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梧名的小说世界

78浏览    12参与
老梧名

是个预告
有没有人帮我想标题啊

是个预告
有没有人帮我想标题啊

老梧名

【蜥勘】壁虎

是很久之前写在小本本上的文,很渣

是教授卢基诺x助教诺顿

微欺诈,就不打那里的tag了

结尾虐向吧

再说一次,看我的文别带脑

标题党别信这标题

---------------------------------------

  诺顿反复热着一杯热茶,紧张兮兮地盯着门口。

  “诺顿,不用这么夸张吧?”瑟维调侃道,“即使新来也不用这么紧张吧?克利切也没对我这么体贴。”

  “欸......欸.......?”诺顿抬头看看瑟维,尴尬地挠了挠头,“抱歉,哈哈。”

  “不用对我说抱歉哦,但卢基诺可能一...

是很久之前写在小本本上的文,很渣

是教授卢基诺x助教诺顿

微欺诈,就不打那里的tag了

结尾虐向吧

再说一次,看我的文别带脑

标题党别信这标题

---------------------------------------

  诺顿反复热着一杯热茶,紧张兮兮地盯着门口。

  “诺顿,不用这么夸张吧?”瑟维调侃道,“即使新来也不用这么紧张吧?克利切也没对我这么体贴。”

  “欸......欸.......?”诺顿抬头看看瑟维,尴尬地挠了挠头,“抱歉,哈哈。”

  “不用对我说抱歉哦,但卢基诺可能一喝就上头吧?”

  “哟?谁上头?”卢基诺刚好下课走来。

  瑟维偷笑着回到自己的办公桌那边。

  卢基诺看没人回应,只好默默走向自己的办公桌里,淡定自若地喝了一口那杯茶。他仔细回味了一下后微微皱了下眉头,然后默默对诺顿说道:”帮我找一只壁虎来,下次我要用。对了,下次课你也过来吧。“

  ”哦哦!好的!“诺顿慌忙点点头。

------------------------------------------

  今天夕阳很美,卢基诺静静地看着那个太阳,然后摸了摸自己胸口上的一个伤口。

  那天,卢基诺去外地考察。

  已经很晚了,可卢基诺睡不着,他只好出去走走,散散心。

  他走到了那个矿洞,已经很明显地崩塌了,但卢基诺貌似隐约看见了里面有什么烛火在发出微弱的光。

  卢基诺很感兴趣,便不顾危险,搬开石头走进去了。

  他看见了很多尸体,每一个都显着一种不甘心的表情。噗嗤,肯定是因为什么遥不可及的愿望还未实现所露出的吧。

  他看到了那个烛火的来源。

  衣服破破烂烂,脸上血迹斑斑,但任然有一丝气息。

  出于善良,卢基诺把他带了回来。

  走到一半了,一个石头突然掉下来,割伤了卢基诺的胸口,留下了一道痕。

------------------------------------

  休息了好久这家伙才醒来,惊讶的摸着自己的心脏,一脸”我还活着“的表情。卢基诺只是笑笑,问他叫什么。

  他仔细地看看卢基诺,然后说。

  他叫诺顿.坎贝尔。

--------------------------------------------

  卢基诺又问他为什么在塌方的矿洞里面,诺顿愣了愣,半天才憋出几个字:

  ”不知道。“

  之后卢基诺用各种方法问诺顿,他也只是说”不知道“。

  好吧,看来真是一位失忆者。竟然他也不知道自己的来历,那就收留他吧。毕竟我卢基诺也不是什么坏人。

  然后,诺顿就开始了他的助教生活。

  -------------------------------

  ”教授?我来了。“诺顿突然出现,打断了他的回忆。他手里拿着一个罐子和一袋甜甜圈。

  卢基诺看看那个罐子,捧腹大笑道:”我叫你拿壁虎没叫你拿蜥蜴啊哈哈哈!“

  ”啊!对不起对不起!“

  卢基诺从诺顿袋子里拿了一个甜甜圈:”这是惩罚哦,待会还是我自己拿吧。“

  ”别拿爪子点我的头啊!好痛!“

----------------------------------

  下课了。

  诺顿刚想走,被一个女孩揪住了衣服。他愣了愣,回头看看她。诺顿认出那个女孩是班上那个比较腼腆的女孩子奈莎。

  ”嗯......是诺顿.坎贝尔先生么?“

  ”是的,怎么了?“

  奈莎看着他,欲言又止,只好摇摇头:”没......没什么......打扰了......“

  ”哦。“

  奈莎看着诺顿远去的背影,叹了口气,抱着一个闪着光的仪器走开了。

  ”现在,貌似还不是时候。“

---------------------------

  诺顿慢吞吞地走回办公室,思考着那个女孩为什么对他欲言又止,结果腿部遭到了暴击。

  ”好啊你,我看见了,竟敢搭讪我的学生!“卢基诺把尾巴抽回来,故作生气道。

  ”啊!没有没有!“诺顿涨红了脸,慌乱地摆摆手。

  瑟维看着这两个活宝,可怜地看着身边的克利切:”克利切,我也想你对我这么活泼。“

  ”哼!你休想!“克利切高昂起自己的头。

  ”哈哈哈哈哈......“办公室里响起了一片笑声。

--------------------------------------

  ”找到了吗?“

  ”没有。“

  ”快找找别的地方!“

  诺顿着急的看着那人远去的背影。

  卢基诺已经失踪了一个月了,大家怎么找都找不到。

  很多人觉得他死了,可诺顿不相信,不敢相信。

  那个能调侃,有智慧,在诺顿心里中是恩人的卢基诺。

  诺顿疲惫地回到房间,看着那只在瓶子里玩的壁虎,深深地叹了口气。

  卢基诺是无缘无故消失的,一夜之间,什么都没有了。

  诺顿喜欢卢基诺,这是他在心里的秘密。

  ---------------------------

  可能是因为卢基诺是他的救命恩人吧?或者说因为卢基诺很照顾他,他不知道,这是心里默默滋生的感情。

  其实他被带回来时,他是隐约有些意识的。

  哪有什么”不知道“,都是他在装模做样。

  那场矿难,是自己特意准备好的妙计。

  那是最后一个矿洞了,如果这个也不是......

  那就顺便,把自己的“竞争对手”也解决吧。

  他约好了他们,一起寻找。

  然后,爆炸......

  只是他没想到,自己的“竞争对手”会用最后一口气抓住自己的脚,结果他也被留了下来。但幸运的是他还能活着,然后被卢基诺救下。

  从那天开始,诺顿就决定做个好人了。(什么东西)

  诺顿看着壁虎,下定了决心。

-----------------------------

  当夜,一个身影走过了老师宿舍。

  教学楼前面就是校门了。

  “坎贝尔先生?”一个声音拦住了身影。

  身影明显地一颤,缓缓地转向声音来源。

  “坎贝尔先生,我是奈莎。”

  身影——诺顿松了口气,对奈莎僵硬地笑笑:“奈莎,现在很晚了,该回去睡觉了。”

  奈莎盯着诺顿的眼睛,一字一句地说道:“不,先生,我有礼物要送给你。”

---------------------------

  “这是什么?”诺顿看着这个发亮的仪器。

  “是星象仪,只要你懂得如何使用,它就会映射出星光。”

  “是吗,真神奇。”诺顿随口应道,他不希望被一个17岁的小家伙拦住自己的去路。

  “我把它送给你,请记住,它在必要时能救你的命”

  诺顿愣了愣,疑惑地看着奈莎。

  奈莎的眼里写着“相信我”。

-------------------------------

  鬼知道为什么诺顿就这么信了,他抱着星象仪,坐上火车,马不停蹄地走向那里。

  那是死亡与重生的交界点。

  第十三个矿洞,被卢基诺救下的那个矿洞。

  诺顿最后能想到的只有这里。

----------------------------------------

  他艰难地搬起一块块石头,凭借着自己瘦弱的身体挤了进去。

  很黑,诺顿吞了吞口水,把腰间的灯点亮。

  他四处张望——

  没有,没有,连个尾巴都没有。

  诺顿快绝望了。

  走到深处,他明显感到有人在跟踪他。

  该不是......那些被自己害死的灵魂吧?

  诺顿知道这很有可能。

  他走,那个跟踪者也走;他跑,那个跟踪者也跑。

  已经走到矿洞最深处了,可那个气息,依旧在不断靠近。

  完了,完了。

  他开始慌乱地四处寻找,终于隐约看到了一个灰灰的东西,他深吸了一口气,把灯上的火苗凑近炸药......

  轰——

  他抱紧了星象仪,感觉自己身边突然很亮。

----------------------------

  额......

  自己死了吗?

  “大笨蛋!起来!”

