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椎名丹希

59.9万浏览    6587参与
corn
祝咱和哥一块生日快乐👉👈...

祝咱和哥一块生日快乐👉👈

私心我推俩小孩打架不要在意


祝咱和哥一块生日快乐👉👈

私心我推俩小孩打架不要在意

        

大黄儿🐹🐹🐹
【10:00】祝天城燐音生日快...

【10:00】祝天城燐音生日快乐!!🐝🐝

【10:00】祝天城燐音生日快乐!!🐝🐝

Shiina Niki

呐哈哈~♬ 早上好哦★大家吃早饭了吗?

今天要给燐音君做一顿大餐呢(收拾),昨天晚上燐音君真是喝的超多的,真是给大家添麻烦啊,算了,既然答应了今天要认真举办生日活动,就不追究他造成的麻烦了

[图片]


呐哈哈~♬ 早上好哦★大家吃早饭了吗?

今天要给燐音君做一顿大餐呢(收拾),昨天晚上燐音君真是喝的超多的,真是给大家添麻烦啊,算了,既然答应了今天要认真举办生日活动,就不追究他造成的麻烦了


七月没下雨

【违规笔记】辩论教室

·是第三篇,前文见合集

·cb向,蜂团中心,学pa

·由于剧情需要,碱和蜂双子园在一个学校,瓦在大星星,其他组合按原事务所在另外三个学校。

·各位如果想到什么好玩的辩题请在评论区提出来~

·在生日发就是生贺!哥生日快乐!


--------


HiMERU和椎名丹希几乎是同时停在了桌子旁边


刚刚上完体育课积攒的怨气还没散完,这会更是连陆陆续续进入教室的同学都能感受到他俩身上的威压。


众所周知HiMERU和椎名丹希的课桌是并着的,后排靠窗,与世隔绝,除了问题目的同学和“例行公事”的七种茨几乎无人造访...

·是第三篇,前文见合集

·cb向,蜂团中心,学pa

·由于剧情需要,碱和蜂双子园在一个学校,瓦在大星星,其他组合按原事务所在另外三个学校。

·各位如果想到什么好玩的辩题请在评论区提出来~

·在生日发就是生贺!哥生日快乐!


--------


HiMERU和椎名丹希几乎是同时停在了桌子旁边


刚刚上完体育课积攒的怨气还没散完,这会更是连陆陆续续进入教室的同学都能感受到他俩身上的威压。


众所周知HiMERU和椎名丹希的课桌是并着的,后排靠窗,与世隔绝,除了问题目的同学和“例行公事”的七种茨几乎无人造访。


哦对,不同年级的还有一个。


比如现在,两个人的课桌上洋洋洒洒地写着两行

“今天下午社团课记得到0107报道~”

笔走龙蛇,龙飞凤舞,末尾还画了一朵不成形状的小花,断掉的粉笔头滚在旁边。


HiMERU气得肝颤,脸上还得崩着让自己看起来不至于太ooc。

不过椎名丹希可没那么多顾忌,本来就乱的头发被揉成中午食堂的面条,抱着脑袋就要哀嚎出声。


还没等他真的抱怨些什么,如同某种重物砸碎地面的声音便从头顶传来,同样刚刚体育课下课的樱河琥珀在看到自己和白鸟蓝良课桌的惨状后毫不犹豫连爬三楼大气不带喘地踹开了高三A班的前门。


据当事人所说,如果不是坐在前面的纪检部副部长劝架及时,那天从三楼窗口扔出去的就不是书而是天城燐音本人了。


--------


时间回到当天早上,天城燐音挥着那张金灿灿的奖状神采飞扬地踏进教室时,他的同桌巴日和正趴在窗户上叫楼下的涟纯一会帮他跑中饭,听到动响后回过身,从善如流地鼓起掌。


天城燐音走得极慢,绕着讲台转了一圈半后终于在全班的视线下昂首挺胸地坐回了自己的座位。

前桌的风早巽也转过来向他发出真挚的祝贺,巴日和无视掉自己拍红的手,拿起奖状一阵端详。

“这审美还真是一如既往地坏日和……这字怎么有点眼熟?”

