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梦想

80161浏览    17007参与
宽博的插画. kong
膝盖有点不适,配速也慢了,不跑...

膝盖有点不适,配速也慢了,不跑那么多了,但是第一公里仍达标!

膝盖有点不适,配速也慢了,不跑那么多了,但是第一公里仍达标!

西北望长安

金黄

楔子

我看见那片金黄了,它是在向我招手啊。

——向我招手啊。


正文

我的新同桌叫陈念。是我努了一年加上文理分科之后成绩有所提高换来的。

这之后我们自然而然成为朋友。我们一起吃饭,一起去跑步,一起学习。不能说是无话不谈,但也算结伴同行。

她属于努力的天赋型选手,我属于拼命的白痴型选手。每当我被学习压到喘不过气来的时候,有点羡慕。

我发现陈念特别喜欢写些东西,读后感,小说,剧本……什么都有。这几乎占据了她大部分的课余时间。

我挺喜欢她的,她身上有一种吸引我的东西,虽然暂时说不出来具体是什么。

陈念走读。我们每天晚上一起走到路口。

“再见。”她笑着对我说,然...

楔子

我看见那片金黄了,它是在向我招手啊。

——向我招手啊。

 

正文

我的新同桌叫陈念。是我努了一年加上文理分科之后成绩有所提高换来的。

这之后我们自然而然成为朋友。我们一起吃饭,一起去跑步,一起学习。不能说是无话不谈,但也算结伴同行。

她属于努力的天赋型选手,我属于拼命的白痴型选手。每当我被学习压到喘不过气来的时候,有点羡慕。

我发现陈念特别喜欢写些东西,读后感,小说,剧本……什么都有。这几乎占据了她大部分的课余时间。

我挺喜欢她的,她身上有一种吸引我的东西,虽然暂时说不出来具体是什么。

陈念走读。我们每天晚上一起走到路口。

“再见。”她笑着对我说,然后转身。

我总是看着她走出校门,消失在路的那一边。

 

周五是我最喜欢的日子,因为我能在那天中午短暂的一小时中,成为自由的,不一样的我。

在寂静无人的人工湖边,我可以是为国家奉献一生却背负了一辈子骂名,在叫好声中闭上眼睛的间谍;可以是付出青春却换来背叛,在春光中杀死丈夫的女人;可以是漂泊在外吃尽苦头哭喊着想要回家,却不敢给母亲打一个电话的游子。

我能心怀大义也能囿于痛苦;可以忍辱负重也能道貌岸然;可以超然物外也能游戏人间。

金黄的阳光蜜一般倾泻,我沉浸在它的香甜之中,或喜或悲,或嗔或怨,独自演绎出人情冷暖,世态炎凉。

我是万物,万物是我。

“他教我收余恨,免娇嗔,且自新,改性情,休恋逝水,苦海回身,早悟兰因。”

站在抽条的柳树下,我再次轻唱出这句婉转的戏腔。

“好一个早悟兰因。”半晌过后突然传来一句呢喃。

我一惊,猛然回头。

竟然是陈念。

二月微寒的春风拂过她的发梢,那是蓦然闯入画中的人。

 

自那之后我俩的关系突飞猛进。

她说自己还没找到真正想做的事,说着对文字近乎虔诚的神圣情感,她将永远是它的信徒。

可我过着最普通的生活,除了那句除她外从没对任何人说过的话。

“我想当个演员。”

我就是想演戏,演很多很多的戏。那不是普通的角色啊,那都是绽放的生命,五光十色的生命。

它们带我老去又年轻,诞生又逝去。它们给我不朽的灵魂。

每周五的人工湖便又多了另一个人的身影。我的每一次表演终于有了观众,唯一的观众。

她会帮我分析人物,揣摩情感,品读台词,而我则尽力将这些呈现出来。这一个小时里,我们仿佛为对方而生。

我不知道该如何形容那种灵魂深处燃烧般的颤栗。

“程宁,我决定了。”又是一个周五,陈念突然开口。“我要去学编导。”

“我将永远忠于文学和艺术。我要记录我看到的,写我内心的,拍我想表达的。我会永远热忱,永远遵循本心。”

她那双眼睛仿佛有魔力。我凝视着她的时候,莫名一下子就相信了她说的一定会实现。我的陈念啊。

“宁宁,做我的女主角吧。”

“你是我的缪斯。”

我多想像她说的那样,一次次重生于舞台之上。

 

陈念很快成为了一名艺术生。

我能明显感觉到她的变化。迷茫一点点消失,她每天都在成为一个新的自己,奔赴未来。

“程宁,你什么时候去学表演啊?说好了要做我的女主角的。”我送陈念出校门,她又提起这个话题。

暖黄的灯光洒在她的侧脸上,温柔极了。

我想起第一次在湖边见到她的那个晚上。

“妈,我们班一女生去学表演了,我觉得挺好。”

饭桌上,我装作不经意开口。

她头也不抬夹了口菜,“好什么?那都是成绩不好又有钱的人才去的。她真是那块料?好大学就那么几所,考得上吗?她背景硬吗?毕业了能干啥?还真能当演员?啧,那圈儿里水忒深,为了几个角儿都争破了头啊。”

又喝了口粥,“想都别想,没前途。”

我扫了一眼阳台,金黄的太阳花正开的灿烂。

“快了。”我回过神,勉强挤出一丝微笑。

“快了。”

这沉重的,几乎要让我选择放弃的现实。它杀不死我的热爱,却把它关进笼子里,出不去。

 

从电影院出来,我兴奋地和母亲谈论着刚才的片子。

“那个杀人犯看他女儿的最后一眼,那个眼神,简直绝了!”

