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椰奶

18.5万浏览    5289参与
一碗玖之圆子

【MK】双向囚笼(四)

大家520快乐呦


四.

       他做了个梦,已经很多年没有做过梦了,困在能力的人哪会知道那是梦,就是完全亲身经历一遍。

       环顾四周,有些陌生却又熟悉,床头柜上摆放着自己童年时期的照片,还是稚嫩的脸庞洋溢着笑容,kim才确定这是他十岁前一直都住着的房间,他都快忘了房间里的布局了,在着匆匆而过的十年的时光里,但此时看来,还是那么熟悉,书柜上摆着那时最爱的机器人,书桌上书的封面,稚嫩的笔迹写着自己的名字。......


大家520快乐呦


四.

       他做了个梦,已经很多年没有做过梦了,困在能力的人哪会知道那是梦,就是完全亲身经历一遍。

       环顾四周,有些陌生却又熟悉,床头柜上摆放着自己童年时期的照片,还是稚嫩的脸庞洋溢着笑容,kim才确定这是他十岁前一直都住着的房间,他都快忘了房间里的布局了,在着匆匆而过的十年的时光里,但此时看来,还是那么熟悉,书柜上摆着那时最爱的机器人,书桌上书的封面,稚嫩的笔迹写着自己的名字。

       “kim跑慢点,要记得先写作业再出去玩。”有人在叫他的名字,这般叮嘱已经很多年没有再听到了,然后房间门被打开,一个身影闯了进来,穿过他的身体,嘴里应着“知道了,知道了”,却是奔向了床边,脚丫子悬空晃呀晃呀,和记忆中的画面完全重叠,答应的好好的先写作业早就被抛到脑后,心思全在新买的漫画书上。

       那还是轻松快乐的时光,才意识到那些并没有遗忘,只是被压在了最底层,不曾去触碰罢了。

       房间在倒塌,像是拼图一块块坠落,速度越来越快,kim想抓起小时候的手,带着他一起跑,但是却怎么也抓不住他,他跑了出来,站在空白的空间里,看着房间坍塌,成了一地的碎片,包括小时候的自己。

       “kim,你来看看,是你的弟弟呀,以后你就是哥哥了知道嘛,作为哥哥你要帮爸爸妈妈一起照顾弟弟,对不对?”

       他垫着脚探着头看妈妈怀里的孩子,脸颊红彤彤的,闭着眼睛,脸都皱到了一起,那么小,安静地躺在妈妈的怀里,他伸出手想要触碰,但是却又害怕不小心弄伤他,又收回了手。

       那么小且脆弱的生命,驻扎进了他的生活,刚学会走路就跟在他的屁股后面,一遍一遍的叫着“哥哥,哥哥”。

       “我就要这个,我就喜欢这个,其他的我都不喜欢,我就要,我就要嘛。”

       妈妈为难地回过头看着现在身后不知所措,眼泪马上就要从眼眶落下的kim,他最爱的玩具,陪着他度过无数时光的玩具,此时被弟弟抓在手里,说什么也不愿松开。

       “kim,你是哥哥,就让给弟弟吧,弟弟还小,还不懂事,而且你也还有那么多玩具,就把这个给弟弟吧,好不好。”听起来是在询问,但是长大后的kim清楚的知道,那根本就只是通知,他们不会遵循他的意见,他不会发声,也无法发声,他们并不在意。

       后来,他在垃圾桶里找到了心爱的玩具,早已支离破碎,布满大大小小的缺口,他还记得第一次从父母手里得到时的喜悦,那么小心翼翼,留下一个小小的划痕都会让他懊恼一整天。现在,它躺在垃圾桶里,残破不堪,好像在指责他没有保护好它。

       从让出心爱的玩具开始,让出自己的衣柜,让出自己的房间,到最后,把所有的爱都让出去了。

       他们说,因为你是哥哥,所以要让着弟弟;他们说,家里多了一个人,是多一个人爱你;他们说,你们会互相照顾,会互相陪伴。但他们说的话明明就是枷锁,把小时候的kim困在牢笼之下,什么都不是他的,他心爱的玩具,他温暖的房间,甚至是父母。

       早就知道所有想要的,都得不到,所有以为拥有的,都会失去。

       kim站在原地,看着自己,看着自己把那些痛苦的回忆重新再经历一遍。

       “所有你想要的都要你竭尽全力才能得到,甚至是不择手段。”kim对着面前十岁的自己说道,他十岁那年,也有人这样告诉过他。

       一个邪恶念头的萌生要花多少的勇气。

       “你有天也会离开我的对吧。”十岁的kim追着一只白色的蝴蝶跑走了,眼前出现的是在月光下的cop的容颜,“如果我放你走,你也一定会头也不回地离开,对吧,像那些早就已经离开的人那样。”

