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棠真

517浏览    11参与
kirara幸运鲸一号机

【思诺X棠真】私は寂しい

这算是拉娘....?

其实就是一个思诺到了血观音电影的平行世界文吧

文笔渣渣,人物OOC,纯粹为了满足自己搞CP

------------------------------------------------------

1、思诺

棠真放学回家后,看到了那个站在客厅里的陌生女孩。

女孩穿着淡紫色的制服衬衫和印着暗纹的格裙,留着及肩的黑发,她听到有人进来便转过身,对着有些茫然的棠真微微一笑,漂亮的眼睛弯成一个好看的弧度,

“你好。”

棠真握在书包背带上的手有些不自然的动了动,对于陌生人,她的内心一向是非常排斥且警惕的,但看着那女孩脸上人畜无害的笑容,棠真忽又不忍心直接将她拒之门...

这算是拉娘....?

其实就是一个思诺到了血观音电影的平行世界文吧

文笔渣渣,人物OOC,纯粹为了满足自己搞CP

------------------------------------------------------

1、思诺

棠真放学回家后,看到了那个站在客厅里的陌生女孩。

女孩穿着淡紫色的制服衬衫和印着暗纹的格裙,留着及肩的黑发,她听到有人进来便转过身,对着有些茫然的棠真微微一笑,漂亮的眼睛弯成一个好看的弧度,

“你好。”

棠真握在书包背带上的手有些不自然的动了动,对于陌生人,她的内心一向是非常排斥且警惕的,但看着那女孩脸上人畜无害的笑容,棠真忽又不忍心直接将她拒之门外,正当她犹豫不决该不该回应时,棠夫人出现了。

“真真,”棠真感觉到棠夫人骨节分明的手悄然的放到了自己的肩膀上,“这个是思诺,她是你的远房表妹。”

“远房表妹?”棠真疑惑的看了棠夫人一眼,但随即女人脸上那令人捉摸不透的笑意使棠真意识到自己不该多问。

于是棠真迅速调整了一下自己的表情,十分从容的露出了她在应付那些讨厌的大人时时常挂在脸上的微笑。
“你好呀,思诺妹妹。”

棠真主动伸出手,而思诺只是垂眸看了一下那只悬在半空中的、似乎象征着建立友谊的手,又抬眼看了看努力堆出笑容的少女,嘴角的弧度不禁上扬,一声轻不可闻的轻笑从她嘴边轻轻溢出。

主动示好的少女不明白这个远房表妹为什么要笑,而且还当着棠夫人的面,这让棠真感觉到有些被冒犯,一抹红色也在不经意间伴随着怒火在她的双颊中间晕开。

“阿妈,乜你仲系甘中意响外面捡D阿猫阿狗翻黎噶。”(妈,你怎么还是这么喜欢在外面捡些阿猫阿狗回来?)

就在这时,房门那边传来一个懒洋洋的声音,打断了棠真和思诺的第一次友好会面,众人扭头望去,只见一个穿着绿色丝绸睡衣的妙龄女子慵懒的倚靠着门边抽烟,缭绕的烟雾掩盖了姣好的面容,使人看不清她此刻的表情。

“乜嘢阿猫阿狗,唔好响度乱嗌廿四。”(什么阿猫阿狗,不要胡说八道)棠夫人向棠宁嗔道。

棠真知道棠宁是故意用的粤语,为的就是让思诺听不懂她们的对话,而思诺果然完全没有在意棠宁说了什么,她只是凑上前来,轻轻的握住了棠真稍微有些冰凉的手,用温柔平和的语调回应道,

“我们好好相处吧,真真。”

2、翩翩

棠真和农会主席林桑的女儿林翩翩是好朋友,但思诺不是。

当林翩翩第一次看到真真把思诺带过来介绍时,就很自然而然的把远房表妹跟穷亲戚划上了等号,并且毫不掩饰。

善良的少女对于自己的好友翩翩姐姐这种高傲的态度有些抱歉,她私下去找思诺解释着这一切,并内疚的请求着她的原谅,但思诺却总是用她那弯弯的笑眼看着窘迫的棠真,并且亲昵的用手捏了捏棠真还带着婴儿肥的脸颊。

“没关系的,真真。”

棠真有些害羞的挡开了思诺的手,她还不是很习惯跟别人太亲近。

 

一个天气晴朗的下午,那些政客和阔太们又一起聚在湖边,愉快的享用着下午茶,而棠真和林翩翩很自觉的与这些所谓的商务活动割裂开来,她们选择去骑马,而当棠真想带上思诺时,林翩翩却不耐烦的骑上高马拉动缰绳离开了。

“翩翩!”棠真也急急忙忙的骑上马,随即又像想起什么似的,抱歉的回头看了一眼在站在马旁边的女孩,女孩明白棠真想说什么,于是便率先开口道,

“没关系的,真真。”

棠真感激的一笑,而后拉动缰绳去追赶林翩翩,她知道林翩翩要去哪里,要去见谁,而她之所以那么急着赶过去,并不是因为她和林翩翩那看似深厚的友谊,而是为了那个男孩,MARCO。

