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梁帝

29358浏览    492参与
宫斗十级观众
梅长苏诛心梁帝,所有借口都被揭穿,梁帝终于悔过
梅长苏诛心梁帝,所有借口都被揭穿,梁帝终于悔过
宫斗十级观众
梁帝对梅长苏的这一跪是不是真心悔过?亲人变仇人,世事无常
梁帝对梅长苏的这一跪是不是真心悔过?亲人变仇人,世事无常
宫斗十级观众
梁帝生日宴马上开席,我方团战即将打响,靖王和静妃做了哪些准备
梁帝生日宴马上开席,我方团战即将打响,靖王和静妃做了哪些准备
宫斗十级观众
长公主开团,梁帝受到暴击,非战斗人员速速撤离
长公主开团,梁帝受到暴击,非战斗人员速速撤离
宫斗十级观众
靖王出面重击,梅长苏收人头,梁帝崩溃逃离现场
靖王出面重击,梅长苏收人头,梁帝崩溃逃离现场
不忘初心~yu
梁帝和庭生的兄弟情真的让人泪目
梁帝和庭生的兄弟情真的让人泪目
不忘初心~yu
梁帝跪求梅长苏原谅,他是真的知道错了吗?
梁帝跪求梅长苏原谅,他是真的知道错了吗?
不忘初心~yu
笠阳当众揭露赤焰冤案真相,梁帝无能狂怒只得嘤嘤嘤,太精彩了
笠阳当众揭露赤焰冤案真相,梁帝无能狂怒只得嘤嘤嘤,太精彩了
不忘初心~yu
玲珑公主作为梁帝最爱的女人,为什么会被他处死?
玲珑公主作为梁帝最爱的女人,为什么会被他处死?
不忘初心~yu
静妃几句话就让梁帝破防,趴在地上嗷嗷直哭,梁帝彻底倒台
静妃几句话就让梁帝破防,趴在地上嗷嗷直哭,梁帝彻底倒台
不忘初心~yu
“父不知子,子不知父”,梅长苏字字诛心,把梁帝批判得体无完肤
“父不知子,子不知父”,梅长苏字字诛心,把梁帝批判得体无完肤
星期八的阿九

金雀眠-肆

成泰十九年四月,陛下驾崩,天下共悼。

  

  

“姑娘,车辇到了”

  

  

林静执梳的手一顿,侍人为她套上外袍,又小心扶着她出了屋门。

  

  

檐上的阳光有些刺眼,让林静很不适应,蹙起了眉,小梨想为她遮上帷幔,她拒绝了,她想好好看看这样的天,以后大约是见不着了。

  

  

但她还是很高兴,萧选来接她,接她回家。

  

  

临上车辇前,林静回了头,为这座圈了她三年的宅子落下最后一滴泪,为她的孩子。

  

  

她看着窗外,渐行渐远的闹市,让她的手心沁出了汗,她有些害怕,来接她的,不是萧选。

  

  

“姑娘,到了”车夫恭敬的为她拿来脚凳,......

成泰十九年四月,陛下驾崩,天下共悼。

  

  

“姑娘,车辇到了”

  

  

林静执梳的手一顿,侍人为她套上外袍,又小心扶着她出了屋门。

  

  

檐上的阳光有些刺眼,让林静很不适应,蹙起了眉,小梨想为她遮上帷幔,她拒绝了,她想好好看看这样的天,以后大约是见不着了。

  

  

但她还是很高兴,萧选来接她,接她回家。

  

  

临上车辇前,林静回了头,为这座圈了她三年的宅子落下最后一滴泪,为她的孩子。

  

  

她看着窗外,渐行渐远的闹市,让她的手心沁出了汗,她有些害怕,来接她的,不是萧选。

  

  

“姑娘,到了”车夫恭敬的为她拿来脚凳,可这里,已然不知是哪里了。

  

  

“你们……是什么人……”

  

  

