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梅安

47559浏览    182参与
梧桐砂糖

本来是要圣诞发的。没拿到手机()

本来是要圣诞发的。没拿到手机()

猫猫真好吃

啊……大佬们求助,太久没回坑,梅安到底是哪个任务啊

啊……大佬们求助,太久没回坑,梅安到底是哪个任务啊

Destin_子夏千城

拖了两个月终于想起来要画的东西(x)

大概是个手书预告~再上色的就没发上来

拖了两个月终于想起来要画的东西(x)

大概是个手书预告~再上色的就没发上来

替秋

[梅安]真心话和大冒险!

*一个小小的脑洞

*自己搞了点奇奇怪怪的小彩蛋JPG

*纯糖!!!


  黛薇薇不过是捡到了伪装的小吃货,引来了梅特墨菲斯——一个在拉贝尔还坚持科学至上的花仙的“骚扰”。在得知梅特墨菲斯是为了一个她捡到的花种的时候,黛薇薇差点被气死了,“如果是想要那个花种,你可以直接来找我要啊。”

  结果梅特墨菲斯愣了眼,“原来这样就可以吗?”

  “不然呢?不会是傻子吧……”黛薇薇小声嘀咕着,没想到梅特墨菲斯却听的一清二楚。

  “我听到了哦~”梅特墨菲斯拉长了语调。

  黛薇薇也不...

*一个小小的脑洞

*自己搞了点奇奇怪怪的小彩蛋JPG

*纯糖!!!




  黛薇薇不过是捡到了伪装的小吃货,引来了梅特墨菲斯——一个在拉贝尔还坚持科学至上的花仙的“骚扰”。在得知梅特墨菲斯是为了一个她捡到的花种的时候,黛薇薇差点被气死了,“如果是想要那个花种,你可以直接来找我要啊。”

  结果梅特墨菲斯愣了眼,“原来这样就可以吗?”

  “不然呢?不会是傻子吧……”黛薇薇小声嘀咕着,没想到梅特墨菲斯却听的一清二楚。

  “我听到了哦~”梅特墨菲斯拉长了语调。

  黛薇薇也不由尴尬几分,正想着要怎么解释过去,就看见梅特墨菲斯推了推眼镜,然后笑嘻嘻的说:“不过我脾气很好的,叫我变态也没关系呀。”

  看上去像是一句玩笑话,但感觉梅特墨菲斯说得一本正经。

  “还有啊……科学至上!”说这话时,梅特墨菲斯语气多了几分自负,话语间丝毫不让人怀疑他现在就能掏出什么药剂来证明——他是一位科学家。听到这话的黛薇薇和爱德文下意识的朝安德鲁看了过去。毕竟安德鲁是一位非常出色的占卜师,通过他的水晶球占卜出来的东西从来都没有出过错。

  安德鲁抱着水晶球的力度紧了紧,"......"

  "......你再说一遍?"

  梅特墨菲斯一激灵,很快又回怼,“哼,科学才是王道,魔法都是渣渣!”

  然后爱德文和黛薇薇看着安德鲁已经在准备魔法了,忙喊:“安安,冷静啊!”


  梅特墨菲斯来到拉贝尔的时候可以说是平平淡淡,并没有多少人知道他是什么时候来的。不过梅特墨菲斯还是很快的被众人知晓——

  因为他真的每一天都在和安德鲁为魔法和科学争个不停啊!

  “魔法渣渣~”

  安德鲁沉默。

  “魔法渣渣~”

  安德鲁还是沉默。

  “魔法渣渣~”

  安德鲁黑了脸把人赶了出去。

  但抵不住梅特墨菲斯的死皮赖脸。

  “你上辈子是不是和安安有仇啊?”黛薇薇无奈的看着两个推推嚷嚷的人,突然说不清楚到底是谁更幼稚。

  “怎么会,”梅特墨菲斯现在幸灾乐祸的躺在安德鲁的床上,“如果有上辈子我们肯定是特别好的朋友。”

  安德鲁微微叹了一口气,没再把梅特墨菲斯赶出去。索性他,爱德文,黛薇薇,梅特墨菲斯四个人都围坐在魔法仙屋里。

  “四个人啊……”黛薇薇灵机一动,“要不来玩游戏吧!以前只有我们三个人一起,现在再加上梅特墨菲斯,肯定会更有意思的!”

  “好啊好啊,玩儿什么呢?”梅特墨菲斯从床上坐了起来,兴致勃勃的问。

  “嗯……真心话大冒险吧。”敲定游戏内容之后,四个人开始投骰子。第一次爱德文的点数最大,梅特墨菲斯的点数最小。

  “梅特墨菲斯,你选真心话还是大冒险啊?”黛薇薇问到。

  “当然是真心话!这想想多有意思。”

  “那我就直接问了。其实我一直想知道,你来自哪里?”爱德文问。

  “我吗?”梅特墨菲斯狡黠的笑了笑,“我来自地狱哟……”

  “梅特墨菲斯,好好回答啦!”黛薇薇招呼到。

  “欸~好吧好吧。我当然是来自拉贝尔大陆,只不过一直沉迷于科学研究,很少出门而已。”

  “这个回答没问题吧?”梅特墨菲斯眯着眼睛,透过镜片,瑰红色的眼睛在光下熠熠生辉。

  “下一局吧。”安德鲁提醒到。

  这一次投出来的点数安德鲁最大,梅特墨菲斯最小。

  “哇哇哇为什么为什么,我运气这么差吗?”梅特墨菲斯看到结果有些不理解,在床上滚来滚去。

  “哈哈……”黛薇薇一时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毕竟梅特墨菲斯的运气似乎真的不好,连着两次都是最小的点数——“1”。

  “唉,算了。那这次我选大冒险吧!”梅特墨菲斯在床上躺平,一副无所谓的模样。

  “大冒险的话,就是你和安安切磋一下。”话是这么说,黛薇薇飘忽着移开视线,心里还在叹息没有把做好的惩罚牌拿过来。但听到这话,梅特墨菲斯从床上爬起来,“为什么是打架,明明我只是一个科学家!”

