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梅溪湖男团

454浏览    15参与
梅溪湖专属建筑师

【全员向】琦琦的家(聊天体)

*占tag抱歉了


我哭了😭图片发不出去,我已经尝试了n遍了


所以请大家点点评论的链接叭~谢谢你们了❤

*占tag抱歉了


我哭了😭图片发不出去,我已经尝试了n遍了


所以请大家点点评论的链接叭~谢谢你们了❤


爱语

冬日限定11

私设很多。不要当真。都是假滴

11

私设很多。不要当真。都是假滴

11

爱语

冬日限定 1-10

我又回来了。把这篇文重新捋了一遍,修改了前面不太合理或者拖沓的一些部分。还没写完,但是希望恢复周更。

这是写给梅溪湖的男孩们。私设很多。不要当真。就当作……一个剧本吧

1-2


3-4


5-7


8-10

我又回来了。把这篇文重新捋了一遍,修改了前面不太合理或者拖沓的一些部分。还没写完,但是希望恢复周更。

这是写给梅溪湖的男孩们。私设很多。不要当真。就当作……一个剧本吧

1-2


3-4


5-7


8-10

梅溪湖专属建筑师

【全员向】琦琦的家(2)

*欢迎收看大型烧烤互怼/双标现场

*勿上升真人!ooc!(虽然是小透明!但我害怕~)

*上升真人我就不被喜欢的学校录取(bushi)

*前文及论坛体请大家移步主页!很抱歉链接打不开

*tag打的不对请提出!

别墅里独立的庭院放着烧烤架,三张桌子,一张放满了食物和饮料,另外两张则是充当了饭桌的用途,还有许多张椅子。庭院的一侧还放了两三把吉他。

翟李朔天跟李向哲两人一人一盘水果从厨房端了出来,放到饭桌上。

翟李朔天看着烧烤架里甚至还没升起来的火,用叉子叉了一块西瓜,正抬起手准备放进嘴巴里,却被某马姓歌唱演员无情的抢走了

“欸好吃,翟李朔天你眼光不错”

“马佳!盆里那么多,干嘛抢我...

*欢迎收看大型烧烤互怼/双标现场

*勿上升真人!ooc!(虽然是小透明!但我害怕~)

*上升真人我就不被喜欢的学校录取(bushi)

*前文及论坛体请大家移步主页!很抱歉链接打不开

*tag打的不对请提出!


别墅里独立的庭院放着烧烤架,三张桌子,一张放满了食物和饮料,另外两张则是充当了饭桌的用途,还有许多张椅子。庭院的一侧还放了两三把吉他。

翟李朔天跟李向哲两人一人一盘水果从厨房端了出来,放到饭桌上。

翟李朔天看着烧烤架里甚至还没升起来的火,用叉子叉了一块西瓜,正抬起手准备放进嘴巴里,却被某马姓歌唱演员无情的抢走了

“欸好吃,翟李朔天你眼光不错”

“马佳!盆里那么多,干嘛抢我的”

“你那块看起来好吃嘛”

“你!哼╯^╰”

马佳随手拿起了一个叉子,叉了一块水果,递到了翟李朔天的嘴边

“喏,还你一个”

“哼╯^╰”

翟李朔天自带傲娇气质,接下马佳递过去的水果,然后转身就走

马佳吃完抢过来的那一块水果,到旁边放食物桌上拿了两鸡翅,三四根香肠。走到烧烤架旁一看,火呢?问站在一旁的龚子棋。

“龚子棋,碳呢?你不拿碳怎么烧?用空气吗?”

“方书剑去拿了”

“就会使唤你小班长”

“你羡慕我有个小班长吗马佳”

龚子棋笑着回答马佳

“切,我才不羡慕你”

旁边突然传来一阵吉他的弹奏声,是李琦,简弘亦他们两个。

“欸,这又弹上了?”

“师哥,你别唱了,我怕邻居投诉”

手里拿着鸡翅和香肠的马佳说

“羊,喝饮料吗?”

“可以,你喝什么?”

“西瓜汁!西瓜在冰箱里!冰冰凉凉的超好喝”

“那我们进去拿吧”

“好!走走走,我们一起去榨西瓜汁”

刚走到黄子弘凡和高杨身后的龚子棋听到了两人对话,表示也要一起去。为啥?不告诉你~

“方方,快,把火升起来,你佳哥我饿了”

“来了来了”

“你两喝什么”龚子棋问

“哦我喝西瓜汁啊,龚子棋西瓜汁多好喝你知不知道,而且在冰箱里!是凉凉的!而且烧烤那么热,喝点凉凉的不是更应该吗,羊喝冰红茶啊当然,你都不知道羊有多喜欢冰红茶”

黄子弘凡的音量在逐渐变小,说到冰红茶的时候,还偷偷瞄了眼高杨。在冰箱里把饮料搬出来的高杨没有注意到黄子弘凡做贼一般的姿势,更没有注意到黄子弘凡说到冰红茶是眼中那看戏般的神情

黄子弘凡和龚子棋在咬耳朵,又怕被高杨看见嘴型,就用手挡住嘴悄悄说

“羊喝冰红茶喝多了会上头,像醉酒一样!到时候我们可以拍下来”

“认识你这种损友也是够倒霉的”

“你不要告诉我你不想看到崩坏的AI”

