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梅花师徒

32.5万浏览    552参与
从未ッ想过

谁高估了谁的情(6)

    ‘真是的……’青凤捂着他那正滴血的胳膊,似乎疯狂的寻找着出路,而他的目光终是落在走廊尽头的房间上。

    "......我们还能活着回去吗……"此时他已经被疼痛麻痹了神经。

    他们失算了,虽然早有预算,可他们却连梅先生的身都近不了,曼珠沙华看准了机会配合着黑鸟,终是给了他一鞭。

    他们没有想到,梅先生竟是有这样的实力,这样的局面就像是伺机而动的猛兽一般,只要梅先生愿意,随时都能将他们击杀,...

    ‘真是的……’青凤捂着他那正滴血的胳膊,似乎疯狂的寻找着出路,而他的目光终是落在走廊尽头的房间上。

    "......我们还能活着回去吗……"此时他已经被疼痛麻痹了神经。

    他们失算了,虽然早有预算,可他们却连梅先生的身都近不了,曼珠沙华看准了机会配合着黑鸟,终是给了他一鞭。

    他们没有想到,梅先生竟是有这样的实力,这样的局面就像是伺机而动的猛兽一般,只要梅先生愿意,随时都能将他们击杀,而他现在也是同样的状态。

    '该死的’  青凤思绪扯回,幸运的是身在暗处,梅先生没看到他的样子。梅家的佣兵越来越近了,他不管三七二十一就跑进了屋里。

             他不想死,他不想死!

   '砰'的一声,门被重重的关上,屋内又恢复了之前的静谧。

   他刚喘上一口气,却又警觉起来,没开灯的房间里,他凭着感觉一扑,是一个人。

    ‘别出声"他恐吓道,他知道他现在处于极度危险的状态,他现在必须做好战斗的准备。

"是我啊。"一个柔软但是带有激动的声音响起。

  青凤听到这个声音,立马警惕起来,手中握紧了他的佩刀

  '咔嗒'一声,他怀里的人打开了台灯,青凤借着微弱的光,看清了了一个小脑袋,那人回头,是一双好看的湖蓝色眼睛,干净清澈。

   她穿着一袭白裙,长发披散,看起来非常的漂亮,脸上洋溢着笑容,让他想起了阳光下的花。

    ‘怎么……又是你’青凤看着梅花十三,倒是没那么警备了,反而是松了口气。

   ’怎么?'梅花十三看到松懈下来的青凤问道,她似乎有些不解,为什么青凤看到是她会松了口气呢?

    "我......"青凤也有些尴尬,毕竟他们现在是敌对关系,他这么轻易的放松了警惕太容易被抓了,不过梅花十三这个小孩好像还不知道他的身份。

"你是来找我父亲的吧,我父亲现在不方便见客,等我父亲忙完了会派人来见您的"梅花十三继续说道。

    "这样......嘶"青凤轻轻动了下身子,放松之后的结果就是疼痛的来袭,他看见了,自己可怜的衬衫上沾附上了血液,不巧的是也染上了她的小白裙。

     血色在裙摆上显得异常刺眼,他心里有些异样的感觉,倒也说不出来。

    ‘你受伤了!’梅花十三惊讶着,小腿倒是挺快,麻利的从柜子里拿出药箱。

      ‘我没事……’青凤不想和她多说些什么,他们可是敌人,而且又不是熟悉的人,似乎是她的个人魅力的驱使,他不想伤害她。

   ‘这可怎么办啊......'梅花十三一边给他包扎一边嘀咕着。

    青凤看到了她的举动,有些奇怪,男女授受不亲先不说,作为梅家小姐也应当有些避让吧,哪用的着她包扎?

      '不要动,要是你乱动,我就把药粉全撒到伤口上,疼死你!'梅花十三威胁到。青凤这回不动了,他不是听话,是愣住了。

     下代暗影刺客候选人被一个小女孩威胁了,传出去整个刺客界能笑一年。

…………………………………………………………………………

青凤:听我说谢谢你~~因为有你~温暖了四季~

从未ッ想过

  ‘‘师傅想让我做些什么呢?’’

