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2828浏览    124参与
林屑

自截自修🈲️抹水印二改二传❌️

抱图随意~

自截自修🈲️抹水印二改二传❌️

抱图随意~

三五九

兄弟战争——怀孕风波

我岂会就这样眼看着珍贵之物轻易的被他人夺走

路上。

“喂,你好,我是朝比奈……是的,刚刚结束……是,没关系……是……是,也就是说今天到这里就结束了对吧?……我明白了非常感谢。”

呼……梓结束了电话长呼了一口气。终于结束了。

“咦?梓”枣从远处喊了一声。

“?枣”梓看见后朝着枣就走了过来。

“你是在这里的录音室录音的吗?已经结束了吗?”

“恩,今天结束了,不过后天还要继续。”梓无奈的说着。

“真是辛苦啊,你一成为人气声优就变忙了啊。”

“你为什么来这里的啊?”梓有点好奇。

“其实是这样。我们的导演和这里的工作人员起了纠纷,我是来赔不是的。因为我算是和这里关系比较好的,所以就被...

我岂会就这样眼看着珍贵之物轻易的被他人夺走

路上。

“喂,你好,我是朝比奈……是的,刚刚结束……是,没关系……是……是,也就是说今天到这里就结束了对吧?……我明白了非常感谢。”

呼……梓结束了电话长呼了一口气。终于结束了。

“咦?梓”枣从远处喊了一声。

“?枣”梓看见后朝着枣就走了过来。

“你是在这里的录音室录音的吗?已经结束了吗?”

“恩,今天结束了,不过后天还要继续。”梓无奈的说着。

“真是辛苦啊,你一成为人气声优就变忙了啊。”

“你为什么来这里的啊?”梓有点好奇。

“其实是这样。我们的导演和这里的工作人员起了纠纷,我是来赔不是的。因为我算是和这里关系比较好的,所以就被推出来了。”枣摸摸头,有点无奈。

“这样啊,你还是和以前一样是劳碌命呢。”梓一脸‘是这样的’表情。

“?”

“因为从以前开始一直就是这样不是吗?只要椿惹了什么事情都是枣在收拾啊。”

“我说啊!那都是梓你差遣我去啊!!”枣带着‘你是恶魔’的表情说着。

梓耸了下肩,摊手说着“我可不记得我有命令过你啊,倒是有拜托过你呢。”

“唉……”

“这个不提了,枣你有车吧?可以送我回家吗?”

“现在吗?可是我在工作啊。”

“没关系,我会在车上等你。”

枣一脸无奈的双手叉腰“可以是可以啊,但是你确定没把我的车和咖啡店搞混吗?”

梓自顾自的走向车旁,拉开车门就坐了上去。

“我工作完之后才会回公寓哦。”

“我知道了。”梓捏着眉头,闭着眼睛靠在车座上。

“你啊……”枣弯下腰看着一点儿都不客气的梓,有点无可奈何。

“谢谢你了,枣。”

“是是……”‘这家伙看来真的是很累了啊……’

 

行驶中……

“话说今天弥在家吗?”

“我想应该在吧,你找他有事?”眯了会有了些精神的梓看着开车的枣,有点好奇。

“因为我拿到了那家伙一直想要玩的游戏样本,所以就想说要不要顺便拿来给他。”梓朝着车后座看去,一大袋的游戏样本整齐的放着。

“想不到你准备了这么多啊?”梓一顺手就把袋子拿到了前面,拿出样本看着。

“啊喂!不要随便打开啊!”枣看见梓的行为,有点尴尬,声音也不自觉的就大声了起来。只是双手开着车,不能阻止梓的行为。

突然,梓看着其中一个样本。

“我说,这些真的都是弥想要玩的游戏吗?”梓怀疑的看着枣。

“啊,恩恩,算是吧。”枣有点提不起底气。

“还有蛮多困难的动作游戏呢?”

“啊……那些不是……”

“但这类型的游戏好像更多的样子啊……”梓翻着袋子,看着袋子中同类型的游戏样本。

“……”

“这种困难的好像是绘麻喜欢的类型吧。”

“……”

“枣,你是一开始就打着去见绘麻的打算吧。”

“你,你在说什么啊!……再说,叫我送你回去的也是梓你啊。”

“是这样没错啦……”

“但总觉得有点可疑呢。”梓慢慢的逼近枣的脸,想从他的脸上看出些蛛丝马迹。

“哪……哪里可疑啊!!”枣有点尴尬的移了移身子,撇过了头,手还是紧紧的握着方向盘。

“虽然我的确是想着早晚要给她,才会收集这么多的……”枣远离梓的威胁后才小声的呢喃着这句话。

“你说了什么?”

