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梦游仙境

638浏览    53参与
Yuki
梦游碎碎冰【末日蔷薇】 创世界...

梦游碎碎冰【末日蔷薇】

创世界系列绝美挂脖连衣裙女雪纺碎花裙

同源工厂!!!广州档口!!!百元平替!


独家实拍上身图&细节图  质量保证


颜色:紫色细闪 SML


72小时内发货!!不搞预售!!现货现发

喜欢的小美女们可以私我或留言

梦游碎碎冰【末日蔷薇】

创世界系列绝美挂脖连衣裙女雪纺碎花裙

同源工厂!!!广州档口!!!百元平替!


独家实拍上身图&细节图  质量保证


颜色:紫色细闪 SML


72小时内发货!!不搞预售!!现货现发

喜欢的小美女们可以私我或留言

Yuki
梦游碎碎冰【桃乐居白茶】 甜美...

梦游碎碎冰【桃乐居白茶】

甜美不规则洋气吊带连衣裙+雪纺皱罩衫


同源工厂!!!广州档口!!!

独家实拍上身图!!细节图!!质量保证


颜色:白色SML一套


72小时内发货!!不搞预售!!现货现发

喜欢的小美女们可以私我


梦游碎碎冰【桃乐居白茶】

甜美不规则洋气吊带连衣裙+雪纺皱罩衫


同源工厂!!!广州档口!!!

独家实拍上身图!!细节图!!质量保证


颜色:白色SML一套


72小时内发货!!不搞预售!!现货现发

喜欢的小美女们可以私我


勤时铭悦
梦游仙境!谎言终将反噬!《雪国列车》第三季P7
梦游仙境!谎言终将反噬!《雪国列车》第三季P7
鱼YYU子
洛克兔:嘘!不要惊醒了女王,不...

洛克兔:嘘!不要惊醒了女王,不然我没办法带你离开


克劳兔:嗯!【抱着钥匙】


好有爱,啊啊啊啊啊


来个梦游仙境的兔兔们,有参考

洛克兔:嘘!不要惊醒了女王,不然我没办法带你离开


克劳兔:嗯!【抱着钥匙】


好有爱,啊啊啊啊啊


来个梦游仙境的兔兔们,有参考

火柴说
红皇后伤害过很多人,但唯独没伤害过白皇后。
红皇后伤害过很多人,但唯独没伤害过白皇后。
伊人噫嘻

仙非仙魔非魔 十七

帝都记之离魂篇(五)


你预定的沙雕文学已到货

请签收!              -小伊


我怎么铺垫了这么多东西,一定是我想太多


当懵懂无知少年嘟

在因缘巧合下

误食离魂草

魂飞天界

会发生

什么


魔域·计都寝宫

       空荡荡的魔域,冰冷的石床上,坐着无聊到冒泡的计都。...


帝都记之离魂篇(五)


你预定的沙雕文学已到货

请签收!              -小伊


我怎么铺垫了这么多东西,一定是我想太多


当懵懂无知少年嘟

在因缘巧合下

误食离魂草

魂飞天界

会发生

什么


魔域·计都寝宫

       空荡荡的魔域,冰冷的石床上,坐着无聊到冒泡的计都。

        无聊的计都时不时地把玩拿在手中的魔草:一会拿到左手,仔细观察,一会又拿到右手,摇晃着魔草,好似企图可以摇晃出什么。然而计都摇晃了半天,魔草依旧还是一株魔草,连花瓣都没过掉落。

        于是下一刻,感觉没意思的计都放下了魔草,将其放在了宝盒内。

        刚要关闭魔盒时,计都突然觉得不能辜负修罗王的美意,再看向魔花时,就想到数花瓣。

        计都不禁要为自己的机智沾沾自喜,然后就从宝盒内再度拿起了魔花。

        正要打算数花瓣时,计都突然发觉到魔草的花瓣居然连着的。

       计都对此感到诧异,觉得很不可思议,冥冥之中感觉此草有点古怪。

        可又突然想起修罗王曾说过这是一株千载难逢的千年魔草,觉得自己无知的计都只好放下心中的疑惑,不疑有他。

        在对魔草的服用问题,计都想来想去,还是觉得此草如此重要,不宜过早服用。下定决心后的计都就把魔草放进了魔盒,并将宝盒郑重其事地放进了石床的暗格中。


        随着修罗王反反复复十年的唠叨和催促下,计都痛定思非(忍受不住),决定在他600岁生辰时,服下此草,以安修罗王之心。


第一年:

修罗王:此草味道如何

计都:也许是草味?