可是她没有接我的话,沉默了很久。

“其实妈一直都知道你咋想的。”她开口。

我心里的石头落了地,我知道她知道。

“梦想啊……我小时候的梦想可不是每天看小孩儿的幼师。但闺女儿,现实如此。

你只看到了登上金字塔顶端的那几个,那数不清的被踢下悬崖摔得粉身碎骨的人呢?一条路走到黑最有可能的就是失败。

说到底物质是基础,如果有一天你连最基本的生活都无法保证,你能保证热爱就不会变质吗?

妈不是给你泼冷水,但是你想选择的东西真的太重了,你背不动。

演员这个行业不是吃得苦中苦就能成为人上人的,妈没有送你上青云的能力,也不想看你痛苦。

咱就做一个快快乐乐的普通人,不好吗?”

“嗯。”我轻轻回答,怕再多说一句忍了太久的眼泪就会决堤。

其实我已经说服自己了,妈妈,放心吧。

但艺术不朽,热爱不朽。

 

下雪了。这是新年过后的第一场雪。

可是陈念不在,寒假补课期间她去集训了。

我们不能一起度过这场雪了。

今天是周五,我照例来到人工湖边,却一眼就看到了那个本以为不会出现的人。我的陈念。

雪停了,太阳出来了。

“你来啦!我等你好久。”她对我笑着,五月的花开在她脸上。

“你不是正在集训吗?”我问道。

“偷偷溜出来了呗。新年的第一场雪当然要和最重要的人在一起啊。听说这样的话两个人就能一起走到白头。”

可我只是抱住她,轻轻拂掉了她发丝上的雪。

我突然很想把什么都告诉她,于是就这样做了。关于这份沉重的爱,关于那枝我抓不住的向日葵,关于我无望的热烈。

“陈念,现实太重了,我得向它妥协了。本来以为‘成为演员’这四个字会一直是一颗无人知晓的种子,但你让它绽放过一次,这就够了。”

我不再是她心里的那个程宁了吧。

陈念呆愣片刻,突然站起来。“不是的……”她的尾音好像有些颤抖。

“如果连梦想都不敢选择的话那你就是个懦夫!”这句话仿佛花光了她所有力气。

陈念凝视我许久,转过身去,“程宁,别想那么多好不好?”这次她声音很小,带着些无措。

我枯坐在那里,看着她离开。

她说得对。

 

我清楚的知道自己正在做梦。

我坐在一艘小木船上,湖面平静的没有一丝波纹,却并不澄澈。

我看见湖对岸是一大片向日葵,金黄色的。我疯狂的想要到那里,去触碰它们柔软的花瓣,被它们温暖的包围。

可是小船没有桨,我只能徒劳的用手划水,触感黏稠,用尽全力也未移动多少。

开始起雾了,那片向日葵渐渐看不真切。我心底涌出一阵恐慌,却只能看着它们消失在浓雾里,不见了。

只有我一个人坐在浓雾中。

梦醒了,生活继续。其实这段时间做过不少类似的梦,从没靠近过那片向日葵,无力感和恐慌感却一次比一次淡去。

想想也是,我只有一个能呼吸空气的肺,却偏要把头埋进水里,能有什么好的结局?

我放下了原来的那个我,除了陈念。

那天的事情好像没有发生过一样,只是我没法成为她的女主角了。

可是没关系,我看着她就好。世界上多得是求而不得的梦,那么在午夜梦回时,那些我看着她一步步靠近月亮的时光,都成了我的另一个模样。

 

八、

后来陈念考上了全国最好的传媒类院校,我去一所普通的一本大学。

我们的关系慢慢淡了。过去这么久,我和她不在一个城市。

可用生命分享的时光怎么能忘。我的陈年,我的旧念。

我一个人的星光相送,山河奔涌,一个人的广袤原野和苍穹,一个人的惺忪雾霭和寒冬。

那一网独自孤勇的梦啊,亦是我最为慷慨的情之所钟。

可是没关系,时光那么长。

 

后记

我看见那片金黄了,它们是在向我作别啊。

——向我作别啊。


24

恶的两个释义

铺开便是一张密不透风的网

不幸被捕猎的生物在里头没有存活的生机

我的不太小的胃总是装不下它们无尽的欲望

溯流上食道直至冲破我的口腔

这儿没有人如我一般

在人群里呼喊

在星空下奔跑

在打开的小窗旁企图贪婪地吸下所有氧气

恶就只能成为执念


恶的两个释义

铺开便是一张密不透风的网

不幸被捕猎的生物在里头没有存活的生机

我的不太小的胃总是装不下它们无尽的欲望

溯流上食道直至冲破我的口腔

这儿没有人如我一般

在人群里呼喊

在星空下奔跑

在打开的小窗旁企图贪婪地吸下所有氧气

恶就只能成为执念


头号话家

我再也不做你的免费保姆和管家了!

