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森林

83544浏览    12054参与
秋雨影视趣说
国内荒野生存女性第一人麻雀姐,挑战东南亚森林生存100天
国内荒野生存女性第一人麻雀姐,挑战东南亚森林生存100天
秋雨影视趣说
国内荒野生存女性第一人麻雀姐,挑战东南亚森林生存100天
国内荒野生存女性第一人麻雀姐,挑战东南亚森林生存100天
月白小剧场
忘川序:你的出现让我明白了,你就是属于我的那片森林
忘川序:你的出现让我明白了,你就是属于我的那片森林
秋雨影视趣说
国内荒野生存女性第一人麻雀姐,挑战东南亚森林生存100天
国内荒野生存女性第一人麻雀姐,挑战东南亚森林生存100天
喜欢和大米
益智脑力测试:一群男人在森林迷路了,他们应该如何求救呢?
益智脑力测试:一群男人在森林迷路了,他们应该如何求救呢?
地球面对面
北京飞迪拜,横跨高原、沙漠、森林,抵达全球最壕城市
北京飞迪拜,横跨高原、沙漠、森林,抵达全球最壕城市
秋雨影视趣说
国内荒野生存女性第一人麻雀姐,挑战东南亚森林生存100天
国内荒野生存女性第一人麻雀姐,挑战东南亚森林生存100天
宁野文社-星汉灿烂

森林的故事(2)

小东不知何时落了地,看着周围,忽然又热闹起来。成群结队的兔子在远处走,他来到一个集市一般的地方,周围的人似乎习惯了有新的来客到访,并没有看小东。他往四处看,身后是一个巨大的水池,也是用石头造的,看起来应该是出口,旁边还有一块大石头,上面凿出一个平面,用烫金的字写着好几行,大概是些规矩之类。

抬头望去,天色湛蓝,那些丛生的叶子一扫而空,还时不时飞过发光的圆点,不知道是干什么用的。四处是各式各样的楼房,都要比他在聚落里面见到的高出不少。上面还有各种标牌,装饰各种图案,不胜枚举,星罗棋布。

走了一段路,小东看到各种东西,但是周围仍旧没有人对他说话,即便是那些正在交钱和数钱的商家。他非常困惑,看向......

小东不知何时落了地,看着周围,忽然又热闹起来。成群结队的兔子在远处走,他来到一个集市一般的地方,周围的人似乎习惯了有新的来客到访,并没有看小东。他往四处看,身后是一个巨大的水池,也是用石头造的,看起来应该是出口,旁边还有一块大石头,上面凿出一个平面,用烫金的字写着好几行,大概是些规矩之类。

抬头望去,天色湛蓝,那些丛生的叶子一扫而空,还时不时飞过发光的圆点,不知道是干什么用的。四处是各式各样的楼房,都要比他在聚落里面见到的高出不少。上面还有各种标牌,装饰各种图案,不胜枚举,星罗棋布。

走了一段路,小东看到各种东西,但是周围仍旧没有人对他说话,即便是那些正在交钱和数钱的商家。他非常困惑,看向周围,才从一面镜子里看见自己的模样:一只米色的兔子。他又看向周围,他才明白了。不过再仔细看,也有几只嗡嗡的蜜蜂。

他继续往前走,周围的样子好像有些变化,摆摊子的人少了,桌子和椅子多了,坐在它们旁边的兔子们多了,说话的声音复杂了,响度则没有改变。再往前走,那声音似乎稍微响了一些,引起了小东的注意。他站在原地,看着远处一张桌子旁边的那群兔子。

“给你渠道来举报,你居然将自己当成总务那等人!”一只棕色的兔子坐在椅子上,头斜着,看周围的那群怒气冲冲的兔子,表情似乎居然没有什么改动,但是拖着的长音显然叫人感觉威胁,他所说出的不只是几个字,还有鄙夷,后者包含前者,“你有证据吗?”

