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森伦太郎

26万浏览    4086参与
Luzia.

  霜月雪成✖️森美咲✖️森伦太郎

  描改手书 原创在b站 是一个太太画的什么什么尖子班(我记不清了对不起!!)

  第一次创作手书画技不精大家就看个乐呵。第一次听到这个音乐就觉得很适合他们仨。

  未来可能会出完整版

  感谢大家!!

  霜月雪成✖️森美咲✖️森伦太郎

  描改手书 原创在b站 是一个太太画的什么什么尖子班(我记不清了对不起!!)

  第一次创作手书画技不精大家就看个乐呵。第一次听到这个音乐就觉得很适合他们仨。

  未来可能会出完整版

  感谢大家!!

ficus

伦太郎乙女向【伦太郎×你】

ooc预警 小学生文笔 是你和伦太郎一起去海边的故事 后面甜度超标!

  

------------------------------------

  

  "啊啊....今天好热呀♫ 好想去海边呢~" 

  

  伦太郎肆意地躺在榻榻米上,用手腕抹去额头上的汗,说出了自己的想法。也许是为炽热的天气感到烦恼。

  

  "的确很热呢.....我也好想去海边。"

  

  你坐在椅子上,看着伦太郎俏皮的样子,不禁觉得像个涉世未深的小孩子。

  

  "嗯~怎么一直在看着我呢....

ooc预警 小学生文笔 是你和伦太郎一起去海边的故事 后面甜度超标!

  

------------------------------------

  

  "啊啊....今天好热呀♫ 好想去海边呢~" 

  

  伦太郎肆意地躺在榻榻米上,用手腕抹去额头上的汗,说出了自己的想法。也许是为炽热的天气感到烦恼。

  

  "的确很热呢.....我也好想去海边。"

  

  你坐在椅子上,看着伦太郎俏皮的样子,不禁觉得像个涉世未深的小孩子。

  

  "嗯~怎么一直在看着我呢....♪难道....你喜欢我吗?"

  

  他调侃似的说着,也许是觉得作弄你挺好玩的。不过对你来说,这应该不是玩笑,反而可能是你的真心话。

  

  "才没有.....!"

  

  虽然这样说,你的表情却变得有点微妙。脸颊也被暖红所晕染上。你果然还是忍受不住这样的玩笑。

  

  "开玩笑的哦~不要生气了啦....♪ 不如我们一起去海边吧♫"

  

  "好诶,我现在就去准备!"

  

  你急急忙忙的跑去房间,把泳衣和其它物品放进包里面。你去海边其实不只是因为天气炽热,而是因为某种原因。

  

  不过这也是你一直藏在心里面的秘密。

  

  "伦太郎,我准备好了哦!"

  

  "我也准备好了哦♫ 我们一起出发吧♪"

  

  伦太郎拉起你的手,你就这样追随着他的脚步跟着他。你心里的悸动从来没有停止过,你好想把时间凝固在这一刻。

  

  他拉着你的手,一直跑到了巴士站。你仍然意犹未尽,留恋着他给予你的悸动和羞涩。

  

  "在想什么吗?刚刚开始就一直这样子呢....♬"

  

  "嗯啊,没什么。"

  

  你的思绪被他所打断。你直勾勾的凝视着他的瞳孔,视线也彼此交加。你却没留意到自己的嘴角正在微微的上扬。

  

  "啊...巴士到了哦!"

  

  伦太郎转过头,望着刚到达的巴士。再一次拉起你的手,往巴士上跑去。

  

  这一刻,你的确喜欢上伦太郎了。

  

  到巴士上后,也许是因为昨天熬夜而疲累的关系,你被困意所侵占。头缓缓的往伦太郎肩上靠去,就这样沉浸在安稳感里。

  

  "到了哦♪"

  

  他轻声唤醒你,你反应过来之后,便和伦太郎高高兴兴的往海边跑去。

  

  "终于到了呢♬"

  

  "好喜欢海啊..."

  

  你看着湛蓝的海水,自言自语的说着。

  

  "你也是呢。"

  

  伦太郎呆呆地说着,隐晦的暗示着什么。

  

  "啊...?"

  

  你不由自主的看着他。周围空气就好像被凝固了一样,变得寂静又暧昧。

  

  他的吻落在你的唇上,舌头在彼此的嘴里缠绵。勾勒着你们的爱意以及心底的胆怯,你们的心里都被对方占满,再也容不下其他人了。

  

  夕阳的余光落在你们的身上,你们交缠在这个傍晚。也只想让这瞬间一直延续下去。

MIKAMOU皂
入驻老福特!不过更新比较慢 伦...

入驻老福特!不过更新比较慢

伦饱真的萌死。。。忍不住画了 😖🔥

入驻老福特!不过更新比较慢

伦饱真的萌死。。。忍不住画了 😖🔥

为什么我磕的cp都冷门?
拓也:如果硬要选的话我选这个女...

拓也:如果硬要选的话我选这个女孩子吧(指凛佳)因为她有点像我的女朋友(指由美佳)

钝器!

拓也:如果硬要选的话我选这个女孩子吧(指凛佳)因为她有点像我的女朋友(指由美佳)

钝器!

