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梦浮灯

16733浏览    219参与
给我魂芯!!!-- 乌梅

游戏已下好,坐等公测

⁄(⁄ ⁄ ⁄ω⁄ ⁄ ⁄)⁄

游戏已下好,坐等公测

⁄(⁄ ⁄ ⁄ω⁄ ⁄ ⁄)⁄

梦浮灯阿官
还曾模糊记得多年前,投下的心愿...

还曾模糊记得多年前,投下的心愿河灯。
今天只想告诉你一声:河灯早已收到,定不辜负你的愿望。
今日《梦浮灯》已开启预下载!
明天10:00见~

还曾模糊记得多年前,投下的心愿河灯。
今天只想告诉你一声:河灯早已收到,定不辜负你的愿望。
今日《梦浮灯》已开启预下载!
明天10:00见~

闲庭云一

当幽都有了论坛(三)

清清做的糕点是(一)中提到的桃花糕,主篇没讲的原因是小白不想跟别人分食哦。(小声)


1L  招魂幡扫地真好使

今日试着自己做了糖藕,味道似乎还不错。

2L  今天也要看住大哥

大哥,你……没有把厨房炸了吧?

3L  是清清不是亲亲

无救放心,有我在旁边看着他呢。

4L  今天也要看住大哥

如此我便放心了。

5L  好想吃甜甜圈啊

谢必安,有范无救这个大厨在,你怎么突然想着进厨房了?

6L不许说我的汤难喝

就是,小七,你不会是因为小八不在,嫌清清做的难吃吧?...

清清做的糕点是(一)中提到的桃花糕,主篇没讲的原因是小白不想跟别人分食哦。(小声)




1L  招魂幡扫地真好使

今日试着自己做了糖藕,味道似乎还不错。

2L  今天也要看住大哥

大哥,你……没有把厨房炸了吧?

3L  是清清不是亲亲

无救放心,有我在旁边看着他呢。

4L  今天也要看住大哥

如此我便放心了。

5L  好想吃甜甜圈啊

谢必安,有范无救这个大厨在,你怎么突然想着进厨房了?

6L不许说我的汤难喝

就是,小七,你不会是因为小八不在,嫌清清做的难吃吧?

7L  招魂幡扫地真好使

怎么可能,孟姐你可别污蔑我。

8L  是清清不是亲亲

必安他就是想自己动手啦,不是你们想的那样。

9L  崔某今天很忙

哦?谢必安,这就是你今日把工作都扔给黑无常的理由?

10L  招魂幡扫地真好使

呜哇老崔,你不要一点声音都没有就出现在别人后面行不行?很吓人的好吗?

11L  幽都最可爱的翠翠

啾~啾啾~啾~

12L  崔某今天很忙

呵呵,连翠翠都在嘲笑你了。

13L  是清清不是亲亲

其实我看到崔大人进来了,但是他让我不要说……

14L  招魂幡扫地真好使

清清,我没有怪你的意思。

15L  招魂幡扫地真好使

老崔,你就知道说我,你不用办公的吗?怎么天天都有空来吃点心?

16L  崔某今天很忙

呵呵,崔某只是恰巧在附近罢了。

17L  好想吃甜甜圈啊

啧啧,怎么又是恰巧?崔大人不会是天天都偷偷跟着我们清清吧?

18L  崔某今天很忙

为何每次都会在小姐附近,崔某也很好奇这个问题的答案呢,呵呵呵呵。

19L  招魂幡扫地真好使

老崔,我警告你,你可别想着对清清动手!

20L  崔某今天很忙

崔某还什么都没做呢。谢必安,你又何必这么紧张。

21L  好想吃甜甜圈啊

清清你放心,我不会让别人欺负你的!

22L  是清清不是亲亲

小芸,必安,崔大人又不是不明事理之人,你们不必太过忧心。

23L  不许说我的汤难喝

哎呀,无常府似乎很热闹呢。小芸,可要跟我一同前去?

24L  好想吃甜甜圈啊

好啊好啊,孟姐姐等我,我收拾一下就来。

25L  招魂幡扫地真好使

诶孟姐,你就别来凑这个热闹了吧?

26L  不许说我的汤难喝

那怎么行,小七第一次下厨,我可得好好尝尝味道。

27L  乐于助人古道心肠

阿马,你说俺们要不要也去凑个热闹啊?

28L  崔大人的迷弟

巡逻的任务完成后,还有指导新人的工作。

29L  乐于助人古道心肠

看来俺是没有这个福气尝到七爷的手艺喽。

30L  好想吃甜甜圈啊

终于到无常府了!

31L  不许说我的汤难喝

小八,怎么只有你一个?小七人呢?清清怎么也不在?

32L  今天也要看住大哥

他们……刚刚走了。

33L  好想吃甜甜圈啊

什么?!谢必安这家伙!

