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梵天

54555浏览    1041参与
鎏墨

灰谷兄弟——以花为名的少年

图源自网络

灰谷兄弟——以花为名的少年

图源自网络

尹在希

第一章

“咚咚”

“小桃沢,起床啦”

龙胆推开门

“不要嘛!”桃沢头在粉色的枕头上蹭了蹭

“快点起来,这几天你先住Mikey家”

“Mikey???为什么?”

“我跟兰这几天有几个任务要处理”

“好吧,我换衣服”

说完桃沢推着龙胆出去了


“哥哥!”

“吃早饭桃沢”

兰坐在沙发上

“把牛奶喝了”

龙胆端着热好的牛奶

“我不喝!”

“快点”龙胆有点生气了

“好吧”桃沢最怕哥哥们生气了

只好乖乖喝完

“这才乖嘛,到了Mikey那要听话哦!三途春千夜会照顾你”龙胆摸了摸桃沢的头

“走吧桃沢酱”兰拿起了你的行李


Mikey家

Mikey家是一个很大的别墅...

“咚咚”

“小桃沢,起床啦”

龙胆推开门

“不要嘛!”桃沢头在粉色的枕头上蹭了蹭

“快点起来,这几天你先住Mikey家”

“Mikey???为什么?”

“我跟兰这几天有几个任务要处理”

“好吧,我换衣服”

说完桃沢推着龙胆出去了



“哥哥!”

“吃早饭桃沢”

兰坐在沙发上

“把牛奶喝了”

龙胆端着热好的牛奶

“我不喝!”

“快点”龙胆有点生气了

“好吧”桃沢最怕哥哥们生气了

只好乖乖喝完

“这才乖嘛,到了Mikey那要听话哦!三途春千夜会照顾你”龙胆摸了摸桃沢的头

“走吧桃沢酱”兰拿起了你的行李



Mikey家

Mikey家是一个很大的别墅共五层也有很多梵天的人住这里比如爱嗑药的春千夜

“九井一你带桃沢参观参观我和龙胆先走了”

“好”

“哥哥们再见!”

“再见桃沢酱!听话哦!”

“嗯嗯”

这还是长这么大第一次要和哥哥们分开那么长一段时间

“走吧桃沢酱”

“这是客厅”

“这是厨房”

“这是卫生间”

“这是花园”

“这是我的房间随时可以来找我”

“这是三途春千夜的房间”

“这是Mikey的房间和书房没什么事不要进去”

“这是Draken的房间你有事也可以找他”

“这是........”

“这是你的房间哦桃沢酱”

“谢谢”

“我把行李放这了回头收拾一下”

“九井一哥哥我能去花园转转吗”

“可以哦我就不和你去了”

“嗯嗯”

珐妃

當褓母的這些日子「東卍同人」(1)

ooc警告,微粗鄙,

內容無下限,孩子文筆,請斟酌觀賞。

*自創女主。第一人稱視角




1.序


嗯,你們好。我叫朶遙,已經是個花信年華的我是個無口面癱少女。


但我其實只是患有社交障礙,因為我明明是個話嘮,雖然都在內心戲⋯。


好吧!回歸正題。你們問我為何在這自我介紹?


閒的!!我真的覺得這份工作非常莫名⋯,


雖然依目前情況來看姑且算是份好的工作吧?我來這工作已經第三天了。


回想當初⋯那天,

在網路上看到徵褓母一名的工作時,


我覺得是沒有機會的,看到那應聘內容以及高薪我真的羨慕不已⋯。


『徵一名褓母,需要會整理環境,擁有基本廚藝,基本...

ooc警告,微粗鄙,

內容無下限,孩子文筆,請斟酌觀賞。

*自創女主。第一人稱視角







1.序


嗯,你們好。我叫朶遙,已經是個花信年華的我是個無口面癱少女。


但我其實只是患有社交障礙,因為我明明是個話嘮,雖然都在內心戲⋯。


好吧!回歸正題。你們問我為何在這自我介紹?


閒的!!我真的覺得這份工作非常莫名⋯,


雖然依目前情況來看姑且算是份好的工作吧?我來這工作已經第三天了。



回想當初⋯那天,

在網路上看到徵褓母一名的工作時,


我覺得是沒有機會的,看到那應聘內容以及高薪我真的羨慕不已⋯。



『徵一名褓母,需要會整理環境,擁有基本廚藝,基本薪資一個月十萬,

依情況會給小費之類的當獎勵,不需要任何執照,只要符合以上要求即可。

請投履歷,我們將會進行篩檢。最重要的,必須為人安靜,不暈血,

因並不是鐘點工,必須配合入住,隨時待命。』



我抱著不被入取的希望投了履歷。


然後在三天後我收到入取通知書,我當時真覺得我身在夢幻當中!


開心的整理起為數不多,一個行李箱能拖走的行李,


還在自己套房中跳起了不專業的芭蕾!好吧,就只是單純轉圈圈而已。


雖然還有些疑惑,比如那個⋯不暈血?是什麼意思?女孩子通常都不暈吧!


不然大姨媽來了,換個棉棉還要暈個三四次還怎麼生活呢?


 好吧!這一切只是我的設想,搞不好暈大姨媽以外的血也是大有人在。


開心的拖著行李箱,看著手機內的地址到達目的地時我還一時愣在原地,


所以這詭異的小巷是怎麼回事?還有幾個凶神惡煞的人⋯


嗯?似乎看到我了!好可怕好可怕!雖然我沒表情⋯。



【嗯?你是那個入取的褓母?】凶神惡煞一號



【似乎是吧!拖著行李箱,人跟照片上長得一樣。】凶神惡煞二號



【喔喔,我打給老大通知一下。】凶神惡煞三號



所以所以⋯那個「老大」是什麼鬼?我好慌啊!可是不能走吧,怎麼辦?


雖然我外表看著非常鎮定的面無表情,可我其實想尖叫想吶喊想離開!!



珐妃

當褓母的這些日子「東卍同人」(2)

ooc警告,微粗鄙,

內容無下限,孩子文筆,請斟酌觀賞。

*自創女主。第一人稱視角




2.論我入取之後


【喂~老大!你們應聘的人似乎來了。是!我知道了!】凶神惡煞三號


【喂!我們老大說讓你進店等一下⋯他有事情處理,

等等會過來接你去住處。】 凶神惡煞三號


不是!現在什麼情況!!不是!什麼鬼啊!到底!救命!!


