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桑舜华

738浏览    18参与
An.谙

文子端&程少商6

  待少商萋萋二人去到时,看见的是坐在上首的汝阳王妃,其次是一脸幸灾乐祸的裕昌王玲楼漓 ,毫无波澜的万夫人桑夫人,以及一怒冲天护着程姎的萧元漪哦。明明心已经不痛了,明明说好了不再流泪,但是少商看见这一幕的瞬间,心还是仿佛被插了一根刺一样,隐隐作痛。万萋萋看见少商神色微弱的变化,轻轻拍了拍少商,冲她笑了笑。


“汝阳王妃,我们姎姎也是好孩子,如今被害成这样,您要给个说法。”萧元漪为了程姎,也算是口不择言了。什么叫害,有证据了才叫,这样无异是在汝阳王妃的雷电上面蹦哒。汝阳王妃最是疼爱孙女,孙女生辰宴上,出了事,还没有一个定论萧元漪就敢用害字,是自己找死。


“什么叫害,曲陵侯夫人......

  待少商萋萋二人去到时,看见的是坐在上首的汝阳王妃,其次是一脸幸灾乐祸的裕昌王玲楼漓 ,毫无波澜的万夫人桑夫人,以及一怒冲天护着程姎的萧元漪哦。明明心已经不痛了,明明说好了不再流泪,但是少商看见这一幕的瞬间,心还是仿佛被插了一根刺一样,隐隐作痛。万萋萋看见少商神色微弱的变化,轻轻拍了拍少商,冲她笑了笑。


“汝阳王妃,我们姎姎也是好孩子,如今被害成这样,您要给个说法。”萧元漪为了程姎,也算是口不择言了。什么叫害,有证据了才叫,这样无异是在汝阳王妃的雷电上面蹦哒。汝阳王妃最是疼爱孙女,孙女生辰宴上,出了事,还没有一个定论萧元漪就敢用害字,是自己找死。


“什么叫害,曲陵侯夫人,你无凭无据,老身可不会信你。”汝阳王妃将威严拿出来,还是有几分长辈样子的。


万萋萋想要开口,被少商按了下去,又接受到了自己阿母的信号,万萋萋才明白意思。


萧元漪一时口不择言,慌了神。


程姎的哭哭啼啼,汝阳王妃的威严,最后变成了程姎自己失足落水,曲陵侯夫人无故纠缠,程府的上门道歉。


出来的路上,少商一言不发

“孽障,你堂姊落水你为什么不去救她!如今在这里幸灾乐祸!”萧元漪一声怒骂将少商拉回了现实。


“姒妇,少商做错了什么?凭什么姎姎落水,少商就要跟着,凭什么姎姎出去,少商也要去。如今新晋武将受排挤,不出去才是明智的行为,姎姎自己跑出去,连累了自己和程家,与少商何关?”桑舜华怼回去


“阿母 我自知自己不如堂姊 所以没有给你添乱 如今看来,我真真做什么都是错的了。既然阿母如此想,我也无法,任凭阿母处置便是。阿母一口一个孽障,可是我到如今还没有户籍,你说可笑不可笑,我也没有上族谱,若不是血缘,你我何来关系?”少商一番话惊呆众人


本是在陪汝阳王的文子端忽听见这番话,不觉心头一震……

  

  

  

  隐藏结局是本文名场面

  知礼克制清醒三皇子&泪水美人程少商

An.谙

文子端&程少商3

  (这里因为袁善见没有对少商一见钟情,所以程家搬迁宴袁善见就不会来,袁善见不来 那里就没有什么好写的🐶🌹)


“这世上,厌你之人远比爱你之人多得多,何必计较这些。”桑舜华顿了顿“我只是想告诉你,你也不必为了迎合别人改变本心。”


……

萧元漪与桑舜华携程颂、程少宫、程姎、程少商去汝阳王府参加裕昌的寿宴。萧元漪给程姎与少商穿了同样款式的衣衫,少商肤白腰细,衬得鲜艳,程姎是蜜色的皮肤,反而衬得不如少商。萧元漪口中说着“这样穿才显得姐妹同心同德”程姎心里听到的就是“什么同心同德,不过是怕我把你女儿比下去罢了。”桑舜华真心夸赞少商好看,萧元漪却还要补上一句“姎姎也不错,贤良淑......

  (这里因为袁善见没有对少商一见钟情,所以程家搬迁宴袁善见就不会来,袁善见不来 那里就没有什么好写的🐶🌹)


“这世上,厌你之人远比爱你之人多得多,何必计较这些。”桑舜华顿了顿“我只是想告诉你,你也不必为了迎合别人改变本心。”


……

萧元漪与桑舜华携程颂、程少宫、程姎、程少商去汝阳王府参加裕昌的寿宴。萧元漪给程姎与少商穿了同样款式的衣衫,少商肤白腰细,衬得鲜艳,程姎是蜜色的皮肤,反而衬得不如少商。萧元漪口中说着“这样穿才显得姐妹同心同德”程姎心里听到的就是“什么同心同德,不过是怕我把你女儿比下去罢了。”桑舜华真心夸赞少商好看,萧元漪却还要补上一句“姎姎也不错,贤良淑德。”


汝阳王府内,汝阳王妃为郡主大摆筵席,都城之中的贵女都去了,却偏偏还请了些寒门武将,做裕昌挽回颜面的垫脚石。程府众人,刚刚进府,就看见万萋萋一身金银走了进来。


“她怕不是把八宝盒里面的都戴上了吧?”少商有些许惊讶。


“她是万家第十…十几个来着?”程少宫断断续续


“第十三个女儿,明明是家中老幺,总以为自己是都城中最大的。”程颂自万萋萋进来,眼睛就没有离开过人家。


万萋萋扫视一圈,看见程府众人“程颂!”火急火燎的跑了过来。


“程夫人,桑夫人安好。”万萋萋照常行礼“这便是少商妹妹吧,总听程颂和少宫提起你。”


“萋萋阿姊安好”少商回礼


程姎见人忽视了她,轻轻动了动“萋萋阿姊”


“这位是?”万萋萋认不出来,小声问程府,少商像萧元漪,浑身有种通达的气度,但是程姎一眼看过去是一种小家子气,认不出来实属正常。


“这是我二叔的女儿,程姎,我堂姊”程颂在万萋萋耳边说


“姎姎阿姊”万萋萋也同样回了个礼

  

  (答谢是关于程姎的一些问题)






An.谙

文子端&程少商2

  (因为这里的设定,少商没有去猜灯谜,袁善见和楼垚不会遇见少商,不会有孽缘。凌不疑没有看见少商,因为少商没有去田家酒楼,所以凌不疑也没有救少商。也不是少商把裕昌的仆从踹下去,是旁边围观的人不小心掉了下去。)

隔天,都城里面就传遍了昨夜裕昌郡主为了勾引凌将军,在水中闹了好大一个笑话,裕昌羞愤难当,丢了好大的脸。却还是坚持大摆生辰宴,都城之中无人不想看笑话。

程府九锥堂之内

“姎姎,嫋嫋,过几日是裕昌郡主的生辰宴,你们二人去挑些合适的礼物,好当做贺礼。”萧元漪嘱咐到。

“大伯母/阿母,是”二人应答着。少商还念着上元灯会那夜的事情,这几日突然静下了心,在屋中也坐得住 看上几本书,......