  “你可以认输。”

  安德鲁冷不丁的冒了一句,颇让爱德文和黛薇薇惊讶。尤其是爱德文,大约是难得遇见好友耍些小心思,直接朝梅特墨菲斯说:“哈哈,梅特墨菲斯,这还是我第一次看到安德鲁对其他人用激将法呢。”

  “啊啊~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啦!”说话间,梅特墨菲斯就从衣袋里抽出零星的几粒胶囊,然后在安德鲁眼底拆开了,同时一袭白烟和一股香味慢慢弥散开来,梅特墨菲斯的身影隐没其中,“因为是随便拿的,所以我可不保证有没有毒哦。”

  “闻上去像是......”黛薇薇站在一边,扇闻了一点点,皱了皱眉,“加了其它的东西,把原来的味道掩盖了。爱德文,你说安安能解决吗?”

  爱德文看上去倒没有很担心,“最近倒是多亏了梅特墨菲斯,安安的魔法阵已经完善了很多。可能这就是棋逢对手吧。”

  “哐当”!

  重物坠下的声音响起。

  “怎么了?”黛薇薇和爱德文对视一眼,白烟还没有散开,现在的魔法仙屋什么也看不真切。爱德文随即用了个魔法把门窗打开,一直被藏在帘后的阳光乍泄,飘扬着的光拥抱了烟。

  “咳咳,”梅特墨菲斯的声音响起,吐槽道:“这也太乱了吧。”

  “没事吧?”两人问到。

  “没事,能有什么事。喏,人好好的呢。”说着梅特墨菲斯起身,爱德文和黛薇薇才看清原来安德鲁刚刚是被梅特墨菲斯压在了下面,黛薇薇当场就冷了脸。

  见状,梅特墨菲斯才慢悠悠的补充道:“哎哎,不准怪我啊~还不是因为他家这么乱,所以一撞到东西就都倒下来了嘛。然后我看他这么宝贝他那个水晶球,总不能一来就让他碎一个水晶球吧。所以呢......”

  “我就帮他挡了一下嘛~”

  这时安德鲁也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正想开口就被梅特墨菲斯横插了一句:“所以魔法渣渣,我赢了哦~”


  然后火速逃离魔法仙屋,就好像,在躲安德鲁的那一句“谢谢”。




  END


逆陆兔
我会搞一些省了好多细节的梅安。...

我会搞一些省了好多细节的梅安。*端水行为。

我会搞一些省了好多细节的梅安。*端水行为。

分身快刀联合斩

饿疯了饿疯了饿疯了饿疯了饿疯了饿疯了

饿疯了饿疯了饿疯了饿疯了饿疯了饿疯了

沐-可回收垃圾实锤

一些本周页游剧情相关摸鱼——

含剧透,极草ooc沙雕向摸鱼注意避雷


有没有老师一起聊聊页游剧情啊——!!

一些本周页游剧情相关摸鱼——

含剧透,极草ooc沙雕向摸鱼注意避雷






有没有老师一起聊聊页游剧情啊——!!

分身快刀联合斩
醒来以后就不会再有事了

醒来以后就不会再有事了

醒来以后就不会再有事了

黑白齐子
真的最讨厌对方了吗?不诚实的话...

真的最讨厌对方了吗?不诚实的话会长猫耳朵呢w

真的最讨厌对方了吗?不诚实的话会长猫耳朵呢w

洛伊
顺手画了张(画的好烂QAQ)...

顺手画了张(画的好烂QAQ)

这是被安德鲁变小后“不小心”把水晶球弄坏然后又被抓个正着的梅特墨菲斯(右下角)

顺手画了张(画的好烂QAQ)

这是被安德鲁变小后“不小心”把水晶球弄坏然后又被抓个正着的梅特墨菲斯(右下角)

咕

淘米游戏里戴眼镜的紫毛

都是我老婆(想什么

当初嗑他们的cp,现在来lof发现和大众都是逆的救命

p3是个彩蛋

RK是不是不是紫毛算了就当是吧,瑞琪可能画错了因为我是照着印象画的orz,tag应该没打错吧

二次更改:上了个色

淘米游戏里戴眼镜的紫毛

都是我老婆(想什么

当初嗑他们的cp,现在来lof发现和大众都是逆的救命

p3是个彩蛋

RK是不是不是紫毛算了就当是吧,瑞琪可能画错了因为我是照着印象画的orz,tag应该没打错吧

二次更改:上了个色

-无祈-W-

【鬼灭观影体/游戏体 神奇联动在哪里 六】

【空间】


“…………”


空间内,一片静默无语。


他们已经被这游戏折腾半个小时了。


给他们一个场景,他们要去找指定的食材,找到了就过。


听起来是不是很简单?


