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梅特墨菲斯

60901浏览    518参与
替秋

[梅特白]威胁

*吸血鬼paro+1

  吸血鬼梅特x血猎爱德文

*@白鹤芋 这位小朋友的点梗

  不会开车还是不会(摆烂)


  “天黑走路小心遇到鬼。”

  最近这句话似乎很流行,爱德文只是走在街上,已经听见了不下三次。不过并不是寻常意义上的鬼,而是在指“恶德”中的吸血鬼——本来只是偶尔会出现吸血鬼伤人的情况,最近发生得异常频繁。

  亦有小道消息称“恶德”打算和血猎开战。

  风毫不吝啬它的张狂,携着雪洋洋洒洒地飘到人间。...


*吸血鬼paro+1

  吸血鬼梅特x血猎爱德文

*@白鹤芋 这位小朋友的点梗

  不会开车还是不会(摆烂)






  “天黑走路小心遇到鬼。”

  最近这句话似乎很流行,爱德文只是走在街上,已经听见了不下三次。不过并不是寻常意义上的鬼,而是在指“恶德”中的吸血鬼——本来只是偶尔会出现吸血鬼伤人的情况,最近发生得异常频繁。

  亦有小道消息称“恶德”打算和血猎开战。

  风毫不吝啬它的张狂,携着雪洋洋洒洒地飘到人间。

  “下雪了。”爱德文伸出手将长袍拢了拢,不经意间雪与指尖相拥,他的每一寸肌肤依旧温暖,只是雪落下还未成型,就已融入暖意中化为一滴水未来得及停留便匆匆离去。

  爱德文感到些许不安,身为血猎的直觉警告他要万分小心——不只是对吸血鬼。而这让他感到痛苦。

  “如果某天有人想要引你去什么地方,我私以为不需什么陷阱,甚至一两句就能骗你过去。”

  他忽地想起好友曾这样说过,那双雾蒙薄绿的眼睛不乏担忧。

  爱德文无奈地笑了,毕竟当时他还是信誓旦旦地保证不会。“还是小心一点吧。”他想。

  但是现在,爱德文被一位姑娘拦下。

  看着对方泛红的眼眶,爱德文直觉不对劲,“怎么了?是遇上……”他的话并没有来得及说完,少女就抱头痛哭,失声乞求道:“先生,请您救救她。”

  “救谁?”方才的告诫隐约地闪过就被自己抛到九霄云外。

  “我的朋友!她被……被人抓走了。”少女磕磕绊绊地解释,在说完的一瞬间好像如释重负,又好像背上了更沉重的包袱,怯懦地埋下头。

  这样拙劣的表演爱德文怎么会看不出?

  但他又怎么能不管?

  爱德文后退半步,少女困惑地看着他——只见爱德文微微弯腰,右手触及左肩血猎的胸针,向她致意,“定不负信任。”

  “对不起……”泣不成声的她不敢受那份承诺,近乎崩溃地喃喃自语道:“可是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我是不是添麻烦了?”

  “不会。”爱德文摇摇头,拂去她肩上的雪,解下长袍帮她披上,权当给她挡雪。

  还是带着像会转眼即逝的笑:“如果可以的话,现在就出发吧。如果是很重要的朋友的话,是无论如何也不能失去的,你是这样想的吗?”

  少女错愕地抬头。

  “如果有地址的话直接给我就好。”爱德文抚上腰间的两把银刀——那是专门为对抗吸血鬼而打造的武器。

  “其实他什么都知道”这样的念头冒出,但那双紫琉璃一般眼睛里并无责怪的意味,但眼里的情感已经无法再描述。

  少女犹豫着,半晌之后还是摊开了手,一张纸条软绵绵地躺在手心,“有的。他们也只给了我这个。”

  “多谢。你早些回去吧,注意安全。”

  温和的声音好像就在耳边,但晃眼间,爱德文已经错开身形,走在了前面,手里正拿着那张纸条。

  少女愣愣地看着他赶往纸条上的地址,莫名地感到不协调——爱德文甚至连让她去找其他血猎这样的话都没有说。.

  “还是说,您知道哪怕说了我也不会去呢?”

