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15.1万浏览    40203参与
由于可不太可爱了所以当头像了

做了个梦

梦见我在古代和太子研发了很牛逼的东西,皇上过来给我们发奖励,我十分胆怯,皇上要给我们一个KilaKila的三文鱼寿司大雕像当义头,可是当义头不就死了吗所以我就拒绝了,可皇帝不高兴了,说既然不接受就锕锕这个那个给卖了,当时身旁的众人都在嘲笑我,皇上还给身旁的众人分礼物,但要做一些事,皇上每发一个都有人阴阳我,例如把一个500厘米的塑料管差进喉咙再在海里漂流,得到一个东西就说反正比你强

梦见我在古代和太子研发了很牛逼的东西,皇上过来给我们发奖励,我十分胆怯,皇上要给我们一个KilaKila的三文鱼寿司大雕像当义头,可是当义头不就死了吗所以我就拒绝了,可皇帝不高兴了,说既然不接受就锕锕这个那个给卖了,当时身旁的众人都在嘲笑我,皇上还给身旁的众人分礼物,但要做一些事,皇上每发一个都有人阴阳我,例如把一个500厘米的塑料管差进喉咙再在海里漂流,得到一个东西就说反正比你强

景暮念归言

2023.1.30 梦境记录

设定:

  ❶类似封闭夏令营的地方,大约有五百名玩家,分成五人一组,住一屋。每个玩家初始钱包有二十块。场所内有超市、食堂、操场、活动厅、会议室等等各种娱乐、生活和赚钱区域。

  ❷五十人是蒙面鲨手,黑灯时间可以自由活动,鲨死目标后,获得目标所有钱财。但如果要鲨死舍友,不可以蒙面且目标也不受黑灯时间影响。

  ❸剩下四百五十人为平民,随机获得技能(身体器官加强或者异能),或者道具(具有物理或者魔法功能),或者大量金钱(可以在商城购买生活用品或者一次性道具或技能)。

  ❹平民只能在白天动手,且只有一次机会。鲨死鲨手可以获得大量钱币奖励,但注意,平民若鲨死同伴,将一同陪葬。

  — ......

设定:

  ❶类似封闭夏令营的地方,大约有五百名玩家,分成五人一组,住一屋。每个玩家初始钱包有二十块。场所内有超市、食堂、操场、活动厅、会议室等等各种娱乐、生活和赚钱区域。

  ❷五十人是蒙面鲨手,黑灯时间可以自由活动,鲨死目标后,获得目标所有钱财。但如果要鲨死舍友,不可以蒙面且目标也不受黑灯时间影响。

  ❸剩下四百五十人为平民,随机获得技能(身体器官加强或者异能),或者道具(具有物理或者魔法功能),或者大量金钱(可以在商城购买生活用品或者一次性道具或技能)。

  ❹平民只能在白天动手,且只有一次机会。鲨死鲨手可以获得大量钱币奖励,但注意,平民若鲨死同伴,将一同陪葬。

  — — — — — — — — — — — — — — — —

  好,自我介绍,一张平民牌。

  但我宿舍,一个全员平民却富得流油的宿舍,第一晚就成了扛推位。

  简单来说,就是五个金灿灿的软柿子扎堆儿。具体来说就是,在这个死亡做的特别真实的地方,一夜醒来,我们宿舍连下床落脚的地方都没有。全是横七竖八的尸……人体薯条。

  夏令营这种活动,却搞发言敏感词屏蔽。

  不是很懂。

  于是,大家伙都来围观我们宿舍是何等勤劳,居然早上七点半大扫除,其中不少还端着早餐,但看热闹要付出代价,尤其是那些吃豆腐脑的,不论是红糖甜口还是赤酱咸口,都面色复杂地回去换了杯纯豆浆一口闷了了事。

  全宿舍都拖得一身污渍,瘫在朝阳下不思早饭。

  “这还不如白天当人眼皮子底下砍呢。”

  “但那样你会被铁狼扔出去。”

  “又怎样?”

  有道理,现在依旧会被标铁狼打,但没有享受到当鲨手的快乐,纯怨种。大家更颓了,不思午饭、下午茶、晚饭和夜宵。

  只有A,穿了身精心挑选的花衬衫,完全沙滩度假风看不出任何鲨手慌张(本来也不是),端了杯浓咖啡,顶上的奶油攒个尖尖,颤颤巍巍的,像只会唱pikapoo的摇摆蹦迪鹦鹉。这样一个人,围着我们招魂似的念叨:

  “不能出局想想你的钱,不能出局想想你的钱,不能出局想想你的钱,不能出局想想你的钱,不能出局想想你的钱。”

  大家目光投回半掩的房门,后面是金灿灿的光。不是特殊道具,但是这个世界的通行法则———钱钱!

  我们一下振作起来。

  五个人菜钱多的聚在一起,且不夸口是多大的缘分,单看我们财产加起来比获胜奖池都多一些,就知道这个宿舍分配,一定是电脑和概率之神的眷顾。

  大概本来设置是有五个幸运宿舍能得到一位财政管家,让二十五个人能在无糖无酱油的豆浆世界里,还能选择简单甜甜的牛奶咖啡。而不是让一个人完全不用顾及整体开支,喝一杯烤巴旦木牛轧糖,焦糖酱可可碎,还有舞动奶泡的冰镇浓缩。

  一大早的,你是真不怕住厕所里。

  无视A浮夸的败家子作风,忽然觉得,原本小心谨慎财不外露的策略不好,作为平民玩家,就应该财大气粗,白玉为床金作马。

  我们五个并作一排,昂首挺胸出去了。

  目标很明确,扫荡商城。

   在几百人的震惊目光中,我们轮流刷卡,在商城衣食住行吃喝玩乐各区,大浪淘沙般筛了五遍。一人推一辆叠得比人高的购物车,大摇大摆走出商城。

  “杀手没有钱的吧……”

  出现频率最高的一句话就是我们想要的。

  回去之后,宿舍很快用零食和日用品垒起碉堡和迷宫。

  — — — — — — — — — — — — — — — —

  入夜,果不其然被针对了!