久病成医

【救赎向】一切开始之前 |有私设|无CP|亲情√

  1

  夏日,苍郁的树林里尽是蝉鸣。

  “妈妈!我要去抓天牛!”一个十岁出头的男孩朝正在忙碌的母亲喊道,扛着捕捉网,提着盒子跑进了家外的树林。

  “我要,抓到最大的一只,哼哼。”黑发的男孩叉腰站在树下,“让他们对我刮目相看!”

  “哦!!!发现啦!!!好大!!!”他激动地叫道,将网插进衣领,手脚并用往树上爬。

  树很粗,他的胳膊环绕也只能抱半圈。但是他抱得很稳,所以在一点点地向上挪动。

  差一点点,他踮起脚站在树杈上,捕捉网在晃悠着往上够,但是始终差一点。

  他舔了舔晒得干巴巴的唇瓣,想再努把力,憋了一口气,准备一鼓作气用网扑住那只体型大,叫声响亮的超级天牛。......

  1

  夏日,苍郁的树林里尽是蝉鸣。

  “妈妈!我要去抓天牛!”一个十岁出头的男孩朝正在忙碌的母亲喊道,扛着捕捉网,提着盒子跑进了家外的树林。

  “我要,抓到最大的一只,哼哼。”黑发的男孩叉腰站在树下,“让他们对我刮目相看!”

  “哦!!!发现啦!!!好大!!!”他激动地叫道,将网插进衣领,手脚并用往树上爬。

  树很粗,他的胳膊环绕也只能抱半圈。但是他抱得很稳,所以在一点点地向上挪动。

  差一点点,他踮起脚站在树杈上,捕捉网在晃悠着往上够,但是始终差一点。

  他舔了舔晒得干巴巴的唇瓣,想再努把力,憋了一口气,准备一鼓作气用网扑住那只体型大,叫声响亮的超级天牛。

  “你在干什么?”森伦太郎被这声音吓了一大跳,顿时脚下不稳,向前倾倒。

  完蛋啦!完蛋啦!!!要死翘翘了!!!

  创从他身后一把环住小孩的腰,往自己身边一带,一只手稳稳地扶着树干,轻易地化解了一场危机。

  “你没事吧?”

  “谢,谢谢你!我差一点点就死掉了啊~~”森伦太郎的语气里带着劫后余生的喜悦。

  “不,是我吓到你了。”

  “但是,你在这里做什么?爬这么高很危险。”

  “那个。”森伦太郎指着依旧沉浸在自我世界的天牛,“我想抓住它。”

  “为什么?”

  “欸?要问为什么的话……因为他很威风!”

  创仰头看着比一般品种要大一圈,翅膀折射美丽光芒的天牛,同意地说:“确实很威风,需要仰头才能看到它。”

  “对吧!我想把它抓到盒子里,跟我的朋友一起看!”森伦太郎一脸激动地诉说自己的想法。

  “要把威风的大天牛塞在狭小的盒子里吗?不错的想法。”

  虽然话是这么说,森伦太郎感觉哪里怪怪的,又说不上来:“……嗯。”

  “需要我帮忙吗?”

  “你要帮我!!好啊!!谢谢你!!!”

  “嗯……我应该做什么?”

  森伦太郎将捕捉网交到创手上:“可以帮我抓住他吗?我的个子不够高。”

  创点了点头,笔划了一下距离,快准狠地出手,天牛的叫声戛然而止。

  “抓住了。”创将网子递还给他,里面赫然一只天牛在挣扎,却无力逃生。

  森伦太郎看着捕捉网里蜷成一团的天牛,没有想象中那么雀跃。

  “需要盒子把它装起来,给你。”创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把放在树底的盒子拿上来了,抓在手里做出递交的动作。

  森伦太郎沉默着把天牛塞进去,天牛挣扎了几下,腿扒拉着盒壁,但是力量过于微弱,基本可以不计。

  透明的亚克力盒,能清楚地观察到天牛在小小的空间里施展不开,触角在里面绕了好几圈,差点把它自己缠住。

  “他不叫了……”森伦太郎捧着盒子说。

  他把盒子举的高高的,举过头顶,它的壳也不会散发漂亮的光彩。

  “你的手挡住光了。”创把他捧着盒子而挡住光的手挪了一点。

  “我阻挡它发光了吗?”森伦太郎问。

  “嗯。”创回答道,“你只要把手挪开——飞走了。”

  森伦太郎把盒子打开了。

  惊慌失措的天牛立刻就顺着缝隙钻出去飞走了。

  “为什么放走他?”

  “它在树上会叫得更响亮吧……反正我已经把他抓在盒子里过了,我会带着盒子向朋友炫耀的!”

  森伦太郎顺着树杈坐下,两条腿在空中晃悠:“你是谁?”

  “我叫空无创。是新搬来的人家,请多指教。”

  “我叫森伦太郎,请多指教!”

  “你为什么出现在这里?我刚刚明明没有看到人。”

  创站在他旁边:“我爬树很厉害,你没有看到我很正常。”创规避了第一个问题。

  “是吗……好酷啊!那我以后抓天牛可以喊你吗?”森伦太郎侧过头仰望逆着光的创,眼睛亮晶晶的。

  “荣幸之至。”

  “伦太郎——伦太郎——!”

  有人在喊。

  “姐姐,我在这里!”

  森伦太郎朝着树下的女生挥手。

  “妈妈要我来喊你回家吃饭,已经傍晚了——你怎么到那么高的地方去了,快下来!”

  “哦!”

