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梁山伯

23528浏览    358参与
无感lucky

沈峤代餐

我这个人有个毛病,就是喜新厌旧,即使是很喜欢的事物,也不能经常看,要隔一段时间再去回顾。


不能看原件,却喜欢找代餐,最近我很喜欢刷那种经典台词剪辑视频,凑巧刷到了梁山伯的剪辑。


虽然我没有看过电视剧,但是只看这个视频的剪辑,却被视频里的梁山伯迷住了。


看到过很多人吐槽说马文才的颜值比梁山伯的高,我一开始只看封面也觉得马文才比梁山伯好看。


但是看了视频后,我却觉得梁山伯好迷人,眼里一点都看不到马文才,甚至觉得马文才比梁山伯丑。


可能也和配音有关系吧,我听出来了,视频里的梁祝的配音,是桑景行元秀秀的配音:谢添天和冯俊骅。马文才的声音我不知道是谁的,但是很明显没有谢添天...

我这个人有个毛病,就是喜新厌旧,即使是很喜欢的事物,也不能经常看,要隔一段时间再去回顾。


不能看原件,却喜欢找代餐,最近我很喜欢刷那种经典台词剪辑视频,凑巧刷到了梁山伯的剪辑。


虽然我没有看过电视剧,但是只看这个视频的剪辑,却被视频里的梁山伯迷住了。


看到过很多人吐槽说马文才的颜值比梁山伯的高,我一开始只看封面也觉得马文才比梁山伯好看。


但是看了视频后,我却觉得梁山伯好迷人,眼里一点都看不到马文才,甚至觉得马文才比梁山伯丑。


可能也和配音有关系吧,我听出来了,视频里的梁祝的配音,是桑景行元秀秀的配音:谢添天和冯俊骅。马文才的声音我不知道是谁的,但是很明显没有谢添天老师的好听。


马文才的人设也没有梁山伯的好,发现了梁山伯的人格魅力后,就会觉得,他整个人在发光,马文才的演员虽然帅,却在他面前黯淡无光。


分享这个是因为,我在看视频里的梁山伯说的话,做的事情,让我禁不住想到了沈峤,比起小说动漫广播剧,还是影视剧给人的冲击力更直观。


而且,咋说呢,看书,听广播剧,看动漫,听有声书的时候,我过分在意磕糖了。


但是看了视频,我就立刻懂了,为什么千秋里面会有那么多的人迷恋沈峤,而且是接触没多久就很喜欢与他往来,像老晏,白茸,元秀秀,都是如此。


不过我的意思并不是说视频里的梁山伯等于沈峤,他们有很多共同的优点,但并不是一样的人物。


我只是找代餐,不是找替身,沈峤是沈峤,梁山伯是梁山伯。

小彦

#新版番外七十一 梁山伯与祝英台的另一种人生

     祝英台没有直接回答马文才的问题,而是反问道:“那你又是什么时候开始喜欢我的呢?”

     马文才毫不犹豫的说:“从你在蹴鞠场向我发起挑战起,就在我心里留下了不一样的印象,那个时候我就很想好好跟你相处,想真心与你做朋友,还有我们一起去桃花源找五柳先生时,更是让我发现你的聪慧可爱,那时的你对我那么好,那么温柔,我们一起划船歌唱,一切一切都让我流连忘返,那种感觉是我从未有过的,让我觉得特别温暖特别幸福,到后来怀疑你的女儿身,又证实你的女儿身,更是让我喜悦,我喜欢你巾帼不让须眉的勇气,你答......

     祝英台没有直接回答马文才的问题,而是反问道:“那你又是什么时候开始喜欢我的呢?”

     马文才毫不犹豫的说:“从你在蹴鞠场向我发起挑战起,就在我心里留下了不一样的印象,那个时候我就很想好好跟你相处,想真心与你做朋友,还有我们一起去桃花源找五柳先生时,更是让我发现你的聪慧可爱,那时的你对我那么好,那么温柔,我们一起划船歌唱,一切一切都让我流连忘返,那种感觉是我从未有过的,让我觉得特别温暖特别幸福,到后来怀疑你的女儿身,又证实你的女儿身,更是让我喜悦,我喜欢你巾帼不让须眉的勇气,你答应搬来我宿舍时我特别开心,虽然那时还不确定你的身份,可我也想跟你多相处,知道你是女儿身后,更是发现我们在一起相处的每时每刻都让我觉得那么的喜欢你,而且是越来越喜欢你,所以我想要和你在一起,这辈子也只想跟你在一起。”

