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棋盘

1384浏览    99参与
核桃蛋的博物馆
西汉 漆博局盘 湖南长沙古坟垸...

西汉 漆博局盘 湖南长沙古坟垸1号墓出土 长沙简牍博物馆藏

The Western Han Dynasty(202 B.C.-8)/Lacquer Chessbard/Unearthed from Gufenyuan Changsha,Hu'nan China/Changsha Jiandu Museum

西汉 漆博局盘 湖南长沙古坟垸1号墓出土 长沙简牍博物馆藏

The Western Han Dynasty(202 B.C.-8)/Lacquer Chessbard/Unearthed from Gufenyuan Changsha,Hu'nan China/Changsha Jiandu Museum

阿白白白白白白夜流霜

【昊坤】棋盘(上)

上部,又名《小燕子》(这什么沙雕名字。


*送给yp @狐倾久 的生贺、一众昊坤er的见面礼,虽然迟了一天,但是总算聊表心意。


*jio实在痛的睡不着,索性就躺在医院里拿手机码出了上部,有错别字请大家多多包涵。


*最后,第一次营业昊坤,希望温州小机灵鬼儿Justin同学没有崩得太厉害了(ooc了你们也别告诉我,谢谢。


01.


    黄明昊又喝了一口水。他把那口维他命水含在嘴里,没有急着咽进喉咙里。


    刚抹上的粉色润唇膏又花了,湿漉漉的瓶口残存着他下嘴唇饱满可爱...

上部,又名《小燕子》(这什么沙雕名字。


*送给yp @狐倾久 的生贺、一众昊坤er的见面礼,虽然迟了一天,但是总算聊表心意。


*jio实在痛的睡不着,索性就躺在医院里拿手机码出了上部,有错别字请大家多多包涵。


*最后,第一次营业昊坤,希望温州小机灵鬼儿Justin同学没有崩得太厉害了(ooc了你们也别告诉我,谢谢。



01.


    黄明昊又喝了一口水。他把那口维他命水含在嘴里,没有急着咽进喉咙里。


    刚抹上的粉色润唇膏又花了,湿漉漉的瓶口残存着他下嘴唇饱满可爱的痕迹。


    蔡徐坤在跳舞,A班一期的成员坐在一边帮他纠动作。身旁的朱正廷低头目不转睛地玩手机,修长漂亮的手指却还是很捧场的敲击着他自己的膝盖,为蔡徐坤默默打着拍子。丁泽仁盯着蔡徐坤的动作,眼神却是涣散的,嘴里囫囵模糊的哼唱着不成调的歌词。王子异把脑袋靠在墙上,把帽子整理了一下,眯缝起眼睛盯着镜子里的自己开始发呆。说是纠动作,但是到了后来,每个人似乎都忘了初衷,各忙各的全体心不在焉起来。


    只除了蔡徐坤,还是不知疲惫,认真而努力地对着镜子找节奏,找自己的balance。


    黄明昊坐在朱正廷和丁泽仁中间,沉默寡言的盯着蔡徐坤,盯着他为了散热把裤脚撸起来一小半的小腿,盯着他稍稍飞着些红晕、显得肌肤越加薄透的白皙耳廓,盯着他做了个抖肩的动作时,嫩粉色练习T恤里漏出来一大片好似欺霜赛雪的皮肉,肩线上虽然有肌肉起伏的弧度,却依然是过分清瘦,但是那纤白娇嫩的肌肤上折射出来的冷色微光,愣生生是把视线中骨与肉的界线给虚化模糊了,反倒是衬出一点既艳魅蛊惑又诡谲冷傲的珠圆玉润感。


    ——黄明昊于是盯着蔡徐坤,一口一口就慢慢咽下了那点液体,但是,他的嗓子眼里还在往外喷着火,烧得他坐立难安。


    他想走,又诡异的有些舍不得。


    黄明昊红着脸轻轻咳了一声,嗓音干涩得让朱正廷抬起头来诧异地看了他一眼。


   “怎么了?”朱正廷放下手机,在音乐暂停的间隙里凑过来低声问他,这一垂眼就看清黄明昊手里紧揪揪攥着的饮料瓶,他一愣,“卧槽黄明昊你不是吧?泽仁五分钟之前才给我们拿的水!你居然现在喝得只剩这么点儿了?!”


   “我渴不行啊?!”黄明昊不自在的往后缩了缩,他强装镇定地抬头扫了扫天花板上的中央空调,开始了痛心疾首的日常唾弃,“金主爸爸连空调都不给我们开!太不人道了!你看这给我热的!”