此地荒芜,四面无人,只有几座农屋,并不见烟火。

  

  

“姑娘,得罪了,您跟我来”

  

  

她有些想跑,可下一秒,便看到了身后的一排影卫。领头的,那是萧选的私兵,她认得。

  

  

她被带了去,在地下,一床一桌,还有几把椅子。

  

  

大约,她以后就是个活死人了。

  

  

她坐在床上想不明白,萧选若厌弃了她,放她老死在那座宅子里便是了。

  

  

这地方实在让人害怕,微弱的燃着几支烛火,在墙的最高处,有个巴掌大的小窗,是焊死的。

  

  

她四处打量,将自己缩的更紧,看着屋里的墙板被打开,进来一束刺眼的光,是高湛。

  

  

他带了许多东西来,满目愁容,欲言又止。

  

  

“姑娘,奴才不能做些别的什么,给您带了许多医书来,您保重……切记,不要出去,外头乱,免得伤了姑娘”

  

  

高湛说完,便离开了这里。

  

  

每日会有位农妇打扮的中年女人送餐食来,林静不想吃,但还是被喂进了不少。

  

  

半个月过去了,萧选还是没来,她终于忍不住,按住了农妇放餐盒的手:

  

  

“麻烦您,我想见见他”

  

  

农妇一怔,依旧没有说话的离去。

  

  

又是半旬过去,林静已经习惯了这里的生活,她举着蜡台,看着高湛送来的医书。

  

  

川芎,当归,桃仁,红花,姜炭,炙甘草,芸苔子,加黄酒入水煎服。

  

  

这是她从前喝的避子药……

  

  

“附子:味辛甘,大热,大毒,堕胎为百药长”

  

  

这大约是那碗堕胎药的配方……

  

  

萧选依旧没有消息,连高湛也不再来过。

  

  

那一夜她发烧,也只有送饭的农妇来时觉得不对,为她煎了两副药。

  

  

林静不再奢望,开始顺从的扒着饭。她想过逃,但她想到萧选的手段,还是算了。

  

  

唯午夜梦回时,她总是能梦到那个孩子,梦到萧选,喃喃的唤一声“选郎”

  

  

脖颈间莫名收缩起来,身上的呼吸声愈来愈重,林静紧皱着眉头,努力挣扎着睁开眼,惊恐的看着眼前熟悉的脸,吓得一时说不出话来。

  

  

“选……”好容易出了声,话刚张口便结实的挨了那人一个巴掌

  

  

“我……我没有不听话……”她有些无措的解释,将头埋进颈窝。

  

  

  

  

  

  

  

  

  

  

  

  

  注:文中药理来自百度,请勿深究。如有出入,请联系我修改或删除。

星期八的阿九

金雀眠-贰

  “你说……他会带我走吗?”

  


  萧选已经三月未见她了,照往常,便是不做那事,也会送些逗她欢喜的东西来。


  可这次之后,什么都没有。


  “姑娘快回去吧,入秋了夜里风大,仔细伤了身子”小梨上前扶起蹲在花圃边的林静,系好了斗篷。


  “你记得给它浇水”

  

  林静恋恋不舍的望了一眼那簇紫薇,又嘱咐道:“也别浇的太过了,好容易才养好的”  


  “奴婢都记下了,姑娘快回去吧”

  

  小梨笑着将人往屋里送,又将丫鬟都散了去,这才道:“爷吩咐人传了话来,说是晚些时候要过来呢,让姑娘等一等他”

  


  “真哒?快,我要沐浴!”林静兴......

  “你说……他会带我走吗?”