黄子弘凡抑制不住自己,嘴巴笑的都快裂到耳朵了

“阿黄你在笑什么”

“笑你........咳咳咳,没什么没什么,对了龚子棋你喝蜂蜜水干嘛,哟,还是热的”

黄子弘凡伸手摸了摸龚子棋用玻璃杯泡的蜂蜜水

高杨看着黄子弘凡掩耳盗铃似的动作,挑了挑眉,旁边正在工作的榨汁机突然罢工了

“羊,你你你你”

“可以啊高总”

“马佳声音哑了你没听出来吗黄子弘凡”

“这我还真没听出来,咱马叔叔这是生病了还是咋的”

“黄子弘凡亏你还是马佳最‘疼`爱的人”

“佳哥这份疼爱我可承受不起,天天被追着打也是够呛的”

李向哲正在给食物翻面,需要涂点蜜糖和油,正好方书剑拿着鸡皮,猪肉串,土豆片往烤架走去

“方方,给我拿点油”

“好的大哲哥,哥你还要拿什么我一起拿过来”

“拿点鸡翅,韭菜什么的吧”

“好嘞”

方书剑拿着李向哲说的东西刚准备走,没想到半路杀出个程咬金,啊不是,是程昱·蔡

“方儿”

“干嘛?”

“我要吃鸡翅”

“喏,自己烤”

方书剑拿着被串起来的鸡翅愉快的递给了蔡程昱

“?你为什么?这么区别对待”

“蔡程昱,你有手有脚的自己不会烤啊”

从王凯,简弘亦旁边走过来的周深对着方书剑用手指了指说

“方方,你和我一起烤一点吃的给那边的‘老年组`好吗”

“好呀深哥”

“方儿你!”

蔡程昱又做出了他标志性的假哭动作,被众人异口同声的吐槽

“蔡程昱,就你这演技,难怪接不到戏”

火逐渐的旺了起来,在厨房里的黄子弘凡,龚子棋,高杨也端着饮料出来了

“马佳”

“啊?干嘛”

马佳看着往自己走来的端着一杯温热的蜜糖水的龚子棋

“喝了,对嗓子好”

“谢了兄弟”

马佳拍了拍龚子棋的肩膀,马佳在来琦琦的家之前演出了几场,又加上太过忙碌而没有好好休息导致了身体不舒服,现在嗓子有点哑,但又不是很明显。

“火旺了,过来烤吧”

在烧烤架附近的人基本上都听到了大哲说的话,除了站的比较远的几个

黄子弘凡刚好站到了大哲旁边,看着大哲认真的翻动着烤架上的食物,拿出了手机

“哲哥,来,摆个姿势我给你拍一张,你知不知道,你认真的样子就像在街边摆摊的”

李向哲顾着架上的食物,腾不出手来,不然一定让黄子弘凡经历一下社会的毒打。黄子弘凡作死般的往李向哲身边靠,于是李向哲就用脚踢了黄子弘凡两脚

“用你的high high升F把那边的人叫一下”

“你咋不叫蔡程昱呢,人连唱9个high c呢,我high high升F人Henry还怕我破音,蔡程昱9high c信手拈来的,你咋不叫人家”

大哲的目光依然看着烤架上的食物,眼神给都没有给黄子弘凡一个

“就你叭叭的这段时间就够把人叫过来了”

“欸,哲哥你话可不能这么说,你看啊......”

“我不看,你赶紧的”

“我........ Fine”

李琦和阿云嘎还有郑云龙也来到了烤架旁边烤东西吃,一阵风吹来,刚好把升起来的烟吹到了李琦站的位置

“噢,我的天,你们看我这镜框都白了哈哈哈哈哈”

“琦琦你把眼镜摘了呗~”

“摘了摘了,碍事”

让被烟挡住视线的李琦摘下眼镜后,某阿姓铲屎官就开始了喂猫行动

“大龙~你吃啥?”

“反正不吃胡萝卜”

“大龙~你不能这么挑食的~这样不行”

阿云嘎说着不能挑食的时候,李琦就把一小块的猪扒肉放到了大龙碗里,然后如无其事的继续烤着其他还没熟的。其他的小孩也想要大厨李琦烤的,结果........

“琦哥,我也要”

“我也要我也要”

“自个烤去”

王凯注意到余笛和陈老师没有吃啥东西,于是打算给俩人整点吃的

“笛哥,嫂子,你们要吃点啥”

“不用麻烦了小凯,我们自己动手就好”

简弘亦不知道什么时候放下了手中的吉他,整上了吃的

“蔡蔡,拿点那个蜂蜜给我”

“简老师给”

“简老师不仅吉他弹的好,整吃的也整的好啊!简老师”

“你想吃那个?黄子,这个?还是这个?”

“诶诶诶,不用不用,我自己来就可以了”

黄子弘凡嘴上说着不要,手还是很诚实的。简弘亦把熟了的递给黄子弘凡的时候,黄子弘凡毫不犹豫的接过去了

翟李朔天看着黄子弘凡这口不对心,口是心非的样子,就调侃了一下

“黄子弘凡,你不是说不用简哥给你整嘛,那你别接过去啊,给我,我吃”

“欸,不是,天哥,人简老师一番好意,我怎么能不接受是不是?”