    朱正廷有点迷茫,他歪头扫了一眼挂在墙上的钟,早上九点刚过,再加上又是初冬时节,金主爸爸要是给你开冷气那才是真的逼你死吧,所以他又不耐烦的回头怀疑地瞪了黄明昊一眼,温州小机灵鬼儿倒是一向反应很快,忙不迭地拿手給自己扇了扇风,潮湿细密的刘海被这阵细小的风撩了起来,露出他汗涔涔的额头和通红的脸颊,还有蒙着层茫茫雾气的明亮双眼,看起来的确是被热到了的样子。


   “你看这给我热的!”他把刘海干脆利落的往头上一呼噜,把帽子又给戴上了,心虚却理直气壮的重复了一遍。


    于是朱正廷又开始迷茫了,可能这小孩儿虚火过旺了吧,他终于没再计较,起身拍了拍屁股,去房间另一头再拿了一瓶维他命水递给黄明昊,又站在一边扭扭腰蹬蹬腿活动活动身体,瞅了个空隙插进节奏中跟着蔡徐坤一起跳了起来。


    练习室里EiEi伴奏再一遍响起来,特别年轻俏皮的节奏和鼓点在整个房间里来回敲打着,蔡徐坤踩着这节奏一个转身,又开始跳了起来,这一个扭腰甩胯的动作由他做起来十分流畅养眼,绵软厚实的衣襟打着转儿晃悠悠飘荡起来,在窗外溜进来的清晨阳光、衣物遮挡隐藏着刻画出来的阴影里,光影交错间,几乎就是一个眼错的功夫,在人的视网膜上就轻而易举引发了一场核爆,那截柔韧清瘦的侧腰,白得触目惊心,随着节奏轻轻一扭,纯墨色的运动裤就松垮垮耷拉下来,微微露出CK内裤汗湿了变成灰黑色的外边,黑白这样清冷桀骜的两种颜色,此时好像活了过来,硬是泅散晕染成了黄明昊瞳孔深处那一抹色欲满点的暗红色。


    一曲终了,一滴汗水从肋骨旁慢悠悠滑下来,蔡徐坤喘着气,对着镜子做了个挺胯的动作。


    MD!黄明昊在心底恶狠狠爆了一句粗口。


    ——黄明昊手忙脚乱拧开那瓶维他命水,红着脸痛苦地闭上眼睛,吨吨吨开始仰着脖子灌水。


    渴。




02.


    黄明昊不太清楚自己是什么时候喜欢上蔡徐坤的,只是模模糊糊记起来和范丞丞的一场辩论。


    “Justin你觉得咱们这群人里谁最帅?”范丞丞抱着平板搁那儿玩开心消消乐,一个问题仿佛是无聊至极才抛过来的。


    黄明昊彼时正趴在床上看他们第二次评级时,每个人以EiEi为主题交上去的作业。


    他翻了个白眼,继续沿着列表往下翻自己的作业,特别冷酷的回了一句:“那还用说,当然是我。”


    范丞丞大发慈悲地赏了一声干呕给他。


    范丞丞本来也不指望黄明昊能给他什么别出心裁的回答,这家伙自恋是出了名的,却不成想,黄明昊趴在床上突然犹犹豫豫的清了清嗓子,他愣愣的拿头蹭了蹭枕头,发烫的侧脸接触到枕巾时有轻微酥麻的痒感,随后,不自在的翻了个身把自己埋进松软温暖的棉被里,在一片漆黑中把茫然的眼睛怼到平板屏幕上,嘟嘟囔囔好似呻吟一般挤出来一句话:


    “其实,蔡徐坤也挺那啥……咳,挺帅的。”


    范丞丞手抖了一下,一排小鸡儿砰里啪啦的就绑在一起爆炸了,他瘪着嘴啧啧称奇:“和你比呢?”


    黄明昊沉默了。


    他不知道该说什么,他直觉性的想回一句“那还用说,当然是我”,但是看着屏幕里的蔡徐坤站在练习室中央,一头黄毛柔顺又蓬松,笑得眉眼弯弯,眼波里处处都是璀璨星辰乍然碎裂的辉光,他气度沉稳地向大家做自我介绍,不卑不亢又讨喜得不行,看得人想把这年轻人从屏幕里掏出来藏在裤兜里带走,心下实在抗拒把这句话说出口。


    “小贾同学你咋不说话了?”山东大鹅淳朴的口音又出来了,范丞丞放下平板蹬蹬蹬跑过来,“你觉得坤坤和你比呢?”


    范丞丞倒不是真的执着于黄明昊的回答,他只是好奇黄明昊今天这反常的态度。


    黄明昊被他从被子里像颗土豆似的刨出来,乍一见光,发烫通红的脸怎么看怎么突兀,他心里一慌,怕被范丞丞瞧出什么端倪,顿时气恼愤懑得不行,平板往床上一摔,修长年轻的身躯一弹就站了起来,一边不耐烦地瞪着范丞丞,一边嘴里就开始不着边际的往外蹦着脏字,唇齿间漏出来的热风更是刺激得他火上头:


    “你大爷的福西西!关你什么事啊?!我觉得蔡徐坤没我帅行了吧?”