   ‘‘快些长大’’

………………………………………………………

有一个小细节欧,嘿嘿画风应该有一点长进对吧✧٩(ˊωˋ*)و✧

  ‘‘师傅想让我做些什么呢?’’

   ‘‘快些长大’’

………………………………………………………

有一个小细节欧,嘿嘿画风应该有一点长进对吧✧٩(ˊωˋ*)و✧

无言

呃上个号没了把图转到这个账号了。

呃上个号没了把图转到这个账号了。

从未ッ想过

谁高估了谁的情(5)

   诈尸回来发现,这个好像停了好久了其实是我忘了

   师徒CP向,但是主青凤视角,做为一个很闲严谨的作者,想把青凤的身世填填坑(瞎写的)

………………………………………………………………

    ‘今天是谁?’青凤带着他们来到后院,拿出了一张纸,上面写着的个个富豪的名字。

  ‘欧,真不巧,就是梅花家的现掌权人’赤牙看着发来的的任务,皱了皱眉头。

   ‘他疯了?’柒都无语住了,众人叽叽喳喳的说着,只有青凤闭着眼食指缓缓敲着,在想着...

   诈尸回来发现,这个好像停了好久了其实是我忘了

   师徒CP向,但是主青凤视角,做为一个很闲严谨的作者,想把青凤的身世填填坑(瞎写的)

………………………………………………………………

    ‘今天是谁?’青凤带着他们来到后院,拿出了一张纸,上面写着的个个富豪的名字。

  ‘欧,真不巧,就是梅花家的现掌权人’赤牙看着发来的的任务,皱了皱眉头。

   ‘他疯了?’柒都无语住了,众人叽叽喳喳的说着,只有青凤闭着眼食指缓缓敲着,在想着什么。

  ‘ 是……考试’青凤喃着,似是早已得知,显得无辜又顺从命运。

   ‘啥?考试?!’石门一愣,不知道此话的含义。

   ‘咱们玄武有个规矩,刚入门的新手,必须接受一个强大的任务,可以不杀死,但必须活着回来’黑鸟默默的说着,他不想接着说下去了。

   ‘也就是说,必须伤到他,而且如果不小心被抓住,就会死,也就不会出现在刺客榜上了。’青凤 说。

   他们几个最大的不过是十二岁,最小的才八岁,而要面对的人,是在武功榜单上位居前列的的人。

   他们知道的,做为暗影的候选人,任务要比其余刺客强,但这个难度却更加巨大。

'不行,这种任务不能接'赤牙说,他可不认识那些什么梅花家的。

青凤摇了摇头,表示不赞同他的观点。

'可是......可是我不知道怎么办啊,总不至于真的和梅家的人打起来吧。'赤牙苦恼的说,这可是纯纯去送死啊!

青凤淡淡的说:"这是命令。'

'可是......'

'没得选择。'

   赤牙抬头,对上的是他那略微无奈的眼神,他知道,这是谁都没法改变的。

一阵沉默之后,他们七个人决定了,一起去,不管结果如何,大家都要死在一块儿,他们七个的命运就连在一起。

七个孩子走着,默契是他们长久以来的优势,不必说,各自走到各自应当埋伏的地方,静静等待时机的来临。

  他们的目标很简单,一旦被梅家抓到,就立刻自尽,绝不苟活,他们不会给敌人任何机会,哪怕是他们自己也不例外。

  ‘喂,青凤,说心底话,你还真是挺厉害的’赤牙拍了拍他的肩膀,这还是他第一次承认青凤的实力。

   青凤都能猜到他想的什么,大概……是这一次,有去无回吧。

   ‘你也不赖,还有,这种话还是别说了,以后有的是时间较量。'青凤笑了笑。

   ‘那可不是,你可是有着我这个最强的朋友的帮助呢'赤牙笑着说

'你们两个还真是......'柒都摇了摇头,三个人就是这样互相吹捧,互相打击,互相挖苦,互相鄙视。

    柒有时候真的在想,如果抛去刺客的身份,他们会不会真的只是几个单纯的少爷朋友。

………………………………………………………………

  啊啊啊又回来了,麻的法克,考试推迟这么久,终于可以回来码文了

  