养猫大户李琦上线,看见某郑聋猫碗里空的那么快,以为猫饿的很

“大龙,你还吃啥,我给你弄”

“你给蔡蔡弄吧,那孩子,乘我不注意把我碗里的全给夹走了”

“嘿嘿嘿”

黄子弘凡好死不死坐在了龚子棋和李向哲的中间,和李向哲说话吧又怼不过人家,和龚子棋说话吧,又怕龚子棋真的忍不住会打他。

黄子弘凡:我究竟图个啥坐你两中间?

正好赶上了李向哲和龚子棋过几天有合作,两人在聊合作的事情,黄子弘凡插嘴又显得不是很礼貌,虽然说兄弟之间相处就没怎么礼貌过,但黄子弘凡还是没打扰两人,于是就一直在喝自己榨的西瓜汁。

也不知道是谁一时兴起,说要拍照,接着又一起发微博。

“来来来,我们一起发啊,文案写好了没,来了啊,3  2  1发送”

搅和完微博之后,这边‘千杯不醉`的郑姓艺人开始忽悠某单纯大学生蔡程昱喝酒,蔡程昱正是气血方刚的年龄,掰头就掰头,就是这酒量啊,它不太给力

“郑云龙今个我就告诉你什么是酒量”

“你为啥老告诉我呀”

“你看着啊,什么叫酒量”

几杯冰红茶下肚的高杨才发现旁边坐的是马佳,想维持端庄,系统又不配合,毕竟bug在

“马佳你能不能离我远点”

“咋的小高杨还嫌弃你佳哥了还是怎么的”

“不是嫌弃你,是你真的太好笑了”

“欸小高杨这你就不懂了吧,能带给人欢乐是件好事你知道不?”

“你嗓子还好吧,说这么多话”

高杨说完,拿起手边用玻璃杯装着的剩下三分之一的冰红茶

“........”

和龚子棋说话的间隙,李向哲瞄了一眼身边的黄子弘凡,奈何自己手机没电了

“子棋,手机借我用下”

“干嘛?”

李向哲指了指旁边,头微微抬起靠在椅子的靠背上的黄子弘凡。

这时的天已经完全黑了,虽然有灯光,却也不是每处地方都能照到。

“这黄子,西瓜汁喝上头了,给他拍下来”

“给”

和王凯在畅谈的郑云龙瞟了一眼蔡程昱,好家伙,都趴下去了

“蔡蔡,蔡程昱,喂醒醒。切,还说什么酒量。”

“蔡蔡这孩子,酒量不行呐”

“凯哥,我们来喝”

“别别别,我喝不过你”

“嘎子,你那是不是有纯牛奶,待会醒了让他喝点”

郑云龙又叮嘱阿云嘎,给孩子投喂牛奶

坐在高杨对面的简弘亦看着有点反常的高杨问马佳

“马佳,你看看高杨,是不是上头了”

“我来看看我来看看”

“这是冰红茶没错啊,又不是长岛冰茶,不含酒精的啊”

马佳拿起高杨喝过的杯子闻了闻味道

“高杨这是系统崩坏了还是干嘛,有点飘啊这眼神”

翟李朔天拿着饮料到处晃了晃,刚好晃到马佳边上

“来来来,朔天,坐哥旁边”

“我不”

“不就吃了块水果吗,你至于吗”

“你这烟熏得很,我有病啊我坐这儿”

方书剑在客厅里发现了一堆很“神奇”的东西,然后跑去找了黄子弘凡。黄子弘凡是什么时候醒的呢?大概是李向哲的笑声太过于刺耳的时候。

“黄子,快来!看我找到了什么好东西”

“我天,方书剑你怎么这么能,我的妈,这也太刺激了吧哈哈哈哈哈,我天”

黄子弘凡和方书剑翻了翻放在表面的几张纸,纸的背面写着六个大字——————真心话大冒险

“欸欸欸,方方这是手写的!这里还有纸和笔!”

黄子弘凡找了一个摄像头,拿着纸和笔,走到摄像头前,晃了晃手中的纸和笔说

“观众朋友们,别说我没有给你们谋福利啊,记得节目播出之后保护我!听到了没有!不然以后可就没人这么给你们谋福利了”

“黄子!快快快!我们写点刺激的”

————————————————————

作者有话讲:

晚期拖延症终于更新了哈哈哈哈哈我再也不顺便立flag了哭~

在线征集姐妹们帮我想一些真心话大冒险!

能播的!!!能播的!!!能播的!!!

想收获红心蓝手和评论!谢谢大噶!!

铁锁链,铁窗泪
爬墙爬墙,声入人心是什么神仙节...

爬墙爬墙,声入人心是什么神仙节目18555551梅溪湖36人太好磕了吧!

爬墙爬墙,声入人心是什么神仙节目18555551梅溪湖36人太好磕了吧!

爱语

告示

好像拖了一段时间才来。我暂时把所有的文都搬走啦。等过一段时间再看看搬回来。大家可以去ao 3搜一下四十八小时应该都能看到。

好像拖了一段时间才来。我暂时把所有的文都搬走啦。等过一段时间再看看搬回来。大家可以去ao 3搜一下四十八小时应该都能看到。


梅溪湖专属建筑师

【全员向】琦琦的家(1)

*第一次写这类型的,写的不好大家伙别喷我~

*日常生活秉持平平淡淡才是真的原则,崽们只是一群热爱音乐的普通人,生活其实也很普通,就是聚在一起的时候成了相声男团(狗头保命)

*本章出现人物:阿云嘎 李琦 陈余落雁 李向哲 黄子弘凡 高杨 简弘亦 郑云龙 蔡程昱 龚子棋 方书剑 王凯 马佳 周深 翟李朔天(人有点多?)人好多tag我都不知道打谁的好了😭

*勿上升真人⚠️occ警告⚠️

*本文有配合食用的论坛体,是我的小QQ遥遥 @橘遥. 写的,不日后上线

论坛体戳链接‼️

(1) http://juyao128.lofter.com/post/203a80c5_1c5dc770...

