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森川智之

5311浏览    259参与
Rivendell

[141031]それでも、やさしい恋をする(森川智之 野島裕史 石川英郎 野島健児)

[图片]

天啦我真是可以爱这个系列一百年!其实我是随机点的,听了两轨才反应过来这是我之前听完爱了的那张碟的副CP续作。真的还是原来那个感想,成熟的大人谈稍有点幼稚的恋爱实在太美好了!

碟1其实就是丰富了一下前作里副CP的情节,碟2就从告白之后讲了两个人的小纠结,攻先是纠结跟男人谈恋爱挑战太大,后来又纠结对方经验未免太多,受就是天天揪心等待答复+纠结是不是还在暗恋之前的人。

温柔平和的攻其实一点都没意识到自己有多喜欢这个朋友,虽然自己是被告白的一方,但实际是非常积极去了解跟男人交往到底是怎么回事的。发现对方其实之前是个玩家,流露出厌恶来不欢而散,但是在无休止的思考中发现是嫉妒的成分更多。和...

天啦我真是可以爱这个系列一百年!其实我是随机点的,听了两轨才反应过来这是我之前听完爱了的那张碟的副CP续作。真的还是原来那个感想,成熟的大人谈稍有点幼稚的恋爱实在太美好了!

碟1其实就是丰富了一下前作里副CP的情节,碟2就从告白之后讲了两个人的小纠结,攻先是纠结跟男人谈恋爱挑战太大,后来又纠结对方经验未免太多,受就是天天揪心等待答复+纠结是不是还在暗恋之前的人。

温柔平和的攻其实一点都没意识到自己有多喜欢这个朋友,虽然自己是被告白的一方,但实际是非常积极去了解跟男人交往到底是怎么回事的。发现对方其实之前是个玩家,流露出厌恶来不欢而散,但是在无休止的思考中发现是嫉妒的成分更多。和好了正式交往,每天都发现对方跟自己想象的并不一样,但是并不讨厌这种感觉,啊,真是一边写一边觉得好温柔好成熟,虽然真的钝感。不过跟前暗恋对象一起走在路上,对方打来电话问是不是一个人的时候考虑了一下还是说了谎,吵起来之后一边脑子里知道要道歉一边嘴上忍不住反击顿时又幼稚了起来。这可能是我最喜欢的森川配过的角色了,有很多可爱的地方,其实有点小奶狗的感觉,霸道总裁帝王攻什么的真是一点不戳我,这种性格好好的人就特别理想型,是现实中感觉也可能会遇到并憧憬的人。顺说H之后也太可爱了,简直是我听过最可爱的H后戏。

我好喜欢野岛哥哥啊!!!想去下他所有的作品!!!这种就听了一张碟就爱了的好难得啊。野岛哥哥声线真是太悦耳了,演技又太过自然,能听出很多像普通人一样控制着的情绪,比如做出游刃有余的样子内心其实很惶恐,比如不知道对方直男能不能做到最后非常害怕故作无所谓。带恋人去过酒吧暴露了自己平时是个什么人之后非常后悔,但是说着说着又能好自然地撒娇说背我,说定了要去H,温言软语后面迅速切换到自然的语气说那待会儿去一趟药店,真的我都要爱上他了,虽然我本来也喜欢这种洒脱的角色。声音太好听了真是说什么我都想无脑吹,吐槽我都觉得特别赞。

最后一轨跟前作主CP double date,两个之前完全不认识的人疯狂酸对方非常有趣,石川和野岛哥哥都是业务用热忱,听起来格外幼稚。天啊到底为什么这个还是没有下到FT!太不幸福了!

写这个的时候才发现这个跟鸣鸟不飞一样都是ヨネダコウ原作啊,想知道脚本是不是同一个人,质量好高想把这个组合所有的碟都听一遍。

Skáldskapar Mjaðar

去聽了艾尼路的角色歌,我的媽這rap的押韻還挺有空島說唱歌手風範的,果然是參考疑似阿姆的角色啊wwww

稍微我流翻譯一下歌詞。不要視為正規翻譯!不准轉出lof!為了翻譯押韻我可是什麼都做得出來的!

👇

神という名のもとに

以神之名


歌:エネル(森川智之)

作詞:マイクスギヤマ

作曲:中村博

翻譯:蘇東的蜜酒

無授權不可轉載


我が神なり それ稲光

我乃神明 即是雷神


荒れる災害 (全知全能)

狂暴的灾难(全知全能)


Gold輝く棍棒

金光闪闪的长棍


It'sのの様棒 Take (全知全能)

It's如来大人棒...

去聽了艾尼路的角色歌,我的媽這rap的押韻還挺有空島說唱歌手風範的,果然是參考疑似阿姆的角色啊wwww

稍微我流翻譯一下歌詞。不要視為正規翻譯!不准轉出lof!為了翻譯押韻我可是什麼都做得出來的!

👇

神という名のもとに

以神之名


歌:エネル(森川智之)

作詞:マイクスギヤマ

作曲:中村博

翻譯:蘇東的蜜酒

無授權不可轉載


我が神なり それ稲光

我乃神明 即是雷神


荒れる災害 (全知全能)

狂暴的灾难(全知全能)


Gold輝く棍棒

金光闪闪的长棍


It'sのの様棒 Take (全知全能)

It's如来大人棒 Take(全知全能)


我が神なり 計画(こと)が始まり

我即神明 计划开启


此処に敵なし (全知全能)

此处无人可与我匹敌(全知全能)


全部意味なし抵抗

抵抗全部毫无意义


Just!ゴロゴロドーン! Well (全知全能)

Just!轰隆轰隆咚!Well(全知全能)


すべてはこの手の中にある

一切尽在我掌握之中


盾突く?不届き!消してやる

反抗?不敬!灭之即可


希望が絶たれりゃ死と同じ

希望破灭就同死无异


恐怖に慄き 喰らえDamage

恐惧战栗 尝尝吧这Damage


(Yeah!) 還幸(かんこう) I can go!

(Yeah!) 回驾 I can go!


(ヤハハ!) 還幸(かんこう) 行こうTo be there!Be there!

(呀哈哈!) 回驾前行 To be there!Be there!


フェアリーヴァース What's goin' on

无限大地 What's goin' on


(Yeah!) 還幸(かんこう) I can go!

(Yeah!) 回驾 I can go!


(ヤハハ!) 還幸(かんこう) 行こうTo be there!Be there!

(呀哈哈!) 回驾前行 To be there!Be there!


Get out!Get down!遊びはおしまいだ

Get out!Get down!游戏就到此为止了


雲でもないのに 空に生まれ (War war war…)

不是云却在空中漂浮(War war war…)


鳥でもないのに 空に生きる (War war war…)

不是鸟却在空中存活(War war war…)


この国そのものが 不自然な存在

这个国家本身就是不自然的存在


Frustration 手を下す崩壊

令人不悦 予以毁灭


徹頭徹尾 容赦はしない

彻头彻尾 绝不留情


嗚呼 フィナーレの刻(とき)

啊啊 已是终曲时机


さぁ 墜ちろゴミ!

好了 给我坠落吧垃圾!



圧倒的なこのチカラで

以这份压倒性的力量


治めるこの場所 スカイピアBreak!

将治下此处 Skypiea 破坏!


すべては お見通しさマントラ

一切尽在掌握的心网(Mandala)


Yeah (ah!) 見つけたシャンドラ

Yeah(ah!)找到你了香多拉(Shandora)


我が神なり それ稲光

我乃神明 即是雷神


荒れる災害 (全知全能)

狂暴的灾难(全知全能)


Gold輝く棍棒

金光闪闪的长棍


It'sのの様棒 Take (全知全能)

It's如来大人棒 Take(全知全能)


(Yeah!) 還幸(かんこう) I can go!

(Yeah!) 回驾 I can go!


(ヤハハ!) 還幸(かんこう) 行こうTo be there!Be there!

(呀哈哈!) 回驾前行 To be there!Be there!


フェアリーヴァース What's goin' on

无限大地 What's goin' on


(Yeah!) 還幸(かんこう) I can go!

(Yeah!) 回驾 I can go!


(ヤハハ!) 還幸(かんこう) 行こうTo be there!Be there!

(呀哈哈!) 回驾前行 To be there!Be there!


Get out!Get down!遊びはおしまいだ

Get out!Get down!游戏就到此为止了


雲でもないのに 空に生まれ (War war war…)

不是云却在空中漂浮(War war war…)


鳥でもないのに 空に生きる (War war war…)

不是鸟却在空中存活(War war war…)


この国そのものが 不自然な存在

这个国家本身就是不自然的存在


Frustration 手を下す崩壊

令人不悦 予以毁灭


徹頭徹尾 容赦はしない

彻头彻尾 绝不留情


嗚呼 フィナーレの刻(とき)

啊啊 已是终曲时机


さぁ 墜ちろゴミ!

好了 给我坠落吧垃圾!


放電(ヴァーリー) 電光(カリ) 神の裁き(エル・トール)

放电(Vari)电光(Kari)神之制裁(Eru Thor)


雷鳥(ヒノ) 雷獣(キテン) 稲妻(サンゴ) 雷龍(ジャムブウル)

雷鸟(Hino)雷兽(Kiten)闪电(sango)雷龙(Shamubumu)


無差別に轟き 万雷(ママラガン)

无差别轰炸 万雷(mamaragan)


「終わり」始めようじゃないか 雷(かみなり)迎(むかえ)

「终结」已经开始了 恭迎雷神吧(雷迎)


100万V(ボルト) 200万V(ボルト) 500万V(ボルト) 放電(ヴァーリー)

100万伏特 200万伏特 500万伏特 放电(Vari)


2000万V(ボルト) 3000万V(ボルト) 6000万V(ボルト) 放電(ヴァーリー)

2000万伏特 3000万伏特 6000万伏特 放电(Vari)


マクシム動かすぞ たちまち

箴言马上就要启动 


MAX 2億V(ボルト)のカミナリ

MAX 2亿伏特的雷轰


縦横無尽 それは神がかり

纵横无尽 这就是神明


雷神(らいじん)アマル 神という名のもとに

雷神(Raijin)天降(Amaru) 以神之名


雲でもないのに 空に生まれ (War war war…)

不是云却在空中漂浮 (War war war…)


鳥でもないのに 空に生きる (War war war…)

不是鸟却在空中存活 (War war war…)


この国そのものが 不自然な存在

这个国家本身就是不自然的存在


Frustration 手を下す崩壊

令人不悦 予以毁灭


徹頭徹尾 容赦はしない

彻头彻尾 绝不留情


嗚呼 フィナーレの刻(とき)

啊啊 已是终曲时机


さぁ 墜ちろゴミ!

好了 给我坠落吧垃圾!


