的走兽,不定时出来偷袭你一下,可谓防不胜防。

      在随后进去莹梦山的中心地带,在哪里如果有人能坚持一天,不被心魔打扰,便会获胜。以此类推,用时最长的名次越高。

   ​众人一早吃下迷雾丸,随后分批向山里进发。​...


      仙门比赛的第二天,个人战。

   所有人会吃一颗加大迷雾效用的丹药,在配合上莹梦山还未完全消散的迷雾。会加大人的欲望,让人产生幻觉。加上这里还有许多的走兽,不定时出来偷袭你一下,可谓防不胜防。

      在随后进去莹梦山的中心地带,在哪里如果有人能坚持一天,不被心魔打扰,便会获胜。以此类推,用时最长的名次越高。

   ​众人一早吃下迷雾丸,随后分批向山里进发。​

   当然了,我们的洋哥是不可能吃丹药,干这种脑子进地沟油的事的。他进来就是为了找鬼道的东西,可不是为了比赛的。。他昨天快要疼过去的时候,可是感受到了一股强大的怨气的。

    薛洋想着魏无羡是鬼道之祖,虽然还未修习,但对这方面肯定有比常人的感受力,因此,便一直跟着他。

    魏无羡走着走着,便看见不远处有两抹白色身影和一个紫色身影,他仔细一瞅。蓝氏双壁和江澄。

   他跑过去,行了一下礼,就问江澄:“江澄,你们怎么碰到的。”

    江澄道:“刚才我斩杀一量人蛇,蓝大公子和蓝二公子看见了,就过来帮了一下忙,就碰见了。”

    几人商量,便一同走了。薛洋还待在追,就被一个人掳走了。

   

  薛洋冷眼看着面前的聂怀桑,降灾架在他的脖子上,语气笑嘻嘻同时又带着一丝狠戾,道:“聂二公子可真的是好样的,世人都以为你是脓包废物,没成想你隐藏的这么深,现在都能阴我了啊。”

    时间追溯着不久前,薛洋被一阵风卷走,到了山的最中央,一处山坡上。然后他就看到站在他面前一副谦谦君子的模样,朝他温和笑着的聂怀桑。

    开口第一句,便是:“薛洋,我知你是重生的。”

    回到现在。聂怀桑被刀架在脖子上,还是淡淡的笑着:“阿薛,你是不是想找温家先祖留下来的东西,还有阴虎符的制造原料。”

    薛洋甜腻腻的笑,手上的降灾轻轻往下了几分,割出了血,懒洋洋道:“聂怀桑,你给我好好说话。把你知道的都说清楚了,爷爷我还可以考虑把你练成走尸,给我端茶倒水。”

    聂怀桑没理薛洋的威胁,在薛洋凶狠的眼光下拿起扇子,然后薛洋身后的挡住洞口的石头就碎了,

     聂怀桑道:“那里面有屠戮玄武,它底下就有你要的东西,我可以帮你拿到它。”

     薛洋回面露狠光,降灾陡然出手,可聂怀桑的头没什么事,他像是料到了薛洋的动作一样,下一秒,出现在薛洋身后,定住了薛洋。

    薛洋动弹不得,只好冲着聂怀桑笑道:“你这是什么意思,不是说要帮我吗。”

     聂怀桑扇了扇扇子,笑道:“把你定住是为了我们能友好交流,阿薛,我是真心实意要帮你的。重生本就有悖常理,你现在每月还有挖心之痛,不出一年,你就会灵魂尽散。所以,你现在只能信我。但是,我帮你也是有条件的,你必须帮我找一个人。”

     说完,就把一块玉佩挂在了薛洋的腰上,道:“只有那个人的血可以让玉佩亮起,我帮你,你必须找到他。”紧接着又从乾坤袋里拿出一把刀,轻轻一动手,刀上就显示出了“薛洋”二字,然后就继续道,然后又从薛洋的手中拿起降灾,动手,剑上就显示出了“聂怀桑三字。

    “这是我的配刀,他已认你为主,你的降灾也已经认我为主。我们两个的灵已经绑到一起了,你死我亦死。现在你可以信我了吧。”

