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梅花十三

78.4万浏览    8878参与
Ambrosial ℉

【梅花十三】.鹿

线稿来自漫芽糖,涂色,不喜勿喷。


【梅花十三】.鹿

线稿来自漫芽糖,涂色,不喜勿喷。



缨.

柒梅(一)

周末,一个叫柒的人敲了敲一户人家的门

柒:“有人吗?”

一个柔嫩的声音穿了过来。

柒心想:“woc是个女的,我不会要和女孩子住吧!”

门开了,只见梅穿着睡裙,柒的鼻血直流,当场把梅吓到了

梅:“首席?”


——过了一会——


柒的鼻血处理好了之后,梅叫柒坐一会,待会帮他整理房间

梅穿着好就帮柒整理房间

梅:“整理好了,剩下的你自己来吧。”

柒:“哦。”

梅心想:“好直男……”

柒心想:“怎么办!我心动了!”

此时的柒一直盯着梅

梅:“额…你怎么了?”

时间瞬间凝固,俩人都非常尴尬

梅/柒:“你想吃什么?”

梅/柒:“你先说。”

此时的两人更尴尬了

梅:...

周末,一个叫柒的人敲了敲一户人家的门

柒:“有人吗?”

一个柔嫩的声音穿了过来。

柒心想:“woc是个女的,我不会要和女孩子住吧!”

门开了,只见梅穿着睡裙,柒的鼻血直流,当场把梅吓到了

梅:“首席?”


——过了一会——


柒的鼻血处理好了之后,梅叫柒坐一会,待会帮他整理房间

梅穿着好就帮柒整理房间

梅:“整理好了,剩下的你自己来吧。”

柒:“哦。”

梅心想:“好直男……”

柒心想:“怎么办!我心动了!”

此时的柒一直盯着梅

梅:“额…你怎么了?”

时间瞬间凝固,俩人都非常尴尬

梅/柒:“你想吃什么?”

梅/柒:“你先说。”

此时的两人更尴尬了

梅:“等会有任务,跟着我就行了。”

柒:“哦,等会去哪吃?”

梅:“楼下。”


——过了一会——


俩人吃完后就去做任务了

因为刺客是住在山上,柒和梅一起上了山,因为昨晚的雨把山给浇出了泥巴

柒脚一滑,吓得柒抓住了梅的,梅的脸一下子就红了,然后柒就挨了一巴掌。

到了山顶

梅:“别躲了,速战速决。”

刺客:“口气不小啊!”

柒:“怎么了?不敢面对面杀人?”

刺客:“有什么不敢,我们人多,你们俩是打不过的。”

柒:“是吗?让我瞧瞧?”

吊毛刺客有五个人,五个人一起出来后,五个人就跪在柒的跟前

梅:“……”

柒:“滚。”(指刺客)

刺客:“好……好!首席再见!”(跑)

柒:“走吧,十三。”

梅:“你怎么知道我名字的?”

柒:“不是你师傅叫我来的我才来。”

柒心想:“这老头不叫我我也来。”

柒:“那…以后我可以叫你十三吗?”

梅:“嗯呐。”

回家ing…

梅:“我去做饭,你去做家务?”

柒:“嗯。”

两人的事都做完后

梅:“吃饭了。”

柒:“好,我也刚好完毕。”

干饭ing…

梅:“我洗个澡,你先看电视。”

柒:“嗯,好。”

梅洗完澡后,就用浴巾裹着身子

梅:“你要洗吗?要洗我帮你放…”这时,梅的浴巾掉了下来,x和下面漏了出来

梅:赶紧拿起浴巾跑进房间,脸红了

柒:“woc,我看到了什么!”脸红+流鼻血…

在房间的梅极度尴尬

柒也没多想,就回房间了

不知不觉第二天了

梅和柒同时出了各自的房间,梅想到了昨晚的尴尬场景

梅:“早…早啊!”

柒:“早。”

梅:憋笑

柒:“???”

梅:“你…你的头发!”

梅:“笑死我了!”

