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桥梁拟人

18624浏览    597参与
一棵老环山春了
“前面就是重庆洪崖洞,现在这个...

“前面就是重庆洪崖洞,现在这个时间人很多,大家都别走散了。”


被重庆抓去当导游的亲千厮门

现实是某种封桥操作


千千这样的导游我想来一打


他导游棍棍上面挂的就是长江索道(确信。)

“前面就是重庆洪崖洞,现在这个时间人很多,大家都别走散了。”


被重庆抓去当导游的亲千厮门

现实是某种封桥操作


千千这样的导游我想来一打


他导游棍棍上面挂的就是长江索道(确信。)

一棵老环山春了
就是不知道把她亲肿算不算破坏公...

就是不知道把她亲肿算不算破坏公物。


(是约的稿。就炫耀一下老婆罢了()


就是不知道把她亲肿算不算破坏公物。


(是约的稿。就炫耀一下老婆罢了()


几星霜
天鹅下蛋的地方 那时的浦口工地...

天鹅下蛋的地方


那时的浦口工地,放眼望去除了很少一部分是刚刚收完高粱玉米、苞谷的旱地(改种水稻是1962年后),其余都是大片大片的芦苇荡。我这个人爱管闲事,浦口边上原先都是茅草棚子,我对不少人说,赶紧用相机拍下来,回头一发展,这个茅草房子你花多少钱都买不来了。至今谈起来,当地六七十岁的老农还会指着我们桥处五层宿舍那一片说:“那就是当年天鹅下蛋的地方!” 

  先期到达这里的工人弟兄们白天在江边打试桩,夜晚就栖息在低矮潮湿的临时工棚里。我所在的施工科与四桥处机关的同志住宿在距工地1公里的轮渡桥仓库。我们在地上放两根枕木,再辅上木板,一个挨一个地打开行李卷睡觉。轮渡桥一带火车煤烟......

天鹅下蛋的地方


那时的浦口工地,放眼望去除了很少一部分是刚刚收完高粱玉米、苞谷的旱地(改种水稻是1962年后),其余都是大片大片的芦苇荡。我这个人爱管闲事,浦口边上原先都是茅草棚子,我对不少人说,赶紧用相机拍下来,回头一发展,这个茅草房子你花多少钱都买不来了。至今谈起来,当地六七十岁的老农还会指着我们桥处五层宿舍那一片说:“那就是当年天鹅下蛋的地方!” 

  先期到达这里的工人弟兄们白天在江边打试桩,夜晚就栖息在低矮潮湿的临时工棚里。我所在的施工科与四桥处机关的同志住宿在距工地1公里的轮渡桥仓库。我们在地上放两根枕木,再辅上木板,一个挨一个地打开行李卷睡觉。轮渡桥一带火车煤烟很重,早上晒的白衬衣,到晚上回来收时就全都变成灰黑色的了。当时工地还未建浴室,只搭建了临时伙房。开饭时,大家就蹲在临时伙房外的野地里和小河边上吃……一个月三两油、二两肉,餐餐是萝卜包菜。二两稀饭用小脸盆大的搪瓷碗盛,肚子吃胀了还总感觉没吃饱。吃完饭,碗都不需要用手去洗,水一冲就干干净净了。

——《桥梁建设报》

读着摸了个随笔

ps:小南不是没穿裤子(?)是他穿的夏天的裤子加上长个了所以变成七分裤了

那时他大概是会掏鹅蛋吃…不过被大天鹅叼过加上发现会孵出小鹅后就没敢干了

写到这想起丑小鸭草

几星霜
昨天晚上的点图,因为拉线晚了亿...

