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梦大路文

13583浏览    349参与
風泉ゆう(小幽)

いちふみ—誓約

好,只是因為@即將餓死的玄 在推特上面大喊いちふみ結婚!就寫出這篇的我也真是絕了,只希望大家看得開心,以下放文——


每日陰雨綿綿的梅雨季節到來,讓喜愛到處亂跑的伊千繪只能被迫待在宿舍,嘴裡還常常說著 ‘好無聊’,那頹廢的樣子實在讓人難以想像她曾經是位偶像。


“我說妳,打算維持這種狀態到什麼時候啊?”

“因為今天也沒有練習,外面又在下雨,即使是平常活力十足的伊千繪ちゃん,遇到這種狀況也會沒精神啊……”

“我想伊千繪さん已經不只沒精神了~”

“幽幽子說得對,這樣下去不行,妳跟我來吧!”

“欸?要去哪裡?”

“去教堂。”


兩人撐著傘來到席格菲爾特附近的...

好,只是因為@即將餓死的玄 在推特上面大喊いちふみ結婚!就寫出這篇的我也真是絕了,只希望大家看得開心,以下放文——


每日陰雨綿綿的梅雨季節到來,讓喜愛到處亂跑的伊千繪只能被迫待在宿舍,嘴裡還常常說著 ‘好無聊’,那頹廢的樣子實在讓人難以想像她曾經是位偶像。


“我說妳,打算維持這種狀態到什麼時候啊?”

“因為今天也沒有練習,外面又在下雨,即使是平常活力十足的伊千繪ちゃん,遇到這種狀況也會沒精神啊……”

“我想伊千繪さん已經不只沒精神了~”

“幽幽子說得對,這樣下去不行,妳跟我來吧!”

“欸?要去哪裡?”

“去教堂。”


兩人撐著傘來到席格菲爾特附近的小路,這裡有一間小小的教堂。


據文所述,過去只要文有煩惱或是遇上瓶頸時,她都會一個人來這裡獨自思考並替教堂響起優美的管風琴聲,因此十分受到神父跟聖歌隊孩子們的愛戴。


收起傘,文領著伊千繪走入教堂,此時一個身穿黑色長袍的老爺爺來到兩人面前。


“神父,我帶人來了。”

“文さん謝謝妳,這下可以順利完成了。”

“嗯?什麼情況?”

“說來話長,我就直說了。伊千繪,我們要辦婚禮。”

“誒、誒誒誒誒誒誒!?”


依舊陰雨不斷的午後,聖歌隊的孩子們也來到教堂,見到好久不見的文,孩童紛紛湧上,圍繞在少女身邊有說有笑,而伊千繪只是看著露出笑容的文,獨自一人擦著椅子。


“文姐姐,那個大姐姐是誰?”

“她啊……算是幫手吧!”

“我好像在電視上看過那位大姐姐喔!”

“誒?”


一個小女孩走向她,仔細盯著伊千繪的臉看,被女孩這樣注視著,讓伊千繪只能傻傻愣在原地。


“嗯……”

“怎、怎麼了!?”

“姆……啊!是音無伊千繪!”

“誒!?妳知道我嗎?”

“嗯!我是妳的粉絲!以前就是因為看到了伊千繪ちゃん的表演,所以我才喜歡上唱歌的!”

“啊……”


伊千繪沒想到竟然有小孩知道偶像時代的自己,畢竟那都是兩年前的事了,心裡五味雜陳,一時之間說不出話來,直到神父從祈禱室中走出來,開始聖歌隊的練習,兩人才繼續手上的工作。


“沒想到那孩子竟然知道還是偶像時的我……”

“我也是第一次知道,不過這是好事吧?”

“感覺心裡很複雜啊……要是那孩子知道幕後的真相,不知道會怎麼想……”

“伊千繪……”


文輕輕摸了摸伊千繪的頭,溫柔的表情彷彿要她別那麼悲觀,一瞬間,伊千繪害羞地將頭別過去,不敢看文,而對方見到這種反應,也只是將手收回來,繼續幫忙擦椅子。


等到兩人整理完教堂的內部環境,時間早已接近傍晚,雖然是間小教堂,但只有兩人整理也難免有些吃力,第一次花這麼長的時間進行掃除工作,讓伊千繪最後只能無力癱坐在木椅上。


“辛苦了。”

“啊,謝謝妳。”


文將礦泉水遞給體力不支的伊千繪,少女就像是看到了綠洲的旅行者一樣,飢渴地將寶特瓶裡的水一口氣飲下大半。


“噗哈……活過來了。”

“樣子很難看哦。

“誒嘿嘿!”

“我們回去吧。”

“嗯!”


回宿舍的路上,雨勢明顯轉小,看在伊千繪今天幫自己一個大忙,文十分乾脆地叫她跟自己同撐一把傘當作獎勵,而伊千繪則負責幫忙拿文的包包。


“文,妳剛才的長話短說也太過頭了,我還以為是 ‘我們’ 要辦婚禮,嚇死我了。”

“呃…抱歉……”

“不過想到明天有人要在這裡辦婚禮,多少有些擔心呢~”

“為什麼?”

“因為梅雨啊~婚禮是所有女人夢寐以求的事,辦在這樣的季節,要是下雨了,實在有點掃興。”

“………”


一抵達桐花庄,文便命令伊千繪早早洗澡休息,雖然口氣不坦率,但她知道這是戀人的溫柔,因此也沒多說什麼。


忙碌一天造成身體過度疲勞,導致伊千繪還來不及吃晚餐便沉沉睡去。不知過了多久,伊千繪隱隱約約聽到有人正呼喊著自己,緩緩睜開眼睛,文生氣的臉映入眼簾,讓她再次受到驚嚇。


”噫!文!?

“我說妳,打算睡到什麼時候?”

“嗯?……哇啊!抱歉,我馬上起床!”


前偶像在戀人的催促下迅速盥洗、整裝完畢,匆匆吃完早飯便一起出門參加婚禮,因為昨日協助籌備,神父決定讓她們一同參加典禮作為回報。


今天天公作美,為新人揮開密佈的烏雲,美麗的青天見證了新郎新娘美好的愛情,即使素未謀面,但伊千繪跟文都獻上了祝福,因為她們知道,要被祝福有多麼困難。


“我想這位新娘以後應該會很幸福。”

“嗯?為什麼?”

“唉……我從昨天就想問妳了,今天是6月1日,妳知道這代表什麼嗎,伊千繪?”

“6月1日……在6月的第一天結婚的……六月新娘!”

“嗯,我想那位新郎應該是個很認真的浪漫主義者吧?六月新娘代表將獲得永遠的幸福,在6月1日結婚,象徵著他想給女方最初卻也是最永恆的愛。”

“感覺好棒……”

“這樣,妳還會覺得很掃興了嗎?”

“……吶,文。”

“怎麼了?”


伊千繪牽上文的手,這是兩人交往半年以來,伊千繪第一次主動牽手。


“以後……我想在這天結婚……可以嗎?”

“……我答應妳。”


在沒人看到的角落,文輕輕在對方的額頭留下一吻,這份幸福誓約,是只屬於兩人、關於未來的小秘密。

ハクノン

1-7:推特「@nacht0210」

8-10:推特「@kymMu_10」


1-7:推特「@nacht0210」

8-10:推特「@kymMu_10」


風泉ゆう(小幽)

ゆゆしお—凜明館學院祭

多虧@倉糬咕嚕嚕 賜予我腦洞,新的幽栞才能出爐,我想透過我爆棚的少女心,這篇內容應該ooc了,請大家斟酌食用。以下放文——


身為學生,令人期待的事有哪些?運動會?寒暑假?還是校園羅曼史?


對凜明館的學生來說,或許是學院祭。


凜明館女學校不像聖翔、席格菲爾特等專門培養舞台人的音樂學院,當今日演劇科改為同好會,基本上就是間極其普通的女子高中,但也多虧如此,珠緒等人也才有機會體驗到他校無法體會的學院祭。


在五人的討論下,演劇同好會決定經營和式食堂,有文負責掌廚的料理,也有珠緒做的甜點,更重要的,她們打算借用巴食堂的制服,化身一天和風女僕。


在每天沒日沒夜佈置社...

多虧@倉糬咕嚕嚕 賜予我腦洞,新的幽栞才能出爐,我想透過我爆棚的少女心,這篇內容應該ooc了,請大家斟酌食用。以下放文——


身為學生,令人期待的事有哪些?運動會?寒暑假?還是校園羅曼史?


對凜明館的學生來說,或許是學院祭。


凜明館女學校不像聖翔、席格菲爾特等專門培養舞台人的音樂學院,當今日演劇科改為同好會,基本上就是間極其普通的女子高中,但也多虧如此,珠緒等人也才有機會體驗到他校無法體會的學院祭。


在五人的討論下,演劇同好會決定經營和式食堂,有文負責掌廚的料理,也有珠緒做的甜點,更重要的,她們打算借用巴食堂的制服,化身一天和風女僕。


在每天沒日沒夜佈置社辦、試作餐點與日常練習的庸碌之下,轉眼間,學院祭很快到來了。


“文前輩!一份蛋包飯,還有一份白色燉菜!”

“我知道了!”

“珠緒,追加兩份抹茶冰!”

“好的!”


當珠緒和文在廚房與點餐單賽跑時,塁跟伊千繪在外場努力奔波,穿梭於客人之間,而幽幽子則在收銀台仔細盤算,必要時才會幫忙接待客人。

時間越是接近中午,客人越是絡繹不絕,除了原本巴食堂的熟客外,有更多人是為了一窺平時帥氣凜然的秋風塁難得穿女僕裝的樣子。


“秋風くん!”

“誒、是!”

“秋風くん好可愛!”

“誒、這個、我……”

“塁~把這個環境當作是在舞台上吧!現在的妳,是個名為秋風塁的帥氣女僕長。”

“女僕長………咳哼!……不好意思,各位小姐們,為了避免影響到其它客人,也為了不怠慢為小姐們服務,請各位降低音量,好嗎?”

「好、好的////」


此話一出,秋風塁後援會的女學生們瞬間安靜下來,紅著臉享受同好會的服務。當然,這不免受到了來自伊千繪的懷疑。


“我說幽幽子啊,塁是不是把女僕長跟執事搞混啦?”

“反正結果All right就行,這種小事就不必在意了~”


就在午餐時間過了一半,文剛好跟塁交班準備服務外場時,外頭再次傳出騷動。


「呀啊~好可愛!」

“嗯?發生什麼事了?”

“不、不好意思……”

“栞!?妳怎麼來了!?”

“姐姐!”

“哇!是夢大路栞!”

“好可愛!”

“完蛋,我過不去……”


眼看嬌小的翡翠之君即將被人群吞沒,栗紅色的短髮少女憑藉著自己同樣嬌小的身軀,不急不徐地穿過群眾,來到栞的面前。


“栞さん。”

“幽幽子さん……”

“女僕長~如果影響到其它客人的話,能否下驅逐令?”

“誒?這種事不能過問我的!那個……啊!文老爺!”

