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梵高

12.2万浏览    3663参与
tamirry

对浅色杏花没有抗拒力的我………

已经有了一个iPad杏花壳和一个两个杏花旅行本了可惜的就是虽然很漂亮但是没有啥子可以替换的本子了(tn的那个是个纯色,非tn那版好看but没有替换本……难受)

对浅色杏花没有抗拒力的我………

已经有了一个iPad杏花壳和一个两个杏花旅行本了可惜的就是虽然很漂亮但是没有啥子可以替换的本子了(tn的那个是个纯色,非tn那版好看but没有替换本……难受)

平凡的搬运工

梵高用伟大的才华与苦难抗争,尽管他没有等到掌声响起就挥泪而告别了世界,但是,他用自己的勤奋和努力最终走上了人类世界的艺术顶峰。

我们生来就是孤独

我们生来就是孤单

不管你拥有什么

我们生来就是孤独

让我再看你一眼

星空和黑夜

——《梵高先生》

(其实在找梵高先生的画作时,心情还是很复杂的,当三百多张画作真真切切的展现在眼前时,就好像走进了梵高先生的内心,看到了他所理解的世界。谨以此文,致敬梵高

梵高用伟大的才华与苦难抗争,尽管他没有等到掌声响起就挥泪而告别了世界,但是,他用自己的勤奋和努力最终走上了人类世界的艺术顶峰。

我们生来就是孤独

我们生来就是孤单

不管你拥有什么

我们生来就是孤独

让我再看你一眼

星空和黑夜

——《梵高先生》

(其实在找梵高先生的画作时,心情还是很复杂的,当三百多张画作真真切切的展现在眼前时,就好像走进了梵高先生的内心,看到了他所理解的世界。谨以此文,致敬梵高

血瞳

夜航

“美妙绝伦…色彩实在是太精妙热烈了——先生,您实在是伟大的艺术家!”

旅人将手中把持的画作颠来倒去,身着的星光披风,正随着他优雅中带着一丝怪诞的动作映衬出转绕的星夜。

“谢谢您,先生,非常感谢您愿意购买我的画。或许您已经知道,她的名字是《红色葡萄园》。尽管是习作,也希望您能收下。”

旅人拿走了画,辞别了他人口中的这位红发疯子艺术家。不过不久后某日月光倾泻的夜里,他们又在简陋的颜料店中见面:梵高挑选着各类合他心意的颜料,其中多为各式的蓝色或金黄,亦或是衔接的珠青,再者是混杂着尘埃的洞黑色,数量明显少于其他;他穿的实在过于朴素,西装好像从没有熨过,淡赭红的短发好像他的内心,直挺挺地竖着。...

“美妙绝伦…色彩实在是太精妙热烈了——先生,您实在是伟大的艺术家!”

旅人将手中把持的画作颠来倒去,身着的星光披风,正随着他优雅中带着一丝怪诞的动作映衬出转绕的星夜。

“谢谢您,先生,非常感谢您愿意购买我的画。或许您已经知道,她的名字是《红色葡萄园》。尽管是习作,也希望您能收下。”

旅人拿走了画,辞别了他人口中的这位红发疯子艺术家。不过不久后某日月光倾泻的夜里,他们又在简陋的颜料店中见面:梵高挑选着各类合他心意的颜料,其中多为各式的蓝色或金黄,亦或是衔接的珠青,再者是混杂着尘埃的洞黑色,数量明显少于其他;他穿的实在过于朴素,西装好像从没有熨过,淡赭红的短发好像他的内心,直挺挺地竖着。

旅人想向他搭话,可还没等他开口。

“您想退回我的画的话,没关系的。”

一刻的沉默后,梵高离开了小店,伴随着一句轻轻的“感谢您”和一束剪不断的月光。

不过这一来二去,旅人成了梵高的,除开那些画家或混混之外的唯一的朋友。旅人对文森特的态度挺奇妙,平时几乎不见,见了面便免不得要批评他是老烟枪;有时他也会被提要求,因为这位郁闷的怪人希望听到有人能将弟弟提奥的信读给自己听。

信纸稀稀落落地散满了梵高的整间屋子,与卖不出去的画作一同。

后来文森特.梵高搬去了“画中的黄色居所”,旅人也因此长时间没有再与他见过面。不过总有不和谐的色彩闯入他眼底,比如耳廓间泛黄的绷带。所见所闻便也只有他与高更破碎的友谊,他缺失的左耳,他满腔的自责与失望,心中布满惶恐的荆棘。

旅人想骂他,可是最终还是没能骂的出口。他只有暗地里盯着梵高,看着他对着河水发呆,看着他对一只偷吃他午饭的乌鸦笑得热烈,也许是看着他在麦田中创作,或者是他仰望着他热爱的星空,亦或是观察热烈向阳的向日葵。梵高在旅人面前表现得正常不过,完全看不出他是有着那般疯狂行径前科的人。

于是他替梵高旅行,替他向高更带去想要和好的口信。

“那要是他再发病怎么办?你来负责?”