  (因为这里的设定,少商没有去猜灯谜,袁善见和楼垚不会遇见少商,不会有孽缘。凌不疑没有看见少商,因为少商没有去田家酒楼,所以凌不疑也没有救少商。也不是少商把裕昌的仆从踹下去,是旁边围观的人不小心掉了下去。)

隔天,都城里面就传遍了昨夜裕昌郡主为了勾引凌将军,在水中闹了好大一个笑话,裕昌羞愤难当,丢了好大的脸。却还是坚持大摆生辰宴,都城之中无人不想看笑话。

程府九锥堂之内

“姎姎,嫋嫋,过几日是裕昌郡主的生辰宴,你们二人去挑些合适的礼物,好当做贺礼。”萧元漪嘱咐到。

“大伯母/阿母,是”二人应答着。少商还念着上元灯会那夜的事情,这几日突然静下了心,在屋中也坐得住 看上几本书,让萧元漪十分震惊。

“嫋嫋,你这几日可是身体抱恙?”萧元漪带着些许关切的语气问“若是病了就穿医官来看看。”

“回禀阿母,未曾;只是想心中静静罢了。”少商回答。

“无事便好,你这几日莫要再生事端,尤其裕昌郡主生辰宴那日。”萧元漪抬头看了看少商“行了,你回去吧;姎姎留下,今日你与我一起去学学管理部曲。”

“是,阿母。”少商行礼告退,走出九锥堂,暗自松了一口气,转身朝桑舜华的屋中走去。

“三叔母,我方便进来吗?”少商在门外轻声唤着。

“嫋嫋?快进来,莫要冻着了。”桑舜华急忙命人打开门“今日你这皮猴怎么想着来我这来?”桑舜华用手轻轻指点了一下少商的额头。

“我是先来谢过三叔母那日给我的蜀锦衣裙,我很是喜欢”少商转了转头“三叔母,你可否教我些许诗书礼仪?”少商用脸蹭了蹭桑舜华。

“蜀锦本是你该得的,无需如此;但是你平日不是最厌恶这些诗书礼仪吗?怎么今日要学这些?难不成转性了?”桑舜华正了正身。

“我也想让阿母看得见我,想让阿母给我撑腰,但是我只能学诗书礼仪,阿母才会看得上我。”女娘眼中闪过一丝落寞“我我若是去找阿母,阿母必定会教我她正带着堂姊学习安抚部曲,没时间管我。而且也只有三叔母才看得上我这只皮猴不是吗?”

“你不要多想,女娘未必要诗书礼仪样样精通,也不必靠着郎婿生活,做你是想要的样子便可。雄鹰和家雀不一样的,你若是想学我便叫你,但是你不必强迫自己。”桑舜华语气温柔,满脸慈爱。

思黎

花好月圆(4)

  “我,我就出去了一趟”嫋嫋看萧元漪脸上带着怒色有些害怕,见嫋嫋有些害怕萧元漪声音柔了些许“你知不知道阿母很担心你,为何独自出门”“我没有,莲房与我一起啊”嫋嫋老老实实的跟萧元漪说着“你,算了,你先休息吧,我让老媪做了吃食赶紧吃些休息”萧元漪看了嫋嫋一眼正要出门忽的转过身来“对了,明日你阿兄们和你三叔父三叔母要来了,早些起来”“好,嫋嫋知晓了”莲房赶紧关上房门“不对啊,女君为何没有责备你啊”“谁知晓啊,定时不稀的管我了”嫋嫋拿起桌上的吃食大口吃了起来“咦,这家中老媪的手艺不怎么好啊”嫋嫋不知是萧元漪亲手为她做的

   “夫君,嫋嫋她今日偷偷...

  “我,我就出去了一趟”嫋嫋看萧元漪脸上带着怒色有些害怕,见嫋嫋有些害怕萧元漪声音柔了些许“你知不知道阿母很担心你,为何独自出门”“我没有,莲房与我一起啊”嫋嫋老老实实的跟萧元漪说着“你,算了,你先休息吧,我让老媪做了吃食赶紧吃些休息”萧元漪看了嫋嫋一眼正要出门忽的转过身来“对了,明日你阿兄们和你三叔父三叔母要来了,早些起来”“好,嫋嫋知晓了”莲房赶紧关上房门“不对啊,女君为何没有责备你啊”“谁知晓啊,定时不稀的管我了”嫋嫋拿起桌上的吃食大口吃了起来“咦,这家中老媪的手艺不怎么好啊”嫋嫋不知是萧元漪亲手为她做的

   “夫君,嫋嫋她今日偷偷跑出去玩了,我,我还以为她不要我这个阿母了”萧元漪坐在书案前与程始说着“嫋嫋还是个孩子,贪玩些也正常,元漪你别把她管的那么严,啊”“你啊,你就宠着她吧”萧元漪摇了摇头

    “女公子起来了”莲房推了推嫋嫋“哎,莲房,我困,你让我再睡会”嫋嫋翻了个身蒙上被子继续睡觉“哎呀”嫋嫋只觉一阵晕眩被人提了起来“莲房你干嘛”嫋嫋朝面前的人拍了一下“还不起来”“这声音怎么这么像我阿母啊”嫋嫋揉了揉眼才看清面前的人“啊,阿母”“怎么,害怕我啊”萧元漪见嫋嫋这样心里偷笑脸却是板着的“没,没有,阿母你放我下来好不好”嫋嫋奶声奶气的央求萧元漪“赶紧收拾好,你三叔父他们来了,我们得出门迎接”嫋嫋梳妆好赶紧跟着萧元漪出府迎接,一路上嫋嫋走在萧元漪后面“你那么慢干什么,快些走”“是,阿母”

     “三郎呦”程老太太见程止下了马车急忙抱住他“阿母”萧元漪则与桑舜华聊着天“嫋嫋,过来见过你三叔母”萧元漪向嫋嫋招手“是,嫋嫋见过三叔母”嫋嫋向桑舜华行了个礼“果然如姒妇所说聪明机灵”桑舜华理了理少商的头发“她啊,机灵过了头”

      “嫋嫋见过次兄,三兄”嫋嫋看着眼前两个人说道“嫋嫋你怎知我是次兄而非大兄啊”“跟三兄一样,算出来的”“嫋嫋你也会算卦啊”程少宫惊讶地问“并非,只不过是些小把戏罢了,我们进去吧”嫋嫋勉强露出一丝微笑,如果不会些小伎俩这些年自己不知死了几回了

        “母后,母后,你在哪里啊”文子衿跑到宣后的长秋宫“怎的了子衿,有何事啊”宣后放下手中的典籍“母后,那程少商实在是可怜,你把她接到宫中好不好”文子衿抱着宣后祈求着“你怎的如此重视这个小女娘啊”“没,没有,我同情她罢了”“那好,如果她愿意就让她到宫中做你的伴读好不好”宣后也是心疼少商的遭遇“好,儿臣谢过母后”

珩

一些不太正经的文,嘿嘿嘿👀

我总是喜欢磕一些背德cp,实在是找不到太多粮,打算自力更生一回了,来吧,要看哪个你们选:

  1.程少商ⅹ宣神谙

  2.程少商ⅹ桑舜华

  3.程少商ⅹ萧元漪

  4.程少商ⅹ越姮

  少商真辛苦🌚

  大家选出来爱看的,我看看哪个热度最高,我选一个热度高的拿出来写,其他的三个写不写,等我写完这一个再说吧,可能写也可能不写

  

我总是喜欢磕一些背德cp,实在是找不到太多粮,打算自力更生一回了,来吧,要看哪个你们选:

  1.程少商ⅹ宣神谙

  2.程少商ⅹ桑舜华

  3.程少商ⅹ萧元漪

  4.程少商ⅹ越姮

  少商真辛苦🌚

  大家选出来爱看的,我看看哪个热度最高,我选一个热度高的拿出来写,其他的三个写不写,等我写完这一个再说吧,可能写也可能不写

  

思黎

褔兮(27)

 “嫋嫋起来了”宣后等人掀开嫋嫋的被子,拉起嫋嫋“怎么了嘛,嫋嫋好困,我要睡觉”“嫋嫋,你忘了今天有什么大事吗”“什么啊?”嫋嫋歪着头一脸懵的看着眼前的五人“哎,这孩子,今天定亲都忘了”越姮说道“哦,我要定亲啊,待会再说”嫋嫋蒙上头准备继续睡“啊,我今天要定亲了”“嗯,不然我们大清早为什么来找你”宣后众人看着嫋嫋忘了自己要定亲的事只得无奈的摇头“今天大臣们都要来参加,你要好好收拾收拾”“啊,这只是定亲而已就这么紧张啊”嫋嫋叹了口气

  “进来吧”只见进来了三位婢女“为四公主换上定亲服吧”“是”越妃示意自己的婢女将一件淡红的衣服拿了进来“嫋嫋可喜欢?”宣后问道“嫋...

 “嫋嫋起来了”宣后等人掀开嫋嫋的被子,拉起嫋嫋“怎么了嘛,嫋嫋好困,我要睡觉”“嫋嫋,你忘了今天有什么大事吗”“什么啊?”嫋嫋歪着头一脸懵的看着眼前的五人“哎,这孩子,今天定亲都忘了”越姮说道“哦,我要定亲啊,待会再说”嫋嫋蒙上头准备继续睡“啊,我今天要定亲了”“嗯,不然我们大清早为什么来找你”宣后众人看着嫋嫋忘了自己要定亲的事只得无奈的摇头“今天大臣们都要来参加,你要好好收拾收拾”“啊,这只是定亲而已就这么紧张啊”嫋嫋叹了口气

  “进来吧”只见进来了三位婢女“为四公主换上定亲服吧”“是”越妃示意自己的婢女将一件淡红的衣服拿了进来“嫋嫋可喜欢?”宣后问道“嫋嫋喜欢,这就是母后说的秘密吗”“是啊,这可是我与你母妃和萧夫人桑夫人亲手缝的”“谢谢母后母妃阿母三叔母,嫋嫋超喜欢这件衣服”“去吧,换上我们看看合不合身”

   “母后,好不好看”嫋嫋换好衣服走出来“嗯好看”宣后笑着说“看来我们做的还挺合身的”桑舜华说道“快到时辰了,该去梳头了”翟媪提醒道“我与萧夫人一起吧”宣神谙拉着萧元漪一起为嫋嫋梳头“萧夫人,予要好好谢谢你将嫋嫋养的如此好”“皇后说的哪里话,妾应该的”“嫋嫋好了,我们走吧”两人看着眼前打扮好的嫋嫋“好”

     明德殿中正举办着宴席,嫋嫋牵着两位阿母走进殿内“嫋嫋拜见父皇”乖巧的行着礼 “朕的嫋嫋快起来啊,众爱卿,今日朕的幼女定亲我们不醉不归啊”文帝举起酒杯“是”

      嫋嫋坐在霍不疑身旁,“子晟哥哥”嫋嫋甜甜的叫着”“嫋嫋”霍不疑一脸宠爱的看着嫋嫋

       宴席结束后,嫋嫋正准备离开“嫋嫋”霍夫人叫住了嫋嫋“嫋嫋见过霍夫人”“还叫霍夫人啊”宣后笑着说道“神谙你来了”霍夫人看着宣后“嫋嫋,该改口适应一下了”“是,嫋嫋见过君姑”嫋嫋甜甜的叫着霍夫人心都要化了“哎,也算圆了我的女儿梦,神谙你放心嫋嫋嫁到我们家我会好好对她的”“那是当然,我信得过你,不然也不会交给你啊”“走了走了,我们去长秋宫吧,好啊,最近都没与你聊过天了”

思黎

褔兮(26)

  “三皇姊,你在这烧水我去那边切菜”“好,烧水你三皇姊我还是会的”文子绮(三公主名字)只见嫋嫋熟练地将菜切好,从水中捞出抓的两条鱼,文子绮见嫋嫋为鲈鱼去着鳞吓得尖叫“三皇姊莫叫了,有何好怕的”“谁,谁说我害怕了”

   “嫋嫋水烧好了”文子绮招呼着嫋嫋“来了,三皇姊,那边有糖饵,你先吃着等我”嫋嫋将菜倒进锅中翻炒着“嫋嫋,你的手艺真好”“那是,好吃嫋嫋以后多做些送给你”“好啊好啊”

    “终于好了,可累死我了”嫋嫋将菜装好“三皇姊,我们走吧,母后她们该等急了,今日我们一起吃吧,我做了好多呢”“那...

  “三皇姊,你在这烧水我去那边切菜”“好,烧水你三皇姊我还是会的”文子绮(三公主名字)只见嫋嫋熟练地将菜切好,从水中捞出抓的两条鱼,文子绮见嫋嫋为鲈鱼去着鳞吓得尖叫“三皇姊莫叫了,有何好怕的”“谁,谁说我害怕了”

   “嫋嫋水烧好了”文子绮招呼着嫋嫋“来了,三皇姊,那边有糖饵,你先吃着等我”嫋嫋将菜倒进锅中翻炒着“嫋嫋,你的手艺真好”“那是,好吃嫋嫋以后多做些送给你”“好啊好啊”

    “终于好了,可累死我了”嫋嫋将菜装好“三皇姊,我们走吧,母后她们该等急了,今日我们一起吃吧,我做了好多呢”“那我可就不客气啦”“在你四妹这客气什么尽管吃,嘿嘿”嫋嫋与三公主挽着手一路说笑着回了长秋宫

    “母后,母妃,你们在哪啊” 嫋嫋走进殿内却并未见到人“旋芷,皇后与越妃等人去哪里了”嫋嫋见婢女旋芷在就询问道“回公主,皇后与越妃和夫人们去了永乐宫”“好我知道了,我多做了些糕点,你们拿去吃吧”婢女们见嫋嫋赏赐点心忙行礼“谢公主”“起来吧,快拿去吃吧”旋芷欣喜地接过糕点与小姐妹们分了起来

     “三皇姊,我们现在这等会吧,母后她们应很快就回来了”嫋嫋拉着文子绮往偏殿走去“嫋嫋你还会做这么多小玩意那”文子绮摆弄着嫋嫋书案上的小灯笼“嗯,嫋嫋自是会做,三皇姊若是喜欢便拿去吧”“谢谢嫋嫋”三公主说着上前搂住嫋嫋“我四皇妹最好了”“哎呀,三皇姊怎的这般肉麻”说着上前挠文子绮的痒

    “嫋嫋你回来了”宣后众人走近偏殿见嫋嫋与三公主打打闹闹“这两个孩子”越妃叹了口气“额,嫋嫋,子绮见过母后母妃”嫋嫋与三公主急忙爬起来行了个礼“嗯,算你们还有规矩”“你们这两个孩子怎的变成小花猫了”选后掏出手帕为嫋嫋与三公主擦着脸上的灰“母后~”“母妃~”嫋嫋与子绮各抱着自家阿母撒着娇