“区里发下来的奖状学校要拿走,乱凪砂给咱又写了一张。”

天城燐音从口袋里摸出一把钥匙拿在手里摆弄,随口答道。


风早巽眼尖,注意到了钥匙上熟悉的号码。

“看来学校把原来的辩论教室拨给你们了,那就请允许我再次送上祝福吧,Amen~”

“是‘还’哦,注意用词,牧师同学~”

天城燐音的手一松,钥匙落入了他的另一只手掌心。

“物归原主罢了。”


“那你们今天下午就可以开始社团活动了吧?你通知你那几个队员地点了吗?”

“当然~”


---------


辩论教室在综合楼一楼走廊的中间,于是当天下午,所有前去参加社团活动的学生几乎都在路上看到了极为诡异的一幕:看起来像是天城燐音的家伙半蹲在那扇一学期没开过的门前捣鼓着什么,还有一粉一蓝一灰三个人保持着近乎统一的双手抱臂的姿势整齐地站在旁边。


后来校园墙上关于校辩论队恶意挡路的投诉姑且先不提,天城燐音倒也确实没想到仅仅过了不到一年这扇门的锁就已经连转都转不动了。


十五分钟后,忍无可忍的椎名丹希抢过燐音手上的钥匙,一转一撞一气呵成,有点生锈的铁门被暴力打开,满教室的灰尘扑到四人脸上。


八张桌子整齐地面对面排成两列,写满字迹的纸和笔散落在桌上、地上,尘封的黑板上还留着不知道哪个辩题的思维导图。


椎名丹希面色如常地带头踏进教室,HiMERU没说话,微微舒展开的眉毛显示着他一闪而过的惊讶。


樱河琥珀跨过门框,愣愣地怔在门口。天城燐音靠在门上,意外的没有对樱河琥珀的犹豫发出任何评价。


“这里以前……”

“嗯,学校专门分出来的辩论教室。”

“那么论坛里的那个人说的就是真的……”

“咱可没骗你们哦,之前就说过这所学校原来有辩论队。”

“那你以前就是辩论队员的事也是真的?”

“当然,不然你以为咱为什么要这么费心思地把辩论队的资格拿回来?”


说到这里,天城燐音不自觉地瞟了一眼还在教室里乱逛的椎名丹希,后者似乎对他的话题并不怎么感兴趣。

“椎名也是?”

HiMERU挑了挑眉,脸上多少写着点不可理喻。

“额,这倒确实是咱坑了他,不过现在也算是在将功补过?”

“只能说天城对将功补过怕是多少有点误解。”


樱河琥珀小心地避开地上那些草稿纸,目光不经意间落到了角落里的一本灰色笔记本上。


没有新意的排版,最简单的封皮,门口小店五毛钱一本的那种。

封面上有一个用黑色水笔画的平底锅,“姓名”后面的线条上端端正正地写着“椎名丹希”。


“丹希,你的笔记本。”

“欸?原来丢在这里了,怪不得一直找不到。”

装订线已经断的差不多了,樱河琥珀费了点力气把它完整地拿起来,但还没等物归原主,天城燐音先一步从他手里夺过笔记本,一股脑儿扔进了旁边的垃圾袋里。


“呜啊!燐音君你干嘛?”

“咱说,丹希,你这本子都这么破了,回头咱给你买本好看点的算了。”

“话是这么说,你那么激动干嘛?”

“有吗?比起这个,再不理完教室可就要下课咯,你们几个也不想拖堂吧?”

天城燐音自然而然地搭上椎名丹希的肩膀,强行把话题糊弄了过去。


“对了,我们就四个人,平常要打模拟辩论怎么办?总不能永远打自由辩论吧?”

“这个不用担心,咱约了隔壁区学校的‘友谊赛’”

“隔壁区的学校,是New Di中学?”

“很聪明啊merumeru~”

“等等,New Di?!为什么会约他们?”

“他们下周要来我等的学校交流学习,樱河不知道吗?”

“啧,那呆瓜居然连这种事情都没告诉我……”

“那个学校的辩论队姑且也是拿过市一等奖的,叫什么来着?‘Knight’,哈哈,简直中二到家了!最后的奖状上写的也只会是学校的名字!”