  


  萧选已经三月未见她了,照往常,便是不做那事,也会送些逗她欢喜的东西来。



  可这次之后,什么都没有。


  “姑娘快回去吧,入秋了夜里风大,仔细伤了身子”小梨上前扶起蹲在花圃边的林静,系好了斗篷。


  “你记得给它浇水”

  

  林静恋恋不舍的望了一眼那簇紫薇,又嘱咐道:“也别浇的太过了,好容易才养好的”  


  “奴婢都记下了,姑娘快回去吧”

  

  小梨笑着将人往屋里送,又将丫鬟都散了去,这才道:“爷吩咐人传了话来,说是晚些时候要过来呢,让姑娘等一等他”

  


  “真哒?快,我要沐浴!”林静兴奋的挥着手,忙吩咐小梨,自己在衣柜里翻着什么,拿了件绯红的小衣揣在怀里。


  萧选果真来的极晚,过了子时方到。床头的红烛未灭,虚晃着床上的娇人,曲线身姿格外曼妙。


  林静只着里衣,覆着素纱斜倚在塌上,见人入了门才盈盈拜下。


  “今日打扮的,格外好看”萧选将人的细腰捞在怀里,点了点挺立的鼻尖。


  他原是有些烦的,为着朝上的事,皇帝病重,总是有几个不安生的。


  她不问他为何才来,自觉为他宽了外衣,服侍人到了塌上。


  她今日方才知道,爷怜惜她,是到今日才动了真格的。


  她咬的唇色都发青了,泪珠同汗珠混着淌在脸上,嘴里呜呜的求饶仍是无用,反倒让人更有了兴致。


  她拽着被角,小小的蜷缩在一角,时不时抽泣着。


  萧选知今日发了狠,她定是受不了的,将人裹在怀里,温声哄着赔罪。


  “爷可是厌了我了……”她将自己蜷的更紧,粉拳捶在床榻,发出些响动。


  “怎会?我自是最疼你的”


  “还疼我呢……我……疼……”林静羞的不愿再说,只将头埋进了被窝里,两耳涨的绯红。


  萧选环过手臂将人的脑袋埋在怀里,轻轻揉着“谁让静儿如此诱人呢,看得人如此难受”

  

  说罢握过人蜷在怀里的小手,摸向自己的下处,果然又滚烫的厉害。

  

  “唔……”由不得林静再说,萧选便又将人压在身下,与人十指相扣,吻了上去。


  这一夜,林静不知被折腾了多少次,实在没了力气瘫在萧选怀里,由他作弄。

  

  她本就纤瘦,又日日用药浴泡着,身子实在娇嫩的紧,当下便是淤青红痕一片。


  “我日后,许不会来了”

  

  天亮了,他独自穿好衣裳,为她掖了掖被角。


  她睡得正熟,他亦不敢叫醒她,林静的眼泪,是他永远无法拒绝的。


  直到屋里没了动静,床上的人这才流下两行泪来,她没有力气,不然真想好好的哭一场,两眼一黑便昏了过去。


  他不会再来了……不过一个妓罢了,总归是会厌弃的……

星期八的阿九

金雀眠-壹

“九叶重楼二两,冬至蝉蛹一钱,煎入隔年雪,可医世人相思疾苦……”


  

  

“静儿是在想我吗”萧选看着桌上的一行小字,俯身将头埋在了佳人脖颈,手不自觉的环抱住腰肢。


“不……”林静有些舒服的轻哼出声,靠在了萧选怀里,任是嘴上再逞强也无用。


林静今年十七岁,是被萧选圈养的第六年。从十五岁行房事,她住在这里已经两年了。


“静儿真是愈发敏感了”萧选将手伸进衣里,略微粗糙的手掌在佳人身上游走,看着怀中人酥软的埋在自己怀里,口中不由的轻哼出声,很是舒服。


“选……嗯……”林静被人打横抱起,小心翼翼的靠上方枕,这才欺上身吻了上去。


林静有些慌的抱紧了身上人的腰肢,......

