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梅斯

1148浏览    1618参与
静恬—不合格的洛佩兹家母

摸鱼摸鱼,小脑洞都是在群里画了直接分享的爽图也没想细化所以很草(真的很草)最后一张是无聊放个毒(…

摸鱼摸鱼,小脑洞都是在群里画了直接分享的爽图也没想细化所以很草(真的很草)最后一张是无聊放个毒(…

Reviens
大概是睡前的合照(小声

大概是睡前的合照(小声

大概是睡前的合照(小声

茶貓泡沫
終於畫完了!! 畫超久的(;ω...

終於畫完了!!



畫超久的(;ω;)



(愚人節快樂

終於畫完了!!




畫超久的(;ω;)














(愚人節快樂

静恬—不合格的洛佩兹家母
只是一个摸鱼。所以很草!看看就...

只是一个摸鱼。所以很草!看看就好了!

只是一个摸鱼。所以很草!看看就好了!

Solipsist

坎罗好没排面,应该算三人组里人气最低的吧,惨,我坎罗画的也比较随意。

坎罗好没排面,应该算三人组里人气最低的吧,惨,我坎罗画的也比较随意。

红茶bot

拿个好康的盖着底下的垃圾(害羞)
美女让我亲亲

拿个好康的盖着底下的垃圾(害羞)
美女让我亲亲

嵐雨不是蘭嶼

怎麼TAG滑下來都是里歐跟加洛wwwww
幹部哪去了?

((放一下燃燒者的塗鴉

怎麼TAG滑下來都是里歐跟加洛wwwww
幹部哪去了?

((放一下燃燒者的塗鴉

茶貓泡沫

坎:Boss!!!!!


梅:(伸出腳


坎:(砰

坎:Boss!!!!!


梅:(伸出腳


坎:(砰

陽星

【梅坎梅】指甲油(幹部月主題賓果)

那些五顏六色的小小的瓶罐從梳妝台上逐步侵佔各種平面,一個個疊起的紙盒、浴室的小玻璃板、茶几上零食袋之間。


梅斯把腳翹在桌上,彎著身體往腳上擦指甲油。坎羅很喜歡看他這樣。圓潤的腳趾被色彩鮮豔的海綿分開,梅斯專注的為指甲刷上色彩。


第一層是帶著薄霧的清晨,第二層成了深深的夜色,其中星辰閃爍,一如梅斯肩頭披散的一席夜色。


他低頭向前彎腰,長髮柔順下垂,露出潔白優雅的後頸。坎羅忍不住湊過去,用指尖感受脊椎的骨節。


「別鬧,我會塗歪。」梅斯一把推遠坎羅,欣賞一下自己的成果,換抬起另一隻腳。


「我幫你塗?」坎羅看著梅斯纖瘦的腳踝,忍不住吞口水。


「好啊,給你試試。」梅斯...

那些五顏六色的小小的瓶罐從梳妝台上逐步侵佔各種平面,一個個疊起的紙盒、浴室的小玻璃板、茶几上零食袋之間。


梅斯把腳翹在桌上,彎著身體往腳上擦指甲油。坎羅很喜歡看他這樣。圓潤的腳趾被色彩鮮豔的海綿分開,梅斯專注的為指甲刷上色彩。


第一層是帶著薄霧的清晨,第二層成了深深的夜色,其中星辰閃爍,一如梅斯肩頭披散的一席夜色。


他低頭向前彎腰,長髮柔順下垂,露出潔白優雅的後頸。坎羅忍不住湊過去,用指尖感受脊椎的骨節。


「別鬧,我會塗歪。」梅斯一把推遠坎羅,欣賞一下自己的成果,換抬起另一隻腳。


「我幫你塗?」坎羅看著梅斯纖瘦的腳踝,忍不住吞口水。


「好啊,給你試試。」梅斯抬眼看向戀人,綻出個燦爛的笑容。坎羅心裡直打鼓,那個笑容他再熟悉不過了,每當梅斯想大鬧一場、想整人的時候,就好露出那樣的笑容。


梅斯打直腳背,把小腿放到坎羅大腿上。蒼白的皮膚上血管隱隱浮現,小腿肚結實有力。梅斯全身上下每一寸對坎羅都有無比的吸引力,他無可救藥到深愛著這個人。壞心眼的笑容讓他心跳加速、把頭髮撥到耳後讓他嗓子發緊、翹起腳輕踢他的肚子催促讓他體內深處產生灼熱感,梅斯總能讓他徹底燃燒起來。


「不要塗出去,乾了才能再塗一層。」梅斯催促著,把指甲油的小罐子塞到坎羅手裡。坎羅的手有點打顫,如果塗歪了梅斯肯定會踹他。


坎羅努力回憶梅斯怎麼擦的。指甲油的瓶蓋上帶著小小的刷子,深藍的濃稠液體裡帶著點點亮粉。這不像看梅斯塗那麼容易,一刷子上去顏色分佈不均,梅斯一次次縮起的腳趾更讓他分心。