*第一次写这类型的,写的不好大家伙别喷我~

*日常生活秉持平平淡淡才是真的原则,崽们只是一群热爱音乐的普通人,生活其实也很普通,就是聚在一起的时候成了相声男团(狗头保命)

*本章出现人物:阿云嘎 李琦 陈余落雁 李向哲 黄子弘凡 高杨 简弘亦 郑云龙 蔡程昱 龚子棋 方书剑 王凯 马佳 周深 翟李朔天(人有点多?)人好多tag我都不知道打谁的好了😭

*勿上升真人⚠️occ警告⚠️

*本文有配合食用的论坛体,是我的小QQ遥遥 @橘遥. 写的,不日后上线

论坛体戳链接‼️

(1) http://juyao128.lofter.com/post/203a80c5_1c5dc770

(2) http://juyao128.lofter.com/post/203a80c5_1c5e39122

万众期待的原创相声(划掉)音乐类综艺《琦琦的家》今日开播啦~

《琦琦的家》是由在原创音乐类节目《声入人心》中的36位成员之一的李琦的家里生活的记录所拍摄的综艺

好了,废话不多说!

3

2

1

镜头做成了眨眼睛的特效,从模糊到清晰。在这个过程中,传来了一声嘹亮的画外音

“起床啦~都起床啦~太阳晒屁股啦~”

画面上出现了4个不同颜色不同大小的问号,清晰后的画面呈现出的是空无一人的客厅。然后出现在画面上的是一双穿着胡萝卜色袜子穿着拖鞋的脚,这双脚在每个房门前都停留了一会然后留下了自己特制的闹钟声,洪亮又清晰。

“琦琦你快起床~”

说话的人敲了敲房门

镜头转向李琦的房间内,李琦正躺在床上,睡觉姿势一言难尽。仿佛忘记了在拍摄。听到阿云嘎的闹钟就答应了一声便没有了下文。

在门外等了一会,没有看见李琦出来的阿云嘎便走向了下一个房间。

阿云嘎先是礼貌性的敲了敲房门,然后喊房里睡觉的人

“蔡蔡,子棋,书剑起床啦~”

“消失啦 失啦 啦”

三个不同的声音杂乱无章的响了起来,却又和谐的像错位三重唱。

“欸~你们怎么都这样啊,让我喊起床没有一个起来的”

阿云嘎委屈的努了努嘴,看向镜头

“大家看看他们,让我叫起床,起来了吗~没有一个起来的”

阿云嘎带着宠溺的语气看着镜头说,下一秒又在为众兄弟解释。

“他们昨天排练的很辛苦~特别是深深,很晚才回来”

正当阿云嘎准备走向下一间房的时候,门铃响了。

打开门,是温文儒雅的余笛老师的美丽妻子——陈辰老师

“陈老师,这么早?笛哥呢~”

说着阿云嘎就接过了陈老师手中的早餐。

“在停车呢,他说怕你们饿着了,让我先拿上来”

“他们都还没醒呢~”

阿云嘎拿着早餐和陈辰老师一起走向饭厅

“嘎子哥,陈老师早”

“早呀,向哲你这么早就起来了呀”

“嗯,习惯了,嘎子哥,他们还没起来吗?”

回答完陈辰老师,李向哲转过头就问阿云嘎

又是一阵门铃声。

“肯定是余老师到了,我去开门”

“我去开门吧,嘎子哥,陈老师你们吃早餐先吧”

李向哲迈开大长腿,没几步就到了门口。

“笛哥早”

“向哲呀,早啊。吃早餐了吗”

“刚准备吃”

等余笛把鞋换好后一起走向饭厅,走到客厅的时候俩人刚好碰上了起床出来找吃的黄子弘凡。

黄子弘凡一路走向饭厅一路伸着懒腰,还打着哈欠,睡意朦胧的样子。

“黄子,醒啦?”

余笛先开口问的黄子弘凡

“?”

黄子弘凡努力睁大眼睛看向眼前的人

“啊,笛哥来啦,笛哥早上好,笛哥吃早餐了吗?我也没吃呢,哦我刚睡醒,听见外边有声音我就出来看看,顺便看看饭厅有没有吃的。哲哥你也在啊,不好意思啊刚刚没看见你,你吃早餐了吗?我刚睡醒,饿了现在......”

“陈老师带了早餐来,在饭厅,嘎子哥也在”

李向哲和余笛两人嘴角抽了抽,没想到黄子弘凡这个家伙刚睡醒也这么能说

“嘎子哥醒了吗?这么早?我还以为就我起来了呢”

“你那个能叫起床吗?你就直接说你没睡吧。笛哥早,大哲早”

刚洗漱完,准备去饭厅吃早餐的高杨听到了三个人之间的对话,又怼了怼黄子弘凡

然后四个人一起走向了饭厅

“陈老师早,嘎子哥早”

高杨带着一贯的营业性假笑和陈老师,阿云嘎打招呼

“羊,在家里你也这么假笑吗,又没有别人在拍你”

“要你寡”

“你怎么这个亚子?”

