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桑籍

218浏览    11参与
文不言

姑奶奶与侄孙子的三两事

赶在零点前更文hhhh~~


有人赶上么(哈哈)


离境有个段子,我下次再补~~


《二十四》


联姻一事由此告了一段落,最高兴得莫过于桑籍与少辛这对经历困厄的有情人,最不高兴的约是素锦.

只因联姻一事天君为全狐族颜面,给青丘一个交代,将桑籍流放北地,贬至北海,任值水君.

桑籍少辛接到旨意时未有不满,倒不如他二人正等着这一道旨,十分欢喜地接下.

【我倒头一次见被贬还这么高兴的,二哥莫非有些傻?】连宋说罢还作势撩起衣袖,探探桑籍的额面,怪道,【不烫呀?】

愣是把一贯文柔的少辛逗笑了.

桑籍知道自家三弟是为了和融下气氛,毕竟哪个孩子被父亲所贬能是个高兴的,但还徉怒地拍了下连宋...

赶在零点前更文hhhh~~


有人赶上么(哈哈)


离境有个段子,我下次再补~~



《二十四》


联姻一事由此告了一段落,最高兴得莫过于桑籍与少辛这对经历困厄的有情人,最不高兴的约是素锦.

 
只因联姻一事天君为全狐族颜面,给青丘一个交代,将桑籍流放北地,贬至北海,任值水君.


桑籍少辛接到旨意时未有不满,倒不如他二人正等着这一道旨,十分欢喜地接下.


【我倒头一次见被贬还这么高兴的,二哥莫非有些傻?】连宋说罢还作势撩起衣袖,探探桑籍的额面,怪道,【不烫呀?】

愣是把一贯文柔的少辛逗笑了.

桑籍知道自家三弟是为了和融下气氛,毕竟哪个孩子被父亲所贬能是个高兴的,但还徉怒地拍了下连宋的手,转而朝一旁的夜华说,【日后你多担些,二叔也帮不了你什么.. 连宋也就罢了,再不济让大哥帮帮你.】

【嗯...三叔再不济也是个可用的.】

【喂喂喂...这明里暗里挤兑我,别当我没听出来.】连宋说到这里又想起一茬,【素锦呢?】

【.....她大概气得肝疼.】


素锦原以为解除了与夜华婚约的事儿便一切都好了,没承想还得搭上二侄子的前途,惹得一向护短的她分外不满。还没拟旨前,她听到消息,小嘴叭叭地就没停过一刻钟在夜华耳边抱怨...


夜华被烦得不堪其扰,索性把书翻过来朝桌上一盖,脸一侧,眸中意思分明。却见素锦窝在他边上只眨了两把眼,把那两片粉樱似的唇又一合一贴,继续叭叭数落.

被无视的夜华只能呆坐着,迫听了一会儿,最终无奈妥协。把前几日准备好的东西-------打算在晚间才给她的火灵珠,从袖中一甩丢给她,顺带两盒玄女让稍来的栗子糕..

赫然出现在眼前的两样东西,直勾勾地缠住了素锦的眼睛,她粉樱似的小嘴终于舍得歇会儿.

夜华以肘为支撑,支起额角,黑眸一瞬不瞬,好整以暇望着素锦.


好在她还知道火灵珠比栗子糕难得,没直奔着糕点去,这叫瞅在心里的夜华有点安慰.

浅珊瑚色的火灵珠捧在手中,有源源温热暖着手心肌肤,素锦明眸一弯露出笑意,嫣嫣模样倒惹得夜华颇为不自在,掩饰一般撤回手肘,又垂首整整袖口,口中淡淡道,【你手脚寒凉,时常带着.】

她摩挲着温暖的珠子,蓦然往夜华跟前凑脑袋,【这次有受伤吗?】

她想起上次夜华割金猊兽的角,受了点伤的事儿,他自己说是一时不察导致的,可那次差点吓停她的小心脏.

夜华也是一愣,一愣间他唔了一声,悄悄抬手用指尖戳着素锦软肩把她身子推正回去,半含糊道,【离镜正好也要割,它比较听话.】


他也不好说,翼界的小公主,就坐在台阶上,听她二哥左一个为了她二嫂子又一个为了她二嫂子,眼泪汪汪地让金猊兽化出原型趴在地上给他俩一边一个割角角.


