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梅石楠

699浏览    7参与
宫斗十级观众
用靖王的视角打开琅琊榜亲戚关系,梅石楠是谁?我不认识
用靖王的视角打开琅琊榜亲戚关系,梅石楠是谁?我不认识
浅

皇权·壁上观

“无论后世我们传闻如何不堪”

一个少年将军,一个济世医女。

后世再也无人知晓在外游历的林燮和济世救人的静怡之间刻骨的爱恋,人人都只道林燮不喜这位医女,江湖中林燮和静怡的笑声和誓言早已飘散在风中……

此生无缘,来世再约

回头万里,故人长绝


静怡

如果没有我,小梨也许早就活不下去了,正如同,如果没有小梨,我也早就已经死了。

三年前他主持的那场杀戮,湮尽我们之间的情感;三年后我便以此,斩断我们之间的一切。

我以三年的遗忘来苟活,而他以三年的遗忘抹杀从前的一切。

一个人朝着帝王的权位渐行渐近,他将摒弃许多许多热忱的情感。

记忆中有明灭的光,闪烁着,像是从浓雾深处渐渐散开露出一片...

“无论后世我们传闻如何不堪”

一个少年将军,一个济世医女。

后世再也无人知晓在外游历的林燮和济世救人的静怡之间刻骨的爱恋,人人都只道林燮不喜这位医女,江湖中林燮和静怡的笑声和誓言早已飘散在风中……

此生无缘,来世再约

回头万里,故人长绝


静怡

如果没有我,小梨也许早就活不下去了,正如同,如果没有小梨,我也早就已经死了。

三年前他主持的那场杀戮,湮尽我们之间的情感;三年后我便以此,斩断我们之间的一切。

我以三年的遗忘来苟活,而他以三年的遗忘抹杀从前的一切。

一个人朝着帝王的权位渐行渐近,他将摒弃许多许多热忱的情感。

记忆中有明灭的光,闪烁着,像是从浓雾深处渐渐散开露出一片虚幻的海市蜃楼,我忽然睁开模糊的眼睛,一切渐渐清晰。

是你,你拆散了我们,你拆散了我和林大哥,我唯一爱过的人。

在这世间,遗忘或许永远比记得更幸福。

我似乎看到林大哥,他正策马朝我奔来,我知道他并没有死,只是去给我捉了一百只萤火虫。


林燮

我告诉她我是中原贩茶的梅石楠,她唤我作"梅大哥"。我听到很是哭笑不得了一阵,后来竟也习惯了。

现在,我要她给我系上她的腰带,这样她就永远也不会离开我了。

但我不能倒下去,林家的子弟,哪能被戒尺打两下就昏厥,要知道我的父亲是大将军,我将来,也要跟他上阵杀敌的。可是今天的太阳不知道为什么,格外毒辣似的,我全身都在冒出豆大的汗,我觉得阳光就像鞭子一样,一道一道抽在我身上,让我难以支撑。

这秋夜里漫天萤火和她闪着光亮的眼眸,我永生永世都难忘记。

往后,我要与她琴瑟和鸣,相爱相亲。

其月汤汤,离我故乡,月圆又缺,故乡不见。其星熠熠,离我故土,星河灿烂,故土难返。其风和和,吹我故壤,其日丽丽,照我故园。知兮知兮葬我何山,知兮知兮葬我何方……

原来那只狐狸始终没等到他要等的姑娘。


谢玉

九幽台上鲜血未凝,谢元府中白骨未腐。

踏过美林关发兵长安城,我要让魏帝的血祭我谢家亡灵。

阿静,你说我变了,其实我从未改变只是你从来都不知道我真正想要的是什么,而如今我却要以这样的方式将我的信仰我的抱负一一的告诉你了。

哪怕山河崩塌血溅成灰也要报此报仇。

我此生可以放弃任何人,唯独阿静。

这里已经不是我们的家了,弱者也没有生存的资格,我要成为强者所有挡在我面前的东西都会被我产除,包括我的良心和软弱。

我想把最好的一切都给她。

我的阿静,是我谢玉独一无二的一生挚爱。

命运对我,竟是从未仁慈。

任何人都可以离开我,你不可以!任何人都可以背叛我,你不可以!阿静,我只有你!

