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梅露可物语

26.5万浏览    3965参与
会喊666

摸个?岁萝莉(不是

摸个?岁萝莉(不是

爱拍小八云

《瓶子里的小女孩》本书后记

大家好,我是本书作者爱拍小八云。

本故事改编自我于2015年9月3日14时58分所发布的一期标题为《瓶中少女(梅露可物语)》的视频,当我突然想要要不要挑个我从《崩坏学园2》里拍的番外故事来改编一下时,B站(哔哩哔哩)新出的一个游戏改漫番吸引了我,这部番是一个治愈系的番,它的名字叫做《梅露可物语--------无精打采的少年与瓶中少女》。

我愣了一下便立马打开这个番看了一会儿,我去!这不就是那个很久之前就跟《崩坏学园2》联动的那个手游么?现在居然改成动漫番了!!

其实在那一年我拍完这个视频后我是想去下载这么一款名字叫做《梅露可物语》的手游,我看了它的介绍这是一款回合制卡牌类游戏,不过当时有...

大家好,我是本书作者爱拍小八云。

本故事改编自我于2015年9月3日14时58分所发布的一期标题为《瓶中少女(梅露可物语)》的视频,当我突然想要要不要挑个我从《崩坏学园2》里拍的番外故事来改编一下时,B站(哔哩哔哩)新出的一个游戏改漫番吸引了我,这部番是一个治愈系的番,它的名字叫做《梅露可物语--------无精打采的少年与瓶中少女》。

我愣了一下便立马打开这个番看了一会儿,我去!这不就是那个很久之前就跟《崩坏学园2》联动的那个手游么?现在居然改成动漫番了!!

其实在那一年我拍完这个视频后我是想去下载这么一款名字叫做《梅露可物语》的手游,我看了它的介绍这是一款回合制卡牌类游戏,不过当时有很多事情我没空去下载,当我忙完了想去下载的时候才发现--------国服倒闭了!!

我听那些人说有日服,但是我不知道怎么去下载,所以只好放弃这个念头。不过虽然那游戏玩不了,但是我们还有日漫番可以看呀!于是我只好从这个日漫番中来粗略地了解一下这《梅露可物语》。

我看了几集之后就按总体来说这个日漫番很不错的,画风挺治愈,(虽然我不知道啥叫治愈,呵呵呵)人物剧情还有音乐可谓是“官方良心制作”,不愧是一部没让广大观众失望的游戏改漫番。

不过这也让我有了素材去写后面的故事,在本书尾声的时候我不是写到我自己在崩坏战争期间执行任务的时候不小心被传送门给“带到”一个牢房里去吗?(严格来讲应该是被传送到牢房里面去)接着我在那牢房里头获得了一个写有我名字的铁盒子么?而在尾声里头有提及那盒子里头究竟装的是什么,这也为我的第27个故事有了个底。

反正这第27个故事就会在这个好评不断的《梅露可物语》里来挑个故事来改编的,(反正都已经在这里剧透写的是与春之丘有关的嘛啊哈哈哈)我得逃调整好形态去写这个故事,这里面的人物对话我会尽量地达到百分百原汁原味地还原,不过要是写这个的话1那其中的工作量也挺大的吧!呵呵呵.........

嘛,最终结果会如何?我得故事将会如何发展下去?还请我自己以及各位读者朋友们多多支持我,多多鼓励我哈!

最后小八云在这里祝大家身体健康、合家幸福、工作顺利!!

By:爱拍小八云

写于2018年11月23日19时10分36秒91


爱拍小八云

《瓶子里的小女孩》尾声

一道强光过后,城镇的大街上顿时出现了两个人,他们是一名少年和........一个装在瓶子里的“美少女”!!

“呃........我们回来了吗?”梅露可问道,优望了望四周,确认自己身处他们刚刚不久前待过的大街上,优松了一口气,说:“终于回来了........”话毕优看了看那夕阳红般的天空。

“嘛嘛,我们快去买那个戒指嘛~”梅露可向优催促赶紧去买那个神奇的戒指,“说的也是,我看看.......咦?那枚戒指呢?哪去了?”优疑惑地说道。

接着优把全身上下都摸了一遍,就是没有那没戒指!

“不见了!那枚戒指不见了!!”优说道,“不会吧?刚才回来之前那戒指还在你的手上的啊!”梅露可惊讶道,“真...

一道强光过后,城镇的大街上顿时出现了两个人,他们是一名少年和........一个装在瓶子里的“美少女”!!

“呃........我们回来了吗?”梅露可问道,优望了望四周,确认自己身处他们刚刚不久前待过的大街上,优松了一口气,说:“终于回来了........”话毕优看了看那夕阳红般的天空。

“嘛嘛,我们快去买那个戒指嘛~”梅露可向优催促赶紧去买那个神奇的戒指,“说的也是,我看看.......咦?那枚戒指呢?哪去了?”优疑惑地说道。

接着优把全身上下都摸了一遍,就是没有那没戒指!

“不见了!那枚戒指不见了!!”优说道,“不会吧?刚才回来之前那戒指还在你的手上的啊!”梅露可惊讶道,“真的没骗你!你看我都把全身上下能找的对方都找了一遍,就是没有那枚戒指!”优说道。

“唉.......本来以为我的收藏品里又可以多一枚戒指的呢.......”梅露可唉声叹气地说道,“算了算了,不就一个戒指嘛,没什么大不了的,走吧,我们继续我们的旅程吧。”优安慰完梅露可后便带着她继续属于他们两个的旅程去了。

“也但愿那三个人能够很幸运地抵达他们旅程的终点吧........”梅露可望向天空,心里在祈祷着能有好运伴随着那三个人。

只是他们俩并不知道在接下来的旅途中那个少年会在个叫春之丘的地方与他们再次相遇.........

时间:2017年11月21日09时32分16秒81

地点:崩坏空间内B-1637区域

主要人物:小八云

“崩坏”事件爆发后第171812分钟(2863小时32分钟)

“目标出现了,快干掉他!!”一个守卫死士指着我并惊慌失措地说道。随即那个守卫死士带领其他的死士来干掉我。

“妈蛋!尽是些令人厌恶的家伙,那么想要我的人头是吧?啊?!丫的都统统给我春抬(死亡)去吧!!”话毕我把黄泉诗人机枪的子弹给上膛好并向那些死士们怒吼道。

“突突突突突.........”(这里指机枪开火的声音)在机枪的“咆哮”下不少死士都纷纷倒在地上,只有我在这充满火药味的硝烟和一颗一颗弹壳落在地上并发出清脆的声音中享受着这杀戮的快感,一梭子打下去尽是死了一大片死士,只剩下零散的几个死士和那个貌似是她们领导者的沉灵死士还活着。我收起机枪并二话不说从身上掏出两把STAGFF战斗手枪全配件,以双持再加上我学得不咋滴的卡斯兰娜枪斗术的方式把那几个漏网之鱼给除掉,最后只剩下那个沉灵死士了,那些被关押在特殊牢房里面的的人质看到眼前所发生的这一幕便不由得发出了惊叹声。

我漫不经心地走到那个正在瑟瑟发抖的沉灵死士的面前并对她举起手中的枪,以一种冰冷冷的:“好了,现在这里只剩下你这个头衰人了,说说吧!要我怎么“服务”你?!是给你来个痛快的一枪送你去见阎罗王?还是舒服一点的慢火细烤当一回饭店里的“烤全羊”?二选一,快快做个选择吧!”

