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森伦太郎

23.4万浏览    3663参与
伦雪产粮人欣某

【伦雪】绯色人偶师

是俺找rin妈约的文@Rin(注意留意置顶) 

太牛了我的妈呜呜

关于合集这个【欣欣产的伦雪】只是为了米娜方便看伦雪而不是全是我产的【怕引发误会所以遇到不是我产的我都会say一声家人们】


雪成!快跟上来!」

恶狼高中内刚刚敲响下课铃不久,余声回旋萦绕,缓缓地在偌大的校园内扩散开来。空荡荡的操场上也逐渐聚集了离开教学楼的人流,而奔跑在最前面的少年则呼唤着他身后已经跌跌撞撞大喘粗气的另一位少年。

那位看上去如同运动员一般阳光热血的少年留着一头乌黑浓密的自然卷短发,留长的发尾用皮筋简单的束起,头顶上顶着一根看上去有些呆萌的呆毛。清秀的脸庞上五官端正,薄荷一般清新的青色眼瞳下有...

是俺找rin妈约的文@Rin(注意留意置顶) 

太牛了我的妈呜呜

关于合集这个【欣欣产的伦雪】只是为了米娜方便看伦雪而不是全是我产的【怕引发误会所以遇到不是我产的我都会say一声家人们】


雪成!快跟上来!」

恶狼高中内刚刚敲响下课铃不久,余声回旋萦绕,缓缓地在偌大的校园内扩散开来。空荡荡的操场上也逐渐聚集了离开教学楼的人流,而奔跑在最前面的少年则呼唤着他身后已经跌跌撞撞大喘粗气的另一位少年。

那位看上去如同运动员一般阳光热血的少年留着一头乌黑浓密的自然卷短发,留长的发尾用皮筋简单的束起,头顶上顶着一根看上去有些呆萌的呆毛。清秀的脸庞上五官端正,薄荷一般清新的青色眼瞳下有一颗泪痣。

而他呼唤着名为雪成的少年,留着一头松软的乳黄色短碎发,相比起前方的黑发少年更显稚嫩的面容看上去有些可爱,那双祖母绿的碧瞳更是锦上添花。只是,体力不太好的雪成似乎已经完全跟不上他的节奏:

「哈……哈啊……等……等一下啊……!朋也……我……我跑……跑不动了……哈啊……」

甚至连话都说不清楚,每说一个字都要用力喘一下,将干燥的空气吸入已经变得腥甜胀痛的喉咙和肺部,在急促的呼出一口还没完全处理完的二氧化碳和氧气,才勉勉强强将一句模糊不清的话语完全吐露出来。

听闻雪成的话有些担心的朋也赶紧停下了脚步转折回了雪成身边,一边小心地给已经汗流浃背的雪成拍打背部为他顺气。还没拍几下,就已经感受到了雪成那件墨绿色制服外套渗出来的濡湿感,朋也苦笑着说道:

「没事吧?雪成。雪成真的很缺乏锻炼呢……明明才跑了不到两公里。」

「才……两……两公里……??不,不行了……我真的跑不动了,朋也……」

雪成听闻朋也的话只感觉两眼一黑,才跑了两公里就已经让他变成这个样子了,那么十公里估计就可以要他命了吧。朋也赶紧从包里书包里取出运动饮料递给雪成,大灌几口后雪成才如同回魂一般地长吁一口气。

朋也和雪成是小学就认识并一起长大升入高中的挚友,如今的朋也已经成长成了与过去的阴柔截然不同的健康阳光的帅气少年,身高也比雪成高出来一大截。而雪成的成长似乎就有些强差人意了,虽然算不上长残,但这个人看上去很瘦弱,完全没有凸显出肌肉。

因此他也经常会羡慕朋也的腹肌和身高,为了让雪成也能成为高大帅气的肌肉猛男,朋也提出了带雪成一起长跑的提议。因为今天的最后一节课是体育课,二人这不才跑了两公里左右,雪成就完美阵亡了。

「朋也……好厉害啊……看来我想要成为朋也这样的肌肉猛男还早得很呢。」

「啊哈哈……你这样夸我,我会害羞的。」

雪成搔了搔脸颊不由得发出有些苦涩的感叹,而朋也却一脸羞涩地涨红了面颊,他容易害羞的性格倒是一直没变呢。雪成接过让朋也帮忙提的书包,蓦然想起今天有一家新开张的可丽饼店,便开心地和朋友提出提议:

「朋也,我突然想起来附近有一家新开的可丽饼店,不如我们一起去吃可丽饼吧!」

「嗯……?好啊,那么我们一起去吧。」

朋也露出天然无邪的笑容应和道。

计划通,雪成强忍着想要上扬的唇角。只要成功的移转朋也的注意力,那么我们今天就不用长跑了。正当雪成窃喜的时候,一个懒洋洋的声音从他的左侧擦肩而过。

「笑得恶心死了,废物成。」

「什……优斗!我可是学长啊……!」

「可我只会对值得尊敬的人称呼学长。」

对方是高一年级的瑠璃川优斗,从新生入学那天起就让雪成感觉非常臭屁难搞的小屁孩,而且,他总是抱着游戏机不放,总是目中无人目无尊长的地我行我素,让本来就疲惫不堪的雪成感到更加的愤怒:

「可,可恶……!优斗你……!」

「好啦好啦,雪成……别再生气了,我们还是去吃可丽饼吧?」

每当雪成快和优斗吵起来的时候,和事佬朋也总会站出来缓解白热化的气氛。确实,如果他们就因为跟优斗生气而错过了可丽饼,雪成才会感觉更加难过和不值。

好,那就抛下一切不开心的事情去吃美味的可丽饼吧!雪成和朋也离开了校园。

「好多人啊……」

新开的可丽饼店意外的受欢迎,在店门口排起了十几米长的长龙,每个人手中都握着宣传海报,而这家是可丽饼又是推崇现做现卖,如果要排队的话估计太阳落山才能吃到了。

「怎,怎么会这样……」

雪成望着密密麻麻的人群长龙发出了可惜的感叹声,而站在一旁的则轻轻撞了一下雪成的胳膊,指向不远处正在焦急翻找着草丛的一抹染着彩虹色头发的身影。雪成久久凝视着那个背影,努力回想是否在哪见过他。

一阵风掀起了雪成的刘海露出了光滑的额头,下一秒,视野被一片鲜红遮盖住,还没完全反应过来就已经把雪成的脸牢牢盖住了。身旁的朋也连忙帮雪成取下,那是是一条有些破旧了的红色发带。

「那个人会不会是在找这个?」

雪成攥着红色发带向那抹彩虹色靠近,轻轻地拍了一下他的肩膀,对方却如同应激反应一般地猛地一震,然后带着警惕的目光凝视着雪成疑惑和有些焦虑起来的脸。

「那个……我想你应该是在找这个吧?」

被那双疲惫又深邃紫色的眼瞳带着警惕性地死死盯着,感到有些不舒服的雪成连忙拿出了手中的红色发带,彩虹色头发的少年先是一愣,然后疯了一般的从雪成手上抢过发带紧紧的握在胸前,嘴里还呢喃着:

「姐姐……姐姐…………」

「姐姐?难道说……」

那一刻灰暗的记忆从雪成的大脑已经快要遗忘了的角落里缓缓地唤醒。一个月前,有一名绑着红色发带的十六岁的年轻女学生被逃出精神病院的病人误伤当场丧命,而她保护的那个人似乎也有一头彩虹色的短发……

「你就是……伦太郎吗?」

雪成露出了悲伤的神色轻声询问道,彩虹色头发的少年。像是意识到了什么一般恶狠狠地冲着雪成和紧随他身后的朋也大喊:

「是又怎么样!?你们都认为如果不是姐姐死的人应该是我吧!?或者想要通过我去散播谣言获取利益是吗!??你以为你只是帮我一次我就会相信你吗?别做梦了!!」

随后,伦太郎转身就跑进了草丛没了身影,被莫名其妙呵斥了一顿的雪成被吓得流了一身冷汗。虽然报道上伦太郎的年龄应该比他要小一岁,但是给予雪成的威慑力是真的异常的强大,朋也连忙上来安抚雪成:

「没事吧?雪成。」

「嗯……朋也……我有点在意……」

雪成呆呆地望着伦太郎消失的草丛,缓缓地轻启微微颤抖的唇瓣。因为……

刚才呵斥他的彩虹发少年…眼角挂着泪水。

已经逐渐暗下的远空上挂着浑浊的灰蓝,燃烧着橘红的黄昏如约而至,迎合般地染上了一层绯红的色彩,一抹带着暖意的夕阳轻抚过昏暗屋内彩虹发少年苍白的面颊。

他的手心里紧攥着那条红色的发带,指尖紧紧扎进手心的肉里让肉里泛出白色,眼角微微涨红着,还余留着尚未风干的泪痕。

就在不久前,他弄丢了姐姐的发带,那两个学生很明显没有恶意,只是想帮他捡起丢失的重要之物,但他下意识却怒斥了他们。

姐姐……姐姐……

我好想你……好想吃你做的厚蛋烧……

少年颤抖的身躯在杂乱的室内显得更加单薄,因为姐姐和父母接二连三的离开,他的精神状态也出了很大的问题。经常会偏执地想要破坏一切东西,或者出现幻觉把家具当成姐姐,因此家里已经没有什么完好无损的家具了。