34L  好想吃甜甜圈啊

*******!

(用户好想吃甜甜圈啊已被禁言)

35L  不许说我的汤难喝

小芸,你冷静些。话说回来,小七做的这糖藕,味道还不错啊。

36L  今天也要看住大哥

嗯。

37L  不许说我的汤难喝

谢必安,你要是敢对清清做什么,我要你好看!

38L  不许说我的汤难喝

……

39L  今天也要看住大哥

……

40L  招魂幡扫地真好使

略略略~

逢田梨梨子

【梦浮灯】当你触碰他的腰部以下【阎王篇】

        含成人向描写。

        梗来自阎王剧情+密会触发语音。


        阎王爷正专注于手上的纺车,你靠在他身旁,正拿着随手掂来的古话本,百无聊赖地随意翻阅着。 


        翻到某一页的时候,你细细读去,却发现不对。这话本中分明...

        含成人向描写。

        梗来自阎王剧情+密会触发语音。


        阎王爷正专注于手上的纺车,你靠在他身旁,正拿着随手掂来的古话本,百无聊赖地随意翻阅着。 


        翻到某一页的时候,你细细读去,却发现不对。这话本中分明描写的是男女欢爱之事,还将云雨的细节都一字一句写得清清楚楚。你脸一红,刚想把话本扔开,但耐不住好奇,便接着读了片刻。 


       "在看什么?"蒋子文回头来看你手中的话本,你本能地一惊,连忙把话本往自己身侧藏。 


        子文笑着捉住你的手,毫不费力地就把话本抢了过来,翻开你刚刚读的那一页。 


       "哎呀!别……"你忙道,可是已经晚了。 


        蒋子文先是愣了一下,接着勾唇笑了起来。 


       "你这凡人,居然爱看此等乱七八糟的杂文。" 


       "我才不是…!"你鼓起腮帮,作势想抢回话本,可惜蒋子文比你高大太多,你与他周旋几回合,仍然连他的袖口都够不到。 


        于是你心生一计,趁他不备,抬手隔着寝衣轻轻捏了一下他双腿之间的物事。蒋子文果然低声叫了一声,松开了手,话本摔在地上。你捡起话本欢欣雀跃地逃开一段距离,回头才发现自己闯祸了。 


        蒋子文坐在纺车旁,握紧了拳盯着你,仿佛生了多大的气一般。你正想开口调笑他,却看到了你不曾见过的不该看的东西。 


       "你又故意捉弄我,是不是?"蒋子文沉声道。 


        你敛声乖乖来到他身前,瞥了一眼他鼓胀的……心里盘算着该如何让他消气。未等你回过神来,蒋子文一把将你扯过去,你失去了平衡,跌进他怀里。他侧身一躺,你就这样趴在了阎王爷的身上。大腿好像被什么徒然出现的东西硌着了。 


       "看来,要给你个教训了……" 

 

 


灼灼其然也
公测了!!!!大家都可以玩了!...

公测了!!!!大家都可以玩了!!!!!

公测了!!!!大家都可以玩了!!!!!

逢田梨梨子

【梦浮灯】【黑无常x你】果盘

       "你去大哥的房间了?"


        你手还搭在白无常房间的门上,范无救便凑过来了。在无常府做工的你早已习惯了范无救时常这样叨扰你一些有的没的。


       "嗯。"你笑着答他,"必安又在为各地的鬼吏送过来的案卷头疼了,我看他案上堆了一堆呢。"...



       "你去大哥的房间了?"


        你手还搭在白无常房间的门上,范无救便凑过来了。在无常府做工的你早已习惯了范无救时常这样叨扰你一些有的没的。


       "嗯。"你笑着答他,"必安又在为各地的鬼吏送过来的案卷头疼了,我看他案上堆了一堆呢。"


       "你们说什么了?"


        他别过脸去,眼睛也盯着脚边的小石子,似乎并不在乎我的回答。


        你有些讶异于无救的反应,但也并没过多的在意,就如实回答他:"人间那些恶鬼的事情…我实在是帮不上忙。看必安焦头烂额的,就去厨房切了盘鲜果送到他桌上了,别的什么都没说。"


       "哦…"范无救皱起眉头,微微撇嘴。

 

       "那我呢。"


       "我也想吃你切的果盘…"


        范无救垂着手,眼睛并不看向地下,而是直直地看向你的眼睛,似乎在等待你的回应,又像是在思索自己的用词是不是太过莽撞突兀。

       你失笑,踮起脚去揉他的脸。

 

       范无救是地府五人之中最高的,大概是由于坚持练剑,身上也颇为结实。但他此时却矮下身来,方便你蹂躏他软乎乎的脸。


       "走,我去给你做。"你捏着他的脸,粲然一笑。"我们一起去。"

 

      "好。"他用食指扯上你的袖角,随你一路走去无常府的小厨房。


         你回头望见他的小动作,逗他道:"真奇怪,黑无常大人平日里捕杀恶鬼毫不留情,此刻却牵着一个女子的袖子。"

 

        听了这话,他脸上起了一层薄红,但他并未放手,反而沿着袖子攀上你的手,修长的手指叩进你指缝间,牢牢牵住你的手。


        现在轮到你脸烫了,你抱怨他:"这样,我怎么去取水果?"


