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梅尔文

18274浏览    72参与
柳絮
私心是梅尔文的true end...

私心是梅尔文的true ending
结局反转的太过致命
我不能接受😂
有空会考虑写梅尔文的文章分析一下这个让我痴迷的男人
(阿尔塔衣服为私设)

私心是梅尔文的true ending
结局反转的太过致命
我不能接受😂
有空会考虑写梅尔文的文章分析一下这个让我痴迷的男人
(阿尔塔衣服为私设)

柳絮
是永生之月舞台剧里面的梅尔文!...

是永生之月舞台剧里面的梅尔文!!!
原谅我最近才看到他
他真的太戳我了
我爱他!!

是永生之月舞台剧里面的梅尔文!!!
原谅我最近才看到他
他真的太戳我了
我爱他!!

橘子

星之轨迹(名侦探沃戴姆)

   ———天才魔术师不可能是废柴侦探?

   埃尔梅罗二世,不,准确的说应该是作为韦伯·维尔维特的他,最近总觉得自己有点怪怪的,不仅在任何时候都会突然想起关于那次圣杯战争的事情,而且有时会想想自己一直思念着的那个人,也许正和自己处于同一片天空下,脚下踩着二十一世纪的石砖。他觉得自己一定是疯了才会有这种异想天开的妄想。

  还有一点很奇怪的,埃尔梅罗二是发现自己总是控制不住自己的脚步,像是平时散步的时候,无意识的就走到了广场,好像在冥冥之中有着什么东西在指示着他一定要这样去做一样。因此,他最近无论...

   ———天才魔术师不可能是废柴侦探?

   埃尔梅罗二世,不,准确的说应该是作为韦伯·维尔维特的他,最近总觉得自己有点怪怪的,不仅在任何时候都会突然想起关于那次圣杯战争的事情,而且有时会想想自己一直思念着的那个人,也许正和自己处于同一片天空下,脚下踩着二十一世纪的石砖。他觉得自己一定是疯了才会有这种异想天开的妄想。

  还有一点很奇怪的,埃尔梅罗二是发现自己总是控制不住自己的脚步,像是平时散步的时候,无意识的就走到了广场,好像在冥冥之中有着什么东西在指示着他一定要这样去做一样。因此,他最近无论做些什么都感觉浑身不自在,但是他却并没有将这种异样的情况告诉别人,哪怕是他最亲近的格蕾或者莱尼丝。毕竟在未查明真相之前,所有的不必要事情都不过是为他人徒增烦恼。现代魔术科的lord烦躁的点了一支烟,皱着的眉头丝毫没有舒缓的迹象,他最近准备要去降灵科一趟,不管是出于什么的缘故,这种诡异的感觉总是莫名其妙地让他想起了曾经玩过游戏里的幽灵等奇妙角色……虽然他们的长相也相当的奇妙。

现代魔术科的接待室中,目送了基尔什塔利亚急匆匆离开的莱尼丝和梅尔文重重叹了一口气。“哥哥这种无论遇到了什么事情都打死不开口的特征真的是完全没有改呢,这么多年也不知道一个人是怎么挺过来的,不过你为什么总是这样一心想要帮助他呢?从表面上真的看不出来你们会有这么好的关系。”一边的梅尔文装作无奈的摊开双手:“没办法啊,谁让某位lord欠着我超———大的一笔钱呢,作为债主的我当然要让自己的债务人全心全意的还债咯。”接着他笑了笑,头低了下去:“毕竟,我是现在唯一一个还能叫他‘韦伯’的人嘛,如果忙碌到连自己本身的姓名都忘记了的话,他获得未免也太痛苦了吧。”莱尼丝抿了抿嘴,没有任何表示。

“那个……知道我们这样做的话,师傅他不会生气吧?”灰色的少女从不知道哪个角落里面站了出来,看样子,她一直在这里。“啊啊,没关系啦,毕竟那个侦探可是让时钟塔的那些老头子都为之震惊、甚至想专门为他开启第十三科的天才魔术师哦。”倚在沙发上的莱尼丝懒懒的回答道。“所以说天才魔术师什么的和办案根本没有丝毫的关系吧。”一句话在所有人的内心回荡,但是没有人敢说出来。

