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梦醒了

758浏览    38参与
黎悦(高三缘更)

梦醒(七)

第七章


魏无羡很难过,他不知道,现在的江澄和师姐到底怎么了,江家的处境和名声……


魏无羡,不要想了,江家和你没关系了,你现在只需要报温情她们的恩就可以了。他想。


魏无羡整个人都焉焉儿的,往日里精神的呆毛也垮了下去。


他想:我是不是真像虞夫人说的,祸害一个,不仅没有给父母立牌位,尽子女该尽的孝道,还连累了很多人,蓝湛……三十三道戒鞭,他怎么傻成这样。


蜷缩在石床上,他满心茫然。突然,一袭白衣出现在他的视野,一如往昔的风光霁月,高高在上不可攀。


蓝湛?魏无羡眨眨眼,我那么想他?这幻像,也太逼...

第七章

 

魏无羡很难过,他不知道,现在的江澄和师姐到底怎么了,江家的处境和名声……

 

魏无羡,不要想了,江家和你没关系了,你现在只需要报温情她们的恩就可以了。他想。

 

魏无羡整个人都焉焉儿的,往日里精神的呆毛也垮了下去。

 

他想:我是不是真像虞夫人说的,祸害一个,不仅没有给父母立牌位,尽子女该尽的孝道,还连累了很多人,蓝湛……三十三道戒鞭,他怎么傻成这样。

 

蜷缩在石床上,他满心茫然。突然,一袭白衣出现在他的视野,一如往昔的风光霁月,高高在上不可攀。

 

蓝湛?魏无羡眨眨眼,我那么想他?这幻像,也太逼真了吧,他嘀咕。

 

蓝忘机看着那黑色的一小团,心中涨涨的,“魏婴。”他唤。

 

“哎哎哎,蓝湛!我在!”魏无羡条件反射般回他,如同那年在藏书阁里一般。

 

喊完一愣,蓝湛怎么在这??!!!

 

一骨碌地想爬起来,却又被腹部的伤牵制着,不由得又跌了回去。

 

“别动。”他听见小仙君说。

 

“喝药。”漆黑苦涩的药汁送到了他的唇边,强势并不容拒绝。

 

魏无羡眼神恍惚的吞咽着,觉得小古板被夺舍了。

 

喵的小古板什么时候这么温柔了!!还有他怎么进来的!

 

蓝忘机一手搭着他瘦弱的肩,一手扶着药碗,手下的身躯纤细而瘦弱,蓝忘机只觉得心疼。

 

什么时候开始,自己记忆中神采飞扬,丰神俊朗的少年变成了现在这样苍白瘦弱的青年,蓝忘机不敢细想,魏婴到底在他看不到的地方,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罪?那些披着人皮的魑魅魍魉,到底要从魏婴身上得到多少利益,才能够满足?

 

蓝忘机眼神冰冷,他不会再让魏婴受伤。

 

谁动你,我便杀谁!

 

蓝忘机看着苦着脸喝药的魏无羡,暗下决心。

 

魏无羡还在回味苦涩的药味,没看到蓝忘机温柔的眼,不过他感觉到了,那年初见时还满是青涩的小仙君,已经成长成一个能扛起一片天的男人,他的怀抱很温暖,暖的让人想哭。

 

魏无羡兀自红了眼眶,他为别人撑起一片小世界,可他忘了,他自己的世界没人支撑,不过现在,有一丝丝光亮已经出现,在他没察觉的情况下,一步一步的占据的他的心,直至将他蚕食殆尽,满心满眼只有一人。

 

蓝忘机轻轻拍着他的背,让他在自己的臂弯中安心睡去。

 

他很想和魏婴说话,可温情的话却让他不得不在意,魏婴很不会照顾自己,所以哪怕只是一会儿,他都愿意让魏婴好好休息。

 

睡吧,魏婴,我在。

 

哪怕与世人为敌,我都要同你一起。

 

————————————————————

 

作者有话说:消失了蛮久的,趁着放月假发一更,不过下次更新估计就是在7月份高考结束以后了,苦啊,谢谢米娜桑对我的支持😘

 

别问,问就是想看小情侣快点捅破窗户纸!

嘛,可能下一章就是聂大蓝大上乱葬岗?还是说等汪叽知道金丹一事后再上!怀桑的话,他修为不高,所以没有聂大他们快,不过狐朋狗友组很快就会会面啦!

 

 

 

 

 

 

黎悦(高三缘更)

梦醒(六)

更文啦更文啦!


我发现米娜桑好像对这篇文热情要高一点(是高太多!)


对江家不友好,不喜者勿入!!注意!是整个江家!!


连带着三百分福利哦⊙∀⊙!

