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梅里美

24.1万浏览    1375参与
鸽王漠言

梅塔5做饭 (正文)

第一步淘米

看百之娇花,赠茯之奇迹。

梅里美不在塔巴斯的身边,塔巴斯的生活就混乱的一塌糊涂。

一场又一场如同对局的棋盘上,塔巴斯落下一颗又一颗的暗子,全局随着塔巴斯的节奏进行,平和下是风雨交加。

在下了第一盘后塔巴斯已经迷上了,看着阳光下的娇嫩花朵一朵朵的落入自己的手里。

塔巴斯看着夏安安在自己的游戏中如同蚂蚱般逃避,被迫放弃自己的所谓的朋友,不禁笑起。

直到,夏安安的行为惭渐不能引起塔巴斯的注意,塔巴斯感到十分空虚。

他有点想他了。

第二步浸泡

“王子,夏安安她们已经到了。”梅里美完完整整的原形在塔巴斯身后现了出现。

可是,塔巴斯看着为自己挡住攻击的梅里美,看着梅里美被抹...

第一步淘米

看百之娇花,赠茯之奇迹。

梅里美不在塔巴斯的身边,塔巴斯的生活就混乱的一塌糊涂。

一场又一场如同对局的棋盘上,塔巴斯落下一颗又一颗的暗子,全局随着塔巴斯的节奏进行,平和下是风雨交加。

在下了第一盘后塔巴斯已经迷上了,看着阳光下的娇嫩花朵一朵朵的落入自己的手里。

塔巴斯看着夏安安在自己的游戏中如同蚂蚱般逃避,被迫放弃自己的所谓的朋友,不禁笑起。

直到,夏安安的行为惭渐不能引起塔巴斯的注意,塔巴斯感到十分空虚。

他有点想他了。

第二步浸泡

“王子,夏安安她们已经到了。”梅里美完完整整的原形在塔巴斯身后现了出现。

可是,塔巴斯看着为自己挡住攻击的梅里美,看着梅里美被抹除神识的时候。

塔巴斯切切实实地害怕了。

“不,梅里美!”

塔巴斯伸出手虚空地抓了一下。

第三步预水

梅里美再次化成花心,但这次的花心没了有光泽。

第四步放入电饭煲

梅里美他会回来的。花心被塔巴斯埋入干净的泥土中。晕到塔巴斯被西蒙发现的时候,塔巴斯的眼罩和脸都是湿润的。

花心抽出嫩芽,缓缓生长着。

冬天,终于花开,塔巴斯连忙连泥带土捧起了花儿,放入室内的花盆中。花朵有一些亮点,从中出现了一个精灵王。

“唔?你是谁?”小小的梅里美看着塔巴斯,歪着头,呆呆的问道。

塔巴斯强扯起一个笑容,很别扭,喉间有些赌塞,勉强地回答道:“我是个坏人。”

“呀?你为什么这么伤心?”

塔巴斯穿过梅里美的虚影紧紧地抱着他。

“你这次别走了。”

他与他的感情正如黑玫瑰的花语一般:温柔真心、独一无二、你是恶魔,且为你所属、 忠诚。

鸽王漠言

梅塔5做饭(赠文勿盗)

看百之娇花,赠茯之奇迹。

“可恶的地球少女,我绝不放过你们”塔巴斯在他的异空间生起闷气。“梅里美你也是,弱成这样。”塔巴斯的指腹轻轻摩擦过他手中的花。

一个个都急着离开我,都弃我在黑暗中自行而去。

“呵呵,我的王子。”雅伽不宜时地在塔巴斯面前出现“你看起来心情不好啊。”雅伽有些好笑地看着塔巴斯。

塔巴斯挑了挑眉头,有些无语“雅伽,你又带来什么坏消息了?”

雅伽勾了勾嘴角,扇子轻轻扇动,眼角有了冷气“你没有黑玫瑰男爵,能加快么?”

塔巴斯舞了下长矛,“未必不可。”无限的怒火变成了呛人的压迫力。

雅伽隔着镜子也能感受到独属塔巴斯咄咄逼人的孤傲。“只要收集好精灵王,你将获得你所想要的,...

看百之娇花,赠茯之奇迹。

“可恶的地球少女,我绝不放过你们”塔巴斯在他的异空间生起闷气。“梅里美你也是,弱成这样。”塔巴斯的指腹轻轻摩擦过他手中的花。

一个个都急着离开我,都弃我在黑暗中自行而去。

“呵呵,我的王子。”雅伽不宜时地在塔巴斯面前出现“你看起来心情不好啊。”雅伽有些好笑地看着塔巴斯。

塔巴斯挑了挑眉头,有些无语“雅伽,你又带来什么坏消息了?”

