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梅韦

14580浏览    49参与
雾KIRI

咂摸一个新词,“伏低做小”


太有意思了。只有地位高的人对地位低的人才能伏低做小。反过来不能,平等地位的也不能。只有是正经贵族、富贵闲人、天生魔术资质出众却淡却了魔术师争斗的债主,对新世代、劳苦命,魔术资质平凡却有必追逐之梦的债务人兼同级生,才有这个资格,嗯,“伏低做小”。

地位低的人对地位高的人"伏低做小”,那是巴结奉承。地位高的人对地位低的人反过来“伏低做小”,那是调情和宠爱。


梅尔文对二世就是伏低做小。

咂摸一个新词,“伏低做小”


太有意思了。只有地位高的人对地位低的人才能伏低做小。反过来不能,平等地位的也不能。只有是正经贵族、富贵闲人、天生魔术资质出众却淡却了魔术师争斗的债主,对新世代、劳苦命,魔术资质平凡却有必追逐之梦的债务人兼同级生,才有这个资格,嗯,“伏低做小”。

地位低的人对地位高的人"伏低做小”,那是巴结奉承。地位高的人对地位低的人反过来“伏低做小”,那是调情和宠爱。


梅尔文对二世就是伏低做小。

hihiA

梅尔文·威因兹与韦伯·维尔维特一起度过的十年许

从时钟塔学生时代开始到现在的依然在时钟塔度过的,青年“快乐”生活

以及再许愿两人的,座上的再见

今天是2.14,Happy Valentine's Day. ​​​

(我发现一件事:梅亲其实十年也长了快30cm.jpg

梅尔文·威因兹与韦伯·维尔维特一起度过的十年许

从时钟塔学生时代开始到现在的依然在时钟塔度过的,青年“快乐”生活

以及再许愿两人的,座上的再见

今天是2.14,Happy Valentine's Day. ​​​

(我发现一件事:梅亲其实十年也长了快30cm.jpg

雾KIRI

另一件事

更新一下,情报有偏差

好像是“二世给教室全员准备了情人节巧克力之后,还给了梅尔文一份,说是准备多了一份就给你吧”这样


嗯?在我这儿没差?

=============

那么,根据昨天推特的消息,昨天event的现场朗诵剧环节

剧情居然是!

“二世给了梅尔文情人节巧克力”


这件事,莫非大家都知道了吗?:)


打事件簿tag因为是官方活动喔www


更新一下,情报有偏差

好像是“二世给教室全员准备了情人节巧克力之后,还给了梅尔文一份,说是准备多了一份就给你吧”这样


嗯?在我这儿没差?

=============

那么,根据昨天推特的消息,昨天event的现场朗诵剧环节

剧情居然是!

“二世给了梅尔文情人节巧克力”


这件事,莫非大家都知道了吗?:)


打事件簿tag因为是官方活动喔www


青延_Akelenoya

这边也发一遍【水印怎么去啊谁教教我【


补充一句,那个“某人亲哥疯狂助攻”是我脑补的同人场景【是的还在咕咕


【只打了cp的tag【占tag致歉,如果不能占的话私信告知我,立刻删

这边也发一遍【水印怎么去啊谁教教我【


补充一句,那个“某人亲哥疯狂助攻”是我脑补的同人场景【是的还在咕咕


【只打了cp的tag【占tag致歉,如果不能占的话私信告知我,立刻删

雾KIRI

和“莱妮丝用韦伯的魔术刻印作为担保,让他成为埃尔梅罗的君主”作为对立的是

梅尔文为韦伯出了“可以买下一座城”数量的借款,没有要任何的担保

这也是对应的设定吧。

因为莱妮丝在让韦伯承担起责任戴上他不情愿的皇冠的同时,也夺走了他的个人,他的私生活,他的人生。


“从防止魔术师叛变的角度上来说,这可是最佳的担保啊”


梅尔文很清楚,如果想要什么担保的话,韦伯的魔术刻印是最好的选项。这是魔术师最先会得出的结论。

但他却选择了“嗯,那咱俩成为挚友吧!”的选项。他什么都没有要。明明是他先来的,明明完全可以借机侵占韦伯的人生,但是他什么都没有要……(感动到崩溃...

