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棋魂2020

28浏览    7参与
景景想见onoD

【绪川】方绪追妻记

设定:白老师北方小农村人


临近过年,方绪作为老板,和团队吃了最后一顿饭,发了红包,大手一挥,全员提前放假,有个前提是放假期间不能断了练习,等回来后有小组赛,垫底的要坐冷板凳,取消新赛事的比赛资格。

围达战队的人对方绪又爱又恨,战战兢兢地答应着。

“白老师再见,白老师新年快乐。”

“新年快乐,注意安全。”送走最后一位队员,白川开始检查所有的插座,要保障安全用电。

白川一边检查一边碎碎念。

都没有留意到身边有个人。

一转身就与那人撞了个满怀。

“看来我今天运气不错,刚见面,师兄就投怀送抱。”方绪搂着白川的腰,直至他站稳,才放开手。

白川佯装生气,拍...

设定:白老师北方小农村人

 

 

临近过年,方绪作为老板,和团队吃了最后一顿饭,发了红包,大手一挥,全员提前放假,有个前提是放假期间不能断了练习,等回来后有小组赛,垫底的要坐冷板凳,取消新赛事的比赛资格。

围达战队的人对方绪又爱又恨,战战兢兢地答应着。

“白老师再见,白老师新年快乐。”

“新年快乐,注意安全。”送走最后一位队员,白川开始检查所有的插座,要保障安全用电。

白川一边检查一边碎碎念。

都没有留意到身边有个人。

一转身就与那人撞了个满怀。

“看来我今天运气不错,刚见面,师兄就投怀送抱。”方绪搂着白川的腰,直至他站稳,才放开手。

白川佯装生气,拍了拍自己身上不存在的土,嫌弃地说:”怎么才回来,人都走完了。”

方绪看了眼外面的天色,转移话题:“师兄,天色不早了,一起吃饭吧,他们都走了,只剩咱俩孤家寡人,你陪我吃饭好吗?“

对白川撒娇这一招,方绪屡试不爽。

“好好好,我马上检查完了。一会就走,我是明天早上的高铁,就早点回家,成吗?”白川商量着。

“行,当然行。”方绪眼神乱撇,心理无数个想法。

自从意识到喜欢师兄之后,白川说啥是啥,从没吵架。。

闹得白川还挺不适应,拉着方绪问是不是在密谋着什么事情。

方绪当时咋说来着:“嗯,密谋着,密谋啥时候能把你拐回家。”拐回我家里。后面的话是方绪在心理补充着。

看着方绪吊儿郎当的样子,白川笑了笑,自家师弟,有啥坏心眼,好好下棋就行了。

 

高铁站是方绪去送的。

白川就背了个书包,没有行李,行李前几天就被方绪寄走了,方绪还给白川父母寄了很多的特产和年货。

那天白川刚走出少年宫就被方绪兴匆匆拉上车。

一问才知道是要买年货。

“不对呀,你爸妈都在方圆,你买什么年货?”有点蹊跷。

“嗯,不是给我爸妈买的,是给你爸妈买的,准确地说是给咱爸妈买的。”

“方绪,那是我爸妈。你找你自己的爸妈去。”白川有点惊讶。

“你看,当年我也喊过白爸白妈不是吗?再说,白妈前几天还给我打电话,让我有空去你家玩呢。”方绪语气里充满骄傲。迟早会名正言顺地喊爸妈的。

方绪握紧小拳拳给自己打气。

“不过,你确实挺讨老人喜欢的。”白川看着方绪,发自内心的赞同。

受白川下围棋影响,白爸白妈在家里也会看围棋天下,看到有说方绪不好的报道,白妈必定会打电话给白川,问到底啥事情,听白川解释之后,再将写报道的编辑骂个祖宗十八代。

白妈对方绪的喜欢已经通过电话那边蔓延到电话这边来,有时候白川也和老妈开玩笑,不知道的以为方绪才是你的亲儿子。

每次这样说的时候,白妈总是慢悠悠带着点心疼地说:“我也宁愿是真的,至少我儿子不难受。”

白家家风开朗,白妈妈心思细腻,通过白川和方绪地相处模式,偶尔一个机会发现儿子对那个叫做方绪的师弟很是关心,甚至超出寻常的关心。

白妈一晚没睡,愁的都开始有白头发,当一抬头看到初升的太阳透过窗户,洒进暖暖的阳光,很温暖,却不刺眼。

是了,太阳东升西落,无论世界发生什么,也改变不了,既然改变不了,那还不如顺其自然。

 

 

 

白川回家之后就开启忙碌状态。

帮爸妈打扫卫生,帮奶奶烧火看火,被拉给隔壁小孩当免费围棋老师,被村里面拉去当壮丁,每一天都忙的快飞起。

年三十,白川一家吃完年夜饭后坐在沙发上看春晚的时候接到方绪的电话,方绪那边闹哄哄。

“师兄,新年快乐。”方绪元气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莫名白川心情也跟着好了起来。和老妈打了招呼回房间打电话去。

白妈从白川上扬的嘴角,猜到了打电话的人,眼底有淡淡的忧愁闪过。

“方绪,新年快乐。”白川声音依旧温柔,方绪有一丝丝委屈。

“师兄,你不在,我一点也不好,过年来一群不认识的亲戚,又催婚,又闹腾,说些奇奇怪怪的话。对付他们真的比下棋累多了,师兄,求安慰。”方绪带着点小心翼翼又委屈。

“那来我这里过年吧。”白川脱口而出的话,令两个人都惊讶住。

白川自嘲地笑了声,方绪家大业大,过年走动的亲戚需要打点的亲戚也很多,方绪不可能抛弃那些来自己这个小农村的。

方绪倒是没想到白川这么说,这边的事情确实走不开。

方绪一个撒娇打浑将话题岔开,又聊了几句,以方绪被人拉去喝酒才结通话。

白川将手机握紧,敛了情绪,出门陪奶奶看电视。

 

围达放假直到过了正月十五,按以往白川肯定早早就回去,怕耽误学生的学业。

这次实在是奶奶舍不得,反正围达也没啥事,今年少年宫又有新的老师入职,白川索性过了十五再回去。

白川家亲戚比较少,大年初二陪妈妈去外婆家看外婆,就没有其他需要走得动的亲戚。

初五早上白川还在睡梦中,就被门外的声音叫醒,他好像听到方绪的声音。

看了下手机,十一点,嗯?手机还有很多方绪的未接电话。

白川彻底清醒起来,巴拉下头发,从卧室走出来,打开院门。

灰尘扑扑。

真灰尘扑扑,平时皮鞋夹克小西装,精致到不行的方绪,此刻头发也凌乱了,皮鞋和裤腿上都是泥。

手里还拎着一些吃的。

“师兄。”看到白川的那一刻,方绪将这一路的委屈都想了一遍,轻轻拉着白川的衣袖:“师兄,你这里太难找了,我昨天开车过来,开了一夜的车,还上错高速,好不容易到你们这里,我还找不到你家,路又不好找,师兄,你家怎么这么远?”

“你开了一夜的车?”听到方绪说开车来的,白川有点吃惊。

“嗯。”

“车呢?”