      祝英台没想到马文才会突然说这么多,也从未想过文才的想法会如此坚定,其实不管是原来看电视剧,还是自己真正在这个时代亲身经历时,祝英台都始终没太想明白,为什么马文才会喜欢上祝英台,又是从何时开始喜欢上的。

      于是祝英台不再犹豫,她拉着马文才的手,坐得离他更近,眼神坚定的看着马文才说:“其实我喜欢你更早,从我第一眼见到你,在书院门口见你稳坐马背,手持弓箭射向王蓝田时,我就喜欢上了霸气帅气的你,可那个时候的你让我害怕,让我不敢接近,我不知道你会怎么看待我,我也不敢轻易暴露自己的女儿身,所以我才会很感激那个时候梁山伯对我的保护,至少有他在,不会让我的女儿身那么快的暴露,但是自始自终我喜欢的人只有你,你虽然表面霸道,但我明白你内心的善良和想对一个人好的真心,而且我喜欢你的勇武果敢,梁山伯很好,但他书生气太浓,做事优柔寡断,从来都不是我的选择。我刚刚之所以犹豫,还有乞巧画我其实想画的就是第一次见你稳坐马背的情景,可我不敢,就是因为我不确定你对我的心意。”

小彦

#新版番外七十 梁山伯与祝英台的另一种人生

    祝英台:“我只是收到山伯的来信说茂县有难,就过来帮帮忙而已,而且正是因为我们即将成亲,有些话必须当面跟山伯说清楚。”

    马文才:“说什么?还山伯,叫的这么亲昵。你是真的不在乎我的感受吗?”

    祝英台:“我当然在乎,我最在乎便是你,我就是来告诉山伯我的心里只有你,我与他只是同窗和兄弟情,我只当他是我的好哥哥。”

    马文才:“那以后不准再叫山伯,要叫山伯兄或者梁山伯。”......


    祝英台:“我只是收到山伯的来信说茂县有难,就过来帮帮忙而已,而且正是因为我们即将成亲,有些话必须当面跟山伯说清楚。”

    马文才:“说什么?还山伯,叫的这么亲昵。你是真的不在乎我的感受吗?”

    祝英台:“我当然在乎,我最在乎便是你,我就是来告诉山伯我的心里只有你,我与他只是同窗和兄弟情,我只当他是我的好哥哥。”

    马文才:“那以后不准再叫山伯,要叫山伯兄或者梁山伯。”

    祝英台:“好好,都听你的。不过你还记得我们曾经的约法三章吗?你可是答应过我,不管发生什么都不会伤害梁山伯的,你可要信守承诺,不许反悔。”

     马文才生气的说:“原来你当初跟我的约定是这个目的,看来我还真是小瞧了这个梁山伯,为什么你就如此看重他。”

      祝英台:“文才,我说过我最喜欢是你,最在乎,最看重的人也只有你,那个时候之所以跟你约法三章,就是因为我早已喜欢上你了,但同窗三年,山…梁山伯也对我很是照顾,尤其是刚开学你们都欺负我的时候,梁山伯帮我挡过很多不必要的伤害,人总归还是要有感恩的心对吗?”

     马文才:“对,你说的对,人要有感恩的心,是我小翼了,我以后再也不生梁山伯的气了,以前欺负你是我的不对,别生气了,今后我会用我的一生来弥补,好吗?”

     祝英台:“事情过去那么久了,我早就不生气了,如果我还生气的话,现在我就不会在你身边。”

     马文才:“谢谢你英台,不过你可不可以告诉我,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我的,乞巧那时你画上的人是我吗?”

      祝英台心想文才果然在意乞巧画上的内容,可自己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他的呢,是从还没来到这个时代起,是没见到马文之前,还是真正见到文才时的第一眼,其实自己也说不清,好像自己这一生就是为了文才而来的,可这一切自己该如何跟文才说呢,又该怎么告诉他自己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上他的呢?

       马文才看着祝英台犹豫,着急的问:“这么犹豫?什么时候开始的都不知道,难道你刚说的喜欢都是假的吗?”

小彦

#新版番外六十九 梁山伯与祝英台的另一种人生

      不一会儿,银心就跑了回来说:“小姐小姐,是马公子来了。”

      祝英台疑惑的说:“他怎么来了?难道已经知道我来了茂县?”说着又对着银心说:“你抓紧收拾,我先出去了。”

      祝英台还未走到县衙门口,就听到马文才的声音大喊着:“梁山伯,你到底是何居心?”

      梁山伯客气的说:“文才兄,我能有什么居心?就是同学之间相互帮忙而......