我が神なり それ稲光

我乃神明 即是雷神


荒れる災害 (全知全能)

狂暴的灾难(全知全能)


Gold輝く棍棒

金光闪闪的长棍是


It'sのの様棒 Take (全知全能)

如来大人棒 Take(全知全能)


我が神なり 計画(こと)が始まり

我即神明 计划开启


此処に敵なし (全知全能)

此处无人可与我匹敌(全知全能)


全部意味なし抵抗

抵抗全部毫无意义


Just!ゴロゴロドーン! Well (全知全能)

Just!轰隆轰隆咚!Well(全知全能)


(歌詞翻譯:蘇東的蜜酒)

A墨ちやん

森樱初抓《放课後の悩めるカンケイ》[森川智之x櫻井孝宏][020420]翻译

原作:井村仁美
イラスト:緋色れーいち

<出演>
有賀玲一郎:櫻井孝宏
柳沼敏明:森川智之
園田京介:伊藤健太郎
廣瀬克:森久保祥太郎
岡本和宏:鈴村健一
真島弥生:皆川純子


track1
[店门开启]
有贺:诶。
店员:欢迎光临!
老板娘:[把菜单放在有贺面前]决定了就叫一声哦。
有贺:好。
柳沼:晚上好!
有贺:唉?
老板娘:阿拉,欢迎光临!
柳沼:一天没见到老板娘的面,就静不下心来呢。
有贺:那家伙……
老板娘:阿,你这孩子,真会说好话。
柳沼:是真的!今天吃完中饭就马上决定晚上要来这里了。
有贺:麻烦了,要是让他知道我到这里来了的话……
柳沼:找到了找到了。
有贺:唉!
柳沼:你果然来这里了阿。我就是想今天和你在这里见面呢。[...

原作:井村仁美
イラスト:緋色れーいち

<出演>
有賀玲一郎:櫻井孝宏
柳沼敏明:森川智之
園田京介:伊藤健太郎
廣瀬克:森久保祥太郎
岡本和宏:鈴村健一
真島弥生:皆川純子


track1
[店门开启]
有贺:诶。
店员:欢迎光临!
老板娘:[把菜单放在有贺面前]决定了就叫一声哦。
有贺:好。
柳沼:晚上好!
有贺:唉?
老板娘:阿拉,欢迎光临!
柳沼:一天没见到老板娘的面,就静不下心来呢。
有贺:那家伙……
老板娘:阿,你这孩子,真会说好话。
柳沼:是真的!今天吃完中饭就马上决定晚上要来这里了。
有贺:麻烦了,要是让他知道我到这里来了的话……
柳沼:找到了找到了。
有贺:唉!
柳沼:你果然来这里了阿。我就是想今天和你在这里见面呢。[坐下]
有贺:喂!
柳沼:已经点好要吃的了吗?
有贺:诶?没,还没有。
柳沼:阿,是嘛。老板娘!要两份炸猪排饭。
老板娘:噢,两份猪排饭。
有贺:呃……
柳沼:嗬嗬。
有贺:这家伙!又是这样!
柳沼:不要摆出这幅表情嘛,玲一郎。糟蹋了漂亮的脸蛋哟。
有贺:你……
柳沼:嘘——。喊那么大声好吗?
有贺:哎……真是的!
柳沼:呵呵,明明很高兴见到我的,你真是一点都不坦白呐,玲一郎。
有贺:你给我收敛一……首先,我一点也不记得喜欢你直接叫我的名字!
柳沼:啊?我不是说过你也可以叫我敏明的嘛。
有贺:……唉,为什么会变成这样?这家伙是樱泽学院数学老师兼学生会顾问柳沼敏明。对我来说,是我现在最不想见到的男人。顺便说一句,我,有贺玲一郎,是樱泽学院的姐妹学校白萌学院的学生会顾问。一个月之前,樱泽学院与白萌学院共同举办的文化祭之后,我被这家伙带到数学准备室强暴了。从那之后不管过了多久,只要想起这个男人的抚摸、嘴唇的触感、还有身体深处的热度的时候,都会受到对自己的厌恶感的折磨。正因为如此,再也不想见到这个人的脸。可是他却毫不理会我这种心情,肆无忌惮地一直说喜欢我,简直就是死缠烂打不肯放手。我不是确实说过叫他不要再来纠缠我了嘛?
柳沼:恩?我很帅巴,你这么盯着我看?
有贺:笨……笨蛋!你在误会些什么?
柳沼:误会?
有贺:当然!你这种厚脸皮我只有讨厌!
柳沼:呵……
有贺:怎么了?
柳沼:没什么,只是觉得你生气时的脸也很好看罢了。
有贺:……
柳沼:喂,老板娘。这个人虽然是男人但是很漂亮吧!
有贺:这家伙在说什么?!
老板娘:我也一直这样想呢。
有贺:呃?
柳沼:啊,果然!
老板娘:我经营这家店很久了,虽然看到过各种各样的客人,但是像这位客人这样一眼就能把注意力全吸引过去的脸,我也没想到能看得见呢。
有贺:为什么我非得受到这种对待?[喝水/酒]
老板娘:说起来,我倒是没想到你们认识。关系很好的样子嘛!
有贺:关系好?
柳沼:啊,你果然知道啊。我们是恋人呢!
有贺:咳咳……咳……
[脚步声]
柳沼:等一下嘛,呐玲一郎。玲一郎?铃一郎!
有贺:吵死了!不要随便乱叫别人的名字!
柳沼:但是不叫你就不回答嘛。
有贺:你好象真的不知道我为什么生气啊!
柳沼:啊咧?你生气了?干嘛生气啊?
有贺:干嘛生气?前面那家店里,你竟然小孩子一样说我们是恋人!老板娘和别的客人会怎么看待我们?!
柳沼:没关系,反正大家也不是认真的。那个老板娘也知道你的心情,笑得很大声不是吗?
有贺:就算这样说,我生气就是生气!再见![跑走]
柳沼:喂![追上去]
柳沼:[喘气]……你是不是运动不足啊?
有贺:[喘气]……你才是吧。
柳沼:我没事,为了预防紧急情况,我平时都把体力保留下来了。
有贺:还真嘴硬呐。……唉,那么,你为什么追到这里来了?
柳沼:我在这里有什么不方便吗?
有贺:什么?
柳沼:这个嘛,有贺君不能理解吗?
有贺:反正即使你在,也没什么不方便。
柳沼:是嘛,那就好。[进屋,关门]
有贺:喂,别关门啊,黑漆漆的什么也看不见了。……柳沼?
柳沼:玲一郎,我喜欢你。
有贺:……啊?……
柳沼:我喜欢你。
有贺:……住手。
柳沼:不行。
有贺:放开我!
柳沼:很舒服吧?
有贺:我……
柳沼:你要固执到什么时候啊,只要承认喜欢我不就可以了吗?你的身体早就接受我了。
有贺:你说什么?
柳沼:是吧。
有贺:这家伙![反击]
柳沼:哎哟……你在干什么?痛的啊!诶,真是一点都不坦白啊你,明明身体那么坦白的。
有贺:……你怎么那么怪胎啊!
柳沼:啊?
有贺:你强迫我做那种事,难道还以为会有人因此而很高兴吗?而且,不要再给我像今天晚上这样调查我去的地方,还在那里让我出丑使我没有立足之地!你做的事,简直就和跟踪狂一样!
柳沼:喂,你打算把我当罪犯啊?
有贺:……
柳沼:呵呵,你说到这个份上也说够了吧。我知道了。[离开]
有贺:[松了一口气]……


track2
园田:期末考试的前一周,向各社团传达停止社团活动。还有,结业式之前,因为要召开学生大会,定于二月要作好准备。还有明年一月末,我们也要参加马拉松队。
众:唉?
A:明年也要参加马拉松队啊?
B:为什么我们非要参加这种东西?
园田:有不满的话就拿正式的文件过来好了。以上,会议结束。
有贺:唉?园田这家伙作学生会长作的挺不错的嘛。
园田:啊?有贺老师!老师,你什么时候来的?我根本就没有发现嘛。
有贺:就是。
冈本:京介,刚才说到的学生大会……
园田:不说这个。小有!你圣诞夜怎么打算?
有贺:圣诞夜?
园田:对!圣诞夜!
有贺:那个啊……那时候要进行补考,正好还有毕业典礼……
园田:我没问你这些事情啊。
有贺:哈?
园田:我是说,不是恋人都约好那天一起度过的吗?……怎、怎么了?
有贺:好像不知怎么的我的耳朵突然好怪啊,幻听了。
冈本:哈哈哈哈,说得好说得好。就算是京介,碰到有贺老师也没辙阿。
园田:不许笑!
有/冈:哈哈哈哈……
园田:……唉!去约会吧,呐!
有贺:你啊,比起圣诞夜,不是还有对于学生来说最重要的事要考虑吗?
园田:啊?
有贺:期末考试啊!期末了!圣诞夜之前不是要考试嘛。
园田:啊!这样啊,我已经忘了,哈哈……
有贺:真不当一回事啊。
园田:呐!呐~ ~ ~ ~圣诞夜!约会!
有贺:园田,比起这些你先把成绩提上去。
园田:算什么嘛,真是的。不是成绩就是考试,小有你一点都不了解我的心情!
冈本:喂,京介!学生大会的事还没有……
园田:谁管它![走人]
有贺:呃~呃~
冈本:又来了……
有贺:冈本,那个,真是对不起。
冈本:不,没关系。我也知道京介在勉强老师做不愿意做的事是他的错。而且他扔下烂摊子就走这种事,我早就习惯了。
有贺:真是的,每个人都这样,啊~ ~
店员:欢迎。
真岛:话是这么说……
有贺:恩?我们学校的学生……另一个是樱泽学院的学生嘛。在这种地方约会还真有胆量。
冈本:啊?老师?
有贺:冈本?……你是……真岛?
真岛:你好。文化祭的时候承蒙你照顾了。
有贺:没什么,我才是。啊,原来这样,冈本你很能干嘛。
冈本:不是,老师……
真岛:有贺老师,你误会了。
有贺:唉?误会?
真岛:我们两个不是在约会。
有贺:哈,啊哈,反正我不来打搅你们。
真岛:请等一下。
冈本:真岛,怎么了?
真岛:我想和有贺老师也商量一下,不知道行不行。
冈本:哦,是呀,这样更好。
有贺:呃?
冈本:老师,我们有事想和你商量。
有贺:唉,好不容易能早点回去,没想到却被拖在咖啡店里了。早知道一开始早点回去就好了。
真岛:不好意思,对你说这种事。直到现在,我们樱泽学院什么事都交给他去做,什么事都按照他的想法在施行。但是听了广濑对文化祭的意见的发言,我觉得这样做是不行了。虽然我想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工作,但是不管如何都和广濑格格不入。我到这里来,就是想听听同样是学生会副会长的冈本君的意见。
有贺:广濑君和园田啊……那两个人完全是两种类型呀。
冈本:就是说。
真岛:虽然这样……
有贺:唉,怎么办呢?无论商量多少次,别的学校的事我也不好多插嘴……
冈本:老师?
有贺:啊?柳沼老师呢?他是顾问吧,你们和他说过这件事吗?
真岛:说过了。实际上,我们约好和柳沼老师在这里见面的。
有贺:什么?!
真岛:正好有贺老师也来这里,真是太好了。
冈本:对阿。有贺老师和柳沼老师关系很好吧。
有贺:关系好?我,和他?哼,真可笑。总之,再呆在这里就麻烦了……对不起,我……
真岛:呀,柳沼老师。
有贺:来不及了……
柳沼:真岛,有事情的话就在学校里说吧,为什么特地……到旁边的……
有贺:你好,上次真是麻烦你了。
柳沼:……没关系。
真岛:就像之前说的,广濑的事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柳沼:怎么都可以,不要去管广濑的事。
真/有:唉?
有:你怎么能这么说话?!
柳沼:和有贺老师你没有关系,这是我们樱泽学院的问题。
有贺:就算是这样,我也一起在想办法。
柳沼:不管和真岛讨论多久,有贺老师你是别校的老师也没有办法。你要是忠告了广濑什么,他要是遇到了什么事的话,你到底打算怎么承担责任?
有贺:责任?……啊?
真岛:柳沼老师,你说得太过分了。
冈本:有贺老师是我们……
柳沼:你们给我闭嘴。就算是姐妹学校的老师也不需要多管闲事。还有什么贵干吗?
有贺:什么?!
柳沼:你还是一点也没有进步呐。
有贺:够了!就算是受人拜托我也不管了!这是咖啡的钱。
冈本:那……那个,老师……
真岛:有贺老师……
有贺:失礼,我先走了。冈本,你也好自为之一点,这是其他学校的事情。