“誒!?嗯……凡是干擾到客人者,不好意思,我們就只能逐客了。”


再次,女孩們都安靜下來,只是為了一睹夢大路栞可愛模樣的人群也隨即離去。


“請跟我來吧~我來帶位。”

“好的……”


避免被他人騷擾,幽幽子溫柔牽上女孩的手,並帶她至靠窗的座位。


“幽幽子さん謝謝妳。”

“不足掛齒,這是我應該做的。”


不知該如何接話,栞索性將注意力轉移到戀人身上的制服,淡紅色的和服上盛開著一朵朵牡丹,深色的袴上綁著純白的荷葉邊圍裙,不知不覺,栞被如此可愛卻美麗的服裝吸引了目光。明明光顧巴食堂許多次,卻不曾好好注意她的制服,讓栞覺得有些新鮮。


“那個……幽幽子さん的服裝很好看,很適合妳!”

“謝謝……”


幽幽子試圖不讓臉上的熾熱紅暈影響做事的節奏,順利協助栞點餐後,來到廚房準備和珠緒交接時,一個高挑的身影光臨同好會食堂。


“栞,該走了。”

“雪代前輩……”


原來,除了栞之外,高貴之君都來到凜明館學院祭,而同好會作為栞最期待的最後一站,本想好好享受這樣的幸福,卻因晶的一聲令下而被掃去所有興致,無奈與失落明顯表現在少女的臉上。


“我說晶,今天就讓栞稍微休息一下也好吧?而且她也才剛來。”

“即使是前翡翠之君也不能影響既定的行程,我們接下來還有練習。栞,走了。”

“……對不起,幽幽子さん。姐姐謝謝妳。”


不得已,栞只好遵從前輩的話,往門口移動,就在她即將踏出門時,幽幽子及時抓住了她的手,並將栞拉向自己,栞還沒反應過來就被戀人護在身後。


“雪代さん,即使您是高貴之君,也沒理由不消費就帶走我們的客人吧?這樣我們會很困擾的。”

“………”

“幽幽子……”

“幽幽子さん……”


栞似乎希望她別把話說得太過分,於是想走到幽幽子面前阻止她,但幽幽子卻伸出右手擋住了自己。


“而且這裡是凜明館,又是同好會教室,想隨隨便便就帶走我的女人可沒那麼簡單!”

「哇啊啊啊……」

“!!!”

“幽幽子、妳!?”

“幽幽子さん……!”


全場學生無不震驚,連文都傻眼,只有栞看得出來,那是一半認真,一半演技,因為幽幽子的身體在微微顫抖,面對白金之君這樣與自己有著巨大實力差距的人,想用演技虛晃過去,多少會令人害怕。


就在雙方僵持、氣氛尷尬之時,外頭的跑步聲竄入眾人耳中,下一秒,木門被拉開了,散發黑色氣場的金黃色小身影映入眼簾。


“晶妳這個三流!叫妳別來打擾栞你是沒聽到嗎!?”

“滿!?不、那個……今天的練習……”

“妳這個舞台笨蛋!想練習自己先回去練不就好了!還是妳連滿的話都不聽了?”

“……抱歉。”

“那麼我們告辭了,栞妳好好玩,幽幽子ちゃん,你們慢慢來!”


蒼玉之君拉走自家主子,並關上門後,一瞬間鴉雀無聲,教室內的空氣似乎降到冰點。


“哈……”

“幽幽子さん!”


因為威脅離去,讓幽幽子終於鬆了一口氣,身體不受控制地突然腿軟坐在地上,讓栞擔心地也跟著坐下來,好讓幽幽子能靠著自己。


“雪代さん真是嚇人……”

“幽幽子さん……太亂來了……”

“不好意思,嚇到妳了。”

“我沒事的,謝謝妳,幽幽子さん!”


幽幽子靠在栞的懷裡,或許是因為剛才的異常緊繃,如今幽幽子覺得全身都使不上力,想著乾脆睡一覺,卻發現不知何時,文已經站在兩人眼前。


“我說幽幽子,妳要依偎在我妹妹懷裡到什麼時候?”

“嗯……呼啊啊~栞さん,能暫時保持這樣讓我睡個午覺嗎?”

“誒、誒!?”

“別答應她,會把幽幽子給寵壞的!還有,妳不快去換班真的好嗎?”

“沒關係的,就讓塁好好享受跟珠緒前輩一起工作的幸福吧~”

“幽幽子!!!”


凜明館學院祭就這樣戲劇性地平安度過了。


隔天晶跟滿兩人到學生會室時,發現一籃花籃放在門口,上頭的署名是 ‘田中幽幽子後援會’,至於幽幽子嘛……


“文前輩,我能不能去妳家避避風頭?”

“不准!”

「幽幽子ちゃん!」

“失陪了。”

「等等我們!」

“唉……”


看著一群女同學追著後輩跑,讓文忍不住嘆了口氣,看來同好會的一年級生都變成了校內的風雲人物了呢!

RKGK
reo醬生日快樂~~~!!

reo醬生日快樂~~~!!

reo醬生日快樂~~~!!

雨宫夜雨

After That Day(1~3)

嗯……类似日后谈。不过只是Day1~3的。

人物有点多就没打虽然有说话但没真的出场的角色tag了。

Day1:Day1(上) Day1(下) 


Part1


神乐光自己也不知道这样到底算不算习惯了,一开始的时候,她在转移到了别的地方时,她硬是在原地愣住了,眼前的视线就像不戴墨镜去直视太阳一般难受,能听见的声音也只有耳鸣,许久之后才恢复了正常……除了自己处在陌生的地方,看见了『陌生』的人。但现在,不管怎样被转移,都已经不会体验到那时的不适了,也许该说是不幸中的万幸吧。

不过……也许这次是真的非常幸运了,因为

『怪盗starlight再次出现』

这样的新闻,...

嗯……类似日后谈。不过只是Day1~3的。

人物有点多就没打虽然有说话但没真的出场的角色tag了。

Day1:Day1(上) Day1(下) 


Part1


神乐光自己也不知道这样到底算不算习惯了,一开始的时候,她在转移到了别的地方时,她硬是在原地愣住了,眼前的视线就像不戴墨镜去直视太阳一般难受,能听见的声音也只有耳鸣,许久之后才恢复了正常……除了自己处在陌生的地方,看见了『陌生』的人。但现在,不管怎样被转移,都已经不会体验到那时的不适了,也许该说是不幸中的万幸吧。

不过……也许这次是真的非常幸运了,因为

『怪盗starlight再次出现』

这样的新闻,从街市的大屏幕上传入了光的耳中。

『当代的怪盗starlight』的字样,与那她前不久才在另一个地方看过的相差不远的时间一起印入眼帘。

「华恋……」

就在话音刚落下的时候,说出这个名字的人,已经又一次,突兀地,从原地消失了。

仿佛她不曾站在那里。

(我会再一次见到你的……一定。)


Part2


爱城华恋在城市里奔跑着,没有驾照的她也只能奔跑了。

但要在这个城市里找一张小小的照片,只靠华恋一人,怕是希望甚微……何况,她连自己是在哪里丢失的都不晓得。

(做怪盗工作的时候,没把光ちゃん的照片一起带在身上就好了……到底在哪里啊……光ちゃん……)

这样的思绪占满了她的脑海,以至于她果然还是撞到了人。

「对不起!」

先一步,大声地说出了抱歉。

「啊……没关系,我这边不要紧的……你还有急事吧,不要在意我,继续自己的事情吧。」

被撞到的Cat Boomer笑着回复道。

「谢谢!」

然后,又一次奔跑起来。

(啊嘞……刚才的人……)

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Part3


不常响起的手机来电铃声将调酒师从梦中一把拉了出来。到底是谁啊?凌晨几点了都……

就像想要关掉调得过早的闹钟一样,纯那抓起了自己勉强能摸到的手机。

「嗯……?石动さん?」

她明天不上课吗……

这么想着的纯那按下了接通键。

『星见,你没把香子灌醉吧……灌醉了吧?』

「嗯……?没有的事,我敢确信她在离开酒吧的时候比你还要清醒。怎么了?」

纯那打了个哈欠,她是真的想早点继续自己的睡眠。

『说起来你可能不信……那个香子居然向我道歉了!那个香子居然……』「啊……这不是好事吗……」

『但是那个香子她会道歉……而且还是向我道歉!我都快怀疑太阳是不是要从西边出来了好吗!』

「你再不睡觉的话,过不了多久就能看见太阳是从东边升起来的了,石动さん……」

『话是这么说……』

「那么……(哈欠)我还要继续睡觉……就先晚安了。」

『等等星见——「下次见……」

于是,难得是打断别人而不是被人打断的调酒师小姐,果断按下了挂断键,又一次躺下进入了梦乡。

Day2:Day2(上) Day2(下) 


Part1


大月阿露露在睁开眼睛直接的感觉是……有些摇晃,但又很怀念,而且如果要伸个懒腰的话好像会造成困扰。所以她最后先是揉了揉自己的眼睛。

随后看见的是不戴平光镜的视野。

「你醒啦,阿露露。」

「嗯,おはよう美空☆」

她如平常一般对自己的幼驯染打招呼道,虽然现在还是晚上,自己的幼驯染还在边公主抱着自己边走。

「已经能自己走了吗?」

「诶都……大概可以吧!」

「如果可以的话,倒是不要回答得这么让人不安啦……」

美空苦笑道,但还是把阿露露轻轻地放下了,她害怕自己的幼驯染会摔倒,所以她的手臂没有从阿露露的背后离开,直到阿露露站稳,两人再次如往日般并排走在一起。

「我知道你没去过酒吧,也没喝过几次酒,但我可没想到你会就那样突然倒下……都吓到了调酒师さん了。」

「啊哈哈……」

「我先问一下,在我来之前,阿露露你喝了多少酒?」

「一杯蓝精灵!」

「蓝精灵……啊,Blue Fairy吗,那你回去以后得好好刷个牙才行了。还有别的吗?」

「没了诶……」

「……你以后最好不要一个人去酒吧了。」

「诶——」


Part2


鹤姬八千代在熟悉的气味中睁开双眼,看来这次她的室友也是用背着来和她一起回公寓,毕竟出租车不可能把你送到公寓楼层里。

要现在就说自己醒了吗?还是再多这样待一会儿呢?嗯……果然

「……美帆~。」

「噫!」

还是先恶作剧一下吧~

嘛,虽然八千代做的只是占据了有利的位置,趁着美帆没有防备,就悄悄地在她的耳边吹气,然后妩媚地呼唤了她的名字而已。

「八、八千代?别吓我啊……」

但效果还是有的。

「抱歉抱歉一个忍不住

「不……恶作剧是没关系啦……但刚才那样要是把我吓到摔倒的话,八千代会和我一起摔倒的,所以」

恶作剧也要看好时机——这点八千代也不是不知道。

「说起来,八千代你已经可以走路了吗?」

「当然可以啦,喝酒醉倒也不是全身瘫痪不是吗~」

「那「但我还想再让美帆背我一会儿呢——美帆怎么想呢?」

面对室友的任性,美帆只是稍微露出了苦笑,并庆幸自己体能真的不错,回答道:

「到家门口为止是可以的哦。」

「好~」

小孩子才会做选择题,不管是醒来,还是继续被美帆背着,我·全·都·要~。



Day3:Day3(上)Day3(下) 


梦大路文虽然她已经把她的后辈送回了她们的宿舍,但她的车里弥漫着的酒味现在也还没能散去……对于这点,也许她要庆幸那两位后辈没有在车上醒来『顺便』吐一车……可这种酒精的味道,要是在路上不巧地碰上交警了,很可能会被怀疑酒驾,这可就麻烦了,不过对于文来说,还有另一件当务之急。

「抱歉啊栞,这么晚了还让你在外面。」

「没关系,我们家没有门限嘛……而且,是和姐姐在一起的话,爸爸和妈妈也不会担心的……」

「嘛……」

「所以……我今晚能住在姐姐那边吗?」

……?