      不一会儿,银心就跑了回来说:“小姐小姐,是马公子来了。”

      祝英台疑惑的说:“他怎么来了?难道已经知道我来了茂县?”说着又对着银心说:“你抓紧收拾,我先出去了。”

      祝英台还未走到县衙门口,就听到马文才的声音大喊着:“梁山伯,你到底是何居心?”

      梁山伯客气的说:“文才兄,我能有什么居心?就是同学之间相互帮忙而已。”

     祝英台加快了步伐走了出去大喊道:“文才,你怎么来了?”

     马文才看到祝英台出来,脸色终于稍微变好了一些。立刻跳下马大步走到祝英台面前说:“当然是来接你的,我们可是已经订婚了,难道你不舍得离开了?”

      祝英台没有直接回话,而且踮起脚尖侧脸在马文才的脸颊上轻吻了一下,又悄悄对着马文才的耳朵,用只有他能听到的声音说:“我舍不得是我的文才辛苦跑一趟,我的文才是最好的。”

      马文才终于笑了,开心的说:“既如此那我们就回家吧。”然后又拉着祝英台走到梁山伯面前说:“梁山伯,你给我听清楚了,我和英台很快就会成婚了,你以后不要再对英台纠缠不清,否则我不会放过你的。”祝英台看了一眼马文才没有说什么,心想在外面还是要给自家男人一点面子的。

     梁山伯:“我会真心祝福你们,但是如果让我知道你对英台不好,欺负英台,我也绝不会原谅你。”

     祝英台不想再让他俩继续说下去,于是牵起马文才的手,岔开话题的说:“文才,你别骑马了,陪我一起坐马车可好?”

     马文才:“当然没问题,乐意至极。”于是马文才扶着祝英台先上马车,自己又跟着上去,上去前还愤愤的盯着梁山伯看了一会,似要发泄心中满腔的怒火,眼神中充满了敌意,似乎还在警告着梁山伯,最好离英台远点,否则自己绝不客气,而梁山伯则是一脸的无奈和遗憾,这辈子终究是与英台无缘了。

     马车上,马文才一直坐在一边不说话,祝英台小心翼翼的靠坐在马文才的身边,温柔的问道:“文才,你生气了?”

      马文才:“你说呢?”

小彦

#新版番外六十八 梁山伯与祝英台的另一种人生

     收拾完成后,梁山伯准备了一些菜品想要慰劳祝英台,虽不算丰盛,但也尽显地主之谊。席间,祝英台看出了梁山伯的犹豫,一直不曾说话,于是先开口说道:“山伯,谢谢你三年同窗的照顾之情,如今我已有个归属,我想你也能有个好的归属,王兰姑娘一直都很喜欢你,我相信你们在一起一定会幸福的。”

      梁山伯:“是我痴傻了,后知后觉的同窗三年,竟没有发现英台是女儿身,而如今竟发现自己也爱上了你,可一切都晚了,来不及对吗?文才兄对你是真心的好吗?他可有欺负或者逼迫你做什么?”...


     收拾完成后,梁山伯准备了一些菜品想要慰劳祝英台,虽不算丰盛,但也尽显地主之谊。席间,祝英台看出了梁山伯的犹豫,一直不曾说话,于是先开口说道:“山伯,谢谢你三年同窗的照顾之情,如今我已有个归属,我想你也能有个好的归属,王兰姑娘一直都很喜欢你,我相信你们在一起一定会幸福的。”

      梁山伯:“是我痴傻了,后知后觉的同窗三年,竟没有发现英台是女儿身,而如今竟发现自己也爱上了你,可一切都晚了,来不及对吗?文才兄对你是真心的好吗?他可有欺负或者逼迫你做什么?”

      祝英台:“没有,文才对我很好,我也很喜欢他。或许是你们真的都不了解文才,他虽然看着很严肃,很冷酷,但其实他内心很善良,也有他软弱的一面,我们在一起很好,以后也一定会很幸福。”

      梁山伯:“在书院时,我就觉察出你跟文才相处甚好,可竟没想到会是男女之情,他是不是那会就发现了你的女儿身,如果我也能早些发现,是不是如今在一起的就会是我们了。”

        祝英台:“山伯,事情都已经过去了,说这些没有意义。我只能说,在我心里永远永远都只当你是好兄长,我希望你能真心幸福,即使再来一次,我也还是会做同样的选择,我依然会选择文才。”

       梁山伯:“好,既然你真的想好决定了,那为兄祝你们幸福!”

      祝英台:“谢谢兄长。”

      梁山伯:“今日太晚了,你就留下休息一晚吧,我叫人准备房间,明儿再离开,可好?再给个机会让为兄尽最后一次职责好吗?”