从未ッ想过

   诈尸回来了,我真的求求何导了,不发师徒的糖,但是千万别虐啊。

   如果按照剧情,十三告诉他喜欢伍六七的时候,师傅能不能很心痛呢…

   诈尸回来了,我真的求求何导了,不发师徒的糖,但是千万别虐啊。

   如果按照剧情,十三告诉他喜欢伍六七的时候,师傅能不能很心痛呢…

🦋蝶雨倾心🦋
十三给师父扎头发好可爱!还有姐...

十三给师父扎头发好可爱!还有姐妹贴贴

十三给师父扎头发好可爱!还有姐妹贴贴

从未ッ想过

谁高估了谁的情(4)

咱就是说,师徒真的香。尤其高冷禁欲系的yyds。

………………………………………………………………

     那个小家伙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知道面前这个大哥哥告诉她闭上眼睛,在伴着一阵惨叫后,再睁眼时那三个人就被打趴下了。

      ‘渍,用了三分钟,有点缺乏锻炼了…’青凤淡淡看了看手上微微发红的样子,随后准备离开。

      ‘你会散打?’那个小不点拉着他的衣袖,刚刚还怕的不行的眼睛瞬间清楚透彻。...


咱就是说,师徒真的香。尤其高冷禁欲系的yyds。

………………………………………………………………

     那个小家伙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知道面前这个大哥哥告诉她闭上眼睛,在伴着一阵惨叫后,再睁眼时那三个人就被打趴下了。

      ‘渍,用了三分钟,有点缺乏锻炼了…’青凤淡淡看了看手上微微发红的样子,随后准备离开。

      ‘你会散打?’那个小不点拉着他的衣袖,刚刚还怕的不行的眼睛瞬间清楚透彻。

       ‘嗯…会一点。’青凤说着。她明显不信

       ‘不对,我见过爸爸保镖们训练,他们专业训练过,动作要领我都在你身上看见了,绝对不是只学过一点。’

      他没想过,豆丁大的小孩看得出这些,他立刻换上了让人放松温柔的笑意,又蹲下去摸了摸她的头。

      ‘只要是防守反击的,都学过,散打也算其中一个不出众的,在全部里面,就是一小点’青凤把强词夺理说的跟有理有据似的,也算给了她一个解释。

      ‘内个…你好,我叫梅花十三’小不点说着,青凤知道她的名字了,以为只是她想和他交个朋友,正想说话,梅花十三又蹦出一句:

     ‘可以做我的师傅吗,我也想学!’

      ‘……………?’青凤怀疑自己幻听了,真是随了她爹的性格自信的不知深浅。况且还是一个小女孩。

     ‘你还太小了’青凤说着,可坚定的眼睛又不像是一个玩笑,倒像是真想学,看着她有丝沮丧的神色,他便编出了一句话‘呢家里的保镖那么多,可以和他们一起学’

      ‘父亲不喜欢女孩,他告诉了家里的保镖,不会让我们学的’小十三嘟囔,明显无奈的不行但很快就又抬头,这回就更加认真了些。

      ‘你放心,我会好好学,不会半途而废,你要是不信我可以给你写保证书…’