………………………………………………………


第六章


魏无羡深呼出一口气,看了看大厅中形形色色的魑魅魍魉,只觉得疲惫。


“江宗主,温情一脉的情,我报了,酬金,就当是我还给江家的,以后,就这样吧。”


魏无羡转身出了门,他感到自己轻松了许多,但随之而来的,却是彻骨的悲伤,那是曾经,他视为性命的江家,如今,彻底和他没关系了。


江晚吟还在愤愤不平,开玩笑,魏无...


更文啦更文啦!


我发现米娜桑好像对这篇文热情要高一点(是高太多!)


对江家不友好,不喜者勿入!!注意!是整个江家!!


连带着三百分福利哦⊙∀⊙!

………………………………………………………


第六章

 

魏无羡深呼出一口气,看了看大厅中形形色色的魑魅魍魉,只觉得疲惫。

 

“江宗主,温情一脉的情,我报了,酬金,就当是我还给江家的,以后,就这样吧。”

 

魏无羡转身出了门,他感到自己轻松了许多,但随之而来的,却是彻骨的悲伤,那是曾经,他视为性命的江家,如今,彻底和他没关系了。

 

江晚吟还在愤愤不平,开玩笑,魏无羡是他一辈子的家仆,孝敬他银钱是应该的,怎么能说走就走呢?

 

他想追上去,江厌离却死死拉住他的袖子,泪眼婆娑的摇头,她知道,这次的阿羡,是真的要走了,阿澄再追,就断了所有的情了。

 

蓝曦臣看了一眼坐立不安的弟弟,笑了笑:“去吧。”去吧,忘机,兄长只希望你开心。

 

“谢兄长。”蓝忘机知道,他的兄长很疼他,有了兄长的支持,他可以毫无顾忌的去追他的魏婴。

 

魏无羡回到了乱葬岗后就一个人待在伏魔洞里,温情看见他半死不活的样子深深叹了一口气,正准备把药给他送进去,一道冰蓝色的剑光落在了乱葬岗外。

 

蓝忘机急匆匆地御剑追赶魏无羡,正停在了那荒山外,毫不犹豫的快步走进乱葬岗,他遇上了温情。

 

“含光君,留步。”温情堵住了他,“来此有何贵干?”

 

蓝忘机:“温姑娘,魏婴在何处?”

 

原来是来找那个大傻子的,“含光君,我们相信你不会伤害他,你是唯一一个他带进来的,所以,别辜负他的信任。”温情为他引路,她知道,在魏无羡那个大傻子心里,含光君蓝忘机与那江家人绝对是不同的,至少,江晚吟就没有含光君的待遇。

 

蓝忘机行了一礼,“多谢。”一谢你们救他,二谢你们给了他一个家,三谢你们照顾他。

 

“请。”

 

蓝忘机随着温情进入了乱葬岗,伏魔洞外,温情还塞了碗药给他,让他哄魏婴喝下,也好让魏无羡不要再糟蹋自己的身体。

 

蓝忘机端着药,带着些莫名的忐忑与欣喜,踏入了伏魔洞内。

 

那边蓝忘机匆匆追着魏无羡去了,这厢好戏才刚刚开始。

 

首先,先发制人的是清河聂氏的宗主聂明玦!大家有请(对不住,串场了,咳)

 

聂明玦瞪着黑脸的江晚吟:“江宗主,先前聂某人问过魏公子收留温情一脉的原因,你只说有恩,其他的便支支吾吾不肯回答,那么聂某如今还想再问一句,温情一脉,究竟与你江家,有何恩情?!!”

 

在场的人都心知肚明,这话相当于白问,毕竟魏无羡来时便什么都说了,聂明玦只是再确定一番罢了。

 

江晚吟脸色铁青,双手紧握成拳,聂明玦这个莽夫!!魏无羡!!你看你干的好事!!等我去乱葬岗!!我一定要你为江家付出代价!!你给我等着!!

 

“聂宗主说笑了,温情一脉救了阿羡和阿澄,当然是于我云梦江氏有恩了。”江厌离听了个一知半解,倒也能猜出个大概,当下就急急忙忙地为江澄解释。

 

“江姑娘言重了,魏兄已经说得很清楚了,敛尸之恩,收留之恩,就只当得你们区区两字吗?”一直躲在聂明玦身后的聂怀桑摇着扇子说。

 

聂怀桑心中的小人骄傲的拍拍胸脯,他就知道,他魏兄那么有趣一个人,怎么会干出不分青红皂白随意杀人这么丧心病狂的事来。

 

魏兄啊魏兄,你这次可算是会做出一件对你好的事喽(虽然也不是为了你自己),等等小弟,小弟改天上乱葬岗找你,顺便给你瞧瞧小弟新得的宝贝,嘿嘿。

 

聂怀桑心里的小算盘打的啪啪直响,打算瞒着自己大哥去找他魏兄玩儿。

 

江厌离没想到聂怀桑会替魏无羡说话,她知道魏无羡很受欢迎,谁都和他处得来,人缘极好,但她一直以为魏无羡的好友、最在乎的友人只有她的弟弟,没想到不仅是姑苏蓝氏的蓝二公子,甚至连清河聂氏的聂二公子也和阿羡关系这么好,手足无措站在原地,不敢接话,只敢偷偷看金子轩,希望他能帮着自己说一句。

 

金光瑶见状,上前说:“大哥何必咄咄逼人,今日的花宴都是为了让大家轻松嘛,温家好不容易倒了,大家都放松放松。”

 

“阿瑶,你等等。”此时,是误会了自己弟弟的弟控、另一个大头姑苏蓝氏的宗主蓝曦臣,准备发起新一轮的进攻!!(咳!)

