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梦大路栞

4565浏览    150参与
ハクノン

1-2:推特「@t_d_k_iiiii」

3:推特「@non_9」

4:推特「@youq14」

5-6:推特「@milkpurin3718」

7:推特「@rainbow_7230」

8:推特「@Sorano_1013」

1-2:推特「@t_d_k_iiiii」

3:推特「@non_9」

4:推特「@youq14」

5-6:推特「@milkpurin3718」

7:推特「@rainbow_7230」

8:推特「@Sorano_1013」

dulzor.

文栞//那些未曾直言的心情

*我终于复健辣!虽然很艰难!👏(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x

*首先,把梦大路姐妹天下第一打在公屏上!(x

*和 @雲燄 畅(口)聊(嗨)多日后我终于有了作为!部分脑洞是她的!(虽然被我改得面目全非所剩无几

*Tips:非纯洁姐妹情,内含吻戏,OOC有,雷者慎入!还有就是我太菜了望周知!

*都接受就可以往下看了,我的原则是:不准骂我!


  夢大路文没想过有一天自己还会出现在西格菲尔特的校门口。能让她几乎算是打破原则再次来到这里的原因无他,不过是某位异常主动的情报员鶴姫やちよ传来了讯息,告知她夢大路栞这...

*我终于复健辣!虽然很艰难!👏(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x

*首先,把梦大路姐妹天下第一打在公屏上!(x

*和 @雲燄 畅(口)聊(嗨)多日后我终于有了作为!部分脑洞是她的!(虽然被我改得面目全非所剩无几

*Tips:非纯洁姐妹情,内含吻戏,OOC有,雷者慎入!还有就是我太菜了望周知!

*都接受就可以往下看了,我的原则是:不准骂我!

 

 

 

 

  夢大路文没想过有一天自己还会出现在西格菲尔特的校门口。能让她几乎算是打破原则再次来到这里的原因无他,不过是某位异常主动的情报员鶴姫やちよ传来了讯息,告知她夢大路栞这几天的样子很不对劲。

 

  鶴姫やちよ……看到这个名字的瞬间脑海立刻浮现出那张总是带着邪魅笑容的脸,夢大路文起了一身鸡皮疙瘩。やちよ说的话……怎么看都不是很靠谱啊?

 

  但既然对象是栞,文还是情愿相信也不能忽视。于是向来全勤的优秀员工破天荒地请了假,好在善解人意的珠緒答应帮她换班,放学后文立刻跑回住处换了身私服才匆忙赶到西格菲尔特,要是穿着凛明馆的校服在此地逗留,恐怕就要更加引人注目了。

 

  即便如此依然有人认出她来,毕竟文也曾在这里、在全校师生的瞩目下登上过那最为荣耀的舞台,更何况她还有着与现任翡翠皇君神似的眉眼,同样耀眼的金发,以及成对的玫瑰发饰。

 

  夢大路文自知作为史上第一例半途而废的高贵皇君,自己的事情定是在西格菲尔特传得沸沸扬扬。时至今日,哪怕是已经在凛明馆重新找回自我的文,也仍然无法坦然接受此时此刻那些隐约传进她耳朵里的议论声。

 

  ……那栞呢?自己刚刚离开的那段时间,她也是这样每天都在被人指指点点吗?

 

  “姐、姐姐?”

 

  文的臆想被适时打断,她闻声抬起头——她的妹妹正站在不远处愣愣地望着她。把乱七八糟的想法从脑海中清除,文扬起一个完美的笑容走过去,还没来得及说些什么先被对方拽住了袖口。

 

  “……栞?”试探着唤了一声也没得到回应,夢大路栞只是一味把头低着,似乎不敢看她的样子,拽着她袖子的手却是丝毫没有放松。文皱了皱眉,看来这次やちよ没有戏弄她,事情确实有点严重了。

 

  文深呼吸了一下,反过来将栞的手握在了掌心,用着尽可能温柔的语气轻声哄道:“今天跟姐姐回家,好吗?”

 

  

 

  由于经济条件有限,文现在住的这间小公寓无论是对比她们姐妹家里,还是对比西格菲尔特的宿舍,都实在是过于寒酸。或许是作为姐姐心底的那么一点要强,或许是对于要妹妹和自己在这里委屈一晚的内疚,总之若非万不得已,她是绝对不愿意让栞来这里的。

 

  上一次采购已经是四五天前的事了,冰箱里仅剩的那些食材不管怎么搭配好像都做不出一桌像样的饭菜,文盯着手里的半瓶柚子醋犹豫片刻,还是决定去趟商场。

 

  不过在此之前,先和やちよ交代一声吧,关于她擅作主张把栞带回来这件事。

 

  “姐姐……”

 

  见了面后就没怎么开口说话的栞在她回到客厅拿起桌上的手机后终于有了反应,文轻轻应了声,同时偏过头去看身旁乖乖坐着的人——她的妹妹总算肯仰起脸直视她,那双亮晶晶的眼眸同从前相比似乎没有太大变化。文记得上一次看到这样的眼神是在情人节,前一刻还在舞台上、于众多视线注目下闪闪发光的舞台少女,彼时小心翼翼地将精心制作的手工巧克力送到她手里,轻声细语地对她的到来表示感谢,在听到文真心实意的回应后才好像终于松了一口气一般允许自己哭出来。

 

  文仍然记得当时栞的眼泪在她指腹留下的温度。有多久违了呢?明明放在从前是再普通不过的事,如今竟然会感到奢侈,奢侈到从没在妹妹面前落过泪的文口中说着你别哭啊,自己却也抑制不住眼角夺眶而出的晶莹。

 

  那时的泪水中究竟藏匿着怎样复杂的心情,文自己都解释不清。

 

  

 

  持续时间过长的四目相对以文一声不太自然的轻咳告终,她在原地坐下并且把注意力转移回手机上:“稍等一下,我给やちよ说一声你今天不回宿舍。”

 

  “姐姐。”

 

  “嗯?怎么……唉?”文完全没有料到栞会突然就抱了过来,毫无防备的她稍稍受了点惊吓,一不留神让手机从掌心滑了出去,砸在地上发出好大一声响,震得文心口一痛。她下意识想伸手去捡,结果不仅发现自己根本够不着,还感觉到腰间的双臂因此加大了力道。

 

  “……”文无奈地叹了口气,决定暂时放弃考虑如果手机屏幕摔坏了,她得吃几天的豆芽菜和金针菇这个问题。现在栞正靠在她的肩窝,呼出的温热气息打在她身上,隔着衣服都惹得她心里痒痒的。文轻轻搂住了像是在撒娇,又像是在闹脾气的栞,也许是想起了小时候受了委屈就爱往自己怀里钻的妹妹,她的话音里都含着笑意:“这是怎么了?在学校发生了什么事吗?”