为了婚姻,女生放弃自己的梦想和事业,这到底值得吗?

1

三十而立,是骗人的,四十不惑,估计也是骗人的;25岁时,我有梦想也因此迷惘,35岁,梦想基本破灭,除了迷惘还多了房贷、责任,对,还有皱纹。

今天开家长会破天荒没有被点名批评,竟然还被重点表扬。晚上一回家奇奇主动猫在屋里写作业,根本不让我陪。

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我得了闲处理今日待办事项。我有三张待办清单,按优先顺序是家庭、工作、自己的爱好。

爸爸高血压定期复查时间;婆婆因为莫名其妙头晕而预约的科室;明早晨会的汇报PPT;还有相识许多年的编辑咆哮催稿,你真的要自我放弃了么?!

编辑小姐姐找了更好的下家,离职前手上的工作交接差不...

为了婚姻,女生放弃自己的梦想和事业,这到底值得吗?

1

三十而立,是骗人的,四十不惑,估计也是骗人的;25岁时,我有梦想也因此迷惘,35岁,梦想基本破灭,除了迷惘还多了房贷、责任,对,还有皱纹。

今天开家长会破天荒没有被点名批评,竟然还被重点表扬。晚上一回家奇奇主动猫在屋里写作业,根本不让我陪。

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我得了闲处理今日待办事项。我有三张待办清单,按优先顺序是家庭、工作、自己的爱好。

爸爸高血压定期复查时间;婆婆因为莫名其妙头晕而预约的科室;明早晨会的汇报PPT;还有相识许多年的编辑咆哮催稿,你真的要自我放弃了么?!

编辑小姐姐找了更好的下家,离职前手上的工作交接差不多了,想起来还有我这个她曾经重点培养却始终没有扶上墙的遗憾。

小姐姐说除了看着我一步一步成长起来的她,以后再也不会有人催稿了。市场上那么多画手,谁会记得连十八线都算不上的漫画者。

你真的再也不画了么?

胸口像被重重垂了一拳。这条信息是小姐姐三天前发给我的,我一直不知道怎么回。

信息写了好几次,又逐字删掉。我不知道是对自己太过纵容还是不够狠,爱好总被无限搁置,不知道是什么偷走了我的时间。

将近12点,付先生回来了。

“今天家长会怎么样?妈妈的头疼看了这么久都不好,换个医院找个特需专家;暑假到了,奇奇的夏令营也得抓紧报名。”

付先生丢下这些问题并不等我回答就换了衣服,进入洗手间,哗哗哗淋浴的水声盖过我的声音。也许他并不真的需要我回答。

就像领导给员工布置了许多任务,并没指望员工立即给出方案。

男主外女主内是延续了几千年的家庭分工。我颓然觉得无趣,丢下手机,悄悄溜开奇奇的房门。奇奇趴在桌上睡着了,现在的学生真辛苦。

可是这社会,又有谁不辛苦呢?

蹑手蹑脚,我表面帮奇奇收拾文具课本,其实还是不太放心学习成绩突然提升的她是不是真的转了性,在用功。

卷子做完了,还对着答案给自己打了红勾,在做错的题旁边批注“奇奇要加油!”,小女生的可爱从卷子上跳出来。

正当我笑着放下心时,一张活页草稿纸从试卷中飘在地上,上面满满当当写着“李牧飞、李牧飞、李牧飞”

我皱了皱眉头。

在班级红榜上我看到了这个名字,排在第一位,把第二第三甩在无法相提并论的位置。班主任说由于资优班的动态调整,李牧飞偶然发挥失常落入8班。多亏李牧飞的带动,班里的学习风气一下被调动起来。

原来这就是奇奇努力学习的动力,我们苦口婆心、恩威并施、甚至鸡飞狗跳都不如这个男孩子的一点点光芒。

我捏着草稿纸,看着睡着了还握着笔的奇奇,她这是懵懂心动了么?我该批评她,严肃教育她么?如果对男孩子的倾心和仰慕能让她变得更好,我应该阻止么?

我把草稿纸小心夹在试卷里。突然有些羡慕她还处于一个可以做梦的年纪,我决定暂时不告诉付先生。

2

动力十足的奇奇为了提高学习成绩,主动要求报了好几个课外辅导班,接送奇奇上下学的任务自然而然落到了我的头上。

星期三晚上的数学课是我运气好捡来的。吴老师价格不菲,在妈妈群名声大噪,绝对的一课难求。许多人报名了一年多都排不上课,偏偏我刚报名就有人退课,于是我从吴老师的百忙之中抠出两小时。

本以为吴老师是个谢顶胖老头,怎么是个像吴彦祖一样的小鲜肉?