  “啊!!!!”

  诺顿吓的从床上跳起。

  “啊!!!!”

  诺顿愣了愣,望向那声音的来源。

  是痛苦的摸着自己脑门的卢基诺。

  “教......教授?!”诺顿大吃一惊。

  “痛死了!”卢基诺嚷嚷着大叫。

  “教......教授,你没死!”诺顿激动地抱住了卢基诺。

  “我当然没死,说这些不吉利的话干什么?”卢基诺拍拍诺顿的背,“我只是突然有事,回家做了点事而已。”

  “为什么不和我说啊!”诺顿抱得更紧了。

  “喂喂!喘不过气了!”

  “抱......抱歉!”诺顿赶紧松手,对卢基诺尴尬地笑笑。

  “我要死了,呃!没死都要被你弄死了!”卢基诺装死般躺在地上。

  “哈哈......别开玩笑了......”

  桌上摆着那只壁虎,一袋甜甜圈,和星象仪。而卢基诺的背上隐约有烧伤的痕迹。

      end

--------------------------

我也不知道我写的什么

天冷,大家多喝岩浆

老梧名

【私设】勘探员/孽蜥/杂技演员的皮肤私设

其实打过一次了

然后忘存档了

我很坚强去你妈的坚强我要抱抱

ooc警告!含杂勘,蜥勘,双勘,双杂,双蜥向,注意避雷嗷

不知道这种要不要打tag,想了想还是打上了

不喜勿入

----------------------------------------

引魂人

.诺顿家老大,人妻

.一般不会生气

.想保护好自己的兄弟们

.因为被喷丑好像没什么朋友,但还是算有的,比如结晶体和愚者之心

.会看见幽灵


魔物管理人

.喜欢哭哭和小动物

.诺顿家老二

.会看见小精灵(和引魂凑个灵异组?)

.如果鼹鼠在身边会感到安心,因此经常去找鼹鼠

.永远都不可能和红鳞在一起,主...

其实打过一次了

然后忘存档了

我很坚强去你妈的坚强我要抱抱

ooc警告!含杂勘,蜥勘,双勘,双杂,双蜥向,注意避雷嗷

不知道这种要不要打tag,想了想还是打上了

不喜勿入

----------------------------------------

引魂人

.诺顿家老大,人妻

.一般不会生气

.想保护好自己的兄弟们

.因为被喷丑好像没什么朋友,但还是算有的,比如结晶体和愚者之心

.会看见幽灵


魔物管理人

.喜欢哭哭和小动物

.诺顿家老二

.会看见小精灵(和引魂凑个灵异组?)

.如果鼹鼠在身边会感到安心,因此经常去找鼹鼠

.永远都不可能和红鳞在一起,主要是两位太难遇见了


堇青石

.家里蹲一个,除了漫展就哪也不去

.诺顿家老三,天天带个眼镜

.没什么名声的小主播和写手

.有所有人的本子


锅盖头

.真的阴沉寡言

.诺顿家老四

.会蜥语,只和实验体和结晶体谈得来

.老是待疯人院里

.被迫害妄想症和肺尘病很严重


鼹鼠先生

.死傲娇

.诺顿家老五,很不满一个家里蹲和一个病人会排在自己前面

.喜欢揍结晶体,抖s

.喜欢宝石

.会各种拳法

.对魔管很是照顾(隐藏哥控?

.和雨燕先生是朋友

.除了蜥蜴们自己最高


麦当劳

.画风神奇

.诺顿家老六

.一直都很快乐

.他在狂笑!(???