昨天晚上的点图,因为拉线晚了亿点所以变成八格了233

昨天晚上的点图,因为拉线晚了亿点所以变成八格了233

一棵老环山春了

柑橘一样的日出


是学校贴出来的摄影作品,当时就觉得这个色调,菜园坝好美……

其实还有出去玩儿的时候发现渝中真的又热闹又安静的奇怪感觉()

花花是仪式感!花花真的好漂亮,每天搞两朵花花放在旁边挺舒服的。所以也给菜菜子搞了些花花()


柑橘一样的日出



是学校贴出来的摄影作品,当时就觉得这个色调,菜园坝好美……

其实还有出去玩儿的时候发现渝中真的又热闹又安静的奇怪感觉()

花花是仪式感!花花真的好漂亮,每天搞两朵花花放在旁边挺舒服的。所以也给菜菜子搞了些花花()



几星霜
这是南京长江大桥 恭喜你被南京...

这是南京长江大桥

恭喜你被南京长江大桥选中

如果南京长江大桥出现在你首页,预示着你四六级通过(

快说谢谢南京长江大桥


老南这个热搜上得我笑死了

这是南京长江大桥

恭喜你被南京长江大桥选中

如果南京长江大桥出现在你首页,预示着你四六级通过(

快说谢谢南京长江大桥


老南这个热搜上得我笑死了

九熠91也是ρ1

桥桥来喽(;;)设定们在p4

p1是地理位置排列(?)从左到右是河医立交,大石桥,新通桥,紫荆山立交,金水立交【下面那个是公交车型拟E12DD】

桥桥来喽(;;)设定们在p4

p1是地理位置排列(?)从左到右是河医立交,大石桥,新通桥,紫荆山立交,金水立交【下面那个是公交车型拟E12DD】

一棵老环山春了

小女孩贴贴~~(ˊ˘ˋ*)♡

我喜欢贴贴。

诶嘿嘿嘿,贴贴,嘿嘿嘿(救命,我像个变态。)

(老白诱捕器(不是)


(右边来自@几星霜 老师)

去博物馆看见了一种好可爱的裙子。

所以画了,两个牛牛。


小女孩贴贴~~(ˊ˘ˋ*)♡

我喜欢贴贴。

诶嘿嘿嘿,贴贴,嘿嘿嘿(救命,我像个变态。)

(老白诱捕器(不是)


(右边来自@几星霜 老师)

去博物馆看见了一种好可爱的裙子。

所以画了,两个牛牛。


几星霜
醉后不知天在水,满船清梦压星河...

醉后不知天在水,满船清梦压星河


夜游锦江并和同学现场脑补后的一个印象摸,我爱画水

参考照片放答谢了

醉后不知天在水,满船清梦压星河


夜游锦江并和同学现场脑补后的一个印象摸,我爱画水

参考照片放答谢了

九熠91也是ρ1

整了怪东西(正片叠底救我狗命

*成功掉进新坑

是郑州的紫荆山立交和高阳桥(没几个人这样叫吧,不都是河医立交吗)

整了怪东西(正片叠底救我狗命

*成功掉进新坑

是郑州的紫荆山立交和高阳桥(没几个人这样叫吧,不都是河医立交吗)

一棵老环山春了

重庆,堵车阵线联盟!


重庆,凭借自身惊奇的地形成为,中国的一大堵城。

组团式城市的发展,重要的一点是交通的连接。

作为重要连接点的他们,更是,经常堵死()


从上往下,从右往左

马桑溪,菜园坝,石门,石板坡,大佛寺,黄花园,鹅公岩,高家花园,牛角沱,嘉华,渝澳


发现我都要改成全女阵容了,我不会画男的(枯

姐姐:牛角沱,嘉华

甜妹:黄花园,大佛寺,石门

帅t:石板坡,高家花园

少女风:渝澳,菜园坝,

奇怪的气质:鹅公岩,马桑溪


嘉华太nb了()

据说牛角沱和渝澳倒班式堵车()


努力的还在努力,摸鱼的还是摸鱼,睡觉的睡得很香()


重庆,堵车阵线联盟!