门开了我又退回去看门牌号,确实没有错。

“吴老师?”

吴彦祖点头。

难怪一课难求,难怪名声大噪,这群肤浅的妈妈!我突然感受到满手机屏的口水和姨母笑。

我对吴彦祖的水平并不放心。整堂课虽然身体窝在沙发上但耳朵一直竖在书桌旁,奇奇倒显得比我淡定,一堂课下来如同被点通了任督二脉,回家的路上背着sin、cos。

第二次上数学课我就放心窝在沙发里,手机在挣扎着耗尽最后一丝电后黑屏了。沙发旁的角桌上放着一本打印装订的小说类似物,闲来无事翻了起来。

故事讲的是山脚下一个农夫的孩子打怪升级称霸成神的故事,脑洞令人咂舌,比我当年画的漫画精彩多了,我一边喊着“太扯了!”,一边根本停不下来。

课程上完了,我的小说才看到四分之一。

盼星星盼月亮盼着下一次课到来。也在暗暗想那个打印的本子千万别被收起来。第三次课,看着小说本子乖乖地躺在角桌上我舒了一口气。

一连四周,8个小时我才看完那如同词典一样厚的小说。

翻到最后一页竟有一点茫然若失。神的故事结束了,可是人生还在继续。一阵唏嘘,目光滑到最后一个句号。

以及句号下面的那行字。

作者,吴天高。

像坐在家中被闷雷穿过窗口击中。

吴天高是我年轻时最喜欢的网络作家,没有之一。那个时候我在论坛上画漫画,他在论坛上写小说。我们每天都互动千百次,互怼着鼓励着,心口被小小的梦想撑的很满。

他说要心比天高,敢想敢为。后来我逐渐淹没在生活中,渐渐少了和他的联系。偶尔用马甲默默关注他,知道他还在坚持。这本小说在网上是未完待续,吴老师这里怎么会有完整版?

正巧下课,我问 “您也喜欢吴天高的小说?”

吴老师没有答话,但是笑得意味深长。好像我问了一个很愚蠢的问题。我这才认真扫视客厅,海盗船的挂钟,手磨咖啡机,复古花纹地毯,这些都是他曾经和我聊天时描绘的未来的家。

他手上一直捧着一个豁了口的水杯,像极了当年我网购送给他的礼物。

眼皮止不住跳。

我带着奇奇礼貌告别,心中却掀起波澜。

3

刚进家门,吴老师竟然打电话来,说给奇奇补课的试卷忘记拿了,让我现在去取一趟。

我看向正在加班的付先生,让奇奇下次拿?或者付先生去拿?他连眼睛都没有瞅过来就说,“你去取一趟吧。”

我像接了圣旨。

开车,上路,不停地啃着手指。当付先生让我来的那一刻,我竟然重重松了一口气。我竟然是想去的。心中像在打雷,吴老师是不是吴天高?

站在吴老师家门口。

“不进来么?”

我礼貌笑着摇摇头,在心里抑制着想要脱鞋进屋的冲动。

吴老师把试卷递给我,我伸手,他却没有松手。

“小说好看么?”

“是你写的么?”说完这句话我就想撞墙。我看见了潘多拉魔盒,我应该扭头就走,但是我很想打开它。

吴天高笑了,笑得有一点点害羞,微微低下头,再抬起眼眸时露着无限自信。

“是我写的。现实生活中大部分的人以为我是数学老师,小部分的人知道我是小说作者,除了极少数至亲挚友,没有人知道我有两个身份。我一直在和自己打赌,你是会哪一类。”

吴天高笑得那么温柔,“你能帮我保守这个秘密么?”

我点头,吴天高松手,试卷落在我的手上。他回屋把那本打印的小说递给我,“你觉得这个故事漫画改编会好看么?”

我没有伸手,不敢去接。他把本子塞进我的怀里,“送给你回家慢慢看。”

回家的路上,空白的试卷和小说本子躺在副驾的位子,我的目光不停被吸引过去。手指被我啃的生疼。

漫画改编会好看么?当然会啊。曾经我帮吴天高漫改了许多作品,曾经我们的名字形影不离出现在网上。

晚上回到家我在书房翻了许久,付先生问我,“你在找什么?”

“找我的速写版。”

“你说以后再也不画了,就处理了。你找速写板做什么?”