【唷~這小妞膽子不小嘛!正常這樣都要嚇尿了吧?】凶神惡煞一號


(低下頭)不是!你誤會了⋯!真的!我已經嚇到想發抖了!


【果然老大入取的人怎麼可能簡單的人!走吧!】凶神惡煞二號


我的⋯行李⋯被搶走了!嗯⋯這是幫我拿的意思嗎...

ooc警告,微粗鄙,

內容無下限,孩子文筆,請斟酌觀賞。

*自創女主。第一人稱視角







2.論我入取之後



【喂~老大!你們應聘的人似乎來了。是!我知道了!】凶神惡煞三號



【喂!我們老大說讓你進店等一下⋯他有事情處理,

等等會過來接你去住處。】 凶神惡煞三號



不是!現在什麼情況!!不是!什麼鬼啊!到底!救命!!



【唷~這小妞膽子不小嘛!正常這樣都要嚇尿了吧?】凶神惡煞一號



(低下頭)不是!你誤會了⋯!真的!我已經嚇到想發抖了!



【果然老大入取的人怎麼可能簡單的人!走吧!】凶神惡煞二號



我的⋯行李⋯被搶走了!嗯⋯這是幫我拿的意思嗎?人似乎不錯?


不錯個鬼啊!我根本想轉身就走啊!行李還我!(上手拉)



【喔!沒事,別跟我客氣!老大的客人,幫你拿沒什麼。

跟我們來吧!】凶神惡煞二號



臥槽!誰跟你客氣了⋯!嗚嗚⋯我想回家!(默默放開)


喔對⋯我沒有家了,讓你提早退租!讓你想得太美!果然沒那麼簡單⋯。



【挺乖的你,這樣挺好!不多問能活得更久喔!為你好。】凶神惡煞一號



所以你說這些是什麼意思?這也太可怕了!這什麼地方?酒吧?今天沒營業?


這燈也太暗了點!看不太到啊⋯哎呀!!(絆倒)



【喔齁!(拉住)小心點⋯這邊有階梯,你可別摔個有問題,

等等我被崩了。】凶神惡煞三號


被崩⋯是什麼意思?腦袋有些⋯不是!是很混亂啊!!



【謝⋯謝。】(呢喃細語)



【啊?你剛剛有說什麼嗎?】凶神惡煞三號



(默默搖頭)

我能說什麼,我是不能損壞的商品⋯什麼鬼啊!為啥有這種既視感!!



【稍微坐一下吧!阿奇你陪他一下,我們先出去等老大。】一號對著三號說。



喔~原來他叫阿奇,感覺比我小呢?



【喔!是!】阿奇回應完後轉頭看向我,【喝水可以嗎?】



【可以⋯】(點了點頭)



【啊!原來你剛剛真的有說話啊~聲音好小聲!】阿奇



(再次點頭)

雖然知道他沒惡意,但我想揍他是腫麼肥四?

空白来推荐老师了(看置顶)

今天的推出的太太是🤤

Twitter :@seeeeep_n52

Pixie:羊

(也欢迎在评论区补充~顺便说一下打标签那些是老师画的比较多,我才会打tag,如果你觉得我不该占用标签请提醒我,我将会立即删除)


老师有时候会画的不正经😂可爱又很搞笑,但正经的画风也超好看的!!老师经常也日常状态👀♥️老师主页没有明确写磕的CP可能会有误(如果真的有误通知我一声我会将立刻马上更改),老师最近比较爱画可可受👀

老师的主页已经明确严禁转载了,那我就不打扰老师要授权了,所以尊重老师的选择👀♥️

老师也有其他网站你们可以找找看🥰如果还知道这个老师还有其他网站欢迎评论区补...

今天的推出的太太是🤤

Twitter :@seeeeep_n52

Pixie:羊

(也欢迎在评论区补充~顺便说一下打标签那些是老师画的比较多,我才会打tag,如果你觉得我不该占用标签请提醒我,我将会立即删除)


老师有时候会画的不正经😂可爱又很搞笑,但正经的画风也超好看的!!老师经常也日常状态👀♥️老师主页没有明确写磕的CP可能会有误(如果真的有误通知我一声我会将立刻马上更改),老师最近比较爱画可可受👀

老师的主页已经明确严禁转载了,那我就不打扰老师要授权了,所以尊重老师的选择👀♥️

老师也有其他网站你们可以找找看🥰如果还知道这个老师还有其他网站欢迎评论区补充


如果有条件的也希望你们能下载推特多多支持老师🙇

秋水

【东卍乙女】疯子⑤

OOC警告


—————————————————————


我和蘭纹完纹身后我们坐回了车里,蘭来着车我问道“接下来我们去那?”“带你去买几件衣服”“我有衣服的,其实我饿了…从昨天到现在还没吃饭呢…”“原来太一还没吃饭啊,你怎么不早说呢?”“忘了嘛…”我们正聊着我的手机铃声突然响了,我看了一下谁打来的,一看原来是妹妹的班主任,我接通了电话“喂?老师怎么了?”蘭看了我一眼,我指了指前面的停车位示意让蘭先把车停在那


“喂?你是铃木百合的姐姐吧”“我是怎么了?”“你来一趟学校吧,你妹妹在学校里跟同学打架事情很恶劣,对方家长要求你来给给说法”“这…这样啊,那老师我马上就过去”我挂了电话,蘭...