被红发壮汉按在椅子上的基尔什塔利亚表示自己现在的状态非常不好,明明已经尽力挣扎了但是为什么自己的位置一点也没有动啊,拥有这样强大的力气还算是人么?基尔什塔利亚宁愿自己现在所处的是在某个学妹所画的漫画里面,虽然那里面的他被自主规则后又被不可描述到最后还被已屏蔽了,但是最起码比现在这种不能动弹还要一直听着旁边的人废话要强啊!反正贞操什么的对魔术师这种生物完全无所谓啊。而一边的红发男子似乎也意识到了他在 发呆,敲了一下他的头。

“嘶……”被疼痛唤醒过来的他怒火已经快冲上天了,自从被卷入了这个莫名其妙的时间之后,自己就没过过人日子,又是当偷窥狂又是被调戏,现在还被不知道哪儿来的大叔抓住唠嗑。沃戴姆的下一任家主用尽了全身的力气,终于摆脱了红发壮汉的束缚,然后他活动了一下已经开始麻木的手脚,准备立刻跑路回侦探社写辞职信。却听到身后的男人一阵惊呼:“小子!”不,我不小了我成年了我求求你放过我吧我情愿被自主规则好了吗?已经崩溃的基尔什塔利亚准备直面命运的到来,然而红发壮汉却直接忽视了他,向前面冲去,好像根本不认识强行被他绑架了一个小时的人。

回过神时,埃尔梅罗二世发现自己已经站在了广场上。“啧”本来想去买面包的他摇了摇头,看起来状况是越来越严重了,最近几天快点去降灵科一趟吧,虽然现在是放假时间没错,但是那里也不至于一个人也没有。正准备回去时,他被长椅上的一抹红色吸引住了,即使内心大声呼喊着不可能是他,但是当真正见到的时候,他还是愣住了,怎么可能会如此的相像呢?一瞬间,埃尔梅罗二世成为了19岁的韦伯,他的从者就站在前方,好像只要他一呼唤,就会来到他的身边笑嘻嘻地讨论今天的收获。但是他始终站在那里没有动,像在看一副遥远的画册似的。十九岁的韦伯迎来了自己人生的最大光芒,从此以后的人生,他都向着那束光努力着。然后,他感觉自己的被一对粗壮的双臂围住了,仿佛十九岁的人生再现。

一边的基尔什塔利亚也蒙在了原地,内心回溯着男人对自己说的特征:“娃娃头,一米六,还有学生制服……很好,一样也不符合。”



想知道为什么大帝会现世吗?想看队长被自主规则的精彩描述吗??想知道莱尼丝和梅尔文到底都做了些什么吗???想知道的话,就点赞收藏推荐吧,



哦,当然就算做了估计也没有什么用?因为第二个我压根就不会写(被打死)。嘛,总之大帝的现世在下一章会有交代啦,本来想这章完结的,但是要素过多没法写完,等待今天下午的另外一次更新吧各位。(做个小小的预告,未来会有你们大概很熟悉的金发美女登场,各位如果能猜出是谁的话我就用一周时间把卡多安娜完结掉?

ps:别说公主,公主不登场月姬写个寂寞啊。

hihiA
突然无耻的发了一个小广告,因为...

突然无耻的发了一个小广告,因为今天是2.29,真特别的日子(

突然无耻的发了一个小广告,因为今天是2.29,真特别的日子(

HliQ
怎么也找不到梅韦相关的群于是自...

怎么也找不到梅韦相关的群于是自己就建了一个,如果有真有组织请告诉我一声!

在坑底呆了那么长时间好冷啊…想要更多的同好.jpg

占tag致歉…!

怎么也找不到梅韦相关的群于是自己就建了一个,如果有真有组织请告诉我一声!

在坑底呆了那么长时间好冷啊…想要更多的同好.jpg

占tag致歉…!