      祝英台:“今日确实有些晚了,我可以留下,可我们之间没有非必要的职责可言,山伯兄言重了,如若今后还有需要小妹的地方,小妹一定竭尽全力。”

      两人聊完后,祝英台觉得一身轻松,而梁山伯却是满心的遗憾,一宿未眠。祝英台一觉睡的很踏实,醒来换上了女儿装,让银心收拾行李准备离开。还没收拾完,就听到外面一阵吵杂声,不知发生了何事,赶紧让银心出去看看发生了何事。

小彦

#新版番外六十七 梁山伯与祝英台的另一种人生

    祝英台收到了梁山伯寄来的信件说:“茂县的近况,希望英台能支援点粮食和钱财。”祝英台认真看了看信件的日期,应该是有所延迟,这封信明显是在她和文才订婚消息传出之前寄出的,祝英台心想:“订婚的消息人传人一定会散播的更快,说不定山伯已经知道消息了,看来这一次不仅仅要送粮食,也还得自己跑一趟,有些话也必须和山伯讲清楚。”于是祝英台去找了八哥帮忙,这事还得靠八哥协助才行。

       祝英齐知道祝英台的目的后说:“英台,你可想清楚了,你如今都和马文才订婚了,你还要去给梁山伯送粮食吗?你......

    祝英台收到了梁山伯寄来的信件说:“茂县的近况,希望英台能支援点粮食和钱财。”祝英台认真看了看信件的日期,应该是有所延迟,这封信明显是在她和文才订婚消息传出之前寄出的,祝英台心想:“订婚的消息人传人一定会散播的更快,说不定山伯已经知道消息了,看来这一次不仅仅要送粮食,也还得自己跑一趟,有些话也必须和山伯讲清楚。”于是祝英台去找了八哥帮忙,这事还得靠八哥协助才行。

       祝英齐知道祝英台的目的后说:“英台,你可想清楚了,你如今都和马文才订婚了,你还要去给梁山伯送粮食吗?你就不怕引起误会,最重要的是马文才会同意吗?”

       祝英台:“不告诉文才就行,所以我才来找八哥帮忙啊,怎么说我和山伯也还是有同窗之情,有结拜之情,三年来在书院里他也很照顾我,有些话有些事情我也必须跟他说清楚,所以我必须要去。”

      祝英齐:“好,哥帮你,可这事你要想瞒住马文才我觉得是不行,即使你我都不说,他早晚还是会知道的。”

      祝英台:“知道了也没关系,我会和他解释清楚,我相信他也会明白的。”

      祝英齐:“好,你有这个自信就好,哥是不希望因此而引起什么不必要的误会。”

      祝英台拉着祝英齐的手腕撒娇的说:“好了,我的好八哥,我知道了,你快去帮忙准备粮食和钱财吧,其他的事情我能处理好的,放心吧!”

      祝英齐准备好东西后,祝英台带着银心还有府里的一些武士,依旧还是一身男装的来到了茂县。看到祝英台还是一身男装的到来,梁山伯自然的走到祝英台身边,可临近时又犹豫了,不知道是该以什么身份与她说话,又不知道一时该说什么,犹豫了半天后磕磕巴巴的说了一句:“我…我还以为…以为你不会来了。”

       祝英台:“我为什么不能来呢?我们可是结拜兄弟,结拜大哥有难,我当然要过来帮忙啊。”

       梁山伯:“谢谢我的好弟弟。”

       祝英台一脸笑意的望着梁山伯说:“先不说这些,快叫人来搬东西,干完活咱们再好好聊聊。”

小彦

#新版番外六十六 梁山伯与祝英台的另一种人生

      这天,马文才和祝英台一起去梁山伯的宿舍喝茶交谈,祝英台看着两人和谐的画面,心想或许今生大家的命运是不是都有所改变,山伯这次也能好好的活着吧?而自己和文才又能走到什么时候呢?

     春去秋来,三年的学业已接近尾声,梁山伯任命他为茂县县令,马文才任命为五品镇护将军,而祝英台则拒绝了一切官职回到了闺阁中。马文才如约来到祝家庄提亲,马太守依旧是一套官财结合的道理,祝夫人迎合着马太守,祝员外也是表面应付着可心里却十分不屑。马文才则不耐烦的说:“可否让我见见英台。”......


      这天,马文才和祝英台一起去梁山伯的宿舍喝茶交谈,祝英台看着两人和谐的画面,心想或许今生大家的命运是不是都有所改变,山伯这次也能好好的活着吧?而自己和文才又能走到什么时候呢?