“我.......我........可恶!!”那个沉灵死士对我扔下这句话后便让自身迅速地进入半透明的暗紫色隐身状态并想离开这里,但我看她的逃跑速度并不快-------因为她是以那种漂浮的方式进行移动的!!

“哼。”我冷笑一声并收起枪支,接着我从四次元腰包里拿出了一瓶特制的*******(俗称“燃烧瓶”),打开瓶盖并往里头塞了一撮纸巾,随后我就那打火机把它给点燃了。

只见我拖鞋一踩迈着大步子以轻松的方式“追”上了那个沉灵死士,我朝她喊道:“哟呵?你丫的想飙(跑)路?门都没有!!看我不烧死你丫的!!”话毕我把手中的燃烧瓶用力扔向了那沉灵死士。

“乒呤乓啷!!”那瓶燃烧瓶砸到那沉灵死士的身上后便破碎开来,里面的酒与火焰在一瞬间内就附着在对方身上,几秒后对方全身上下均被火焰所覆盖,然后那沉灵死士便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声。

只不过那火焰并不是我们平时所常见的火红火红的那种,而是诡异的紫蓝色........

“啧!看样子又搞定一个该春抬(死亡)的,接下来只要在这里部署信号坐标就可以了........”我说罢便去找了个地方部署信号坐标,做完之后我的探测仪收到一个奇怪的不明信号,这个信号显示在我的附近有一个可疑的传送门信号。

我拿起探测仪看了一下,发现这个可疑的传送门信号离我不远,很近。“嘶........奇怪的传送门么》去看看吧,要是我被传送到了什么奇怪的对方大不了我再动用特殊手段回来就是了。”我说道,于是我起身边拿着探测仪边看着上面的信息去寻找那个可疑的传送门。

找了一会儿后我根据探测仪上面所显示的位置信息标记来到了那个奇怪的传送门信号的发射地点,“嗯.......是这个吗?”我望着眼前的一处裂了一条缝隙的蓝色光点并疑惑地说道。我咽了咽口水并伸手去触碰面前那个凭空开了挑裂缝的蓝色光点,就在我触碰到那玩意时,“biu~”的一声我整个人都被吸进去了!!!

“咚!!”(这里指从高处掉到地上的声音)“哎哟!疼!”我说道。

“呃........这里是哪里?........”我缓缓地睁开眼睛,一看却让我大吃一惊-------周围全是人!!

“你刚才........不是在那边杀那些人的么?怎么跑到这里来了?”一个戴着专属摩托车头盔的外卖小哥指着我并一脸惊讶地说道。

我迅速地从地上起来并拨开人群往外一看---------擦!我触碰了那玩意后就被传送到某个牢房里来了!!

我为什么这么说?因为我发现我摸到一层破坏不掉的防护罩式隔离膜,向外望去便能看见我在那里做的一个信号坐标,是傻子都能够用脚趾头来想也明白我被关起来了!!

“圣母婊!原来那玩意是把我给送到牢房里头来了,真TMD走霉运!!!!”我边用拳头打在隔离膜上边怒吼道,“怎么这么倒霉,走着走着就被传送到了这鬼地方,不过话说回来........你为什么穿着睡衣啊?!”一个穿着运动背心的光头大汉对着我指指点点。

我简单地向他们解释了一下我为什么穿成这样出来战斗,当然我也介绍了自己的身份。

我和这些群众简单地交谈了一下,发现他们也是和其他人一样在不知不觉间被一股席卷而来的粉紫色光芒给带到了这鬼地方。

我被关起来并不意味着我就出不去了,起码我有多办法帮助我摆脱这牢狱之灾。

但在出去之前一股女人把我叫住:“你说你叫许瀚中是吧?你看看这个东西是不是你的?”那个女人说罢便把一盒铁盒子在我面前晃来晃去,又道:“这是不久前突然莫名其妙掉在这里的。”

我伸手接过她手上拿着的那个铁盒子,不看还好,一看却让我大吃一惊-------我认得这个铁盒子!!!

盒子的外包装是那种写的全是英语的玩意,这是一个进口的水果软糖铁盒,我这个人有个习惯,一般有人逢年过节往我们家送礼物的时候特别像是送这些用铁盒子装着的糖糖饼饼,只要是既长一点又是那种容量大一点的铁盒子我都会一般先把里面的东西吃完了之后才把它洗干净并拿来装一些我的私人物品或者我写的小说之类的东西。

盒子上面贴有一张便利贴,上面写的是-----------

“卷27《春之丘恶龙封印之旅》(原稿集) 作者:爱拍小八云 注:里面包含该事件相关的物品以及照片”

实属人:许瀚中 来源地:这个广东省惠州市惠东县平山街道

创作于2018年3月16日10时26分32秒91

..............

我摸着盒子,发现盒子沉甸甸的,这里面有东西!!可是我不记得我有写过这个故事啊!但是我又认得这个盒子,而且盒子上面贴着的便利贴上的字迹的确是我的那种比较潦草的风格,我不会认错的。

瞧这上面写的日期来看,难不成这玩意........是从未来的某个时间段里被什么东西给传送过来了?!

也许我想要搞清楚这是怎么一回事的话也就只有把盒子打开之后才能揭晓答案,不过在打开盒子之后让我吃惊的事情不止这些.........

(尾声 完) (本书 完)


爱拍小八云

《瓶子里的小女孩》第二章:拯救与告别

时间:2017年7月6日10时41分08秒66

地点:日本长空市千羽学园内一个废弃空地上

主要人物:小八云、琪亚娜.卡斯兰娜、雷电芽衣、优、梅露可

“崩坏”事件发生后第8681分钟(144小时41分钟)

我们在死士战斗的时候发现有几个死士正要攻击一名穿着奇怪的银发少年他被我们解救后就询问我们是否见到过一瓶会说话的水,我们作出了回答说没看到,在向其劝说一番后他便加入了我们的队伍与我们一同生存下去。

那是在这之后的故事了...........

我抄起手枪对着“梅露可”开了几枪,“咻咻-----”(指子弹飞过去所产生的声音)子弹击中了她,但随后又从她的身体里出来了!!“擦!子弹打不到她,...

时间:2017年7月6日10时41分08秒66

地点:日本长空市千羽学园内一个废弃空地上

主要人物:小八云、琪亚娜.卡斯兰娜、雷电芽衣、优、梅露可

“崩坏”事件发生后第8681分钟(144小时41分钟)

我们在死士战斗的时候发现有几个死士正要攻击一名穿着奇怪的银发少年他被我们解救后就询问我们是否见到过一瓶会说话的水,我们作出了回答说没看到,在向其劝说一番后他便加入了我们的队伍与我们一同生存下去。

那是在这之后的故事了...........