然而,非常坑。


这是第四关,他们已经尝试了诸如用树枝戳,用树枝搭梯子爬,乃至踹树等等等等各种方法,死活不行。刚刚一脚踹过去,不仅果子没掉下来,还掉了个马蜂窝。就因为这个马蜂窝,炭治郎手都快废了——得逃啊!要逃跑很简单也很费手,就是往死里按一个键,只要比马蜂快,让小花仙及时跳进河里就算成功。


然而,这里的每一只马蜂,都窜的比窜天猴还快。


第四局又开始了,众人盯着屏幕,恨不得能自己穿进去翻。...

【空间】


“…………”


空间内,一片静默无语。


他们已经被这游戏折腾半个小时了。


给他们一个场景,他们要去找指定的食材,找到了就过。


听起来是不是很简单?


然而,非常坑。


这是第四关,他们已经尝试了诸如用树枝戳,用树枝搭梯子爬,乃至踹树等等等等各种方法,死活不行。刚刚一脚踹过去,不仅果子没掉下来,还掉了个马蜂窝。就因为这个马蜂窝,炭治郎手都快废了——得逃啊!要逃跑很简单也很费手,就是往死里按一个键,只要比马蜂快,让小花仙及时跳进河里就算成功。


然而,这里的每一只马蜂,都窜的比窜天猴还快。


第四局又开始了,众人盯着屏幕,恨不得能自己穿进去翻。


“这里有个藤蔓!”灶门花子眼尖的发现了新道具。


“藤蔓能干嘛?”伊黑小芭内毫不留情的怼了一句。


“试试吧。”炭治郎小心翼翼地点了下藤蔓。


随后,页面跳转到了另一个小游戏。


“真的有用!”炭治郎小小地惊呼了一声。一般来说,只要道具附带小游戏,那么也就离成功不远了。


“这是什么啊……编绳子?”宇髄天元凑过来看了一眼,有点疑惑。


“唔呣……也许是要用绳子抽?”炼狱杏寿郎提出了一种可能。


“不太可能吧……”宇髄天元扯了扯嘴角,随后又突然想到了什么,“对了,会不会还不全?之前好像还有个石头带小游戏。”


“石头好像是把磨锋利了……”伊黑小芭内突然联想到了甘露寺蜜璃的伸缩剑,“会不会是把石头绑在藤蔓上去砍?”


“绳子编好了!要把石头系上去吗?”炭治郎弄完了小游戏,看着众人。


“那就试试吧。”产屋敷耀哉温和的说。


正当炭治郎准备磨石头的时候,屏幕却突然变了样。


<叮咚~您的朋友甘露寺密璃已经帮您拿到该食材~请开启下一关吧~>


【小花仙】


“啊啊啊啊啊——”小花仙飙着两条宽面条泪,一路连滚带爬狂奔不止,终于堪堪赶在被马蜂赶上之前跳入河中,躲过一劫。


马蜂在河面上“嗡嗡”了半天,似乎终于确认了捅了自己老家的那个家伙一时半会不可能出现了,成群结队的飞走了,直接无视了一旁的蝴蝶忍和甘露寺蜜璃。


咦?祢豆子呢?


祢豆子那边先缓缓,让我们继续看这边发生了啥。


好一会儿过后,小花仙小心翼翼地露了个头,一副“只要马蜂还在我就潜下去反正被蛰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的”的样子。


“好了好了,没事了。”甘露寺蜜璃哭笑不得的去拉小花仙,而小花仙谨慎的四处看了一遍,再三确认马蜂已经走了,才拉着甘露寺蜜璃的手爬了上来。


“呼~”小花仙“大”字形往地上一躺,“吓死我了。”


“你衣服都湿透了,去换一件吧,不然很容易的感冒的。”蝴蝶忍身为医生,不自觉的开始“关爱病患”。


“啊~”今天的太阳很好,小花仙眯着眼睛晒了一会,“没事的。”


说完,不等蝴蝶忍开口,小花仙就敏锐地感知到了什么,一下子蹦起来,也不知道按了啥,面前pia地蹦出一个屏幕。她随便点了几下,关了屏幕,身上的衣服便换了。


“哇……”甘露寺蜜璃没忍住赞叹道,“好神奇啊!”


“嘿嘿。”小花仙憨憨的笑了几声,又切换回“正经模式”,开始四处搜集道具。


她扯了几根藤蔓,编成了绳子,又找到了之前当飞镖丢出去的石头,把二者系在了一起。


“看我……”小花仙把绳子甩的“刷刷”地,正要展示一下自己的丢东西的水平,突然发现,果子不见了!


“在这!”一道声音把石化的小花仙变了回来。那枚果子,居然好端端地待在甘露寺蜜璃的怀里!


“???”小花仙满脸问号。


“刚刚看你用绳子绑着石片,就想到了蜜璃的伸缩剑,所以让她试试了。”蝴蝶忍解释道。


“原本只是试试看,”甘露寺蜜璃兴奋捂脸,“没想到真的可以哎!”


小花仙沉默了片刻,就在蝴蝶忍和甘露寺蜜璃以为她不高兴的时候,她突然抬头:


“大佬啊!”


小花仙一双眼睛亮晶晶的:“不用愁了!”