       青凤被逗笑了,果然还是个小孩子,说出的话都幼稚的很……

      ‘青凤,你咋跑这来了?’正说着,赤牙带着柒和石门他们走了过来。

      青凤没回答,只是转身要走,仿佛想到什么,上下摸索一会,又来到十三面前将一个小巧冷冰的东西给了她。

      ‘你真的太小了,等你长大后如果以后还能再见到我,我再收你为徒好不好?’青凤哄骗着她,但显然她信了,看着他们走后,摊开手,是一枚子弹。

       ‘喂,青凤,你真打算收一个小姑娘做徒弟啊?’黑鸟打趣的说着。

       ‘可拉倒吧,就咱们几个都够血腥的了,别把人家一个单纯的小姑娘拉进来了’赤牙说

        ‘嗤,都说了,有缘再见,一切随缘’青凤轻笑,倒是没有反对。

………………………………………………………………

    消失了几天的我回来啦,猜一猜接着来是什么发展?提示:十三之后的发展和原来动漫里差不多,(渣爹娶小三)


素瓷静递

【青梅】成年人的爱情

咕咕来晚啦~这是个短片后面还会有长篇的~


                                              ...

咕咕来晚啦~这是个短片后面还会有长篇的~


                                                    

       梅花十三显然是不常喝酒的,也显然是不会喝酒的。三两杯甜酒下肚,脸颊便已绯红,话也多了起来。     

       明天就是十三的成人礼,伍六七也不知道十三为什么要在这个节骨眼上找他,还拉他喝酒。万一被她那师父知道自己和他的宝贝徒弟独处还喝酒,自己估计是要被切成土豆丝。可以穿针眼的那种。

       “伍六七,我……有一个喜欢的人,”梅花十三看见伍六七发光的眼睛,立刻补了一句,“不是你。”

        伍六七挠头讪笑,等着她说下文。等了半天,她才憋出一句“是,是我我我…”梅花十三一急,舌头又大了起来。“……我师父。”

       “咣当”一声,伍六七手边的果汁流了一桌,而他本人则直接跳到了椅子上。酒馆里为数不多的客人都回过头来望着他,“你你你,你坐下。”梅花十三不耐烦道。她低下头,望着酒杯中清冽的米酒,与酒中波动不定的面容,目光有些暗淡。

       两人一时间沉默下来。

       终究还是十三先开口了:“我知道,师父当年收养我,是认为我可以做一枚合格的棋子,是认为我有可利用的价值。我知道师父想利用我——你听我说完。”

       “师父想利用我是真的,但他杀死那些不入流的刺客来救我也是真的。”

       “何况,我实际上也利用了师父,不是吗?我请求他收养我,教我武艺让我有机会站在梅花山庄的顶峰,想那个人复、复仇。我们从对方身上各取所需,这很公平,不是吗?”

        当年,师父发现伍六七对她动情后,便决定以十三为饵,诱他来玄武国,再伤他心智,借他的刀,要首领的命。但到了最后的关头,她接到师父的命令:带着伍六七远走高飞,即使自己死了,也不必赶回来,立个衣冠冢便好。尽管最终她和伍六七赶到了,拼死击败了首领,救下了青凤,但她仍然无法释怀,无法忘却夜幕中那个决绝的命令。那是,师父在做什么呢?是站在树上眺望,还是坐在家中书桌前,还是提着刀,即将面对首领呢?师父会对她失望吗?会因为无法报仇甚至还要搭上性命而不甘吗?他会怨她吗?会想起她吗?他会不会稍稍回忆起一些他们共同度过的时光?当年,幼小的她在雪中舞剑,他在竹下弹琴,雪花轻轻飘落在竹叶上,再滑落到他的肩头。种种过往,他是否会在生死一瞬时稍稍想起一些过往呢?

        “他终究,还是将我摘出了他的棋盘。”

       “如果那天没能及时赶到,又会发生什么呢?我都不敢想,可是这些场景仍然在我的梦中反复出现。”

        “我真的很怕,怕失去他。”十三仰头将杯中酒一饮而尽,又自斟了一杯,在伍六七的杯子上轻轻碰了碰,又一饮而尽。伍六七赶紧把酒壶一把揣进怀里:“梅小姐,你不能再喝了。你还没成年呢!”“给我!我我明天就成年了!没问题的……给我!”

