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桔梗

52.6万浏览    5628参与
桔梗Kikyo

【Day2 从官方资料读桔梗】高桥留美子篇[牛哞哞]

P1. 守护弱者,慈悲的温柔&贯彻信念的理性与力量

P2. 桔梗的灵力是天生的,高明的箭术为修行所得

P3. 桔梗名字的由来和花语“永恒不变的爱”

P4. 死前的深明大义

P6. 桔梗的光是打倒奈落的王牌!

P7. 净化奈落只能由桔梗的转世做到

P8. 高桥很喜欢描绘桔梗前后的转变&3个女主

P9. 设法让gv和桔梗相似但办不到,放弃了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Day2 从官方资料读桔梗】高桥留美子篇[牛哞哞]

P1. 守护弱者,慈悲的温柔&贯彻信念的理性与力量

P2. 桔梗的灵力是天生的,高明的箭术为修行所得

P3. 桔梗名字的由来和花语“永恒不变的爱”

P4. 死前的深明大义

P6. 桔梗的光是打倒奈落的王牌!

P7. 净化奈落只能由桔梗的转世做到

P8. 高桥很喜欢描绘桔梗前后的转变&3个女主

P9. 设法让gv和桔梗相似但办不到,放弃了


桔梗Kikyo
让人痛苦的是回忆还是伤口呢?...

让人痛苦的是回忆还是伤口呢?


画师:阿强_aq

让人痛苦的是回忆还是伤口呢?


画师:阿强_aq

愚者ooo

性转桔梗,帅吗?欢迎约稿拯救穷逼😭

性转桔梗,帅吗?欢迎约稿拯救穷逼😭

桔梗Kikyo

【Day1 从官方资料读桔梗】高桥留美子篇[好喜欢]

P1-2. 桔梗是战国时代伟大、名满天下的纯洁巫女。戈薇继承了桔梗的灵魂、灵力和眼力。

P3. 桔梗灵力的强大。

P4. 翠子与桔梗的相似之处。

P6. 桔梗有着崇高的使命感和奉献精神,第二次的人生认真且激昂。

P7. 桔梗是高桥心中的殉道者。

P8. 桔梗是整个故事的重要存在与核心。

P9. 高桥非常喜欢桔梗!是她心中的力石彻!犬夜叉的故事始于奈桔、终于奈桔。

【Day1 从官方资料读桔梗】高桥留美子篇[好喜欢]

P1-2. 桔梗是战国时代伟大、名满天下的纯洁巫女。戈薇继承了桔梗的灵魂、灵力和眼力。

P3. 桔梗灵力的强大。

P4. 翠子与桔梗的相似之处。

P6. 桔梗有着崇高的使命感和奉献精神,第二次的人生认真且激昂。

P7. 桔梗是高桥心中的殉道者。

P8. 桔梗是整个故事的重要存在与核心。

P9. 高桥非常喜欢桔梗!是她心中的力石彻!犬夜叉的故事始于奈桔、终于奈桔。

红豆糯元宵
🍁枫叶,满山红叶,绚烂夺目...

🍁枫叶,满山红叶,绚烂夺目

美女贴贴。

【是稿子,不可以用哦~】

据要求,动作有参考。

🍁枫叶,满山红叶,绚烂夺目

美女贴贴。

【是稿子,不可以用哦~】

据要求,动作有参考。

Ayew
桔梗抱花,我抱桔梗

桔梗抱花,我抱桔梗

桔梗抱花,我抱桔梗

淮南甜橙.

【奈桔】错位(5)

*原剧向,桔梗微黑化向

*本章根据tv剧情,中间有较长的犬和桔的对手戏,奈在后半段

*我更新了!这一章是本来预定两章的份量,比较粗长

*ooc渣文笔预警


    人见城里感受不到她的气息。他想,她不在这里。

    最近一段时日,她每日都待在距他不远的偏殿里,天空上时不时飘摇而过的死魂虫已经成了人见城里一道固定的风景。他深知她这个身体的脆弱程度和她孤身游荡在外的危险程度,也正是因为这样,她才终日待在城内闭门不出。...