思诺面无表情的看着棠真驱马离去的身影,日常里像湖水一般平静的眸子忽然写上了些许复杂的情感,她知道自己并不是毫不在意。

3、寂しい

棠真坐在破旧的砖瓦房内,手里拿着学习日语的随身听,耳边传来的却是林翩翩和MARCO的调笑声。

“寂しい,”棠真跟着随身听复读,眼神却不自觉的飘向林翩翩和MARCO所在的地方。

“私は寂しい。”

千金大小姐和自家马夫欢快、愉悦的笑声音量越来越高,棠真不自觉的摘下耳机,试探着朝那对年轻情侣的方向望去,这时却听到林翩翩不客气的教训道,

“真真,”大小姐漂亮的脸耷拉下来,“下流的女人。”

听到这句措辞直白的日语,棠真的脑袋瞬间嗡嗡作响,她的脸烧得厉害,为了掩饰自己那确实不雅的偷窥举动而尴尬的勾起了嘴角,那双珍珠般的黑眸不安的转动着,耳边又再次传来了千金跟她那情人不满的抱怨声,

“她在偷听我们讲话。”

“好害羞。”

“她还会偷看她姐姐......”

“不,是她妈妈......”

“真真原来那么那么色哦......”

两人放声大笑,棠真知道他们在嘲笑自己,但还是不得不继续挂着那难看的微笑,即使自己的眼眶已经盈满了泪水。

寂しい。耳机内又传来了一声带着机械音调的日语,棠真没有再跟读,只是僵硬的拿着耳机。

此时,一匹马忽然挣脱了束缚,飞也似的沿着树林跑了,棠真猛地站了起来,随身听也随之掉落在地,她落荒而逃似的大喊着“momo酱”,奔跑着离开了那个破旧的瓦房,她其实可以不必去理会这匹马,但她只是需要有一个离开的借口,将她的好友和那位情人的声音远远抛在脑后。

“不用去管她。”棠真听到林翩翩对Marco这么说。

 

一个趔趄,棠真摔倒在地,身上溅满了带着雨水的污泥。

她觉得自己摔得很重,很疼,疼得再也起不来了,飘忽的雨水透过茂密的树林打到她身上,这让棠真从骨子里感觉到一阵前所未有的寒冷。

忽然,棠真感觉到一双带着暖意的手握住住了自己手臂,将自己扶了起来,棠真惊讶的抬头望去,只见眼前站着一位微笑的少女,她动作轻柔的替棠真将脸上的泥污拭去,还安抚一般的用温热的手心贴近棠真的脸。

棠真此刻只感觉突然出现的思诺就像一个拯救自己于危难之中的王子一样,她想道谢,想诚恳的对这个女孩表达自己的感激,但当棠真开口的时候,她却听到自己用带着哭腔的声音说了一句,

“寂しい。”

棠真感觉到自己的脸上有液体划过,而她清楚的知道这不是雨水。

“私は寂しい。”

棠真感觉自己抖得更厉害了,但这并不是因为冷和疼。

话音刚落,棠真就感觉到自己落入了一个柔软又温暖的怀抱,思诺紧紧的抱着她,用女孩那甜美且特具蛊惑性的声线安抚道,

“没关系,我在这里呢。”

 

雨停后,棠真和思诺一起找到了那匹逃走的马驹,两人都很默契的对方才的事闭口不谈,一起沉默着走回了湖边。

就在此时,两人看见了林夫人和林翩翩的身影,那位美丽的日本太太看到两个女孩牵着马驹回来了,并主动朝她们的方向走来,棠真正要迎上去,却被思诺拉住了手腕。

“你等一下,要说是MARCO陪你一起去找MOMO酱的。”

“什么?”棠真不明所以的看着思诺,并不是很懂她为什么突然说这种听起来没头没脑的话,“可是......”

“因为刚才Marco确实有帮我们一起找momo酱啊~”思诺甜甜的一笑,而后松开棠真的手,识趣的走到了一边,留给棠真和林太太独处的空间。

“真真,”林夫人跟林翩翩走上前去,棠真看见了林翩翩,不自然的笑了笑,

“你怎么湿成这样?”林夫人非常关心的向棠真询问道,虽然听起来是在心疼棠真淋了雨,但林翩翩和棠真都知道其实她是想打探更多的东西。

“我们去骑马,下大雨,”

“然后呢?”林夫人握住棠真的肩膀。

“momo酱跑掉了,我去追它。”棠真看着林夫人,一颗心跳得飞快。

“然后怎么了?”

“我不知道,”棠真迟疑的回答道,随后看了林翩翩一眼,林翩翩倒是好整以暇的微笑着,她认为棠真作为自己的好友,作为棠家的女儿,出于各方面的考虑,都应该会编出一个完美的理由将她和Marco的事向自己的母亲隐瞒过去。

“这样吗,MARCO怎么没有帮你?”