重庆,凭借自身惊奇的地形成为,中国的一大堵城。

组团式城市的发展,重要的一点是交通的连接。

作为重要连接点的他们,更是,经常堵死()


从上往下,从右往左

马桑溪,菜园坝,石门,石板坡,大佛寺,黄花园,鹅公岩,高家花园,牛角沱,嘉华,渝澳


发现我都要改成全女阵容了,我不会画男的(枯

姐姐:牛角沱,嘉华

甜妹:黄花园,大佛寺,石门

帅t:石板坡,高家花园

少女风:渝澳,菜园坝,

奇怪的气质:鹅公岩,马桑溪


嘉华太nb了()

据说牛角沱和渝澳倒班式堵车()


努力的还在努力,摸鱼的还是摸鱼,睡觉的睡得很香()




一棵老环山春了
下半城 在学校发呆时浅浅分析了...

下半城


在学校发呆时浅浅分析了一下,东水门该有的性格。

怎么说呢,感觉是一种自信阳光温柔可靠。就是说可靠这一点,是把千厮门的自理能力吸干了(不是)

自信的由来,大致是因为本身能力就强,重庆又有一丢丢的小偏爱在里面,所以从小到大听的都是表扬。又有他自己的原因也不会太自负。虽然要是批评他的话他确实会不爽。

和千厮门比起来要内向很多,可和他做比较的是谁呀?(社交悍匪呀!)其实时常和千厮门在一起,千厮门太能聊了,显得他闷得很。其实吧单独拎出来,他也很悍匪的(不是

温柔这个真的,我看他本体的第一眼就觉得,柔和。可能是因为桥塔的弧度太美了吧()然后,他的温柔确实不一样。大致

是由自信和......

下半城



在学校发呆时浅浅分析了一下,东水门该有的性格。

怎么说呢,感觉是一种自信阳光温柔可靠。就是说可靠这一点,是把千厮门的自理能力吸干了(不是)

自信的由来,大致是因为本身能力就强,重庆又有一丢丢的小偏爱在里面,所以从小到大听的都是表扬。又有他自己的原因也不会太自负。虽然要是批评他的话他确实会不爽。

和千厮门比起来要内向很多,可和他做比较的是谁呀?(社交悍匪呀!)其实时常和千厮门在一起,千厮门太能聊了,显得他闷得很。其实吧单独拎出来,他也很悍匪的(不是

温柔这个真的,我看他本体的第一眼就觉得,柔和。可能是因为桥塔的弧度太美了吧()然后,他的温柔确实不一样。大致

是由自信和童年成长的环境带来的。就是嘛,爱还有关注()是个很温馨的性子(什么形容?


对了,最近知道了个奇怪的事情。

就是“龙门浩月”一景消失后。唯一遗下的石梁,上面是东水门的桥墩。

东水门叫成鲤。因为我觉得鲤鱼越龙门这寓意不错。结果现在这名字……嗯~鲤鱼压龙门?



一棵老环山春了
累死了~ 黄花园你看看你这个黑...

累死了~

黄花园你看看你这个黑眼圈是美少桥该有的吗?好好休息吧你!(堵车****)

(我宣布!我是这个熊~)

累死了~

黄花园你看看你这个黑眼圈是美少桥该有的吗?好好休息吧你!(堵车****)

(我宣布!我是这个熊~)

几星霜
67冬 其实是今天吃饭的餐厅在...

67冬


其实是今天吃饭的餐厅在放《高尚》(虽然老实说歌词有点拗但)那个调调挺萧瑟的就听歌识曲地摸了

小南头发比公式的长是因为没打理

气氛有参考我的南京同学之前寒假帮忙拍的大雪中的南堡公园,可恶,真的,很钢性恋发中二的钢之黑雪之白极端对比的凝重(嚎)

怎么感觉我画风又变了我稿子画多了?