     春去秋来,三年的学业已接近尾声,梁山伯任命他为茂县县令,马文才任命为五品镇护将军,而祝英台则拒绝了一切官职回到了闺阁中。马文才如约来到祝家庄提亲,马太守依旧是一套官财结合的道理,祝夫人迎合着马太守,祝员外也是表面应付着可心里却十分不屑。马文才则不耐烦的说:“可否让我见见英台。”

      祝夫人客气推脱说:“这亲事还未说定呢?哪有男女双方相互见面的道理。”

      祝员外多少知道一点自己女儿的心事,于是说:“文才兄和女儿同学一场,见见又何妨。不如老八,你带着文才兄去英台的阁楼吧。”

      两人还未走近阁楼,就听到一阵优美的琴声传来,祝英齐指了指了阁楼说:“文才兄,我就带路到这里了,你自己上去吧。”

     马文才轻手轻脚的走上了阁楼,只见一个面对自己的美丽背影,琴声美轮美奂让马文才停住了脚步。银心看到马文才走了过来想请安也被制止了。随着琴声停下,马文才不禁拍手说:“此曲只应天有,没想到英台的琴声竟如此美妙。”

      祝英台听到马文才的声音笑着转过了身,没有说话,只看了一会正愣愣发呆的马文才说:“怎么这副表情?看傻了吗?”

     马文才回过神说:“英台,你好美,我曾经无数次想象过你穿女装的样子,肯定特别漂亮,可都不及这次真正看到的样子,英台,还有你的琴声歌声,如此美好的英台是我的,我真的好开心,我马文才对天发誓,此生非英台不娶。”

     祝英台:“好,我等着你来娶我。”

     接下来的提亲,下聘都十分顺利,马文才和祝英台要结婚的消息也传遍了尼山书院,曾经的同学们听到这个消息都十分惊讶,梁山伯也感叹说:“同窗三年,竟不知英台是女儿身,真傻,可如今却被文才兄抢了先,如果自己早点发现英台或者就能和我在一起了,毕竟从刚进书院初期自己可是占尽优势的,哎怎么这么傻,如今或许只能祝福他们了吧。”

凌宸卿

【梁祝同人】第十章

王蓝田觉得庾晋安不对劲,连带着和庾晋安走得近的祝英台也怪怪的。当然了,马文才那家伙就没正常过!


“您觉得书院有女的?那个庾晋安!?”狗腿子王皮咋咋呼呼“真是胆大包天!”


王蓝田一书卷砸他脑门上“你再大声些,院长都要招来了!”


“王公子,这消息真吗?会不会有误会啊?”王皮殷勤地蹲在地上给王蓝田捶腿


王皮与王蓝田同属王姓,但一个是太原王家的公子,另一个却只是北方回归的流民,地位天差地别


王皮长相还过得去,嘴甜又会哄人,还有一点子小聪明在身。王蓝田知道这人攀附权贵的心理,倒是乐得使唤他。毕竟,士族公子哥皆有傲气,哪里像王皮这般低得下脸面指哪咬哪


王皮是一条好狗,听...

王蓝田觉得庾晋安不对劲,连带着和庾晋安走得近的祝英台也怪怪的。当然了,马文才那家伙就没正常过!


“您觉得书院有女的?那个庾晋安!?”狗腿子王皮咋咋呼呼“真是胆大包天!”


王蓝田一书卷砸他脑门上“你再大声些,院长都要招来了!”


“王公子,这消息真吗?会不会有误会啊?”王皮殷勤地蹲在地上给王蓝田捶腿


王皮与王蓝田同属王姓,但一个是太原王家的公子,另一个却只是北方回归的流民,地位天差地别


王皮长相还过得去,嘴甜又会哄人,还有一点子小聪明在身。王蓝田知道这人攀附权贵的心理,倒是乐得使唤他。毕竟,士族公子哥皆有傲气,哪里像王皮这般低得下脸面指哪咬哪


王皮是一条好狗,听主人话。自然,舍弃的时候也不会太心疼


王蓝田轻摇着折扇,开口道“你没发现吗,晋安和祝英台最矮。在书院里,是个人都比她们高。”


“可是,晋安才十三,祝英台也不像年龄很大的样子”王皮摇着头反驳“书院里其他人都十六、十七......”


“你怎么知道晋安的年龄?”王蓝田一下子扯着王皮的衣领,满眼狠辣“你还知道什么?”