甘露寺蜜璃和蝴蝶忍一时没反应过来,愣了一会。甘露寺蜜璃先忍不住,笑了出来。


三人笑够了,聊了一会。


“果子够了,接下来是牛奶和鸡蛋。香料在花蕾亚学院,我托塞缪尔和安格斯帮我找了。”小花仙伸了个懒腰。


“去哪找牛奶和鸡蛋?”蝴蝶忍问。


“去找薇儿拿一点就行了,”小花仙伸完懒腰,拍了拍脸,“给薇儿帮点忙就好了。”


“祢豆子那边怎么样了?”甘露寺蜜璃突然想起来,“一直没联系我们。”


“他们那边任务挺难,没时间联系很正常。”小花仙站了起来,“走吧。”


【小花仙·祢豆子】


“嘿咻——”祢豆子一提钓竿,一尾肥肥胖胖的鱼就跃出了水面,掉进了旁边的桶里。


“好了。”梅特墨菲斯把木桶搬上了飞行器,示意祢豆子跟上,“鱼够了。”


祢豆子爬上飞行器,把钓竿收好:“接下来去哪?”


“去冰蛇要塞,”梅特墨菲斯摆弄了一会,飞行器便飞了起来,“雪露会在那边接我们。”


“谁?”祢豆子没太听清。


“没事,到了你就知道了。”梅特墨菲斯随口回了一句。


飞行器上沉默了一会,祢豆子先开口了:


“你有翅膀,为什么不自己飞?”


“我要是自己飞,你们怎么上去?”梅特墨菲斯笑咪咪的反问。


祢豆子顿了一下,又问:


“你和安德鲁关系好吗?”


梅特墨菲斯笑了起来:“你为什么这么问?”


“就是不太理解,”祢豆子解释道,“如果关系不好的话,你找他干嘛?如果关系好的话,你非要带点东西才敢过去又为什么?”


梅特墨菲斯没说话,就在祢豆子以为他不会回答的时候,他答非所问地问了个问题:“你有兄弟姐妹吗?”


祢豆子眨了眨眼,没太反应过来他在说啥,不过还是回答了:“有!我有一个哥哥,两个弟弟,还有一个妹妹!”


“你们关系好吗?”梅特墨菲斯脸上没了表情,只是低头摆弄着飞行器的操纵盘。


“当然好了!”祢豆子不太理解他问这些干嘛。


“如果他做了什么错事,你愿意为他背负后果吗?”梅特墨菲斯又问了一句。


“唉?”祢豆子思考了一下,很快就回答了:“自己做的错事不应该自己担吗?”


“如果是那种非常大的错误呢?比如……杀了人。”

梅特墨菲斯脸上的神情看不清了。


祢豆子没有丝毫犹豫:“我的家人不可能做出这种事!”


梅特墨菲斯似乎笑了笑:“如果那个时候他没有自己的意识呢?”


祢豆子一时愣住了。


梅特墨菲斯笑了起来,恢复了之前的神色。他发现这小姑娘似乎是真单纯。也许是那些陈年旧事压的太久了,也许是心情好,不知道出于什么心理,他开口了:


“小姑娘,给你讲个故事吧。”


【空间】


众人正在辛辛苦苦的帮薇儿拿鸡蛋做蛋糕,屏幕突然闪了几下,弹出了新消息:

<祢豆子成功发现意外剧情~请切换角色,完成剧情~>


众人面面相觑,还没反应过来,屏幕上又弹出了新消息:

<奖励:50熵>


【小花仙·祢豆子】


<叮咚——>


祢豆子耳边突然炸开了童音,她猝不及防,一愣,好在梅特墨菲斯没注意到。


<恭喜开启意外剧情!任务:听梅特墨菲斯讲完故事   奖励:50熵>


祢豆子没想到一个故事值这么多熵,而故事,已经开始了。


“从前,有一对双胞胎,分别叫小白和小黑。


“两人原本应该都是邪恶的花中诞生的,但有人净化了小白,他还没来得及净化小黑,双胞胎就诞生了


“小黑平时和小白一样,但他毕竟没有被净化,有时会失控,犯一些错误。但小白都会帮他弥补错误。


“终于有一天,小黑彻底失控了。他犯了一个很大的错误,大到小白没办法帮他弥补


“于是小白去求净化他的那个人。那个人告诉小白,没办法了,除非小白帮他背负这个错误。”


梅特墨菲斯停顿了一会,祢豆子追问道:“然后呢?”


“然后他们就都死了。”


“唉?”祢豆子没想到居然会是这样,但想到这一般不会是结局,便再次追问:“还没结束吧?”


“嗯。”梅特墨菲斯笑了笑,


“他们就转世了。小黑忘了以前的事情,有了两个很好的朋友,所有人都觉得他很厉害,可以保护很多人。”


“那小白呢?”


“小白……因为帮小黑背了错误,所以过得很不好。他还记得以前,后来去找了小黑。”


“那小黑想起来了吗?”


嗯。他们一开始吵吵闹闹地成了朋友,但小白背叛了他们。”


“为什么?”


“小白不想让小黑再去背起那些。不背叛他们,小白没办法做到。”


“但小黑还是想起来了。”


祢豆子不甘心地追问:“还有吧?”


“没了,结束了。”梅特墨菲斯结束了故事。


五十熵到手的消息已经传进了祢豆子的耳朵,但她还是觉得这个故事没结束。正想开口,梅特墨菲斯先开口了:


“到了。”


————————————————————————————


啊~我来诈尸了~


惊不惊喜!意不意外!(3167字!)