OOC警告


—————————————————————


我和蘭纹完纹身后我们坐回了车里,蘭来着车我问道“接下来我们去那?”“带你去买几件衣服”“我有衣服的,其实我饿了…从昨天到现在还没吃饭呢…”“原来太一还没吃饭啊,你怎么不早说呢?”“忘了嘛…”我们正聊着我的手机铃声突然响了,我看了一下谁打来的,一看原来是妹妹的班主任,我接通了电话“喂?老师怎么了?”蘭看了我一眼,我指了指前面的停车位示意让蘭先把车停在那


“喂?你是铃木百合的姐姐吧”“我是怎么了?”“你来一趟学校吧,你妹妹在学校里跟同学打架事情很恶劣,对方家长要求你来给给说法”“这…这样啊,那老师我马上就过去”我挂了电话,蘭问我“怎么了?”“我妹妹在学校跟人打起了,老师让我过去一趟,说对方家长让给个说法,也不知道给打啥样,先去都立国际高中”“你妹妹都才上高中啊,你妹妹多大啊”“17”“那你才24”“嗯,怎么了?”蘭想了想自己的年龄还是选择了闭嘴认真开车我看到蘭的表情后调侃到“怎么不说话了?老男人~”我看着蘭,他没有说话,过了一会他开口了“我们到了,需要我跟你一起去吗?”我走下了车“行啊,万一有能用的上你的地方呢,比如赔偿我们走吧”


我们走了上去,来到了办公室,我看见我的妹妹被一个女人和一个男人指着鼻子骂,我上前护住了妹妹“喂喂喂!你们干什么呢?挺大个人对一个孩子发什么火,我是他姐姐有什么事跟我说”老师看见看我又指了一下灰谷蘭问到“这位是…”我看了一眼蘭说“我对象”老师点了点头,妹妹拽了一下我的衣角小声的问我“姐,你什么时候给我找了个姐夫?还挺帅的”我拨开了妹妹的头发这才看到妹妹已经被打到红肿的眼睛和流血的额头,看到这里我生气了对妹妹说“等会再跟你说”回头又质问到“我妹妹的脸是你们打的?”我把妹妹放在蘭的旁边害怕一会妹妹还会挨打,蘭摸了摸妹妹的头看着我,对方的家长对我怒喊“你喊什么喊!要不是你妹妹先动手打人我儿子怎么会打她?我儿子我最了解了”

随后又指了指他儿子脸上的伤口说到“你看看你妹妹给我儿子脸挠成什么样了!这要是留疤了我儿子的脸就毁了!我还没让你们赔钱呢!”


听到这里我不愿意,我看了眼妹妹问“是你先动手的吗?”妹妹摇了摇头说“不是,是他先说我有娘生没娘养的,而且…而且…”“而且什么?”“而且他以前还总是抢我的钱不给就打我,我也只是今天还手了…还碰巧被老师看见了…”听完我更加生气了“你他妈了解你儿子?你了解个屁!你家是穷的接不开锅了还怎么的?让你儿子出来抢钱?还你儿子的脸毁容,你儿子长什么样你自己心里不清楚吗?胖的跟猪一样我告诉你我妹妹脸的伤要是不好我让你儿子偿命”“哎呀!老师你看看他说的是什么话?他要杀了我儿子”“百合姐姐,我看到了的确是你妹妹先动的手,也不能只听你妹妹说啊,万一是编的呢”


“编的?我妹妹会为了诬陷他故意把自己搞成这样?我妹妹什么样我最了解了”“老师你看啊,不行把我表哥叫来吧!把他开除!”“听你这口气你表哥是校长?你就不怕我去举报,举报成功你表哥也不用当校长了”那个女的知道自己理亏讲不过便动了动旁边的那个壮汉“你也不知道帮帮忙!我们娘俩都被欺负了!”那个壮汉听完走到我面前说“喂!小姑娘,居然跟你讲道理讲不通那我们出去打一架啊!”那个壮汉的手搭在我肩膀上,蘭上前抓住买个壮汉的手腕皮笑肉不笑的说“打女人算什么本事我跟你打怎么样肌肉星星”壮汉看蘭弱不禁风的样子想着他肯定赢了便说“我可以打你们两个”我接着笑着说“我一个就够了”(我突然想起那句对你微笑纯属礼貌


他们来到了操场蘭说“怎么样这里空间够大吧,我不打无名之辈说出你的名字吧”那个壮汉说道“我叫本木矿田,以前六本木领头的”蘭笑了,笑的很放肆这个笑里充满了对壮汉的嘲讽“你笑什么”“你难道不知道六本木的王是灰谷兄弟吗?”“灰谷兄弟已经过时了,你叫什么啊”“我是灰谷兄弟的兄灰谷蘭”那个壮汉听见这个名字震惊了一下,还没等那个壮汉反应过来蘭已经脱掉了西装外套一拳打再见那个壮汉的头部,那个壮汉直接躺在地上,一拳又一拳的打在那个壮汉的头上似乎10几年前那场事故又要重新上演,我老事情不妙上前阻止,蘭停下了手中的动作站起身,拿起旁边的外套在男人的脸上扔了一张名片说“想要钱?有胆量就来这里找我但是我不保证你能活着进来同样也能活着出去”


说完蘭带着我和妹妹离开了学校

GIA_NNA
激情摸了一张滕咲安子的图出来,...

激情摸了一张滕咲安子的图出来,希望没有泯灭安子的美人形象😶

悄咪咪带一句,这张图有可能是接下来的剧情发展🚬

enjoy🌟

激情摸了一张滕咲安子的图出来,希望没有泯灭安子的美人形象😶

悄咪咪带一句,这张图有可能是接下来的剧情发展🚬

enjoy🌟

空白来推荐老师了(看置顶)

今天的推出的太太是🤩

Twitter : @gumiyosi

pixie:よしぐみ

Poipiku:@gumiyosi

(重发我不了审,原因是因为低俗🥲?)


有一点挺像日常生活的梵天😂,老师画的也超好看的!!!

有人搬运这个老师作品,我也告诉老师了,我曾经向老师授权老师表示说他不允许他作品被转载=不同意,不过还是要尊重老师的选择👀

不过好在老师有别的网站你们可以找找看🥰


如果有条件的也希望你们能下载推特多多支持老师🙇

今天的推出的太太是🤩

Twitter : @gumiyosi

pixie:よしぐみ

Poipiku:@gumiyosi

(重发我不了审,原因是因为低俗🥲?)


有一点挺像日常生活的梵天😂,老师画的也超好看的!!!