.总是给愚者之心惹麻烦

.无限汉堡


解谜者

.活着的十万个为什么,好奇宝宝

.其实很聪明的,就是有点自卑

.有些腼腆

.诺顿家老七,弟控


冬装

.外冷内热

.诺顿家老八

.其实也没那么冷漠,只是装起来而已

.对那个日服私设的麦克(抱歉我不知道他叫什么)很感兴趣

.实际上存在感有些低


流浪者

.有点中二

.诺顿家老九

.喜欢吃血糕,不喜欢阳光和大蒜

.因为不敢出去所以早上是位家里蹲晚上是位夜之精灵

.是吸血鬼不是乞丐哟www


补丁

.诺顿家老十

.活死人,很多行为都是触手指示的,但还有潜意识

.在引魂人的收养与教育下慢慢有了些自我意识

.占有欲很强,大概是比鼹鼠攻的那种

.想抢引魂人,因此雨燕对他很有敌意

.不是憨憨,喜欢做饭(因为引魂只教了他做饭


红褐石

.诺顿家老十一

.喜欢画画,好像还画的不错

.有一点点自卑的性格

.大概永远都是个受了

.老把自己关在家里,只是画画,除了引魂人和比尔似乎没人能和他好好说话


还有飘忽不定的原皮和旧装

原皮和旧装算是元老,比引魂人的位置大就是了。虽然不经常理他们但闲着时会来看看他们。

旧装本来就不喜欢理人,甚至有点不喜欢其他诺顿。



愚者之心

.麦克家老大

.很少笑了,因为分裂时“喧嚣”没有了的记忆被放大

.刀子嘴豆腐心

.喜欢喝茶

.对麦当劳的捣乱很是头疼,但不至于生气

.不喜欢那位日服私设的麦克“哥哥哥哥”地叫


雨燕先生

.麦克家老二

.超腹黑,谁敢骂或者动引魂基本就凉定了。

.总是笑,可不知道他在笑什么

.怕伊莱(我还是忘不了伊莱喜欢飞禽这个特性

.伪受,有女装癖(和堇青石可以凑个女装组?


绿叶红

.麦克家老三

.专业说媒,可惜自己还单着

.喜欢飙车(多种意思)

.有些善变,很会说话


雨宫莲

.麦克家老四

.喜欢撩小姐姐

.脚踏亿条船

.中二病


joker

.麦克家老五

.没话可说,中二病严重,贼有表演欲


傀儡

.可能是麦克家最正常的人了

.麦克家老六

.害怕弄臣(为什么你们一定要说每当有人抽到一个弄臣就会有一个麦克失去他的头啊搞得我都觉得傀儡好惨了!

.性格安静温和


日服私设的那位麦克

.麦克家老七

.性格活泼,喜欢蹦蹦跳跳

.经常找冬装一起玩

.其实是个攻的说,只是看着像受


花紫

.麦克家老八

.很有文艺气息,喜欢吃各种各样的美食

.和堇青石似乎很投机(所以你也应该懂他是啥了)

.祸  从  口  出



可可豆

.麦克家老九

.喜欢做美食,因此很得花紫喜爱

.在堇青石的推荐下做了一个美食博主,超级有名

.虽然有时候很奇怪但大家还是喜欢他的

.想把蜥蜴们做成食材(?



结晶体

.卢基诺家老大

.天天被鼹鼠揍可是不是抖m

.沙雕一个

.看见魔管经常去找鼹鼠会有些吃醋

.希望自己能治好锅盖头和实验体

.日常把技术教坏给红鳞(不是有意的


实验体

.只会蜥语

.只和锅盖头和其他蜥蜴谈得来

.卢基诺家老二


红鳞先生

.一个很佛系的蜥,因此经常被窃梦行者鄙视

.卢基诺家老三

.很害羞,所以总是无法向魔物管理人表达自己的心意

.不喜欢魔管天天找鼹鼠可自己的心意又表达不出来


窃梦行者

.喜欢“本大爷”地自我称呼

.卢基诺家老四

.喜欢收藏梦,因此有些收集癖

.好惨一蜥,没cp

.很自信,喜欢装帅


男爵

.和堇青石同款家里蹲

.喜欢看番

.实际上很菜的说(在我的感觉里男爵手感不好),但一定要装很厉害

.卢基诺家老五


比尔

.我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绿,难道是暗示?

.虽然能和红褐石说话,但意识上只是想让他不那么少言寡语和自卑而已

.老好人

.卢基诺家老六

.和事佬,但没存在感,你懂


哦对了还有麦克和卢基诺的原皮与旧装(卢基诺以后应该会有的所以wynm快点给我康老卢推演),都是住在自家分裂人格的家里的,麦克原皮喜欢凑热闹旧装不喜欢笑,所以旧装一般不会出现,除非在大事情里面才会露面;卢基诺原皮和旧装认为自己是神仙,飘忽不定。


-------------------------------------------

?好像就这么多了吧,可能有些皮肤我漏了

希望你们喜欢这些小人设吧

生病请假,头痛......

