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梅萨

1579浏览    68参与
酱汁拌菜

实田千圣 超时空要塞Δ マクロスΔ 男性角色版权绘

实田千圣 超时空要塞Δ マクロスΔ 男性角色版权绘

曉風殘月

【UL/梅薩】二十字微小說

嚐試把十個標題的內容都做到有連貫
整個就是薩爾卡多要回現世,梅倫獨自在影世界思念
梅倫的回憶卻是那種事(掩面)
然後UST和PWP根本就是亂來嘛(掩面)

=============

Future Fic(未来)
我很害怕……因為我看不到我們的未來。

Humor(幽默)
臨走前,你還跟我玩開笑,希望我不要悲傷。

Angst(焦慮)
眼看著你快要消失於黑暗,我卻沒法阻止。

Death(死亡)
你猶如死亡般,從我面前、完全消失。

Fetish(戀物癖)
不時聞著兜帽上、只屬於你的氣味……

Fantasy(幻想)
看著半空的床,我在想……要是你在就好了。

UST(Unresolved Sexual Tension,未解决情欲)
手指...

嚐試把十個標題的內容都做到有連貫
整個就是薩爾卡多要回現世,梅倫獨自在影世界思念
梅倫的回憶卻是那種事(掩面)
然後UST和PWP根本就是亂來嘛(掩面)


=============

Future Fic(未来)
我很害怕……因為我看不到我們的未來。

Humor(幽默)
臨走前,你還跟我玩開笑,希望我不要悲傷。

Angst(焦慮)
眼看著你快要消失於黑暗,我卻沒法阻止。

Death(死亡)
你猶如死亡般,從我面前、完全消失。

Fetish(戀物癖)
不時聞著兜帽上、只屬於你的氣味……

Fantasy(幻想)
看著半空的床,我在想……要是你在就好了。

UST(Unresolved Sexual Tension,未解决情欲)
手指順過你的背、你的腰,在你耳邊吐氣。

PWP(Plot, What Plot? 無劇情。在此狹義為“上床”)
「啊、啊哈……梅、梅倫……慢、慢點……」

First Time(第一次)
那一夜,你的呻吟聲,仍然在我腦內徘徊。

Crackfic(片段)
「薩爾卡多……」我很想你、想你的一切。


曉風殘月

【UL/梅薩】我的右眼,你的左眼(下)

梅倫之所以不把自己的左眼給了薩爾卡多
是因為他想跟薩爾卡多一樣左眼是翠綠色且是來自梅倫
感覺上就有唯一相同和連繫的地方

=============


今天的天氣不太好,雖然是在早上但天空已經烏雲密佈,不時傳出打雷的聲音。

薩爾卡多抱著書本,在擠擁的街道上左穿右插,因為他快要遲到了。

平時靠著陽光而醒,今天卻黑得像晚上,一時沒在注意就睡過頭了,於是只好趕忙的梳洗整理好就衝出門口。

一邊注意著時間,一邊在路上奔跑著「過了轉角就到了!」

在轉角前,就準備轉過去前,突然一抹啡色的人影出現,來不及停下來就撞了上去,向後踉蹌了幾步,一個站不穩,以為自己的屁股要跟地板親吻的時候,對方的手環上自己的腰,一拉,整個人就靠...

梅倫之所以不把自己的左眼給了薩爾卡多
是因為他想跟薩爾卡多一樣左眼是翠綠色且是來自梅倫
感覺上就有唯一相同和連繫的地方


=============


今天的天氣不太好,雖然是在早上但天空已經烏雲密佈,不時傳出打雷的聲音。

薩爾卡多抱著書本,在擠擁的街道上左穿右插,因為他快要遲到了。

平時靠著陽光而醒,今天卻黑得像晚上,一時沒在注意就睡過頭了,於是只好趕忙的梳洗整理好就衝出門口。

一邊注意著時間,一邊在路上奔跑著「過了轉角就到了!」

在轉角前,就準備轉過去前,突然一抹啡色的人影出現,來不及停下來就撞了上去,向後踉蹌了幾步,一個站不穩,以為自己的屁股要跟地板親吻的時候,對方的手環上自己的腰,一拉,整個人就靠上對方。

雖然屁股免痛是好事,但現在這個動作也很尷尬,連忙把人推開。

「對、對不起!」連忙鞠躬道歉、道謝「謝謝你!」

抬起頭,對上了對方翠綠色的左眼,右眼卻被繃帶纏著,臉上掛著優雅的笑容,右臉頰上有著四個菱形的紅色刺青。

「沒事就好了,薩爾卡多。」溫柔的語氣、既熟悉且陌生的聲線,茶色的清爽短髮,剪裁貼身的燕尾服。

怎麼有一種曾經見過的感覺?