那场景,连一向被称铁石心肠的他都忍不住动容.


素锦握着手心暖和的珠子,想着那画面,怎么觉着自己有点心疼金猊兽了呢..

【以后还是别割了吧..】她想起万年前见夜华一胳膊的血,至今还心有余悸.

【嗯.】不说那件事还好,一说夜华还记得当年因为他的苦肉计,吓坏了素锦不说,还倒惹得连宋一眼拆穿时不时就来嘲笑的不好回忆.他扭头叮嘱起素锦,【这珠子记得放在身上.】


素锦灵基有损,他修炼起来自是一日千里,到了素锦那儿,竟是千日一里,连旁人一半都不如。天长日久下来,灵力低微,还累得畏寒怕冷.


夜华说得话她心中自明,无外乎是她的老毛病.


素锦重重点头,又朝他俏皮地眨眨眼,扬唇露笑,【你一番心意,我懂~】

夜华对着她潋滟水眸,目光一软,觉得耳尖发起烫来,轻咳两声,转头又拾起书。默了会儿,念到素锦说的话,忍不住心中一叹。

..能真懂才好..

.............

【...她大概气得肝疼.】

桑籍闻得夜华这一句,先是愣住,后又不知该笑还是该如何,竟成了哭笑不得.

天君旨意一下,他不日便要往北海赴任。能给少辛名分、能得以和少辛相依相守结成夫妻,说他不高兴那是假话;可若说乍一下离开天宫,住了万万年的地方,离了这些亲人,他心中不悲切,也是假话.

他是父君最盼望、也是最得意的一个儿子,即便有了夜华这个寄予厚望的长孙,他在父君那里依旧是最期盼的那一个。现下这个儿子错了事,遭他亲手贬下界,桑籍都不能想,父君是如何不痛心、不对他失望? 便是自个儿都对自个儿失起望来,可这些个失望只能压在心底,对着少辛是不敢表露半分,因怕少辛知晓后自怨起来再生事端,没得半点益处..


如今叫素锦一句气得肝疼,他是又好笑又伤悲

连宋最受不得这气氛,一扯折扇,嚷道,【可没得意思,快点备上酒,咱们喝上一通.】

一向不怎么沾染这些的夜华,稍稍把眉头一皱。可他一看剩下盯着他的两双眼睛,还是把头点了点.

饮了酒液琼浆的连宋,大开话闸子,滔滔不绝说起往日,一会儿说大哥央措,一会说桑籍,一会儿还说要把素锦拉来,刚一起身,他就被夜华的冷脸清醒了脑子.

酒喝了一半,连宋便说要去找他的小可爱。桑籍也没阻拦,又把夜华留了一会儿,说起长海那一块来.


【二叔在下界并非无事,四海水军可整.】夜华摸算着说道,【若非四海水军溃散,拧不成一股绳,长海鲛人兹扰早已平定。天庭与四海相距虽远,可神仙最多半日也就到了,但政令不同,鞭长莫及...】

桑籍眸中露出欣慰,笑道,【夜华,父君所说不错,你天生合适执掌天下】

这一句夜华淡然未应, 有些话能讲到哪里,能应到哪里,讲究地都是一个分寸二字。

他手指指腹摩挲青玉杯的花纹,续说道,【..天宫与四海之间需要一个点,一个能控制四海、实施政令的点,不然,以如今四海的混乱来看,他日,也即是隐患.】

酒在杯中,一切都在方圆内,桑籍在这方圆之内,而桑籍自己的方圆,被夜华点开了一丝裂缝.

---他还是能不愧对父君的.


兔砸

轮回·三生三世卷·素女篇·章三·畅和昭然

    章三·畅和昭然

    远处响起一声声金鸣,那是庆贺天族班师回朝之礼,也是离别此地的督促声。

    我本以为历经百世苦难后,重至无妄海时我会嚎啕大哭,却发觉泪水早已在数世轮回里干涸,竟一滴也不能流下。只匍匐跪拜着,一次又一次将额头重重磕地,让额间绽放的嫣红作我悔泪,以温润这片阴森凄厉之地,好叫阿爹、阿娘,还有族中众人沉睡时少些寒意。

    辛奴寻至我时,我的头发早已松垮散乱,额头不复光洁,尽是血污。她大惊失色,慌张掏出绢帕替我擦拭,眼眶泛红,泪...