  我眯着眼睛,想着哪个没穿鞋的倒霉蛋鲨手踩到了地上的渔线,垫在我枕头下的玩具鹦鹉扑闪着毛绒翅膀扇我嘴巴子。我刚把鹦鹉制服,他不知是刀是枪的道具,冰冰凉地,试探地凑过来,想一波带走我和我所有财产。

  属猫的吧,迷宫绕的这么快。

  我翻身坐起来,一个钱袋子挥过去。

  结结实实“砰”地闷响。

  忘了说,我们宿舍的钱,都是实体钱。

  我跳起来。

  哪怕夜晚对平民有视野限制,也无奈我们平地起高楼,在其中蹦进蹦出练习了一个下午。每个人都可以闭着眼睛在屋子里跑酷。

  我跳起来,一手一个鼓囊囊的钱袋挥舞。我的舍友们也醒了,蹲在自己的碉堡里,拿金币砸鲨手。

  场面充满了荒诞气息。

  和纯粹的力量美。

  鲨手落荒而逃。

  我歪着脑袋发困,姿势宛如丧尸地爬回去,还剩一条腿在碉堡外面时,又一个鲨手传送进我们宿舍。

  在那三十秒,我不知道他是在疑惑半夜爬起的我是否是他的目标,还是在自卑自己晚饭泡面里的火腿肠是两天才省出来,而别的鲨手能过上大鱼大肉的日子。

  人比人气死人。

  敌愣我打。

  A抄起两根金条高高跃起。

  只有被鲨手锁定的目标才会保持清醒,其他人都只会处于迷迷瞪瞪的状态,比如我,狭窄的视野锁定,化身和其他人一样的金币射手。

  又是平安的一天呢。

  我和A瘫在床上等舍友投喂。

  “我突然有一个大胆的想法。”

  我扔个金币当作门铃,砸醒A。A长手一捞,发现是块金币巧克力,嘎嘣嘎嘣嚼。

  “啥啊?”

  “咱去吃点不一样的吧。”

  — — — — — — — — — — — — — — — —

  我和A走进活动大厅,大家对富可敌国的五分之二,同样抱有敬意,甚至要行一路注目礼。A左右看看,人多了,总有那富贵不能淫的有志之士。A大步走过去,一边走一边浮夸地鼓掌,请那位朋友打开购物车,看也不看地一键全选,直接买单。

  “您将我视作朋友,我也一定将您视作好朋友。感谢您不因金钱而歧视我,投来那不友好的目光。”

  A饱含热泪,言辞恳切。

  他说学过美声原来不是诓我,就是不知道此情此景算不算专业对口。

  反正一套组合拳行云流水下来,再没人盯着我们看。可能都在添加购物车,等待友情的降临吧。

  我寻寻觅觅,在一个人旁边坐下。

  “诶哥们儿,早饭吃的啥?”

  那哥们儿抬头,复杂地看我一眼,思考良久。久到我怀疑他是在专心致志地加快消化,好诓我一顿饭,他才开口,“四块糯米糍粑。”

  那确实不好消化。

  我拍拍他深表遗憾。

  “出去聊聊?”

  我和A发出邀请。声音不大,但荡起涟漪似的,目光一圈一圈聚在这条大锦鲤身上。他被盯的浑身不自在,赶紧起身跟在我们后面。

  他刚出门,一个金黄色的物体挥过来。他面色一变,捂着肩膀就躲,不料后面感应门已经自动关上,发出咚地一声,而袋子软软打在他身上,是一包棉花,是那只半夜扇我巴掌的玩具鹦鹉。

  “上午好,杀手先生。”

  棉花袋子落地,另一只手从空间里倒拽出沉甸甸的钱袋子,稍抖一抖就发出沉重的零丁声,我笑眯眯朝他抬手,很是友好。

  “现在聊聊吗?”

  — — — — — — — — — — — — — — — —

Q

  梦见自己跟着几个训练有素的兵哥兵姐在雪原上厮打,为了抢夺某个东西的碎片。

  打赢之后收拾行李回到住所,其他小队也回来了,商量着要去取另一块碎片,地点在珠穆朗玛峰上的一座庙里。

  队伍重新打乱,柔弱无力但据说对取碎片至关重要(对就是这么女主的设定)的我跟着队长一起。队长是个强悍无比的人,那种冷漠却十分可靠的气质完全掩盖了他的身高弱势,实实在在的气场一米八。

  奶奶不知道为什么也要去,她又不带羽绒服,我只好到处找衣服给她裹上。

  到了庙里和尚让我们取求签。

  具体求了什么我也忘了总之是个很装逼的签吧。

  啊,然后就醒了。

  真是一个很爽的女主梦。

  梦见自己跟着几个训练有素的兵哥兵姐在雪原上厮打,为了抢夺某个东西的碎片。

  打赢之后收拾行李回到住所,其他小队也回来了,商量着要去取另一块碎片,地点在珠穆朗玛峰上的一座庙里。

  队伍重新打乱,柔弱无力但据说对取碎片至关重要(对就是这么女主的设定)的我跟着队长一起。队长是个强悍无比的人,那种冷漠却十分可靠的气质完全掩盖了他的身高弱势,实实在在的气场一米八。

  奶奶不知道为什么也要去,她又不带羽绒服,我只好到处找衣服给她裹上。

  到了庙里和尚让我们取求签。

  具体求了什么我也忘了总之是个很装逼的签吧。

  啊,然后就醒了。

  真是一个很爽的女主梦。

枫荻FD

梦2023.01.30

  梦男女主的形象很像大宋少年志里的王宽和小景,女的白甜但不傻,有勇气有智商,男的沉稳有书卷气。会打tag,若打扰,会删。

  主角团队去冒险打副本,大概是寻找历史真相?不确定是因为记载还是预言镜,得知了很多人死状凄惨,记得的有王子被人围殴,有人被一拳打死,只有一对情侣在亭子里避雨,远离了其他人,平安活了下来。

  现实中,主角团和副本人物遇到了棕色浓烟雾,据记载吸入大量会死,但众人为了真相走的很慢,好在雾散了,大家都没事,但下起了雨。所有人都往回跑,男女主追不上,只好进入亭子避雨。进入亭子时才反应过来他们是幸存者,但男阻止了女回去。

  回到住的地方,女生从镜中(应该是具有记载和预知功......