  创已经下去了,站在枯叶堆上看森伦太郎。

  森伦太郎从树杈上起身,思考用什么方式下去,但还没有思考好,苦苦支撑了一下午的枝干不堪重负地断了,森伦太郎从上面掉了下来。

  “伦太郎!”森美咲吓得大叫。

  创一步上前将掉下来的森伦太郎稳稳地接在怀里,惯性还是使她的手臂往下沉了沉。

  “伦太郎你没事吧?”森美咲着急地跑过来询问。

  “没……没事,好险啊……”

  “吓死我了……你怎么爬那么高啊……对了,谢谢你!感谢你救了我的弟弟!”森美咲想起来向弟弟的救命恩人表达感谢。

  “这是我应该做的。”创摆了摆手,问,“还走动的动吗?”

  “什么——嘶……”森伦太郎这才发现自己的脚扭伤了。

  “我来背你。”

  创背对森伦太郎半蹲下来,拍了拍自己的肩膀:“上来。”

  “创,你的力气好大。”森伦太郎趴在创的背上,双手环住前面人的脖子。

  “多谢夸奖。”创将沉下去的森伦太郎往上提一提。

  “谢谢你,救了我两回。”他轻声说。

  “我说过,这是我应该做的。”创依旧这么说。

  “我不明白,你救了我就要好好接受我的感谢!你本来没有必要。”

  创只是回了一句:“不一样的。”

  森伦太郎张了张嘴,却被森美咲打断了:“到家了。”

  她在庭院里喊父亲母亲。

  “伦太郎!?你这是怎么了?”

  森静香和森幸太郎跑过来从创的背上接下森伦太郎,关心他的伤势。

  “真是的,让你一个人出去玩你就会弄得一身伤。”森静香又心疼又抱怨。

  “只是扭到脚而已,没什么事的。”

  森幸太郎作为一家之主在与创谈话。

  “时间也不早了,我就先告辞了。”创颔首。

  袖子被森伦太郎抓住:“创,留下来吃饭好吗?”

  创低头看着睁着一双漂亮紫瞳的森伦太郎,没有应答。

  森美咲与森幸太郎相视一笑,森美咲开口道:“空无小姐不嫌弃的话,就留下来吃晚饭吧,我们也想表达自己的感谢之情。”

  “没有必要感谢我,”创脱口而出,“能在这样温馨的家庭中吃饭,是我的荣幸。”

  这算是答应了。

  2

  森家真的是很温馨的家庭,暖黄的灯光下很适合倾诉与交流。

  创一直保持着礼节性的笑容,对森家夫妇的询问知无不言,一顿饭拉进了彼此之间的距离。

  “小创闲的话,可以经常来玩的。”森静香对要离开的创发出邀请。

  “我会经常来打扰的,还希望夫人不要嫌我烦才好。”

  创摸了摸站在旁边的森伦太郎和森美咲的头,告辞离开。

        3

  之后的几个月,创与森家的联系很密切。

  这天因为森家夫妇有事出门,两个孩子就麻烦创照看。

  “创姐姐,看。”茶红色头发的女孩举着一幅画站在创面前,一双红蓝渐变的眼瞳漂亮又神秘。

  “很漂亮的一幅画。”创称赞,“这是小美咲,这是伦太郎,这是爸爸,这是妈妈,这是……我吗?”

  “嗯!”森美咲低头看了一下自己用蜡棒画的画,“画了一家人在一起。”

  “多了一个我。”

  “什么?”美咲没听清。

  “没什么,我们来把这张画贴起来吧。”

  “嗯!”

  稚嫩的图画贴在门的旁边,人物开心的表情像是欢迎每个人回家。

  4

  “创要走了吗?”森伦太郎仰着头问。

  “嗯,要调去别的地方进行一场很重要的手术,没有办法一直待在这里。”

  “创是医生……治病救人是很重要。”森伦太郎松开紧抓不放的手,“要给我发消息哦。”

  “创姐姐,再见,路上要注意安全。”森美咲在旁边道别。

  “会的,到达之后给你们报平安。”创拉着行李箱上电车。

  “森先生,森太太,回去吧。再见。”创与站在两个孩子后面沉默的夫妇道别。

  电车缓缓驶离站台。

  5

  创刚从手术台上下来,两眼发晕。高度集中注意力八小时,任谁都会吃不消。

  创将手术服脱下,换上自己的衣服,姑且去附近的公园里放松一下,毕竟后面还有许多检查要持续跟进。

  天气越来越冷了,是哈一口气都会起雾的程度——已经十一月份了。

  “创,你什么时候回来啊?下个月就是我的生日了。”

  “我会尽量在你生日前赶回来的。”

  “约定好喽!生日那天你一定要在!不然我就要和你绝交。”

  “嗯。”

  创将聊天记录往上拉,能看到很多零散的留言,一些姐弟的照片,他们两个都很喜欢把日常的小事分享给创,创在每一条下面都一一回应了。

  细碎的小事编织成日常。

  创眺望远方去缓解干涩的眼部疲劳。

  “妈妈……”

  “妈妈,为什么不要我呢……”

  “我有在努力地做一个乖孩子……”

  “救命啊!快来人帮帮我!!”