    “母后,母妃,外大母,阿母,三叔母,嫋嫋与阿姊做了菜呢,快走快走”“这是嫋嫋做的烧鱼,青笋炒肉,还有鱼丸,快尝尝怎么样”“嗯,嫋嫋的手艺越来越好了”萧元漪与桑舜华夸到“阿母与三叔母爱吃就多吃点”“来来来,这还有我指的桃花酿”“哈~嫋嫋本事可真大”三公主喝了一口说道“嫋嫋比你可厉害”越妃忙说道“母妃~你都不向着我”

      用完膳,宣后众人在一起说说笑笑“母后,你们去干什么了,这可是秘密,后天你就知道了”宣后故意不与少商说“好吧好吧,嫋嫋就慢慢等着了”

An.谙

情思缠绵14

           自幼,程姎在萧元漪身边,不说大富大贵,也是精心养着的。孩童时期,程颂少宫觉得是程姎阿母和大母害了自己妹妹,对程姎也没有多大感情,看到首饰类的,只买了嫋嫋的一份,打算归家后送给嫋嫋,偏程姎身边的人偷偷给了自家女公子,程姎不过被被程颂程少宫阴阳了几句,萧元漪知道后,两兄弟被打了一顿,半个月起不来床,那些首饰也到了程姎的身上去了。后来几人隔阂嫌隙越来越大 ,加上那年宴会遥遥一望,萧元漪也训斥了两兄弟一通,程姎那是便已经把自己当成程家大房女公子看待了,何况如今。她骨子里有一股敏感的......

           自幼,程姎在萧元漪身边,不说大富大贵,也是精心养着的。孩童时期,程颂少宫觉得是程姎阿母和大母害了自己妹妹,对程姎也没有多大感情,看到首饰类的,只买了嫋嫋的一份,打算归家后送给嫋嫋,偏程姎身边的人偷偷给了自家女公子,程姎不过被被程颂程少宫阴阳了几句,萧元漪知道后,两兄弟被打了一顿,半个月起不来床,那些首饰也到了程姎的身上去了。后来几人隔阂嫌隙越来越大 ,加上那年宴会遥遥一望,萧元漪也训斥了两兄弟一通,程姎那是便已经把自己当成程家大房女公子看待了,何况如今。她骨子里有一股敏感的自卑和羞耻嫉妒心,让她更加深沉。

          如今,二房有了程煜,也不会再管程姎,三房本就不喜程姎葛氏,更不会管程姎,程姎只能抱紧萧元漪这颗大树,让自己有一席之地。

   

         少商绕到后院,袁善见走了上来。

        “临安郡主安好”

         “袁师兄”少商点头回了一个礼“不知袁师兄也到这里来何故?”

           “来求临安郡主一件事”袁善见摇了摇扇子“不若我唤郡主一声少商君,郡主唤我一声善见兄可好?”

         “善见兄请辞 自是奉陪,只是善见兄不会只为了求我这一件事情吧?”少商知道 这袁善见比狐狸还精有自身带了傲气,如今开口求人,想来没有好事。

          “少商君可否给程卿夫人,你阿母带一句话?”袁善见措辞言“来日,若是少商君有求 ,袁某在所不辞。”

         “什么事?”少商感觉七窍生烟,这人真真把自己的话堵住了,算计得一子不落。

          “奉虚言而望诚兮,期城南之离宫,登兰台而遥望兮,神怳怳而外淫……”袁善见开口念,却被少商打断。

         “停停停,袁善见,你什么意思?我把你当阿兄,当挚友,你还因为你师傅的事情,要我给我阿母说这些,你怎么想的?从此以后 ,这些莫要再提,否则不要怪我不顾情分,善见兄,你好自为之吧。”少商说完就走,袁善见呆呆站在那里。“原来,你只是把我当阿兄……”    

        

思黎

褔兮(25)

    众人笑了许久,见蒙在被里的嫋嫋不出声“嫋嫋,好了,我们不笑了啊”萧元漪掀开被子,却见嫋嫋已经睡熟“这孩子睡得真快”宣后笑着说“是啊,小孩子嘛”桑舜华端来水“给嫋嫋擦擦吧,跟个小花猫似的”“是啊,这孩子,怎么还往身上画画”宣后与萧元漪为嫋嫋擦洗着“诶,阿姊,嫋嫋这是画了我们啊”宣后走到书案前,拿起图纸“是啊,你看,嫋嫋画的还挺像”桑舜华指着说道“这孩子就喜欢画图”萧元漪笑道“嫋嫋啊,真是了不得”“走吧,夜深了,我们也去睡吧”“好啊,走吧”萧元漪为嫋嫋掩好被子,五人看着榻上睡熟的嫋嫋相顾一笑,回了寝殿,翟媪关上房门

  “嫋嫋起...

    众人笑了许久,见蒙在被里的嫋嫋不出声“嫋嫋,好了,我们不笑了啊”萧元漪掀开被子,却见嫋嫋已经睡熟“这孩子睡得真快”宣后笑着说“是啊,小孩子嘛”桑舜华端来水“给嫋嫋擦擦吧,跟个小花猫似的”“是啊,这孩子,怎么还往身上画画”宣后与萧元漪为嫋嫋擦洗着“诶,阿姊,嫋嫋这是画了我们啊”宣后走到书案前,拿起图纸“是啊,你看,嫋嫋画的还挺像”桑舜华指着说道“这孩子就喜欢画图”萧元漪笑道“嫋嫋啊,真是了不得”“走吧,夜深了,我们也去睡吧”“好啊,走吧”萧元漪为嫋嫋掩好被子,五人看着榻上睡熟的嫋嫋相顾一笑,回了寝殿,翟媪关上房门

  “嫋嫋起来了”“母后,让我再睡一会,就一会嘛”嫋嫋拽住被子可怜巴巴地说“不行快起来,就算皇后同意我可不同意,快起来”萧元漪掀开被子将嫋嫋从暖呼呼的被窝里拉出来“阿母坏,嫋嫋不理阿母了”“那阿母做的蜜饯嫋嫋还是别吃了”“蜜饯,嫋嫋要吃”听到蜜饯嫋嫋眼中充满亮光“呐,给你”嫋嫋急忙拿着蜜饯吃“少吃点一会还要吃早膳”“好”

    “嫋嫋张开手”宣后拿着一把尺子进来“母后,嫋嫋错了,别打嫋嫋”嫋嫋拉着宣后撒娇“伸出手来”“哦······”嫋嫋不情愿的伸出手“谁说要打你了,母后给你量一下尺寸,好做你的婚服”见嫋嫋咬着牙闭着眼宣后打了一下说道“那母后还打我,疼”“打疼了,母后给你吹吹啊”说话间宣后量完尺寸

    “嫋嫋醒了”越妃风风火火的走进来“嗯,母妃,嫋嫋醒啦”“来,嫋嫋,看看喜欢哪个样式”“这个,母妃,这个好看”“来人,就做这个款式”“是”“阿姮妹妹,你就宠她吧”宣后无奈道“嫋嫋要出嫁了,婚服当然要选最好的”“就是就是”嫋嫋小声嘟囔着“你再说”萧元漪弹了一下嫋嫋的脑袋“哎呦,嫋嫋出去一趟啊”说着跑了出去