“车坏了,在村口,进不来。”

“哎,算了,先进来吧。”白川叹了口气,将方绪放了进去。

白爸白妈带着奶奶去市里看花灯,明天才回来。

白川找了件自己的睡衣递给方绪:”先去洗个澡,然后睡一觉,其他事情,以后再说。“

方绪乖乖接过睡衣,顺着白川的指引,进了浴室。

看到架子上柠檬味的沐浴露,方绪突然心动,用了之后就和白川身上一个味道了。

用的时候亿个不小心,挤多了,出来的时候浓重的柠檬味差点把白川熏吐了。

至于晚上某白爸回来用沐浴露的时候,看到自己昨天买的沐浴露今天变成一半时,不禁怀疑是不是自己记错时间了。

 

方绪出来的时候,白川已经简单的做好了饭,过年的丸子饺子汤,还简单炒了几个菜。

“坐,吃饭。”白川自己也没有吃饭,摆好碗筷。

“还是师兄对我好。”落座之后,方绪才认真打量起白川的家里。

村里的自建房,有点年代感,墙上摆满了家庭合照,还有白川的奖状。从风格来说就能看出这家庭氛围很和谐。

”赶快吃饭,然后睡觉。“察觉到方绪的打量,白川有些局促。

”看我师兄,又不违法.”说完,方绪正大光明盯着白川看,眼里有一些眷恋,奈何白川低头吃饭中。

“额,那个,这个房子一般只有奶奶住,我们住市里,所以这次回来就只收拾我和我爸妈的房间,没有你睡的地方,你先睡我房间吧。”白川的提议正和方绪的心意。

“好,我正想看看师兄的房间什么样。“

白川的房间和他的人一样,干净整洁,书桌上放了一张全家福,小小的白川也很可爱。方绪拿出手机拍了一张照片。

躺在白川床上,被白川身上的味道给包裹,方绪这一觉睡得格外踏实。

 

 

白川从村委帮忙回来,看到家里没有动静,想来方绪还在睡觉。

一时兴起,悄悄打开房门,蹲在床边,伸手捏住方绪的鼻子,喘不过气的方绪张大嘴巴呼吸,睁开了眼睛,伸手抓住某人作恶的手。

“师兄,你手好冰,我给你暖暖。”将白川的手拉进被子里,放在自己的肚子上。

突然的暖意,白川的手不自觉地动了下,刚好碰到方绪地痒痒肉。

“师兄,别动,痒。”方绪极力忍着笑意。

“方绪,松手。”白川挣扎着,不过没有方绪手劲大,被方绪拉到床上,方绪一个翻身,将白川压在😄身下。

方绪原本只是在逗白川玩,一抬头,看到白川小鹿乱撞地眼神,方绪趴在白川胸口:“师兄,别动。”听着白川强劲有力地心跳声。

乱了节奏。

房间突然暧了昧了起来。

方绪隔着白川的衬衣,伸出舌头在白川胸了前画着圈。

白被烫到,哼唧一声,:“方绪,你知不知道你在干嘛?“

“师兄,我能吻你吗?”方绪虔诚地问着白川。白川撇过脸不去看他,耳朵已经泛红。

师兄没有挣扎,对方绪来说就是默认。

先是轻轻碰了下白川的嘴唇,温热又柔软,接着伸出舌了头沿着白川嘴巴画圈,充满诱了惑,直至在白川地口腔攻城略地,将白川吻地溃不成军。

白川整个人都是软的,方绪地舌了头从嘴唇来到脖颈,反复在白川喉结出舔那个舐。白川双手紧紧抓住床单,他真的怕被方绪给吃了。

方绪也注意到白川这个小动作。

牵着白川的手,往自己裤那个子里塞。

“”师兄,你看,小方绪举旗子了。“方绪趴在白川耳边轻声说道。

接着牵着白川的手去摸小白川”师兄,你也举旗子了。我们互帮互助吧,师兄。”

在一声声师兄中迷失了自我的白川,在自己房间里,带着自己师弟,也是自己心底喜欢了很多的人,来了一场人间那个极乐事。

 

“师兄,你是不是想始乱终弃?“白川清醒过来后,默默换了床单被罩,然后打开窗户,打开门通风。

然后坐在客厅的沙发上,默默的低头。他在想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原本好好的师兄弟关系,变成了打那个火哪个包的关系。

不对,好好捋下目前状况。

放假,自己回家,然后,方绪过来,自己心疼方绪开夜车,让他在自己床上睡觉,让他睡床,不是让他睡那个我。当然没做到最后。

嗯,目前的重点是,他为啥来?
“你为什么来这里?”白川将事情在脑子里捋了一遍。

“我?因为我想师兄了。”方绪很认真地回答,可是在白川那信誉好像不是很好。

”说正经的。“白川看都没看方绪一眼。

”正经的就是,我听白妈说你回家相亲,初一见面初二初三沟通感情,初四都已经见过双方父母了,我怕初五你们订婚,初六你们结婚,不想师兄结婚。“方绪声音越开越小,可是白川全部听见了。

这白妈妈又出的馊主意。

”你不想我结婚,那我们现在什么关系?“或许是时候了。

”我们?师兄弟?不对,爱人,爱人关系,我爱你,这个是我的主卡,围达的钱,还有一些投资,我都整理好,等你回去就全部转你名下。“方绪准备的还是挺足的。

”我要那么多钱干嘛?‘

”这个是安全感,我给师兄的安全感!“某绪觉得自己还挺机智。

”方绪,我再问一句,我们到底是什么关系?“

”师兄,我真的喜欢你。我不想你和别人结婚,我一想到你和别人结婚,我就受不了。“方绪半跪在白川面前,握着白川的手,十指紧扣。

”起来吧,爱人。“白川看懂方绪眼睛里的深情,心理默默吐槽一句,还拿不下你?

 

 

吃完晚饭,方绪拉着白川躺在白奶奶的躺椅上,看天上的星星。

乡下的星空格外清楚,方绪都想不起自己上次看星星什么时候。

白川看到自己认识的星座还会给方绪讲。

这样的白川魅力超级大,方绪没忍住勾着白川的唇就吻了上去。

最后两个人扭打着进了卧室。

开启一种新的交流。

 

方绪后记:

接到白妈妈微信的时候,方绪刚好有一个饭局,到了饭店门口,收到白妈妈的微信,吃饭,吃啥饭,再吃饭,媳妇都没有了。

方绪订票时间太晚,没有高铁,没有飞机,方绪赶不及,搜了之前白川给的定位,直接连夜开车过去。

路上遇上进错高速路口,走错路,没找到村,给白川打电话也没人接。

方绪真的怕白川和别人订婚,又困又饿,撑着找到白川的定位。

刚到村口,车还坏了。

村还是没有修好的土路,灰尘四起。

所有的艰辛,在见到白川那一刻,化为乌有,师兄还在,师兄还是自己的师兄,师兄是我的爱人。

从轻轻地一个吻,到肆无忌惮的索取。

白川这个人,真的是属于自己。

天上的星星一起见证,见证我们爱情的故事。

希望新的一年,大家都能够找到自己的爱人。

不说了,师兄让我睡客房去了,嗯,昨天晚上,我折腾的太狠了,一会得看看有哪家饭店有好吃的,要给师兄订餐去了。

 

 

那个有读起来不是很通顺的句子,那是我故意的,要不然发不出去


景景想见onoD

【绪川】婚期将至

在老福特上面看到的一个梗,侵删。

小奶狗方绪X钓系白川

就小学生文笔,大家将就看。


【方圆市民政局】:白先生,您好,恭喜您成功预定2023年01年01月 登记结婚,请您在预约时间内到达民政局,双方携带户口本、身份证原件及复印件(复印格式:身份证正反面、户口本第一页及本人页,共四页,全部复印在A4纸同一页),登记结婚。谨代表方圆市民政局全体成员,祝您新婚快乐。

【和谁?我?】

【您好,白先生,这边收到您和方绪先生的结婚申请才发给您的呢。】


好,方绪,你完了!