  “妈妈,为什么害怕我……”

  创转头去看闹哄哄的场面。

  争执的主角是一位银发男子,穿着病号服,裸露的瘦弱四肢都是密密麻麻的针头和创可贴,他的精神状况并不好,正哭着抱着一位惊慌失措的妇女喊妈妈,妇女怀里抱着大哭的孩子,在向附近的人求救。

  “没关系的妈妈,如果感到痛苦的话……”男子缓缓说着,却是从身上掏出把刀来,“死去的话,就不会痛苦了……”

  创冲过来一把抓住男子拿刀的手,使了巧劲将男人的手反剪到身后,狠狠往下压,刀应声落地,男子也匍匐着起不了身。

  “精神科的?状态这么差的病人还放出来,治安太差劲了。”

  男子除了一开始的挣扎,现在反而平静的可怕。

  创微微俯身查看他的状况,他确实穿着自己目前所在医院的病号服——胸前标识着醒目的“YONEMORI综合病院”字样。

  他已经平静下来了,创也微微松开手,让他没那么难受。

  一旁的妇女已经报了警,很快男子就被压走了。

  创若有所思地看了看远去的警车,然后回归工作。

  6

  终于在12月25号深夜,创赶回来了。

  医院的重要病患身体在好转,交给本院的专科医生也没有问题,她才有机会回来。

  创望着不远处漆黑的房屋,决定明天再去拜访森家。

  伦太郎会很高兴吧。

  7

  12月26日凌晨下起了大雪,鹅毛纷飞,直到早上8点才停。

  创早上六点看到院子里取牛奶的森静香,才决定过来。

  “美咲和伦太郎呢?”创喝完森静香招待的热乎乎的茶,问道。

  “呵呵,他们两个昨晚兴奋到半夜才睡着,现在还没有醒。”

  森伦太郎和森美咲昨晚一直在盯着对面的房屋,希望能亮起一盏灯光,但是还只是半大的孩子,熬不住困意睡了过去。

  森伦太郎做了个很美好的梦,梦里创回来了,大家坐在一起聊天,一起为自己过生日,自己将所有有趣的事一股脑地告诉她。

  梦醒了,外面是白茫茫的世界。

  “下雪了!?”森伦太郎一脸激动地扒在窗户上,雪覆盖院子白白的一层——那是父亲堆的雪人吗?明明雪没有积很厚……

  那“雪人”缓缓转过身,将正脸对着自己,那!那分明是!!

  “创!你回来了!”森伦太郎激动的大叫,对着看向这边的创挥手。

  创也向他招手示意。

  8

  “创姐姐的事情都忙完了吗?”森伦太郎和森美咲都依偎在创的左右。

  “还没有,但是偶尔也需要休息一下。”

  “创,我还以为你回不来了。”

  “我不回来的话,你会和我绝交吧。”

  “那只是玩笑,玩笑罢了……毕竟你要是因为病人不能回来,也是没有办法的事……”

  创只是淡淡地笑。

  森氏姐弟突然一齐喊创的名字。

  “嗯?”

  “欢迎回家。”两人各自在创的脸颊两侧留下一个亲吻。

  看得森氏夫妇坐在旁边直笑。

  创伸出手摸了摸他们两人的头:“嗯,我回来了。”

  9

  12月26日中午时,太阳促使雪的消融,大家带着森伦太郎去了动物园。

  森伦太郎总是对自然界的生灵充满了兴趣。

  疯玩了整个下午,还没坐上返程的电车,森伦太郎已经沉沉睡去,趴在森幸太郎宽阔的背脊上一动不动。

  森美咲不像森伦太郎那么疯,但此刻也恹恹的拉着森美咲和创的手,但是一脸的满足。

  电车缓缓发动,在日落的晚霞下狂奔。五个人坐在一节车厢里,静谧的气氛缓缓流淌。

  森美咲一坐下就忍不住犯困。

  “睡一会吧,到了我喊你。”

  “嗯……”森美咲低声应了一句,又陡然清醒,“创姐姐,你这次留到什么时候?”

  创思考了一下:“没有意外状况,会过完年再离开。”

  “太好了……”森美咲打了个哈欠,缓缓闭上眼,靠着创的手臂睡去。

  10

  今年过年,森伦太郎就十三岁了,森美咲也十四岁了。

  创在热闹的森家度过了三天,在第四天的清晨赶第一班的电车。

  森伦太郎和森美咲都沉浸在睡梦里,创没有打扰他们,只是与醒着的森静香打过招呼,在漆黑的雪夜奔赴外省。

  11

  创像往常一样检查完病患的生理状况就离开了病房。

  到处都标记着这家医院的标识——“YONEMORI综合病院”,包括创身上的白大褂。

  “空无医生……”

  有人在喊她。

  创回头,是精神科的米森医生,同时也是院长的儿子:“有什么事吗?米森医生。”

  “能碰到你实在太好了……能麻烦你帮我个忙吗?”

  “什么事?”

  创跟在他的后面。米森医生明明才二十八岁,却整个人散发着颓然的气息,偶尔也会听到一些关于他的议论,似乎学生时代是个倍受欢迎,意气风发的男生,不知道为什么变成现在这样。

  “到了……”米森郁停在了一间病房前,他眼睛微眯着,打开了病房,却没有向里面看一眼,反而是回过头对创说:“麻烦你,帮他包扎一下。”

  创以为是什么棘手的伤口,往病房里看,是一个四肢被绑缚的精神病患,而且……意外的眼熟。

  依旧是那一头抢眼的银发,这次能清晰地看到他赤红的瞳仁,眼白布满血丝。此刻安静地躺在病床上,像是陷入美好的幻想,嘴里念念有词,幸福地笑着。

  他的伤口由针眼处划拉开的一道狭长伤口,虽然流了血,但是不算严重。

  “只需要消毒,再拿纱布包扎一下就好。”创道,下意识看了一眼米森医生的方向,却发现对方背对着自己,或者说背对着病人。

  “米森医生?”

