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椰宥

461浏览    5参与
尘星

椰宥 津门第一

最近几天带病工作,星环正绝赞卡文中,本文昨天晚上看电影找灵感的时候突然冒出来的想法,今天大概改了改就发上来了。
(其实也算是自己的一篇打戏练习)

椰宥友情向,极少量椰肉,背景民国天津武林,性转设定,可能会有ooc。

3.2k短打,希望能多几条评论,因为话唠贼想跟大家聊天。

以下是正文。

——————————————————————————————————————

  

        津门的夏日总是跟这座城市一样吵吵闹闹,燥热的暑气蒸着这里的每一寸土地,无论是大使馆的洋人还是做苦力的板儿爷,在这个季节里都被一视同...

最近几天带病工作,星环正绝赞卡文中,本文昨天晚上看电影找灵感的时候突然冒出来的想法,今天大概改了改就发上来了。
(其实也算是自己的一篇打戏练习)

椰宥友情向,极少量椰肉,背景民国天津武林,性转设定,可能会有ooc。

3.2k短打,希望能多几条评论,因为话唠贼想跟大家聊天。

以下是正文。

——————————————————————————————————————

  

        津门的夏日总是跟这座城市一样吵吵闹闹,燥热的暑气蒸着这里的每一寸土地,无论是大使馆的洋人还是做苦力的板儿爷,在这个季节里都被一视同仁,就连茶馆门口的那条哈巴狗,都被热得吐着舌头哈哈喘气。

  “哟,这不是宥真吗?这个热天还在这看摊啊?今儿个租书挣多少了啊?”一个恼人的声音带着嘲笑钻进了宥真的耳朵。

  “又是这群该死的拉车的。”宥真心里骂到,没有理他们,自己坐在书摊前继续看书。

  “我说宥真呐,你这功夫练的怎么样了啊?”

  “宥真呐,这津门武馆三十六家,怎么不去当个师傅啊?是不是没人要啊?”

  “宥真呐,你嘛时候能成津门第一啊?”

  几个黑瘦的车夫聚在阴凉底下等活等得焦躁,心里烦闷的很,抬头看见宥真一个人坐书摊的阴凉下面看书,就像是水桶漏了个洞,各种各样的挖苦讥讽如漏水一样流出来,源源不断地让人上火。

  宥真不是天津人,他从小生在白山黑水之间,跟父亲长辈在山林里学了一身好功夫,那年东北易帜,他带着一腔热血来到天津,希望能靠自己的本事闯出一片天,却屡屡碰壁,没人觉得这一张清秀白净的脸是个当武师的好料子,好不容易找到一家,结果不到一个月,武馆的大师父得了急病没了,儿女徒弟夫人小妾们为了几间房产打得不可开交,宥真也就直接走了。

  踢馆是个好办法,津门三十六家踢够十二家就可以自立门派,但是寻常人就最多踢过八家,只有两个人踢过十二家,一个新调到天津来的年轻军官,踢了十二家就点到即止,另一个是日本来的武士,还在一直踢下去,宥真上没有靠山,下没有垫脚,只能拿攒来的钱开个书摊维持生计,等着机会的降临。日子过得还算自在,若是没了那群拉车的,那就更好了。

  不知是天气原因还是因为刚刚的奚落,就算坐在这阴凉棚下,宥真仍觉得这太阳晒得人心里不耐烦,本就年轻气盛,再加上这酷暑熏风,他心里越听越觉得闹心,拜托了一下旁边卖茶的珉周姑娘帮忙看下书摊,拎着马扎往那群车夫走去。

  “哟,这说两句实话还不乐意了?这关外来得人心气确实是挺盛。”

  宥真没有接话,提起一脚直踹心口,动作干净利落,灰色的布裤划出光影。那黑瘦的车夫倒着飞了能有二尺,连带着把身后的两名车夫也撞倒在地。旁边的那位见对方是来真的,从车底下抽出来一根三尺多长的木棍,往宥真头上劈了下去。