       “我们走吧”越姮使了个眼神“嗯,走”宣后众人往永乐宫走去“嘿嘿,这条鱼真大”嫋嫋提着鱼往回走“嫋嫋”“三皇姊”见是三公主嫋嫋跑过去“你真要嫁给子晟啊”“嗯,是啊”“他可是个铁公鸡”“不,子晟哥哥不是这样的”“好吧好吧,你要去哪”“去烧了这鱼”“我与你一起”“好啊好啊”

       

思黎

褔兮(24)

   嫋嫋拉着五人到了小花园 “嫋嫋这是?”看着眼前多出来的小花园宣后疑惑道“母后,这是嫋嫋给您的礼物之一,嘿嘿”“嫋嫋这么厉害啊,这才几天不见修了个小花园”越妃看着眼前的小女娘觉察到不简单了“嘿嘿,哪有,是外大母与嫋嫋一起修的”“阿母,你也瞒着我”“我没瞒,嫋嫋愿意干我就陪着喽”“哎呀,别说了,母后,外大母,母妃,阿母,三叔母,快来”嫋嫋将点心摆在小凉亭的桌上“嗯,嫋嫋看来是没忘记你的建筑啊”萧元漪看着凉亭感慨道“嗯”嫋嫋脸上此时写满了快夸我二字“来来来,吃东西”越妃可不是惯孩子的人“阿母,走,吃些东西”众人坐在凉亭中说说笑笑...


   嫋嫋拉着五人到了小花园 “嫋嫋这是?”看着眼前多出来的小花园宣后疑惑道“母后,这是嫋嫋给您的礼物之一,嘿嘿”“嫋嫋这么厉害啊,这才几天不见修了个小花园”越妃看着眼前的小女娘觉察到不简单了“嘿嘿,哪有,是外大母与嫋嫋一起修的”“阿母,你也瞒着我”“我没瞒,嫋嫋愿意干我就陪着喽”“哎呀,别说了,母后,外大母,母妃,阿母,三叔母,快来”嫋嫋将点心摆在小凉亭的桌上“嗯,嫋嫋看来是没忘记你的建筑啊”萧元漪看着凉亭感慨道“嗯”嫋嫋脸上此时写满了快夸我二字“来来来,吃东西”越妃可不是惯孩子的人“阿母,走,吃些东西”众人坐在凉亭中说说笑笑

   “子晟见过皇后,越妃,宣夫人,萧夫人,桑夫人” 众人抬头望去,见来人是霍不疑 ,刚刚还在说说笑笑的几人禁了声“嗯,子晟你来有什么事吗”宣后说道“回皇后,子晟是路过见几位都在特来请安”“好了子晟,请完安就去忙吧”越妃急忙赶人“这,是”霍不疑看了嫋嫋几眼转身去了明德殿

     “哎,子晟哥哥”“别叫了嫋嫋,以后有的是时间见急这一时吗”萧元漪拦住少商“是~”见嫋嫋时不时的走神宣后拉起少商的手“嫋嫋,我们去逛逛”“好啊好啊,嫋嫋在那边搭了个秋千呢”宣后等人走在后面看着嫋嫋蹦蹦跳跳的走“这孩子,都快嫁人了还这么小孩子气”“姒妇,嫋嫋本来就是个孩子”“这才待在我身边不足一年就要嫁人了”宣后似要落泪“阿姊,莫伤心了”

   “你们快来啊”嫋嫋回头见众人走得急慢,跑来拉着宣后和萧元漪向秋千走去“桑夫人,你看那边有鲤鱼”越妃指着池塘说道“是啊,嫋嫋可真有本事”“母妃,三叔母,里面还有鲈鱼等明天嫋嫋抓给你们烧着吃”嫋嫋坐在秋千上晃着腿,身旁是自己的两位阿母“母后,阿母”嫋嫋起身去推秋千“唉,嫋嫋你慢些”“啊,太快了,嫋嫋慢些啊”

   晚上吃过晚膳,宣后叫萧元漪与桑舜华在房中讨论着事,“这嫋嫋还有四天就及笄了”“是啊,想不到当时的小婴儿都要嫁人了”“唉,这嫋嫋怎的叫子晟给抢走了”越妃不禁抱怨“就是,我的嫋嫋才回来不到一年,让子晟拐跑了”宣后气鼓鼓的说到“哈哈,皇后别气了”“咚”“什么声音啊”“”嫋嫋那边传来的,去看看

    五人提着灯往嫋嫋那边走去“嫋嫋,还不睡啊”萧元漪走进偏殿,“阿母,你们怎么进来了,嫋嫋这就睡”嫋嫋急忙将手藏在背后“你躲什么?”“没,没什么”“拿出来”“阿母~”“叫什么都不管用,快点,把手伸过来”“哦,好”嫋嫋不情愿的伸出两只小肉手“这孩子,怎的在手上画画,哎呦,待会洗不了啦”宣后看着少商头疼不已“嫋嫋太无聊了嘛”“怎么,让阿母和皇后给你讲故事”“好啊好啊”嫋嫋急忙答应道,她可不知不久就会为这个决定后悔“嫋嫋你先上榻”“好~”宣后为嫋嫋盖好被子,众人坐在榻边“阿母先讲啦”“嗯~”

     “从前啊··,有个小女娘,她有一天爬到一棵树上,结果啊”“怎么了怎么了”“你想知道啊”“嗯”“那个小女娘从树上掉了下来,把阿母新缝的衣服摔破了一个大洞”“这个好熟悉啊”“熟悉就对了,这不是嫋嫋你吗”“啊,阿母”嫋嫋躲进被里

布里斯班大法师

对抗匪徒

  程止察觉清县异状,决心独自前往,可就在程止离开后不久,一队匪徒就冲了过来,少商丢下诸多车马金银,仍赶不走匪徒,这才恍然他们怕不是求财,而是杀人。

  “敌众我寡只会更难应付,阿垚,可否拜托你去最近的郡县求救?”

  楼垚听话的翻身上马,可没走几步又急忙调头:“不行,我不能丢你一人在此地!我答应了程大人要以性命相守的!就算是死,我也只想和你死一起!”

  少商双目赤红:“谁要和你死在一起了,我还想活!你究竟去是不去!”

  楼垚面色纠结,依旧不动身。

  少商急道:“原来,你所谓一心为我,不过是虚言假语!连我的话也不肯听,要我以后如何能信你?!”

  楼垚也急道:“少商........

  程止察觉清县异状,决心独自前往,可就在程止离开后不久,一队匪徒就冲了过来,少商丢下诸多车马金银,仍赶不走匪徒,这才恍然他们怕不是求财,而是杀人。

  “敌众我寡只会更难应付,阿垚,可否拜托你去最近的郡县求救?”

  楼垚听话的翻身上马,可没走几步又急忙调头:“不行,我不能丢你一人在此地!我答应了程大人要以性命相守的!就算是死,我也只想和你死一起!”

  少商双目赤红:“谁要和你死在一起了,我还想活!你究竟去是不去!”

  楼垚面色纠结,依旧不动身。

  少商急道:“原来,你所谓一心为我,不过是虚言假语!连我的话也不肯听,要我以后如何能信你?!”

  楼垚也急道:“少商......我不是这个意思……”

  “那你去是不去!阿垚我告诉你,做我夫婿,除了听我的话,还需是个真男人!”

  楼垚眼眶含泪,哽咽道:“去!我去!你便是让我上刀山下火海我也去!但你需答应我,不能擅自行动。”

  少商握住他颤抖的手,承诺道:“你若能寻来援军,我自不会擅动!”