      随后,解了薛洋的身,薛洋黑着脸,道:“当然了,我怎么会不信聂公子呢,但好像分灵只是一方死亡,另一方也能死亡。但伤是会不分的啊。”

    说完,抬起腿,朝着聂怀桑狠狠地踹了一脚。聂怀桑没躲,薛洋也发了狠,这一脚就把聂怀桑从小山上踹了下去。聂怀桑起身,淡淡的拍了拍身上的土。

    看着薛洋从小山上走下来,余光瞥见了往这走的五大家族的人。赶忙蹿到了薛洋的身上,手和脚死死的抱住他,让薛洋动弹不得。偏偏眼睛里蓄满了泪,嘴里还振振有词:“你干什么啊,你忘恩负义,始乱终弃,啊,你这是谋杀亲…”

     一个夫字还没出来,薛洋就用手堵住了聂怀桑的嘴,虽说还是没把他从身上弄下来,但好在不会再说什么了。

     孟瑶一脸黑线,假笑道:“聂二公子,你还是先从成美身上下来吧。”

     魏无羡和温凉帮忙把聂怀桑拽下来,聂怀桑眼神一暗,但也没做什么。来啊,让我们忽略掉洋哥的黑脸和他肩膀上的泪水和疑似口水的东西。

     魏无羡道:“小洋洋,怎么回事。还有怀桑,你刚才嘴里说的什么始乱终弃,忘恩负义是什么意思啊。”

     薛洋没吭声,倒是聂怀桑屏住了哭,断断续续,小心翼翼道:“没…没什么,我…和我…阿薛闹着玩呢,才不是我俩分手了呢,也…也不是阿薛抛弃……弃我了。”说完还拿哭的红肿的眼睛看了眼薛洋,随后回过头,继续偷偷抹抹眼泪。

     赶过来的仙门百家子弟:“………………”

     魏无羡:“………………”

     孟瑶:“……………………”

     江澄:“……………………”

     蓝曦臣:“……………………”

     温宁:“……………………”

     蓝忘机:“………………”

       好嘛,我们吃了好大的一个瓜啊。

    薛洋黑着脸堵住了聂怀桑的嘴,朝着别人勉强笑道:“你们先进去,先去比赛。我和他说会话。”

    说完,便带着聂怀桑逃也似的跑了。等跑出了一段距离,薛洋把聂怀桑抵在一棵树上,揪着他的领子,咬牙道:“聂怀桑,你有病吧。你可真是好样的。”

     聂怀桑轻轻扶上了薛洋的手,薛洋像触电般的甩开了,还蹦的老远。聂怀桑看见薛洋窜的那么远,眼里的一抹失落转瞬即逝,随后笑道:“我这不是给你开个玩笑活跃活跃气氛嘛,沟通沟通感情,毕竟我们还有合作呢。”

    薛洋冷笑道:“好啊,那我和你沟通沟通感情。”随后一脚把聂怀桑踹到了地上,不解气还又补了几脚,嘴里还骂道:“聂怀桑,你脑子进地沟油了吧,我怎么摊上个你个倒霉玩意。”

    ​  薛洋解了气,便和笑嘻嘻的聂怀桑回到了山洞。

     进了山洞,发现别有一番天地。和外面的满是树还遍地是走兽不同。洞好像是一个门,门里有一处大水池,一直连接很远,也看不见尽头。还遍地都是仙草和大补的幼小而没有攻击力的走兽。