  “……啊?是!我在!

  不严重吗?那太好了……麻烦你了。”

  “……不,没事。”

  创将注意放在病患的身上。

  伤口处理起来很快,包扎好也才过了不到十分钟。在这期间银发病患一点反应都没有,没有叫痛,只是偶尔听到他齿缝泄露的几声“妈妈”“痛苦”“不要”“杀掉”之类的字眼。

  创从俯着的姿势起身,腰有点酸,顺手扶了下旁边的放药品的推车,空了的药瓶很轻易地因为小小的震荡倒下。

  “抱歉。”创伸手去扶。

  “不!不……我来就好。”米森郁一脸着急地抢过创才刚碰到的空药瓶,塞进了大褂口袋里,“谢谢你了,我送你出去吧。”

  创点了点头,缩回手,最后回头看了眼病床上名叫“相田裕也”的病患,离开病房。

  “那个叫裕也的病人,有什么精神方面的问题?”

  “呃……”米森郁没有第一时间说话,“就是很普遍的精神问题罢了。”

  “注射了药剂就会好很多……”米森郁露出一个笑容,但是整个人很抑郁。

  “是吗……”创回想着相田裕也那明显用药过度的状态,即使自己不了解精神科,也知道那不是个快好了的病人该有的样子。

  “这种伤口您也能处理好吧?或者随便叫个护士来。”

  “……我没有在这安排护士。”米森郁低着头颅,推了推眼镜。

  “没有护士?”创皱了一下眉。

  “精神病的话,随便吃点药就能好吧,不需要护士的。”

  “米森医生……”

  “如果吃药都不能好的话,也没有什么办法了吧,护士也没有用,所以没有也没有关系。”

  “米森医生,你真的在对自己的病人负责任吗?”

  “你在说什么……”

  “抱歉,我逾矩了。先失陪。”创不再多言,自顾离开。

        12

  在夏天到来之前,创回到的原来的城市,回到了原来的小镇。

  不知不觉已经已经与森家相处了近一年。

  在樱花繁盛的季节度过森美咲的生日,创难得有了悠闲的一段时期。

  13

  一对夫妇牵着两个十来岁的孩子,旁边跟着一个女子。他们正在准备登上电车。

  “我知道了!我会马上回来的,你先照顾好你妈妈。”一个男子横冲直撞的过来,撞上了女子的肩膀。

  “抱歉抱歉!”男子快速地留下道歉就离开了。

  那是一个高大魁梧的男子,身上还穿着警服。

  女子深深地盯着他背影,直到那两个孩子喊她上电车。

  森家在车厢里坐定,因为买票时的次序问题,创被排到了下一个车厢。

  镇子很小,许多东西买起来都不方便,索性大家一起去了离家远的地方。

  这个车厢里除了森一家还有其他三个人,都在各自做着自己的事情,没有什么交流。

  创在隔壁一节车厢靠窗的位置远望,山峦起伏不定,像命悬一线的病人的心电图。

  电车的旅程有一个小时,创中途去了趟洗手间。

  电车里人挤人,一不小心就撞上了人。

  “不好意思。”

  胳膊像是撞到了钢板上一样,硬邦邦的。

  被撞的人一点表示都没有,依旧自顾自地穿廊而过,留下一道消瘦的背影。全身上下都是白,身形飘忽像是鬼魂。

  创甩了甩手上的水,向自己的车厢走去。却被逆着的人流阻挡。

  人群一脸惊恐地往这边跑。

  “杀人了!!!”

  “好恐怖!!我不想死!!!”

  “别把他放过来啊啊啊!!!”

  创已经站在自己车厢的门口了,之前还挤满了人的车厢已经空荡荡地就剩三个人了,他们挤在这节车厢与森家所在的车厢的交接处,两节车厢的隔板门被关闭。

  创眉心一跳,扒开挡住视线的三人,透着门上的小窗往里望,一身的血液都似乎凝固。

  她立刻去掰门把手,却被三个反应过来的人阻止——

  “你干什么!?”

  “不可以开门……”

  “喂!你想害死我们吗!?”

  创冷声道:“让开!”

  三人犹豫着不肯让步。

  创直接挥开他们,一边开门一边道:“我进去,锁不锁门再随你们。”

  一瞬间,三人好像看到了对方讥讽的笑,在反应过来时,门已经再一次被合上了。

  里面相田裕也将一家四口逼在角落,手里握着把刀。他的精神状态比创第一次见他时还差。此刻他殷红着脸,病态地盯着将孩子紧紧护在怀里的森静香,口中念念有词:

  “妈妈……”

  “不要害怕我……”

  “为什么露出那么恐惧的神情……”

  “你一定很痛苦吧……”

  “没关系,我会让你解脱的,只要死亡,就不在痛苦了……”

  他这么说着,将刀举高,森幸太郎挡在最前面,豁出命般地阻挡。

  创一个箭步冲过去,甩腿在他的手臂上,麻得他脱了刀,森幸太郎立刻默契地将刀踢远,转头带着妻子儿女往车厢门那里奔去。

  那三个怯懦的同车厢人早在一开始就跑出去把门锁上,自己不是没有央求他们把车门打开,但是他们回避的目光让人心凉。

  外面的三人与他们视线相望。

  “……那个女人在跟那个疯子打架,只让他们出来……没关系的吧……”

  不知道谁犹犹豫豫地憋出这样一句。

  短暂沉默后的回应是门打开的弹簧声响。

  森一家逃出了这个车厢。还没喘一口气:“创!创还在里面!!”