雅伽勾了勾嘴角,扇子轻轻扇动,眼角有了冷气“你没有黑玫瑰男爵,能加快么?”

塔巴斯舞了下长矛,“未必不可。”无限的怒火变成了呛人的压迫力。

雅伽隔着镜子也能感受到独属塔巴斯咄咄逼人的孤傲。“只要收集好精灵王,你将获得你所想要的,我的王子。

鸽王漠言

梅塔4④

荆棘里的花唤醒沉睡的枝芽。

“塔谋长,我们会想方设法把您送到梅里美身边,您可以…二年后,我在…等您。

一片空白。

可以什么?塔巴斯迷茫的看着周围。你是谁?你在哪里?

“王子,醒醒。”梅里美的左眼看着塔巴斯,温柔的唤醒塔巴斯。

塔巴斯渐渐转醒,看着一片黑暗。

是啊,我现在是王子,还要用得管战场吗?

塔巴斯与梅里美在一起五年,仅仅五年塔巴斯的生活发生了天翻地覆的改变。从平民变成王子好像只在一瞬间。

一个“瞎子”和一个“独眼”在街上走,没有人敢笑。因为那是他们的王子和王子的秘书,是他们的救世主。

“梅,我好困啊。”塔巴斯抬起头,“望”着梅里美。三天里塔巴斯休息不到12小时,不停的打...

荆棘里的花唤醒沉睡的枝芽。

“塔谋长,我们会想方设法把您送到梅里美身边,您可以…二年后,我在…等您。

一片空白。

可以什么?塔巴斯迷茫的看着周围。你是谁?你在哪里?

“王子,醒醒。”梅里美的左眼看着塔巴斯,温柔的唤醒塔巴斯。

塔巴斯渐渐转醒,看着一片黑暗。

是啊,我现在是王子,还要用得管战场吗?

塔巴斯与梅里美在一起五年,仅仅五年塔巴斯的生活发生了天翻地覆的改变。从平民变成王子好像只在一瞬间。

一个“瞎子”和一个“独眼”在街上走,没有人敢笑。因为那是他们的王子和王子的秘书,是他们的救世主。

“梅,我好困啊。”塔巴斯抬起头,“望”着梅里美。三天里塔巴斯休息不到12小时,不停的打哈欠,眼角有些泪水。

梅里美看着塔巴斯无奈地摇了摇头“不行,王子您不想赢吗?”说完用手揉了揉塔巴斯的脸蛋。

“害。”塔巴斯有些沮丧,抬手轻轻拂上眼罩“梅,我的眼睛什么时候会好啊。”

塔巴斯每天都问这个问题,梅里美都是侧面回答,有时候直接沉默了。

“王子,您的眼睛是独一无二的美丽,我不想让人看到而已。”梅里美轻轻的告诉了他。

三年前。

“塔巴斯,你要去与他们见面了?”梅里美抓住了塔巴斯的手腕,“你见不到的。”梅里美再次像以前一样圈住了他,头埋在塔巴斯的脖子边上,近乎贪婪的吸蚀着塔巴斯的体香。

“什,什么?”塔巴斯被突然“袭击”自己的梅里美吓得有些发抖,也更因为梅里美口中的“见不到”愣住了。

梅里美感受着塔巴斯颤抖,不紧不慢地回答道“他们好像被风沙国杀死了。”好奇地等待着塔巴斯的反应。

塔巴斯血红色的眼睛有了些空洞,“不,这不能的。”塔巴斯在梅里美的怀里转了个身,双手紧紧揪着他的衣领。“梅里美,告诉我这不是真的,不是真的。”泪水在他眼眸前打转,无声地落下。

梅里美有些心疼。

战术卡文,宝子们喜欢刀子还是喜欢糖?速速召来~

无情的打卡机器
当塔巴斯把自己的邪恶计划告诉梅...

当塔巴斯把自己的邪恶计划告诉梅里美时:

当塔巴斯把自己的邪恶计划告诉梅里美时:

鸽王漠言

梅塔4③

塔巴斯愣住了,被梅里美浓浓的思念感所包围。

梅里美…我们是不是认识。

塔巴斯被梅里美紧紧拦着自己仍旧瘦劲的腰圈在怀里,不得动弹。

(塔巴斯的骨骼已经定型了加上咳疾折磨也是够呛的)

“咳咳…咳。”塔巴斯的咳疾又起范了。

梅里美放开塔巴斯,塔巴斯失力跌坐回椅子上,断断续续的咳着,咳得很痛苦。

梅里美手上捏着一颗白色的药丸,准备塞入塔巴斯的嘴里。

“咳,”塔巴斯用手捂住嘴唇,红色的眼睛抬起对上了梅里美有些疑惑的眼睛,“梅里咳咳美,我可以咳咳不吃这个的咳咳。”

“你吃下去会好受点。”梅里美说完伸出手去掰塔巴斯的手。

“我受得咳咳了的。”塔巴斯更捂紧了嘴,躲避着梅里美的手“别为咳我咳咳...