是啊,做什么呢?再画漫画么?买菜,做饭,接送上学,陪床,陪医院,我哪里再有一丝丝时间顾及我自己?我觉得浑身血液逆流,暴躁找不到出口。

我不仅仅是妻子,是母亲,我也是我自己啊。

曾经我也是个有梦想的人。只是后来,我怎么就学会了放弃。

4

从小就很喜欢看漫画,不开心的时候就躲进漫画里。漫画是我最诚挚的朋友。我常常设想自己是漫画中无所不能的主人公,可以阻止妈妈因病去世,可以阻止爸爸一蹶不振,可以让自己一夜长大。

确实,我很少让爸爸操心,我很早就学会像妈妈一样照顾我和爸爸的饮食起居。只是,妈妈离开后,家里的气氛像是过不完的冬天。我可以照顾爸爸,却没法让他开心。

爸爸不喜欢我看漫画,他喜欢我好好学习。所以我努力学习取得好成绩,只为了博得他高兴。

考上大学后,我成立了学校第一个漫画社。所有社员都叫我大哥,他们崇拜我,跟随我。我倾注了很多时间和精力,直到高数差点挂科,我才惊醒,漫画和学业到底哪个才是正道。

那时还是学弟的付先生加入了我的漫画社。他皮肤很白,带金边眼镜,说话奶声奶气,我以为付先生是一只软萌的小嫩狗,把他收到麾下。

没想到学弟智商情商双高,不仅辅导了我的高数还教我和助教搞好关系。在不以年龄论英雄的学弟帮助下,我才得以顺利毕业了。

毕业时我最放心不下的就是我的漫画社和几十个社员,我把和学弟一起做的几十册手工漫画从头翻到尾,决定把我的漫画社交给他。可惜学弟根本没打算当社长,我惊讶地掉了下巴。

学弟弯着眉眼懦懦地说,“我对漫画从来都没有兴趣,我只对你有兴趣。”

这突如其来的告白我一时半刻有点吃不消。

吃了爸妈十年狗粮然后人生坠入冰窖的我,把所有青春都献给漫画,连一场恋爱都没谈过。

“我不要你的漫画社,我想要你。”

学弟平时看起来规规矩矩,文文弱弱,没想到贼爪子亮出来时一点都不含糊。

原本的社长交接大会最后变成了大型虐狗现场。许多学妹哭着跑出去。智商情商双高的学弟一点也不文弱,从恋爱到结婚两年时间把我妥妥拿下。

直到遇到学弟我才发现,我并不是那么喜欢做大哥,我也想做个撒娇卖萌的小女孩。

我想做爸爸不谙世事的小女儿。

学弟真的很照顾我,很宠我。他总喜欢逗我,他说我红着脸求他多爱我一点时最可爱。

可惜好景不长,我以为我嫁给了成熟稳重的男人,原来我娶了一家需要被照顾的老少。

婚后很快有了奇奇,生活从二人世界破坏般重建来到三人世界。

原本我只用照顾爸爸,后来多了奇奇,然后是想帮忙但是总帮倒忙的婆婆、公共、小姑子。生活变得扭曲而拥挤不堪。

我真的成了漫画里的超人,家里家外打理的一把好手,付先生常逗弄着叫我大哥。只是,我再也顾及不到我自己。

黑暗中我啃着手指。我到底是什么时候把自己弄丢的。付先生在背后抱着我,我不敢转过身去,怕他看到我在静静流泪。

新的一年我曾经许愿,想要一点点自己的时间,想要做自己。但总未能如愿。

4

第二天,我专门挑了中午的时段去找吴天高。白日朗朗,一切不堪暴露在阳光下的小心思都必须妥妥藏好。

依旧站在门外,我想把书还给他。因为那本书在我心里烧了一个晚上。每当想起他,就想起懦弱的自己。

他不接我递过去的本子,却岔开话题,“我正在开脑洞,你不进来看看么?”

开脑洞一直是他的秘密武器,曾经我求过他很多次他都不告诉我。我被好奇心勾着,那我进去看一眼,就看一眼。

跟在他身后来到创作区,一张写字桌一台电脑,旁边是一整面墙的黑板,上面贴满了“意外”、“怀疑”、“拯救”、“谋杀”等等小说创作的要素。我不解地看着他,他递给我一个带磁力的飞镖,示意我扔到墙上。

“没有思路的时候我就扔飞镖,然后用飞镖扔中的几个词讲一个故事。”

“难怪!这些词大部分没什么关联性,所以你的故事总是出人意料!”他是怎么想出这样的方法!

“可是后来这样的方法也刺激不到我。因为大脑迅速适应了这样的模式。”

“那怎么办?”