  楼垚狠心扬起马鞭,驾马离去。

  少商也正了正神,她看过这里的堪舆图,知道这附近有处猎屋,决定带着大家暂时躲避一下。

  一群人躲到猎屋后,少商带着所有人将屋内全部工具翻出来,布好防御。

  三叔母受了伤,少商将她扶到一旁休息,便组织部下准备战斗。

  匪徒果然很快就来到这里,少商站在窗前,望着为首之人,神色冷漠且冰冷。

  “斩!”

  藏在两侧的护卫拉紧绳索,快步跑来的前锋马匹躲闪不及,被绊倒在地,护卫立马举刀上前,趁着马上匪徒们跌得正眼冒金花,夺了他们性命。

  这一斩,便去了十几条性命。

  一时间,空中弥漫着刺鼻的血腥味。

  少商丝毫未受影响,再度出声:“卧!”

  护卫们训练有度,砍断人头后也不恋战,迅速后退,匍匐在地。

  匪徒们见自己已损失了十几位兄弟,怒火攻心,举着大刀朝猎屋追来。

  哪知前方竟有十米深坑,马匹纷纷踩空,落入坑中,坑内乃是少商布置好的竹箭,蓄势待发收割人命。

  “啊!”匪徒们惨叫连连。


  

  彩蛋:阿妙不会死了,被俘虏的是那个混蛋匪首。

思黎

褔兮(23)

    清晨,宣后已是起床收拾好了,走到嫋嫋的寝殿,由是这几日宣后生气,嫋嫋只得搬着小铺盖去了偏殿,榻上的嫋嫋浑然不知发生了何事,还在榻上摆着个大字,打着小呼噜“阿母,你看这孩子,睡觉真不老实啊,被子都踹飞了”“哎呦,嫋嫋与你幼时有的一拼那”“哪有啊,我睡觉一直都是很老实的”“是嘛?我可不信”

     “皇后,曲陵侯夫人和程县令夫人来了”翟媪见宣后在嫋嫋的偏殿小步跑进来“啊,这么快就来了,快让她们进来吧”宣后此时正看着嫋嫋与自家阿母说说笑笑“好”“夫人们请进”...


    清晨,宣后已是起床收拾好了,走到嫋嫋的寝殿,由是这几日宣后生气,嫋嫋只得搬着小铺盖去了偏殿,榻上的嫋嫋浑然不知发生了何事,还在榻上摆着个大字,打着小呼噜“阿母,你看这孩子,睡觉真不老实啊,被子都踹飞了”“哎呦,嫋嫋与你幼时有的一拼那”“哪有啊,我睡觉一直都是很老实的”“是嘛?我可不信”

     “皇后,曲陵侯夫人和程县令夫人来了”翟媪见宣后在嫋嫋的偏殿小步跑进来“啊,这么快就来了,快让她们进来吧”宣后此时正看着嫋嫋与自家阿母说说笑笑“好”“夫人们请进”

       “妾,妾,拜见皇后”萧元漪与桑舜华行礼道“免礼,萧夫人桑夫人,在予这不必拘谨,当自己家就好了”“是,谢皇后”“嘘,嫋嫋还在睡那”宣夫人拍了宣后一下“阿母,这,这有人呢”宣后红着脸“都是自家人,怕什么”“阿姊,瞧我给你带了什么”越妃听见偏殿传来说笑声走了进来“萧夫人,桑夫人,你们也在啊”“拜见越妃”“哎呀,我这人最烦这些虚礼了,不用了”“呦,嫋嫋还在睡啊”“是啊,这孩子,都快巳时了,还不起”宣后笑着说“嫋嫋这孩子啊,从小就是个小睡虫”说着点了一下嫋嫋的小脑袋“嗯,不要”说着就去抓萧元漪的手,萧元漪闪得快,她可是知晓嫋嫋有起床气,嫋嫋将宣后的手拉过咬了起来“嗯,饴糖”“嘶,嫋嫋,你弄疼母后了”嫋嫋缓缓的睁开眼睛,眨了半天才看清眼前的人“啊”看着眼前盯着自己的五人嫋嫋一惊“啪~”从榻上掉了下来

      “嫋嫋,嫋嫋”五人见嫋嫋滚下榻都伸手去扶“母后,母妃,外大母,阿母,三叔母?”嫋嫋捂着摔伤的屁股慢慢的爬了起来“这孩子,怕不是摔傻了?”越妃在一旁说道“没有,嫋嫋才没摔傻”“哎呦”一激动更疼了“哎呦,好好好,我们嫋嫋最聪明了”“阿母,三叔母怎么也来了”“怎么,不欢迎你阿母啊”“没有,嫋嫋哪敢啊,好奇好奇而已”“皇后有事找我们”“哦哦哦,嫋嫋知道了,母后你叫什么啊,吓我一跳”“你还问我?你突然抱住我的手咬我怨我啦”宣后装作委屈“嫋嫋看看,呼呼,不痛不痛了,嫋嫋错了”“嗯,你知道错就好”“母后为何叫阿母与三叔母来”“当然找你阿母来交流一下你小时候的英雄事迹了”“阿母,不要说嘛~”“这可由不得你”萧元漪说道

      “萧夫人,桑夫人,跟予到正殿吧”“好”嫋嫋跟在后面“母后~母妃~外大母~阿母~三叔母~”“嫋嫋你就在这吧,我们阿母之间聊天你就不要进来了啊”宣后将嫋嫋关在门外“不要啊,母后~~”

     “哼,再也不理你们了”嫋嫋蹲在门外独自一人生闷气,不一会,宣后打开门“母后,你们说完啦”迅速变脸小嫋“嗯~不急,你阿母与三叔母这些天暂住在长秋宫,慢慢说”“啊~”众人看着嫋嫋笑道“你听你母后吓你,我们在商量你定亲之事”越妃急忙说道“走了,你阿母与桑夫人还未喝茶吃些东西呢”“是啊,母妃带了糕点给你”“好哎好哎,走走走”嫋嫋被五人围着别提多开心了

   感谢baby的小思路了 @白色秋天 

娇气

番外1 母亲的教诲

  剧和原著皆有,但不多。ooc

  自那日同袁慎在凌不疑面前离开后,她已归家几日,家中气氛在当日欢快一下后便陷入难言的沉默。

  程少商虽在观罢光幕后有些想通,但终是有心结在。她仍未学会与阿母相处,在沉寂中躲了一段时间,这几日她与阿母只有短短几句交流。而当日凌不疑大概是看到她坚定选择袁慎,又知她准备定亲自知二人无甚可能,倒也未曾打扰。

  平淡几日,三叔母从骅县回到都城,因与程少商的关系好,二人同吃同住,亦是欢快,只是程少商仍是若有所思,十分纠结之形。终在又一次嫋嫋在对阿母相处方式纠结之后,三叔母准备与她促膝长谈。

  【嫋嫋,你似乎有心事,不止今日。近日总是忧虑甚多,似是为你阿母,...