我抄起手枪对着“梅露可”开了几枪,“咻咻-----”(指子弹飞过去所产生的声音)子弹击中了她,但随后又从她的身体里出来了!!“擦!子弹打不到她,看样子她应该算是那种史莱姆(RPG游戏里的一种低级怪物)类的身体构造,我得想想别的办法.........”我说道,随后我把手枪收起来,拿着钢管准备想冲上去给对方一棒子。

但对方将一只手掌伸向天空并张开,随后突然地震了!!这震感挺强烈的,然后地上裂开几个洞口并从洞口里喷出水来,那些水喷向天空形成有几米高的水柱,接着那几个水柱一齐向我袭来!我见大橘(局)不妙便想往回跑。

可是那些水柱冲向我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结果当然是我遭殃了。

我被击中的时候我身上的手枪和钢管脱落在地,然后我整个人淹没在那水柱里面。“完了!我可不会游泳,这下我死定了!!”我心里想道,只好祈求我自己能够渡过一劫。

也许是我还得“感谢”对方能够让我死得这么“舒服”,她用的那些水居然是温水,要是她用那种滚烫的沸水来冲我的话,呵呵,恐怕我早就给烫熟了,跟饭店里的羊肉火锅没啥区别。

我被那些水柱给冲到一堆杂物里去,“磅”的一声,声音挺响的,她也是挺狠的,直接从高处把我给摁在地上。不过最惨的不止这个,因为坠在地上的那一刻我好像隐约听到有什么东西裂开来的声音。“那些水柱把往冲在地上后便就化作一大滩水消失不见了,“咳咳咳........差点淹死我了........”我痛苦地说道,随即我想起来继续战斗,但我发现自己压根起不来-------我骨折了!!!!

“啊!!痛!嘶........我居然会被她给弄到骨折........真是倒了大霉!!”我沮丧道,现在我看到“梅露可”正拿着一把用水形成的长矛缓缓地向我走来。完了完了,怕不是要悲剧重演的节奏。

我又开始回想起那些在家的美好回忆,唉,看来我又得死一回,不知道露娜能不能再让我再次复活,这我可不太清楚。

躲得了初一却躲不了十五吗?也许吧。

我想拿武器反抗,但发现身上的武器早已不知所踪,我只好胡乱地随手拿起身边的一些垃圾朝对方扔去以示我最后的抵抗。

我扔个半截的木棍,她弹开了。我扔个破旧的铁盘,她弹开了。我扔个垃圾桶的盖子,她还是弹开了。我不断地把身边可以扔的东西全都扔向,她都一一弹开了。

就在我把一包不知道里面装着什么粉末状的东西扔向对方时,事情却迎来了巨大转机。

那包东西扔向“梅露可”时被她用手中的长矛给击中,顿时发出一声巨响,我的面前出现了一团暗黄色的烟雾,在这期间我还闻到了一股十分刺鼻的味道。

该不会我刚才扔的那包是装着什么化学物质的东西吗?也许吧。

待那烟雾散去后有一瓶东西从里面“咕噜咕噜”地滚出来,我看了一下,那个瓶子里装着一些蓝色不明液体外还泡着几个看上去价值不菲的奇怪戒指。

“小八云!!”琪亚娜带着芽衣和刚刚醒过来的银发少年上前来救我,“你怎么样,有没有事?”芽衣说罢便想拉我起来,我喊道:“不要拉我!我已经被弄到骨折了,起不来。”

在场的几个**吃一惊,不知如何是好。

这时响起一个小女孩的声音:“唔........刚才是怎么了,被一个奇怪的家伙咬了一口之后整个人就变得好奇怪........”银发少年听见这声音后便连忙跑到那个在地上的瓶子旁边,他把那瓶子捡起来并急切的喊道:“梅露可,你没事吧?”那个瓶子的盖子顿时打开,从连忙出来一个“小女孩”。

那个被对方称作“梅露可”的“小女孩”摸着头朝他回答道:“没事啦~只是感觉头有点晕........”

“水居然说话了?好厉害!”琪亚娜惊讶道,“嗯,我也是第一次见到有这么神奇的东西。芽衣说道。“梅露可,你能够告诉我们刚才是怎么回事吗?”银发少年问道。

“嗯........好像是这样子的..........”梅露可向我们简单地讲述了她在来到这里之后所发生的一些事---------

一道光闪过后我就来到了这里,我想去寻找优这个笨蛋,(说着说着梅露可就伸手指向那个银发少年,看样子这银发少年就是梅露可所说的那个叫优的人)于是我说道:“这里是哪.........为什么会跑到这么诡异的地方!都是优那个笨蛋不给我买戒指才会遇到这种事情........

就在这时我隐约听到有什么声音,我朝声音的来源一看,发现有个人朝我这里缓缓地走过来,还时不时发出“呜咕........”是声音,不过他的样子很奇怪,我见到后便惊慌地说道:“哇!这个是什么奇怪的家伙呀!不要过来!”但那个家伙不理睬我的话反而还向我扑来并发出“咕噜噜,啊呜!”(指死士所发出的怪叫声)的声音。“咿呀~~~~~~”我在叫喊声中那奇怪的家伙咬了一口,之后我就迷迷糊糊地晕了过去,之后的事情就不记得了........

“这样啊,那你呢?”琪亚娜问向优,刚才大家一直在忙于找人却都,没怎么说话,所以得问问他是怎么来到这里的,优简单地说明了一下---------

去跟着那道光后就发觉自己掉到了这个奇怪的地方,我说道:“好痛.........这里是什么地方,刚才不是还在镇上的么.........”但我听到有什么声音,我往声音的来源一看,发现有几个奇怪的人正想上来咬我什么的,于是我便大喊大叫,后面就被你们给救下了。

“喂喂,闲谈就到此为止了吧........你们谁想想办法救我啊!我现在可是一名重伤伤员哩!!”我痛苦地喊道,“他怎么了,为什么躺在地上?”梅露可好奇地问道。

“我来说明这是怎么一回事吧,你不知道被什么东西给控制住,我们正想冲上去救你,可结果你把我给打成骨折,你正想把我给杀掉时我不知道向你扔了一包什么东西才把你给解救下来,事情经过就是这样。”我回答道。

“这,这样吗.......真是对不起!都怪我........呜呜呜!!”梅露可说着说着就哭了起来,大家都开始纷纷安慰梅露可,良久优说:“要不我试试看能不能用愈术帮到你吧。”“愈术?没听说过耶?”琪亚娜好奇地问道。

“优,这样子可以吗?可是你的愈术好像都是针对魔宠的........”梅露可一脸担忧道,“试一试吧,不尝试的话怎么知道呢?”有回答道,接着他走到我的面前闭上眼睛并双手按着自己的胸口,接着他的脚下出现了一个像是魔法阵的东西,然后我整个人就飘浮了起来。

我闭着眼睛“享受”着这一切,我感觉我整个人突然间很放松,仿佛现在世间的一切事物与我无关。

大约十几秒后我感觉我又回到了地上,我缓缓地睁开眼睛,优对我说:“你试试看能不能站起来。”我尝试起来,发现自己的骨折居然好了!疼痛感也消失不见了!!

我用力地从地上起来,对着空气“哇啦”一声踢了几脚,呵!真的好了!!

琪亚娜和芽衣被我这一举动给吓坏了,她们纷纷问道:“小八云,你真的好了?!”我笑着回答:“哎哟,骗你们干什么?你看我这不是挺活蹦乱跳的嘛~”

“瞧我没事了哦,真是谢谢你们二位啦~”我向有和梅露可道谢,“你没事真是太好了,我没想到我的愈术对人类居然有同样的效果,真是神奇。”优摸着头并一脸欣慰地说道。

“真是的!就碰了一下那个戒指为什么会忽然跑到怎么诡异的地方。”梅露可说道,“呃........你们说的戒指是不是在地上发着闪光的东西?”我指着地上的一枚发着闪光的东西,刚刚在战斗的时候我就注意到这玩意了,只是我一直不说而已。

他们两个走到那个发着闪光的东西的地方并凑近一看,说:“还真是!!”