有人搬运这个老师作品,我也告诉老师了,我曾经向老师授权老师表示说他不允许他作品被转载=不同意,不过还是要尊重老师的选择👀

不过好在老师有别的网站你们可以找找看🥰


如果有条件的也希望你们能下载推特多多支持老师🙇

咪牙是Mikey的特攻服

沒畫完,隨手更新一下,這張還沒想好怎麼繼續。還有一張蘭,暫時沒上色。

沒畫完,隨手更新一下,這張還沒想好怎麼繼續。還有一張蘭,暫時沒上色。

Vikcy今天也没睡醒

【麦武】极夜争锋(abo)「58」

梵天麦×极恶武(黑龙,接漫画三天之战后的if线)私设原世界就是ABO世界,ooc致歉。


【如果日本的黑暗需要有人来统领,那么我会代替你成为黑夜的帝王,这是我最后的复仇。】


————————————————————————


花垣武道从镇痛剂的药效中醒来,睁开眼就见到佐野万次郎正怀抱着小小的襁褓坐在他的床边,寒冰终年不化的脸上,嘴角带着浅浅笑意,低头看着孩子的表情是久违的温柔,一如当初那个在台阶上低头看向他浅浅笑着的东卐总长。 


时间在花垣武道的双眼里重叠,分明是截然不同的形象,霜白的及耳短发明明白白的宣誓着时间的转变,他却依旧在对方身上见...

梵天麦×极恶武(黑龙,接漫画三天之战后的if线)私设原世界就是ABO世界,ooc致歉。


【如果日本的黑暗需要有人来统领,那么我会代替你成为黑夜的帝王,这是我最后的复仇。】


————————————————————————


花垣武道从镇痛剂的药效中醒来,睁开眼就见到佐野万次郎正怀抱着小小的襁褓坐在他的床边,寒冰终年不化的脸上,嘴角带着浅浅笑意,低头看着孩子的表情是久违的温柔,一如当初那个在台阶上低头看向他浅浅笑着的东卐总长。 

 

时间在花垣武道的双眼里重叠,分明是截然不同的形象,霜白的及耳短发明明白白的宣誓着时间的转变,他却依旧在对方身上见到了从前那个金发少年的倒影。 

 

澄蓝的双眼已经不似当年那样总是闪着取之不竭的光,定定的看着眼前人的笑,花垣武道不起波澜的眼底开似是被石子荡起了波纹涟漪,心不知为何开始酸涩,他缓缓的眨了一下眼,有温热的水液从眼尾慢慢滑落,沁入了柔软的枕心。 

 

自从松野千冬离开后变得麻木的心在佐野万次郎的笑意里开始回温,花垣武道仍未完全清醒的神思里时光像是倒回了数十年,他不再是支撑起黑龙的总长,佐野万次郎也不再是梵天的首领,他们只是15岁的少年。没有死亡,没有杀戮,没有彼时的手染鲜血,无敌的Mikey会永远是东京卐会的总长,永远被大家依赖着,强大而又温暖被所有人仰望,会耍着小脾气吃儿童套餐插小旗,也会伸出手接住被打倒的部下,温柔的看向自己。 

 

【有Mikey在,谁都不会输,谁都不会败,只要看着他,就有前进的方向。】 

 

像是过去总是遍体鳞伤的一番队队长,花垣武道终于在苦战后见到了自己的总长,见到了可以全然依靠着的那个人,无限的酸楚和委屈饱斥着回温的心,他的眼睛被泪水浸透,泪光里却依旧执拗的不愿移开视线,无声的落泪。 

 

 

【武小道,是我的英雄。】 

 

【救救我……武小道。】 

 

 

像是禁锢一生咒印,从出口的瞬间就被打上了灵魂的印记,推着他前进,拽着他追寻,他像是失忆的病人,在迷惘的逆旅里想不起所有,泥潭深陷里失去了自己,可即使被蒙住双眼锁住了心,也要凭借本能去找寻那一个人。 

 

 

「永远相信你,看着你,奔赴你。」 

 

「少年时不解爱恨,一知半解,在未来见不到你时满心不甘,在录像里你笑着留言要我幸福,我还是无法弃你不顾不听劝告执意的想要找你,即使是那时的我都没能看懂你始终笑着的眼里带着的那些难言,直到再度见到你,即使将要死在你的手下,可看到你从我眼前跌落我还是会奋不顾身的想要拉住你。」 

 

 

「Mikey……说救救我啊……即使代价是死亡,我也想要你笑着活下去。」 

 

「佐野万次郎……拉住我的手啊…怎么能够就这样消失在我的眼前。」 

 

「怎么能让我的英雄,我永远所向无敌的英雄。」 

 

「消失在我的面前……」 

 

 

 

「所以」 

「我来找你了。」 

 

「在黑暗里找了你许多年,错过了一次又一次,索幸最后你拉住了我的手,还是让我找到了你。」 

 

「这些年一直想和你说……想要告诉你……」 

 

「告诉你」 

「我很想你。」 

 

像是察觉到了目光,佐野万次郎抱着怀里的孩子,带着笑意神色温柔的看向了花垣武道,却看到那双澄澈的双眼正望着他满溢着泪光,泪水已然打湿了枕巾。 

有些无措的突然怔愣了片刻,佐野万次郎快速的把怀中睡着的孩子小心的放进了一侧的婴儿床里,随即立即转身俯下身伸手揩了揩Omega睫羽上的泪。 

 

花垣武道颤着睫毛泪意在Alpha安抚意味的动作里变得汹涌,呜咽出声,像是个委屈至极的孩子主动伸出手索求着对方的拥抱。 

 

佐野万次郎低俯着身把哭个不停的Omega抱进了怀里,右手轻轻揉抚着他温软的发,眼神是延续着的柔软。 

 

 

“怎么哭了?” 

精准的捕捉到自己怀中Omega信息素里所含带的情绪,佐野万次郎低头吻了吻花垣武道的额头。 

 

“为什么难过?” 

