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梅尔文

17527浏览    68参与
hihiA

梅尔文·威因兹与韦伯·维尔维特一起度过的十年许

从时钟塔学生时代开始到现在的依然在时钟塔度过的,青年“快乐”生活

以及再许愿两人的,座上的再见

今天是2.14,Happy Valentine's Day. ​​​

(我发现一件事:梅亲其实十年也长了快30cm.jpg

梅尔文·威因兹与韦伯·维尔维特一起度过的十年许

从时钟塔学生时代开始到现在的依然在时钟塔度过的,青年“快乐”生活

以及再许愿两人的,座上的再见

今天是2.14,Happy Valentine's Day. ​​​

(我发现一件事:梅亲其实十年也长了快30cm.jpg

hihiA
届时让我们在座上再见吧

届时让我们在座上再见吧

届时让我们在座上再见吧

叽兵卫

无词之歌

//假的马其顿爱情故事

//其实是亲亲亚历山呀君主得了相思病呀

//假月球人,偶偶戏

//不知道怎么打tag

Tableau 1 the string

今晚的月亮极好,圆圆地挂在远山之上,而夜雾朦胧、万籁俱寂。

君主·埃尔梅罗二世的公馆的室内静谧而温暖。壁炉燃着火苗,地毯上摇晃着书架的影子。格蕾坐在炉边,灰天鹅绒裙子像花瓣一样铺开来。她穿着一双羊皮玛丽珍鞋,鞋面上缀着蓝色和金色的绣线。亚德在小巧的金属笼子里试图逗这个即使在室内也戴着兜帽的蓝眼睛小女孩说话,可她只是注视着会客厅坐在宽大扶手椅里的二人——她的老师埃尔梅罗二世和调律师梅尔文·...

//假的马其顿爱情故事

//其实是亲亲亚历山呀君主得了相思病呀

//假月球人,偶偶戏

//不知道怎么打tag

Tableau 1 the string

今晚的月亮极好,圆圆地挂在远山之上,而夜雾朦胧、万籁俱寂。

君主·埃尔梅罗二世的公馆的室内静谧而温暖。壁炉燃着火苗,地毯上摇晃着书架的影子。格蕾坐在炉边,灰天鹅绒裙子像花瓣一样铺开来。她穿着一双羊皮玛丽珍鞋,鞋面上缀着蓝色和金色的绣线。亚德在小巧的金属笼子里试图逗这个即使在室内也戴着兜帽的蓝眼睛小女孩说话,可她只是注视着会客厅坐在宽大扶手椅里的二人——她的老师埃尔梅罗二世和调律师梅尔文·威因兹先生——一言不发。她看他们如挚友一般交谈着,不断饮着白兰地。老师剪了剪雪茄,吐出的烟圈儿让格蕾觉得朦胧。

梅尔文·威因兹先生衣着光鲜,格蕾将他的厚呢子大衣和围巾挂在玄关,如今他只穿着缎呢子的西服。小提琴箱放在椅子边。从格蕾的方向看到他英俊的侧脸,银白的头发和睫毛都仿佛染上了温暖的金红色。不知何时这位笑眯眯的先生嘴角渗出了血,格蕾一惊,忙忙看向老师,可埃尔梅罗二世一副见怪不怪的模样。威因兹先生仿佛浑然不觉,吐出的血都混进了白兰地杯子里,相当不体面。他似乎说到动情之处,想要起身却摇摇晃晃地跌坐回扶手椅里。威因兹先生对着格蕾摆摆手,掏出白手帕揩着嘴角和杯子。此时格蕾觉得真是不真实,她似乎起来去帮助威因兹先生了,但又似乎仍坐在炉火边,她好像观察着自己的背影。

格蕾也许真的困了。壁炉火很温暖,格蕾的脸微微发烫。她的鞋尖偶尔划着地毯上的花纹。老师和威因兹先生的谈话成为断断续续的无意义语言片段传入她的耳朵,时针已经指向十二点了。