  她不知道。

  她也不知道自己现在奔跑着去通知其他的血猎是否还有意义。但总比什么都不做要好。

  



  爱德文瞄了一眼纸条,甚至当时只看字迹就认出了是谁写的。那上面写着一个他十分熟悉的地址,也是他曾经潜伏过的地方。

  离“恶德”的根据地很近,如果他没有记错,深林处有一座看上去废弃的实验室。

  爱德文想了想,很快对上了人:“现在的话,那里应该是梅特墨菲斯在使用吧。”

  梅特墨菲斯,精通药剂试验的吸血鬼。

  这是对他仅有的评价。

  爱德文走在一片深林里,枯枝落叶堆了厚厚的一层,粗壮的树根相互缠绕的底部隐约看得到污浊的折骨,空气弥漫着瘴气。

  金乌西坠,整片森林奢求不到一丝光芒。爱德文意识到自己已经走了很深了,这样的氛围迫使他几乎是屏住呼吸,紧握银刀的手紧了三分。

  “哎呀呀,怎么就一个人就跑过来了?”说话的人正坐在斜出的枝柙上,似乎一点儿也不担心摔下去,双腿还一下没一下地晃着。他身边坐着一位少女,像是困了正搭着他的肩睡觉。

  爱德文后退直到后背抵上一棵树,手一横银刀便挡至身前。对方带着戏谑的笑,一双手被藏到宽大又过长的衣袖,唯一显露的恶意是那双玫红色的眼睛透露出的克制的虐杀意思。

  “你好啊,先生。”对方勾起嘴角,看上去在礼貌地问好,语气里却充满了如同恶劣的玩笑般的、不加掩饰的狎弄。

  爱德文皱眉,那一句话让他感到极度的不适,像一条毒蛇吐着蛇信子沿着身躯爬上后颈,冷意刺过肌肤深深刻入骨髓。

  先确认他是谁。

  “梅特墨菲斯,是吗?”

  对方看上去并不意外,依旧顶着那副笑脸,“如你所见。”

  那种不适感在加重。梅特墨菲斯的行为处事方式完全脱离了爱德文对吸血鬼的印象,但他的每一步都在对方的意料之内,再加上现在的情况,他才是被拿捏的那个人。

  爱德文清楚,这次他没有任何的计划和应对方案,他现在只能走一步看一步,哪怕真的会到鱼死网破,至少要保证那位姑娘的安全。

  定下心后,爱德文冷静下来问道:“所以你这样费尽心思地把我引过来,为什么?”

  “就当我好奇吧。”梅特墨菲斯答到。

  “不过我可不是费尽心思哦。我甚至并没有威胁那位小姑娘,‘做什么都可以’这种事可是她提出来的呢。”

  梅特墨菲斯沉默一时,似乎期待着爱德文的反应。不过他有些失望,因为爱德文只是在等梅特墨菲斯把话说清,连刚才的皱眉和一抹忧心都消失了。

  梅特墨菲斯困倦地打了一个哈欠,“真是没意思。可我……喜欢有意思的事啊。”话音刚落,梅特墨菲斯伸手揽上身旁少女的肩,看上去多有可惜的样子。

  爱德文心弦猛然绷紧,几步之间俨然退出了可以保护后身的安全区,银刀不知觉间脱手而出,直向着梅特墨菲斯。

  他居高临下地看着迅速靠近的爱德文,从衣袖里抽出一把手术刀,抬手借刀弹开了爱德文的银刀,然后一句话不说地轻轻一推,少女从树上翩然坠落。

  爱德文已经来不及有任何的思考,身体已经先一步伸出手接住了少女——太轻了!爱德文心道不对,但早已来不及,梅特墨菲斯的刀不知何时缠绕上他的颈脖,刀刃划过脆弱的脖颈遗留下一道血痕。他将力度控制得刚刚好,少一分没有达到威胁的目的,多一分丝毫没有意义。也不知道是不是手熟的缘故。

  “别动哦,血猎先生。”

  爱德文实际上也根本腾不出手。很被动。不过还不至于就这样丧失理智,于是问道:“这是什么?”