  剧和原著皆有,但不多。ooc

  自那日同袁慎在凌不疑面前离开后,她已归家几日,家中气氛在当日欢快一下后便陷入难言的沉默。

  程少商虽在观罢光幕后有些想通,但终是有心结在。她仍未学会与阿母相处,在沉寂中躲了一段时间,这几日她与阿母只有短短几句交流。而当日凌不疑大概是看到她坚定选择袁慎,又知她准备定亲自知二人无甚可能,倒也未曾打扰。

  平淡几日,三叔母从骅县回到都城,因与程少商的关系好,二人同吃同住,亦是欢快,只是程少商仍是若有所思,十分纠结之形。终在又一次嫋嫋在对阿母相处方式纠结之后,三叔母准备与她促膝长谈。

  【嫋嫋,你似乎有心事,不止今日。近日总是忧虑甚多,似是为你阿母,又似是为情。】

  【叔母怎会如此想,嫋嫋表现得太过明显吗?】

  桑舜华一时无语,思考过后还是回答。

  【你最近时时失神,在与姒妇接触过后尤为明显,除此之外那凌不疑归来,你毫无反应,不考虑婚嫁之事。你不是总想让宣后放心致力此事?】

  程少商不得不感叹三叔母观察入微,只是桩桩事件都为难办,为何只有提起宣后语气似乎不好。

  【叔母不喜欢宣后?】

  【今日难得你我在此论说,在府中我便不顾及甚多。我的确不喜宣后,自从你任宫令后更是想劝阻,只是不得见面未曾通信,无法罢了。】

  少商不明,她并不理解三叔母为何不喜宣后,从未听她提起觉得宣后何处不好。宣后予她母爱,教她规矩体统,她甚是喜爱宣后,且宫中相伴五年,两人便是互相依靠如同母女。

  她在无人之境看了光幕,里面大多情爱,并未教她对世间态度。宣后只教过她礼仪与文书,三叔母给予她人生上启示,阿母也曾教过一些,只是与三叔母和阿母相处时日终究不长,只学了半截。现在的程少商尚不能完全认识自己。

  【为何?宣后是个好人,也曾教导我许多。】

  【嫋嫋,你看看自己。自五年前那事之后你便入宫,五年不曾做过什么。宣后是好人,对你心善,却不是个看得清的人。这五年你与她时刻相伴,性子倒是柔和了,如同世人希冀女娘之样,可如此之形有什么好处。单论宣后,没教育好子女,儿女皆是零落。如此这般整日无神,倒是学了一副怨妇做派,太过自怨自艾眼界狭隘。】

  少商觉得有理,但并未彻底动摇,长期以来跟着宣后,她觉得现状并无不妥。

  桑舜华观她之状便知她未彻底听进去,既是说了便要说到底。

  【嫋嫋,你是否觉得我说的不太对,宣后并未错,只是太过仁慈。只是嫋嫋,对别人太过仁慈便是对自己残忍。宣后一向宽厚待人倒是有好名声,但是谁能记她的好。朝堂之上不会因她宽厚便对她的子女宽恕,陛下倒是记得她好,一点好有什么用,比不过对越皇后的爱,起不到什么用。她未曾怨过任何人,她只怨自己,自己精气神一天天下去,你在旁边也被带累的如同怨妇。去骅县路上曾见雄鹰,那日我道日后能看到更多,这些年你可曾再见?宣后便是相夫教子之典范,你也学会了贤惠那一套。可嫋嫋,家雀与雄鹰怎能一般养。】

  程少商的心很乱,三叔母句句劝导皆在理,她无法反驳,提起当日雄鹰,更是让她恍惚。

  桑舜华说完便盯着程少商,见她神思不属也知晓无法再劝。今日除了看嫋嫋在不该的路上走着,还有她与姒妇之事。

  【我知你心乱,我今日不再说,你也可思考你想要什么,这日子终究是你过。】

  【还有你与你阿母之事,若是自己无法相通,为何不去与姒妇说说话。】

  说完,留少商独自思索,便出了室。

  

  

  

  

  我以为我能一章搞完,也写的好慢,高看自己了属于。    我 一直觉得宣后很好但是很多方面不适合嫋嫋的,慢慢搞了只能。彩蛋补充剧情但不影响

  祝大家新年快乐哈

狐崽儿

33和三叔母

  想看33和舜华的变质文😋

  有没有哪位大佬可以写一下👀

  33必须是1好吧😉

  想看33和舜华的变质文😋

  有没有哪位大佬可以写一下👀

  33必须是1好吧😉

情椽·墨执逍

落叶何妨终归秋

萧元漪×桑舜华

造谣一些少年关系,通通是瞎掰乱扯,人物欧欧西极其严重

隐藏结局是桑舜华去程家看见萧元漪


乱世群雄逐鹿天下,四处战火纷飞,就连号称天下第一书院的白鹿山书院也难逃兵燹祸乱。

初春时,升迁为宁远将军的萧元漪奉命领兵护卫白鹿山书院,许是之前诈杀敌军的威名宣扬了出去,这次戾帝的军队与山匪勾结,在他们尚未抵达书院时便杀上山来。

之前都是在兵力相当或是远胜对方的状况下开战,而今敌众我寡,萧元漪一面奋力拼杀,一面苦思冥想破敌之法,不防对面贼匪一刀砍来,她躲闪不及,正以为自己将要殒命刀下,却听一声锐响破空,一支箭直直插入对面贼匪脖颈,落下的刀轻而易举被她拨开。回...

萧元漪×桑舜华

造谣一些少年关系,通通是瞎掰乱扯,人物欧欧西极其严重

隐藏结局是桑舜华去程家看见萧元漪




乱世群雄逐鹿天下,四处战火纷飞,就连号称天下第一书院的白鹿山书院也难逃兵燹祸乱。

初春时,升迁为宁远将军的萧元漪奉命领兵护卫白鹿山书院,许是之前诈杀敌军的威名宣扬了出去,这次戾帝的军队与山匪勾结,在他们尚未抵达书院时便杀上山来。

之前都是在兵力相当或是远胜对方的状况下开战,而今敌众我寡,萧元漪一面奋力拼杀,一面苦思冥想破敌之法,不防对面贼匪一刀砍来,她躲闪不及,正以为自己将要殒命刀下,却听一声锐响破空,一支箭直直插入对面贼匪脖颈,落下的刀轻而易举被她拨开。回身顺着箭来的方向望去,她瞥见一个与她差不多大的少女站在书院一角的亭台上,眼神坚毅,指挥着举着弓箭的书院弟子。

四面敌军又围上来,萧元漪驭马冲回到战圈中。匪兵杀了一群又围上来一群,她挥剑的手臂已是酸软不堪,忽然耳边传来一声少女的尖叫。几乎要撕碎嗓子的排兵布阵声一停,她本能地看去,只见方才挥斥方遒的少女被敌军从亭子上强拉了下去。

救她!

萧元漪当即用左臂拉开弓,一箭射杀那拉扯的贼匪,一面拉着缰绳驾马往少女跌落的地方奔去。右臂拉住人的时候不可避免地传来一阵酸痛,少女顺着力道扑在自己身前,伤口被挤压,萧元漪的面容有一瞬间的僵硬。

桑舜华紧闭着的眼终于睁开了,她怔怔地望着身后不断倒下的匪兵,视线中还有几根颤动着尾羽的箭。耳边传来的指挥声明显是个女声,她侧头看去,只看见半张沾染血污却仍难掩俊俏容光的脸颊。

耗到敌方真正的将领现身,萧元漪拼着最后一点体力弯弓连射数箭,直将对方射落马下一箭封喉,这场战争才算终止。

“好了……结束了……别怕……”萧元漪抬手抚了抚怀里小女娘的后背,眼前一阵发黑。

腰后揽着的那只手滑下来的时候,桑舜华就意识到了不对,身上一沉,挺直脊背弯曲的刹那,她从衣袍间的空隙看见大片暗红的血迹。

白鹿山书院多是男子,萧元漪这女将军便只能由桑舜华一人照顾。

桑舜华从未见过这样的躯体,全身上下几乎找不到一片完整无损的肌肤,檀色的是伤疤,樱色的是刚愈合的伤口,她太瘦了,刀刃划开的地方甚至隐隐能看见骨头的惨白从皮肉的鲜红间透出来。

桑舜华去炖煮汤药的时候,萧元漪醒了。军中常有这样的时候,不过军医的手法可没这么温柔细致与……粗糙。

“小将军,请喝药。”

苦涩的药味将萧元漪的注意力从身上那些手法粗陋的绳结上移开,看见熟悉面容,萧元漪接过药问道:“是你啊,你没受伤吧?”