       他困在了梦里,清楚地知道自己在梦里,看着所有痛苦的回忆全都重来一遍,想要从中挣脱,却无能为力。他不想留在这里,那些他一直避免回忆的,甚至为此避免拒绝见那些与回忆有关的人,却好像逃避不了大脑的突然袭击。

       Cop是被饿醒的,昨晚都不知道自己怎么就突然睡着的,大概是太累了,尤其是为了等那个人说完话抓住他,可是花了不少心思,但终于还是抓住她了,看清楚了他的模样,感受到了他的温度,想到这里,摸着自己的心脏,好像还会跳得有些快。

       以往都是被早晨的饭香叫醒的,虽然这以往也不过就是最近的两三天,但今天却格外的不一样,外面什么声音都没有,也没有早饭的气息,cop觉得很不对劲,下床,拖鞋不知道去了哪里,脚趾碰到地面的冰凉马上缩了回来,然后趴在床上,探头,在床底下找到了拖鞋,大概是昨晚的拉扯被踢进去的吧,一下子又想到了昨晚发生的一切。

       锁链的距离刚好可以到门口,里面没有把手,打不开,但昨晚似乎有人忘记了,门只是虚掩着,可以轻易推开,看到门外的景象,但是没有人,看到的是空旷的,但是cop离不开这个房间,他给的距离只够走到他走到门框,不能够再踏出去一步了,一小步也不行,突然意识到的这般感受,突然觉得自己的的确确是被囚禁在这里了。

       “我饿了,kim,kim,kim。”越叫越大声,配合着暂时只有自己能听见的肚子的抱怨。

       没有回应,但是也无法判断这个房子里除了自己还有没有别人,只能够一遍又一遍地喊着那个名字,是唯一能够抓住的稻草。

       Kim好像听到有人叫自己的名字,好像来自于自己所处的梦境之外,环绕在整个世界之外,那个声音无比熟悉,但是却又无法想起,那个声音越来越清晰,越来越响亮,他想要回应,张了张嘴,话堵在喉咙里。

       有人在呼唤他,是不是就代表着有人在等待他呢?

       “我在。”他终于发出了声音,在许久的挣扎之后,他终于听见了自己的声音,能够回应那个人了,“我在这。”是为了确认。

       “kim。”他听见了,是cop的声音,在叫着他的名字,他看见了熟悉的天花板,看见了门缝里透进来的一点点光亮。

       他从梦里逃出来了。


豆豆汉堡店
椰子喝完壳不要扔了,做成椰奶冻,好吃又好玩
椰子喝完壳不要扔了,做成椰奶冻,好吃又好玩
一碗玖之圆子

【MK】双向囚笼(三)

三.

       脚踝上的铁链,可以拉得很长,刚好足够在房间里行动,大概是他早有预计的原因,从摘下黑布的那一天起,数数也有两三天了,cop却再也没有见过他了,饭通过门上的一个小窗口递进来,锁扣在外面,cop知道他在,和自己生活在同一个空间,却再也没有见到他进过自己在的房间,大概是怕被自己看到真实面容吧,最后也只有这样一个解释。

       那个人没有出现,所有的一切都准备得很好,房间里的小雏菊已经有些蔫了,第二天又会换上新的花,房间里飘着淡淡的花香......

三.

       脚踝上的铁链,可以拉得很长,刚好足够在房间里行动,大概是他早有预计的原因,从摘下黑布的那一天起,数数也有两三天了,cop却再也没有见过他了,饭通过门上的一个小窗口递进来,锁扣在外面,cop知道他在,和自己生活在同一个空间,却再也没有见到他进过自己在的房间,大概是怕被自己看到真实面容吧,最后也只有这样一个解释。

       那个人没有出现,所有的一切都准备得很好,房间里的小雏菊已经有些蔫了,第二天又会换上新的花,房间里飘着淡淡的花香。

       cop觉得自己都快被养成猪了,而那个养猪的人却始终不出现。

       因为整日无所事事,睡了一下午了,晚上怎么会睡得着,但还是躺在床上,透过还没有拉严实的窗帘缝,数能看到的星星。

       “一颗,两颗,三颗……”

       好像有脚步声靠近,马上禁了声,然后房间门被推开,那个人逆着月光停在床边,然后在床边坐下,cop不敢睁眼,却能够感受到那个人的气息。

       “真好,你睡得这么香,我忍了好久才能在你睡着的时候来见你,我不敢让你知道我是谁,怕你恨我,讨厌我,现在,你大概真的恨我了吧,但是那也没办法,至少现在你还是在我身边的,我还能这样来看你睡着的样子。”他坐在床边,这些cop以为他没有出现的日子,他都会趁着夜色,趁着cop睡着,偷偷地进到房间,来和他说说话,看看他的睡颜,像是完成每日的任务一般,只有这样,他才能够安心地入睡。