柒:“那个…十三,可以帮我洗个头吗?我没耐心。”

梅:“行啊。”

洗的过程中,柒直接是一脸欣慰

柒心想:“有一种自己老婆的感觉~”


——过了一会——


梅:“好了,快去把头发吹干。”

柒:“嗯,好。”

梅心想:“大大的萨摩耶~”

梅:“你吹干头发我就出门了。”

柒:“你去哪?”

梅:“找我吖,怎么了?。”

柒:“那我也去。”

梅:“好吧。”


——出门了——


——过了一会——


江:“十三!”

梅:“贝贝,我们去哪里?”

江:“十三,你和首席在一起了!?”

梅:“同…同居啦!”

江:“好了好了,知道了!”

江把柒拉到一边,说:“我宝呢就交给你了,一定要把她拿下。”

柒:“会的。”


————————

就到这里了吧!,下期见!886!













豚鼠C桑-匿名绝望
试图尝试构图 好久没画十三了草

试图尝试构图

好久没画十三了草

试图尝试构图

好久没画十三了草

L'Étranger
已经逝去的时光无法挽回……珍惜...

已经逝去的时光无法挽回……珍惜当下

已经逝去的时光无法挽回……珍惜当下

郁芒

愿世界永无战争(梅花师徒CP)

硝烟弥漫的战争中,牺牲不可避免。今天是他,明天是我,后天是你。


如今,轮到梅花十三了。


就在刚才,梅花十三接到任务,一周后带队潜入敌占区,将策反的敌方将军安全带回基地。长官给此次进行任务的小队训话:“被策反的将军手里掌握着大量机密信息,敌人绝对不会轻易放将军离开,你们当中很大一部分人会永远留在敌占区,再也无法回家。如果有谁不愿意执行这次的任务,可以散会后单独找我退出。”


现场一阵沉默,忽然有个声音笑着说了一句:“什么敌占区啊,等把对面打下来,在那片地上修烈士陵园,那不就是咱们在地底下的家了吗。”


战士们都笑了,训话的长官也笑了,大家在笑声里散场,各自回家,和亲人们一起吃...

硝烟弥漫的战争中,牺牲不可避免。今天是他,明天是我,后天是你。


如今,轮到梅花十三了。


就在刚才,梅花十三接到任务,一周后带队潜入敌占区,将策反的敌方将军安全带回基地。长官给此次进行任务的小队训话:“被策反的将军手里掌握着大量机密信息,敌人绝对不会轻易放将军离开,你们当中很大一部分人会永远留在敌占区,再也无法回家。如果有谁不愿意执行这次的任务,可以散会后单独找我退出。”


现场一阵沉默,忽然有个声音笑着说了一句:“什么敌占区啊,等把对面打下来,在那片地上修烈士陵园,那不就是咱们在地底下的家了吗。”


战士们都笑了,训话的长官也笑了,大家在笑声里散场,各自回家,和亲人们一起吃最后一顿团圆饭。


梅花十三是战士中唯一一个没有笑的人,她笑不出来,她不知道自己死了以后,师傅该怎么办。


梅花十三的师傅叫青凤,曾经也是军队里的士兵。他在一次战役里受了重伤,虽然勉强捡回一条命,但双腿再也不能下地走路,只能从军队退役。


青凤是孤儿,离开军队后没有亲人可以投靠,上级就在军中发了通知,问有没有人愿意照顾青凤,收留青凤的家庭,军队每个月都会支付一笔赡养费。


梅花十三刚参军的时候,带她的人就是青凤。等梅花十三成为一名合格的战士,可以上战场作战,青凤又成了梅花十三的队友。青凤受伤的时候,梅花十三就在他身边,或者说青凤就是为了救梅花十三才双腿残疾。


人没有三头六臂,顾得了前面就顾不了后面,交战时,一个昏迷在梅花十三背后的敌方士兵苏醒过来,拉开了手中炸弹的引线。梅花十三没有意识到危险的到来,等她发现爆炸,青凤已经把她扑倒在壕沟,让梅花十三逃过一劫。