阿静,谢谢你陪我在地狱里面待了那么久,我日后将用一生的时间来报答你。





紫式薇子

不在梅边在柳边(突然想到静姨,想说点什么)

  当《穿越时空的思念》这首歌响起时,我第一个想到了静姨,想到在那深深宫墙内,幽幽芷萝下,有一素衣女子,痴痴地望着那一棵楠树。


    《琅琊榜》中的女性少,静姨算是着墨较多的那一个,可是全剧从头到尾,未曾交代她的姓名,至于她的过往,读者知道的,也就是曾经是个医女,跟着师父到处游医,被恶人所欺,被化名梅石楠的林帅所救,带回了林府,认他做义妹。 


   于是我便脑补出一出英雄救美的大戏,但静姨并不是那个女主角。她自知自己攀不上林府,所以她从不去想那些明明不可...

  当《穿越时空的思念》这首歌响起时,我第一个想到了静姨,想到在那深深宫墙内,幽幽芷萝下,有一素衣女子,痴痴地望着那一棵楠树。


 

    《琅琊榜》中的女性少,静姨算是着墨较多的那一个,可是全剧从头到尾,未曾交代她的姓名,至于她的过往,读者知道的,也就是曾经是个医女,跟着师父到处游医,被恶人所欺,被化名梅石楠的林帅所救,带回了林府,认他做义妹。 


 

   于是我便脑补出一出英雄救美的大戏,但静姨并不是那个女主角。她自知自己攀不上林府,所以她从不去想那些明明不可能的事。所以当宸妃在宫中需要人照顾时,她进宫去照顾她,从此,她与梅石楠,便隔了无数道宫墙。


 

    她一直盼他平安喜乐,不作他想。


 

   直到开文十七年的那场大火。梅石楠死在如同地狱般的梅岭。

   我记得有位大神说过“那个爱说爱笑的萧景琰死在了十九岁”那个被梅石楠救下的医女,也死在了那个冬天。我想,若不是为了儿子,她定不会苟活于世吧。


 

  当十二年后,当景琰对她说他要去参加夺嫡,为他们洗血冤屈时,她看向那株庭院里的楠树


 

   “那你就去做吧。”


 

   此后的种种惊心动魄,刀光血影她都过来了,独独看见那人的儿子时,她泣不成声,多年的委屈一下子涌了上来。她仔细地看着他的儿子,想从那张脸上找到,哪怕一点点往日的痕迹,结果却是过往无痕,她终于再也见不到那人的音容笑貌了。


 

  很多年后,她贵为太后,而庭中楠树,已枝繁叶茂。


 

 庭有楠树,吾念死之年所手植,今已亭亭如盖。

    


无边升平就这点本事吗

一年又一年

023


赵启平站在后院,眺望远方,眉头紧锁。


“老谭,你到底是怎么想的,为什么要在自家院子里种两株石楠树啊。这也不符合你的身价啊,而且还……仿佛全上海的男人来过。”

“祖上传下来的规矩,据说我家从魏晋时期*就和石楠有点关系了。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


“没什么……我还以为你有什么难言之隐。”


*魏晋时期:《琅琊榜》中静妃(萧景琰妈妈)表示自己一直很喜欢石楠树,因为梅长苏的爸爸曾经化名“梅石楠”。《琅琊榜》的背景在魏晋时期。


*灵感来源:……算了不说了。

*没有明白石楠花梗的,请走百度百科“石楠花-独特之处”。其实我相信,就算大家不明白,看到...

023


赵启平站在后院,眺望远方,眉头紧锁。


“老谭,你到底是怎么想的,为什么要在自家院子里种两株石楠树啊。这也不符合你的身价啊,而且还……仿佛全上海的男人来过。”

“祖上传下来的规矩,据说我家从魏晋时期*就和石楠有点关系了。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


“没什么……我还以为你有什么难言之隐。”







*魏晋时期:《琅琊榜》中静妃(萧景琰妈妈)表示自己一直很喜欢石楠树,因为梅长苏的爸爸曾经化名“梅石楠”。《琅琊榜》的背景在魏晋时期。


*灵感来源:……算了不说了。

*没有明白石楠花梗的,请走百度百科“石楠花-独特之处”。其实我相信,就算大家不明白,看到这一对,也能猜到这事儿挺“法外之地”的……

景问璃

这个梗真的好虐——

静妃明明爱着林燮,却为了他的妹妹嫁给了另一个男人。她一辈子都没有说出口,有的只是这样的只言片语。

“娘娘喜欢楠树?”