“那么、韦伯,我该走了……”威因兹先生拎着小提琴箱,他好像比先前清醒了些,走出会客厅。格蕾连忙拍拍裙子跟上去,要给他拿外衣。

“送……去送梅尔文……”埃尔梅罗二世醉得厉害,他斜靠在扶手上,面色酡红,长发垂落在额前。还没等他的声音传到门口,格蕾早就随着梅尔文走出房间了。


Tableau 2 the enigma

君主·埃尔梅罗二世斜靠在落地窗边。他的庭院里开满了玫瑰,如浪漫派油画一般张扬着红艳艳的花朵,仿佛有浅淡的红光。

埃尔梅罗二世松开了系到下巴的纽扣,将秀发拢到脑后露出修长的脖颈。他取出不多的佳品红葡萄酒继续饮着,同时静静地看着在这无人之庭碰见月光下静静盛开的玫瑰树,有种被魔怪附体的感觉。

出产于北马其顿的佳酿,于饮下时唤起“王之军势”的记忆——那些过分炽烈的沙尘和大风,一眼望不到头的英灵的阵丛,兵器寒光闪闪。埃尔梅罗二世看见一个披着厚重浓红披风的身影,他想要立定脚跟,欲要如这位征服王伊斯坎达尔一样为更丰富的生命而活。可是王在这如梦似幻的境地里从没有跟他亲密地说过话。埃尔梅罗二世似乎难以下咽美酒了,他也许站在英灵的阵里,也许是透过什么水晶球去看。他看见19岁的自己和王骑着同一匹黑马奔驰着冲向千秋大梦一样的俄刻阿诺斯。

埃尔梅罗二世已经做好了再也见不到王的准备,但无论多少次他都想要把梦幻泡影一般的伊斯坎达尔的模样牢牢记在心里,所以陷入这种意识之梦时总是集中精力去看,可是沙尘昏暗,浪潮汹涌,而且从额头上垂下来的浓密卷曲的黑色头发遮住了王的脸庞,他的身姿也宛如神殿里的女性雕塑一般,因此埃尔梅罗二世从来没有看真切过。那不是十年前仅相遇一瞬而再也不能相见但也不能忘怀的、他发誓效忠的王。如历史所记载,像亚历山大大帝那样秀美的青年国王实在少有,然而埃尔梅罗二世通过魔眼收集列车的事件得知这位美丽俊朗的王其实是赫菲斯提昂那献给神的孪生妹妹,连名字也没有,拒绝了所有的幸福的真正的大帝的替身。她的所谓美丽只是不幸和与王道的隔绝而已。她永远不应存在于奔向俄刻阿诺斯的马其顿的军队里。只是,梦境中传达了王特有的出浴般的馨香,据说是因为他天性热忱,好像太阳一般烧尽了污秽。这清新的香气十年间比他的脸更深刻地留存着,梦醒之后,沁入他衣袖上的香气似有若无,仿佛这时伊斯坎达尔重又陪在自己身边似的。

君主·埃尔梅罗二世定了定神,凝视着玫瑰树。那些花瓣多么像梅尔文琴弓下柔和如水的旋律。梅尔文说:“你不能陷落在回忆里,可能性总该继续。”

“我是无用且平庸的君主。”埃尔梅罗二世苦笑着。所谓用尽全力去过平凡的一生就是如此。可是到也坏不到哪里去,因为不是所有人都有过如他一般短暂却浓重的经历的,那已经足够怀念一辈子了。也许自己应该知足也说不定。但人本性难移,难以知足……