67冬


其实是今天吃饭的餐厅在放《高尚》(虽然老实说歌词有点拗但)那个调调挺萧瑟的就听歌识曲地摸了

小南头发比公式的长是因为没打理

气氛有参考我的南京同学之前寒假帮忙拍的大雪中的南堡公园,可恶,真的,很钢性恋发中二的钢之黑雪之白极端对比的凝重(嚎)

怎么感觉我画风又变了我稿子画多了?

一棵老环山春了

最近沉迷于搞重庆组的沙雕无法自拔

还有。我在观察他们(不是)


      马桑溪摘到了一个红紫色果子。从嗅觉和触觉来说,它是个美味的红紫色果子。那么,直接实践吧。小孩子的好奇心是比猫重。毫不犹豫的放进嘴里面,果然香甜可口。于是她摘了一串,一路吃。

   “你在吃什么?”义渡问。

    “那颗树上的果子。”

      沉默……

     “...

最近沉迷于搞重庆组的沙雕无法自拔

还有。我在观察他们(不是)


      马桑溪摘到了一个红紫色果子。从嗅觉和触觉来说,它是个美味的红紫色果子。那么,直接实践吧。小孩子的好奇心是比猫重。毫不犹豫的放进嘴里面,果然香甜可口。于是她摘了一串,一路吃。

   “你在吃什么?”义渡问。

    “那颗树上的果子。”

      沉默……

     “你吃了多少?”他又发问。

     “没多少就一串!”马桑溪亮出了秃噜树枝。

       沉默……

       等马桑溪无事的回家后。义渡审视起了那颗树。“你难道不是马桑树?”


       “你们得学点什么课外的。毕竟重庆对你们俩给予厚望,可不能浑浑噩噩的度过童年。”黄花园瘫在沙发上忽然对着同和她一样瘫坐的双胞胎说了这么一句话。

        “那你们想吧。我出趟门。你俩别跑太远!” 她的精神状态是秒切的……

         学啥呢?

         千厮门能想到,跳舞。东水门想到了,唱歌。“不行。跳舞好累。”“唱歌需要学吗?”

         于是摆了。看电视。

        黄花园回来了。“你们想好了吗?”

        “想好了!”千厮门抄起一旁的传单扇子,上面印着不孕不育。东水门就那么站在千厮门旁边。“我们想学相声!”千厮门在电视里学的有模有样“我要当逗哏!”东水门模仿能力一不错。“我要当捧哏!”

       “哈哈知道啦,这就给你们报钢琴课。”

       于是两个优秀的相声人就这么被扼杀了。


       “她在干嘛?”鱼洞把房间里开了一个小缝。

        里面的女孩四仰八叉的睡着……阿不……和她的大提琴一起……阿这……睡在床上。她还贴心的为和她差不多大小的琴盖上了被子。

       “那个,居寺。你在干什么。练……练琴睡着了?”

       “没有。我在和他联络感情,培养默契。我相信,我能用爱感化他的!”

        鱼洞坐在床边。“你怎么这么紧张。时间还长呢。”

        “不行。我要和他培养默契。到时候合奏,我不想拖白哥哥后腿。”

       “诶?原来你这么认真呀。”鱼洞摸了摸白居寺脑袋。“可是不可以和大提琴睡觉……这个样子,一晚上后,不是他死就是你亡……”


        鱼洞会什么?这是,鱼洞在观赏过马桑溪和义渡调素琴……还有白居寺和白沙沱的提琴合奏,当然也有菜园坝的舞衫歌扇,当然也不会少了两江大桥四手联弹,而且还有……所以她会什么呢?

     “我好像是个残废。”

      “没事儿。看淡点就好。”大佛寺盘着佛珠手串。

         于是鱼洞学会了。敲木鱼。


       若是在两江交汇处附近,在渝中区。那么晚上不管开什么灯。那都会是一片热闹繁华。不得不使人夸赞,重庆的万家灯火。

       但要是……在城郊?