        他握住你的手,骤然靠近,眼里藏不住地笑。


       "我想…尝点其他的东西。"

小语公子

谢必安·雁徘徊·并不是甜文(!)

    ①建议打通小白线再看。

    ②文章短小。

    ③虐文排雷。

      没问题就gogogo!


     “我们现在就回去……什么都设有发过……没事……” 

    “一定……一定还有其他方法的……” 

    “不过,死罪可免,...

    ①建议打通小白线再看。

    ②文章短小。

    ③虐文排雷。

      没问题就gogogo!




     “我们现在就回去……什么都设有发过……没事……” 

    “一定……一定还有其他方法的……” 

    “不过,死罪可免,活罪难逃。”  

(见雁徘徊线) 

    又是这个梦,从五十年前那一晚开始我便无一可以安寝。 

    是啊,这一次,我又错了,或者说,是每一次。 

【以上为小白自白.内心所想】 

    “果然,睡不着了啊。”谢必安自言自语道。 

    说罢,他便随意披了件衣裳,带着桃花酒,悄悄地踏出无常府。 

    “嗯,我又想见你了。” 

【小白来到你被封印的地方】 

    啊,你还是那么美。 

    如果能睁开眼睛就美了。 

    谢必安这样想着,深情地望着你。 

    “我又来了,是不是有些叨扰你了。子文那个家伙,可真够狠心的。把你关在这种地方,你一个女孩子家,怎样都会害怕的吧……” 

    “今天来得勿忙,我没准备好孙姨的葱油面和的祥和斋的桃花酥……倒是孟姐桃花酒,刚好无常府上就有……” 

    谢必安熟练地启开一坛酒,在你身前摆了只酒碗,然后斟了满满一碗桃花酒,而他自己倒也随性,便直接用酒坛饮酒。他的酒量并不十分好,喝了这许多便已醉醺醺了。 

    “哈……这美酒,可无论怎么品尝,都比不上你一个吻。(见桃之夭夭线)还记得那日在无常府上么?那些话,虽是醉话,但都是真话……” 

    大概是醉了酒的缘故,他也就忍不住哭出来。 

    “这酒……怎么变苦了?” 

    “所以……为什么是你啊……偏偏是你。” 

    “我本以为,这一次,我不会再错了,我相信留你不去投胎也会有其他方法的……都是我的错(抽泣),都怪我……明明是我太贪心,我想留你在我身边(泣不成声)……” 

    他摇摇晃晃地起身,放下酒坛,用双手去捧着你的脸。可惜,无论他的手多么温暖,你都再也感受不到了。 

    “好冰……原来你在这里这么冷……对不起。” 

    他像是用尽了全力,将你紧紧抱在怀里,好像他这样抱着你,你就不会太冷了。 

    “不会让你寂寞的,我会一直一直陪着你(见雁徘徊)。” 

    “我还等你,嫁到无常府来,给我做一辈子糖藕呢。” 

@枫小语 


森雪太郎
ooc注意⚠ 是上一条必安变小...

ooc注意⚠

是上一条必安变小的后续

ooc注意⚠

是上一条必安变小的后续

逢田梨梨子

【梦浮灯】无常府轶事 第一回

洁癖勿入 有ooc 左右滑动食用

【梦浮灯】无常府轶事 第一回

洁癖勿入 有ooc 左右滑动食用

逢田梨梨子

【梦浮灯】【崔珏x你】无题

        崔珏 

        这天你刚替黑白无常兄弟二人洒扫完毕,正准备返回自己的租房。 


        你大略检查了一下院落各处,确认没有藏匿灰尘的角落之后,轻轻关好了无常府的大门,心里盘算着是去幽都大街的包子铺买两个肉包...