若干月前在学生斯芬·古拉雪特的典位授予式后作为老师的君主·埃尔梅罗二世难得地大醉,埃尔梅罗家族典藏的美酒营造的如远离现实的海市蜃楼般的瞬间世界缓缓浮动着,仿佛只要一眨眼睛就会消失……征服王和他的臣子——韦伯·维尔瓦特终于到达了俄刻阿诺斯,满天流云窜动,海鸟钻入镜一般的远方去了。原本仍然是昏暗的景色,只有伊斯坎达尔的红绒披风飘动如旗。霎时云间投射的光芒正好照在伊斯坎达尔脸上,他的身材伟岸,发色如火,目光如炬。幽暗梦境里看到的秀美的面部轮廓一下子清晰浮现了出来,比起赫菲斯提昂之妹更添了男子气概,简直宏伟非凡。而自己也一下子长高了,从韦伯成为了埃尔梅罗二世。这样一来,埃尔梅罗二世反而什么也看不见了,因为睫毛上粘着的泪珠,冰冷地滑落脸颊……

“请务必指引我前行,让我看到相同的梦境……”


Tableau 3 the grief

今晚的月亮极好。格蕾还未回来。君主·埃尔梅罗二世自觉沉重,身体发热。这倒似十年前的冬木的月光。韦伯·维尔瓦特哆嗦着跟着征服王坐在冬木的红色钢铁桥梁上,在苍白的月光下目击着剑骑士和枪骑士的对决,但那时是秋天深夜的冰冷惨白的月光, 不是今天这样朦胧的、像棉花一般轻柔而温暖的月光。那时的月光将地上极其细微的东西都照得一览无余,能让人清楚地看见在破魔的红蔷薇刺破风王结界时迸射的小火星,而今晚的月光虽将红玫瑰真切地映照出来,却也营造着幻境般的光影。

这实在是不可思议的奇特的光照,埃尔梅罗二世觉得有些恍惚,不知怎么会处于这样的情境中,他并没有继续饮那马其顿的酒了。就在这时,埃尔梅罗二世看见了一个万没想到的东西——一个深红色的高大身影,似乎就站在玫瑰树之间。埃尔梅罗二世定睛一看,是英灵伊斯坎达尔——看样子像是,仍旧披着他那厚重温暖的披风。但他看到那红披风时仍以为自己是在梦中,因为并没有感觉到魔力的波动,出现英灵也实在是无稽之谈。就这样,他内心想要否定自己的视觉世界,故意不相信自己亲眼所见的一切。

然而,尽管他拼命地否定,随着遮住月光的云雾逐渐退去,那人影立刻清晰起来了,刚才还半信半疑的东西,现在确实看清是王了。他凝神俯视着,不知是在欣赏玫瑰树,还是在观看照在水池里的月亮……然后,伊斯坎达尔静静地朝庭院中央走去。走到最盛大的玫瑰树边,他弯下腰,伸手折了一枝沾着夜露的浓红的玫瑰花。


就在伊斯坎达尔折花枝的时候,埃尔梅罗二世也不知不觉从露台的门出来,也没有披外衣就走了过去。他尽量放轻脚步,悄悄从后面走近他。

“小子,我们又见面了。”

君主·埃尔梅罗二世吃了一惊,仿佛有人从背后推了一把似的,他一步迈到王的面前。只有这一瞬,他好像又变回了那个瘦弱矮小的学徒魔术师。

“不……这只是一场梦……”不知道是否因为醉酒,埃尔梅罗二世结结巴巴地说。

“是啊,越是美好的梦,越令人心潮澎湃。”征服王邀请一般地伸出手,可是他却踉踉跄跄地躲开了。永远怀抱着的昔日面影和甘美的芳香,男性的气概和女性的柔情,如同一掴即碎的泡影,到底还是幻灭的苦酒。越是美好的梦,越是能将人撕碎。

“不,我的王,我现在还不能跟您并肩。”

征服王伊斯坎达尔愣了愣,随即哈哈大笑起来,一把就揽住了埃尔梅罗二世,好像他还是那个小个子韦伯似的。他弯下身子将那朵娇艳的玫瑰别在埃尔梅罗二世的衣襟上。随后坐在石凳上,欣赏着他的花儿。

君主·埃尔梅罗二世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了,他捂着胸口的玫瑰,突然叫了声:

“Rider!”