  宥真右脚后撤一步,以此为轴旋了个身躲过车夫的木棍,手中马扎抡圆了拍在车夫干瘦的脸上,还没来得及叫出声,宥真再提腿一脚踹在肚子,整个人跟刚刚那个黑瘦的车夫一样倒飞了过去摔在地上,掀起一片尘土。

  其他三人见弟兄吃了亏,便提起木棍一起砸过来,宥真侧步闪到旁边,空着的左手向前一探,把住了最边上的人握棍的手腕,马扎对着手肘一怼,“咔嚓”一声,对方的手臂反着弯出了一个弧度。宥真左手抓过棍子,直接给迎面而来的人一记当头棒喝,随后猛地下蹲,手中舞了个棍花后冲斜上方一指,直接怼到第三个车夫上的胸口,这人觉得心口像是被榔头狠狠地锤了一下,一时间喘不上气,像烂泥一样摊倒在了地上。

  “好功夫!”一个略带沙哑的声音从后方传来,伴着几个掌声。宥真回头发现,是一位英气的军官,身材挺拔眉目清朗,一派少年人的模样。

  “军爷!军爷!求求您给我们做主啊!”黑瘦的车夫爬着过来攀上军官颀长的腿哭诉着。

  “嘴贱还怕挨打吗?滚!”军官一脚踢开车夫,摘下手套走过来跟宥真握手。“你这功夫不像是津门子弟。”

  宥真看着对方伸过来的手有些慌乱,马扎从右手换到左手,并在身上的小褂上蹭了蹭,伸过去握住,说:“我叫安宥真,关外来得。”手刚一握住,宥真就明显感觉到对方的手劲也是个练家子。

  “有时间去我那里坐坐。”对方接过副官递上来的纸和笔,写下了一个地址交给宥真。“看门的要是不让你进就把这个给他们,你就说你是我的人就行了。”

  “持此书准行——崔叡娜。”

  “好的长官,我明天就去。”宥真毕恭毕敬地接过,心里乐开了花,连连答应。

  “我等你来。”叡娜给了宥真一个微笑,转身跟副官走进了车里,绝尘而去。

  “机会来了!!”宥真高兴地快要跳起来,立马收了书摊回家去了。

  “大哥,你就这么信他?”柔理通过车里的后视镜看着后面哼着小曲儿的叡娜,边开车边问。

  “一身好功夫在关外没有被大帅收入帐下,反而来了天津,那群靠老吃饭疏于练武的废物们正因日本人愁得发慌,正好这时候出现了他,我觉得这是赐给咱们的一个机会。”叡娜给自己扇着小风,悠然自得。

  “几个车夫有什么本事,要不然我去试试他?”地方到了,柔理先下车,把叡娜从后门接下。

  “不用不用,我的小副官要是受伤了可不好。”叡娜后头捏了一下柔理的脸。“明天我亲自来。”转过身向眼前这栋装修华丽的别墅走去,浑身透出一股轻松的自信,柔理也不再多问下去,只是忠诚地跟在身后走进了别墅。

  第二天宥真来到了地址上的别墅,门卫告诉他叡娜在道场等着。

  今天的叡娜换上了一身道服,干净的白色在阳光下显得发亮,一条黑色的腰带端正地束在腰间。与军装时候的他不同,身穿道服的叡娜少了几分军人的威严,却多了几分少年的英气。

  “长官是想…让我跟您练练?”宥真看见叡娜这个装扮,虽然不知道是什么门派,但是他的意图也已经明白了几分。

  “先不急,三伏天热,你先喝杯凉茶歇一歇。”叡娜吩咐一个小兵给端上来了一杯凉茶,宥真正好也觉得口渴,端起来一饮而尽。

  叡娜站在道场中央,脚下步法来回变换做着热身,宥真觉得新奇,坐在旁边认真看着。

  叡娜有意炫技,来回跳了两下,随后双腿飞快交替着做着前踢,在空中划出一道道残影,腿法轻快又不失凌厉,让人觉得眼花缭乱,脚下步法灵动迅捷,让宥真想起来了山林里灵巧的松鼠。

