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棉鼠

1892浏览    9参与
🌟MARI🌟

(代发酱出来营业:

(来吃新船

(避雷注意

(代发酱出来营业:

(来吃新船

(避雷注意

SPAR

「新墙求扩!」
#长期求k#
墙宣0.5
Hi!你好!
我是全世界DJ和电音制作人们的专属墙!
墙是真人!不要乱给墙发消息!
!!!不接受重墙!!!
可以叫我DJ墙,电音墙!(但是这两个不是我的圈名!!!!!)
建墙时间:2019.8.1
DJ们是世界珍宝!
DJ的职业简介:DJ的技术叫做打碟,也可以说这就是一个负责打碟的职业名词。他们以这种放歌的形式存在,绝大部分放着电音,但严格来说可以放任何音乐风格。打碟一般翻译为DJing,与职业分开。
DJ的英文全称Disc Jockey,可以翻译成唱片骑师。DJ是随HIPHOP文化和DISCO发展起来的。DJ发展到现在,意思已经完全清晰化了。DJ只是职业,是职业名词,工作...

「新墙求扩!」
#长期求k#
墙宣0.5
Hi!你好!
我是全世界DJ和电音制作人们的专属墙!
墙是真人!不要乱给墙发消息!
!!!不接受重墙!!!
可以叫我DJ墙,电音墙!(但是这两个不是我的圈名!!!!!)
建墙时间:2019.8.1
DJ们是世界珍宝!
DJ的职业简介:DJ的技术叫做打碟,也可以说这就是一个负责打碟的职业名词。他们以这种放歌的形式存在,绝大部分放着电音,但严格来说可以放任何音乐风格。打碟一般翻译为DJing,与职业分开。
DJ的英文全称Disc Jockey,可以翻译成唱片骑师。DJ是随HIPHOP文化和DISCO发展起来的。DJ发展到现在,意思已经完全清晰化了。DJ只是职业,是职业名词,工作主要是打碟,DJ指夜店(club)、酒吧(bar)、Live House、仓库派对、音乐节等场所的打碟工作者。DJ不是音乐风格,而是职业名词,如果当成音乐风格是一种对某几类电音或者舞曲的误称。
DJ一开始只是在电台里放CD的,DJ从来都不是电台主持人,一开始他们的工作只是放单曲,后面发展为现在的打碟。
(但是此墙只接受电音向的单子,不接受什么土嗨主播和电台主持人)


关于机子
因为是新墙,没有第二个机子
主机奈斯乔
奈斯乔是学生党,寒暑假全天在线,双休日还有另外休假也全天在线
平时最多传10单
休息翻倍!!!
(想加入请小窗私戳我)


接单范围和内容
接cp向
自制音乐宣传向(有审核!)
单人向
cos向(?如果有!)
角色表白向
乙女向
手书向
周边出售向
ASK向
衍生向
自家AU向
求助向
角色疑问向
(如果各位小可爱还希望有别的内容可以小窗给我提,如果我觉得合适我会加进去的!)

注意!!!!!!!
拒绝戳一戳
QQ通话
无内容骚扰行为
漏单可以dd告诉我,我马上补!
发单子无格式,希望各位尽量写在一个气泡内
撕逼、吐槽不接
搬运投稿的时候一定要有授权图!!!
如果没有授权要注明出处!!!

这里是DJ和电音爱好者的家!

第一次建墙,请多多指教!❤️
(占tag致谢)

阿离今天更了吗

【鼠棉鼠】Everybody Hates Me

*无差,单纯甜一发



     Joel灌下半杯的酒,喉结滚动,酒杯用力的砸在桌上,发出一声闷响,但是在嘈杂的夜店里没有人会在乎这个声音是谁发出的。一向如此,Joel身旁有人端着酒杯路过,然后再也不会与他的生命有所交集。


  


  他很难受,像是离了水的鱼,逐渐吸不到氧气,但又鲜明的感受到時間緩慢流動他仍活着。


  


  每个人都知道我的样貌,但没有人知道我心里在想什么。


  


  他握住杯身的手指攥紧,尽管现在轰炸耳边的是他的歌,他在录音室里花巨大心力制作出来的音乐,他仍觉得一切都与他隔着银河对望,像是近在眼前能...