“所以说,我们需要其他的人附议。”另一只兔子看上去出奇的冷静。

“签个联名书就可以赶下台,要审判机关干什么?要总务干什么?”那只兔子眼睛睁得很大,盯着的却不是对方,那些音节以那样一种不由得令人生厌的新形式组合在一起,好像四面包夹的老鼠。据说有人称其为方言,但是他们的行径因为被称为歧视销声匿迹了。

“如果你想吵架,你可以去找其他人不要找我,我现在很烦。”说罢,那兔子走开了。前者终于好好地盯着他了,只不过是背影,但似乎又不觉得对方是败者,也不觉得自己是。

“呵,总务都给你们摆平了,一个个还揪着不放。”看起来倒是更加嚣张了,“你们的证据呢?你们的证据呢?天下太平不好吗?”

“真是个王子,平时梦里都想的是这个。”又一只白色兔子加入了战局,“举报是合理的手段。有没有用你说了算?”

“在总务诞生之后,又来了副总务。”一只兔子颇为嘲弄地说。

“完全符合我对成熟的幻想。”白兔子附和道,小东不知道这算什么附和。

“你们且不说我对你们的操心,”那只棕色兔子看起来更加咄咄逼人,“但至少,我做傻事,像是一个傻子。”

周围的兔子其实在议论,棕色兔子也应该知道,但依然自顾自地说起来。小东本来想要打探消息,但是兔子们的打探没有停歇,叽叽喳喳的,他想要打探也不得,便作罢。

“那要不让我们自己选出代表来履行管理自己的义务好了!”棕色兔子大声叫道。

霎时间,周围鸦雀无声。一只兔子还想发表高论,愣在了原地;白色兔子端起已经空了的茶杯的手,又放了下来;一对纯粹看热闹的米色兔子,脸上的笑僵住了;外面跑过的两只应当是赶路的黑色兔子,站住看,也没有人管他们。好像大家都掉进了冰窟里。

“怎么不说话了?”小东很奇怪,他对突然的冰窟没有什么兴趣,而兔子们又看向他,“快继续讲代表的事情。”

“你是……”那只白色兔子似乎使不出来他伟大的比方技巧了,“别扯。”

“难道不行?”那只棕色兔子顺着杆子爬上来,气势汹汹,周围的兔子便也不看着小东了,转过头看向他,“让我们保守爱戴的‘番茄’先生来代替总务,怎么样?你们都知道这件事‘扯’,一个个喊着举报,闲得没事干?”

“真是叫人服气。”这时他们终于又吵嚷起来,爬出了冰窟,愣住不动,却又突然获得了信心,也不管小东了。

“你看着不爽,别管不就行了?”最外面的一只黑兔子大声叫道,“真要举报,谁也拦不住。”

“你看见你家旁边一帮人在跳楼,你不拦?”这个“拦”字最妙,音调上升,语气却好像下降,既是强调,又是鄙视,棕色兔子对于这种已经销声匿迹的人提出的已经销声匿迹的说法所阐释的语言技巧,运用起来,可谓炉火纯青。

“真要跳也拦不住。”有人悄悄说,引起一片点头。

“你去拦,你拦得住?”黑兔子更进一步。

“自己别卷进去就行。”白兔子又端起了茶杯,这次他的手很稳。

“起码作为一个兔子,我得说一句。”棕色兔子真是兔子中的豪杰,可谓是责任心的典范,小东暗自想着某些人这样的想法。

接着是些纯粹听不清楚的话,什么“思考过后的决定”,什么“自作自受”,还有什么“真不知道怎样过日子”,以及各种为人处世的大道理,市井堪比庙堂,弄得众人意趣更深一分,空气似乎轻快起来,因为热情高了,但不太高。最后还有“对牛弹琴”“文盲”之类的讽刺,原来互相打死不愿承认的两个人,还会指责对方表述的不明确。

“你去哪里了,叫我找了好半天。”身后传来一个声音,小东回头看去,则是伯新。他看上去并不着急,语气则很着急,小东便也跟他走了。

“你说说你,”伯新带着小东往他来到这里的反方向走去,那里看上去远没有这里的气氛热烈,很平和,只是不知道干什么的,“第一次来,到这种地方乱逛。”

“我只不过看看而已。”小东说。

“他们吵架,你有什么好看?”伯新说着,又拉着小东避开一群米色兔子,让小东更加疑惑了,“他们要是察觉到你,你还吵不过他们。”