 

 

不能自抑的颤抖,花垣武道在佐野万次郎的怀抱里紧紧的攥住了他的衣角。 

 

“Mikey……” 

“Mikey……” 

“MIkey……” 

 

太多的话难以言说,无法告解,只能一声声叫名姓,在体温相贴的气息里感受对方那真实的存在。 

 

“我……呜……” 

 

哽咽着调整呼吸,心里的悲伤却难以消失如影随形着呼吸,断续着这十五年来的思念。 

 

十五年前他懵然的回到了过去,和那个十六岁意气风发的佐野万次郎相遇,又在时间弄人的逆旅里赌上了全部花上整整十五年的时间,去寻找自己的英雄。 

 

寻找他的少年总长。 

 

他的, 

佐野万次郎。 

 

 

“我很想你……” 

“Mikey……我很想你……” 

 

“一直……一直都很想你……” 

 

 

花垣武道通红着眼抬起头看向了拥着自己的男人,名为佐野万次郎的那个少年在时间的锉磨里从少年蜕变成了男人,不再像年少时那样的隐忍,在包裹着与痛并存的爱意里掠夺着他的所有,刻下了属于一生的印记。 

 

花垣武道仰起头主动的寻上了佐野万次郎的唇,唇瓣在哭泣的拥抱里被闷的水红发烫,却在吻上对方后又拉开了些许距离,抚着他的侧脸,气息里交织着缱眷。 

 

“想要告诉你……” 

“我爱你。” 

 

 

“无论是怎样的你,只要是你,我都爱着你。” 












🐒🆘

 

 

 

 

 

 

 

 

 

 

 


家猫

因为是lucky,所以超幸运的 05

    主角是男孩子

     时间在梵天成立不久

     应该是团宠all向会随着写文慢慢发展。

     ooc属于我,人物属于hjjj

     全文8k左右我越写越多了

      小学生文笔

     请点赞评论给作者鼓励吧...

    主角是男孩子

     时间在梵天成立不久

     应该是团宠all向会随着写文慢慢发展。

     ooc属于我,人物属于hjjj

     全文8k左右我越写越多了

      小学生文笔

     请点赞评论给作者鼓励吧


    问,一个人晚上醒来,看见有一双眼睛在盯着你看是什么感觉?

      

   谢邀,人在梵天,感觉在天上了。

       

    是什么让花季少男痛哭流涕?是什么让社会青年泪流满面?是什么让当代大学生目瞪口呆?欢迎收听《今日说o》。

     

      一瞬间,你的心里划过万千条弹幕。并且感慨出了以上内容。无他,你被尿憋醒睁开眼睛的时候,一睁眼就是一双如猫般的瞳孔散发着骇人的神色,而那双眼睛正死死的盯着你。你闭上眼睛不敢相信,但是睁开的那一刻,你还是绝望了。

     

       Mikey你大半夜不睡觉盯着我干嘛?你的内心发出怒吼。真的太可怕了,感觉活在恐怖电影里,Mikey就是那个鬼,你看见他就要被他干掉的那种。要不然就是变态杀人犯,被他发现你在看他就会被他搞死。哦,不对,他好像本来就是杀人犯诶。

     

       “Mikey不要这样盯着我,好恐怖。” 我静静的看着他说道。

   

      “哦,好,你还是那么胆小,远远子。”Mikey从你的身上下去。你刚刚是处于半窝在他怀里面睡的状态。没办法,老习惯了,跟谁睡就窝在谁怀里。

     

       深夜,卧室,孤男寡男共处一室,一个1.62,一个1.75,请问,谁打架可以赢?笑死,肯定是mikey。再来3个你都说不定打不过一个他。所以,你选择忍他嘲笑你胆小这件事。

       

       “你们厕所在哪?我想上厕所。”你掀开被子,下床把拖鞋穿好。诶,还有拖鞋,好贴心哦。

   

       “嗯,那边那个门推开就可以了。”Mikey坐在床上像一只猫一样盯着你的背影。

       

       “不用说的那么详细,我又不是小孩子。”你推开门,走进去。

      

        很好,很干净。一点也没有异味。你上完厕所后,坐在坐便器上,思考着。

 

        奇怪,刚刚不是在喝酒吗?怎么会忽然到这里呀?不会吧,喝到断片啦。

    

      “咕噜咕噜咕噜。”你的胃部发出了抗议的响声,不会喝到吐了吧?我操,怪不得嘴里酸酸的。

    

    “喂mikey,你这里……我操,你要吓死人吗?”你一回头,就看见刚刚还坐在床上的Mikey现在正依着门看你。你往左走,他的眼睛就往左看,你往右走,他的眼睛就往右看。奇怪,干嘛要一直盯着你呀?又不会跑。

    

    “这里有洗漱用品吗?”你接起了刚刚被打断的话。

    

    “我这里没有。”Mikey看着你的眼睛淡淡的说。真的是很漂亮的眼睛,不要让我失望啊,既然选择来到这里,远,就千万不要逃离我的身边,要不然我不知道你会有什么样的下场。

    

    “哦哦哦,那算了,你们这里有厨房吗?我好饿~”你从洗手台掬起一捧水,随意的漱了漱口,然后抹了抹嘴,唉,黑眼圈好重啊。不过Mikey也蛮重的,什么鬼,脖子上的这圈绷带是怎么回事?

    

    “楼下客厅有冰箱,里面应该有吃的。”

    

    “嗯,行,那我先去吃东西,你先睡吧。”你踢拉着拖鞋,很显然你忘记问绷带的事情。走到门口回头望向mikey。嗯,他好像一只猫哦,像那种一个星期都没有见到主人的小猫,主人一回来,就跟着主人不停的转。不过现在mikey可不是任人玩弄的可爱小猫。他可是猫科动物中的百兽之王。

    

    Mikey站在门口。看着你一步步下楼梯。然后转身把门关上了。

    

    哎,冰箱,冰箱,冰箱在哪里呀?你望向四周。真豪华,在寸土寸金的东京里竟然还有一套占地这么广的别墅,甚至还有花园,看来之前小瞧了梵天的财力呀,不过说的也是,九井一在这儿,那会缺钱呢?

    

    唉,找到了。不过为什么里面只有梨了?算了,有总比没有强。你抱着这样的心态,从冰箱里拿了一个梨坐在沙发上吃。嘶,有点冷,你搓了搓手臂,咦,感觉好像掉了一地鸡皮疙瘩。话说,他们是把你扒的只剩睡衣了吗?好冷啊,而且好臭,一股酒的味道。 

    

    不过今晚月色真美。

    

    广袤的天空游弋着一轮圆月。蓝丝绒般的夜空托着那一盏白玉盘。玉盘向大地撒下了清冷的月光,像轻纱一般披在这座安静下来的城市,热闹褪去,只剩下冷寂。月光挣脱了玻璃窗的束缚。挣出窗框,四分五裂的出现在你面前,像流水一般涌动。空气中的细小埃尘,在空中旋转。

    

    四下无人,静悄悄的。属于你的那份艺术细胞从血脉中挣脱而出。你抽了张纸,擦了擦手。摆出了起手式。然后在这静寂的月光中旋转,跃动,躬腰,时不时的向无人的角落里微笑,好像有人站在那里似的。然后你忽然跳起了女步,和刚刚那一套应着的。这套在高中毕业典礼上跳过的,你谁也没有邀请,你选了姐姐做自己的舞伴。