“我无事,只是摔了一下,没什么大碍,”桑舜华目光灼灼地看着萧元漪,“小将军救命之恩,我无以为报,只能让书院的师兄们去教导将军座下士兵读书习字。”

“好啊,我正愁那些老大粗个个目不识丁,多谢……嗯,敢问女公子的名讳?”

“我名桑舜华,不知将军的名字……”

“啊?”萧元漪愣住了,“你不是知道吗?你刚刚不是唤我萧将军吗?”

“啊?”桑舜华哭笑不得,“我叫的是‘小将军’,萧将军听岔了!”

“我叫萧元漪,”顿了顿,萧元漪又添了一句,“请女公子记牢了。”

桑舜华微微颔首,隐下勾起的唇角:“是是是……”

一通打岔,桑舜华已经走出房间才想起萧元漪还没喝药,转身刚推开门就看见某位将军推开窗端着药正要往下倒。

“小将军?”

桑舜华万万没想到萧元漪非但不愿喝药,还为了逃避喝药未待伤好全就日日出去带兵巡逻,不过也只逃了一天,之后每日她都拎着食盒去书院门前等待萧元漪巡视回来,大庭广众之下,萧大将军总不能耍赖不喝药吧?

天气渐热,人心浮动,贼匪又来骚扰了几次,萧元漪一不做二不休,带兵上山剿匪。

出发前一晚,桑舜华辗转反侧,直到深夜都睡不着,她出了房间正要去敲隔壁萧元漪房间的门,却望见庭院中央模模糊糊躺着个人影,她走近一看,萧元漪用四个酒坛子撑起一片纱布,躺在里面翘着脚望天。

一个人的时候空间还算宽裕,两个人躺在里面就有些拥挤了。

“睡不着吗?”萧元漪侧过身,一手垫在桑舜华脑后,一手捋了捋小女娘有些散乱的头发。

“嗯,”离了刀剑厮杀,桑舜华嗅到萧元漪身上浅淡的草木清香,一想到明日眼前人又要奔赴战场,她低落地在柔软寝衣上蹭了蹭,“阿父今日同我说,我的未来郎婿不愿回来……”

萧元漪从未想过面前这个看上去尚未及笄的小女娘还经历过这种事,气得她口不择言:“反正我除了身子不同,其他不比男人弱,不如我娶你罢!”话出口她才觉着不妥,“我只是……”

“我晓得,你只是为我鸣不平,”桑舜华不动声色转移了话题,“小将军方才在看什么?”

“我在看天上的星星,我阿父说人死后会变成天上的星星,以前我大母总是瞧不起我,”萧元漪不屑地冷哼一声,“我偏要做出一番事业,让她知道我不是只有小聪明!”

山上残余的匪兵已然是穷途末路,萧元漪不费吹灰之力就将他们一网打尽,而今贼匪既悉数认败投降,宁远将军也该带兵回转支援文帝了。

大军离去之时,桑舜华在书院角亭上远望萧小将军渐行渐远。萧元漪在马上远远听见悠扬笛声,她随手扯了片树叶,放在唇边,随性一曲,便作这段时日相处的最后结尾。

宗烅

浮瓜沉李

三叔母(桑舜华)与三叔父(程止)

短篇甜蜜日常

如若ooc,提前道歉,请不喜勿喷。


程止亲自端着一盘冰凉瓜果与冰酪,似怕因天气过于炎热使食物无凉,快步来到桑舜华面前。

“今日日头炎热,为夫人拿了些冰凉瓜果,消暑。”

拿起半梨递到人嘴边,桑舜华微笑靠近吃下。“夫君有心了”

“夫人喜欢就好,啊——”重复先前动作,喂入人口中。

“夫君,啊——”捏起一樱桃,如他先前动作般,二人相视而笑。

“我还为夫人备了冰酪,夫人尝些?”

“夫君为我准备这么多吃食,不怕夫人吃胖?”

“夫人即便胖了,那也极美。”

听他话嬉笑道

“油嘴滑舌”

程止靠近依偎桑舜华,欲为她捞上一碗冰酪。人阻...

三叔母(桑舜华)与三叔父(程止)

短篇甜蜜日常

如若ooc,提前道歉,请不喜勿喷。



程止亲自端着一盘冰凉瓜果与冰酪,似怕因天气过于炎热使食物无凉,快步来到桑舜华面前。

“今日日头炎热,为夫人拿了些冰凉瓜果,消暑。”

拿起半梨递到人嘴边,桑舜华微笑靠近吃下。“夫君有心了”

“夫人喜欢就好,啊——”重复先前动作,喂入人口中。

“夫君,啊——”捏起一樱桃,如他先前动作般,二人相视而笑。

“我还为夫人备了冰酪,夫人尝些?”

“夫君为我准备这么多吃食,不怕夫人吃胖?”

“夫人即便胖了,那也极美。”

听他话嬉笑道

“油嘴滑舌”

程止靠近依偎桑舜华,欲为她捞上一碗冰酪。人阻止他动作,笑颜为其,自己捞碗冰酪。放到他面前。

“夫君莫要总给我一人吃,夫君也应多吃些。”

紧接打趣道:“莫让阿母看见你消瘦,说我苛待你”转身双手附上人脸颊,揉了揉。

“有夫人在,怎么会消瘦。若夫人独自远门,对夫君来说,那可谓一日不见如隔三秋,毫无食欲可言,自然也就消瘦。”

“夫人若出远门,自会带着夫君”端起冰酪亲自喂到程止嘴中

“有夫人喂,这冰酪似更甜了。”

“那夫君可要多吃”

“那是自然,这般冰酪虽可天天吃到,但味道每次可不同”

“为何”

“因为夫人每次喂,夫君虽都感到幸福,但每次又都新奇”

桑舜华听言,笑道

“夫君何时这么甜言蜜语”

“并非甜言蜜语,实话罢了”

二人笑言深情对视,这一眼便是万年。








迎面还有风凉~

这一对挺好磕的,感情很好。

我记得这个程止之前也在一部剧中演过大哥,被母亲利用,如履薄冰,举步维艰却重情重义,我当时就觉得这个角色太难了……

现在他接的这个挺好的,有个知理又心善的妻子,两人一起恩爱,她的妻子真的面善呐人也好,有种缺憾补上了圆满的感觉y∩__∩y

这一对挺好磕的,感情很好。

我记得这个程止之前也在一部剧中演过大哥,被母亲利用,如履薄冰,举步维艰却重情重义,我当时就觉得这个角色太难了……

现在他接的这个挺好的,有个知理又心善的妻子,两人一起恩爱,她的妻子真的面善呐人也好,有种缺憾补上了圆满的感觉y∩__∩y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