  “哎呀哎呀,”梅特墨菲斯右手拿着手术刀,左手自然而然地沿着爱德文的后颈摸索到喉结,爱德文下意识挣扎了一下,随即脖颈右侧传来刺痛,梅特墨菲斯不让他动是认真的。而且,爱德文有种说不上来的感觉,他无法确定刀上是否涂抹了药剂。

  “怎么还问上了?告诉你也没关系,那是我的人偶。那也麻烦一下血猎先生……帮我把它放下来吧。”

  一步一步地,梅特墨菲斯的刀稳着丝毫未动。

  爱德文将“少女”倚靠在树上,但正如梅特墨菲斯所说,那的确只是一个人偶,无法支撑自己的人偶,最终滑落到地上。那种像被遗弃的样子,“你是不被需要的”,爱德文看着扎眼。

  “怎么了,血猎先生?”梅特墨菲斯又在笑,爱德文几乎可以想象他扬起眉梢笑的模样,但绝对不会是善意的。“如果是担心人质的话,我已经把人放走啦~”

  “什么……?”

  “别这么惊讶嘛——毕竟我在合作这方面还是很值得信任的。”梅特墨菲斯像在调侃,爱德文却听出来一点弦外之音,心想梅特墨菲斯估计就是为此了:“你想找我合作什么?”

  “让我做一个试验。”难得的,梅特墨菲斯终于收敛了笑意,认真且倒也直接地把目的提了出来。但很快,他又恢复了那样乐呵呵的样子,“毕竟因为自愿与否对这个试验很重要。”

  爱德文深觉自己需要冷静,实在不明白现在已经被人拿刀抵住,然后被问是不是自愿这种事情是这么发生的。

  “我拒绝。”几近生硬的语气。

  “好啊。”梅特墨菲斯也不诧异,松开了手。爱德文脖颈上的伤口已经有些愈合,仅仅在刀拿开的瞬间有些疼痛,并且忽地觉得一昏。

  不知何故,爱德文觉得梅特墨菲斯的话依旧没有说完。

  果然。

  “那我去找其他人就好啦,反正总会有人答应的吧?比如……你的那两位朋友?”

  “梅特墨菲斯!”

  爱德文抽出剩下的一把银刀,反手划过一道银光,直逼梅特墨菲斯的心脏。梅特墨菲斯微微后退,躲开了爱德文的刀刃,玫色的眼睛微眯,“怎么这么不讲道理呢,你不答应我确实只能找其他人啊。”

  “怎么样,要不要再考虑一下?答应的话就把刀收回去吧。”

  赤裸裸的威胁。

  爱德文左手拿着的刀正不住地颤抖,唇也抿成了一条直线。然后将手放下,银刀收回了腰间。梅特墨菲斯也把手术刀搽干净收了回去,看上去很满意。

  “说实话,血猎先生,你这样的选择并不讨厌。但也只是不讨厌而已。”

  但爱德文很烦躁,“你不动手就让我走。”

  “哎,可是我要是咬了你会怎么样啊?”梅特墨菲斯冷不丁地问一句,爱德文甚至还没能从昏沉中反应过来,尖牙就已经刺入了左侧接近锁骨的位置,梅特墨菲斯大概是没事找事,刻意地放慢了速度,爱德文可以清晰地感受血在一滴一滴的流失。

  “停下……”爱德文的意识渐渐模糊,梅特墨菲斯却像是上了瘾丝毫没有停下的意思——任何人在被吸血鬼咬住的瞬间都不存在“反抗”一说。

  只是爱德文不知道的是,一朵紫研花不知不觉间在锁骨间勾勒而成。

  

  

  

  TBC

玖玫🍁
为了拯救濒临失去存在感的恶德花...

为了拯救濒临失去存在感的恶德花园,唯一还在干活的三个人选择……!

梅里美:谢谢,被迫营业

为了拯救濒临失去存在感的恶德花园,唯一还在干活的三个人选择……!