     不远处的人正围着一个像祭坛的东西,按门派的做在一起。闭着眼,接受着心魔。

     薛洋和聂怀桑走近,没去各自的家族,而是找了一个不起眼的角落,坐下。然后薛洋给聂怀桑打了一道心念:不是说屠戮玄武在这吗,玄武呢。

     聂怀桑:玄武在下游,等待会我在水里放点血,他就会被吸引上来了。到时候我们去下面找东西,上面就交给他们吧。

    薛洋:我很纳闷,你连我重生都知道,那你能杀了屠戮玄武吗。如果你能杀它,咋们就不用这么麻烦了

    聂怀桑:可以,不处五招,我便能杀它。但我还需要它来帮我试试人。

    薛洋:如果他们都死了,就我们俩出去,会不会太惹人怀疑了。

   聂怀桑:没事,他们死不了,蓝忘机和魏无羡可以杀的了屠戮玄武。再加上他们,最多受伤,出点血。

   薛洋:走什么时候动。

    聂怀桑睁开眼,轻轻划了一下自己的手,随后引着它进入水潭,果然,玄武被惊醒了,他慢慢的游上来。仔细看,可以看出它挣扎颤抖,好像有点害怕。

    屠戮玄武一声叫,众人被它弄醒。都慌了手脚,薛洋和聂怀桑也就是在这时,随便弄了几个仙门的子弟,偷偷的溜走了。

    薛洋之所以带走些人,就是怕别人起什么怀疑。因此把人带过来,杀了就没太管了。

   薛洋看着水潭深不见底,对聂怀桑说:“你确定东西就在下面,这么深。”

    聂怀桑点点头,随后给薛洋施了一层法力道:“好了,现在可以在水底待上半个时辰,我们走吧。”






————————————————————————

    各位抱歉啊,昨天太晚了,也有点累,就没更。但今天晚上还有一篇啊,以后就日更了。

Takahashi甜包!

【all洋】一袭红衣-着火②abo

*不粉mx       洋崽是牛奶味软O


-


要不是当初蓝湛为了他最得宠的魏贵妃,走水时舍众嫔妃甚至弃后也不惜救他,薛洋又怎会烙下病根,一到寒冬便会浑身冒汗,虚弱乏力。


潮汛也会来。


“啧,还有闲心跟小厮聊天呢。”


——————————————————


Chapter Two .


一道带着轻嘲恶趣的声音从薛洋院子口传来,薛洋“嗻”了一声,闭上的眼睛慢慢挑了起来,睁开了一条缝。


他晃眼见看到,来者一袭金色宽袍大袖,细长的发丝用金色发冠束着,眉间一点朱砂,手...

*不粉mx       洋崽是牛奶味软O


-


要不是当初蓝湛为了他最得宠的魏贵妃,走水时舍众嫔妃甚至弃后也不惜救他,薛洋又怎会烙下病根,一到寒冬便会浑身冒汗,虚弱乏力。


潮汛也会来。


“啧,还有闲心跟小厮聊天呢。”


——————————————————



Chapter Two .


一道带着轻嘲恶趣的声音从薛洋院子口传来,薛洋“嗻”了一声,闭上的眼睛慢慢挑了起来,睁开了一条缝。


他晃眼见看到,来者一袭金色宽袍大袖,细长的发丝用金色发冠束着,眉间一点朱砂,手捏一柄折扇,倜傥风流。此时那人正斜斜地靠着院里的一颗樱花树旁,挑起眼睛看着他。


“这不是我们金丞相嘛。”薛洋红艳 艳的唇含着糖葫芦,吐词有些含糊“”今儿个怎么有闲心过来啊。”


“想你了。”被称为“金丞相”的男人抿了抿淡色的唇,微微勾起的眼角现在也垂了下去,无辜又无害的模样,很是勾 人。


“嗷。”薛洋囫囵吞枣地,极快把糖葫芦吞了下去,从藤椅上跃起。他把糖葫芦往小厮手里一塞,直愣愣地投入了男人的怀里,额头撞在扇柄上,红了一块。


额头撞得有些疼了,薛洋的眼角都染上了一点绯红,但他也没有在意,伸手随便揉了揉,男人倒是心疼地说了声小心点。


“哦。”薛洋眼珠子转了一圈,张着柔软红 艳的唇随便应了一声,并没有把他的话听进去。


“阿洋,胡闹。”男人宠溺的眼神追逐着他,此时也无奈的笑了笑,“前几日我给你带的……”


“都挺好的,不用唠叨这么多了。”薛洋并未在意他正在说话,只是草草地回答道,连眼神都没有聚焦到他的身上。


“……”