姐姐和父母都离开了,亲戚也不愿意接待他,所有人都把他当作丧门星一般看待,因此他也很久没有去学校上课。

像我这样的人……就这样安静地在家死掉也不会有人在意吧……

他轻轻垂下红肿的眼睑。

『吱呀——』

此时,有人推开了他家的大门——

「奇怪……这门完全坏掉了啊。」

只是轻轻一推就咔嚓一声从门框上绷出一颗钉子的松动大门吓到了雪成,而朋也立即就接住了因为惯性而向后倾倒的雪成。一直以来都非常可靠呢,朋也,雪成不禁感叹。

奇怪的是,这扇门并不是自然老化的,而是被人通过粗暴的物理手段破坏掉的。打听到的森伦太郎的居处确实是在这里,他们并没有找错门,也没想到与雪成的家如此接近。

只是,被破坏的大门,昏暗的室内,杂乱无章倒塌着各种玻璃碎片和木块的地面,很难让人不担心伦太郎的生命安全。尤其是雪成,不顾朋也的劝阻直接冲进屋内:

「伦太郎!!!!」

屋内空无一人,只有已经被破坏得几乎已经看不出原型的家具和打碎的玻璃。因为这栋租房已经没有其他住户了,因此并没有引起邻居的注意力。雪成愣愣地地看着一片狼藉的地面,绝望的神情逐渐爬满他的面容——

「啊啊啊啊………唔!!!」

紧随着雪成发出的剧烈惨叫,脖子上也被人架上了泛着刀光的水果刀,嘴被用布满灰尘的破布死死捂住,而把水果刀架在雪成脖子上的,正是躲在暗处的伦太郎。

「雪成!!!」

听见雪成的惨叫,连忙举起手机打开手电筒冲进来的朋也,刺眼的光线却照出了伦太郎和雪成紧闭双眼的身影。而试图睁开眼查看入侵者是何方神圣的伦太郎,也干巴巴地张着嘴,从喉咙里挤出了疑惑的声音:

「欸……?」

「抱歉……让你们受惊了……」

花费了半个小时解释了一切的来龙去脉以后,伦太郎和雪成一起坐在破旧的沙发上。紧缩身子环抱着双腿的伦太郎将整张脸都深深的藏在膝间,并且发出微弱的声音向雪成道歉。坐在一旁的雪成抹了一把还没收回去的冷汗,摆了摆手连忙安慰伦太郎。

「没,没事的,伦太郎。毕竟擅自闯入了你的家也是我们不好……不过……」

雪成抬眸环视了一下不堪入目的四周。

「你平时就住在这样的环境里吗?」

「嗯……」

伦太郎那本来就闷闷的声音被他紧抱着的身躯而掩盖了大半,雪成只能非常努力地将耳朵靠近伦太郎才能勉强听清。得到了确定回答以后雪成再一次用不可置信的目光审视屋内,别说住人了,这种环境都可以算得上废墟了。

「那你平时吃些什么呀?」

在屋内找了半天才找到两个鸡蛋的朋也也关心地询问道,伦太郎这才缓缓抬起头看了看地面上的垃圾,伸出手指向了一坨已经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黑乎乎的垃圾。

「随便找点可以吃的东西充饥就好……」

「哈??那种东西根本不能吃吧!?」

雪成发出了惊叫,在狭窄的室内荡起回声。朋也也面露难色地看着伦太郎那看上去已经很久没有好好吃饭的身体,又看了看手中的两颗鸡蛋,突然心生一计询问道:

「伦太郎,你们家有厨房吗?」

「欸……?有的……怎么了?」

而雪成似乎也意识到了朋也的用意,与朋也二人相视一笑。

二十分钟后,一盘冒着热乎乎白汽的厚蛋烧端到了伦太郎面前。伦太郎闻到了熟悉的香味,猛然抬起头注视着厚蛋烧,在朋也和雪成的注视下,颤抖的夹起一块塞入口中,外酥里嫩的厚蛋烧立即在味蕾上绽开,一股非常温暖的味道涌上了伦太郎的心间。