梅里美:谢谢,被迫营业

小花仙

【梅特墨菲斯】

「幽默、腹黑的梅特墨菲斯以科学家的身份入驻拉贝尔大陆,实则是黑暗势力的一员,他策划绑架了花神之灵,见证了新花神的诞生。」


【梅特墨菲斯】

「幽默、腹黑的梅特墨菲斯以科学家的身份入驻拉贝尔大陆,实则是黑暗势力的一员,他策划绑架了花神之灵,见证了新花神的诞生。」


Molly海羽梦
来自妈咪@老唯脑袋空空 的梅!...

来自妈咪@老唯脑袋空空 的梅!!太可爱了太可爱了太可爱了——

来自妈咪@老唯脑袋空空 的梅!!太可爱了太可爱了太可爱了——

五八一十三
人在学校机房上网课摸鱼 马上成...

人在学校机房上网课摸鱼 马上成为鼠绘选手了,,

人在学校机房上网课摸鱼 马上成为鼠绘选手了,,

五八一十三

上课摸点 感觉赛露已婚

•指开小号重走一边剧情

上课摸点 感觉赛露已婚

•指开小号重走一边剧情

🤔❓

你好我是饿死鬼请给我梅安饭。。。

你好我是饿死鬼请给我梅安饭。。。

紫雨奈

小花仙版日常语录2/2

三天后....梅里美因为连续三天喝碳酸饮料上火,头疼了,睡了一天。

至于....梅特墨菲斯也一样上火了🔥

小花仙版日常语录2/2

三天后....梅里美因为连续三天喝碳酸饮料上火,头疼了,睡了一天。

至于....梅特墨菲斯也一样上火了🔥

404面包花

呜⋯呜呜⋯卡了整整一年上不来老福特

连发两篇不过分吧(呃)

都有点旧的图了,一年咋就过那么快呢


其他图也分流放好了

我西皮放的差不多了(好少

之前都偷偷挂等不来就默默嗑粮

我还是爱着梅安哒!!

混入一只面包花花精灵王(咳

呜⋯呜呜⋯卡了整整一年上不来老福特

连发两篇不过分吧(呃)

都有点旧的图了,一年咋就过那么快呢


其他图也分流放好了

我西皮放的差不多了(好少

之前都偷偷挂等不来就默默嗑粮

我还是爱着梅安哒!!

混入一只面包花花精灵王(咳

404面包花

端午安康~少少上来还是迟惹QWQ

不知道怎么登老福特了感觉有点危,随时会与世断绝的fu

听说恶德势力的仁很爱在节庆的时候跑到拉贝尔来蹭饭⋯于是!香料之神来也!(!?


有种蹭完饭再蹭一下床位,我坐窗户特等席看(大

端午安康~少少上来还是迟惹QWQ

不知道怎么登老福特了感觉有点危,随时会与世断绝的fu

听说恶德势力的仁很爱在节庆的时候跑到拉贝尔来蹭饭⋯于是!香料之神来也!(!?


有种蹭完饭再蹭一下床位,我坐窗户特等席看(大

爱吃粤菜的湘菜

故事

 cp:梅安   微:爱薇  雅吃


@沐-可回收垃圾实锤 对不起!!!


    ╯▂╰人设崩塌

      一个名字叫梅特墨菲斯的人,大家都觉得他很奇怪。

      他写一本很奇怪的书,用着一个很奇怪的名字,说着一些奇怪的话,死在一个奇怪的地方。

      他写了一本书,名字叫《古灵...

 cp:梅安   微:爱薇  雅吃



@沐-可回收垃圾实锤 对不起!!!


    ╯▂╰人设崩塌

      一个名字叫梅特墨菲斯的人,大家都觉得他很奇怪。

      他写一本很奇怪的书,用着一个很奇怪的名字,说着一些奇怪的话,死在一个奇怪的地方。

      他写了一本书,名字叫《古灵游记》,因为离谱的设定获得了大量的人气,因为书中人物的情感过于丰富,引来了二创,其中白安这对cp人气最高,可以说,这本书是靠同人火起来的。

       但是梅特墨菲斯并不喜欢这样,他曾说过:“我不希望人们,是因为喜欢这两个人才喜欢这本书。我不希望你们为了这两个人,就忽视了其他人的情感与故事。这样对于我来说,还是对于原来的作者说都是不认同的。那样的话我宁可你们从未看过这本书。因为这本书是为我而写的,而我不在乎热度与金钱!”