「等等,栞,明天不是休息日而且……」

本来就是因为老家离大学比较远,才选择了租公寓……但栞的学校——也就是文以前念的高中,和老家的距离可不远……换言之,如果从文的公寓出发去栞的学校的话,会比平时更耗时……况且文明天早上也有课,没办法送栞去学校,这才是文担心的问题。

「果然还是不行吗……抱歉,姐姐,说了任性的话……」

可恶,这孩子现在怎么看都像是失落地垂下耳朵的小猫,这谁撑得住啊(震声)

啊啊,不管了

「不过我明天早上好像没课……早起送栞去学校也没问题的样子……」

明早让伊千绘帮我请个假吧……不,伊千绘的话大概会若无其事地忘掉……还是拜托珠绪吧。

雨宫夜雨

Day3(下)

前篇:Day3(上) 


就算纯那把抱着的猫举起,这只猫的神色也没有改变,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休息时间已经过去了,虽然换班人(なな)不在,但因为没有客人来,被一个人丢在酒吧里的员工也能够得到休息。

(客人少真的是我该庆幸的事吗……)

纯那叹了口气,又让三色猫回到了那一如既往的位置。

(なな可真晚啊……)

看着摇酒壶,纯那甚至萌生了再没有客人来就自己给自己调杯Sugar Rush的念头,不过随后自动门处传来的脚步声很快打消了这个想法。

「欢迎来到……啊。」

「星见さん,こんにちは——」

是稀客呢。

「こんばんは,田中さん,……另一位是?」

「是我的室友…...

前篇:Day3(上) 


就算纯那把抱着的猫举起,这只猫的神色也没有改变,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休息时间已经过去了,虽然换班人(なな)不在,但因为没有客人来,被一个人丢在酒吧里的员工也能够得到休息。

(客人少真的是我该庆幸的事吗……)

纯那叹了口气,又让三色猫回到了那一如既往的位置。

(なな可真晚啊……)

看着摇酒壶,纯那甚至萌生了再没有客人来就自己给自己调杯Sugar Rush的念头,不过随后自动门处传来的脚步声很快打消了这个想法。

「欢迎来到……啊。」

「星见さん,こんにちは——」

是稀客呢。

「こんばんは,田中さん,……另一位是?」

「是我的室友……」

「啊,秋风垒さん,是吗?」

被叫到了名字的,站在悠悠子背后的少女颤抖了一下。

「ゆ……ゆっこ,你很熟悉这里吗?」

垒小声地问道……不过纯那还是能听见的。

「嗯——没有啦,我不像垒那样受欢迎,不会被同学硬拉着去酒吧……不过这里的boss和调酒师都是熟人,而且刚巧在附近……就绕个路来看看。」

「我也没有ゆっこ说得那样受欢迎啊……」

「那么星见さん,Fluffy Dream一杯不要大杯——」

在垒否定着的时候,悠悠子毫不犹豫地……用点单的声音盖了过去,同时又给了垒一个眼神。

「啊……我就,Moonblast一杯好了。」

接下眼神的垒进行了点单。

「好的,还请稍等。」

纯那苦笑着说道,但不得不说这苦笑倒是让纯那在说这句话的时候不那么机械了,尽管纯那的苦笑更多出于个人原因,总之她还是摇完了摇酒壶后为两位客人献上了两杯女性化饮料。

「谢谢……要是有甜甜圈的话……」

「不,秋风さん,我们是酒吧,不卖甜甜圈的。」

「对,我们酒吧不卖甜甜圈——但可能酌情赠送呢♪」

自动门处传来的声音……也许纯那早一点就听见了。

「欢迎回来,なな。你买了甜甜圈?」

「我回来啦,纯那ちゃん♪因为买甜甜圈的时候排了会儿队,回来晚了——纯那ちゃん会原谅我吗?」

酒吧的Boss很自然地带着一盒甜甜圈坐到了吧台前的椅子上,看着自己的员工毫无悔意地笑着问道。

「我可没有生气哦,なな。比起这个,你真的不用回办公室吗,Boss?」

「反正也不会有人找来的,还不如在这里多看看我可爱的调酒师小姐♪」

「好吧,My Dearest Boss,这里你说了算。」

在放下摇酒壶的纯那看着自家boss打开甜甜圈盒子的时候,某位田中氏悄悄露出了微笑,而同行的垒则是有些犹豫地问道:「我、我真的能拿吗?」

「还请随意♪」

于是我们的秋风垒小姐在酒吧boss的盛情下……白嫖了一个甜甜圈。

「诶……原来大场さん和星见さん是在图书馆认识ゆっこ的啊……」

「嗯,我当时还以为大场さん和星见さん是在『约会』来着……」

「咳咳……」

纯那清咳了两声,

「那只是普通地一起出门而已。」

「是这样吗?」

田中氏笑着反问回去。

「是这样哦,悠悠子ちゃん,不只是图书馆,我和纯那ちゃん平时都会一起去各种地方呢♪」

「诶——」

「なな。」

「是事实嘛♪」

好吧,看来调酒师小姐想用叫名字的方法威压一下的计划完美破裂……不如说根本起不到这个效果,但纯那知道这种时候比起否定或许转移话题更是个办法,所以她……

「说起来,悠悠子ちゃん和垒ちゃん刚刚也去看了舞台剧对吗?」

嗯,被抢先了。

「是!珠绪前辈主演的舞台剧!」

震撼纯那的是,一说到这个话题,刚刚一直坐在角落(虽然只是让人感觉坐在角落,实际上就坐在悠悠子旁边)的垒一下子兴奋了起来,连音量都大了三分……

不过这里纯那该接个话了。

「舞台剧?」

「对,舞台剧,今晚悠悠子ちゃん和垒ちゃん的大学社团在这附近有巡演呢!我也去看了♪」

巡演?嗯?

(不不,不会这么巧吧……但在这附近一晚上会有两场不同的巡演什么的好像更离谱……)

因为注意到了可能那种偶然更加靠谱而陷入沉思中的纯那似乎自动忽略了与刚进门完全相反正滔滔不绝的垒。至于内容,简单来说,就是十句话里九句话带着『珠绪前辈』,还有一句话是在问『ゆっこ也这样觉得吧?』

「然后舞台上的珠绪前辈……」

「垒ちゃん还真是喜欢珠绪ちゃん呢~」

于是觉得再不打断一下会变得很糟糕的酒吧Boss加原·酒吧唯一调酒师的大场小姐『自然』地这样说道。

「对,垒她可是最喜欢珠绪前辈了呢——也只有珠绪前辈的事情能让垒这样拒绝不了别人的邀请的人果断地跑出教室了——虽然实际上只是趁着还没被邀请赶紧溜呢。」

明白了なな的意思,并为了防止垒在なな的话之后还是继续无止境地吹珠绪,悠悠子抢先一步接了话头……在熟悉程度上,悠悠子很清楚陷入这个状态的垒短时间内绝不会说出常用来结尾的「哈啊~珠绪前辈——」的。

「那、那是……因为……」

「嘛,也多亏了垒能够把关于珠绪前辈的事情排到最优先,我也才能这样罕见地和垒『两个人』坐在一间酒吧里就是了……这种方面还真是要感谢珠绪前辈呢。」

悠悠子用调侃的语气说完后,平静地露出了微笑,闭上双眼在胸前画起了十字,虽然她并不信教。

「诶……如果ゆっこ拜托我的话,我也会优先ゆっこ的…」

看起来已经差不多冷静秋风小姐说道。

「嗯——还真是直接啊,垒。」

悠悠子看起来短暂地陷入了沉思……嗯,看起来,

「不过我更想看见垒什么时候能向珠绪前辈告白啊……」

「啊、呃……ゆっこ,这是不是有点唐突了……」

啊,秋风小姐,你别移开眼神啊喂。

「好不容易考进了同一所大学,进了同一个社团,而且……连宿舍都是同一栋……结果,垒你在自我介绍时直球地说了『以前开始就十分仰慕珠绪前辈了!』以后……好像就再没有进展了……不对,好像之前珠绪前辈有约过垒来着?」

「约、『约过』什么的……那只是珠绪前辈刚好拿到了双人优惠的甜甜圈券而且大家都不在寮里……」

「那不就是在约你嘛……」

悠悠子有些嗔怒着说道,

「结果,那天的垒光顾着沉迷于珠绪前辈和甜甜圈,实际上还是没有进展……明明都去约会了……」

「这……呃……」

所以说秋风小姐你不要移开视线啊!等等,你移到哪去了!

「星见さん,我、我能要一杯大杯Fringe Weaver吗!」

垒逃避了悠悠子的目光后慌忙地向吧台另一侧放弃思考的调酒师小姐震声说道。

「诶、啊、好的,还请稍等……田中さん还要再来一杯吗?」

「大杯Beer——」

「明白了!」

「那我要Bad Touch♪」

「?なな?」

「Bad Touch♪」

酒吧boss的大场某再次满面笑容地说出了酒的名字,仿佛这个酒名只是个无意义的酒名一样,虽然实际上这位酒吧boss的手正在touch她的猫。

「……好吧。」

纯那也只能这样回应了,总之她要尽快为两位客人献上不同的发泡饮料,再给自己的boss调一杯Bad Touch……嗯,她优先客人,于是她在将大杯Fringe Weaver和大杯Beer推给了垒和悠悠子以后,立刻开始调配一杯Bad Touch,可就在她将这长相平凡的Bad Touch倒入酒杯推给了自己的boss以后……她就看见秋风小姐的杯子已经空了,一饮而尽!?

「等等秋风さん,就算是发泡饮料一下子喝进去……」

「我也不能输给垒呢。」

这样的台词过后,与刚才不同,纯那直接看见了悠悠子抓起酒杯一口气灌下去的过程……却没能阻止——或者是,因为她是调酒师,不该阻止要主动灌醉自己的顾客。

「星见さん!」

「在!」

「大杯Frothy Water!」

又是大杯?不对,还是发泡饮料?