他从黑板前的小筐里拿出一条黑色的绑带,“闭上眼睛。”

我很疑惑,我知道这样不对,我应该立刻离开这里,把他和他的小说远远抛在身后,可是我闭了眼睛。

当关上视觉时,听觉,触觉,嗅觉都变得格外灵敏。我听见了自己略显急促的呼吸,和有力的心跳;我感觉到丝滑的绸缎蒙上了我的双眼,吴天高的手指碰到我的耳朵,身体似乎打了小小的战栗;我闻到空气中荷尔蒙乱飞的味道。

眼睛看不见时手就想要抓,抓住椅子、栏杆、墙,任何能辨别方向的东西。他在我手里塞了一个飞镖。

“向前扔,扔到黑板上。”

我听见飞镖落地的声音,我扔偏了,他给了我很多飞镖,啪啪啪,都被我扔到了地上。我抬起左手想摘下绑带,被他摁住。手腕的皮肤因为接触而发烫。

右手被稳稳托起,手腕向前送出,整个身体也被带出去,像要失去重心,又被拽回来,只是两秒钟的时间,飞镖打在黑板上,我撕下眼睛上的绸缎,黑板上被飞镖扔中的词是“疑是故人来”。

他的脸就在我眼前。

我立刻转身,再这样下去,我要着火了,“我该走了。”

“你真的不再画画了么?”

顿住,回头,内心是爆炸的诧异,表面却装作平静,用眼神问,你在说什么?不敢张口,怕一开口,自己就被自己出卖。

“我有个画漫画的朋友叫锋奇,她喜欢剑走偏锋,出奇制胜。这么巧,你女儿叫付锋奇。我又和自己打了赌,那个人是不是你。”

“这么巧啊,怎么可能是我。”我失笑。成年人活久了都学会了演戏,谎话信手拈来,毫无破绽。

吴天高眼中的光都暗了下去。我有些不忍,“你为什么要找她?”

他耸耸肩,眼睛看着别处,“想看看放弃漫画的她有没有过上更好的生活。”

作者:三分钟小姐

标题:《婚前婚后之二次心动》

未完结,点击下方【赠礼】,“糖果”以上即可解锁“隐藏”大结局~

还请喜欢的小仙女多多支持哟!✧ෆ◞◟˃̶̤⌄˂̶̤⋆biubiu~么么么么么~

小话会奉上更多大家喜欢的作品!

宽博的插画. kong
来自华为运动与健康的徽章,五百...

来自华为运动与健康的徽章,五百万步,如果一步一米,那就五千公里,从这台手机到我手上到现在,大概一年半吧,赤道一圈大概40076公里,那就跑夠三十年绕赤道一圈?加油!三十年后我要去斐济玩!

来自华为运动与健康的徽章,五百万步,如果一步一米,那就五千公里,从这台手机到我手上到现在,大概一年半吧,赤道一圈大概40076公里,那就跑夠三十年绕赤道一圈?加油!三十年后我要去斐济玩!

宽博的插画. kong
饭后助消化一跑,五公里多,二三...

饭后助消化一跑,五公里多,二三公里达标,但是显然鱼与熊掌不可兼得,最快速度就慢了。

饭后助消化一跑,五公里多,二三公里达标,但是显然鱼与熊掌不可兼得,最快速度就慢了。

Roxy来自比邻星B

回来了!在上网课,要努力学习!没考好,不甘心十多年的努力白费掉!学习打卡

回来了!在上网课,要努力学习!没考好,不甘心十多年的努力白费掉!学习打卡

宽博的插画. kong
最快速度达标,但第一公里差五秒...

最快速度达标,但第一公里差五秒,第二公里差三秒才达标,实在遗憾?不要紧的,今天中午断食,区区八秒,等下吃个下午茶下班再把你跑掉!

最快速度达标,但第一公里差五秒,第二公里差三秒才达标,实在遗憾?不要紧的,今天中午断食,区区八秒,等下吃个下午茶下班再把你跑掉!

白云苍狗.

一点深夜emo

(很久之前写的,但一直没发)


  我是一个敢于面对自己内心的人。


  我很明确自己想要什么。


  我想在舞台上发光,在闪光灯下接受众人的炽热的目光。


  我想出道。


  我明确自己的风格,相比而言像现在的大势女团那样在舞台上跳爵士和女团(并没有说不好的意思,我也很喜欢她们,也会跳她们的舞)我更热爱街舞。


  我只是有自己的风格,我热爱街舞,热爱男团舞,流行舞和现代舞。


  我想做不一样的,有自己...

(很久之前写的,但一直没发)


  我是一个敢于面对自己内心的人。



  我很明确自己想要什么。


  我想在舞台上发光,在闪光灯下接受众人的炽热的目光。



  我想出道。



  我明确自己的风格,相比而言像现在的大势女团那样在舞台上跳爵士和女团(并没有说不好的意思,我也很喜欢她们,也会跳她们的舞)我更热爱街舞。



  我只是有自己的风格,我热爱街舞,热爱男团舞,流行舞和现代舞。



  我想做不一样的,有自己风格的女团。



  在喜欢上小炸和三代小孩们之前,我的梦想无所寄托。



  从同学的口中,我渐渐了解他们。



  说起来也很愧疚,我没有能力与实力去为他们做一些什么,甚至在有些人的口中,我白嫖,根本算不上粉丝。



  我该怎么说我爱他们。



小炸们和三代小孩们不仅是我热爱的人,也是我的梦想和精神寄托。有时候我看着他们的公演,看着他们在练习室里挥洒汗水,我心里羡慕得很。



  他们正在做的事情是我从小到大想要做的事情。



  我看了三代的《再见!2021的夏天》里的夜晚音乐会,看着他们肆意地唱,肆意地跳,跳的那样舒畅,那么热烈。我眼泪不知不觉掉了下来。我看着苏新皓和朱志鑫跳舞,看着张极和张泽禹唱歌,看着左航和张峻豪唱rap,看着三代所有孩子们合唱,变声期后的成熟嗓音与青涩嗓音的融合令我无比向往,看着他们一起疯,一起笑,我也笑,笑着笑着眼泪就下来了。



  为他们追逐梦想的开心,为我自己无法实现的梦想致敬。



  他们为什么那样美好啊,我这种普通的人如何去追赶他们呢?