  森一家和另外三人都转头去看小窗。

  车厢的窗户打开,强风呼啸着刮起帘子,创一脚将相田裕也踢到窗边,坐着观赏刚刚好的窗户只到站起来的人的后腰处。

  创想上前压制住他的双手,却被他冒着拧断手腕的风险,反手囚住,一时间两人都去分不开。

  耳边似乎传来由远及近的电车轰鸣声。

  “不要打我……妈妈……我会乖乖听话……”

  “活在世上真的好痛苦……”相田裕也一瞬间的失神,聚焦在创冷漠的眉眼上,“妈妈,为什么用这么冰冷的眼神看我……我不会离开你的……我们要一直在一起……”

  他像是陷入一场幻想的梦里。

  相田裕也将被压制而倾出一大半的身子更加后仰,脚下悬空。

  外面的人只看到呼啸的风卷起的灰色窗帘盖住两道人影,等再揭开时却想魔术一般消失不见。

  “创!!!”

  “创姐姐!!!”

  “小创!!!”

  惊呼声一瞬间迭起。

  创感受着风的挤压和失重感,与相田裕也一齐跌落在另一条电车轨道上。

  “妈妈……一起迎接死亡吧,我们都是痛苦的人不是吗?”相田裕也紧紧地拥抱创,挤压着胸腔,难于呼吸,榨干着肺部的空气。

  他的脸更加殷红。

  创像是回应一般手掌温柔地覆在他可以清晰感知骨头纹路的脊背上,慢慢攀附而上。

  “妈妈,我好幸福……”他甜蜜的笑了。

  两人卧在轨道上,电车在快速逼近。

  ——“我只是……想有人爱我。”

  15

  五年后——

  少年少女在回家的路上笑闹。

  黑发的少年和茶红发的少女走在一起,他们就像其他这个年龄段的高中生一样,没什么不同。

  “放暑假啦!去哪里玩呢?”少年笑嘻嘻地问。

  “伦太郎你也不要总想着玩吧!”女生声音温柔地抱怨。

  “果然暑假怎么可以不玩呢!?姐姐你真无趣~~”

  “伦太郎你——”

  女生的话被信息铃声打断。

  “明天一起去动物园吧。”

  来自——创。

  “好啊!”

  

 ——END



        【很久之前写的了,真的很想让伦太郎和美咲在原来的轨迹上成长,拥有正常的生活。(关于裕也,那样的他我唯一想到到就是死亡是最好的解脱。为什么不救他呢?这是我之前的快穿脑洞,想丰富人物形象,但是不知道做到没有。


ukinari

  p俩雕图

  好像并没有ooc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p俩雕图

  好像并没有ooc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九子

是根别人合剪的,自己的部分

是根别人合剪的,自己的部分

婉夏屑屑
不会给我封了吧😒😒😭希望...

不会给我封了吧😒😒😭希望过审💔💔💔💔💔😒

不会给我封了吧😒😒😭希望过审💔💔💔💔💔😒

可儿·望川Kora.WH
“洸,雪成,谢谢你们”

“洸,雪成,谢谢你们”

“洸,雪成,谢谢你们”

ne
背景画完发现很乱(对手指)

背景画完发现很乱(对手指)

背景画完发现很乱(对手指)

墨以北南
画点新老婆 啊啊啊彩虹头发好难...

画点新老婆

啊啊啊彩虹头发好难好难

画点新老婆

啊啊啊彩虹头发好难好难

Iromoto

帮忙分析一下xp...


二编——

好像我确实只是单纯的lsp吧

抱歉抱歉 把天机星截得这么丑()

帮忙分析一下xp...


二编——

好像我确实只是单纯的lsp吧

抱歉抱歉 把天机星截得这么丑()

滑动变阻器

【SW偶像paro】Our Story 06

45

回公寓的时候,已经快凌晨。

城市像是不知疲倦,点亮了所有的灯,还有火苗,将各色小吃的味道熏得很远。

新村洸远远地就闻到了烧烤的味道,但也只是闻了闻,但其余三人都一动不动地盯着那几个烧烤摊,然后在保姆车即将经过的时候瑠璃川优斗一把搂住了赤村翔马的头。

“停车停车!”


46

艺人当然不可能贸然下车,最后还是赤村翔马给他们买来了心心念念的烧烤,盒子和袋子凌乱地摊在茶几上,还开了啤酒,几个人围坐在一起庆祝团综终于录完了,接下来可以好好休息一段时间了。

除了新村洸。他扬了扬眉,说大晚上你们要吃这个?也不怕胖死,然后就进了房间。优斗眼疾手快抓起一串烤茄子去砰砰地拍他的门。

“洸哥......