「啊,星见さん不用太担心,我和垒一开始就这么打算的……不过刚才差点忘记了而已,账我们就算醉倒了也会付掉的,还请安心……嗝。所以请再来杯Cobalt Velvet——」

不不不比起付钱问题我更关心你们醉倒以后的事情啊!纯那在心里这么喊到,手上的工作却没有停下。

也许她要庆幸自己的boss没有学着这两位女大学生一样一饮而尽后立马再来一杯。

不过这两位女大学生……

呃——

「嗝。」

「嗝……」

在这样打了嗝以后,两位女大学生就地死……啊不对,醉倒在吧台了。

「果然会这样啊……」

「啊啦……」

不管是调酒师还是酒吧boss都只能一脸无奈了,区别在于酒吧boss还保持着笑容……而且酒还没喝完。

「总之我先去联系一下文ちゃん看看吧。」

「文……?」

正想问要怎么为这两位醉倒的客人善后的纯那,在从自己boss那边听到了这个陌生的名字后,问道。

「啊,梦大路文ちゃん,是悠悠子ちゃん和垒ちゃん的前辈呢,也是今天舞台剧的出演者之一啦。」

「啊……这样啊。这个城市真小啊——」

就这样,意识到……然后接受了事实的调酒师小姐发出了感慨,任由自己的boss走到没人玩的街机边去通电话了。

「这里是なな的酒吧吗?」

自动门被触发地声音传入,随着客人的话音落下,调酒师小姐看见了熟悉的发色……和不熟悉的人。

(是梦大路さん的姐姐吧……还真是像呢。该说不愧是姐妹吗……)

「文ちゃん,こんばんは♪」

随后なな比起纯那,更先一步向这位梦大路打起了招呼。

「こんばんは,なな。……后辈给你们添了麻烦,真是抱歉啊。」

文叹了口气,看来她并不知道自己两位后辈的计划。

「文不来喝一杯吗?」

不知道什么时候从文的身后坐到了吧台椅上的少女轻轻拍了拍吧台,好像什么事都没有地说道。

……但她不可能什么事都没有了。

「你是想让我因为酒驾被拘捕吗,伊千绘?你往我收拾好的衣服里放蛇玩具的账我好像还没和你算吧?」

「哎呀,那都是多久之前的事啦——而且来了酒吧不就该点个酒嘛,对吧调酒师小姐?」

「诶、不……」

突然被抛了话题到身上的纯那想起了今晚来过的未成年人,但这件事要是说出来的话大概会造成误会,还是不说为妙。于是在纯那考虑着另一种回答的时候,文又把话题扯了回去。

「什么叫做『多久以前』的事情?这事就在今天早上吧?还有你别转移话题,连你也要喝酒是闹哪样,别忘了我们是来接人的好吗?快点过来搭把手。」

「哇——文还真是没有情趣呢~」

「过·来·搭·把·手。」

「呜哇,文的表情好可怕……」

于是在这种满满威慑力……我是指可能下一秒就会一拳头揍到伊千绘头上并进行长篇说教的眼神下,这只小粉毛从吧台椅上像小孩子一样跳了下来,到文旁边去帮着文扶起了悠悠子和垒……不过……呃……

「抱歉文,楚楚可怜的伊千绘ちゃん好像没办法把垒也扶起来了!」

「……。」

「不不,我是认真的……」

「你去叫珠绪过来帮忙吧……」

文叹了口气,仿佛没有力气再对伊千绘生气了一样。

「只叫珠绪就够了吗……?」

「……珠绪的力气可能比我还大得多,至少比你大,所以只叫珠绪过来就够了。你也知道未成年不该进酒吧的对吧,伊千绘?」

「嘛——不过就交给可靠的伊千绘ちゃん吧~☆」

(其实完全可以让我和なな搭把手来着……)

看着一蹦一跳走出自动门的伊千绘,纯那在心里这么想到。

等到伊千绘再次进门的时候,已经带上了另一名少女了。

「垒ちゃん和悠悠子ちゃん受到你们关照了。」

少女笑着对纯那与酒吧的boss说道,然后看向了倒在吧台上没人扶起来的秋风小姐,

「以我的身高可能要扶起垒ちゃん会有些不方便呢……」

又在这样自言自语了之后……直接把垒公主抱了起来。

……而且看起来很有余。

话说这样的情景,要是发生在垒醒着的时候,是不是要出人命了。

好吧,至少垒现在完全没有要醒来的意思,让我们“庆幸”一下吧——音无伊千绘在心里这么想道,并在扶着悠悠子的文和抱着垒的珠绪身后仿佛手中在摇着小旗子一样一边说着「加油加油——」

「你别光站着加油过来给我帮忙!」

然后被文训了。

在那之后一直到打烊的时间,也没有客人来了……毕竟是这种地域,纯那又能指望一天有几个客人来呢?现在只要收拾一下吧台,洗一洗酒杯和摇酒壶,调酒师就能下班了。

「说起来纯那ちゃん,」

但酒吧boss好像没这么轻易放走自己的员工,虽然纯那知道她的boss不会提出加班什么的——而且这个酒吧根本付不起什么加班费,

「怎么了,なな?」

所以纯那只是当做日常闲聊一样回复道。

「我听说点Bad Touch的话,会让调酒师笑起来……」

(啊啊……原来如此)

「你也是调酒师吧,なな?何况……我的笑点还没那么低。而且……」

纯那将洗好的酒杯放回了柜子里,擦了擦手,

「なな的话,就算不点Bad Touch,我也会笑起来的。」

「——这点我也是一样的哦♪」

「なな的话,对谁都会露出笑容的吧……」

纯那苦笑道。

「但是对纯那ちゃん是特别的啦♪说起来,今天要我送你回去吗,纯那ちゃん?」

「我们住的不是同一栋公寓吗……嘛……

「我就恭敬不如从命,拜托My Dearest Boss为我护送了——」



Day1~3的日后谈:After That Day(1~3) 

次回:Day4(上) 

ハクノン

1-5:推特「@kymMu_10」

6-10:推特「@nacht0210」

1-5:推特「@kymMu_10」

6-10:推特「@nacht0210」

倉糬咕嚕嚕

【栞鶴文】戒指

其實我不知道這算西格菲特&文還是栞鶴文,但栞鶴文佔的比例比較多所以標題用【栞鶴文】


*沙雕向OOC注意,八千代視角>>點子來源 

===================================


「八千代你最好解釋清楚這是怎麼一回事!」


「文,那你倒是給我解釋的機會啊……」


為什麼我與文會身著Revue服在這廝殺,這就得回到十分鐘前……


那是個悠閒的午後,身為「高貴之君」的我們為了增進彼此的情誼,滿前輩提議到Mr. White遊樂園玩,嘛……學生會的事務忙的差不多要是拒絕邀請的話感覺掃興於是答應了。


到遊樂園玩...

其實我不知道這算西格菲特&文還是栞鶴文,但栞鶴文佔的比例比較多所以標題用【栞鶴文】


*沙雕向OOC注意,八千代視角>>點子來源 

===================================


「八千代你最好解釋清楚這是怎麼一回事!」


「文,那你倒是給我解釋的機會啊……」


為什麼我與文會身著Revue服在這廝殺,這就得回到十分鐘前……


那是個悠閒的午後,身為「高貴之君」的我們為了增進彼此的情誼,滿前輩提議到Mr. White遊樂園玩,嘛……學生會的事務忙的差不多要是拒絕邀請的話感覺掃興於是答應了。


到遊樂園玩的正開心時,栞被遊樂園的吉祥物Mr. White拉住,全員捲起袖子準備與對方理論,而我……覺得事情很有趣,就負責攝影囉——!


不一會兒吉祥物開口是文的聲音,大熱天的穿著布偶裝打工可真是辛苦她,在她問起栞左手無名指的戒指打哪來,而栞回答我的名字時當下我明白死定了……


喀啦的眼前一片漆黑,恢復視線時就在地下劇場,於是就成現在這樣子。


「晶さん戒指戴在左手無名指是什麼意思?」

「栞不明白就算,怎麼連美帆也不知道!」


「嗯姆……不知道!」

「我說、晶前輩你怎麼能這麼理直氣壯?」


「是結婚呢——」

「滿前輩求你別搧風點火!」


「結、結、結、結婚……!」

「栞你到是幫我講幾句話我會很感謝的……」


與觀眾席的四位隔空吐槽漸漸習慣,但這不是我想習得的技能好嗎?栞,稍微回神替我解圍啊!我的話文可是連一個字也聽不進去呀!


被逼到無處可逃的我持著弩槍與文的小刀近戰對拚,我可不記得弩槍是這麼用的。


「嗚哇——!危險……文,我看起來像FXO的弓兵能打近戰嗎?」


文沒打算回答,倒是聚光燈不再聚焦於我倆身上,反而打亮觀眾席的一角,以鈴鐺髮飾紮起紫色秀髮的身影及那洗腦的音樂……


「『トンデモナイ状況御してぎょしゃ座』」


「『ピンチの時ほど試される』」


「『舞台は無事に終わりきるのか』」


「『見守っていて エリクトニウス』」


「為什麼聖翔的會在這,美帆怎麼連你也跟著唱起來!」


「欸?因為是我的主題曲啊?」


我已經無力吐槽,不料分神一步的失誤被文抓牢,眨眼間我被壓制在地,喂喂喂……別開玩笑刀子是不長眼的!我可不想被解決掉啊!


「姐、姐姐——!」


「嗯?怎麼了嗎?栞。」


刀刃在我鼻尖前停了下來。


「這戒指大家都有,只是我不明白戴在不同指上的意思,造成誤會真是不好意思。」


「什麼嗎——原來是誤會啊!」


「不……我不是早說過這是誤會了嗎?」


地下劇場退去,場景又回到遊樂園,文戴起Mr. White頭套,在我們離開之前我向文問了一個問題。


「文,如果剛才不是誤會呢?」


「啊——那你就完蛋啦?八千代。」


聽著文一派輕鬆卻充滿著威壓的語氣我吞了口水,還是別做死好。


「所以是真的還是假的?」


「啊哈哈、哈哈……當然是假的。」


「我想也是呢!祝你們遊園愉快。」


文回到工作模式,向我們揮手送別。


「八千代前輩,臉色不太好看呢……怎麼了嗎?」


栞真是體貼的後輩,嘛……告訴她我從鬼門關前走過一回她也不能明白吧?找個塘塞蒙混過去。


「呀……沒什麼,接下來去哪玩呢?」


极度低产

【文栞】少歌手游相关剧情汇总

[图片]

得想个办法让大家都来磕梦大路姐妹.jpg

基本上都有整理(哪怕只有一声“お姉ちゃん”或者“栞”我都算进去了(如果还有遗漏请务必告诉我!(这世界上居然还有我没磕过的文栞吗x

由于日语盲我只能用整理的,中字来源B站长颈鹿本质DD应援团等up主,喜欢的话还请三连支持一下他们(土下座


二星角色羁绊剧情:

梦大路文

梦大路栞

(开服自我介绍,难得提妹妹的文和难得没怎么提姐姐的栞)


西格菲尔特校园支线剧情:

第四话(文走没多久栞还在闹别扭)


主线剧情第四章白金的荣耀:

第一话(应该是文离开后第一次碰面,00:57左右喊了一声姐姐)


主线剧情第六章ReLIVE...



