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梅莉

28491浏览    560参与
快乐咸鸽落砸
老图凑数,是姐妹花√ 作业肝完...

老图凑数,是姐妹花√

作业肝完就画个生贺小短漫(咕)

老图凑数,是姐妹花√

作业肝完就画个生贺小短漫(咕)

月見山合法奈
✨🏮正月初一行大運 祝福雖遲...

✨🏮正月初一行大運 祝福雖遲但到🏮✨
祝您新年:
        ✨梅開二度 好運蓮年✨

✨🏮正月初一行大運 祝福雖遲但到🏮✨
祝您新年:
        ✨梅開二度 好運蓮年✨

睡袋熊X

没错,这是手嗨出的魔法少女梅莉酱

没错,这是手嗨出的魔法少女梅莉酱

月見山合法奈
🔹メリー the KAWAI...

🔹メリー the KAWAII ネオンgirl💗

——
vaporwave梅莉 第一次画蒸汽波风
东京街头霓虹感 高饱和选色配色我画完快瞎了 可能要缓好一段时间才能再继续画类似风格的x

🔹メリー the KAWAII ネオンgirl💗

——
vaporwave梅莉 第一次画蒸汽波风
东京街头霓虹感 高饱和选色配色我画完快瞎了 可能要缓好一段时间才能再继续画类似风格的x

秘封病人冰焰

最近瘫在家里所以画了很多|*´艸`*) 

爬爬爬

最近瘫在家里所以画了很多|*´艸`*) 

爬爬爬

秘封病人冰焰
私心向日葵和秘封同框√ 上色还...

私心向日葵和秘封同框√

上色还是💩

私心向日葵和秘封同框√

上色还是💩

笛子

【凹凸乙女】如此真实的凹凸世界⑩

这几天摸鱼去了…

接下来可能会更加的虐…做好准备。


身前站着许许多多的人,她们的面容都模糊不清,唯一面孔清晰的人正畏畏缩缩的躲在为首的人的身后,用着带泪的眼看着我。


“所以说,是你做的吗?”


站在最前面的女孩子微抬下巴,盛气凌然的质问着。


“………”

“我不知道。”


沉默了一会儿,我微笑着回答。


那女孩顿时转过头看了身后的人一眼。那个胆小的身影哆嗦了一下,左右望望,像是下定决心般冲上前来握住我的肩膀,大力摇晃着。


“你,你为什么要撒谎啊?!诚实点承认吧!说不定…说不定你不会有事的!”


她的眼睛盛满了祈求和恐惧,紧抓着肩膀的手几乎深深掐...

这几天摸鱼去了…

接下来可能会更加的虐…做好准备。




身前站着许许多多的人,她们的面容都模糊不清,唯一面孔清晰的人正畏畏缩缩的躲在为首的人的身后,用着带泪的眼看着我。


“所以说,是你做的吗?”


站在最前面的女孩子微抬下巴,盛气凌然的质问着。


“………”

“我不知道。”


沉默了一会儿,我微笑着回答。


那女孩顿时转过头看了身后的人一眼。那个胆小的身影哆嗦了一下,左右望望,像是下定决心般冲上前来握住我的肩膀,大力摇晃着。


“你,你为什么要撒谎啊?!诚实点承认吧!说不定…说不定你不会有事的!”


她的眼睛盛满了祈求和恐惧,紧抓着肩膀的手几乎深深掐入肉中。这种疼痛顺着肩膀渐渐蔓延到了全身,使我整个身体几乎都僵硬起来。


我再次张开嘴,却发现‘说话’这个动作是如此的艰难,有什么泛着苦味的东西从嘴里流入胃里,使胃也开始抽搐。


“…是…我做的…”


身前的人们用手捂住嘴,肩膀微微抖动。


耳边传来掩饰不住喜悦的笑声和低低的嗤笑,眼前的景象一片模糊扭曲,胸口几乎沉闷的快要爆炸。


领头的女孩子终于停止了笑。用手抹了一下眼角,看向我的身后,仍然带着笑意说着:


“你都听到了吧?她承认了。”


心脏猛的被攥紧,我不敢置信的回头,看到了一张脸,带着深深的失望。


[不要…]

[不要这样看着我…]

[你相信我吗…?]