  “你不用热身的吗?”叡娜看着坐在一边看得有些发呆的宥真,笑眼盈盈地问。

  “啊,也行。”宥真从发呆中回过神,起身走到叡娜面前,活动了一下筋骨,摆好了站架。

  “点到即止,多有得罪了。”叡娜话音刚落,一记上段踢带着风袭向宥真。

  宥真连忙弯腰躲过,双手下探,欲擒住叡娜的另一条腿,却没想到扑了个空。叡娜的另一只脚轻轻一点,整个人在空中转了个圈,跳到了宥真的身后,躲过了他的擒拿,

  “真灵巧啊。”宥真心里叹了一口气,拧身抡拳砸过去,叡娜提腿迎接,拳脚相击,撞出“砰”的一声。

  宥真觉得自己一拳砸在了马蹄上,叡娜觉得自己踢在了锤子上。

  但是叡娜并没有给宥真太多喘息的机会,双腿带着缭乱的腿法向宥真进攻,宥真挥拳格挡,两个人的速度飞快,拳脚相击发出的“砰砰”声一时不绝。几十招下去,叡娜见宥真出现了一个破绽,一脚结实地踢在心口,借着力道收回双腿高高跃起,在空中旋身出腿,往宥真身上砸了下去。

  宥真见状危机,架起双臂挡了一下,却感觉自己的两臂像是被鞭子抽了一下一样火辣辣地疼,但他并没有收回打算,反而在叡娜还未收力的空档扣住叡娜的脚腕,忍住剧痛浑身发力,把叡娜提起来扔了出去。

  又是“砰”的一声,叡娜重重地摔在地上,感觉自己被摔散架了一样,还没等喘口气,就看见宥真如一只猛虎一样扑了过来,手化虎爪直取面门。

  叡娜还没来得及挡,发现虎爪停在了距离面前半寸的地方。

  “多有得罪了,长官。”宥真脸上扬起一个大大的微笑,伸出手要拉叡娜起来。

  “没事,没事,比武切磋,输赢常事。”叡娜抓住了宥真的手站起来,“帮我个忙,不会亏待你的。”

  宥真连连点头。

  叡娜把他的想法一五一十的告诉了宥真,并且许诺,如果打败了那个日本武士,有什么要求尽管提就行。

  “那个……如果我真的赢了,我也想开个武馆。”

  “没问题。”

  自打那以后,宥真每天都会来这里跟叡娜切磋,要不然就在叡娜的安排下去各个武馆讨教,互相之间有输有赢,但是在相互学习和其他老前辈的指点下,两个人都进步飞速。

  转眼间到了与日本武士约定比武的日子,繁华的街区支了一个巨大的擂台,周围聚满了人,熙熙攘攘吵吵闹闹。

  宥真站在台上时而看看面前身穿羽织的日本武士,时而看看下面吵闹的人群,心里还是有些许发慌,这个时候,一个声音从旁边传过来。

  “安宥真!”是叡娜,“你嘛时候能成这津门第一啊?”

  宥真看着那边嘻嘻笑着的叡娜,想起来俩人这段时间的练习,心里也安定了不少,正了正身子,冲着叡娜自信地大喊了一声。

  “就是今天!”

  

  

  

  

  

盲僧

呼吸(2)

“呀安宥真,起床!!”


晨雾裹着阳光,挂在安宥真的睫毛上。她眨了眨还朦胧着的双眼,伸手去抓太阳在简陋的白墙壁上留下的光影。要很长时间不能再回这个小房子啦。她心里没能说出口的不舍,融化在了周遭熟悉的空气里。


她起床,换好今天的衣服,把被子整整齐齐地叠了起来。

“goodbye~”她向它们挥了挥手。


“我们是来得最早的诶?”崔叡娜戳戳金施贤,小声地说。

三人走进了有着签名墙的房间。空空荡荡的小屋子让叡娜感觉没有那么紧张了。她开始对着墙壁上的摄像头热情地打招呼。

“你好呀~”

说着,她拿起来红色记号笔,给呆呆挂着的摄像...