       他用手拨开了cop额前的碎发,他的睫毛微微颤动,cop紧张得都快忘记了呼吸。

      他在那不知道坐了多久,cop觉得自己都快被盯出个洞来了,在床上闭着眼睛躺着都快要睡着了,那个人却还是坐在床边。

       那人终于有了动作,一手撑着床从地上起来,大概是坐久了腿有些麻了吧。

       “我终于抓到你了。”

       手腕被温暖抓住,他低头,躺在床上,本应该睡着的人此时却睁着眼睛望着自己,即使没有外来投射的光,眼里却还是亮晶晶的,嘴角好像还挂着笑容,酒窝若隐若现的,一如他当初突然就闯入自己视线中的模样。

       “我……我……我……”一切发生的突然,惊慌地说不出话来。

       躺在床上的人笑意更浓了,他在对自己笑,现在可以无比自信地说出这句话,务必确信。

       “你要继续这个状态到什么时候呀,你不想和我说说话嘛,要不然抱一下,kim?”cop喊出了他的名字,看着他脸上的表情从惊慌到惊讶,然后好像要绽放出笑容了,“如果你再这样站着不动,我就要睡觉了,你应该知道时间不早了吧,而且你刚刚念念念都把我念困了呢。”故意还配上了个哈欠。

       年前的人张开手臂,告诉他自己可以去拥抱他,kim觉得自己的心都快要跳出来了,心跳声清晰可闻,却害怕被面前的人听了去。他深呼吸,闭上眼倒数三秒,再次睁开,那个人还在眼前,并不是在做梦,他不想再有所顾虑了,一把将他拥入怀中,抚摸他柔软的头发,想把头迈进他的锁骨,闻他身上的味道,但最后还是没有做那些多余的动作。

       有多久没有这样感受人的体温了,被一个人这样拥入怀中,cop不知道,明明是自己的提议,但真的被一把拥入的时候,cop还是吓了一跳,但很快又觉得理所当然了起来。

       cop睡着了,在他的怀里,可能真的就如cop说的那样吧,在他说话的过程中就已经困得不行的,只是为了抓住他才强撑着,现在就更有一种任务完成了的放松,也许也说不上有多信任,只是他的确是在他的怀里睡着了。

       突然手都不知道该往哪里放了,当cop的呼吸声在他的怀里均匀地响起,当kim突然意识到这个状况时,只剩下不知所措。

       小心翼翼地将怀里的人放到床上,衣角还被他攥在手里,大概确实是被需要着的感受,他曾经对别人笑,但他刚刚在我的怀里睡着了,现在还攥着我的衣角,这快要溢出来的感受,想对别人述说,最后却还是自我消化了。

       怀里的温度散了,伸出手也只是拥抱了一团空气,他明明离得那么近,伸手就可以触碰,kim却又害怕了。他们之间此时的关系,不过就是一个实施者和一个受害者的关系,是自己先动手的,创造了这样一座“牢笼”,把他困在这里,他本不属于这里,也本不属于自己。

       他害怕了,计划这一整场囚禁的时候没有,将人迷晕看着他倒入自己怀里的时候没有,将他的眼睛蒙上、四肢困住的时候也没有,却在此时,前一秒那个人还微笑着对自己说话,伸出手说可以给一个拥抱后感到害怕了。大抵是无法解释了,就像是握在手里的沙,你以为你握住了,紧紧地攥在手里了,却还是眼睁睁地看着从指缝里流走。

       kim没有睡过一次好觉,从他计划这场困境开始,他的一切计划也许会失败,被他困住的人一定会恨他,所有的可能全都在脑海里设想了一遍,但此时的现状却是从未想到的。

       是不是终于可以睡个好觉了呢?

       然后回到房间,躺在床上,cop的房间还能漏进一点月光,但kim的房间却是完全黑暗的,如果不开灯,就真的什么都看不见,房间里甚至没有窗户,这才是cop设想中的应该被困在的房间里,却属于那个设局的人。

       他在无止境的黑暗里伸出了手,明明什么都看不见,但他却又好像看到了星星。环抱住自己,回忆刚刚被别人拥抱的感受,他什么都没有,所以才迫切地想要抓住什么。

       kim想起cop在梦里哭着说着的不要离开,那时他紧紧抓住的手,大概只是为了自己,大概最害怕失去的是自己。

       天很快就会亮的,他知道,即使这个房间投不进一点儿阳光,但打开灯就会变得明亮,就像他始终封闭的心,有个人突然闯入,准备为他点亮那盏灯。


一碗玖之圆子

【MK】双向囚笼(二)

二.