 

金光善咳了两声,满脸堆笑:“大家都是来做客的,何必呢,江宗主先归席吧,蓝宗主聂宗主呢也稍稍放一下此事,此事我金家调查出结果就会告诉各位的。”

 

“是啊是啊,何必呢。”“对,大家接着聊。”几家小家族的家主连忙附和着金光善,蓝曦臣也不好再追究,金光善终究比他们大了一辈,又有金光瑶的面子在,只能暗下决心查明真相,还魏无羡一个清白。

 

花宴又恢复了热热闹闹,底下的暗潮汹涌也不足为外人道了,只是云梦江氏,可就再也没有什么可靠的小家族愿意投奔了,夷陵老祖这么神通广大都能被他们逼得走投无路困守尸山,又何况是他们呢,毕竟谁也不是夷陵老祖,那么豁达不和人计较。

 

当然,一些家族回去后就断了和江家虞家的生意也就不足为奇了,谁也不想家宅不宁、被血虫黏上不是。

 

 

……………………………………………………

 

作者有话说:下章看蓝二哥哥在线喂药😉

迟到的元宵贺文

黎悦(高三缘更)

梦醒(五)

第五章


江晚吟站在众人的目光下,这种滋味对他来说并不好受,他要的,是旁人敬佩景仰的目光,而不是像现在这种,带着猜疑与鄙夷的眼神。


魏无羡!魏无羡!又是你,害死我爹娘,害了我江家,你凭什么,凭什么还有脸在大庭广众下让我没脸!!


“魏无羡,你别忘了,谁把你捡回来……”“阿澄!”江晚吟本想老调重弹,却被一声焦急的女声打断。


江厌离正和金子轩吟歌诵赋,风花雪月的好不快活,一个小厮疾驰忙慌地跑过,在金子轩的再三逼问下,才说道魏无羡找上门来了,两人这才歇了那些心思,着急地赶来。


“阿羡,你怎么来了,过来师姐看看。”江厌离看到这剑...

第五章


江晚吟站在众人的目光下,这种滋味对他来说并不好受,他要的,是旁人敬佩景仰的目光,而不是像现在这种,带着猜疑与鄙夷的眼神。

 

魏无羡!魏无羡!又是你,害死我爹娘,害了我江家,你凭什么,凭什么还有脸在大庭广众下让我没脸!!

 

“魏无羡,你别忘了,谁把你捡回来……”“阿澄!”江晚吟本想老调重弹,却被一声焦急的女声打断。

 

江厌离正和金子轩吟歌诵赋,风花雪月的好不快活,一个小厮疾驰忙慌地跑过,在金子轩的再三逼问下,才说道魏无羡找上门来了,两人这才歇了那些心思,着急地赶来。

 

“阿羡,你怎么来了,过来师姐看看。”江厌离看到这剑拔弩张的场面,一下就慌了。

 

阿羡,阿羡怎么会来?他,他不应该在这的,还有阿澄,阿澄刚刚在说什么?

 

魏无羡只觉得悲凉,江家对他最好的师姐,或者说是他认为全世界最好的师姐,在旁人眼中,只怕是个亏德的女子。

 

师姐,阿羡头次觉得,你的行为是这样可笑,师姐!你……你还在孝期啊!虽说已不是热孝,可你也不能……

 

“阿羡?”江厌离怔怔地看着魏无羡,她觉得自己的弟弟不一样了,她又看了看黑着脸的江澄,满心的茫然。

 

魏无羡不看她,以前,他觉得师姐很好很好,没人配得上她,可是依现在的形式来看,恐怕除了金子轩,也没人敢接手他的师姐。

 

一个孝期和人热恋的女人,一个被拒绝还要偷偷去送汤的女人,一个不懂得任何交际不会管理宗族事务的只会待在厨房的女人,旁人会怎么想?