“呀安宥真,起床!!”

 

晨雾裹着阳光,挂在安宥真的睫毛上。她眨了眨还朦胧着的双眼,伸手去抓太阳在简陋的白墙壁上留下的光影。要很长时间不能再回这个小房子啦。她心里没能说出口的不舍,融化在了周遭熟悉的空气里。

 

她起床,换好今天的衣服,把被子整整齐齐地叠了起来。

“goodbye~”她向它们挥了挥手。

 

 

“我们是来得最早的诶?”崔叡娜戳戳金施贤,小声地说。

三人走进了有着签名墙的房间。空空荡荡的小屋子让叡娜感觉没有那么紧张了。她开始对着墙壁上的摄像头热情地打招呼。

“你好呀~”

说着,她拿起来红色记号笔,给呆呆挂着的摄像机镜头画了一团可爱的腮红。

“完蛋了,擦不掉了……”

镜头里的崔叡娜也跟着变成了红色的。她惊慌地戳了戳身旁的金施贤。

 

施贤探过脑袋,无奈地看着镜头上那团红红的墨迹,示意叡娜小声点,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过的样子。然后和她一起用力擦起了镜头。万幸,总算是擦掉了。

“对不起哈……”崔叡娜不好意思地朝镜头鞠躬道歉。

(镜头:你这么可爱我就勉强原谅你了!下次不许这样了!)

 

下一间房间是同样的空空荡荡。白色桌子上静静地摆放着三个人的姓名贴。她们兴奋地撕下背胶,把偌大一块粉色的贴纸往肚子上拍了几下。简单和摄像机打完招呼,继续往前走。

 

场地真的很大。九十六把漂亮的椅子摆成了金字塔的形状,中间是白粉色的台阶,长长的一条正好连接着第一名的王座。

“哇……这也太高了吧?!”崔叡娜感叹着。

三个小女孩手拉手径直往上走,最终坐在了六七八的座位上。

 

不同公司的练习生陆陆续续地进场。好像大家都被上帝赐予了不相上下的出类拔萃的外貌和身材,站到台上的一瞬间总是让人惊艳。作为全场第一个入座的人,崔叡娜看着一个个就这样向她走来的练习生,眼里只剩些言语未表达完的惊羡。

 

 

大屏幕上“嗖”的一下,放出了下一个出场的公司。

Starship。是让人期待的公司啊。

崔叡娜下意识地站了起来,一只手撑在椅子的扶手上向舞台中央眺望。

 

三个穿着白色衣服的女孩子出现了。

 

下面的座位上传来此起彼伏的讨论声。

“那不是安宥真吗?”

“安宥真?”

“啊啊,就是那个当过广告模特的!”

“隐形眼镜模特那个,是不是!”

 

崔叡娜的耳边灌进许许多多还未来得及被大脑处理的话语,和一个在好多人口中轻声说出的名字,

 

安宥真。

 

安宥真。崔叡娜看到她衣服上的名字。长得很高,一双好看的长腿支撑着纤瘦的身体。及肩的中长发,是棕色的,边缘泛着一层很浅很浅的金雾,像永远有阳光照在她身上一样。嘴角上挂着浅浅的微笑,隐约露出俏皮的小虎牙。鼻子生得像艺术品那样精致,勾勒着她脸上温柔而又充满少年气的线条。一双狗狗眼弯弯地笑着,睫毛上跳跃着的小小的尘埃,都仿佛陷入了对她的爱。碎发散在额前,她抬手随意地往后一撩。

 

三位星船练习生一起向着台阶走来。崔叡娜呆呆地看着她们一步步向上走,直到经过自己到身边。啊,是要去做第一名到位置啊。只见三人走到第一名的宝座前,每人坐了几秒钟,又蹦蹦跳跳地站了起来,吵吵闹闹地重新往下面走。崔叡娜不禁跟着大家一起笑出了声。