    章三·畅和昭然

    远处响起一声声金鸣,那是庆贺天族班师回朝之礼,也是离别此地的督促声。

    我本以为历经百世苦难后,重至无妄海时我会嚎啕大哭,却发觉泪水早已在数世轮回里干涸,竟一滴也不能流下。只匍匐跪拜着,一次又一次将额头重重磕地,让额间绽放的嫣红作我悔泪,以温润这片阴森凄厉之地,好叫阿爹、阿娘,还有族中众人沉睡时少些寒意。

    辛奴寻至我时,我的头发早已松垮散乱,额头不复光洁,尽是血污。她大惊失色,慌张掏出绢帕替我擦拭,眼眶泛红,泪珠子打着转,却生生不忍流下。

    我满怀歉意道:“辛奴,对不起,得麻烦你重新为我梳妆了。”

    “少主!”她气急败坏道,“族中独留了少主,怎可如此不爱惜自己?”

    “好辛奴,”我轻声唤她,笑容里带了点讨好的意味,“从此以后,我会好好爱惜自己的。”

     辛奴不理我,只怜悯地抚摸我的额头:“若是留下疤,日后可如何是好…”

    “天宫里有药王,还有众多仙药,必然不会留痕的。”我敛了笑意,侧首回望那片幽深的无妄海,“不过…倒是可借这伤口…走吧!”

    待我重新装扮出帐时,主营帐外已是人头攒动,只听得天族大皇子央错一一拜别之声。

    “你便是素锦族遗孤?”一声熟悉的男音自后方传来。

    我转身扬头对视,却是天族三殿下连宋,倒难得见他如此正经模样。只见他身着白缎细鳞战服,金冠束发,周身难掩大战后的杀气。

     他见我许久未答话,自觉是吓着了我,忙垂腰蹲下轻声道:“告诉哥哥,你可是素锦族人?”

     我闻言佯装不安,露出几分惊恐模样,断断续续道:“阿爹不见了,阿娘不见了,大家都不见了…”说罢,便抬手揉着眼作势嚎啕哭了起来。

     连宋虽说是风流浪子,阅女无数,却还是头次对上个乳臭未干的女娃娃,自然不懂该如何哄骗,慌张间便也瞧不见我分明没有泪水,不过将眼眶揉红了罢。

    嚎哭声引得了大皇子央错的注意,他拨开人群趋步走来,便瞧见自家三弟正欺负一幼弱孤女,忙俯身抱起我小心安慰,顺带给了连宋一记刀子眼。

    “莫哭,莫哭。”央错轻轻拍着我的背部,小声宽慰着,一副慈爱模样。他素来忠厚老实,可惜天资不高,虽跟随天君多年,却无半点功绩,未得天君满意。

    “这是?”我听见耳侧传来温润男子声,因身子乏困便不愿再张首打量,只顾听他们谈话。

    “折颜上神,”央错稍稍点头致意,续道:“这是素锦族唯一遗孤。”
    
    知道来者何人,我眉头微皱,心中暗嘘。

    这折颜上神于我而言倒是位瘟神,昔日桑籍与少辛私情撞破,四海八荒传遍退婚之事,狐帝白止对天族用一个婢女来羞辱他的女儿实在不可忍,便由折颜陪同去天君那讨要说法。本意在借机由青丘退婚,顺带让天族赔个大礼,却不曾想竟由夜华顶了上去,成了比白浅足足小九万岁的郎君。

      说来确实叫人不快,那白浅本就不愿嫁给桑籍,成日里避而不见,不就变相给了桑籍和少辛时间和由头独处?若是不欢喜,两人便索性说清楚,何苦彼此吊着,平白生出许多事故。

     “我瞧着这女娃娃熟眼,不若由我带回十里桃林好生照料?”折颜抬手温柔抚摸我的乌发,缓缓道。

    “这…”央错正迟疑着不知该如何作答。

    “不要!”我闷声应道,小手攥紧了央错的战甲,生怕他一不留神便顺了这只老凤凰的意。虽说这一世确实不再妄想,可若真去了那十里桃林,不就意味着成日里面对青丘之人,委实折磨,还不如在天宫活得自在快活。