“对了瑶瑶!过几日能不能帮我办件事啊?”薛洋忽然又把注意力移了回来,对他笑了笑。


男人顿了顿,欲言又止,他比少年高了足足一个头,眼睛就算垂了下去,薛洋也看不到。“嗯。”


果真,自那以后,他从不会对自己如此示好。他想到。


“谢谢瑶瑶!”薛洋倒是笑的甜甜的,好像男人语气里的失落他什么都没听出来一样。


薛洋笑起来,漏出两颗小虎牙。他又转过头去,对着刚进来禀告的小厮挑了挑眉,眉眼明媚,“你呢,不出去吗?”


小厮听见这话,整个身子抖了几抖,他用手捏紧衣料,才战战兢兢地道:“小……小的愚笨,小的马……马上出去。”


话毕,弯身退了出去,踉踉跄跄的,还不忘“贴心地”关上了大门。


男人颔首,像是习惯了,并没有说什么,只是继续看向薛洋。这不看还好,这一看,男人的气都要从头顶冒了出来。


这人怎么这么作。


只穿了一件素白衣裳,松松垮 垮的挂在身上,用一根驼色宽腰带系着。刚从藤椅起来的动作又太大,现在衣领处斜斜地漏 出凹处的锁骨和半个肩头,像美玉般莹白无暇,又透出粉 嫩,让男人皱了皱眉。


空气中,好像又有缕牛奶的味道。


“二月才刚过去,春天还只露出个尾巴呢,就开始发忄青了?穿这么少,真 作。”男人一边皱眉说着,一边口嫌体正直地理好了薛洋的衣裳。


“风寒还没怎么好呢,别又着凉了,你身子骨本来就不好,这下连信息素都飘出来了,我养了你这么久,别到时候便宜了别人。”


况且这样一折腾,搞不好潮 讯又会来的毫无征兆。这话男人倒是没说出来。


“哦,还不是因为蓝湛。”薛洋眼睛撇向一边,勾起一边嘴角,轻嘲了一声。


“嗯。”美人皮肤如玉,红唇一张一合都绯 糜美丽,他身上散发着零零散散的牛奶味,更让男人呼吸变得有些粗重。


遭了,香甜的牛奶味越来越浓郁了,快要忍不住了。


“所以。”薛洋猛吸了一口气。他家丞相,是君子兰的味道,他想。“我不想待着养这什么狗 屁病了,现在是三月了,春天要到了,我也该进京了。”


“进京?”男人皱了皱眉,对未来不可预料的发展而感到了焦虑,“路上颠簸,你的身子骨不行。”


男人的私心作祟,“进京”的刺激也让他的头脑和身体慢慢冷静了下来。


“瑶瑶。”薛洋的声音极为冷淡,没有带上什么感情。


男人一怔,捏住折扇的手越握越紧,泛出淡淡的白色。接下来迎接的,就是无尽的沉默。


院里的冷风时不时地刮着,吹着树木发出“裟裟”的声音,种了一院的樱花树也被风带下了几朵淡粉色的小花,落在了男人的肩头。


刚刚的暧昧氛围一瞬间消失殆尽,开始了薛洋心怀鬼胎,而他欲说无言的沉默。


“……好。”过了半晌,男人听见自己的声音回答道。


“真好啊!瑶瑶。”薛洋似乎很开心的样子,欢快地回答道,“我要先进京,然后啊……”


“搞 死他。”薛洋抬起头来,明媚地笑着。


男人一怔。


明明还是穿的暖和的,院里的凉风一吹,男人却忽然觉得浑身发凉。


他的金丝雀长大了,想张开双翅在天空飞翔,就如破茧的瞬间,蝴蝶张开了美丽迷人的翅膀,不过那种陌生的力量。


总让他觉得陌生与毛骨悚然。


不过既然是他的话……


男人默了默,低声答到,“好。”


那就算了。



End of this chapter.