梅安的剧情一年前刷的,记得不是很清楚了,如有错误欢迎指正【捂脸】


其实本来计划是五月十几号更新的,因为研学。一开始说是星期五,结果天气预报说是下雨,就改到下星期一。


结果,星期五,六安和肥西出现疫情了(我们研学去合肥)

然后我想着高考假多更点,结果我们这狗学校在高考假和中考假之间的三天里定了两天考试。



对了,给你们分享一个好玩的事。


之前我买了一个鬼灭的手帐贴,就指着大哥问我同桌记不记得这谁(我们班之前放过无限列车)


然后我同桌说:


“这不那狮子王吗?”


我:???


求评论!


踹人@默灵 




一只咸鸭蛋
在草稿箱找到一年多前打的这张草...

在草稿箱找到一年多前打的这张草图

把我自己给阴间到了(因为已经忘记画过)


在草稿箱找到一年多前打的这张草图

把我自己给阴间到了(因为已经忘记画过)


404面包花
没有要印耶只是画开心的

没有要印耶只是画开心的

没有要印耶只是画开心的

是桃喜er

关于七大罪那点事①

色 欲

“美丽的小姐,不知您是否愿意同我跳一支舞”

来自古灵仙族的蓝发魔法师身体微倾一手置于胸前,另手曲肘掌心向上抬起在人前。玫瑰蓝的瞳孔闪烁着流光带着莹莹笑意。

舞步踏在轻快的音乐上,蓝发绅士所挑选的紫色裙摆在周围的暖色中突出。他哑声轻笑到

“很好看……很特别的紫色”

一曲简单的华尔兹,仙境舞厅里只有轻的不能再轻的呼吸。音乐猝不及防的停止,蓝发绅士只能歉意一笑,蓝色妖姬在他的面前飘浮

“似乎音乐有些问题,很抱歉让您有了不愉快的经历,请让我进行补偿……以您想要的方式”

他再次行了礼,正想将人带去后面的房间

“爱德文!”

黛薇薇带着一脸惊慌和忧愁,蓝发绅士示意那人先行...

色 欲

“美丽的小姐,不知您是否愿意同我跳一支舞”

来自古灵仙族的蓝发魔法师身体微倾一手置于胸前,另手曲肘掌心向上抬起在人前。玫瑰蓝的瞳孔闪烁着流光带着莹莹笑意。

舞步踏在轻快的音乐上,蓝发绅士所挑选的紫色裙摆在周围的暖色中突出。他哑声轻笑到

“很好看……很特别的紫色”

一曲简单的华尔兹,仙境舞厅里只有轻的不能再轻的呼吸。音乐猝不及防的停止,蓝发绅士只能歉意一笑,蓝色妖姬在他的面前飘浮

“似乎音乐有些问题,很抱歉让您有了不愉快的经历,请让我进行补偿……以您想要的方式”

他再次行了礼,正想将人带去后面的房间

“爱德文!”

黛薇薇带着一脸惊慌和忧愁,蓝发绅士示意那人先行往前,转而面对金发少女。开心的羔羊一路往前,蹦蹦跳跳地离开两人视线

“你不能再这样了爱德文,安安不会认同你的做法的!”

“不……你错了薇薇,安安会理解我的,他会的。拉贝尔大陆已经崩坏……”

“啊——!”

愚蠢的羔羊落入了陷阱,好奇地翻看着盒子里乱七八糟的小道具,想着即将发生的事沾沾自喜。一颗红彤彤的“心形果实”滚落在地将羔羊吓得腿打颤,才知道入了深渊。门在不知不觉间被锁上,羔羊只是徒劳地翻着逃生道具,紫色的盒子上了锁,可悲的羔羊以为即将逃离恶魔,最后——她止步在盒子前,身体在靠近盒子的前一秒被闪着银光的机关分裂,遗憾得只叫出了那不明意味的音节

“……又有人妄想去动安安的盒子,安安静静的等我不好么”

“薇薇,你先回去好了,我不会和其他人发生关系的”

毕竟,想要的人还没得到,在此之前,都需要好好忍耐

蓝发的男人看着盒子里飘浮的白色,露出不同于往日的温柔的笑容。
















贪婪

“那……你们想要什么?”

淡紫发色的科学家淡淡看着面前露出兴奋神色的人,无聊地听着那人对自己的赞美,从容貌到行为,从性子到内心。倒是惹得变态先生一阵轻笑,那人倒是觉得自己拍马屁拍对了,绞尽脑汁地讨好面前躺在黑紫妍花上悠闲喝着稀释过五遍的世纪浓汤然后一脸难以置信地打算再去过滤两次的人

“那家伙到底加了多少孢子”

不小心将内心话说出来之后,变态先生发现众多目光火热地盯着他遂故作正经般咳了咳,重新挂上那副一成不变的笑容,以眼镜遮挡对人轻蔑地目光

“你说的这些……我都能用科技给你,但是我要的,你确定能给我?”