我向他伸出手,但还没触碰到衣角他就已经转身离去。


————


我猛的坐起身,大口喘息着,没有注意到身上盖着的薄毯滑落到了腿上。


【您的精神状态不太好。】


[…做了一个噩梦而已…没事的。]勉强挤出一个微笑,柔声回答系统。


过了一会儿,心情完全平静下来了,望向四周。


用石头围成一圈的篝火里明亮的火焰跃动着,驱散着身体的寒冷。


蕾蒂和梅莉这对姐妹相互依偎着睡在一起,显出难得安宁的面容。


安迷修背靠着树干,手搭在屈起的腿上,另一只垂下来的手边安放着从不离身的双剑。但他此时眉头紧皱,神情似乎有些痛苦,嘴里呢喃着:


“师父…”


我在他身边蹲下来,观察了一会儿后用一根手指轻轻抵着他的眉头,小幅度的揉着,直到把皱纹揉散。


然后轻轻抚摸着骑士的头,哼着不知道从哪听来的摇篮曲,明显看见他放松了紧绷着的身体,清俊的面容变得毫无防备了起来。


[这幅样子真是引人犯罪啊…难怪那么多人喜欢他。]我漫无边际的想着。顺手给他盖上毛毯后起身回到原来的地方。


重新躺下来,望着夜空的繁星,渐渐困意上涌。


由于四个人分组狩猎魔兽效率更高,于是在姐妹花的请求下,我和姐姐蕾蒂一组,安迷修和妹妹梅莉一组。两组不能相隔太远,这样如果遇到危险能更快收到援助。


[这次狩猎会成功的吧?]这样想着。


直到背被人推了一把。


魔兽的利爪带着劲风朝我的脸抓来,用尽所有力气往旁边蹬过去,余光瞥到一道紫色的人影,那与蕾蒂有相同面貌的人影恶意的一笑,一下子就消失了。


“……”


我心中燃着冰冷的怒火,趁机深深将匕首刺进魔兽的眼睛里,用力的翻搅。魔兽发出一声哀嚎后倒下了。


没有管仍然留在它眼眶里的匕首,我径直朝蕾蒂走去。


她看着我的表情,有些畏惧,脚往后挪了几步。但我没有给她逃走的机会,冲上前将她扑倒在地,双手紧紧扼住她的喉咙,发出的声音是我自己都没想到的沙哑低沉。


“……为什么这么做,我明明救了你们不是吗?”


她没有余力回答,双手拼命的抓挠着扼着她的手,十分痛苦的样子,脚拼命蹬地企图掀翻身上的人。


力量因为愤怒源源不断的涌出,我的手更加用力。


“我冒着失去生命的风险救了你们,你们就是这样回报我的吗?”


我自己都不知道究竟是在问谁。


心中有个声音拼命阻止着,她哭喊着“住手!”“不要这样!”


液体从眼眶滑落,滴在了身下人的痛苦扭曲的脸庞上。


手突然被紧紧抓住,极大的力道将我整个人从蕾蒂身上扯起。手腕疼的几乎要断裂。


恍惚着抬头,看到梅莉隐隐失望的表情,随后又换成担忧的样子上前去扶起地上的人。


随后我又低下头,不敢看面前人的神情。


[你现在的表情是什么样的?啊啊…肯定,对我很失望吧…不要那样看着我…]


我拼命扯动手腕,想从那人的禁锢中逃脱,失败后气得用牙齿恶狠狠的咬了他的手。


嘴里品尝到了鲜血的味道,他终于放开手了。


我猛的往前一推,转身逃离这里。路过姐妹花时听到了低低的害怕的抽泣。


“………”


强忍着心中的宛如撕裂般的痛,我对着系统说:


[启动传送。]


【由于不是紧急传送,需要消耗大量积分,三秒后完成传送。】


身后似乎有急促的脚步声,我没有回头。


经过熟悉的眩晕以后脚踏到了土地上。然后我靠着树干坐在地上,抱住双膝将头埋了进去。





笛子

【凹凸乙女】如此真实的凹凸世界⑨

塑料姐妹花出场!