以后写写东西可能也会提及这个

老梧名

【杂邮/花吐症】笑与静

在开新坑的边缘大鹏展翅

我作业写完了我骄傲了

不能碰平板偷偷玩电脑

微私设剧情,结尾有一点园社,就不打那里的tag了,注意避雷

奥利给

结尾是糖(或虐)

----------------------------------------------

  维克多的身体愈来愈差。

  他只好去找艾米丽,可经过身体检查后,他得到了一个雷人的消息。

  “嗯......维克多先生......”艾米丽微微皱着眉头,似乎在面临一个大麻烦。

  “您得了花吐症。

  这种病我也无法治疗...

在开新坑的边缘大鹏展翅

我作业写完了我骄傲了

不能碰平板偷偷玩电脑

微私设剧情,结尾有一点园社,就不打那里的tag了,注意避雷

奥利给

结尾是糖(或虐)

----------------------------------------------

  维克多的身体愈来愈差。

  他只好去找艾米丽,可经过身体检查后,他得到了一个雷人的消息。

  “嗯......维克多先生......”艾米丽微微皱着眉头,似乎在面临一个大麻烦。

  “您得了花吐症。

  这种病我也无法治疗,只有你爱之人的吻才可以被治愈,不然你就会痛苦的死去。

  维克多身边的小狗早已经睡觉了。

----

  维克多回房间里并没有躺在床上,他在自己的房间里翻箱倒柜,找到了一张信纸。它被保留的很好,很难看出它是在很久之前就被动过的。

  “爱之人的吻吗?”

  维克多知道那是遥不可及的目标。

  “麦克.莫顿先生......”

----

  维克多第一次遇见他,是在千千万万次送信时他最忘不了的一次送信。

 噢噢,那时是在“喧嚣”马戏团里。

  “先生......这是您的信......”

  “哇!谢谢”他期待地看向信封的署名,双眼更加明亮了,“啊!是父亲的!”

  维克多很喜欢他的笑,那是一种真挚的,没有丝毫复杂的神情。

  他也好奇地看向收信人,忍不住喃喃道:“嗯......亲爱的......麦克.莫顿先生?”

  “欸欸!”他——麦克.莫顿先生,欣喜地看向维克多,好像更开心了,“我可以再听一次吗?我好久没听我父亲这么叫我了,我真希望有人能再叫一次我的这个名字。而今天,你讲了!”

  “欸欸?哈哈......”

  “你可以再讲一次吗?”麦克期待地对他说道。

  “可......可以啊?亲.....亲爱的麦克.莫顿先生!”维克多开心的笑了,他似乎忘记了自己害怕面对面的交流,对他十分真挚地笑了。

  “啊!谢谢!你叫什么名字?”

  “维克多.葛兰兹。”

  “我叫麦克.莫顿。交个朋友吧?”

  维克多看着他,好像看到了自己心中的心灵寄托。

  “汪!”

  小狗威克完美地毁掉了这个几乎两人下一秒就手牵手一起走的情景。

  “啊.......不......不了,谢......谢谢.....再再再......再见......”维克多慌忙打理了下衣物,和威克逃离现场。

  麦克看着他远去的身影,看了很久......很久......

------

  回归严肃的现实。

  维克多边破译密码机边止不住地咳嗽,身边的艾米丽担心地看着维克多。

  “维克多先生......要不您还是去休息吧......下一场‘游戏’让诺顿先生代您......”

  “不......咳咳......不用了,谢谢......”

  特蕾西已经修好第四台机了,还剩维克多那边的。

  “专心破译!”

  电闸的开启声响起。

  特蕾西和艾米丽都离开了,维克多担心地看了一眼身后,却感觉一阵头痛,只好连忙离开。

-----

  麦克已经甩开约瑟夫了,他沿路想走地窖,却看见了维克多在破译时吐下的花朵。

  他微微一笑。

----

  维克多头晕目旋,他勉强走到床边,沾床就睡着了。

  他好久才醒来,却看见自己最心仪的人——麦克.莫顿,如王子般高贵,亲吻着维克多的手。

  “啊!莫顿先生!你......”

  “你醒了么?”麦克对他温柔地笑笑,轻轻解开自己的衣服,“那我......?”

  梦醒了。

  维克多在那里红着脸发呆。

  “妈的......”

----

  维克多已经快不行了,他都出不了房间。

  大家一次又一次的代替他参加“游戏”,大家心里越来越疑惑;

  维克多怎么了?

  他们去问艾米丽,艾米丽却只是苦笑。

  麦克看着大家,静静地离开了休息大厅,走向维克多的房间。

  维克多感觉自己要死了,他甚至呼吸都难。

  终究还是无法说出来啊......