埃尔梅罗二世踉跄着,好容易才稳住身子。

“我的王!”

埃尔梅罗二世又叫了一声。他终于跪在地上,抬头望着伊斯坎达尔,那姿势就像是趴在他的膝盖上似的。征服王披风领口的白色毛绒在月色花影的辉映下,仿佛背后衬托着一轮光环,是那样的神圣伟岸。十年前的冬木,在神威车轮上颠簸记忆,又历历浮现在眼前,一瞬间他感觉自己变成了韦伯,征服王曾经的御主,如今也是永远的臣子。他实在醉得厉害,不顾君臣的礼仪,使自己的脸尽量贴近伊斯坎达尔的脸。他贪婪地闻着他那红色披风散发出的香气,这清香勾起了他那深藏已久的回忆,他像个撒娇的孩子似的,用王的衣角不停擦拭着倾泻而出的泪水。

“不……rider,我的王,退下吧……退下吧!”他哭着说。深夜的寒凉沁入骨髓,而王的怀抱热得像太阳之火。


Tableau 4 the tiny ending

格蕾匆忙回来已是凌晨两点多了,她的天鹅绒裙子上沾了些梅尔文·威因兹不小心溅到的血沫。她真的很担心这位孱弱多病的先生,可是老师说不必担心。她调暗了提灯,让亚德不要吵闹,静悄悄走进会客厅。窗边放着未喝完的红葡萄陈酿,烟灰缸里是几支雪茄的余烬。壁炉的灰烬散发着微弱的红光,空气寒凉。格蕾发现露台的门开着,而老师好像从外面转了一圈又回来了。他歪在长沙发上,垂着手,睡着了。

格蕾轻轻给君主·埃尔梅罗二世盖上线毯,他右手攥着圣遗物——似乎是一块红色的碎布,而地上落着一朵玫瑰。格蕾凝望着老师酡红的面颊和丰润的嘴唇,他眉头的皱纹似乎舒展了些。她轻轻撩起埃尔梅罗二世的头发,调整了一下靠垫的位置好让他舒适些。格蕾似乎有些理解威因兹先生对她说的那番话了——“当他将君主名号交还之时,要是再没人叫他韦伯,那该有多寂寞呢。”

“老师,晚安。”

然后格蕾自己轻轻打了个哈欠,挨在君主的脚边坐在地上就这么睡着了。

阿偃
「——韦伯·维尔...

「——韦伯·维尔维特!你一定是疯了!」

(↑指借钱)
这对还蛮香的……求实装梅尔文啊(

「——韦伯·维尔维特!你一定是疯了!」

(↑指借钱)
这对还蛮香的……求实装梅尔文啊(

江枢

给忘发了。是梅亲和莱妹。

给忘发了。是梅亲和莱妹。

加班电线班
之前那张生贺的补丁,趁今天没被...

之前那张生贺的补丁,趁今天没被拉去到处串门赶紧摸了,我不想再画花了

按顺序依次是弗拉特(向日葵),莱妮丝(粉玫瑰),考列斯(黄菊花),斯芬(绣球),格蕾(伽蓝菜),伊薇特(红果金丝桃),露维娅(黄玫瑰),梅尔文(百子莲),菱理(樱) 


之前那张生贺的补丁,趁今天没被拉去到处串门赶紧摸了,我不想再画花了

按顺序依次是弗拉特(向日葵),莱妮丝(粉玫瑰),考列斯(黄菊花),斯芬(绣球),格蕾(伽蓝菜),伊薇特(红果金丝桃),露维娅(黄玫瑰),梅尔文(百子莲),菱理(樱) 


南格

被动画闪过那一幕里二世的后背惊到了

取下来刻印的时候一定可以发生什么事情吧 梅尔文亲亲一定不会错过的!