“我什么都没说!”

 

朝日奈公寓。

“我回来了。”梓走在前面首先打开了客厅的门。

“你回来啦——啊”小弥快步朝着梓跑来,中途就看见了梓身后的枣。

“嗨弥。”枣在梓身后朝着客厅张望着。

“是阿枣!那个那个!游戏游戏!我们约好的对吧!”小弥看见枣就兴奋的提起游戏样本的事情。

“当然有带过来啦,我就是为了这个才过来的啊。”见四周没有想见的人,枣举起装着游戏样本的袋子晃了晃。

“诶……真的是为了那个?”梓在后面面无表情的戳穿着。

“你够了,梓。”被梓的眼神盯着,枣就感觉浑身不自在。

“太好了,快点快点!”小弥欣喜若狂,在枣面前蹦蹦跳跳着想要枣快点拿出来。

“我看看……是这个——”枣蹲下去就挑了起来,把给小弥的游戏样本挑了出来。

“谢谢你,阿枣!”小弥开心的扑上枣,紧紧的抱着枣。

“哇呜——不要飞扑过来啊。”枣有点没准备,蹲在地上的身体前后重心控制不好,差点摔倒。

“阿枣,好喜欢你啊。”小弥还是开心的用力抱紧着枣,使劲在枣身上蹭着,因为枣早早的就搬出去的缘故,小弥接触枣的时间不多,但是正因为如此,每次枣一回来,尤其带了小弥喜欢的游戏的时候,小弥就会使劲粘着枣。

“哇啊啊,口水不要沾到啊!别拉着我,喂,给我放开。”可是枣的示意完全被小弥忽视了。

“呵呵呵,这么受欢迎不是很好吗?虽然不是你心中所想的那个人就是了。”梓看着眼前的两个嬉闹的兄弟,在旁边偷笑着。

“你真的给我够了!!”枣最后忍无可忍的大喊了出来。

“啊……”小弥突然似乎想起了什么,放开了紧抱着的枣。

“那个那个,阿枣,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

“什么事?”枣搂着小弥,站了起来。

“就是啊刚刚,姐姐和阿雅在那边的沙发说话呢。”小弥拉着枣指了指沙发。

“那家伙和雅哥?”

“然后啊,我啊就看到阿雅他把手放在姐姐的肚子上,看起来非常苦恼的样子。”小弥歪着脑袋想着刚才见到的画面。

“什么……?肚子?”一旁听见的梓继续确定刚才听到的话。

“弥,雅哥有没有说什么?!”梓靠近小弥继续追问着。

“唔……恩,这个嘛,阿雅说姐姐那个没有来……”小弥的手指无意识的放在下巴,努力回想着刚才的事情。

“啥?”梓和枣一时有点被惊到。

“阿枣阿枣,那个是什么啊?”小弥一脸好奇的看着阿枣。

“啊不,她说那个……是指那个……?”枣似乎想到了什么的有点尴尬的不敢确定。

“这个……”梓也有点尴尬的不再继续说。

“我完全不懂嘛,那个到底是什么啊?!”小弥看着两个哥哥似乎都懂的样子,只有自己不清楚,在一旁吵闹起来。

“啊不,那个啊……”枣眼神飘向别的地方,不敢看着小弥,脸也开始红起来。

“……难道说……”梓在旁边想到了更深层的东西,脸色开始有点难看起来。

两个人冷静下来,坐在沙发上。

“这还不能肯定那家伙是怀孕了吧?”枣坐在沙发上抱着双手对于刚刚梓的猜测提出疑问。

“等明确知道了之后那不是就太迟了吗?”梓却一脸确信的表情。

“恩,没错——太迟太迟。”小弥坐在两个人的中间,在梓的一番言论之后也相信了。

“话说那家伙还是高中生吧。”枣却是一脸怀疑的表情,但是心里却动摇着,脸色也是跟梓一样的难看。

“并不是说高中生就不可能发生这种事啊。”梓继续反驳着。

“没错……不是不可能发生哦。”小弥尽管有点不是很懂还是跟着梓说着。

“那……要不直接问问看本人?”枣还是觉得问问看比较看,这样在这里猜来猜去也没什么意思。

“那种事哪做得到啊?如果是真的话,那你要怎么做?这太残酷了。”梓继续一脸认真的反驳着。

“没错……太残酷了,残酷!”小弥继续跟着梓反驳着枣。

“弥…你稍微安静一点。”枣被小弥的二重讲话方式搞得有点心累,叹了一口气。

“不要……我也想帮忙!”小弥在一旁开始大吵大闹着。

“弥,之后我还有更重要的任务交给你,所以等待那个时机吧。”梓用着游戏里面人物的声音哄着小弥。

果然小弥一下子就被梓的声音吸引了,停下了吵闹,眼睛发亮的看着梓。

“时机肯定会成熟的,现在就等待吧。知道了吗?”