        崔珏 

        这天你刚替黑白无常兄弟二人洒扫完毕,正准备返回自己的租房。 

        

        你大略检查了一下院落各处,确认没有藏匿灰尘的角落之后,轻轻关好了无常府的大门,心里盘算着是去幽都大街的包子铺买两个肉包子充饥呢,还是去孙姨那儿要碗葱油面吃… 


        "小姐。" 


        听到这声音,你反射性的打了个寒颤,心中默默祈祷着不要啊千万不要是他,慢慢转过身去。 

 

       意料之中,一身官服的崔珏出现在你身后,他负手而立,眼含着笑意看你。 


        若是换了幽都其他女鬼,此刻怕是已经幸福得要晕过去了。但你深知这老贼一旦出现,必然没什么好事。你本想直接逃走,但在他灼灼的目光下却挪不动半步,只得硬着头皮行礼。 

 

       "见过崔判官。" 

 

       "免礼。"他轻抚着手中竹制折扇,唇边依旧是让人看不透的笑意,缓缓道:"小姐近日在无常府洗衣烹饪,还要打扫院落,做这些杂务,可觉得疲累?" 

 

        你有些读不懂他的意思,谨言道:"虽然无常府事务繁杂,但并不觉得疲累。二位无常神也并不会为难我。" 

 

        你虽然经几番思忖才说出这番话,话末却免不了大着胆子刺了面前的崔判官一下。言下之意便是,你崔珏为难我的事儿可比做这些杂务难过多了。 


         "哦?" 

 

        崔珏语气骤然变冷,你悄悄攥紧拳头抬眼看他,他的表情依然柔和如常。此时无常府门前不远处已经聚集了三五仰慕崔判官的女鬼,正踌躇着要不要上来捧上自己精心准备的礼物。 

 

        "你要做什么,没事的话我就先回家了。"你意欲要走,刚踏出半步,就被一只有力的手抓住了手臂。 

 

        "崔珏…!你……" 

 

        你被他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下意识想要挣脱,他的手掌虽然不如旁人宽大,但力气却丝毫不减,带着不容拒绝的态度硬生生把你留在原地。 


         见到此情此景,一旁躲着看的女鬼众发出些许的噪乱,你察觉以后更急了,试图用右手去掰开崔珏禁锢你的手,谁知他快速松开了你,反而捉住你另一只手,用指关节牢牢扣住你的手指,那力道甚至带着疼,你一时有些失控,质问他。 


         "你到底要怎么样?" 

 

        崔珏的手稍稍放松了,使你不至于疼痛,但也不让你逃脱。你感受到他的手几乎是没有一点温度,骨节分明但鲜有粗糙的厚茧。你的耳朵咻得热起来,那热度一直延伸至脸颊。你们这不会是在牵手吧?在无常府门口的大街上,旁边还有这么多女鬼看着。 


         崔判官垂眼含笑,道:"我出三倍的工钱,不知小姐能否赏脸到我府上做工?" 


         你愣了一下,使劲把手抽开,然后斩钉截铁地拒绝。 


         崔珏被你挣脱了,但没有表现出愠怒之类的情绪,负手静静微笑着看你,好像刚才什么都没有发生似的。 


         "小姐这样不赏脸,就不怕…" 


         这是要威胁吗?你大声道:"无常府的杂务我已经做习惯了,况且已经和白无常大人约好了最少六个月的工期,若是随意应允旁人,不就是言而无信了吗。" 


           "好。" 崔珏笑着回应。

 

          没想到他放弃的如此之快,你暗自松了一口气。 

 

          崔珏向后退了半步,让出你离开的道路,做出一个请便的手势。


           "小姐可以回家了,等过了六个月工期,崔某再来请小姐。届时给小姐的报酬,不会减少。" 


           他笑意愈浓,你虽然不知道老贼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但你肚子已经十分饿了,于是你快速向他告过辞之后就快步离开了。 


           见你离开,先前躲在周遭的女鬼便一拥而上,有人投其所好捧上珍贵的古籍,有人送上自己亲手绣的荷包,针脚细密,都是鸳鸯戏水,双莲并蒂的好图样。 而崔珏一如既往温柔地向她们道谢,含着笑意收下,尤其是把那个做工精美的荷包收进了袖子里。 


           你回头望见这一幕,只觉得无话可说。 

 

          这老贼,说话阴阳怪气,有什么值得稀罕的… 

 

          崔珏抬眼从人群的缝隙里,找到那一抹愈行愈淡的粉衣,手上暗暗用力捏紧了。 


           "六个月,我可以等。" 


            想到这,崔珏沉寂几百年的心情忽然起了些许悸动。但他从不在外人面前起什么波澜,于是像平常一样保持着笑意,踱步离去。 


            "没关系。你在判官府要做的事,可比在无常府多得多……" 

 


卓吾extra
占tag致歉 开了个语C群,感...

占tag致歉

开了个语C群,感兴趣的可以来玩!

群里已有语C:谢必安,范无救,崔珏,翠翠,冥冥,老崔的判官笔,生死簿,小白的招魂幡

来皮语C或者来玩都行鸭!

占tag致歉

开了个语C群,感兴趣的可以来玩!

群里已有语C:谢必安,范无救,崔珏,翠翠,冥冥,老崔的判官笔,生死簿,小白的招魂幡

来皮语C或者来玩都行鸭!