*无差,单纯甜一发



     Joel灌下半杯的酒,喉结滚动,酒杯用力的砸在桌上,发出一声闷响,但是在嘈杂的夜店里没有人会在乎这个声音是谁发出的。一向如此,Joel身旁有人端着酒杯路过,然后再也不会与他的生命有所交集。


  


  他很难受,像是离了水的鱼,逐渐吸不到氧气,但又鲜明的感受到時間緩慢流動他仍活着。


  


  每个人都知道我的样貌,但没有人知道我心里在想什么。


  


  他握住杯身的手指攥紧,尽管现在轰炸耳边的是他的歌,他在录音室里花巨大心力制作出来的音乐,他仍觉得一切都与他隔着银河对望,像是近在眼前能够抓到,刚伸出手距离又隔了一条星河。


 


  一切都那么的不真实。


  


  I walked into the club like, everybody hates me.


  


  他抓着酒杯走到天台旁靠着栏杆,栏杆后是五层楼的高度和一片自由,他想他从不害怕过什么——但也不想就这样认输,像是承受不住而选择逃避。


  


  妈的,我可不是这种人。


  


  他盯着夜晚LA马路上的车流来往,又来了,一切都感觉近在咫尺。Joel踮起脚,半个身子都斜倚在栏杆上,眸子反射出底下城市的霓虹和折射着的冷漠。那种光线他再熟悉不过,总是刺眼的想令他干脆的闭上眼,蹲在碟机后什么也不想管。


  


  他们真的爱我吗?


  


  当不知道第几次伸手,景象又突然后退到五层楼之外时,Joel不禁这么想。


  


  Everybody hates me.


  


  有个声音一直在告诉他自己。


  


  他总是这么想——去他妈的,干嘛管别人怎么想。


  


  是啊,每个人都讨厌我,那我自己呢。


  


  我讨厌我自己吗?


  


  Joel撇撇嘴,缩回手将鸭舌帽的帽檐压低,这种哲学问题他一向觉得很蠢,于是他将手中的酒一干而尽。打算走人时,口袋里的电话震动,他看也没看就接起来,反正只有一个人会不怕死的在凌晨三点打电话给他。


  


  "怎么了垃圾桶。"


  


  "我——你他妈闭嘴,你什么时候要回来,现在几点了你知不知道。"


  


  Joel一只胳膊倚着栏杆,看着远方某一个点出神的想着自己似乎后天晚上还有演出。"你还没睡?"


  


  "刚演完,睡不着。"那边的声音不扬不抑,Joel听到电视的声音,大概那个人已经抓着遥控器切了十分钟的频道了。"你要回来了吗。"


  


  Joel回想了一下他们上次见面是什么时候,让他意外的是他竟然連对方的長相都差点想不起来。


  


  "想我了?"


  


  那边是一阵沉默,然后他听见Chris叹了一口气,清亮嗓子一字一句打进他心里。


  


  "是呀,我真该死的想你。"


  


  Joel觉得,他或许找到了他生命里唯一真实的东西了。


  


  每个人都经过他的身边,但是只有Chris愿意停下脚步,注视着他的眼睛,问他"Hey are you okay?"。


  


  是啊,要的只不过是这样。


  


  Joel想,他会用一辈子的时间来告诉Chris "Yes I'm fine."。


  


  风很凉,Joel紧了紧外套打断Chris任何想解释刚才煽情言论的话,脸上的表情愉悦的明显。


  


  "马上回去。"




End.


阿离今天更了吗

【棉鼠】shut up

警局PARO

浑水摸鱼更


1.


  今天早上Martin又挨骂了。


  


  Joel一如既往的一副沒睡飽的樣子,将资料扔在他桌上时看起来比平常的样子更不悦,唸了一下昨天的报告哪里写的有纰漏,然后将更多的案子丢到Martin桌上。


  


  "Garrix,我想这案子昨天你就该给我了,可不是吗?Huh?"


  


  或许是他刚开始戒烟,所以看起来比平常还更没精神,也看起来比平常还暴躁。


  


  Zedd拿着马克杯经过时,见对方插着腰又开始对着年轻警官发牢骚了,于是过去一把勾住他脖子扯了下嘴角问道。


  ...

警局PARO

浑水摸鱼更


1.


  今天早上Martin又挨骂了。


  


  Joel一如既往的一副沒睡飽的樣子,将资料扔在他桌上时看起来比平常的样子更不悦,唸了一下昨天的报告哪里写的有纰漏,然后将更多的案子丢到Martin桌上。


  


  "Garrix,我想这案子昨天你就该给我了,可不是吗?Huh?"