hihiA

梅尔文·威因兹与韦伯·维尔维特一起度过的十年许

从时钟塔学生时代开始到现在的依然在时钟塔度过的,青年“快乐”生活

以及再许愿两人的,座上的再见

今天是2.14,Happy Valentine's Day. ​​​

(我发现一件事:梅亲其实十年也长了快30cm.jpg

梅尔文·威因兹与韦伯·维尔维特一起度过的十年许

从时钟塔学生时代开始到现在的依然在时钟塔度过的,青年“快乐”生活

以及再许愿两人的,座上的再见

今天是2.14,Happy Valentine's Day. ​​​

(我发现一件事:梅亲其实十年也长了快30cm.jpg

hihiA
届时让我们在座上再见吧

届时让我们在座上再见吧

届时让我们在座上再见吧

叽兵卫

无词之歌

//假的马其顿爱情故事

//其实是亲亲亚历山呀君主得了相思病呀

//假月球人,偶偶戏

//不知道怎么打tag

Tableau 1 the string

今晚的月亮极好,圆圆地挂在远山之上,而夜雾朦胧、万籁俱寂。

君主·埃尔梅罗二世的公馆的室内静谧而温暖。壁炉燃着火苗,地毯上摇晃着书架的影子。格蕾坐在炉边,灰天鹅绒裙子像花瓣一样铺开来。她穿着一双羊皮玛丽珍鞋,鞋面上缀着蓝色和金色的绣线。亚德在小巧的金属笼子里试图逗这个即使在室内也戴着兜帽的蓝眼睛小女孩说话,可她只是注视着会客厅坐在宽大扶手椅里的二人——她的老师埃尔梅罗二世和调律师梅尔文·...

//假的马其顿爱情故事

//其实是亲亲亚历山呀君主得了相思病呀

//假月球人,偶偶戏

//不知道怎么打tag

Tableau 1 the string

今晚的月亮极好,圆圆地挂在远山之上,而夜雾朦胧、万籁俱寂。

君主·埃尔梅罗二世的公馆的室内静谧而温暖。壁炉燃着火苗,地毯上摇晃着书架的影子。格蕾坐在炉边,灰天鹅绒裙子像花瓣一样铺开来。她穿着一双羊皮玛丽珍鞋,鞋面上缀着蓝色和金色的绣线。亚德在小巧的金属笼子里试图逗这个即使在室内也戴着兜帽的蓝眼睛小女孩说话,可她只是注视着会客厅坐在宽大扶手椅里的二人——她的老师埃尔梅罗二世和调律师梅尔文·威因兹先生——一言不发。她看他们如挚友一般交谈着,不断饮着白兰地。老师剪了剪雪茄,吐出的烟圈儿让格蕾觉得朦胧。

梅尔文·威因兹先生衣着光鲜,格蕾将他的厚呢子大衣和围巾挂在玄关,如今他只穿着缎呢子的西服。小提琴箱放在椅子边。从格蕾的方向看到他英俊的侧脸,银白的头发和睫毛都仿佛染上了温暖的金红色。不知何时这位笑眯眯的先生嘴角渗出了血,格蕾一惊,忙忙看向老师,可埃尔梅罗二世一副见怪不怪的模样。威因兹先生仿佛浑然不觉,吐出的血都混进了白兰地杯子里,相当不体面。他似乎说到动情之处,想要起身却摇摇晃晃地跌坐回扶手椅里。威因兹先生对着格蕾摆摆手,掏出白手帕揩着嘴角和杯子。此时格蕾觉得真是不真实,她似乎起来去帮助威因兹先生了,但又似乎仍坐在炉火边,她好像观察着自己的背影。

格蕾也许真的困了。壁炉火很温暖,格蕾的脸微微发烫。她的鞋尖偶尔划着地毯上的花纹。老师和威因兹先生的谈话成为断断续续的无意义语言片段传入她的耳朵,时针已经指向十二点了。

“那么、韦伯,我该走了……”威因兹先生拎着小提琴箱,他好像比先前清醒了些,走出会客厅。格蕾连忙拍拍裙子跟上去,要给他拿外衣。

“送……去送梅尔文……”埃尔梅罗二世醉得厉害,他斜靠在扶手上,面色酡红,长发垂落在额前。还没等他的声音传到门口,格蕾早就随着梅尔文走出房间了。


Tableau 2 the enigma

君主·埃尔梅罗二世斜靠在落地窗边。他的庭院里开满了玫瑰,如浪漫派油画一般张扬着红艳艳的花朵,仿佛有浅淡的红光。

埃尔梅罗二世松开了系到下巴的纽扣,将秀发拢到脑后露出修长的脖颈。他取出不多的佳品红葡萄酒继续饮着,同时静静地看着在这无人之庭碰见月光下静静盛开的玫瑰树,有种被魔怪附体的感觉。