“雨女无瓜”

众人笑了笑,似乎是早已习惯了一早起来就能听到弟弟们的小斗嘴。

“现在几点了?”

“10点半左右,怎么了?”

“不是说好了今天要烧烤吗,我跟陈老师才早点过来帮忙的,是吧,陈老师”余笛说着说着用爱意爆棚的眼神看向了陈辰

高杨,阿云嘎,黄子弘凡,李向哲四人发出了一个极为和谐的声音,还分声部的那种。

“惹”

“那我们去叫他们起床吧,不然我就没有烧烤吃了,家里有没有烧烤的东西啊,是不是得出去买?”

黄子弘凡一脸的兴奋

“别叫深深~他昨天很晚才回来,让他休息去吧~”

“那啥,嘎子哥,你去叫大龙哥吧,我怕被大龙哥打,昨天那啥我模仿大龙哥的时候刚好被大龙哥抓了个正着,还好我跑的快,哈哈哈哈哈哈”

镜头又出现了四个大字围绕在了黄子弘凡身上——前方高能。

高杨是面对着饭厅门口坐着的,黄子弘凡和高杨面对面坐,所以黄子弘凡是背对着门口的。

高杨稍稍的抬了下头,似乎是要跟谁打招呼似的

“大龙哥早”

然后高杨带着一贯的假笑,眼神中带点挑衅的看向对面的黄子弘凡。只是黄子弘凡有点慌,没看出来高杨眼中的挑衅。旁边的人随着高杨的问早看向门口,门口并没有出现高杨口中的人,他们笑了笑,也没有告诉黄子弘凡,十足的看戏样。

随着高杨的声音落下,黄子弘凡正在夹着早餐的手肉眼可见的抖了抖

“我现在跑,还来得及吗羊?呜呜呜,我今天该不会被龙哥打死吧?早知道我昨天就不作死了”

饭厅与客厅是用一扇可左右移动的磨砂玻璃门隔开的。

黄子弘凡说完搁下手中的碗,蹭的一下就往右边跑去,准备逃离现场。

黄子弘凡一跑就知道自己被耍了,为什么呢?因为他听见了在饭厅里众人欢快的笑声,特别是某羊一秒一声的

“哈 哈 哈 哈 哈”

“呦,这么热闹呢”

“琦哥,羊欺负我!他骗我说龙哥来了,吓得我直接跑了出来,早餐还没吃完呢”

一般的房子都不会装隔音好的墙,加上饭厅与客厅本来就只有一墙之隔,黄子弘凡喊的那一嗓门又大,饭厅里的众人都听的清清楚楚的。

“咋的黄子弘凡你还带告状呢,行了行了,去吃早餐吧啊”

李琦又带着黄子弘凡回到了饭厅继续吃饭,过了一会,手拿着一块跟脸一样大的抹布的简弘亦走进了饭厅。

“这么齐人啊,大家早”

“简老师早”

“老简早”

“欸,你们知道这布谁的吗?我刚一出房门往这边走就看见一摄像头上挂着布,摄像头在客厅呢”

“我刚过来咋没看见呢”

阿云嘎仔细的看了那块布说

“那不是大龙经常拿来擦汗的布吗?为啥挂摄像头上了呢~”

“大龙哥这是没睡醒干的啥事啊哈哈哈哈哈哈”

“对了~等会谁去买食材?”

“我我我!我要去,你看他们都还没起床我要去,不然我无聊死了”

“我也去”

“索性就让三小孩去吧,我们就别凑那个热闹了”

“行,那笛哥,陈老师嘎子哥,简老师,琦哥,你们就呆家里吧,我们保证完成任务”黄子弘凡拍拍胸口立下flag

吃过早餐后,李向哲,高杨,黄子弘凡便收拾收拾准备出门去买食材。三人正往大门的方向走,正好遇上了洗漱完出来找吃的郑云龙,吓得黄子弘凡直往李向哲身后躲。

“我又不瞎,你那么大个人的我还能看不见吗”

“嘿嘿嘿,大龙哥早”

“马佳说他下午到,我看你还怎么跑”

黄子弘凡吓出惊天长嚎,之前马佳追着黄子弘凡打这事,黄子弘凡还记得清清楚楚的。

“去哪啊你们”郑云龙说话的时候,微微的抬了抬头,带着一股狂劲的味道说

“龙哥我们去买烧烤用的食材,嘎子哥和笛哥陈老师他们在饭厅,有早餐,你过去吃早餐吧”稳重的李向哲开口解释

听到黄子弘凡咆哮的那一声,阿云嘎和李琦还有简弘亦跑出来看看什么事,陈余落雁在干嘛?别问,问了就是在吃早餐!

阿云嘎看到郑云龙之后又蹭蹭蹭的跑回饭厅拿出了简弘亦刚拿过来的布,问郑云龙

“大龙啊,这是不是你的”

“是我的,怎么在这?”

“龙哥,你为啥放摄像头上?”感觉有瓜吃的黄子弘凡又折回来看戏

“哦,那啥,我刚看见那摄像头在抖,怕它冷,给它盖的”

“?”