和“莱妮丝用韦伯的魔术刻印作为担保,让他成为埃尔梅罗的君主”作为对立的是

梅尔文为韦伯出了“可以买下一座城”数量的借款,没有要任何的担保

这也是对应的设定吧。

因为莱妮丝在让韦伯承担起责任戴上他不情愿的皇冠的同时,也夺走了他的个人,他的私生活,他的人生。

 
 

“从防止魔术师叛变的角度上来说,这可是最佳的担保啊”

 
 

梅尔文很清楚,如果想要什么担保的话,韦伯的魔术刻印是最好的选项。这是魔术师最先会得出的结论。

但他却选择了“嗯,那咱俩成为挚友吧!”的选项。他什么都没有要。明明是他先来的,明明完全可以借机侵占韦伯的人生,但是他什么都没有要……(感动到崩溃)

 
 

这不就显得bl思路里的那些“用你的身体来还债吧fufufufu”的梗太下作了吗?!(崩溃)

 
 

之所以由他来保管刻印,也是出于对韦伯的保护吧。

怕莱妮丝把“韦伯维尔维特”的人生全部夺走。

小心翼翼地爱护着,分寸恰当地守护着。挚友一有危机二话不说自己也跟着去。最恐怖的是这么深的用情居然真的靠着愉悦和演技糊弄过了周围的人?!

 
 

“韦伯,你追上你的梦想了吗?”

 
 

梅尔文他是天使吗?!什么时候等韦伯不是君主了也夺回自己的魔术刻印,此后的余生就都是跟梅尔文在一起了吧。

 

雾KIRI

每天都在跟亲友感慨我cp太好吃了。入坑的时候虽然是极冷门但没想到是这样一支潜力股(然而现在也还是很冷门…)。每隔一段时间都有惊喜对人物理解不断加深。到了现在事件簿出设定集还要新的爽一波。这就是买了好股票。一直避免用宅圈的用语但是这形容真是太太太对了。


“还有什么比我cp是作者钦点的更带劲。”


“感觉就像三田老师接手二世的时候就想好了,虽然还没想好故事怎么写,但我先给他个男朋友。这是童养媳。”

“二世那么好的一个人对无关的人都很温柔,为什么反而对梅尔文态度那么差。倒不如说独独对梅尔文态度差很有问题。”

“他俩之间要是没有问题梅尔文干嘛一看见他就笑眯眯的,梅尔文又不是抖m...”

“二世应该...

每天都在跟亲友感慨我cp太好吃了。入坑的时候虽然是极冷门但没想到是这样一支潜力股(然而现在也还是很冷门…)。每隔一段时间都有惊喜对人物理解不断加深。到了现在事件簿出设定集还要新的爽一波。这就是买了好股票。一直避免用宅圈的用语但是这形容真是太太太对了。


“还有什么比我cp是作者钦点的更带劲。”


“感觉就像三田老师接手二世的时候就想好了,虽然还没想好故事怎么写,但我先给他个男朋友。这是童养媳。”

“二世那么好的一个人对无关的人都很温柔,为什么反而对梅尔文态度那么差。倒不如说独独对梅尔文态度差很有问题。”

“他俩之间要是没有问题梅尔文干嘛一看见他就笑眯眯的,梅尔文又不是抖m...”

“二世应该根本不想在时钟塔跟梅尔文碰面吧…”

“连莱妮丝都拿梅尔文调侃他。虽然她自己想想的时候还是会气得牙痒痒的。”

“他俩之间应该有外人看不到的另外一面吧。在时钟塔以外的地方。”


可以玩味的地方还有很多。所谓一流作者创造故事,把解释故事的乐趣留给读者。就是这个醍醐味。


hihiA
届时让我们在座上再见吧

届时让我们在座上再见吧

届时让我们在座上再见吧

青延_Akelenoya

草 我才看到设定 原来梅尔文生日是10.4 只和韦伯(10.3)差一天啊


我不管这就是官方发糖【?


我cp🔒了


【占tag致歉

草 我才看到设定 原来梅尔文生日是10.4 只和韦伯(10.3)差一天啊


我不管这就是官方发糖【?


我cp🔒了


【占tag致歉

雾KIRI

梅亲,韦伯,小猫咪,内弟子,触手,义妹。(?)


感觉梅亲是比起独占韦伯占有欲超级强烈的爱,更倾向于和韦伯一起玩耍跟他一起抚养孩子的那种。

所以才把格蕾当成自己的女儿一样看待了(不是)还亲昵地把韦伯的妹妹莱妮丝叫做“莱妮”,没错韦伯的义妹就是我的妹妹,韦伯的内弟子就是我的女儿哟(不是)


一起抚养孩子。一起玩。一起冒险。一起环游世界。

这么细水长流,真的太棒了。

梅亲,韦伯,小猫咪,内弟子,触手,义妹。(?)