“遵命,指挥!弥会等待的!”小弥认真的回应着梓的话语。

“指挥是谁啊……?”枣在旁边看着,有点无奈。

“继续刚才的话题吧,枣。”

“也就是说…假如那个家伙真的怀孕了,但是她不是还跟雅哥谈过这件事吗?如今我们就这么等待就好了啊。”枣看着梓说出这个提议。

“是的,弥会等待的。”一旁的小弥不懂哥哥们在说什么,但是还是兴奋的举起手凑着热闹。

“吵死了啊!”枣对梓的脑洞和小弥的闹腾都有点头疼。

“枣,你太天真了啊!如果她真的怀孕了的话,那肯定有个对象吧。”

“这…是当然的啊!”枣总感觉有哪里不对劲,但是不自觉又跟着梓的话题说了下去。

“那个孩子基本不怎么出门啊,所以我怀疑孩子的爸爸很有可能是我们兄弟其中的一个啊。”

“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啊?”枣一脸郁闷。

“首先不是你我吧,雅哥也不可能,京哥不可能会做这种事情,要哥也不像……”梓在枣还没开始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开始推理了。

“为什么觉得要哥不会啊?要哥明明很有嫌疑啊!”枣反驳道。

“你想啊,要哥怎么可能会犯下这么严重的错误呢?”梓一下子就反驳了回去,把枣问得一愣一愣的。

“然后光哥经常不在家也不太可能,琉生哥完全是个素食动物啊!昴和侑介完全不行啊!祈织和风斗的话还是可以控制自己的行为的。”

“诶!!为什么跳过椿啊!!你不会怀疑他吧。”枣心里明明觉得哪里不对劲,思路却还是不自觉的跟着跑。

“枣,你虽然也了解椿,但是我比你更了解他啊,尤其是椿在她面前的自制力啊。”梓低下头想起了那几次发生的事情。“所以我才觉得这件事情最有可能跟椿有关系啊。”

“梓…”枣看着隐藏着阴影下的梓的脸。

“好吧,我们在这里怎么猜测都是没有用的啊,我还是直接去问一下雅哥吧。”枣从沙发上站起来,看着梓。“因为我也很担心她啊,现在还是高中生啊。”

“枣哥,你好帅啊!”小弥闪着星星眼看着枣。

 

“叮咚”

“咦?枣?你来了啊!”雅臣从房间的门探出头来。

“恩,工作结束了顺道过来看看。雅哥,有件事情,我就不拐弯抹角的说了。”枣站在门口,一脸严肃。

“恩?”

“有关绘麻身体的事情,我听说她有去跟你商量。”虽然表面没什么,但是枣的心里也是紧张的不行,心里不愿意相信梓的推理。

“枣,你这件事情没有跟别人说吧,这是她信任我才跟我说的,如果是被你偷听到的话我是不会轻易原谅你的。”雅臣先是一脸惊讶,紧接着脸上也出现了难得的严肃。

“这件事对于我们来说可能没什么,但是对于一个女生不一样,不仅对身体不好,对心里也有一定的影响。”雅臣想到绘麻如果知道这件事情被兄弟们知道了,不知道会怎么觉得尴尬。

‘不会吧,这是骗人的吧!’枣怎么也不愿意相信梓的判断。

“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保守这个秘密,不要告诉别人啊。枣。”雅臣拍拍枣的肩膀。

尽管枣依旧不愿意相信这个事实,但是现在雅臣哥都这么说了,就是不信也要相信了,早知道的话,今天下午就不应该来家里啊。

“我知道了…”枣脑中一直想着绘麻的事情,准备下楼,连梓和小弥知道这件事情都没想起要说。

 