他想起了姐姐还活着的时候,经常用鸡蛋给他做厚蛋烧,然后看他幸福的吃着,在他旁边温柔地微笑着望着他的侧脸。

「好吃……呜……好好吃……呜呜……」

如同断线珍珠一般豆大的眼泪从伦太郎的眼眶不断溢出,夹厚蛋烧的动作也越来越快,看他哭的稀里哗啦还狼吞虎咽地吃着厚蛋烧,雪成和朋也都露出了安心的笑容。

太好了……他愿意吃。

一盘厚蛋烧很快就被消灭的干干净净,朋也和雪成也没有想到他会厚蛋烧把全部吃掉,也许他是真的饿了。伦太郎放下筷子嘴边还挂着鸡蛋碎,刚想说些什么,肚子却不争气地传出了非常搞笑的咕噜声。

「……多,多谢款待……////」

伦太郎羞红了脸低下头,雪成看着伦太郎可爱的样子哈哈一笑,突然有了新的想法。

「对了,伦太郎,来我家吃饭吧。」

从那以后,雪成便经常带伦太郎来到家里吃晚饭,白天上学前也会拜托晨跑的朋也为他送去热气腾腾的便当,周末也会拉上伦太郎去朋也家里三个人一起打游戏,每一次雪成惨败在伦太郎手中而懊恼地大叫时,伦太郎都会露出难得发自真心的笑容。

多亏了雪成和朋也,伦太郎终于能够有勇气走出过去的阴影了。而且也有很长时间没有犯病所以伦太郎也松懈了用药,正当大家都以为一切都在往最好的方向发展的时候……

某一天开始,发生了一件事。

「抱歉,伦太郎。我有急事必须得去朋也家,今天就不能陪你玩了!」

「啊!伦太郎,我想和你说一下,我有事得去找朋也,今天就不能陪你吃晚饭了。」

「抱歉,我现在得去找朋也了。」

不知道为什么一直都会把伦太郎的事情放在第一位的雪成突然间开始冷落他了,最开始伦太郎还能够忍受,但是随着雪成放他鸽子的次数增多,伦太郎也开始焦虑起来。

为什么?

他是在躲着我吗?

为什么要丢下我呢?

难道我们不是好朋友吗?

明明说过了不会丢下我的,为什么呢?

为什么那么温柔的雪成君……会变成这样?

『哗啦——』

焦虑逐渐凝聚成了无解的愤怒和施暴欲,伦太郎一拳打碎了与雪成和朋也合照的相框,大量的玻璃碎片散落在桌面上,把伦太郎的拳头也划得鲜血淋漓。

而相框被破坏得最严重的地方,则是映着朋也笑脸的位置。伦太郎久久凝视着那块染血的照片,他终于发现了一件事。

即便是过去温柔的雪成,他最重要的人依旧是蓝泽朋也……而不是他森伦太郎。

因为好朋友是三个人,而不是他和雪成君两个人,而现在的雪成君,只不过是回到蓝泽朋也的身边而已。而伦太郎,只不过是一个介入他们两个感情之间的第三者。

意识到这一点的伦太郎呼吸急促了起来。

「闭嘴闭嘴闭嘴闭嘴闭嘴!!!!」

他发疯似的打碎了家里所有的玻璃,踢坏了所有雪成和朋也为他添置的的新家具,甚至把他们第一次见面时一起坐过的沙发,也用水果刀捅了个千疮百孔。

直到伦太郎体力耗尽,跪在地上垂着大量的汗液,从口中呼出大量的二氧化碳。

还不够……

胸口依旧闷痛的难受,无论再怎么破坏家具,也没办法平息这种痛苦。

怎么办?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我要如何才能得救??

我还需要做些什么???

「打扰了,伦太郎,我给你带了点东西。」

门口传来了蓝泽朋也那清爽的声音,那一刻伦太郎似乎明白了什么,嘴角勾起了一丝病态的笑容,捏紧了手中的水果刀。

只要雪成君最重要的朋友不存在了,那么雪成君最重要的人就会变成我了吧?