 

  抵在肩膀的小脑袋微微摇了摇,又隔了一会儿文才听见栞闷闷的声音:“就只是……想姐姐了。”“……唉?”这样的回答让文感到意外。

 

  “以前……哪怕不同年级、不同校舍,也是每天都和姐姐在一起的。有时候遇到突发状况,第一反应还是想找姐姐帮忙,然后才会反应过来……姐姐不在这件事。”

 

  “栞……”

 

  “姐姐在西格菲尔特最后的那段时间过得很不好,当时自以为能帮上忙所以一直缠在姐姐身边的我,一定无意间给了你很大压力……这是我不久之前才意识到的事情。”

 

  “虽然那个时候埋怨说姐姐总把我当小孩子,但是事实好像确实是这样没错……明明姐姐现在已经在新的学校有了更好的生活,我进入学生会也有一段时间了……”

 

  “可是……可是我还是会自私地想着,如果姐姐没有离开、还在我身边就好了……”

 

  “……对不起,栞。”让你承受了那些本不该你来承受的。

 

  “不,道歉的人应该是我才对……姐姐,对不起。”栞深吸了一口气,“姐姐不用担心,我没关系的。只要现在……可以这样抱姐姐一会儿就好……”

 

  “……”

 

  夢大路文沉默了好久,才终于下定了决心似地拉开两人之间的距离,双手扶住栞的肩膀,凝视着妹妹的眼睛:“栞。”

 

  “啊,是?”

 

  “姐姐不会离开你了,以后、再也不会。就算我们不能经常见面也不住在一起,只要你想,姐姐随时都可以去找你。”

 

  栞愣愣地盯着姐姐的双眼。大概是遗传了父亲的大部分基因,文一旦收敛笑容,锐利的眼角就会让她显得很是严厉。但栞是明白的,姐姐这幅模样不过是代表她此时的态度很认真而已。

 

  “你也不要再胡思乱想,把什么都怪到自己头上。你没有做错任何事。”

 

  错的从来只有我,文在内心自嘲道。被追捧者一味的称赞蒙蔽了理智,在学校目中无人、自以为是,发现妹妹在日复一日的努力下越来越出色,竟然心生妒忌……怕妹妹飞得比自己高便不再需要自己,从而希望她在半空中折翼,摔回地面再也难以飞翔,那就不得不依赖姐姐了——可是有着这样的想法已然不再是栞理想中帅气的模样,也不配被她依赖。甚至文一直不敢面对自己那早已不再是单纯的姐姐对妹妹的感情,即使到了此刻,鼓足勇气的亲吻也只敢落在妹妹的额头。

 

  “不论是曾经在西格菲尔特,还是现在在凛明馆,夢大路文,一如既往地把她最亲爱的妹妹夢大路栞视为自己的骄傲。”

 

  文在脸红到不像话之前率先把栞揽进了怀里,只是砰砰作响的心跳声好像实在没法掩饰了。这番意料之外的剖白让栞愣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她伸手环住姐姐的腰,仰起脸轻轻吻在文的嘴角。 

 

  “……?!”

 

  “我也……最喜欢、最喜欢姐姐了,一直都是。”

 

  再次靠回自己肩膀的栞声音明显染上了一点哭腔,原本因为妹妹毫无征兆的大胆行为而震惊到静止的文也缓了过来,她状似无奈地叹了口气,抬起手轻轻抚着栞的后脑勺,“真是的……拿你没办法呢。”

 

  

 

  夢大路栞慌乱了好几天的心情总算是平复了,她的姐姐还是和以前一样疼爱她,或许可以说相较以前更甚。能在姐姐的怀抱里感受着姐姐和自己同频的心跳,是过去那漫长的几百天里她一直期望和怀念着的事情。

 

  不过她们好像保持这个姿势太久了?想到自己身体的大部分重量都压在姐姐身上,时间长了一定会不舒服,栞打算主动结束这个拥抱,文却在敏锐地察觉到她的意图后又紧了紧抱着她的双臂。“呃……姐姐?”

 

  “等、再等一下。”生怕自己脸颊上的高温半天还没退下去的样子被发现,文紧张到咬舌。

 

  “喔,好。”

 

  虽然对于文的反应有些不明所以,但栞已然安心了许多。那个挥舞着刀刃毫不留情地重伤了她,且在她低声下气的乞求下仍是头也不回地越走越远的,果然是梦魇里才会出现的幻象。现在这个抱着她不撒手,温声软语对她说话的,才是她的姐姐,才是真正的夢大路文。

 

  今天,无论如何不会再做噩梦了吧。

 

  FIN.

 

 

*最后,请允许我再说一句:梦大路姐妹真的太香了球球大家来磕吧(

dulzor.

奶声奶气地跟姐姐撒娇的栞

我 好 了

奶声奶气地跟姐姐撒娇的栞

我 好 了

翔空

【釣歌同人】人魚公主的傳說

西條克洛迪娜對於自己的經歷十分的困惑。

為了贏過宿敵,她搭上船,拿起釣竿,誓言要釣到傳說中的幻之金槍魚。

途中還與尋找幻之柚子醋的夢大路姐妹一同成為夥伴,三個人在同艘船上,建立起了密不可分的友誼。

但是克洛迪娜還是沒釣到幻之金槍魚。

相反的,令人意想不到的東西出現了。

那是個晴朗的天氣,釣竿輕微的動了幾下,緊接著掙扎的力量差點大的把克洛迪娜拖下水中。

在三人合力之下,才終於把那東西釣出水面。

以為是幻之金槍魚的克洛迪娜張大了嘴,夢大路文與夢大路栞也同樣被震驚到了。

釣上來的是擁有美麗的綠色魚鱗、優雅的身體姿態、美麗的面貌的魚……

--俗稱,美人魚。

「這可真是,哇喔……」...