“......我也是听别人说的,您也知道梁山伯和晋安她们关系挺好”王皮瑟瑟发抖“端午节前夕就是她的生辰,听说他们都在准备礼物了”


“哼!下次书院里有什么消息记得及时告诉我”王蓝田甩开王皮


“是是是”王皮心有余悸,又殷勤地给王蓝田倒茶“公子,您还发现了哪些不对劲的地方?您说出来,我帮您分析分析......”


“就你?”王蓝田略沉思了一下,一人计短两人计长,他开口道“晋安和祝英台,任何时候都穿得整整齐齐的,也从来不在大澡堂里洗澡,之前还一直在夫子膳堂用膳......说什么院长夫人照顾,夫人怎么就这么照顾她们两个?”


王皮背后的手陡然紧了紧,见王蓝田还有言语,他连忙狗腿地上前给王大公子捏肩


“祝英台最近一直看烈女传,谢道韫讲什么她都听得认真,哪里有半分身为男子的傲气!”王蓝田说着说着嘴角勾起笑意“晋安动不动就甩鞭子耍威风。她喜食甜食,爱看话本,还有耳洞。使起小性儿来,活脱脱就像个姑娘......哎哟你这狗奴才!”


王皮被摔在地上,王蓝田揉着被捏痛的肩膀,脸色难看语气阴沉“你想干什么!你在想什么?”


“公子!公子,我是无心的啊!”王皮一把鼻涕一把泪哭着抱上王蓝田的大腿“都是我的错,是我下手没个轻重......我只是...我只是太过震惊了!”


“这祝英台和庾晋安简直是吃了熊心豹子胆!”王皮把鼻涕眼泪都抹到王蓝田衣服上了


“狗奴才,你知道本少爷这一身衣服多贵吗?”王蓝田面带嫌恶地踹开王皮


“公子,我这狗奴才也是您最忠诚的狗!”王皮半点儿不恼,跪着爬过来又抱住他的大腿“您吩咐,要怎么对付她们?”


“我什么时候说了要对付她们了?”王蓝田摇着扇子,嘴角弧度压都压不下去“你去找几个人......”


王皮恭恭敬敬退出王蓝田的房间,转头又一副趾高气昂小人得势的模样,吆五喝六道“王永!王永人呢?又死哪儿去了!”


王皮向来看不惯同姓、同为北方流民、却位居综合榜前列的王永。自从攀上王蓝田,隔三岔五便找别人麻烦


往来学子皆避让。他们惹不起太原王家,更得罪不起王蓝田麾下的恶犬


王永在偏厢房里温书,房门被王皮一脚踹开,令人生厌的声音响起“哟,王大才子还在学习呢?”


王永陡然捏紧了手里的书卷,眼底闪过流光


太原王家,当真是狗胆包天!


..............


绘画课,马佛念再次被喷得狗血淋头“你文课武课学那么好,但凡多花半分心思在画课上,也不至于画成这副样子!”


马文才自觉地抱着画板到了后排


“这不画得挺好吗?”英台瞅着文才画板上的雄鹰叹道“黑白分明,栩栩如生,比我画得好多了!”英台的画板只有一些黑乎乎尚不成形的墨迹


英台这么一夸,马文才心中得意,嘴上还在自谦“才练了小半个月,算不得好,算不得好”嘴角却直接飞上了天


“可惜啊,你就只会画这么一幅画”王蓝田探过头来嘲笑“画人画花画景都交这幅画,你不被骂谁被骂?”


“你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马文才日常想揍王蓝田


“晋安~”王蓝田掏出一个漂亮盒子“下面的人搜罗了一些小玩意儿,给你了!”


“这什么?”晋安觉得王蓝田没安好心,主要是他笑得太灿烂了,她狐疑地摇了摇“不会有毒吧?”


“你想些什么呢,本少爷是那种人吗?”王蓝田收了笑,回过头去鼓捣自己的画。又忍不住探头看晋安的反应


“这装的什么啊?”祝英台也好奇心满满


“不知道,王蓝田不肯说”晃了晃也没声响,可能只有打开才知道装了什么


晋安递给马文才“佛念哥哥~你帮忙打开一下呗”


“啧!”王蓝田捏紧了画板,发出不满的声音。好奇宝宝二人组马上看过来,王蓝田又埋下头,借助画板挡住脸


“看王蓝田那心虚的样子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东西”马文才无情嗤着“扔了吧”


晋安心痒,英台也想知道里面装的什么,她们俩找了壮丁二号梁山伯


“那个贱民!”王蓝田眼瞅着梁山伯打开了盒子。肩膀上突然传来重压,是马文才


“你干嘛?”王蓝田和马佛念大眼瞪小眼


“我觉得等会儿晋安会想揍你”马文才振振有词“我先帮她把你按住”


“庾家不过是外戚”王蓝田眼珠子一转“也值得你马大公子如此巴结讨好?”