*原剧向,桔梗微黑化向

*本章根据tv剧情,中间有较长的犬和桔的对手戏,奈在后半段

*我更新了!这一章是本来预定两章的份量,比较粗长

*ooc渣文笔预警


    

    人见城里感受不到她的气息。他想,她不在这里。

    最近一段时日,她每日都待在距他不远的偏殿里,天空上时不时飘摇而过的死魂虫已经成了人见城里一道固定的风景。他深知她这个身体的脆弱程度和她孤身游荡在外的危险程度,也正是因为这样,她才终日待在城内闭门不出。

    她说过:“我会留在这里。”但今天她却没留下任何话就离开了人见城。

    他唤来神无,手指在白色的镜框上抚过,镜子上出现了她的身影,她牵着一匹马走在林间,白色的衣角从浓密的草丛边擦过,若有风经过,那裙角便像是一湾湖水一样柔柔地漾开。这样的情景对他来说很熟悉,在她来到人见城之前,他时常这样追踪她的身影,也时常看到她牵着马走在林间的样子。

    她想去哪里?如果他没记错的话,犬夜叉一行人最近也在这里,那么她要去找犬夜叉么?镜子里的画面出现了犬夜叉的身影,他孤身一人待在林间的空地上,而那个人类少女并不在他的身边。

    如果此时她再见到自己曾经的爱人,他们会一见如故么?她仍然会像前几次一样对他心慈手软么?他的目光从镜子上移开,落在窗外的天空上。

   少顷,一条巨大的怪虫从被雾气笼罩的人见城里缓缓飞出,在天空上盘旋一阵后,往城外的森林飞去。

 

   

    桔梗牵着马走在树林间。透过稀疏的树杈,她看到远处冒着炊烟的村庄,微微加快了脚步。之前她住在村里,发现封着蛊毒的山洞后匆忙离开,现在事情已经过去了,总该回村一趟,顺便看看是否还有伤者需要自己处理。

    头顶的树叶突然窸窣作响,一片树叶打着旋落到她脚边,桔梗顿住脚步,感觉扑面而来的风突然变得急促了起来。她将耳边被风吹散的鬓发撩回耳后,抬眼看向风吹来的地方,一条红色的巨大的死魂虫徘徊在不远处的天空上,正朝着这片森林的方向徐徐飞来,所过之处不断有一团团白色的死魂飘上天空,没入它的身体里。随着那条死魂虫的靠近,仿佛有无形的力量正在拉扯着她身体里的死魂,如果再徘徊下去,桔梗觉得身体的所有死魂都要被这股强大的吸力尽数吸走,到那时,这具陶瓷的身体会完全失去生气,她也会再一次从这世上消失。 

    不能被它夺走死魂。桔梗定定神,集中灵力压制住身体里蠢蠢欲动的死魂,翻身上马疾驰离开。驾马一路飞驰时她分神回头看了看,那只死魂虫调转方向朝着她的方向追来,大有穷追不舍的势头。

    果然是朝着自己来的。

    桔梗在心里冷笑了一声。这只死魂虫是从谁那里来的简直是不言而喻,只不过不知道那人放出这样的怪物来追杀她到底是什么目的?总不会是被她一番讽刺激得恼羞成怒想要杀人灭口吧。她想着,只要人类的心还在,他总是不能对自己动手的。

    如果不是真心想杀她,那就是别有用心了。

    身下的马发出一声尖利的嘶吼,桔梗回过神,用力地扯住缰绳,堪堪停在悬崖的边缘。身后一直盘旋着的死魂虫突然张开血盆大口猛地向她袭来,她迅速地一闪身躲开,正想抽出背后的箭,脚下却猝不及防地一空,身体不受控制地往下落去。

  “啊——”

    盘旋在悬崖边的死魂虫看着自己的猎物摔下悬崖,她的身影在空中急速地下坠,像是一片残破的叶子坠落下去,很快便没了踪影。死魂虫在空中停滞了片刻,最终还是追着猎物的气息缓缓地飞向崖底。

    人见城里的奈落面无表情地再次轻抚镜子,桔梗摔下山崖的画面渐渐消失,随之出现的是悬崖下的森林里,银发的半妖一个人徘徊的身影。

   “马上...就该见到了吧。”

   “我可是很期待你的表现呢,桔梗。”

 

  “戈薇什么时候才会回来啊...”