得想个办法让大家都来磕梦大路姐妹.jpg

基本上都有整理(哪怕只有一声“お姉ちゃん”或者“栞”我都算进去了(如果还有遗漏请务必告诉我!(这世界上居然还有我没磕过的文栞吗x

由于日语盲我只能用整理的,中字来源B站长颈鹿本质DD应援团等up主,喜欢的话还请三连支持一下他们(土下座



二星角色羁绊剧情:

梦大路文

梦大路栞

(开服自我介绍,难得提妹妹的文和难得没怎么提姐姐的栞)


西格菲尔特校园支线剧情:

第四话(文走没多久栞还在闹别扭)


主线剧情第四章白金的荣耀:

第一话(应该是文离开后第一次碰面,00:57左右喊了一声姐姐)


主线剧情第六章ReLIVE:

第二话(四校一起爬塔,01:20担心妹妹所以分心的文,被看穿还不承认)

第四话(03:55,爬塔结束,可能(我脑补的)对视上了的姐妹)


迎春!神签大作战活动剧情:

第二话(04:38,看到凛明馆的人,栞欲言又止)

第四话(对司坦白了心声的栞,害怕姐姐讨厌自己,家都不敢回的小可怜。内有塁和司的神助攻)


弁财天梦大路文:

羁绊剧情(那个傲娇她终于提到妹妹了,虽然只有两句话)


主线剧情第八章将死之王与四骑士:

第三话前篇

第三话后篇

(委屈到在前辈面前失态爆发的栞,她真的好喜欢姐姐噢)


主线剧情第九章名门中落:

第二话后篇(终于揭开的文离开的原因。这里我有私心,请大家不要因为这一段讨厌文,没人不会犯错,她真的是个好孩子)


本该有的Star diamond Revue活动剧情不知道官方是不是就这么鸽了(我恨),那就把文栞情歌(划掉)《宙斯的仲裁》贴在这里(歌词真的很好磕,中村彼方是神仙。架还没吵完就附和姐姐唱柚子醋的栞是鉴。顺便神助攻又一人西条克洛迪娜也是我永远滴神)


*波鲁克斯梦大路栞:

羁绊剧情(必看!必看!!梦大路栞的姐控属性藏不住了x)


*连接思念的天使之箭活动剧情:

第一话

第二话

第三~六话

(必看之二,姐妹终于真正和好,鹤姬、司、静羽神助攻三人组)


丘比特鹤姬八千代:

羁绊剧情(08:19,来自鹤姬的情报)



附二人诗号(翻译来自国际服):


心を妬かれて 逃げ堕ちし身が(妒火中烧堕无尽深渊)

再びのぼるは 滅びの舞台(跃然而起登破灭舞台)

過ぎたあの日に を挟み(为过去别上青色书笺)

新たなこの日を 果てなき舞台に(为未来上演无尽舞台)

凛明館女学校演劇科 夢大路文(凛明馆女子学校演剧科 梦大路文)

謳い上げます 命の夢を(讴歌而上 人生梦想)



守り包まる つぼみを開きて(绽开重重包覆之花蕾)

導かれたる 白金の道(辟开前往白金之大道)

涙に濡れたる想い(心藏泪雨濡湿的思慕之文)

秘めて歩み出したる 翡翠の夢路(踏上翡翠的梦想路途)

「フラウ·ヤーデ」 夢大路栞(「翡翠皇君」 梦大路栞)

共に征きます 王の頂(愿与君一同出征 前往王之巅峰)



TBC.

十五夜鵼
之前的图,忘记发了,是鹤文友情...

之前的图,忘记发了,是鹤文友情向(?)

原因是文上次被尾随对八千代产生了心理阴影

可恶文给我警觉一点啊要是真的被变态尾随到家里了怎么办!?

之前的图,忘记发了,是鹤文友情向(?)

原因是文上次被尾随对八千代产生了心理阴影

可恶文给我警觉一点啊要是真的被变态尾随到家里了怎么办!?

ハクノン

推特「@nacht0210」

珠文糖是真的多,肝都不够用了…(加大力度x)

推特「@nacht0210」

珠文糖是真的多,肝都不够用了…(加大力度x)

風泉ゆう(小幽)

いちふみ—受傷

難得地一天定稿,少女心爆發,靈感就源源不絕,雖然最後有點ooc就是了,請斟酌食用,以下放文——


夢大路文,在凜明館中的形象是個態度認真,稍稍不苟言笑,像白馬王子般的帥氣少女。嗯?你問帥氣是哪來的?這就要回到兩天前——


春雨或許阻礙了愛曬太陽之人的生活情趣,卻不影響學生上體育課的樂趣。


一擊扣殺,穩穩命中場上球場的邊線,這是文這場排球課的第十分,用手背輕輕拭去額頭上的汗水,神清氣爽的感覺讓她往下一分邁進。


至於同班的珠緒跟伊千繪則是在一旁練習對打,雖然都是演劇同好會,但對她們來說,運動跟打戲練習似乎是不同事物,動作並非文那麼靈活,明顯笨拙許多。


“文真的好厲害!”...

難得地一天定稿,少女心爆發,靈感就源源不絕,雖然最後有點ooc就是了,請斟酌食用,以下放文——


夢大路文,在凜明館中的形象是個態度認真,稍稍不苟言笑,像白馬王子般的帥氣少女。嗯?你問帥氣是哪來的?這就要回到兩天前——


春雨或許阻礙了愛曬太陽之人的生活情趣,卻不影響學生上體育課的樂趣。


一擊扣殺,穩穩命中場上球場的邊線,這是文這場排球課的第十分,用手背輕輕拭去額頭上的汗水,神清氣爽的感覺讓她往下一分邁進。


至於同班的珠緒跟伊千繪則是在一旁練習對打,雖然都是演劇同好會,但對她們來說,運動跟打戲練習似乎是不同事物,動作並非文那麼靈活,明顯笨拙許多。


“文真的好厲害!”

“是啊,不過我們也不能輸給她呢!”

“又在較量了,被文知道的話,小心又會被彈額頭哦,伊千繪。”

“不會的啦!讓珠緒也見識看看伊千繪ちゃん的超強發球吧!看我的……哇啊啊啊!”

“呀啊啊!”


珠緒貫耳的驚呼聲響徹整個體育館,聽到聲音的文停下動作,轉頭望去,映入眼簾的只有露出害怕表情的珠緒,與緊抓著腳、蜷縮在地上的伊千繪。


“………伊千繪!!!”

來不及跟上思考,身體已經做出反應,向兩人奔去。

“伊千繪!喂!沒事吧?”

“文……”

“讓我看看……這……!”


原本白皙的腳踝明顯腫大,紫紅色的腫包讓文忍不住心疼,一句話都說不出來,然而,伊千繪還是努力忍住疼痛,強顏歡笑著。


“啊哈哈……不小心跌倒了……嘶……”

“笨蛋!別動!珠緒,先去向老師說明情況,我帶她去保健室。”

“嗯,拜託妳了。”


下一秒,體育館充斥著女同學們的尖叫聲,不用說也知道,文直接將伊千繪以公主抱的方式抱了起來。


被文突如其來的舉動驚嚇到,伊千繪的表情變得呆滯,不過雙頰卻十分快速地染上血液的緋紅。


“文……”

“不准亂動。”

“……嗯。”


輕輕靠在文的身上,淡淡的玫瑰香味飄入鼻腔,讓伊千繪感受到莫名的安心,即使體育館距離保健室不遠,伊千繪仍然忍不住睡著了,這對文來說倒也輕鬆,不然一旦伊千繪掙扎起來,那可麻煩。


“失禮了。”

“夢大路ちゃん?那不是音無ちゃん嗎?受傷了?”

“是,她腳踝扭傷了,需要冰塊跟繃帶。”

“自己拿吧!我有臨時會議要開,下課才會回來,這裡先交給妳們了唷!”


才剛說完就離開,不像學校裡的那些 ‘資深’ 老師,年輕與開放的個性深受同學們喜愛,這就是凜明館的保健室老師。雖然文起初對於對方這種姓氏後面加個ちゃん的稱呼感到無所適從,不過久而久之也習慣了。


將伊千繪放下後,拿出櫥櫃裡的消炎藥膏及繃帶,熟稔地處理著越發紫綠的腫包,並從角落的冰箱中拿出冰敷袋,放在腳踝上,敷之前還不忘將伊千繪的腳放在棉被上抬高,細心程度讓人難以置信。


“……嗯?”

“妳醒了?”

“文……嘶……”

“不是說了別亂動嗎?真是的,妳這個笨蛋!”

“別這麼兇地對傷患嘛!”

“誰理妳!”


雖然表面上說得這麼無情,但伊千繪還是知道文其實很擔心自己,右手傳來文的體溫,以及些許顫抖。


“……抱歉。”

“唉……幸好只是扭傷,不然小心妳這輩子不能再站上舞台!”

“嗯,謝謝妳,文!”

“幹嘛突然這樣,搞得我好不自在!”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有傷在身,削去了伊千繪的體力,只見她帶著一抹微笑再次沉沉睡去。


規律的呼吸聲讓文鬆了口氣,仔細看才發現,伊千繪的眼下有著黑眼圈,不知道她用的是BB霜還是CC霜,又或者只是普通的遮瑕膏,遠看不容易看出來,但近看就另當別論了。


文拿出手機並打開少用的影片網頁,才發現伊千繪的觀看時間幾乎都落在晚上甚至深夜,她突然慶幸之前借伊千繪手機登錄帳號,不然也不知道原來她的作息有多不正常。


‘噹——噹——’


下課鐘響,保健室老師按時回來了,後面接著的是珠緒,她提著兩人的書包過來,跟文稍微說點話後,才回教室上課。


珠緒離開後不久,伊千繪似乎睡飽了,緩緩睜開眼睛,被眼中氤氳的水氣影響,使得她看不清楚文,只能下意識小聲呼喚。


“文……”

“下午的課,珠緒替我們請假了,幫我拿書包,我們回家。”

“嗯……好……不過,文在生氣嗎?”

“……”

“抱歉,是因為我受傷的關係吧?不過明天一定就沒問題了,所以……”

“所以傷好之後又要繼續亂來嗎?”

“文……”


伊千繪的右手被握得生疼,簾子都被拉上,在只有日光燈照的環境中,伊千繪看不清她的表情,但從語氣裡就聽得出來,現在或許正在咬著下唇,這是文生氣的習慣。


“我看了妳的影片觀看紀錄,到半夜兩點還在看,妳是想怎樣?”

“……”

“難怪妳最近會心不在焉的,今天還受傷,伊千繪妳這個大笨蛋!”

“……對不起。”


本以為接下來會是冷戰的沉重氣氛,殊不知,文只是把兩人的書包交給伊千繪拿著,然後再一次用公主抱將對方抱起來,向保健室老師說了句 ‘打擾了。’ 就離開。


“那個,文,不是要回家嗎?”

“是回家沒錯,回我家。”

“誒?………誒誒誒誒誒誒誒!?”

“吵死了!別那麼反應過激行不行!反正妳不是常常不請自來!”

“是沒錯,不過我現在受傷喔!一定會很麻煩文的喔!”

“習慣了,而且正合我意。在我家住的這段期間,我要把妳調回正常作息,以後再這樣,我饒不了妳!”

“文……”


就是是這麼簡單的理由,讓伊千繪覺得心裡有一股暖意流淌過,靜靜地靠在文身上,並在抵達公寓時,替她開關家門。


接下來的日子,伊千繪跟文一起上下學,不是用公主抱的就是用揹的,就算伊千繪掙扎也沒用,這樣的舉動惹來所有女同學羨慕的眼光,這幾天,凜明館充斥著女孩子們的尖叫聲,還有人說選對象要選文這種的。


而這段時間,恐怕是文有史以來收過最多情書與告白的時候,無論鞋櫃還是抽屜都塞滿了粉紅色的信封,同時她也為明年的情人節感到頭疼。


“情書啊真不愧是文前輩”

“妳們一副看戲的表情是我的錯覺嗎?”