“这个应该就是可以穿越时空的戒指吧?以前有听说过这样的传说。”有一边仔细观察这枚戒指一边向我们几个说道,“也就是说再碰一下就可以回去了么?”梅露可两眼放光,一脸好奇地问道。

“嗯,应该是这样的。”优回答道。

“好神奇的戒指.......”芽衣惊叹道,我和琪亚娜则在一旁点点头表示认同。

“非常感谢你们,那我们先告辞了。”话毕优带着梅露可准备离开这个地方,突然间我想起什么便连忙把他们两个叫住:“先等一等!在你们走之前我们不如一起来拍张合照以示留念吧!”

“合照?那是什么?”梅露可好奇地问道,“哦~你说合照啊,那是........”我向他们两个简单地介绍了什么是合照,接着我请求他们两个与我们一起合照。

“你所说的合照我们有一份的么?”优问道,我一边调整相机一边说:“嗯~要是以后有机会的话见面的话可定少不了你们一份的!”话毕我示意他们两个道指定位置站好,自己则继续调整相机。

“好咧,这样子就可以,大家准备做姿势,要开始拍照咯~”我喊道,随即我把相机设置成“十秒后拍照”的功能并赶紧去琪亚娜那边来边做好姿势便等待相机在十秒后自动按下快门来拍照。

“准备喽~大家都笑一笑哈!!”

“三.......二.........一........嘀!!咔嚓!!”

“茄子!!”

“谢谢大家的配合,照片拍的很成功!!”我看着相机里已经拍好的照片并一脸兴奋地说道。

当然我也不会忘记给那个奇怪的戒指拍几张照片。

“那我们走了,各位再见。”优和梅露可向我们告别,“嗯,以后有机会的话我一定会把洗好的照片送给你们的,也请你们保重了!!”我和另外两个人一同向他们挥手告别。

“回去后一定要给我买那个戒指哦!”梅露可向优说道,“知道啦。”话毕优就用手轻轻地触碰一下那个奇怪的戒指,只听“biu~”的一声那枚戒指在一瞬间内发出了刺眼的光芒。

待那道光芒消失后,优和梅露可便消失在我们面前。

“呃........我们刚才是在看科幻片么?”芽衣问道,“嘛~可能是因为崩坏源引起的时空错乱,没什么大不了的。我们也赶紧出发吧。”琪亚娜边把手枪上好子弹便毫无心机地回答对方。

“说的也是,我们还是先稍做休息再继续前进吧,说不定后面还有更多奇怪的事情在等着我们哩。”我说道。

于是我们三人在稍做休息以及调整之后便继续踏上属于我们三个人的“求生之路”.........

“嘛,各位,至此这个《瓶子里的小女孩》的故事到这里就正式结束了哟~”我合上笔记本并对大家说出了这句话。

话音刚落大家无不例外地向我鼓掌以示讲得不错,与此同时我们坐的大巴车正好行驶到第一个工作点------12号点,而我正是这一次被分配到这个执勤点工作的人。

“哟~时间刚刚好,那各位我先下车咯,下次有空再一起听我讲故事啊!”我收拾完东西后向大家“告别”道,“好!那回头见了!”大家给予我回答。

随后我和另外一个叫李立的同僚一块下了车去开始我们一整天的高温工作。

(第二章 完)


爱拍小八云

《瓶子里的小女孩》第一章:初遇外来人

时间:2018年7月 14日周日早上9时08分32秒11

地点:中国广东省惠州市惠东县广汕公路惠东段(一辆大巴上)

主要人物:小八云

话说在惠东这么一个平凡普通的小县城里隐藏着一个既最为突出与贡献的公益组织,它的创始人却不是本地人,而是一个来自四川省南充市的外来人,他在2008年的时候随着老乡从四川省南充市搭长途大巴来到了惠东县城这么一个在当时看起来并不起眼的小县城打工来维持家庭的开支。

在那时候他经历了一件事,而在经历那件事之后他有了个念头,这个念头使他在这里创立了一个在以后的日子里对惠东县城有着极大影响的公益组织--------惠东县XXX志愿者协会。(保密,不在此写出)

而今天...

时间:2018年7月 14日周日早上9时08分32秒11

地点:中国广东省惠州市惠东县广汕公路惠东段(一辆大巴上)

主要人物:小八云

话说在惠东这么一个平凡普通的小县城里隐藏着一个既最为突出与贡献的公益组织,它的创始人却不是本地人,而是一个来自四川省南充市的外来人,他在2008年的时候随着老乡从四川省南充市搭长途大巴来到了惠东县城这么一个在当时看起来并不起眼的小县城打工来维持家庭的开支。

在那时候他经历了一件事,而在经历那件事之后他有了个念头,这个念头使他在这里创立了一个在以后的日子里对惠东县城有着极大影响的公益组织--------惠东县XXX志愿者协会。(保密,不在此写出)

而今天这个好评不断的公益组织派出了六十名“黄马甲”(职业术语,指志愿者)前去一个叫做簨寮的这么一个沿海小镇进行着一种以汗水为代价的高温性强度工作.........

而我便是这其中一员。

噢!不好意思,我忘记自我介绍了,我叫许瀚中,男,今年18岁,2001年6月5日出生。呃.........好像还有什么.........呀!对了,我有一个给我自己起的绰号叫小八云。我既是个广东人又是个地道的客家人。挨.........还有啥?哦对对对,我还没说说我的身份呢!嗯,对!我的身份有很多,甚至有那么有一两个是不同寻常的,我是一名志愿者,这个行业我当了有快三年多了,对,是真的当了快三年多了。从我胸前佩戴的志愿者服务证就可以得知我是在2015年的7月5日注册成为志愿者的。

我除了是个志愿者之外,我还是一个面前“”貌似不咋滴的网络小说作家。呵呵,这算是我对我自己的一个自嘲吧。目前的话在今年的三月份把《崩坏战争》的大结局给成功写完,接着它还顺顺利利地出书销售。唉,可真是写这个《崩坏战争》光是写草稿的时候所使用的油性笔和涂改带就用了“成千上万”个了,而且那每一个所使用的涂改带还是那种5mmX30M的大型涂改带,在这上面我可不知道为此花费了,=多少令人感到心疼的血汗钱。

除了志愿者和网络小说作家这两个身份之外,我还是.........咳咳,算了,那个身份就先放着不说了吧,留到下次有机会再说也不迟,我们这就上重点。

我有个不同寻常的身份,我在去年的崩坏战争的时候成立了一个团队,它的名字叫做使魔事件调查队,里面的队员均来自一个叫做翁德兰大陆的神秘地方,而住在这个大陆上的人都有一个共同的身份称呼-----------使魔!!而我正是这个团队的队长。

这个也先放着吧,以后有机会在慢慢介绍也不迟。

“哎,瀚中你在想什么呢?”同车的一名叫张强胜的同僚向我打招呼道。“噢!没啥,我只是在想一些事情罢了。”我回答道,“这才到了半路呀,感觉有点无聊呢........”坐在我后面的一名戴眼镜的女生说道,突然间她起了个激灵并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接着她走到我的目前并对我说:“你就是那个........许瀚中是吧?”我回答是的,然后我看了看对方胸前佩戴的志愿者服务证,得知对方名字叫林莉莉。

“你不是经历过很多令人感到不可思议的事情吗?要不你跟我们讲讲你经历过的令人感到不可思议的事情吧!”林莉莉激动地对我说出了这句话,此话一出就纷纷有同僚把目光转向我,他们此时的脸上全身浅颜色的那种期待的眼神。我看到后便感到一股莫名其妙的恐惧感在我心中涌动起来,噢,天哪,这可咋整?“唉,没办法,逃也逃不了,那就只好硬着头皮上了!!”我此时心中有一万只羊驼呼啸而去。本来平日里调查事件屑数拍照片什么的就已经让我累得不成样子了,现在还要让我给大家讲故事,哇!我也是醉了。

“嘿嘿,瀚中,听者有份哟!”老大天空不知从哪个座位蹿出来并对我嘿嘿一笑。我去!忘了老大也在大巴上了,这下乐子可大了哟!