    ——他心下一个恍惚,又开始慌张起来,蔡徐坤……蔡徐坤也就比他差那么一点点。


    ——他给自己小心翼翼的强调,就只差一点点而已。


    “哦!”范丞丞顿时幸灾乐祸的一鼓掌,“这才是xxj厚脸皮的本色嘛!”


    xxj瞬间欺身而上,和山东大鹅打成一团。


    后来黄明昊才在想,他什么时候喜欢上蔡徐坤确实无法考证了,这件事委实糟糕荒诞的过了头,身为一个男人,他不太敢去回想最初对另一个男人心动的自己是什么模样,毕竟这种事,完全超乎他的想象太多,他的确是隐隐约约听过这个圈子里各种小道消息,两位同性前辈在一起了什么的,他听过了也就算了,没去思考也没费力去记住或是去打听什么,别人的事情而已,他一向这么想,和我有什么关系呢?


    他当然对他的人生有清楚的规划,他辍学的早,只为了一个在爸妈眼中毫无道理可言的梦想,就把家人给他码好了的棋盘全数打乱推翻,他不是没有愧疚的,做明星是梦想,在这条路上一直走下去是希望,这些话说得都很好听,但是明星吃的就是一碗青春饭,他清楚到了一定的时候,他还是要回归最开始的地方,所以也就把对家人的那份亏欠暂时藏起不谈,一心一意干好这件已是出格的事。


    闲暇时在练习室疯狂练习rap的时刻,大汗淋漓练好了一支舞的时刻,明明那么快乐那么满足,他却能十分明确、明确到甚至有些冷酷的意识到,这些事、这个梦想,只能坚持到他三十五岁的时候,三十五岁一到,不论那时,他已在娱乐圈红透半边天,又或者是早就凉了泯灭于众人,他一定立刻抽身走人,回归最初那个需要按部就班的自己,求学,事业,结婚,生子,做个孝顺孩子奉养父母。


    可以说,黄明昊给自己摆好了的棋盘里,泾渭分明,每件事都归纳细化到了极致,他没给自己的感情生活预留下一丁点变动的位置,在他看来,找个女人结婚是天经地义的事,婚后生个孩子也要按部就班进行,然后把孩子交给爸妈带着,让他们含饴弄孙、颐养天年,这一步步走下来环环相扣,全都不容有失。他从未考虑过自己将来有弯成一盘蚊香的倾向,成为一个gay,对另一个男人动心,这就意味着他的规划被人从头破坏掉,听起来简直就像天方夜谭。


    他没有接手父母给他码好的棋盘,他精打细算地抠着每一步、每一枚棋子落下的位置,是他自己的棋局,那无论是好的还是坏的,都要自己下。


    这和他是不是温州人没有关系,只能说,他对自己有着足够清晰足够残忍的定位。黄明昊,天生就要如此。


    但是某一天,棋盘上出现了一枚棋子,蔡徐坤,这位骑士在马背上的一个轻轻冲锋,轻而易举就要毁灭他的整张棋盘。


    面对这样的一枚棋子,黄明昊首先想到是,把它从棋盘上扔出去。




03.


    黄明昊本来以为自己可以做到的。


    但现在,蔡徐坤裹着统一配发的黑色羽绒服,他里面只穿了一件刚洗完澡随手套上的白T恤,因为楼梯间里没办法吹到充足的暖气,整个人都瑟缩成一团软绵绵蜷着窝在羽绒服里,一边来来回回踢着腿不让脚冻僵,只从领口里探出个脑袋来,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好似吸饱了浴室里的朦朦水汽,又清亮又透澈,懒洋洋眯缝起眼睛带一点点疑惑和倦意盯着黄明昊,他刚刚洗过头,稍微长了的刘海垂下来湿漉漉地搭在眼前,这么看人的时候看起来比实际年龄又小了几岁。


   “Justin?”


    蔡徐坤一只手被黄明昊拽住了,只能把另一只手从拢好的袖子里伸出来,张开五指在他眼前挥了挥。


    我特码都干了些什么。


    只不过是恰巧看见刚洗完澡的蔡徐坤从走廊那头慢悠悠走过来,只不过是恰巧看见卜凡从他们宿舍里被岳岳赶出来,只不过是恰巧看见卜凡一转眼揽上蔡徐坤的肩膀就把人往他们宿舍里带,他只不过是恰巧在那个瞬间被人摁下了什么奇怪的开关,应该没有冲过去挤开卜凡,应该没有把一头雾水的蔡徐坤从房门里扯出来,应该没有拉住他掉头就跑。