Track3
有贺:呃,不是管樱泽学院的时候,园田这家伙突然不来上学了。一开始本人还打电话来说得了感冒,一直休息了一个礼拜。我觉得他一定在说谎,打电话去他家,没想到那家伙竟然以去上学的名义出去了。园田的家里只有代替在海外工作的双亲来做家务的钟点保姆。她好像什么都不知道,虽然叫她传话要园田明天一定要来学校。像这样一直不来上学的话,平常旷课和逃学的纪录很多,有可能出勤率就不够了。真是的,那家伙为什么总是叫人担心呢?……结果,今天园田还是没有来。
A:为什么园田不在阿?学生会长怎么可以翘掉会议!
B:就是说!学生大会的事情不干也行了吧!
C:到底是怎么回事?!
冈本:啊,园田好像因为感冒在家休息,在他不在的时候,由我来代理,所以……
A:不要开玩笑!
B:骗人吧!
冈本:……那个……
C:没什么好说的。园田不在的话,议事就不干了。就到这里结束吧。
A:对阿,走咯。
冈本:喂,你们,等一下。
B:就算是有贺老师拜托的,我们也不听!
C:再见。
冈本:唉……等一下,还没结束呢!哎!真没办法。呵~~
有贺:没事吧,冈本?
冈本:老师,算了,怎么说呢。说起来,上次的事很抱歉。
有贺:没关系,我才更加小孩子气。那个……
冈本:老师会生气是当然的。柳沼老师太奇怪了。他叫我们别去管广濑的事,越管他越固执。真岛也很惊讶柳沼老师怎么少见的奇怪。
有贺:呃……是吗……
冈本:被柳沼老师这样说,真岛也只能打算再看看广濑的情况再说了。
有贺:真是没办法呐。
冈本:和真岛商量的时候,我觉得樱泽学院的学生会麻烦真大,但是没想到我们学院的学生会也出了这么麻烦的事,够讽刺的。哎,京介那家伙真是,偏偏在这个时候开始打工。
有贺:打工?等……等一下,冈本。园田在打工吗?
冈本:事实上是这样的。这地方打手机也不太打得通,昨天总算和他通过话了。
有贺:为什么?!为什么不来上学却跑去打工?马上就要期末考试了!
冈本:我也不是很清楚。所以我也叫他不要干了,但是他谁的话也不听。问他理由,他只说为了想要的东西,不肯详细和我说。
有贺:……什么嘛,真是的~ ~
有贺:好奇怪啊,这个奇怪的理由到底是什么呀?
园田:啊咧?……那个……
有贺:诶?园田!
园田:什么啊,果然是小有啊。你在这里干嘛?
有贺:不是问我干什么的时候吧?你不去上学来打工,我……
园田:和宏吗?那家伙虽然是男人怎么那么喜欢说长道短。
有贺:园田,不要这样说!你不在的时候,冈本很辛苦地代替你管理学生会的工作呢。
园田:啊,算是吧。
有贺:什么“啊”呀,你真的听懂了吗?总是这样旷课下去,搞不好会留级的!
园田:我知道。但是我有不得不干的事情。
有贺:为了想要的东西吗?
园田:什么啊,和宏连这个也说了吗。
有贺:园田,虽然自己劳动获取自己想要的东西是很光荣,但是现在你不得不做的事情,是上学吧。
园田:现在我最重要的、不得不正视的,是我的心情。……对不起,小有。
有贺:园田?
园田:让你特地跑到这里来真是不好意思,我累了,先回去了。再见。
有贺:喂!园田!园田!
有贺:到底怎么办才好呢?啊~ ~
柳沼:你要买甜筒吗?还是不买?清楚地做个决定吧。
有贺:啊……
柳沼:呵呵,从刚才开始你就一直瞪着甜筒,我还以为你和甜筒有仇呢。
有贺:真好啊,这家伙,那么有自信。
柳沼:玲一郎,怎么了?今天你很奇怪呀。
有贺:什么事也没有。真羡慕你啊。
柳沼:啊?喂,你晚饭只吃这个对身体不好的。


Track4
[电话铃声]
有贺:嗯?……唉,谁呀,真是的。喂,你好。
柳沼:玲一郎,起床了没?
有贺:哈?
柳沼:醒醒吧,不会连我的声音也听不出来了吧。
有贺:啊……干什么,这么早打电话来。
柳沼:还在睡觉的话现在马上起来,看看楼下。
有贺:……真麻烦。[拉开窗帘]
柳沼:哟!
有贺:怎么会变成这样的?
柳沼:你不是没精神嘛,偶尔也要去转换一下心情。
有贺:没想到会到这种地方来。
柳沼:首先乘点什么吧,但是那么多人,不管玩什么都要等很长时间。你要做好心理准备哦。
有贺:知道了。
柳沼:好!首先到ぷじかな的地方去吧!(云霄飞车?)
[柳沼狂笑,有贺狂叫,汗= =]
柳沼:吃饭吃饭!我都快饿死了。去吃饭吧!……啊,这个菠萝看上去很好吃阿。
有贺:那我也吃这个吧。
店员:让您久等了。
柳沼:呵呵呵,我开动了!……这个……失败了(是指很难吃吧)[喝水,继续吃]……
有贺:喂,不用那么拼命吃吧。
柳沼:因为不知怎么的不甘心嘛,而且肚子也饿了。
有贺:……叫你不要拼命吃的。
柳沼:就算这样……
有贺:哈哈哈哈……你这家伙真是顽固呐,哈哈……哈……那个……
柳沼:你已经好久没在我面前大声笑了呢。
有贺:唉?
柳沼:稍微恢复一点精神了吗?
有贺:你不问我原因吗?
柳沼:反正你不愿意说我也不会逼你说的。[继续狂吃]
有贺:这家伙……
柳沼:不行了。
有贺:不行了?
柳沼:就是说呀,果然没法再吃下去了。
有贺:我不是从刚才就一直叫你别硬吃的嘛。
柳沼:话是这么说……
有贺:[笑]为什么?他一和我见面只会惹我生气,能不见就不想见到他。虽然这一定没有变,但是今天和他在一起,很开心。
柳沼:累了的话就睡觉吧,到了我会叫醒你的。
有贺:哦……[瞬间睡着= =]
柳沼:喂,到房间了。
有贺:不拿钥匙的话……唉?……为什么这家伙会有我家的钥匙?……喂……这,这里是……
柳沼:你呆着干嘛,快进来吧。
有贺:[被拉进,估计是重心不稳倒在柳沼怀里了]唉?……啊……
柳沼:……嗬,呀,今天还真积极呐。我很高兴。
有贺:你竟然骗我!
柳沼:骗你什么了?
有贺:这里……不是love hotel吗?!
柳沼:对,你说的很正确。
有贺:你这个!
柳沼:你老实点!……不是累了吗?对于男人来说,这种时候是最重要的。
有贺:什么最重要的……
[kiss]
有贺:……放开我……
柳沼:你知道你自己是什么样的脸色吗?像快死了一样疲惫的表情糟蹋了一直很漂亮的脸哦。
有贺:那个……还不是被你带到东带到西累出来的嘛!
柳沼:不只是这样吧。
有贺:……
柳沼:我只是不希望你觉得疲累……玲一郎……
有贺:……啊……笨蛋,住手!
柳沼:好了,放心交给我吧。
有贺:……不行,就是不行……
柳沼:就现在听一次我的话吧……没关系,我会让你舒服的……
有贺:……
柳沼:感觉舒服吗?
有贺:……不要……
柳沼:玲一郎在说谎哦。
有贺:……已经……
柳沼;可以啊,不管多少都可以……
有贺:……啊……呃……怎么办,又做了不该做的事……
柳沼:玲一郎……
有贺:什么?柳沼?你把什么……
柳沼:没办法,看到你那么淫荡的样子,有点忍不住了。
有贺:放开我!这和约好的不一样吧!
柳沼:就算是这样吧,我希望你能理解我的情况。
有贺:那种事我不想理解!放开我!
柳沼:我不是帮你忙了吗?售后服务嘛。
有贺:……卑鄙的家伙!
柳沼:我喜欢你,玲一郎。
有贺:笨蛋!放手!……啊……停下来……
柳沼:……身体放松……
有贺:啊……
柳沼:玲一郎……
有贺:……不管他说得多好听,我决定再也不相信这个男人。被骗的我,真是个傻瓜。


Track5
柳沼:唉……
同事:怎么了,柳沼?你叹气还真是少见。
柳沼:恩?是啊……我碰到很多不顺心的事。……玲一郎也真是,反正不是挺好吗,又不是第一次了,干嘛发火发那么大。
同事:嗯!
柳沼:啊?
同事:阿咧?你们两个。
真岛:老师,终于找到你了。
冈本:打搅了。
柳沼:你们倒是很清楚这里嘛。
冈本:从老师的fan club的同学那里问来的。我们有事想和老师商量。
柳沼:都跑到这里来了,看来很重要吧。
冈/真:是的。
柳沼:我知道了。老板,我换到那边的座位去了。
老板:请自便。
真岛:广濑真的做的太过分了。我一个人就算了,其他人的话他一点都听不进去。上个星期也是,下期将要举行的球类比赛项目的数字已经填满了,广濑却要把我的队伍的人数减少,这样会使我很难堪的。而且他说一定要按照历年那样来举办,我们学生会委员说什么都没用。[喝水]
柳沼:原来这样。已经引起这么大的非议了。
冈本:我果然还是没提出什么有用的意见。
真岛:对不起,冈本君。谢谢你帮我想办法。
冈本:不要这么说,我根本没派上什么用场。
真岛:没有这回事,你听我诉苦真的帮了我大忙。说起来,白萌学院还真好,学生会长很好相处。
冈本:唉?……呃,哈哈……哈。
真岛:老师!
柳沼:呃?怎么了真岛,不要突然叫得这么大声。
真岛:拜托你了,请和广濑谈一次吧。这样下去,他真的会被撤职的。
冈本:我也摆脱老师。真岛真的非常烦恼。
柳沼:我知道了。广濑那里我试着去说说。
冈/真:真的吗?
柳沼:啊。
冈本:太好了,终于没有白来。
真岛:对阿!
柳沼:唉,变得越来越棘手了。
柳沼:好,坐下吧。
广濑:要和我谈什么?
柳沼:啊,那个……我听说最近你变得有点奇怪。
广濑:我吗?没有那种事。到底是谁……是真岛吧,对老师说这样无聊的事。
柳沼:恩?啊,是吧。
广濑:我不知道她是怎么对老师你说的,但是她好像对于我决定的事情无论如何总是全部反对。我像老师大概也知道,真岛……不只是真岛,学生会的其他委员,都不想理解我。
柳沼:确实很奇怪阿。
广濑:但是没有需要老师担心的事。
柳沼:你果然变了呢。
广濑:没有。
柳沼:不,我觉得现在这种状况是从文化祭之后才开始的。
广濑:……
柳沼:为什么要一个人逞强、不和别人一起做呢?
广濑:我,反正……
柳沼:想像白萌学院的园田那样一个人努力吗?
广濑:你是说我羡慕园田吗?所以我在做这种哗众取宠的表演(standplay)给别人看吗?
柳沼: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
广濑:大家都是这样,总是拿我和园田比,所以真岛他们只会反对我的意见。
柳沼:广濑,那个,我没有打算批评你。我只是担心……
广濑:担心?哼,真的吗?
柳沼:什么意思?
广濑:因为老师你其实很讨厌做麻烦的事吧。
柳沼:怎么回事?
广濑:对普通学生来说,有这样的老师很困扰。但是我完全不介意。我相信学生会的工作我一个人就可以做得很好。我和真岛一合不来,你就积极地来劝说我,这不是你的本意吧。要是老师执意要做,搞得不好就可能反过来成为老师的责任问题了。老师你不用来劝我,本来老师你不在的话我想也许会进行得更顺利。
柳沼:广濑……
广濑:哼。
柳沼:广濑,你想怎么看待我随你的便,我作为学生会顾问也有许多不足。但是你要是一直这样不听取周围同学的意见一意孤行的话,理所当然会被撤职的。
广濑:撤职?……开玩笑的吧……
柳沼:这种事情怎么能开玩笑。再和真岛他们好好谈谈吧。你很聪明,应该知道怎么做吧。
广濑:……呃……我走了。
柳沼:啧。嗯,真不好的感觉,像在玩弄别人的弱点一样。