修罗王:......


第二年:

修罗王此草品貌如何

计都:就一株草样

修罗王:......


第三年:

修罗王:此草气味如何

计都:没有草味呢!

修罗王:......


第四年:

修罗王:此草需要特殊处理

计都:我有琉璃净火

修罗王:......


第五年:

修罗王:此草可以熬制成汤

计都:我不喜欢喝汤

修罗王:......


第六年:

修罗王:此草可以炼制成魔丹

计都:我不需要这么麻烦

修罗王:......

......

第九年:

计都:你到底想说什么

修罗王:魔草应在魔力旺盛期时服用,此乃最佳时机

计都:哦

修罗王:......


第十年:

修罗王:计都......

计都:好,我今年生辰马上服用此草

修罗王:其实我只是来问你生辰那天的事,还是如往常一样吗?

计都:嗯

修罗王:不过你能想通,早日服用魔草,也是一件好事。

计都:......


(光明正大地水文)


魔域·宫殿


        时光易逝,不知不觉计都已经600岁了。600岁的生辰如往年一样,修罗王和修罗煞将纷纷献上寿礼(听闻是特意从人间学来的一套),说出准备已久的祝贺词,然后计都就这样过完了每年的生辰。

        600岁的生辰,要说其与众不同的地方,大概就是今年要服用一株千载难逢的千年魔草吧。


计都·寝宫


         收到和往年一样礼物的计都淡定地回到了寝宫,并没有立即打开看看,就把礼物晾在了一旁,开始思考如何服用魔草的可能性。

        计都想了半天,还是决定要说到做到,当即就从暗格处拿出了珍藏了十年的宝盒。

        修罗王一再强调魔草的魔性,因此计都也只好小心翼翼地取出魔草。

        看到魔草过了十年,还依旧通体幽黑,只有草蕊带点银白色,就没有任何变化。再用神思感应一下魔草的内部情况,紧接着就发现魔草还是如十年前一样生机勃勃,魔气满满,没有一丝一毫地泄露。

         计都不知道是宝盒起到了保护的作用,不由自主地感慨道:不愧是千年魔草,就是耐放!

         感受到魔草药性后,计都又开始新的思考:我该怎么服用?是练成丹还是直接服用?

         沉思片刻后,计都决定采取最简单的方法。然后就从宝盒中取出了魔草,接着一顿操作猛如虎地摘掉花朵,随手扔掉花茎和花根,不皱眉头,一口气就直接吞咽了下去,还不带咀嚼滴。

       直接吞下魔草后,很快计都就感觉到神魂出现恍惚,眼前的景色出现叠叠重影,顿时脑子都觉得不太灵光。

        一心以为出现副作用的计都,赶紧用琉璃净火去净化魔草。没想到魔草煞气冲天,一碰到琉璃净火,却化为了灰烬。

        正打算重新吸收魔草的计都,再次要感应时,发现魔草没有了任何踪迹。要不是计都感觉到魔力起伏,还以为是一场梦。不过第一次服用魔草的计都,还以为其是自然现象,就没有去多加思考。

        此刻计都吸收完魔草,就打算提早结束修炼,然后休息一番,修复刚刚的心神不宁。

         不知不觉间,计都很快就陷入了梦中。随着睡眠的加深,计都的魂魄开始离开身体,奔向了不知名的远方。


天界

        寂静的天界处处透着虚幻的白光,和常年不见光芒的魔域恰好相反。

        离魂的计都感到前方一阵明亮,他连忙睁开眼睛,就发现自己是踩在云彩上。云彩看着软绵绵的,其实很有韧劲。计都就在云彩上蹦来蹦去,跳来跳去,感叹着云彩的弹性十足。

        很快就玩腻的计都,又开始感觉到前所未有的无聊,就想着初来乍到,随心地四处逛逛。计都就这样走着走着,不知不觉间就来到了天河边,看见了一大片的梨花树。

         计都沿着梨花花瓣铺成的小道拾阶而上,静静地观赏梨花,看看这一树,很美,看看那一树,更美。仿佛比美似的,棵棵繁花胜雪,在天边漂浮的云霞下,无拘束地欢笑着,自由自在地挥洒着甜香。