可青凤被炸的头破血流,他的血滴在梅花十三的脸上,染红了梅花十三的视线。刚从死亡线上回来的梅花十三有些恍惚,透过那层红雾怔怔看着青凤。青凤费劲抬起受伤的手臂,把梅花十三脸上的血迹抹掉,像往常一样面无表情地说:“没事了,起来,还在打仗。”


听到青凤命令的梅花十三,推开压在她身上的青凤,拿起枪,又冲进了枪林弹雨当中。


战役结束,梅花十三匆匆找到青凤的帐篷,却不敢进去。梅花十三已经从其他战友口中得知,有一块弹片飞进了青凤的脑子,让青凤失去了行走的能力。


“有人在外面?进来吧。”


青凤敏锐地察举到了帐篷外的梅花十三,梅花十三进去被点名,只能走进了青凤的帐篷。


五个小时前还站在壕沟里指挥作战的青凤,现在只能躺在床上,没有轮椅就无法离开这座帐篷。可他的眼睛依然冰冷如常,好像双腿残疾的人不是他。


青凤对梅花十三说:“你赢了,做的很好。”


梅花十三敬了个军礼,高声说:“是!”之后,梅花十三在青凤的帐篷里站了一夜的军姿,青凤没让她走,她也没有离开。


梅花十三想照顾青凤,可是,梅花十三的家人中只有父亲和一个弟弟还活着,但他们对梅花十三来说,和死了没什么两样。梅花十三自己也是个孤儿,把青凤接来,和让青凤自己一个人生活有什么两样。


但青凤选择了梅花十三,他说,这样可以住军队的家属楼,和那些老战士们在一起,就像还在军队里一样。


如果梅花十三死了,青凤一个人,怎么办呢。


梅花十三回到家,青凤正在看新闻。见到梅花十三回来,青凤没有什么表情,只是推着轮椅向厨房走,一边走一边问:“我不知道你回来,我已经吃过中午饭了,你吃了吗。”


梅花十三摇摇头,青凤已经来到案板前,熟练地切菜,炒菜,淘米,蒸饭。


在厨房忙碌的间隙,青凤问梅花十三:“怎么突然回来了。”


梅花十三说:“我,接到了一个新任务,不知道要走多久,部队就放假了,让跟家里人吃顿饭。”


青菜进入热油“次啦”的声音里,夹杂着青凤对梅花十三的回应:“嗯。”


梅花十三知道,青凤明白自己的意思。青凤当兵的时间比梅花十三还长,军队里的规矩他一清二楚。如果不是什么凶险的任务,军队怎么可能放假。


梅花十三走进厨房,准备给青凤打打下手,青凤忽然问了一句:“你什么时候回来。”


梅花十三拿盘子的手顿了顿。


青凤从梅花十三手里拿过盘子,盛菜端上桌。接着,青凤把米饭盛好,端上桌。


梅花十三没有回答青凤的问题,青凤也没有继续问,两个人静默无言。梅花十三站在厨房里她顿住的敌方,看青凤在厨房和餐桌之间来来回回。


梅花十三想起了青凤双腿刚刚瘫痪的那一夜,她站在青凤的帐篷里,一动不动目视正前,而青凤则凝视着她,看了一夜。


就像现在这样,只不过这一次,两个人对调了位置。


饭菜在饭桌上摆好,青凤摇着轮椅向他的房间去。期间,青凤没有抬过头,看一眼厨房里一动不动的梅花十三,也没有开过口,问梅花十三归来的日期。


等青凤关好门,独留梅花十三一人在客厅。梅花十三却又快步朝青凤的房间走去,没有敲门,直接打走进了青凤的卧室。


房间里,青凤正艰难地把自己无法动弹的双腿,从轮椅往床上搬。


看到突然闯入的梅花十三,青凤没有不自在,在梅花十三面前爬着上了床。倚着枕头在床上坐好,青凤对梅花十三说:“进别人的卧室要敲门。”


“我不会回来了。”


梅花十三盯着青凤的眼睛,一字一句地说:“我应该,不会再回来了。”