“好吧,被你们打败了,反正这才到了半路,我就给大家挑一个简短一点的故事好了。嗯.........给你们讲讲哪个好咧........”我说着说着从身上背的四次元腰包里翻找,找了一会儿便拿出了一本已经被我写满字的笔记本,接着我翻开它并这里面翻查几下。

那本笔记本被我记载了部分我经历过的奇异事件,考虑着该给大家讲什么故事好,而老大呢则上去让司机大哥启用搭载在大巴上的卡拉OK。在调整了一会儿后老大就拿着话筒并笑眯眯地向我走来。接着他对我说:“那么接下来我们掌声有请许瀚中同志为我们讲述他那精彩的传奇故事,大家掌声欢迎!!”话音刚落车厢内除了正在专心开车的司机大哥和我之外,其余人无不例外地鼓掌。

“那好吧,那就讲这个故事好了。”我心里想道,于是我便拿着那本“历经风霜”的笔记本,走上前并从老大手中接过话筒。我瞄了瞄所有人,深呼吸一口气让自己放松,然后我的脸上露出了自信的笑容,说:“大家好,我叫许瀚中,今天我为大家讲述一个故事,这个故事与几个月后在一个知名动漫网站上即将上映的一部日漫番有着极大关联,聪明的朋友会在我接下来所讲述的这个故事中找到答案,那行,这个故事的名字叫做《瓶子里的小女孩》。”

“耶?光听这故事的名字是不是觉得很奇怪啊?嘿嘿,可不要直接给我理解成这个故事讲的是一个装在瓶子里的小女孩哦!虽然是有那么半毛钱关系。嘛,总之这个故事的名字后面可是有点来头的,毕竟这是我经历的第一件令人感到不可思议的事情。”

我缓一下,拿起被我放在一旁的一瓶1.5升的瓶装矿泉水,拧开盖子后便喝了一口,喝了水后便把盖子给盖上并放在一旁,然后我一手拿着话筒,一手拿着笔记本并对着上面所写的内容向着大家一个字一个字地念道:“毕竟这件事说来邪乎的,嗯.........这个事件发生在2017年的7月6日,六天前的7月1日,那头早上十点钟的时候在日本长空市里发生了一种名为“崩坏”的的灾难性现象,那时候在灾难发生之前的几个小时我刚好搭飞机来到这里并准备拍我旅行的照片的。结果来到这个城市没几个小时后就开始发生这令我感到恐怕的灾难,整个城市开始骚动起来,到了下午的时候整个城市完全地沦陷为一个荒无人烟的“人间地狱”,那一刻真的是可怕。”

“我在灾难发生后就一直想方设法地让自己顽强地生存下去,在这期间我用我自己带的相机记录了许多骇人听闻的恐怖景象。虽然在这期间我也想方设法地与外界取得联系,但是无论我怎么尝试就是不行。在这事情发生后的第六天,这一天我和另外两个人碰上了一个难以解释的事情,接下来我就给大家讲讲这个故事吧。”

“时间是2018年7月6日早上的10点32分,地点是这个日本长空市里的一所名字叫千羽学园的校园里一处废弃的空地上,主要人物呢有我还有另外两名女孩子,一个白头发,另一个是紫头发的。白头发的名字叫琪亚娜.卡斯兰娜,紫头发的叫雷电芽衣,她们两个都是我说的这所学校的学生。”

“故事就是在2017年7月6日这一天开展的,在我们三个之间开展的-----------”

时间:2017年7月6日早上10点32分16秒91

地点:日本长空市千羽学园内一个废弃空地上

主要人物:小八云、琪亚娜.卡斯兰娜、雷电芽衣

“崩坏”事件发生后第8672分钟(144小时32分)

“这子弹.......貌似好像成为烂大街的东西啊,随处可见,搞的我以为我自己是不是来到美国了哩!”我捡起从废弃纸箱里翻找出来的**子弹,说道。(烂大街为某地方言,意思是“满大街都是”,也可以理解为“随处可见”)

“哎,可不是嘛,自从崩坏爆发后就不断地有奇怪的事情发生。”琪亚娜边把线膛燧发枪的子弹上好边一脸不满地回答我。我只好无奈地耸耸肩并继续在四周观察有没有死士上来袭击我们。

观察了一会儿后芽衣突然问我:“那个........小八云,你还是联系不上你的家人吗?”我回答道:“没办法啊,现在手机没有信号,WIFI(无线网络)没信号,就看这干扰的程度来看的话你就算给我一部卫星电话我也联系不上我的家人啊!”说罢我便向她苦笑了几下。

“那个,我........危险!!!”芽衣话音刚落就一个箭步冲到我面前并用她的武士刀砍向正准备要扑咬我的死士,只见那个死士踉跄一下后便倒在地上一动不动-------它已经死了。

“噢!刚才没注意到,谢谢你呀。”我向她道谢道。“嗯,你没事就好。”她接受我的感谢语后便把武士刀给收回刀鞘里去了。“啊,小八云,我刚想起来我有个问题想问你,你那头不是已经被律者给杀死了吗?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你还能出现在我的身边.......”琪亚娜突然惊恐地看着我。

我看她貌似察觉到我的不对劲的地方,我便笑着回答:“哦呀?你想知道么?嘿嘿,那我就.......”我话还没有说完便感到一股不详的气息在逼近我。

我转身一看便看到有大量的死士正在往我们这里冲过来。“靠!又来了,大家准备战斗!!”我随手捡起地上的一根钢管,说道。

另外两人也没多说什么,大家纷纷准备好武器来应付死士们的袭击。

首先一个死士上前来扑咬我,我便把手中拿着的钢管向对方用力地一挥,“咚!”对方不但扑咬我不成还弄到自己挂彩了。待对方倒在地上后我便拿出手枪对其脑袋上开了两枪,随后我便把枪给收回枪套,接着我拿出M4A1突击**对其他冲过来袭击我们的死士开火。

不知什么原因本来在这里非常罕见的子弹补给现在却随处可见,所以在弹药补给的方面上我们是基本上可以自给自足的,根本不用担心它的问题,这也导致了我们敢拿起枪械勇于对抗“黑恶势力”。

而芽衣呢则拔出了武士刀,她将刀刃指向了那些死士,随即她像电影里的那种战国时代上的奋勇厮杀敌人的武士似的冲向敌军当中去并结合她自学而来的剑术一个劲地砍砍砍,每一刀几乎都砍向了对方的要害,看她那认真熟练的样子便能够证明她所练习的剑术可不是闹着玩的。

而琪亚娜呢作为出身于世世代代就一直对抗崩坏的卡斯兰娜家族的一员,她也有着不少的战斗技巧,就算我不问她都和谁战斗过,从她那流畅的战斗方式来看这家伙应该也经历过不少事。