而且、還有一陣揪痛……

「梅、梅……」薩爾卡多衝口而出的一個字,令對方有點微愕,不過優雅的笑容重新掛上

總覺得自己是認識對方,但他的名字只能維持在「梅」字上,一切都很熟悉,他理應熟悉,卻沒有任何有關對方的記憶,一點也沒有。

突然從左臉頰上傳來溫熱的感覺,伸手輕觸,那是溫熱的淚水,莫名其妙的衝出眼眶,一滴又一滴的滑過臉龐。

對方伸手替自己拭去眼淚,溫柔的問著「怎麼了?」

連忙把他的手撥開,把兜帽稍微拉低,低下頭「沒事,對不起先走了。」不多說,立即撓過對方離開。

默默看著灰黑色的身影離開的視線範圍,微微的勾起嘴角,伸手撫上了自己的左眼。

看上去雖然在笑,可是眼底裡盡是失落、悲傷……

當聽到從他的嘴裡吐出的單字,確實令人又驚又喜,渴望著薩爾卡多會記起影世界的一切、同時亦希望他永遠記不起來,這是多麼的矛盾。

「既然活得不錯,梅倫也沒甚麼再掛心了。」




我的右眼,你的左眼


伴著你一起繼續走下去、一起看這個美麗的世界


共同擁有的翠綠眼眸


成為我們唯一的牽連


一起活著


一直活下去


直至你再次死去












「メ、メ……レン……」

曉風殘月

【UL/梅薩】我的右眼,你的左眼(上)

這邊是設定了薩爾卡多的左眼是失明的
然後由沃肯確定了能夠做手術
所以梅倫的右眼就給了薩爾卡多w
至於為甚麼是整顆右眼而不是把視網膜給了薩爾卡多
這是因為想寫雙色瞳(掩面)
雙色瞳神萌啊(//艸//)

=============


「這樣好嗎?梅倫。」靛色的雙眼憂心的看著眼前醒過來的人。

「這樣就好了,梅倫沒關係。」輕輕的拍了拍身旁的沃肯「反正梅倫是個沒有未來的人,這就當是送給他的……離別禮物。」伸手摸了摸多了崩帶纏著的右眼位置,輕按一下,還清楚的感受到痛感,非常真實。

他轉過望過去躺在旁邊的病床、還在麻醉藥藥效的底下熟睡的薩爾卡多,他的左眼也被繃帶包裹著,純白的繃帶上帶有一點血紅。

「你、不打算去送行嗎?」...

這邊是設定了薩爾卡多的左眼是失明的
然後由沃肯確定了能夠做手術
所以梅倫的右眼就給了薩爾卡多w
至於為甚麼是整顆右眼而不是把視網膜給了薩爾卡多
這是因為想寫雙色瞳(掩面)
雙色瞳神萌啊(//艸//)


=============


「這樣好嗎?梅倫。」靛色的雙眼憂心的看著眼前醒過來的人。

「這樣就好了,梅倫沒關係。」輕輕的拍了拍身旁的沃肯「反正梅倫是個沒有未來的人,這就當是送給他的……離別禮物。」伸手摸了摸多了崩帶纏著的右眼位置,輕按一下,還清楚的感受到痛感,非常真實。

他轉過望過去躺在旁邊的病床、還在麻醉藥藥效的底下熟睡的薩爾卡多,他的左眼也被繃帶包裹著,純白的繃帶上帶有一點血紅。

「你、不打算去送行嗎?」沃肯一邊說,一邊收拾桌面上的工具。

「要是給他知道了梅倫的自把自為會非常生氣的,說不定不願意離開,所以我跟大小姐說好了,我等一下就會送他回去現世。」趁藥效還未過就送他回去,這是作為引路人替你做的最後一件事。