“九叶重楼二两,冬至蝉蛹一钱,煎入隔年雪,可医世人相思疾苦……”


  

  

“静儿是在想我吗”萧选看着桌上的一行小字,俯身将头埋在了佳人脖颈,手不自觉的环抱住腰肢。


“不……”林静有些舒服的轻哼出声,靠在了萧选怀里,任是嘴上再逞强也无用。


林静今年十七岁,是被萧选圈养的第六年。从十五岁行房事,她住在这里已经两年了。


“静儿真是愈发敏感了”萧选将手伸进衣里,略微粗糙的手掌在佳人身上游走,看着怀中人酥软的埋在自己怀里,口中不由的轻哼出声,很是舒服。


“选……嗯……”林静被人打横抱起,小心翼翼的靠上方枕,这才欺上身吻了上去。


林静有些慌的抱紧了身上人的腰肢,很多次了,她还是很紧张,脸涨的红红的,在烛光下甚是娇艳。


“静儿,你叫的我都不知该怎么办了”帘帐内,萧选将林静环抱在身下,抬头划去她眼角的泪。他的小姑娘,还是那么怕疼。


“不……不疼……”她握着他的手,撑了撑身子让人抱的更紧些,在人耳边小声道“阿选好久没有来了,奴以为……阿选厌弃了……”


“不会,阿选怎么舍得厌弃你呢”萧选安慰着拍着林静的背,将两人侧过身来躺着,抚着林静的肩头,将头埋进了胸口。


“静儿果然……还是很敏感呢”萧选逗了逗那两粒红珠,又引得林静一阵酥麻。


林静,是个孤女。不幸卖入了潇湘楼,有幸的是,她这一生,只有萧选这一个客人。


她是十一岁做丫头时被萧选在后院看上的,那时的她还在学着如何做个出众的魁首。


“我要她”萧选指了指最后头的那个女孩子,就是林静。


萧选将她带到了一个宅子里,请人教她琴棋书画,诗词歌赋,一直养到了十五岁。


直到她过完生辰,这座宅子是萧选送她的生辰礼。


自此之后,再未出去过。


萧选是她人生里唯一的光,所以林静为了他做什么都可以,何况是自己的身体,哪怕他眷恋的,只是自己的身体。


一番云雨过后,林静靠在床帐边,萧选照例为她上药,从小拿药浸泡着的身体实在是太过吹弹可破。


“阿选下次……什么时候会来?”林静怯怯的抓着萧选的衣角,眸底噙着泪。


“下次来时自然便来了,你且等着就是”萧选上完药便起身,林静忙披了外套跟着起来,服侍他穿衣,糯糯应了声是。


她后悔今日多问了句,害怕惹他恼了,便不敢再说话。


“我那日出门,瞧着这玉钗好看,带上我瞧瞧”萧选将案上的盒子递给她,瞧着她眼里的惊喜很是满意,不由多夸了两句。那钗子也着实衬她。


“姑娘”萧选走后,小梨便应声走了进来,照例端着一碗药。


林静显然已经习惯了,倒是看着边上的青麻糍有些欢喜“今日怎么有了?”


“这是爷来时命厨房备下的,还带了好些官燕来,说是让姑娘补补身子”


“嗯……”林静是欢喜的,可看着那碗药,又忍不住咬了咬嘴唇。


“姑娘最怕苦了,且晾一晾吧,先吃两块点心”


“罢了,我宗不愿见他恼……”林静低低叹了口气,端过药便一饮而尽。


林静偷偷学过医,她知道……她是不配有他们的孩子的……只要他记得她就好了。


他一定是尽心配了药,这才不伤身子的…

  

今天的青麻糍真甜,特别好吃!