       贪得无厌总是人的天性,尤其是在一个一个愿望都被逐步被满足的时候。

       cop在心里暗下计划——下一步要让他把自己眼前的黑色去掉,他想看看这个人是谁,把自己困在这里,却对自己很好的人,这在过往的时光里没有人这样做过的。

       如果没有在睡觉,大部分躺在床上的时光就是在思考自己的过去,明明始终都不愿意回忆的过去,却在这样暗无天日的是自己,无法控制地一下子在脑......

二.

       贪得无厌总是人的天性,尤其是在一个一个愿望都被逐步被满足的时候。

       cop在心里暗下计划——下一步要让他把自己眼前的黑色去掉,他想看看这个人是谁,把自己困在这里,却对自己很好的人,这在过往的时光里没有人这样做过的。

       如果没有在睡觉,大部分躺在床上的时光就是在思考自己的过去,明明始终都不愿意回忆的过去,却在这样暗无天日的是自己,无法控制地一下子在脑海里闪过。

       只是,明明闪过的都是过去的事,从记事开始的一切都那么清晰,唯一始终看不清的是两个人的面容,他们伸出手来,cop也伸出手,明明马上就要触碰到了,对面却缩回了手,抓了一把空气,眼睁睁地看着那两个人转身离开,他们好像后来就再也没出现过了,应该是最为熟悉的人,但怎么会看不清面容呢,判断不了是谁,问号留在了心里。

       然后画面切换到他生活了八年的家,说清楚也不能算是家,他不过就是借助,寄人篱下,他们说因为他还没有能力照顾自己,但硬要说照顾,倒不如说只是给他提供了居住的空间,供他读了书,就此而言,cop对他们已经足够感激了,只是童年所缺失的一切依旧是缺失的,他躲在角落里,小心翼翼,把自己隐身,他默默的努力,希望照顾自己的人能够少一些压力,因为想要在他们身边多待一些日子,虽然没有温度,但总归是和人待在一起的。

       在考上大学的那一天就决定要离开那个家了,没有人挽留他,他们说,你总是要一个人独立出去的,早一点也好。原来,自己在他们心目中是这样的存在,不出意外却又无法避免的觉得失望,只怪自己还存在着那么一点点的奢望。

       突然,那两个被遗忘的面容突然在眼前放大,从像是隔着一层磨砂玻璃似的,然后越来越清晰,原来是他们的,开口却无法呼唤他们。

       “你们不要离开我好不好,不要走呀,我会很乖的,我会听话,我会好好学习,会长高,会变成很厉害很厉害的人,你们不要走好不好。”是苦苦的哀求,是汹涌的眼泪打湿了蒙住眼睛的黑色,是把自己蜷缩起来,微微地抬手,好像要抓住什么,不过就是在抓空气。

       流着泪的人身体困在房间里,精神困在梦里。

       “没事的,没事的,我在,我在。”从隔壁飞奔而来的人,只是一些细微的声响就从梦中惊醒,轻轻地拍着床上人的背,用最最轻柔的语气说着话,分明就是和下午那一声“嗯”完全不同的声音,“你很好,真的很好,特别特别好,我在的,一直都在。”想要轻轻地把他拥入怀中,想要抹去他脸上的泪水,实际上他也这么做了,只是泪水大多被蒙在眼上的黑色吸收了。

       怀里的人渐渐地平静下来,呼吸声也平稳了,只是手紧紧地抓住了他的手,就像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他松开怀抱,想要回到自己的房间,但手却挣不开了,不敢太用力怕把他惊醒,只好任由他抓着,在床边坐下。眼里满满的都是他,只有他,习惯黑暗后,在黑暗中便能看清一切了,黑色蒙住了他的双眼,视线一一扫过,他的鼻梁、鼻子、嘴唇、下巴,还散布着一些细细的胡茬,伸手刚触碰他的脸颊,他一动,又马上缩回了手。

       “你终于到我的手里了,我终于可以这样近距离的看着你了,看着你在我眼前安静地入睡。怎么会有人不爱你,你看我,我就很爱你呀,你都不知道我有多爱你,你要知道的,你会慢慢知道的,全都会知道的。”在睡梦中的人听不见,却还是把自己所有的思绪趁着夜色,趁着握在手里的温暖一一述说,“如果可以,我想一直把你关在这里,但我知道我不可以。你就是一束光呀,当你第一次出现在我的视线中的时候。我有多努力才忍住不把你拥入怀中,向你述说我所有的爱恋,怕吓到你;我有多努力才忍住不把你关在房间里,但是你对别人笑了,那个笑容应该只属于我的,明明就应该只属于我的,但是你对别人笑了,笑得那么灿烂。我没办法了,我控住不住我自己,我只能把你关在这里,我想要永远和你待在一起,这样,你就会一直跟我在一起了,对不对?我不想的,但是我没有办法,只是我能想到的最好办法了,你会理解我的,对不对?”