“所以文怎麼拒絕?”

“雖然這樣說有點過頭,還把伊千繪拖下水了,不過我難得覺得這種說法會讓人徹底死心。”

“誒?所以妳到底怎麼說?”

“抱歉,不過伊千繪是我未婚妻。”

“誒?”

「…………誒誒誒誒誒誒誒誒誒誒!?」


夢大路文,似乎從她的未婚妻身上學會如何臉不紅、氣不喘地開玩笑,不過那到底是不是玩笑話,只有當事人自己知道了。

倉糬咕嚕嚕

【真矢栞】離別戀記

這篇的後續+一路寫到結局 文章最後有解析。

人物介紹:

職位/角色/對應人物

太陽騎士團軍團長:瑪莉亞貝菈(真矢)

太陽騎士團副團長:娜提雅維達(奈奈)

黑獅騎士團軍團長:加達莉那(香子)

黑獅騎士團孤狼:克洛迪拉(克洛仔)

前任風之神:Fumi(文)

風之神:Shiori(栞)

大地之神:Chiyo(八千代)

===========================


原本勝券在握的太陽騎士團被黑獅騎士團誘導至陷阱中,一口氣的局勢翻轉,見著情勢不對勁瑪莉亞貝菈做出決斷。


「娜提雅維達帶著軍隊撤退!由我殿後。」瑪莉亞貝菈將軍團長的職權交給娜提雅維達,獨自一...

這篇的後續+一路寫到結局 文章最後有解析。

人物介紹:

職位/角色/對應人物

太陽騎士團軍團長:瑪莉亞貝菈(真矢)

太陽騎士團副團長:娜提雅維達(奈奈)

黑獅騎士團軍團長:加達莉那(香子)

黑獅騎士團孤狼:克洛迪拉(克洛仔)

前任風之神:Fumi(文)

風之神:Shiori(栞)

大地之神:Chiyo(八千代)

===========================


原本勝券在握的太陽騎士團被黑獅騎士團誘導至陷阱中,一口氣的局勢翻轉,見著情勢不對勁瑪莉亞貝菈做出決斷。


「娜提雅維達帶著軍隊撤退!由我殿後。」瑪莉亞貝菈將軍團長的職權交給娜提雅維達,獨自一人斷後,畢竟她的魔法最適合拖延到全軍撤離。


直到自家的騎士團消失在瑪莉亞貝菈的視線後解除魔法往反方向逃亡,照著情勢瑪莉亞貝菈是穩死的,由她主導的太陽之國也不足掛齒,何必急於一時。


黑獅騎士團不敢大意,她們的戰力也被削去大半,不再追擊敵方騎士團選擇收兵,待恢復士氣後一舉攻下太陽之國。


魔力枯竭又身負重傷的瑪莉亞貝菈,意識恍惚得闖進聖域。


找個地方歇息一會,若能熬過今晚沒失血過多死亡的話再繞回太陽之國,看著自己身上的傷活下來的機率大概占兩成,總之繃緊神經注意周遭,剩下的只能聽天命。


聞聽草叢的騷動瑪莉亞貝菈抬頭,是個披著淡金色秀髮的少女,身著的衣裳瑪莉亞貝菈未見過,少女眼神樸實且清澈,柔和的煦光中散發著讓人傾心守護的想法。


「你怎麼……?」少女話說到一半,意識到眼前的並非女神,她退後幾步想快速離開,聖域不該有人類出現,身為女神的她也不能與人類有所接觸。


「請稍等一下!」眼看著對方倉皇離去瑪莉亞貝菈伸手挽留,在聖域濃厚魔力的氛圍下意外地發動魔法定住女神。


驚覺重力的改變使她無法抽身,不到一刻魔法解除施法的人類倒下染紅草地,內心糾結著上神的戒律不能干預人類,但眼前的人瀕臨死亡且從剛才的魔法思緒中感受不到惡意,在兩難下的她做出抉擇,治癒人類的傷口。


等待對方清醒前女神蹲在瑪莉亞貝菈身旁仔細端倪,她是個幼神對於未知雖然害怕但更多的是好奇,直到瑪莉亞貝菈緊皺眉頭,她才嚇得跑到樹後窺探。


瑪莉亞貝菈一覺醒來傷口復原像是夢境般,她以為自己已經死透,直到與樹後的女神對上眼,明白性命被搭救,她向著女神單膝跪下行騎士禮致謝,這是她們第一次的相遇。


瑪莉亞貝菈失蹤三日,太陽之國的人認為軍團長凶多吉少而紛紛感到絕望,直到她回歸城內旋起復甦之風洗去人民的不安,如今瑪莉亞貝菈回國一個月下來眾人們發覺她似乎沒以前難以接近,個性圓融許多,消失的日子裡究竟發生什麼事也無人曉得。


瑪莉亞貝菈在空閒時間總會偷溜到聖域,不管女神Shiori如何勸阻、藏匿聖域瑪莉亞貝菈總有辦法找到,於是Shiori妥協將瑪莉亞貝菈當作聊天對象,自姐姐不告而別後聖域除了大地之神為了任務前來偶爾搭話以外,其他上神們不再踏訪,幼齡的她渴望著陪伴,只是聊天不算是干預人類吧?她是這麼想。


聽著瑪莉亞貝菈分享人類社會的事引起她的好奇心,漸漸大膽的Shiori喬裝成人類混入太陽之國,恰巧撞見貴族欺壓著平民上前擋在前方,正要施法時憶起不能干預人類又收手,抱著只能被挨打的份閉緊雙眼,隨後傳出耳熟的聲音。


「約克芬領主您涉嫌傷人、勒索、惡意提高稅金,在此將你逮捕。」瑪莉亞貝菈發動重力魔法,對方隨即黏在地上一根手指也舉不起來,直到騎士團成員壓制完畢她才解除魔法。


「Maya……?」Shiori拉下帽連喊出瑪莉亞貝菈的暱稱,騎士團們嚇得下巴都要脫落。


在這王國內撇除瑪莉亞貝菈的父母其餘的人只敢稱呼她為軍團長,熟識的頂多叫上全名,這看上去未滿十八歲的少女究竟是何方神聖能稱呼軍團長的小名,難道軍團長的春天要來臨了嗎?騎士團們眉來眼去的傳送暗號內心狂喜。


「繼續執行公務請勿偷懶。」Maya瞪著騎士團們,不禁讓他們打了寒顫,紛紛切換回工作模式執行巡邏,而Maya自然不能濫用職權獨自休息,於是跟Shiori相約一小時後在噴泉廣場見面,可Shiori不想傻等。


「我不會妨礙Maya工作的……!能讓我跟著嗎?」


「工作期間不能搭話,枯燥乏味的,即便這樣?」


「嗯!沒有問題的!」「……那請便。」


瞧著Shiori認真滿滿的模樣,Maya懷疑女神與人類的位置是否顛倒,怎麼會有如此可愛的女神請求跟隨,先把吐槽放一旁說笑到這結束,Maya板著臉繼續執行公務。


兩人果真一句話也沒說上,Shiori時而被Maya凜然的神氣所吸引,時而注意力被周遭新奇的攤販奪走目光,Shiori的步伐遠小於Maya,心不在焉的Shiori自然落隊伍一大截,但她會小碎步的跑到Maya身旁跟上隊伍。


來來回回三四次這些Maya都有注意到,但現在的她只能忍住,自己究竟身處於天堂亦或地獄Maya陷入混亂,瞥見Shiori乖巧隨行偶爾冒失的模樣內心巴不得放下工作陪她到處轉轉,現在卻在執行公務連嘴角上揚一毫米都不能,為了騎士團的紀律與面子Maya必須當個榜樣,顏面一絲波動都不能,或許從前的她認為很簡單,但現在她可不這麼認為。


「第二分隊收隊,第三分隊交班,行禮。」昏黃待至爍星高掛夜空,Maya總算挨到結束,後續由副團長娜提雅維達接手,Maya則牽上Shiori的手遠離團員,至從團員們眼裡消失都能聽見歡呼。


「非常抱歉,他們嚇著你了嗎?」


「沒有這回事!大家工作時都很認真,非常非常帥氣!」


兩人悠步到塔頂,Maya翻過護欄踩在屋瓦上,這兒是前騎士團的秘密地點,王都周圍燈火通明,越向外擴燈越暗,大門插著幾柱火把也看的清晰,Shiori看的入迷,Maya也不打擾靜靜的陪著她。


「Maya怎麼了嗎?看起來沒有元氣……」想起把Maya曬在一旁的Shiori帶點歉意緩緩轉頭,卻見Maya的眼神勾勒出哀愁即便如此依然淺笑著。


「不……只是回想到過往。」


「如果Maya願意的話……能跟我談談嗎?」


抵不過Shiori誠懇的神情,Maya隨口說起往事……


王都是階級制度,撇除先王建立的騎士團不分階級且擁有跨階級的制裁權外,其他人依法行事,現任的王在七年前上位,王、領主、貴族貪慾腐敗搞的民不聊生,騎士團奔波於處理事件,可不見成效,有錢有勢的人們靠關係繳納罰金一下子出獄,說實在的不痛不癢。


時間到達三年前,部分土地荒涼乾裂,能農耕的田地縮水導致糧食緊缺,前騎士團分成兩派,一派以瑪莉亞貝菈為首,由於先王對騎士團有恩,她們有義務改善王都,另一派以加達莉那為首打算另找新土地,以騎士團帶離願意追隨她們的人民一同建國。


以往她們工作完九人總會坐在這聊天,為明天加油打氣,雙方攤牌以後瑪莉亞貝菈沒有以叛亂罪名逮捕,選擇放走友人們,而這成為最後一次道別的地方,不久耳聞黑獅帝國的建立。


「要是我像姐姐一樣有能力Maya是不是可以不用跟同伴分離了……」聽完Maya的故事Shiori自責起來。


大地之神與風之神掌握區域的豐饒,三年前因為前代風之神Fumi消失,由Shiori代替,Fumi的消息遭眾神隱瞞,而在人類的傳承三千年的《創世神記》中,風之神的位子一直都寫上Shiori的名字,若未聽Shiori說過,Maya也不會曉得風之神曾替換過。


「分裂是遲早發生的事,Shiori,我們已經做出覺悟,沒有絕對的正義也無絕對的惡人,只是理念不同罷了……」


「時間不早,該回去了。」Maya摟起Shiori一躍而下,嚇得Shiori的鬱悶停留在屋簷,Maya操縱得意的重力魔法輕踏落地,迎著風跑出城門,涼意輕撫雙頰不至於悶熱,弦月的光芒打撒在夜路上,跨越溪河、竄入小徑、抵達聖域,兩人揮手道別結束今天。