好急好急,在线等太太提笔开写!!


看完了 这一集也太好了吧

那声rider 我眼泪刷就下来了

呜呜呜呜呜

被动画闪过那一幕里二世的后背惊到了

取下来刻印的时候一定可以发生什么事情吧 梅尔文亲亲一定不会错过的!

好急好急,在线等太太提笔开写!!


看完了 这一集也太好了吧

那声rider 我眼泪刷就下来了

呜呜呜呜呜

紫拉RPG

近期fgo涂鸦


夏活都快结束了终于赶上了555

北欧夫妇真真真好T T

以及求求梅亲实装吧落地就抽爆!!

近期fgo涂鸦


夏活都快结束了终于赶上了555

北欧夫妇真真真好T T

以及求求梅亲实装吧落地就抽爆!!

无顾-倾顾伶-川崎咲-百日高三大概率停笔小概率掉落

还是截屏
梅亲吐血我一定要放在第一张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对不起我自除粉籍x)

还是截屏
梅亲吐血我一定要放在第一张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对不起我自除粉籍x)

加班电线班

还有一点鱼也发了叭反正最近也没啥心情,溜了溜了

还有一点鱼也发了叭反正最近也没啥心情,溜了溜了

加班电线班
看完8话快速摸个梅,这集真的太...

看完8话快速摸个梅,这集真的太赶了我辣么大个直升飞机都没了(iДi)

看完8话快速摸个梅,这集真的太赶了我辣么大个直升飞机都没了(iДi)

加班电线班

最近的鱼,事儿太多摸着摸着都成月更选手了_(:з)∠)_


前3p都是6话吐槽,后两p周边相关,下集老梅应该要出场了,官方能不能出点这位银发男路人的谷子啊秋梨膏((

最近的鱼,事儿太多摸着摸着都成月更选手了_(:з)∠)_


前3p都是6话吐槽,后两p周边相关,下集老梅应该要出场了,官方能不能出点这位银发男路人的谷子啊秋梨膏((

小号今天有粮吃吗
闲得无聊改个图玩玩 算半个梅韦

闲得无聊改个图玩玩 算半个梅韦

闲得无聊改个图玩玩 算半个梅韦

宵疯00

【梅尔文二世】迷雾与深渊(一)

  我终于兑现我要写梅尔文二世的诺言了,好久没动笔+第一次写他俩有点紧张,欢迎指教,以及谁能教教我这对怎么打tag。时间线在冠位决议之前。

  那是一个平淡无奇的午后,君主埃尔梅罗二世刚结束时钟塔的会议,回到住处就坐倒在沙发里,一言不发地点燃了雪茄。
  房间里只剩下格蕾的刷鞋声,在静默的空气中分外刺耳。
  显而易见,师父在困扰着。
  格蕾收起清洁工具,走到老师的身边。韦伯皱着眉头,看向前方的眼神没有焦距,像是在放空自己,也因此未能注意到弟子的靠近。
  “师父,发生什...

  我终于兑现我要写梅尔文二世的诺言了,好久没动笔+第一次写他俩有点紧张,欢迎指教,以及谁能教教我这对怎么打tag。时间线在冠位决议之前。

  那是一个平淡无奇的午后,君主埃尔梅罗二世刚结束时钟塔的会议,回到住处就坐倒在沙发里,一言不发地点燃了雪茄。
  房间里只剩下格蕾的刷鞋声,在静默的空气中分外刺耳。
  显而易见,师父在困扰着。
  格蕾收起清洁工具,走到老师的身边。韦伯皱着眉头,看向前方的眼神没有焦距,像是在放空自己,也因此未能注意到弟子的靠近。
  “师父,发生什么事了吗?”
   内弟子的声音拽回了韦伯的思绪,他回过神来,略带些歉意地回答格蕾。
  “很不巧,这次是与我们无关的问题,只是我在自寻烦恼,让你担心了。”
  师父没打算告诉我具体细节,但也不像在说谎,格蕾判断道。
  “请不要背着我做危险的事,师父。”
  韦伯苦笑着点头,吐出一口白烟。
  “没有你我会死的,女士。”