“???”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龙哥你睡醒了吗?”

“黄子弘凡你还去不去买食材了!?是不是想让我打一顿再去!”

“别别别,龙哥我这就去,拜拜”

“去吃早餐吧大龙”

跑出来看戏的几人又回到了饭厅

“陈老师早,笛哥早”

“快吃早餐吧”

“王凯跟马佳他俩师兄弟下午到是吧?”

“上的了飞机的话,是”

“欸,你们说,我们这群人为啥那么好笑呢,那啥微博那个v是吧,咋老是变,你看看蔡尧还有朋朋他俩天天争啥呢这是”

“那不,粉丝说内啥梅溪湖红V定律嘛,还有个啥四舍五入定律,欸,可别说,她们还挺搞笑的”李琦回余笛的话

“笛哥,你们那啥会会是怎么回事?采访老是问我是皮下是谁,皮下又是什么玩意?”郑云龙带着这个已经被问过无数次和被科普过无数次的皮下跟会会是什么这个问题,问余笛

余笛和李琦两人相视一笑,神秘兮兮的说

“这个不能说,等会播出去了她们可就知道了”

“播出去的视频不是你和向哲主要负责剪的吗?”简弘亦一脸茫然的问李琦

李琦带着鞠红川经典绝望眼神看着简弘亦说“哥,你咋啥都说出来?”

“啊啊啊啊,抱歉,你后期剪掉就好了嘛”简弘亦笑着跟李琦说

镜头转向外出购买食材的三人组,开车的是李向哲,他们找了个离家最近的超市。

“买点什么?”李向哲说

“啊?哲哥你说话别整的跟晰哥一样成吗”

高杨白了白眼说

“大哲说,买什么”

“哦哦哦,肉!肯定得买肉啊,家里这么多大老爷们,不多整点肉咋行呢”

“买点蔬菜吧,女生可能不是很喜欢吃肉”高杨又说

黄子弘凡掰着手指头数

“鸡翅!鸡脆骨尖!猪肉!香肠!韭菜!金针菇!土豆片!茄子!牛肉要吗?牛肉也要点吧,还需要什么?哦,鸡皮也买点,烤着吃”

“去拿点饮料,阿黄”

黄子弘凡掏出了自己的手机

“等会我给蔡程昱打个电话”

李向哲一脸疑惑的看着黄子弘凡,至于高杨,你想从Ai脸上看出什么表情?

“嘟~嘟~嘟~”

“黄子?找我干嘛?”蔡程昱带着刚睡醒的糯糯的声音问

“蔡程昱,喝可乐吗?我跟哲哥还有羊在超市”

黄子弘凡说到可乐的时候,脸上笑嘻嘻的带着点欠打的表情

“............我挂了”

“欸欸欸,别啊,不喝可乐我们能喝点其他的啊,别这么无情的挂我电话啊,咋俩什么关系呢”

“嘿嘿,我是你老板”

“好嘞,拜拜了您嘞”

黄子弘凡外放了声音,对于翻车习以为常的他做了个无奈的表情,正当黄子弘凡准备挂电话的时候

“黄子弘凡,省着点花钱,咱没金主爸爸”

“你说啥?超市信号不太好,我挂了啊”

“蔡程昱,赶紧把你那俩室友叫起来吃早餐,这都几点了”阿云嘎操着老父亲的心说

“哦好”蔡程昱做出了乖巧的表情

“子棋,方儿起床了,起床了”

赖床二人组挪动了一下,但没有起床

“欸,起~床~啦~都不起是吧,那我唱歌叫醒你们好了”

“向前跑,迎着冷眼和嘲笑”

“生命的广阔不经历磨难怎能感到”

“命运他”

龚子棋和方书剑两人蹭的一下坐了起来,异口同声说

“蔡程昱你闭嘴!”

上音line房间的房门没关好,蔡程昱的声音随着门缝透了出去。后期做了个整个空间都在震动的特效。

客厅里,阿云嘎,李琦,郑云龙正玩着游戏,陈余落雁有着他们自己的世界。蔡程昱声音传出来的那一刻,李琦手机掉了。

“蔡程昱你能不能小点声,深深还在睡觉呢”李琦捡回手机然后大喊

李琦的声音传进了上音line的房间,对蔡程昱吵醒了自己的美梦有着怨念的两人又异口同声的怼蔡程昱

“听见没有,叫你小点声呢”

蔡程昱对龚子棋和方书剑翻了个白眼然后依旧大声的回李琦

“知道啦~”

阿云嘎,李琦,郑云龙三人围着坐,阿云嘎对面就是郑云龙,此时两人对了对眼神,头上出现了三条黑色竖线的。

“你俩搁着喊那么大声就不吵了吗”郑云龙说

“对吼”

周深拿着个枕头冲到蔡程昱三人的房间,一把把枕头扔到蔡程昱身上

“蔡!程!昱!”