最近半年工作時的聊天內容滿滿都是Maya,對大地之神來說是不認識的名字,自認活的夠久上神、主神的名字記熟的她知曉風之神與人類扯上關係。


「Maya昨天帶我逛市集,人類真的很有趣呢!Chiyo姉。」


「Maya總是像這樣牽著我的手帶著我走,我最喜歡……」


「Shiori,不要跟人類走太近。」Chiyo打斷Shiori的話提出勸誡。


體弱且魔力不足灌溉整片區域的Shiori被硬推上風之神的位子,使得大地之神Chiyo的工作量加重,若是其他人捅樓子她早就請示主神大人要求調動職務,看在前代對她有恩的份上留下。


Chiyo不想看見Shiori走上與前代相同的絕路而口頭制止,但Shiori不能理解,兩人為此大吵一架,Chiyo忍無可忍。


「Fumi根本不是被放逐,她的存在是被主神抹去不被世人記起,就因為愛上一個人類!她將你託付給我,不是要你跟她一樣幹傻事,好嗎?」


Chiyo全盤托出後天雷霹落在她身上,只因她觸及戒律透漏出前代的死因,速度極快來不及反應,瞬間失去意識的Chiyo再度醒來時傷口已被Shiori療癒。


「我會好好的告別的……Chiyo姉,我累了……抱歉。」Shiori開口完陷入沉默,Chiyo沒多說話輕拍拍Shiori的頭後離開。


在Maya帶她到圖書館翻查《創世神記》時起疑心,至Chiyo不顧戒律脫口攤出解答,從原本自顧自的埋怨姐姐一句都不肯說,擅自定義自己是被遺棄的Shiori有了解答,想要向Fumi道歉卻永遠無法傳達。


對Maya的這份情早早超越友誼,迷糊的她在Chiyo點醒的那刻才明白,喜歡她工作時威風凜凜的模樣,喜歡那忠臣耿直下藏不住的逗趣,想著一切得劃下句號,Shiori只是輕撥著湖面心情隨著激起的漣漪載浮載沉。


Shiori一如往常等著Maya工作交接,兩人到市集吃吃喝喝的,憶起雕魚燒紅豆餡的甜沉溺於愛戀之中,想起當時Maya惡趣味的遞杯苦茶,自己想也沒想的喝乾整張臉都揪成一塊,現在的心情大概跟苦茶一樣,太陽之國巡禮一遍兩人繞回聖域,是時候讓美夢結束,不料Maya打亂她的計劃。


「Shiori,我的心未曾有過悸動,但與你的相遇似乎讓它有所變化,由白晝至黑夜無刻不惦記著妳,沉於靜謐,我倆不需過多的語言,與你相伴時總能安下心神,因此……我願化作你的太陽,伴你至永生。」


「我想這就是所謂的戀愛,Shiori你願意接受這份感情嗎?」


曾堅定今晚了結感情的Shiori沒能在Maya說話之前開口,對方的一字一句流露真心,插話否決Shiori一樣也做不來,畢竟她有著相同的感情。


為此Shiori選擇坦白心意,她已經錯過想與姐姐傾訴的話語,這回面對Maya她不想撒謊,墊著腳尖吻上Maya,在Maya驚嚇之餘分開,直勾勾的注視Maya的雙眼。


「我無法給你任何承諾,但……」


「Maya我對你的愛是千真萬確的,我最喜歡你了Maya……」


Shiori以最燦爛的笑容輕觸戒律在Maya未回答之際化為光點消散,一丁點也不剩。


聖翔音樂學園第二次《離別戰記》公演,這回B班雨宮混入《唐吉柯德》的故事不再以大局為重,反而以瑪莉亞貝菈的視角看全局,而飾演瑪莉亞貝菈的天堂真矢卻到公演前未定下結局。


「請把麥克風交給西格菲特的夢大路さん。」天堂真矢對B班同學只留下這句話回到後臺準備。


收到麥克風的夢大路栞當下才知道這回事,演役的角色不明,被告知任何時間都能插話,但全部累積的話時間總長不得超過兩分鐘,她緊握著麥克風由拉開序幕那刻開始。


故事講述太陽之國的腐敗,導致原騎士團的四位叛離至他處建立黑獅帝國,兩國誰也不願示弱戰爭頻繁,有一日太陽騎士團中了黑獅騎士團的詭計,為了爭取時間逃離瑪莉亞貝菈一人拖住敵方,再次回城則是三天後,沒有人知道她去了哪裡。


瑪莉亞貝菈依稀記得風之神拯救她的命,對方多次來城內找她,兩人時常被騎士團員們鼓吹正在交往,彼此熟悉對方喜愛及討厭的食物,習慣相伴在一塊,但沒有人記得這件事,騎士團們總說瑪莉亞貝菈總是一個人身旁沒有特別親近的人甚至直呼Maya,一切的一切否定瑪莉亞貝菈所認知的事實,除了名字以外,她憶不起對方的長相和聲音。


最終戰役中黑獅騎士團的克拉迪亞與太陽騎士團的瑪莉亞貝菈絕一死戰,最後瑪莉亞貝菈戰敗,倒在地上的她殘喘著。


「『瑪莉亞貝菈有什麼我能替你轉告的?』」


「『替我轉告給加達莉那,整合成一個沒有腐敗、貪污、不平等的國家。』」


「『還有呢……?』」


「『是呢……還想問個問題,你記得風之神是誰嗎?』」


「『Audrey。』」


「『是嗎……到頭來都是我的妄想嗎,Shiori ?』」


劇情到了尾聲,栞一個字未提,整齣戲「Shiori」這名字只出現兩次,一個不起眼的角色,劇中只是淺淺帶過,是瑪莉亞貝菈的妄想或是真實,栞的心中有了答案,推開麥克風電源,開口那刻聚光燈打在她身上。


「『Maya這不是你的妄想,謝謝你……即便世人將我忘卻、歷史抹去我的名,而你仍然記得我,抱歉讓你受苦了……』」


「『比起你賭上消失的覺悟,我還在想著被拒絕的話如何是好呢……看來我比你想像中的膽小呢Shiori……』」


真矢與栞的對白輕柔中帶點幽默,為瑪莉亞貝菈遵守紀律公正不阿的個性增添不少風采,原來瑪莉亞貝菈也有柔情的一面。


「『遺言都說完了嗎?瑪莉亞貝菈。』」


「『是的,克拉迪亞,動手吧……』」


克洛迪娜舉劍以借位的方式刺向天堂真矢的咽喉,幕隨之落下。


「『Shiori。』」「『是的……?』」


「『我愛你。』」「『嗯,我也是。』」


「『至死不渝。』」隔三秒,最後兩人以同一句話收尾。


舞台劇完與角色合影,雖然栞沒有服裝只著校服,但短短幾句話塑造Shiori與昇華Maya的個性頗受大家青睞,於是栞與真矢兩人不停被提名合照,過程中小聊一下。


「天堂さん,請問……為什麼會選擇我?」


「這個嗎……或許是直覺呢?」


突然間真矢安靜下來,問了個奇妙的問題。


「……夢大路さん我們在這,是吧?」


「是的,怎麼了嗎?」看著真矢僵住的臉蒼白著栞隨著真矢的眼神望過去,見到長一模一樣的兩人站在樹蔭下,衣裝華麗色調偏暗,其他人似乎沒有察覺到祂們的存在。


從祂們口中讀出「謝謝」兩個字,Maya以左手輕放右胸口微微鞠恭,Shiori則兩手微提裙擺稍略屈膝點頭謝意,等待千年的戀人總算迎向祂們的結局,兩人繫上彼此的手再次啟程,消失在真矢與栞的眼中。


這回的《離別戰記》帶給真矢和栞不少的經驗特別是真矢,至於真矢怕鬼這件事成為兩人的秘密。


================================

這次以中文與英文區別故事。

故事解析:

在原本結局Shiori消失後,只剩Maya記得一點點Shiori的事情,其他人就算跟她接觸過也不記得,翻閱《創世神記》記載的名字也被更換,Maya到亡國且自己戰死後依然見不到Shiori。

聖翔的《離別戰記》改編加上栞與真矢的即興演出意外的彌補Maya在Shiori消失後想說的話,且讓他們順利見面安詳離世。

因此原結局的Maya與Shiori長奔千年,因為栞與真矢總算有個Happy end ,所以祂們很感謝兩位的演出然後消失,而栞意外的得知真矢怕鬼這件事。

至於整篇大家想把Shiori與Maya看作是栞與真矢的前身或是不同的人物都行,把兩人關係當成友向、戀向都隨意,但原結局這部分穩是戀向就是了!

下次不立Flag說什麼幾個字完結,每次都翻倍……

喜欢睡觉的水獭

拉邦结派的舞台剧:青梅竹马

文和PAREO

PAREO在遇见文以前一直都处于黑暗中,父母因为工作而没法陪自己,所以她总是一个人,她觉得自己会一直这样下去,直到她遇见了文,那时,她还不叫PAREO,叫鳩原令王那

那年,令王那四岁,文也是四岁

“打扰一下”一个稚嫩的声音从头上传来,令王那抬头看去,一个金发少女站在自己身后看着蹲在地上的自己,说:“请问,你知道车站怎么走吗?我迷路了”

文和家人来这里玩,结果迷路了,正好看到蹲在树下的令王那,于是上前搭话

“嗯,往那边走”令王那指向车站的方向说

“谢谢”文道过谢后往车站走去,令王那继续发呆

一分钟后,文又回来了,令王那看着她,问:“是不懂怎么走吗?”

“不是”文摇...

文和PAREO

PAREO在遇见文以前一直都处于黑暗中,父母因为工作而没法陪自己,所以她总是一个人,她觉得自己会一直这样下去,直到她遇见了文,那时,她还不叫PAREO,叫鳩原令王那

那年,令王那四岁,文也是四岁

“打扰一下”一个稚嫩的声音从头上传来,令王那抬头看去,一个金发少女站在自己身后看着蹲在地上的自己,说:“请问,你知道车站怎么走吗?我迷路了”

文和家人来这里玩,结果迷路了,正好看到蹲在树下的令王那,于是上前搭话

“嗯,往那边走”令王那指向车站的方向说

“谢谢”文道过谢后往车站走去,令王那继续发呆

一分钟后,文又回来了,令王那看着她,问:“是不懂怎么走吗?”

“不是”文摇摇头“来陪你聊天”

“诶?为什么?”令王那很吃惊,明明都不认识,却要聊天

“因为你看上去很寂寞”

“但我们不认识”

“好吧,我只是想消磨一下时间而已,在车站不一定找得到爸爸妈妈和妹妹,所以就回来了”

“这样,那…嗯…”令王那看看四周,没有可以坐的东西,文直接坐在地上,说:“我坐地上就行”

“脏”

“没事,回去要洗的,我叫梦大路文”

“鳩原令王那”

那天,她们聊了很多,令王那记得那天是自己最开心的一天,文和她聊了很多她不知道的事,令王那想去看看文说的那些事物,却因为条件有限而放弃

她们都以为不会再见面了

一周后,出于种种原因,文又来了,她们又见面了,这次也聊得很开心

令王那开心地说:“文,和你在一起真开心”然后又有些伤心地说:“但你不住这,又不常来”

文抬头想了想,说:“那以后我来找你吧”

“诶?”