    一身红衣的半妖站在古井边,望着井口闷闷不乐地嘟囔着。昨晚因为和戈薇拌了几句嘴,她居然就这么抛下自己跑了,到现在还不回来,真是让人不爽。

    犬夜叉站起身来,正想先离开这个地方,便感觉头顶的风呼地一下朝自己袭来,面前的树林窸窣作响,树枝狂乱地摇曳着。“有妖气...”犬夜叉嗅了嗅风中越来越浓的气味,望着树林的表情渐渐严肃起来。

    一只巨大的长虫携着狂风猛地从枝叶间冲出,腥臭的妖气扑面而来,随着它的出现,树林里跌跌撞撞跑出的那个身影在犬夜叉的视线里渐渐明朗了起来——白衣红裙,黑发披肩......那不是桔梗吗!犬夜叉不由得瞪大眼。

  “桔梗!你怎么会在这里!”犬夜叉惊呼一声,三步并作两步跃到那个单薄的身影边,抬手揽住了她摇摇欲坠的身体,陶土的冰冷触感让犬夜叉怀里一凉。“怎么受这么重的伤...”犬夜叉喃喃着,抬头看向那只盘旋的长虫,它正朝着桔梗的方向急速冲锋而来,桔梗的身体里不断冒出白色的死魂,被它尽数吸入身体里,宛如一个无穷无尽的无底洞正在疯狂地吞噬着她的生命。这只长虫,竟然是要吸干她身体里的死魂么!

    犬夜叉一闪身避过长虫的袭击,携着怀里的人迅速跳到了几米开外。眼角瞥到了不远处盘旋着的毒蜂,犬夜叉咬了咬牙——那是奈落的毒蜂。

    这只怪虫是奈落派来的?他想干什么?难道他想再一次伤害桔梗吗?犬夜叉狠狠地握紧了拳,尖利的指甲重重地刺入掌心。

    绝对不能允许这种事发生!

    长虫又重重地朝二人撞来,地面上岩石飞溅。犬夜叉抱着怀里的人几步跳到林间,把昏迷不醒的桔梗安置在树下,抽出腰间的铁碎牙朝死魂虫跑去。

    桔梗在恍惚间感觉有一只温暖的手轻轻地抚了抚她的长发,隐隐约约能听到那人带着急切,却仍然不失温柔意味的声音:“桔梗,乖乖待在这里等我,我去解决怪虫。”

  “我绝对不允许奈落再次伤害你。”

 

 

 

    桔梗苏醒时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她抬起眼,看见身边漂浮着的散发着微光的死魂,宛如悬浮的星辰一般零零散散地分布在林间。耳边传来谁的声音,一声声急切地唤着她的名字,犬夜叉握着她的肩,满面担忧地唤着她:“桔梗!桔梗!”

  “犬夜叉...”隐隐约约的荧光映亮了眼前那张脸上不加掩饰的急切神情,此刻他们仿佛置身于无边的星空中,桔梗有些恍惚地轻声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你才是,怎么会在这里...”

  “我被妖怪追到这里...”桔梗回答,轻轻地动了动自己僵硬的四肢,微不可察地皱了皱眉。那家伙下手还真是不留情,要是犬夜叉不出现,自己指不定真就被那只死魂虫粉身碎骨了。想来,他大约也是算准了犬夜叉在这里,才会让那只死魂虫把她赶来这里。

    之前她还没想通,为什么莫名其妙要追杀她,原来竟然是这个原因。真是愚蠢至极。桔梗在心里冷笑着。

  “所以,才来这里找我帮忙的吗!”面前半妖少年的脸仿佛一瞬间明朗了起来。他欣喜地望着她的眼睛,目光里流露出不加掩饰的喜悦。

    桔梗看着他眼里闪现出的光芒,轻轻冷笑了一声:“别自大了,犬夜叉。我只是逃跑到了这里而已,和你没有任何关系。”

    他也曾经是她坚实的盾牌,曾经她也天真地想过他可以为她挡下所有危险,但最后她全身心信赖的人却和她走向了分崩离析的路。桔梗闭上眼,靠回书上闭目养神,等待着缓缓流进身体的死魂将身体填满。

 “桔梗......”