塔巴斯愣住了,被梅里美浓浓的思念感所包围。

梅里美…我们是不是认识。

塔巴斯被梅里美紧紧拦着自己仍旧瘦劲的腰圈在怀里,不得动弹。

(塔巴斯的骨骼已经定型了加上咳疾折磨也是够呛的)

“咳咳…咳。”塔巴斯的咳疾又起范了。

梅里美放开塔巴斯,塔巴斯失力跌坐回椅子上,断断续续的咳着,咳得很痛苦。

梅里美手上捏着一颗白色的药丸,准备塞入塔巴斯的嘴里。

“咳,”塔巴斯用手捂住嘴唇,红色的眼睛抬起对上了梅里美有些疑惑的眼睛,“梅里咳咳美,我可以咳咳不吃这个的咳咳。”

“你吃下去会好受点。”梅里美说完伸出手去掰塔巴斯的手。

“我受得咳咳了的。”塔巴斯更捂紧了嘴,躲避着梅里美的手“别为咳我咳咳…

在军队的时候。塔巴斯会咬住嘴唇,强忍着。经常咳到脱力晕倒在地,更有时候咳出了鲜血。从来没有去军医那买过一次特效药,对于塔巴斯来说太贵了。

花钱。”不值得。

梅里美大力地掰开塔巴斯的手,把他的双手抓在一起按在头项。一手强制着塞入塔巴斯,然后吻住了他把药片推入他的喉间。

把塔巴斯抱回房间放在床上后。

梅里美周边仿佛出现了低气压,“你是来享受的,不是来受折磨。”梅里美生气极了,“你给我好好休息。”

塔巴斯沉默了一会,仰着头看着梅里美…沙哑着声音“梅里美…”

梅里美的怒火瞬间平熄,自责自己太过分,吓到眼前的这个病人了。

“我…对不起…呜”

梅里美看到塔巴斯的红眼睛逐渐蒙上一层水雾。

塔巴斯低下头埋进放在曲起的腿上的手里,小声呜咽。

梅里美坐在床上,双手捧起塔巴斯泪痕纵横的脸,用自己的额头抵上他的额头,眼睛看着他。“是我应该说对不起,塔巴斯。”

某个时候

“塔谋长,我们这次对阵的大将叫梅里美。”

晚安!卡在这里,明天见!

鸽王漠言

梅塔4②

书房

“咦?怎么那些书都不见了…”

塔巴斯在书架上翻来翻去,找不到自己之前的书。

因为身高不够翻不到上面的书,有些失望,就随手拿了一本,坐在木椅上望着对面大块玻璃窗外的风景,默默想着心事。

好像勇气古堡…但这里不是沙漠,这里会是什么地方呢?好多黑玫瑰,还有好多喷泉。

塔巴斯手轻轻翻了一页。

那个人是谁…

塔巴斯想了很久。想不通…手上的力气加大,纸有一些轻微的折痕。

“在想什么?”

男人不知何时来到塔巴斯身边,一手抽走了书,一手探入塔巴斯的发间,托在他的颈上。

男人动作很轻,温柔似水。书被放在桌上后,男人的手上动作让塔巴斯不得不抬起头看着他。

“塔巴斯?”男人微眯起眼睛,似...

书房

“咦?怎么那些书都不见了…”

塔巴斯在书架上翻来翻去,找不到自己之前的书。

因为身高不够翻不到上面的书,有些失望,就随手拿了一本,坐在木椅上望着对面大块玻璃窗外的风景,默默想着心事。

好像勇气古堡…但这里不是沙漠,这里会是什么地方呢?好多黑玫瑰,还有好多喷泉。

塔巴斯手轻轻翻了一页。

那个人是谁…

塔巴斯想了很久。想不通…手上的力气加大,纸有一些轻微的折痕。

“在想什么?”

男人不知何时来到塔巴斯身边,一手抽走了书,一手探入塔巴斯的发间,托在他的颈上。

男人动作很轻,温柔似水。书被放在桌上后,男人的手上动作让塔巴斯不得不抬起头看着他。

“塔巴斯?”男人微眯起眼睛,似乎心情不好于塔巴斯的沉默。

塔巴斯有点害怕这样的男人,微微发抖。

“我拿不到…

“下次别拿这种书。”男人与塔巴斯同时开口。塔巴斯懵了一下,用余光看到书上的名字,脸瞬间红了,头直接埋在男人的小腹间。

还好还没有读。

男人的视线落在塔巴斯红红的耳朵上,手捂上他的耳朵,热热的。

塔巴斯的双手紧紧抓住男人的衣服。

火烫的耳朵被微冷的手捂凉了些,塔巴斯微微抬头,与男人的眼睛对视

“谢谢你…”塔巴斯的脸上还有些微红。

男人拉起塔巴斯,有点弓着身子下巴放在塔巴斯的肩上。

“请呼唤我的名字梅里美,我的塔巴斯。”