——————————————————————


我的设定是瑶一米八哇哦

洋崽一米七四👌🏻


因为(虽然洋洋看起来是狠O,其实搞起来的时候还是个软O)一七四谐音你去死,所以一七四

“看来还是个狠O。”宋岚想到。


下章宋山风主场

就宋御史的上来就要整死洋崽的狠角主场👌🏻


毕竟是忠臣。



澄妹是将军

下章也有贴身侍卫聂怀桑】

情书以外

【聂怀桑×薛洋】

“宗主,薛公子醒了。”

“嗯。去让厨房熬碗粥,多放些糖。”聂怀桑放下手中的书简,对着门口的人说道。

另一边,聂怀桑的寝房中。

男人看着周围陌生的一切,有些头疼。

他什么也不记得了。

正想要去外面查看情况,门被推开了。拿着折扇的男人一脸笑意的走了进来。

“阿洋醒了怎么不在床上好好躺着?”来人是聂怀桑,他让手下把饭盒放在桌子上,自己则去扶着薛洋。

前些日子,薛洋被含光君砍去手臂,又被宋岚刺了一剑,在所有人都认为薛洋死了之后,自己救他回来的。

为一颗棋子动了情,还真是讽刺。

“这是哪里?你是谁,阿洋又是谁?我的胳膊和身上的伤又是怎么回事?”

“这里是清河,你现在在不净世,清河聂家...

“宗主,薛公子醒了。”

“嗯。去让厨房熬碗粥,多放些糖。”聂怀桑放下手中的书简,对着门口的人说道。

另一边,聂怀桑的寝房中。

男人看着周围陌生的一切,有些头疼。

他什么也不记得了。

正想要去外面查看情况,门被推开了。拿着折扇的男人一脸笑意的走了进来。

“阿洋醒了怎么不在床上好好躺着?”来人是聂怀桑,他让手下把饭盒放在桌子上,自己则去扶着薛洋。

前些日子,薛洋被含光君砍去手臂,又被宋岚刺了一剑,在所有人都认为薛洋死了之后,自己救他回来的。

为一颗棋子动了情,还真是讽刺。

“这是哪里?你是谁,阿洋又是谁?我的胳膊和身上的伤又是怎么回事?”

“这里是清河,你现在在不净世,清河聂家的府邸。我是聂怀桑,聂家家主;你是薛洋,我的爱人。”聂怀桑把人扶到椅子上之后,打开饭盒,把里面的餐点一一摆放在桌子上。

“你的爱人?”薛洋对此表示疑惑。

“不净世的人都可以作证,”早在薛洋昏迷之际,聂怀桑就已经吩咐下去,让府里人谨言慎行实话实说。

“那……”

“成婚前天我做错事惹恼了你,你一气之下便跑了出去。谁知道……”聂怀桑把事情说了一下

成婚前天聂怀桑喝了点酒,忘记和薛洋的约定,恼怒之下,薛洋半夜逃婚,聂怀桑只好取消婚宴去找薛洋。

谁曾想薛洋这一走就是三年,期间毫无音讯。

好不容易得了一点消息赶到义城就发现薛洋被人砍了一只手臂倒在血泊之中。

“我脾气很不好吗?”薛洋越听越觉得脸颊红润,不敢去看聂怀桑。

“阿洋脾气很好,是怀桑做错了才惹阿洋生气的。”聂怀桑端着粥,舀了一勺,喂给薛洋,“怀桑知错了,阿洋原谅怀桑好不好。”