£雪TZ

前几张会有点草率

本文梦女私设

金在后几集出现

——————————

人物介绍:

姓名:雪

性别:女

年龄:???

元力:镜像(镜像和鬼狐天冲的元力很像但鬼狐天冲的是原封不动的复制镜像是把别人的元力变为自己的)

星球:落日星

喜欢:金     雪碧      冰的东西

亲人:金     秋

身份:时空管理者    ???      ?...

本文梦女私设

金在后几集出现

——————————

人物介绍:

姓名:雪

性别:女

年龄:???

元力:镜像(镜像和鬼狐天冲的元力很像但鬼狐天冲的是原封不动的复制镜像是把别人的元力变为自己的)

星球:落日星

喜欢:金     雪碧      冰的东西

亲人:金     秋

身份:时空管理者    ???      ???     ???

——————————

前边不想写直接穿吧

—————————

雪:冰月刃/平稳落地

雪:啧,大赛真是越来越不靠谱了,...这哪啊

目暮警官:不好意思小姐请问一下你是?

雪:我凭什么告诉你,还有问别人名字时要先报自己的名字这点规矩你不懂吗/没问号

目暮警官:    ......

柯南:大姐姐你好我叫江户川柯南请问你是谁啊?

雪:雪

柯南:一个字的名字/心里

雪:一个字不行吗,工藤新一/小声在柯南耳边说的

柯南:大姐姐你搞错了吧我怎麽可能是新一哥哥呢/她怎么知道的难道他是组织的人

雪:是不是你心里最清楚

毛利小五郎:我知道了,凶手就是你雪

雪:……这哪来的傻*

毛利:……

目暮:内个雪小姐你可以配合我们调查一下吗?

雪:如果我说不呢

目暮:那我们就会强制你配合我们了抓住她

雪:冰牢

名柯众人:那是什么?

雪:你们想抓我等下辈子吧,不过人可不是我杀的,就算我杀了他也不会跟个傻子似的把尸体放着

???:你说谁是傻子,不好

雪:呀没想到你还真是个傻子

???:可恶,别过来否则别怪我不客气/他绑了柯南

小兰:柯南

侦探团:柯南

雪:在我面前绑人你是第一个一是最后一个,灵扇—灵风四起

灵扇:



图在网上找的

/顿时那个人被秒了柯南得救了/就是这么草率

柯南:谢谢你大姐姐

雪:谢就算了我只是觉得他在挑衅我还有叫姐姐就不要加大了

柯南:/好可怕

???:啊啊啊啊啊啊救命啊

————————————

好这章就草率的结束了,大家可以猜一猜那个认识谁,我想应该都能猜出来。

——————————————

本文可能有错字不喜勿喷

有思想的温考拉
写给梦想的情诗 底图来自@林文...

写给梦想的情诗


底图来自@林文妍 ,姐姐的图都好美!

写给梦想的情诗


底图来自@林文妍 ,姐姐的图都好美!

24

你我永远是一体

是经久不衰的英雄传说

我的眼泪是你绝望时的凋零和追逐

我的思想是你成为摆渡人时归程的朦胧与未知

我的疯狂和眷恋是你倔强蛰伏于人世而烙下的伤疤

我的幼稚和痴情是你将乐符高调奏于戈壁的苍白绝句

火中取栗的荒诞在鎏金岁月里照应你我逐渐衰老的容颜

斑驳灵魂依偎

所以我不可能不爱你


你我永远是一体

是经久不衰的英雄传说

我的眼泪是你绝望时的凋零和追逐

我的思想是你成为摆渡人时归程的朦胧与未知

我的疯狂和眷恋是你倔强蛰伏于人世而烙下的伤疤

我的幼稚和痴情是你将乐符高调奏于戈壁的苍白绝句

火中取栗的荒诞在鎏金岁月里照应你我逐渐衰老的容颜

斑驳灵魂依偎

所以我不可能不爱你


宽博的插画. kong
小跑一下,第一公里与最快速度达...

小跑一下,第一公里与最快速度达标!

小跑一下,第一公里与最快速度达标!