 

这个世界对女子本来就不公平,哪怕是在修真界也是如此。出色的女修很少,如藏色散人一般的就更少了,何况他的师姐,直至今日,也未曾结丹。

 

一个天真的女子和她同样天真正直的心上人,要怎样才能在这混乱的金家生存下去。

 

魏无羡不敢想,也不愿去想了。能做的他做了,该说的他说了,还要他怎样?像梦中一般,在死后才醒悟,早就迟了。

 

金丹,我还了

温情一脉的恩,我报了

射日之征的酬金,我不要了

养育之恩,早被虞夫人打没了

我早该与江家无关了。

 

………………………………………………………

 

作者有话说:我现在觉得江厌离真的是……要我的心上人这样对我,别说心上人了,直接就成仇人了,古代女子枷锁多,现代的也不少,江厌离这样做,真的是把话柄送给人家了,到时候一人一口唾沫就能淹死她,女人处于弱势,就像一个男人成功了,别人就会说是他聪明有能力,一个女人成功,什么话恶心就往她身上招呼,而且她父母刚亡就能去给男人送汤,女人的嘴巴不好惹,表面上人家不说是看在弟弟的面子上,但背地里怎么说就是人家的自由了,也不好好想想,而且我觉得温情才是最好的姐姐,两人根本没法比。

 

黎悦(高三缘更)

梦醒(四)

二百粉福利!!


各位小可爱注意查收!!


不管不管!人物归秀秀!ooc归我!


……………………………………………………


第四章


魏无羡整理下思绪,缓缓开口:“不知江宗主可还记得,昔年你我二人一同逃避温家追杀时,是谁救了我们?啊?”江澄发现自己能说话了,估计是蓝忘机大发慈悲地给他解了,方便魏无羡与他对质,于是咬着牙道:“我又没让那温狗救!全是你魏无羡自作主张!”


魏无羡说出此话后,底下便有了窃窃私语声,江澄满心愤怒,金家父子终于感到了有些不对,这江晚吟的脾性他们可是知道的,也没少在暗地里笑他愚蠢,当江澄说完后,他们撕了江澄嘴的心都有了,这还怎...



二百粉福利!!


各位小可爱注意查收!!


不管不管!人物归秀秀!ooc归我!


……………………………………………………


第四章


魏无羡整理下思绪,缓缓开口:“不知江宗主可还记得,昔年你我二人一同逃避温家追杀时,是谁救了我们?啊?”江澄发现自己能说话了,估计是蓝忘机大发慈悲地给他解了,方便魏无羡与他对质,于是咬着牙道:“我又没让那温狗救!全是你魏无羡自作主张!”

 

魏无羡说出此话后,底下便有了窃窃私语声,江澄满心愤怒,金家父子终于感到了有些不对,这江晚吟的脾性他们可是知道的,也没少在暗地里笑他愚蠢,当江澄说完后,他们撕了江澄嘴的心都有了,这还怎么把夷陵老祖收为己用,金光瑶闭眼,他们之前奋力往魏无羡身上泼的脏水,恐怕就……

 

听见那厢魏无羡又说:“好!江宗主,那你可还记得,又是谁,冒着被温晁发现被打死的危险,替着他,收敛了他父母的尸骨的!!”

 

此言一出,满座哗然。

 

聂明玦直接站起,霸下出鞘,额头上青筋暴起,厉声质问:“江宗主!之前在花宴上询问,你又为何不说!”蓝曦臣的脸色也不太好看,弟弟的心上人之前被他和蓝家如此误会,如今真相大白,怕是忘机也寒了心,“是啊,江宗主,”蓝曦臣紧随赤峰尊后,“当日你含糊其辞,这次总得给个交代!”

 

聂明玦冷哼一声,他现在是完全看不上这江晚吟,代敛父母尸骨,此等大恩,也是能说没就没的吗!!真是枉为人子!不过观这魏无羡,可真是有情有义,当得上是豪杰!

 

江澄冲他怒吼:“那又怎样?他温狗害死我全家,灭我江家满门,我还要救他们不成吗?!?”说罢,他好像又想起了什么似的,轻笑道:“魏无羡!你可别忘了,我莲花坞会灭门,不都是你害得吗!就是你!英雄病!你救蓝忘机金子轩做什么!温晁拿他们开刀,那他们死了就死了,那是他们运气不好!和我江家有关系吗?!啊?就是你!救了他们,让我家满门被灭!”

 

话音刚落,江澄就意识到大事不好,蓝家金家都在这呢,他在魏无羡面前口不择言惯了,怒气一上涌,就什么都顾不上了。

 

蓝曦臣活活捏碎了手中的茶杯,江晚吟什么意思?什么叫忘机死了就死了?一向待人温和的泽芜君这次是彻底冷下了脸。

 

金光善眼中更是闪过一丝杀意,金子轩是他嫡子,也是兰陵金氏唯一的继承人,却成了,江澄口中死了就死了的无名之徒,叫他怎能不气!