「順著方向往外,對就是這樣。等等你塗到外面了。」腳在坎羅手裡,梅斯倒是很悠閒的指導著。


一陣忙亂後,坎羅沮喪的看著梅斯並排翹在桌上的兩隻腳。左腳的深藍中閃著點點星光,耀眼無比;右腳各趾甲色深淺不一、小指塗到外面、中指塗的太多還沒乾、拇指被沾到明顯的指紋,坎羅的手現在還是藍色的。


梅斯似笑非笑的盯著坎羅。


「幹嘛啦!我第一次塗,你又動來動去的!」坎羅惱怒的漲紅臉,梅斯終於還是大笑起來。


「不,已經比我預想的好太多了,畢竟是坎羅。」梅斯一邊笑著,起身穿上一雙露趾高跟涼鞋,細細的皮帶間,深藍的星空閃耀著。



陽星

被子怪物【梅坎梅】

「坎羅,該起來了。」

鬧鐘響起的時候,梅斯抱著鯊魚裹成一團。他用腳戳戳身旁的坎羅。


「唔......你關啦⋯⋯再五分鐘......」

坎羅不但沒有起床,連把手伸進冰冷的空氣中關上鬧鐘都不肯。他把被子拉到頭頂,把自己往枕頭裡埋的更深,試著隔絕鬧鐘不屈不撓的吶喊。


「你關,你離鬧鐘比較近...」

梅斯也不願離開被子,他翻身試圖把坎羅的那半被子捲過來,受到激烈的抵抗。


兩人睜開眼睛對視,已經毫無睡意,但誰也不願先離開溫暖的被窩面對冰冷的世界。


坎羅緊扯著被子邊緣,滑下枕頭往梅斯懷裡湊,擠掉了鯊魚的位置。


梅斯的反擊是搔癢攻擊,坎羅的腰窩特別怕癢,沒撓幾下坎羅就狂笑...