“啊啊啊,深哥~对不起嘛,我不是故意的”

“哼”

周深说完就走出了三人的房间,蔡程昱目送周深离开,转个头看着坐在自个床上的二人

“笑什么呀,快起床啦”

成功起床的龚子棋和方书剑洗漱完,吃过早餐之后,一个跑去练拳,另一个跑去.......拉筋劈叉,又剩下蔡程昱一个人独自美丽。

“蔡程昱,玩游戏吗”郑云龙问

“我....嘿嘿,那啥,我不会,我看着你们玩吧”

蔡程昱挠挠头回答

下午1:00

在客厅晃悠晃悠的李琦看了看时间

“欸,他们三个人怎么还不回来,肉得调味啊”

没有人回答李琦,李琦一回头,客厅的沙发上横七竖八的躺了三个人。

“fine”

然后李琦就走向了家里平时录音用的房间

“老简,笛哥,我们来练歌吧,外面那群人,哎~”

“嫂子也一起啊”

下午1:25

外出购物完回来的三人此时站在门前,你看我我看你的,为啥?因为没带钥匙!

“按铃啊”

“手里拿满了东西咋按呐”

“你拿手臂蹭啊,傻不傻”

站在黄子弘凡和高杨身后的李向哲无奈的想捂脸,只是手空不出来。从出发到现在,两人斗个没停,啊不是,是黄子弘凡单方面挑衅,黄子弘凡又说不过高杨,一直吃瘪一直斗。

在客厅里横七竖八睡得美滋滋的三人突然被一阵紧凑的门铃声吵醒,在压在底下当枕头的郑云龙拍了拍压在他肚腩上的阿云嘎,脚又在虚空中踢了踢

“蔡程昱,去开门,麻溜点”

阿云嘎只听见了蔡程昱这三个字,然后拍了拍压在自己大腿上的人。

“蔡蔡”

蔡程昱被一连串的叫醒之后是真的醒了,听到门铃声又蹭蹭蹭的跑去开门,连鞋都来不及穿。

“谁呀”

蔡程昱一边说着一边开门,看到人是黄子弘凡之后就要把门关上

黄子弘凡一个激灵把手上拿着的东西卡在门缝里

“诶诶诶,蔡老板,别关。您是我老板成吗”

“嘿嘿,成”

外出购物三人组回到家之后,李向哲找了李琦一起到厨房给肉调料,高杨去了录音室练歌。黄子弘凡合着蔡程昱把睡在客厅的阿云龙分别扛回了自个房间之后,找了自个组合里的方书剑练接下来演出要唱的歌,至于其他两人,过两天才到。

下午3:35分

众人各自忙活各自的事,直到有一阵急凑的门铃声响彻整个房子。

在阳台上练歌的半个1975一起跑去开了门。

“呦,天哥来了,来来来,方方,学一个天哥跳舞给天哥看看”黄子弘凡上前就是一个拥抱

“黄子弘凡我看你就应该去天边外待着”翟李朔天抱着黄子弘凡回他

“天哥你这拿的什么呀?”方书剑问

“水果,给你们带了点水果”

“唉,天哥,咱都是兄弟,来了就来了,还带水果干啥呢,这多见外啊,人来了就行了是吧”

黄子弘凡说着话还不忘把水果接到自己手上

“那行了天哥,水果到了就行了。你走吧”

黄子弘凡说着,然后使了个眼神给方书剑,让方书剑关门,方书剑还真的关上了

“欸黄子弘凡,我看你是真的皮痒了哦”

门没关紧,翟李朔天的声音通过门缝传了进来

“哈哈哈哈哈哈哈,这不开个玩笑嘛”黄子弘凡魔性的笑声穿透了整个房子

从录音室出来接水喝的余笛,听到门口这么热闹,就去凑了个热闹,一看

“哎呦,朔天来了”

“欸,余老师,好久不见,好久不见”

两人说着说着就抱到了一块,然后余笛领着翟李朔天就往录音室去。

下午5:37分

李琦不知道从哪走出来了,走到客厅就看见练完歌在打游戏的半个1975。

“欸你俩,帮忙把烤架拿到外面庭院去,然后准备准备咱就开始烧了啊”

“这凯哥跟马佳咋还没来呢”

李琦看了眼墙上的钟,然后转身回他的小天地——厨房

“叮咚~叮咚~”

“谁呐~”

“我,马佳,开门黄了吧唧”

“地毯下有钥匙,自个开”

“黄子,往这走,过来我这,诶诶诶——”

马佳跟王凯进来的时候就看见这两人毫无形象的躺地上打游戏

方书剑抬了抬头,看向来人,打了招呼

“凯哥,佳哥”

李琦听到声后,也从厨房跑了出来,还带着阿龙川菜馆的围裙

“你俩终于来啦”

“欸琦琦~”

王凯应着李琦,迎上去抱了抱,李琦抱完王凯,又跟马佳抱了抱

“你们自己上楼上挑房间啊,随便挑。顶层那小阁楼是录音室。笛哥老简他俩应该还在,高杨也在”

打完一盘游戏的黄子弘凡和方书剑跑到王凯和马佳身边。

“凯哥”

黄子弘凡和王凯打了个招呼

“哎呦,佳哥,您老又帅了”

“你也不差”

马佳挑了挑眉说

“凯哥,佳哥,咱上去放行李吧。我帮你们拿点行李”

方书剑看了看两人带来的行李

“嗨,不用,咱大老爷们的,这么点行李,能拿”

大老爷们王凯说

“Sole sono le parole”

“Ma se vanno scritte tutuo può cambiare”

“Senza più ti——”

“练歌呢蔡蔡”

“?佳....佳哥?”

“你什么时候来的啊?”