    应该没有……吧。


    黄明昊僵着脖子咯吱咯吱一寸寸垂下脑袋,发烫高温的眼球呆滞的转动着,悲催的看清自己的手正牢牢攥紧蔡徐坤精瘦的手腕,蔡徐坤微凉光滑的皮肤上还隐约升腾着一丝热气,于是他的掌心就开始悄摸摸被烧得滚热,指尖那一丁点皮肤都要被沸腾汹涌的血液烫穿出一个炙烫的洞眼,一滴汗水从额角滴溜溜蜿蜒着流淌下来,黄明昊竭尽全力装作一副极自然的模样轻轻放开蔡徐坤,他抽搐着嘴角微笑起来,默默把眼神从蔡徐坤巴掌大小的精致脸蛋上撕下来,清了清嗓子轻快地决定要顾左右而言他:


   “没事啊,就是那啥……呃……想向哥哥你请教一下——”


    呃。请教。请教什么?


    卡壳了。


    黄明昊几乎能听到自己脑袋中的齿轮在疯狂转动的声音,他转身近乎是以一种“救救孩子吧”的眼神绝望地扫视了一下这个冰冷的楼梯间,终于找到了救星,那台肚子里装满了娃娃的机器呆呆的蹲在角落里,他想起明天就会轮到自己的拍摄内容,终于松了一口气,这才几步蹿下了台阶,转头笑嘻嘻望着蔡徐坤招了招手:


    “哥哥,你会抓这个吗?”


    蔡徐坤叹了口气,今天不知道有多少人为了《偶像有新番》的这个录制内容来找过他了,以他的为人处事,当然是不遗余力把自己所谓的小窍门教给他们,但问题是大家的时间都很紧,每个人都在练着自己的歌曲和舞蹈,蔡徐坤今天断断续续被叫出来三四次了,他的练习进度很大程度上已经被干扰,实在不太情愿再来做这份苦力活。再教Justin一次的确不是什么大事,只是他要是答应了Justin,那拿什么立场去拒绝别人呢?


    更何况,现在已经是深夜十一点多了,这么一来,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结束了。


    蔡徐坤于是站在楼梯上没有动,他弯下腰,把刚才被拽着飞奔时敞开的羽绒服仔仔细细给掖好了,细长白皙的手指不紧不慢地缓缓滑动在衣襟边缘,看得黄明昊一阵神迷,这才直起腰认真恳切的盯着站在门廊灯底下的少年:


   “太晚了,Jsutin,我今天实在太累了。我今天上午才教过正正和丞丞,你明天找他们教你吧。”


    黄明昊一愣。


    蔡徐坤藏在话里话外的拒绝他不是没听出来,说实话,让他教自己怎么抓娃娃并不是初衷,黄明昊的本意只是给自己突如其来的失去控制找个借口而已,蔡徐坤如果只是说自己累了想回去休息,他断然没有拦着别人的道理,说一句哥哥好好休息然后老老实实给人送回寝室就结束了,只是……


    只是,你管朱正廷和范丞丞都叫得那么亲密,到我这儿就Justin?合着你那么早认识我,还不知道我本名?


    黄明昊心里那个奇怪的开关又被摁下了,心底里潜藏着的怒火腾地一下就蹿得老高,好似这怒火蛰伏隐藏在身体里由来已久,只是他从来没有注意过,此刻被人点燃了烧起来速度极快,呼啦啦就把黄明昊心里那点碍手碍脚的犹豫不决都给烧了个一干二净,他攥紧了拳头任动荡怒火在身体里来回乱窜,我今天还就要你陪我了,对,就你,非你蔡徐坤不可。


    黄明昊倒是没放任这情绪出现在脸上,他把攥紧了的拳头撒开,轻轻拍了拍还在那辛苦营业的娃娃机:


    “教教我吧,哥哥,就一会儿,好不好?”


    他这一声哥哥喊得又甜又软,清脆明亮得像是廊檐下一缕吹散了朦朦烟雨的三月微风,能轻悄悄催开初春的第一朵玫瑰,清清爽爽的甜味捎带着弥漫开来,不腻人不齁甜,每一丝分寸都精打细算被他斟酌的恰到好处,足够掀开任何人紧闭的眼帘引着人打量这清朗澄澈的少年人,他一边这么小小声唤着蔡徐坤,一边还要回头眼巴巴地盯着站在台阶上拔腿想走人的他,活像是被人勒令趴在原地不许动的毛绒绒小奶狗,呜咽着想凑过来嗅一嗅蹭一蹭,却又顾忌着怕被人呵斥只能停在原地拿肉呼呼的小爪子焦躁地挠着地。


    蔡徐坤于是就定住了。


    黄明昊这一招实在是有用,不是蔡徐坤就好这一口,而是看他这么可怜巴巴实在不落忍。


    “哥哥,教教我吧,好不好?”