        从小就长于魔域的计都从来没有遇见过如此好看的风景,连花都如此格外秀丽,一时间就沉迷其中,无法自拔。

        入迷的计都不禁一步一步地靠近梨花树,紧接着就发现了树下坐着的一个白衣少年。计都一眼就看到白衣少年的背影,他的背坐的挺直,梨花落在其背上,都让计都觉得很是搭配。

        计都正想上前打招呼,却发现自己的手穿过了柏麟,差点吓到了自己。

       柏麟正坐在梨花树下,参悟阵法,就感到一阵风吹过身体,抬头看了下四周,感觉并无异常。天界很少有能穿过身体的风,不过柏麟并没有太在意此事,就继续低头摆弄阵法。

       看到柏麟抬头,心虚的计都急忙转移了视线,随便看了看周围,就发现了在一旁织云霞的织女。

         不过不知道是何种原因,就算计都凑近观看,也不能看到柏麟和织女的脸。

        此时计都眼中:梨花树下,白衣少年在地上随意地画画,而一旁织着云霞的少女笑看着白衣少年。

        他们之间和谐的气氛令计都很是羡慕,他内心真诚地渴望着能够拥有一段这样的情谊,以及这样的相伴。

         不能看到正面的计都并没有放弃,还是很仔细地观察着白衣少年的外观。

         计都看到柏麟头发都被梳了起来,没有一丝杂毛,并用一根精致的银白发簪固定了起来,突然觉得甚是好看,就打算也给自己梳这样的发型。




终于写到这了

          

別人做飯我做碳

是瑪門小可愛的夢遊仙境皮膚!我換到了! 


是瑪門小可愛的夢遊仙境皮膚!我換到了! 



is’land

趟过梦河

梗来自你的铃堡 练习作
莉莉躺在床上,把被子拉高了,只露出一双眼睛毫无睡意地看着黑黢黢的天花板。她好像听到吱呀一声,立刻就转过身去盯着放在床边的衣柜,像一只受惊了的仓鼠似的一动不动。

肯定是柜门自己滑开的,莉莉安慰着自己,但她觉得衣柜门那条窄缝似乎在黑暗中逐渐扩大,好像有什么东西就要钻出来了。那里什么都没有,只有我自己的衣服,她继续安慰自己,可是衣柜门突然自己彻底打开了,就像是有人从里面推开一样。莉莉直接站了起来,她跳到床的另一侧,好像那张娇小的软床是坚固的城墙。
“你还没睡吗?”

莉莉被吓得跳了起来,她转头一看,推开她房门的是佩内洛普小姐,她的家庭教师。她冲进了对方怀里,把头埋在佩内洛普小姐...

梗来自你的铃堡 练习作
莉莉躺在床上,把被子拉高了,只露出一双眼睛毫无睡意地看着黑黢黢的天花板。她好像听到吱呀一声,立刻就转过身去盯着放在床边的衣柜,像一只受惊了的仓鼠似的一动不动。

肯定是柜门自己滑开的,莉莉安慰着自己,但她觉得衣柜门那条窄缝似乎在黑暗中逐渐扩大,好像有什么东西就要钻出来了。那里什么都没有,只有我自己的衣服,她继续安慰自己,可是衣柜门突然自己彻底打开了,就像是有人从里面推开一样。莉莉直接站了起来,她跳到床的另一侧,好像那张娇小的软床是坚固的城墙。
“你还没睡吗?”

莉莉被吓得跳了起来,她转头一看,推开她房门的是佩内洛普小姐,她的家庭教师。她冲进了对方怀里,把头埋在佩内洛普小姐柔软的胸膛上,嘟嘟囔囔地说衣柜里面有怪物。佩内洛普小姐摸了摸她的头发,一手搂着她的肩,一手举着蜡烛,缓缓走近那个衣柜。蜡烛跳动的暖黄火苗照亮了衣柜内部,除了莉莉自己的衣服,什么都没有。
“我想只是衣柜门年久失修了。”佩内洛普小姐轻轻合上了衣柜门,“明天一早我就告诉管家先生,保证明天你睡觉的时候就修好了。”

“你今晚能陪我睡吗?”莉莉拽着佩内洛普小姐的衣角。
“如果你特别害怕的话。”佩内洛普小姐点点头。

莉莉躺在床上,搂紧了佩内洛普小姐的腰:“我能要一个睡前故事吗?”佩内洛普小姐刮了一下她的鼻子,“如你所愿,小公主。”
“很久很久以前,曾经有一个小姑娘……”莉莉觉得自己逐渐变得很轻很轻随着佩内洛普小姐轻缓的声音飘出了窗户,飘向了繁星点点的天空。