说着,梅花十三的眼前一阵模糊,似乎是眼泪晕花了太阳光。


又是沉默,又是沉默,不知道沉默了多久,梅花十三在一片模糊里看到青凤对她伸出了手。


素来站如松,行如风的梅花十三,摇摇晃晃走到青凤的旁边,坐在了青凤的床上。


梅花十三把手放在了青凤的手里,模糊的双眼让她看不清青凤的表情。她只能看到青凤的轮廓,看到青凤的脸庞正对着她的脸庞。


“师傅。”


梅花十三低低叫了一声青凤。欲哭不哭时喉咙被鼻涕堵着,嘴上也像是有一股压力让人张不开口,梅花十三的声音,没办法像在军队里回答问题时一样响亮。


梅花十三说:“我这次出去以后,应该是回不来了。”


梅花十三感觉到青凤与自己相牵的手掌握紧了。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青凤把梅花十三拉进怀里,亲吻着,撕咬着,像一头被逼进绝境的狮子,想在死前吞掉它最后的猎物;又像是一只侥幸逃生的野狗,流着血瘸着腿,疯狂地进食以庆祝它的新生。


………………


这是一段被世人传颂的爱情故事,在遥远的战争年代,梅花十三上校被确认死亡一周后,她的丈夫青凤将军在家中开枪自杀。






(感叹号是很短的一段,被屏蔽了)



赤

【6713/713】国王

ooc⚠️  架空背景


伍六七视角(应该算是


------------------------------------------


     这片土地上,梅花十三是这里的国王 这里的掌控者,是这里的希望,这里的一切繁荣稳定 都是这一位国王的功劳。

    在我第一次看到梅花十三的时候,我心中的激动之情是难以抑制的。

    我承认她是一位非常优秀的国王,她的性格温柔、细腻、体贴、博学、深沉,她是一...

ooc⚠️  架空背景


伍六七视角(应该算是



------------------------------------------



     这片土地上,梅花十三是这里的国王 这里的掌控者,是这里的希望,这里的一切繁荣稳定 都是这一位国王的功劳。

    在我第一次看到梅花十三的时候,我心中的激动之情是难以抑制的。

    我承认她是一位非常优秀的国王,她的性格温柔、细腻、体贴、博学、深沉,她是一个伟大的人,也是一个值得尊敬的人。

    我从未像现在这样崇拜一个人,梅花十三让我感受到了什么叫做尊严。我感受到了梅花十三对于我的尊重,也许在梅花十三的心中,她一直认为她的臣民就该如此,她一直认为她自己是最优秀的国王。

在我看来是这样,她就是我心中的神。

    她的魅力不仅仅体现在她那完美的容颜、高贵的气质、博学的才华上。她的身份、权利、地位、金钱、财富、智慧等等,都是她身上所拥有的闪耀的东西。

    她的魅力,就像是一颗闪亮的星辰,照亮整片大地。


    梅花十三就像是一个女神,让我心生向往。


    而我只是一个骑士,是国王在战场上的一个棋子,能做的只有在战场上无情的杀戮,守护这个国家、领土,守护我深爱着的国王,她就是我在战场上的希望,我的使命就是保卫她,我的使命就是用自己的生命去保护她的生命。

    梅花十三的魅力,就像是一颗闪亮的星辰,照亮整片大地。也许我就是这布局者棋盘上一颗可有可无棋子,但是我愿意为这颗星辰牺牲掉我的生命。



“你叫什么名字”


“柒”


这是她和我说的第一句话

"你在战场上很厉害"


"您过奖了"


这是第二句


我低声回答,我并不是谦虚而是实话实说,梅花十三确实给予我很多的帮助。这是我的荣幸,也是我心甘情愿做的一件事情

    我继续说道"您是一位伟大的国王"

    "我是一位国王?哈哈哈哈,这是我听到的最好笑的笑话"


    "是的,国王,您是伟大的国王"

     梅花十三笑的更加灿烂:"先生,这里的每个人,每个为这个国家作出贡献的人,都是国王 。国王是你,柒,也是我,梅花十三,也是在座的每个人,这篇大陆的每个人"