   犬夜叉愣了愣,眼里的光芒像是被风扑灭的蜡烛陡然消失。

 



  “已经五十年了啊,桔梗。”

    长久的沉默后,桔梗听见一句这样的低语。她睁开眼,看向面前正昂着头望着树沉思的犬夜叉,淡淡说:“怎么了,你在想什么?”

 “我们因奈落的陷阱互相憎恶,我在这棵树上被封印了五十年,而你死了。 ”犬夜叉的目光从树上的箭孔上收回,落在她的脸上。他在浅浅地微笑着,语声里带着淡淡的怀念和令她熟悉的温柔,“但我在想,我们和五十年前一样,都没变。”

 “胡说八道,我变了,自从将你封印在这里的那一刻开始。”从那一刻开始,她就注定和他是两个世界的人了。那场大火以生死为界,将她与他隔绝开来,她如今不过是个苟延残喘的活死人,不过是凭着那点微弱的死魂,才能挣扎着回到世间。如今她的身体再也无法拥有温度,心也始终如坠冰窖,这样的她,怎么能说是和以前一样。

  “那我变了吗,桔梗?”犬夜叉上前一步,微微低下头凝视着她。

  “确实,我在知道真相之前,也曾憎恶过你。但你说过的吧,我的命是属于你的。”

  “所以,你的命也是属于我的。”

    银发的半妖微笑着说出动人的话,直视着她的目光似乎还如五十年前一样带着让她悸动的炽热。桔梗恍惚了一瞬,搭在胸前的手指感受到冰冷的触感,回过神来冷笑道:“说到底,你不过是跟奈落一样。”

    面前的半妖少年露出茫然的神情,桔梗眯了眯眼,不急不缓地解释道:“奈落的身体里的确还残存着鬼蜘蛛的心。鬼蜘蛛那个山贼一直想把我变成他的人,而之后他特意挑拨我杀死你,也是鬼蜘蛛的嫉妒心所使。”

  “等等!...那么,奈落他对你...”

    看着犬夜叉的脸上呈现出不敢置信的神情,桔梗恍然间有了莫名的快感,继续一字一句冷笑着解释:“是啊。虽然他不想承认,但我知道,他的体内还残留着对我的感情。”眼角的余光瞥到不远处徘徊着的毒蜂,桔梗嘲讽般地勾起嘴角,慢条斯理地说着,“他就是为了消除这份感情,才决定对我动手,将我消灭。”

    死魂虫轻轻地在脸上拂过,最后一枚死魂融入体内,不去看犬夜叉脸上震惊的表情,桔梗缓缓地站起身来:“我的体内已经充满了死魂,我要离开了,犬夜叉。”刚转过身,她听见身后传来犬夜叉低低的声音:“桔梗,你打算一个人去消灭奈落,对吧?”

    桔梗没有回应,继续往远处走去。

 “我不管你现在是怎么看我的,我怎么可能把你交给奈落!”

 “能从奈落手上保护你的只有我啊!”

    身后突然爆发出的嘶吼让桔梗的脚步微微顿了顿。她听见身后沉重的脚步声正在急速靠近,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拉进一个温暖而有力的怀抱。修长有力的手紧紧地将她禁锢在怀里,半妖银色的长发拂过她的脸,从她的肩上滑落,与她的黑发交织在一起,她听见抱着自己的人在耳边沉声说:“我一定会消灭奈落的,桔梗。所以你不用再战斗了。”他的声音低沉温柔,在她耳边一个字一个字缓缓吐气时,像是在庄重地宣告着什么誓言。

    熟悉又温暖的怀抱。桔梗仿佛回到了五十年前那个有着暖阳的秋日,夕阳的余晖仿佛穿越了五十年的时光落在他们身上,波光粼粼的湖水仍然荡漾在他们的脚下,她轻轻抬起手放在犬夜叉的肩上,感受着手下温热的触感。