晚风£

【曼梅】

温柔总裁曼x狼人梅梅

———————————

在一场特殊的拍卖会场上,曼达买下了一只血统不纯的狼人,看起来只有十六十七的样子,毛发是灰色的,眸子是宝蓝的,不过这只狼人骨子到是傲得很,麻醉剂药效过后,狼崽就龇着尖牙一脸凶狠地瞪着以前长得精致的男人,


“我叫曼达·加百列,你别怕,我不会伤害你.”曼达觉得自己说得很有诚意,但是狼崽还是警惕的看着他,“你有名字吗?”曼达反问,


“哼,只有愚蠢的人类才会取名字.”狼崽的话尖酸刻薄,他恨那些把他抓回来的人类,更恨那些把他当物品一样拍卖的人,“我没有恶意,如果你没有名字的话,我就叫你梅里美好吗?”曼达没有在意梅里美的话,还给他取...

温柔总裁曼x狼人梅梅

———————————

在一场特殊的拍卖会场上,曼达买下了一只血统不纯的狼人,看起来只有十六十七的样子,毛发是灰色的,眸子是宝蓝的,不过这只狼人骨子到是傲得很,麻醉剂药效过后,狼崽就龇着尖牙一脸凶狠地瞪着以前长得精致的男人,


“我叫曼达·加百列,你别怕,我不会伤害你.”曼达觉得自己说得很有诚意,但是狼崽还是警惕的看着他,“你有名字吗?”曼达反问,


“哼,只有愚蠢的人类才会取名字.”狼崽的话尖酸刻薄,他恨那些把他抓回来的人类,更恨那些把他当物品一样拍卖的人,“我没有恶意,如果你没有名字的话,我就叫你梅里美好吗?”曼达没有在意梅里美的话,还给他取了个名字,


“我不需要你假惺惺.”梅里美恶狠狠地盯着曼达,“好吧好吧,你先休息吧,我走了.”


在第一次不欢而散后,曼达倒也没有丢弃梅里美,还专门分配了一间独属梅里美的房间,里面的设施一应俱全,梅里美虽然先前非常不适应,但是他慢慢开始接受了现实,


梅里美发现曼达下班很晚,每次都是接近凌晨才回来,在此期间梅里美只能无聊的蹲在角落种蘑菇,


不过今天梅里美很反常,狼人是夜间活动生物,一般晚上精力旺盛,但是今天梅里美早早就熄灯休息了,曼达也没有多想单纯的以为梅里美只是累了,


曼达推开浴室门时发现自己的浴袍不见了,还专门问了一下管家,但是都没有找到,就在曼达疑惑不解的时候,他无意间走到了梅里美的房间,门口的白色绒毛带子不就是曼达浴袍上的吗,


曼达敲了敲梅里美的房门,门没有关好,一下子就被推开了,房间里一片漆黑,“梅里美?你在吗?”曼达试探性的问了一句,“砰.”的一声床边传来重物坠地的声音,“梅里美?”


曼达听到声音赶忙开灯,房间瞬间变得明亮,靠近窗户的那一侧一个黑影在蠕动着,哆哆嗦嗦地跪坐在地上,一对狼耳耷在脑侧,骨节分明的手指紧紧抓住床单,“梅里美,梅里美你还好吗?”曼达轻手轻脚地向梅里美走去,


“滚....滚开.”梅里美声线颤抖,鬓角被汗水浸湿,宝蓝色的眸子里是厚重的水汽,“梅里美...”



放假后的第一篇🚗🚗


鸽王漠言

梅塔4

“喂,梅里美,你看这里有傻子。”

“是的,我的王子。”

就是,有个傻子总是施更,就是我漠言,我施更了(捂脸)对不起!

正文:

时间:战争时期。私设众多。

冬天的雪永远无法来到沙漠,正如阳光不照进他心。

“咳咳”塔巴斯看了看手心的血,计划一次次成功但也拼了命才出来的成功。

从小就失去了家,身子本就不好,还经常不用餐,现在还在这黄沙满天飞的边疆里当参谋长,也给自己落下咳疾。

“塔谋长,你休息会吧,别硬撑着了。”

“不,战况还没解决,我还不能休息,你先忙。”塔巴斯穿着仿佛能自己压倒的衣服,红色的眼睛下有着浓重的黑眼圈,嘴唇也有不正常的白色。

士兵见着也没有用就离开了。

参谋长的...

“喂,梅里美,你看这里有傻子。”

“是的,我的王子。”

就是,有个傻子总是施更,就是我漠言,我施更了(捂脸)对不起!