  梦男女主的形象很像大宋少年志里的王宽和小景,女的白甜但不傻,有勇气有智商,男的沉稳有书卷气。会打tag,若打扰,会删。

  主角团队去冒险打副本,大概是寻找历史真相?不确定是因为记载还是预言镜,得知了很多人死状凄惨,记得的有王子被人围殴,有人被一拳打死,只有一对情侣在亭子里避雨,远离了其他人,平安活了下来。

  现实中,主角团和副本人物遇到了棕色浓烟雾,据记载吸入大量会死,但众人为了真相走的很慢,好在雾散了,大家都没事,但下起了雨。所有人都往回跑,男女主追不上,只好进入亭子避雨。进入亭子时才反应过来他们是幸存者,但男阻止了女回去。

  回到住的地方,女生从镜中(应该是具有记载和预知功能的镜子,设定大概和仙剑三海底的镜子差不多)看到师太告诉自己的朋友(女),另一个朋友(女)是反派间谍,还害死了许多人,但瞬间这个朋友就被间谍杀死了,间谍警告师太不许告诉别人,否则就杀了别人。因为师太有恩于间谍,所以不杀她。

  女生很害怕(这种感觉太真实了,浑身起鸡皮疙瘩,就像自己在亲身经历一样),但她仍装镇定回到课堂上。她努力掩饰自己的情绪,但还是和平时不同,低头不语,也不理男生,众人以为是因为副本中有人死了,当时男生拉住了她,因此间谍并没有察觉不对。

  一放学女主立马就跑了,在一个角落里喘气,男主跟上来了,还没说话,女主就说不要跟我讲话,巴拉巴拉的,然后跑了。

  之后……我就醒了……无语……该死的闹铃,后面没法睡着了,就记录下来,如果有相似类型的小说或者设定麻烦推荐一下。

银鱼骨头

失频共振

   做梦时梦见一只蝴蝶。

   这真是一种轻巧灵动的生物。翅膀薄而坚韧,流连着贝母的光泽,细微的光点闪烁着,看起来珍贵又脆弱。

   它轻微地扑扇着双翅,引起大洋彼岸一轮新的飓风。   

   我追遁这一颗微弱的光点,它带我来到海边。

   我一点也不喜欢大海,准确来说我讨厌水,它总是能引起我最脆弱敏感的部分情绪,所以我下意识排斥它的一切衍生物,比如下雨天,比如大海。...


   做梦时梦见一只蝴蝶。

   这真是一种轻巧灵动的生物。翅膀薄而坚韧,流连着贝母的光泽,细微的光点闪烁着,看起来珍贵又脆弱。

   它轻微地扑扇着双翅,引起大洋彼岸一轮新的飓风。   

   我追遁这一颗微弱的光点,它带我来到海边。

   我一点也不喜欢大海,准确来说我讨厌水,它总是能引起我最脆弱敏感的部分情绪,所以我下意识排斥它的一切衍生物,比如下雨天,比如大海。

   夜幕下的海水是沉默的墨蓝色,我更难过了。浪潮涌过,卷挟白色细沫的浪花蔓延到我的脚边。好蓬松的白,看起来不同于这只蝴蝶单薄但承载着生命力量的白。

   这一刻,我突然很想知道,如果他掉进这片望不见尽头的蓝,他会被淹没吗。

   肯定会吧,他看起来是如此羸弱渺小。我心中不知从哪对他生出一种傲慢的态度,暗自气愤于自己甘愿做他的追随者。

   我说过我讨厌大海,于是我要逃离。脚踩在冰冷松软的沙子上有种即将陷落的不真实惑,紧贴我脚步的是一寸一寸逼近的海水。

   这是种含蓄透明的痛苦,却令我清楚地认识到我难以逃脱了。来自于他翅上那点弥弱的光亮在虚实交界处骤然扩大成一片白色月光冷冷地笼罩我,割裂现实与幻景,不着痕迹为我画下囚笼。

   我溺水了,大股的咸湿融进我的身体,我与我最讨厌的海消失在一起。

   蓦地睁眼,我并没有在水中浮沉。我躺在一片初秋的麦田里,秋日下午的暖意簇拥着我。

   风里有淡淡的麦子的香气,这让我感到安心和满足。

   蝴蝶不见了。我看见空中漂浮着一点银白色的粉末,在蔚蓝的天穹下显得过于突兀。我起身去追,惊讶地发现这片麦田的每一株麦穗上都有和我记忆中好相似的光亮。

   这里同样望不见尽头,我依旧找不到出口。上一刻还柔和的日光此刻突然要烤化我,好像天使睁开它原本的独眼,而后从我的印象中变成恶魔。

   我很累了,我懒于去挣扎了,我知道我终会被吞没的。

   下一秒,无数银白光点向我席来,我眼前一片朦胧的白......

   我终于醒来,这次是真正意义上的,我站在学校的楼梯上,边上的扶手是铁制品的冰冷,我骤然清醒。

   缓步台的窗户前有一个单薄的身影,熟悉也陌生,他沉默地凝望着。窗外是我最讨厌的下雨天。

   他突然偏过头,我因此停滞脚步。气氛凝固焦灼,四目相对流转的是尽可能的疏离,是一种无形的推拒或抗争。

   很淡漠的神情,我这样陷进去自然而然被攫魂。无论白日他被多少光鲜簇拥着登上高塔,日薄西山墨色泼下究竟要靠血液还是恶来滋养,我此刻都不能再去想了。身体里腾出另一只飞鸟,终于将不受自控的我抽离。

   两方坠落无声无尽的对望。在这场注定的败局里,我恍惚看见他背后翩翩欲飞的,银白色光点。

   我做梦时......  

阳光开朗向日葵!

在外国用英语和抠门船长交涉失败

但因为太晚了打算借助船长家

船长都睡着了还一直在说不要用?