接下来的十三分钟内我们基本上都是在和那些死士战斗。

到了第十四分钟的时候突然间发生了一点状况,当时的情况是这样子的---------

“哎哟喂!怎么都是些普通的死士,连个精英死士都没有,本小姐还没有热身够呢!”琪亚娜一脸不爽地说道,“琪亚娜,你就知足吧,我也希望这些家伙最后永远不要出现在我面前呢!”我回应道。

接着我向另一边开火。

“哇!这些是什么东西啊!不要咬我!!”我听到一个惊恐的男性声音,“咦?怎么会有个男性的声音,难道........有幸存者?!”我心里想道,于是我往声音来源看一看。

哇!我发现有几个死士正在包围一名穿着奇装异服的银发少年。“那还得了?我得赶紧去救人!!”话毕我立马抄起手枪和钢管,脑子一热便冲向正在包围银发少年的那几个死士。

但是琪亚娜这家伙居然比我抢先一步,只见她先是拿线膛燧发枪把那几个快要抓到银发少年的死士给干掉后把把枪扔掉,接着她拿着钢制棒球棒往最后一个死士的脑袋上猛地一敲,她的嘴正不断地念着:“去死去死去死!”这两个字。

这可把那个银发少年给吓坏了哟,眼见那棒球棒快要击中银发少年。银发少年则“唔哇~~~~~”地叫着,我看大橘(局)不妙便赶紧把手中的钢管握的紧紧的。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棒球棒快要击中银发少年的时候我跑到他的身边并用手中的钢管向着琪亚娜。“当”的一声,棒球棒砸在钢管上面去并发出了清脆的响声。

“琪亚娜!你给我好好看看对方,他是活人不是死士啊喂!”我朝琪亚娜喊道,琪亚娜揉了揉眼睛,她看清楚面前的我和那个银发少年后她便说:“什么呀~原来不是死士啊。”这句话让那个银发少年顿时怒道:“这边可是差点被你干掉了呢!能不能不要用这么轻浮的语气啊!”说罢他还想动手打琪亚娜。

为了避免事情进一步恶化,我和芽衣只好分别负责拉住一个人,芽衣对银发少年说:“嘛,冷静点啦~我们也没想到这边居然有没被崩坏感染的人存活呢。”“行啦,小伙子,先消消气,消消气嘛,不要伤了大家的和气嘛,这样对谁也没有好处,先消消气哈。”我也在一旁充当和事佬去劝导他。

过了一会儿那个银发少年的火气渐渐地消掉了不少,不过他听到“崩坏”这一词汇时便好奇地向我们问道:“崩坏?那是什么.........啊!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请问你们有见过一瓶会说话的水么?”

他此话一出,我们三人互相对视了几眼,均表示不明白他这话是什么意思,于是琪亚娜说:“额........你这个问题也是非常深奥呢,莫非是什么谜语?”银发少年闻言后便失望地拍拍脑袋,说:“好吧..........那我还是自己去找吧。”

这时芽衣一把拉住银发少年的手并对他说:“等下!一个人行动的话太危险了,虽然不知道你在寻找什么东西,不过建议你还是和我们一起行动吧。”

我也在一旁说道:“对呀,太危险了,你还是跟我们吧,俗话说得好,人多力量大哦!”银发少年考虑了一会儿,随即他说:“.........嗯,我对这边也不是很了解,那就麻烦你们了。”

“嘿嘿~那就好好跟紧吧,要不然被死士咬了可就不关我的事哦。”琪亚娜伸个懒腰,一脸笑嘻嘻地对着银发少年说出了这句话。

随后我们四人继续向着下一个目的地--------位于日本长空市内的一座神秘的神社走去,因为不去那个地方把那件事做完3,这将会对在以后的日子里的行动会变得更加艰难。

我们大概走了一会儿后芽衣突然用手指着一个方向对着琪亚娜说:“琪亚娜!你看那边!那个死士的样子好奇怪!”我和琪亚娜顺着芽衣所指的方向看去,发现那边有着一个发着粉紫光的人,呵呵,这是崩坏精英死士的特征。不过我仔细观察那个人,虽然对方全身上下都发着粉紫色的光芒,但我再三观察其样貌后,“嗯?怎么那么眼熟?我好像在哪里见过她.......”我一脸迷茫地说道。

但是我怎么想也想不起来自己到底在哪里见过她,算了,只好先把这事放在一旁不管,反正我们的时间多得是,也不在乎多出那么一小会的时间去探究一下这奇怪的事情。

对方是一个小女孩,除了长有一头波浪状的长卷发外她还穿着一身连衣裙,连衣裙的胸口上还挂着两个毛茸茸的的小毛球。她的手还抱着一个瓶子,瓶子里装着不知道是什么的不明液体,她没穿鞋子,光着脚丫子漫无目的地走来走去,好像要寻找什么东西似的。

银发少年也看了看此人,他看来许久后便惊呼道:“这个是.........梅露可!?”话毕银发少年便向那个奇怪的精英死士拼命跑去。

琪亚娜看到那个银发少年跑向那边之后就连忙喊她回来:“喂!不要一个人冲上去啊!”但是那个银发少年没有听琪亚娜的话反而还继续向着那个奇怪的精英死士跑去。“不管怎么样我们先把那家伙弄回来先,要不然到时候就又有一个人变成死士了!!”我向另外两人喊道,两人均明白我的意思后便开始行动起来。

我先找个地方把我身上的装备给卸掉,拿了一把手枪加一把匕首后就急匆匆地上阵了,要是对面太强了把我身上的装备给破坏掉怎么办?这些装备还很贵的说,我得要把这些给考虑周到。

当然我可不会忘记去给那个奇怪的精英死士拍一张照片,这样子可以做个记录。

“喂!那边的那个家伙,快冲我来啊!!”我向那边那正在“吸引”银发少年的精英死士喊道,但对方并没有理会问我反而还在继续“吸引”着银发少年。

于是呢我只好先跑起来,一定要抢在那银发少年之前抵达那个奇怪的精英死士那里才行。

就在这时,意外发生了。

“哇呀!”我听见了那银发少年发出了一声惨叫--------他被一种像是“水型龙卷风”的玩意给“击飞”了。(他真的飞起来了)他被击飞到空地上一处堆放杂物的当中后就晕了过去。那个“水型龙卷风”似乎是那个奇怪的精英死士发出来的。

“嗯........如果是这样子的话那么应该这个稍微的精英死士不是属于这个世界的,也许她就是那个银发少年所说的“梅露可”吧,看样子我要认真起来了!”话毕我拿好武器并准备联合芽衣与琪亚娜一起大战这个被崩坏侵蚀的“梅露可”。

..............

“咳咳,各位,这个故事的第一章到这里就结束了。”我说罢便拿起矿泉水大口大口地喝着水。

“啊?才第一章啊?你说这个故事很短,我怕你还没把故事说完咱们的大巴车就已经到达目的地了。”李维说道。

我看了看窗外,发现大巴车刚刚从我熟悉的十字路口驶离了广汕路,接着我便把手中的矿泉水瓶拧上盖子,说:“哎哟,反正照目前的情况来看也就只剩下十几分钟的车程才到目的地,这足够让我把这个故事的后半部分讲完。讲完了就刚好到达目的地,大家不用担心哈,我这就为大家继续讲述这个故事的后半部分。”话毕我继续扯起嗓子继续为大家讲接下来的故事。

(第一章 完)


爱拍小八云

《瓶子里的小女孩》引子

这里是一个叫不出名字的异世界,有一个大陆叫做梅佛特哈涅大陆,我们把镜头移到这个大陆里面的一个集市上。

这个集市可热闹了,街道上有着许许多多带着奇装异服的人们在这里来来往往,大多数都是从外地来的各种各样的人们。骑士、剑士、法师等等、哦,还有一个不能忘记的--------愈术士。

在这里的谈话声、吆喝声不断地为这个集市添加几分喧闹的气息,但是在1这些喧闹的人群当中却有个毫不起眼的银发少年,他在这大街上游荡着,如果用异样的眼光去看他的话那很容易就会把他看成是一个要饭的乞丐,很可惜他并不是一个要饭的乞丐。

他的名字叫优,是一名四处旅行的愈术士,他见识过很多神奇的事情,最要数神奇的是他手中抱着的东...