她在坠落。

地面变得越来越近,金黄色的沙丘在骄阳地照耀下散发着灼人的热浪。莉莉正面朝下砸在了地上,“嗷”,她痛呼出声。她站起身,拍掉雪白睡裙上的沙砾。天空上没有一片云也没有一丝风,莉莉用手搭了一个瞭望台,朝四周望了望,映入眼帘的,只有沙子,沙子和沙子。低下头看了看自己赤裸的双脚,莉莉迈开步子打算走到沙丘上面去,也许沙丘那边会有别的东西。
沙丘那边有一个白色的东西,但是莉莉不知道那是什么,似乎是一个白色的箱子,和周围的沙海格格不入。莉莉走了过去,但是即使已经看清了这个白色物品的每个细节,她也不知道这是什么。

白色的箱子上镶嵌了一块透明的玻璃,可以看到箱子里面是一格一格的,格子里面摆着一个又一个五颜六色的瓶子,每一排瓶子下面都有着一个价格和按钮。
“我觉得这个东西有点吓人。”

莉莉惊讶地回头,看到佩内洛普小姐整齐地穿着时下最流行的裙子,一手拿着扇子,一手撑着伞站在她身后。
“为什么?”

“我们不知道它是什么,不是吗?”佩内洛普小姐似乎连走近都不想走近,还试图阻止莉莉接近它。但是莉莉却执意绕着它走了一圈:“也许我们能研究出来它是什么?”
“是自动售货机,”佩内洛普小姐说,“就写在这儿,你过来看,然后我们就回家。”

“哇哦,”莉莉站在自动售货机背面,“它后面嵌了一个小的铁板,上面写着2020年10月制造。那可是200年后了!”
“那就是为什么它很可怕的原因。”

“为什么?”莉莉探出头来看着佩内洛普小姐。
佩内洛普小姐扇扇子的速度更快了,但是汗珠还是顺着她的脸颊持续不断地淌下来,她眼睛突出着,声音里带着惊恐:“未来!”

“不过我想看一看未来的东西是怎么样的。”莉莉又跑到自动售货机的正面来了,“啊,在这里,投币处。佩内洛普小姐,你有硬币吗?”
没有人回答她。

莉莉转过身来,佩内洛普小姐不见了。有什么东西在佩内洛普小姐原来站的地方闪闪放光,莉莉捡起来一看,是两个硬币。
她不知道自己应该选择哪种瓶子,就随便按了一个按钮。一个装着冒气泡的黑色液体的瓶子滚了出来,莉莉皱了皱眉,她不喜欢这个颜色。

“呀,”莉莉被瓶子冻了一下,“怎么是冷的。”但是她还是打开瓶盖尝了一小口,“是甜的!”她开心地又喝了一大口。
突然,整个天地都变色了。

金色的沙海张开一张黑色的大口将自动售货机吞了下去,天空上的星辰与朝阳不断变幻,脚下的沙地也长出了植物,但是却随着日月星辰的变幻不断枯荣。终于,世界变幻的速度逐渐慢了下来,天空变成了浩瀚的星空,地面变成了奇怪的黑色石头,远处有山,在星光下投出巨大的阴影。
莉莉手里还拿着那瓶冒着气泡的冰凉黑色液体,原来是自动售货机的地方又有了一个莉莉不认识的东西。

莉莉不知道该怎么形容那个东西,它像是一个巨大的金属怪兽,蛰伏在黑暗里,随时可能暴起。莉莉觉得那个东西很吓人。
“你不应该怕它。它是死的,是过去的。”有人坐在那个金属怪兽身上说话,语调轻缓而温柔,在不甚清晰的星光下,莉莉只能看到一个轮廓,她问:“是佩内洛普小姐吗?”

“不是。”那个人好像拢了拢耳边的鬓发,“某种意义上讲,我是你。”
“你是我?”莉莉壮着胆子走近了几步,却依旧看不清那个人的脸。

“你不应该怕它,就像我不应该怕你。”那个人敲了敲金属怪兽,发出一阵铛铛声,“你觉得它来自未来还是过去?”
莉莉摸了摸那个怪兽,它有着金属的外壳和玻璃做的大眼睛,应该是鼻子的地方挂着一块儿写着数字和字母的金属板,它没有腿,却有着四个轮子。莉莉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东西,她觉得它应该属于未来。但是它又锈迹斑斑,铁红的锈痕从它已经看不出来原本颜色的皮下露出来,像是一个藏在阁楼里的毁容疯女人,它身上都是过去的痕迹。