“以后想和我聊天时打这个电话”文这下自家电话号码塞到令王那的手里,“你只要说我是文的朋友就好,然后我就和你通过电话来聊天”

“谢谢,啊,我把我家的电话也给你”说着令王那开始写下自家电话号码给文

之后,两人有空就打电话聊天,开始是文打过去,后来是令王那,再后来,两人也能见面了,在有各自有了手机之后互换号码

文上高二那年,令王那打电话和她说:“文,我认识了一个超厉害的人,叫chu²”

“欸~那挺好的啊”

“嗯,她在组乐队,我是键盘手”

“恭喜,你要加油”

“嗯!我会的!”

那时文才刚转到表演科,在一旁的伊千绘看到文这么温柔的打电话,不知为什么心里突然有些难受

后来,令王那,不,PAREO遇到了伤心事,文就整夜在听她说,之后PAREO所在的乐队和好了,上了武道馆,文因为凛明馆的事不能去现场,便打电话给她打气

就在那天晚上,文发现了垒的秘密

——————

啊,我好渣

下一篇就是克洛子和友希那、有咲和香子、八千代和纱夜三对的故事,因为是三对一起写,所以要等久一点

希望大家看得开心

黑原長雄

P2有稍做翻譯,渣翻譯請見諒,至於顏色是想說要趨近原文但有些失敗,也請多見諒


P1~P2:@bpdne

P3~P4:@lsuepsuasmi

P5:@kusugaya

P6:@tanin050

P7~P8:@kaoyao679_1

P9:@molgen46

P2有稍做翻譯,渣翻譯請見諒,至於顏色是想說要趨近原文但有些失敗,也請多見諒


P1~P2:@bpdne

P3~P4:@lsuepsuasmi

P5:@kusugaya

P6:@tanin050

P7~P8:@kaoyao679_1

P9:@molgen46

翔空

【少歌同人】凜明館的報導

全員all悠悠子究極ooc注意


凜明館是有新聞社的,她們為了尋找可以使用的素材,成天在學校裡奔波。

最近的大事件是關於戲劇同好會的演出。

原本身為凜明館核心的凜明館戲劇科,因為種種原因而廢科了。

但是留到最後的五名學生不甘讓傳統斷在這裡,所以成立了戲劇同好會,繼續進行表演來延續她們的精神。

最近的劇本是名為「風魔之里」的故事,內容有做出一點改動,但卻是優秀的劇本。

這個演出總共演了三天,每天一場,第一天乏人問津,但在一些觀眾看過表演後,她們也去介紹給自己的朋友。

於是第二天的演出,觀眾多了起來。

在觀眾增加的狀況下,演員更加賣力了,其中最厲害的莫過於風魔與鬼影的對決,在展現...

全員all悠悠子究極ooc注意


凜明館是有新聞社的,她們為了尋找可以使用的素材,成天在學校裡奔波。

最近的大事件是關於戲劇同好會的演出。

原本身為凜明館核心的凜明館戲劇科,因為種種原因而廢科了。

但是留到最後的五名學生不甘讓傳統斷在這裡,所以成立了戲劇同好會,繼續進行表演來延續她們的精神。

最近的劇本是名為「風魔之里」的故事,內容有做出一點改動,但卻是優秀的劇本。

這個演出總共演了三天,每天一場,第一天乏人問津,但在一些觀眾看過表演後,她們也去介紹給自己的朋友。

於是第二天的演出,觀眾多了起來。

在觀眾增加的狀況下,演員更加賣力了,其中最厲害的莫過於風魔與鬼影的對決,在展現出最大的敵人鬼影的威嚴的同時,身為主角的風魔也不甘示弱的演繹出很好的對手戲。

於是第三天,觀眾擠滿了整個講堂,滿到無法正常進出的狀況,老師們只好讓演出在操場舉行。

身處寬廣的空間,能做出的動作也越大,為了讓觀眾盡興,鬼影與風魔甚至還出現了即興動作,這個舉動贏得了所有人的喝采。

在演出活動正式結束的隔一天,新聞社就馬上出動去尋找戲劇同好會的五名成員採訪了。

她知道,這次的採訪,絕對很精彩!

第一位接受採訪的是前戲劇科的座長,巴珠緒。

珠緒在所有學生內都挺有名氣,對任何人都溫柔的態度以及優秀的辦事能力贏得了很多人的崇拜。

社員很快就在花園找到她,並進行了採訪。

以下是採訪的部分內容。

:請問巴同學,支持你演戲的是甚麼呢?

「這個嗎,我想是我們五個人下定決心一定要復甦戲劇科的決心……以及最重要的學妹吧。」

:學妹嗎?

「是的,那孩子是田中悠悠子,是個很可愛的孩子。雖然十分喜歡睡覺,但對於演戲的熱忱不會輸給任何人。而且她躺在我的腿上時,那個睡臉讓人很想戳一下。有一次真的忍不住了,戳了那一下,結果被正在睡覺的她認為是食物含進嘴巴裡了。害的我在把手指抽出來之後,思考要不要舔下去十幾分鐘呢。」

是不是哪裡怪怪的。

新聞社的部長看著草稿這麼想。

她也認識珠緒,她也跟珠緒說過話,她應該不是這種像是變態一樣的人啊,怎麼手上的草稿寫了大約一千字關於學妹的各種可愛點?

一邊想著回頭要好好罵一下採訪的社員,一邊打開了下篇採訪文。

這次採訪的目標是夢大路文,從名校齊格飛轉學過來的她擁有驚人的演技,完全不輸珠緒,甚至還可能壓她一頭。

這樣的人,身上還有很多謎團,為什麼會轉學過來是她一直閉口不談的一件事。

這次採訪當然沒想過讓她把這件事說出來,但只要能採訪,遲早有一天能成功的。

以下是採訪的部分內容。

:請問夢大路同學,你為什麼會繼續演戲呢?

「這個嗎,原本我的確是不想演戲了,轉學時才會選擇普通科。但是與珠緒她們練習好幾天之後,我逐漸看到她們認真的決心,以及那個可愛的學妹在演技進步之後驚喜的樣子,讓我決定繼續上台了。」

:……可愛的學妹?

「是啊,她叫田中悠悠子,雖然不太喜歡太操勞的訓練,但她自己對自己的訓練反而更重,我覺得她純粹只是不喜歡將訓練的過程展現出來而已吧,是個十分謙虛的人,我很喜歡。上一次看見她在練習室裡面,用十分暴力的練習方法把自己的小毛病調整過來,汗都流了滿地了……要是能加進柚子醋,一定會更美味吧……」

奇怪的報導增加了。

新聞社部長來回翻動草稿,確定不是自己看錯之後,再把內容看了一遍。

文的採訪內容只有十分之一提到了演技,十分之三提到了田中悠悠子,十分之五提到了柚子醋。

什麼奇怪的東西,田中悠悠子來頭很大嗎,她怎麼不知道這個人。

部長把這篇採訪先放到一邊去了,然後拿了下一張出來。

這一次採訪的對象是音無伊千惠,大多數的人不清楚,但她其實是個前偶像,但因為營運方面實在太爛而團體解散了。

有時候伊千惠以前擔當偶像的畫面還會出現在社交軟體的版面上,因為其可愛的外貌以及燦爛的笑容,通常都會得到正面的評價。

聽說她個人的帳號目前正在漲追蹤數,實屬驚人,本人也常常會把練習的影片放上去給大家觀看。

這樣的對象,採訪內容應該也會很精彩吧。

以下是採訪的部分內容。

:伊千惠小姐,是什麼讓你決定來凜明館就讀呢?

「很多人都說我不適合凜明館,我其實也知道,我最適合的其實是像邊境線那樣的學校。但我啊,很喜歡這裡有個叫凜命記的劇本,我看過演出,那個故事深深打動了我的心,所以我才會來這裡!悠悠子也特地寫了篇新的凜命記呢!」

:田中悠悠子同學嗎?

「沒錯!悠悠子超厲害的喔!本身很會講落語,對於編寫劇本也知道的很多,新的凜命記詮釋的超級好!好到我都把悠悠子抱住在蹭了!啊,說到這個,悠悠子的臉其實很軟喔,臉頰貼臉頰在蹭的時候有種會陷進去的感覺。還有還有,悠悠子身高也沒有比我高多少,抱起來很舒服,而且不知道為什麼還挺溫暖!冬天的時候真想時時刻刻抱住她啊,但壘跟文會生氣所以不行,真可惜!」

為什麼又變成悠悠子的炫耀文了。

新聞社部長眉頭緊皺,後面一長串全部都在講悠悠子,已經沒什麼必要看了。

她到底是什麼人?抱持著這個疑惑,她打開下一篇採訪。

接下來是在全校都擁有超高人氣,以鬼影的角色聞名全校的劍道社主將秋風壘。

在身為劍道社成員的同時也不落下戲劇同好會的活動,雖說她看起來很累,但臉上的表情卻很幸福。

在本身就有學過劍道的狀況下,打戲方面連珠緒跟文都自嘆不如,是個很有潛力的一年級學妹,而且因為飾演鬼影的很好,本身也長得好看,已經在暗地裡出現了粉絲團。

以下是採訪的部分內容。

:秋風壘小姐,你對於這齣戲的感想是甚麼呢?

「原本的劇本風魔之里是不可能出現鬼影的,但是在聽到可以和悠子演對手戲,我就接受了。從一開始我就與悠子很要好,這一次能跟她一起表演,實屬難得,但我也不會放過這個機會啦。悠子的動作配合了我很多,應該是私底下有去模擬練習怎麼跟著我,其實還是有點害羞。」

:你跟對方很要好呢。

「是的,她是我在高中的第一個摯友,雖然現在也不是摯友的身份就是了,欸嘿嘿……總之,我有很多事情其實都得感想悠子,這齣戲最重要的不是我,而是悠子,悠子才是最重要的,每個人都應該好好看看悠子。從眉毛因為戲劇激烈的劇情改變的角度到練習了超過上百次而修正好的動作卻會在不經意的狀況下做出來,我真的希望每個人都能好好看看……」

你明明是個社控為什麼採訪內容卻這麼多。

新聞社部長一邊想著上次看到壘被她瘋狂避著的狀況,一邊看著手上的草稿。

草稿跟她實際看到的人區別也太大,而且為什麼又是田中悠悠子,兩人的關係好像不平凡。

這麼想的她,對於悠悠子這個人也感興趣了起來,她拿出對方的採訪報導--

:請問悠悠子同學……

「我想轉學。」

:欸?

「每天醒來就是珠緒學姐或是壘。上學路上有伊千惠學姐跟文學姐,四個人老是死死纏著我,放學後還全部跟到我的房間裡,沒四個人都做一次就不肯出來,考慮一下我的身體啊,就算我是躺著的那方也不代表我不會累啊,真是的……」

「果然還是給點休息時間比較好。」

文開口說話之後,壘、伊千惠跟珠緒紛紛點頭同意。

新聞社部長這時才發現她的身後站了四個人。

「啊,社長。」

珠緒遞過來一個茶杯,裡面裝著的是紅茶,但看外表是很美味的樣子。

但是,部長她不會敢喝的。

「--你什麼都不知道,懂了嗎。」

新聞社原本預定要做的報導並沒有出現。

不過悠悠子獲得了更多的時間休息,算是好結局吧。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