这里是一个叫不出名字的异世界,有一个大陆叫做梅佛特哈涅大陆,我们把镜头移到这个大陆里面的一个集市上。

这个集市可热闹了,街道上有着许许多多带着奇装异服的人们在这里来来往往,大多数都是从外地来的各种各样的人们。骑士、剑士、法师等等、哦,还有一个不能忘记的--------愈术士。

在这里的谈话声、吆喝声不断地为这个集市添加几分喧闹的气息,但是在1这些喧闹的人群当中却有个毫不起眼的银发少年,他在这大街上游荡着,如果用异样的眼光去看他的话那很容易就会把他看成是一个要饭的乞丐,很可惜他并不是一个要饭的乞丐。

他的名字叫优,是一名四处旅行的愈术士,他见识过很多神奇的事情,最要数神奇的是他手中抱着的东西---------他父亲留给他的一个神奇的瓶子。

这个瓶子与我们平时看的那种装腌制食物的瓶子并没有什么两样,都是透明的。瓶子被木塞盖子所盖住,还套有一个标签,标签上面写的是三个英文字母---------YUU。

另外这个瓶子里头装着一个不寻常的“东西”-----------装的快满满的一瓶的蓝色不明液体。

挨?至于是什么暂时先不讲,刚刚说到这个到处旅行的银发少年他的手中抱着一瓶里头装着快满满一瓶的奇怪蓝色的不明液体是吧?那行,我们继续讲述下去。

他走到这热闹的集市上并穿梭于人来人往的人群之中,他经过一个买戒指的摊位时却突然停下脚步。这是怎么回事?

那个银发少年看着手中抱着的那个正在“蠢蠢欲动”的瓶子,令人感到惊奇的是这里面的液体竟然自己把瓶盖给打开了!那玩意打开瓶盖之后它就像是变戏法似的还慢慢地形成一个人的形状,准确来说是一个小女孩的形状。

看到这里也许你会感到惊讶:“哇!这特效堪比好莱坞啊!”唔好意思(不好意思),我得话比你(告诉你):“这一切在这个世界里都是真的!!”那个液体不一会儿就形成了一个小女孩的形状,我们来简单地描述一下“她”的外貌。

她长着一双蓝蓝的、水汪汪的大眼睛,穿着一件小女孩穿的那种白色的连衣裙,上面还有两个白绒绒的毛球,她光着脚丫,一头蓝得跟动画片里的海洋一个颜色的头发,长着一张可爱的的娃娃脸,她的皮肤光溜溜的,身上散发着小孩子的那种天真无邪的1气息。

看样子这瓶子里头装着地点液体可不是一般的液体啊,而是具有神奇力量的液体。

这个“小女孩”看到面前的那个买戒指的摊位上所摆放的各式各样的戒指,心中不由得一阵狂喜,“她”是一个戒指爱好者,喜欢收集她既喜欢有好看的戒指,此时的她双眼放光,这上面的戒指都是她喜欢的款式,她恨不得立马就让这些戒指统统都被她给买下并成为她的“囊中之物”。我、于是她对那个银发少年说:“快看!那边那个摊位上的戒指,这颜色实在是太棒了!”

那个叫优的银发少年走上前的时候立马就有一个穿着与印度舞娘无异的女人上前来并对他们两个友善地问道:“小伙子,来看看我们的戒指吧!价格实惠也很不错哟!”而优则回答道:“呃............我先看看吧..........”对方点了点头后便去招呼其他客人去了。呵,看样子这女人似乎是这个买戒指摊位的主人。

优随手拿起了一个戒指并左看看右瞧瞧,看完了便放回原处,他小声地对那个“小女孩”说:“这种一看就是低劣仿制品的戒指没有这么大的价值啦。赶紧走吧,天黑之前要到达下一个城镇哦。”他说罢便想把盖子给盖上。

那个“小女孩”两手按住那个瓶盖,小小的身躯正在以吃奶的劲来抵抗盖子,硬是拼命地不让盖子给盖上去。她向对方说:“相信我啦!凭我这么多年的阅历,这次一定是真家伙哦!”

优此时叹了一口气,他双手放开不再做盖盖子的动作,略显无奈地说:“明明记忆都失去了.........为什么对戒指就这么执着呢.........”

那个“小女孩”闭着一只眼睛,脸上露出一个调皮的笑容,用手伸出一根手指头指着优并以一种俏皮的语气说:“这个是天性~”

优生气了,一把把瓶子放在摆放戒指的桌子上,并对瓶子里的那个“小女孩”说:“这使得,那我可先走了哦,你就慢慢欣赏这个戒指吧。”话毕优便转身装作要走的样子。

那个“小女孩”嘟着嘴,一脸生气地说道:“哼!每次都答应人家要买戒指的,最后都不了了之!”说罢她便自己飘了起来。原来她会飞!!

她生气地“向前走”,边走边“哼哼”几下以示她正在生气。

这一幕可把优给吓坏了,他连忙地把那“小女孩”给叫住:“喂!梅露可你要去哪里呀?!”但那个被对方称作为“梅露可”的“小女孩”却不理不睬仍生气地向前走,接着就消失在他的视线当中。梅露可正生着气,小声地说:“唔...........那个笨蛋..........唔,那边一闪一闪的是?!”

她望向地上的一处发着闪光的地方,那里有个东西正在“吸引”着她。待她揉了揉眼睛并看清楚那个发着闪光的东西后她惊喜地尖叫起来----------那是一枚比较大一点的戒指。

要描述它很简单,除了块头比较大之外这中间就镶嵌有一颗蓝得诡异的宝石,其余的部分均为银制的,看样子这是一枚比较大,而且是宝石与银为材料制造而成的奇怪戒指吧。

她看到眼前的这不知是谁掉在地上的戒指,身上的怒火与烦恼便被她抛到九霄云外,取代而之的是一脸的喜悦,她尖叫道:“哇~好大一枚戒指耶!”说罢便拼命地飞到这个戒指面前并且想要摸摸这个戒指,但她不知道这个动作竟然会导致发生一起令这两人感到不可思议的事情..........

与此同时优正在焦急地寻找梅露可,他一边找一边说:“真是的........梅露可那家伙有跑到哪里去了........”这时人群中突然开始骚动起来,“怎么回事?”这个念头在优的脑海里浮现出来,他得去看看怎么回事,于是他向那个方向走去了。突然只听见“哇!”的一声尖叫让优意识到-------出事了!!