       无法停止的倾诉,那些未曾让别人知道的黑暗面,隐藏在阳光灿烂下的阴影,在他熟睡的时候都一一诉说,他总会知道的,只是现在还不是时候。

       床上的人动了一下,倾诉的话一下子就止住了,小心翼翼地观察床上人的情况,并没有醒。明明就是这一切的主导者,本应该操纵着一切,却似乎做什么都过分小心。

       握住手的力道轻了,轻轻一下就可以把手抽出。

       月光落在他的脸上,布着一层细密的绒毛,他睡得安稳后,一切好像都变得温柔了。

       “如果,我可以和你一起相拥而眠有多好。”因为房间足够安静,即使是低声细语,也充满了整个房间,他希望会实现,却害怕无法实现。

       当阳光再一次透过窗子洒满整个房间,一切不仅仅是镀上了一层金色的柔光,好像还有阳光独特的气味。

       cop感受到阳光落在自己的眼皮上,这种感受格外的清晰,不同于前几日那种隔着些什么的感受,心突然跳得好快,有些不安,却又迫不及待地想要看到些什么,缓缓地睁开眼,有些耀眼一下子刺激了眼球,一时间无法适应地再一次闭上眼,用手挡住,只让一点点光亮漏进来,花了一些时间才适应,再一次简单阳光的感觉,是久违了喜悦,而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打量起整个房间。

       房间不大,与最初的想象截然不同,暖黄色的墙面,第一眼就是温暖的氛围,没有太多的东西,只有一张床,床边一个柜子,对面一张椅子,唯一的亮点,大概是柜子上有个墨绿透色的花瓶,装着一束小雏菊,还是鲜艳的样子。

       好像,比自己一个人住的那个小房间都更温馨一些。cop脑子里冒出这样的想法。

       而那个人呢,没有出现,房间里没有任何他的痕迹,如果不是脚还被铁链束缚着,cop都快忘了,自己是被关在这的,好像不过就是暂住了一些日子,打开门就会重新回到自己的生活。


Feb.

靠被狠狠美到了、、我对侧分的执念呜呜.....

靠被狠狠美到了、、我对侧分的执念呜呜.....

一碗玖之圆子

【KC】双向囚笼(一)

一如既往地ooc,可能比以往更加

一如既往地很弱的文笔

一如既往地求互动


       当你把我困在你身边的时候,同时我也把你困在了我身边。

一.

       睁眼,却还是一片漆黑,眼前被蒙了一层纱,好像可以感知到一点点光,以此来判断外面的时间,cop可以感受到,那不是来自于房间里的日光灯,房间里竟然还有窗,有些惊讶,此时自己的处境:被蒙住了眼睛,绑住了手脚,躺在一张床上,被限制了自由。就cop以往了解过的那些,自己此时应该在一个暗无天日的......

一如既往地ooc,可能比以往更加

一如既往地很弱的文笔

一如既往地求互动


       当你把我困在你身边的时候,同时我也把你困在了我身边。

一.

       睁眼,却还是一片漆黑,眼前被蒙了一层纱,好像可以感知到一点点光,以此来判断外面的时间,cop可以感受到,那不是来自于房间里的日光灯,房间里竟然还有窗,有些惊讶,此时自己的处境:被蒙住了眼睛,绑住了手脚,躺在一张床上,被限制了自由。就cop以往了解过的那些,自己此时应该在一个暗无天日的房间里,是潮湿的,弥漫着一股发霉的气息,但是就他现在的感受到的,似乎完全不是那个模样,如果不是四肢被限制了,双手向头顶方向举着,cop甚至觉得现在的状态有些舒服。

       “有人吗,有人吗?”只有自己的声音在房间里回荡,没有任何回应。

手早就已经麻木了,也不知道自己究竟睡了多久,只记得那时眼前一黑,身体一下子就软了下来,但身上好像没有受伤的感觉,可能那时并没有直接摔在了地上。肚子无法隐藏地叫了一声,才觉得自己的确是有些饿了。