大嘎元旦快乐呀


骑士握着双剑挡在身前,前方是一头巨大的魔兽,狰狞的骨刺分布在它身体的各个部位,嚎叫声让人灵魂都仿佛在颤抖。魔兽低下头,因为嗅到了猎物的香气口中流出唾液,滴在地上,腐蚀出一个坑洞。


骑士身子一矮,下一秒便出现在了魔兽的脖颈上方,用力斩了下去。


喷涌而出的血花撒的到处都是,断掉的头颅在地上咕噜滚一圈后停下来,正好对着蹲在地上的我。


我顶着满头的鲜血面无表情的与它的的眼睛对视。


[啧…这魔兽怎么长得跟闹着玩儿似的。]


满身清爽干净的安迷修走过来毫不嫌...

塑料姐妹花出场!

大嘎元旦快乐呀


 

骑士握着双剑挡在身前,前方是一头巨大的魔兽,狰狞的骨刺分布在它身体的各个部位,嚎叫声让人灵魂都仿佛在颤抖。魔兽低下头,因为嗅到了猎物的香气口中流出唾液,滴在地上,腐蚀出一个坑洞。


 

骑士身子一矮,下一秒便出现在了魔兽的脖颈上方,用力斩了下去。


 

喷涌而出的血花撒的到处都是,断掉的头颅在地上咕噜滚一圈后停下来,正好对着蹲在地上的我。


 

我顶着满头的鲜血面无表情的与它的的眼睛对视。


 

[啧…这魔兽怎么长得跟闹着玩儿似的。]


 

满身清爽干净的安迷修走过来毫不嫌弃的拍拍我的脑袋,赞扬的说:


 

“小姐有好好听我的话乖乖待在原地呢,真厉害啊。”


 

看着他的手染上血污,我略带恶意的用头又蹭了蹭他的手心。


 

他笑的更开心了,柔声说:“在下要去狩猎下一头魔兽了,小姐也要依旧呆在这里好么?”


 

瘫着脸点点头。然后转过身去戳小石头玩。


 

并不是我想咸鱼,而是在第三次冲到安迷修剑下失败后被他提溜着后领扔到安全地带了。所以就只能看着大佬秀操作。


 

我正在数第47块小石子的时候不远处突然传来几声尖叫和魔兽的嘶吼。


 

“救命啊!谁来救救我们!”

“姐姐!快点跑!”


 

我猛地起身,丢下石头就要过去看看情况。


 

【支线任务:在原地数一千颗石子。(0/1000)】


 

这种情况下还数什么鬼石头啊?!


 

[等等…你的意思是不要救她们么…?]我抿了抿嘴,脚下跑动的动作不变。


 

两三步跨上石头,躲在后面悄悄观察着。


 

跑在前方的是一蓝一紫两位少女,身后紧紧追逐她们的是与刚才安迷修猎杀的长得一样的魔兽。


 

这相似的面容与着装…我瞬间想起了那对姐妹花。是梅莉和蕾蒂!


 

她们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不对!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魔兽已经快要追上她们了!如果死在这里那在迷宫战的时候就不会有这对姐妹花互相残杀的情况出现!


 

可能会引起剧情的变动!虽然是不太重要的人物但是很有可能造成极大的影响!


 

身体先于大脑冲了出去,我发动了【仇恨凝视】技能,魔兽停下撕咬的动作看向了我,头上鲜红的名字反复变化,最终停在了[蕾蒂,梅莉]。然后继续追逐着趁机逃跑的姐妹花。


 

技能发动失败?!咬咬牙,继续拉进和魔兽的距离,再一次发动了【仇恨凝视】。


 

这次魔兽转头向我冲来,但它的尾巴突然横扫,那对姐妹被扇飞了出去。


 

忍住爆粗口的欲望疯狂使用【仇恨凝视】,魔兽在我和倒地的姐妹花中间徘徊,但始终不愿意放弃攻击她们的想法。


 

你们到底对它做了什么仇恨拉的这么稳?!我在心里怒吼。


 

终于跑到魔兽面前,拔出匕首用力划了一下它粗壮的前肢。只留下一道浅浅的白痕。


 

……对不起,大佬,打扰了。


 

魔兽被激怒,张开嘴就冲我咬过来。我向后一躲,前方的大石块被咬中碎成了齑粉。巨大的头颅在眼前一闪而过,我眼尖的看到它的额头有块鲜血淋漓的伤口,像是被活生生剜下来了什么东西一样。


 

根据和安迷修组队的经验,这种魔兽的额头上有个金色的骨刺,是魔兽的力量来源,同时也值大量积分……


 

我喷出一口老血,原来你们是夺了人家命根子吗?!身体一转,向着俩姐妹花狂奔而去。


 

她们看到不知道从哪里窜出来的人身后跟着的魔兽后惊恐的往前跑。我拼了老命终于追上她们,冲她们凶狠的吼着:


 

“如果不想死就把你们拿走的东西给我!!”