收到这条短信的时候白川正在和同事吃午饭,看到短信提醒,毫不在意地打开,没想到就一个暴击。...

在老福特上面看到的一个梗,侵删。

小奶狗方绪X钓系白川

就小学生文笔,大家将就看。



【方圆市民政局】:白先生,您好,恭喜您成功预定2023年01年01月 登记结婚,请您在预约时间内到达民政局,双方携带户口本、身份证原件及复印件(复印格式:身份证正反面、户口本第一页及本人页,共四页,全部复印在A4纸同一页),登记结婚。谨代表方圆市民政局全体成员,祝您新婚快乐。

【和谁?我?】

【您好,白先生,这边收到您和方绪先生的结婚申请才发给您的呢。】

 

好,方绪,你完了!

收到这条短信的时候白川正在和同事吃午饭,看到短信提醒,毫不在意地打开,没想到就一个暴击。

看到方绪神色不对,旁边同事偷偷探个头看了眼短信,民政局?结婚?还没来得及看清楚,手机就被白川收了回去。

“白老师?你要结婚了?没听说过啊,结婚好,该结婚了。恭喜恭喜。”要结婚的人不应该高兴吗,怎么白川的脸色越来越黑了。算了,赶快跑。

于是,还没到放学的时间,整个少年宫的人都知道白川要结婚了。

放学的生活就连学生也在好奇师母是个什么样的人?

 

放学了。

好,真好!

方绪,这账该算算了。

白川一手握着手机,一手握着拳头,望着少年宫门口那辆骚包的车和车门外的那只花孔雀。

“方绪,你死定了。”

虽然气势很足,谁让咱白老师是文化人。没和方绪动手,但是也没有给好脸色。

师兄今天脸色不对,出什么事了?

白川生活很简单,就少年宫和自己,少年宫最近拿了少儿组的冠军,还是白川的学生,最近正是意气风发,那不是少年宫,就是自己了。

方绪疯狂在脑子里想着最近哪里惹了白川。

看了看衣服,没问题,发型?也是帅帅的。

是我今天看到师兄的时候先迈了左脚惹师兄不高兴了?

算了,只要白川皱眉,就是我错了。

白川坐在副驾,系好安全带,闭上眼睛不看白川:什么倒霉孩子。

“师兄,我错了。”白川这个态度,方绪更加确定是自己的错,白川一向老成持重,情绪外漏的时候也是很少。

“说吧,错哪里了。”白川微撇方绪一眼。

方绪立马坐直听白川的批评。

“看吧。”白川打开手机,将短信找出来,递给方绪。

“嗯?师兄,你要结婚了?”看到下面的名字,方绪也愣住,然后突然想起某个夜里自己干的蠢事。

“解释。”白川伸出一只手,轻轻在手机上点了点:“没什么想说的吗?”

“额,师兄,这个我可以解释的。”

“嗯,我等着你解释。”白川的目光沉静如水,显得波澜不惊。

方绪看到白川这个态度,心理更加忐忑,就连望着白川的目光都有些闪躲。

“你不要生气。”方绪这个不坦诚的态度倒是勾起白川的兴趣。

“不生气。”白川淡淡地说。

“我喜欢你,我想和师兄结婚。”白川话音刚落,就听到方绪的告白及求婚。

“你。”白川有点诧异。和方绪认识这么多年,没想过方绪对自己有这个想法。

“你?”白川指了指方绪,方绪点点头,又指了指自己,方绪又点了点头。

“喜欢?”方绪觉得自己把这一年的头都点了。

“什么时候开始的?”白川有点蒙,师弟喜欢自己?是挺震撼的。

“师兄,非得要现在说嘛?”

白川看了看车内环境,刚好自己肚子咕噜声响起:“吃饭去。”

饕餮之后。

“说吧,什么时候开始的?”方绪定了个包间。

房间内就只剩白川和方绪两个人。

白川抽出纸巾,擦了擦嘴,严阵以待,等着方绪的供述。

方绪做事情都是胸有成竹,唯独到了白川这里,施展不开拳脚。

吃饭的一个小时,方绪已经用了尿遁,找朋友打电话、公司有事等各种理由,被白川淡淡的一句:“今天你敢出这个门,咱俩以后也别再见面了。”又收回迈门的脚。

“师兄,如果我说,那个是误会,还来不来得及?”方绪赔笑着。

“你说我信不信。”两人极致拉扯。

最后以白川一声“坐好”,方绪才安安生生坐下来。

“那天我喝多了,刚好看到有结婚申请的推送,就填了师兄的信息。”方绪低着头,不敢看白川。

白川嘴角噙着笑,怕方绪看见:“你酒后都能把我的身份证号记得那么清楚?”

“只要是师兄的事情,我都记得,我都记得清楚。”方绪急急忙忙抬头保证着。

看到师兄板着脸,立马低下头。

“继续。”

“我是真的很喜欢师兄,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看不到师兄就有点空落落,每天就想见到师兄,我是成年人,我不是小孩子,我是真的喜欢你。”这句话是望着白川说的。

然后从口袋拿出钱包:“师兄,这个是我的卡,你先拿着,等明天,我把房产地产还有公司的帐都理清楚,全部给成你的名字,都说我方绪渣,但是在爱师兄这件事上我一点都不渣。只有你管着钱,你才能安心,我也放心。”

这走向,令白川措手不及。

“那天真的是喝多了,去少年宫看到师兄和一个女孩子在一起说话,那个女孩子很漂亮,师兄和她说话很温柔,真的很配,才子佳人,天生一对。我很嫉妒。”

“师兄那么好的人,有个人能够照顾他肯定会很好,我也很希望有人能把师兄照顾的很好。”

白川回忆着方绪这是啥时候看到的画面,却想不起来。但是方绪的这些话,白川听到一个重点。

“所以说,你有很多设想,但是没想过照顾我一辈子的那个人是你?”

方绪还在碎碎念,被白川的这句话砸了个脑袋发懵。

“师兄,你说什么?”方绪不可置信地看着白川,眼神里的紧张逗得白川微微一笑。

“我说,我答应。”

“答应,答应什么?”

白川拿出手机,晃了晃短信页面:“我说,我答应一起去。1月1号。还算数吗?”

方绪立马清醒过来:“算数算数,当然算数。”

原本坐在对面的方绪立马跑到白川面前,给了他一个紧紧的拥抱,力气之大,白川差点过去。
“你这是谋杀亲夫?”

 听到白川这么说,方绪赶快松开,头埋在白川颈窝,用自己好听的声音诱惑遮:“谋杀什么?”              

一瞬间白川红了耳朵,不自然地咳嗽一声,小声说着:“亲夫。”

得到自己满意答案,方绪也不继续逗白川。

“那我们回家吧,亲夫。”超自然地牵着白川的手,并十指紧扣,出了门。

白川欣赏着旁边比自己高的男人,从儿时相遇,到互相陪伴成长,到现在互通心意。

果然,早已经认定,自己是非方绪不可。

而旁边的方绪,早已没有精英人士的风采,笑的就像捡了个大便宜。

为了让更多的人分享自己的喜事。

夜里十二点,打开自己的通讯录,最亲近的人,每个都不放过:“婚期将至,快准备大红包。”

为啥夜里十二点方绪还没睡,因为他送白川回去之后,白川不让他进门,说没结婚就同居,不好,被一脚踢出来了。

踢出来又怎样,反正哥有老婆,哥开心。                                                                                                                                        


景景想见onoD

【绪川】圣诞节

(当小张老师剧情里的情节套在白川老师身上)


刚打了下课铃声,白川就接到方绪的电话。

“师兄,这次比赛有点棘手,估计得晚几天,不能陪师兄过圣诞节,师兄也要好好吃饭,好好照顾自己。”

“嗯,好。”白川拿着手机,耐心答应着,往办公室走去。

到了饭点,办公室人也不多,白川带上蓝牙耳机,解放双手,打开保温杯喝了口水。

听到吞咽声,方绪忍不住叮嘱着:“师兄,天气有点干,要记得喝水,我上次给你带的金菊茶要多喝点,不行,我一想到我不在家没办法照顾你,我就想回去,晚上,我想想办法,看能不能买到机票,回去一趟。”方绪自顾自地说着,越说越激动,搞得白川生活不能自理一样,却忘了平时白川照顾他比较多。...