    

    “喂,你这傻子在发什么病?大半夜不睡觉,在这边干什么。”三途春千夜不满的嚷嚷着。

    

      呜呼,好尴尬哦。这样被别人看见在跳舞什么的也太羞耻了吧。不过幸亏是三途春千夜,如果是灰谷兄弟的话那就更尴尬了吧。

   

      “没什么春千夜,话说回来,你那里有洗漱用品吗?”好家伙,竟然来了一个,那就问问吧。

  

        “哈?谁会没有事屯那种东西?你赶紧回去睡觉,不要在这边转,很碍眼诶。”三途春千夜翻了个白眼,这个人竟然和Mikey一起睡,不可原谅。

   

       “那可可睡了吗?”你今天一定非洗不可。

 

          “应该没有,你问那么多干嘛?”三途春千夜难得心情好。用手撑着下巴,从二楼往下看,池上这家伙看着倒是挺顺眼,好歹也是从小玩到十几岁的朋友。既然找到这里,那就多看着他吧。但是如果他背叛Mikey的话,我也一定会毫不犹豫的按下扳机。


        “要洗澡。你不觉得浑身都是酒味很难受吗?”你扯着衣服跟他讲。

 

        “可可的话,应该还没睡。毕竟他每天晚上都半夜三更才睡,早上也不起来。”说完这句话三途春千夜转身就走了。毕竟他不是那么闲的。刚刚灰谷兰忽然说有什么人又盯上梵天了,白天不能离开王让王受伤。所以只好半夜去解决了。

    

        “哦哦哦。不对,你倒是把位置告诉我啊。”你望着三途离开的背影,绝望的喊着。

 

         算了算了,自己去找。住的房间总共就那几间,肯定能找到的。嗯,我看看吼。这间很黑,不是。这间透露着一股酒味,不是。 嗯,这里怎么一个烟味呀?肯定也不是。哦哦哦,肯定是这间了。那间的门缝散发着柔和的微光。一定是温柔的九井妈咪为了不打扰到别人,才开那么暗的。

  

       你直接自信开门,嗨,老婆。对不起,对不起,串场了。

 

     你打开了门,我操,不对。为什么这个屏幕上播着不该放的片子啊?而且为什么房间里有两个人啊?而且什么这两个人都半裸着呀。

   

    “对不起。”你知道了事态的严重性,迅速关门,并且转身要走。

 

      “别走嘛,远君~”灰谷兰一手锁着你的脖子,把你拖进去。哇,不要贴人那么近啊。灰谷兰身上散发着热量,透过你那薄薄的衣服传到你的身上。而且他好像刚洗完澡,头发滴滴答答的落着水。全部都滴在你的颈窝上了。

 

       房间里的灰谷龙胆正在迅速的套着衣服。切,又不是什么黄花大闺女,有什么好看的?再说我是个男的,怎么非礼你?

    

    事实证明你大错特错。男的其实也可以非礼男的。因为灰谷兰对你发起了攻击。

    

    “啊啦,远君,深夜造访有什么事嘛?你可是打扰到我和弟弟的好事了。”灰谷龙胆脸上带着不怀好意的笑容。

  

    “没什么,兰君,我只是走错门了而已。”你也挂上那一副应酬的笑容。敌变我不变,不变应万变。

  

     “既然来了,那就不要走了。”灰谷兰一个用力把你摁在地上。并且用眼神照顾自己的弟弟,灰谷龙胆一起过来,把你夹在中间。


      “说大半夜来我弟的房间是不是窥窃龙胆的肉体?”什么鬼?大家给该有的都有,不该有的也没有,有什么好偷窥的?


      “不是哥,你说话怎么这么别扭啊?”龙胆,你终于也意识到了,你哥不正常了吗?快把他给我拉走啊。


       “没有龙胆,你看这个人大半夜的。既然偷偷从mikey的房间里跑到你这儿,你说他是不是窥窃你?”灰谷兰一本正经着发出暴言。妈的,就知道逗他这个正经的弟弟。


        “不会的哥,虽然我有八块腹肌,但我并不感觉这个有什么好稀罕的。”好家伙,我直呼好家伙。八块腹肌,这难道不值得羡慕吗?好想要,我鼎盛时期也只有6块而已。


       “算啦,既然龙胆这么说,我就不带为难远你啦。”哇,好自来熟啊。我还没有叫你兰,你就叫我远啦。是不是酒和头孢吃多了,傻啦?


      然后他们就在我的目光下,继续看起了不可描述的小电影。没什么好看的。就是两个人摸摸这个,摸摸那个。然后一片白花花的肉起伏来啦,起伏去的,伴着浓重的喘息声,以及做作的呻吟。太恶心了,那种反胃感觉又来了。


      你直接推开他们两个,冲向厕所。抱着马桶吐起来了。脑子里面又开始回放恶心的影片。越想越恶心,你又干呕了几声。


     “不会吧,哥?”灰谷龙胆震惊的看着在吐了你。


        “ 谁知道呢?不过太奇怪了吧。你说男人看到这种影片不冲动,反而吐,那他是有什么问题呢?”灰谷兰也是一脸震惊的看着你,谁知道你看个小电影竟然会反应这么大。


       “事先说明一下,我一点问题都没有。”你是漱完口口,一脸阴沉的从厕所里走出来。


        谁信啊?灰谷兄弟内心默默吐槽。


         大事不好,越描越黑呀。你头顶飞过一排乌鸦。你真的没有什么问题,只是不喜欢看这种小电影而已。以前姐姐也认为你患有隐疾。还带你去医院挂号,结果医学证明你一点问题都没有。身体健康,吃嘛嘛香,只是有一点点点点的性冷淡而已。


        “我感觉这种影片不应该一个人看嘛,你们一起看不觉得羞耻吗?”你不解的问。


          “不会呀,再说,你没有和别人一起看过吗?”灰谷龙胆持续震惊中。不会吧?不会吧。这小子没和别人一起看过吗?