Track6
原田:……嗯……
有贺:气都喘不过来了,简直好像是我做了什么坏事一样。诶。
原田:好慢呐。
有贺:啊,是啊。
原田:说好四点来的,现在已经四点十五分了!
有贺:园田这家伙,不知道在干吗呢。园田,你在干什么?放过我吧。坏了坏了,怎么办?[冲出去]
原田:有贺老师?
有贺:我去找园田。
有贺:园田!
A:老师在找园田吗?
有贺:啊,是的。你看见他了吗?
A:园田啊,四点之后好像有事的样子就走了,是吧!
B:啊,那样偷懒,真羡慕他啊。
C:就是期末考试期间也这么放松。
有贺:……早退……早退啊……
B:老师,怎么了?没事吧?
有贺:啊,没事。
原田:早退了?!
有贺:果然……
原田:你是说园田把我叫过来自己却早退了!
有贺:真是对不起。
原田:那家伙到底想干什么?即使是学生会长,这么多缺席,能对别的学生起表率作用吗?!
有贺:我也对园田说过了,但是……
原田:哦,园田连有贺老师的话也不听了吗?……我本来不想这样说的,但是有贺老师平时太纵容学生了!……
有贺:啊~ ~麻烦了~ ~
有贺:Goodbye boys.
众:Goodbye Mr.Arika. Thank you very much.
有贺:园田!
园田:什么事?
有贺:有话想对你说。
园田:噢。
园田:嗬,在这样隐蔽的地方两个人独处,我都想做不该做的事情了。
有贺:园田:你昨天叫了原田老师之后又无视他自己回去了吧。
园田:呃?啊~ ~呵呵呵呵……
有贺:不要“呵呵呵呵”,你这样做,搞不好要留级的。
园田:留级啊,那也不坏啊。又能和小有共度漫长的时光……
有贺:园田!
园田:呵呵……
有贺:总之,不要再去打工了,别再开玩笑。
园田:我反正没打算开玩笑。
有贺:园田!
园田:想说的话就这些?我不快点走的话就不行了,打工要迟到了。
有贺:说起打工,你到底在打什么工?
园田:呵呵,秘密~ ~那么再见了,有贺老师。
有贺:喂,园田,话还没说完呢!这个样子被年级主任骂也没办法呀。但是话说回来,打工……啊?难道是危险的工作?不要开玩笑![跟去]
有贺:我到底在做什么呀,竟然跟踪学生。
柳沼:哟!
有贺:啊?
柳沼:你在干什么呀?
有贺:啊。
柳沼:你到新宿来很少见呢。
有贺:你才是,到涉谷这块地方来不难为情吗?(到底是……怎么回事?……= =)
柳沼:我啊,这个这个,前辈们拜托的参考书,我是为了帮他们到书店里去买才来的。说起来,从刚才开始你就偷偷摸摸地干嘛?看起来简直就象是在跟踪谁嘛。
有贺:跟你没关系。园田……园田……
柳沼:呐,玲一郎……
有贺:笨蛋!不要叫那么大声。
柳沼:呃?
有贺:会被听到的。
柳沼:你在说什么啊?
有贺:你跟来干什么!
柳沼:哈?
有贺:把园田跟丢了!
柳沼:什么啊,你在跟踪他啊。
有贺:对啊。本来还想找到他在哪里打工的,都怪你那时候叫住我![掐柳沼的脖子?]
柳沼:咳……咳……难受……等……一下……园田不是在那里嘛。
有贺:诶?园田?在咖啡店打工啊。
柳沼:唉,呐。不好意思,有话和我说吗?反正我现在没事……
有贺:坏了。
柳沼:喂……喂,干嘛连我也非要藏起来不可?
有贺:好了。你被发现的话,我也会被发现的啊。
柳沼:那么,园田打工有什么问题吗?不是蛮好的,打工也是一个人生经验嘛。
有贺:明明什么都不知道就不要乱说。
柳沼:那你告诉我一点吧,你们怎么了我完全不明白。
有贺:十二月份开始的时候,园田那家伙突然不来上学了,明明这样下去会留级,他却谁的话也不听。问他为什么打工,就用什么“有想要的东西”的理由来搪塞,最后还是没说为什么。所以我才擅自……
柳沼:所以就那样跟着园田来了。
有贺:园田他虽然以前曾经说过要和我在圣诞节约会这样的傻话,都怪那家伙,现在哪是讨论圣诞夜的时候。
柳沼:在圣诞夜约会?
有贺:干嘛,约会的话已经拒绝了。因为对方是学生,而且还是男的。
柳沼:的确不去上学是很麻烦,去打工的理由只有“为了想要的东西”……他想要什么,你心里有底吗?
有贺:嗯……这种事我怎么会知道。
柳沼:嗯,你看上去好像学生的事全都清楚,其实是什么都不知道的家伙呢,完全都不懂。
有贺:啊?……那你又怎么样了,身为老师却轻佻风流,这边勾引一个女孩,那边勾引一个女孩。
柳沼:哼,这到底是哪年哪月的事啊。
有贺:什么什么时候.,不就是前一阵子的事嘛。而且,有空来管我的闲事的话,先去干你自己的事吧。广濑君的事情到底怎么样了,顺利解决了吗?
柳沼:……
有贺:你倒是说点什么呀!
柳沼:我的事不用你操心,已经和他谈过了。而且我和女孩子怎么样的事全是流言。呵呵~ ~
有贺:什么?
柳沼:你不是最清楚吗?我现在喜欢的,是你。
有贺:干嘛突然在大街上说这样的话,你精神正常吗?
柳沼:正常是正常,我不是一只说我是认真的嘛。你要到什么时候才相信啊?
有贺:那种事,我怎么可能相信!
柳沼:你怎么那么固执。
有贺:我可不想被你这么说!
柳沼:可恶!真是的!
有贺:啊哦?喂……
[kiss]
园田:久等了。
女A:啊!开玩笑的吧!
女B:干什么,不要发这种怪声音。
女A:因为那边,男同性恋!
园田:啊?骗人……老师?[盘子翻掉]
女B:讨厌!
老板:客人!没事吧?!真是非常对不起。喂!园田,你心不在焉地干什么?快点打扫……
园田:怎么回事?为什么老师会和那家伙kiss?
有贺:……呃……嗯,唉,园田,那个……
园田:老师,午休的时候原田说我很讨厌了吧。
有贺:你看见了?嗯,看见了的话应该清楚了吧。你去打工什么的,别的老师也很担心。园田,你到底为了什么去打工的?今天你无论如何要告诉我。不能回答这种理由我不会接受的。
园田:……
有贺:园田!
园田:为了经费。
有贺:什么的经费?
园田:不是要和小有去约会嘛。圣诞节,以前不是邀请过你了吗,你难道忘了?
有贺:圣诞节?约会?经费?啊……你在开玩笑吧。
园田:我没开玩笑!
有贺:但是,经费什么的,即使去约会,也不用这么麻烦地来打工吧。
园田:不是这样。餐厅、晚饭、宾馆,还有礼物,没有很多钱不是不够吗。
有贺:……你……现在谁也不会去约那样奢侈的会呀!
园田:有什么不好,我就是想和小有这样约会!
有贺:那个,我不是已经拒绝了吗!而且我是男的!同样是男人的你邀请我不是太变态了嘛!
园田:变态?小有你竟然说我变态……
有贺:不……不是这个意思……
园田:那是什么意思?小有你嘴上说我变态,自己不是和那个男人kiss吗?
有贺:被看见了?那个白痴!
园田:老师……
有贺:园田,那个……喂,园田你在干什么?
园田:老师你被那个男人kiss了呢……
有贺:园田!住手!你干什么……
园田:老师……
有贺:不好了,开什么玩笑!……疼疼疼疼……[使劲推开]
园田:老师……
有贺:……你啊,想比力气的话找别的老师吧,我对这个不在行呐……呵呵……什么啊,到底算什么嘛,难道,园田想做这种事……啊,吓了我一跳,真是的……
园田:……[转身离去]
有贺:……园田,那个……呃……怎么办呐?