“嗯”薛洋木讷的点了点头,有些搞不清楚状况。

“我找人接好了阿洋手臂,不过需要好好养一段时间,等养好伤,我们重新补办一场婚礼可好?”聂怀桑试探的问道。

把重伤的薛洋送到义城,就是为了利用薛洋和晓星尘的旧仇,引出魏无羡蓝忘机,让他们帮忙查询大哥的死因,为大哥报仇。

所有的计划按部就班,大哥死因被他们查出,只剩下抓凶手认罪。

唯一出现差错,应该就是自己对薛洋动了心。

义城最开始的三年,自己一直在暗处观察着薛洋的一切,薛洋按照自己计划中的样子,给晓星尘下套,让晓星尘杀害村民。

期间出现了一次偏差,不过很快被自己修正过来。

宋岚的出现并非偶然,是自己发现薛洋爱上晓星尘之后,故意引来的。虽然晓星尘在十一年的哪一天死都无所谓,但自己一点也不想看见薛洋对其他人任性撒娇,无理取闹。

幸好,薛洋终于害死了晓星尘。

可看着薛洋为了复活晓星尘一天天憔悴,聂怀桑发现自己竟然越发觉得心疼,甚至有些妒忌晓星尘。

后来八年里,聂怀桑不是没找过薛洋,也不是没想法子让薛洋服软,可薛洋就跟入了魔一样,怎么也不肯离开义城,一心想着复活晓星尘。

聂怀桑也曾想过把人绑来,强行婚配,之后也确实这么做了,只不过临近成婚之日还是把人放走,继续当着自己的一问三不知。

“我逃婚,你不恨我吗?”薛洋打断了聂怀桑的回忆

“阿洋又没做错什么,我又怎么会恨你呢?”我只恨我自己爱上了你却没办法把你从棋局上拿下去。

“你真好。”薛洋由衷的说道。

“喝粥吧。”




薛洋伤好,已经是三月后了。

这三月来,聂怀桑一改往日,事事亲力亲为,无微不至,让失忆的薛洋越发相信当初逃婚肯定是自己无理取闹在先。

想到如此,薛洋越发感觉从前的自己太过心狠了。

所以在聂怀桑提起婚约一事,薛洋想都没想就同意了。

半月后,清河聂氏家主聂怀桑大婚,广邀天下豪杰。

至于薛洋的身份,也不是没人怀疑,但都被现任仙督给压了下去。

原因嘛,很简单。

没有聂怀桑的复仇,魏无羡也不会死。更何况,魏无羡和聂怀桑关系一直不错。薛洋虽说十恶不赦,但也被自己砍了一只手臂,死了一次。

所以现任仙督也乐的给他这个人情。

大婚很热闹,许多人都在好奇究竟是何人把一向懒散的聂宗主变得如此勤勉,但都被挡了回去。

因为此事,仙门百家传了好一阵子,都说聂宗主也是个痴情之人。

薛洋身体还未痊愈,同修诡道的魏无羡留了下来为薛洋治疗,这段时间一直住在清河不净世。

今日阳光正好,魏无羡闲得无聊在不净世的后花园溜达,正好看见薛洋一个人坐在假山上沉思。

“薛先生。”魏无羡走上前去。

薛先生,是聂怀桑让众人说的,理由是薛洋并非女子叫夫人不合适。

至于魏无羡这么叫,纯粹是觉得好玩。

“魏先生叫我薛洋就好。”薛洋的声音特别的甜腻,让人听了就像是躺在糖罐子里一般。

“聂怀桑呢?”魏无羡也不拘礼,直接问道。

“怀桑去处理事务了,魏先生有事吗?”

“没事。”魏无羡笑了笑。果真是失忆了,眼中的杀气也全散了。

“魏先生,我能问你一些事情吗?有些事我想知道答案,但怀桑不愿说。”薛洋问道。心里也不清楚,魏无羡会不会告诉自己。

“什么事?”魏无羡反问,他不知道薛洋要问什么,但知道薛洋问的问题自己肯定回答不了。

“他们都说夔州有一个叫薛成美的人,作恶多端,十恶不赦。我想知道那个人是不是我。”

“为何这么问?”魏无羡心中一震。

“前些日子我去街上遇见一人,他背着黑白两把配件,手中还拿着一把拂尘,还未等我反应过来,他的长剑就已经架在我的脖子上。嘴里还说着念着什么晓星尘,报仇,还命。后来怀桑赶来找我,他又改口说认错了人。虽是如此,我却总感觉他有些熟悉,他腰间还系着一个东西,似乎是锁灵囊。我问怀桑,怀桑说那人口中的薛洋是夔州的薛成美,不是我。”