抱歉啦,朋也……我真的很喜欢你这个朋友。

但是,要怪就怪你是雪成君最重要的人吧。

「嗯,我来了!」

发出异常爽朗的声音应合着,伦太郎将刀藏在了身后朝门口走去……



中间就不给看啦,rin妈我的超人呜呜




数日后,新闻报道出三名高中生的离奇失踪的新闻,街道上匆匆而过的行人只是抬头瞥了一眼便无心地继续赶自己的路。

在城市喧嚣之外的一间破旧仓库里,传言住着一位绯色的人偶师,他身边永远只有两具等身比例的人偶,其中一具染着彩虹色的头发。

只是从来都没有人在他的自言自语。

「对不起……伦太郎……我弄伤你了……」

他用手轻轻地抚摸着彩虹色头发的少年早已失去光泽的脸颊,就像在欣赏一件艺术品一般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但是你看……我把你昨天断掉的手臂缝回去了哟……嘿嘿……伦太郎就没有想到呢……」

他望向被精心缝合的双臂,轻笑着。

「为什么伦太郎就没有把被你弄坏的朋也修好呢……?很痛吧,伦太郎……?因为你走的太过突然了,完全没有感受到朋也的痛苦啊。」

话音未落,他紧紧地抱住了彩虹色头发少年已经冰冷僵硬的身躯。

「没事的,我会帮你修好的……」

「所以……永远都不要离开我哟……伦太郎。」

黑暗中,人偶师睁开了他那双被鲜血污染的,深邃无光的祖母绿眼瞳。

end





好的家人们我活了啊啊啊啊啊啊rin妈我的卡密萨瓦我是她的狗

都给我来约她啊啊啊啊啊啊


太野一星
真的很会用我那拙劣的扣图技术对...

真的很会用我那拙劣的扣图技术对喜欢的cp进行一个硬贴

真的很会用我那拙劣的扣图技术对喜欢的cp进行一个硬贴

逐梦孤狼
想着很久都没有回头看看恶狼了,...

想着很久都没有回头看看恶狼了,这次回来决定画个伦伦

救命!我身边怎么一群大佬呢?

想着很久都没有回头看看恶狼了,这次回来决定画个伦伦

救命!我身边怎么一群大佬呢?

wznbwsdy.S
最近刚入坑,一眼就看上了伦伦(...

最近刚入坑,一眼就看上了伦伦(*^ω^*)     tag是私心

最近刚入坑,一眼就看上了伦伦(*^ω^*)     tag是私心

冉悠★不是燃油
是夏日idol服装~~~夏天穿...

是夏日idol服装~~~夏天穿毛领真的没问题吗?!?!★

是夏日idol服装~~~夏天穿毛领真的没问题吗?!?!★

白羽同学

〖梦女向〗平平无奇的和你的日常罢了

梦女预警(伦白cp向)

​恶狼所有年轻的孩子+白羽都是高中生设定!

​不同年级,伦,白,雪,律,洸,朋,零,罗,优高二;美,千,高三

因为高中生的原因伦太郎是黑发!!

第一视角

————————————————————

  “早上好啊”我来到教室,走向我的座位,习惯性问好

   “早上好啊小白羽♪”伦太郎笑嘻嘻的冲我打招呼

    这是我的同桌,森伦太郎,也是我从小玩到大的好朋友,和他待在一起总是很安心,多希望一直是这样啊

    “这个是我昨天写...

梦女预警(伦白cp向)

​恶狼所有年轻的孩子+白羽都是高中生设定!

​不同年级,伦,白,雪,律,洸,朋,零,罗,优高二;美,千,高三

因为高中生的原因伦太郎是黑发!!

第一视角

————————————————————

  “早上好啊”我来到教室,走向我的座位,习惯性问好

   “早上好啊小白羽♪”伦太郎笑嘻嘻的冲我打招呼

    这是我的同桌,森伦太郎,也是我从小玩到大的好朋友,和他待在一起总是很安心,多希望一直是这样啊

    “这个是我昨天写的小说,要看看吗”我从包里翻出一个本子,拿在手上

     “好啊♪”伦太郎接过本子,“这次写的是关于什么的啊”

     “是热血的不良高校类”

       我两眼放光的说着,因为我真的很喜欢热血的故事,尽管同班的新村洸有时候收作业看到我在写小说会觉得我有些幼稚和中二

      “很不错呢♪”伦太郎翻看着那个本子,“但是,小白羽描写的这个角色好像我哎” 

      “有吗?”我挠了挠头发,以此掩盖我的心虚,因为我这篇的主人公就是照着伦太郎写的,而主人公的女朋友,也就是女主则是照着我自己写的

         好吧,看到这里大概也都懂了,我喜欢我的同桌,那个正在翻看我小说的人

         我也不知道怎么会喜欢他,但是从我这个角度看他真的好好看

         白净的肌肤,骨节分明的手,阳光照在他的头发上,眼睛是那么清澈,我承认我陶醉了

       “嘿嘿…”我看着他发起呆,不知不觉就傻笑了出来

         “喂”熟悉而犀利的声音突然响起

           然后有一丝痛觉从头部传来,我整个人吓的回了神

         “你还打算花痴多久,作业呢?”