“那辩题……”

“由他们决定,咱们是反方。”

“怎么又是反方……”

“哪一边都一样,咱们可不是会可怜兮兮地祈祷辩题合自己胃口的家伙!”


樱河琥珀没再理会天城燐音,因为即使他没有看到过来访者的名单也可以轻易确认,要来的家伙里,一定会有那个人。


角膜溃疡
哥生日快乐!!🎂🎂🎂

哥生日快乐!!🎂🎂🎂

哥生日快乐!!🎂🎂🎂

万年老冰棍儿

【第三章:赎梦-月之青年/好戏开场】

*省流版:大纲写于四月份,因此HiMERU是现露,十条要也不是十条要,更多前文请看合集


*前情提要:某人与某人试图用物理学知识解释玄学范畴的塔罗牌,结果到最后发现居然还能圆回来!


*不等存稿今天就发了,恰逢糖醋鲤鱼哥生日,浅浅送他一个便当(虽然只是剧本,哥和哥粉千万莫要记仇哈我是善良的)


“哈啊——”

丹希从床上醒来,打了个哈欠,清晨的阳光正好撒在身上,一切显得都如此和谐而平静——

除了他根本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之外。

“咦咦咦咦?!”

不,不会吧?周围都是根本没见过的景象,难不成自己睡个觉就穿越...

*省流版:大纲写于四月份,因此HiMERU是现露,十条要也不是十条要,更多前文请看合集


*前情提要:某人与某人试图用物理学知识解释玄学范畴的塔罗牌,结果到最后发现居然还能圆回来!


*不等存稿今天就发了,恰逢糖醋鲤鱼哥生日,浅浅送他一个便当(虽然只是剧本,哥和哥粉千万莫要记仇哈我是善良的)




















“哈啊——”

丹希从床上醒来,打了个哈欠,清晨的阳光正好撒在身上,一切显得都如此和谐而平静——

除了他根本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之外。

“咦咦咦咦?!”

不,不会吧?周围都是根本没见过的景象,难不成自己睡个觉就穿越到异世界了?不可能不可能,这又不是那种烂俗小说的桥段。仔细想想,仅有的记忆大概是自己正在和琥珀一起看书,然后突然眼前一黑就来到这里了。

咕噜噜的肚子叫声又把他拉回到现实,无论如何,如果能吃点什么的话……啊,床头有个超大号三明治,不知道是谁放的,还真是救星。周围的装潢看起来像某个旅馆的房间,那肯定是服务员放在这里的吧?

没等多想,他抓起来一口咬下半个,瞬间感觉像重获新生。味道稍微有些违和感,不过也说不出哪里奇怪,并不是难吃,只是有些轻飘飘的不太真实,也许是错觉?

听见外面好像有响动,丹希下了床,穿上鞋,推开门,却被眼前的景象震惊了:这里俨然就是一幢装修精致的城堡,而楼下大厅中央的桌子周围坐着的都是他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人。

他急急忙忙跑下楼梯,还差点摔了一跤,直到注意到所有人的目光都已经聚集在他身上——正襟危坐一脸平静的风早巽、头快埋到桌子底下的礼濑真宵、敲着餐叉稍显不悦的樱河琥珀、把脚搭在桌面上跷二郎腿的天城燐音,以及——站在桌子最末端,很明显是这次事件主角的,HiMERU。

“真是喜欢睡懒觉呢,丹希希——”燐音吹了个口哨,“不过没关系,主角总是最后才登场的,对吧?”

“你别拿我寻开心啦!谁来解释一下,到底是怎么回事?这是什么地方?”

“呜……真的,真的很对不起……”真宵趴在桌上发出微弱的声音,“我,我只是太想要帮助HiMERU先生找到原稿……没想到塔罗牌的能力会暴走,还,还把大家都卷进来,我罪该万死啊……”

“总之,事情就是这样。”HiMERU补充道,“礼濑的能力不知为何失去控制,从而让我等强制进入了这个世界,而这里,明显是……‘雪之大陆’的场景。”

“雪之大陆?那不是HiMERU你写的小说吗!”丹希惊讶得连手里的三明治都忘了吃,他也没想到有一天自己真的会变成书里的人。

“是的,没记错的话,这是临近结局的一幕,几个人与‘我’一同被困在孤岛中的城堡里,却接连惨死,而‘我’将会找出一系列案件的凶手,很经典的‘暴风雪山庄’。”

“暴风雪?可这里也没下雪啊,外面不是海吗?”