 “韦伯,我来看你了!最近身体好一点,我就来看看挚友这张苦恼的脸!”
  伴随着爽快的吐血声,不请自来的梅尔文走进室内,行云流水地随手把门关起来锁上。
  只有一瞬的错愕,韦伯很快搞清楚状况,不慌不忙地熄灭雪茄。
 “你怎么……你哪里是来看我的。”
 “太过分了韦伯!面对担心的挚友毫不留情,我可是特意推掉了妈咪举办的宴会,提前赶过来看你的啊。”
  梅尔文坐到韦伯身边,毫不客气地扶在他肩膀上假哭起来。
  遗憾的是韦伯早已对此习以为常,他干脆的把梅尔文扒下来,起身倒了杯红茶给他。
  格蕾举起拖把,察觉到门被关上,他们想必是要讨论某些秘闻。
  “欢迎,梅尔文先生,请问我需要回避吗?”
  “这要看韦伯的意思了。”
  即使说着这种话,梅尔文也挂着美丽而爽朗的笑容,假如不是这幅身体和身份,成为当红影星应该绰绰有余吧。
  “当然不需要,”韦伯瞪了他一眼,立刻抢过话头,“我收回之前与我们无关的话,又要辛苦你了,格蕾。”

 

“就算我不来找你,估计傍晚莱妮丝也会过来,在那之前我要先和你谈谈,韦伯。”

   格蕾暗自握紧了双手,需要瞒着莱妮丝的状况无疑让她感到了压力。

“开门见山的说,是为了北边城郊的事吧。”韦伯有些不耐地皱起眉头,“是否需要封印指定还没下判断,但也是相当有价值的研究了。但那家伙的研究已经造成数个一般民众遇险,时钟塔的决定是,在不惊动他的情况下密切监视,先把事情压下来,直到失控之前。”

韦伯想要点燃雪茄缓解焦躁,撇了一眼梅尔文唇角的血迹,只得忍住了冲动。

“听说你前阵子身体挺糟,这事有急迫到让威因兹家...特兰贝里奥家把状态不好的你派出来吗?”

“这个啊,毕竟我跟韦伯一样,是突然死在外面也不会造成困扰的类型,能用的时候物尽其用才是天理吧。”

   面前是嬉笑的梅尔文和默认如此的师父,格蕾忍不住焦急地打断了对话。

“不是这样的......如果师父和梅尔文先生出事的话,我会非常困扰的!”

突兀的声音让韦伯和梅尔文一齐回头看向格蕾,刹那间格蕾成为了焦点,她不由得有些窘迫,刚才的气势也下降了少许,她想要后退两步,却又觉得自己不能让步。

“那个,抱歉打断你们的谈话,但那种发言我可不能当做没听到。”

   韦伯懊恼地捂住额头,“是我的错,女士,不该在你面前讲这些。”

“果然和你聊聊会很高兴啊,格蕾。”

   迎着梅尔文玩味的目光,格蕾解释道:“因为梅尔文先生是师父重要的人,所以......”

“我明白的,感谢你的心意,不过我们还是切入正题吧。”

   随即梅尔文露出了进屋以来最愉快也最真心的笑容,他搂住韦伯的肩膀把头偏过去,用温柔的声音在挚友耳边说道。

“不太好受吧韦伯。杰出的魔术成果即将诞生,为此付出任何代价都可以接受;为了自己的成果牺牲一般民众,消耗他人的命运过于残酷......两边都抓着不放,你总是活得这么累,但也非常有趣,所以我才喜欢韦伯啊。”

韦伯没有做出反应,但梅尔文感到自己手臂下的身躯绷紧了。

于是他兴奋地站起身来绕到韦伯的面前,愉快地举起手拍了拍。

“放轻松放轻松,作为最好的挚友当然会来解救你——如果我说那个人的研究已经误入歧途了呢?”