感觉梅亲是比起独占韦伯占有欲超级强烈的爱,更倾向于和韦伯一起玩耍跟他一起抚养孩子的那种。

所以才把格蕾当成自己的女儿一样看待了(不是)还亲昵地把韦伯的妹妹莱妮丝叫做“莱妮”,没错韦伯的义妹就是我的妹妹,韦伯的内弟子就是我的女儿哟(不是)


一起抚养孩子。一起玩。一起冒险。一起环游世界。

这么细水长流,真的太棒了。

白茶狗凍

[二世] Tristes tropiques

是包含帝二世幼帝二世以及梅韦的雷文

人均渣男,不建议对角色zqsg的朋友观看


01

“你会喜欢他的,你们有些相似之处……”

传教士走到门口,听见总督正在说话。

“啊,维尔维特先生,我正在说你的事,快来见见我们的新朋友。” 梅尔文从桌边站起身,殷勤地说道。

他们的客人站了起来。这个年轻人的五官很有些古典风味,身材匀称,像一尊典型的希腊雕塑。但他身上并不具备雕塑的沉静特质,晒黑的皮肤和明亮的眼睛使他表现出一种幼稚的热情。他的头发像火一样红,这种颜色令韦伯·维尔维特感到微微不适。

“韦伯,这是亚历山大,你肯定不会相信,他才十七岁,已经环游了大半个世界。”梅尔...

是包含帝二世幼帝二世以及梅韦的雷文

人均渣男,不建议对角色zqsg的朋友观看


01

“你会喜欢他的,你们有些相似之处……”

传教士走到门口,听见总督正在说话。

“啊,维尔维特先生,我正在说你的事,快来见见我们的新朋友。” 梅尔文从桌边站起身,殷勤地说道。

他们的客人站了起来。这个年轻人的五官很有些古典风味,身材匀称,像一尊典型的希腊雕塑。但他身上并不具备雕塑的沉静特质,晒黑的皮肤和明亮的眼睛使他表现出一种幼稚的热情。他的头发像火一样红,这种颜色令韦伯·维尔维特感到微微不适。

“韦伯,这是亚历山大,你肯定不会相信,他才十七岁,已经环游了大半个世界。”梅尔文微笑着对亚历山大说道:“我们年轻的时候也总想要环球旅行,维尔维特先生十六岁就梦想着西太平洋,你恐怕无法想象,十年前这里还是一片蛮荒之地,那些土人根本不穿衣服,完全不知羞耻。我们的传教士先生完全凭借青年人的热情征服了这片土地,他来到这里时也不过十七八岁,与你相同。”

韦伯隔着桌子与年轻人握手,瞅着对方的红发。亚历山大。难怪梅尔文突然请他来吃晚餐,今天本不是他们约定的日子。也难怪他这样暗沙射影地说起过去的事,只有他们俩才知道“青年人的热情”究竟是何种东西。

“啊,真了不起!我多希望自己也能像您一样勇敢!”

亚历山大紧握着传教士的手,手心又潮又湿,不知道是因为太过激动又或只是单纯的炎热。这样的热情令韦伯几乎窒息过去。

 

“总督大人,感谢您邀请我来吃晚餐。您知道旅社的食物是什么样的,如果再吃两星期的豆子和牛肉,我一定会死在这儿的。”

亚历山大喝了些酒,脸上立刻泛起红光。他放松了许多,半靠在椅子上,因为带着鼻音,说话间带上几分年轻人撒娇的味道。这并不引人不快,或许因为他的脸庞还留有一些儿童的影子,又或许因为他那热切的模样格外真诚。

但这也许只是他个人的想法,亚历山大从刚才起就一直“韦伯先生”“韦伯先生”地叫个不停,这个古怪的称呼带有一种生硬的亲昵,韦伯清楚地看见梅尔文抽动的眼角。他本来也应觉得这称呼不适当,但梅尔文显然易见的不悦让他感到一些愉快。

“韦伯先生,请您带我去看看土人吧,那种真正的土人。” 亚历山大又以那种撒娇的语气说道。

韦伯还未回话,梅尔文便说道:“小男孩,你喝醉啦,什么叫真正的土人?维尔维特先生奉献宝贵的青春,就是为了将这些可怜人引上正确的道路,你的话会伤他的心的。”

亚历山大的脸庞变得更红了,他的声音听起来有些窘迫。

“真抱歉!”他向着梅尔文说道,接着转过头对传教士说话,这时他脸上并没有丝毫歉意,一双眼睛显得很亮,“韦伯先生,请您原谅我吧。”

“没有关系。”韦伯微笑着回答,随之感到梅尔文的皮鞋缓缓压上他的脚背。


02


tbc

紫拉RPG

近期fgo涂鸦


夏活都快结束了终于赶上了555

北欧夫妇真真真好T T

以及求求梅亲实装吧落地就抽爆!!