        白居寺的灯开着会像是一片黑暗里一桥在蹦迪。或者是那个安静的暖黄灯,那会好很多。但对于常年不开灯的城郊来说……还是太贵了……双碑的绿灯更为瘆人,黑暗中,淡淡月亮在江面。一条悠悠的绿线穿过江……虽然只是怕桥隐身了被撞上吧。

       

         牛角沱的栏杆是圈圈,黄花园的栏杆有花花(十二生肖这种东西也不用说,可是花花好可爱!),东水门的栏杆上面有方块♢图案,但是印象里千厮门没有。好像双碑的栏杆是一些超级好看的镂空图案。

         牛角沱过年挂的是一串三个小灯笼路灯一边一串,超级可爱。渝澳是中国结。菜园坝是大灯笼。

         

         红岩村以前并不摆的。只是动作慢罢了。摆是因为被钉子户整崩溃了(


        红岩村地铁站,那个下坡出口。出去就能看见红岩村大桥。哈哈哈哈哈。原本以为是五等九,结果变成了九等五!


       红岩村因为别人都说他鸽子。所以他就养了三只。


       黄花园会很像橘猫,真的……牛角沱有没有很像狸花()


        黄花园真的养了橘猫。据她说是喝醉了睡了然后醒了之后猫猫就出现在了床上,可能是她去绑架的。

         

       

一棵老环山春了

十二景里没有 嘉陵日暮 我是很不服的()


@几星霜 老师家的牛角沱


昨天去桥上等日落。我早该意识到会有云的,不要不看天气预报(不过这个云也是漂亮)


十二景里没有 嘉陵日暮 我是很不服的()


@几星霜 老师家的牛角沱


昨天去桥上等日落。我早该意识到会有云的,不要不看天气预报(不过这个云也是漂亮)




猫月Lin想喝红豆奶茶

是上个月画的公铁三人组。图二是70年代的合影

唯一没见过本体的就是钱塘江大桥了。虽然我小时候去过杭州也看到钱塘江但就是没看到她

图三图四是二月份一直没发出来的CR400BF-C(冬奥会雪花涂装)和官厅水库特大桥,图五图六是CR400AF-C和CR400BF-C,最后一张是本体(左BFC右AFC)

注意:雪花涂装和普通涂装的BFC是同一人,蓝色头发是早期人设。AFC和AFZ 的本体头型和涂装几乎一模一样,但是并不是同一人


是上个月画的公铁三人组。图二是70年代的合影

唯一没见过本体的就是钱塘江大桥了。虽然我小时候去过杭州也看到钱塘江但就是没看到她

图三图四是二月份一直没发出来的CR400BF-C(冬奥会雪花涂装)和官厅水库特大桥,图五图六是CR400AF-C和CR400BF-C,最后一张是本体(左BFC右AFC)

注意:雪花涂装和普通涂装的BFC是同一人,蓝色头发是早期人设。AFC和AFZ 的本体头型和涂装几乎一模一样,但是并不是同一人


几星霜
喧闹 “他们沉默地坐在那里,陷...

喧闹


“他们沉默地坐在那里,陷入深思,甚至没注意到城市里愈加响亮的噪声﹣﹣那是种不祥而险恶的噪声,就像被惹怒的黄蜂的嗡嗡声。

他们没注意到湖畔林荫,直到某人飞奔而过,然后是第二个,第三个。

突然,城市里响起了喊叫声。”

读到《猎魔人》小说终章大战终了后,普通人群之间却爆发冲突的蓄势段落,觉得这段描写很是克制又很令人窒息(剧透地说也导致了挺讽刺的悲剧),边看就边摸了下67夏天的南和武

小南当时差不多是外形初三高一的半大小子,正处在合龙的关键而不稳定的时期,这时城里的事已经波及到了工地,甚至打到了钢梁脚手架上去,而即将合龙又没有连接起来的钢梁像跷跷板一样是不能承重的,经历过断供、洪水......