(当小张老师剧情里的情节套在白川老师身上)



刚打了下课铃声,白川就接到方绪的电话。

“师兄,这次比赛有点棘手,估计得晚几天,不能陪师兄过圣诞节,师兄也要好好吃饭,好好照顾自己。”

“嗯,好。”白川拿着手机,耐心答应着,往办公室走去。

到了饭点,办公室人也不多,白川带上蓝牙耳机,解放双手,打开保温杯喝了口水。

听到吞咽声,方绪忍不住叮嘱着:“师兄,天气有点干,要记得喝水,我上次给你带的金菊茶要多喝点,不行,我一想到我不在家没办法照顾你,我就想回去,晚上,我想想办法,看能不能买到机票,回去一趟。”方绪自顾自地说着,越说越激动,搞得白川生活不能自理一样,却忘了平时白川照顾他比较多。

白川盖上保温杯,不紧不慢地说:“别乱想,我这么大人,还能照顾不好自己,你好好参加比赛,等你回来给你做大餐。”

“嗯嗯,师兄,我这边有事,要先忙了,你好好照顾自己 ,哦,对了,我帮你点了外卖,你一会记得拿。”说完匆匆挂了电话。

白川想到方绪就忍不住嘴角上扬。

最近学生在少儿围棋大赛中崭露头角,爱人方绪也频频夺冠,这算不算事业爱情双丰收?

一想到这里,白川心情就格外明媚。

“白老师?白老师?”同办公室的陈老师在身后小声的叫着。

“嗯,陈老师?有什么事情吗?”陈老师和白川一起共事很多年,万年单身狗,人品还行,俩人关系一直不错。

最近陈老师春心萌动,看上新来的一个年轻女老师,奈何女老师对他总是不冷不热的,很是苦恼。

“刚好今天是圣诞节,你要不试试邀请人家?圣诞节都是和很重要的人一起过,如果人家没同意,那就算了,如果同意了,说明你还是有戏的。去试试吧。”毕竟同事这么多年,白川建议着。

“哦,那你平时约会都干啥?”陈老师是为数不多知道白川爱人是方绪的知情人。

约会?白川回响着,和方绪在一起,要不就是围棋,要不就是少儿不宜,不适合陈老师。

“那你可以约个餐厅,或看电影。”

“那行,一会问问她,如果同意,我立马定餐厅去。”陈老师说完激动地跑远了。

“要早点定。”白川话还没说完,人就不见了。

 

 

“那白老师去吗?”宋洽,也就是那个女同事。宋老师听到陈老师的邀约,下意识问了一句。

白川听到宋洽这么问,本来想回一句:“你们谈恋爱我去干嘛?”接收陈老师的一个求救眼神,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去,他也去。”陈老师立马接到。

“那我去,晚上见。”宋老师对白川甜甜一笑,转身走了。

“你们谈恋爱,我去干嘛?”白川不解。

“你看,宋老师是新来的老师,人家年轻女孩不好意思,你也去,咱们人多,就不尴尬了,不是。”

白川听到陈老师的解释,竟然觉得挺有道理,没有继续反驳,但是忍不住叮嘱着:“不管晚上干什么,刚开始十分钟,我就说我家水管爆了,得回家修去,然后给你们创造二人世界,行吗?”

听到白川的建议,陈老师激动地握住白川的手:“好兄弟,靠谱。”

陈老师打算大家一起看电影,看完电影去吃饭,所以先买了三张电影票。

帮兄弟追女孩这事情,白川原本想和方绪汇报一下,后来想方绪那么忙,还是专心备战比较重要。

将打好的文字一一删除,手机放在书桌上,安心备课去。

门是三个人一起出的,电影是两个人一起看的。

电影刚开始,宋老师一脸娇羞说:“白老师,陈老师不来了,说自己家水管爆了,要维修他回家去了,电影就我们两个人一起看。”

“这不是我的词吗?”白川小声嘟囔着。

刚来少年宫的时候剧觉得白川老师长得好看,不是惊艳那种好看,是耐看,越看越温润,

什么君子如斯,就白川老师这样吧。

说话温柔,脾气也超级好。有一次下班回家自行车有点问题,被白老师碰到,立马蹲下身检查,看着穿着白衬衣的白老师将袖子卷上去,双手青筋若隐若现,认真修理自行车,那一刻,真的是魅力十足,安全感爆棚。

根据这段时间观察,白老师应该是没有对象,也没有女孩子找他,就只有他的师弟会经常来找他。给白老师经常打电话也是师弟,那应该是没有女朋友吧。

所以,今天晚上试一试也是可以的吧。

女孩正襟危坐,偷偷侧着身看着隔壁白川的侧颜。

完了,白老师怎么能刚好长在她的点上。

白川老师真好看。

气质超级温润。

女孩子脑海里粉色泡泡泛滥。

白川这边尴尬到不行。

恨不得将那个陈老师给抓回来。

老看手机,对女孩不尊重。白川找了借口去卫生间,刚进卫生间就给陈老师打电话:“陈老师,你现在在哪里?”

“在出、出租车上。”陈老师的声音有点紧张。

“你快回来,你要是不回来,我就当着宋老师的面将你这些年干的糗事全部抖落出来,以后别想宋老师理你一下。”说完挂了电话。

这通电话,还是很管用的,没多久陈老师就来了。

白川欣慰一笑,果然是爱情的力量。

圣诞节是个卖花的好时候。

刚出电影院门口,就有一个卖花的小女孩跑了过来,直接忽略陈老师,对着白川说:“哥哥

买束花送给姐姐吧?”

白川有点囧,陈老师有点尴尬,宋老师则是一脸娇羞地期待着。

这买,不买,都不太合适。

突然脑海里想到方绪,白川大手一挥,让小女孩把所有的花都包起来。

拿出其中一朵递给宋老师,宋老师还没来得及开心,就看白川拿了一朵送给陈老师,陈老师对白川的操作有点蒙。白川还拿出一朵给卖花的小女孩:“圣诞快乐,这花送给你,天气太冷了,你赶快回去吧。”

将剩下的花抱在手里,还闻了闻,不知道方绪看到会不会开心。

“白老师?这花?”宋老师有点疑惑。

“哦,你说这些花啊,是送给我爱人的,我爱人最喜欢红玫瑰,并且和红玫瑰最配了。”

白川说这话的时候满脸温柔,浑身散发着幸福的氛围。

自己喜欢的人有了爱人,宋老师顿时心里难受,找了借口离开,陈老师赶快追了过去,说要送她回家。

瞬间,就剩白川一个人。

他抱着花,一脸笑意。

“师兄,看对面。”电话 突然响了起来,是方绪。

听到方绪的话,白川抬头看,只见方绪抱着一大捧玫瑰靠在车门上,对白川招手。

“你怎么回来了?”白川又惊又喜。

“想师兄了。”方绪附在白川耳边轻轻说道。

简单的四个字,白川的耳朵偷偷红了。

“师兄,你这花是送给我的吗?”方绪看着白川手里的花。

“圣诞节快乐。”百创将花递到方绪手上,顺带接过方绪手里的花。

“师兄,圣诞节快乐。”