    环着她的这个怀抱仍然温暖有力,但五十年前的那段时光已经湮灭在漫天的大火里了,一切都已经不一样了。

    犬夜叉感觉脖子上传来冰凉的触感,他愣了愣,稍稍退开一步,不敢置信地望向脖颈旁那把利刃,以及正握着利刃的满面冷意的桔梗。她斜睥着自己,唇角牵出一个微笑,目光里却是森森的冷意:“男人还真是愚蠢啊。只要抱在怀里,就觉得女人是属于自己的了。”

  “你和奈落一样愚蠢,犬夜叉。”

    不再多费口舌,桔梗将刀收回袖中,推开还愣在原地的犬夜叉,往森林深处缓步走去。

   “不要再跟上来。有空来劝我,不如去关心关心你身边那个女人。”

 

    

    桔梗缓步走到树林深处,感觉自己的脚步正一点点变得沉重。长时间的逃亡带来的疲倦如潮水般涌上身体,桔梗皱了皱眉,扶着一棵树坐下。眼角瞥到仍然盘旋在不远处的毒蜂,桔梗对着空无一人的树林慢声道:“我累了。来接我回去。”

    她闭上眼靠在树上。不知过了多久,鼻尖忽得嗅到冷淡的香气,她睁开眼,看到不远处的阴影里站着的那个裹着毛皮大衣的身影。他静静地站在离她几步远的树下,仿佛游走在世间的幽魂,他出现的地方似乎连空气都变得更加冰凉。

 “竟然如此狼狈?无所不能的巫女大人,还奈何不了一条死魂虫吗?”兜帽下传出男人极慢的轻笑,桔梗看不清他的表情,但想来兜帽下的那张脸应该是带着嘲讽的笑意。

    桔梗挑起眉:“或许你还记得,我这副样子是拜谁所赐?”她意有所指地说道,“你把我伤成什么样,你不清楚吗?”

  “奈落,我该夸你好打算吗?”不等他接话,桔梗嘲讽地看向他,“安排死魂虫把我赶到犬夜叉在的地方,料定了他会救我,对吗?”

  “给你们一个互诉衷肠的机会,不好么?”他仍然低哑地笑着,“犬夜叉一定会救你。英雄救美,旧爱重逢,多么有趣的剧情。”

 “还在试探我?看戏看得开心么。”桔梗冷笑,朝他伸出了自己无力酸疼的手,“过来。带我回去。”

    奈落微微一愣,站在原地没有动。对面的女子皱着眉,一副冷冷淡淡的样子,明明眼角眉梢都写满了对他的嘲讽,却又在此时理所当然地向他伸出手,是个毫不保留的信任的姿态。心中泛上无奈与愤怒交织的复杂情绪,他深知她对他的信任来源于那份让他厌恶至极的“爱”,可这份“爱”又让那颗不受他控制的心在她对他有所要求时根本无法坐视不理。

  “站着干什么。还是说你觉得我这样有能力自己回到人见城?”桔梗的声音拉回了他的思绪,他抬眼向她看去,她已经收回了伸出的手,正抱着手臂高傲地看着他。桔梗等了片刻,对面的人在长久的静默后还是踩着一地的枯枝落叶窸窸窣窣地走过来,微凉的手指绕过她的长发落在她的背上,接着她就落进了一个裹着厚重毛皮的怀抱。

    她靠在他的胸膛前,被他身上厚实的毛皮包裹着,闻到他衣襟上淡淡的冷香,这是他做了城主以后惯穿的衣裳上特有的华贵熏香。她想起不久前犬夜叉向她展开的怀抱,犬夜叉的气息永远是热烈的张扬的,像是炽热的太阳一样,他在自己面前时,她不用睁开眼就能感觉到那股温暖的热浪扑面而来。而奈落的气息似乎永远是阴暗的冰凉的,她能嗅到这个怀抱里冷淡的香气,但也只有她能敏锐地察觉到那股冰冷的香气里隐隐约约的妖气。

    手指滑过衣袖,从袖子里取出刚刚收好的匕首,桔梗的手在自己靠着的这个胸膛上寻了寻位置,稍微用了点劲头用力地刺进去。她听到刀锋劈开皮肉,和皮肉迅速愈合的声音,而抱着她的人只是微微顿了一顿,连气息都未曾有过不稳。