45

回公寓的时候,已经快凌晨。

城市像是不知疲倦,点亮了所有的灯,还有火苗,将各色小吃的味道熏得很远。

新村洸远远地就闻到了烧烤的味道,但也只是闻了闻,但其余三人都一动不动地盯着那几个烧烤摊,然后在保姆车即将经过的时候瑠璃川优斗一把搂住了赤村翔马的头。

“停车停车!”


46

艺人当然不可能贸然下车,最后还是赤村翔马给他们买来了心心念念的烧烤,盒子和袋子凌乱地摊在茶几上,还开了啤酒,几个人围坐在一起庆祝团综终于录完了,接下来可以好好休息一段时间了。

除了新村洸。他扬了扬眉,说大晚上你们要吃这个?也不怕胖死,然后就进了房间。优斗眼疾手快抓起一串烤茄子去砰砰地拍他的门。

“洸哥!洸哥!吃嘛!”

“不吃了。”

声音在房间里闷闷的,优斗也没缠着,暗自思忖了一会,就把手上的烧烤往嘴里送。

“我第一次见到能拒绝烧烤的人,”森伦太郎难以置信地说,“洸君太不懂了。”

“得了吧伦太郎,洸哥是对的,你吃那么多,也不怕长胖。”

“得了吧优斗君,”伦太郎学着他的口吻,“你要多吃点哦~还有可能长高。”

“喂!”

优斗一口撕下剩下的茄子,囫囵地吞咽着就扑向伦太郎,伦太郎顾不及反应,挣扎地保护着没吃完的串串,那串肉就这么在优斗眼前晃啊晃,优斗想也没想就张口咬住了。

然后他被推倒在地,沾了一脸的油。

“你没事吧伦太郎?!我脸上全是化妆品。”

他有些嫌弃地把串串扔进了垃圾桶。伦太郎朝他笑了笑,优斗突然没了吃夜宵的心情,拿纸巾抹了把脸,还是不舒服,“我不吃了,我要去卸妆了。”

整个夜宵过程十分安静的青凪零人此时像只小猫,悄悄地将手伸向最后一串烤鱿鱼。森伦太郎正想再吃一点,发现已经没有剩的了,翔马正在整理垃圾。

“哼,本来就吃完了,说的什么话啊。”伦太郎嘟囔了一句。


47

团综分了四集,每一集各出虹和猫的一个人,主题不同风格也不同,倒是真的盖过了一开始零人和罗辉奈的绯闻事件,让人们以为那只是他们为了团综才这样的。

这四集里压轴的是伦太郎和美咲,也是反响最好的一集,很快就有了相关的广告,说指定他俩出演。反正是同一所属社,SW倒是很慷慨地把两个孩子送了出去。

对比新村洸,就不怎么愉快了。他在团综之后接到了电视剧的邀请。他拿了剧本来看,还没看完就忍不住和队友们吐槽。


“我打死想不到这群人竟然想让我演恋爱剧。如果是刑侦啊,科幻这种我还有点兴趣,恋爱算什么啊?”

“那是洸哥太有魅力了。”

优斗说这句话的时候,森伦太郎想起上次专辑签售会,优斗收到的纸条上,问他,如果是女孩的话,最想和团内哪个人谈恋爱,优斗想也不想地在新村洸的名字前面打了勾,不过想了想又涂掉了,欲盖弥彰地在自己名字前打了勾,说“当然是和自己,我最棒了。”

“洸哥…在上次的团综里,很反差,我都想不到你会有那样的一面…”零人说。

“那是我没怎么和女生相处过…被他们误读成这样。”洸烦躁地说,“怎么?难不成你们很自在吗?”

三个人的眼神齐齐地飘忽了。

“光顾着跟那矮子吵架了。”瑠璃川优斗诚实地说。

“那是我姐。”森伦太郎说。

“那是星崎罗辉奈。”青凪零人说。

“啊,到头来只有我不熟啊…”

话题沉默了两秒,新村洸往后又翻了翻剧本,也没找到什么自己感兴趣的部分,就一把合上了,“算了,反正我不接这个。”

“这部剧的女主是谁来演?”

“目前定的是河原美香子…纯演员,我不怎么认识。”

“洸君是男主?”

“不,是男二。”新村洸冷酷地说。

森伦太郎点了点头,“我觉得这才是洸君拒绝出演的根本原因。”


48

剧本被森伦太郎要走了,他说要把剧本当同人文来看。新村洸一开始说随便你,结果伦太郎超级认真地把他出场的部分用荧光笔画了出来,在每天晚上睡觉前声情并茂地和瑠璃川优斗对戏,还模仿他的声音。瑠璃川优斗也乐此不疲,两个人合伙为新村洸送上能失眠一整年的辣眼情景剧,势必要把他的健康搞得乱七八糟,新村洸一闭眼脑海里就是:

“泰良君,你觉得,没能和你在一起,真的是时机不对的问题吗?”

“安月,我…其实——”

“你曾经有那么多的机会,可是你都错过了。”

要么就是:

“西野君,你在害怕吧?否则,为什么要把我从安月身边赶走,是因为你没有自信吧。”

“安田信勇,过去我不赶你,是因为我没有资格,而现在我有资格了。你算什么?”