红色瞳孔透过镜片冷冷地看着人,待宰的羔羊总是会提些什么财富、武器,或者什么爱人孩子之类的,当然,贪心不足的人总是会想方设法多得些东西。他一概供应不求——只要能付得起对等的代价。

“啊……真遗憾,今天我只能帮一个人。这样吧,你们谁先找来所有我要的,我就帮谁”

人们看着空中飘浮的清单面面相觑,而后争先恐后地抢夺着羊皮卷,抢到的人夺门而出,却又被门外蹲守的人埋伏。

当活到最后的人拖着残缺的手脚举着大块湛蓝的水晶以及他的清单到了男人面前时,男人笑道

“看起来不错……就勉强给你第二个清单”

“别这么瞪我,我说了,是所有我想要的”

那人身边飘起小花花,故作害羞般用长袖子遮住脸颊。接下清单的家伙愣愣地看着画像上带着兜帽的人,再看向上方把玩着水晶的人。正拿着水晶比划着怎么切成球的人察觉到目光,勾起唇角

“啊我忘说了——我要他,和他的全部”
















懒惰

“魔法师大人!请帮我占卜一下好吗!”

“先帮我先帮我!”

蓝袍的魔法师淡淡睁开眼看着面前两个热情的花仙,视线轻轻的扫过他们的触角——正常的花仙触角在头顶悠闲晃悠着,看似高冷的先生重新闭上眼淡然道

“请找来一些孢子和彩虹蛋,我需要煮些东西”

闻声的花仙齐齐退后三步,视到那人并没给出其他解释,只得悻悻地去到蘑菇仙地和勇气古堡老实收集来。

魔法师依然在原地,坐着一张搭着淡紫长袍的灰色椅子闭着眼,而一旁的蓝发绅士对着那口颜色奇异的冒着泡的锅沉默。察觉到有人来了,绅士轻轻点头示意。魔法师的慢慢睁眼引起了人的注意,他扇了扇翅膀,熟练的将材料扔入锅中并熟练地舀了几碗给要占卜的人

“喝了这个……就能告诉我们未来了吗”

魔法师一言不发,只是看了看周围,看向椅子时还微不可查的皱了皱眉,转头看向了假装什么都不知道的蓝发绅士。

所以,当最后一位陷入永久沉睡的花仙闭上眼时,冷漠的魔法师淡淡开口

“我没答应过你们什么”

“也不想答应什么”

“别向我展现无知”







ps:

跳完舞跑来找安德鲁然后看着锅内陷入沉思的爱德文get

带着按了摄像头的水晶球打算替换小爱然后躲在椅子后面思考锅内原料的梅特get

做了整整一锅真.毒药的安德鲁get

还不清楚爱德文发生了啥并打算去给安德鲁告状却不知道安德鲁也出事了的黛薇薇get

威力巨大毁天灭地堪比核武器的世纪浓汤get

吃枣药丸的拉贝尔get

逆陆兔

【梅安】星星是石头,也是谎言

*小心神经病同人女。

*I'm年更梅安选手(意思就是关注我请三思),I'm ooc贩卖商(意思就是你往下看就是做好了准备),本文含有:黑白紫妍时期梅安,性格私设,剧情捏造,和官方背道而驰。

我就是想看梅特墨菲斯哭罢了

小白花!老婆!(但是真的是1)


        拥抱的理由是什么?憎恨的理由是什么?白紫妍从未想过这些问题。

  逃亡的第二十四个夜晚,白紫妍追上了黑紫妍。

  黑发的青年唇上手上身上都是鲜血,血红的眼睛在看到白紫妍时有了一点光彩,口中机械地咀嚼零碎的,颤动着掉下一点残渣的物...

*小心神经病同人女。

*I'm年更梅安选手(意思就是关注我请三思),I'm ooc贩卖商(意思就是你往下看就是做好了准备),本文含有:黑白紫妍时期梅安,性格私设,剧情捏造,和官方背道而驰。

我就是想看梅特墨菲斯哭罢了

小白花!老婆!(但是真的是1)


        拥抱的理由是什么?憎恨的理由是什么?白紫妍从未想过这些问题。

  逃亡的第二十四个夜晚,白紫妍追上了黑紫妍。

  黑发的青年唇上手上身上都是鲜血,血红的眼睛在看到白紫妍时有了一点光彩,口中机械地咀嚼零碎的,颤动着掉下一点残渣的物体。

  “不要跑到我找不到的地方去啊,我的黑紫妍。”白紫妍朝他伸出手,借着轻微的月光,他能看见地上无数碎块漆黑的轮廓。这些让他恐惧,让他呕吐,让他绝望,却从未让他厌恶面前的青年。“……别这么做,好吗?”

  黑紫妍犹豫一下,搭上他的手,随后他们牵着手跑向月光更加明亮的方向。

  “你不需要管我,我一直对自然之灵饥饿,这会给你带来麻烦。”

  白紫妍充耳不闻,他永远是笑嘻嘻的,只是牵着黑紫妍的手,突然把他拉到背上跑的更快。

  “你累了,小黑紫妍。”他轻声说着,把他拉地紧紧的,“我们一直一直,在一起。”

  “我控制不住去伤人获得食物,像今天那样,我现在依旧饿,白紫妍,你不能救我。”黑紫妍趴在白紫妍背上闷闷地说。

  “那为什么还要和我一起走呢……是吗?咬我吧。”白紫妍不以为然地腾出一只手,他把白色的,漂亮的卷发扒拉到一边去露出白皙漂亮的脖颈给背上的人看。“我可比那些花仙的自然之灵丰富多了哟。”