  毕竟自己只是千千万万的邮差中的一个,而他,是“喧嚣”中最明亮的明星。

  他就像银河的星星一样遥不可及。

----

  自那次之后,维克多就忘不了麦克的笑容了。

  他有时候会拿薪水去看麦克的表演,可常常听到主持人说“开始串场表演”时,他就会捂着脸跑开。

  不,不,最绝望的,应该是那次啊......

  今天是情人节。

  维克多兜里的信全是情书。

  因为这次寄信的人很多,所以维克多拿到了一笔可观的薪水。

  “要不要给莫顿先生买一束花呢?”维克多看着天空发呆。

  “啊!不行不行!我们只是认识了一次而已,还没到那地步......”

  “可......可我想......”

  “唔!不行不行!”

  路人看着这个自言自语的小伙子和一条乖巧的小狗坐在一起感觉怪滑稽的。

----

  结果还是买了。

  维克多躲在帐篷后面,对自己讲了数次“奥利给加油”后,才鼓足了勇气大步走向麦克的休息室。(别问我他怎么进来的,看我的文别带脑子)

  他轻轻打开房门,却看见了一个雷人的一幕。

  一个金色短发女孩正拿着一束漂亮的鲜花递给麦克。

  维克多傻了,他“砰”一声关上门,迅速逃离现场。

  两人被这声音吸引,齐齐看向门口。

  维克多自闭了,自闭了很久。

----

   现在,维克多止不住地咳嗽,嘴里的花一朵朵掉在地上,被威克好奇地玩着。

  “啊.....快死了吗......”

  “好不甘心......”

  “死前让我说句一直没没说过的话吧......毕竟憋在心里很久了......”

  房间门被打开,开门声被维克多用尽全力地喊声淹没了。

  “亲爱的麦克.莫顿先生!”

  “我......我想和你在一起!”

  然后他昏了过去,手里紧紧抓着那张信纸。

  但他“死”前感觉自己的嘴好像被侵犯了。

----

  “他醒了吗?”

  “不知道......”

  “喂喂?大懒虫?你已经睡了好久了,快起床!”

  “啊!”

  维克多被惊醒了,他慌乱的张望四周。

  有欣慰的艾米丽小姐,有在那里“玩耍”的艾玛喊着“皮尔森先生跟我去玩♀♂吧!”和老脸一红大喊着“雅美蝶”的克利切。

  还有......自己的心上人,麦克.莫顿先生。

  “喂!你们别闹了!”艾米丽头疼地看着旁边地克利切和艾玛,“这碗狗粮我不吃哦!”

  “额......艾米丽小姐?”

  “喂喂?为什么你说的第一句话不是对我说的啊?我吃醋了哦?”麦克微笑着看着维克多,轻轻抚摸着他金黄的头发。

  “莫......莫顿先生!我我我我......”维克多支支吾吾的,说着说着就捂着脸不敢吱声。

  因为他看见了那张重要的信纸在麦克手上。

  “我知道了哦~”

  “噫噫噫!先.....先生......!”维克多感觉自己要炸了。

  麦克用眼神示意艾米丽,艾米丽点点头,推着艾玛和克利切走了,走之前还特意关上了病房。

  “莫顿先生是怎么知道......”

  “在一次‘游戏’中看见你咳花了哦~幸好自己在最好赶上了~”

  “那莫顿先生又是怎么知道我喜欢......”

  “你忘记了吗?”麦克笑笑,轻轻抚摸着睡着的威克。

----

我在很久之前就注意到,你时不时总会来我这里看表演。可不知为何,到我表演了你就会捂着脸离开。

 哈哈,你觉得我会忘记你吗?难道你没察觉你很显眼吗?你身边有一只小狗永远在跟着你哦?

所以我就开始猜测,是不是我们在互相喜欢呢?试了一下,没想到是真的!哈哈~

----

  “也......也......?”维克多疑惑地看向麦克,突然睁大了双眼,“难道先生......”

  “是的,维克多.葛兰兹。”麦克微微一笑,在维克多额头上留下一个吻,“我也爱你。”

  病床上的男孩止不住眼泪,“啪嗒”一声眼泪落下。

                                                                        ——完

                                                                      2019.12.7






我觉得我还要讲点废话

送花的那个女的是娜塔莎,想叫麦克下次表演搞这个。

维克多信上写着什么自己想象

大概写了一两个小时吧,熬夜写的,毕竟是灵感乍现所以也没写的很好,也就2600多个字吧。

胜利!(不

看看北极圈吧孩子好饿

至少也要给个评论支持一下吧嘿嘿?

