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梁金梁

48浏览    2参与
塞耳机嗷

Truth or Dare 01

这次想尝试一下多cp的连载文

summary:紫雨跟月后在决赛第二轮之后去喝酒啦!玩了真心话大冒险.....

(文中没有Dpole是因为我觉着他的死宅属性大概不会是去酒吧的类型)


cp:李钟勋×Kevin Oh,Nomad×Kevin Oh,梁智完×金河镇(左右无差),郑光现×蔡甫熏。暂时先这么多


警示:平行宇宙不要上升真人!!点开看就做好别骂我的准备!

点这里阅读排版更佳

-----------------------------------------------------------------------------...

这次想尝试一下多cp的连载文

summary:紫雨跟月后在决赛第二轮之后去喝酒啦!玩了真心话大冒险.....

(文中没有Dpole是因为我觉着他的死宅属性大概不会是去酒吧的类型)


cp:李钟勋×Kevin Oh,Nomad×Kevin Oh,梁智完×金河镇(左右无差),郑光现×蔡甫熏。暂时先这么多


警示:平行宇宙不要上升真人!!点开看就做好别骂我的准备!

点这里阅读排版更佳

-----------------------------------------------------------------------------

Chapter 1

   

Kevin Oh是从李钟勋把手搁到自己大腿上的时候开始觉得不对劲的。但那时候他也已经喝进状态了,也就是到了酒吧DJ无论放什么歌都会跟着摇头晃脑的程度。大大小小的酒桌游戏都已经尝了个遍,还没有感叹韩国酒桌文化之丰富的功夫就又进入到了下一个游戏里。“真心话大冒险?”Kevin Oh意志不太清醒的时候韩语也会变得模模糊糊的,扯大了嗓门跟游戏的提议者,坐在对面的梁智完确认着,“Truth Or Dare?”梁智完笑吟吟的点头,用胳膊肘捅了一下离调酒壶最近的金河镇示意他把手从自己腰上腾下来然后给Kevin哥续杯。

金河镇不想,脑袋一歪把事情推给坐在最外面的看起来都快睡着了的李罗宇做。“我来吧,”蔡甫熏因为要去卫生间刚好从卡座里面挪了出来,拿走了空空如也的调酒壶交给服务生续冰。“我跟哥一起去。”同样坐在很里面的郑光现一副要盯紧了蔡甫熏的样子,用膝盖顶了顶身边的梁智完,梁智完翻了个白眼放了他通行。“也不是什么高中女生,两个大男人上厕所干嘛要结伴啊。”郑光现以为是金河镇说的,金河镇头上白挨了一巴掌。

郑光现把洗过了的手烘干的时候偏着头跟对着镜子打理发型的蔡甫熏整理了一下状况,“哥,我们今晚的头等目标是为了李钟勋吧。”蔡甫熏点头,“没错,撮合那小子和Kevin哥。不过我真的觉得很奇怪诶。”“什么?”“我们一桌大男人也没有女孩,玩真心话大冒险?”

看着自己的空酒杯又被可乐加野格蓄满的Kevin Oh小小的脑袋瓜里也蓄满了大大的疑惑,“要不我们跟隔壁桌那三个美女合桌一起玩?”崔永镇眼看着李钟勋把头低了下去一脸已然没戏了的样子眯着眼睛笑得憨憨,“不行啊哥,说好了今晚是我们兄弟局。”Kevin Oh感觉到了自己大腿上的手离开了位置心里放下了什么似的把一条腿叠在另一条上,“那就玩吧”刚刚玩德州扑克被灌得不行的家伙现在却隐隐觉得该轮到自己转运了。

晕。Kevin Oh把自己的骰子快盯穿了也改变不了上面只有一点的事实。“Truth Or Dare?”李罗宇看见Kevin哥貌似遭了秧就来了精神,撑起脑袋问道。Kevin Oh用手抹了把脸,“Truth。”这才刚开始,先从没那么厉害的开始问吧。“哥你之前试过男人吗?”话是从刚刚摸过了自己大腿的李钟勋嘴里问出来的,Kevin Oh挑了一下眉毛,“钟勋想听到什么答案呢?”李钟勋就快要被这个温柔问句的主人醺意盎然的眼波迷惑了,脸在昏暗的酒吧照明下也能看出掺杂上了来自酒精以外的红,“哥你只要回答有还是没有就好了。”

“有。”

话音落下,酒桌上开始暗流涌动,梁智完和金河镇对视着交换了一个动机不纯的笑,李罗宇长大了嘴巴下巴都快掉到桌面上,郑光现吹了个口哨起着哄蔡甫熏阻拦不及摇着头笑个不停,崔永镇给李钟勋使了个颜色,李钟勋的脸变得更红了。“Okay,下一轮!”