西條克洛迪娜對於自己的經歷十分的困惑。

為了贏過宿敵,她搭上船,拿起釣竿,誓言要釣到傳說中的幻之金槍魚。

途中還與尋找幻之柚子醋的夢大路姐妹一同成為夥伴,三個人在同艘船上,建立起了密不可分的友誼。

但是克洛迪娜還是沒釣到幻之金槍魚。

相反的,令人意想不到的東西出現了。

那是個晴朗的天氣,釣竿輕微的動了幾下,緊接著掙扎的力量差點大的把克洛迪娜拖下水中。

在三人合力之下,才終於把那東西釣出水面。

以為是幻之金槍魚的克洛迪娜張大了嘴,夢大路文與夢大路栞也同樣被震驚到了。

釣上來的是擁有美麗的綠色魚鱗、優雅的身體姿態、美麗的面貌的魚……

--俗稱,美人魚。

「這可真是,哇喔……」

克洛迪娜嚇到不知道該說什麼話,只在童話故事書裡面看過的東西就這樣出現在自己的面前。

「溫柔的人啊,我聽到了你內心真實的聲音,所以才出現在你的面前。」

美人魚開口說話了,

「我是海裡的人魚公主,你可以叫我真晝。溫柔的人啊,我可以幫助你取得你想要的任何東西。來,說出你的願望吧。」

克洛迪娜愣住了。

但旁邊的兩個人率先反應過來了。

「我想要得到幻之柚子醋!」文馬上舉起自己的手。

「如你所願。」真晝溫柔的笑著,揮一揮手,立刻出現了一隻金槍魚跳出海面。

金槍魚的口中,咬著一瓶柚子醋,準確的落在文的手中。

「這、這、這就是、傳說中的……!」

文高興的合不攏嘴,把臉貼在瓶身上不斷的摩擦。

「我、我想要幻之茶葉!」栞也跟著舉起了手。

「如你所願。」真晝溫柔的笑著,揮一揮手,立刻出現了一隻金槍魚跳出海面。

金槍魚的口中,叼著一罐茶葉,準確的落在栞的手中。

「……」栞倒是不像姐姐那麼興奮,反而冷靜的吐槽:

「茶葉不會壞掉嗎?」

「那麼,溫柔的人啊,你的願望是什麼呢?」

真晝無視了栞的提問,轉頭面對克洛迪娜。

對方沉默了片刻之後,開口說道:

「天下沒有不勞而獲的事物。」

「……嗯?」真晝的笑臉出現了凝固,緊接著就是對方用手指指著自己,然後逼問:

「不可能會有無條件實現願望的那種事情發生!你是為了什麼理由而來的!」

「我、我只是因為特別喜歡溫柔的人,所以會為了獎勵對方的溫柔,而出現在對方面前而已啊!」

真晝慌張的解釋著,手舞足蹈的揮動雙手,試圖讓對方理解自己的想法。

於是克洛迪娜轉頭問了文:

「文啊,你想不想嚐嚐看幻之柚子醋的味道。」

「……是的呢。」文的雙眼放光,

「人魚有一半是魚……拿來沾柚子醋的話……」

「姐姐!?」

栞驚訝的看著自己的姐姐,真晝也嚇的臉都青了,馬上跪在甲板上然後快速的說:

「很抱歉其實我跟深海的女巫做了契約!為了實現我的願望!」

「果然……」克洛迪娜嘆了一口氣,

「那麼,那是怎麼樣的契約?」

「……只要我幫溫柔的人完成三個願望,我、我就能見到王子大人……」

「……王子大人?」三個人面面相覷,真晝點了點頭,

「在我小的時候,曾經看過一艘很大的船上,有一位帥氣的王子大人……」

「然後因為暴風雨翻船了,而你救了他?」

克洛迪娜回想起了故事,但真晝搖了搖頭,

「不是,那艘船沒有遇上任何事故,但王子大人有看到海面上的我,並對我露出了微笑……我還想再見到他一面……」

「……什麼嘛,結果是這種事情啊。」克洛迪娜笑出了身,然後用手摸了摸對方的頭,

「這根本不需要依靠什麼魔法,想要的東西就要自己去爭取。我們會幫助你,找到那位王子的。」

「欸……?」真晝有點意外,一旁的夢大路姐妹也跟著點頭。

「在家靠父母,出外靠朋友。」

「相逢即是有緣,我們會幫忙的。」

「大家……謝謝,你們真的很溫柔呢。」

真晝高興的說,接著克洛迪娜也馬上就問了問題:

「那麼,那位王子大人有甚麼特徵嗎?」

「我知道他的名字的,我有聽到有人喊他。」

真晝馬上就說出了那個名字:

「他叫做天堂真矢!」

克洛迪娜渾身一顫。

「天堂……真矢……?」

然後她用力的抱起真晝,大聲的喊道:

「我改變主意了!我不會讓你去見天堂真矢的!」

「欸!?」真晝意外的大叫了一聲。

「相對的!我要讓你愛上我!讓你對我無法自拔!然後忘掉那個討厭的女人!」

克洛迪娜朝天大喊:

「我不會輸給你的!天堂真矢!!!」

「……這是什麼情況。」栞一臉茫然的說。

「不過我還是很在意人魚沾柚子醋是什麼味道。」

文舔了舔嘴唇。

風泉ゆう

ゆゆしお—不知名的感情

Yeah我又回來了!老實說上次寫的兩篇塁珠緒實在退步太多了,有點不甘心,幸好@小倉糬萊姆 給了我靈感,這篇幽栞因此誕生了!希望大家看得開心,以下放文——


“寿限無寿限無五劫の擦り切れ......”


巴食堂,由珠緒的雙親所經營的和食餐廳,除了以平價而美味的餐點聞名凜明館外,自從夢大路文開始在此打工後,也紛紛吸引了不少席格菲爾特的學生光臨。


舞台同客席舖著榻榻米,在上頭演出落語——寿限無的少女,是演劇同好會的田中幽幽子,作為修行,少女每個月至少在巴食堂表演一次,由於老顧客不少,加上幽幽子天生的才華,...

Yeah我又回來了!老實說上次寫的兩篇塁珠緒實在退步太多了,有點不甘心,幸好@小倉糬萊姆 給了我靈感,這篇幽栞因此誕生了!希望大家看得開心,以下放文——

      

“寿限無寿限無五劫の擦り切れ......”


巴食堂,由珠緒的雙親所經營的和食餐廳,除了以平價而美味的餐點聞名凜明館外,自從夢大路文開始在此打工後,也紛紛吸引了不少席格菲爾特的學生光臨。


舞台同客席舖著榻榻米,在上頭演出落語——寿限無的少女,是演劇同好會的田中幽幽子,作為修行,少女每個月至少在巴食堂表演一次,由於老顧客不少,加上幽幽子天生的才華,幾乎每次演出都是高朋滿座。


今天的她也是狀況絕佳,即使一人分飾五角也不成問題。


“哎唷阿姨!名字太長,你們家阿金的包都消下去了啦!”