喧闹


“他们沉默地坐在那里,陷入深思,甚至没注意到城市里愈加响亮的噪声﹣﹣那是种不祥而险恶的噪声,就像被惹怒的黄蜂的嗡嗡声。

他们没注意到湖畔林荫,直到某人飞奔而过,然后是第二个,第三个。

突然,城市里响起了喊叫声。”

读到《猎魔人》小说终章大战终了后,普通人群之间却爆发冲突的蓄势段落,觉得这段描写很是克制又很令人窒息(剧透地说也导致了挺讽刺的悲剧),边看就边摸了下67夏天的南和武

小南当时差不多是外形初三高一的半大小子,正处在合龙的关键而不稳定的时期,这时城里的事已经波及到了工地,甚至打到了钢梁脚手架上去,而即将合龙又没有连接起来的钢梁像跷跷板一样是不能承重的,经历过断供、洪水、停工等很多波折、非常想顺利长大的小南出于恐惧拿起了工地的钢管自卫,应激的他似乎重创到了人,那人被人群拖走,消失在漆黑之中。小南不知道那人后来怎样。这样的事似乎还发生了几次。天气变凉的时候,工地的人越来越少,有的人被“调”走,有的人音讯全无,有的人失望返乡。

百无聊赖地看守工地的大叔,巡视有没有人偷铁偷铜,经常看着一个瘦瘦的高个子男生像流浪狗一样在江边转。当江里升起雪雾的时候,他在门房生起火,招呼男孩进来,别冻死在外面。仿佛正是青春期叛逆一样一脸戾气的男孩很少说话和笑,但一老一少还是挤在门房渡过了冬天,直到第二年春,一批穿着军装的人来把他接走,同时也告诉大叔他的工作完成了,现在这里由他们接管。大叔下次亲眼看见那个男孩——那时他已经是高大健壮的成年男性了——便是那年年底一个比春节还热闹的典礼上了。


而这时的武桥,实在弄不明白白鸽子和灰鸽子到底有什么威力能把人“弄进去”(桥头鸽子诗案),题名挂高几米为啥就变忠诚了(江汉桥题名位置案),以及,为何人们对无法改变的事——比如自己的血统,会如此失望和愤懑,对难以改变的物——比如石刻的纪念碑和雕塑,会突然生发出如此强烈急切的破坏欲和遮挡欲。姐姐和同事们、大桥局的叔叔阿姨们,一贯评价他性格温和极了。人们总是不愿相信宠物狗会咬人。好吧。他冲进了围堵的人群,用踹的和撞的,有人抄起了石块,然后他的脑门的皮肉和近在咫尺的鸽子雕塑一起被敲碎。盛夏的马路很烫,烤得血液要开了似的。水。他恨不得跳进往下二十米的江里。但下个月紧接着发生的事会让他恐惧那样的深渊。

几星霜
和@二十六.exe 口嗨的哈尔...

@二十六.exe 口嗨的哈尔滨组的冬泳

这仨三无的三无,日式的日式,平板的平板(霁虹老奶奶嘤嘤),就很适合

我们终于看到了滨洲的耳朵

她梳的呆毛王那个发型(比划)。她公式服挺厚的,私心认为她是比较像芭蕾舞演员那样比较亭亭玉立的身材

霁虹不会游泳,她是旱桥…

彩蛋里是一个少女前线(?)

@二十六.exe 口嗨的哈尔滨组的冬泳

这仨三无的三无,日式的日式,平板的平板(霁虹老奶奶嘤嘤),就很适合

我们终于看到了滨洲的耳朵

她梳的呆毛王那个发型(比划)。她公式服挺厚的,私心认为她是比较像芭蕾舞演员那样比较亭亭玉立的身材

霁虹不会游泳,她是旱桥…

彩蛋里是一个少女前线(?)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