“没错!这个声音.........是梅露可!!”优说道,随即他的脚步加快了,当他赶到那里的时候却发现地上的一枚戒指不知道为什么正发着耀白的光,他喊道:“梅露可你在哪里?这个戒指是.......哇!!!”优惨叫一声被那道白光给“吸”了进去。就这样他们在众人的眼皮子底下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2017年7月6日周日早上9时23分32秒97,这是灾难发生后的第六天。

在六天前的7月1日,那天在日本的一个叫做长空市的城市在早上十点钟的时候爆发了一场名为“崩坏”的灾难性现象,短短几个小时之内许多人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纷纷变成了与丧尸一样的生物,或许我们应该称它们为“死士”,这是崩坏的其中一个产物。交通瘫痪,各种信号被莫名其妙地切断,这个城市沦陷为一个人间地狱,完全地“与世隔绝”。就连进入该城市并调查原因的**和**也音信全无,一去不复返。

在这之后的第六天有三个人在长空市内的一所名字叫“千羽学园”的校园里正在像个小强似的顽固地生存着,只不过这三个人,一男两女都是些不同寻常的人........

“我去,总算是摆脱那些烦人的家伙了,可以歇一会儿了........”一个背着比较大的运动背包的平头男生说道,话毕他从背包里翻找了一会儿,然后他从里面拿出了一包纸巾并将其打开。从里面抽出纸巾来擦擦汗,同时他还不忘记把纸巾递给另外两个与他认识没几天的美女并示意她们也拿纸巾擦擦汗。

“呼.........你说得对,是可以歇一歇了,呼.........”坐在男生对面的转椅上并背对着他的一个扎俩麻花辫的白发女学生说道,说罢她把那沾染了不少黑色的带有血腥味的不明液体的钢制棒球棒丢在一旁。

“唉,这都怪我,是我不好,给大家带来了那么多的麻烦..........”站在窗户边的一个紫发女学生正在望向外面的骇人景象唉声叹气。

那个平头男孩正在大口大口地喝着矿泉水来补充水分,他听到这紫发女学生唉声叹气地说出这句话时他明白了什么,他走到那个紫发女学生的身边并拍了拍她的肩膀,说:“其实你也不想这样的,对吧?我也能.........”“行了,我知道你想说什么,谢谢你,我会尽力的。”正当男生要把话说下去的时候紫发女学生打断了他的话。

“好吧,你明白就好,那我自己继续去休息吧。”男生说罢便去休息了。

休息了一会儿后男生对着另外两名女生说道:“走吧,是时候该去会会下一个伙伴了。”话毕他率领这两名美女继续踏上属于他们三个的求生之旅..........

(引子 完)


爱拍小八云

《瓶子里的小女孩》本书介绍

哈喽大家好,我是本书作者爱拍小八云。

嗯哼,继上一部我的作品卷28《冰晶星的救援》后,我给大家带来的是在卷28《冰晶星的救援》故事发生前很长一段时间的卷1《瓶子里的小女孩》,这也是我第三次写完的故事。

该故事改编自游戏《崩坏学园2》于2015年的八月份与一款冒险卡牌类的回合制游戏《梅露可物语》所联动的一个剧情活动小关卡,而我写的这个同人小说的故事的时间发生在超长篇幻想性同人小说《崩坏战争》里的(小说整体的故事时间是2017年的7月1日之2018年的1月初这样子)日本长空市爆发崩坏并沦陷的第六天。

故事主要讲的是主角小八云与另外同行的琪亚娜.卡斯兰娜和雷电芽衣在已经被崩坏沦陷的长空市中过着...

哈喽大家好,我是本书作者爱拍小八云。

嗯哼,继上一部我的作品卷28《冰晶星的救援》后,我给大家带来的是在卷28《冰晶星的救援》故事发生前很长一段时间的卷1《瓶子里的小女孩》,这也是我第三次写完的故事。

该故事改编自游戏《崩坏学园2》于2015年的八月份与一款冒险卡牌类的回合制游戏《梅露可物语》所联动的一个剧情活动小关卡,而我写的这个同人小说的故事的时间发生在超长篇幻想性同人小说《崩坏战争》里的(小说整体的故事时间是2017年的7月1日之2018年的1月初这样子)日本长空市爆发崩坏并沦陷的第六天。

故事主要讲的是主角小八云与另外同行的琪亚娜.卡斯兰娜和雷电芽衣在已经被崩坏沦陷的长空市中过着边求生边寻求逃离此地的方法的日子,在此过程中他们遇到了一名不知从何而来穿着奇怪的银发少年,进而引发众人踏上寻找一名叫梅露可的特殊少女的故事。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它那个联动的活动剧情十分的少,我当时拍了不到二十分钟便把它给拍摄完毕,故而这个故事的内容也少之又少。(仅仅花了我一个星期的时间就把它给写完)

哦,呃.........咋说呢反正这也算是个挺可以的开头吧,剩下的故事我会在以后的日子里一一给大家呈现出来嘀~

嘛嘛~如果在观看我的小说的过程中有什么一件或者建议的请联系小八云我哒!可以加我QQ:2859376995或者新浪&腾讯微博私信我呐!(新浪&腾讯微博名字:解说达人小八云),也欢迎来信到我的邮箱中进行反馈呀!(联系邮箱地址:2859376995@QQ.COM)

也欢迎各位喜欢崩坏的萌新大佬们来到我小八云的优酷或者哔哩哔哩空间收看我最新一期的《崩坏学园2》&《崩坏3rd》番外篇通关剧情攻略解说视频,有什么意见也欢迎你们大家多多反馈,我会尽我自己最大的努力去改变我自己,你的提出与支持将会是我小八云继续创作下去的动力,请大家多多支持我,多多向我提意见哟!

爱拍小八云

写于2019年6月9日周日08时31分12秒11


不丢波波利
先画到这里!我老婆太漂亮了.j...

先画到这里!我老婆太漂亮了.jpg

先画到这里!我老婆太漂亮了.jpg

录律Resaitin
这张好像也没营业过,几个月前的...

这张好像也没营业过,几个月前的也发发。

这张好像也没营业过,几个月前的也发发。

录律Resaitin

最近的营业

只有p1,2,6是梅注意。

最近的营业

只有p1,2,6是梅注意。

双岛乳业™

恐龙2这对甜死了_(:τ」∠)_

恐龙2这对甜死了_(:τ」∠)_

零四号重症监护室

阿梅画手组换装驴合集,p1是慈我穿冬哥衣服,p2绀青穿梦餐衣服,p3废稿

换装驴repo合集请走→https://m.weibo.cn/5830859804/4505965477273954

阿梅画手组换装驴合集,p1是慈我穿冬哥衣服,p2绀青穿梦餐衣服,p3废稿

换装驴repo合集请走→https://m.weibo.cn/5830859804/4505965477273954

shimei君

画完了,人也瞎了(各种意义),520快乐(爬

第一次尝试画光影实在太菜惹,画的不好看请不要打我!!!!

p2p3是分开的大图

p4p5是他俩草稿时候的样子,还是有完整身子的有志青年(???


打广告!欢迎来约稿!→点击购买薰呼鸡 

画完了,人也瞎了(各种意义),520快乐(爬

第一次尝试画光影实在太菜惹,画的不好看请不要打我!!!!

p2p3是分开的大图

p4p5是他俩草稿时候的样子,还是有完整身子的有志青年(???


打广告!欢迎来约稿!→点击购买薰呼鸡 

偽光
和三星尼克拉的换装

和三星尼克拉的换装

和三星尼克拉的换装

Nullity

换装驴 我怎么又抽到魔法国男人穿田式女仆装

瑠娜瑠娜—慈翼

水晶—艾玛

换装驴 我怎么又抽到魔法国男人穿田式女仆装

瑠娜瑠娜—慈翼

水晶—艾玛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