“一直都很喜欢。”

梅石楠啊,你从不知道你伸出的那只手永远地刻在了那个少女心上。

这个梗真的好虐——

静妃明明爱着林燮,却为了他的妹妹嫁给了另一个男人。她一辈子都没有说出口,有的只是这样的只言片语。

“娘娘喜欢楠树?”

“一直都很喜欢。”

梅石楠啊,你从不知道你伸出的那只手永远地刻在了那个少女心上。


养草为兰草

囧了个囧
全文见物种日历:http://mp.weixin.qq.com/s/mZiU8qMDq-kSqLOlp34d2g

囧了个囧
全文见物种日历:http://mp.weixin.qq.com/s/mZiU8qMDq-kSqLOlp34d2g

蓉儿
石楠,没想到在学校见到了

石楠,没想到在学校见到了

石楠,没想到在学校见到了

七月上

【楠静】一生一句

       今晚国剧盛典听见了静妃娘娘的红颜旧

       突然就想写她的故事

       深爱无言

       一生只得一句

       梅石楠   

-----------------------...

       今晚国剧盛典听见了静妃娘娘的红颜旧

       突然就想写她的故事

       深爱无言

       一生只得一句

       梅石楠   

----------------------------------------------------------------------------

       她记性一直很好,或许是跟学医有关,学医的人记性普遍都好。

       所以不管时隔多久,那些画面总是历历在目,好像只是昨天的事。

       却已是几十年凄惶岁月。


       那年她十一二岁,跟着师父四处行医。

       师父医术好,所到之处,百姓交口称赞。可是也因此招惹了不少人。

       那天她和师父正辗转去向下一个镇子,却不想路口突然冲出一群人,围住他们不由分说就是一顿乱打。师父拼命将她护在身下,她听到木棍在打在师父身上发出一声声闷响,她想同那些人说些什么,或者争辩,或者求饶,可是张了口却什么也说不出来,只是呜咽。

       痛极了的时候,她素来不能像常人似的嚎啕,只能呜咽。

       后来那个人说,因为她是一个极懂得为他人考虑,极能隐忍的人。

       不知过了多久,在她感觉已是过了特别久,没有木棍再落下来了,她听到了哭嚎与求饶的声音,是打他们的那些人。有三个人过来扶起了师父,接着有一只手伸到了她的面前,她想伸出手去可是浑身没力气,那人似是瞧了出来,俯下身搀着她的胳膊将她扶了起来。

       那是她第一次见到他。

       是个一身白衣的男子,从衣服料子和腰侧的佩剑看,应该是大家的公子。

      “姑娘,这些人是谁?为什么要打你们?”

      “求求公子!求求公子救救我的师父!求求公子!”


       师父受的伤太重,小镇上的郎中都没法子。

       能救师父的只有师父自己。

       师父在天边有了第一丝光亮的时候咽了气。

       她特别恨自己,如果她更加努力地学医,是不是师父就不会死了。

       可是没有如果,师父死了,她在这世上就是孤零零一个人了。

      “姑娘以后打算去哪儿?”

      “不知道,可能继续四处行医。”

      “姑娘在这世上没有别的亲人了吗?”

      “我只有师父,师父也只有我。”

      “姑娘若不嫌弃,可同我们一起上路,我们四处云游,有姑娘这样懂医的人实在是大幸!姑娘亦可一路行医。”

      “我怎么会嫌弃公子?!”

      “姑娘不嫌弃就好。对了,还不知姑娘名姓?”

      “林静。静言思之的静。”

      “梅石楠,梅花的梅,石楠树的石楠。”

      “梅石楠。”她在心底默默念了一遍,真是好名字,念来满口生香。


       到了金陵她才知道,她的梅哥哥竟是名满天下的将军,林燮。

      “静儿,这一路瞒着你我很抱歉,只是在外游历只得起个化名。”

      “林将军言重了。”

      “你还是叫我哥哥吧。这一路我同你相谈甚欢,巧的是你也姓林,倒不如我们结拜做兄妹?也算不辜负这缘分。”

      “我身份卑微,不敢同将军——”

      “这样说就没意思了。就按我说的,我们结拜做兄妹,你从今往后就是我的妹妹,住到将军府来。我还有个妹妹,乐瑶,你同她一定聊得来。”

      “林大哥,我知道你是好心,但我福薄,实在是受不起。若是大哥真的为我好,就让我在林府做个医女吧。”