    "好的,您位很是伟大的国王,我这位“国王”也会用我的生命去守护您的安危"

    "哈哈哈哈哈哈,我很喜欢你,柒先生,我也相信你,相信你一定会做到你所说的这些,我会一直相信你的忠诚"

    "我会做到 相信我 我是个值得信任的人"

    "好 国王柒"




谢谢观看(o^^o)

第一次尝试写 好烂 

希望大家不嫌弃哈哈哈哈(´;ω;`)

小锦锦吖

注:原著在最后面。上的色可能不太好,请见谅。

注:原著在最后面。上的色可能不太好,请见谅。

🍙红豆年糕干脆面🍜
画了一部分,另外点的去空间问列...

画了一部分,另外点的去空间问列表凑够六个再摸个大头合集(

加了一点点滴私货捏,tag有打

画了一部分,另外点的去空间问列表凑够六个再摸个大头合集(

加了一点点滴私货捏,tag有打

焦糖玛奇朵.

放一下我今天画的两个老婆,嘿嘿嘿

放一下我今天画的两个老婆,嘿嘿嘿

雪粽子

三个月前开始画的梅小姐

三个月前开始画的梅小姐

为6713的爱情撒花花
因为不会上色,所以最终决定用黑...

因为不会上色,所以最终决定用黑白了,这张上色的就拿来混一下吧……

因为不会上色,所以最终决定用黑白了,这张上色的就拿来混一下吧……

我先交个份子钱
“……那么梅花小姐,你愿意吗...

     “……那么梅花小姐,你愿意吗?”神父说完誓词问。纯净温馨的大堂坐着很多慕名(?)前来的人,此时安静的落地闻针。

      她好像沉默了,是不愿意?刘海遮住了她的神情。台下已经有人(?)架起了刀:我就知道她是被逼迫的。只有伍六七突然激动起来。“什么?”看到她张口却无声的神父问。

      她深吸一口气,稳定道:“……我是说,我愿意。”

(十三就是娇羞哈哈!!!纯情啊🤫。十三:明明我都说了你也看到了五六七也听...

     “……那么梅花小姐,你愿意吗?”神父说完誓词问。纯净温馨的大堂坐着很多慕名(?)前来的人,此时安静的落地闻针。

      她好像沉默了,是不愿意?刘海遮住了她的神情。台下已经有人(?)架起了刀:我就知道她是被逼迫的。只有伍六七突然激动起来。“什么?”看到她张口却无声的神父问。

      她深吸一口气,稳定道:“……我是说,我愿意。”

(十三就是娇羞哈哈!!!纯情啊🤫。十三:明明我都说了你也看到了五六七也听到了还不能过去吗为什么非得大声说出来。)

废物点心
想象:嗯,想试试看这种画风,然...

想象:嗯,想试试看这种画风,然后就摸了

现实:中途换了四五种画风,换了大概有三个姿势,托了大概有两个月,最后画得一塌糊涂…

关于我的xp是麻花辫,但我却不会画麻花辫这回事_(xз」∠)_

以上


想象:嗯,想试试看这种画风,然后就摸了

现实:中途换了四五种画风,换了大概有三个姿势,托了大概有两个月,最后画得一塌糊涂…

关于我的xp是麻花辫,但我却不会画麻花辫这回事_(xз」∠)_

以上


阮酒

一剪梅1

·作者很废别带太大期待(鞠躬

·另外这篇文里年龄和原来不符,望周知

1.

自那年玄武内乱,已有三年之久。

三年以来,大小战争不断,七大军阀各自为政,玄武四分五裂,已然是强弩之末。

七大军阀里,最为着名的,是盘踞南方的那位。

南方的霸主无姓,单名一个柒字,势力不算太大,但实力最强,偏偏就那名声差的要死,颇有些声名狼藉,遗臭万年的意味。

2.