    黄明昊一向机灵,一看这办法有用,顿时趁胜追击,又轻声请求了一遍。


    蔡徐坤终于认命了,想想现在这个点应该没多少人会下楼,他教了Justin这件事,只要两人有意保密,谁能知道?


    黄明昊看他叹着气卷了卷袖子就知道自己成功了一半,得意满足的笑意在嘴角转瞬即逝,他老老实实耷拉着双手站在娃娃机旁边,乖得像个等着班主任训话的小学生,蔡徐坤一步一步走下来,没什么废话从兜里直接掏出白天玩剩下的一个游戏币,干脆利落的把硬币投了进去,娃娃机顿时精神起来,内置灯光像丝带一样次第亮起,一首儿歌孤零零响彻在关了灯的走廊里,又可爱又软萌,正是一首《小燕子》。


    “看好啊,我没带多少游戏币啊Justin,”蔡徐坤一边操纵着机械臂一边轻声叮嘱黄明昊,“其实这个东西还是挺简单的,主要是这个抓取的机械臂没什么力量,经常抓起来走到一半就掉了,我有个诀窍,虽然没什么科学依据,但是还挺管用的,你看着啊,只要到了这个位置——”


    蔡徐坤一手握着操纵杆,一手伸出去比了比娃娃机的某个位置,左手这根食指的指尖皮肤,在明亮刺眼的灯光下被照出了一线薄透漂亮的血色,像一只小小的红蝴蝶停在他的指尖,看得黄明昊心神一震,忙不迭地茫然点着头,蔡徐坤看他俊俏精致的侧脸露出难得的迷惑表情,也不去戳穿他,只是又放慢了语速,手底下的动作缓了几分。


    “对,然后到了这个位置,你就开始狂甩机械臂就可以了。”


    蔡徐坤脸上没什么表情,手下却开始用力,机械臂在娃娃机里顿时就像抽了疯似的哗哩哗啦一阵狂抖,黄明昊在旁边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蔡徐坤百忙之中扭头好奇地瞅了他一眼,他也没卖什么关子,指着那正在“小燕子穿花衣,年年春天来这里”的可爱bgm里发疯的机械臂忍笑:


    “哥哥,你看它像不像磊子?”


    这个比喻实在直戳要害,蔡徐坤也忍不住低低笑了起来,笑着笑着还是轻轻咳了一声。


    “好了专心一点!”蔡徐坤收敛了笑意,另一只手开始在抓取的按钮上徘徊,“甩个十几下就差不多可以抓了。”


    机械臂移动到了某个位置,蔡徐坤果断摁下按钮,抓取成功!一个胡萝卜从出口滚了出来。


    黄明昊倒是看的认真,他不是会划水的人,只是还是闹不清楚,机械臂具体要移动到哪个位置才可以抓取,所以在蔡徐坤站到一边示意他去试一试的时候,稍稍就有点迟疑,蔡徐坤见他犹豫,倒是没说别的,从兜里掏出一枚游戏币直接投了进去,扯着他的衣袖就把这少年给拉到了机器旁边。


    “别怕,抓不到也没关系,你得先试试,找找感觉。”


    蔡徐坤微微笑一笑,他的侧脸线条流畅,下颌线尖瘦漂亮,不笑的时候,整个人看起来着实有些冷漠桀骜,诡谲锋利近乎不涉情欲、不通人情,一眼扫过去满满都是既惊艳又惊心的味道,这样笑起来的时候,眉目间又是水波粼粼,勃勃英气正是他这个雌雄莫辩的年纪特有的标签,英俊精致到了可以说是美艳的程度,像红玫瑰一样冷丽艳魅,也像红玫瑰一样浑身是刺,无端就让人不敢轻掠。


    黄明昊于是望着他就笑了笑,笑的蔡徐坤有点莫名其妙,正要问他笑什么,就看见黄明昊一低头开始操纵起机械臂。


    “你别把把手抓得那么紧,放松点啊Justin。”


    “不是——一边甩一边还要往出口这边移动的。”


    “你甩多少次了?自己数了没啊?”


    “好了好了,到这个位置就差不多了,可以摁按钮了。”


    一番七手八脚的操作过后,一只小猪佩奇倒在了离出口不远的地方。


    黄明昊感觉自己后背微微出了汗,这样的结果虽然早就预料到了,却仍然让他有些沮丧,蔡徐坤反而没什么反应,又摸出了一枚游戏币投进去,儿歌《小燕子》再次唱响,黄明昊再次投身于和机械臂磊子的战争之中,他咬牙切齿盯着娃娃机里先前那个离出口已是不远的小猪佩奇,瞪圆了眼睛发誓一定要把这只猪给夹出来。


    ——然而,第二次尝试仍然以失败告终。


    “最后一枚硬币了,还学不会的话我们就只能等明天再过来了。”


    蔡徐坤晃了晃翻遍了口袋才找出来的最后一枚游戏币,慎重的投了进去。


    黄明昊深深吸了一口气,又不自觉攥紧了机械臂的把手,余光却扫到了蔡徐坤关切认真的眼神,他一愣,一点微妙窃喜的心情顿时烟花盛放一般在大脑中炸开,他清了清嗓子,扭头看向蔡徐坤,软软的喊了一声:


    “那个……哥哥?”黄明昊舔了舔嘴唇,装出一副忐忑不安的表情,“我要是这次还是失败了怎么办?”