“啊,那个我知道。”琥珀突然插话,“‘暴风雪山庄’是一种推理小说的模式吧,类似于把大家都限制在同一个地方,然后从有限的人里揪出凶手,不过难度也不比在外面低多少就是了,据说有的小说里凶手甚至会把自己伪装成受害者呢。”

“说得很好,樱河,如果这是考试,你已经满分毕业了。”HiMERU笑着点点头,“这种模式是推理小说作家阿加莎·克里斯蒂首创的,她是我人生当中最尊敬的作家。”

“说什么又是暴风雪山庄又是阿加莎的,完全是我没听过的东西。还不如先吃点……咦!我的三明治呢?!”

回过神来,三明治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到了旁边的燐音手里,他一把揪住大快朵颐的燐音,质问道:“为什么要抢我的三明治!”

“反正你也不吃,不如就给咱咯?咱又不会嫌弃你吃过的啦,快说谢谢燐音君!”

“绝对!不可能!快把食物还给我——”

于是两人又扭打在一起,对面的HiMERU无奈地捂住了琥珀的眼睛:“别看,会长针眼的。”

“也不至于吧!!”

……嗯?等下,刚刚好像有什么事特别不对劲,但一胡闹起来就给忘了。到底是什么——

“话说回来,MERUMERU这么快就入戏了啊。”燐音吐了吐舌头,“‘我’先生,扮演得还舒服吗?”

对啊!刚刚他没有用HiMERU那个别扭的笔名称呼自己,而是堂堂正正地用了“我”!

“这不关你的事,天城。……不对,在这里,你扮演的应该是那个‘中村’。”

“扮演?怎么回事,你们在玩什么奇怪的游戏?”丹希总感觉自己的大脑快过载了。

“哈哈,我来解释一下这件事吧。”一直沉默不语的巽终于也说话了,“是HiMERU提议的,我们要寻找从这里出去的方法,最大的可能性就是找到凶手,达成结局,为此我们要先扮演故事当中的角色,让剧本顺利发展下去,才有可能满足条件。”

“嘁。”HiMERU不屑地瞥了他一眼,“真好意思说,你明明没帮上一点忙,还大言不惭地在这里指手画脚。”

“啊,所以你是觉得不太公平吗?那我来当导演好啦,为了矫正HiMERU的演技,我会一天24小时都跟着你的。”

“……”

HiMERU的脸色肉眼可见地难看了不少,整个大厅充斥着一股不可名状的杀气。

“好了,不如我们先来确认一下自己的角色身份吧?”琥珀及时掐灭了两人之间快要爆炸的引线,“HiMERU是主角,也就是‘我’,而我是点心店的女儿‘三枝’,燐音是企业家‘中村’,真宵是退休教师‘小津’,嗯,丹希是……?”

“他的话,应该是那位富二代‘濑户’,至于风早巽,是什么身份无所谓,如果HiMERU是凶手,绝对第一个杀死他。”

“咦?我是富二代吗?那我岂不是可以吃山珍海味吃到饱!”

“笨蛋,都说了只是角色扮演啦,说不定你还会因为钱多被凶手惦记喔?”燐音说着做了个鬼脸。

“……实际上,谁要被杀死,都是已经决定好的。”

HiMERU皱眉道,“‘雪之大陆’是未完成的故事。结局以外的走向早已书写完毕,我等要做的只不过是如同还原案件现场一般的事情。但大家并非由点线所操控的提线木偶,而是活生生的人类,所以想必会更容易发现真凶。换句话说,只要有一个‘角色’脱离了‘剧本’,将故事顺利导向终幕,我等就全部能够从这困境中获救。”

“啊哈!咱完全明白了,就是说要从‘固定’里赌出个‘随机’来对吧,没想到MERUMERU还挺有赌徒潜质嘛?”