「哈哈哈!」


深深一鞠躬,滿席笑聲與轟雷掌聲交疊,下台後,在廚房旁的休息室中褪去身上的和服,換上凜明館制服和她那標註性的紅色連帽外套。


‘扣、扣!’

“請進!”

“幽幽子ちゃん辛苦了!”

“是珠緒前輩啊~不會的,我才要道謝,謝謝前輩答應我任性的要求,能讓我在這裡表演!”

“那麼,作為酬勞,晚點我做番茄蛋包飯給妳吃,現在先到外面休息一下吧!”

“那我就恭敬不如從命了!”


語畢,幽幽子便走到外頭客席,靠窗的位置上,淡金色的身影正看著她走來。


“辛苦了幽幽子さん!”


充滿雛稚感的嗓音,為少女送上慰勞的問候,輕輕掃去少女的疲憊。


“讓妳見醜了,栞さん!”

“才沒那回事!幽幽子さん的落語很有趣,而且在舞台上的幽幽子さん跟平常完全不同,好像是換了一個人一樣。”

“謝謝妳,我想這就是落語的魔力吧!”


夢大路栞聽幽幽子說姐姐在食堂打工,並從學校同學的口中得知幽幽子每個月定期在這裡表演,耐不住好奇心的她自從看了第一齣後,接下來幾乎月月報到。


“栞。”

“姐姐!”

“想好要點什麼了嗎?小玉紅豆湯?”

“嗯!”

“妳啊,別太常吃甜食哦!”

“姐姐才沒資格說我!姐姐才是,不要餐餐都加柚子醋,要好好注意飲食搭配!”

“......唉,說不過妳,晚點拿過來,在那之前先跟幽幽子聊天吧!”

“請別把我說得好像布娃娃一樣。”

“是是!”


拿著點餐單經過櫃台,珠緒的母親正在與顧客們閒話家常,來到廚房,珠緒的父親完成一道道美食,珠緒則負責盛裝點單不多的甜品,將單字交給珠緒後,看向一旁不斷扛貨進出的塁,最後端起托盤將餐點送到客人面前,今天的同好會成員十分忙碌。


嗯?你說伊千繪?她才剛換好衣服從休息室中走出來呢!


“文!交班囉!”

“才不要,每次店忙時交班,妳都會搞得亂七八糟的,最後還不是要讓我來處理!”

“誒誒誒!?可是我好無聊啊!”

“嗯......珠緒,舞台可以用嗎?”

“嗯!今天本來就是表演日,任何人都可以上台哦!”

“妳聽到了。”

“萬歲!”


像是習慣了般,文看著伊千繪穿著店裡的服裝一跳一跳地跑上舞台,當輕快的音樂響起,前偶像伊千繪開始了她的招牌問候。


“各位!今天的巴食堂,大家也要一起嗨起來哦!”

「哦哦哦!」

“伊千繪ちゃん!”

“等好久了!”


畢竟伊千繪是最早開始在巴食堂演出,因此有不少人是為了一窺少女的演出而一試成主顧,為店裡增加了不少營收。


“~♪ようこそお集まりくださいました!

ポジションゼロに誰が届くかな?♪~”

“這首歌之前好像都沒聽過呢?”

“搞不好是從長頸鹿那裡要回來的,真要說的話,就是閒人之間的交易。”

“呵呵!別這樣說,伊千繪也是用她的力量在努力啊!來,幽幽子ちゃん那桌的餐點好囉!”

“妳倒是別努力過頭了,珠緒!”

“彼此彼此!”


將蛋包飯和紅豆湯送去給幽幽子她們,再次來到廚房的文看著癱倒在地上的塁,嘆了口氣後,扛起對方去休息室小歇一會兒。


“♪——謝謝大家!”

“伊千繪さん辛苦了!”

“幽幽子跟栞ちゃん!怎麼樣?今天可是小犬座的音無伊千繪ちゃん哦!”

“很有小狗狗的感覺,很可愛!”

“我彷彿看見了真晝さん被伊千繪さん的節奏帶跑的樣子。”

“喂!好歹在女朋友面前給我點面子啊!”

“!?”

“女朋友?”

“啊、啊咧?我說錯話了嗎?”


沒錯,其實幽幽子並未向栞告白,事實上,觀察力一向驚人、總是知道他人想法的她,完全不曉得自己是抱著什麼情感在面對栞。


“總、總之......那個,我先進去了!”

“跑掉了。那個,幽幽子さん,伊千繪さん說的是......?”

“......我想,只是開玩笑的吧?”

“是這樣嗎?”

“我們趕快吃吧,冷掉就不好了,我開動了!”

“好......我開動了。”


珠緒看到伊千繪回來後,尷尬的氣氛伴著兩人,不免有些擔心,此時,塁默默牽上珠緒的手。


“沒問題的珠緒前輩,幽子的話一定沒問題,她只是需要時間而已。”

“塁ちゃん......說得也是,身為室友的妳都這樣說,我們也只能靜靜守望她們。”

“是!”

“話說回來,塁ちゃん什麼時候醒過來的?”

“伊千繪前輩剛好表演結束的時候。”

“過來吧!我來幫妳貼貼布,今天辛苦妳了!”

“珠緒前輩幫我貼貼貼貼貼貼布!我、我來了!”


櫃台的塁珠緒夫妻相聲,幽幽子看得一清二楚,或許誠如塁所說的,自己需要時間,前提是她要先搞懂心裡的這份感情究竟是什麼。


“人的感情真複雜......”

“嗯,的確很複雜。”

“栞さん?”

“在我還小的時候,我的身體狀況很差,不是發燒就是重感冒,嚴重的話甚至還要開刀治療,家人都很忙,所以姐姐常常要請假來醫院照顧我。”

“......”

“有一次我問姐姐:姐姐,不會討厭我嗎?姐姐卻說我很傻,說世界上沒有討厭妹妹的姐姐,之後她甚至帶我去看席格菲爾特高貴之君的演出,就是在那裡,我們許下了約定,總有一天,我們要一起站上舞台。”

“栞さん......”


‘我從來,不知道這件事,文前輩沒有說過,也沒有打聽過,原來栞さん有這麼一段過去嗎?’