        抢夺酒壶未果,十三叹了口气,将酒杯放回桌上。“我原本想帮师父报仇后,这么多年照拂的恩情,多少可以稍稍报偿一些吧。这样,我才能站在一个更加平等的地位,也许有一天,我可以向他告白。不是以徒弟的身份,而是作为与他势均力敌的刺客,另一名刺客,告诉他,我喜欢他。”

        “可惜,实现不了了。”

        “难道我就要这样,和他保持着既不是父女,也不是兄妹,更不是恋人的身份度过一生吗?我想、想等到十八岁后再告诉他,这样师父就不会再把我当成小孩纸了,可、可是……”梅花十三一着急,又开始大舌头起来。

       记得那一年,师父带着她在雪中跋涉,她又冷又累,几乎昏倒在雪地中。师父给她抿了一口烧酒,解下自己的大氅给她披上。大氅很长,即使袖子挽了又挽,下摆提了又提,衣摆仍然在地上拖着。师父只穿着一身紧峭的贴身衣服,长长的白色头发在风雪中飘动。她就看着那个颀长挺拔的身姿,一步步走出了雪地。回到客栈脱下大氅,衣摆处湿了好大一块。

        见十三低眉许久不语,伍六七踌躇着开口,道:“梅小姐,既然喜欢一个人,不如就开口告诉他,毕竟,呃,日久生情什么的也不是没有可能嘛,万一错过了,还是不太好嘛。搏一搏,单车变摩托啦。”

        “对!”十三一拍桌子站起身,给伍六七吓了一跳,“小二,结账!”

        出了酒楼,微凉的晚风吹得伍六七一哆嗦。十三闭着眼,吹了一会儿晚风,迈步要走,不料脚下踩空,险些摔倒。伍六七刚要去扶,一道身影便已横在二人中间,稳稳地扶住了十三。

       是青凤。

       青凤一身日常打扮,白发扎成一个高马尾,手上拎着一个硕大的粉色礼盒,上面印着“甜心”两个字。

       “哇青凤先生,你也喜欢甜心蛋糕店的蛋……呃哈哈今天晚上天气好好哦很高兴遇见梅小姐我突然想起来衣服还没有晒我就先走了哈晚安!”

       青凤看着伍六七窜得飞快的背影,不快地冷哼一声,随即低头柔声问道:“还走得动吗?”

       “嗯,谢谢师父,还能走动。”

       青凤点点头:“嗯,走吧。回家。”

       就这样,青凤一手拎着巨大的蛋糕盒,一手扶着十三,两人在宜人的夜色中慢慢地向家走去。

        发廊阳台上,一只名为伍六七的单身狗惆怅地仰望着空中一轮明月。“相互利用却还能相互喜欢,就是成年人的爱情啦。”鸡大保抽了一口雪茄,用一副过来人的烟嗓说道。也许,这两人根本不用开口啊,毕竟,伍六七想,这两人的心意不是已经很明显了吗?

?

一张并没有营养含量的2分钟速涂,我人体好烂救命

一张并没有营养含量的2分钟速涂,我人体好烂救命

从未ッ想过

谁高估了谁的情(3)

  车上两个人沉默的坐着,青凤向来如此,今天却让他父亲感到别扭。

  ‘小启…他们也是无意的…’青凤没有说话,因为他都能猜到接下来要为他们求情庇护的话。

  ‘父亲大可不必对我说这些,身为一个商人,不应该聊一聊梅家现在所处的地位,有没有合作价值么?’

  青凤微笑,他知道面前的人是他的父亲,所以想给对方一个台阶下。

   ‘是,对的…你说的有理…’他父亲抿嘴,倒是知道他的心思,也就不再追诉。

   ‘听说梅先生家里没有一个男孩呢’青凤问着,眼睛却...