“它……属于未来,但是……有着一段过去……”莉莉犹豫地轻声回答,她没注意到她这样子发出的声音和那个人的,很像,“它是一段未来的过去。”
寂静的夜里突然刮起了狂风,大朵云彩被刮了过来,遮蔽了星光,低矮的灌木被刮得低下了头。金属怪兽的玻璃眼睛发出了闪亮的白光,莉莉被晃得闭上了眼睛。

“上来。”那个人说。
莉莉被拉上了那只金属怪兽,当她睁开眼睛的时候,怪兽身上只有她一个人,她没能看见那个自称是“她自己”的人的样子。

金属怪兽带着她前进,她们穿过云层,在群星之中前进。莉莉抱着自己的膝盖,她问:“我不知道你能不能听懂我说话,也不知道你能不能回答我。但是我真的有好多问题。”她打开手里那个属于未来的瓶子,又喝了一大口黑色的甜水,“我在哪儿?刚才那个人到底是谁?她真的是我吗?”她突然打了一个嗝,黑色甜水的味道从胃里冲进她的嘴里,莉莉羞红了脸,她把头也埋在了膝盖上,用细细的声音说,“我还存在吗?为什么我感觉不到热也感觉不到冷?”
金属怪兽果然没有回答她。

怪兽带着莉莉在天空漂流,她看着夜色褪去,晨光接管天空。金属怪兽缓缓降低了高度,落在了一片广袤的草地上。铺天盖地的粉色让莉莉有点不敢离开怪兽的脊背。世界上怎么可能有粉色的草原呢?莉莉想着,拍了几下金属怪兽,想让它起飞。
有什么东西过来了!莉莉僵在了那里。一匹白色的独角兽缓缓走来,它一身雪白,就连鬃毛和睫毛都是雪白的,还有着一个优雅结实的角。它走到金属怪兽身边,静静地看着莉莉。莉莉坐在怪兽背上和独角兽对视才发现它的眼睛是粉红色的。

独角兽朝她抬了抬自己的角,似乎是想让她骑上来。莉莉犹豫了一会儿,最后还是跨上了独角兽的背。金属怪兽很快就被它们落在后面,莉莉回头看过去,好像又看到了那个看不清的身影,她挥了挥手,不知道在和谁告别。她趴在独角兽背上看了看自己手里的黑甜水,瓶身上扭曲的倒影朝她笑了笑。
有人居住的痕迹逐渐出现,一个少女走出帐篷,她看到了莉莉和独角兽,就朝着身后一片帐篷喊:“大家快出来,有新人来了!”

独角兽也逐渐放缓了脚步,停在了一顶帐篷边。每一顶帐篷里都走出来一个少女和一匹独角兽,她们都和莉莉一样披着长发赤着脚。看起来最年长的少女走过来摸了摸独角兽的脖子,对莉莉说:“欢迎。”她伸出手来扶住莉莉帮她下马,然后牵着莉莉的手走到了少女们中间。
莉莉环顾四周,问:“这是哪儿?”

“墙里的人叫这里纯泊地,我们叫这里家。”年长的少女说,“欢迎,我是357.”
真是个奇怪的名字,莉莉想,然后她说:“谢谢,我是莉莉。”

“不,你是786.”357笑了笑,“你才刚来,579会帮你的。我来带你认识一下大家。”
“你好,786.”“你好,我是莉莉。”

“你好,786.”“我是莉莉。”
“你好,786.”“你好。”

每一个少女的名字都是一个编号,莉莉刚开始还试图说服她们自己是莉莉,后来只是说你好,到最后,就只是点点头。
579有着一头漂亮的红发,鼻尖上撒了几颗雀斑,她的独角兽有着火红的眼睛。她带着莉莉了解营地,告诉她一些纯泊地里的事情。

“那是什么?”莉莉指着不远处黑压压的墙,墙上树着金属网,她不知道是什么,却觉得很危险。
“哦,那是墙。”579不以为然地说,“等你的独角兽死掉,你就可以进墙里了。啊,你就住这里吧,346前几天去墙里了。”

579看莉莉似乎对墙很好奇,就继续讲了起来:“墙里是阿道亚缇,只有独角兽已经死掉的人才可以进去。不过里面也有本土居民,他们是短头发,也不穿裙子,还有的人头发会长到脸上。”579被自己的比喻逗笑了。
“你们这里男人和女人要用墙分开吗?”莉莉问。

“你那里不是吗?这个世界上不是什么都要分纯泊地和阿道亚缇吗?”
莉莉不知道该怎么回答579的问题,但她隐隐觉得答案不应该是一个简单的“是,都要分开。”她继续问:“独角兽为什么会死?”