“梵谷不会…他很正常!”

“总有一天你会明白我在说什么。”

高更撇着嘴带上爵士帽,耸耸肩道。

旅人记得梵高也是这么描述的,交恶时的神态。

旅人也只有失望地回到梵高的居所,路过长河时,在长椅上控诉着对梵高不公的命运。路灯的倒影于河水中星星点点,孤船划开夜色的宁静,星空好像铺平,思念的人会化作星辰,将爱意带给沉眠的祭坛——旅人忽地想到这些浪漫的事。

旅人中幽闭的内心深处读懂了属于梵高的艺术。从口袋里抽出几张信纸,向梵高书写着赞美与祝福,并告诉他自己已经有了为他谱写印象曲的初思路,要辞别一段时间为他演奏最出色的作品。

信寄出又被退了回来,邮递员的理由是梵高并不在原来栖息的旅馆所以信件无法送达。旅人心头一紧——或许他又进入精神病院了?

可是,怀揣着不安,他也终究是没有立刻回去。

再后来,枪响了。旅人没能听到他的最后一句话,更没能见到他被烟雾和荼毒熏地浑浊的双眼,他面前站着的,只有精神恍惚悲不能止的提奥.梵高。提奥手中文森特写给他的信正轻轻地颤抖,他失神地念叨着,说文森特当时并没有马上死去,而是怀抱着痛苦,挣扎,甚至是那份已经不能被众人看清的包容。

“实在抱歉先生。拜托您买了我哥哥文森特的画…钱却一直没有时间补给您。现在他离去了,我也再没有什么剩余的精力……”

“不用了,提奥先生,您真是很好的弟弟……梵谷会为您自豪的。我也热爱他的画,实在抱歉我无法给您一些慰藉。”

旅人捏着乐谱,走进了梵高的眼神时常藏进的麦田。他的画框依旧倒在那里,压倒了一排金黄的麦穗。人们对在麦田里发呆的旅人和已经故去的梵高指指点点时说了什么,他们早已不在意了。他所叹息的只有梵高戳着自己心口,划进自己心尖的“失望”。斯人已经听不到自己谱的曲了,演奏就也失去了意义。

旅人从旭日当空呆坐到皓月映海。他仰望着星空,星空也好似盯着他;他唱出给梵高谱写的长曲,星空便如同梵高的画面一样变得零碎,和谐转动起来。山,水,月,星,烟斗,西装,麦田,乌鸦,咖啡店,长河,加了方糖的苦艾酒,紧握着的小女孩的手,叹息,左耳,以及梵高的眼神。旅人忽然意识到,那一瞬间的梵高正经历的或许不是死亡的痛苦,而是爱——那样不被爱着的人,只有将身躯投入热爱着万物的浩瀚星海。

旅人起身将乐谱夹在梵高倒地的画架上。

旅人想起自己从梵高暂歇的旅店走向麦田的路上遇到的那个姑娘,她一手捧着热烈的向日葵,另一手却极不和谐地架着一根香烟。

“那些人只关心他是怎么死的,没有人在意他曾经是如何活着。”

再后来,旅人打算离开属于他的悲剧舞台。清理旧物的时候,他瞟到那副从未仔细观察过的《红色葡萄园》。他又拿起那幅画,像买时那样夸张地细细端详,忽地,他瞥到画的上端翘起一个小角。旅人冒汗了,他过于偏激地想要保护这幅画,保护他没有一点瑕疵,保护他就像保护梵高还站在麦田里的灵魂。他看着修复者用上化开油封的药水,看着那个缺口下越来越明显的蓝色画底——他独自拿着画回到临时的居所,轻轻地从角上撕开画的表层。

是纯白色的旅人,看起来甚至还没有填充过草稿。不过背景的上段是旅人最热爱的作品《星月夜》,下段的色调是《向日葵》的暖黄,以及摇曳的柏树。旅人咬住了下唇。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堆篝火,但路过的人只能看到烟。”

写在画布的背面,署名是梵谷。

是旅人自认亲昵但一直没怎么得到梵高认可的称呼。

“我知道你一定会来,因为你也是篝火。”

旅人在星夜中结束了这段旅途。

他无数次沉默地注视星空之门。

沉吟,还有热爱与生命。

心蓝手绘
彩铅插画版梵高自画像~
彩铅插画版梵高自画像~
迥九
艺术的美源于“真”。这里说的不...