  车上两个人沉默的坐着,青凤向来如此,今天却让他父亲感到别扭。

  ‘小启…他们也是无意的…’青凤没有说话,因为他都能猜到接下来要为他们求情庇护的话。

  ‘父亲大可不必对我说这些,身为一个商人,不应该聊一聊梅家现在所处的地位,有没有合作价值么?’

  青凤微笑,他知道面前的人是他的父亲,所以想给对方一个台阶下。

   ‘是,对的…你说的有理…’他父亲抿嘴,倒是知道他的心思,也就不再追诉。

   ‘听说梅先生家里没有一个男孩呢’青凤问着,眼睛却不离电脑屏幕

   ‘对,那个人有十三个女儿,就是没有儿子,听说名字取得都随意,最小的叫梅花十三’他父亲说着,而他也搜索到梅花一家的资料。

   他快速扫过目光所致到了最后一个小女孩。

   蓝发,似乎还天真无邪的样子,湖蓝色的眼里是令人放松的笑意,又配有着两颗眼角的泪痣,他知道,这个小家伙长大是个美人。

   ‘嗤,长的也真够好看’青凤轻笑,顺变看了一眼她的名字:梅花十三。

   梅家不愧是祖辈就干生意的,那所来的,全是在职场上数一数二的人

   ‘青凤’他回头,是个与他年龄相仿的小男孩,是赤家的小少爷赤牙,而浅绿色的头发和眼睛是他的样子。

   ‘你也来了?那柒他们也应该来了’青凤说着,赤牙耸了耸肩表示他是对的。

    ‘唉,你听说了吗,梅先生家的小女儿也来了’赤牙一脸神秘。

     ‘废话,他可是很在乎名誉的,要是不带她,倒是被人说闲话’

     赤牙和他聊了一会便去找柒去了,而青凤便和想结识他的那些人说笑他很会说话,没一会惹的他们满意又对他赞叹。

    他父亲叫他上楼去了梅先生的书房,青凤见到了他,倒是意外。梅先生比他想象的还老,算起来比他父亲大了十几岁。

    青凤知道见了一面聊上几句便可以走了,剩下的只有他们大人该讨论什么联姻,世家之类的了。

    ‘喂,你小子让开’青凤走着,迎面扑过来了一个小豆丁,绕到了他的身后,以及又走过来的三个小孩,冲他喊着。

     ‘这是梅家的庆祝会,每一个来的都代表一个家族,这要是传出去两位欺负一个小女孩,怕是有不好的影响吧’青凤看了看他们三个都是十四,五岁的少爷,个个都家室不赖,怎么就这么像一个混混呢…

    ‘不关你的事!赶紧走,要不然别怪我不客气’那中间的人语气很大完全没把他放在眼里。

    ‘明明是你们要放火要烧后院的!’他身后那个小不点冲他们说着,青凤皱了皱眉头,放火,这几个人胆子倒是很大。

      ‘怎样啊?就烧了,把后面的什么都烧了才好,看着顺眼’青凤头一回无语住了,在别人宴会上敢这么说话,也真是不长脑子。

     说话间,对方一个拳头就过来了,青凤没反应过来,嘴角上被打出了紫色。

     ‘哈哈哈,让你装英雄救美,自己还不是……’那人嘲笑的语气突然愣住,而青凤也冷冷的盯着他,宛如撒旦似的仿佛下一秒就会爆发出来。

                ‘你真的,惹到我了’

………………………………………………………………

     凤一直很A啊,不要被他华丽的伪装蒙骗住了hhhhhhhhhhhhh。


   

从未ッ想过
青:你在干嘛? 梅:… 论学生...

青:你在干嘛?

梅:…

论学生十三与她的没情商的冤种老师青凤

青:你在干嘛?