船长卧室外面的房间没有可以睡觉的床,只有课桌课椅,以及到处都是的船长的手套

我摸黑过来问女生另外俩男生哪去了,女生说在手套里?然后左右瞧瞧我看见俩男生了,他们其中一个扒开手套给我解密

很好奇手套里是什么意思,我也扒开手套,手套越扒越大,我把头伸进去发现里面是个小空间,额头上写着“留住3”,不知道是什么但感觉不太好我就出来了,感觉有点轻微拉扯吸附力。

尽管很容易挣脱,但总感觉如果留住9的话我就出不来了。

我担心睡着也不安全,手套趁我们睡着自己把我们神不知鬼不觉吸入怎么办?清醒的时候很容易及时...

在外国用英语和抠门船长交涉失败

但因为太晚了打算借助船长家

船长都睡着了还一直在说不要用?

船长卧室外面的房间没有可以睡觉的床,只有课桌课椅,以及到处都是的船长的手套

我摸黑过来问女生另外俩男生哪去了,女生说在手套里?然后左右瞧瞧我看见俩男生了,他们其中一个扒开手套给我解密

很好奇手套里是什么意思,我也扒开手套,手套越扒越大,我把头伸进去发现里面是个小空间,额头上写着“留住3”,不知道是什么但感觉不太好我就出来了,感觉有点轻微拉扯吸附力。

尽管很容易挣脱,但总感觉如果留住9的话我就出不来了。

我担心睡着也不安全,手套趁我们睡着自己把我们神不知鬼不觉吸入怎么办?清醒的时候很容易及时挣脱没错,但如果完全进入肯定就出不来了。

于是我带着三个人一起离开了这里。还是多走走另外找地方过夜了。

远水无情冰不就

又是一场奇怪的梦

 梦里我在梦到一个脸上脏兮兮但是笑得很甜的小男孩在疯狂求助。他说他有时候是人,有时候会变成狗,有个人会把他弄进狗里。然后天天遛他,我问了他的地址,跟我很近。那边确实住着一个天天遛狗的男人。

几天后,趁着那个男人独自出门,我跟几个人偷偷进去看了看,那是栋五层别墅,顶楼关着三只金毛,五楼被隔开不能从楼梯过去,我们找到了那个小男孩,他说他现在逃不掉,那个男的不知道用什么方法,能让他进入那三只金毛的身体。

小男孩就在我们附近五百米的地方被关了三年,而我们什么都不知道。他塞给我们了这三年来记录的身体状况,我们偷偷出去以后看了一下,越来越差。

又过了几天,我们在店里吃饭的时候看到那个男的带着一只金毛......

 梦里我在梦到一个脸上脏兮兮但是笑得很甜的小男孩在疯狂求助。他说他有时候是人,有时候会变成狗,有个人会把他弄进狗里。然后天天遛他,我问了他的地址,跟我很近。那边确实住着一个天天遛狗的男人。

几天后,趁着那个男人独自出门,我跟几个人偷偷进去看了看,那是栋五层别墅,顶楼关着三只金毛,五楼被隔开不能从楼梯过去,我们找到了那个小男孩,他说他现在逃不掉,那个男的不知道用什么方法,能让他进入那三只金毛的身体。

小男孩就在我们附近五百米的地方被关了三年,而我们什么都不知道。他塞给我们了这三年来记录的身体状况,我们偷偷出去以后看了一下,越来越差。

又过了几天,我们在店里吃饭的时候看到那个男的带着一只金毛和一个女的在远处的地方野餐。

大概两天,小男孩突然出现了,他说他趁着那个男的没注意从笼子里钻出来跑了,现在是来跟我们道别的,他要赶紧走了。

可能有一周,店里同事接到订单需要去那个男的住的地方送东西,我陪她一起过去,那个男人开的门,很颓废,满脸胡子,只把门开了一条缝,同事进去放东西我在门口等着。送完我们就走了。

过了不知道多久,我一个人出去吃饭,等菜的时间翻看小男孩寄过来三年以来遭受的对待,那个男的带着一个不太干净的女人进来了,好像是之前跟他野餐的那个,大着肚子很憔悴。

来了一对夫妻(妻子1丈夫2),以及另一个男生(3),1非要坐在我对面,让2跟3坐在一起,冰了一壶酒,满饭店分发。

1坐下的时候我就把东西藏了起来。

不知道为什么我们被盯上了,那个男的一直追着我们,那对夫妻在前面跑,我跟3在后面跟着跑。

我们跑到了一栋楼里,在狭窄的楼道里努力把他推,但是怎么都推不下去,我们四个换着打110但是打不通。

后来好像是我被捅了几刀死了,梦就醒了 

忆棂
  每次都在试(唉这样画好像会...

  每次都在试(唉这样画好像会好一些)然后每次都发现会看起来很蠢

  每次都在试(唉这样画好像会好一些)然后每次都发现会看起来很蠢

HHz紫轩x

紫轩的梦境记录——圣手降魔(2)

【人物设定】  


突变体具有三个等级,分别对应了三种形态,人形态、畜形态以及魔。 

人形态是数量最多的突变体,攻击性不高。其不需要被整治管理,一方面是因为无法准确区分人类和人形态突变体,另一方面是因为人形态突变体不具有危险性。唯一需要做的就是每年都要给人类做检测,筛查出来要变异畜形态的突变体,人畜两种形态的突变体血液成分不一样,变异时期血液里会产生某种物质改变血液属性,但也只是在变异期间的一个星期内能够检测出来,所以检测结果并不全面。 

在那些被遗漏掉的人形态突变体之中,存在着一些符合突变标准的突变体,它们会在月圆之夜变异为畜形态突...