一口獠牙的小饼干🍪

【梦浮灯/崔珏】相见不识

相见不识结局的一个续写 文笔渣但我好爱崔珏!!!


崔珏。是谁呢?

我拼命翻找所剩无几的记忆,他说我们无甚交集,可我的直觉告诉我,如果真的这样走了,我会后悔。我回头望去,他还呆愣在原地看着我,他好像……很难过?我看着他的眼神,恍惚间想起,很久很久以前,好像也有一个人这么看着我,说要我一直陪着他,还说我骗了他……

“姑娘,姑娘?”引渡的鬼吏唤我。

“啊?”待我回过神来,脸上湿漉漉的。

“快些吧,时间有限。”鬼吏催促道。

我一边应着,一边随手捡起一块石子,用力在小臂上刻下一个“珏”字。没关系,我还有很多世,我一定能想起来。

一旁鬼吏看见叹道:“姑娘这是何苦啊,好容易饮下孟...

相见不识结局的一个续写 文笔渣但我好爱崔珏!!!


崔珏。是谁呢?

我拼命翻找所剩无几的记忆,他说我们无甚交集,可我的直觉告诉我,如果真的这样走了,我会后悔。我回头望去,他还呆愣在原地看着我,他好像……很难过?我看着他的眼神,恍惚间想起,很久很久以前,好像也有一个人这么看着我,说要我一直陪着他,还说我骗了他……

“姑娘,姑娘?”引渡的鬼吏唤我。

“啊?”待我回过神来,脸上湿漉漉的。

“快些吧,时间有限。”鬼吏催促道。

我一边应着,一边随手捡起一块石子,用力在小臂上刻下一个“珏”字。没关系,我还有很多世,我一定能想起来。

一旁鬼吏看见叹道:“姑娘这是何苦啊,好容易饮下孟婆汤忘尽前尘

,这不是徒增烦恼吗?”

我笑了笑:“人总要记着些东西,等苦散尽,甘就来了。”

我踏入轮回,又是一世。

阎罗殿上,阎王眉头紧皱:“崔判官,你罚期已满,当真要入轮回?”

“是。”崔珏平静道。

“可是她早己不复记忆,就算找到她也无济于事啊。”

“见她安稳度日,便可心满意足。”

“……随你罢。”

 

我生于书香门第,父亲是位教书先生,母亲是位大家闺秀,平日里教我读书习字,闲暇时还能上街游玩。

是日,母亲说家里的宣纸和墨用完了,我自告奋勇拉着容浅向大门外跑:“娘我这就去!”

我东跑跑西逛逛,容浅险些撵不上我:“小姐您慢点!前两天不是刚出来过吗!”

我看到一个卖团扇的摊子:“快入夏了,咱们买把扇子吧!”

老板娘笑着招呼我:“姑娘看看,有没有喜欢的?”

我选了一把绣海棠花的,“就这个吧!”

我付完钱正准备走,突然耳畔响起一阵温润的声音,“小姐这把扇子很是好看,不如再题几行字上去,锦上添花。”

我侧头看去,那人笑意盈盈立在阳光下,温润如玉。

这个人好熟悉,我好像在哪见过他。

他笑道:“小姐若是不嫌弃,在下可为小姐题字。”

我点点头:“如此,多谢……崔珏……”

我和他皆是一愣。

“小姐认得我?”不知是不是错觉,他的语气似乎压抑着些许兴奋。

我摇摇头:“我也不知为何一时脱口而出这个名字,我并不认识公子。”

他笑道:“是在下唐突了。”提笔写下一行字:

“层波潋滟远山横,一笑一倾城。”

看到这我不禁面上发烫,他突然俯身在我耳边轻声道:“小姐这样的美人,我是一定要娶进门的。”

我的脸唰的红了,踉跄着后退几步,这人胡说些什么,我拉起容浅就跑。

容浅不明所以:“怎么了小姐?”

我气急败坏道:“那人看着一副君子模样,没想到是个登徒子!”

回到家中,我盯着小臂上那个“珏”字的疤痕,白日街上遇到的那个崔珏,到底和我有什么关系?

夜里,我做了一个梦,梦里那个人和我在一个陌生的地方一起游湖,站在一座桥上看千里华灯。

他也说要娶我,要和我一直在一起。

他说我骗了他。

他说是我不要他。

他说,他叫崔珏……

等我醒来,枕头湿了一大片,明明只是一个梦,怎么感觉像是亲身经历的,为什么我会这么难过?我甩甩头,企图将这些都忘掉。

母亲在门外叫我:“快起来了,今日你堂哥来。”

“我马上来!”

 

“在下崔珏,昨日贵府小姐的东西落在我这了,烦请通报一声。”

“好的!您稍等!”