正文:

时间:战争时期。私设众多。

冬天的雪永远无法来到沙漠,正如阳光不照进他心。

“咳咳”塔巴斯看了看手心的血,计划一次次成功但也拼了命才出来的成功。

从小就失去了家,身子本就不好,还经常不用餐,现在还在这黄沙满天飞的边疆里当参谋长,也给自己落下咳疾。

“塔谋长,你休息会吧,别硬撑着了。”

“不,战况还没解决,我还不能休息,你先忙。”塔巴斯穿着仿佛能自己压倒的衣服,红色的眼睛下有着浓重的黑眼圈,嘴唇也有不正常的白色。

士兵见着也没有用就离开了。

参谋长的红色的眼睛是小时候被熊孩子们欺负后用兔子滴染上去的,之后感染了,颜色也就变成了红色。

一个月后.

塔巴斯倒在血泊里。

二个月后.

“放我走。求求你,咳咳,放我走。”塔巴斯的双手被锁一起,双脚也被拴在一条木柱子上,只能在这张床上里活动。

塔巴斯看着床边的男人,拉着他的衣摆。

床边的男人冷冷的看着他,一颗安眠被他塞进塔巴斯嘴里,按在喉咙。让塔巴斯干咽下去。

“咳咳求求你让我咳回去吧…我想…唔。”安眠药猛烈的药效让塔巴斯沉睡过去。

一个月来都被悉心照顾着,塔巴斯的身体终于有恢复,身体也有点健康的趋势,眼底下的黑眼圈也消失得无影无踪。

早晨的阳光刺醒了塔巴斯。

“唔。”塔巴斯睁开眼睛,红色的眼睛眨了眨,头发凌乱不堪,发丝在眼前轻晃着。床很松软,塔巴斯几乎半个身子都陷入其中。

七点.

那个男人会拿着洗漱的东西,把塔巴斯拉起来亲自洗漱。正因为这样做塔巴斯就曾给他提意见,却未得他的回应,还被强制着失去了初吻。

洗漱后就用餐,塔巴斯听话地吃下喂来的食物,每次的量都是刚刚好的。吃完后,塔巴斯会被那个男人扛到书房。塔巴斯获得属于自己的个人时间。

从书中了解战略也是不错的。

先卡在这里,我现在好困⊙﹏⊙

百茯

(敲饭碗讨饭)

p1手上其实是精元(看不出来

p45是不管是动画还是电影里梅里美都没能有机会看到的因为他才伤心难过的塔巴斯,可恶啊怎么不给人家看一眼(捶地)

p6是很我流的人鱼pa,p789是不明显的全员性转

p10是摸p2的时候随手假的,这样他们两个就有三只眼睛了捏(。

(敲饭碗讨饭)

p1手上其实是精元(看不出来

p45是不管是动画还是电影里梅里美都没能有机会看到的因为他才伤心难过的塔巴斯,可恶啊怎么不给人家看一眼(捶地)

p6是很我流的人鱼pa,p789是不明显的全员性转

p10是摸p2的时候随手假的,这样他们两个就有三只眼睛了捏(。

小仙君H
两只小梅,黑化前和黑化后,看百...

两只小梅,黑化前和黑化后,看百度说他有呆毛就画了,不是很好T^T

两只小梅,黑化前和黑化后,看百度说他有呆毛就画了,不是很好T^T

优雨

无脑oo c,是和平共处的恶德二人组和救世少女,在一次“小打小闹”中,突然不小心就不知道怎么的就穿越到了手游加动画的杂设定世界

CP向是塔安,安梅纯患难见真情的姐弟亲情向


“地球少女夏安安你给我出来!躲躲藏藏,可不像你给我出来!”

“我去,我去,我去…”夏安安嘴巴本能冒出来脏话,而黑玫瑰则拉着她在伴随着像批发一样的恶咒森林里一阵狂奔

“安小姐,我说你是怎么把王子给惹着了?”黑玫瑰边躲藏边抱怨“早就说过了,你不能去动王子的东西啊!”

“我哪晓得!”

“黑玫瑰你得帮我!”安几乎带着乞求的眼神看着他“行行行行行!我最受不了小孩子了!”

“可我成年了呀!”

“...

无脑oo c,是和平共处的恶德二人组和救世少女,在一次“小打小闹”中,突然不小心就不知道怎么的就穿越到了手游加动画的杂设定世界

CP向是塔安,安梅纯患难见真情的姐弟亲情向

 

“地球少女夏安安你给我出来!躲躲藏藏,可不像你给我出来!”