“少试探我......”马文才冷笑


“啊啊啊啊啊啊!”那边传来晋安变了调的尖叫声,以及满肚子的脏话“王蓝田我要杀了你!!!”


“嘘~”王大公子满意地吹了吹口哨


“你不会拿虫子去吓她了吧?”马文才笑得古里古怪“幼稚鬼!”


..............


“还在生气吗?”祝英台把晋安从南陵公主怀里扯出来“要不,我们让马佛念去把王蓝田揍一顿?”


“我不去!”晋安紧紧抱着自家阿姊“马文才也不是个什么好东西,他也拿虫子吓过我!”


英台哭笑不得,只能向南陵公主求助


南陵公主早就听说了晋安被同窗拿虫子吓哭,她笑过了,也臊过了,终于开始哄孩子“英台都来找你了,还要在阿姊这里躲到什么时候?”


“阿姊,我要报复回来”晋安仰起小脸,委委屈屈摇晃着她“你不准帮外人!”上次阿姊都没准她向马佛念复仇


祝英台和梁山伯观虫有感,联手画了一副蝴蝶图。又照着蝴蝶图做好蝴蝶风筝,趁着春风放纸鸢可是一大乐事


“梁山伯,你赶紧跑起来啊,跑快一点,再快一点!”晋安指挥着梁山伯“放线,快放线!”


“欸欸欸,掉下来了掉下来了!!!”


梁山伯跑了好几圈,风筝最高只摇摇晃晃到了十几米的高度就凄惨坠落


“梁山伯你行不行啊!”晋安叉着腰开始闹脾气


“我不行了不行了!”梁山伯累瘫在凉亭,连连摆手“我跑不动了”


“山伯你好弱啊”英台笑着给他倒了一杯水“我看蹴鞠场那群人,连着跑一下午都生龙活虎的”


“我哪里比得上他们”梁山伯极为不雅地翻了个白眼,带着痛苦面具回想起琴课上,他被马文才和王蓝田联手殴打的苦楚


马文才王蓝田是人吗?不,那就是人型的牲口!


“蹴鞠场那群人很能跑?”说者无心听者有意,晋安拿着风筝就去蹴鞠场找人


“诶?晋安你等等我啊!”不是,除了梁山伯心地善良愿意陪她们玩放风筝的游戏,蹴鞠场那群眼高于顶的,谁乐意玩这个啊!


..............


蹴鞠场上


马文才难得没有去练箭,反而在蹴鞠场跟王蓝田别苗头


“说好了,我赢了,你就去跟晋安磕头赔礼道歉,把她哄好为止!”马文才单腿踩着球,扬起下巴瞅王蓝田“不然我见你一次揍你一次,谁也别想好过!”


王蓝田已经有七分肯定晋安就是个姑娘,只是还不知道她与晋安公主是何等关系。他早已有心向晋安低头,却见不惯马文才这副护花使者的模样。他冷笑道“你马文才算什么东西,说得比唱得都好听。你输了又怎么算?”


“我可是马文才!”马佛念先发制人,突袭而上。他是不会输的!


王蓝田身后拥趸虽多,但马佛念这边弓蚝、刘道坚、彭奚念都是干将,转眼间已进两球。球场五球三胜,马文才再进一球,这一局就是王蓝田输了


王蓝田身后,王皮喘着粗气,他下意识看向对面的马文才


王蓝田曾言,庾晋安和祝英台【任何时候都穿得整整齐齐的,也从来不在大澡堂里洗澡】


但实则,在大澡堂洗澡的都是底层寒门书生,士族那些公子哥儿哪个不是自己买了浴桶在房间里泡澡


【任何时候都穿得整整齐齐的】更不知道他是怎么得出的结论。


那些贵公子都将礼仪修养刻进了骨子里,稍微晓礼仪知廉耻懂道德的学子都会衣冠齐整再出门见人


王蓝田明明自己都洁癖又龟毛,偏要条条框框往晋安头上套!


这些士族公子都虚伪又清高得紧啊。马文才如此,王蓝田也是如此!


王皮叹了口气,又站直了身子。


没关系,他是寒门,他没脸没皮没道德,也不需要那些东西!


“天气这么热,穿这么多衣服蹴鞠多难受啊”王皮开口,率先脱了衣服扔到旁边“我们继续吧!”


“俺也觉得热得很!”弓蚝早就出了一身汗,但他又不好意思开口。见王皮先脱了衣服,他也把衣服脱了“这下凉快多了!”