 

紫色衣服的女孩哆哆嗦嗦的从怀里拿出一根金色的骨刺递给我。


 

我一把夺过快速将骨刺与一块石头绑在一起,然后扯着线在空中转了几圈朝另一个方向尽可能扔远了。


 

魔兽大吼一声沉重的身躯向骨刺的方向冲去。


 

趁着这段空隙我回头正要让她们赶快跑,却发现她们已经跑出一段距离了。


 

“………”


 

我拼命迈动脚步往前跑着,耳边刮过的风几乎要涨破我的耳膜,剧烈呼吸的情况下胸口仿佛要炸裂,喉咙泛起一股腥甜。


 

眼前终于出现一个山洞,蕾蒂和梅莉已经躲进去了,她们堵住洞口,手里拿着武器,锋利的剑端对着我,脸上满是乞求。


 

[求求你,不要过来了,快把它引走吧]


 

————!


 

我猛的停下脚步,沉默的看着她们。


 

身前是巨大的山石挡住去路,只有狭小的洞口可以勉强躲避,而身后又重新响起了沉重的脚步声。


 

我深呼吸一口气,握紧匕首转过身面对狂奔而来的魔兽。


 

啊啊…不是已经习惯了么?为什么心还是会痛呢?


 

腥臭的风伴随着魔兽的嘶吼扑面而来,它口中的毒液有几滴甩在了我的身上,血肉被腐蚀的灼痛刺激着神经。


 

平静的仰头看着魔兽张开的口,森森的利齿闪着尖锐的光。


 

在它咬下的那一刹那,红蓝两道光交错着滑过魔兽的头颅,割碎的肉块掉在身旁,不可避免的,我又被血淋了一身。


 

白衣骑士轻巧落地后满脸焦急的向这边跑过来,却被蓝紫两道倩影扑上来缠住了。


 

骑士身边环绕着巧笑倩兮的美人们,而且美人的仰慕的目光也时刻跟随着救她们于水火中的英雄。


 

而脏兮兮的假公主满身血污,静静的看着不远处的美好场景。


 

我收回目光,用衣服为数不多干净的一角轻轻擦拭着匕首。如同镜子一样的匕首反射出我的脸。


 

[真是难看啊…]我想着。


 

【支线任务失败。这就是你想要的结果?】


 

我对着空中笑了笑。


 

[反正…跟以前也没什么不同嘛。]












秘封病人冰焰

画了这样的图打算做挂件
想问问有没有人想要(
如果反响还可以的话那就多做些拿去卖
(还没想好怎么寄草)
没人的话我就自己拿去嗨了x

画了这样的图打算做挂件
想问问有没有人想要(
如果反响还可以的话那就多做些拿去卖
(还没想好怎么寄草)
没人的话我就自己拿去嗨了x

我大概是只狐吹
啊,蕾蒂梅莉,我会永远喜欢你们...

啊,蕾蒂梅莉,我会永远喜欢你们的!即使 你们已经不在了QAQ!

啊,蕾蒂梅莉,我会永远喜欢你们的!即使 你们已经不在了QAQ!

Prll7R_
……无法叫人移开视线不应存在于...

……无法叫人移开视线
不应存在于现世的樱花树,静静伫立在那里。

……无法叫人移开视线
不应存在于现世的樱花树,静静伫立在那里。

Ti_緹

太忙了 作息啥的完全不規律 還有就是無論何時手腳都像冰條一樣()

話說我私設的梅莉和女梅林不是一個概念 是那個梅林皮的魔法少女偶像哦 (基本就等於某梅的○癖整合了(其實是個人○癖整合吧kora!(劃掉

太忙了 作息啥的完全不規律 還有就是無論何時手腳都像冰條一樣()