“我去,我去,我去…”夏安安嘴巴本能冒出来脏话,而黑玫瑰则拉着她在伴随着像批发一样的恶咒森林里一阵狂奔

“安小姐,我说你是怎么把王子给惹着了?”黑玫瑰边躲藏边抱怨“早就说过了,你不能去动王子的东西啊!”

“我哪晓得!”

“黑玫瑰你得帮我!”安几乎带着乞求的眼神看着他“行行行行行!我最受不了小孩子了!”

“可我成年了呀!”

“你跟我的岁数比…”

“哦(⊙o⊙)!”

正当夏安安恍然大悟的时候,她耳边擦发而过了一道恶咒,几缕金黄色秀发轻飘飘地掉在地上

夏安安和黑玫瑰两个人僵硬的转过头,苦笑的看着他“…啥…好久不见啊?…”

“对。确实好久不见。”塔巴斯一脸和蔼的笑容,像他俩说,笑得人畜无害的,拿起了自己手中的荆棘长枪

“我去,塔巴斯你来真的!”夏安安叫道,随后顾不着什么东西就向黑玫瑰扑去,一把推开了他

“有什么过冲着我来,别动无辜的人!”她迅速起身后,坚毅地说道

“黑玫瑰只是好心帮我,你不必要害他”

“安小姐…”他顿时有些感动

“那我就得看看你有没有机会躲……”

碰!

长枪…飞了…

飞了?

飞了!!

震惊啊!拉贝尔大陆某位迷一样的男魔王,居然他随手不离,每次战斗都要拿着的长枪,居然飞了!!!

“哪个杂……”

正当我们的塔殿想要冒出他在地球所学会的特别精炼的国粹时,安殿突然飞扑着抱住了他,就像花之奇迹一样,只不过这个没有用魔法,并且抱得更紧了一点。

“别害怕,有我在,一切都会没事的”

“试着控制它,不要让黑暗占据了你的内心…”

夏安安以一种恳求的语气向他说道,随后便在他耳边小声呢喃

“看过地球小说吗?咱俩好像赶上了……”

“什…什么?”他一种不可思议的语气讲

“前行是纯粹的,但也要搞清楚方向。”

“你的身后是深渊,但你的面前…是我啊!”

“深…渊…”

真能塔巴斯快要猜出安是在打哑谜的时候

“弟弟…”

西蒙?

“驱散严寒,感受这份温暖,那是你深藏炙热的心啊!”

虽然不知道西蒙为什么在这?但还是配合你演出一下吧!

于是,塔巴斯就在安的怀抱中解除了变身,翅膀变回了普通黄绿色

“啊啊啊!”这次是一个女人的声音忍不住尖叫起来,这个声音让塔巴斯感觉到了熟悉,但就是叫不出名来

“向后转,你会发现一份属于你的“大惊喜”……”

说完这话,她就晕了,出于礼貌,塔巴斯还是绅士手(没碰到不该碰的地方)抱住了她,没让倒在地上。

“夏安安!夏安安!”

“王子…抬头…”黑玫瑰在一旁小声只有他们两个人听得到的声音说

好家伙,这不抬不知道,一抬吓一跳⊙﹏⊙

在他们不远处是他哥表情四分欣慰二分感动,三分疑惑一分开心在看着他,旁边还站着他怎么早已去世的父王约翰老国王陛下以及她母后?!旁边还站着几个看起来是勇气国的士兵?!

“我想也许弟弟该解释一下你们…”

还没等西蒙说完,塔巴斯也“晕”了

“王子!/弟弟!”

两个人不约而同叫到,黑玫瑰先一步抱住了俩人

“儿子…”卓雅先一步跑到他身边“我的孩子…”

“您是…王后殿下!”黑玫瑰略显震惊

勇气国的国王和王后不是早已经…

“对,先不说这么多了,先救人再说。”

于是一阵吆喝,这俩人被抬走了

等那两人全身而退,于是我们的黑玫瑰就被人围住了

“国王殿下,西蒙王子,王后殿下”黑玫瑰出生贵族,习惯性的行礼表示尊重,还没等开口

“我知道你,黑玫瑰亲王家的继承人,你好”

“?”

虽然很疑惑,但也绝不能在脸上表现出来

“我能问问他们…”西蒙说的

“那边的那个女孩是花仙魔法使者夏安安”

黑玫瑰回答,正当西蒙还想问什么的时候,国王拦下了

“行了,你跟他们是同伴吧?你可以去看他们了”

“是,感谢”

于是黑玫瑰颇有连滚带爬,但是还要优雅的迅速离开了战场

“父王,塔巴斯他…”

“我明白了”

于是西蒙也不好多说什么,跟着去看他们了

“夏安安”卓雅在心里默念这个名字“原来那个女孩叫夏安安”

那个就是安安的女孩,最多看起来不超过20岁,而且光明的气息证明了她是传说中的花仙魔法使者

而他的儿子是身处黑暗的,少女却毫无保留的相信了他,少年也在少女的怀抱中哭泣,忏悔,最后竟然……他们的关系一定很好,并且当女孩倒下的时候,少年也很绅士的没有让她落地。并且只有手腕碰着了女孩的背,这种小细节可以表示出来,并且可以毫无保留的将自己狼狈脆弱的一面展示给女孩,女孩也毫无保留的接受了。

可是他们到底经历了什么?!