   韦伯猛地抬头,严肃地盯着他,毕竟是连会议上都没提到的情报,而真是这种状况时钟塔也绝不可能使用原先的对策。

   紧绷的气氛弥漫在室内,造成现状的人却像是毫无自觉,或者说乐在其中的样子。

“噗呜呜呜。”

  乐在其中的人吐血了。

“我刚到手的游戏设定集!!”

“师父先放下,我来处理!”

 

  紧张的空气在手忙脚乱中被消耗殆尽。

“哎呀总算能好好说话了。”

“你这家伙,故意的吗。”

  韦伯不甘地抓了抓头发,却也拿他无可奈何。

“我这趟来和特兰贝里奥家没关系,是威因兹自家的事情。我们之所以会知道这么重要的情报,是因为那个搞出事的魔术师曾经是威因兹家的人,妈咪当然要留一手。”

“但你们不希望时钟塔回收到他的,不,是不希望威因兹家的魔术暴露。”

“对对,他自己的研究让时钟塔截获问题不算大,但他如果留下了我家不想暴露的部分麻烦就大了,但以目前的情况来看我们没法越过特兰贝里奥直接插手。所以妈咪希望有人能撞破那家伙无价值的事实,制造一点松懈和混乱。”

“......你还记得我们是对立阵营吗。”

“但我知道你不会拒绝,而妈咪选择相信我。我会和你一起去,就算贵族主义的人怀疑,你也只是个被挚友意外坑过去的人,并通常运转,窥破了民主主义的神秘。”

韦伯叹了口气按住胃部,挚友到现在依旧言笑晏晏的表情说明他还是有把握的。

“重点是,你既然已经告诉我这么多,我就没有下船的可能了。”

梅尔文收起了笑容,注视着身旁抱着胃的男人。无能为力和陷阱重重之间哪个更为痛苦,自己没有考虑过,但对眼前的人来说无疑是前者。

“韦伯,你看着我,我让别人伤害过你吗。”

韦伯停下了思考与梅尔文对视,从上午到现在还没想起喝水让他的嗓子有几分干涩,他用略嘶哑的嗓音回答道。

“......是没有。”

“我虽然是那种会从别人的堕落和失足中感到愉悦的恶劣性格,但至今为止韦伯依旧是带给我最多愉悦的那一个,就算是为了我自己,我也不会让韦伯轻易掉入深渊废掉。”

   两人之间流转着他人无法介入的空气,是独属于韦伯·维尔维特和梅尔文威因兹的羁绊。就算是扭曲的,难以理解的,没有这份羁绊就没有今日的埃尔梅罗二世。

 

“这种事情,我知道的。”

 

  梅尔文率先撤回目光,走到窗边眺楼下小道的远方。

“好啦,接下来就等你的义妹闪亮登场吧,她接下来要接手的工作可是堆成山了。”

晨曦已不可能脱宅_咸鱼附体

【事件簿/梅尔文x韦伯】单人间(轻微慎入)

感谢群友提供的梗(*/ω\*)

→由此进

感谢群友提供的梗(*/ω\*)

→由此进

加班电线班

龟速摸鱼选手终于摸完第一话了,是阿梅和阿韦的奇妙冒险(

……嗨呀我就知道魔眼列车出场了之后第三张要改!之前随便搜了蒸汽火车魔改了一下2333没想到动画里的造型这么赛朋,回克返工了!

龟速摸鱼选手终于摸完第一话了,是阿梅和阿韦的奇妙冒险(

……嗨呀我就知道魔眼列车出场了之后第三张要改!之前随便搜了蒸汽火车魔改了一下2333没想到动画里的造型这么赛朋,回克返工了!