所以他们俩到底在说啥啊?丹希对当前状况的迷茫已经完全超过了三明治被夺走的悲愤,也就是说这完全是HiMERU自导自演的剧本,但希望其他演员能够即兴发挥的意思吗?

“对了,我还有个问题……”说着他弱弱地举起了手,“HiMERU知道故事的走向对吧,所以剧本里的第一个死者是谁呢?”

HiMERU想了想,然后快速得出了结论。

“是中村。尸体被发现的时候他躺在大厅的正中央,死于心脏中刀。那把银色的餐刀后来被三枝拿走,导致她被怀疑了很长一段时间。”

“哈哈!那不就是个倒霉鬼嘛!”燐音嬉皮笑脸地将双手放在脑后,“中村,是谁的身份来着?”

随后,因为椅子平衡不稳一下倒在了地上。

“……糟了,好像是咱。”

旁边的丹希默默地给他比了个大拇指——

节哀顺变,中村君。

是垃圾袋哟

很认真地在生气和很可爱地在生气

“燐音君!你又去玩小弹珠了是吧!”

“别想我再给你做饭吃了!!!

睡沙发去!”


“……毯子放在沙发旁边了!”


画给朋友的,禁用禁存

很认真地在生气和很可爱地在生气

“燐音君!你又去玩小弹珠了是吧!”

“别想我再给你做饭吃了!!!

睡沙发去!”


“……毯子放在沙发旁边了!”


画给朋友的,禁用禁存

堕界在逃先知_

天城燐音5.18生日快乐🎂

P1是前奏 贺图在P2

(这是一个没有画哥的脸的生贺

至于P1到P2发生了什么就请自行脑补吧(笑

惹谁不好惹你琥珀爷爷


天城燐音5.18生日快乐🎂

P1是前奏 贺图在P2

(这是一个没有画哥的脸的生贺

至于P1到P2发生了什么就请自行脑补吧(笑

惹谁不好惹你琥珀爷爷


清野
甜橙村来了奇怪的大哥哥 🎊2...

"甜橙村来了奇怪的大哥哥"

🎊2022.5.18天城燐音生日快乐🎊

今天是和谐的🐝团和被大家爱着的弟弟小燐🥰

✨新的一年也请继续加油哦✨

Ps -设定是还没有弟弟的小鲤鱼

"甜橙村来了奇怪的大哥哥"

🎊2022.5.18天城燐音生日快乐🎊

今天是和谐的🐝团和被大家爱着的弟弟小燐🥰

✨新的一年也请继续加油哦✨

Ps -设定是还没有弟弟的小鲤鱼

Shiina Niki

呐哈哈~♬ 现在的话,是燐音君的生日哦!不知道其它时间能不能看见燐音君,现在就抓紧祝燐音君生日快乐呢★

燐音君有没有什么想吃的呢?今天是个值得纪念的日子,就做一顿大餐好了~♬ 

啊!对了,姐姐好像有事要说,应该是生日企划的事情,燐音君今天可要认认真真的参加活动啊

[图片]


呐哈哈~♬ 现在的话,是燐音君的生日哦!不知道其它时间能不能看见燐音君,现在就抓紧祝燐音君生日快乐呢★

燐音君有没有什么想吃的呢?今天是个值得纪念的日子,就做一顿大餐好了~♬ 

啊!对了,姐姐好像有事要说,应该是生日企划的事情,燐音君今天可要认认真真的参加活动啊


白鸟饲养员

椎名城事变(2)

        椎名丹希被抓出来时嘴里还含着鸡骨头,咬碎了吞进肚子里连忙说“对不起!我是太饿了才偷吃东西的,不要把我捉去见官,求求你了!”椎名丹希以为自己还在椎名城的管辖范围内。

        “我不捉你,你快给我下车回你家去!”

        椎名丹希听完慢慢下了车,眼瞅着那个红发男人驾车准备离去才放下心来躺在路边深呼吸,半只烧鸡带给他的能量让他恢......

        椎名丹希被抓出来时嘴里还含着鸡骨头,咬碎了吞进肚子里连忙说“对不起!我是太饿了才偷吃东西的,不要把我捉去见官,求求你了!”椎名丹希以为自己还在椎名城的管辖范围内。

        “我不捉你,你快给我下车回你家去!”