少年迅速快准狠的释放恶咒,一招一式中,每一招都可以让女孩当场丧命,而黑玫瑰表情悲痛,却早已对此见怪不怪的大女孩逃离,而女孩在这一切后,却仍然抱住少年,拉着飞出深渊

虽然她不知道为什么,但他们向他们表达了善意,至少,黑玫瑰愿意向他们透露他们的情况

他也看见了女孩的脸庞,清秀稚嫩,干净锐利

可那双眼睛里,却没有着那个年纪该有的光,反而充斥着,绝望,悲痛,伤痕,疲惫,最后死寂

————————————

塔:姓夏的,你小子可以啊!

夏: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还有我是女的

梅:……(你们两个祸害我是吧?)

无脑oo c,也许会更,开心就好٩(๑^o^๑)۶

关于他俩打起来的原因是……夏有一天找他俩玩的时候,闯入了他的房间,饿吃了一口桌子上的蛋糕,然后那蛋糕其实是他送给他哥的生日蛋糕

于是就发生了后面的事儿

关于那个世界的设定是,塔巴斯在一次出行除边境魔物中意外失踪,派出了很多人都没有找到

那个世界是纯全员存活的设定

鸽王漠言

梅塔2

梅塔2,严重ooc

“王子,你该休息了。”梅里美拿着手巾,走到塔巴斯身旁。

“不,我还要练一会,你等会再来。”塔巴斯跃开梅里美。

每次这样说后,梅里美都会在深夜抱起塔巴斯,在漆黑的廊道里走到塔巴斯的房间,把他轻放在床上,然后离开。

这次,梅里美不会听从他的话了,化为数百片玫瑰花瓣向塔巴斯卷去。

“你干什么?”塔巴斯抬起玫瑰荆棘长矛(这名字好长),脸上有些疑惑。

玫瑰花瓣躲开长矛,卷住塔巴斯。梅里美在塔巴斯身后,一手拉着塔巴斯的左手腕(塔巴斯拿武器好像是右手),一手圈住他的腰。

玫瑰花瓣随风飘落,微风带走了塔巴斯身上的一些热气。

梅里美把塔巴斯的武器收了起来,反手一拉,塔巴斯扑进...

梅塔2,严重ooc

“王子,你该休息了。”梅里美拿着手巾,走到塔巴斯身旁。

“不,我还要练一会,你等会再来。”塔巴斯跃开梅里美。

每次这样说后,梅里美都会在深夜抱起塔巴斯,在漆黑的廊道里走到塔巴斯的房间,把他轻放在床上,然后离开。

这次,梅里美不会听从他的话了,化为数百片玫瑰花瓣向塔巴斯卷去。

“你干什么?”塔巴斯抬起玫瑰荆棘长矛(这名字好长),脸上有些疑惑。

玫瑰花瓣躲开长矛,卷住塔巴斯。梅里美在塔巴斯身后,一手拉着塔巴斯的左手腕(塔巴斯拿武器好像是右手),一手圈住他的腰。

玫瑰花瓣随风飘落,微风带走了塔巴斯身上的一些热气。

梅里美把塔巴斯的武器收了起来,反手一拉,塔巴斯扑进梅里美的怀里。

“梅里美,你!”塔巴斯右手推着他,左手也挣扎着,但没有丝毫作用,力气如石沉大海。“放开。”塔巴斯厉声说道“梅里美,你想s吗?”

“王子,休息会吧。”梅里美一手从塔巴斯的腰移到他的颈部,把他的头埋在自己怀里。

没有一个和你同龄的孩子像你一样拼命着想要长大。这句话梅里美说不出口,怀中的王子太累,所承受的压力太大太多了。

塔巴斯的额头紧紧贴着梅里美的胸膛,一只手抓皱了梅里美的衣服。“嗯。”闷闷出声。

浴室(嘶,也不算浴室,就一小温泉)

塔巴斯站在温泉里,水没过他的腹部,慢慢的擦拭着自己。

其实不用这么麻烦的,但还是被梅里美抱到这里来清洗。塔巴斯不悦地抱怨道:“麻烦,娇气。”

清洗完塔巴斯才发现自己没拿衣服,也不知梅里美跑哪去了,逐渐有了些烦燥。坐在温泉的围石上,靠到石壁上,半个人泡在里面。

过了一会,塔巴斯受不住温泉的暖气,慢慢的抬不起,沉沉睡去。

“王子?”没有回应。梅里美用一件衣服裹着塔巴斯,把他抱回房间,放在床上。

“晚安,我的王子。”