看著眼前的女孩露出淡笑,說著自己的過去,自嘲般的語氣,那是多麼令人憐愛。


“所以,姐姐離開席格菲爾特時,錯愕跟難受的情緒襲來,是高貴之君的前輩們伸出手,讓我能以 ‘翡翠之君 • 夢大路栞’ 的身份站在舞台上,雖然背負著姐姐的責任,但我好像覺得離姐姐更近一步了,而且姐姐已經答應我了,不會再把心事都悶在心裡,會好好告訴我!”

“......這樣嗎?那真是太好了。”

“那......幽幽子さん呢?”

“誒?”

“我想知道幽幽子さん是怎麼看待我的。”


翠色的雙瞳含著水氣卻有著堅而柔的眼神,即使栞只是個國中生,能成為高貴之君就代表她有一定的實力,或許這樣天生的惹人憐愛也是原因之一,毫無招架之力的幽幽子只能低著頭說道。


“......我不知道,栞さん是個認真的孩子,但只要面對妳,我就腦袋一片空白。”

“那如果我說,我喜歡幽幽子さん呢?”

“......誒?”


突如其來的告白讓幽幽子猛然抬頭,她不曉得心中的這份悸動是什麼,但是如果去試著接觸看看,接觸眼前這位讓自己思緒紊亂的女孩,是不是就會知道答案了?


“......對不起,我現在還不明白這種感覺。”

“沒關係的,我不會勉強幽幽子さん,感情是很複雜的......”

“但是!如果可以的話,能先從朋友做起嗎?”

“幽幽子さん......嗯!當然可以!”

“以後還請多多指教了,栞さん!”


人類的感情雖然複雜,但觸發後才會有更明確的感覺,只是一昧害怕而不行動,將會損失更多的機會,對吧?

小倉糬萊姆

【滿晶】吾之宿命,與王同在。

靈感來源:繪師圖片傳送門 

[图片]============================


輪迴,象徵著重蹈覆轍亦或是象徵著生生不息?


在王位之章公演結束後又過兩個月,晶、滿兩人該卸下職責託付給下一代,劇場突如其來的召喚,五人捲入戰鬥。


『削劇Re:Live——Elysion輪迴之章。』


人數、劇情無一缺失,高貴之君的五人眾被剝奪的究竟是什麼?


「小滿……我們該怎麼做?」年幼的兩人立下誓言,不再以暱稱呼叫彼此,相輔相成踏向王之舞台,四人望向她們的王。


啊啊……她們失去的是王者的光芒。


柯羅斯打從四面八方湧入,晶不是拖油瓶,由鼻息至指尖...


靈感來源:繪師圖片傳送門 

============================


輪迴,象徵著重蹈覆轍亦或是象徵著生生不息?


在王位之章公演結束後又過兩個月,晶、滿兩人該卸下職責託付給下一代,劇場突如其來的召喚,五人捲入戰鬥。


『削劇Re:Live——Elysion輪迴之章。』


人數、劇情無一缺失,高貴之君的五人眾被剝奪的究竟是什麼?


「小滿……我們該怎麼做?」年幼的兩人立下誓言,不再以暱稱呼叫彼此,相輔相成踏向王之舞台,四人望向她們的王。


啊啊……她們失去的是王者的光芒。


柯羅斯打從四面八方湧入,晶不是拖油瓶,由鼻息至指尖依舊維持卓越的水準,只可惜凡事猶豫不決一點王者氣勢都沒有,西格菲特節節敗退,再這麼下去會全滅的。


「八千代掩護滿跟栞,晶、美帆你們先走!這裡我們會擋下的!」


「滿さん!這太魯莽了!」美帆第一聲否決,晶也不贊同滿的決定,光是五個人對付夠嗆辣,還想要縮減成三人。


「我倒覺得沒有比這辦法更好了呢……美帆。」不容一刻閒話家常,八千代清理著擾亂談話的雜兵。


「雪代前輩、美帆前輩,請將背後託付給我們。」栞柔和的翠綠眼眸帶著堅毅,定下安逸的基石。


「彼此加油吧!」晶說完與美帆奔向王座。


滿落寞一瞬,握緊劍柄為王開路,她想聽的並不是這句話,栞以刀尖的風壓開闢王道阻止柯羅斯混入,八千代的弩槍準確擊落空中的箭矢,擁護著幼王直至身影消失,踏向盡頭幼王想起忘卻的話語。


「八千代、栞、小滿!交給你們了!」聽見所期望的話語,滿沒多說只是背對著揮揮手,如幼年回家道別一樣,示意著再見,送行幼王。


『Elysion』與『Starlight 』的輪迴不同,一個象徵著生命的交替,另一個象徵著死循環的定律。


中斷輪迴,在『Starlight 』中代表新的開始,而在『Elysion』裡則導向死亡。


兩套劇本所指的輪迴皆為反義,正因為如此她們不能失去『輪迴之章』,不能遺忘過往放棄未來,成為騎士們在此的理由。


一小時的纏鬥三人體力透支,以二保一的方式輪流休息,柯羅斯迅速散開,感受到違和感滿抬頭,火炮朝著她們直直落下。


「兩位靠近趴好!」一人鼎立架著巨劍抵擋,滿的字典裡可沒有敗北兩字,將炮火推飛到遠處轟隆聲響已成獄火。


對付一隻炮手夠吃緊,見著遠處羅列二十三隻點火聲滋滋作響,三人行如死胡同,沒有退路無處可躲。


「八千代、栞不用出手,休息到能一口氣解決炮手再行動,在那之前我會擋下。」滿向前五步面對炮火轟炸,栞想幫忙卻被八千代阻止。


「我們的任務不是協助,而是排除,栞不要亂了陣腳,滿前輩不會食言,專心做自己能做的事。」


兩人沉住氣她們被賦予的職責只能成功不許失敗,衡量著一刀一箭的施力、角度及分配領域,偏差值0.1毫米也不行,這是屬於西格菲特的榮耀。


滿眼掃前方炮火的先後順序,計算最短路徑與刀數如何造就最大效益且不干擾到身後的同伴們恢復體力,爆炸聲響震破耳膜也行、雙眼遭烈焰奪取也無妨、血延著手心流下也罷,將劍握實站穩步伐絕不能倒下,僅僅遵守一個約定。