南格

继续吹爆本周份的二世事件簿

不剧透剧情,就来吹这个OP和ED


梶浦大妈真的强,OP非常有英式推理剧的感觉,每个闪过的镜头都很有感觉。虽然我自己是个彻头彻尾的音乐白痴,但从OP跳动节奏里却仿佛能闻到雪茄的味道、听到伦敦潮湿连绵的雨声、皮肤感受到死灵和各种神秘的存在降临的沉重感了


至于ED...

ED真的好听到哭泣呜呜呜不文艺了好听就是好听配上画面我猛男落泪

我哭了,天边的烟花就是我我就是爱的形状呜呜呜…

孤独的小灰到渐渐有越来越多人的小灰和最后雨中走来的二世...


(以下包含个人脑补和后续剧透)

ED里小灰身边的角色出现的顺序居然是梅尔文第一个,然后才是斯芬弗拉特,莱...

继续吹爆本周份的二世事件簿

不剧透剧情,就来吹这个OP和ED


梶浦大妈真的强,OP非常有英式推理剧的感觉,每个闪过的镜头都很有感觉。虽然我自己是个彻头彻尾的音乐白痴,但从OP跳动节奏里却仿佛能闻到雪茄的味道、听到伦敦潮湿连绵的雨声、皮肤感受到死灵和各种神秘的存在降临的沉重感了


至于ED...

ED真的好听到哭泣呜呜呜不文艺了好听就是好听配上画面我猛男落泪

我哭了,天边的烟花就是我我就是爱的形状呜呜呜…

孤独的小灰到渐渐有越来越多人的小灰和最后雨中走来的二世...


(以下包含个人脑补和后续剧透)

ED里小灰身边的角色出现的顺序居然是梅尔文第一个,然后才是斯芬弗拉特,莱尼丝和二世,真的大惊喜啊

沉默思考着的小灰,身边出现梅尔文,梅尔文愉悦地拍了拍手,画面风格和音乐风格一转...呜呜呜梅尔文你真的很受制作组喜欢啊!


梅尔文的那两句歌词是

“我们之间还有一个无人知晓的约定”

“故事的开始和结局却总能首尾相连”


约定可以是二世和小灰的约定,但未尝不能理解为最初的梅尔文和韦伯的约定;

故事的开始是最初的FSN,带来的是小灰的saber化,未尝不能理解为最初FZ里韦伯偶然拿到的那一块披风;

结局里,小说第一部的角色一同坐上了通向决战场地的列车,最初成为御主的少年再次面对了曾经的rider...

开始和结局是相连的啊!


那么,昭示故事的开始和结束的角色选梅尔文也不奇怪了,毕竟他是说出了“韦伯在参加圣杯战争前十九年的人生也是一样重要的”的人,是一直喊二世“韦伯”的人,也是从十年前开始就一直在旁观“韦伯事件簿”这个故事的人啊呜呜呜


我好期待动画里梅尔文和小灰对话的那段情节!!漫天大雪里灰色的格蕾和雪白的梅尔文...想象一下就觉得非常美好


几张非常喜欢的OPED里的画面(估计以后每个周日都是亢奋到两点半才睡觉的我了)












乔恩颂
不行,把梅尔文画太婊了……

不行,把梅尔文画太婊了……


不行,把梅尔文画太婊了……


青延_Akelenoya
看完tv第一话后光速来吸美丽梅...

看完tv第一话后光速来吸美丽梅尔文的结果就是搞了个表情包??

【我真的是粉【怕不是个假白毛控哦

顺便有人搞梅尔文和二世的美好友情么x【冷坑体质x

看完tv第一话后光速来吸美丽梅尔文的结果就是搞了个表情包??

【我真的是粉【怕不是个假白毛控哦

顺便有人搞梅尔文和二世的美好友情么x【冷坑体质x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