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梦境边缘

2415浏览    255参与
Harry de 眼镜

染的发色也太适合梦境边缘了叭 !


好像暴露了学院,没错瞒不住了,是鹰院帅哥。(普心的语气

染的发色也太适合梦境边缘了叭 !


好像暴露了学院,没错瞒不住了,是鹰院帅哥。(普心的语气

故与

七月的时装让我没有欲望,还是穿之前的时装摆烂吧

七月的时装让我没有欲望,还是穿之前的时装摆烂吧

颜木子

"你的眼里只有我么"

"当然,我的好姐姐”

"你的眼里只有我么"

"当然,我的好姐姐”

斯斯我爱你

第一次做带字幕的感觉好奇怪

第一次做带字幕的感觉好奇怪

温络
喻念这话一出口,不仅朴灿烈傻眼...

喻念这话一出口,不仅朴灿烈傻眼了,就连鹿晗也所有若感,瞪大了那双黑白分明的眼。


喻念支棱着下巴:她一定是一个合格的下属,我喜欢她干脆利索的性格。


朴灿烈松了口气,表达了自己的看法:“她确实是一个非常优秀的下属。”


喻念掌心火焰再次亮起,跳跃的橙色火苗倒映在她的眼底,同样浸染上温暖的颜色,她挑了挑眉:你认识她?


朴灿烈嗯了一声:“上一个轮回,上下级关系。”


“这样……”


喻念托着下巴,一只手拉着作坏乖乖小朋友模样的鹿晗,时不时还能顺手揉揉他的脑袋:哎,人生赢家。


掌心火焰将凭空出现在她身前的冰锥融化,喻念也不躲着了,落落大方的从掩体中走出,看着满脸戒备的......

喻念这话一出口,不仅朴灿烈傻眼了,就连鹿晗也所有若感,瞪大了那双黑白分明的眼。


喻念支棱着下巴:她一定是一个合格的下属,我喜欢她干脆利索的性格。


朴灿烈松了口气,表达了自己的看法:“她确实是一个非常优秀的下属。”


喻念掌心火焰再次亮起,跳跃的橙色火苗倒映在她的眼底,同样浸染上温暖的颜色,她挑了挑眉:你认识她?


朴灿烈嗯了一声:“上一个轮回,上下级关系。”


“这样……”


喻念托着下巴,一只手拉着作坏乖乖小朋友模样的鹿晗,时不时还能顺手揉揉他的脑袋:哎,人生赢家。


掌心火焰将凭空出现在她身前的冰锥融化,喻念也不躲着了,落落大方的从掩体中走出,看着满脸戒备的许意暖,勾了勾嘴角露出一个充满友好的笑:“你好,我是喻念,火系异能者。”


原本以为是高级丧尸的许意暖在看见喻念出现的那一刹那潜意识的松了口气,随即意识到自己这种奇怪的反应皱了皱眉头,嘴角浅浅扬了扬,只是整个人依旧戒备的很:“许意暖,冰系异能者。”


一边说着,视线落在身边人的时候明显的软了几分,连眼底的笑容都真实了不少:“他叫张艺兴,木系异能者。”


张艺兴的异能催动的植物壁垒牢牢的阻隔着丧尸的入侵,周身的气质温润的像块暖玉,叫人看一眼就容易心生好感:“你好。”


鹿晗一言不发的跟在喻念的身后,半点开口的意思都没有,喻念按了按自己的太阳穴,笑容有些无奈:“他叫鹿晗,是和我一起的同伴。”


大家都介绍完自己了,喻念强忍着想要打哈切的欲望看了一眼乌压压的丧尸群主动开口道:“那就合作愉快了?”


许意暖微微一笑,点头算是默认。


一拍即合,喻念掌心的火焰都亮了几分,放心的将后背交给了许意暖与张艺兴,直愣愣的冲进丧尸群,开始了肆无忌惮的碾压。


鹿晗扁了扁嘴,看起来像是气鼓鼓委屈屈的小朋友,可那双透亮的鹿瞳看向许意暖两人时却有些不喜。


果然还是不太喜欢姐姐身边有别人,讨厌死了讨厌死了讨厌死了讨厌死了。


许意暖莫名其妙觉得背后一凉,张艺兴歪过头看着她,异能大量的消耗让他有些吃不消,鬓角的碎发有些湿润,可他的声音还是平稳而温和:“怎么了?”


后者摇了摇头,指尖的冰霜甩了甩:“可能是有些累了,最近都没怎么休息。”


这么说着,视线落在了一边的鹿晗,和不远处好像杀疯了的喻念,仔细想了想,这种画风有些诡异的画面,还真是似曾相识呢~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喻念的体力也有些跟不上了,回头听见动静别过头一看,是张艺兴开着一辆面包车冲了过来,车窗的许意暖探出半个身子:“先上车,保存体力!”


车门打开着,从车里探出的是鹿晗的脑袋,他的眼睛亮晶晶的,将手奋力的伸向喻念:“姐姐,手给我!”