逆陆兔

我劝自己不会画画就别画了。

我劝自己不会画画就别画了。

优雨

算是自己的一个梦女自设(也不是,主要是穿进去搞CP的〉

黑玫瑰女爵:梅里魇,黑玫瑰男爵同父异母的妹妹,比他小100岁

表面乖巧,其实,隐藏着腹黑属性。只对自己喜欢的人友好,做事心狠手辣,即使大难临头也人悠然自乐。

最爱的CP是塔安,安梅,塔梅,塔西……

算是自己的一个梦女自设(也不是,主要是穿进去搞CP的〉

黑玫瑰女爵:梅里魇,黑玫瑰男爵同父异母的妹妹,比他小100岁

表面乖巧,其实,隐藏着腹黑属性。只对自己喜欢的人友好,做事心狠手辣,即使大难临头也人悠然自乐。

最爱的CP是塔安,安梅,塔梅,塔西……

鸽王漠言

梅塔

梅塔,严重ooc。

“梅里美!”塔巴斯从梦中惊醒,急促的喘气。

“我的王子,您做噩梦了?”梅里美也从床上坐起,用手把塔巴斯的发丝别到耳后,一手托上他的背轻轻地拍了拍使其放松。

塔巴斯抿了抿嘴唇“没有。”想了想“我怎么会有怕的东西。你想多了。”塔巴斯下了床,看着过长的衬衫,回头瞪了瞪梅里美这个罪魁祸首。

过长的衬衫里包装有一块布满红色点点的白牛奶糖。(想必在座各位都懂)

梅里美无奈地笑了笑,看半扶着腰的王子,下床去抱起他。

“都怪你”塔巴斯嘟囔着嘴,仿佛在冒泡泡。没有了起床气的塔巴斯在梅里美眼中像一只软软的猫咪,只在梅里美眼中,仅此一人而已。

被拦着腰刷牙,拦着腰洗脸,最后后颈还被...

梅塔,严重ooc。

“梅里美!”塔巴斯从梦中惊醒,急促的喘气。

“我的王子,您做噩梦了?”梅里美也从床上坐起,用手把塔巴斯的发丝别到耳后,一手托上他的背轻轻地拍了拍使其放松。

塔巴斯抿了抿嘴唇“没有。”想了想“我怎么会有怕的东西。你想多了。”塔巴斯下了床,看着过长的衬衫,回头瞪了瞪梅里美这个罪魁祸首。

过长的衬衫里包装有一块布满红色点点的白牛奶糖。(想必在座各位都懂)

梅里美无奈地笑了笑,看半扶着腰的王子,下床去抱起他。

“都怪你”塔巴斯嘟囔着嘴,仿佛在冒泡泡。没有了起床气的塔巴斯在梅里美眼中像一只软软的猫咪,只在梅里美眼中,仅此一人而已。

被拦着腰刷牙,拦着腰洗脸,最后后颈还被亲了一下。塔巴斯皱了皱眉,转过身,抬着头“你干什么?”

被梅里美困在怀里,玫瑰香包裹着塔巴斯,尖尖的耳角不由得红了起来。塔巴斯准备大骂梅里美的时候。

梅里美亲∥上∥了他,把他的话堵住,堵在∥嘴里,舌头∥搅乱∥塔巴斯的话。

游乐场.

塔巴斯和梅里美一前一后走在人群中,一路上有不少人看着他们。

塔巴斯走得很快,似乎想远离身后的男人,但又时不时停下来,等他追上来。

“为什么要来这里呢?”塔巴斯盯着梅里美的眼睛,“在家里不好吗?”塔巴斯嘴里措不及防的被塞了一条棒棒糖。

梅里美的手扣上塔巴斯的手,十指相扣,“因为我想和王子一起看最美的风景。”

“就在这里。”

吃完晚饭后.

塔巴斯被梅里美拉上摩天轮。太阳正在一点一点的消失,晚霞很美。

“王子,我喜欢你,我爱你。我永远爱你”梅里美抱住了塔巴斯。

环绕在身边的玫瑰香让塔巴斯突然忆起梦里梅里美被大火烧…然后不见了。

塔巴斯眼角流下一条清流,双手回抱了梅里美,紧紧地抱着他。

梅里美愣了一下,用手轻擦去塔巴斯的眼泪,“王子,我不会走的,不会离开您的。”梅里美轻轻的笑了笑。

“梦做完了,该醒醒了。”

塔巴斯看着手上的唯一的黑玫瑰花瓣紧紧握着,这次他没有哭了,而是轻轻的吻了一下手中的花瓣。

“好。我等你回来。”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