方绪感到脸上一凉,抬头看天:“师兄,下雪了。”

据说淋过圣诞节的雪,会和爱人一起白头的。

 

 

事后,方绪趴在白川身上,手指在白川胸前画圈圈。

“师兄,你知道吗,我听到朋友说看到你和一个女生圣诞节一起看电影,我内心还是有那么

亿点点的紧张,焦虑,难过,生气,但是,我不能对着师兄说,不是因为我大度,是因为你

是我师兄,是白川,是我最爱最爱的人,你说是不是。”

方尾巴狼旭旭子略带委屈的控诉着。

白川却不耐烦,一把将方绪踹下床:“都和你解释多少遍了,那是我同事,这就是你折腾我一整夜理由?一个月之内不许上床。”

窗外白雪簌簌,窗内,某绪只能独睡沙发。

 孤独,寂寥。

不过一想到等媳妇睡着了就可以偷偷溜进去,某绪想想就开心。


景景想见onoD

【绪川】目之所及

白川有收集照片的习惯,过一段时间就会把手机里存下载的照片打印下来,里面什么类型都有,好看的风景,可爱的小动物,认真学习的学生,当然最多的还是方绪的照片,方绪参加比赛,方绪举办发布会,各种方绪的样子,睡觉,醉酒,居家,这些照片简直是方绪百态大全。

这个相册方绪也看过,方直男绪看完之后点评:“师兄,这拍的不好看,下次我给你天下围封面高清照片。”

当时白川只是微微抿嘴一笑,轻柔擦拭照片上不存在的灰尘,看着某个画面,温柔却不失遗憾地说着:“不用了,我只是喜欢罢了。”

这喜欢什么?又有哪些含义,方绪并没有想太多,某种呼之欲出地念头只能深深埋在白川心底,不见天日。

白川还有一本相册,没有让方绪看过...

白川有收集照片的习惯,过一段时间就会把手机里存下载的照片打印下来,里面什么类型都有,好看的风景,可爱的小动物,认真学习的学生,当然最多的还是方绪的照片,方绪参加比赛,方绪举办发布会,各种方绪的样子,睡觉,醉酒,居家,这些照片简直是方绪百态大全。

这个相册方绪也看过,方直男绪看完之后点评:“师兄,这拍的不好看,下次我给你天下围封面高清照片。”

当时白川只是微微抿嘴一笑,轻柔擦拭照片上不存在的灰尘,看着某个画面,温柔却不失遗憾地说着:“不用了,我只是喜欢罢了。”

这喜欢什么?又有哪些含义,方绪并没有想太多,某种呼之欲出地念头只能深深埋在白川心底,不见天日。

白川还有一本相册,没有让方绪看过,都是自己上网无意间看到,并且下载保存下来。

当时方绪选拔国青队员出征韩国,自己和方绪坐在发言台,看着方绪意气风发,不由被吸引,目不转睛,眼带笑意,就这么一幕被拍了下来,不得不说,现在这媒体的拍照技术可真好,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新婚发布现场。

新婚发布,白川自己也被这个词给吓了一跳,不禁脸红一下,左右看看,方绪在卧室休息,还好还好。没有被发现,白川看到照片的之后果断保存下载。

就在这时,卧室门打开,方绪迷迷瞪瞪从卧室走了出来:“师兄,谢谢收留,回家被骂,老师也不理解我,我实在是没地儿可去了,没有你我可怎么办?”

无意识撒娇最致命。

方绪没有形象的半躺在沙发上,打开电视随手换台。

白川看了眼时间,临近中午,踢了下方绪的腿“吃什么?”

方绪睡蒙圈的脑子慢慢回笼:“师兄做的,啥都行。”

白川无奈起身,看了看冰箱里的存货,有啥吃啥吧。

简简单单几道菜,没多久就上桌。

只是简单的家常菜,方绪也吃着津津有味。别看方绪是有钱人家的孩子,吃穿用度却没有很讲究,私下怎么舒服怎么来,饭有的吃就行,超级好养活。

白川颇有种吾有儿初长成的欣慰感。

 方绪最近也挺神秘,他有大事要做。

前几天搜自己信息的时候突然看到一张国青发布会的照片。

照片是自己和师兄,这样的合照他们有好多,从小到大,不计其数,只是这样照片给自己不一样的感觉。

是师兄看着自己说话,眼里都是温柔,且直白,眼神里有太多让人联想的东西。

看的方绪有点心动。

望着图片,一只手有点不安的握着又松开,松开又握紧。

最终像是下定决心打开网页,去找当时发布会的视频。

重温当时的视频,方绪看的很认真,只要是有师兄的镜头,都放慢速度,一帧一帧像是在确认什么似的。

用了很长的时间才看完视频。

关闭网页,方绪躺在自己沙发靠椅上,双手遮住脸,过了一会,一阵笑声泄了出来:“白川啊白川,你也有今天。”说完忍不住发自内心的开心笑出来,声音越来越大,路过办公室的慕青春忍不住探头,想八卦一下老板最近有什么喜事。

喜事,也确实是喜事,方绪从研究一下午的视频里得出一个结论。

白川,他的师兄,喜欢他。

终于有种拨云见日的感觉。

方绪只觉得现在自己可以用一个词来形容自己,扬眉吐气。

白老师?师兄?

这俩身份都不是方绪想要的。

方绪早就想把白川拐回自己家里。

金屋藏娇,自己是金屋藏师兄。

说起金屋,方绪突然觉得自己的房子好像小了点,如果白老师搬过来,怕会有点拥挤,自己也该看看大的房子了。

说完便给一个房地产的朋友打了电话,问有好的户型给自己留一套。

 

“师兄,我发现一家新开的饭店,晚上一起吃饭呗。”以方绪对白川的了解,自己撒娇白川是不会拒绝的。

白川看了眼手表,盘算自己下班时间,想了想答应方绪的邀请。

 

方绪在心里下一盘大棋。

早早定好包间,拿出自己最帅气的西装,还专门找人做了造型,造型师小姐姐是熟人,看着方绪止不住的笑意忍不住调侃:“今天帅的像是个新郎。”

“真的像新郎吗?”方绪嘴角上扬再次问着。

“像!你不会今天求婚吧?”小姐姐突然有个大胆的想法。

“求婚,这个主意不错。谢谢哈。”

方绪急不可耐地往外跑去。

他可太想见到白川了。

 想第一时间告诉他,他方绪真的好喜欢白川。

可惜,这话还得等等才能说。


提前一个小时在少年宫门口等着。

香车帅哥,回头率挺高。

白川一出少年宫的大门就看到方绪靠在车前等着。

做了新发型,衣服也是超级配他肤色的复古蓝,像极了散发魅力的花孔雀。

方绪对他招招手,白川突然看到当年跟在自己身后喊师兄的小方绪。

他的少年长大了。

一上车就闻到阵阵花香:“你换了车载香水?”