森伦太郎和瑠璃川优斗兢兢业业地一人多役,收获的是来自新村洸的拳头警告,他没收了剧本,说再给我演就揍你们。森伦太郎装出一副泫然欲泣的表情,说西野君我等你的那十年什么也不算数对吗?新村洸忍住胃里翻腾的感觉赶紧把伦太郎推开,生怕他是个男同,“那么喜欢演,我看你才应该去接电视剧。”

“洸君真的没眼光,我觉得这部剧会大爆的。”

“大爆也不关我的事,我已经拒绝了。而且,我可不想以后有人提起新村洸的名字时候,先想到的是西野君。”他想起那个男二人设,几乎和他反差了十万八千里,剧组到底怎么想的…居然想让他来演这个。


49

在电视剧热热烈烈上映的同时,PD606也开始了海选。青凪零人是这里唯一经历过选秀的人,所以当每年的选秀季开始时,他都会有一段魂不守舍的时间。

“你不是超级——不喜欢那里吗!在节目里整天想着怎么回家。”

“是啊。”零人窝在沙发里卷着被子,电视机里正放着先导片,“可是,一旦毕业之后,还是会想念那段时间…就像在学校?虽然最讨厌考试了…也害怕升学、未来之类的事情,可是真正毕业了,却会想念同学。”

“我是不能懂你,你说的我都没经历过。”优斗耸了耸肩,放下手里的游戏机,难得有兴趣看电视,“我还是第一次看选秀,让我看看这里有没有认识的……卧槽那不是霜月雪成吗??你看看??”

青凪零人一屁股坐直了,赶紧拿起遥控往前调了一点,一闪而过的特写,的确是霜月雪成无疑了。

青凪零人和瑠璃川优斗缓慢地交换了个眼神,心中不约而同地想着同一件事。

“山葵社完蛋了。”


50

燕尾同时参加了PD606,在优斗看来完全无法理解,第一对方早就出道了,去这种选秀节目完全就是欺负人,第二就是…

有什么理由?

新村洸说理由很多,最大的理由就是他们糊了。

相比SW娱乐,山葵社是一个很小的公司。和虹同期出道的时候,两个组合还是旗鼓相当的对手,但是SW娱乐有钱有资源,他们的专辑质量比燕尾高,打歌舞台比他们多,品牌活动商务代言也比他们多,各种综艺的机会也多,一来二去,燕尾渐渐就被压制了。

还记得那个不欢而散的颁奖典礼吗?对虹来说那只是再普通不过的一次提名,燕尾却再也没站上过颁奖典礼了。不论前期有无提名,后期的投票环节都会败下。

更何况现在还有势头强劲的EvilC,留给燕尾的机会就更少了。

优斗也想起了之前的电竞活动,接到邀请的是他们,而不是燕尾,明明霜月雪成那么想去,却收不到邀请函,到头来只能作为游客。

而选秀或许是他们翻盘的最好机会了。

历史上不乏之前出道过,再在选秀里再次出道的回锅肉,有的人就此逆转命运,走上人生巅峰,但也有人摔得更惨,落得满身笑话。

“反正,我们和他们很熟吗?就这样静静看着好了。”新村洸最后说。

“不…洸哥,好像…没法静静看着了。”零人说。

他的电脑屏幕上,赫然显示着赤村翔马转发给他的邮件,是来自PD606的。


51

青凪零人被邀请成为606的评委团一员了。

“因为你之前参加过啊,而且你那个时候是舆论中心,当时那档选秀一半的热度都是你贡献的,这不把你拉回来再来炒一波热度?”

“还有谁?”

他们这才真正地去搜索了有关PD606的资料,基本规则和前几届的无差,已经确定的嘉宾有作为主持人的小泉源次郎,导师已经公布的有一条椿和黑木冬美,其他人还没公布,大约还在洽谈中。

“葡刚解散就能接到工作啊,那还挺好的。”

一条椿是Pinot Noir的主舞,这个团最近刚结束了最后一场演唱会,在安可时五个人都泣不成声,因为从此以后就解散了。她们出道的早,现在也是圈内数一数二的前辈。但对于未来,她们的选择却并不相同,一条椿是解散后很快就宣布了SOLO出道的消息,但其他人还在徘徊。

在一个大势团体的结束之际,却又迸出了象征着新生的选秀。

像是春去秋来,万物更迭,遗忘太快。



52

“大家好,我是来自山葵社的霜月雪成。”

“我是来自山葵社的蓝泽朋也。”

“我们为大家准备的舞台是,seamless mind.”





tbc

团综的部分暂定为番外内容了,没想好什么时候公开,出砖的话就作为限定,如果不出的话以后再公开。

这一章更偏日常一些kkk其实更喜欢这样轻松的氛围,前面几章都有些沉重了。



——追加情报——

PD606  【新生】

MC-小泉源次郎

声乐老师-黑木冬美

舞蹈老师-一条椿

RAP老师-泰雅

评委团-青凪零人、夏娃、阿蒙

不想动脑,在取名上

  真是相似的灵魂,不同的命运

  

  

  画的时候一直都在想,伦背心上的那嘴...舌头上沾着什么。画了我一个晚上啊,可恶的彩虹头,画完已经7点了,我头发都快没了..珍惜身体远离彩虹头!

  真是相似的灵魂,不同的命运

  

  

  画的时候一直都在想,伦背心上的那嘴...舌头上沾着什么。画了我一个晚上啊,可恶的彩虹头,画完已经7点了,我头发都快没了..珍惜身体远离彩虹头!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