出产于北马其顿的佳酿,于饮下时唤起“王之军势”的记忆——那些过分炽烈的沙尘和大风,一眼望不到头的英灵的阵丛,兵器寒光闪闪。埃尔梅罗二世看见一个披着厚重浓红披风的身影,他想要立定脚跟,欲要如这位征服王伊斯坎达尔一样为更丰富的生命而活。可是王在这如梦似幻的境地里从没有跟他亲密地说过话。埃尔梅罗二世似乎难以下咽美酒了,他也许站在英灵的阵里,也许是透过什么水晶球去看。他看见19岁的自己和王骑着同一匹黑马奔驰着冲向千秋大梦一样的俄刻阿诺斯。

埃尔梅罗二世已经做好了再也见不到王的准备,但无论多少次他都想要把梦幻泡影一般的伊斯坎达尔的模样牢牢记在心里,所以陷入这种意识之梦时总是集中精力去看,可是沙尘昏暗,浪潮汹涌,而且从额头上垂下来的浓密卷曲的黑色头发遮住了王的脸庞,他的身姿也宛如神殿里的女性雕塑一般,因此埃尔梅罗二世从来没有看真切过。那不是十年前仅相遇一瞬而再也不能相见但也不能忘怀的、他发誓效忠的王。如历史所记载,像亚历山大大帝那样秀美的青年国王实在少有,然而埃尔梅罗二世通过魔眼收集列车的事件得知这位美丽俊朗的王其实是赫菲斯提昂那献给神的孪生妹妹,连名字也没有,拒绝了所有的幸福的真正的大帝的替身。她的所谓美丽只是不幸和与王道的隔绝而已。她永远不应存在于奔向俄刻阿诺斯的马其顿的军队里。只是,梦境中传达了王特有的出浴般的馨香,据说是因为他天性热忱,好像太阳一般烧尽了污秽。这清新的香气十年间比他的脸更深刻地留存着,梦醒之后,沁入他衣袖上的香气似有若无,仿佛这时伊斯坎达尔重又陪在自己身边似的。

君主·埃尔梅罗二世定了定神,凝视着玫瑰树。那些花瓣多么像梅尔文琴弓下柔和如水的旋律。梅尔文说:“你不能陷落在回忆里,可能性总该继续。”

“我是无用且平庸的君主。”埃尔梅罗二世苦笑着。所谓用尽全力去过平凡的一生就是如此。可是到也坏不到哪里去,因为不是所有人都有过如他一般短暂却浓重的经历的,那已经足够怀念一辈子了。也许自己应该知足也说不定。但人本性难移,难以知足……


若干月前在学生斯芬·古拉雪特的典位授予式后作为老师的君主·埃尔梅罗二世难得地大醉,埃尔梅罗家族典藏的美酒营造的如远离现实的海市蜃楼般的瞬间世界缓缓浮动着,仿佛只要一眨眼睛就会消失……征服王和他的臣子——韦伯·维尔瓦特终于到达了俄刻阿诺斯,满天流云窜动,海鸟钻入镜一般的远方去了。原本仍然是昏暗的景色,只有伊斯坎达尔的红绒披风飘动如旗。霎时云间投射的光芒正好照在伊斯坎达尔脸上,他的身材伟岸,发色如火,目光如炬。幽暗梦境里看到的秀美的面部轮廓一下子清晰浮现了出来,比起赫菲斯提昂之妹更添了男子气概,简直宏伟非凡。而自己也一下子长高了,从韦伯成为了埃尔梅罗二世。这样一来,埃尔梅罗二世反而什么也看不见了,因为睫毛上粘着的泪珠,冰冷地滑落脸颊……

“请务必指引我前行,让我看到相同的梦境……”


Tableau 3 the grief

今晚的月亮极好。格蕾还未回来。君主·埃尔梅罗二世自觉沉重,身体发热。这倒似十年前的冬木的月光。韦伯·维尔瓦特哆嗦着跟着征服王坐在冬木的红色钢铁桥梁上,在苍白的月光下目击着剑骑士和枪骑士的对决,但那时是秋天深夜的冰冷惨白的月光, 不是今天这样朦胧的、像棉花一般轻柔而温暖的月光。那时的月光将地上极其细微的东西都照得一览无余,能让人清楚地看见在破魔的红蔷薇刺破风王结界时迸射的小火星,而今晚的月光虽将红玫瑰真切地映照出来,却也营造着幻境般的光影。