 

很快,九十六位练习生都入座了。乐华的名字再次出现在了大屏幕上。王怡人拉了拉似乎还没有回过神来的崔叡娜,一起走下台阶。作为第一个走上评价舞台的公司,剩下的九十三个小姑娘都齐刷刷地向她们投来了目光。崔叡娜懵懵地看着这一片人海,只觉得尴尬得头大。于是稍稍俯了几下身子,边走下高高的台阶边向大家微笑。

 

突然她就对上了一双湿漉漉的眼睛,当她的左脚踩在四十名那一层的台阶。这一瞬间,她的脑海里像丢失了眼睛送来的信号,只是闪过一片金色的光。慢慢的,在散开的水雾里看见那样一双眼睛,越来越近。眨眼的瞬间,仿佛眸底深处盛着一汪海水,令人贪恋的盐分,清澈到足以溺死在里面。

 

“叡娜欧尼,快走啦!”身后的怡人小声提醒道。

崔叡娜赶紧低下头,咬了咬嘴唇,快步往下走。

 

 

 

安宥真抓住了她咬嘴唇的那一瞬间,溢出嘴角的欢喜。会是自己看错了吗?她怔怔地望着台阶上那个穿着浅紫色上衣的小女孩,望着她几乎是在逃跑的脚步。

 

怀着激动的心情跑上舞台时,不远的金字塔上站起来看向自己的几十个练习生里,安宥真一眼就看到了她。浅紫色的上衣,扎着高马尾。眼睛是呆呆的,嘴巴微微张开着,向上微翘的嘴唇是那样漂亮的弧度。看见她抿唇的三秒钟,安宥真觉得耳边仿佛能触及到混杂着可爱和性感的鼻息。她尴尬地撩了撩头发,怎么回事,是自己突然开始妄想症了吗?

 

 

音乐响起。安宥真回过神来,注视着已经站上评价舞台的那个小女孩。果真是混杂着可爱和性感,像初夏浅黄色的冰柠檬汽水,沁进安宥真的呼吸。她开口唱歌的时候,带着甜味的烟嗓,是注射进肌肉里的麻醉剂,电流闪过的瞬间抓不住身体的知觉。

 

门牙磕在食指的关节骨上。乱了。

 

 

 

音乐停了。等导师给出等级评价的时间真的好漫长,漫长到连每一拍深深浅浅的心跳都可以听见。

 

拜托,请给我A吧!崔叡娜在心里默默祈祷着。

 

拜托,请给她A吧……坐在水晶色椅子上的安宥真闭上了双眼。长长的睫毛上卷着她小小的祈愿。

 

“下面公布乐华练习生等级。”昭宥温柔的声音从话筒里流出来。

 

崔叡娜睁大了眼睛微笑着。如果是B......也没关系啦!这才是第一次,反正拿什么等级都得好好努力......没关系不虚不虚。

 

安宥真努力地盯着昭宥欧尼的嘴唇,试图读出她下一句话的口型。

 

“A......”还是拍摄一贯的套路,在这关键的时刻,每一个字都被拖得很长很长。

 

崔叡娜能感受到此时自己的心跳已经快得难以控制了。但四周都是摄像机的镜头,还是要努力做出那种宠辱不惊的表情。

 

安宥真的指甲一点一点嵌进手心的肉里。切拜,昭宥前辈,切拜(切拜:拜托)......

 

“A......”昭宥微微歪着脑袋,挂着浅浅的微笑抬起头,看着舞台上的三位练习生。

 

“崔叡娜练习生。”

 

哦莫!崔叡娜惊讶地长大了嘴,心里涌上的激动和其他千万种不可细述的情绪都堵在了喉咙口。她兴奋地鞠躬道谢。

 

安宥真的指甲松开了被自己掐红了的手心。一阵舒畅的气息从鼻尖溢出来,嘴角不自觉的偷偷扬了起来。

 

“呀,大发啊!第一个就是A......”张元英喃喃自语道,“呀,宥真欧尼?你在笑什么呢?”