然後他一醒來,就會忘記影世界的所有事,然後會重新、過著擁有雙眼的新生活。

沒錯,連梅倫的事也一拼、忘得一乾二淨。





希望薩爾卡多你會有一個新的人生、新的開始。
梅倫會在這裡……祝福你。










晨光透過窗戶灑進屋內,躺在床上的青年輕皺了下眉頭,翻過身,並不打算立即起床。

很累……

不知道為甚麼很累,四肢好像做完劇烈運動後一樣的酸痛,還想再睡。

把頭埋進枕頭,突如其來的痛感令青年瞬間的睜開眼睛,並從床上坐了起來。

用手抹了下臉,觸感並未如平常一樣,並多了一份奇怪的觸感,立即跳下床衝進洗手間。

鏡子裡的自己,對上了自己那暗紅色的眼眸,另一邊卻多了一層又一層的繃帶。

左手輕輕的撫上那些繃帶,卻從近期的記憶並未尋獲眼睛受傷的事。

好奇的解下繃帶,緊閉著的左眼緩緩的睜開,突然接受光線的刺激令左眼反射的再次閉上。
他慢慢的把眼睛睜開,再習慣了光線後,再把眼睛睜開。

模糊不清的影像慢慢變得清晰,鏡子上的自己,擁有一隻暗紅色、和一隻翠綠色的異色瞳。

所看到的東西從平面變為立體,奇怪的感覺湧入腦海,不曾記得自己擁有異色瞳。

伸手輕撫在鏡上的自己,非常奇怪的感覺,但又說不出是甚麼。

日常生活之中,他的身體跟他說他未曾擁有過左眼,他的習慣、他的戰鬥……都不曾依賴過左眼。

身邊的人卻沒有驚訝於自己的異色瞳,自然以為他自己的左眼曾經受過傷。

曉風殘月

【UL/梅薩】我是你的誰?

「你說,你昨晚跟那個蟑螂做了甚麼?!」

「沒有做甚麼,睡在同一張床而已。」

「別騙人!」

「我要跟誰一起睡也不用問你的意見吧?」

「啪!」

薩爾卡多隨即用手捂住被打的左臉頰,一巴掌過後感覺到臉頰都發燙,從左手心感受得清清楚楚。

沒想到會打下去,把手收到背後,打人的感覺還殘留在手上「我……」

皺著眉頭,嘴巴微微張合,想說點甚麼,但瞬間又不曉得要說甚麼。

別過頭,把兜帽微微拉下,不讓眼前的梅倫看到現在自己的表情,這一刻,不想給你看到,現在自己難看的表情。

「抱歉,如果沒有事的話我想先回去圖書館。」說著,薩爾卡多轉過身,低著頭離開。

梅倫看著薩爾卡多離開的方向,沒有說甚麼,也沒有...

「你說,你昨晚跟那個蟑螂做了甚麼?!」

「沒有做甚麼,睡在同一張床而已。」

「別騙人!」

「我要跟誰一起睡也不用問你的意見吧?」

「啪!」

薩爾卡多隨即用手捂住被打的左臉頰,一巴掌過後感覺到臉頰都發燙,從左手心感受得清清楚楚。

沒想到會打下去,把手收到背後,打人的感覺還殘留在手上「我……」

皺著眉頭,嘴巴微微張合,想說點甚麼,但瞬間又不曉得要說甚麼。

別過頭,把兜帽微微拉下,不讓眼前的梅倫看到現在自己的表情,這一刻,不想給你看到,現在自己難看的表情。

「抱歉,如果沒有事的話我想先回去圖書館。」說著,薩爾卡多轉過身,低著頭離開。

梅倫看著薩爾卡多離開的方向,沒有說甚麼,也沒有挽留,直至那瘦弱的灰黑色身影消失於自己的眼前。

 

沒有說出口的那句話

 

薩爾卡多坐在圖書館的櫃檯前,處理著一本又一本的書本,整理好書單以及借閱名單。

摸了摸臉頰,雖然都沒有在發燙了,但那時的感覺還在。

伏在檯面上,自己昨晚太累不小心摸錯了房間,跟利恩睡了一晚,沒想到一出房間就見到梅倫,然後二話不說就被人拉去『審問』。

他跟利恩同睡又不是第一次發生……但偏偏卻說得自己好像跟利恩有不可告人的秘密的樣子。

幹嗎不信我?

討厭死這種狀況了。

看了看牆上的鐘,時間也不早了,今天早點回去睡吧,野蠻人的床還真的不好睡。

推開門,就見到梅倫早在旁邊站著,薩爾卡多拉了拉兜帽,裝著看不見的鎖著門,梅倫一手握上他那纖細的手臂「今早,對不起。」

「放手。」邊把鎖匙放回褲袋邊平靜的說著。

「薩爾卡多……」梅倫並沒打算放手,翠綠色的眼眸把對方的動作和表情都收到眼底。

「其實梅倫先生也不必道歉甚麼,我跟您又不是甚麼特別的關係,您的生活我不會管,所以也請您不要管我好不?」故意用上敬語,平靜的說著,沒有任何起伏「放手。」甩開對方的手。

「我放手後你打算去哪?」梅倫握著手臂的力度加重,不願放手、也不想放手。

「去找野蠻人同床共枕!這次會如您所願會跟他……」薩爾卡多還未說完,就被人拉入懷裡,緊緊的抱住「不要去找他。」

在薩爾卡多的耳邊輕喁著,並不是請求,而是命令。

被人抱著的薩爾卡多愣了愣,良久才懂得要掙扎「你管我!」

「我不能接受你跟我以外的人同床。」把擁抱的力度加緊,不容許懷中的人繼續掙扎。

「你憑甚麼要管我?!」生氣的說著,掙不開,可惡!