客厅。

‘枣真慢啊!’梓在楼下感觉时间过得特别慢。

突然咔擦的一声,门从外面慢慢打开了。

“枣,怎么样?”梓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冲到门口。

“跟你说的一模一样啊,梓……”枣垂头丧气着。

“那犯人是椿吗?”梓追问着。

“这个……不清楚,但是我总感觉很奇怪啊,我们这样做真的好吗?她还是个高中生啊。”枣单手烦躁的解着自己的领带,一边想抽出烟,但是看见旁边的小弥,又把烟放了回去。

“也没说高中生就不可以啊!”梓看着烦躁的枣,自己很有体会啊,自己现在的心情也是同样的,真想把工作中的椿拉过来问清楚啊,但是现在也不好打电话过去直接问。

“不管怎么样,她现在还是个孩子啊,她真的准备好了吗?而且如果她是愿意的话,我们现在抓犯人什么的,不是很奇怪吗?”枣从雅臣哥那里确定这件事情之后就觉得自己整个脑子一片混沌,之前听梓说的时候还觉得很奇怪并没有那么强烈的焦虑感。

“那你的意思是我要放下对做这种事的犯人的愤怒,还要摆出一副笑脸来祝贺他吗?”梓只要一想到万一是椿逼迫她做出这种事情,心里的火就噌噌噌的往上飙,根本不是自己能控制的住的。

‘梓似乎黑化了,太恐怖了!’枣看着愤怒的梓,心里微微替那个人担忧着。

“但是不管怎么样,家里有人怀孕了,应该庆祝下吧。”尽管心里很焦躁,但是想到绘麻,枣还是想先问问她的想法……

“好啊,庆祝庆祝,买个蛋糕啊!蛋糕蛋糕!!!”小弥一听说要庆祝,就闹腾开了。

刚好这时客厅的门开了,雅臣走了出来。“咦?蛋糕是怎么回事啊?”

“雅雅,枣说姐姐怀孕了,我们要买蛋糕庆祝啊!!”小弥跳到雅臣旁边,开心的说着。

“诶?……”雅臣一下子没反应过来,眼睛一下子就空了。

“雅雅好像灵魂出窍了啊?!”小弥拉住枣的衣服小声的说着。

“诶!!!是谁啊?!!!!!是谁做出这种事情啊!!!!!”反应过来的雅臣拉着小弥的手,直盯盯的看着小弥。

“小弥,你刚才说的事情是真的吗?”雅臣捧着小弥的脸,急切想知道事情的前因后果。

“那个……”小弥虽然一直在梓和枣身边,但是对哥哥们谈论的事情完全听不懂。

“小弥快说啊?到底怎么回事啊?”雅臣完全不给小弥挣脱的机会,还是追问着。

“呜呜呜呜呜呜呜……雅雅好可怕啊!枣枣……”小弥看着变了脸的雅臣,还是第一次碰见这种情况,挣脱不开雅臣的手,只能看着枣求救着。

雅臣也是急得不行,这么重大的事情,他竟然不知道,一看小弥转向枣,就以为是枣做的!!

“枣?难道说是枣你做的??”雅臣一脸凶相的看着枣。

“不是啊,雅哥,刚我不是上去问你了吗?你不是说‘她是信任你才跟你说的吗?’”枣双手摇了摇,急忙退了几步。

“这个跟那个有什么关系啊?”雅臣想起刚才确实是有这么一回事。

“我们以为是她怀孕了啊。”枣一说完,雅臣整个人的气息都平淡了下来。

“诶…原来是这样啊!什…么嘛,她不是怀孕了啦!”雅臣松了一口气之后才慢慢说出这几句话。

“诶!!”梓和枣两个人都是一脸惊讶的看着雅臣。还是先反应了过来,“那绘麻是跟你说了什么啊!!”

枣真的觉得今天下午这么一会时间比自己平时加班还要累。

“绘麻的事情,说出来的话有违医师守则的啊!”雅臣有点为难。

“可是这样,我们担心的不得了啊!!!”难得的梓跟枣也有心灵感应似的同时说出这句话。

“好啦,我知道了,但是你们绝对不能说出去啊!其实啊,她最近只是肚子有些不舒服而已。”雅臣想想还是说清楚吧,家里的的这帮兄弟对妹妹在意的不得了。不说清楚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呢。

“啊?”梓又跟枣发出了同样的感叹。

“于是啊我就帮她稍微诊断了下。”雅臣摸了摸一旁抱着自己的小弥的蓬松的头发。“因为她觉得很丢脸,所以要我跟大家保密啊!”