Track7
有贺:呃?
柳沼:哟!
有贺:啊。
柳沼:喂,怎么了?你很奇怪啊。不会已经忘记了昨天和我kiss的事了吧。喂喂,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有贺:没什么。
柳沼:不是没什么吧。是不是园田的事?
有贺:你怎么会……
柳沼:果然呢。
有贺:昨天你问我园田到底想要什么,我当时不知道,所以今天试着问了他。
柳沼:然后呢?
有贺:他说他想要的东西,是约会用的经费。
柳沼:约会?那么然后?
有贺:是啊,要和我约会。虽然以前早拒绝了,但是他完全没有听进去。那家伙听我说两个男人约会很变态之后,就因为我和你kiss而生气了。
柳沼:啊,被看见了啊。你怎么对他解释的?
有贺:解释?我根本没法解释吧。你要我怎么对他说?不光是kiss,其实已经被你做过了,这种话能和学生说吗?!
柳沼:那么再然后?
有贺:园田一气之下想和我kiss,但是我拼命反抗,园田就离开教室了。我从来不知道他认真到这个地步。不,不是这样,我就算知道,也装成不知道的样子。太困扰了,我一直都划出认真的话就太困扰了这条界线。你笑吧,结果最后还是你说的对,我简直就什么也不懂。你笑好了!
柳沼:不要哭了。
有贺:呃?
柳沼:园田的事没你想的那么严重,不要担心成这样。我可不是你想象的那么过分的人哟。晚饭呢?吃过了吗?
有贺:唉?
柳沼:不要“唉”呀,晚饭啊!晚饭!
有贺:还没吃。
柳沼:是嘛,我也没吃。好!我做好东西给你吃!
有贺:唉?
柳沼:那么,我开动了!
有贺:……我开动了。
柳沼:你快吃啊,肚子饿了就不要想什么正事。
有贺:……好吃极了……
柳沼:是吧!你么快吃吧。
有贺:啊。
柳沼:碗盘我来收拾,你先去睡吧。
有贺:……嗯……
柳沼:干嘛,这么不信任我啊。算了,这也是理所当然的。我不会强迫你的,但是谁一下比较好哦。累的时候,睡觉是最好的了。
[柳沼一边洗碗一边哼歌]
有贺:很开心的样子呐。唉,园田现在怎么样了呢?还在打工吗?嗯,怎么办才好呢?怎么办……[睡着]
[第二天清晨]
有贺:啊咧?
柳沼:你醒了啊。早上好。
有贺:……早上好。早上好?
柳沼:你睡得真香啊。
有贺:什么?
柳沼:再等一会儿早饭就做好了。
有贺:你……你昨晚在这里吗?
柳沼:呵,对啊。适当地借了一下你的被子。
有贺:难道……你没做什么变态的事情吧?
柳沼:那种事你问一下自己的身体不就行了。
有贺:……对不起。
柳沼:没关系,没办法嘛,因为有前科。
有贺:那个……不,但是……
柳沼:嗯~比起昨晚脸色好了很多呢。好,这样我就放心了。
有贺:你不用一直呆在这里也可以……
柳沼:我说你呀,你那种状态,我能安心扔下你不管吗?为喜欢的人而担心不是理所当然的嘛。
有贺:呃……
有贺:园田。
园田:听说有人等我,原来就是小有啊。
有贺:啊,真对不起,到你打工的地方来打搅你。……园田,我很抱歉!
园田:啊?
有贺:约会的事情,很抱歉我真得不能去。
园田:老师?
有贺:那样的话,除了约会没有其他理由的话,就不要打工了,来学校吧。请认真地来上学,期末考试已经迫在眉睫了。
园田:……好吧。
有贺:真的?
园田:但是,有条件。
有贺:条件?
园田:是的。我不打工也行,但是小有要和我交往。不只是约会,是作为恋人长久地交往下去的意思。
有贺:交往?我,和园田?
园田:这样的话,我马上放弃打工像以前一样到学校拼命读书也可以。
有贺:我如果拒绝的话,他就会一意孤行地继续打工;要是我和他交往……但是……唉,园田!我做不到!对我来说这不可能!
园田:……你既然这样说,我不去上学也没关系吗?!
有贺:这不是做交易,园田。答应和你交往很简单,但是这样我就没有对你坦诚相待。而且,就算我答应了,也会百般不情愿,那样你就满意了吗?那就是你真心希望的吗?不是那样的吧,你不是说你说的都是真心的吗。那样,我也说真心话,我真的办不到。
园田:[哭]。
有贺:虽然不能和你交往,但是你是我最重要的学生。这是真的。我在学校等你,星期一正好一起走吧,呐。
[柳沼拍了有贺一下]
有贺:呃?
柳沼:干嘛叫出声?
有贺:你?柳沼?你没回家吗?
柳沼:嗯,就是这样。我担心你嘛。
有贺:你从什么时候开始听的?
柳沼:不好意思,从刚开始吧。
有贺:这家伙!
柳沼:没关系,那家伙也知道嘛。[捶一拳]
有贺:痛……
柳沼:好!去喝酒,喝酒!
有贺:哈?
柳沼:好了好了,这种时候最适合喝酒了!
有贺:到底……现在的高中生……呃……都在想些什么啊……
柳沼:嗯嗯。
有贺:干嘛……呀……你,有好好……听人家讲话……吗……
柳沼:是,是,我在听。
有贺:那就好……全部都是我错……那家伙……完全……[睡着]
柳沼:喂!在这里睡觉会感冒的。这样信赖我好吗?[搬到卧室]……带着这种无邪的表情睡着了,真是令人担心呐。[拿钥匙]借我了。
[出去,锁门]


track8
[电车上,园田回忆。有贺:即使和你交往,也会百般不情愿。那样你就满意了吗?]
园田:不用说得那么清楚也可以。唉……啊咧,樱泽学院的广濑?
广濑:……[想吐]
园田:身体不舒服吗?
广濑:……
园田:算了,不舒服的话下一站下车就行了。[车到站,广濑没下车]那个白痴!下车了![强行拉广濑下车]
广濑:唉?……啊?电车开走了!……你在干吗啊?
园田:好了,稍微休息一下吧。身体不是不舒服吗。
广濑:……你不觉得太安静了吗?你也有没精神时候啊?
园田:身体不好不要勉强说话,没精神的是你吧。
广濑:对不起。
园田:道什么歉,休息一下能不难过就好了。
广/园:哈哈哈……
广濑:你竟然也有没精神的时候呢?
园田:我也是人啊,当然也有这种时候。
广濑:是呀。你……
园田:干嘛,中途停下来不说,让人不爽呐。
广濑:学生会里有棘手的事吗?
园田:学生会啊。唉……哎!我啊,这段时间都只是在打工,学生会的事都扔一边去了。
广濑:唉?
园田:就是这样,和宏全部一个人承担,大概生气了吧。算了,这些那些全都是我自己种下的苦果也没有办法。你问我这个是遇到了什么事吗?
广濑:……我才是没法顺利地干好。
园田:啊?
广濑:从那之后发生了许多事,不管我怎么着都不能按照我想的去进行了。还因为琐碎的小事把真岛惹哭了,也许真的是我弄错了。
园田:双方不能融洽相处啊。
广濑:嗯。园田也有烦恼的事啊,可能一直是我误会了。
园田:这家伙也真不容易啊。呐……
广濑:嗯?
园田:如果是你的话……那个……如果是广濑你的话……我随便说说啊。
广濑:啊?嗯。
园田:比如,就打个比方,自己因为喜欢一个人而给对方带来麻烦的话,如果是你,你会怎么办?
广濑:那样的话,就放弃。
园田:放弃吗?
广濑:因为,是喜欢的人对吧?
园田:嗯!
广濑:给喜欢的人带来麻烦就不好了。
园田:是嘛……是啊。哎。
广濑:园田?
园田:呃,不好意思,什么事也没有。广濑,身体怎么样?
广濑:嗯,已经没事了。
园田:是嘛,那么也该回去了。
广濑:嗯。
冈本:老师!有贺老师!
有贺:啊咧?冈本?
冈本:我刚刚正想去老师那儿。
有贺:怎么了?学生会有什么问题吗?
冈本:不是的,京介出现了,在学生会室工作呢。
有贺:哎?
[开门]
园田:和宏,那个学生大会的……
有贺:园田。
园田:啊?……小有?呵呵,就像你看见的,书架上都堆得像山一样,不介意的话请出去好吗?
有贺:园田……
园田:老师,不要摆出这种表情嘛。我从今天开始要好好干了。
有贺:难道是……梦?
园田:和宏,真是不好意思,从现在开始学生会的工作我会做好的。
冈本:是嘛,太好了太好了,你这家伙害我一直担心到现在……
园田:痛痛……
冈本:不痛的吧,我在这里可是积累了好几个礼拜的痛苦回忆呐。
园田:好了,现在开始有我在了,全放心交给我吧。和宏,马拉松赛奖品的回执,还在那边未定的班级的教室里,快去拿过来吧。
冈本:从现在就开始啦!
园田:这些书再不快点整理也不行了吧,就拜托你一下呀。拜托你了呐,就这样了。
冈本:真是的,刚来学生会,也只能这样了。[开门走]
园田:我,有话想和小有说。
有贺:什么?难道……
园田:小有,前一阵子,在英语准备室里……对不起,我希望小有能回心转意,只想着圣诞夜约会的事,结果只是给小有增添了麻烦。所以,现在我要做我不得不做的事,这样小有也不会再被原田批评了吧。
有贺:园田……
园田:啊,还有,有一点必须要澄清的是,虽然我放弃打工,但不代表我就放弃了小有。
有贺:哈?
园田:就是这样。
有贺:那个……园田……
[门开了]
冈本:久等了。
园田:噢,辛苦了。那么再见,老师,我们要商量点事。
有贺:我要办的事情已经结束了啊。
园田:和宏,全都弄好了吗?
冈本:嗯,这是所有的了。
[关门]
有贺:只是说了自己想说的话,马上就把我赶走了,这点和以前一样还是没变。我本来以为他长大了,只是一厢情愿啊。呵呵呵,真是的。


Track9
[门铃]
柳沼:哪位?
有贺:我是有贺。
[开门]
柳沼:啊?难以置信,真的是你啊。
有贺:不要把人家说的像鬼一样好吗。
柳沼:也是。你还是第一次来这里吧,碰到什么事了吗?
有贺:是呀!园田今天来学校了!而且约好从今开始要好好学习了!
柳沼:你来这里就是为了告诉我这个?
有贺:是啊。
柳沼:为什么?
有贺:嗯……因为……
柳沼:反正下次见面的时候再说不是也可以吗?
有贺:话是这么说,可是我不知不觉地就……
柳沼:不知不觉?呵,你潜意识里想见我,是这回事吧?
有贺:唉?不是这样的!只是觉得给你带来了许多麻烦,所以把结果告诉你比较……
柳沼:[笑]。
有贺:是真的!园田能来学校我太高兴了……
柳沼:是,是。
有贺:对了!钥匙!
柳沼:啊?什么钥匙?
有贺:我来不只是为了园田的事,柳沼,你把我家的钥匙拿回来了吧。
柳沼:啊,什么嘛,原来是这件事。
有贺:什么原来是这件事!
柳沼:你没有备用钥匙吗?
有贺:当然有。可是难道有备用的你就可以拿走了吗?
柳沼:那样不是挺好。
有贺:不好。总之快还给我。
柳沼:你还真是纠缠不休。我知道了,在隔壁的房间……怎么了,你不要了吗?
有贺:……
柳沼:是这串吧。
有贺:是的,快还给我。……啊~ ~喂,你在干什么?……呃……
柳沼:呵呵,有感觉了吗?
有贺:不要开玩笑!好了,还给我!
柳沼:不行。
有贺:……嗯……柳沼!
柳沼:连续两天看着你的睡相但是一直都没有出手嘛,你不觉得应该好好奖励我一下吗?
有贺:不觉得!
柳沼:是嘛,那么,玲一郎总算来我家玩了,这种机会错过了的话不是……对吧!
有贺:什么对吧,什么啊。……等一下……你怎么不住手啊……啊……
柳沼:……我喜欢你。……背脊也很有感觉吧……
有贺:……太奇怪了……这种事……
柳沼:不奇怪,偶尔也坦白地正视一下自己身体的欲求嘛。……玲一郎,腰抬起来。
有贺:不要……
柳沼:没关系的,马上就好。
有贺:……什……什么……啊……笨蛋,你在干什么?
柳沼:事到如今还什么呀,不这样做你会受伤的。
有贺:……啊……够了……
柳沼:……还不行……痛吗?
有贺:嗯……
柳沼:我要动了。……这里吗……不要夹那么紧……好舒服……
[清晨]
有贺:嗯?……啊咧?不在?我昨晚……
柳沼:不奇怪啊,这样蛮好。
有贺:我到底怎么了?……什么?已经七点半了?……唉……便条?[柳沼:好像让你很累了,那么我先走了。昨晚多些款待。]
有贺:……多谢款待?原来是这么一回事啊,对那家伙来说昨晚的事就是那种程度啊。嘴上说着怎么喜欢我,作好承诺之后却只留下一张便条简单地敷衍我了事。归根到底对他来说,我就只是这种程度的存在啊。