近期fgo涂鸦


夏活都快结束了终于赶上了555

北欧夫妇真真真好T T

以及求求梅亲实装吧落地就抽爆!!

雾KIRI

【梅韦】春雪

警告:事件簿最终卷衍生,含剧透。没有完食最终卷小说建议不要食用。


春雪


——收到挚友发来的手机短信,是在他从灵墓阿尔比昂归来一段时间以后的事。

那是一个寻常的傍晚。白色的贵族青年刚刚在自家经营的医院接受过身体检查后回到家中。查看完手机短信后,他立刻拨通了对方的手机号码。电话接通后,响起那个一如既往的,好像心情不太好的声音。

“喂,梅尔文。最近的晚上有空吗?要不要来我家一趟。”

于是梅尔文调整了一下最近的行程,一口答应下来。


像往常一样,带着礼物,穿过那条布着结界的街道,来到他的公寓。推开虚掩着的房门,梅尔文立刻察觉到,房间里的气氛同...

警告:事件簿最终卷衍生,含剧透。没有完食最终卷小说建议不要食用。

 

春雪

 


——收到挚友发来的手机短信,是在他从灵墓阿尔比昂归来一段时间以后的事。

那是一个寻常的傍晚。白色的贵族青年刚刚在自家经营的医院接受过身体检查后回到家中。查看完手机短信后,他立刻拨通了对方的手机号码。电话接通后,响起那个一如既往的,好像心情不太好的声音。

“喂,梅尔文。最近的晚上有空吗?要不要来我家一趟。”

于是梅尔文调整了一下最近的行程,一口答应下来。


像往常一样,带着礼物,穿过那条布着结界的街道,来到他的公寓。推开虚掩着的房门,梅尔文立刻察觉到,房间里的气氛同他上一次来访时好像有些许不同。不过,只是极其细微的差异,细微到难以具体辨析。

映入眼中的房间依然是熟悉的景色,堆满杂物的桌面、几乎被书籍填满的地板,而在一片混沌的正中间,沙发上的房间主人,黑色长发的青年正斜倚在靠背上,手上握着半满的酒杯,他面前的茶几上摆着酒瓶和另一只空酒杯,一看便知是在等待客人的途中自己先喝了起来。梅尔文呆然地望着这副光景片刻,唇角出现笑意。

“喂喂,也太懒散了吧。……这是在家里窝了几天?格蕾小姐也不管管你吗?”

他将带来的礼物随手放在餐桌上,自己在埃尔梅罗二世对面的沙发上坐下,在空酒杯里为自己倒满葡萄酒。扑鼻而来的浓烈香气说明是房间主人的珍藏品,产自马其顿的烈酒,其芬芳令人联想到沿海地区干燥晴朗的天空。

“格蕾跟莱妮丝两个人一起短途旅行去了,这两天都不在伦敦。她俩能彼此能成为朋友,对我来说也是一件好事。两个人都不在,教室那边也还在冬假,正好我一个人清静清静。”

“反正不过是窝在房间里打游戏什么的吧。说起来,这是吹得哪门子风?由你主动邀请我过来玩,从你当上君主以来多少年来没有过了。”

“这话轮到我说才对——你又是怎么回事?我从灵墓回来的消息你应该早就得到了吧。为什么这么久了都不和我联络?”

埃尔梅罗二世显得很不高兴地说道,一仰脖喝掉了杯中剩余的烈酒,将酒杯猛地放在了面前的茶几上。


他从地下的灵墓阿尔比昂归来时候是深冬。现如今,已经是春天的气息将近的二月末。在这么长的时间内,梅尔文一反常态地没有主动联系他。

“嗯?等得心痒难耐了?就这么想见到我吗……噗呕。”

梅尔文掏出手帕擦拭着嘴边的血,见对面的人露出一副尽量不想对他的吐血有所反应的样子,苦笑着耸了耸肩膀。

“不不,这一次我什么都不知道哦。毕竟,随着你在现代魔术科大展身手,我的立场也变得很微妙了嘛。君主特兰贝里奥对我的兴趣到现在都还没有衰减的样子,也要乖乖听妈咪的话嘛……保险起见,这一次我尽量让自己处在情报之外。嗯。你从阿尔比昂回来的事我倒是听说了,不过,光是处理后事就够你忙上一阵子吧。”

所以没有去找你——梅尔文说的确实都是事实。考虑到他和埃尔梅罗二世各自的立场,在今后时钟塔的派阀斗争中,像这样的情形应该只会越来越多吧。

“如何,送你去灵墓阿尔比昂的列车,帮上忙了吗?”