    蔡徐坤倒是很淡定,他只是皱了皱眉就慢慢把实话说出口:“那你的录制就失败了。”


    “可是哥哥,你不会忍心看到我失败的对不对?”黄明昊赶紧趁热打铁给他挖坑。


    这下蔡徐坤没办法反驳了,说实话,Justin成功又或者失败,和他一点关系都没有,所以他也不存在心有不忍这个选项,但是问题就出在黄明昊这个问话的方式,一向信奉高情商待人处事的蔡徐坤总不能点点头说,我忍心看着你失败,那无疑是很没头脑的一句话,所以蔡徐坤只能沉默,这么一来,反倒显得他的不发表意见似乎是默认了一般。


    “所以,蔡徐坤哥哥,你再教我一遍吧,最后一遍。”


    黄明昊在娃娃机不停循环的“小燕子穿花衣,年年春天来这里”的童真儿歌中,微微笑了笑,眼神也是一派清朗澄澈的少年意气,干净纯粹的可以,仿佛什么私心和欲望都不留,只是声音微微压低了,又放缓了,一字一句轻轻从唇齿间吐出来,像蒲公英的种子又轻飘又挠得心尖子发痒,一触就散,汹涌翻覆的难耐情绪都被狠狠按捺在喉咙里,一点苗头都不允许露出来。


    “哥哥,手把手的那种,好不好?”


    蔡徐坤愣住了。


    黄明昊的表情只是无辜,这个还未成年的少年,相貌和身材确实太过出众。


    他并非像蔡徐坤那样,笑和不笑是两种气质,他身上还兼具少年人的桀骜狡黠和青年人的清朗澄澈,这种气质矛盾又和谐的演化成了他身上最独特的风格,他随心所欲地删减增添着每一朵笑容里的青涩淘气和成熟低调。想要表现得软萌害羞一点,眼睛里的熠熠星辰就全数被释放出来,忽闪忽闪每一颗小星星都偷笑着围绕你旋转。想要表现的冷傲不羁一些,眼睛里就要有晦黯冰冷的薄雾被牵引出来,若隐若现遮住那些小星星,一丝丝隐约模糊的魅惑和倨傲就在眼神深处铺展开来。


    他此刻看着蔡徐坤,眼神只是一味地放柔放软,好像是世界上一团团最崭新最干净的东西,清晨的云朵和薄雾,刚刚被晒蓬松的洁白棉花,又或者是森林里一只刚从湿润泥土里钻出来的嫩生生小蘑菇,身上的动荡不安、让人心悸的冷傲和魅惑,悉数被碾了个干净,他浑身上下披着一层娃娃机里明亮耀眼的灯光,在幼稚可爱的儿歌背景音乐中这样诚挚恳切地盯着蔡徐坤。


    “好不好啊,哥哥?”


    蔡徐坤又要叹气了。


    黄明昊实在不负他的温州祖籍,精明得过分,一口一个哥哥叫得人心仿佛棉花糖融化在水里,又清又甜,求人帮忙的时候又实在是会说话,他从不会说“你来帮帮我吧”,只会软软轻轻的拿捏住了语气,像个小孩子握住你的小拇指抬起头试探商量地说“帮帮我,好不好啊?”,他把你会拒绝这个可能性给考虑了进去,达成的效果却是让你绝对无法拒绝。


    想通这一点之后的蔡徐坤总算明白,就算自己不答应,这小孩也有别的办法硬生生磨得他答应下来。


    他慢吞吞走了过去,迟疑了一下,终于下定决心,一只冻得冰冷的手握住黄明昊那只修长滚烫的右手,稳稳地操纵住正在音乐里微微摇晃的机械臂,另一只手抓住了黄明昊垂在身侧的左手放在抓取按钮边待命,两个人双手交叠,十指像是绵软缱绻的藤蔓肆意生长,太过亲密狎昵地错落纠缠在一起,肌肤摩挲,指缝间的汗水和气味温存着互相浇灌入侵,黄明昊手上的温度高的吓人,烫得蔡徐坤有些不适地瑟缩了手指又生出放弃的念头,却感觉到手底下黄明昊的手动了动,开始操纵起机械臂。