梅:…

论学生十三与她的没情商的冤种老师青凤

从未ッ想过

谁高估了谁的情(2)

笑死,师傅的家庭我要往死里写,hhhhhhhhhhhhh已疯

………………………………………………………………

  青凤不觉得自己不幸,至少他还是青家大少爷,无论别人怎么评价,这个板上定钉的事实,即便他的‘弟弟’再有任何不爽,也没有办法。

  所幸运的是,他的父亲还是理智一些的,知道他的价值,也不至于冷落他。

  青凤身穿着墨绿色的衬衫,从楼上走来,十二岁的稚嫩被他遮掩的只有沉稳。 

  ‘呀,小启来啦?’是他现在母亲在说话。

  ‘不会说话就闭嘴’他父亲呵斥了她。他本来的...

笑死,师傅的家庭我要往死里写,hhhhhhhhhhhhh已疯

………………………………………………………………

  青凤不觉得自己不幸,至少他还是青家大少爷,无论别人怎么评价,这个板上定钉的事实,即便他的‘弟弟’再有任何不爽,也没有办法。

  所幸运的是,他的父亲还是理智一些的,知道他的价值,也不至于冷落他。

  青凤身穿着墨绿色的衬衫,从楼上走来,十二岁的稚嫩被他遮掩的只有沉稳。 

  ‘呀,小启来啦?’是他现在母亲在说话。

  ‘不会说话就闭嘴’他父亲呵斥了她。他本来的名字叫青启,本该是青弃,他一生下来,青家祖上都不怎么喜欢他,而更过分的是他亲戚合起伙来取的名字。

   寓意没人会关心的,不被重视的,就像一个弃子一般。而那是的父亲还是反对的,但是一人对青家上下,终是落了下风。

  都各退了一步,他的名字叫了青启,谐音青弃,倒也是他们最后的礼让。

  再到后来,他母亲去世,青家的人恨不得立刻为他父亲联姻,这不,一个后妈就这么来了。

  ‘父亲叫我来,是有什么事需要处理么?’青凤思绪扯回,换上儒雅的微笑,他知道,不管对方自己有多么讨厌,也应该保持贵公子般的绅士。

  他知道那夫人温柔的眼睛里有着毒恶的眼神;也知道他那所谓的弟弟气恼着心里咒骂他。

  大概聊的就是下午在梅先生庆祝公司上市的酒会上,要带着他去

  ‘为什么啊爸爸?我也可以去!’他弟弟青安不满的嚷嚷。

  ‘安安,不许乱说’青安母亲赔笑着‘先生,我也觉得这样不符合常规的…梅先生是出了名的在意身世……要不,还是带着安安去吧’

  ‘嗤,那夫人这意思是认为我很丢人喽?’青凤也不恼,只是低头削苹果,而语气却出奇令人寒颤。

  ‘哈,小启说笑了,我不是那个意思…’她还没说完青凤就一记冷光扫了过来

  ‘夫人怕不是记错了,我的名字,叫做青凤’

  这是他绅士风度的底线,就算是他名义上的母亲,他也不会礼让半步

  ‘喂,你怎么和我母亲说话呢,实话实说也不让吗?不过是个名义上的长子!到头来你母亲不还是死……?!’青安嚷起来,却没说完,因为青凤把刀扔向了他,不偏不倚的插进了他的椅背,理他只有几厘米。

   哪里有什么天生的理智,只不过是一直容忍。他也是人,不会软弱,甚至强硬。

   ‘够了!真是场闹剧,带着小启是因为他在商业中有自己的一席之位,大部分人也都认识,更何况青安没有一丝沉稳,怎么会让人说闲话?’青凤的父亲终是烦了,打断了争吵,命令人备车便上了楼换衣服去了。

   ‘天生便惹人讨厌,之后也不会有任何成就’青凤说完,也跟着他爸上楼了,懒得看他们母子气恼的样子。

  他不会礼让任何一个人的挑衅或者挖苦,就算有,也会是他可以完全相信与放纵的那一个。

  ………………………………………………………………

他奶奶的,忘记这个了,完了十三要明天出来了(生无可恋)


  

  

从未ッ想过
师徒圈的同志们,孩子要饿死了,...

师徒圈的同志们,孩子要饿死了,产点粮吧!

师徒圈的同志们,孩子要饿死了,产点粮吧!