“呵……呵……”魏无羡一时间也不知作何回答,但也疑惑宋道长为何轻易就放走薛洋。

“你之前认识我的对不对?”薛洋忽然像是想到了什么,“我记得我在梦里见过你,我好像是在求你帮忙修复什么东西。”

“薛洋,过去的事都过去了。况且谁还没个犯错的时候。”说起犯错,自己当年的错,比薛洋还大,“走,哥哥带你去吃好吃的。”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我做这一切只是想给大哥报仇,仙督之位对我说只是一个负担。”

“薛洋呢?你准备怎么办?”魏无羡问道。

“救他,然后陪着他。”聂怀桑合上折扇,说道。

“你就不怕吗?”

“魏兄,含光君对你,正如我对薛洋。原本我就想躲在大哥背后当一个玩扇弄鸟的花花公子,可天命弄人,不允许,所以啊,好好治理清河,给大哥一个交代,再给心上人一个掀摊子的场所。”




——————————————————————

——————————————————————

【问:聂怀桑跟薛洋这对cp名是啥,顺便再问一句,聂怀桑跟晓星尘的cp名】

Takahashi甜包!

【all洋】一袭红衣 着火①abo

*人物墨女士,ooc我自己。


全文👀afd

——————————————————


身后猩红的火焰就快将薛洋吞噬,一声声尖叫冲


破了他的耳膜,薛洋咬紧了牙关,耳旁一阵蜂


鸣,他的阿湛……快要救他于火热之中了吧,他


只需要再等一刻钟,快了,快了。


“阿洋,你是我的万里挑一啊。”


却又单独于万里之外。


终究是个厌弃了的累赘。


——————————————————


*ooc严重,洋地坤,湛开头渣,有原因


———————————————————


Chapter one .


翌日....

*人物墨女士,ooc我自己。


全文👀afd

——————————————————


身后猩红的火焰就快将薛洋吞噬,一声声尖叫冲


破了他的耳膜,薛洋咬紧了牙关,耳旁一阵蜂


鸣,他的阿湛……快要救他于火热之中了吧,他


只需要再等一刻钟,快了,快了。




“阿洋,你是我的万里挑一啊。”


却又单独于万里之外。


终究是个厌弃了的累赘。


——————————————————



*ooc严重,洋地坤,湛开头渣,有原因



———————————————————



Chapter one .


翌日.