喻念的反应很快,握住了他的手,掌心传来温热的触感,随即一阵拉力传来,喻念一跳,整个人被鹿晗稳稳的搂进了后座,然后费力的关上了门。


大抵是有些费力,鹿晗那张小脸有些白,胳膊也有些不太灵活的样子,喻念捏了捏他的的肩膀,后者轻轻的抽了口气,然后委屈巴巴的看着她:“姐姐,轻点,疼。”


“瞎逞能。”喻念皱了皱眉,从口袋里掏出一条巧克力,撕了包装后递了一块在他的嘴边:“先将就垫一下,一会再去找找有没有什么别的吃的。”


鹿晗乖乖的低头咬住了一块,用舌头卷住了,甜滋滋的味道让他眯了眯眼睛:“没关系的姐姐,我恢复能力很强的,明天就能好了。”


喻念屈指毫不留情的在鹿晗的额头上弹了弹,肉眼可见的,在那个位置上出现了一小块泛红:“回复能力强就肆无忌惮?你当自己穿了件复活甲?”


许意暖透过后视镜看了一眼家长教育孩子的这种奇葩画风,控制不住的笑了笑,身上放了一件外套,看过去,本人正目不斜视的开着车:“距离最近的基地还有段距离,你可以先休息一会,如果中途遇到能搜集物资的地方,我再叫醒你。”


“啊……好的。”许意暖的身子僵硬了下,有些局促的把衣服盖在身上,歪着头靠在窗边,白皙的脖颈泛起一抹可疑的红。


车内刚安静不到几分钟,张艺兴猛的刹车,许意暖猝不及防整个人向前冲去,就在她以为自己会撞上去的时候,一只手及时为她刹住了车,是张艺兴,嘴角有着小小的笑:“抱歉。”


许意暖破天荒的有些结巴:“没……没事,怎么突然刹车了?”


张艺兴有些歉意的垂了垂眼,在后视镜中同样收到了来自喻念的疑问。


没等张艺兴开口,朴灿烈的声音就重新在耳边响起:【是政府的军队】


第五十二章(完)

沈芳迟.

爱上了黑皮,给自己女鹅整了黑皮,顺便拉着一个黑皮姐姐合照呜呜好美!!😍😍

虽然两个人不像是一个季节的

爱上了黑皮,给自己女鹅整了黑皮,顺便拉着一个黑皮姐姐合照呜呜好美!!😍😍

虽然两个人不像是一个季节的

霁瑜和沐的二三事

"Catch me with your breath."

被你的气息捕获的我。


一些日常舞会台下拍照。

只要我视角对头就看不出来穿模穿成狗

鸟蛇跟黑龙头也好配。

以及女仔几乎看不出来的耳钉这么拍还莫名涩气了

"Catch me with your breath."

被你的气息捕获的我。


一些日常舞会台下拍照。

只要我视角对头就看不出来穿模穿成狗

鸟蛇跟黑龙头也好配。

以及女仔几乎看不出来的耳钉这么拍还莫名涩气了

先知月

回游第一次舞会

都是陌生人,但是都很可爱

回游第一次舞会

都是陌生人,但是都很可爱

fu莱茵
You are in trou...

You are in trouble,

he is watching u.

You are in trouble,

he is watching u.

Arrivederci存活确认低浮慢更

【鹰狮】Ball

♤亲友的儿子 @墨系 跟自家女儿

♤梦境边缘CP

♤有沿用一点纳吉尼的背景

♤各种我流设定

♤短打撩草约1.8k字


    加斯特·温弗雷德,觉得编织一段言语总是非常麻烦的雷文克劳少年,但细嚼书本里接近繁星数量的文字却能成为他彻夜未眠的理由,对所有社交行为不屑一顾的个性,理所当然被大部份学生标签成怪胎疏远,不过本人倒是为此乐得逍遥。

    艾尔凡莎,没有姓氏和家族背景的葛莱分多少女,从年幼时开始就在恶劣的马戏团环境下成长而习惯封闭心窗,米勒娃·麦格虽......

♤亲友的儿子 @墨系 跟自家女儿

♤梦境边缘CP

♤有沿用一点纳吉尼的背景

♤各种我流设定

♤短打撩草约1.8k字


    加斯特·温弗雷德,觉得编织一段言语总是非常麻烦的雷文克劳少年,但细嚼书本里接近繁星数量的文字却能成为他彻夜未眠的理由,对所有社交行为不屑一顾的个性,理所当然被大部份学生标签成怪胎疏远,不过本人倒是为此乐得逍遥。

    艾尔凡莎,没有姓氏和家族背景的葛莱分多少女,从年幼时开始就在恶劣的马戏团环境下成长而习惯封闭心窗,米勒娃·麦格虽成功破坏囚笼拯救了受尽折磨的金丝雀,不过她的灵魂似乎还遗留在过去的创伤之中,她放弃歌唱选择沉默,或许只是为了减少一道伤痕的誔生。

    本应活至今时都没有任何相遇的交界点,可神奇的缘份却让两个陌路人在那个假日午后的图书馆中邂逅,黄昏欲睡的光华、施展无声咒般的宁静氛围、一本共同都在寻找的书籍,这些因素都成功缔结成红线把他们余生的时间捆绑在一起。