       “真的没有人嘛,我饿了,真的。”明知道不会有回复,但还是不放过任何一点希望,最后也不过就是白费力气。

       面对的除了黑暗,还有无止境的宁静,cop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到了如此地步,明明是每天按时去上课,虽然永远只有自己一个人,在人群中就好像是透明的一样,但也只是如此,他已经习惯了,却不知为何是现在这般光景,想来和自己一个人待在家里时也没有什么差别,只是自己和自己说话。

       突然传来声响,房间门被推开,cop是通过突然一阵空气流通来判断,那股风从脚底冒了上来,缩了缩脚。

       “是你把我带过来的吗?”弱弱地开口,还不太了解这处境,不了解这个人的性格。

       明明有人在那里,可以感受到那道目光,却没有人回应。

       “我知道你在那里,你不理我也可以,但是我饿了,真的饿了,你总不会把我带过来就是想饿死我吧。我又看不到,手脚又不能动,还要被饿死。”所有的精神都败给了日常空荡荡的肚子,“我可以死,反正我死了也没有人会知道,没有人会关心,但是我不想饿死呀。”

       是金属碰撞的声音,可以闻到一些饭菜的气味,肚子不争气的叫了一声,反正也看不到那个人的表情,少了眼神的接触,但是少了些尴尬。

       床头逐渐倾斜,上半身立了起来,因为四肢被固定的关系,整个人并没有下滑,但这个姿势并不太舒服。

       冰凉的触感碰到嘴唇,饭菜的气息就在鼻尖,下意识的张嘴,实物落在了嘴里,然后勺子从嘴里退出,咀嚼,下咽,才有了实感,重复了几次,胃里才感觉有了点慰藉。

       食物填充胃部,渐渐地才觉得其他感官回归,那个人始终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只是持续着喂饭这个动作,等他上一口咀嚼完成,才将勺子再次递到嘴边,像是配合默契的样子。

       “我饱了,饱了。”还配合着打了个饱嗝,最后那几口是强迫自己吃下去的,以为那个人会发现这件事,却还是要自己开口制止,触碰到自己嘴唇的冰凉没有像之前那样放进口腔,而是移开了,偷偷地松了一口气。

       “你不跟我说句话嘛,你把我带过来,就是为了把我困在这里,给我喂饭,把我当个废人?你真的不想跟我说说话嘛?”话说得无所顾忌,cop总觉得他不是什么坏人,或许是从他一口一口给自己喂饭看出来的吧,这么简单就判断别人的好坏,自己都觉得有些可笑,“我已经很久没有跟别人好好说过话了,你看,机会难得,你不陪我说说话嘛?”

       依旧没有回应,但呼吸声重了一些,然后又是金属撞击发出的声响,然后脚步声想起来,逐渐远离自己,门却没有被关上。

       眼睛被蒙上了,其他感觉就变得更加敏锐了。

       好像有那个人的气味,很熟悉,好像在哪里闻到过,像是一座森林,有一些潮湿,有一点泥土的气息,却又好像有柑橘的酸甜,眼睛看不见,脑袋里就勾勒出了那个画面。只是这种熟悉说不清楚,好像多次在自己身边出现,但那个人却没有清晰的面容。

       感受到有暖暖的阳光落在自己露在外面的小腿上,想着外面希望是阳光灿烂,就连被黑色蒙住的双眼能看到的也不仅仅是黑色,当然,也不能透过这块布看到其他什么东西。

       此时,平日里的自己应该在干什么呢,cop突然这样想到。

       可能是在上课,可能是结束了一天的课。

       教室很大,但上课的人却不那么多。没有人和自己一起,自己永远都是一个人走在校园,一个人在上课,一个人住,一个人全部的生活,甚至没有人会和自己打招呼,如果硬要说的话,他记得一个人的笑容,好像是叫kim,他曾经对自己笑过,自己也回了一个笑容,但后来在镜子前才发现自己笑得那么丑,那么僵硬,明明大家说有酒窝的人笑起来很可爱,但在自己身上好像完全不是那样的。

       可能待在这里也不错,同时被自己的这个想法吓到。

       “这样,是不是我就不再是一个人了。”小声地嘟囔着,是在对自己自己说,说不定也是在对某个人提问,即使那个人不会回答。

       因为一个人太久了,所以突然有了另一个人的温度,无论是以什么方式,也觉得有些温暖。

       “嗯。”突然有了回应,只是一个音,却反复在脑海里回荡,是低沉的,有些嘶哑,有些熟悉,但更多的是陌生,如果这个的声音呼唤自己的名字会是怎么样呢,应该很好听吧。

       “你终于愿意理我啦。”知道那个人就坐在那里望着自己,通过声音来辨别他的方位,“我真的有点累了,你能不能把我的手松开啊,真的很累,反正你把我的腿绑住了,我也不会跑。”大概是因为被喂了午饭,被满足了一个要求,胆子就打了起来。