        没有人知道原作者是谁,就如同没有人知道梅特墨菲斯的去向一样。

        直到梅特墨菲斯发出最后一章的三个月后,才发现因自杀而死在家中。

        





        梅特墨菲斯有个喜欢的人安德鲁,虽然他们两个高中就认识,但到大学时,梅特墨菲斯才当安德鲁的男朋友。

        那时候,他们俩与黛薇薇,爱德文被称为“四人帮"整天卷的不行,深受各级同学的怨恨。

       大学的生活并不轻松,但也有足够的时间让他们留下存在过的印记,

黛薇薇决定拉着他们写小说。

       对此,除了梅特墨菲斯,其他人都同意了。为表达对梅特墨菲斯的爱,黛薇薇这本书要先祭一个人,这个幸运儿就是他了,磨刀霍霍向猪羊梅特。

        黛薇薇:“这本书呢,梅特你必须死。”谁让你拐走安安的。

        梅特墨菲斯只能可怜巴巴的望向安德鲁,“我不要,我要和安安在一起谁都阻止我!”

        但安德鲁并没有理会他,只转过头表示同意黛薇薇的想法,同样,爱豆也没有什么意见。

        梅特很难过,但梅特要勇敢不哭,不就是死吗?为了安安,为了幸福美好的生活,什么都可以!

        黛薇薇满意的拿出了一个本子,向他们说着剧情。

        梅特死了,安德鲁去寻找复活他的方法,在每一次黛薇薇和爱德文遇到危险的时候,都会出现帮助他们,但每一次都会离开,在黛薇薇与爱德文游历大陆后,在最初的地方与复活的梅特墨菲斯和安德鲁相遇,古灵四人组的重逢为整本书画下一个圆满的句号。

        可惜了,书还为完成就遇到了事故,先是黛薇薇和爱德文出国时遇到战争而离世,再是安德鲁病重,手术失败,一切都太快,快的梅特还未反应过来,就站在了安德鲁的遗体前。

        在故事中最先离开的人,在现实中送走了所有人。

        再往后的三个月里,梅特是迷茫的,麻木的,行尸走肉的生活着。不要人知道失去挚友与爱人的人是多么重的打击。

        最终,他走了出来,选择把那本书写完,在无数次的删减中,他将梅特墨菲斯这个人物用“我”来替,最后连“我”也消失不见了。

        因为他知道,没有了安德鲁,他就不再是他了。

        再发完最后一章后,他选择了离开这个世界,在离开的那一瞬间,他好像又看见安德鲁的笑着向他招手,在阳光下,古灵三人组的身影闪闪发光。

        








        

       

        雅辛托斯发现自己有了个新技能,他可以看到一个充满感情的物品的过去。

        他在自己新搬的房子中,找到了一本图册,图册上面写着《古灵游记》四个字。里面有着许多的画,每一张后面都写着“安德鲁”,他看到了,看到一个青年不停的和另一个哥哥画着一张图。

        “安安,你什么时候才会好起来呢?”青年说。

        “会好的,我们都会好的。”安德鲁没有停下画笔。

        画上有着五个人,穿黑衣的人在打安德鲁,青年在保护着他,他们的朋友冲了过来,但来不及了。

        青年:“安安,你说这个黑衣人到底是谁?”

        安德鲁没有回答,没过多久青年就扶着他上床了。

        之后便什么也没有了。



        雅辛托斯在这本画册的最后一面,找到了一行字。

        “我已经完成了我们的愿望,是时候离开,我们终于要再见了……”

        再次见到友人,还是不再见到世界,对于写下这段话的人来说,都是最好的吧?”

        雅辛托斯暗暗下决定,他想开一家店和小吃货一起。

        “小吃货,我想开一家店和你一起好吗?”

        “当然可以了,雅辛。”小吃货笑着答道。

        终有一天他们会相遇,这不是一个真实的世界,什么都可能会发生,比如,神明,他们有无限的时间来倾听故事,完成这项,来自过去的委托。




       不远处的街道,黑衣人看着他们,这一次他又没有救下梅特。




        不久后…

        雅辛托斯:“你要来我们店吗?本店招聘店员,无论你是会刷碗,收银,端盘,做饭,还是什么都不会,只要长相端正,无家可归,在外找人,本店一月3000,包吃包住,每月四天假,值得你的信赖!”