    央错见我贸然答话,致歉道:“上神,素锦一族为我天族战死,其遗孤理应由天族抚恤,况且这孩子也不愿跟随上神……”

    “罢了,便由着她吧!”折颜似有惋惜道。

    之后,因着今日所历事情实在太多,身子早已支撑不住,便索性由着性子赖在央错怀里睡着了。

    再醒来时,已是另一番场景。

    屋内悠然烛光闪烁,清扬帷幔飘逸,屋外金光万道,瑞气千丈,无不彰显天上的庄严与尊贵。

    “醒了?”我侧眸望着步入屋内的女子,她身着浅黄绛纱衣,一双肤如凝脂的纤纤玉指正捧着一叠衣裙,轻抬衣袖间尽显天宫淑仪。

       “殿下瞧你实在疲惫,便让你先好生休息。”她秀眉微蹙,温婉道:“我从辛奴那知你额间伤口缘由,虽说已涂了药日后不会留疤,可你得记着身为女子,容貌自然重要,日后切莫再做那等傻事了。”

    “小女谨记。”我连连点头应允。

    “瞧我,光顾着和你说话,也不曾介绍自个。”她稍舒缓眉眼道,“我是大殿下央错的妃子乐胥,你可唤我……”

    “娘娘!”我下意识喊道,却是一阵懊恼。

    “是个伶俐孩子。”她轻轻托着我的双手,温柔一笑,“咱们过去梳洗可好?一会儿,我便领你去大殿拜见天君。”

     “是。”我望着乐胥为我忙前忙后的模样,不禁有些恍然。

    我曾将她奉若生母,本以为她无微不至的关怀照料是真情,不曾想这不过是天君威压下的顺承,她从来只将我当作天君亲封的昭仁公主。

    我一直记得夜华被赐婚那日,我哭着跑至她的宫殿,向她声声诉说着心中苦涩。她劝说我,天君和大殿下对夜华寄予厚望,能被赐婚给夜华的女子必是望族、厚族,而我虽为公主,却是个虚名,背后无族人、无家人,甚至连父母都没有,没资格嫁给下一任天君。

    仔细想想,我也确实没得资格,一个徒有虚名、忘恩负义的花瓶公主,谁会想要,天君当真打了一手好算盘。

    去凌霄殿路上,乐胥嘴里未曾停歇,一直向我讲述天宫礼仪,担忧我出了差错,我只一一点头应允,心思却飘至远处,无暇回顾天宫美景。

     步入大殿时,天君恰与东华、央错和桑籍议完事。乐胥牵着我步入殿央,俯身轻推道:“去,跪拜天君。”

     我朝她微微颔首,抬脚上前三步,屈膝跪叩道:“小女叩见天君。”

     “免礼!”天君扬手示意我登阶道:“过来吧!”

    步经帝君时,才稍注意打量他一番,依旧皓发金冠,倒是难得着一席白衣,他随意散坐着,许是察觉我的视线,竟直将目光由天君移至我身上。

    我装作好奇模样,眼珠子睁得大大的,面露钦羡,还不由得驻足观赏道:“好美的仙人啊,可惜是个老爷爷。”

    “咳咳…”一旁的央错佯装咳嗽,示意我赶紧走到天君面前。

    “哈哈哈…”天君庄严面上难得露出几分惬色,“帝君,这女娃娃未曾见过世面,可不要和她一般见识。”

     “自然。”东华挑眉道。

     “小女说错了吗?”我敛起裙角仍一步步拾级而上,装傻充楞:“阿娘说过,白头发的都是老爷爷;天君没有白头发,所以天君不是老爷爷。”

     “哈哈哈…是个调皮丫头。”天君握住我的双手道:“你父母可为你取了名字?”