兩道風兒從滿身邊呼嘯而過,滿的披肩早已殘破不堪隨風落下,這回她放下心佇立著,將之後的一切交給她們,閉著眼靜待著『王』的歸來。


直到有人搖晃滿的雙臂,她睜開眼失去光彩、一點聲響也沒有,像是待在寂靜黑盒子裡,她伸出手摸索直到碰觸到『王』的臉頰,輕挑『王』的淚水開口。


「晶,歡迎回來。」


「怎麼哭了?滿這不是好端端的站在這裡嗎?」


「還記得滿的唱詞嗎?」


「『耀眼奪目,故不知影。純白無暇,是不知苦。然則高舉湛藍燈火……以明王座白金、正是王者舞台。蒼玉之君——鳳滿,吾之宿命,與王同在。』」


「『吾之宿命,與王同在。』」滿再一次重複。


「我,鳳滿,絕不違背諾言,以前、現今、未來都不會違背,回去吧!可要抓牢滿呢!畢竟現在看不到挺困擾的——!」


一離開地下劇場回歸到西格菲特,全員的傷口像是不存在過,整個人完好如初,而滿隨即倒下,險在同伴們護住沒跌在地上,熟睡到暫時叫不醒,晶背著滿回宿舍。


「小晶……明天……再一起、玩哦……明天見。」


「嗯。」面對滿的夢話,晶僅是靠坐在床旁輕聲答應。


翔空

【壘栞】白色情人節的回禮

三月十四日,白色情人節,這是一個在二月十四日時收到巧克力的話,就必須要送回禮的日子。

「栞,這是給你的。」夢大路文遞出親手做的餅乾,自己的妹妹夢大路栞自然是高興的收下了。

她在情人節時製作了許多的巧克力送給凜明館的眾人,用以感謝她們平時對自己姐姐的照顧,所以今天她也得到了四人份的點心。

對,四人份。

「姐姐的餅乾,珠緒前輩的巧克力,悠悠子前輩的棉花糖,以及伊千惠前輩的軟糖,看起來都好美味!」

栞高興的捧著四袋甜點,但這時的她發現少了一個很重要的東西。

她左顧右盼,都沒看到人,才開口詢問:

「那個,姐姐,壘前輩呢?」

「壘啊,她說她要先回教室拿禮物,要你去學校後面的花園那邊等她。...

三月十四日,白色情人節,這是一個在二月十四日時收到巧克力的話,就必須要送回禮的日子。

「栞,這是給你的。」夢大路文遞出親手做的餅乾,自己的妹妹夢大路栞自然是高興的收下了。

她在情人節時製作了許多的巧克力送給凜明館的眾人,用以感謝她們平時對自己姐姐的照顧,所以今天她也得到了四人份的點心。

對,四人份。

「姐姐的餅乾,珠緒前輩的巧克力,悠悠子前輩的棉花糖,以及伊千惠前輩的軟糖,看起來都好美味!」

栞高興的捧著四袋甜點,但這時的她發現少了一個很重要的東西。

她左顧右盼,都沒看到人,才開口詢問:

「那個,姐姐,壘前輩呢?」

「壘啊,她說她要先回教室拿禮物,要你去學校後面的花園那邊等她。」

文一邊想著壘方才說的事,然後對栞回答。

「……這樣嗎,我知道了!」

栞低頭鞠躬之後,馬上就衝出了練習室。

留下四個人,有點擔心的面面相覷。

「我原本以為壘會做甜甜圈回禮的……不過她這次好像是認真的。」田中悠悠子皺著眉頭。

「都約在傳說中的學校後花園了,這可真是……」音無伊千惠也收起看熱鬧不嫌事大的表情,很認真的在擔心對方。

「文,應該不會有事吧?」珠緒的語氣也有明顯的擔心。

文只是看著自己妹妹的背影,

「希望她能接受了。」

#

夢大路栞對秋風壘,有著奇妙的感情。

自從新年見過一次面之後,比起姐姐跟齊格飛的大家,壘的面孔出現在她腦海裡的次數逐漸變多。

在一次偷偷跑來凜明館參觀演出時,她被飾演鬼影的秋風壘給震撼到了。

回去跟鶴姬八千代商量之後,她才知道,自己戀愛了。

也因此,在情人節的時候,送給壘的巧克力裡面,包含了一張簡簡單單的告白信。

今天就是得到答覆的日子,栞深呼吸了好幾口氣,推開通往後花園的門。

壘站在樹下,手上拿著一個盒子,看著天空。

當她發現栞向她走過來的時候,壘清了自己的喉嚨,

「好、好久不見。」

「是、是呢,好久,不見……」

尷尬的氣氛在兩人的周圍環繞,她們都不知道誰應該先開口,甚至不知道第一句話應該說什麼。

栞的臉有點發紅,僅僅只是看著對方就會這樣,就跟八千代說的一模一樣。

「……那個,之前的巧克力,很好吃……」

壘說話的聲音很小,但兩個人之間靠的挺近,即使不仔細聽也能聽到對方的聲音。

「你喜歡,就太好了……」栞不自覺的笑了,但對於最重要的問題,她卻遲遲下不了決心去問。

空氣又安靜了一陣子之後,壘用力的吸了一大口氣,再用力的吐出來,這才正面的看著栞。

「我,不想誤會,所以我打算直接再問一次。」

壘滿臉通紅,眼神看上去想飄向其他方向,但她還是努力的在看著栞的眼睛,

「栞,你喜歡我,對吧?」

「……是的。」栞的聲音比剛剛的壘更小,

「我喜歡妳。」

在說完這句話之後,壘似乎放鬆了心情,大力的吐了一口氣,

「沒搞錯真是太好了。」

然後她走近對方,比剛才靠的還要更近。

這麼近的距離看著對方的臉實在是有點刺激,栞忍不住將視線移開。

「栞,左手伸出來。」

「欸?」

栞聽話的將左手伸出去,馬上就被壘給握住。

接著另一隻手,將戒指套上了自己的無名指。

「……欸?」

栞有點反應不過來。

「為了這個我這一個月都在打工,為了賺夠錢,連練習都請假了,只為了能讓你戴上這個。」

看著栞的手,壘開心的笑了,她戴上去的觀感比想像中更合適。

「不是我會錯意真是太好了,既然你都表示喜歡我了,那就代表是以結婚為前提想跟我交往吧?其實當初第一次看到你我就有種奇怪的感覺,現在想一想,可能是因為你是我的菜吧。」