“啊啊……虽然说我也有很多不满,不过那件事多谢了。”

 “哼哼哼,能帮上你的忙就好。说服车掌罗丹也费了我一番功夫呢。”梅尔文脸上露出得意的笑意,他从沙发上欠身,为两个人的酒杯里重新倒满酒。

“——那么可以开始了吗,该把你这一次的冒险始末讲给我听了吧?”

他的双眼中闪着小孩子期待听有趣故事一样的光芒。对埃尔梅罗二世来说,是早就看惯了的神情。他深知这名朋友的嗜好,也深知怎样才能满足他。

“让我想想……从哪里开始好呢?”

特别是,这次的事件,不管是规模、牵涉的人物、还是对埃尔梅罗二世个人的意义上来说,都格外与众不同。

 ——关于灵墓阿尔比昂的遭遇,和名叫哈特雷斯的男人向这个魔术世界复仇的结局。


古老的红砖房屋内隐约能听见窗外的风声。尽管暖气烧得很旺,然而,在故事结束后的这段短暂的寂静时刻,从遥远的地方传来的风声仍令人感觉到冬的气息,并随之联想到漆黑幽深、远离人类版图的地底,另一种意义上的“世界尽头”,埃尔梅罗二世的故事就是停留在那个地方结束的。

“正好那一晚,我看到流星了哟。……好寂寞呀,就像在我不知道的时候,热闹的节日已经在别处结束了一样。这次不能坐在特等席上观看实在太可惜了。”

心不在焉地端着酒杯,咀嚼了这个故事好一会儿之后,梅尔文才开口道。

“——结果你居然把神灵伊斯坎达尔给赶回去了呀。换句话说,这一次你是拯救了整个现代魔术世界的英雄吧?”

“不是靠我自己的力量。说到底,还是多亏那些人的帮忙才……”

“但是你的样子看起来很清爽,就好像卸下了什么重负。”

梅尔文偷偷地笑着说,端详着朋友的面容。

“……也还好吧。”一边啜着这个晚上的不知第几杯酒,埃尔梅罗二世一边盯住梅尔文手中的酒杯,催促道,“梅尔文,你也喝酒呀。”

这副口调令梅尔文感受到一股久违的气息,仿佛他的朋友突然一下子回到了率直的少年时代。白发的调律师噗嗤一声笑了,听从他的催促将酒杯送到自己的唇边,用双眼注视着埃尔梅罗二世那因为饮酒而上下滑动的喉结。


——现在他身上穿的当然还是那件大战略T恤和邋遢的居家短裤,没有内弟子的照顾,连头发都不是平时那种光滑整齐的感觉,嘴边也有些微的胡茬。不过,像这样的倦怠、破绽百出,反而酝酿出独特的色气。

远东的小说里写到,男子在目睹交往的女子卸妆后、露出疲惫的脸颊时,反而因此怦然心动,和那个有着类似的妙处。女人的化妆,以挚友的立场来说,则是作为魔术师、作为君主的武装吧。

不过,不管是他武装后虚张声势的样子、还是私底下疲惫的脸颊,梅尔文都看惯了。毕竟他最熟悉的挚友的面孔,还是在没有人叫他君主·埃尔梅罗二世的时候,青涩一面。

“——但是,你应该还有别的话要告诉我吧?”

梅尔文冷不防开口说。

听他的故事当然很过瘾。悄悄摸摸地对君主·特兰贝利奥和君主·巴鲁叶雷塔的反抗能够换取这样的结果,这场豪赌也算是值得。但是,他还没有说到梅尔文想听他说的部分。这也是梅尔文直到现在都没有主动联系他的真正理由。只是想听冒险始末,从莱妮丝的口中听取也可以,然而这一次,有些话他实在想听朋友亲口说出。

“能告诉你的事情,都已经告诉你了。就是这样……”

埃尔梅罗二世轻轻地闭上眼睛。他看起来已经有点烂醉了,用口齿不清的声音说:“还有,这一段时间,我很想你……”

他的声音将房间里的空气忽然染上了桃色的气息。

梅尔文怔了怔,放下酒杯,从沙发离开,站在埃尔梅罗二世的身后。长发的朋友朝他仰起脸,用湿润的眼光看着梅尔文,随即缓缓闭上眼睛,仿佛在邀请他更进一步地接触自己。但是梅尔文并没有即刻响应他的邀请。代替接吻,他仅仅是摘下一只手套,用自己冰凉的指尖碰了碰朋友的嘴唇。