“什么啊!原来是我们误会了啊……”枣到现在才是真的松了一口气,拍拍自己的小心脏。

“都是枣的错啊!!”还没过几秒,松了一口气的枣就听到梓在自己身边说的这句话。

“诶!怎么是我的错啊!!”枣一脸不相信的表情看着理直气壮的梓。

“你和雅哥去做确认了吧?那个把结果告诉我的不是你吗?”梓一脸鄙视的看着枣。

“话是这样没错,但是……”枣想来想去似乎真的是自己的错,但是心里的感觉就是说不出来的很奇怪啊。

“你得跟我道歉啊!枣”梓一脸受欺骗的表情,要求着枣要跟自己道歉。

“哈,我还有事情,先走了啊!”枣感觉气氛不对劲,就准备摆摆手跑路。这个腹黑的恶魔,一旦道歉,不知道后面还会不会被逼做其他事情。

“你不许逃!”梓发现枣有逃跑的迹象,就想去追,但是看见旁边直盯盯看着自己的小弥的时候,就用配音司令官的声音说小弥说“弥,去追”。

“哇,够了啊,你们两个!!这件事情不能全怪我啊!!!”枣一下子就被小弥抱住了。

雅臣看着旁边几个打闹着的兄弟,想起刚才的闹剧,‘就算是个误会,也太夸张了啊。不过如果是和她的孩子的话,一定会很可爱的吧。’

“啊,和她的孩子?我在想什么啊!!”雅臣突然反应过来自己的想的东西,脸一下子就发烫了起来,捂着嘴巴小声嘀咕着。

“呵呵,枣!抓到你了!!!!”梓一脸坏笑着迫近被小弥抱住而艰难移动的枣。

“救命啊!!!”枣感觉自己仿佛看见了梓身边周围散发出来的腹黑之气!!!!


一枝枯桐
枣茶。从村镇搬到县城这些年,泡...

枣茶。
从村镇搬到县城这些年,泡过红枣干,煮过红枣粥,做豆沙馅里加枣泥,花式吃枣的行动里缺着一抹焦香。
其实我是刚刚反应过来的,闻到空气漫着的糊枣味儿,比曾煮糊的红枣小米粥更浓郁些,是从厨房烤箱传来的,也是从家里还用着小煤炉的遥远年代里飘来的。
想当年,拿铁丝串一串小枣搭在炉口烤,看红外皮大多变黑,甚至烧糊就正适合泡了。烧过的枣加冰糖,沸水滚过,等上一段时间,色如槐蜜。
闻是非常好闻的,个人认为直接吃也不错,但至于好不好喝,见仁见智,吧……

枣茶。
从村镇搬到县城这些年,泡过红枣干,煮过红枣粥,做豆沙馅里加枣泥,花式吃枣的行动里缺着一抹焦香。
其实我是刚刚反应过来的,闻到空气漫着的糊枣味儿,比曾煮糊的红枣小米粥更浓郁些,是从厨房烤箱传来的,也是从家里还用着小煤炉的遥远年代里飘来的。
想当年,拿铁丝串一串小枣搭在炉口烤,看红外皮大多变黑,甚至烧糊就正适合泡了。烧过的枣加冰糖,沸水滚过,等上一段时间,色如槐蜜。
闻是非常好闻的,个人认为直接吃也不错,但至于好不好喝,见仁见智,吧……

慢慢漫水天

人啊,总是有那么多烦恼。
怎么给情绪找一个出口。
给自己找一个出口。
谢谢你的陪伴,我的影子。你总是形影不离的陪伴着我。

人啊,总是有那么多烦恼。
怎么给情绪找一个出口。
给自己找一个出口。
谢谢你的陪伴,我的影子。你总是形影不离的陪伴着我。

桔伴ORANGE
桔伴ORANGE
油画风粽子 魅蓝note6拍摄...

油画风粽子 魅蓝note6拍摄,snapseed后期

油画风粽子 魅蓝note6拍摄,snapseed后期

三三

纯净的朱砂
没来由的让人感动
万物有灵
让时间去记录和述说

纯净的朱砂
没来由的让人感动
万物有灵
让时间去记录和述说

静听玄蝉
如果说爸爸的乡愁在那些春笋里,...

如果说爸爸的乡愁在那些春笋里,那么妈妈的乡愁,就在这些枣子里。

每到吃枣的时节,她就会想念北方的家乡,想念那些枣树,想念坐在枣子树下吃枣的童年。



如果说爸爸的乡愁在那些春笋里,那么妈妈的乡愁,就在这些枣子里。

每到吃枣的时节,她就会想念北方的家乡,想念那些枣树,想念坐在枣子树下吃枣的童年。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