「欸,壘、壘前輩!那個,我還是初中……」

栞想說話,但說到一半就被對方貼近的臉給打斷,

「這跟年齡沒關係吧?你喜歡我是真心誠意的,我喜歡妳也是真心誠意的,這樣的話我們之間就沒有任何的阻隔,不管什麼都無法阻止我們在一起了對吧。」

好沉重。

左手還被對方握著,栞甚至萌生出了想要逃跑的念頭,明明是小小的一枚戒指,裡面所賦予的重量卻是如此的沉重。

栞是真的沒想到,看起來如此帥氣的壘前輩,居然會是這個樣子。

「今後,我們也要一起朝著讓我們幸福的目標加油喔。」

壘開心的笑著,最開心的那種。

明火燐光

Revive后记(文栞细节篇)

自己又重新读了一遍,由于不是一气呵成的,所以前后逻辑看起来可能会乱。这里厘清文和栞相关情节的前后逻辑。


  1. 八千代在遗忘之战时才第一次认识栞,在那之前都是栞对八千代单方面的认识,所以失去那晚的记忆后的一段时间里,八千代是不认识栞的,而栞是知道八千代的,并且仍然对八千代有着误解,却也没有被文凶的记忆。

  2. 八千代刚开始被开导的时候,栞时不时会出现,那时的她对栞的印象仅仅是,文的妹妹,甚至连叫什么都不知道。(于是乎产生了皇后看“宠妃”的情节)和后来在学生会室见到的栞很不同,那时候的栞只是个柔弱的小女孩,眼里常年盈着泪水。栞消失是因为又一次生了严重的病,被送走了。所以在栞加入学生会的时候,八...

自己又重新读了一遍,由于不是一气呵成的,所以前后逻辑看起来可能会乱。这里厘清文和栞相关情节的前后逻辑。


  1. 八千代在遗忘之战时才第一次认识栞,在那之前都是栞对八千代单方面的认识,所以失去那晚的记忆后的一段时间里,八千代是不认识栞的,而栞是知道八千代的,并且仍然对八千代有着误解,却也没有被文凶的记忆。

  2. 八千代刚开始被开导的时候,栞时不时会出现,那时的她对栞的印象仅仅是,文的妹妹,甚至连叫什么都不知道。(于是乎产生了皇后看“宠妃”的情节)和后来在学生会室见到的栞很不同,那时候的栞只是个柔弱的小女孩,眼里常年盈着泪水。栞消失是因为又一次生了严重的病,被送走了。所以在栞加入学生会的时候,八千代和栞算是正式认识,那时的栞早已蜕变,和八千代印象中的截然不同,八千代认为成为翡翠之君的栞才是真正的栞。

  3. 关于文的实力,其实她确实没有八千代逆天。她是翡翠,代表的是温润、平和,所以对待他人总是会露出和善的一面,非常体贴他人。作为八千代那个时候唯一的好朋友,八千代大放异彩的时候,她是真心高兴的。

  4. 栞误会八千代也是因为姐姐AC的性格,小奶猫对自己的姐姐产生了强大的占有欲和保护欲,所以遗忘之战中的力量来源其实就是嫉妒和偏执——这些力量强大,但是却是类似于星战的“原力黑暗面”的能力,快速有效却要付出巨大的代价。文说她胜之不武是对的,但说这句话的时候带上的愤怒,更多的是因为栞借用嫉妒、偏执来战斗的不自爱。所以她才选择让八千代和栞遗忘,付出自己的闪耀。

  5. 八千代是一个细致入微的人,蜕变后拥有了情感的她,不难发现文和栞之间的关系很微妙。情人节那段里,也没好意思说出自己的观察,所以就讲了最初那个印象最深的、栞的眼神。


黑原長雄

P1:一 等 星 の プ ロ キ オ ン

P2~P5:Let'sポン酢

P6~P7:裏切りのクレタ(因禁止年輪蛋糕而產生的中毒症狀vs禁止年輪蛋糕的主犯)

以上皆來自推特@lsuepsuasmi

P1:一 等 星 の プ ロ キ オ ン

P2~P5:Let'sポン酢

P6~P7:裏切りのクレタ(因禁止年輪蛋糕而產生的中毒症狀vs禁止年輪蛋糕的主犯)

以上皆來自推特@lsuepsuasmi

瞧瞧,这就是要和工藤新一结婚的人啊!
低技术力描改 克洛子:现在的姐...

低技术力描改

克洛子:现在的姐妹都流行这样吗?

低技术力描改

克洛子:现在的姐妹都流行这样吗?

适能者

告别

梦大路文即将转学离开,栞前去告别。

文担心地问“我要离开了,如果有人欺负你,该怎么办呢?”

栞回答道“那我就让她们跟你一起离开。”

梦大路文即将转学离开,栞前去告别。

文担心地问“我要离开了,如果有人欺负你,该怎么办呢?”

栞回答道“那我就让她们跟你一起离开。”

刘美帆本土应援团
3月新活动,《冰面上的贵族义务...

3月新活动,《冰面上的贵族义务》第一话已更新,欢迎三连!!


众所周知,春天适合滑冰。


地址:https://b23.tv/av96328835 

3月新活动,《冰面上的贵族义务》第一话已更新,欢迎三连!!


众所周知,春天适合滑冰。


地址:https://b23.tv/av96328835 

Zero_黄药师
要是外校能出前传漫画的话(梦里...

要是外校能出前传漫画的话(梦里什么都有),想看文在齐格飞的剧情

要是外校能出前传漫画的话(梦里什么都有),想看文在齐格飞的剧情

焦灼内脏

让我西条克洛迪娜来教你们如何劝架


画得不好请不要在意,另外翻译选自网易云音乐

让我西条克洛迪娜来教你们如何劝架


画得不好请不要在意,另外翻译选自网易云音乐

小倉糬萊姆
【滿栞】狼與兔 這是發生在西格...

【滿栞】狼與兔


這是發生在西格菲特的小插曲……


每年情人節時「高貴之君」總會收到許多巧克力,數量多到當三餐吃一個月才能消化完畢的程度。


今日滿與栞將「高貴之君」們收到的巧克力暫時放置學生會堆疊。


「滿前輩,哪個……」


「怎麼了嗎,栞?」


清點著巧克力的滿回頭,見栞的雙頰似熟成的蘋果,慌慌張張的樣子像極了躲避狩獵的兔子。


「栞、別放輕鬆不用緊張,滿會等你的。」微笑輕拍栞的腦袋瓜,回頭繼續做清點的工作。


「滿前輩,這個、巧克力請你收下!」栞遞出巧克力,正當滿想著是義理時……


「這是……本、本、本命巧克力……」


栞補上話滿愣了約半秒,將自己...