比预想要低的温度使埃尔梅罗二世不由得睁开眼睛。梅尔文淡蓝色的瞳孔直视着他的眼睛。

“……韦伯,你也太狡猾了吧。”

梅尔文撅起嘴唇轻声抱怨道。


——是的,他的挚友非常地狡猾。

他用这句明知道梅尔文会中招的话,将梅尔文想要听到的部分一带而过。


当然,“我很想你”也是平时被他掩藏的真心话。不过梅尔文想听他说出口的东西,是比这一层还要藏得更深、触及他灵魂的部分。

但是他也无法对挚友的主动邀请置若罔闻。平时都被手套保护着的、对调律师而言可以说是身家性命的、柔嫩纤细的手指,此时轻轻抚摸着埃尔梅罗二世的皮肤,在他的耳垂、脸颊和喉头游走着。羽毛般轻柔的触碰,像对待高价的易碎品一样小心翼翼。比起唤起感官式的煽动,更近于一种细致的确认。为了让自己的指尖记住朋友的感觉,并通过和记忆中的信息比对,来确认这一段时间的别离给他带来的变化。

然而正因为如此,比起技巧性的煽动,这种带着强烈爱意的触摸更加令埃尔梅罗二世有所感觉。

“……啊……”

手指轻柔的触摸使得肌肤的感觉变得灵敏了,但是,他所等待的接吻却还没有到来。于是埃尔梅罗二世依然仰着脸,微微开启双唇,他的神情,仿佛乞求被灵感之神光顾的艺术家。闭上的眼睑,微微翕动的睫毛,和颤动的眉头,透露出激荡在他内心中的焦躁和渴望。他的口中则继续抱怨着。

“……你也很狡猾……我回来了以后,你完全不联系我……是在等我主动邀请你吧。你是在等我亲口把这次的事件讲给你听吗?”

“嗯?是的哟。不过既然会邀请我,说明你也准备好要告诉我一些事了,对吧。”

“……我以为你已经知道了。”

“讨厌啦韦伯,你不说出来的话,我怎么知道那不是出于我的愿望而产生的幻觉呢。”

“‘愿望’吗……”咀嚼着这个字眼,埃尔梅罗二世轻轻地笑了。

——那是一种非常艳丽的、充满了诱惑的笑容,梅尔文不认为除了自己以外,还能有人见过他的这种笑容。那是因为确信自己将梅尔文吃得死死的而流露出的笑容。“没办法、这个人这么爱我啊”。对梅尔文来说,那是使他的情绪瞬间亢奋起来的毒药。于是他没有再克制自己的欲望,托起朋友的下巴,低下头去品尝了那双从刚才就在等待他的嘴唇。


接吻的时间绵长,而且甜美。两个人此刻在沙发上偎依着。从埃尔梅罗二世的身上散发出浓郁的葡萄酒香,和他抽惯的雪茄的香气混在一起。对梅尔文来说,这个气味既是熟悉的,又是罕见的。因为,他的朋友像这样畅快彻底地喝个烂醉,将一切都无拘无束地展现在梅尔文的面前,在他成为君主的这些年中,就没有过几次。彻底卸下负担的他显得那么清爽,将全身的重量放心地倚靠在梅尔文的身上,散发出慵懒而性感的香气。

“我还是没有放弃追赶他的背影……不过,既然冬木的大圣杯已经能确认是假的愿望机,那么再去参加圣杯战争就毫无意义。通过这次的事件,我也终于明白自己应该做什么了。”

他将头放在梅尔文的肩上,用有点滑舌的声音断断续续地说着。

“虽然不知道能不能在死后抵达英灵座——不、不管怎么说这个想法都太不知天高地厚了。但我终于明白,要追赶他的背影,不应该看向过去,而应该看向未来。从这一层意义上来说,这次的事件,我很感谢哈特雷斯。” 

到这里已经很接近梅尔文想要听到的部分了。正因为是来到了紧要关头,他在这里犹豫的停顿才显得很合理。尽管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梅尔文的心跳却不由得加快了。也或许,是被依偎在怀中的朋友的紧张情绪所感染。

——再给他一点时间。

耐心地,一边感受着他的体温、呼吸,一边加重了拥抱他的力度,有些醉了的鼻息扑打着梅尔文的脸颊。时隔已久的拥抱,对埃尔梅罗二世来说,那份甘美也不逊色于忍耐了很久后抽到的第一口雪茄。他的脸上露出安心的表情,继续说道:

“托他的福,我看见了自己的另一个结局。这么多年来,我一心想着的都是去参加圣杯战争,去再见‘他’一面。每晚只要闭上眼睛,那个时刻就会自动涌上视界……就像被倒吊着悬挂在高塔上一样,只要稍一松懈,就会被那个时刻鞭笞。过去的我一定和哈特雷斯是一样的。就像他一心只想着向魔术世界复仇一样,在我的心中,想的也一定只是重新回到那片土地上死去这件事。”

“……嗯。那么现在,你终于释然了吗?”梅尔文问。

“是啊。我终于……能够释然了。”

埃尔梅罗二世用几乎快要哭出来的声音回答道。


一定是这个缘故——刚踏入房间时,梅尔文所察觉到的那分异样感。既然这个房间本身可以被视为埃尔梅罗二世的一种心象风景,那么那个微小的差异,一定是挚友的灵魂在最深处,已经脱胎换骨了的信号。

尽管看上去,他还和以前没有什么变化。但那大概就像是春天的风吹拂过地表后,尽管看上去土壤还坚硬,河流也还未化冻,但是在表面冻结的河流底下,春水已在渐渐流淌。要待表面的冰层消失,土地变得柔软,也只是时间的问题。

接下来只需耐心等待。

接下来,在他往后的人生中,他多少能将腰背挺得更直一些吧。这些年中始终萦绕在他脸上的苦涩和阴霾,今后,多少能更加消去一些吧。他应该会露出更多开朗的笑容来吧。毕竟,他已经无需为过去内疚,也完全可以挺起胸膛来,对自己的人生感到骄傲。

——就像“迷宫”这个词本来的意义一样。挚友进入了地下的迷宫,在迷宫的中心和另一个自己相遇,经历死亡,然后自原路返回,再回到地表之后,他便获得了崭新的人生。这一刻,梅尔文比任何时候都鲜明地感觉到,那原本深藏在挚友的灵魂深处,也构成了他灵魂的部分基石——那透亮璀璨、却又是坚硬寒冷之物,如今已经消失了。

取而代之的,是某种闪闪发亮的、温暖的、崭新的东西,将他心脏的每个角落都照亮、照得在他的情人眼中纤毫毕现。


 “……然后,就像刚才说的那样,‘我很想你’。就只是这样。从地下回来,感觉好不容易卸下所有的重担了,那个瞬间,我忽然间无比地想见到你。但是,你偏偏在这个时候销声匿迹了,是为了捉弄我吗?托你的福,害我被莱妮丝狠狠地嘲笑了好几次……”

他闭着眼睛对梅尔文说。之所以闭着眼睛,说不定是因为害怕自己真的会哭出来。

“哈特雷斯是一个人死去的……对他来说,一定很荒谬吧。改变了自己的人生的人,和自己试图拯救的人,都是他自己。没有和任何人相遇,没能拯救任何人、也没能被任何人拯救。我理解他的心情……不,正因为是我,才应当比别人都要理解他的心情。……但是,我毕竟和他是不一样的。因为我从九年半前、 刚刚从冬木回来的时候,就和你相遇了……”


——对他的韦伯来说,要把这些话全部都说出来,是多么不容易的一件事啊。他本来也可以不用说出来的,但他还是选择了这种老实的方式,笨拙而真挚地向他的朋友告白。因此作为奖励,在他说话的时候,梅尔文一直用嘴唇轻柔地吻着他的脸颊和嘴唇。细长的白色手指拢进他的头发间,梳理着长长的黑发。

“——是重逢才对吧。对我来说,那也是和挚友命运的相会呢。”他温柔地回答道,“嗯,你没有去参加圣杯战争,真是再好不过了。”

“……松口气了吗。”

“是呀,我都做好了跟你一起去冬木的准备了。因为,反正也不能阻止你吧。……那么,既然挚友都这么真诚地向我告白了,我也认真地问你一次好了。既然你把你的目标放在了生涯之后,那么在你终于获得解脱的余生中,你打算怎么办呢?终于从死者的束缚中解脱出来的这颗心,你打算把它交给谁呢?”