  


  或许是他刚开始戒烟,所以看起来比平常还更没精神,也看起来比平常还暴躁。


  


  Zedd拿着马克杯经过时,见对方插着腰又开始对着年轻警官发牢骚了,于是过去一把勾住他脖子扯了下嘴角问道。


  


  "Hey Joel,昨天晚上怎么没接我电话?说好打一场呢?"


  


  Joel被迫仰起下颚,他眯着眼抿了下嘴唇,干涩的吐出两个字的回答。


  


  "……在忙。"


  


  他将Zedd推开,手叉进口袋里踱回办公室,Zedd半垂眼帘啜了一口咖啡,倚着Martin的桌子朝他扔出一个无奈的眼神。


  


  年轻警官眨了眨眼,眼尾弯成新月形好看的笑了。


  


2.


  


  "What's up?"Joel看见是Chris进来时语气不是很好,甚至有点埋怨。


  


  他刚吞下一堆药,为了确保晚上执行任务时不会出差错,他用上全部心力在盯着报告第一页上的的一行字,但是花了五分钟还是理解不了任何字句。


  


  "Are you Okay?You don't look well , is there any problem?"


  


  Chris帶上门的时候注意到了Joel脸色不太对,有些担忧的问着朝他走来。


  


  Joel 甚至觉得传进耳里的字句模糊并虚幻,头一阵阵的发疼,他几乎不能控制住眉心皱起。


  


  别靠近我。


  


  "Thanks ,  I'm fine."


  


  他看着对方只觉得脑子更混乱了,站起身想离开去给自己倒杯水,没想到走了两步以后眼前猛地一黑剧痛袭上后脑,他不能控制的往前扑倒,被对方稳稳接住。


  


  "Joel!你在发烫!"他只听到Chris这么大叫,然后他就什么都管不了了。


 


  Joel还是没办法,真正面对他。


  


3.


  "醒了?"


  


  Zedd看见Joel的睫毛颤了颤,像是回应,他拿手背抵住他额头量了下温度,过烫的温度让Zedd收回手前咂了舌揉乱他头发。


  


  Joel发现他正躺在休息室的沙发,脑子一下没转过来,坐在旁边椅子上的Zedd看着Joel像是想说什么的模样,转头看了下门,搔了搔后颈站起身。"我叫Chris进来。"


  


  "他妈的。"Joel一听到那名字脑袋又隐隐发疼,他哑着嗓子扯住对方的制服外套,警告意味浓厚的瞪着他。"别多事,我好很多了,都给我回去工作。"


  


  "嘿,死耗子,Chris可是陪着你两个小时了,懂点感激好吗。"


  


  Zedd翻了个白眼,将外套从他手里扯回,在Joel有气无力的骂声中打开门,并向外头唤了声Chris,Joel听到一阵急促的脚步声,Zedd在门口和对方交谈了一会儿,还一边朝他瞥去幸灾乐祸的眼神——他真想撕了这家伙,Joel拿手背遮住了双眼。


  


  "Joel,還好嗎?"


  


  Joel沒聽見Zedd關上門離開的聲音,也沒聽見Chris接近的腳步聲,他將手往上挪了點,日光灯投射下来的光有些刺眼,于是他又遮住了疲惫的眼睛。


  


  "我很好。"


  


  Chris抓住他的手背握在手心里摩挲,Joel用力的抽回手,眯起眼嘶哑的告诉男人你没有必要。Chris眼神黯了黯,然后一把抓住他下颚,俯下身去和他接吻。


  


  这个吻持续了很久,直到Joel一把推开他,大口喘着气将沿着嘴角滑下的液体抹去,Chris意料中的看到眼前男人眼眶发红,眼里都是没缓过来的惊诧,但更多的是令人难受的情绪。


  


  "你还是一样会忘了换气,Joel。"


  


  "Chris,够了,我们已经分手了。"


  


  "Joel。"


  


  别这样叫我。


  


  "Joel,对不起。"


  


  别这样说话,错的明明是我啊。


  


  Chris知道,当他们分开后,Joel每次在走廊上与他擦肩而过时,会偷偷的停下脚步回头看他;在他跑外勤时不在局里,堆的工作总是Joel拿去帮他解决;甚至在冬天加班的时候,不小心睡着时身上盖的外套,桌上泡着热气的茶,都是Joel那副凶狠脾气下最柔软的那块。


  


  他也知道,这个人很没有安全感,Chris每当深夜时想到对方是否会跟他一样辗转难眠,心上就感觉一块石头压着他难以呼吸。


  


  "Joel,I love you."Chris拿鼻尖摩挲他鼻梁骨,蓝色的瞳孔里藏着的是一不小心就会失足坠入的温柔。"Do you need me to say it again?"