【人物设定】  

 

突变体具有三个等级,分别对应了三种形态,人形态、畜形态以及魔。 

人形态是数量最多的突变体,攻击性不高。其不需要被整治管理,一方面是因为无法准确区分人类和人形态突变体,另一方面是因为人形态突变体不具有危险性。唯一需要做的就是每年都要给人类做检测,筛查出来要变异畜形态的突变体,人畜两种形态的突变体血液成分不一样,变异时期血液里会产生某种物质改变血液属性,但也只是在变异期间的一个星期内能够检测出来,所以检测结果并不全面。 

在那些被遗漏掉的人形态突变体之中,存在着一些符合突变标准的突变体,它们会在月圆之夜变异为畜形态突变体,并根据生存环境、地域以及血液属性分化为不同的动物形态,开始具备攻击人类和普通动物的能力,被他们攻击到的人类和动物不及时就医就会变成相对应形态的突变体。猎杀组织就要尽可能的减少畜形态突变体的数量,畜形态突变体与动物是不同的,他们拥有赤瞳和獠牙,所以很好辨认。但畜形态突变体的攻击力取决于突变本体物种的攻击力,不同物种的畜形态突变体之间存在捕食关系,弱肉强食。 

畜形态突变体可以通过修炼可以升级成魔,这个过程非常艰难,需要突变体具备高强的防御能力和猎杀能力,因此对畜形态突变体的本体物种要求很高,这就导致了魔的数量稀少。魔是最高等级的突变体,弑杀成性,遇到人类就会杀掉,统领着全部形态的突变体,同一片领域之下只能存在一只魔。成为真正的魔需要经历一个生魔的阶段,即刚进化成魔还不熟悉魔的属性的阶段,但生魔已经具备了很高的攻击力。无论生魔还是魔的攻击力与防御能力远在人类猎手之上,人类猎手无法直接与魔对抗。 

 

我加入了这个猎杀组织,成为九代成员之一,专门猎杀这些突变体,保护人类世界的安全。猎人根据修为进行分类,分为下境界散仙、中境界真仙、上境界道祖。猎人通过不断的猎杀突变体累计经验,增加修为。 


阁尧

  喜欢一些细碎朦胧的记忆,糅杂在梦境里,有阳光,小猫,树下故人……

  (这个可以结合着第二个随笔来看,语言匮乏贫瘠,希望喜欢)

[图片]


  喜欢一些细碎朦胧的记忆,糅杂在梦境里,有阳光,小猫,树下故人……

  (这个可以结合着第二个随笔来看,语言匮乏贫瘠,希望喜欢)


YYT
 写了一个两篇短文,一个男主视...

 写了一个两篇短文,一个男主视角一个女主视角。这个是女主视角,逻辑可能有问题。就是想记录这个点子

 写了一个两篇短文,一个男主视角一个女主视角。这个是女主视角,逻辑可能有问题。就是想记录这个点子

梦境记录簿

20210525

1.因为需要朋友在商场的固定区域完成任务,于是向地面砸了许多烂橙子,并且告诉朋友只有用纸巾把橙子完全弄干净,才能回到现实。

2.商场中心有两台电玩机,分别被两个男生占据。我通过任务派发者将游戏变成了超级玛丽,游戏开始后,玩家将与角色共享生命。

1.因为需要朋友在商场的固定区域完成任务,于是向地面砸了许多烂橙子,并且告诉朋友只有用纸巾把橙子完全弄干净,才能回到现实。

2.商场中心有两台电玩机,分别被两个男生占据。我通过任务派发者将游戏变成了超级玛丽,游戏开始后,玩家将与角色共享生命。

言止

梦醒,海棠花未眠

  

[图片]

乱写,试图押韵

  

乱写,试图押韵

梦境记录簿

20210527

1.和同学一起住在森林里,放学回来的路上遇到了火史莱姆和野猪。

“屏蔽门开了吗?”

“开了。”

“为什么史莱姆不会打野猪呢?”

2.陌生男孩成了我梦里的主角,他躲在废弃教学楼的教室里,用胶布贴满了门窗的每一道缝隙。

1.和同学一起住在森林里,放学回来的路上遇到了火史莱姆和野猪。

“屏蔽门开了吗?”

“开了。”

“为什么史莱姆不会打野猪呢?”

2.陌生男孩成了我梦里的主角,他躲在废弃教学楼的教室里,用胶布贴满了门窗的每一道缝隙。

韬明自动产量机器

17岁的诗雅

无用随笔

  jrm随便看看就好

  

  ——

  

  说来也怪,我的脾气时好时坏。情绪也是。我是艺考生。那年我17岁,是青春最美好的一年。但可能是因为高考的压力,我变得很颓废。在形体课上的一次次压腿,小品课一次次声嘶力竭的吼着。那一年是不公平的。出身艺校的我自然也有毕业大戏,紧张的一次次排练。在舞台上的我似乎还对表演没什么定义,只记得发生了一个意外—

  我低血糖,在台上腿直接软掉。彩排时本该上前走两步然后念台词的我却跪在舞台上。脑子也记不得想的什么了,只记得后来有人扶我到了后台,吃了两瓣橘子。那天晚上,我做梦了。梦见我住院,一个特别漂亮的小姐姐,穿着白制服,手里拿着笔好像在......

无用随笔

  jrm随便看看就好

  

  ——

  

  说来也怪,我的脾气时好时坏。情绪也是。我是艺考生。那年我17岁,是青春最美好的一年。但可能是因为高考的压力,我变得很颓废。在形体课上的一次次压腿,小品课一次次声嘶力竭的吼着。那一年是不公平的。出身艺校的我自然也有毕业大戏,紧张的一次次排练。在舞台上的我似乎还对表演没什么定义,只记得发生了一个意外—

  我低血糖,在台上腿直接软掉。彩排时本该上前走两步然后念台词的我却跪在舞台上。脑子也记不得想的什么了,只记得后来有人扶我到了后台,吃了两瓣橘子。那天晚上,我做梦了。梦见我住院,一个特别漂亮的小姐姐,穿着白制服,手里拿着笔好像在写什么东西。我视线模糊,可能是做梦的缘故,后来我看清了。但现在已经不记得长什么样了,只记得是一个很文雅的小姑娘。她告诉我她叫诗雅,是一名护士。那一个梦很漫长,具体发生什么记不得了。第二天醒了,脑子里全是诗雅这个名字。我翻遍通讯录,还是不知道她是谁。