崔珏正在门口等着,听见两个小厮聊天。

“今天府上谁要来啊?”

“老爷哥哥家的公子,咱们小姐的堂兄,今日可能是来谈论婚事的,俩人打小一起长大的,关系一直很好……”

崔珏听着,脸上笑容未变,眼神却越来越冷,甚至带了些许杀意。

我听说那位崔珏公子来找我,突然想起昨日走的太匆忙,把扇子落下了。

我看到崔珏,他虽然仍旧面带笑意,但我总感觉他周身的气氛怪怪的。

“小姐,您昨日落下的扇子。”

“多谢崔公子,给您添麻烦了。”我感觉现在的他十分危险,只想赶紧离开。

没想到他竟然道:“崔某有些事情,还请小姐借一步说话。”

我随他走到门外拐角处:“崔公子有何事?”

他笑道:“不知昨日崔某说的话,小姐作何感想?”

我犹豫道:“我生性顽劣,怕是配不上崔公子……”

他好像并没有听进我说什么,又上前一步,逼得我连连后退:“崔某听闻,小姐今日要谈婚论嫁了,看来那个人比崔某更合小姐心意。”

他眼神愈发冰冷,将我逼到墙角,我吓得怔愣,说不出一句话。

他轻轻抚摸着我的脸,游移到我的下颌,一边轻声说,手上的力度逐渐加大:“小姐是崔某认定的人,不希望被他人染指。”

他见我浑身瑟缩,蓦地松了手,退后几步,又恢复到之前的温和模样:“既已物归原主,崔某告辞了。”

我仍站在原地,一边揉着吃痛的下颌,一边惊叹,卿本佳人,奈何……有病?

五日后,堂兄带着聘礼上门提亲,父亲母亲都对这门亲事很满意,我因与他自小便在一起,也没有什么意见,婚期定在下月初一。

我接连几日做着同一个梦,梦见和那个叫崔珏的人在一起,那个地方到底是哪里?我和崔珏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我小臂上的那个“珏”字也隐隐发热。

成亲那日,一切都有条不紊的进行着,直到准备拜堂前。

“崔某似乎说过,不希望小姐被他人染指。”

“崔珏?!!”我十分惊诧于他的出现。

来人依旧笑着,周身却散着杀意。

我虽然害怕,但还是上前一步大声道:“今日是我大喜的日子,崔公子到此到底有何贵干?”

他看出我有意将堂兄护在身后,“小姐对堂公子还真是一往情深啊。”

我不知道他想干什么:“他是我夫君,我自然要护着他,你有什么事冲我来!”

“夫君”这两个字彻底激怒了他,他眼神阴鸷,狠狠抓住我朝门外走去,堂上所有人见状都来阻拦他,他信手一挥,所有人静止在原地,一动不动。我还来不及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已经被他扯到了卧房,扔在床榻上。

他欺身上来,将我牢牢禁锢:“若你我先有了夫妻之实,你那位夫君,还会要你么?”

“你敢?!!”

他转而狠狠的掐住我的脖子:“是不是我杀了你,你就再也不能嫁给别人了?”

“疯……疯子……就算……我死了……也是和堂兄同穴……与你无关……”我挣扎着说出这句话。

脖子上的力度突然消失了,我大口呼吸着。

崔珏立在床边,手紧紧握拳,突然大笑:“哈哈哈……我这一辈子……无论生前还是身死……都是自欺欺人,求而不得……”

“我说见你安稳度日便心满意足,可我……不甘心……”

他沉默半晌,转而又恢复到以往的模样,朝我温声道:“小姐,崔某不会放弃的。”

说罢转身出了门。

他没有阻止我成亲,我嫁给了堂兄,但我明显能感觉到堂兄总是躲着我,甚至新婚当夜都没有来,日日宿在书房。一日我端了沏好的茶去书房,堂兄盯着手中的书,也不看我,只是连声应道:“放在那吧。”

“你到底怎么了?”

堂兄放下手中的书,深深叹了口气:“那位崔公子说,若我胆敢碰你,便杀我满门,你和他到底有什么过节?”

“我与他仅仅只是缘悭一面罢了。”

“你现在是我的妻子,他总不能上门来掳走你,我也只能护你至此了。”

我十分愧疚:“堂兄,给你添麻烦了。”

堂兄笑道:“傻丫头,保护自己的妻子是做丈夫的本分,哪有什么麻烦不麻烦的。”

天越来越冷,我和容浅准备去街上买些布料,给堂兄做几件冬衣。

“这几匹颜色手感不错,都拿着吧。”我正在和容浅商量,熟悉的声音插了进来,听不出喜怒。

“小姐还真是费心啊,只是一腔情意无人理,实在可惜。”

我转向他,笑着一字一顿:“我为了夫君,再如何费心费力讨好都是值得的,不劳崔公子费心。”

他双目微眯:“你是要故意气我吗?”