579又用那种理所应当的口吻回答:“到了时间,就死了。每个人的独角兽都不是在同一个阶段死掉的,大部分都是在年纪大一点的时候,不过也有人独角兽早早就死掉了。不过……”579的声音低沉了下来,“有的时候,有些阿道亚缇人会跑出来杀掉独角兽。失去独角兽的人不能留在纯泊地,但是阿道亚缇也不接受独角兽非自然死亡的纯泊地人。”
莉莉觉得一阵悚然:“那她们去哪儿?”

“四处流浪吧。”579摇摇头,“阿道亚缇的人总告诫我们要保护好自己,等我们的独角兽自然死掉就没事了。”
“墙是谁建的?”

“这就不知道了,很久很久以前墙就有了。”
“难道就没有独角兽还活着就想去阿道亚缇和独角兽死了却不想去阿道亚缇的人吗?阿道亚缇就没有人想在纯泊地生活吗?”

579重重地摇头,就像是一个拨浪鼓:“你可千万别碰那个墙,看到上面的电网了吗?那个碰一下就会死的。阿道亚缇那么好的地方,怎么会有人想来纯泊地生活,我可是从小都一直很像一个阿道亚缇人呢。”她沉默了一会儿,才继续对莉莉说,“我和你说一件事,你可别告诉其他人。是有人在独角兽自然死亡之后不想去阿道亚缇的,但在纯泊地里可不能谈论她们。她们就在草原上流浪,有的时候和那些独角兽非自然死亡的人混在一起……其实有的独角兽非自然死亡的人都不想和她们待在一起,有的时候阿道亚缇人想把她们带进去,但总有一两个人能躲开。”
远远地传来一声号角,579开心地拍了拍手,“太好了,有人要去阿道亚缇了。走!我们快去看看!”

墙上通往阿道亚缇的大门打开了,也不知道那墙是有多厚,在这边居然只能看到黑洞洞的过道,看不到墙里是什么样子,让莉莉想起卧室里滑开的衣柜门里渗出的黑暗。一个少女走了进去,孤零零的,仿佛就要被黑暗吞下去了。
但她没有。

她身上散发着微弱的光,摇摇晃晃,就像是风中的烛焰。
莉莉突然想叫住她,和她说两句话,但她不知道少女的名字,或者编号。她只能喊:“喂!”

走在门洞里的少女停了下来,她回头了,纯泊地上所有的少女都转过头来看莉莉。
莉莉愣在原地,不知道该怎么办。

每个少女都长着一样的脸,都是莉莉的脸。
莉莉醒了。

佩内洛普小姐不知道去了哪里,天还没有亮,月光隐隐绰绰,那个衣柜,又滑开了。莉莉的脸正对着那条缝隙,柜子里不可言明的黑暗又渗了出来,莉莉盯了半晌,最后翻了个身,睡着了。
-完-

于子菲

呼啸而过的火车和闪闪发光的信号灯

它们让我觉得很安心

身体走得太快 心已经跟不上了

好像没办法停下来 斤斤计较停不下来 患得患失停不下来 期待停不下来 绝望也停不下来
快要疯了

你有多久 没有静下来 进行一场自己与自己的对话

你总希望 生活按照你理想的方式进行 但你也深知 真的生活 从来都不是理想的 你说不要忘记初衷 你说要记得不过是各取所需 你气恼得想哭 却又因为这种想哭的冲动觉得气恼 你明明知道 怎么做才是对的 却又望而却步 你不愿意记起过去那些不好的回忆 你讨厌陷在漩涡里那种不得已的感觉 你渴望依靠却又不肯求援 你痛恨自己的懦弱 也痛恨自己依然懦弱

可是怎么办呀 你这个大傻瓜 你只是停不下来想哭的冲动 你恨自己阻...

它们让我觉得很安心

身体走得太快 心已经跟不上了

好像没办法停下来 斤斤计较停不下来 患得患失停不下来 期待停不下来 绝望也停不下来
快要疯了

你有多久 没有静下来 进行一场自己与自己的对话

你总希望 生活按照你理想的方式进行 但你也深知 真的生活 从来都不是理想的 你说不要忘记初衷 你说要记得不过是各取所需 你气恼得想哭 却又因为这种想哭的冲动觉得气恼 你明明知道 怎么做才是对的 却又望而却步 你不愿意记起过去那些不好的回忆 你讨厌陷在漩涡里那种不得已的感觉 你渴望依靠却又不肯求援 你痛恨自己的懦弱 也痛恨自己依然懦弱