    从没对其他人展示过内在的世界,会容许唯一的外来者走进深处孤寂脆弱的心房,大概是因为对方身上散发着相近的熟悉气味。

    每次的碰触都宛如拥抱倒映在镜中的半身,舒适的体温甚至能融化所有悲伤的记忆。

    只要待在双方身边就能获得无法以言语形容的安稳,有种燃点鼠尾草后驱逐负能量的净化效果。

    两人到底算是什么关系?他无法给出一个实质的答案,不是朋友,也不是恋人,但又不是普通的同学,比较贴切的形容应该是在寒冬里能互相依靠取暖的对象吧?

    加斯特微微弯腰,乌黑扎实的高马尾垂挂在肩膀,他的右手肘垫在大腿上作为支撑点托腮坐着,镀金边的淡棕色瞳孔斜眼看向身旁端庄地在红丝绒椅子就座的少女陷入沉思。

    把夜空的星辰与北极大海的湛蓝缝制在内的礼服,作为点缀的半透明薄纱轻盈得跟羽毛的呼息一样,闪烁银光的柔顺发丝有种受到祝祷泉水的圣洁,没有什么血色的肌肤感觉冰冷如雪,却拥有薇拉那般过目不忘的魅力。

    即便是他也知道眼前的金丝雀无疑是个能聚拢男性爱慕目光的美人,但真正吸引自己的并非这副精致的皮囊,而是灵魂的契合度。

    「晚上好,我能有这个荣幸邀请小姐跳一支舞吗?」

    传进耳里的句子让加斯特的思绪瞬间回到现实,映入眼帘的首个画面就是一位素未谋面的男性正绅士地向旁侧的少女伸出手,希望能得到跟佳人在舞池共同绽放的机会。

    这还真是个无惧于拥有毫不友善的外表,被大家称作为雷文克劳怪胎的勇者,加斯特微微颦起眉头心想。

    艾尔凡莎保持往常面无表情的模样,纤长的睫毛垂在半瞌上的蔚蓝眼睛,静静注视着耐心等待自己答覆的掌心。

    不擅与人接触的她下意识便想要转往加斯特的方向寻求协助,下一秒却发现手腕已经被他温柔的力道抓住并强行往宴会厅的角落走去,留下茫然目送两个私奔背影的可怜虫还愣在原地。

    此处是灯光最为昏暗而相较安静的区域,主要供给参与舞会的宾客们能享用一杯紫罗兰水稍作歇息,一边聆听着交响乐的优美旋律,一边跟结伴同行或是新认识的人聊天增进感情,这是最典型的社交活动程序。

    其实坦白说,加斯特根本对吵闹的地方完全没有兴趣,更别提及要运用那堆复杂的礼仪进行交流,只是被麦教授多次点名指明偶然也要在公开场合露面才迫于无奈屈服。

    他可接受不了因这理由而扣除学分。

    虽然整晚几乎都待在餐桌旁发呆,但已经完美达成“露面”的任务了吧?

    「加斯特?」瞧见少年停下步伐后便被冻结时间似的站着快要一分钟,她决定试图轻唤对方的名字。

    「啊,不……我……」回过神来才发现刚才在脑海里涌现一股焦躁的浪潮,还驱使身体擅自做出连串奇怪的行为,一向冷静的他罕见地结巴起来,顿时不知道该塘塞什么借口。

    「没弄痛妳吧?」

    改为牵起她如樱贝的指尖,仔细观察有没有在白皙的手腕处留下红色的指印,显然当中转移话题的成份占据了九成,因为他最清楚自己根本没有使力握紧。

    摇了摇头,艾尔凡莎没戳破那用生硬的理由覆盖原意的举动,只是不发一语直视着他持续回避眼神接触的动摇表情,就跟观摩含羞草闭合张开的有趣画面一样。

    「……别再看了,艾莎。」受不了这股戳弄在身上的视线而撇开脸。

    听毕,她小幅度地把头歪向一边,随后如他所愿不再给予无声的压力,往剩余零星人影的舞池盼去。

    「要回去了吗?」小声的问道,清澈的嗓音感觉雕刻着雪花的纹理。

    快要接近凌晨十二时的古钟代表住快要迎来舞会的尾声,四周陆续出现纷纷离开的人潮,置在餐桌上的空酒杯还残余晚宴的余韵,盛载着抛开享受玩乐的烦恼。

    浮立维教授也稍微整理下衣领,准备举起指挥棒演奏今夜最后一首乐曲。

    虽然刚开始单纯想要随便应付麦教授才邀请她一起参与,但仔细想想任由一位精心打扮过后的花季少女陪着自己当了整夜壁饰,即便是他也觉得相当不负责任。

    加斯特最后总算愿意重新正视面前的人,踌躇地往后踏出一步,并加深握住对方指尖的力道,用回忆之中被迫使学习的礼仪知识缓缓久身。

    「……要跳一支舞吗?」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