    “哥哥,我开始了啊。”


    黄明昊的声音从身后传过来,唇齿间的淡淡字句,裹挟着不太明显的微微笑意,像火山口喷发之前冲出来的热浪,汹涌残忍地一波波喷散在蔡徐坤敏感薄透的耳根,刺激得他浑身一抖,这才发现他和Justin此时的姿势是有多诡异,他挤在Justin和娃娃机之间狭窄逼仄的缝隙里,这孩子一双手从自己身后伸出来老老实实放在娃娃机上,手臂正好围了个半圆把自己拢在了怀抱里,为了看清楚操作,只能把脑袋探到自己的颈侧歪着细细打量,像是要直接枕到自己的肩膀上。


    ……这是什么小情侣的后背拥抱吗?


    蔡徐坤心里腹诽着,他抽离了摁着抓取按钮的左手,手肘往后微微顶了顶,别扭隐忍的开口:


    “Justin你别站得这么近,我不舒服。”


    这倒是真话。


    蔡徐坤有洁癖,再加上自诩宇宙第一直男,对于他们这个年纪男生经常会有的肢体接触,并不感兴趣,这么多练习生,天天手拉手一起去厕所去食堂虽然只是少数,却并不是没有,众人看他平日待人礼貌,再加上实力出众,不管是真心还是假意总是要多亲近他的,每天去食堂和他勾肩搭背,他算是忍了,只是靠得太近了仍然会让他下意识地远离,更别提牵手、抱腰或者贴着他说话这类过分亲密的动作,一看别人有对他这样的苗头,第一反应就是快速逃窜。


    现在基本上是被黄明昊抱在怀里,他当然是各种不舒服。


    黄明昊倒是很知情识趣,他深知初次行动就能有这样的成绩实属不易,要是把人逼跑了那可真是得不偿失,所以也只是稍稍退开几步,若有所思的继续盯着蔡徐坤,他修长的脖颈像是海底一截洁白的砗磲珊瑚,一身皮肉被黑色羽绒服衬得又清冷又耀眼,也许是被冷空气和自己的呼吸冷热交替攻击了一番,皮肤上稀稀疏疏冒出了几颗鸡皮疙瘩。


    这么一出神,手上的动作就缓慢下来,蔡徐坤当然第一时间就发现了:


    “Justin?”


    黄明昊把眼神挪回,嘴角微微一扬,手上继续跟随蔡徐坤的力度狂甩机械臂,他拿下巴小心翼翼地蹭了蹭蔡徐坤的肩膀,温热柔软的鬓发蹭过蔡徐坤裸露在外的颈侧皮肤,又麻又痒,然后就贴着他的耳朵枕在肩膀上不动了,像是一只小动物玩累了之后乖巧温驯的瑟缩着蜷在主人怀里,静静嗅着蔡徐坤身上沐浴露的味道,蔡徐坤浑身一僵,差点没把机械臂把手给掰断了。


    “哥哥,我们打个商量?”


    黄明昊笑眯眯歪着头看他。


    “什么?”


    蔡徐坤加快动作,恨不得抓紧把那只小猪佩奇踢出来。


    “你不要叫我Justin了,你看我都喊你哥哥了,你就叫我黄明昊吧。”


    他这时倒是没有再问好不好,开口就是一个要求直接甩过来。


    蔡徐坤沉默了。他不觉得这是什么值得特地拿出来要求的事,一个称呼而已,怎么叫都无所谓。


    “好,”他淡淡的笑着应了一声,心下觉得黄明昊实在还是小孩子习气,无奈又可爱,“黄明昊。”


    黄明昊在他身后果然不负所望的兴奋起来:“哥哥,我给你唱歌吧!”


    “小燕子穿花衣,年年春天来这里。”


    一首《小燕子》被黄明昊和娃娃机和声,硬是唱出了交响乐团的感觉,蔡徐坤几乎都要苦笑了,他只能转移注意力,更专心致志的盯着橱窗里机械臂的移动路径,竭尽全力把这首魔幻的儿歌给赶出自己的脑海,黄明昊一边张嘴心不在焉的轻声哼唱着,一边盯着他十根修长漂亮的手指,像两朵五瓣的花盛开绽放在自己的手背上,肌理细腻,骨肉匀称,掌心温暖而柔软,牢牢握住自己的手操纵着机械臂。


    “我问燕子你为啥来。”


    他的眼神茫然朦胧,又隐隐透露出来一股莫名的侵略性,从蔡徐坤的手指,渐渐往上,抬高,最终落在他的侧脸上。


    蔡徐坤一张脸光洁细腻,肤色白得耀眼,衬得嘴唇越发饱满娇嫩,红玫瑰一般艳魅冷丽,宛然一抹最亮烈最柔软的春色。


    “燕子说,这里的春天最美丽。”