       又一次没有回应,只有呼吸声在房间里回荡。

       然后有温度触碰到自己的手腕,丁当作响,然后手腕的束缚被解开,只是手维持一个动作太久了,一时没法马上变换姿势,却下意识地想抓住那个人的手,指尖从掌心滑过,被他逃开了。

       “谢谢。”近在咫尺的人一定能够听到。


衍的小食光
店售级别的芒果椰奶西米露,这不比奶茶香吗?
店售级别的芒果椰奶西米露,这不比奶茶香吗?
被迫营业的狗生
甘雨,作为椰奶代言人出道吧

甘雨,作为椰奶代言人出道吧

甘雨,作为椰奶代言人出道吧

就喝一口就一口(星星)
美式冰椰奶周末是可爱的一天~
美式冰椰奶周末是可爱的一天~
FIESTA想趴申有娜怀里

啥也写不出来了家人们怎么办💦

啥也写不出来了家人们怎么办💦

宋玉。

【mk】坠欢重拾(五)

 *谨慎观看

be 单纯为虐而虐 很狗血 结局很烂 但我想写 (轻点骂(つд⊂)……


(五)

 半梦半醒之间,打过来的号码显示的是kit的名字。让他一下子分不清梦境与现实。 

但还是接过。试探的“喂”了一声。 

对面也跟他同时响起相同的问候,但却是一个软糯娇俏的声音。 

“你是谁?” 

“啊,那个,我是alice。跟阿姨收拾kit的遗物时找到了他的手机,可是我不知道他的解锁密码,就打了一个紧急电话。” 

果然是现实啊。 

“你要不试试0401...

 *谨慎观看

be 单纯为虐而虐 很狗血 结局很烂 但我想写 (轻点骂(つд⊂)……



(五)

 半梦半醒之间,打过来的号码显示的是kit的名字。让他一下子分不清梦境与现实。 

但还是接过。试探的“喂”了一声。 

对面也跟他同时响起相同的问候,但却是一个软糯娇俏的声音。 

“你是谁?” 

“啊,那个,我是alice。跟阿姨收拾kit的遗物时找到了他的手机,可是我不知道他的解锁密码,就打了一个紧急电话。” 

果然是现实啊。 

“你要不试试0401?” 

“好。……啊!真的哎!你怎么知道?” 

那是他的生日。死皮赖脸让kit设置的。 

一开始他觉得麻烦得很,不爱设密码。mark却觉得那怎么行?万一有心怀不轨的人偷看你手机呢? 

kit坦然递了过去。干嘛要偷看,想看我还会不给你看吗? 

话是这么说着,却没有取消屏保密码。 

唔,他嫌麻烦。 

春风明媚,万物清新,阳光正好。暖暖的照在身上,使人精神焕发。

不愿错过这暖光。医院的操场比平时多了好些人。 

而mark刚才手术室里出来,摘了一次性手套扔进医用垃圾桶里。 

万物初始的春光诉说着又一位病人重获生命,重获未来。 

这一场手术,早早的下了病危通知,挣扎过后毫无反应,其他的医生都摇了摇头,怕是救不活了。mark一顿训斥,骂醒了垂头丧气的他们,手上的救助却没有停下,最终测心跳的仪器恢复了幅度。 

大家都松了口气。 

回到办公桌上,捏了捏眉心。一张精致的金红色结婚请帖正正摆在眼前。 

他怎么把这事给忘了,还没送贴的人回信。 

“hello小学弟~~”alice调皮的接过电话。 

“什么小学弟,我可比你大几岁。” 

“嗷~谁让你复读了呢,比我小一届,还不是小学弟嘛?” 

“那也毕业多久了,还叫着学校的称呼。” 

“不管!毕业了也叫!不过说起来,当初我是不大理解你的选择。唔……毕竟斯人已逝,应当照着自己喜欢的生活去过,而不是去替kit哥哥完成他生前计划好的未来。” 

“噢?那现在你又是怎么想的?” 

“现在啊,看着你能胜任医生,我也就放心了。没有因思念过度,得什么精神疾病。” 

“人小鬼大,我好得很。” 

“还小呢,我都要结婚了!你可不要告诉我,你来不了了啊。” 

“其实我打电话来,就是想说这件事的。” 

“嗷~~~~”失望的语气溢出屏幕。“心脏病专家连这点时间都不能留给我吗?就这么点点,”对着比了个手势。“都不能从你的病人上分一点给我吗?” 

mark有些为难,他是不想拒绝的,厚重的资料让他抽不开身。“抱歉啊alice,实在没有办法参加你的婚礼了。” 

“那你不要也把自己累坏了啊!到时候我忙着和Galae度蜜月,可没空照顾你啵!” 