寒门的学子没那么多条条框框礼仪束缚,有的脱了外套,有的脱光了上半身


“伤风败俗,不知廉耻!”有士族子弟骂道


“行了,不就蹴个鞠,怎么方便怎么玩呗”王蓝田暗骂了一声。一脚踹在王皮身上,迎着王皮无辜疑惑的眼神他也不好多说什么


回过头,王蓝田眯起眼睛“马文才,你的队友都脱光了,你不脱?”


马文才身后几人都是寒门。又或者说,这乱世里,寒门壮士比寒门书生活下来的比例高的多


“我不乐意脱,怎样啊?”马文才本来也觉得热,想脱几件衣服,但一想到身上的某些伤痕......算了,也不是很热“王蓝田你不是也没脱!”


“本少爷身体虚!”王蓝田睁着眼睛说瞎话


最后一个球赢得不算轻松,但至少马大少爷确实把王蓝田的队伍踢了个3比0,他痛快极了。哪怕转头就见到在高台上看戏的晋安和英台也没能搅了他的好心情


“还不赶紧把衣服穿上!”王蓝田一脚把王皮踢了个踉跄


“很热啊”王皮苦着脸,又转头朝晋安招手“我们在蹴鞠,你们要不要......”被王蓝田踢飞


“我们可以再试探试探......”王皮趴在地上向王蓝田解释


“试探你妹啊!”王蓝田恨不得打死这个没眼色的家伙


“这么热的天,衣服脱了就脱了呗”英台在掐她,晋安呲着牙声音都没变“光脱衣服哪里凉快,连着裤子一起脱嘛!”


“!!?”这种不知廉耻,张嘴就让别人脱裤子的混账真的是个女的吗?


王蓝田罕见地开始怀疑自己的判断


弓蚝还真的开始脱裤子“俺在老家,夏天就只需要穿个裤头......”


“把裤子穿回去!!!”妈的,到底是谁把弓蚝这个脑子不正常的招进书院的!


..............


建康,太子东宫


“殿下,崇绮密信”有内侍奉上信件


“景略,你的家书到了”太子搁下画笔,朝旁边的幕僚唤道


“殿下玩笑了,想必是那太原王家......”王景略叹了口气,又拱手道“犬子无状,还要谢过殿下......”


太子笑而不语。父皇曾言,垃圾就是放错了位置的资源,知人善用也是为君者的必修课


一目十行看完信件,太子嘴角的笑意完全消失


“殿下何必烦忧”王景略倒是笑着道喜“且不论王述王怀祖如何,这太原王家确实能人辈出”


“景略以为如何?”太子蹙紧了眉


“此子心思缜密,手段阴损,来日必为天下杰”景略既感且叹,随后开口果决又狠戾“若不能为我所用...杀之,以绝后患!”


................


回去看了一眼07原剧,嗯,文才兄也是抓毛毛虫吓英台,幼稚鬼!(说的就是你


下一章缘更~

凌宸卿

【梁祝同人(图片)】带入帅哥美女脸食用更佳

前排避雷:
94版梁祝和07版梁祝的结合体,cp王蓝田
拆梁祝,副cp马文才x祝英台
梁祝的悲剧不在马文才,就像94版里说的,怨只怨他们生在了那个时代,英台是为自由而死
女主是土生土长贵族二代,女主姐姐是穿越女,一切不合史实的地方统称蝴蝶效应,你杠就是你对
梁祝故事本就是各种东拼西凑,本文又借鉴各种历史人物,不要带入史实(简称不要带脑子看爽文



王蓝田《新醉打金枝》李立(李修文)

[图片]

[图片]
[图片]


晋安《刁蛮公主》鲍蕾(安宁)

[图片]
[图片]
[图片]


马文才(07版陈冠霖)

[图片]

[图片]


祝英台(94版杨采妮)

[图片]
[图片]


前排避雷:
94版梁祝和07版梁祝的结合体,cp王蓝田
拆梁祝,副cp马文才x祝英台
梁祝的悲剧不在马文才,就像94版里说的,怨只怨他们生在了那个时代,英台是为自由而死
女主是土生土长贵族二代,女主姐姐是穿越女,一切不合史实的地方统称蝴蝶效应,你杠就是你对
梁祝故事本就是各种东拼西凑,本文又借鉴各种历史人物,不要带入史实(简称不要带脑子看爽文




王蓝田《新醉打金枝》李立(李修文)





晋安《刁蛮公主》鲍蕾(安宁)







马文才(07版陈冠霖)






祝英台(94版杨采妮)





梁山伯(94版吴奇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