  “我不想这么做。”

  “你学会克制了,亲爱的。这就是一个好的开端。”白紫妍停下脚步,已经跑了很远一段距离,他把黑紫妍放下来,轻轻吻着他耳后缀下的花瓣。“……未来也会好起来的。”

  他们在路边停下,有一条小溪正在安静地流淌,黑紫妍走过去,他看见星星像鹅卵石石子沉在水底,于是他踉踉跄跄地走进齐膝深的水中,双手伸进水里捧起带着星星的一汪。

  他第一次这样谨慎,像是捧起最珍贵的宝物,然而在他的手离开水面的刹那。星星消失了,水里倒映着他沾着血迹的脸,它们又很快地从他的指间流走。黑紫妍呆呆地看着这一切,忽然发狂地跪下去,试图捞起水中的星星,白紫妍冲过来企图拉住他,然而他们只是一起摔进了小溪,水打湿了他们的衣服,也将血迹冲落。仿佛能够洗干净身上的罪孽。

  “你在做什么?亲爱的。”白紫妍把他捞上岸,打了个响指烤干两人的衣服。

  “一颗星星能实现一个愿望。”他望着天空,“我从书里读到,星星是神明的象征,他们的国度也在与云上的星星一样遥远的地方。”

  “嗯,那当然,你的愿望都会实现的。……哈哈,星星都是石头变的。”白紫妍起身,他漂亮的脸庞被月光照亮——他很美——有哪一朵被祝福的花朵不是美的呢?他从小溪里捡起一枚圆润的石头,捏入手心偷偷用把他迅刨成星形。“喏,就像这一颗,它也会成为一颗星星。”

  “为什么它不会发光。”黑紫妍怀疑地打量它,但是依旧接过这颗石头。

  “因为它在等你。”白紫妍把手掌覆盖上去,大红的眼睛闪烁着,“等到你实现愿望,它也会变成真正的星星——然后,光就会出现在这条小溪里。”

  黑紫妍将那颗星星放进口袋,很难得的,他没有表情的脸露出了一点笑容。

  ……

  “今天也要做个好梦噢。黑紫妍。”

  白紫妍将熟睡的青年放到床上,向帮忙的花仙道谢,悄悄告诉他们不要向其他人透露他们的行踪。

  黑紫妍躺在床上,呼吸很平稳。这让白紫妍忍不住捏捏他的脸。随后他拿出一小瓶淡紫色的液体——他自己的鲜血参杂着少许安眠药,轻轻倒入黑紫妍的口中。

  他不再饥饿,也不再袭击他人……真好。白紫妍欣慰地笑,他撑着脸,耳边漂亮的花朵也因为开心噼里啪啦地炸开。

  “你在做梦吗,可怜的黑紫妍。这些都不是你的错。这糟糕的命运找上了你,但是哪会有不能改变的事物呢?再等等,我们会找到云端上那个和星星一样远的国度……啊,永不枯竭的自然之灵,那样你再也不会饿了。我亲爱的白紫妍啊,到那时候,去放生你的星星吧……”

  他看着黑紫妍的睡颜努力打起精神,呢喃着自己看过的典籍。啊,他怎么能睡呢,黑紫妍只有在梦里才能得到半分安宁,他要好好保护他才行。

  如果没有这样的命运,他们会怎么样呢?黑紫妍喜欢奇奇怪怪的食物,喜欢草药,喜欢水晶球,啊,还有星星。他们会一起煮一锅乱七八糟的东西,然后看一天的书,最后在星辰下入睡——像每个普通人那样。

  总会有一天能够这样嘛。白紫妍笑嘻嘻地,他一直都很乐观。

  即使黑紫妍需要越来越多的自然之灵,即使他们依旧在逃亡,即使传说的国度像是空想,但是未来和希望的幻想永不消逝。

  ……

  他终于支撑不住睡下去的夜晚做了个包容一切的美梦,梦很长,长到血腥味探进他的鼻腔他才醒过来。

  床上已经没有人了。而房门上溅上了鲜血——是昨天热心的分给他们房子的花仙,他倒在门口,手里端着的早餐撒了一地。往外走,整座村子已经是一片死寂,血迹和尸体遍地都是——全部都在太阳下。白紫妍望着这一切几乎呆滞地往前走,看见血腥味最为浓郁的地方,黑紫妍正在进食。

  他太久没有这样放肆的吞食,黑紫妍已经不再像最初的木然,他看见白紫妍时开始呲牙,似乎在埋怨他抑制了自己的本性。

  鲜血染红他的唇齿,皮肤浸染他每一寸的罪。白紫妍浑身发冷,他走过去,指尖亮起淡紫色的魔法火焰。

  “……别这样……。黑紫妍。”

  他最后看见那纯黑的人举起手轻而易举地拍散他手中的火焰,扼住他的脖颈时,白紫妍一句话都说不出来。疼痛和麻木让他安静,最后坠入一片漆黑。

  黑紫妍的牙啮破洁白脖颈的皮肉时忽然停下动作,熟悉的花汁刺激他的味蕾——他在每个噩梦中萦绕在身边的气息,在每个清晨唇齿间留下的花液——它们都是什么?是什么?……痛苦的黑色花朵放开了一直拯救他的人,尖叫地跑的无影无踪,疯狂时残存的那一点良知让他不伤害唯一爱他的人,他将口袋里那颗烫的他心脏都在痛苦的星星形状石块掏出来,在地上砸的粉碎。

  白紫妍醒来时已经认不清这片荒芜的土地,正如他感知不到哪怕附近一点生命的气息。血腥味充斥着他的鼻腔,眩晕,噩梦,无休止的尖叫埋在风里。这一切都是黑紫妍的杰作,而他愣愣的,站在铁锈味的风中直到听见刺耳的啜泣声。

  原来是他自己在哭。

  ……

  “……虽然这个要求很过分,但是,请帮帮我们,调换我们的命运。让一切回到最初——我知道有一个那样的魔法。”

  “…我想救他,即使是他犯下不可饶恕的罪孽。我想救他——!他是黑紫妍……但他也有选择未来的权利啊!”