  “果然愈合了。”她摇摇头,有些惋惜地将匕首擦了擦,重新收回袖子里,一抬头,就对上一双凝视着自己的紫色的眸子。奈落满是阴霾的眼里似乎酝酿着滔天的风暴,他面色不善地打量着她:“你该知道,这样的攻击对我根本没用。”

    桔梗偏着头看了他半晌,忽然轻轻地笑了,直视着那双紫色的眼睛:“拜你所赐,今天我倒是懂了一件事。心中有着爱的男人,在面对心爱的人时,都会变成彻头彻底的废物。”

 “我让你得手,只是因为你根本伤不到我。”他声音沉沉。

 “随便你怎么想吧。反正能伤到你的方法还有很多。”她无所谓似地说道,黑亮的眼一瞬不瞬地凝视着他时,那种摄人心魄的魅力竟让他无法控制自己不被吸引。

 “我不杀犬夜叉,不杀他身边那个女人,只是因为时机还没到。”手指轻轻地滑过他胸前的衣襟,她刚刚把刀子送进去的位置,她轻笑,“我说过,不要再进行这种愚蠢的试探。下一次就不会是这么简单了。”

    说完这些话,她仿佛有些疲倦似地靠上他的肩,手指轻轻攥紧了他的大衣:“回去吧。”

    奈落看向怀里的女子,她似乎确实是疲惫极了,已经靠着他的肩闭着眼宛如沉睡。她闭着眼的样子和她平日里不同,那双漂亮的眼睛望着他时总是充满了嘲讽的锋利的意味,她像是一把尖利的锋芒毕露的匕首。他不喜欢这样带着锋芒的人,更不喜欢肆意挑衅自己的人,他不止一次想像五十年前那样将她彻底毁灭,可她这柄淬了毒的匕首恰恰捅在他那颗充斥着愚蠢的感情的心上,使他无法动她分毫。

    他的手抚上她的脖子,只要稍稍一用力就把她脆弱的脖颈折断。那双手停顿良久,最终还是移到了她的肩上,将人揽得更紧。

    桔梗感受到揽着她的那双手紧了紧,如同上一次一般的熟悉的怀抱让她放松了下来。她将手搭在他的肩上,看着他胸前的衣襟,她想,果然没有错,有着“爱”的奈落,对她来说是完全可以掌控的,不堪一击的。桔梗感受着自己靠着的胸膛里那颗心的跳动声,不由得勾起了一个轻轻的微笑。

    他这份“爱”,将成为她拥有的最得手的利器。

 ---------------------------tbc-----------------------------------

听我狡辩啊家人们,我真的不是故意拖更。

话说错位好像比冥婚热度更低啊,大家不喜欢原剧向吗?

最后还是卑微地说一句,看完给个评论吧~冷圈人有一个算一个都是一家人~

 

 



向云燕

就……拿捏不住画风,之前画着画着就快变成厚涂了,于是又重新勾线,再来了一遍,还没有深入进去,以后有时间吧

就……拿捏不住画风,之前画着画着就快变成厚涂了,于是又重新勾线,再来了一遍,还没有深入进去,以后有时间吧

啊黄动漫
脚踏两只船,戈薇 桔梗全都要
脚踏两只船,戈薇 桔梗全都要
月坠
“桔梗,我们一起做个普通人吧。...

“桔梗,我们一起做个普通人吧。”
“我不再是招灾引祸的四魂之玉,而你,也不再是被我束缚的巫女。”
“从此以后,几孤几月,屡变星霜,唯有此心,亘古不移。”
                                      ...

“桔梗,我们一起做个普通人吧。”
“我不再是招灾引祸的四魂之玉,而你,也不再是被我束缚的巫女。”
“从此以后,几孤几月,屡变星霜,唯有此心,亘古不移。”
                                               ——玉《暴躁特级,在线骂人

同人文约稿

第五弹~

感恩画师啾啾:877062096

啊蓝动漫
桔梗复活竟然要杀,桔梗:你为什么背叛我
桔梗复活竟然要杀,桔梗:你为什么背叛我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