“刚来,唱Grande Amore呢。来咱俩一起来”

“好,嘿嘿”

“欸,这有镜头,冲这唱。来蔡程昱,打个招呼”

“大家好,我是男高音蔡程昱”

“把你那招牌动作做下”

蔡程昱十分听话的把手举过头顶

“大家一起来~”

“欸好,到我了。大好我男高音马佳”

马佳不知道什么时候把挂墙上的摄像头给拆了下来,自己充当摄影师。

“好,接下来给大伙表演一个炸李琦的家,啊不是,给大伙唱个歌啊”

马佳在说着,蔡程昱在一旁看着,露出了经典傻笑。

“Dimmi perché quando penso penso solo e te ”

“Dimmi perché quando vedo vedo solo te ”

“Dimmi perché quando credo credo solo in te”

“Grande Amore~”

合唱的部分,两人相对着唱,蔡程昱不知道为什么用左手指了指马佳,马佳用右手又比划了两下。

如果没有歌曲的声音,这个场面十分像两人在吵架

楼下客厅坐着刚忙完的李琦,黄子弘凡和方书剑也还在,王凯拿着电脑在剪vlog。

李琦瞧了瞧王凯这熟练度

“凯哥,跟你商量个事呗”

“啊?咋了?你说”

“我看你这vlog剪的不错,咱这节目也是我和向哲负责剪,要不你来帮帮忙呗”

“行啊”

“Amore~”

“呦,这声音,佳佳又给唱上啦”

“还找的‘原配’唱呢,这力度是打算把我家给炸了是吧”

“方方,你饿不饿”

“有点,什么时候开始烧烤啊?”

“要不,咱问问?”

“琦哥,凯哥,咱饿了啥时候开饭呐?”

“哎呦,咱小宝贝饿啦?李琦,要不把人叫下来,咱就开始烧吧。你看现在也6点多了”

“行,黄子弘凡,方书剑你俩上去叫人”

“走走走,方方你去叫龙哥嘎子哥,我上去录音室叫其他人”

“走啥,不是有手机吗。干嘛还跑来跑去的”

“对吼,方方你怎么那么聪明”

方书剑无语扶额

“深深说的对,36个没有一个聪明的”

下期预告:

声入人心男团关系破裂?

“龚子棋,碳呢?你不拿碳怎么烧?用空气吗?”

“方书剑去拿了”

“欸好吃,翟李朔天你眼光不错”

“马佳!盆里那么多,干嘛抢我的”

“你那块看起来好吃嘛”

“我嘎子呢?我放着那么大一个嘎子呢?”

“我在你后面呢~大龙”

“咱来玩真心话大冒险吧”

“行啊黄子弘凡,你别给我耍赖就行”

“龙哥龙哥,您请高抬贵手”

————————————————

*人有点多,这期镜头少下期肯定会多

*平平淡淡才是真

*佳哥打招呼正确打开方式:大家好我是男高音马佳

*对,佳哥和蔡蔡那段是5.3音乐节的动作

*我真的废话好多一女的

*下期有缘更新~

小剧场:

王晰:黄子弘凡我觉得你在内涵我

高杨:阿黄,你内涵我晰爸?

黄子弘凡:没没没,我怎么可能内涵晰哥呢,我敬重晰哥都来不及呢

李向哲:那你是在内涵我吗?

黄子弘凡:不我没有我不是别瞎说(呜呜呜,做人怎么那么难?)

梅溪湖专属建筑师
之前的文怕是更不了了🙃 开个...

之前的文怕是更不了了🙃

开个新坑叭,日常风,偏沙雕

梗呢大多数都是根据他们微博互动的梗+我遇到的沙雕事

最近遇到了不好的事希望我的沙雕风格能给大家带来一点快乐叭!

梗都是那些梗(超害怕撞梗的现在)

——来自一个瑟瑟发抖的透明小写手

之前的文怕是更不了了🙃

开个新坑叭,日常风,偏沙雕

梗呢大多数都是根据他们微博互动的梗+我遇到的沙雕事

最近遇到了不好的事希望我的沙雕风格能给大家带来一点快乐叭!

梗都是那些梗(超害怕撞梗的现在)

——来自一个瑟瑟发抖的透明小写手

姜糖水
梅溪湖男团阵营九宫格2.0!差...

梅溪湖男团阵营九宫格2.0!
差点忘记发了嘿嘿_(:D)∠)_
玩梗真的好快乐!

梅溪湖男团阵营九宫格2.0!
差点忘记发了嘿嘿_(:D)∠)_
玩梗真的好快乐!

爱语

有感

早上起来补了他们昨晚的两首歌。想起几天前朋友问我,其实我喜欢梅溪湖男团什么。看到他们西装比挺站在台上,其实,我们喜欢的不就是他们宽厚肩膀下男人本该有的气质吗?太多年我们看的千篇一律的选秀脸孔,仿佛一个化妆师手下出来的脸,没有功底和层次的所谓唱歌,奶到觉得娘的动作,我渴望这种男性魅力出现在舞台太久

早上起来补了他们昨晚的两首歌。想起几天前朋友问我,其实我喜欢梅溪湖男团什么。看到他们西装比挺站在台上,其实,我们喜欢的不就是他们宽厚肩膀下男人本该有的气质吗?太多年我们看的千篇一律的选秀脸孔,仿佛一个化妆师手下出来的脸,没有功底和层次的所谓唱歌,奶到觉得娘的动作,我渴望这种男性魅力出现在舞台太久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