“桂花味道,秋天到了,桂花的味道最合适。”方绪解释着。“这款香水还有一套,在后备箱,师兄走得时候记得拿,有安神的功效。”

白川最近睡不好,眼底都是黑眼圈,就算白川不说,方绪也了解的清清楚楚。

“嗯,我先睡会,到了叫我。”白川放下靠背,闭上眼睛睡了起来。

 

 

饭店是家火锅店,白川对饭菜一般不忌口,什么都吃,什么也都吃不多,也就是辣口能多吃点。

一进房间,方绪帮白川拉凳子,将白川和自己的外套挂在一起。

看着两件衣服挂在一起,方绪莫名心情好,拿出手机对着衣架拍了张照片。

白川看见了,也没说什么。

俩人都太熟悉,都熟悉对方的口味,很快菜就上齐了。

火锅这东西吧,越吃越热,还没开吃,方绪就当着白川的面将领带松了送,然后解开第一颗扣子。

白川一抬头就看到方绪松领带的动作,夹肉的筷子松了,肉掉在桌子上。

白川觉得方绪今天很奇怪,像是孔雀开屏,举手投足都在散发着无穷的魅力。自己都快招架不住了。

还是赶快撤比较好。

还没来得及撤,方绪解开衬衣第二颗扣子,白花花的胸膛晃得白川眼晕。

“师兄,今天好热,师兄热吗?”方装无辜绪,小可怜似的看着白川。

白川对这样的方绪简直没有一点抵抗力。

看了看方绪,又看了眼桌子,总感觉哪里不对劲。

最终视线落在方绪手上的杯子。

拿过来,闻了闻,酒?

“你喝酒了?你什么时候点的酒?”方绪平时出席酒桌要喝酒,喝完酒总是胃疼,为此白川没少和他吵架。

“师兄,没,没点。”说完,趴桌子上睡着了。

白川走到方绪身边,看了一眼订单,确实有一款果酒,是自己以为饮料,点错了,没想到方绪全喝了。

找了代驾,拖着方绪走到饭店门口,刚上车方绪就开始闹。

白川按着方绪乱动的手,对代驾师傅说着抱歉。

方绪将头靠在白川怀里,汲取着白川的味道,没多久就睡着了。

好不容易将方绪弄到床上。

白川刚关上卧室的门,方绪就醒了。

滴溜溜地眼睛转了转,一时间无数的念头冒出来。

“师兄?师兄?”梦里撒娇的方绪叫着白川,果然自己话音刚落,白川就急忙忙打开卧室门跑了回来。

“方绪,怎么了?哪里不舒服?”

“师兄,别走,留下来陪我好吗?”酒后的方绪显得特别软萌,直戳白川内心。

“你好好睡,我不走。”白川轻声细语哄着方绪。

“师兄。方绪喜欢师兄,师兄能一辈子陪着方绪吗?”方大尾巴狼绪眨巴着大眼睛盯着白川。

白川心里却有点苦涩,果然,方绪只是把自己当做师兄。

勉强的点点头:“当然,我们会是一辈子的师兄弟。”

不对啊,这个走向和想象中的不一样啊。

方绪的小雷达快速捕捉到白川的情绪变化。

方绪也不装了,坐起来,认真的看着白川:“白川,我说的喜欢,不是师兄弟的喜欢,是男人之间的喜欢,只是你我,我不想以后只能当你的师弟,我想以后能够和你并肩咱在一起,和你是个合法配偶,能够当做你的爱人的关系。”

方绪眼里全是认真。

当一个干涸的人在沙漠里走了太久,见多了海市蜃楼,突然碰到真的城市也觉得是假的。

白川第一反应就是拒绝,然而拒绝还没有说出口。

嘴就被一个柔软封住。

带着酒气,很温柔地吻。

让白川干涸的心又重新跳动起来。

俩人距离太近,能够互相听到对方的心跳声。

 

突然俩人一起笑了起来。

这样的结局不就是最好的吗?

我喜欢他,他喜欢我。

时间会见证这是不是一份长久的感情。

 

方绪将那段视频不断回放,一点点品这白川看向自己的眼神里的故事。

欣慰,骄傲,赞赏,还有一丝丝爱恋。

这不是方绪自恋,这是他将方绪看自己和自己看方绪的视频不断对比得出的。

因为自己看他,没有技巧,全是感情。

早就喜欢的呼之欲出,早就按捺不住,早就想向全世界说我,方绪,喜欢,白川,是能够用生命去喜欢的喜欢。

原本以为这份单恋遥遥无期,没想到原来师兄也喜欢自己。甚至更早。

方绪就恨不得回到几年前,早点向师兄告白。

指不定早就过上性福美满的生活了。

 

 哦,对了,当晚方绪发了为数不多的朋友圈,晒了一个房本,一张衣架挂两件衣服的图,配文:一屋,两人,三餐,四季。

方绪的官宣,一时间轰动了整个围棋圈,不过外面怎么讨论,方绪抱着白川躺在床上很是温馨。

“再来一次?”方绪诱哄着。

“滚。”被白川有气无力地踢了一脚。

方绪握着白川的脚:“好好好,师兄好好睡,师兄躺着不动就好,出力的事情我来就好。”

窗外秋风习习,室内春意盎然。

哎,果然,秋天来了,该谈恋爱了、

                                                                               

 

 


景景想见onoD

【绪川】失眠

白川失眠了,准确地说他已经失眠快两个周了。

或许与最近少儿围棋比赛压力大有关,又或许与最近生活不规律有关。

反正,白川不会承认自己失眠是与某位年轻九段有关。

翻来覆去睡不着,睁开眼看了下时间,凌晨两点。

白川认命的再次闭上眼睛,耳边是某人均匀的呼吸声。

越想越气,白川握紧拳头,安抚自己,当方绪打起了小呼噜的时候,白川的小宇宙彻底爆发了。

我睡不着,你也别睡了。

白川一把掀开方绪的被子,突然地冷气让睡梦中的方绪缩起身体。

看着方绪这样,白川心生不忍,还是小心翼翼把被子给方绪盖好。

自己睡不着,索性复个盘,看一看棋谱。

下了床,打开客厅的灯,给自己倒了杯热水,坐在沙发上,拿着棋...

白川失眠了,准确地说他已经失眠快两个周了。

或许与最近少儿围棋比赛压力大有关,又或许与最近生活不规律有关。

反正,白川不会承认自己失眠是与某位年轻九段有关。

翻来覆去睡不着,睁开眼看了下时间,凌晨两点。

白川认命的再次闭上眼睛,耳边是某人均匀的呼吸声。

越想越气,白川握紧拳头,安抚自己,当方绪打起了小呼噜的时候,白川的小宇宙彻底爆发了。

我睡不着,你也别睡了。

白川一把掀开方绪的被子,突然地冷气让睡梦中的方绪缩起身体。

看着方绪这样,白川心生不忍,还是小心翼翼把被子给方绪盖好。

自己睡不着,索性复个盘,看一看棋谱。

下了床,打开客厅的灯,给自己倒了杯热水,坐在沙发上,拿着棋谱,心还在躺在床上的人身上。

和方绪认识二十载,从小一起长大,到后来真睡一个被窝,自己早就停滞不前,而方绪正是风华正茂,风头正盛,最年轻的也是最活跃的九段棋手。

和方绪认识多年,这点自信白川还是有的,一点也不怕方绪被别人拐跑了。

但,问题是,方绪自从两周前比赛回来就再也没碰过自己,只剩每天晚上的晚安吻。

其实不做的话,白川也挺乐意,这方面的需求他一直挺淡薄的,平常的话一个月一次,如果真忙起来,三个月一次也没关系。

只是,方绪一向需求量很大,每次都会折腾自己到很久。

突然这么久不碰自己,昨天睡觉的时候还特意换了他送的情趣睡衣,他都没反应。

他不会不行了吧?