「坎羅,該起來了。」

鬧鐘響起的時候,梅斯抱著鯊魚裹成一團。他用腳戳戳身旁的坎羅。


「唔......你關啦⋯⋯再五分鐘......」

坎羅不但沒有起床,連把手伸進冰冷的空氣中關上鬧鐘都不肯。他把被子拉到頭頂,把自己往枕頭裡埋的更深,試著隔絕鬧鐘不屈不撓的吶喊。


「你關,你離鬧鐘比較近...」

梅斯也不願離開被子,他翻身試圖把坎羅的那半被子捲過來,受到激烈的抵抗。


兩人睜開眼睛對視,已經毫無睡意,但誰也不願先離開溫暖的被窩面對冰冷的世界。


坎羅緊扯著被子邊緣,滑下枕頭往梅斯懷裡湊,擠掉了鯊魚的位置。


梅斯的反擊是搔癢攻擊,坎羅的腰窩特別怕癢,沒撓幾下坎羅就狂笑著激烈掙扎。


「停!別這樣、哈哈哈哈住手啦!」

即使笑的喘不過氣,坎羅仍然在試圖把被子搶過來捲住自己防禦。


無人理會的鬧鐘自顧自的響滿五分鐘,停了下來。


「再五分鐘?」「嗯,五分鐘。」

於是坎羅跟梅斯和解了,相擁著重新享受被子跟彼此的溫暖。坎羅用腿夾著梅斯微涼的腳掌,梅斯也享受的來回蹭。


十分鐘過去了,床邊的手機響起了覺醒的旋律。

這是里歐的專屬鈴聲,坎羅及忙跳起來接電話。


一出被窩,冷空氣就從四面八方向他襲來。坎羅抓著手機試圖重新鑽進被窩,但就在這十幾秒的空檔間,梅斯把被子整個捲過去,捲的嚴嚴實實。


坎羅一邊用踹梅斯壽司卷,一邊接起電話。

「Boss我已經起來了!沒有!我沒有賴床!是梅斯賴床!好!謝謝Boss!」


里歐掛掉電話以後,坎羅又撲上床,壓到梅斯身上。


「出來了茄子壽司卷!把被子給我!不是、Boss說要給我們買早餐!」


「什麼!」這下梅斯也瞬間跳起,但他把被子裹太緊,掙扎了幾下無法掙脫被子跟壓在上面的坎羅。


「哈哈哈!梅斯、讓被子怪物吃掉了!哈哈哈哈!」


坎羅邊笑還去壓制梅斯,不讓他伸出手。


「這就是跟我搶被子的下場!還有梅斯的抱抱!」梅斯只能眼睜睜看著坎羅撿起鯊魚,拎著尾巴狂甩。


打斷他們玩鬧的是一個噴嚏,坎羅玩的太起勁都沒有加外套。梅斯終於爬起來,穿上外套同時把坎羅塞回被子裡暖和一下身體。


於是里歐來按門鈴時,看見的就是穿戴整齊的梅斯跟裹著被子刷牙的坎羅。


「坎羅結果是你賴床嘛?你說是梅斯的。」


「不!BOSS!這都是被子怪物的陰謀!我起來了!真的!」


陽星

普羅米亞梅坎梅無料

「梅斯,你那邊怎樣啦?」坎羅從掩體後探出頭,但因為盔甲體積龐大,毫無隱蔽作用。最後他放棄隱藏身形,直直前進。梅斯的聲音在通訊器中響起。

「快到了。」梅斯的環境吵雜,他似乎在交戰中,聲音緊張中帶著興奮的笑意。

「留點傢伙給我!不能讓你一個人在BOSS面前邀功!」坎羅邊趕路,邊用火球砸向衝來的敵人。他感覺力量充斥全身,興奮的舉起雙手比出勝利動作。

「你就慢慢晃吧!等你過來我跟BOSS早就解決了。」梅斯嘲笑他,下一秒卻驚呼一聲。

「梅斯!怎麼了!」坎羅警覺的加快速度,這該死的地方怎麼房子都長一樣,梅斯到底在哪裡?

「居然還有埋伏!我先撤了。別過來。」梅斯壓低聲音,通訊中吵雜的叫喊跟爆炸...


「梅斯,你那邊怎樣啦?」坎羅從掩體後探出頭,但因為盔甲體積龐大,毫無隱蔽作用。最後他放棄隱藏身形,直直前進。梅斯的聲音在通訊器中響起。

「快到了。」梅斯的環境吵雜,他似乎在交戰中,聲音緊張中帶著興奮的笑意。

「留點傢伙給我!不能讓你一個人在BOSS面前邀功!」坎羅邊趕路,邊用火球砸向衝來的敵人。他感覺力量充斥全身,興奮的舉起雙手比出勝利動作。

「你就慢慢晃吧!等你過來我跟BOSS早就解決了。」梅斯嘲笑他,下一秒卻驚呼一聲。

「梅斯!怎麼了!」坎羅警覺的加快速度,這該死的地方怎麼房子都長一樣,梅斯到底在哪裡?

「居然還有埋伏!我先撤了。別過來。」梅斯壓低聲音,通訊中吵雜的叫喊跟爆炸聲暫時停歇。

「你受傷了嗎?我馬上到!」坎羅這種時候恨死自己不會認路了,稍早梅斯在說路線時他該聽得更仔細的。

「別過來!守好其他人!該死!」通訊中再度傳出爆炸聲,坎羅終於近到可以看見漫天火光。

「梅斯!梅斯!撐著點!」坎羅乾脆直接破壞眼前的房屋,用最短的距離衝進戰場。只見子彈傾瀉在眼前纖細的人影上,子彈的軌跡、倒下的身影在他眼中無限拉長。坎羅爆出一陣悲鳴,將絕望跟怒火宣洩在對手身上。

「梅斯!梅斯!啊啊啊啊啊!!」坎羅毫無保留的施盡全力,漫天的火雨像隕石般轟落,火光映著他猙獰的面孔,他要把這些人全都火祭。為了梅斯、為了他的梅斯!

「吵死了!耳朵很痛!我在等復活啦!」房門被猛然踹開,梅斯一臉不爽地走進來。

「上次已經被抗議了,你怎麼每次都這麼激動。」他摘掉坎羅的耳機,往他頭上敲了一記。

「很痛!氣氛正好,你過來做甚麼?回位子上!讀秒快結束了!」坎羅抱著頭跳起來,推著梅斯出房門。

「幹你害我也死掉了!」坎羅把梅斯堆到門外,一回頭正好看見銀幕變成灰色。

「我不過來你還打算哀號到甚麼時候,一起衝出重生點吧!迷路大王。」梅斯笑了笑,躍動的髮尾消失在門邊。

坎羅平復一下激動的心情,看著在重生點亂晃的梅斯,忍不住又去戳他幾下。明明是面無表情的角色,他卻從中看出梅斯翻了個白眼。

「準備好了?這把輸了我就跟BOSS說是因為你迷路。」梅斯帶著笑意的聲音在通訊中再度響起。

「明明是因為你打擾我!我打的正順說!」

「一口氣把大招全放完不叫打的順。」兩人吵吵嚷嚷的再度出發。

最後他們趕到時,里歐已經把對手清場了。坎羅跟梅斯再度對BOSS佩服的五體投地。

109/01/04 普羅米亞幹部應炎無料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