从母亲的嘴里听到了Marco的名字,林翩翩的心里瞬间警铃大作,她警告般的直视着棠真,但她没想到的是此刻的棠真并没有在意她和林夫人,而是越过她们的身影,看向了站在不远处的思诺。

思诺也察觉到了棠真的目光,于是她自觉的与女孩四目相对,随后轻轻的开启双唇,用唇语指导着棠真,

“有啊,Marco有一起帮我去找momo酱。”

而这也是最终棠真告诉林夫人的话。

听完棠真的回答之后,林夫人一向柔和知性的脸上出现了平时难得一见的不悦,

“那我可得找Marco好好问问呢。”

感觉到自己被戏耍了的林家千金红着眼眶怒气冲冲的瞪了一脸天真的女孩一眼,棠真佯装没看见,牵着马从林翩翩身边走过,自然而然的就走到了思诺身边,她虽然对思诺为什么要让她这样回答林夫人的话存有疑问,但是对于现在的这个结局,棠真却出奇的觉得满意。

 

TBC


十万万

【王耀庆×文淇/李奔腾×棠真】 Por Una Cabeza

【王耀庆×文淇/李奔腾×棠真】 Por Una Cabeza

塞克西芒泥

〔张子枫x文淇〕〔思诺x棠真〕梦

   棠真第二次见到那个女孩,是在来到小海岛后第一个夜晚的梦里,伴随着一身冷汗与莫名的心悸。在梦里,她只看到那个女孩纤弱的裸露的身躯背对着她,摇摇欲坠的样子,面向灰暗天空下翻滚的海。及肩的黑发在海风中毫无章法地飞舞着,散乱、漫无目的。

  她醒了。

  带着咸味的海风从打开的窗口吹进来,白色的纱帘起起伏伏,被吹开了。一轮满月隐晦地藏在灰暗云雾后冷冷地窥探。

  小海岛的天亮得很快,棠真一夜无眠,早早的便起床来收拾行李,这是她到小海岛的第二天,坐在窗前,窗外便是满目的海浪翻涌,与夜晚不同的,白天的海总是明媚的,接着蓝天白云,总是让人心情晴朗起来。

  棠真眯着眼定睛看向不远处的沙滩,似乎...

   棠真第二次见到那个女孩,是在来到小海岛后第一个夜晚的梦里,伴随着一身冷汗与莫名的心悸。在梦里,她只看到那个女孩纤弱的裸露的身躯背对着她,摇摇欲坠的样子,面向灰暗天空下翻滚的海。及肩的黑发在海风中毫无章法地飞舞着,散乱、漫无目的。

  她醒了。

  带着咸味的海风从打开的窗口吹进来,白色的纱帘起起伏伏,被吹开了。一轮满月隐晦地藏在灰暗云雾后冷冷地窥探。

  小海岛的天亮得很快,棠真一夜无眠,早早的便起床来收拾行李,这是她到小海岛的第二天,坐在窗前,窗外便是满目的海浪翻涌,与夜晚不同的,白天的海总是明媚的,接着蓝天白云,总是让人心情晴朗起来。

  棠真眯着眼定睛看向不远处的沙滩,似乎有一个面向大海的人影,穿着浅蓝色吊带长裙,及肩的黑发,在海风中散乱着。

  窗前的棠真蓦地睁大了眼,瞳孔震颤,前一夜的心理再度袭来。

  棠真来到小海岛的第一天见到这个女孩,她拉着行李箱踏进这家客栈时便看到那个女孩了,浅蓝色吊带裙,及肩黑发,安安静静地坐在窗前位置翻着书,听到风铃敲响的声音,便抬头,轻轻浅浅的对她眯眼笑了,又很快低下头去。

  女孩好像比自己早些来到小海岛,在她现在住下的客栈做着可有可无的打杂工作,那个女孩似乎与客栈老板认识,看着又不像熟识的样子。

  棠真一下从窗前的桌子上跳下来,赤着脚啪嗒啪嗒地跑下楼去,一路小跑着到客栈前的沙滩上。带着热气的沙砾想必是有些硌脚的,她没顾上,那个潜蓝色的身影却不见了。

  “鬼魅吗?不怕阳光灼伤的鬼魅吗?”她暗暗想着,身后却传来了声音。

  没有起伏,却带着鼻音,同样是轻轻浅浅的声音,很轻易地让棠真想到了初见的那个笑容。

  “不穿鞋吗?”

  棠真猛地转头,总算是完整地看到了那个女孩的全貌——嘴角微微勾起,眯着眼睛,张嘴的时候,棠真好像看到有黑色的发丝吹进了她小巧的口中。

  “不硌脚吗?”

  棠真一愣,喉头一动,“……没注意到。”

  话音刚落下,便看到眼前的女孩咯咯的笑出来,弯了眉眼,却悠悠地弯下腰将手中拎着的拖鞋放到棠真脚下。“要是被小螃蟹夹到脚就不好了。”她说这话时自然的带着笑意。

  棠真犹豫了一会儿,伸出脚穿上了拖鞋,低声地道了谢。

  “……那个,我能知道你的名字吗?”棠真手握成拳,隐隐感到自己手中的汗。

  “思诺,”女孩轻声地开了口,“我叫思诺,你可要记好了哦。”

  棠真又做了一夜的梦。

  

  

我要做这个tag写文的开山第一人(躺

好看的妹妹真好呀

说不定会连载,不要抱太大希望(躺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