    黄明昊蠕动着喉结,又感觉喉头干渴得快开裂,最后一句几乎是喃喃着哼唱出来的,轻得像一场蓄谋已久的美梦。


    啪叽。小猪佩奇总算从出口掉了出来。


    蔡徐坤这才松了一口气,扭头就要对黄明昊笑一笑,却一瞬间落入重重罗网之中,在这光线黯淡的小角落里,黄明昊的眼神从长睫毛底下,一点点慵懒散漫的移到他脸上,浅褐色的瞳孔里映着一个小小的蔡徐坤,眼底懒洋洋的笑意像是一滩阴黯鬼魅的藤蔓,将那个映在虹膜上的小人牢牢缠缚住,看起来既柔软又诡谲,慢条斯理的动作里涨满了层层叠叠、通天彻地的汹涌暗潮,好像一个不小心就要坠入他眼底深邃沉寂的无底崖渊,摔个粉身碎骨,被吞噬得连骨头渣子都不剩。


    “这里的春天,最美丽。”


    黄明昊笑一笑,看了他最后一眼,终于退开了。


    蔡徐坤眨了眨眼睛,下意识地想开口说话,却突然莫名其妙的卡住了。


    黄明昊一矮身捡起了那只玩偶,脸上的笑意又回复了清朗澄澈,笑眯眯道:“很晚了,哥哥,我们回宿舍了,好不好?”

    



    黄明昊看着蔡徐坤回宿舍之前,又探出身来朝自己挥了挥手,终于解开了这段时间以来一直纠缠的心结。


    这位在他的人生棋盘上突然出现的骑士,他算是无法将他驱逐出去了,非但无法驱逐,还要想办法把这骑士一辈子镶在棋盘上才好。


    他抱着那只小猪佩奇,心情轻快的又开始哼唱起了那句歌词:“这里的春天,最美丽。”


    最美丽的那抹春色今晚也曾被他收拢怀中,如今他暂时放手。


    ——只为终有一日,这抹春色将永远属于他。



  

    tbc.

流
这棋怎么下?哪方赢?

这棋怎么下?哪方赢?

这棋怎么下?哪方赢?

核桃蛋的博物馆
西汉 六博棋盘 湖北江陵高台出...

西汉 六博棋盘 湖北江陵高台出土 荆州博物馆藏

西汉 六博棋盘 湖北江陵高台出土 荆州博物馆藏

奇怪
棋盘已备,茶水已沏,下棋之人却...

棋盘已备,茶水已沏,下棋之人却已尽失,实为嘲讽,呵呵  望此生也能有幸说上那么一句“不下了,该煮菜诶,”

棋盘已备,茶水已沏,下棋之人却已尽失,实为嘲讽,呵呵  望此生也能有幸说上那么一句“不下了,该煮菜诶,”

图库家

国际象棋 棋盘 象棋素材 象棋图片 博弈 下棋 对弈 矢量2161


进入图库家下载素材:图库家

原文地址:http://tukujia.com/vector/65309.html

chess (1)

chess (2)

chess (3)

chess (4)

chess (5)

chess (6)

chess (7)

chess (8)

chess (9)

chess (10)

chess (11)

chess (12)

chess (13)

chess (14)

chess (15)

chess (16)

chess (17)

chess (18)

chess (19)

chess (20)

chess (21)

chess (22)

chess (23)

chess (24)

chess (25)



进入图库家下载素材:图库家

原文地址:http://tukujia.com/vector/65309.html

isabellovelife

抹茶棋盘饼干


用料:

A: 

黄油                    50g

白糖                    2.5tbsp

全蛋液      ...


用料:

A: 

黄油                    50g

白糖                    2.5tbsp

全蛋液                 half

低筋粉                 100g

B: 

黄油                    50g

白糖                    2.5tbsp

全蛋液                 half

低筋粉                 85g

抹茶粉                 15g


做法:

1. 准备两个容器,将黄油分别室温融化加入白糖打发

2. 将蛋液分别加入两份打发的黄油中搅拌均匀

3. 将A、B 面粉非别筛入两个不同的容器中,其中B面粉容器中再筛入抹茶粉

4. 混合均匀面粉,揉成光滑的两个面团,用保鲜膜包好并放入长方体倒模中,或者用手整形也可以

5. 将整形的面团放入冷冻室冷冻40分钟

6. 取出纵向且三等分

7. 去出其中一条同对方互换位置并置于中间(夹三明治状)

8. 再重复步骤6纵向在未切面下刀切等三分后,再次重复步骤7交换中间条(夹三明治)

9. 再次放入冷冻室里冷冻20分钟

10. 却出切7厘米厚切片

11. 烤箱预热170°C,烘焙15分钟即可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