 

“那江宗主的意思是,家弟忘机就该死在温晁手上,不该被魏公子救下是吗?”蓝曦臣语气森寒,全然不顾手上被瓷杯碎片划开的伤口,蓝忘机倒是不甚在意,江晚吟不过一个跳梁小丑,半根头发也比不上他的魏婴。吩咐一旁的门生取来金疮药,准备给自家兄长鲜血淋漓的手上药。

 

“合着这江宗主的意思是我儿子轩也活该被杀了?”金光善紧随其后,他虽然风流,但一点也没有更换继承人的念头,何况金子轩从小便是用了金家最好的资源修炼的,怎么可以轻易放弃。

 

“哼,和此等宵小之徒还费什么口舌?忘恩负义!”聂明玦脾气火爆,他与蓝曦臣交好,蓝忘机也算是他半个弟弟,他欣赏蓝忘机,不仅仅是因为蓝忘机的身份,更是因为蓝忘机的品行。

 

“父亲,大哥,息怒,我瞧着魏公子好像还有话要说呢。”金光瑶安抚着他这位脾气暴躁的义兄,眼中精光闪过,魏无羡,竟真的与江家撕破了脸皮。给心腹使了个眼色,心腹会意,寻了个机会就偷溜出宴会厅。

 

………………………………………………………

ZERO

逝去的青春吧    /遇到了充满活力的孩子,不禁又想起自己/

你知道的罢,我是个无趣的人,所幸遇到了你,我的四季如春;希望你不知道,我这个傻子啊,还停留在这里,好像你的新的一段旅程里还挺热闹的。难以争论对错。我也曾失落过,但旅途总要继续,好在我的心还是可以重新填满的。

逝去的青春吧    /遇到了充满活力的孩子,不禁又想起自己/

你知道的罢,我是个无趣的人,所幸遇到了你,我的四季如春;希望你不知道,我这个傻子啊,还停留在这里,好像你的新的一段旅程里还挺热闹的。难以争论对错。我也曾失落过,但旅途总要继续,好在我的心还是可以重新填满的。


黎悦(高三缘更)

靠,文字版的粘贴不上去!真是气死我了!米娜桑还是看图吧

靠,文字版的粘贴不上去!真是气死我了!米娜桑还是看图吧

黎悦(高三缘更)

梦醒(二)

反反复复被屏,唉看看评论能不能找到


反反复复被屏,唉看看评论能不能找到


黎悦(高三缘更)

梦醒(一)

忘羡是白月光

不喜欢江家,江家粉勿入,洗脑包无效

时间线在假决裂后初上乱葬岗时

如有与其他大大雷同,就是我无意中抄袭,可提醒


正文

一梦三千,醒已桑田


魏无羡在伏魔洞中发愣,他做了一个梦。梦中荒唐,他实在不愿信,可现实又那么残酷。魏无羡不傻,他只是习惯了一个人把所有委屈忍下来,不去言说罢了。想到梦中温情被挫骨扬灰,温家老幼被残忍杀害扔入血池、不得超生,魏无羡只觉得悲凉。江澄,你知道自己做了什么吗……魏无羡忽略腹部的伤口,把自己团成一团,他闭上了眼。脑中的内容清晰不已,魏无羡却清楚得很,那些就是真的。


温情站在伏魔洞口...

忘羡是白月光

不喜欢江家,江家粉勿入,洗脑包无效

时间线在假决裂后初上乱葬岗时

如有与其他大大雷同,就是我无意中抄袭,可提醒

 

 

正文

一梦三千,醒已桑田

 

魏无羡在伏魔洞中发愣,他做了一个梦。梦中荒唐,他实在不愿信,可现实又那么残酷。魏无羡不傻,他只是习惯了一个人把所有委屈忍下来,不去言说罢了。想到梦中温情被挫骨扬灰,温家老幼被残忍杀害扔入血池、不得超生,魏无羡只觉得悲凉。江澄,你知道自己做了什么吗……魏无羡忽略腹部的伤口,把自己团成一团,他闭上了眼。脑中的内容清晰不已,魏无羡却清楚得很,那些就是真的。

 

温情站在伏魔洞口看着阴影里小小的魏无羡,她叹了口气,她不是不知道江澄来找过魏无羡,甚至江澄的话她也是听到的,温情觉得魏无羡傻,可就是这样一个傻子,在这个温性即罪的年代里,为了恩情,让自己画地为牢,万人唾骂。江晚吟,你不配。

 

魏无羡任自己沉浸在梦中,回忆着以前被刻意忽略的细节。他发现,自己再也找不到理由来为江澄的行为开脱,温情一脉何错之有,不说别的,单是温宁收敛江枫眠夫妻尸骨之恩,那便是他们这群后辈,用命也还不完的。还有……蓝湛的情,魏无羡只觉得头疼,“蓝湛,我配不上你这般深情的……”

须臾,温情走了进来,“魏无羡,喝药。”死板的话语中暗藏着担心,“温情。”魏无羡只是看着她:“我是不是很傻。”

温情看着他,“是很傻,你就是个傻子。”

“那江澄……”

“魏无羡。”温情猛然打断他,“我一直后悔,后悔你来求我,后悔你的金丹……更后悔我在你求我救他的时候没有一刀抹了他的脖子!”她深吸一口气,“喝药吧。”魏无羡一言不发地喝了药。“温情,我……我出去一趟。”不等温情反应,魏无羡起身。

 

目的地,金陵台。

……………………………………………………………
 先放一章试试水,有人看再更

郁闷星期几

在大厅睡着、突然醒了

然而我并没做梦

而是被冷醒了

到现在也没睡着

原来我是真的缺少温暖

需求盖几张被子...