从未ッ想过

粮,也需要自己产,虽然很烂

粮,也需要自己产,虽然很烂

从未ッ想过

谁高估了谁的情

师徒CP向,自行避雷

  本章现说明一下凤的家室(明天十三登场)

……………………………………………………………

  墨色天空被一层层楼遮挡大半,明月挂在上面显得孤寂又高洁,却仍不选择明媚的白天,而是选择了危险冷清的黑夜。

  他在跑,使出全力跑,可仍像原地踏步。四周全黑脚下的湿漉感让他十分难受,突然之间地面不再平坦,像液体一般慢慢吞噬他,让他在惊恐与厌恶中失去希望。

  他睁开眼,青色的眸子里尚有惊慌,银白色刘海被汗液粘附在他的眉目前方,是一个只有十几岁的孩子。

  ‘少爷,先生叫...

师徒CP向,自行避雷

  本章现说明一下凤的家室(明天十三登场)

……………………………………………………………

  墨色天空被一层层楼遮挡大半,明月挂在上面显得孤寂又高洁,却仍不选择明媚的白天,而是选择了危险冷清的黑夜。

  他在跑,使出全力跑,可仍像原地踏步。四周全黑脚下的湿漉感让他十分难受,突然之间地面不再平坦,像液体一般慢慢吞噬他,让他在惊恐与厌恶中失去希望。

  他睁开眼,青色的眸子里尚有惊慌,银白色刘海被汗液粘附在他的眉目前方,是一个只有十几岁的孩子。

  ‘少爷,先生叫你下去’那门外管家敲了敲他卧室的门,使他快速调好情绪,来到洗手间,冲了下脸。

   银发青眸,怎么看怎么是青家最纯正的血统,加上他宛如天才一般时常出现在公司高层来开展项目的会议,甚至是公司一个股东。

                    〖多完美啊〗

  他心里想着,但又是为什么父亲不怎么看好他呢,这个问题像一个心魔一样无论何时,他都在审问自己。

  或许,答案早就告诉他了,他八岁那年获得了比武赛的第一,风风火火的想第一个冲回家,告诉他父亲。

  想不到的是父亲在学校等着他,欢喜的眼神却突然凝固,在他父亲身边,有一个陌生女人还有一个比他略小的小孩。

  他应当有答案的,可仍不相信直到他眼睛下移至那握住的双手,他知道那是父亲和那个人的,而那个女人又拉着小孩的手,多么和谐的画面

  他突然感觉那满腹想对父亲的话,想让他请自己吃饭,又或者和他出去玩的一些话顿时就只剩下一句:

            ‘父亲,回家了’

  他默认了这件事,本应该表示态度的,但想了想,还是算了,本该有蓬勃力量猛跳的心脏,却好像被闷了一棍子一样,再也没起来

  曾经光芒万丈,被无数人称赞的他,如今却像是多余一样的可怜虫,他强大的自尊是不许这样的,但毕竟是事实啊……

  ‘听说了吗青老爷子又娶了’

   ‘啊,青家大少爷也太可怜了’他曾无意间听到的两个妇人的对话。可笑的是,她们曾和他当面说过他的优秀

  他从那没有血缘关系的‘好弟弟’眼里看出了对他的敌意,而唯一的靠山,他的父亲,却和他们母子聊的不亦乐乎。

   自从以后,他更是喜欢往公司跑,取得社会的利益来补上心里的不甘,从而也加入了一个刺客组织,专以刺杀为生的生活,激起了他久违的兴趣。

  他活在社会之中的利益面前也活在暴力血腥的刺客之中。明明像高洁君子一样,却非要活在污垢里,染了血红。

   他知道会有人说他冷血,暴力,强大…但这些足够了再也不会有人说他像个可怜虫了

   他是一个幸福家庭的可怜虫,多余者,是一个刺客组织强大之人,他应该为自己利益与自尊而活,他可是青家大少爷青凤。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