我要初拥,奥利给!

让我家专勘气死哈哈哈哈

没废话了,再见。

                                                                   Lj写手梧名名

                                                           2019年12月7日


老梧名

来颗星星糖嘛 #2 《白沙街奇闻》

  与上次的剧情无关(狗头

我要写这篇文让我得到起舞或者维克多的初拥!(不可能

标题是不弹咕咕咕了几个月的片,不知道会不会被不弹骂死(安排),我不会想标题

  感觉有机会可以和月饼或者不弹的私设阿勘一起做个沙雕玩意(狗头

是鬼魂麦克x疯人院引魂人,麦克设定改成无邪气攻

嘛,无邪气攻是啥(我也是看360百科的):无邪气攻,幼稚型攻君,拥有懂得如何享受人生的天赋才能的人。为了活跃气氛,甚至心甘情愿自贬身价。因为在任何场合都是好好先生,在恋爱方面也会是最先向友人做出让步的笨拙的恋爱类型。平时总摆出一副调侃的样子,独自一人时,也会对事物进行一些复杂的思...

  与上次的剧情无关(狗头

我要写这篇文让我得到起舞或者维克多的初拥!(不可能

标题是不弹咕咕咕了几个月的片,不知道会不会被不弹骂死(安排),我不会想标题

  感觉有机会可以和月饼或者不弹的私设阿勘一起做个沙雕玩意(狗头

是鬼魂麦克x疯人院引魂人,麦克设定改成无邪气攻

嘛,无邪气攻是啥(我也是看360百科的):无邪气攻,幼稚型攻君,拥有懂得如何享受人生的天赋才能的人。为了活跃气氛,甚至心甘情愿自贬身价。因为在任何场合都是好好先生,在恋爱方面也会是最先向友人做出让步的笨拙的恋爱类型。平时总摆出一副调侃的样子,独自一人时,也会对事物进行一些复杂的思考。运用爽朗的笑脸和甜蜜的口吻来获取对方的心,一旦对方陷入其中,就绝对逃不掉。

好了没话了


----------------------------------------------

    ”大家都以为我真的疯了,可没有人能看见他。“



   引魂人托着腮,在楼顶上呆呆地看着星星。

  ”引魂,该睡觉了哦!”结晶体在下面喊道。

  “哦!”引魂跳下房顶,径直走向自己病房。

  结晶看着他寂寞的背影,只是苦苦地一笑,然后看了看手上的病历单。

  “引魂人,27岁,男,症状:妄想症。声称自己能够看见逝去的灵魂,还可以与”他们“言谈,因此造成各种混乱。”

  


  引魂躺在床上发呆,上铺的锅盖头已经睡了。

  “真的!就在你身后!有满脸仇恨看着你的怨鬼!”

  “啧......开什么玩笑......”

  “疯子......”

  他绝对不会忘记那个开始。

  那时,他在一个宴会上谈笑风生,仅仅眨了个眼,那些“逝去之人”,就缓缓出现在眼前。

  他一声惊呼,然后就产生了上面的对话。

  结果可想而知。

  还是睡不着......

  偷偷出去走走吧?

  引魂漫无目的地走在路上,看见那个黑漆漆又冰冷的一个个铁柱,叹了口气。

  与其说这里是“疯人院”,不如说这是囚禁人的牢笼。

  引魂人看看外面天上的星星,不知为什么,今天的星光有些亮?



  这里没什么好看的,去别的地方看看吧。

  这里是墓地。

  引魂人默默地看着那些飘来飘去的鬼魂,饶有兴趣地蹲下来看。自从他开始看见鬼魂时,他就开始认为大家只有死后才会吐露真言。

   ”嘿!你看得见我们?“一个声音惊动了引魂人,他急忙回头看。是一个鬼魂,即使他的身体是淡淡的颜色,可他金黄的头发和闪亮的眼睛依旧美丽。

  ”啊?是,是啊......“

  ”啊!太好了!我在这里死了很久了,这四边全是鬼魂,又没有和我兴趣相投的人,我快无聊死啦!“

  ”欸?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麦克.莫顿,你呢?“麦克微微一笑。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