  那一天,我很纠结。我还想睡觉梦到她。但是又希望梦不到。彩排后回来又是疲惫的一天,我草草的洗了把脸就上床睡觉了。梦里还有诗雅,她牵着我的手,去草坪上玩。还是那身白制服。

  再一醒来,我彻底陷入了焦虑。我为什么会梦到两次我根本就不认识的人。我把这一切都归于高考压力太大。第三晚,第四完,后面的一个星期,我好像都没有梦见她。毕业大戏正式开始前的那一天午休,我梦到她了。这次不同于在医院,在草坪。而是在我的排练厅。午休时间我直接瘫倒在排练厅睡着。梦里的她陪我说了好久的心里话—第二天的毕业大戏,顺路。

  再再后来,再也没有梦见过她了。但诗雅可能也已成为了我的“心魔”我讲这些事发到了微博上。两天后我收到了一条私信。她是说她名字叫做诗雅,马上也将成为一名护士。我感觉很诧异,简简回复了一句好巧。她回了我一句话“生活没有压力是不行的”梦里的诗雅也说过这句话__真的只是巧合吗。

  后面我跟她提到过,也跟她聊了很多。她说她实习时见证了很多癌症患者阳光的活着,也见证了抑郁症患者发病时的痛苦。我与她开玩笑“所以你不想让我这么痛苦,所以你来了,是吗?”

  

  “可能吧”她简单一回。

  

  现在看已经过去四年多了。再一次拿起笔把这个故事写了下来。谢谢当年梦里的诗雅和生活中诗雅的陪伴。

Providence
这几天我不是在老家嘛,前两天又...

这几天我不是在老家嘛,前两天又在赶路,几天没更新了,今天来和大家聊一波


在出发从老家回来的前一晚上,我梦见我当勇者了,梦的背景我不知道,大概反正就是总是有怪物横生,那里的人都有了打怪物这种必备技能,甚至有些人还有本命武器(在梦里感觉这种武器使用起来更上手攻击也更猛烈,醒的时候给它起了个本命武器的名称)我在梦中只是一个普通的居民,打怪物的本领比一般人要强,便会接活赚钱,在一次次出任务中我的武器坏了,便去自己表弟那里要武器(之前有一次,我身边的得力助手推荐过让我去找表弟要武器,但我拒绝了,认为那个武器真的很拉 第二次是自己去要的,因为眼下没有合适的武器了)那是一把斧头,总体看还是一......

这几天我不是在老家嘛,前两天又在赶路,几天没更新了,今天来和大家聊一波


在出发从老家回来的前一晚上,我梦见我当勇者了,梦的背景我不知道,大概反正就是总是有怪物横生,那里的人都有了打怪物这种必备技能,甚至有些人还有本命武器(在梦里感觉这种武器使用起来更上手攻击也更猛烈,醒的时候给它起了个本命武器的名称)我在梦中只是一个普通的居民,打怪物的本领比一般人要强,便会接活赚钱,在一次次出任务中我的武器坏了,便去自己表弟那里要武器(之前有一次,我身边的得力助手推荐过让我去找表弟要武器,但我拒绝了,认为那个武器真的很拉 第二次是自己去要的,因为眼下没有合适的武器了)那是一把斧头,总体看还是一把小型斧头的身上也有一些奇奇怪怪的小武器,我拿到后第一时间先挥了几下试试手感,觉得挺上手的就说了句“还可以”(在梦中我性格算是高冷的,虽然我本人不)拿了武器后就插在后腰的皮套里。然后有一次我攻击怪物时看到地上插着一根棍,我想着喜羊羊拔剑的样子,就跑过去一个滑铲加半蹲,手一捞将那个棍拔出来了,细看是一根法杖,挺短的也就一个手掌那么长,我当场就想到灰太狼的法杖了,于是朝着天空挥,想劈道雷下来,但没反应(有点小尴尬)我突然意识到这个不像是灰叔的元素攻击,而它是一个控制系的,我用意识挥法杖,果然将一团云给挥了下来,搭成一个楼梯,我踩了一脚云却消散了,我知道这个应该是我的本命武器了,只能随主人强大而变得更强大,我手一挥,云全部消散了,回到天空原本的位置,仿佛时光倒流,我走了,去了一家店,看起来我挺熟的(别说,外面看那个店好像大饭店,KTV大厦那种,结果里面就一普普通通奶茶店)我进去后看到老板在直播,那个老板挺年轻,他的声音有一种戏谑的感觉,活像那种妖孽不羁的男子(谁懂我,真的超爱这种男生!!!)然后男生语气也有种宠的感觉,我吃水果,他把镜头照着水果问有没有要水果的,五块全给他,我哐哐给他干完了(没错,是面无表情吃的)他无奈的说了句好吧,然后我在吃蛋糕,他又做了一遍,最后也只说了一句好吧,然后他又转向奶茶,我吃着蛋糕,眼睛却一直盯着桌上三杯奶茶,想着会不会吃不下,要不还是给他留点做生意吧,还没想完就听他说了句算了,不卖了,他关了直播,对我说了句真拿你没办法(在梦里的时候不觉得,现在醒来越想越甜,我好爱)                         


之后我就醒了(被我妈强硬叫醒的)梦里的许多细节我都记不太清了,能写成这样我已经仔仔细细想过梦了


宝宝们不喜勿喷(还是打个喜羊羊的标签吧)