「因為我喜歡你。」額頭抵額頭的看著眼前的人。

「欸?」甚麼?你說了甚麼?

見到眼前的人呆住了,牽起了微笑「你是我、最喜歡的人。」翠綠色的眼眸對上了暗紅的眼瞳,堅定而認真。

清清楚楚的聽到梅倫所說的一字一句,頓時不知道應該作出甚麼反應,梅倫見此,連忙用唇覆上。

「唔?!你這臭蜜瓜在幹甚麼?!」薩爾卡多紅著臉,慌張的把梅倫的臉推開。

「吻你啊。」梅倫抓著薩爾卡多的手放在自己的唇前「那麼,我又是薩爾的誰呢?」

薩爾卡多把額頭抵在對方的肩,不讓對方再有機可乘、也不讓對方見到自己的臉變得更紅「跟你一樣啊……

 

 

 












 

 

 

最喜歡的人……

 

 

 

 

 

 


曉風殘月

【UL/梅薩/BE30題】29・撕毀夢想

陽光從窗戶透進房間,令房間充滿著溫暖。
青年緩緩睜開眼睛,這正是他所熟悉的房間中,熟悉的擺設、熟悉的味道。
然後,他吃力的從床上坐起來,費了不少的力,血糖偏低的自己感到一陣暈眩,乾脆靠著背後那人為他準備的背墊。
眼神渙散的看著前方,開始渡過他漫長的一天。
他坐在床上,偶然望向窗外、有時會有小鳥唱歌相伴,又望向純白的天花,有時望向房間的裝飾擺設。
當太陽來到最高的位置、也是整天最熱的時候,男人會捧著午餐過來。
坐在他的面前,一口一口的餵食,青年只能張口吞下。
這時,男人會跟他聊著今早的趣事,又或訴說抱怨,青年只是靜靜的聽著,偶然以單字回應。
餵食完後,男人就會拿走餐盤,再次把青年留在房間。
這時,青年會小心地走下...

陽光從窗戶透進房間,令房間充滿著溫暖。
青年緩緩睜開眼睛,這正是他所熟悉的房間中,熟悉的擺設、熟悉的味道。
然後,他吃力的從床上坐起來,費了不少的力,血糖偏低的自己感到一陣暈眩,乾脆靠著背後那人為他準備的背墊。
眼神渙散的看著前方,開始渡過他漫長的一天。
他坐在床上,偶然望向窗外、有時會有小鳥唱歌相伴,又望向純白的天花,有時望向房間的裝飾擺設。
當太陽來到最高的位置、也是整天最熱的時候,男人會捧著午餐過來。
坐在他的面前,一口一口的餵食,青年只能張口吞下。
這時,男人會跟他聊著今早的趣事,又或訴說抱怨,青年只是靜靜的聽著,偶然以單字回應。
餵食完後,男人就會拿走餐盤,再次把青年留在房間。
這時,青年會小心地走下床,赤裸裸的身體就在房間內活動,他會走到窗台前坐著,感受微風從窗戶吹進來的感覺,有時坐得太無聊,就會在窗台打盹。
直至男人完成一天的工作再次進來,捧著晚餐來餵食,青年才坐回床上。
然後他會繼續訴說今天的事,直到青年把晚餐吃完為止,男人會先把餐盤放於桌上。
「薩爾,接下來是我的晚餐時間了。」說畢,男人邊把身壓上去,邊在青年的耳邊說話、吐氣,意料之內會在男人的懷中抖震。
這時男人會露出滿意的笑容,並開始在青年的身上印上只屬於他的烙印,以示證明青年的男人的擁有物。
男人隨後扶住青年的腰身,讓他騎在自己的身上,男人非常喜歡這個體位。因為可以欣賞青年的表情、還有他為了解放而擺動纖腰的風景。
男人撫上鎖骨,繼而順至肩膀,他喜歡青年被自己截去雙臂的疤痕,凸凹不平的觸感令他愛不釋手。
失去雙臂的青年猶如失去翅膀的小鳥,即使他不把他放進籠子裡,他也不可能離開自己。
即使他知道雙臂對操偶師來說猶如生命般重要。
但他還是親手把他截下來,讓他成為自己的籠中鳥。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