            新村洸看着我,抱着一摞作业,手上的笔记本则是刚刚的“凶器”

         “才没花痴”我翻找自己的书包,拿出作业本,然后习惯性翻看了一下,才把本子交给新村洸

         “下次快点”新村洸抱着一摞作业,拿着笔记本走向别的座位

        “小白羽还好吧”伦太郎一脸担忧的看着我,“我应该提醒你的”

        “啊,没事没事,是我自己发呆”我摸摸刚才被拍了的脑袋

       “但是小白羽一脸呆状的样子太好玩了”伦太郎一脸灿烂的笑意,然后模仿起我刚才的表情,嗯,很呆

       “我本来很感动的!!”我有些生气,猛地扑上去戳他的脸

        “哈哈哈,好痒啊,小白羽别闹了”伦太郎不断求饶,“你要是再戳我我就要报复回去了”

           真是突如其来的威胁,但是我不吃这一套哦

           我继续戳着,但是突然双手被抓住,然后我就被“报复”了

           我们在班级里嬉闹很怪?好吧的确,但是班里的同学们已经见怪不怪了

            同学:在?他们不是已经在一起了么

            嗯?什么时候的事儿啊喂!!

            后来,经历了一天的忙碌,上课真的好累,别看我小说写的好,其实我日语很烂的,所以上国语课也是很吃力的啊喂,不过还好我这个万能的同桌会帮我补习,虽然他也不爱学习,但是国语比我好就行了

             现在已经放学了,我收拾着包,准备去剧场

            为什么要去剧场?因为我的兼职是傀儡师,经常要去剧场演木偶戏

        “小白羽今天有时间吗”伦太郎叫住我,“要是有时间一起去我家写作业吧”

        “但是我今天有演出”我的表情有些歉意,也有些遗憾,“抱歉啊,改天吧”

        “那好吧”伦太郎也有些遗憾,我们就这样一起走出了学校大门,然后他走向回家的路,我走向剧场

       “来了啊,赶紧换上衣服我给你化妆”化妆师催促着,我也赶忙前往换衣间

         今天要穿的是白色的洋装, 我的木偶也是那样。换好衣服后,我看着镜子里穿着白色洋装的自己不知不觉就自恋了起来

       “耶嘿嘿,爷真美”

       “白羽赶紧的来化妆了,别臭美了”化妆师再一次催促,我冲出换衣室做在梳妆台前,他帮我化妆

       “黑眼圈怎么又重了”化妆师吐槽道,但是有些心疼,“年纪轻轻这么重,大晚上学习还是打游戏啊”

      “打,打游戏”我有些不好意思,因为我每晚都在打游戏,谁叫这次游戏活动的奖励太香了呢

      “跟我弟弟似的不学好”化妆师轻轻拍了我一下,然后继续帮我化妆

        化妆师是一位二十多岁的火辣女子,无论是身材还是性格,他的弟弟却是个游手好闲的青年,化妆师多次想求剧场给弟弟找个活儿干,但是这个弟弟无论在哪里都不会认真工作

     “画好了”不知不觉间就画好了,化妆师把手搭在我的肩膀上,“怎么样啊”

    “好漂亮!”我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发型被梳的精致,脸上的妆容也恰到好处,“不愧是你!”

   “白羽长得也好”化妆师笑笑,“赶紧去后台准备吧,你的同伴们肯定等着你呢,下个节目就是你们的木偶戏了”

    “好的!!”我抱着要上场的木偶,跑向后台

      随着主持人的宣读,也随着幕布拉开,我和我的同伴站在高台之上,舞台上是我们操控的木偶

      这是一个浪漫的爱情故事,我们用木偶来演绎的一个故事,音乐曲调优美温柔,台下的观众也沉溺于这个故事,看着他们幸福的表情我感觉十分的有成就感

      随着幕布闭合,这宣告着我们演出的结束,也告诉我可以结束一天的工作回家休息了,我和同伴们一起走向换衣室,将衣服换好,准备回家

      剧场外,我看到了一个熟悉的人,这让我有些惊讶

     “你怎么在这儿”