        黑衣人取下帽子,在合约书上签下自己的名字:安德鲁。

        “我们合作愉快。”(。・ω・。)o




我对不起沐老师(╥ω╥`)  

我真的很懒

下次不会了


这大概是一个小系列





紫雨奈

小花仙发日常语录。1/2

真实事件改编。

今天先发到一半,看看之后还会不会画下一半😅

梅里美=我

梅特墨菲斯=我弟

小花仙发日常语录。1/2

真实事件改编。

今天先发到一半,看看之后还会不会画下一半😅

梅里美=我

梅特墨菲斯=我弟

祁諾
都来给我嗑梅白啊喂 入坑图 这...

都来给我嗑梅白啊喂

入坑图 这很难没有故事

都来给我嗑梅白啊喂

入坑图 这很难没有故事

🤔❓

杂七杂八图的堆 ̄  ̄)σ大部分cp图只有一张我很喜欢的花精灵王小齐捏,有空摸摸其它喜欢的花精灵王

杂七杂八图的堆 ̄  ̄)σ大部分cp图只有一张我很喜欢的花精灵王小齐捏,有空摸摸其它喜欢的花精灵王

WOF_STEPS_UP
原表格来自xmhh 谢谢画得很...

原表格来自xmhh

谢谢画得很爽

唉有没有同好群愿意收留我啊😿

原表格来自xmhh

谢谢画得很爽

唉有没有同好群愿意收留我啊😿

哈里斯

妒忌之情仍旧在固执的在心口抽枝冒芽,从中长出的荆棘死死缠绕着不愿给提供养分的炙热跳动的分寸,仿佛毫不畏惧失去养分或是被燃尽的恐怖可能。

那个人凭什么去拥抱他,凭什么可以是他的挚爱,凭什么有人做梦都希望他们能够在一起?是我踏遍山海也要找到他,是我与他命运纠缠本是一体紧密不可分,是我甘愿替他狼狈吞食由他所种所结下的恶果。

我是如此的怜爱你疼惜你,我为你的所作所为你怎么可以一无所知呢?你怎么可以什么都不记得,你怎么可以为了那种无关紧要的人而如此对待我。你为何要为他而提心吊胆,为何要为他不顾自己的安危?

我看到你的愤怒,看到你的眼泪,看到你的爱与恨。你是否也可以看到我的妒忌,我的悲伤,我的爱与恨...

妒忌之情仍旧在固执的在心口抽枝冒芽,从中长出的荆棘死死缠绕着不愿给提供养分的炙热跳动的分寸,仿佛毫不畏惧失去养分或是被燃尽的恐怖可能。

那个人凭什么去拥抱他,凭什么可以是他的挚爱,凭什么有人做梦都希望他们能够在一起?是我踏遍山海也要找到他,是我与他命运纠缠本是一体紧密不可分,是我甘愿替他狼狈吞食由他所种所结下的恶果。

我是如此的怜爱你疼惜你,我为你的所作所为你怎么可以一无所知呢?你怎么可以什么都不记得,你怎么可以为了那种无关紧要的人而如此对待我。你为何要为他而提心吊胆,为何要为他不顾自己的安危?

我看到你的愤怒,看到你的眼泪,看到你的爱与恨。你是否也可以看到我的妒忌,我的悲伤,我的爱与恨?

快回到我身边吧,无论是光明还是黑暗,我们都该同行永不分离。

因为不在我身边的你,是绝无可能拥有那无忧虑的幸福的。只有你在我身旁之时,我才能彻底的保护好你,彻底的把你藏起来。

生而为恶并非我们的不幸,因我妄想走向光明而失去了同行的资格,才是不幸的开始。只要你和我,只有你和我在一起的时候,那才会是我们存在于此世上时唯一的幸。

所以说,盛开在我心头吧,盛着眼泪的纯黑花儿。让我们回到最开始的时候,开成那记忆里的模样吧。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