 

“内?”安宥真转过头看着张元英,才意识到自己抢眼的酒窝一直没有褪去。“没有啦……那么多摄像机当然要一直笑啦!”

 

 

“还有......”昭宥老师的声音再次响起,“没有了。”

 

身旁保持微笑的王怡人和金施贤不免有些失落。

 

“B......”昭宥放下了手里的纸册子,拿着话筒看着她们,“金施贤练习生,王怡人练习生。”

 

“内,康桑哈密达!”三人向导师席鞠躬道谢后,遍走下舞台领取等级牌。

 

工作人员递给了崔叡娜写着A等级的贴纸。

 

“叡娜太厉害啦,是第一个A呢!”金施贤揉揉崔叡娜的肩,语气里都是自豪。当然也有些许羡慕的意味。

 

“哪有啊,我们都很棒好不好!我们可是要一起出道的!”崔叡娜认真地说。

 

贴好等级牌,三人心里悬着的线终于可以安安心心地放下了。她们走回座位的路上,看着投来羡慕的练习生们,突然觉得第一个去接受评价也太好了,起码接下来可以轻松地坐在那里看表演了。

 

崔叡娜感觉腰下那个写着A的贴纸开始慢慢发烫,接受着几十位练习生灼热的目光。她一步一点头,向大家礼貌地笑着。大家也都礼貌地回应,偶尔还传来几声恭喜的话。

 

安宥真目送着崔叡娜一路走回自己的座位。她愈渐被自己的心绪迷惑。这个看着那么普通的女孩,为什么在自己的眼睛里,仿佛是镀上了一层金箔一般,一颦一笑都在闪着漂亮的光。

 

她摇了摇头。或许是上帝在示意我,一定要和这个姐姐成为朋友吧?

 

评价舞台上的练习生换了一组又一组,有抓人眼球的,自然也不乏实力落后的。崔叡娜只觉得眼花缭乱,规规矩矩坐在这儿那么久,腰都快麻了。

 

大屏幕上出现了starship。崔叡娜的眼睛里照进了光。得好好看自己期待的练习生表演啊。她这样想着,屁股往前挪了挪,悄悄地挺直了腰。

 

“安宥真练习生......”李洪基老师拿起了手边的话筒,“是做过广告模特吗?”

 

“内。”

 

她的声音正如崔叡娜想象的那样,是舒服的海盐薄荷味。

 

音乐起。她的四肢在空气里划过的每一道弧线,仿佛都是在洒下浅浅的金光。头发丝里洋溢的可爱的少年气,总觉得藏着更深的温柔。崔叡娜搁起手臂拖着下巴,在心里感叹了一万次安宥真的美。

 

“下面公布starship练习生评价等级。”昭宥把脸上的表情一一除去。或许是因为面前站着自己同公司的后辈,就像一个母亲教导自己的孩子时那样,总要拿严厉来包裹沉甸甸的爱。

 

崔叡娜伸长了脖子,仿佛那样能听得更加清楚一般。

 

“A......没有。”

 

崔叡娜左边的眉毛往下压了压。疑惑和惊讶的唏嘘声在练习生间悄悄传开。

 

“B......安宥真练习生,张元英练习生,赵佳贤练习生。”昭宥终于露出了欣慰的表情,又说了几句话鼓励她们。

 

“啊......果然是同公司的前辈,就是对自己的孩子更严格呢。”金施贤歪过头对崔叡娜说。

 

贴完等级牌的三人觉得又多了好多努力的动力。下次一定要让昭宥前辈亲自认可我,告诉我我能拿A。安宥真咬了咬嘴唇,在心里为自己打气。

 

 

 

走回座位的路上,安宥真一路笑着向上望。好遗憾,拿了B,就不能和她一起上课了吧……

 

崔叡娜默默盯着安宥真身上写着B的贴纸。她的脑海里,一个美好的画面突然慢慢亮了起来。

 

画面里,安宥真站在她的面前,弯下腰探出脑袋,笑着靠近她。

 

“欧尼,你是在看我吗?”