      “嘻嘻,我觉得我如果突然出现在这里小白羽一定会很惊讶”伦太郎说,“看来是真的呢,要我送你回家吗”

      “好”我们两个一起走着,现在大概是晚上八点半,八点半的夜空很美,我抬头看着星星,繁星密布,好浪漫啊

     “小白羽”伦太郎突然叫我的名字

     “怎么了?伦太郎君”我转头看向旁边的人

        他突然抱住了我,这这这也太猝不及防了吧

      “我喜欢你,很早就是了”

        面对突如起来的告白,我有点不知所措,但还是轻轻的拍那人的背,然后调整了一下心情,                                                                     

        “我也最喜欢伦太郎君了”

           我和我的少年就这样拥抱着,放开时两个人的脸都很红,在这个寂静的夜空下,我们互相表露了彼此的爱意

            第二天,我们还是会嬉闹

            同学们:在?他们不是已经在一起了吗

            是的,已经在一起了哦

           同学们:对啊…等等,什么?

          平平无奇的,和爱的人的的日常罢了

          白羽,会一直陪伴着属于她的伦太郎君❤️

匿名投稿者

对不起芥末社对不起,我爱芥末社的一切包括这张图真的。

…但是还是斗胆改图了,自认为至少顺眼了一点点(虽然真的很菜…主要是不知道还能改什么了)……在p3那边的伦太郎还是挺好的。

p4私心睫毛


再说一次对不起芥末社,我爱芥末社()

对不起芥末社对不起,我爱芥末社的一切包括这张图真的。

…但是还是斗胆改图了,自认为至少顺眼了一点点(虽然真的很菜…主要是不知道还能改什么了)……在p3那边的伦太郎还是挺好的。

p4私心睫毛


再说一次对不起芥末社,我爱芥末社()

朵糖是世界第一笨蛋
占tag歉() 这么可爱的伦太...

占tag歉()

这么可爱的伦太郎不来吃一口吗妈咪们

占tag歉()

这么可爱的伦太郎不来吃一口吗妈咪们

沈1222
占tag致歉 是一个可爱的雪成...

占tag致歉

是一个可爱的雪成,本来是想弄一个彩色的,然后因为懒放弃了

这个雪成临摹的是我主页那张,感觉很可爱(?)

(私心伦雪)

占tag致歉

是一个可爱的雪成,本来是想弄一个彩色的,然后因为懒放弃了

这个雪成临摹的是我主页那张,感觉很可爱(?)

(私心伦雪)

浅玖

恶狼游戏 Booth日谷推荐-台纸篇

台纸都是和钥匙扣一起出售,无法单独购买,请注意

包装中台纸不会被单独保护,所以大概率会被钥匙扣磕碰造成各种痕迹,边角也很容易有折痕,但是不要嫌弃,套上镭射封口袋以后就可以起到修饰效果,还很貌美

现在可以收集到的台纸主要有角色特殊系列(见p1)、角色Q版系列(印象中官网好像只有伦、洸、宗三个角色的该系列钥匙扣)、圣夜系列(只有伦雪洸三款柄)、人狼系列(大混抽,见p2)

一般带台纸的谷都会在名字里就写到台紙付き,或者示例范图里也可以看到有台纸的影子w

下次有机会的话再整理一下立牌和钥匙扣谷推荐一下,实物是真的很美丽🥰

恶狼游戏 Booth日谷推荐-台纸篇

台纸都是和钥匙扣一起出售,无法单独购买,请注意

包装中台纸不会被单独保护,所以大概率会被钥匙扣磕碰造成各种痕迹,边角也很容易有折痕,但是不要嫌弃,套上镭射封口袋以后就可以起到修饰效果,还很貌美

现在可以收集到的台纸主要有角色特殊系列(见p1)、角色Q版系列(印象中官网好像只有伦、洸、宗三个角色的该系列钥匙扣)、圣夜系列(只有伦雪洸三款柄)、人狼系列(大混抽,见p2)

一般带台纸的谷都会在名字里就写到台紙付き,或者示例范图里也可以看到有台纸的影子w

下次有机会的话再整理一下立牌和钥匙扣谷推荐一下,实物是真的很美丽🥰

匿名投稿者

---[天空入油挂件]---


可仿,飞机上拍的,无技术力抱歉,有兴趣可以试试自己拿图p。

工具:相机,美图秀秀,画世界


---[天空入油挂件]---



可仿,飞机上拍的,无技术力抱歉,有兴趣可以试试自己拿图p。

工具:相机,美图秀秀,画世界


沈1222

[洸雪|伦雪]同桌的同桌是什么

*all雪注意避雷,第一人称注意。前面几篇点击合集就可以看

*天津加油


——————

同桌的同桌是什么,是被两个双标男列入暗杀名单的可怜的我!