这实在是不可思议的奇特的光照,埃尔梅罗二世觉得有些恍惚,不知怎么会处于这样的情境中,他并没有继续饮那马其顿的酒了。就在这时,埃尔梅罗二世看见了一个万没想到的东西——一个深红色的高大身影,似乎就站在玫瑰树之间。埃尔梅罗二世定睛一看,是英灵伊斯坎达尔——看样子像是,仍旧披着他那厚重温暖的披风。但他看到那红披风时仍以为自己是在梦中,因为并没有感觉到魔力的波动,出现英灵也实在是无稽之谈。就这样,他内心想要否定自己的视觉世界,故意不相信自己亲眼所见的一切。

然而,尽管他拼命地否定,随着遮住月光的云雾逐渐退去,那人影立刻清晰起来了,刚才还半信半疑的东西,现在确实看清是王了。他凝神俯视着,不知是在欣赏玫瑰树,还是在观看照在水池里的月亮……然后,伊斯坎达尔静静地朝庭院中央走去。走到最盛大的玫瑰树边,他弯下腰,伸手折了一枝沾着夜露的浓红的玫瑰花。


就在伊斯坎达尔折花枝的时候,埃尔梅罗二世也不知不觉从露台的门出来,也没有披外衣就走了过去。他尽量放轻脚步,悄悄从后面走近他。

“小子,我们又见面了。”

君主·埃尔梅罗二世吃了一惊,仿佛有人从背后推了一把似的,他一步迈到王的面前。只有这一瞬,他好像又变回了那个瘦弱矮小的学徒魔术师。

“不……这只是一场梦……”不知道是否因为醉酒,埃尔梅罗二世结结巴巴地说。

“是啊,越是美好的梦,越令人心潮澎湃。”征服王邀请一般地伸出手,可是他却踉踉跄跄地躲开了。永远怀抱着的昔日面影和甘美的芳香,男性的气概和女性的柔情,如同一掴即碎的泡影,到底还是幻灭的苦酒。越是美好的梦,越是能将人撕碎。

“不,我的王,我现在还不能跟您并肩。”

征服王伊斯坎达尔愣了愣,随即哈哈大笑起来,一把就揽住了埃尔梅罗二世,好像他还是那个小个子韦伯似的。他弯下身子将那朵娇艳的玫瑰别在埃尔梅罗二世的衣襟上。随后坐在石凳上,欣赏着他的花儿。

君主·埃尔梅罗二世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了,他捂着胸口的玫瑰,突然叫了声:

“Rider!”

埃尔梅罗二世踉跄着,好容易才稳住身子。

“我的王!”

埃尔梅罗二世又叫了一声。他终于跪在地上,抬头望着伊斯坎达尔,那姿势就像是趴在他的膝盖上似的。征服王披风领口的白色毛绒在月色花影的辉映下,仿佛背后衬托着一轮光环,是那样的神圣伟岸。十年前的冬木,在神威车轮上颠簸记忆,又历历浮现在眼前,一瞬间他感觉自己变成了韦伯,征服王曾经的御主,如今也是永远的臣子。他实在醉得厉害,不顾君臣的礼仪,使自己的脸尽量贴近伊斯坎达尔的脸。他贪婪地闻着他那红色披风散发出的香气,这清香勾起了他那深藏已久的回忆,他像个撒娇的孩子似的,用王的衣角不停擦拭着倾泻而出的泪水。

“不……rider,我的王,退下吧……退下吧!”他哭着说。深夜的寒凉沁入骨髓,而王的怀抱热得像太阳之火。


Tableau 4 the tiny ending

格蕾匆忙回来已是凌晨两点多了,她的天鹅绒裙子上沾了些梅尔文·威因兹不小心溅到的血沫。她真的很担心这位孱弱多病的先生,可是老师说不必担心。她调暗了提灯,让亚德不要吵闹,静悄悄走进会客厅。窗边放着未喝完的红葡萄陈酿,烟灰缸里是几支雪茄的余烬。壁炉的灰烬散发着微弱的红光,空气寒凉。格蕾发现露台的门开着,而老师好像从外面转了一圈又回来了。他歪在长沙发上,垂着手,睡着了。

格蕾轻轻给君主·埃尔梅罗二世盖上线毯,他右手攥着圣遗物——似乎是一块红色的碎布,而地上落着一朵玫瑰。格蕾凝望着老师酡红的面颊和丰润的嘴唇,他眉头的皱纹似乎舒展了些。她轻轻撩起埃尔梅罗二世的头发,调整了一下靠垫的位置好让他舒适些。格蕾似乎有些理解威因兹先生对她说的那番话了——“当他将君主名号交还之时,要是再没人叫他韦伯,那该有多寂寞呢。”

“老师,晚安。”

然后格蕾自己轻轻打了个哈欠,挨在君主的脚边坐在地上就这么睡着了。

阿偃
「——韦伯·维尔...