可是怎么办呀 你这个大傻瓜 你只是停不下来想哭的冲动 你恨自己阻止不了眼泪决堤的失控

你想想 这不应该是你想要的样子啊
你做了一件让自己欢喜的事 你在享受它的快乐的同时 总会要承担一部分的痛苦 你既然乐在其中 就要学会痛并快乐着 你长成大人了 想的事情多了 变成熟变世故 得到一些东西 也会失去一些东西  但是 你不应该忘记 有些时候 失去也是一种获得 你要知道 让你痛苦的根源 并不是那些失去的东西 而是失去带来的阵痛 它让你清醒地看到了这个世界的真相 你要学会感谢 要做真正的英雄

晚安 就当享受这安静的午夜吧

青岛26中暴暴龙

【爱丽丝梦游仙境 Alice in Wonderland】】Julia Sarda

【爱丽丝梦游仙境 Alice in Wonderland】】Julia Sarda

水月堂

《小鸡块的仙境漫游之旅》一,梦境化生

弥生一个人坐在走廊里,觉得有点困。神留家本家的长廊在午后的阳光里非常温暖,让人昏昏欲睡。水无似乎在和母亲商量什么事情,把她一个人放在门外。虽然师走之前告诉她,两三句话就好。不过水无已经进去了足足半小时,怎么看都不是三言两语可以说完的。


弥生百无聊赖的在走廊上躺了下来,心里想着等一下和水无去超市要买一些什么材料回来做晚饭,本来回家就没什么可干的,师走早就习惯一个人把家里的事情全部打理干净。弥生有些时候也觉得师走有点不可思议:虽说母亲瘸了一条腿,但是总让人觉得这人一点都不在乎自己身上的问题。操着拐杖健步如飞上街,而且为了方便教训那些不识相的人,师走的拐杖用的是压缩竹——和木刀是一...

弥生一个人坐在走廊里,觉得有点困。神留家本家的长廊在午后的阳光里非常温暖,让人昏昏欲睡。水无似乎在和母亲商量什么事情,把她一个人放在门外。虽然师走之前告诉她,两三句话就好。不过水无已经进去了足足半小时,怎么看都不是三言两语可以说完的。

 

弥生百无聊赖的在走廊上躺了下来,心里想着等一下和水无去超市要买一些什么材料回来做晚饭,本来回家就没什么可干的,师走早就习惯一个人把家里的事情全部打理干净。弥生有些时候也觉得师走有点不可思议:虽说母亲瘸了一条腿,但是总让人觉得这人一点都不在乎自己身上的问题。操着拐杖健步如飞上街,而且为了方便教训那些不识相的人,师走的拐杖用的是压缩竹——和木刀是一个材料。还雕了很多樱花的花枝和花瓣,专门还上了很好看的颜色。至于打起人来有多疼么……弥生没想过,也想象不出来。

 

这种事儿,估计也就只有师走干得出来。

 

好无聊呢……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间,一只兔子从她的面前跑了过去——或者说并不是兔子,而是一个陌生人,却长着兔子的耳朵。低头看着手上的防震腕表,身上穿着一件军服手里似乎还抱着一本列车图集,嘴里念念有词说“完蛋了迟到了诚哥会发火的。”忙不迭就从她面前的院子里跑了过去。

 

我家什么时候有那么奇怪的人啊?!

 

弥生的第一反应并不是报警,而是想去看看这个行色匆匆的……兔子吧,到底要去什么地方。那个长着兔子耳朵的人突然就从院子里那棵大樱花树下的树洞里消失了,弥生探头过去看,黑漆漆的树洞里什么都没有。她喊了一声,结果听见的是自己的回声。

 

好像很深的样子啊……

 

怎么办呢?是回去打断水无和师走的谈话,告诉她们自己发现了一个长着兔子耳朵的男人跑进了樱花树下的树洞?弥生本来也是这么想的,然而不知道怎么的她脚底一滑。呱唧的就摔进了树洞里。

 

接下来的事情已经超出了她所知道的任何常识。弥生发现她摔进的树洞的边缘光滑的就像滑梯,怎样都没法刹车。于是她拖着长长的惊呼声一路一滑到底,重重的摔在了树洞的底部。然而她不觉得疼,也没发现自己摔伤了。最后才发现自己摔在了一大片柔软的草地上,她的面前是一个巨大的花园。

 