今天,我,一个无辜的物理课代表,分别被两个数学课代表威胁请求了。

“拜托啦xx(我的名字)不要让洸那家伙得逞哦♪别忘了你的数学作业还没交哦♪”

“不要让伦太郎那家伙得逞了,事成了你以后的数学作业就不用担心了。你应该知道帮谁更好的,对吧?”

你们两个……

既然你们都威胁请求我了,那我就大发慈悲地告诉你们:雪成是我的!

才怪,雪成是伦太郎和洸的!大三角它不好吗?这样唯一受伤的恐怕就是我了……

没有关系,为了雪成后半生(身)的幸福,我...

*all雪注意避雷,第一人称注意。前面几篇点击合集就可以看

*天津加油


——————

同桌的同桌是什么,是被两个双标男列入暗杀名单的可怜的我!

今天,我,一个无辜的物理课代表,分别被两个数学课代表威胁请求了。

“拜托啦xx(我的名字)不要让洸那家伙得逞哦♪别忘了你的数学作业还没交哦♪”

“不要让伦太郎那家伙得逞了,事成了你以后的数学作业就不用担心了。你应该知道帮谁更好的,对吧?”

你们两个……

既然你们都威胁请求我了,那我就大发慈悲地告诉你们:雪成是我的!

才怪,雪成是伦太郎和洸的!大三角它不好吗?这样唯一受伤的恐怕就是我了……

没有关系,为了雪成后半生(身)的幸福,我愿意忍受这样的痛苦……!

可惜了,还没有等到洸和伦太郎实施计划,我们就放学了……

据说是因为校领导临时开会。其他的我就不太清楚了,我唯一清楚的,是伦太郎和洸非常emo……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洸和伦太郎的具体计划我也不太清楚,但唯一可以肯定的是,这个计划的出现是一个乌龙导致的。

说到这个我就有精神了……!

昨天,洸和伦太郎这两个b照常把我当做眼中钉……你们两个b忘了那天运动会我们的短暂的友谊了吗……!

洸第一个找到我,因为这个学期过完就要毕业的原因,洸以“觉得伦太郎要对雪成做些什么”的理由找到我,问我伦太郎最近有没有什么打算。

我走上了一条未曾设想过的道路。

“当然有。”我说了很多伦太郎自己都不知道要做的事。

下午,伦太郎又来问我。我又把原先在跟洸的对话里的按在伦太郎身上的事转头按在了洸身上。

你知道的,杂食党不可能拒绝大三角。

恰好我就是一个杂食人。

然后,就有了今天这一幕。

嘿嘿嘿嘿嘿嘿嘿……

其实我有点犹豫,到底是让雪成跟洸呢,还是跟伦太郎呢……

直到我刷到了一篇all的文,我从中悟出了一个真谛——爱ta就要让ta做受。

这话说的一丁点儿问题都没有!我拍手鼓掌来为我悟出磕糖真谛而感到骄傲。

这简直太妙了。我开始为all雪奋斗起来。

但是这个学期就快结束了,不知道毕业后会怎么样……

长月久未眠

伦太郎🤤🤤🤤🤤🤤🤤🤤🤤🤤🤤🤤🤤🤤🤤

伦太郎超市我🤤🤤🤤🤤🤤🤤🤤🤤🤤🤤🤤🤤🤤🤤🤤🤤🤤

他朝我开枪了🤤🤤🤤🤤🤤🤤🤤🤤🤤🤤🤤

他心里有我🤤🤤🤤🤤🤤🤤🤤🤤🤤🤤🤤🤤🤤🤤


伦太郎🤤🤤🤤🤤🤤🤤🤤🤤🤤🤤🤤🤤🤤🤤

伦太郎超市我🤤🤤🤤🤤🤤🤤🤤🤤🤤🤤🤤🤤🤤🤤🤤🤤🤤

他朝我开枪了🤤🤤🤤🤤🤤🤤🤤🤤🤤🤤🤤

他心里有我🤤🤤🤤🤤🤤🤤🤤🤤🤤🤤🤤🤤🤤🤤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