坐在铜镜前的少年一袭红衣,眉眼精致,身上的薄纱滑到雪白的肩胛骨,似又一季的红枫,单薄的身子任冰冷刺骨的北风刮过,似要把人吹散了。


他站起身来,缇衣颔首,红裙曳地,但却是深深地沉了沉透亮的眸子,那双眼里有太多东西了,也便是那样让蓝忘机看不透。


少年伸出了骨节分明的手,身子向前倾了倾,三千青丝随着他的动作如瀑般滑落,流水静深,相看不厌。


红衣诀诀,怕是连那头牌红妓也比不上。


他便是随风散了,也是会让人刻骨铭心的。


他便是这般一袭红衣,让蓝忘机刻骨铭心的。也是这般一袭红衣,让蓝忘机憎恶的。


他伸手拿过枇杷桌上的黑檀鱼梳,将青丝在身前顺拢,拿着鱼梳缓缓地梳着,那双眸子看着铜镜里的自己,充满了厌恶。


铜镜里的少年反复地梳着青丝,古铜色的倒影如发旧的古籍,眸子水波不荡,梳着梳着,眼泪便下来了,将轻薄的红纱渲染开来。



Two chapters 


含光十年,夏,新帝登基。


含光十年,秋,含光帝大赦天下。


含光十一年,夏,云朝五年一大选。


含光十二年,冬,凤梧殿走水,后宫嫔妃唯孝洋皇后与魏贵妃辛存。


含光十三年,春,孝洋皇后薨,含光帝问灵五载,替孝洋皇后敬奉圣佛,青灯佛塔。


……


含光十八年,春,含光帝问灵结束,为孝洋皇后追加谥号———孝洋。



Three chapters 


这消息传遍五湖四海时,薛洋还坐在摇椅上晒太阳,他身着素白雪裳,懒洋洋地唱着小曲,一双波澜不惊的眸子微眯着,嘴里叼着一串糖葫芦,身边还站了一个俊朗 挺拔的侍卫。


看门小厮听到这消息时,匆忙跑进了小院里,颤颤巍巍地把听到的一切告诉了薛洋。


现在这世道,有情人也许不能终成眷属,但却格外吃 香。痴情人的牌子往身上一挂,就算不能多招几 个女 人,也能耀武扬威,炫耀个好几年似的。


薛洋听到一半便挑起眉,嘴里发出了嗤笑。


“呵,阿湛真是个痴 情人,真可谓是真(虚)情实(假)意呢。”


谁说不是呢,蓝湛刚刚才问灵结束,这消息便传遍了五湖四海,飘遍了整个江湖,人人都得给个称赞,怎么样都得叹一句痴情了,这大半该是蓝湛的功劳吧。


现在他的名声可是好起来了,当初什么年少轻狂做错了事,还曾为红颜美人弃后救妃的事,可是遮盖得严严实实的了。


若不是当初蓝湛为了救他最得 宠的魏贵妃,走水时舍众嫔妃甚至弃后也不惜救他,薛洋又怎会烙下病根,一到寒冬便会浑身冒汗,虚弱乏力。


“这都是命啊。”薛洋咬下最后一颗糖葫芦,伸出舌头将那根木签子舔了一遍,轻轻地丢在了小厮身边。


小厮看着那木签,身子抖个不停,“公…公子,他们那都是不…不知情,公子别动怒,千金之躯,气坏了身子…就不好了。”


“早坏了。”薛洋笑了好几声,眼睛眯成了一条缝。


“想当初谁还不是红颜祸水,漂亮的美人呢,结果现在你看,还不得跟个瘸子一样病殃殃地躺在这儿?每天除了找个戏班子听曲还是听曲,就是他 娘的废 人。”


薛洋叹了口气,甚是悲凉,脸上却一直挂着笑脸,好像这事与他豪不相干,颇有种不管不顾,人生一世草木一秋,只顾快 活的意思。


“主上,别这样说,当今圣上那是虚情,而主上有丞相大人宠 幸,主上得到的,是圣上得不到的真情。”薛洋身边一直立在那的侍卫忽然开口,目光如炬,沉沉的看向薛洋。


“真情?”


薛洋默念了一声,好像并不理解的意思,隔了半晌,忽然仰头大笑了起来,笑声清脆,像玉珠子落在了玉盘上。


“可是这不是我要的真情。”他忽然停顿了下来,呢喃了一句,除了自己谁也没有听见,谁也没有在意。


他的话轻轻的,就这样散在风里,再也没有谁知道。


“啧,还有闲心跟小厮聊天呢。”



End of this chapter.



———————————————————


走水是着火的意思,当初洋崽是皇后,羡是贵妃,嫔妃请安时,起了争执,打翻了蜡烛,起了火。

总之洋崽的宫殿着火,湛为了救羡,决定不救众嫔妃,但是洋死里逃生,鼓掌鼓掌。

之后就是这样,但是当年湛是以为辣鸡洋死了的,但是没有,是的,没有。


是瑶瑶救的。本章有点锲子的意思,还没有写到ABO相关,洋崽冲冲冲💪🏻




独歌冷月

魔道祖师微小说《婚礼策划》

“唉,嫂子的身高太虐心。薛洋,你说我应该给他弄几十厘米的高跟鞋,站在我哥身边合适。”聂怀桑看着面前的一堆鞋很纠结。
“啧!你怎么不考虑。拿个电锯把你哥腿锯下半截去?”薛洋叼着棒棒糖若有所思。

“唉,嫂子的身高太虐心。薛洋,你说我应该给他弄几十厘米的高跟鞋,站在我哥身边合适。”聂怀桑看着面前的一堆鞋很纠结。
“啧!你怎么不考虑。拿个电锯把你哥腿锯下半截去?”薛洋叼着棒棒糖若有所思。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