这不可能吧,地下怎么可能有花园呢?弥生抬头看着想看看天,天是奇怪的紫色。飘着红色的云,天上居然挂着一个绿油油的太阳,但是在太阳的中间却有一大块金色的花斑,弥生辨认不出形状。但是觉得很刺眼,于是又把头给低了下去。那个有着斑纹的太阳在她的视网膜上灼下了一段时间的光斑,视线很快恢复了。她环顾四周,看到了那个还在匆匆奔跑的,长着兔子耳朵的男人的背影。

 

弥生向着那个人离开的方向追了两步,突然被人叫住了。但是她回头发现一件诡异的事情,没有人啊。她以为自己幻听了,于是拔脚又要走,那个声音就又一次出现了。弥生迷迷糊糊的在自己的四周看了一圈,最后发现有什么东西在戳她的鞋子。低头一看,居然是一个小小的人,一头花白头发看起来年纪很大。

 

他的手里拿着一根奇怪的手杖,戳她鞋子的就是那个东西。

 

弥生蹲下来看着那个老人,虽然个子很小。就像一只老鼠,但是说话声音相当洪亮。老人穿着红黑色的斗篷,上面都是黑色和白色的花纹,花纹的形状看起来就像是扑克牌里的梅花。老人清了清嗓子,用手杖敲了敲弥生低下来的脑袋,意外的非常疼:“小孩子知不知道尊老爱幼啊。”

 

弥生迷迷糊糊露出了鸡块脸,很委屈的看着老人,看起来差点就要哭出来的样子。老人似乎没有火气了,用手杖戳了戳地面:“哭什么啊,我有话和你说。那个男人很危险,你千万不要跟去。”弥生莫名其妙的跟着那个老人走到一棵梅花树下面,老人从树根里翻找出一个瓶子,这个瓶子比老人还要高一倍,黄色的上面画着一张鸡块脸。然后弥生目瞪口呆的看着老人一只手就把那个瓶子举过了头顶:“还有很多话要说,你先把这个给喝了吧。”

 

打开瓶子里面是很浓的抹茶的香味,茶叶特殊的香气钻进鼻腔,弥生忍不住就把瓶子给喝了个干干净净。接着下一秒她发现脚下原本的草地消失成为了森林——或者说一切都没有变化,只是她突然变小了,草丛高过了她的头顶变成了覆盖视野的密林。连那个老人都比她高出很多,弥生迷迷糊糊的看着紫色的天,终于开口说了第一句话:“爷爷你到底给我喝了什么啊。”

 

弥生才看清楚老人原来戴着眼镜,那根手杖比他还高,是黑色的。顶端是扑克牌里的梅花形状,还缀满了红色的各种花纹,梅花杖头还在闪闪发亮:“喝了什么?还能什么,神晓流茶道的玉露抹茶。小丫头你怎么那么不识货。”

 

老人用手杖敲了敲弥生的脑袋,疼的她眼泪都快下来了:“爷爷你不要打我了啊,你不是说有很多事情要说吗。”老人脸上露出突然醒悟的表情点了点头,然后把手杖一把插进地里:“那个男人很危险啊,他是小丑皇帝手下的密探,专门向那个家伙告密。他已经害死了很多人了。”

 

“小丑皇帝是什么?”弥生的脸上依然挂着鸡块脸——事实上她还是搞不清楚眼前的状况。比如这里是什么地方,为什么会有那么大一个花园在她家樱花树的树洞里,为什么居然还能看到天空顺带为什么喝茶会变小。老人摇了摇头说道:“那个家伙的事情,太长太长了。如果你想听我就告诉你,因为我曾经是这里的国王,权杖王国的国王。”


第一章完

芝士抹茶盐岩君
第一幅填色(≧∇≦)(这么一点...

第一幅填色(≧∇≦)(这么一点,感觉自己好偷懒)

第一幅填色(≧∇≦)(这么一点,感觉自己好偷懒)

幻境火焰

最新森系主题样片——《梦游仙境》。初夏午后,丛林铺满新绿,柔嫩的阳光照进童话仙境。据说进入仙境的密码是纯洁的童心。感谢朋友们的关注与支持,祝六一节快乐。


转发的亲有机会免费拍摄这套主题。


最新森系主题样片——《梦游仙境》。初夏午后,丛林铺满新绿,柔嫩的阳光照进童话仙境。据说进入仙境的密码是纯洁的童心。感谢朋友们的关注与支持,祝六一节快乐。

转发的亲有机会免费拍摄这套主题。


Nekoi初
爱丽丝、有勇气喝下魔药吗?

爱丽丝、
有勇气喝下魔药吗?

爱丽丝、
有勇气喝下魔药吗?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