  近乎崩溃的白紫妍散乱着平日里漂亮的长发站在古灵族长——那个用鲜血将他洗刷的人面前,他呢喃着,双眼发红,又带着啜泣的泪水。

  “无论什么代价,我愿意为他承受这份命运。他应当是幸福的,永远幸福的,被人爱,被人尊重,永生永世。”

  他突兀地跪下去,拉紧了古灵族长的衣襟,带着哭腔将他的前额一下一下砰砰撞在面前的土地上,柔软的白发沾上了泥污,多日以来的崩溃让他的话语都在颤抖。他早已因此绝望。

  “求求您……!求求您救救黑紫妍——无论如何。怎么能让他披着痛苦的烙印到死不得解脱,而我却被世人爱着推向光明苟活!”

  “停下吧。孩子。我答应你。”古灵族长终于开了口,他将手掌放在白紫妍的发丝上,“将一切回到最初的魔法,只能让你们都成为并蒂的黑紫妍。”

  白紫妍痴痴地抬起头,泪水从红了的眼圈流出沾湿他被卷发遮盖的漂亮脸庞,他张了张嘴,露出一个笑容:

  “……那我就与他分担这份罪孽。

  由我亲自去守护他……直到永远。”

  ……

  “你来做什么,梅特墨菲斯。”

  安德鲁打开自己的房门时,看见紫发的科学家正在自己桌前随意翻动着书籍,看见他来了,不速之客只是吐吐舌头挥动袖子。

  “哎呀。来看看你最近在研究什么。……我没有弄坏东西!”他推了推眼镜连忙解释,“你真的很喜欢星星。”

  “星宿知识是占卜的一部分。梅特墨菲斯。”安德鲁摸了摸自己的水晶球,去看自己的典籍。“还有什么事吗,如果没有,快点离开这里。”

  “你知道,星星都是石头变成的吗?”梅特墨菲斯走出门外时,突然探头回来。

  “那是什么。你的新科学理论?”

 

  “哈——你也有不知道的东西!”梅特墨菲斯踉踉跄跄地跑下仙藤树顶,他脚下一滑,再也按捺不住自己的兴奋,干脆摔了下去——

  “太好了!你全忘了——这一切的一切,太好了!”

爱吃粤菜的湘菜

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

二编:在坐的各位都是大佬,给我分析完了,这就当个笑话吧,反正对于我来说只是个黑历史→_→

现在感觉就是随手扔了垃圾,然后被一堆人,知道什么叫爱护环境。

这些,都是真心话,谢谢各位的讲解。

我这就滚回我的页游。

一次居然是评论最多的一次!

长评也是最多的!

唉,我这人就不该作死。

然后还是谢一下评论的这些人

@百茯 @地狱床头灯 @晨羲载曜 

谢谢你们的评论和讲解|・ω・`)

三编:不要自责,我说的滚回页游指的是在页游玩,不串动画,好好的更我的页游,额,不会吐槽了,都是黑历史。(x_x;)。

图我那存的有,文字也有备份。

你们再说,这真是我最...

二编:在坐的各位都是大佬,给我分析完了,这就当个笑话吧,反正对于我来说只是个黑历史→_→

现在感觉就是随手扔了垃圾,然后被一堆人,知道什么叫爱护环境。

这些,都是真心话,谢谢各位的讲解。

我这就滚回我的页游。

一次居然是评论最多的一次!

长评也是最多的!

唉,我这人就不该作死。

然后还是谢一下评论的这些人

@百茯 @地狱床头灯 @晨羲载曜 

谢谢你们的评论和讲解|・ω・`)

三编:不要自责,我说的滚回页游指的是在页游玩,不串动画,好好的更我的页游,额,不会吐槽了,都是黑历史。(x_x;)。

图我那存的有,文字也有备份。

你们再说,这真是我最多评论。

我们就不要互相怪罪了。

是我语言表达不对吗?

我只是想感谢你们让我知道了,当时的我是脑残了。

给我会画画之前,我暂时不会用其他的标签。(除非写文)


四编:我是真心感谢你们,所以我们都不要有心里负担了。

         一天,安德鲁,正在魔法仙屋里休息,梅特墨菲斯敲开了门,然后,安德鲁看到他头上的标签“黑魔法”默默的黑了脸。

       然后他,高兴的对安德鲁说:“安安,你不是喜欢跟黑魔法谈恋爱吗?我们这就谈吧。”('▽')♪

       只听一声“滚”安德鲁就把他扔了出去。可怜的梅特墨菲斯,今天也没有让安德鲁爱上他。

        





黑历史我就不删了吧?反正已经扔垃圾桶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