一剪梅是个赌坊。

确切地说,一剪梅是个在南方颇有名气的赌坊。

至于什么名声——当然不是什么好名声。赌场嘛,鱼龙混杂,在太平不再的乱世,简直是发泄恶意的最佳场所。

3.

赌场的老板是个女人,姓梅花。

这老板...

·作者很废别带太大期待(鞠躬

·另外这篇文里年龄和原来不符,望周知

1.

自那年玄武内乱,已有三年之久。

三年以来,大小战争不断,七大军阀各自为政,玄武四分五裂,已然是强弩之末。

七大军阀里,最为着名的,是盘踞南方的那位。

南方的霸主无姓,单名一个柒字,势力不算太大,但实力最强,偏偏就那名声差的要死,颇有些声名狼藉,遗臭万年的意味。

2.

一剪梅是个赌坊。

确切地说,一剪梅是个在南方颇有名气的赌坊。

至于什么名声——当然不是什么好名声。赌场嘛,鱼龙混杂,在太平不再的乱世,简直是发泄恶意的最佳场所。

3.

赌场的老板是个女人,姓梅花。

这老板与她的店可谓是格格不入。她漂亮的像是夜晚勾魂摄魄的魅妖,却也清冷的像是傲雪的寒梅。

让人捉摸不透。

4.

今儿晚上的月亮圆,也亮。

就像夜间的一剪梅,亮堂,却只能给夜看。

美貌的老板高坐阁楼之上,修身的湛青色旗袍衬的她腰肢纤细,身形曼妙,半挽的长发打着卷儿,散了些在雪色的披肩上,每个动作、每个眼神,仿佛都带了钩子似的。

直往人心上勾。

5.

“下面又在吵什么?”梅花十三搁了茶盏,嗓音清冷。

她身边的青衣丫头探头朝下看了看,“回姑娘,”她惊道,“好像……还是之前那群人呀!”

梅花十三神色一冷。

6.

一剪梅的老客都知道,老板梅花十三是个厉害人物。

先不论她一个女子如何在这无亲无故的南边开赌坊,就凭她那手神出鬼没的刀法,就足够令一众垂涎她的地痞流氓闻风丧胆。

可偏偏世上最不缺色胆包天的人。

7.

小巧的蝴蝶刀在梅花十三手里飞舞,刀影闪烁,几欲纷飞,雪亮的刀身反射出刺目的白光,冰冷的与梅花十三如出一辙。

不过一炷香的功夫,那群登徒子尽数被挑断了手筋,丢出了一剪梅。

8.

“以后再见到,直接赶出去吧。”

梅花十三眼帘微掀,神色淡然,仿佛无事发生。

9.

门口忽然传来喧嚷声。

正要离开的梅花十三脚步一顿,秀眉微蹙:“门口又怎么回事?”

旁边的小厮忙出门去瞧“……姑娘!是柒、柒爷!”

梅花十三神色一顿。

10.

身边的小丫头惊了一惊,忙偷眼看旁边这位。

果然,梅花十三很快便收拾好了脸上的表情,摆出以往的淡然神情。

“慌什么?”她轻斥一声,“还不出去把人请进来?”

言罢,她先一步出了门。

11.

门口的那人站在台阶下,肩上落满了雪,他微微偏头,露出的下颚轮廓清晰流畅。

似是感觉到梅花十三的视线,他回头,冲她微微一笑,“梅小姐晚好。”他说。

————

不会写粤语,将就看吧(捂脸)另外,我是真的很废,我自己知道,诸位看个乐呵就好啦❤️


米粒兔
被鸽了 让我康康是哪个混蛋,敢...

被鸽了

让我康康是哪个混蛋,敢让小天使生气了😡,柒?那没事了

(我的奇怪的画风变来变去。。。

明明要期末考了,又摸了一张......

各位千万不要学我

被鸽了

让我康康是哪个混蛋,敢让小天使生气了😡,柒?那没事了

(我的奇怪的画风变来变去。。。

明明要期末考了,又摸了一张......

各位千万不要学我

缨丸tt
摸 求比例再爱我一次t

求比例再爱我一次t

求比例再爱我一次t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