    “小女才五百岁,在我族一定要到千岁才有名字。”我低眉顺眼答道。

    “你素锦族全族命丧若水,” 天君抬手捋了捋长须,“本君…”

    “不过…”我陡然打断他接下来说的话。

    “不过什么?”天君紧皱眉心,复又威严道。

     “不过,阿爹心知此次上阵杀敌可能一去不复返,便为小女提前备了名字——”我恭顺答道:“素女。”

    素锦,前世里天君仁义以素锦族之名赐予的名字,对我来说太过沉重,亦太过悲哀。尽管阿爹阿娘也曾唤我阿锦,期盼我有一段锦绣良缘,也期盼我族能繁华似锦,可期盼终是落空。这一生,我愿将“锦”一字好好安放于心底,若遇得良人,若寻得良机,必要让阿爹阿娘得偿所愿。

    “素女?倒是听着耳熟…”东华慢慢咀嚼这名字其中含义,“这名字既是她爹娘给的,便毋须过多强求。”

    “罢了,”天君稍缓眉梢道,“素女啊,你一族为了天族全族灭族,那你就留在天宫,封你为昭仁公主可好?”

    “快,跪谢天君!”乐胥提醒道。

    我闻言跪下福了一礼,“小女多谢天君!”

    “起来吧!”天君伸手扶我起身,牵着我手走下天阶。

    我知他会如前世那般让央错收我为义女,由他抚养,可一想到日后夜华出生,日日相见,便开口道:“天君,素女日后可以让大哥哥带我玩吗?”

    “大哥哥?”天君低头疑惑望着我。

     我含笑提起裙角便朝一方奔去,扯着央错的手欢喜道:“大哥哥!”

    “也好,”天君舒展眉眼,慈蔼道:“本君膝下唯有三子,却无一女讨本君欢心。央错,桑籍,这素女就当做你们的四妹来照养,不要委屈了她,也不要让她受了欺负。”

    “儿臣遵旨。”央错、桑籍行礼道。

    乐胥亦低首行礼道:“父君请放心,我一定好生照顾四妹。”

     “走吧,素女,咱们去看看你的宫殿。”天君拉着我的小手朝殿外走去。

    “那儿臣的宫殿可有名字?可漂亮?”我满怀期待问道。

    “自然,”天君长笑道:“它唤畅和,取畅怀舒惬之意。畅和殿不同于天界其他宫殿,唯有它以梨木雕琢,夜里琉璃灯盏照亮时,透过镂空图案映出的光影最是好看,还有那……”

    夜华,这一世我便遂了你的愿,只做你姑姑,可好?


ps:人物属于原著,ooc属于我。不弃坑,更新不定哦❤

兔砸

轮回·三生三世卷·玄女篇·章二十七·玉京宫

    章二十七·玉京宫

     “二位殿下,慢走…”

     方至上清境,远远便瞧见灵宝天尊在恭送两位公子,只听得身着藕粉色罩衫的公子道了句“墨渊上神”,二人便驻足拜会。

     我和司音跟随墨渊朝灵宝天尊福了一礼,灵宝天尊满是惊喜道:“真未想到今日墨渊上神亲自而来!”

     “方才出关…”墨渊稍转身看了我和司音一眼,道:“恰巧小徒尚未来过上清境,便带他来散散心。”

 ...

    章二十七·玉京宫

     “二位殿下,慢走…”

     方至上清境,远远便瞧见灵宝天尊在恭送两位公子,只听得身着藕粉色罩衫的公子道了句“墨渊上神”,二人便驻足拜会。

     我和司音跟随墨渊朝灵宝天尊福了一礼,灵宝天尊满是惊喜道:“真未想到今日墨渊上神亲自而来!”

     “方才出关…”墨渊稍转身看了我和司音一眼,道:“恰巧小徒尚未来过上清境,便带他来散散心。”

     “司音上仙”灵宝天尊欣然笑道:“前些日子我们才见到,今日又有缘了!”

     “这位是?”灵宝天尊瞧见我,不禁问道。

     “她是先瑜崇恩圣帝义女安平,”墨渊示意我上前,道:“也是嶓冢山熊族二公子尚未娶亲的夫人。”

     “嶓冢山熊族?”那位身披紫灰色云巾,竖发于冠的公子钦佩道:“那可是幽冥境地最善战之族!”