track10
(翻译比较乱……大家意会……默)
樱井:free talk的corner咚咚咚。(13还真是……= =|||)
众:[笑]。
森久保:放松心情啊。
樱井:不行吗?
森川:不是蛮好的嘛。
樱井:不好意思。完全哄我呢。啊,我是出演有贺玲一郎的樱井孝宏。说起free talk,总之,感想什么的,请一个个地陈述……
森川:我是出演柳沼敏明的森川智之,这次出演老师非常高兴。和学生交往,不对,没交往,是老师同志呢,也做了很多……啊,对啊,关于学校的事情,怎么样才好呢?哎……老师,该怎么说,有点年轻,设定是24岁,樱井君是26岁。
樱井:是呀,我比较年长。
森久保:啊,原来这样啊。
樱井:我很吃惊呢。
森川:反正那样的年轻,从我的角度来考虑,完全是两个年龄阶段,所以觉得太年轻了一点。不过,也不是那么不协调,非常高兴啊。然后,森久保君。
森久保:我是出演广濑克的森久保祥太郎。
森川:全部内容都看过了吗?
众:[笑]。
森久保:觉得完全没法融进这里的气氛啊。这次对这部作品的感觉,两位对drama的掌握、角色的控制之类的,特别是激情戏演得非常好。虽然真的不是全部都看到了,但是我真想一边细心体会一边配音。
森川:森久保这家伙是这次的重点呢。
樱井:就是说呀。
森川:搅得乱七八糟的角色。
樱井:对啊,小祥。
森久保:完全不是我的责任嘛。就是这样打算的,今天就结束吧,之后再配剩下的部分,就是这样的感觉。
森川:怎么简直好像在drama录制中途的时候作的free talk嘛。
樱井:是啊!
森久保:不是这样的。
樱井:已经全部结束了。
森川:一定结束了。
森久保:请出演关键人物、出演玲一郎的……
樱井:我是出演有贺玲一郎的樱井孝宏。我的角色比森川先生的年长,实际上我是刚刚才知道的。来到这里就想“噢,26岁啊”,“哇”。稍微有点吃惊,自己怎么会比较年长。事实上,虽然年龄比较大,但是有贺玲一郎给人一种哥哥的感觉。虽然在年龄上更有哥哥的感觉,怎么说,一开始却总是处于被动,但是突然也像有出息的哥哥的腔调了。想要拿出强悍的方面,但是摊子摊得太大了,总觉得有些地方不足,真的很苦恼。
森川:真厉害啊,樱井君很擅长演小孩。
樱井:哈哈哈……
森久保:这种都没听到过呢。
森川:托你的福这个free talk 稍微短一点。
樱井:反正,整篇的同性恋,请无论多少遍都要认真仔细地听。以上是free talk。
2
樱井:嗨,free talk corner第二部分。
众:耶!
樱井:我是出演有贺玲一郎的樱井孝宏,请多多关照。
众:耶!
樱井:那么首先,请一个接一个说说感想。铃村健次君……哈……
铃村:啊?不是健次,是健一。要说什么呢?我是铃村健一,出演和宏,也就是冈本。呀,大家想起来了吧?[众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不会不知道吧?我是出演冈本和宏的铃村健一,大家辛苦了。呃,这次就按照最初想好的方法来做了……让大家吓了一跳,我用比较可爱的感觉去配音,很脱线,让大家受苦了。怎么样?[众笑。伊藤:什么东西呀,你在说什么我一点也没听懂。]感想可以结束了吧,就是这样的感觉。到底是什么感觉?
樱井:真会捣糨糊,那么健太郎哥哥。
伊藤:我是出演园田京介的伊藤健太郎,我演的怎么样呢?
铃村:演得很好啊!
伊藤:是嘛?
樱井:这样就没了吗?
伊藤:不,还有……对不起……呃,只是在剧中要胡搅蛮缠比较困难一点。[笑]
樱井:就这样呢,说的也是。
[众笑]
樱井:接下来皆川桑。(根本就没听出来是皆川纯子桑的声音……汗)
皆川:我很紧张啊,几乎都是第一次见面。也不算第一次,工作上大致……
樱井:我是樱井,81Produce的樱井孝宏。
皆川:这个当然知道。两位都是很有名的人物。
伊藤:两个人都?
皆川:健太郎的事我都知道,因为在一个事务所。实在是很紧张。几乎没有女声优,我的心不停地跳。[笑]总算配完了,我配的不太坏吧?
众:嗯,哎?哈……
皆川:只是有点在意……今天不熟练。
铃村:很好啊。你很老练的。在大家面前表现得很好。
皆川:谁呀哈哈。
樱井:好,就是这样的感觉吧。整篇我们都很认真地去演绎,那个……请快乐地听。以上是Free talk第二部。再见。
众:再见。
皆川:我是出演真岛的皆川。

酥墨想吃草莓大福
等一个三厨爆炸x 鬼丸国纲什么...

等一个三厨爆炸x

鬼丸国纲什么衣服啊画的我一头问号哈哈哈

等一个三厨爆炸x

鬼丸国纲什么衣服啊画的我一头问号哈哈哈

ハンミョウ

.//鬼丸邪教召喚活動


因為斑貓非要自己鍛鬼丸於是聽了兩張森三的BL抓(何???


1. 月の砂漠をはるばると[森川智之×三木眞一郎]


miki初受哈哈哈哈。但其實這張不太分的出攻受吧?因為很清水幾乎等於沒有船戲,而平時的強/弱勢在船上可以是相反的呀。
這個故事邏輯上很奇怪的地方是,既然mori的角色是生性自由的artist(鋼琴家),玩欲情故縱那一套就感覺人設崩了,想讓miki把他栓在身邊就很違和,那他就是偽生性自由。大概是因為我始終認為,這種設定下,自由是比愛更重要的東西?
然後miki的角色既然是個不知人間疾苦的少爺,被這麼擺一刀不會覺得自尊心上過不去嗎?就...

.//鬼丸邪教召喚活動


因為斑貓非要自己鍛鬼丸於是聽了兩張森三的BL抓(何???


1. 月の砂漠をはるばると[森川智之×三木眞一郎]


miki初受哈哈哈哈。但其實這張不太分的出攻受吧?因為很清水幾乎等於沒有船戲,而平時的強/弱勢在船上可以是相反的呀。
這個故事邏輯上很奇怪的地方是,既然mori的角色是生性自由的artist(鋼琴家),玩欲情故縱那一套就感覺人設崩了,想讓miki把他栓在身邊就很違和,那他就是偽生性自由。大概是因為我始終認為,這種設定下,自由是比愛更重要的東西?
然後miki的角色既然是個不知人間疾苦的少爺,被這麼擺一刀不會覺得自尊心上過不去嗎?就這麼容易上套了?
hmmm,大概因為這張抓太短了,轉得很快,就不太讓人信服?


2. よくある話 [森川智之×三木眞一郎]

 
這張抓從頭哈哈哈哈哈哈哈到尾。 
miki那個角色無比迷糊,前妻假孕10個月一直沒發現(於是變成了前妻23333),醉酒被mori推倒後,感想居然是:喂你到底在幹嘛?你這麼受歡迎的人幹嘛要找我這種中年大叔?應該和更相配的人在一起吧?總之先回家吧。 
可以說是毫無shock波瀾不驚的反應,超萌。 

然後這兩人腦迴路清奇,對話無比好笑。mori還有個糟糕愛好,喜歡看年上ren妻shu女的a什麼v……而他最喜歡的那個女優正好是miki的前妻(…………),什麼鬼劇情XD

我之前第一次聽森三,因為miki用的少年音,就很崩潰聽不下去。沒想到森三相性那麼好!(突然沉迷無法自拔…… 


轉眼到了0點。開鍛。

在斑貓鍛了100多次之後,各種歪,歪爺爺歪父上歪小豆,慢慢失去耐心……問能不能讓泉喵來。—— 綠盾。(不太情願地答應了)

泉喵鍛了2個物吉,不愧是德美組好夥伴。

又鍛了一會兒覺得還是回想組靠譜一點。

換了珠子,珠子第一鍛咔咔咔,第二鍛青江……非常符合刃設Orz

又換了爺爺。要是爺爺也不行的話打算換典典來,正要換的時候爺爺鍛出來了。



結論:雖然森三意外好吃但并沒有什麼luan用(。

啊哈哈
整理柜子,翻出了远古时期的碟

整理柜子,翻出了远古时期的碟

整理柜子,翻出了远古时期的碟

再见了👋🏻

这两件我都好想要啊超可爱,但是看了看代购一千多……

这两件我都好想要啊超可爱,但是看了看代购一千多……

花梨涉

【声优】戦争ゲーム 28

(新角色上线,文章大概是三条线的展开,如果忘记了剧情请务必在合集里在回顾前面的剧情。)


☞阅读巨坑前,先说说注意事项。


☞架空世界,有点严重ooc,背景在一战到二战期间的日本,但是会有很多现代元素的加入,是一个关于异能的故事,人设会随着剧情发展而改动,所以之前的人设就没有啦!


☞因为世界观过于复杂,所以我会在文中进行一些解释,这样会好理解点(明明就是你懒!)


☞人物过多,人物背景复杂,所以没有看到自家声优的妹子和太太们也不要太激动,看不懂的可以评论戳我√广泛接纳各种好的点子或者建议或者声优小剧场~


☞话不多说,正文开始!...


(新角色上线,文章大概是三条线的展开,如果忘记了剧情请务必在合集里在回顾前面的剧情。)


☞阅读巨坑前,先说说注意事项。




☞架空世界,有点严重ooc,背景在一战到二战期间的日本,但是会有很多现代元素的加入,是一个关于异能的故事,人设会随着剧情发展而改动,所以之前的人设就没有啦!




☞因为世界观过于复杂,所以我会在文中进行一些解释,这样会好理解点(明明就是你懒!)




☞人物过多,人物背景复杂,所以没有看到自家声优的妹子和太太们也不要太激动,看不懂的可以评论戳我√广泛接纳各种好的点子或者建议或者声优小剧场~




☞话不多说,正文开始!