        椎名丹希听完慢慢下了车,眼瞅着那个红发男人驾车准备离去才放下心来躺在路边深呼吸,半只烧鸡带给他的能量让他恢复了点理智。

        怎么办啊?要不再去找找能吃的野草或者虫子?动作必须快一点,否则我的思考能力就会逐渐衰退,分不清楚究竟什么能吃什么不能吃了...

        还没想完椎名丹希就又被人提起来,转头看还是那个红发男,椎名丹希觉得自己真的可能要完蛋了,只要被人送官查出身份他就会因为爸爸的罪行被杀头终结生命。

        天城燐音在车上见这个小乞丐直接躺在路边不动了猜想他是不是饿得走不回去,今天是感谢丰收之神的祭神日,要是有人饿死在城外可太讽刺了,而且作为君王保证臣民有东西吃也是重要职责之一,天城燐音把椎名丹希提到车里,本想把干粮扔给他但水喝完了怕他噎到就没给,只好驾起马车快速赶路,到了城门口,士兵看到他的脸就直接放行了。

        椎名丹希看到进城从车里钻出来打算找机会跳车逃跑,天城燐音撇了他一眼“我送你一程,你家在哪?”

        “我没有家”椎名丹希听不是要把他送官送了口气。

        “没有家,住的地方总有吧。”

        “有的有的,我住梅鹿庙。”

        “梅鹿庙?”天城燐音愕然:“你是什么人?从哪来的,我们城没有这种庙宇,更不供奉梅鹿。”

        椎名丹希这才意识到这里不是在椎名城境内了,心中既庆幸又不安。

        “我…我从琥珀城来…偷偷来的,所以,我不能见任何人,特别是官兵,我没有照身帖。”他低诉。

        “你快下车,被抓到可是要判刑的,我帮不了你的忙。”

        “大哥哥,我三天没有吃过一口饭,喝过一口水了!”他竟抓住天城燐音的手臂:“不要扔下我,我一下车就会没命的,你可怜我……”椎名丹希隐藏好自己的身份后开始大胆要饭,哭声甚至盖住了他的话。

        天城燐音不明白到底是心软,还是哭声太吵:“好,你先放手,我答应让你吃顿饱饭!”

        “谢谢!谢谢救命恩人!”


萌萌哒灵心
最后蛋糕肯定还是吃了(草) 天...

最后蛋糕肯定还是吃了(草)

天城燐音生日快乐!!!

最后蛋糕肯定还是吃了(草)

天城燐音生日快乐!!!

椎名ニキ

今天是燐音君的生日!生日快乐哦~……(垂死病中惊坐起然后瞬间睡着。b


话说咱快期末考试了 千万不能挂科 所以就没什么时间登啦,果咩,能认识lof的大家真的好幸福!b

今天是燐音君的生日!生日快乐哦~……(垂死病中惊坐起然后瞬间睡着。b


话说咱快期末考试了 千万不能挂科 所以就没什么时间登啦,果咩,能认识lof的大家真的好幸福!b

sato
套用了模板 画的还是很烂&de...

套用了模板 画的还是很烂°¯᷄◠¯᷅°

先自己磕一口

套用了模板 画的还是很烂°¯᷄◠¯᷅°

先自己磕一口

椎名ニキ

呐哈哈…晚上好呀!今天走的太远了,在路上边买边吃,结果现在刚回到住处,已经困的睁不开眼了……欧亚斯密~☆

呐哈哈…晚上好呀!今天走的太远了,在路上边买边吃,结果现在刚回到住处,已经困的睁不开眼了……欧亚斯密~☆

🍑暮桃

天城燐音生日快乐🎂🎊

大概是哥嫂去游乐园

接下来的日子也请你们幸福啊❤️


天城燐音生日快乐🎂🎊

大概是哥嫂去游乐园

接下来的日子也请你们幸福啊❤️


Alien(A哩嗯)
0518哥生日快乐ohhhh!...

0518哥生日快乐ohhhh!!!


[一直在学校作业没怎么画,哥生日就快速摸摸]

0518哥生日快乐ohhhh!!!


[一直在学校作业没怎么画,哥生日就快速摸摸]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