白川才不会觉得自己和方绪之间出了问题。

突然冒出来的这个念头,白川自己也有点惊讶,脑子里迅速盘算了一圈,等睡醒了就拉着方绪去看医生,讳疾忌医是不对的。

然后,然后等确诊之后就去治,能治就治,最后实在治不了也没问题,反正俩人都是男人,也生不出孩子,方绪如果真想要孩子,可以去领养一个,不想要的话就俩人,清心寡欲过一辈子,据说这样能长命。

自己手里还有些积蓄,等老了就和方绪找个地方养老。

想法很完美。

白川脑子里突然想起体坛毒舌曾经说方绪不举这件事,叹了口气,没想到方旭得了这种病。

放下手里的书,关闭客厅的灯,小心翼翼推开了卧室的门。

刚进门就看到一脸惺忪的方绪正在找自己。

“师兄,大晚上,你去哪里了。”看到白川回来,方绪张开手臂要抱抱。

白川欺身上前抱住方绪,轻柔地拍了他的背:“没关系,我都知道,明天和我去医院,咱们有病治病,就算治不好,我也能养得起你。”

方绪满脑门的问号,彻底清醒了。

“师兄?你生病了?我看看。”方绪松开白川,紧张的检查者白川的身体。

“不是我,是你,你不是生病了吗?”

方睡了一觉发现自己生病了绪一头雾水:“没有啊,师兄,我上周才做的体检,结果都正常,你不是也知道吗?”

突然想起围达上周刚体检,白川扶额,忘了这茬了。

“师兄,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你每天都失眠。”方绪依偎在白川的怀里,轻轻听白川的心跳声。

白川失眠这段时间,每次都是确定白川睡了之后才睡。

方绪看白川最近太辛苦,睡觉也失眠,黑眼圈日益渐重,心疼坏了,最近忙着做各种美食增加白川的胃口。

她觉得白川真的想说的话,会找他说的,没想到等了半个月。

“你最近没什么不舒服吗??”白川还是不死心。

“没有,吃嘛嘛香,身体倍棒。”方绪打包票来着。

“那你没有不行?”白川再次确认着。

“不行?什么不行?”方绪刚开始没明白白川说啥,反应过来之后:“行,怎么不行,男人不能说不行。”

“哦哦哦。”白川为自己的猜测,心虚着。

“师兄,你是不是有事情瞒着我?”方绪侵略性十足,将白川压在床上,自己趴在他身上。

白川红着脸,撇过头,不看他。

“师兄。”尾音上扬,方绪的声音勾的白川心里直痒痒。

“师兄,你是不是觉得我最近不碰你,是我身体不行?”不愧是同床共枕的人。

白川脸红的快熟透了,紧紧闭上嘴巴,不说话。

“师兄,看来我不该怜惜你,马上少儿围棋大赛,我看你最近很辛苦,想让你休息休息,没想到我的不忍心却让师兄误会了,既然师兄有时间想我行不行,那我也没必要心疼师兄了是吧。”舌尖舔上脸上,一点点,一寸寸,轻而易举地对白川攻城略地。

不一会白川就溃不成军。

男人行不行,是用做不用说的。

方绪整晚用行动向白川表明,自己不仅行,还很行。

第二天等白川是被手机铃声吵醒的,一看时间,下午十六点半。

骂一声方绪昨晚太过分。

准备下床,发现腰疼的不行。

再次骂一声方绪不知道节制。

这边还没下床,那边方绪拿着外卖进了卧室,熟练地拿出床上桌,为白川布上饭菜。

方绪麻利地准备完毕,搂着白川就来了个法式舌吻,直至白川被吻得缺氧才放开他。

当然,方绪也被白川踹了一脚:“今晚睡沙发,不允许进卧室。”

被赶出卧室的方绪,看着认真吃饭的白川温柔地笑了起来。

 

半夜某人又睡不着,床上少了一个人,不习惯。

过了一会,一个人影偷偷溜进卧室,摸着被子上了床。

抱住背对着自己的白川:“师兄,外面没有师兄我睡不着。”方绪撒娇着。

白川闭上眼睛不看他。

感受着身后的热源,白川这晚的觉睡得特别好。

当然,方绪美人在怀,也睡得很哈。

 

那是谁睡不着啊,是我睡不着,大半夜为绪川的爱情发狂。

 


景景想见onoD

【绪川】师兄,我可以

最近方绪带队去隔壁省打友谊赛,队伍赢了的消息刚传到网上,方绪就带着队伍回了方圆市。

方绪一直很黏白川,就连曾经的女朋友们都抱怨道:“在你心里,我还没你师兄地位高是吗?”

当时方绪怎么回答来着,哦,对了,某人很自豪地说“那是~我师兄是最好的师兄,你连他的一个小拇指都比不了。”

气的女朋友,哦,不,直接变成了前女友踩着十厘米的恨天高,对着方绪的脚就踩了下去,恶狠狠地说:“那你和你师兄过去吧!”

和师兄一起生活?嗯?还有这种好事?方绪在脑子里幻想一下,嘴上喃喃道:好像也不是不可以。

当然,这种事情,方绪才不会和师兄说呢。


这次方绪出差一个月,白川好像比他带...

最近方绪带队去隔壁省打友谊赛,队伍赢了的消息刚传到网上,方绪就带着队伍回了方圆市。

方绪一直很黏白川,就连曾经的女朋友们都抱怨道:“在你心里,我还没你师兄地位高是吗?”

当时方绪怎么回答来着,哦,对了,某人很自豪地说“那是~我师兄是最好的师兄,你连他的一个小拇指都比不了。”

气的女朋友,哦,不,直接变成了前女友踩着十厘米的恨天高,对着方绪的脚就踩了下去,恶狠狠地说:“那你和你师兄过去吧!”

和师兄一起生活?嗯?还有这种好事?方绪在脑子里幻想一下,嘴上喃喃道:好像也不是不可以。

当然,这种事情,方绪才不会和师兄说呢。

 

 

这次方绪出差一个月,白川好像比他带队的人还忙,一个月里电话都少了很多,有时候电话打过去,白川都说自己在忙。于是友谊赛的那几天,俞亮觉得队里气压超级低。

后来俞亮实在看不下去,问方绪:“师兄,你最近是哪里不舒服吗?”

方绪也找不到别人说心里烦恼,想着小亮是很靠谱,或许他能够排解下自己的烦恼:“我师兄不理我了!”

“你惹白老师生气了?”

“怎么可能,他是我师兄,我怎么会惹他生气。”绪绪子反思着。

“那你为什么说不理你?”

“我都出差一个月了,他都没有主动给我打电话,我给他打电话他说在忙,可不就是不想理我了?”

俞亮觉得自己这意气风发的师兄在某件事上真是不开窍。

“那你有没有想过,万一白川老师有对象,陪对象呢?”

“对象?不可能。”方绪脱口而出。却让两人都楞在当场。

一个是没想到能听到这样的回答,一个是没想到自己能说这样的话。

“为什么不可能?师兄,你女朋友一个换一个,白川老师为什么不能有对象?”俞亮步步紧逼。

“我说,就算,师兄有女朋友了,我可以请他俩一起吃饭,一起出来玩。”方绪挣扎着想出这个让自己满意的答案,不禁在心里称赞自己可真是个小机灵鬼。

俞亮深深叹口气,白川老师,自求多福吧。

 

方绪到了方圆市,家都没回,一路上风驰电掣,想立即见到师兄。

见到师兄之后呢?为什么想见师兄?这些问题方绪都没有想过。

帅气的跑车停在少年宫门口,方绪还没来得及下车就看到自家师兄和一个年轻帅气的男生在争吵。

也不算争吵,男生单方面的争吵,白川总是特别温柔,认识这么多年,和别人红脸也屈指可数,不过每次也都是因为学生的事情。

这次估计又是学生的事情,方绪赶快下车走了过去。

“师兄?怎么回事?”方绪过去就将白川护在身后。

白川看到方绪点了点头问道:“不是说过两天吗?怎么突然回来了?”