     “小徒司音,先瑜安平,快见过天族的二殿下、三殿下!”墨渊吩咐道。

     我同司音忙恭谨拜礼道:“二殿下,三殿下。”

     原来方才那位面露钦佩,实则目含算计的公子是天族二殿下桑籍,而他身旁个子稍矮,眼里自然而然含着一味笑的人确实三殿下连宋。

     “二殿下深受天君宠爱,”灵宝天尊笑言道:“前几日天君还想拜托折颜上神,为二殿下向青丘白浅提亲。”

     司音一声“啊”,我一道“噗”,将在场四位目光都聚集起来。

     “司音上仙为何如此惊讶?”灵宝天尊不解道,“可是认识那个青丘白浅?”

     “不认识…”司音清了清嗓子道。

     “小徒是折颜捡回来的小狐狸,送去我那里学艺。”墨渊转首解释道:“想必是听到恩人的名字心里很高兴吧?”

     “高兴?”司音抿了唇,强笑道:“我高兴。”

     “那安平公主又为何如此惊喜呢?”灵宝天尊是不是一只老狐狸,瞅着司音就够了,还要盯上我。

     我心中已有了小小的打算,故意想要逗逗司音,便腼腆笑说:“天尊有所不知,小女是青丘白玄妻妹,与浅浅一同长大。”

     司音听我这么一说,猛地一抬头,紧张地瞅着我,生怕我再胡诌些什么。

     “哦?”灵宝天尊含笑道:“既然安平公主与青丘白浅如此相熟,可否向二殿下透露几分?”

     “恩…”我抿嘴笑道:“浅浅是青丘的帝姬,身份自然不用说,样貌也是一等一的。诸位应当早有所耳闻,青丘帝姬那可是被誉为四海八荒第一绝色美女。”

     司音踱着小步走到我身旁,龇嘴悄声道:“玄女,别再说了…”

     “不过呀,浅浅是狐帝的幺女,那可是独一无二的珍宝。”我略带打量地扫了扫桑籍道:“二殿下可莫怪安平多嘴。”

     “无妨。”桑籍摇手道。

     “浅浅上头还有四位哥哥,也都是极其宠爱幼妹的,殿下若真想娶浅浅,恐怕还不止要狐帝同意呀!”说罢,又顿了顿,“若是殿下日后做了什么错事,恼了那四位哥哥,可
就…”

     司音将我的话听了个全,才稍稍放松戒备,回了我个满意的眼神。

     “安平…”墨渊止住我接下的话,“二殿下勿扰,安平她不过闲言乱语罢了。”

     “自然,”桑籍朝我淡淡微笑,道:“我还得多谢安平提醒。”

     “对了,司音上仙与折颜上神相熟,那你认为上神会为天君说下这门亲事吗?”灵宝天尊又问道。

     “我不知道啊…”司音朝我挑了挑眉,道:“我想折颜上神也不是那么爱管闲事的人 。”

     闲话聊谈完,桑籍沉稳对墨渊道:“父君交代,若墨渊上神真来了,还请上神去一趟大殿。翼界叛乱在即,还需与上神共商军事大计。”

     “好,”墨渊微微点头:“我知道了。”
终是结束了同这灵宝天尊还有那天族两位殿下的谈话,我与司音早就被他们闷得发慌了。

     司音爱动不知跑到哪里去打探这上清秘境,我本打算小憩一会,却不知不觉间睡了五个时辰,醒来时,黄昏已至。

     这会子司音还是未回,我想着无聊,心下决定四处走走。

     一阵清雅药香悠悠飘来,里头还缀有丝丝甘甜,我暗道,定然是灵宝天尊的炼丹炉,忙欣然去寻。

     至这药香源头时,才发现不是炼丹炉,是上清境天泉,

     我索然无味正欲离开,却瞥见此时正泡在水雾缭绕泉水里的人影,竟是墨渊!

    【后文请走链接(见评论第一条)】
———————————————————————
   
不晓得哪个铭感次,删改了几遍还是放弃走链接吧~

ps:人物属于原著,ooc属于我。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