==========————=========


“请不要害怕,我们不会伤害你们的。”樱井孝宏观察了一下在场的人,目前除了这两人之外,他们并没有在南区遇到任何一个人,和不由得加深了他们的可疑性。



“真的吗?”身材瘦弱的那人站起身来,而他前面还站着一个戴着绿色眼镜的人,用手稍稍挡住了身后的他。



“抱歉,是我太冲动了。”福山润笑了笑 ,他从刚才就瞥见了缠在腰间的护身符,上面大大的“菅沼”姓氏就已经暴露了他们的身份,“是菅沼家的少爷吧,这符看上去很精贵啊。”



菅沼久义猛然将那个护身符遮住,有些慌张地说道:“你……你是什么人……为什么知道我们家……”




福山润又笑了笑,摆摆手道:“只是稍有听说,毕竟菅沼家是南区少有的师道世家嘛,我这种普通平民还是知道些的。”



“是菅沼家的少爷啊……”樱井孝宏若有所思地点点头,毕竟是和自己家有过来往的家族,应该好好做个自我介绍,“我们是北区来的人,我叫樱井孝宏,身旁的这位是福山润,这次来南区是来做个调查的。”



“樱井……是那个拥有最强控制技能的樱井家族吗?”菅沼久义不由得抓紧了身前那个人的衣角,有点慌忙。



“这不敢当,不过一直以来都受菅沼家的关照了。”樱井孝宏伸出手,以表示对他们的尊重。



“彼此彼此。”菅沼久义伸出手,轻轻搭上了对方的手掌,“我是菅沼久义,我前面这位带眼镜的人是间岛淳司,是我父亲的徒弟,也是我最好的亲友。”




“请多关照。”间岛淳司简洁的语言,似乎警戒还没能完全放松。



简单的寒暄也到此为止,福山润向他们了解到了南区的最新动态,东西两区同时派出军队驻守在南区的边境,虽然战火暂时无法延伸进南区,但南区内部有部分的贫民因不满驻军,发动了大大小小的农民起义,皇室方面对此还没有任何的表态。内乱仅靠南区的自卫队是根本无法有效阻止的,他们两人也正因为这样的内乱不得不远离战区,这条路正是逃离的方向。




“是西区那边认为自己有所作为,助长了他们的士气,导致东西两区的战争加剧的。”樱井孝宏脑子里快速闪过各种的因素,“如果是这样,那皇子和天皇的叫板已经彻底被搬上政治舞台了,贵族和整个皇室应该会因此受到很大的影响,这样我们的日子就更不好过了……”



“那北区还不是有我们哨卫所吗?那我们可比一般的军队强多了。”福山润拔了根身旁的草,他不想听那么多的政治问题。




“如果南区的起义力量再强大些,说不定就会形成第三股势力,到时候整个国家的战争可不是区区一个北区哨卫所就能够阻止得了的。”间岛淳司推了推眼镜,军事方面他还是略知一二的。




四人沉默了,现在的国家处在特殊时期,如果不阻止南区的内乱,或许又会重蹈覆辙,变成那个废墟一般的空城。




事情开始棘手起来了,虽然此次到南区的目的已经大致完成,但是为了安全起见,樱井孝宏决定和福山润去东区与森川所长汇合,再一起商量进一步的计划。



菅沼和间岛希望能够一起上路,四人一同前往东区。



而此刻东北两区交界处——




“好久不见了,老朋友。”黑衣斗篷在冷风中被吹起,森川智之看见眼前的这位“老朋友”,不由得“啧”了一声。




“看来很不欢迎我啊……”对方摘下玫瑰面具,一张瘦弱的脸出现在他眼前。



“这么多年你都没变过呢,鸟海。”森川智之也摘下眼镜,虽然他并不常带眼镜出门。




“彼此彼此。”鸟海浩辅不知何时变出一朵玫瑰,向森川智之甩去。




速度很快,森川智之是擦着脸颊躲过的,擦了擦额头的虚汗,笑道:“喂喂,刚上来就这么狠吗?不愧是你啊。”




鸟海浩辅没有回答,只是默默地看着他,虽然没能感受到对方的敌意,但在这个空间里还是无意间散发出一股淡淡的火药味。




“这次出山,想必是有什么大事发生了吧?”森川智之用衣服擦拭了一下镜片,又把眼镜戴上了。



对方余裕的行为不由得令鸟海浩辅感到一丝火大,威胁道:“你就不怕我这次出山来把你杀了?”



“哈哈哈哈哈,我想你也不敢那么做。”森川智之放声大笑,又突然停住,“你知道和哨卫所作对之后的下场吧?”




“那要是我明知故犯呢?”鸟海浩辅也顺着他的意思讲下去,根本没有想好好回答。



“说吧,又有什么要求。”森川智之也不想继续拐弯抹角,直截了当才像是他的作风。



鸟海浩辅嘴角微微上扬,“我需要你们家新招的厨子。”




“我记得鸟海你总是一个人来无影去无踪的,也不至于落魄到来向哨卫所抢厨子吧?”森川智之插了会腰,火药味逐渐加重。



“你知道我什么意思的……”鸟海浩辅冷哼一声,“大家都是聪明人……”



“抱歉这个我不能答应。”森川智之也很快做出了坚决否定的表态,他知道鸟海浩辅是冲着下野紘去的,作为罕见的辅助型能力拥有者,森川智之自然是不能拱手相让。




“那就别怪我手下不留情了。”鸟海浩辅从身旁的树后面拎出来一个人,那正是昏迷了的羽多野涉。



“羽多野君?!怎么会……”森川智之没想到他会拿自己的成员来威胁自己。



“刚好在路上遇到了,这怪不得我。”鸟海浩辅露出一副完全不在乎的表情,似乎把羽多野涉弄晕再抓起来这事根本不值得在意。




“你最好不要逼我出手,经历过那次事情之后,我知道你现在的实力已经大不如前了。”森川智之双手握拳,这是在给对方一个威胁。



鸟海浩辅自然是不想引起矛盾,而且这次的任务已经达成,他也不想陪这个老朋友继续耗下去,“那就下次再见了。”



“咳咳……”被扬起的灰尘呛到,森川智之看不清周围的事物,只能让鸟海将羽多野带走。




北区,哨卫所——




“报!有所长的来信。”轮值的守卫将一封信件交给了正在逗猫的立花慎之介。




“怎么会在这个时间送信……不会又发生了什么紧急事件吧?”立花慎之介拆开信件,果然如他所料。




“全员集合!”




现在留在哨卫所也仅有七个人,除去寺岛拓笃外,其余六人在庭院集合。



“刚才所长来信了,说羽多野被人带走了,具体情况还在调查,他让我们提高警惕,哨卫所随时都有可能遭到入侵。”立花慎之介将那封信交给他们传阅,“刚才润和樱井那边也给我们捎了消息,他们暂时不会回北区,所以这段时间的所有轮值都必须两人一组。”



“这个……要是被寺岛知道了……”木村良平挠了挠自己的头,“会出事的吧。”



“良……良平君……”梶裕贵指着木村良平身后的走廊,微微颤抖的双手不由得令他感到疑惑。



“大家是怎么了……突然紧急集合?”寺岛拓笃的声音虽然不大,但却令在场的人都为之一振。



“寺岛,你怎么出来了。”木村良平赶忙跑到寺岛拓笃身边把他扶住,神情有些紧张,“我们刚刚是在陪立花桑……玩!游戏……对!就是你看立花桑他突然心情不太好,所以我们就陪他玩玩游戏,转换一下心情嘛!”



“木村……”立花慎之介瞪了他一眼,不过为了将事实掩盖过去他只好忍着配合,“啊,对啊,他们是来陪我放松心情的。最近哨卫所还挺忙的……”



“这样吗?”寺岛拓笃微微一笑,“没什么事那我就先回去了。”松开木村良平的手,扶着墙壁走回自己的卧室。




在场的人没有说什么,只不过那种心酸与无助的情绪都揪于在心。



战况混乱,哨卫所处在荒野的郊外,粮食供应已经不足,如果继续留在这里将必死无疑,只能另寻新的驻扎地。




立花慎之介连夜赶工,现在哨卫所需要他撑大局,他必须做好所有的准备工作。




可是再怎么赶工,身体的抗议也逐渐加重起来,立花慎之介能够明显的感受到身体的反抗一天比一天严重。



凛冬将至,冷风一天比一天烈,可是为了节省木柴,屋内常常得不到适时的暖气,立花慎之介也因此咳嗽起来。




“咳咳……”立花慎之介捂着胸口,今天的状态也不是很好啊,果然是因为冬天到了吗……




“立花桑,你是不是感冒了?”寺岛拓笃坐起身来,接过那碗热腾腾的汤,“这碗汤还是你喝吧。”递了回去。




“谢谢你了,拓笃。”立花慎之介揉了揉他的毛发,长叹一口气道:“我已经喝过了,这是留给你的……咳咳……”还是没能忍住,连忙缩手捂住自己的口,沉闷的咳嗽声自然逃不过寺岛拓笃的耳朵。




“立花桑你还是休息一下吧,听他们说你这几天都没好好合过眼。”不知是出自同情还是安慰,虽然他认为这句话根本无法阻止像立花这种人。




不过事实也的确如此。




这是他们需要肩负的使命,来自哨卫所,甚至是来自全体能力拥有者的使命……


==========————=========



拖更了几个月的战争文。。。抱歉今天情人节,然而我更的却不是糖(•͈ᴗ•͈ૢૢ)❊⿻*还有一个被网课弄到心力交瘁的梨花已经要疯了,大家要记得保护好自己啊ʕง•ᴥ•ʔง还有悄咪咪祝自己160粉了,你们的小红心和小蓝手是我更文最大的动力啊!(不要问我为什么在这个点发,那是因为我补作业忘了(*¯ㅿ¯*;))

海云一色

森樱 奴隶系列/野兽系列高能cut(熟肉)

森川智之X樱井孝宏,都是老物了,一个鬼畜攻X傲娇受,一个鬼畜攻X健气受。B站上只有奴隶系列的完整版生肉,野兽系列的番外特典没有完整版,之前就想做了,拖了很久,这次是特地为了FF7的SC的CP做的,所以拼了很多森樱和SC的图,喜欢的话可以看一下。


以下链接不用度盘了,改用mediafire,永久有效:

野兽高能剪辑1-3rar

http://www.mediafire.com/file/pjkztffanaevbu2/%25E6%25A3%25AE%25E6%25A8%25B1%25E9%2587%258E%25E5%2585%25BD%25E7%25B3%25BB%25E5%2588...

森川智之X樱井孝宏,都是老物了,一个鬼畜攻X傲娇受,一个鬼畜攻X健气受。B站上只有奴隶系列的完整版生肉,野兽系列的番外特典没有完整版,之前就想做了,拖了很久,这次是特地为了FF7的SC的CP做的,所以拼了很多森樱和SC的图,喜欢的话可以看一下。


以下链接不用度盘了,改用mediafire,永久有效:

野兽高能剪辑1-3rar

http://www.mediafire.com/file/pjkztffanaevbu2/%25E6%25A3%25AE%25E6%25A8%25B1%25E9%2587%258E%25E5%2585%25BD%25E7%25B3%25BB%25E5%2588%2597.rar/file


奴隶高能剪辑1-3rar

http://www.mediafire.com/file/4asdm3i4j7ji8vn/%25E6%25A3%25AE%25E6%25A8%25B1%25E5%25A5%25B4%25E9%259A%25B6%25E7%25B3%25BB%25E5%2588%2597.rar/file


还有我入坑晚,虽然很早之前就知道考哥了,但是去年才真正入坑,网上的资料都被删的差不多了,有没有谁可以共享一点樱受的资源啊,先谢谢了

酥墨想吃草莓大福
等一个双厨爆炸hhhh mor...