艺术的美源于“真”。这里说的不是摹仿的那种逼真,它说的是存在者原本的样子的显现。我们的日常世界里,到处都是磨疲了的物体,灰头土脸,自身不再显耀,更不再照耀其他物体。然而,当存在者是它本身,并以它本来的样子显现的时候,它就开始显耀。这种显耀就是美。

艺术的美源于“真”。这里说的不是摹仿的那种逼真,它说的是存在者原本的样子的显现。我们的日常世界里,到处都是磨疲了的物体,灰头土脸,自身不再显耀,更不再照耀其他物体。然而,当存在者是它本身,并以它本来的样子显现的时候,它就开始显耀。这种显耀就是美。

迥九
在我们庸常的世界里,事物的“样...

在我们庸常的世界里,事物的“样子”是扭曲的,我们看到的,是可加利用的东西,是可以用来算计的东西,而不是事物的真相。比如梵高的向日葵,让我们看到向日葵的另一种样子,是世界的热烈生机。梵高让我们看到真相,看到事物的如其所是。

在我们庸常的世界里,事物的“样子”是扭曲的,我们看到的,是可加利用的东西,是可以用来算计的东西,而不是事物的真相。比如梵高的向日葵,让我们看到向日葵的另一种样子,是世界的热烈生机。梵高让我们看到真相,看到事物的如其所是。

阿玄学习中

一些比较偏自己oc的同人()

其实印象派我画了很多,但是质量有点低就放相册给自己看了(何)

p1-2是梵高,p3高更

一些比较偏自己oc的同人()

其实印象派我画了很多,但是质量有点低就放相册给自己看了(何)

p1-2是梵高,p3高更

艾小诗
不管怎样,要记得仰望星空。

不管怎样,要记得仰望星空。

不管怎样,要记得仰望星空。

邶论

我躺在茅草堆上,和车一起颠簸着。茅草刮在脸上痒痒的。车子驶过正苏醒的凌晨,深蓝绿色的树丛画过我的脸颊;我望着路对面红褐田野,播种者经过树旁。不一会,我感觉黎明的金黄从头顶那边传来声响。


记《至爱梵高·星空之谜》

我躺在茅草堆上,和车一起颠簸着。茅草刮在脸上痒痒的。车子驶过正苏醒的凌晨,深蓝绿色的树丛画过我的脸颊;我望着路对面红褐田野,播种者经过树旁。不一会,我感觉黎明的金黄从头顶那边传来声响。


记《至爱梵高·星空之谜》

洛娜·天琴·梵高

关于梵高的灵魂拷问

如果提奥和高更同时掉进水里,你会先去救谁?

😂😂😂

[图片]


如果提奥和高更同时掉进水里,你会先去救谁?

😂😂😂


焰也

不去练车的下午究竟有多快乐🥺🥺🥺

不去练车的下午究竟有多快乐🥺🥺🥺

我是老鱼
你画你的,我歪我的!就算梵高、毕加索在世也不过如此
你画你的,我歪我的!就算梵高、毕加索在世也不过如此
-0715

梵高

他死了,却留下了一片星空

他死了,却留下了一片星空

海王子阿源
我的世界:【梵高落泪,上帝点头】超乎想象,最真实的草和海绵
我的世界:【梵高落泪,上帝点头】超乎想象,最真实的草和海绵
诗诗Cc吃喝玩乐
网红打卡点《梵高星空艺术馆》终于来顺德啦
网红打卡点《梵高星空艺术馆》终于来顺德啦
下玄月

终有一天我会把整个家都画上星空哈哈哈(狂妄得意)

p1andp2都是我画的…然而画技并不过关…

终有一天我会把整个家都画上星空哈哈哈(狂妄得意)

p1andp2都是我画的…然而画技并不过关…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