【滿栞】狼與兔


這是發生在西格菲特的小插曲……


每年情人節時「高貴之君」總會收到許多巧克力,數量多到當三餐吃一個月才能消化完畢的程度。


今日滿與栞將「高貴之君」們收到的巧克力暫時放置學生會堆疊。


「滿前輩,哪個……」


「怎麼了嗎,栞?」


清點著巧克力的滿回頭,見栞的雙頰似熟成的蘋果,慌慌張張的樣子像極了躲避狩獵的兔子。


「栞、別放輕鬆不用緊張,滿會等你的。」微笑輕拍栞的腦袋瓜,回頭繼續做清點的工作。


「滿前輩,這個、巧克力請你收下!」栞遞出巧克力,正當滿想著是義理時……


「這是……本、本、本命巧克力……」


栞補上話滿愣了約半秒,將自己的巧克力交給栞,招招手意識著栞。


「喜歡哦……栞的一切。」滿在栞耳邊低語。


她並沒有明確表明義理或本命,栞衝出學生會,留下滿一人。


演繹著與所有人好相處的她,並沒有「獨特」的感情,如戴上假面般,無人知曉她真正的容貌。


「狼怎麼會戀上兔子呢……不可能吧……」滿苦笑著,那份悸動卻未能消退……

=========================

看到魅影滿牽著克莉絲汀栞的畫面一整個美到我語言匱乏!

容許我站一秒滿栞,極速產出滿栞這對冷CP,希望各位喜歡。



YoRuNa@in日本
今天難得認真看了活動劇情結果看...

今天難得認真看了活動劇情結果看到這幕讓我下定決心以後會乖乖看劇情的😂

官方真棒👍

今天難得認真看了活動劇情結果看到這幕讓我下定決心以後會乖乖看劇情的😂

官方真棒👍

翔空

【少歌同人?】不要亂玩金箭

這裡是舞台的世界。


被舞台少女們賦予靈魂的角色,會在這個世界自由自在的活動。


每一天,都會有全新的事情發生。


比如,阿波羅與俄里翁談起了戀愛。


比如,鬼影與浦島太郎争起了乙姬。


比如,武藏與羅賓漢發起了對決。


又比如--


邱比特,被波呂克斯與阿通吊在了樹上。


「請放過我。」邱比特以一副無辜的表情,甚至還有點楚楚可憐的祈求著。


波呂克斯通常的狀況下是會直接替對方解開束縛的,但是今天的狀況不太一樣。


「你倒是好好解釋一下。」阿通臉上冒著青筋,手裡拿著一隻金箭,


「突然把這把箭射過來是想做什麼啊!」


「哎呀,反正也沒射中嘛。」...

這裡是舞台的世界。


被舞台少女們賦予靈魂的角色,會在這個世界自由自在的活動。


每一天,都會有全新的事情發生。


比如,阿波羅與俄里翁談起了戀愛。


比如,鬼影與浦島太郎争起了乙姬。


比如,武藏與羅賓漢發起了對決。


又比如--


邱比特,被波呂克斯與阿通吊在了樹上。


「請放過我。」邱比特以一副無辜的表情,甚至還有點楚楚可憐的祈求著。


波呂克斯通常的狀況下是會直接替對方解開束縛的,但是今天的狀況不太一樣。


「你倒是好好解釋一下。」阿通臉上冒著青筋,手裡拿著一隻金箭,


「突然把這把箭射過來是想做什麼啊!」


「哎呀,反正也沒射中嘛。」


邱比特哈哈的笑著,像是忘了她上一秒還在哭訴。


「回答我的問題。」阿通走到她身旁,用來把邱比特吊起來的繩子是她用來為恩人織布的,非常的牢固。


所以,她抓住了邱比特,然後用力的甩了一下。


對方順時針轉了好幾圈之後,因為繩子轉到極限了,於是又逆時針轉了回去,結果反方向又轉到極限了……


一直重複著不斷轉圈的循環,最後只聽到邱比特虛弱的「對不起我只是想開個玩笑」的聲音。


「懲罰……這樣就夠了吧,不然有點可憐的樣子,兄長大人……」波呂克斯於心不忍,試圖幫邱比特求情。


「我說了多少次我不是你的兄長,只是長得像而已……」對於莫名奇妙多了一個妹妹……或是弟弟的阿通,她只是嘆了口氣。


波呂克斯只是因為自己長的像她的哥哥,所以與她比較熟,也常常來找她。


阿通並不是很厭惡,反而有點高興,她剛結束與恩人的報恩行為,但恩人已經知道她的真面目了,所以已經沒地方去了。


與波呂克斯在一起的時光很開心,也的確像是自己多了一個弟弟妹妹一樣,也是因為與她的距離太近所以才差點被邱比特攻擊的吧。


回到正題,邱比特看起來也到極限了,臉色變得那麼青,應該不是裝出來的。


阿通將她停住,解開繩子之後慢慢將她放下來。


「不要再惡作劇了喔。」阿通轉過身,然後對一旁的波呂克斯說:


「走吧,那個雙子海賊好像運來一批不錯的布料,我想看看。」


而就在兩人都轉過頭的這一瞬間,她們同時感覺到背後一陣刺痛感。


「哼哼。」邱比特拿著手上的弓一臉得意,


「大意可是不好的喔,阿通小姐--」


話還沒說完,邱比特也感覺到胸口一陣刺痛。


往下一看,兩隻金箭刺進了自己的身體。


阿通的動作像是把金箭給丟了回去,她牽著波呂克斯衝回了對方的面前,然後拎起對方的衣領,


「你這家伙學不乖啊!」


生氣的阿通看起來很可怕,但邱比特知道糟糕了。


被金箭射中的兩個目標會相戀,就算是三個目標……


阿通用力的吻著邱比特,而波呂克斯也從背後抱住她,親吻著她的後頸。


「不乖的愛神得好好的懲罰一下才行呢。」


阿通舔著嘴唇。


「要讓愛神知道愛有多沉重才行呢。」


波呂克斯輕輕的笑著,手卻已經伸進了自己的衣服裡。


邱比特現在才在後悔。


她就不應該看阿通長得跟隔壁那個愛嘮叨的天使很像才決定對她惡作劇的。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