“我为什么要和他们吵架?”对这个问题的困惑,已经超过了他想要问清楚黑兔子和米色兔子为什么都要避开以及他们自己也是米色兔子这个问题的困惑。

“你不愿和他们吵,他们可乐意。”伯新轻蔑地指了指他们刚才避开的那群米色兔子,“遇到什么事情,都要吵一吵,好像很热闹一样。”

“那你教教我,万一遇到他们,怎么赢他们?”小东转念一想,这样问道。

“赢他们?”伯新怔住了一下,但是很快缓过神来,“赢他们不难,贵在拖时间,到时候挥手而去就是了。反正他们也不在乎结果是什么,真理是什么,吵够了就行。”

“那该说些什么?”小东再问。

“你只需要记住一个关键的原则,打遍天下无敌手。”伯新很有信心地说,“他们说东,你就说西;他们朝北,你就往南。战线越长,越好。”

“请说得详细一点。”小东是真的不解。

“比如你和我在讨论蘑菇是炒着吃好,还是蒸着吃好,”伯新比划起来,看来他很熟悉,估计是亲身实践过,“你万万不要说煎炒和清蒸的原理。假如说我认定煎炒好,你就要问我用何种锅子煎炒;我认定橡木锅子好,你就要问我为何这样认定。你可以一直追问下去,也可以在当中找空挡突击一下。例如在你问我什么锅子之后,你还可以反对我所说的橡木,说它有多么的坏,比如浪费原材料、太贵之类的,再接着对方的应答追问。”

“说得倒还真有点巧妙。”小东连连点头,他在心中思忖着其中的奥妙,似乎也点清了不少的谜团,尤其是刚才在那群五颜六色的兔子那边遇到的。

“当然这只是一种方式,自然还有更多的。”伯新这样说着,两人到了一块新的区域,明显和周围的不同,黑兔子则一眼望去看不见,“这里才是真正休憩放松的地方。以后要是还来,你别到那处去了。”

小东嘴上只是答应,打量周围,看见的景象更加神奇:三三两两的兔子飞过天空,森林的上方炸出一个太阳般大的烟花,底下的兔子却不觉得什么,照样有说有笑,还有不少奇装异服的,好像是剧组里的人在念台词。

“我想先回去休息。我认得路。”小东这样说。

“你如何认得路?”伯新看着小东,满眼的便是不相信,“你到外头去,记得拿一份地图。要是找不到路,顺着原来的路回到大路上,实在不行去总务。”

“我知道了。”小东答道。他走了出去,没过几分钟,便来到了见到的那块刻有规则的石碑和巨大的水盆那边。他是第一次来这里,但是小东素来对路线的规划很有心得,知道人们一般都是怎样划定道路的,也知道应该怎样走。

再出去之后,天已经黑了,周围这一片地区还有几家富裕商店开着,部分的地方亮着灯,但是小东知道这些地方并不是自己要去的,便径直走了回去。同他在那奇妙的水盆世界中一样,小东顺利找到了回到伯新家里去的路线,并没有出差错。

路上,小东发现一些躲在街角的松鼠。他们看上去缺衣少食的,又十分疲惫,只是歇着,也没有注意到过路的小东。再往前走去,在一条胡同里面,有三只熊待在阴影处,虎视眈眈地看着小东,而小东不看他们,只管往前走,也没有被阻拦。他知道,那三只熊必然不是什么好惹的人,兴许打家劫舍、杀人放火的事情,便是他们所为。

从那堆盆子到伯新家门口,灯光渐渐暗下来,毕竟伯新还算是相对而言离群索居的,不过在心里是怎样的,小东也不知道。来到那里面,借着微光,小东坐在椅子上,拿出了一本棕色牛皮封面的笔记本,又拿出笔。

他望向窗户,外面寂寥无人,一片寂静,光芒同样微弱,但是小东可以隐约感觉到一些微弱的声音,估计不是听出来的,但是他可以确定。回想了些上午的事情,再想想下午,小东落笔写下了第一行字:

观察与体会

他想了想,感觉这个标题不够好。但是小东转念一想,标题不曾是轻易得以改换的,也就不想改了。他接着写道:

观察与体会 第一章 聚落图腾

森林里面的动物,起初是各自流散的。在千百年来的发展中,动物们也学会了团结一致,彼此协作,因为这样能够帮助他们得到更稳定的生活。在逐渐的发展中,以这样的方式形成的聚落逐渐进步发展,具有了社会的性质,而动物们彼此之间的攻伐矛盾,似乎逐渐因为不得已的商业合作渐渐消解。老虎和狮子来到森林里面,不抢地盘了;兔子从小森林来到这大森林里,成为了居民的主要部分;一些会飞的动物,也加入到协作中。

聚落的图腾是最为普遍的聚落图腾,这不是绕口令。对于一个聚落而言,别的都不重要,正如聚落被创立起来所遵循的那样,稳定是最高的、也是最先考虑的追求。聚落象征着这种稳定,象征着在已经得到总体认同的聚落普遍存在之后,被聚落本身中的机制稳定、持久管控的状态。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森林并不是一直以来便是这样的。在一段时间以前——也是没有历史记载的时候——并没有所谓的聚落这一说,更不要说图腾什么的。你可以说这个时代叫“古典时代”,或者叫“上古时代”,那对应的聚落出现后的就叫“现代”。

小东停下笔,看向窗外。外面还是那样安静,远处应该也是那样热闹。而伯新尚未回来。他继续写了下去:

图腾不仅是一个图案,更是一种认同,或者说,一种意识(注意,是思想的集合,不仅是单个的思想)。如同上文所说,聚落里面稳定是最高追求,稳定则意味着不变。既定的已经被证实了可用甚至实用,而改变则被证实了扰乱稳定。聚落图腾便是对全体既定秩序的充分完全肯定,在各个方面的集合。

我们会看到,在不同的方面,都会有一部分或许重叠或许不重叠的动物反对这种对应方面的一种规定。比如,一些比较小的动物如果起初并不能遭到公正的对待,那么各种动物中的一部分,会以这样或那样的方式表达自己的意见,经过短暂或漫长的一段时间,如果改变带来的扰乱稳定程度,低于带来的稳定增加量,那么聚落便会改变一部分的秩序,这是唯一的方式,也是被聚落图腾认为唯一的方式。

再往窗边看去,外面好像出现了一队人马,应该不是伯新,看起来他绝对不会与别人做伴。不过小东也知道,估计大部分人,再怎么样这个时候也该回来了,于是便加快了落笔的速度:

我们会看到那些动物多么激动,更不要提那些对于全体肯定的全体否定会怎样激烈了。不出意外的话,我应当能够在之后见到那样的场面。那些估计是:全面战争。

总而言之,聚落图腾是一种涵盖面广泛而最为基础因而为众矢之的。所有的图腾都是广泛的,它们或许与其他图腾或者个体的想法、点子有叠合的部分,但是绝对能构建出一个人,甚至一群人。但是世界不绕着图腾转。

“你还坐在这里干什么?我都回来了。”门外传来一阵声音,只见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穿出来一个人,是伯新。小东正好写完,把手里面的这本笔记本收了回去。伯新应该没有发现,小东还没说话,他看上去很累了,应该也不怎么关心小东在干什么。

“做梦惊醒而已,坐在这里安神。”小东觉得这个理由有点说服力。

“那最好还是赶快回去睡觉,”伯新说着,躺到了一块平整的垫子上,“明天你还得出去工作,这个我可帮不了你。你自己多休息,能找到我这样一个地方住着,挺好了。”

小东没有再说话,伯新睡去了。小东手里面的工作已经完成了,这是另外一种工作,他自己的工作。再坐了一会儿,小东也睡去了。

秋雨影视趣说
国内荒野生存女性第一人麻雀姐,挑战东南亚森林生存100天
国内荒野生存女性第一人麻雀姐,挑战东南亚森林生存100天
秋雨影视趣说
国内荒野生存女性第一人麻雀姐,挑战东南亚森林生存100天
国内荒野生存女性第一人麻雀姐,挑战东南亚森林生存100天
秋雨影视趣说
国内荒野生存女性第一人麻雀姐,挑战东南亚森林生存100天
国内荒野生存女性第一人麻雀姐,挑战东南亚森林生存100天
秋雨影视趣说
国内荒野生存女性第一人麻雀姐,挑战东南亚森林生存100天
国内荒野生存女性第一人麻雀姐,挑战东南亚森林生存100天
汇娱
看看森林里面的铁片底下有什么,老哥是个狠人
看看森林里面的铁片底下有什么,老哥是个狠人
攝影精選
Fantastico fine...