“难不成你又要杀了我?”

他笑了笑:“崔某如此喜爱小姐,怎么舍得,不过小姐的夫君,崔某还是敢的。”他满眼笑意好似春三月的桃花,说出的话却让我如坠冰窟。

我都没意识到自己的声音发抖:“你到底要如何?”

“很简单,让他真正明白,小姐虽然嫁给了他,但到底是崔某的人。”

“你可真是……”我已经想不出任何形容他的词了,“不可理喻!”

“小姐答应么?”

“……”

他拉着我回府,府中无一人敢拦他。他拉着我朝卧房走去,堂兄连忙上来阻拦:“崔公子!你这是要做什么!”

“正好,你就站在门外吧。”堂兄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就已经被施了定身术无法行动。

我又惊又怒:“崔珏!你个混蛋!你要干什么!”

“崔某只是想让公子早些明白。”他一把把我拽进房内,关上了门。

这一夜,红烛帐暖,没有半分情意。

他起身亲了亲我的额头,十分温柔:“昨晚的小姐,崔某十分喜欢,动静不小,想来公子该明白了。”

我浑身无力,却灵台清明。

“崔珏,我好恨你啊。”我慢慢爬起来,走向桌案,拿起剪刀直直插向自己心口:“崔珏……你……放过堂兄……好不好……”

他从未想过我会赴死,冲过来一把抱住我:“你怎么……总是这么狠心……”

我闭上眼睛,意识越来越模糊,手臂上愈发滚烫,崔……珏……我好像……记起来你了……

我再一次来到了鬼门关,与以往不同的是,我认得这里。

引渡的鬼吏走到我面前:“小姐,走吧。”

“崔珏,是你吗?”我认出了他的声音。

他摘下面具,声音颤的厉害,甚至有些不敢相信:“你……认得我?”

“我都想起来了,对不起,是我食言了。”我抬起手臂给他看,“上次轮回的时候,你不肯认我,我把你的名字刻在了手臂上。”

“疼吗?”

“当然疼啊。”我撇了撇嘴,“作为惩罚,我上一世临死才想起你,下一世,你可要早些找到我然后把我娶进门。”

“一定。”

再一世,暮春三月,草长莺飞。

“在下崔珏,初见小姐,恍若隔世,不知可否邀小姐一叙?”

“好。”

梦浮灯阿官
欢迎到轮回台,你是否已经准备好...

欢迎到轮回台,你是否已经准备好了下一世的生活?
无论如何,希望你能不枉此生

梦浮灯4月10日公测倒计时3天

欢迎到轮回台,你是否已经准备好了下一世的生活?
无论如何,希望你能不枉此生

梦浮灯4月10日公测倒计时3天

森雪太郎

ooc注意⚠

非常没有营养的变小梗,尝试了新画风

P2到p4是我最近咕的理由,我太菜了,有很多想法却都画不出来qwq

ooc注意⚠

非常没有营养的变小梗,尝试了新画风

P2到p4是我最近咕的理由,我太菜了,有很多想法却都画不出来qwq

细竹竹

测视力?

不。

比中指。【正解】

[图片]

测视力?

不。

比中指。【正解】

ฅ桃灼ฅ

【幽都幼儿园】【炸教室事件】

  【第一天,上午】

         “砰! ”一道巨声传来。

         “发生什么事了!有没有受伤?!  !”听到声音我急急忙忙赶进教室。...


  【第一天,上午】

         “砰! ”一道巨声传来。

         “发生什么事了!有没有受伤?!  !”听到声音我急急忙忙赶进教室。

         


        “?!   !”看见早已破烂不堪的教室和五张无辜的小脸,我不禁伸手揉了揉太阳穴。



        “...   ...”空气突然凝固。

   


        “说说吧,你们干了什么?”我放下揉太阳穴的手。

     


        “...  ...”气氛再次僵持住。



       “老,老师,我们,不是故意的。”一只小手举起来。

      

         “我们,只,只是在练习法术。”子文抱紧怀里的玩偶,眼角泛起泪花。


           我看着快哭出来的子文,摸了摸他的头温柔说道。


         “好了,好了,别哭了,老师不是在怪你们。”


         “只是这样很危险的你们知道吗?!”


          “你们才刚开始学,还没学会控制,要是一不小心伤了自己怎么办?假如老师没有听见声音,你们是不是要继续练?!”