照片是我画的表情包,不嫌弃可以拿去用,抱图吱一声,谢谢,爱你们呦v(◦'ωˉ◦)~♡ 

汐染

读懂

  在你的记忆里

  春天会有新芽,有吹掀帽子的风

  夏天会有骤雨,有望不到边的天

  秋天会有糖果,有未曾听完的歌

  冬天会有细雪,有晒暖被子的光

  四季有数不尽的相遇,路人看懂了哪几行

  如果可以真想每天都过得干干净净

  在你的记忆里

  春天会有新芽,有吹掀帽子的风

  夏天会有骤雨,有望不到边的天

  秋天会有糖果,有未曾听完的歌

  冬天会有细雪,有晒暖被子的光

  四季有数不尽的相遇,路人看懂了哪几行

  如果可以真想每天都过得干干净净

汐染

来不及

  我时常梦见在霓虹灯包裹的城市中奔跑

  穿过人群车流,穿过十字路口

  穿过黑暗与杂乱

  路没有尽头,月亮藏进高楼

  梦醒等不到白昼

  我时常梦见在霓虹灯包裹的城市中奔跑

  穿过人群车流,穿过十字路口

  穿过黑暗与杂乱

  路没有尽头,月亮藏进高楼

  梦醒等不到白昼

看看我今天又做了什么怪梦

在创建账号之前做过的梦

  我创作这个账号的本意是想分享一下自己的梦,但在这个账号创建之前我也做过一些有意思的梦,所以想在这里做过合集↓(对了对了,我这个人经常做噩梦,胆小的朋友还是别看了(´・д・`))

                    小岛上的女人

  我梦见我在一个小路是散步,这条小路靠着海,我在路上走着走着突然手机响了,我打开手机看到一个陌生号码给我发了三张图片,而且只有点开才能看到图片的内容,我点开了第一张图...

  我创作这个账号的本意是想分享一下自己的梦,但在这个账号创建之前我也做过一些有意思的梦,所以想在这里做过合集↓(对了对了,我这个人经常做噩梦,胆小的朋友还是别看了(´・д・`))

                    小岛上的女人

  我梦见我在一个小路是散步,这条小路靠着海,我在路上走着走着突然手机响了,我打开手机看到一个陌生号码给我发了三张图片,而且只有点开才能看到图片的内容,我点开了第一张图片,图片的内容是一条大路,路的两侧都种着樱花树,樱花随风飘落,风景特别好,我很喜欢这张图片,想保存但保存不了,于是我划到第二张图片,第二张图片是一家开在海边的便利店,便利店的远处是一个码头,明明是很正常的图片,但是整张图片看上去毫无生气,感觉像这个地方荒废了很久,没人人来过一样,但是这种感觉又和崭新的便利店很违和,我觉得心里毛毛的,划向下一张图片,下一张图片是一个小岛,小岛乍一看没什么问题,但我仔细一看看到了小岛上有一个人影,我把图片放大,看清楚了那是一个女人的背影,她穿着有点脏而且有些许破损的白裙子,肤色紫青紫青的,很瘦,瘦到皮包骨,指甲又尖又长,头发很长但是很乱,我意识到不对想退出去,结果我没办法进行任何操作,我看到照片里的女人慢慢回头,我耳边突然想起了刺耳的音乐,音乐声随着她的转身加快加大,当她完全转过身的时候音乐声变成了女性的尖叫,她好像能透过屏幕看到我,我看到她向我伸出了手,然后到处乱抓,发现自己抓不到任何东西的时候她开始抽搐开始嚎叫,她的嚎叫声和背景的女性尖叫声融为一体,我吓了个半死,一直按着手机的关机键,当我终于把手机关掉时,我抬头却对上了一双黑洞洞的眼睛

                    写日记的孩子

  我梦见我看到一个孩子在写日记,我看不清他的上半张脸,只能看见他的下半张脸,他在笑,而且一边写日记一边说这什么,我很仔细听也只能听出“爸爸”“妈妈”“喜欢”“这里”“疼”“死”等字眼,突然我的视野开始闪烁,闪烁中还夹带着一些猎奇恐怖的画面以及一些看上去像小朋友绘画日记上的画一样的画面,第一张画:一个小男孩牵着父母的手,看上去很高兴,应该是一个幸福的家庭     第二张画:一个黑影抓住了小男孩的手,把他从父母身边带走,画面中小男孩和父母都带着泪    第三张画:小男孩浑身是血的躺在一个笼子了,画的背景是一个黑漆漆的仓库,里面还有其他笼子,只不过笼子里面没有人,部分笼子里面有血,再接着一系列的闪烁画面,我醒了)

                      陌生的班级

  我梦见我在上学,但是我身边的同学我都不认识,但我脑袋里有一个声音告诉我这里就是我的班级,这里的学生像克隆人一样,女生统一剪的齐耳短发,男生统一剪寸头,都穿着一模一样的衣服,我发现我不知道什么时候也穿着和他们一样的衣服,我当时还留着长发,和那些女生们格格不入,我的同桌一动不动,就像被定住了一样,我还没整理清楚现状上课铃就响了,老师走进来开始讲课,我有一搭没一搭的听着,我记笔记的时候我的笔突然从我手里滑落,从桌子上滚到地上,从我脚下滚到同桌椅子下面,在它滚落的过程中我怎么拦也拦不住,在同桌椅子下面我也不好捡,于是我就想让她帮我捡一下,我拍了拍她的肩膀,说“同学可以帮我捡一下笔吗”她很僵硬的转过头来,用空洞的眼神看着我,突然开始诡异的笑,她的牙齿很尖,一边笑她的眼球一边从眼眶滑落,我看到她的眼球掉在地上变成了一条条蛆虫爬上了我的脚,她嘴里一直念叨着“上课不能讲话”像复读机一样一直念一直念,我转过头发现老师也变成这个样子一直盯着我,嘴里念着“上课请保持安静”也是像复读机一样一直念,周围的同学也都僵硬的把头转向我,都变成那个样子开始说“上课不能讲话”然后就醒了,那之后很长一段时间上课都不敢说一句话()