Fantastico fine settimana a tutti ☕🌈🌹😘❤️

Fantastico fine settimana a tutti ☕🌈🌹😘❤️

若无人兮扮鬼可否

接后续

原来的结局被我改了,写着写着就改掉了()

   狼川是一头雄壮的狼,他有一个父母双亡的可怜侄子。因为侄子无依无靠孤苦伶仃,所以狼川一直在尽心尽力照顾他。

今天在训练

狼小勇发了狠狂奔才追到一只兔子,他一口将兔子叼起。“叔!我追到兔子了!”狼小勇口里叼着兔子,一边往回跑一边含糊喊叫着。他跑到狼川身边,献宝似的把头一摇,兔子也一晃。“真不错啊,小勇,哈哈。”狼川很欣慰地点点头,笑笑。

这时,狼小勇想到了什么,“可是,只有一只兔子,咱们要怎么分啊?”狼川哈哈一笑,道:“看叔的。”说罢,狼川从地上随意捡起一块小石头,狼爪微动,小石头破空而去,远处传来“咚”地一声。

狼川带着狼小勇顺着石头飞去......

原来的结局被我改了,写着写着就改掉了()

   狼川是一头雄壮的狼,他有一个父母双亡的可怜侄子。因为侄子无依无靠孤苦伶仃,所以狼川一直在尽心尽力照顾他。

今天在训练

狼小勇发了狠狂奔才追到一只兔子,他一口将兔子叼起。“叔!我追到兔子了!”狼小勇口里叼着兔子,一边往回跑一边含糊喊叫着。他跑到狼川身边,献宝似的把头一摇,兔子也一晃。“真不错啊,小勇,哈哈。”狼川很欣慰地点点头,笑笑。

这时,狼小勇想到了什么,“可是,只有一只兔子,咱们要怎么分啊?”狼川哈哈一笑,道:“看叔的。”说罢,狼川从地上随意捡起一块小石头,狼爪微动,小石头破空而去,远处传来“咚”地一声。

狼川带着狼小勇顺着石头飞去的方向走,不一会他们就发现了一只被石头砸晕的兔子。狼小勇惊讶的连话都说不出了,眼中敬仰之光更盛。

这时,林子里钻出三个猎人。他们瞧见狼川与狼小勇那光鲜亮丽的皮毛,举起了枪。

森林中响起枪声,随之而来的是狼的咆哮和人的惨叫。

狼川嘎掉了两名猎人,自己身中数枪,被巨大的冲击力狠狠地击打到一棵大树的树干上,他的两只手臂被子弹贯穿,狼小勇则被保护得很好。

这时,最后一个猎人战战兢兢地举起了枪,眼看就要开枪了。狼川一声怒吼,强忍着手臂被洞穿的疼痛,从地上捡起一块小石头,用力弹出,牵一发而动全身,狼川身上的伤口裂地更开了。

“这是我……最后的石子了,收下吧…”狼川靠着树,缓缓坐到地上,喃喃低语。

石头破空而去,在猎人开枪之前精准弹入枪管,枪炸膛了。

……

狼小勇泪流不止地奔向已处于弥留之际的狼川。狼川眼神涣散,目中却依旧有光,他有一个一直埋藏在心底的秘密。

“小勇…其实…”他顿了顿,说出这个秘密对他来说很困难,但他现在快死了,也就没有什么负担了。“其实…你爹娘……是我杀的…”

出乎狼川意料,狼小勇依旧泪流不止,并没有什么惊讶的表情。

“我知道啊,一直都知道。你看不出来我现在很高兴吗”狼小勇的爪子忽然刺进了狼川的胸口,他俯下身子,在狼川的耳边轻轻说道。

“我一直都知道啊,叔叔。”

口袋影视怪
迷雾之境:众人误入迷雾森林,同伴半路接连失踪,暗藏危机正来临
迷雾之境:众人误入迷雾森林,同伴半路接连失踪,暗藏危机正来临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