“……梅尔文。”

埃尔梅罗二世睁开了眼睛。绿色的眼眸注视着梅尔文。梅尔文幡然醒悟,这是朋友准备把心完全交给自己的信号。


“我真的,很想你……”


第三次,他吐出了这个短句。明明想念的人就在面前,他却不厌其烦地重复着这句话,仿佛仅靠一遍的呼唤,还不足以完全抒发这段时日以来,盘桓在他胸中的深厚感情。也或许,是因为没有等到回应,于是他像呼唤同伴的鸟儿一样,短促地重复着那个信号。

梅尔文终于察觉到,这里如果再不回应,狡猾的那个人就是自己了。

——但是,在这里回应他的思念,又让他有种奇妙的想笑的冲动。因为,最先将心早早地交出去,并迟迟没有等到对方答复的,不就是梅尔文这边吗。

“韦伯,我也很想你。一直都很想你。……我可以不用再想你了吗?”

“嗯。……可以了。”

他的回答,让梅尔文觉得好像被一阵温柔的风卷过了身体,心脏也像被一股微弱的火焰舔过一样热了起来。


下雪了。从窗外,忽然轻轻地传来了声音。是雪花从空中飘散的声音,也是雪花在街道上转瞬消融的声音。那是几不可闻的声响,只有梅尔文对音波敏感的耳朵捕捉到了这个声音。

他一向喜欢这个声音。

在这样的季节里落下的雪,究竟是意味着冬天终于要结束了呢,还是说春天的到来还嫌太早,需要稍微再等上一阵子呢? 

春雪并不那么甜美,其中却藏着无比甜美的征兆。因为无论如何,冬天终将过去,而春天将用它的暖风吹遍大地,将所有的情人们的心融化。


END


 

看到最终卷梅尔文的那个段落时,真心有一种“故事落下了帷幕”“从此他们俩能够幸福地在一起了”“我的CP在正篇中结婚了”的满足感。谢谢您三田老师……等一下这对CP就是三田老师自己创造的呀?!为什么要我来道谢啦?!

约半年前写《fever》的时候,根本没想到能迎来这么美好的update……(泪目)而作为对位,在最后一遍润色的时候,我又听起了BWV1056第二乐章。半年前写《fever》的时候听,明明在最后会感到一种,像是从一个朦胧、甜美的梦中惊醒一样的悲怆的感情,现在则是另一种想哭的感觉……

 

这一篇在构成上呼应的是《体温》。《体温》是第一篇,《春雪》是第三篇,第二篇暂时未定。

Manna
简单拼接一下壁咚 太好磕了,我...

简单拼接一下壁咚  

太好磕了,我觉得他俩有X张力 ^q^

简单拼接一下壁咚  

太好磕了,我觉得他俩有X张力 ^q^

雾KIRI

【梅韦】体温

二十二岁的亲友二人。


不想解释了


链接已修复。

二十二岁的亲友二人。


不想解释了


链接已修复。

雾KIRI

我也玩了一下这个...做了就发了吧。


原出处不明。

我也玩了一下这个...做了就发了吧。


原出处不明。

雾KIRI

吸血鬼paro

想写那个吸血鬼paro。在13世纪某个小国(符腾堡王国)的小城市里,密集发生了几起怪奇死事件。人畜的尸体血液呈黑色或被吸干,当地市民认定是魔鬼的行为,管理当地的贵族于是找到了牧师韦伯·维尔维特委托他驱魔。

驱魔的过程中认识了真正的吸血鬼梅尔文·威因兹,两个人变成了好朋友(不),吸血鬼还死皮赖脸地住进韦伯的教堂里来了。

出于同情被吸血鬼(还会吐血)吸了几次血之后产生了真爱和“以前认识吧”的既视感。两个人最后还做了。牧师和吸血鬼彼此之间相爱。

然而真凶另有其人。韦伯,梅尔文,以及委托人的贵族莱妮丝小姐,韦伯的内弟子格蕾意识到,这件事和他们都有关系。事情要从二十年前...

想写那个吸血鬼paro。在13世纪某个小国(符腾堡王国)的小城市里,密集发生了几起怪奇死事件。人畜的尸体血液呈黑色或被吸干,当地市民认定是魔鬼的行为,管理当地的贵族于是找到了牧师韦伯·维尔维特委托他驱魔。

驱魔的过程中认识了真正的吸血鬼梅尔文·威因兹,两个人变成了好朋友(不),吸血鬼还死皮赖脸地住进韦伯的教堂里来了。

出于同情被吸血鬼(还会吐血)吸了几次血之后产生了真爱和“以前认识吧”的既视感。两个人最后还做了。牧师和吸血鬼彼此之间相爱。

然而真凶另有其人。韦伯,梅尔文,以及委托人的贵族莱妮丝小姐,韦伯的内弟子格蕾意识到,这件事和他们都有关系。事情要从二十年前,某个还没有衰落的当时贵族家族的一桩密事说起……


差不多是这样的故事。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