林静心里想,又开心的去端详那钗子,是上好的软玉。


星期八的阿九

金雀眠-叁

林静怀孕了,在萧选走后的第二个月开始了孕吐。


“姑娘……殿下……”


侍人含着泪实在不忍再说下去,林静看着那方梨木托盘上的药,显然是明白了萧选的意思


“小梨,为我去买些青麻糍吧,我爱吃”


“姑娘……”小梨看着药,身子忍不住的颤抖,却一句话也不敢说


“无妨”

  

这样就不苦了……


“快去吧,去晚了可不一定买的着了”


林静吩咐人下去,换上了那件她偷藏许久的红色衣裳,那是她想嫁给他时穿的,听说寻常百姓家的姑娘都是穿着自己绣的嫁衣出嫁的,她没机会了,便送一送这孩子吧……


孩子……你要高高兴兴的走……是阿娘没福气,留不下你了……


一碗药下肚,就着......

林静怀孕了,在萧选走后的第二个月开始了孕吐。


“姑娘……殿下……”


侍人含着泪实在不忍再说下去,林静看着那方梨木托盘上的药,显然是明白了萧选的意思


“小梨,为我去买些青麻糍吧,我爱吃”


“姑娘……”小梨看着药,身子忍不住的颤抖,却一句话也不敢说


“无妨”

  

这样就不苦了……


“快去吧,去晚了可不一定买的着了”


林静吩咐人下去,换上了那件她偷藏许久的红色衣裳,那是她想嫁给他时穿的,听说寻常百姓家的姑娘都是穿着自己绣的嫁衣出嫁的,她没机会了,便送一送这孩子吧……


孩子……你要高高兴兴的走……是阿娘没福气,留不下你了……


一碗药下肚,就着青麻糍,却还是那般苦


她讨厌白色,能为他做些什么总是好的……


若是用这个孩子换萧选在身边,她愿意的……


她本就是不配为他生孩子的,他说过


她开始落红了,一片一片的血块往下掉……肚子真疼啊……从未有这么疼过……


四个月了……听大夫说,那是个快成型的女婴……


如果长大了,一定生的很像他……


还记得初初知道自己有孕时,自己兴奋的不知怎么办才好,没日没夜的给孩子做衣服……


一个月……两个月……三个月了,她开始幻想着萧选愿意留下这孩子……高兴的她好几晚睡不着觉,尽管他不来,她仍旧很高兴!


林静靠在床头,看着手里的小衣服,眼泪就顺着脸颊划过,落几滴在锁骨,又不知所踪,不自觉笑了出来,反反复复


直到很久,她方出了声:


“小梨,把这些都拿去烧了吧”

  

林静将衣服平平整整的叠好,指腹的余温还尚未散去,又指了指床边的那件红色衣裳,示意一起拿下去


小梨接过来,她竟是连劝慰的话都说不出口……


她的姑娘……竟要受的这般罪,她握紧了拳头


“别……”小梨走到门口,回头看她,她着急的抬头,眸子又黯淡下来“那件衣服……还是别烧了……”


万一……万一自己还能有那一日呢


林静还是不忍心断了自己的念想


小梨应声退下,这屋子便是连屋檐顶上的滴水都听的清


今晚真冷啊,林静裹紧了被子,要是阿选能来看她就好了

不忘初心~yu
梁帝怀疑梅长苏身份,宁可错杀不可放过,太狠了
梁帝怀疑梅长苏身份,宁可错杀不可放过,太狠了
不忘初心~yu
梁帝怀疑梅长苏身份,把他秘密带进皇宫,霓凰霸气护夫,太帅了!
梁帝怀疑梅长苏身份,把他秘密带进皇宫,霓凰霸气护夫,太帅了!
不忘初心~yu
梁帝怀疑梅长苏身份,将他宣入宫中,霓凰蒙挚准备起兵逼宫
梁帝怀疑梅长苏身份,将他宣入宫中,霓凰蒙挚准备起兵逼宫
不忘初心~yu
琅琊榜中的梁帝登上皇位之后到底赢得了什么?
琅琊榜中的梁帝登上皇位之后到底赢得了什么?
不忘初心~yu
誉王谋反失败入笼,与梁帝当面对质,得知真相后当场崩溃
誉王谋反失败入笼,与梁帝当面对质,得知真相后当场崩溃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