Kevin Oh怀疑桌底下是不是有什么精灵掌控着他的骰子,每次都刚好让一点那一面朝上翻着。不,没有精灵,只是为了今晚酒桌上的一个坏弟弟特制了一个六面全是一点的骰子给这位哥用。

“Truth Or Dare?”“Truth,”“哥已经连续选了两轮真心话了,下一轮再输了的话必须得大冒险咯。”崔永镇回收了一圈骰子之后一脸善意地提醒了一下新加的游戏规则。Kevin Oh点点头咒骂着坏运气自罚了一杯。

“哥愿意跟我们3P吗?”“噗,”还没来得及咽下的酒尽数喷了出来,Kevin Oh胸口晕湿了一大片,“什么?”抬头不可置信地看着提问人,笑得十分迷人的贝斯届张国荣,金河镇。

“你,智完,还有我?”Kevin Oh被吓得用了敬语,梁智完搭在金河镇肩膀上笑个不停,“所以说你干嘛把我们之前幻想过的当做真实的问题问出来啊?”听到这话,Kevin Oh的意外转瞬即逝重新换上了那副自信的招牌微笑,“你们之前就幻想过?跟我一起,做?”金河镇诚实地点头。他跟梁智完是情侣关系的事情是一个开诚布公的秘密,在练习之余午夜梦回他俩也曾想过选手里谁比较性感,绕不开的一个人就是Kevin Oh,他们多情又魅力的Kevin哥。

“不行,怎么可以这么问呢?”李罗宇翻了个白眼,平日听了、见了太多他实在对这对夫夫再无兴趣,“这游戏不得顺藤摸瓜跟着第一个问题问吗?”李钟勋点头,蔡甫熏也表示赞成,驳回了上一个过于私心的问题。

“那就问新的吧,”郑光现先声夺人,“哥最近一次做是什么时候?”“跟男生还是女生做你得说清楚了,”崔永镇补充着,“哥最近一次跟男生做是什么时候?”Kevin Oh才意识过来刚刚自己那杯好像是没兑可乐的纯野格,脑里一片浆糊,“第三轮比赛结束。”说出了本没想说出的真的真心话。

“什么??”

Kevin Oh去上厕所的时候,李钟勋快被周围几个人的眼刀从身上剜下肉来。“不是我!”“怎么可能会是他呢?”李罗宇说了句明白话。那是谁呢?

Kevin Oh刚从洗手间里走出来远远地就听见了自己那桌上炸开锅了的议论声,他觉得头巨疼,便转身原路走了回去。洗手间旁边有一个紧急逃生通道的大门,推开是一片露天阁楼式的空地,地上有几摊呕吐物,多得是在这儿放会风抽根烟醒醒酒的人。

Kevin Oh倚在角落里还算干净的一面墙上,掏了根烟叼在嘴上,掀开打火机却是尴尬的哑火。摸着兜寻找别的打火机的时候嘴里的烟却被从身旁伸过来的另一只火擦着了,“谢了”Kevin Oh从眼前散的差不多的烟里辨认出了一头红发的主人。

“Hey!”八分尴尬两分喜出望外,要不是并没有什么异物感他真的要怀疑Nomad是不是在他身上搁了什么监听器追踪器,几分钟前被问出来的那场性爱的另一个主人公此刻就站在他身边,和他一起抽着烟。“有点巧哈,哥最近过得怎么样?”Kevin Oh挠了挠眉毛,不过不得不说这头红发很适合Nomad,“哥刚被淘汰了。”烧得很性感。“那也太巧了吧,我也被淘汰了。”两个人笑作一团。

Nomad的淘汰,对Kevin Oh而言是他在超级乐队这个选秀节目整个赛程中心态的转折点。他第一次意识到自己其实是要比预想中更难以承受这失败的,尤其是附加条件会丢掉队员,他亲手拉进来的队员的话。节目结束录制当晚已经是后半夜了,他打了一通电话给Nomad,Nomad醒着自己一个人在家,他们自然地相约出去喝酒。

从酒馆出来的时候突然下起了大雨,没车的俩人被淋了个透只好先小跑回了临近的Nomad家。门一关上两个人湿淋淋地局促地挤在玄关的那一刻,雨声跟笑声全部归回平静,Kevin Oh才感觉到了空气中弥漫着的微妙气息。Nomad试探性地慢慢把脸靠过去,Kevin Oh没有动,啪嗒,他听见了身上的水珠砸进地板里的声音。

一根烟抽完了,可是Nomad没有放Kevin Oh回酒桌上的意思。Kevin Oh越过Nomad的肩膀看到了四处张望着在寻找谁的李钟勋,他举起了手最大声地吹了个口哨。

李钟勋比起Kevin哥的手先看清的是站在Kevin Oh对面那个男人的一头红发,不过他没认出是Nomad。Nomad转过身来跟Kevin Oh站到一边,一只手自然地环在他的背后,李钟勋也走近了,面对着二人。

Kevin Oh走开了的酒桌上仍在进行着游戏,骰子这次是在公正地审判着,中招的人是郑光现。“光现呐,真心话还是大冒险?”郑光现看着蔡甫熏笑得很开时脸颊鼓起的肉和眼里闪烁的光心里有种被蛊惑了的无名勇气,“大冒险。”拜托是叫他跟酒桌上的一个人,那个人,做点什么。

“Okay,让我看看今天你的运势叫你干什么。”梁智完把一切都看得很明白,牵过金河镇的手跟自己的两只合十,闭着眼祈祷似的说出了郑光现刚刚用心灵感应传过来的话,“跟离你最近的人接吻十秒!”

郑光现的左边是离开了的Kevin Oh留下的空位,那么离他最近的人就只有右手边的蔡甫熏。

两张半开着的嘴唇挨到了一起,没有留给Kevin哥反应过来然后再把他推开的时间,李钟勋扣住了他的后脑勺决意要进攻到底。Kevin Oh震惊地张大了双眼,他能理解李钟勋的吻却难以理解他的火气。

 

 

TBC

@塞耳机嗷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