  


  Joel才发现,原来一直以来选择逃避的都是他。


  


  两个人到头来,还是谁也都放不下谁。


  


  他伸手环上Chris的颈子,抬头贴上对方的唇瓣,柔软的触感熟悉的让他有种冲动想占有他。


  


  而期限最好是一辈子。


  


  "Nope, shut up."


  


———


  


  大概是番外


  


  Martin朝休息室打了个手势,Zedd夸张的比了个叉叉并把他推走。


  


  "Hey man, is Joel okay?"


  


  Martin一边被架走一边不放弃的转头询问他的好同事,而Zedd干脆的回应他。


  


  "Yes, 他现在好的不得了。"


——


End.


Macbeth

『Deadmau5/鼠受车』Manners maketh man(2)

/*第二发的絮絮叨叨
/*分级依旧r18。鼠受车,涉及棉鼠。
/*首先道歉第二发的半个月疯狂延迟。我显然低估了炉石传说的吸引力以及……那四个野男人的吸引力。
/*打住。鞠躬道歉。非常对不起各位看官!!
/*并不打算反省(←喂!划掉)
/*因为这一次也没写完。
/*↑不知道为什么越写越长越写越丑的车。似乎是想把对鼠爷的幻想全部写一遍。
/*如果还能忍受我这种...emm神奇的小学生文风,那么……
/*走起,第二波未完结。
→鼠爷我对不起你←

/*第二发的絮絮叨叨
/*分级依旧r18。鼠受车,涉及棉鼠。
/*首先道歉第二发的半个月疯狂延迟。我显然低估了炉石传说的吸引力以及……那四个野男人的吸引力。
/*打住。鞠躬道歉。非常对不起各位看官!!
/*并不打算反省(←喂!划掉)
/*因为这一次也没写完。
/*↑不知道为什么越写越长越写越丑的车。似乎是想把对鼠爷的幻想全部写一遍。
/*如果还能忍受我这种...emm神奇的小学生文风,那么……
/*走起,第二波未完结。
→鼠爷我对不起你←

Macbeth

『Deadmau5/鼠受车』Manners maketh man(1)

在你点开后,我想出于一种心虚感,我得先写个提示。以防一些什么事情发生。
/*这是一辆,在平安夜的群里,大家狂热而快乐地跨洋运输开出的,有世界线生成可能性的车。
/*是的,这是车。年龄分级R18。
/*而且是鼠爷受的那种。
/*鼠爷粉丝请冷静看到右上角的叉了吗就是那个点一下就好了我和你们是同道中人我也爱鼠爷但是想r……
/*停
/*设定第二人称视角,可以理解为all鼠,但我个人偏向棉鼠....捂脸。后文会像这种方向发展(的吧)。
/*包含各种神奇的玩意儿,据说群里大家想的想法我搬过来了一大半。什么上台老鼠尾巴啊什么隔间play啊……
/*停
/*总之,就是一篇ooc了的玩意儿(的一半)。熬夜码出来却忘带稿子回家,...

在你点开后,我想出于一种心虚感,我得先写个提示。以防一些什么事情发生。
/*这是一辆,在平安夜的群里,大家狂热而快乐地跨洋运输开出的,有世界线生成可能性的车。
/*是的,这是车。年龄分级R18。
/*而且是鼠爷受的那种。
/*鼠爷粉丝请冷静看到右上角的叉了吗就是那个点一下就好了我和你们是同道中人我也爱鼠爷但是想r……
/*停
/*设定第二人称视角,可以理解为all鼠,但我个人偏向棉鼠....捂脸。后文会像这种方向发展(的吧)。
/*包含各种神奇的玩意儿,据说群里大家想的想法我搬过来了一大半。什么上台老鼠尾巴啊什么隔间play啊……
/*停
/*总之,就是一篇ooc了的玩意儿(的一半)。熬夜码出来却忘带稿子回家,明天继续的那种。短篇,争取明天完结。
/*如果看到这里你还没有小叉叉……那么欢迎进入这个神奇的cp车吧。记得系好安全带,有颠簸文笔并不好。
/*走起上车啊dude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