为什么要加上真的呢

这个时代你说一个词

会衍生很多种意思

会出现很多种猜测

你所说一并不是实在的一

像我这样实在又单纯的人

的确难以再出现了

我还是可以为自己自豪的🌚

如果和别人这样说

又说我矫情,幼稚了

然而又会有人说

羡慕你可以矫情和幼稚…

……🤦🏿‍♂️🤷🏿🤦🏿‍♂️🤷🏿🤷🏿

好吧、那我也只能说

难得矫情、得以幼稚吧

在大厅睡着、突然醒了

然而我并没做梦

而是被冷醒了

到现在也没睡着

原来我是真的缺少温暖

需求盖几张被子...

为什么要加上真的呢

这个时代你说一个词

会衍生很多种意思

会出现很多种猜测

你所说一并不是实在的一

像我这样实在又单纯的人

的确难以再出现了

我还是可以为自己自豪的🌚

如果和别人这样说

又说我矫情,幼稚了

然而又会有人说

羡慕你可以矫情和幼稚…

……🤦🏿‍♂️🤷🏿🤦🏿‍♂️🤷🏿🤷🏿

好吧、那我也只能说

难得矫情、得以幼稚吧

黑土山风
黑夜给了黑夜的人一道光 这星空...

黑夜给了黑夜的人一道光

这星空三千丈

编一编,做翅膀

深夜诗人跟我一起唱

我们啦啦啦啦啦

这夜晚

为我们,而璀璨

——《深夜诗人》

黑夜给了黑夜的人一道光

这星空三千丈

编一编,做翅膀

深夜诗人跟我一起唱

我们啦啦啦啦啦

这夜晚

为我们,而璀璨

——《深夜诗人》

Ailueas-66
7月30号,首页突然开始感慨b...

7月30号,首页突然开始感慨brolin,我写过这么一段话,现在想法依然没变,所以贴在这里,做个纪念。
↓↓↓↓↓↓↓↓↓↓↓↓↓
#看首页情感分析有感
想太多没有意义啊,不是当事人什么都理不清的。
爱情也好,友谊也罢,无论那是什么感情,我就给这种感情定义为brolin了。看到他们这么多年以后还这么亲密,这种感情本身就很令人感动了,也没必要非得搞明白那到底是什么。
现在阶段,只要【不打扰真人】,怎么想都是个人自由。C说到AM关系时就讲,你愿意这么去理解,那你看到的事情就都是那个样子,每个人都能看到自己想看的东西。哪有绝对的现实,所有的客观在经过人以后都会成为主观(唯心主义?)。
难道最伟大的感情就一定得是...

7月30号,首页突然开始感慨brolin,我写过这么一段话,现在想法依然没变,所以贴在这里,做个纪念。
↓↓↓↓↓↓↓↓↓↓↓↓↓
#看首页情感分析有感
想太多没有意义啊,不是当事人什么都理不清的。
爱情也好,友谊也罢,无论那是什么感情,我就给这种感情定义为brolin了。看到他们这么多年以后还这么亲密,这种感情本身就很令人感动了,也没必要非得搞明白那到底是什么。
现在阶段,只要【不打扰真人】,怎么想都是个人自由。C说到AM关系时就讲,你愿意这么去理解,那你看到的事情就都是那个样子,每个人都能看到自己想看的东西。哪有绝对的现实,所有的客观在经过人以后都会成为主观(唯心主义?)。
难道最伟大的感情就一定得是爱情吗?我觉得如果两个人能一辈子这样亲密无间,无条件支持对方,就算没有结婚没有上床没有接吻没有幻想中的等等等等,那又怎么样?这情谊本身就很难得了。也不用非得zqsg到两个人最后没结婚就要如何如何。婚姻不是最重要的,两人之间的感情才是。
如果非要讲,我现在是站恋人关系的,因为我的立场,所以我也自带滤镜。如果最后成了,那我圆满上天。如果没有,那我也不会觉得我看到的都是假的,只是那种感情不是爱情而已,并不会影响到那份感情的真实。
感情都是真的,这就够啦~想想那么多真真假假的西皮,有多少都只是荧幕前的作秀和假象啊。至少我们站的这对有深刻的真感情,这还不够幸运吗?所以就算以后的事没有按想象中发展,那也没关系啊。他们俩还是那样的相处方式,不还是我们喜欢的他们嘛~
为这样的人间真情干杯了🍻

ZERO

梦梦梦,一场梦

1-多日缤纷梦幻邪?梦醒花落知多少,嗅不出,一番滋味。阑珊久经难再盛,何况惘然岁月!