“好。那祝你们白头偕老,永结同心。” 

“哼,我不要口头上的祝福,我要行动上的祝福。……真的不能来吗?真的不行吗?” 

“真的。等你回来我请你和Galae吃饭,算我的赔罪,行不?” 

“咳咳,那也可以!那我多给你点喜糖,让你沾沾我的喜气,哈哈!那就这样,我就先挂了噢,拜拜!” 

“拜拜。” 

门外一个他带过实习的医生瞧见他在打电话,站在一旁等他结束,才开口说道:“mark医生,等下还有一场手术,要不我主刀?你在旁边指导我,我应该还不算太笨。” 

实习期间,mark对他很是照顾,教会了他不少,他也用心去学,对mark很是感激。刚坐下休息不久,又要拿起手术刀。谁会是个金刚身体啊,想要替他分担一些。 

“不用了,我们走吧。” 


/


奈何桥的桥头多了一位少年郎,百无聊赖的坐着。 

“小伙子,请问奈何桥往哪走呢?” 

“那边——”他指了一个方向。 

“你好,请问奈何桥该往哪走?” 

“那边——”他换了一个方向指。 

“请问奈何桥……” 

“那边——”他又换了一个方向。 

其实哪个方向都是,都能踏上那座桥。 

就这样被问多了,自然而然,竟被当成了奈何桥的指路人。 

又来了一位穿戴整齐,身上的部件没有缺斤少两的正常鬼。kit以为它也是来问路的。 

他这个指路人当得也算尽心尽力,逢问必答。 

“随便一个方向都能走上奈何桥。”随即又喃喃自语道:“既然哪里都能去,怎么我就找不到呢。” 

那鬼开了一扇门。“那你要不要去这里找找?” 

我要走的桥竟如此与众不同? 

他一步跨过。 

麻雀在窗边驻足,只啼叫几声。生怕扰了屋内的一份安宁。 

kit只见床上坐着一位双鬓斑白,略显憔悴的老人,逗弄着趴在边上的孩童。 

生老病死,本是常事。 

“不要睡不要睡。我想听你讲故事。”小孩摇着他的手臂。 

他虚弱得没有力气回握,撑着眼皮对他笑道:“好,我给你讲。” 

“我有一个很喜欢的人。 

刚开始认识他的时候,他总是不太搭理我,无论我再怎么像块狗皮膏药黏着他,他好像都不会心软一样。 

下手又狠,说话又凶。可是他越凶,我就越爱。 

他只是嘴硬而已,说出口的话总是变了个样。 

还爱吃闷醋,但也没关系,我都愿意去哄他。我在他身边的念念叨叨都能被默默记下。 

他就是太喜欢把心事藏在心底,我能理解他,又不够理解他,闹了不少矛盾。” 

孩童听得正入神,小动作也少了,乖乖被alice抱着。“后来呢后来呢!?” 

mark感到眼皮愈发沉重。“后来啊……不记得了。我不爱记那些不开心的事。” 

孩童甩了甩手臂莫名多出来的水珠,听到耳旁传来三两下的抽泣声。小手抹掉她继而复始的眼泪,嘴巴一撅跟着哭了起来。“奶奶不要哭呜呜呜呜” 

alice笑着摆正了他的坐姿,努力让自己的声音没有哭腔,听着平静些。“没有噢。继续听故事吧。” 

kit感到他颤抖的眼皮下,那一双含情脉脉,柔情似水的眼睛,正注视着他。 

熟悉得很。 

“alice,听说人快死的时候,会看到心中所想。我好像又见到他了。”

“嗯……那一定是他也想见你。”


/


奈何桥桥头的少年郎仍百般无聊坐着。

只是身后不知何时跟了一位眉清目秀,笑意满盈的少年。

仗着比他高了半个头,肆无忌惮。

终于他受不了了。

“我都说了在左边!”

“找不到啊。”

“不然就是在右边!”

“也没有啊!要你亲自带我去啊。”

kit无奈的叹气,怎么到了阴间还有这样的无赖。偏偏自己也不想拒绝。

“行吧。我好鬼做到底,帮鬼送上桥。”

“等等。”mark伸出了他的手,像小孩子赖着大人一样。“你不牵着我,我会迷路的。”

他一定是个幼稚鬼!

心里这么想着,却也回应他。伸出一只手,握住了他。

脚下踏着的事物转瞬即逝,幻化出一座桥来。

“现在找到了。”

奈何桥的桥头从来没有什么指路人。他只是一直在等待一位与他执手共入轮回的心上人。


(完)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