         “没有,以前Mikey和三谷他们看的时候我总是会借口离开啦。”你想一想之前的经历。的确好像每一次他们看片的时候,你都有意无意的避开了。


         “哎呀。不会被我说中了吧,远君。你性无能?”灰谷兰用一种有病早治,不要拖的眼神盯着你的下面。


         “把你的眼神收回去,色情狂。不然我可不会住手的。”你气势一凛,用眼睛盯着灰谷兰。


           不错嘛。眼神很锋利。像只狼一样,这样的眼神可不是一个普通的大学生。看来Mikey让他加入也不是没有原因的,毕竟这种人要是在普通社会待久了,可不知道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灰谷兰把他的眼睛眯起来想,只有我那个傻弟弟才会认为你是靠mikey的关系进来的吧?


          不过,现在第一件事就是先把他的裤子扒下来看看吧。灰谷兰转念一想,脸上立马浮现出那种要搞事的笑容。


       只见灰谷兰和灰谷龙胆一个迅速的抱着你的上半身。另外一个把他的恶魔之手伸向你的裤子。不要啊,怎么净遇到些变态?你迅速的踢腿。想把那只手主人踢远一点。并且大喊“可可你在哪里?快来救我。”


        “不要叫啦,你叫破喉咙,也不会有人来救你。可可他早睡了。”什么?三途春千夜你个骗子,竟然骗我。本来三途春千夜没有说错的,但是任谁被一个发酒疯的人折腾一晚也抵不住吧。


        “可可,可可!”随着你一声更比一声高的呼声。你千想万想的可可终于出现在了门前。


        “大晚上不睡,你们在闹腾什么?”可可气的要发疯。好不容易睡着了。这几个傻逼,大半夜又在闹腾什么?


         “不是,你们在干嘛?”可可无语的看着你们的体位。


         只见龙胆坐在地上把你整个上半身抱在怀里。而灰谷兰则衣衫不整一只手把你一条腿抬起来。另外一只手正在扒你的裤子。反正就是极其少儿不宜。


        “哥,快救我。你看他们两个做的好事。”有靠山过来,你又有底气了。说话都硬了三分。


         可可无语的走进你们,一只手把你从魔窟中拉出来。拍了拍你身上的灰。


          “不在Mikey那里好好睡,瞎逛什么?”哎,又是这个问题。为什么他们都知道你在Mikey那里睡呀?


        “我要洗澡,本来想找你的,结果走错门了。”


         “找我干什么?”

 

           “洗漱用品啊。再说,你的衣服我应该穿的上。”


        “行吧,行吧。不要走错了,我屋子在对面。”

       

。     呜呜呜,可可你真是大好人,还记得把位置告诉我。不像春千夜那个傻逼,什么也不说人直接就走了。


       你欢天喜地的冲到可可的房间里。我擦,这间房子不是刚刚那件很黑的吗?原来第一个被排除的就是正确选项啊。可可和灰谷兄弟跟着你的屁股后面也进去了。


        “衣服在这里,内裤也是新的。牙刷和牙杯还有牙膏都在镜子后面自己拿。”可可把衣服从衣柜里拿出来。一件一件的放在你面前。


          好耶,不愧是妈咪,真周到,连内裤都帮我想好了。嗯,可可还是一如既往的爱干净呢,房间收拾的真好。


         中间略过你洗澡的内容。你现在洗完澡,只想感慨:洗澡真爽,全世界的人都应该洗澡。


           我的妈呀。今天发生的事太多,你刚刚又急着洗澡。忘记把耳坠摘下来了,你从头洗到脚,耳环下面长长的流苏早都湿透了,而且耳坠上面还有铃铛,铃铛里还塞个棉花,我的妈呀麻烦大了。对了,还有脚链,我操,我操。那个也是铃铛,里面也塞着棉花。死了,要搞好久了。


        你快速的把衣服往身上一裹,内裤的腰好像有点大了。算了,不管了,现在重要的是脚链和耳坠啊!!!


        “快,可可,你这里有没有针或者是牙签之类的?”你急急忙忙的冲出浴室。


       “我感觉他脑子不太正常。”灰谷龙胆好像在说谁的坏话。算了,这个也不管了。


       “有牙签,你要干嘛?”可可第一个反应过来的。


       “我身上带了饰品进水了。”你急急忙忙在桌子上翻找,想把牙签盒找出来。


         “远君,东西进水了要牙签干嘛?”灰谷兰表示很困惑。

 

       “所以说他脑子有问题呀,哥。”妈的,灰谷龙胆原来你在说我坏话。


           “我在里面塞了棉花,现在棉花湿透了。”你急急忙忙的解释道。


        “塞棉花,真不愧是你。”可可一看你手上提的那个耳坠,就知道发生了什么,那个耳坠,他最开始一眼就看见了。那个是琼姐的耳坠,鬼知道你发什么疯,把它带到耳朵上。


         “哈,你是什么三岁小孩吗?”龙胆阴阳怪气的。


         “怎么啦?”你一边挑着铃铛里的棉花一边挑眉问道。


         “这么大个男人了,还带脚链?还是红绳子上面穿铃铛的那种。”灰谷龙胆一眼就看到你脚上戴的那个扎眼的东西。真是的,哪有男人戴脚链的。


       “嗯,男人不能带吗?这是我姐给的,你有吗?”你不屑的回应的。


       “你有病吧?”是的,他的确没有。但这种东西有必要炫耀。


        你挑完耳坠的棉花,又把脚链上的棉花也一起挑了。只是不太优雅,感觉像在抠脚。


   。  “龙胆,现在你来解释一下,为什么要说我脑子有问题?”你也用阴阳怪气的语气回敬他。


           “就是你发酒疯的事啊。”龙胆摆摆手。


          “你不知道自己发酒疯吗?你脖子上的伤就是这么来的。话说,你刚刚根本没注意吧?过来,我给你换药。”九井一我的男神,我的好妈妈。


        你乖乖的坐到他身前,他一层一层的帮你把绷带解下来。然后照他的话做,把头微微抬起。他不说不好,一说,你的注意力全集中在脖子上了。那感觉超级痛,幸亏纹身没有纹在脖子上。嗯,不过师傅说好像不能碰水,完了,左手不会废了吧?


      “不要乱动。”九井一皱着眉帮你把绷带重新缠起来。

 

       “不是可可,你帮我左手上那个纹身消消毒呗。”你把上衣扒下来,把左手伸到可可面前。


      ..灯光的照耀下,你的皮肤泛起了病态的苍白,但是刚刚洗澡的缘故,让你又有了一丝淡淡的血色。


        一副任人宰割的样子,灰谷兰这样想。这样的人,真的可以在梵天活下去吗?