                          梦中梦

  我做过一个梦中梦,我梦见我在梦里做了梦然后醒来,接着在梦里干什么事,然后再醒来,这些梦都没有连续性,除了倒数第三个梦和最后一个梦,其他梦我都记的不太清了,备忘录里我也只记了这两个梦,就只讲这两个吧💦倒数第三个梦我刚从上一个梦中醒来,打算起床但我发现我根本动不了,我很快察觉到这是个梦,以第三人称天花板视角看着自己睡觉,突然我的视线回到了第一视角,由于我的眼睛是闭着的,我什么也看不到,但我感受到有什么东西在摸我,被那个东西摸过的地方都麻麻的,我努力让自己睁开一点眼睛,它同时摸到了我的手臂后就抓着我的手臂往窗户伸,说“伸”都太温柔了,它简直就是要把我的手臂扯下来的力度,一直把我的手臂往落地窗的方向扯,在我的手快碰到落地窗的时候我在梦里醒了,开始了第二个梦,第二个梦我梦到我要去沙人()但还没沙到我就去做最后一个梦了,最后一个梦是我意识最清醒的一个梦,清醒到我以为自己真的醒来了,但这个想法在我睁开眼睛的那一刻就没了,因为我用余光看到一个东西在看着我,醒来之后我上网找了一些素材拼接了一下,差不多长这样↓

(不是我扣图敷衍,是它真的长这样,眼睛和嘴巴像从图片上剪下来贴在自己脸上一样)

  在它发觉我看到它的时候它就跑掉了,我认为这是刚醒来不清醒导致的幻觉,但我一抬头发现它躲在门框后面看着我,冲我笑,然后我就真的醒了,我醒后还反复确认自己是不是真的醒来了,掐自己这种确认方式对我已经没有用了,因为我做这个梦中梦的时候在梦里是有痛觉的

  

  讲了一些噩梦我也讲讲我的其他梦吧,如果吓到大家了不好意思(实际是我记在备忘录里的噩梦被我讲完了)

                          士力架

  我之前阳了的时候突然特别特别想吃士力架,但是怕吃了之后嗓子更哑不敢吃,然后晚上就做了个梦,梦见我买了一个士力架,然后它成精了(?)它对我特别好,给我买了好多好多的糖和士力架巧克力冰淇淋,带我到处去玩,身为南方人我长这么大没有看过一次雪,它当场呼风唤雨下了一场雪给我看)我们就一起打雪仗堆雪人,玩的老开心了,然后我就被叫醒吃药了(悲)

                         海鲜

  我一直不喜欢吃海鲜,我梦到我父母带着我和我的一些亲戚去那种专门做海鲜吃的饭店吃饭,我就想着我待会儿只吃饭就好了,结果上菜后我发现他们的饭竟然都是章鱼卵,菜也是各种各样的海鲜,甚至有那种腿还在动的活的八爪鱼,我脸都绿了,我的亲戚们都像不知道我不喜欢吃海鲜一样,一个劲的往我嘴里塞海鲜,可能是我本身对海鲜的抗拒导致梦里的海鲜味道特别特别糟糕,我吐了好久好久,吐完之后我就醒了,这对于我来说也是一种噩梦qwq

                       骑自行车

  我梦见我在骑着自行车上学,突然骑着骑着我就飞起来了(?)我就接着骑,一直骑一直骑,然后骑到了月亮上,看到了嫦娥和玉兔,她们很热情的请我吃月饼,然后我吃到了这辈子吃过最好吃的五仁月饼,我狼吞虎咽的吃,突然我噎着了,把我噎醒了

                          猫猫

  我特别喜欢猫猫,感觉猫猫毛茸茸的特别可爱,我有一次梦到一个特别特别可爱的小奶猫,喵喵的朝我叫,我把它抱了起来,它还用脑袋蹭我的手掌,我简直幸福到飞起,我就蹲在路边撸它和它玩,天色不早了我就回去了,第二天我又来到这个地方找它的时候发现它带了一大堆超级可爱的猫猫过来,我一下子就被毛茸茸包围,我甚至在想如果我现在猝死了我也死而无憾了,正当我快乐的吸着猫的时候我被闹钟叫醒了,要去上学了(悲)

Z

约定

 我做了一个梦,关于你的也只能是梦了,作为一个幻想主义者,我做过很多梦,但是还是太虚幻了,记不清了,

  l暗恋一个人,她想让别人知道又害怕他们知道,因为选同桌的事,我把和他做同桌当成我们的约定,他说他选我,我记住了,但是这个梦让我看到了他没有走到我旁边坐下,而是和别人坐在一起聊天,你说过只要不是ly就行,所以只要不是他,谁都随便是吗,既然谁都可以为什么不能是我呢,这可是梦啊,我看着你从教室前门走进来,那一瞬间四目相对你低下头从我旁边走了过去,梦中你没有跟我说明为什么,我也纠结了很多遍,想问但是说不出口,我继续写着什么,什么也说不出,我讨厌欺骗我的人,但是我不讨厌你,太蠢了,我给自己找借口,......

 我做了一个梦,关于你的也只能是梦了,作为一个幻想主义者,我做过很多梦,但是还是太虚幻了,记不清了,

  l暗恋一个人,她想让别人知道又害怕他们知道,因为选同桌的事,我把和他做同桌当成我们的约定,他说他选我,我记住了,但是这个梦让我看到了他没有走到我旁边坐下,而是和别人坐在一起聊天,你说过只要不是ly就行,所以只要不是他,谁都随便是吗,既然谁都可以为什么不能是我呢,这可是梦啊,我看着你从教室前门走进来,那一瞬间四目相对你低下头从我旁边走了过去,梦中你没有跟我说明为什么,我也纠结了很多遍,想问但是说不出口,我继续写着什么,什么也说不出,我讨厌欺骗我的人,但是我不讨厌你,太蠢了,我给自己找借口,他忘了,所以没有坐在我旁边,自这之后,跟同学正常说话就真的一句话都说不出口了,也没有任何废话,面对你一句话都说不出口

  你说你就是不知道说什么,我感觉你不快乐,你说没有,高兴的很,但是这件事之后我好像和你一样了,但是我不快乐,太沉重,我问过自己很多遍我真的喜欢你吗,真的一定要喜欢你吗,喜欢你我你得到什么,权衡利弊下,我的心说喜欢,但是没说为什么喜欢,这个梦的结束是我去实训楼的路上一个人听着歌《我怀念的》

  谁要走我的心.......

  谁忘了那就是承诺......

  谁自顾自的走.......

  谁忘了看着我.......

  谁让爱变沉重.......

  谁忘了要给你温柔......

  ....................

  太爱了

  所以我

  没有哭

  没有说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