两个人自顾自交流起来,旁边的男生不乐意了。

“白老师?不打算介绍一下吗?”

白川扶额,忘了这祖宗还没走“我这是我师弟,方绪,最年轻的围棋九段。”指了指方绪。

又对方绪说:“这是我朋友的弟弟,IT行业,想来学围棋。” 

“哦,学围棋啊,学围棋就学,不要随意对老师动手动脚,刚才你对白老师什么态度,张牙舞爪。”方绪这就护上了。

“白老师,你是不是忘了我另一个身份了?”小年轻挑衅地看着方绪。

方绪狐疑盯着白川。

白川面不改色:“我实话实说,相亲对象,林束。”

方绪明显愣了一下,小年轻顿时嘚瑟起来。

下一秒方绪牵着白川的手往自己车上拉去,还不忘对身后的人说:“不许跟着。”

 

漫无目的地开车,街道景色变了又变,窗外的灯光由明渐暗,驾驶座的人脸色复杂,白川看着方绪的脸色倒是静乐下来:“你随便开,到地方你叫我。”放下副驾座椅,盖着方绪的西装睡了过去。

再次醒来发现车停在了湖边。

凉风习习,还有些冷,白川索性穿着方绪的外套,刚好让他冷静一下。

“师兄,你喜欢男人?”方绪的声音有点糯糯的,含糊不清。

“嗯,是的。”白川望着窗外,耐心地回答着。

“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不死心追问着。

“应该是很久很久。”白川认真回想着。

“那你有没有喜欢的人?”方绪有点好奇。

“有。那人风光霁月,傲然超脱,后来觉得太累了。”白川回忆着,却让方绪有些心疼白川来,那人得厉害到什么样子,才配得到师兄的喜欢。

“那师兄就开始找对象了?”方绪追问着。

“方绪,我也是有血有肉的人,我也想被爱是不是。我想回家有人和我说欢迎回来,想睡醒之后床上不是孤零零一个人,不想总是一个人孤单的吃饭,我偶尔也有这方面的奢求。”

明明是温柔的陈述句,方绪却有点想哭,替白川不值,替白川难过,当听到白川那句想别人爱的话,方绪下意识想说“我来爱你。”

这句话太重,成年人方绪不会不知道这句话什么意思,或许,他和师兄还没到这个地步。

“那你会和那个男生交往看看吗?”

“他就是有点闹腾,不过我挺喜欢的,也就见过两面,交往不交往什么的,以后再说。”白川想到少年白天堵门行为,不禁皱眉,不过闹腾劲儿和方绪有过之而不及。

“师兄。”方绪紧握着拳头,喃喃地叫着师兄,一脸委屈与心疼。

白川看到方绪这个样子,笑了一下:“好了,别皱着苦瓜脸,你师兄我也不至于一辈子孤独终老,最起码,我还有师弟不是。”

“嗯,师兄,我永远在。”方绪的保证,让某人的心离他越来越远。

 

回到家,方绪一晚没睡,翻来覆去。就连短暂的梦里都是师兄找了对象,他结婚,收养了孩子,幸福美好的过完这一生。

梦是美好的,方绪心里空落落。好像丢了什么。

直至他连着几个夜里都梦到白川对别人笑,温柔地给别人做饭,自己嫉妒地发狂,被白川骂了一顿。

梦里的委屈,心里的烦闷,围达队内人人自危,下错一步被要求不断复盘,不断复盘。

俞亮又被推了出去。

“师兄,说吧,这次又怎么了?”俞亮坐在方绪面前。

“小亮,你还真说对了,我师兄真的有对象了。”方绪精神萎靡。

“嗯。你不开心?”俞亮诱导。

“也不是不开心,就对着白川说不出祝福的话,我的师兄,其他人都不配。”

“不配?那你上啊。”俞亮被某人乌龟性格所折服。

“我?我可以吗?”方绪这个问题,只是偷偷幻想过,却没有真正和人谈起过,他觉得这是对师兄的玷污。

“当然可以,我师兄,方绪,也就是你,最年轻的围棋九段,前途不可限量,家世清白,家产丰厚,长得还帅,风流倜傥。”俞亮说着,方绪的小尾巴翘了起来:“会说你就多说点。”

“重点是你和白老师从小一起长大,你们熟悉对方的性格,生活模式,你们懂对方的心思,那可是你的师兄?你自己不争取一下?”

俞亮的话很有诱惑力,也说中了方绪的内心。

所以,躲避了半个月的方绪,主动去找白川。

好巧不巧,那个相亲对象又在骚扰白川,他竟然强吻白川。

方绪瞬间红了眼,快步走了过去,一个拳头挥到那个人脸上:“赶快走,我不想下次见到你。”方绪面色冰冷,气到了极致。

果然,我的师兄,只能我能守护。

牵着白川的手,来到卫生间,顺便将门反锁。

温柔地拿出纸巾轻擦白川的嘴唇。

“你是觉得我脏吗?”白川有点受伤。

方绪没有说话,只是轻轻擦着。白川的心凉了大半,索性闭上眼睛,无所谓了。

“师兄,我突然想清楚了。我的师兄,只能我来守护。”

白川只觉唇上一片柔软,温柔细腻,轻柔地用舌来描绘出唇的样子。

“放开,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白川挣扎着。

这个动作彻底刺激了方绪,“师兄,那个臭小子可以,我不可以是吗?我喜欢你也不可以吗?”

方绪态度强硬,禁锢着白川的双臂,一条腿卡在白川腿间,将白川紧紧禁锢着,任由自己自由发挥。

“师兄,我是真的喜欢你,你考虑下我好不好?好不好?”方绪接近虔诚的语气让白川放弃了挣扎,并收到了回应。

是白川主动献吻。

 

幸好,方绪迷途知返,

幸好,白川没有放弃。

幸好,爱一直在。

 

 

 

 


艾瑪徐Emma Hsu

棋魂真人版

去看了真人版棋魂,想不到比想像中好看😳😳😳妖怪佐為越看越不妖怪,笑起來有點小靦腆外加可愛的小酒窩😳😍反而另有一種可愛,果然人不管到多大年紀,還是得學會虛心接受新的事物,人生處處驚奇😂😂😂😂只是緒方老師跟虎次郎不夠帥啊我還是有點怨念😂😂😂沒辦法本人是緒佐虎佐(and all佐)黨人士😂😂😂😁😁😁)

Ps:我竟然很愛佐為看還珠格格😂😂😂怎麼辦覺得太可愛😂😂😂有種佐為跟我們一起長大的感覺😂😂😂

去看了真人版棋魂,想不到比想像中好看😳😳😳妖怪佐為越看越不妖怪,笑起來有點小靦腆外加可愛的小酒窩😳😍反而另有一種可愛,果然人不管到多大年紀,還是得學會虛心接受新的事物,人生處處驚奇😂😂😂😂只是緒方老師跟虎次郎不夠帥啊我還是有點怨念😂😂😂沒辦法本人是緒佐虎佐(and all佐)黨人士😂😂😂😁😁😁)

Ps:我竟然很愛佐為看還珠格格😂😂😂怎麼辦覺得太可愛😂😂😂有種佐為跟我們一起長大的感覺😂😂😂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