       


           “我,我再也不敢了。”子文吸了吸鼻子把眼泪憋回去。


          “老师,我知道错了。”必安摸了摸鼻子。


          “  我也知道错了,老师。”无救拽着大哥衣服。


          “嗯,对不起。”重九默默把手放在身后握紧。


          “我们下次不会再犯错了。”

          “子文,你别哭了。”崔珏小心地拿帕子擦干子文脸上的眼泪。


             看着已经不能用的教室,我无奈了叹了口气。


          “好了今天都回家吧,好好休息。”

          “来,老师带你们回家。”我刚说完,突然看到不知何时靠着墙上睡着的无救,心里止不住的软起来。

           

         “我们走吧,嘘!安静一些!”小声地对孩子们说完,我走过去轻轻抱起无救, 刚要走却发现裙摆被人抓住。

             

          “老师,老师我也要抱嘛~”我看着必安一脸期待求抱抱的样子,无奈地揉了揉他的头。


            “无救睡着了,老师下次抱必安好吗?”


            “好吧,那说好了,老师下次要抱我哦!”必安松开拉住我的裙摆。


              “...   ...”我看着走在前面一言不发的重九,下次一定要好好陪他玩一玩。

     

             “玩,玩偶!”后面传来惊叫声。


             “子文,你小心一些!”崔珏一脸慌忙地看向子文。


              眼看着快飞出去的玩偶,子文赶紧向前扑去紧紧抱住玩偶。


              “还,还好铁蛋没有事”看着怀里没有脏的玩偶,子文松了一口气小心地摸了摸它。

             

             “崔珏,谢谢你,我下次会注意的!”子文看向崔珏开心地笑了笑。



          就这样黄昏的小路上,时不时能传来孩子们欢声笑语。

【无脑文看着可爱就好】图片微博酱油酥饼

细竹竹

失 去 智 商

人 间 失 智 现 场

[图片]

失 去 智 商

人 间 失 智 现 场

簪策

求梦浮灯林老板比翼鸟结局攻略!!!我打了好几遍只有忆归途(´・̥̥̥̥ω・̥̥̥̥`) 

求梦浮灯林老板比翼鸟结局攻略!!!我打了好几遍只有忆归途(´・̥̥̥̥ω・̥̥̥̥`) 

卓吾extra

跟风作图

需要自取

p1是我自己瞎填的(因为不想打字就手写了,可见我字体有多么差以及我有多么懒)

原图在p2,需要自取,请不要把制表人以及我的名字抹掉谢谢合作

跟风作图

需要自取

p1是我自己瞎填的(因为不想打字就手写了,可见我字体有多么差以及我有多么懒)

原图在p2,需要自取,请不要把制表人以及我的名字抹掉谢谢合作

安歌

【重九】你是最灿烂的星辰

*有ooc,慎入

*重九向

@永远热爱我所喜欢的 


    “为什么是这样的眼睛?如果我说,这是星星的光辉,你会信吗?”趴在窗前望着外面的风景,忍不住想到之前重九说过的话。

    地府的生活很安稳,林掌柜为我提供了工作的机会,小芸时常会带我出门散心,冥冥偶尔嘴硬心软的关心……在这的每一天都很充实,只是心里永远空落落的,那里是无底的黑洞,吸引着我去靠近,用悲伤和愧疚将我掩埋,但我无法讨厌这种感觉,压抑的痛苦就像是在为谁赎罪一样。

   每当这...

*有ooc,慎入

*重九向

@永远热爱我所喜欢的 







    “为什么是这样的眼睛?如果我说,这是星星的光辉,你会信吗?”趴在窗前望着外面的风景,忍不住想到之前重九说过的话。

    地府的生活很安稳,林掌柜为我提供了工作的机会,小芸时常会带我出门散心,冥冥偶尔嘴硬心软的关心……在这的每一天都很充实,只是心里永远空落落的,那里是无底的黑洞,吸引着我去靠近,用悲伤和愧疚将我掩埋,但我无法讨厌这种感觉,压抑的痛苦就像是在为谁赎罪一样。

   每当这时我都会望向窗外,什么都没有的天空能平复一切。

  小芸说虽然白日里看不到,星星却一直都在。

   这让我想到重九,他总是将自己掩盖在宽大的鬼吏袍和狰狞的面具下,什么也不说只是安静的站在角落,与世隔绝。但在我需要帮助的时候,总是会及时出现解决一切困难。

   地府的夜晚一片漆黑,抬起头看不到月亮,也看不到星星,不过……看不到天上的星星已经不重要了,因为最灿烂的星光一直在我身边。








   “喂,新来的!快醒醒,你怎么站着岗也能睡着?”从梦中惊醒,低着头安静的听着训斥,什么话也没说。

   见我已经醒来,他并没有继续理我,而是转过头和另一个人聊了起来:“哎……你说这天上的神仙究竟怎么回事?近来总是来地府找阎王殿下看凡间的轮回,找崔大人查生死簿,还一个个掀咱们的面具?是天上太无聊来找茬吗?”

  “害,谁知道呢,兴许就是你说的那样?”


   “……”

   “兴许……在找仇人吧……”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