「——韦伯·维尔维特!你一定是疯了!」

(↑指借钱)
这对还蛮香的……求实装梅尔文啊(

「——韦伯·维尔维特!你一定是疯了!」

(↑指借钱)
这对还蛮香的……求实装梅尔文啊(

江枢

给忘发了。是梅亲和莱妹。

给忘发了。是梅亲和莱妹。

加班电线班
之前那张生贺的补丁,趁今天没被...

之前那张生贺的补丁,趁今天没被拉去到处串门赶紧摸了,我不想再画花了

按顺序依次是弗拉特(向日葵),莱妮丝(粉玫瑰),考列斯(黄菊花),斯芬(绣球),格蕾(伽蓝菜),伊薇特(红果金丝桃),露维娅(黄玫瑰),梅尔文(百子莲),菱理(樱) 


之前那张生贺的补丁,趁今天没被拉去到处串门赶紧摸了,我不想再画花了

按顺序依次是弗拉特(向日葵),莱妮丝(粉玫瑰),考列斯(黄菊花),斯芬(绣球),格蕾(伽蓝菜),伊薇特(红果金丝桃),露维娅(黄玫瑰),梅尔文(百子莲),菱理(樱) 


南格

被动画闪过那一幕里二世的后背惊到了

取下来刻印的时候一定可以发生什么事情吧 梅尔文亲亲一定不会错过的!

好急好急,在线等太太提笔开写!!


看完了 这一集也太好了吧

那声rider 我眼泪刷就下来了

呜呜呜呜呜

被动画闪过那一幕里二世的后背惊到了

取下来刻印的时候一定可以发生什么事情吧 梅尔文亲亲一定不会错过的!

好急好急,在线等太太提笔开写!!


看完了 这一集也太好了吧

那声rider 我眼泪刷就下来了

呜呜呜呜呜

紫拉RPG

近期fgo涂鸦


夏活都快结束了终于赶上了555

北欧夫妇真真真好T T

以及求求梅亲实装吧落地就抽爆!!

近期fgo涂鸦


夏活都快结束了终于赶上了555

北欧夫妇真真真好T T

以及求求梅亲实装吧落地就抽爆!!

冬雪之晚霞
这段剧情让我有点想……

这段剧情让我有点想……

这段剧情让我有点想……

无顾-倾顾伶-川崎咲-百日高三大概率停笔小概率掉落

还是截屏
梅亲吐血我一定要放在第一张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对不起我自除粉籍x)

还是截屏
梅亲吐血我一定要放在第一张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对不起我自除粉籍x)

加班电线班

还有一点鱼也发了叭反正最近也没啥心情,溜了溜了

还有一点鱼也发了叭反正最近也没啥心情,溜了溜了

加班电线班
看完8话快速摸个梅,这集真的太...

看完8话快速摸个梅,这集真的太赶了我辣么大个直升飞机都没了(iДi)

看完8话快速摸个梅,这集真的太赶了我辣么大个直升飞机都没了(iДi)

加班电线班

最近的鱼,事儿太多摸着摸着都成月更选手了_(:з)∠)_


前3p都是6话吐槽,后两p周边相关,下集老梅应该要出场了,官方能不能出点这位银发男路人的谷子啊秋梨膏((

最近的鱼,事儿太多摸着摸着都成月更选手了_(:з)∠)_


前3p都是6话吐槽,后两p周边相关,下集老梅应该要出场了,官方能不能出点这位银发男路人的谷子啊秋梨膏((

小号今天有粮吃吗
闲得无聊改个图玩玩 算半个梅韦

闲得无聊改个图玩玩 算半个梅韦

闲得无聊改个图玩玩 算半个梅韦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