話說我私設的梅莉和女梅林不是一個概念 是那個梅林皮的魔法少女偶像哦 (基本就等於某梅的○癖整合了(其實是個人○癖整合吧kora!(劃掉

秘封病人冰焰

以后也请大概会画一堆这种简单的
好画
真的好画

以后也请大概会画一堆这种简单的
好画
真的好画

秘封病人冰焰

把最近屯的秘封一起发出来了www

正在努力练上色可是上色好难

把最近屯的秘封一起发出来了www

正在努力练上色可是上色好难

尚金皮卡

医生的甜蜜爱恋

罗曼是在网络上认识的梅莉酱,梅莉是活泼美丽的少女主播,而他是喜爱甜食的内向死宅。

或许我俩一点都不合适吧?医生不止一次的这么想。

“对方向你发出了视频邀请,同意或拒绝。”

这是二人网恋后的第一次视频,医生盯着电脑屏幕看了半天,终于狠下心,视频就视频吧,不过就是露脸而已,反正被人说长相软弱不是一次两次了,大不了就被梅莉酱笑一顿,就当逗她开心了。

于是,那微微颤抖的指尖点了同意。

“罗曼医生?”梅莉的声音传来,悦耳至极。

即便已经是第n次观摩梅莉的样貌,罗曼还是忍不住的沉浸其中。

彩虹般的长发,精雕细琢般的脸蛋,啊啊,这是将上帝的宠爱集于一身了吧,世上怎会有这样好看的人,完美至极。...

罗曼是在网络上认识的梅莉酱,梅莉是活泼美丽的少女主播,而他是喜爱甜食的内向死宅。

或许我俩一点都不合适吧?医生不止一次的这么想。

“对方向你发出了视频邀请,同意或拒绝。”

这是二人网恋后的第一次视频,医生盯着电脑屏幕看了半天,终于狠下心,视频就视频吧,不过就是露脸而已,反正被人说长相软弱不是一次两次了,大不了就被梅莉酱笑一顿,就当逗她开心了。

于是,那微微颤抖的指尖点了同意。

“罗曼医生?”梅莉的声音传来,悦耳至极。

即便已经是第n次观摩梅莉的样貌,罗曼还是忍不住的沉浸其中。

彩虹般的长发,精雕细琢般的脸蛋,啊啊,这是将上帝的宠爱集于一身了吧,世上怎会有这样好看的人,完美至极。

“罗曼医生比我想象中的可爱很多哦~”梅莉俏皮眨眼道。

“诶?”不会觉得男人拥有粉色头发很怪异吗?

“发色也很棒啊,看起来软软的,甜甜的,就像草莓蛋糕一样。”

“是,是吗?梅莉酱你没失望就好。”

“罗曼医生喜欢吃草莓蛋糕是吗?”

“是的,我觉得味道很好。”

“我也喜欢哦~”梅莉酱说着还拿出一块草莓蛋糕吃了起来,边吃边道,“我觉得它就像医生你一样甜呢。”

“什!什么……咳咳咳……”医生的耳廓微红,脸也不经意间浮现出害羞的红晕。

“罗曼是不喜欢我吗?”梅莉好像要哭出来的样子,“我可是很喜欢医生你的。”

“怎,怎么会。我当然喜欢梅莉酱啊。”

“那你能说清楚你有多喜欢我吗?说的越多越好,我想听罗曼说。”梅莉好看的眼睛直直看向罗曼。

罗曼稍微有些不好意思,不过还是下定决心将自己的爱意诉说出来,既然她想听,既然我想说。男人微微攥紧了拳头,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那颗粉红色的脑袋,对着屏幕那旁的“美少女”说出自己的纯情告白。

“我喜欢梅莉酱,很久很久以前就开始喜欢了,你很温柔善良,却也很活泼,十分的善解人意,长的也特别好看,当然最重要的还是你的性格,你给我带来了很多次精神慰藉,像是一个心灵上的支柱,现实中我的工作沉重,但是每次当看到梅莉酱的笑容时,似乎所有疲惫都散去了,而且不知为什么,有点稍微自恋的讲,梅莉酱你好像还挺喜欢我的,虽然我不知道我哪里好,当然我也喜欢你,很喜欢很喜欢…………”

此时此刻,电脑的另一旁。

“哈哈哈哈所罗门太搞笑了,我一定要把这段保存下来,流传给世人。”

“人类的情感果然很美味呢,罗马尼看着好像也很美味。下次要不要以梅莉哥哥身份出现呢?去现实中品尝一下“草莓蛋糕”吧。”

彩发“美少女”梅林想道。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