24

到底是什么把我与生俱来的悲悯之心损毁,任何时候我都无法停止思考这个问题。

我试曾怪过上帝的偏袒,恨过愚蠢的生存法则,甚至是昼夜节律、季节更替也无辜地被我咒骂。无疑,我无法诡辩的是罪魁祸首是自己。父母慷慨赠予我的伟大的思想中枢已满目疮痍,望眼是一片断壁颓垣,沟壑间尽是污秽。如果这是我生长必须付出的代价,那我宁愿选择在灵魂消亡之日,把自己的躯体焚为灰烬。也许当属于我本身的白色物质在飘散间握住自由时,海水会同情我,丢下一张宽恕一切的奖券。

到底是什么把我与生俱来的悲悯之心损毁,任何时候我都无法停止思考这个问题。

我试曾怪过上帝的偏袒,恨过愚蠢的生存法则,甚至是昼夜节律、季节更替也无辜地被我咒骂。无疑,我无法诡辩的是罪魁祸首是自己。父母慷慨赠予我的伟大的思想中枢已满目疮痍,望眼是一片断壁颓垣,沟壑间尽是污秽。如果这是我生长必须付出的代价,那我宁愿选择在灵魂消亡之日,把自己的躯体焚为灰烬。也许当属于我本身的白色物质在飘散间握住自由时,海水会同情我,丢下一张宽恕一切的奖券。

努力写歌词

贪心

[图片]
从前我后悔做过哪些傻事

现在只后悔哪些还未做过


果然变得厚脸皮且贪心了吗

果然怕还能动动的年纪很快会结束吗


从前我后悔做过哪些傻事

现在只后悔哪些还未做过


果然变得厚脸皮且贪心了吗

果然怕还能动动的年纪很快会结束吗

心之所向万物长
还记得小时候的梦想吗?

还记得小时候的梦想吗?

还记得小时候的梦想吗?

小象艺术工作室

梦想和现实是可以兼顾的

我常常觉得,我是最幸福的人。都说梦想和现实生活无法并行。可我能做到。我可以每天画画,这是我的梦想,也是我的工作。我乐在其中,并觉得未来可期。还有人说事业和家庭没法两全其美。我有一个幸福的家庭,我和妻子互相深爱着、依赖着彼此。我每天白天画画,傍晚做好饭等她回家共进晚餐。周末我给培训班的孩子们教画画,她也会给我送饭。

梦想和生活。事业和家庭。其实都是可以兼顾的。这需要我们的坚持和努力。或许我是幸运的。但是那些无法做到兼顾梦想和生活以及事业和家庭的人们,一定是缺少规划和坚持的。这个很重要。梦想需要规划,更需要兼顾到如果安排生活,因为生活就在其中你无法逃脱。更远坚持,我比较赞同长期主义,你总是张快速...

我常常觉得,我是最幸福的人。都说梦想和现实生活无法并行。可我能做到。我可以每天画画,这是我的梦想,也是我的工作。我乐在其中,并觉得未来可期。还有人说事业和家庭没法两全其美。我有一个幸福的家庭,我和妻子互相深爱着、依赖着彼此。我每天白天画画,傍晚做好饭等她回家共进晚餐。周末我给培训班的孩子们教画画,她也会给我送饭。

梦想和生活。事业和家庭。其实都是可以兼顾的。这需要我们的坚持和努力。或许我是幸运的。但是那些无法做到兼顾梦想和生活以及事业和家庭的人们,一定是缺少规划和坚持的。这个很重要。梦想需要规划,更需要兼顾到如果安排生活,因为生活就在其中你无法逃脱。更远坚持,我比较赞同长期主义,你总是张快速实现梦想甚至抛弃生活,那么最后会发现,梦想实现了,生活却没有了。这不是我们最终想要的结果。并且,梦想是需要长期坚持的,而不是短期实现的,能短期实现的不叫梦想,只能叫目标。

——致每一位努力生活的人。

24

孤独这片玫瑰花瓣

孤独永远是一片玫瑰花瓣

浪漫血浆以此获不朽传说

无声无息是纠缠中的温柔

它从女孩手中的花簇跳至憔悴的海港

今夜梦想号就要起航

彼岸只属于诗人和远方的天际

这片玫瑰花瓣会被言语碾碎

被怀疑者践踏

散发出的阵阵沁香只管流入诗的血液

那儿会有灯塔吗,那儿会有爱人吗

渔夫紧紧攥住生的绳索

呐喊声在此夜不再有原有的勇气和哀怜

仿佛要为人生抒写一篇悲壮史诗才算真正活过

孤独永远是一片玫瑰花瓣

浪漫血浆以此获不朽传说

无声无息是纠缠中的温柔

它从女孩手中的花簇跳至憔悴的海港

今夜梦想号就要起航

彼岸只属于诗人和远方的天际

这片玫瑰花瓣会被言语碾碎

被怀疑者践踏

散发出的阵阵沁香只管流入诗的血液

那儿会有灯塔吗,那儿会有爱人吗

渔夫紧紧攥住生的绳索

呐喊声在此夜不再有原有的勇气和哀怜

仿佛要为人生抒写一篇悲壮史诗才算真正活过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