        “啧,你真娇气。”灰谷龙胆不屑的看着你。


       .“嗯,最近你还是多吃点吧,看你瘦的。”九井一看着你消售的身材。,虽然上面还附着一层薄薄的肌肉,但这掩盖不了你比这个身高的人轻了至少20斤的事实。


      “你们说说,我都发了什么酒疯呗。”你很好奇你到底发了什么酒疯,让他们说你脑子有病。

让我们来回到发酒疯的故事现场。


        众人心怀鬼胎并且故意给你到上高度数的酒,想把你灌醉,来套套你的话。倒的人都是装的,只是想让你放下警戒心。但很显然,他们什么都没有问出来。因为你整个人哭的稀里哗啦的,站都站不住。


        灰谷兰在想给你灌下一杯酒的时候。忽然发现你泪流两行,整个人都打的颤,看起来很奇怪。


        “喂喂喂,这家伙怎么回事啊?”灰谷兰拿酒的手微微颤抖,因为他什么都没干,你就哭了。


        “好恶心。”灰谷龙胆翻了个白眼,他感觉男人哭什么的,真的都很恶心。

 

      众人也都停下来。他们看你哭了足足有五分钟左右的样子。你忽然发出一声呜咽,像被抛弃了的小狗崽一样。然后用乳燕归巢的姿势扑在九井一的怀里。

 

       一边哭,一边喊着“我以后都听话,你不要离开我。”“不要再抛下我了,一个人好孤独。”“以后你说什么都依你,不要走,好吗?”这种类似于被渣男抛弃的发言。


    大家把不可置信的目光投向了九井一,用目光诉说的。“原来你是个基佬,而且还是个个人渣。”


      九井一满头黑线,“不是你们想的那样的!”声音咬牙切齿,一看就是动了怒气。

但是你还在他的怀里哭着,并且用手紧紧的抱住他的腰。他想推你,又推不开。把你抱起来也不对味儿。众人的目光里越来越富有查询的意味。


      “姐,我错了,你回来吧。”你哭着喊出这句话。


      “我都说了,不是你们想的那样的。”九井一听见你喊这句话,感觉到了大解放。


       他们好像都很闲似的,就搁这儿看你抱着可可发酒疯。


        “我不是你姐,你先起来。”可可无奈的托着你的腋下。没办法,你哭的太用力了,整个人都脱虚一样,站不稳。


       “我不要,你就是不要我了。”泪眼朦胧的你。努力的看着面前这个人。他有着一头金色的头发,微微上挑的狐狸眼。这就是姐姐呀。


      “你带我一起走吧。”你忽然喊出暴言,就在九井一还在想要怎么带你走的时候,你不知道从哪抽出了一把匕首塞到他的手里,然后拼命的拉着他的手往喉咙上刺。九井一见状都傻了。毕竟白天这人还是好好的。怎么现在忽然寻死觅活的。


      还是mikey反应快。一只手揽着你的腰,把你拉到怀里。刚刚也不知道你哪里突然来的力气,反正你现在浑身无力软趴趴的。Mikey一拽,你就倒在他怀里了。


          “你放开我,我要和我姐一起走。”你用力的推着他的胸口,整个人张牙舞爪的。但是就那点力气,根本就睁不开Mikey的控制。


         众人都惊呆了,特别灰谷龙胆和三途春千夜这两个人。根本搞不明白你从头到尾都在哭什么。


    ..  .    “姐,快救我,他要打人。Mikey要打人啦。”你朝着九井一喊着。


         九井一也很无奈,看着又哭又闹的你不知道该如何下手。


         最后还是mikey当机立断,一手刀把你砍晕了。最后叫了小弟,把你们都送回了别墅。


         小弟看着Mikey扛着一个昏倒的脸上还带着泪痕的人,不仅内心感叹道:不愧是梵天的首领,唉,就是刚就是拽。


         “这家伙和我睡,大家都去休息吧。”Mikey把你抱进房间里后留下了这么一句话。


          “那家伙凭什么和王一起睡?”三途春千夜不爽的说,一个刚加入进来的新家伙。就算小时候认识。可长大了,谁知道他变没变,王也是。万一这个人半夜暴起要刺杀王怎么办,不行,我得守着王。


       “Mikey事,大家就别质疑了,都去休息吧。”这时候还是明司武臣靠谱。

 

就这样一个腥风血雨的晚上过去了,然而并无,因为你半夜又起来了。


      “啊,我发酒疯原来是这样的吗?”你惊叹到。但是听他们那样描述,一定哭了超级久吧,眼睛这样居然一点都不痛。


          “对呀,跟发疯了一样。”灰谷龙胆嗤笑道,他可是第一次见有人发酒疯,要把自己搞死的。


           “对哦,远君以后还是少喝酒为妙。”灰谷龙胆在一旁笑眯眯地提醒到。


          “对,我也建议你少喝,最好不要喝。话说我到底哪里像琼姐了,你就抱着我哭。”九井一还在疑惑你晚上为什么要抱着他哭这件事。


          “应该是因为你和我姐都是长头发,并且都是金色的吧。而且你和姐姐一样,有一双上挑的狐狸眼。”你感觉应该是这样。毕竟姐姐和九井一相似的,也就这几个点了。


         “聊完了吗?聊完跟我回去睡觉。”Mikey神出鬼没不知道从哪里突然窜到九井一的房间。


         九井一等人明显欲言又止。但想了想,还是闭嘴了。然后就眼睁睁的看着你被Mikey拖走了。


        “都处理好了吧,睡觉。”Mikey强势的把你摁在床上。


         然后你们两个就躺在一张床上,听着彼此的呼吸睡着了。


猫猫有话说:又是新的一周,我又回来了。更晚了啊,抱歉抱歉。因为是高三了嘛,没有带手机在学校,大家体谅一下。这周我考了省同考,太痛苦了,因为美术集训我一个学期几乎没有上文化课,好不容易挺过会考,结果躲不过省同考了呜呜呜。

           池上身体除了上篇讲的问题,和一些心理问题真的什么事都没有。这章灰谷兰严重ooc了,大家原谅我吧,求求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