等一个双厨爆炸hhhh

mori老师杀我

等一个双厨爆炸hhhh

mori老师杀我

kinokoikko

【魔道日语广播剧】给剧组跪了

[图片]

在地铁站里尖叫出来。。。


该想到的,为什么先公布了小辈都不公布蓝大。。当然是因为这是压轴啊!


在这个阴郁的一月,这是我得到的最好的消息了。


前两天发的帖成了flag。これ以上の喜びはありません。


静等阿瑶CV公布。

在地铁站里尖叫出来。。。


该想到的,为什么先公布了小辈都不公布蓝大。。当然是因为这是压轴啊!


在这个阴郁的一月,这是我得到的最好的消息了。


前两天发的帖成了flag。これ以上の喜びはありません。


静等阿瑶CV公布。

7期
十年前的抓,袴田俊树(36)c...

十年前的抓,
袴田俊树(36)cv三木真一郎(41)
池田优作(25)cv森川智之(42)
年龄很有趣一定要强调一下(。

这张miki的受音应该是我目前最喜欢的了,森的年下狗狗音也相当可爱,非常爽朗的声线。只挑了前面部分可爱的点画,肝力不够现在退场。剧情实在一般但导得好,森森和miki的演技过硬,sk

十年前的抓,
袴田俊树(36)cv三木真一郎(41)
池田优作(25)cv森川智之(42)
年龄很有趣一定要强调一下(。

这张miki的受音应该是我目前最喜欢的了,森的年下狗狗音也相当可爱,非常爽朗的声线。只挑了前面部分可爱的点画,肝力不够现在退场。剧情实在一般但导得好,森森和miki的演技过硬,sk

愛抓抓噠大姨媽
純粹是為了應援森川智之蝦餃~~...

純粹是為了應援森川智之蝦餃~~這個系列……除了喘還有啥Σ(゚ω゚;≡⊃     蝦餃sama對不起m(._.)m    我是A店預約購買,然而至今都沒有聽完第一軌      宣傳頁說今冬發行第二彈  糾結要不要入呢……

純粹是為了應援森川智之蝦餃~~這個系列……除了喘還有啥Σ(゚ω゚;≡⊃     蝦餃sama對不起m(._.)m    我是A店預約購買,然而至今都沒有聽完第一軌      宣傳頁說今冬發行第二彈  糾結要不要入呢……

SYTS

补高校2的时候突然想到的声优梗w
继tossy之后mori也变成专役诹少迷弟(?)的声优了嘛w

基于诹少不能是受的原则……所以帝王……
总之就是这样w

补高校2的时候突然想到的声优梗w
继tossy之后mori也变成专役诹少迷弟(?)的声优了嘛w

基于诹少不能是受的原则……所以帝王……
总之就是这样w

土佐的始末犬

也不是很老的一款音游啊,为啥就是不火。。。难道是因为单机游戏的问题?(声优豪华,音乐震撼。)入坑一年了,发个最喜欢的一首纪念一下

也不是很老的一款音游啊,为啥就是不火。。。难道是因为单机游戏的问题?(声优豪华,音乐震撼。)入坑一年了,发个最喜欢的一首纪念一下

花梨涉

【声优】戦争ゲーム 24「冷淡」(三十天cp产粮活动/第二十五天)

(必须开始赶进度了!我尽力……)

☞阅读巨坑前,先说说注意事项。

☞和 @天协 一起的活动文,昨天的评论区见,是樱花妖和桃花妖的橘里橘气的yys文哦!各位阴阳师快去目睹一下大神精品!

☞架空世界,有点严重ooc,背景在一战到二战期间的日本,但是会有很多现代元素的加入,是一个关于异能的故事,人设会随着剧情发展而改动,所以之前的人设就没有啦!

☞因为世界观过于复杂,所以我会在文中进行一些解释,这样会好理解点(明明就是你懒!)

☞人物过多,人物背景复杂,所以没有看到自家声优的妹子和太太们也不要太激动,看不懂的可以评论戳我√广泛接纳各种好的点子或者建议或者声优小剧场~...

(必须开始赶进度了!我尽力……)

☞阅读巨坑前,先说说注意事项。


☞和 @天协 一起的活动文,昨天的评论区见,是樱花妖和桃花妖的橘里橘气的yys文哦!各位阴阳师快去目睹一下大神精品!



☞架空世界,有点严重ooc,背景在一战到二战期间的日本,但是会有很多现代元素的加入,是一个关于异能的故事,人设会随着剧情发展而改动,所以之前的人设就没有啦!



☞因为世界观过于复杂,所以我会在文中进行一些解释,这样会好理解点(明明就是你懒!)


☞人物过多,人物背景复杂,所以没有看到自家声优的妹子和太太们也不要太激动,看不懂的可以评论戳我√广泛接纳各种好的点子或者建议或者声优小剧场~


☞话不多说,正文开始↓


==========————==========

♥第二十五天的关键词:冷淡



♥各类声优,人物较多♥



即刻开始。


“抱歉,请问这里是哨卫所吗?”



大清早就被外人上门打扰,看来哨卫所的地址被泄露出去了,虽然他们的所长丝毫并不在意这个事情。




“你是……”今天的值班刚好是小野大辅,他用打量的眼神看了看这个用草帽盖住大半边脸的人,可是那种强烈的熟悉感让他不得不认出来,“卡米亚桑!你怎么……”



瞬间被捂住嘴巴,神谷浩史将草帽扔到一边,威胁小野大辅道:“你这家伙干嘛喊那么大声!我这次来是偷偷溜出来的,要不是害怕被人一直跟踪我才不会是这幅模样!”



“可是这样的卡米亚桑也很好啊,我觉得都一样。”小野大辅顺势牵上了神谷浩史的手,却被对方嫌弃打下。



“我这次来可不是来找你的。”神谷浩史走进哨卫所,来到了庭院,看见了一群正起床准备洗漱的青年,“你们,谁是下野君?”扫视了一下四周,通过眼神对视锁定了站在梶裕贵身前的那位手中握着炸鸡漱口杯的人,“是你吧?”



“是……我是下野。”虽然嘴上是这么答应着,可是内心却慌张的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办。



“在你们离开后的这几天,我有好好考虑过,到底要不要帮你们救回你们所说的那位寺岛拓笃。不过我在国家的人员资料库中,发现了他的一些不寻常的背景,所以决定还是要来冒这个险。”神谷浩史从包裹中拿出纸和笔,“带我去你们的书房,我需要和下野君研究一些私事。”



“书房这边请,国师大人。”森川智之突然从书房开门,向神谷浩史使了一个眼色,顺带把其余闲杂人等也撤离了庭院。



“小野桑,为什么你的表情如此的沉重,是不是你和……那个卡米亚桑……”梶裕贵刚说到一半就被立花慎之介一把捂住嘴,想说也说不得。



“是的,立花君,放了他吧,他也只是孩子。”小野大辅似乎不太想再提起那段过去。



“为什么卡米亚桑对你那么冷淡呢……唔!”还没完全放开梶裕贵就再一次被立花慎之介给封上了嘴巴,并且还被狠狠地揍了一拳。



“kaji也只是好奇,你也不必对他下如此重手。”小野大辅连忙将梶裕贵拉起,“卡米亚桑对我那样也是有理由的,如果你想知道的话,我倒是可以跟你讲一下。”



“小野君!你不也用……”立花慎之介想要阻止他,却最后还是选择尊重了他的选择。



“从我认识他开始,他就一直这么冷淡了,对任何人,任何事,永远都只有一副毫不在意的样子。这其实不怪他,是他的技能实在是太特别了。”小野大辅将梶裕贵交给赶来的羽多野涉,让他帮忙涂个药,自己则接着讲下去。



“卡米亚桑甚至能清楚地记得十年前我和他见面时穿的衣服是什么眼色,我和他吃的午餐是什么菜,因为他的这个天生就具有的技能令他记住了太多一般人完全不记得的东西,所以他才选择对一切都冷淡起来。只有这样,他才能知道自己最需要记住的是什么。因为,故作镇定只是他选择暂时逃避一种方式罢了。”



“为什么要装作一副很了解我的样子?你算什么!”一股怒气从门外涌了进来,神谷浩史将手中的茶杯砸在桌子上。




他恰好走出书房,就听到了刚才小野大辅的那番言论,不由得生气道:“别以为你真的了解我,就可以在一旁随意乱说别人的话,我堂堂一国师,还轮不到你在这里对我旁敲侧击!”



“卡米亚桑,我不是那个意思……”小野大辅也很无奈,他知道神谷浩史的脾气并不是那么的好,而且这次他真的生气了。



“看来我还是不该来这里的!告辞!”转身就往外走。



“国师!”森川智之还想着留下他来吃顿饭再送一程,可是见对方气势汹汹,拦都拦不住,也只好放他离开。



“谁又闯祸了?”森川智之一脸黑地走进来,看到了站着的小野大辅和坐在他身后瑟瑟发抖的众人。



“唉……别人国师远道而来,你就这样对待别人嘛?小野君,知道你和他有过节,可还是希望你下次多注意一些。”对于小野大辅,森川智之也只好选择放过。




“对不起……”小野大辅低下头,那声道歉,更像是对已经离开的神谷浩史讲的。



“下野桑呢?”梶裕贵将衣服穿好,羽多野涉也在收拾他的医药箱。



“暂时是在厨房深造,我希望你们别去打扰他。”森川智之给了众人眼神和言语上的警示,说明事情真的很重要。



“拓笃……”羽多野涉像想到了什么,拿起医药箱就往寺岛拓笃的房间跑。



“涉!”小野大辅还想要跟去,被立花慎之介抓住了手臂,示意让他去。



寺岛拓笃的房间——



每天的这个时候,寺岛拓笃的手都会有意识地会握紧羽多野涉的手,而且持续的时间不定,这是这一个月以来羽多野涉所摸索到的规律,因为只有在这个时间段他才能感受到对方给他的回应,支撑他坚持下去的回应。



“拓笃,再忍一忍,很快你就能够醒来了,拜托你,再坚持一会儿好吗?”羽多野涉将重合的双手放在自己的胸口,他希望寺岛拓笃能够触碰到他依然在跳动的心脏,告诉他千万不能够放弃。



“原来如此,怪不得立花君不让我跟来了。”小野大辅轻声说道,然而他的身后却跟着一群凑热闹不嫌事大的人,趴在寺岛拓笃房门外的窗台。



“这种平和的日子总让人感觉到有那么一丝不平和啊……”立花慎之介突然发出了这样一丝感叹,引来了众人意味深长地目光。



这样的生活,在这个乱世,实在是不太寻常……


===========————==========


两千多字!水的一匹的正文!突然发现,差不多要结束了,三十天活动。漫展也要来了,去广州的小朋友们请记得做好防护哦,会热死或者下暴雨哦⊙∀⊙!

炯子炯子
森川出书了,自从读过织田裕二小...

森川出书了,自从读过织田裕二小学生作文水平的自传以后我一直对艺能界人士的写作水平持怀疑态度,可社长的书还是要买的!

森川出书了,自从读过织田裕二小学生作文水平的自传以后我一直对艺能界人士的写作水平持怀疑态度,可社长的书还是要买的!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