1.1-空幻想终将梦醒,胸中愁绪多少无法说,美酒凉了再温酒也难再有当初滋味,再说当初还未必是美酒呢!即使温热后滋味也难说!

1-多日缤纷梦幻邪?梦醒花落知多少,嗅不出,一番滋味。阑珊久经难再盛,何况惘然岁月!

1.1-空幻想终将梦醒,胸中愁绪多少无法说,美酒凉了再温酒也难再有当初滋味,再说当初还未必是美酒呢!即使温热后滋味也难说!

少少的口袋
没有什么好害怕的

没有什么好害怕的

没有什么好害怕的

公孫澤
总以为觉得自己很幸福其实只是一...

总以为觉得自己很幸福
其实只是一场梦

总以为觉得自己很幸福
其实只是一场梦

五月书香溢

夜深 人静 心破碎

黑夜,
带给我孤独和沉思。

你能想象吗。
你把你所有的一切都给了他。
他却在关心他初恋吃了吗,睡了吗,下班了吗。

有人会问,你给了他什么。有人会说,他关心一下初恋也没什么。

我给了他恋爱期间的绝对忠诚。
他送给我一次又一次的背叛。
即使我百分之百的忠诚,
在他眼里也有背叛。
怎么会呢?
因为他从来不曾相信过你。
或许是因为
他已经习惯了去背叛
认为我也会背叛

这两天觉得特别疲惫。
身体疲惫不堪
内心满是疮伤
唯有把全部心思放在学术上
以期让自己位置不处于很难看

这个世界,靠山山会倒
唯有靠自己,才能真正得到想要的生活
此刻
温热的泪水顺着耳朵滑过
滴落在枕头上
滴音烙在心里
在静默的黑夜里不留下一丝痕迹

黑夜,
带给我孤独和沉思。

你能想象吗。
你把你所有的一切都给了他。
他却在关心他初恋吃了吗,睡了吗,下班了吗。

有人会问,你给了他什么。有人会说,他关心一下初恋也没什么。

我给了他恋爱期间的绝对忠诚。
他送给我一次又一次的背叛。
即使我百分之百的忠诚,
在他眼里也有背叛。
怎么会呢?
因为他从来不曾相信过你。
或许是因为
他已经习惯了去背叛
认为我也会背叛

这两天觉得特别疲惫。
身体疲惫不堪
内心满是疮伤
唯有把全部心思放在学术上
以期让自己位置不处于很难看

这个世界,靠山山会倒
唯有靠自己,才能真正得到想要的生活
此刻
温热的泪水顺着耳朵滑过
滴落在枕头上
滴音烙在心里
在静默的黑夜里不留下一丝痕迹



蒔間之外

[韓葉][ABO]夢醒了-番外-有了(一發完結)

ABO/韩A叶O/有孩子/原著向//雷者勿喷

#本章怀孕描述有一点点

#OOC應該有

#2016韩文清生贺


老韩生日快乐!!我赶上了!!


------------------------------------------

「你回来了,叶修。」

「嗯,回来了。」

叶修刚从H市飞回Q市,韩文清开车到机场接他回家,十足十的当个好男友。

叶修一见韩文清大晚上的脸上还卡个墨镜霸气十足,先笑他是黑道老大刚做完什么案子;韩文清看叶修帽子口罩戴个严实,像个可疑人物也不惶多让。

两人相拥了下,当作是招呼,其实也才一个多星期没见,但恋爱中人总是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偏偏叶修又爱往H市...

ABO/韩A叶O/有孩子/原著向//雷者勿喷

#本章怀孕描述有一点点

#OOC應該有

#2016韩文清生贺


老韩生日快乐!!我赶上了!!



------------------------------------------

「你回来了,叶修。」

「嗯,回来了。」

叶修刚从H市飞回Q市,韩文清开车到机场接他回家,十足十的当个好男友。

叶修一见韩文清大晚上的脸上还卡个墨镜霸气十足,先笑他是黑道老大刚做完什么案子;韩文清看叶修帽子口罩戴个严实,像个可疑人物也不惶多让。

两人相拥了下,当作是招呼,其实也才一个多星期没见,但恋爱中人总是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偏偏叶修又爱往H市跑,韩文清也只由著他去。


韩文清车子开得稳,叶修在车上通常是睡的,但今天却是醒着。

「你可以先睡下,到了会叫你。」

叶修摇了摇头,表示不想睡。

「老韩啊,今天是你生日嘛,但我没给你准备什么礼物的。」

「不需要,都几岁人了。」

你有回来就够了,韩文清想着,但又觉得自己要求也未免太低了,而且画风不对啊。

「但有个事要和你说,应该是挺重要的。」

韩文清透过号照镜看着叶修,对方一直是对着窗外说的,表情有些纠结又不安。

「说吧。」

「嗯……我怕出车祸,还是到家再说吧。」

「……」

韩文清皱眉。

到底是什么事?