      “若是你执意如此,也好,那你就在乐瑶身边,同她做个伴。”


       乐瑶被选进宫的时候,林燮过来找她,希望她能陪乐瑶进宫。

       她想也没想就答应了。

      “你可以拒绝的。”

      “乐瑶需要我,我去了同她能有个照应。”

      “谢谢你。”

      “更何况我去了,也总能帮上林大哥的吧。”

      “你不要想这么多,在宫里同家里不一样,和乐瑶你们两个要互相照应,好好的,受了什么委屈就和大哥说。”

      “嗯。”

       她同乐瑶素来亲密无间,自是知道乐瑶和言阙的事情,两情相悦,天作之合。可是有什么用呢,要乐瑶的那人可是皇帝,高高在上的皇帝啊。所以乐瑶再伤心,言阙再不甘,也只能任着那轿子摇摇晃晃地朝着宫门走去。

        好在皇帝是真的喜欢乐瑶,万千宠爱于一身。她也因着是跟着乐瑶进的宫,分得了一些雨露之恩。她不在乎这些,总归乐瑶好就行,乐瑶好,林大哥才能放心,林大哥放心,她才能放心。

       后来乐瑶得了景禹,那样聪明乖巧的孩子,长得有些像他的舅舅,她打心眼里喜欢。林燮得了皇命进宫来看乐瑶和景禹,她才发现她有好久都没见过他了,他好像瘦了也黑了,听说才从战场回来,自然又是大获全胜,举国欢庆,皇帝赏了好些东西。他带了些小玩意儿给乐瑶和景禹,也没少了她的份,她瞧着那些精巧的东西,特别开心,可不知怎么的却有些心疼。

       她突然也想有个孩子,一个完全属于她的孩子,只属于她一个人。

       她又想,她生了孩子之后,皇帝会不会准他进宫看她和孩子呢。


       景琰一岁的时候,林燮娶了晋阳公主。

       要说她一点不难过是假话。可更多的是开心,真的开心。

       因为她同晋阳交好,知道晋阳虽是公主,却没有半点骄纵,知书达理,人品更是一等一的。

       也因为他娶了亲之后,就会有人在临行前帮他打点行装,有人做他喜欢的糕点给他,有人为他酿酒煲粥,有人给他生几个同他一样好的孩子。

       有人照顾他一辈子,让她不至于总是挂心。

       更因为她从未奢求过什么。

       其实林燮还是梅石楠的时候,她是有过一些隐隐的期盼的,少女心思,初初的心动。可当梅石楠变回林燮,她就断了这份心思,她从不会去期盼不可能的事情。

       师父说她为人太过现实,是好事也是坏事。


       现实是,她爱小殊甚于爱景琰。

       她也不想这样,可是没法子。看到小殊那张和林燮一个模子印出来的脸,她就控制不住地想要把好的都给他。好在景琰是个实在的性子,不会吃味。

       所以当那场大难来临的时候,她是也想随着去的。

       乐瑶不在了,晋阳不在了,小殊不在了,那么多人都不在了。

       她不是轻易寻死的人。

       当年师父死的时候,她也没想跟着去。

       可是他不在了。

       但她最终还是活了下去。

       因为景琰。

       更因为她相信,他是冤枉的。

       而她只有活着,才能有机会给他昭雪。


       她没想过小殊还能活着。

       她见到小殊的时候心痛极了,痛得哭不出来,只能呜咽。

       她心痛小殊受的苦。

       也心痛那奇迹终归是没有发生。

       十三年来每日每夜期盼的奇迹,恨不得折寿换取的奇迹。

       可好在小殊回来了,他的儿子回来了。

       她总算没白念这些年的佛。

      “敢问母亲故人的名字?”

      “故人?”

      “母亲不会忘了恩人的名字吧?”

      “石楠,梅石楠。”

       怎么会忘了,多么好的名字,念来满口生香。


      “母亲,母亲!”

      “景琰,石楠。”

      “母亲,外面的石楠树开花了,开花了,你要好起来,你好了就能出门看看了!”

      “开花了,开花了,咳咳,可算,开花了,咳咳。“

      “母亲!”

      “石楠,梅石楠,梅,石楠。”

      “母亲,你说什么?”

      “石楠,梅,梅,石楠。”

      “母亲!!!”

       她死的时候院子里的石楠树开了满树的花。

       她的院子里只有两种树。

       梅树和石楠。

       梅石楠。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