回到家里,韩文清先赶叶修去洗个澡放松一下,等的期间帮人把行李收一收。

一路上看叶修总有点心神不宁,韩文清心里也不踏实了起来。

叶修老爱故弄玄虚,韩文清见怪不怪,但看他把心事全写在脸上还是不多见。

空气中Alpha的信息素漫延,因为有段时间没见到自己的Omega了,这是生理反应,不是韩文清自己能控制的。

叶修洗完澡出来,感受到空气中强烈的信息素,身为Omega天生的臣服,让他抱着自己不由得打颤,暗骂韩文清是发了什么疯。

韩文清从身后环住对方,低下头在叶修脖颈间轻轻啃咬着,汲取腺体受到牵引溢出的牛奶味,缓和自己不受控制的信息素。

「韩文清你悠着点,和你说个事啊。」

叶修被抱到床上,挣扎着让韩文清别脱他裤子。

「说。」

韩文清皱着眉头认真盯着叶修,克制着自己不继续下去,但人还是压在对方身上。

叶修伸手推开他坐起身,还没完全干透的头发有些凌乱。

顺手理了理头发,叶修有些忐忑,说是有事要说,但他也不知道要怎么开始说才好。

「就是,那个什么,老韩,这事有点严重,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造成的,我相信你一定也不知道,但一定是哪次不小心就这么着了……老韩你不会不要的吧?」

韩文清懵了,有听没有懂。

「你在说什么?叶修。什么我要不要的?」

叶修知道自己没表达清楚,但他自己也是头一次遇上,不知道怎么面对。

「我也是挺懵的,最近一直想吐的难受,还以为生病了,沐橙昨天就压着我去看病,但医生检查完说我不是生了什么病,而是……」

听到这韩文清心里有些底了,但还是有些难以置信,毕竟是第一次。

「有了?」

「嗯……你会负责吧?」

叶修点头,紧盯着韩文清紧皱的眉头,也不知道自己希望韩文清怎么表示。

伸手摸了摸叶修平坦的肚子。

「这是真的?」

「应该是真的。」

叶修自己也拿验孕棒验过,红在那的两条线盯的他眼睛都疼了。

「我一定会负责的,明天再去趟妇科确认清楚。」

韩文清抱紧叶修,不知道自己是高兴还是什么样的情绪,大概还处在难以置信吧,但不论如何,他都会对叶修、对这新生命负责到底的。

叶修笑了,像是放下了心中的大石,捧起韩文清的脸吻上,虽然他很肯定对方一定不会说出负责以外的话,但就是需要有个确认,有个人和自己一起面对。

这可不是一件小事,可能比他离家出走、比他醉心荣耀十年更重大的事,这事关乎一个生命的诞生。



隔天他们看完妇科,结果是肯定的,肚子里的孩子已经三个月了,大约在年底前,两人就要当爸了。

韩文清调适得还算快,从妇科那里拿到了些男性Omega的孕期守则,决定好好给这长期作息不健康的Omega调理调理。

叶修抚着平坦的肚子,还是很难想像今后这肚子会逐渐大起来,然后有个属于他和韩文清的孩子就要诞生在这世上了,明明一直知道自己是Omega,怎么到了这时才像是真正知道自己是个Omega了。

「不用担心。」

韩文清把人抱进自己怀里。

对他来说,这是最特别的生日礼物了。








那之后的每一年生日,韩文清总是会想起当时,两人面对新生命的到来,都是那样的难以置信又不安。

到现在已经九年了,韩文清揉了揉身边儿子的头,那个当年令两人又惊又喜的小家伙。

「把拔?」

「没什么,想到一些事。」

「啊!把逼来了!」

韩耀还没来的急问韩文清想到了什么,就被不远处而来的叶修给吸走了注意力。

今天是韩文清的生日,今天也同九年前的那一天,在机场等着接叶修回来。


好像什么都没有变。

又确实有些什么改变了。


韩文清上前,环抱住叶修,以及属于他们的孩子。


这不是一个梦,而是摸得到感受得到的现实。



-fin-


-----------------------------

再說一次老韓生日快樂~~~

相信面對一個突如其來的生命,多少是會有些不知所措的


潜海漂浮
今时不同往日。在那做梦的人的梦...

今时不同往日。
在那做梦的人的梦中,被梦见的人醒了


ˊ_>ˋ

好吧,阿信的梦中人,终究是醒了。

今时不同往日。
在那做梦的人的梦中,被梦见的人醒了


ˊ_>ˋ

好吧,阿信的梦中人,终究是醒了。

鹿LU.A
有些人,聊着聊着就挂了;有些人...

有些人,聊着聊着就挂了;有些人,笑着笑着就哭了;有些人牵着牵着,就放了;有些人 ,闹着闹着,就好了;有些人聚着聚着,就散了。

有些人,聊着聊着就挂了;有些人,笑着笑着就哭了;有些人牵着牵着,就放了;有些人 ,闹着闹着,就好了;有些人聚着聚着,就散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