——————————————————————

写得很慢,很抱歉。有些内容会和节目稍微有点偏差,是我想过觉得稍微调整一点点可能效果会更好才这样去写的。因为很想尊重真实状况,所以写之前又看了好几遍节目,可能会耽误写文速度,久等了!

森扣

【五四青年】我怎么又没有养乐多了

*拒绝真实
*拒绝小言
*认真搞笑
*纯属虚构
*为矮子王出道激情宣传
(「・ω・)「

﹍﹍﹍﹍﹍﹍﹍﹍﹍﹍﹍﹍﹍﹍

安宥真一屁股坐在床上,双手插进头发里挠啊挠啊挠,愤愤地低声骂道:“哇啊,崔艺娜这个家伙真是...”安宥真现在严重怀疑椰奶是不是个傻瓜蛋子,又这样悄(ming)无(mu)声(zhang)息(dan)地,粗暴无情地,没心没肺的地,像往常一样地,掳走了她的两瓶养乐多。

安宥真猛拍一把大腿:

阿西吧。

然鹅你宥并不知道,此时隔壁的椰奶大哥正在和她的柔理妹妹卿卿我我,你侬我侬,端着两个养乐多拍起了电视广告。椰奶一口气吸掉半瓶,然后伸开胳膊挂在柔理身上嘿嘿嘿地笑着:

“柔理啊……好喝吗?...

*拒绝真实
*拒绝小言
*认真搞笑
*纯属虚构
*为矮子王出道激情宣传
(「・ω・)「

﹍﹍﹍﹍﹍﹍﹍﹍﹍﹍﹍﹍﹍﹍

安宥真一屁股坐在床上,双手插进头发里挠啊挠啊挠,愤愤地低声骂道:“哇啊,崔艺娜这个家伙真是...”安宥真现在严重怀疑椰奶是不是个傻瓜蛋子,又这样悄(ming)无(mu)声(zhang)息(dan)地,粗暴无情地,没心没肺的地,像往常一样地,掳走了她的两瓶养乐多。

安宥真猛拍一把大腿:

阿西吧。

然鹅你宥并不知道,此时隔壁的椰奶大哥正在和她的柔理妹妹卿卿我我,你侬我侬,端着两个养乐多拍起了电视广告。椰奶一口气吸掉半瓶,然后伸开胳膊挂在柔理身上嘿嘿嘿地笑着:

“柔理啊……好喝吗?”

“因为和椰娜欧尼在一起所以好喝!”

“哇哦哦哦哦~心空!!!”

这瓶名叫崔•油腻•自作多情•柔理全球粉丝后援会会长•艺娜的椰奶 像被掺了假酒一样的嗷嗷嗷地瞎叫起来,然后表情用力过度地捂住胸口:

“今天也,心脏为你跳动了,wuli kiyomi~”

“kkkkkkk~”

安宥真的愤怒值在听到隔壁吵死人的无真心の情话后迅速指数式增长并且破表,她烦躁地一把推开门跑进来:

“崔椰娜!”

崔•机灵鬼•爱情小偷•厚脸皮•椰娜 迅速切换表情然后一脸天真可爱又纯真地迅速起身捂住宥真的嘴:“柔理哇,宥真找我有事,稍等我一下喔~”接着迅速把一脸懵逼的宥真推了出去并带上了门。

“宥真呐对不起哇我错了我错了,我再给你买好不好,加倍!”

“呀!都多少次了,随便拿我的东西...”

“诶咦,你的就是我的嘛~我们是一体的嘛~”

崔•高级推拉手•椰娜使用了【套近乎】技能,达成【肉麻】效果√

“什么屁话...”

安•被动训练出的中级推拉手•宥真使用了【和善的微笑】技能,达成【尴尬】效果 √

“你是不是嫉妒了哇,因为我给wuli柔理喝了?”

崔•高级推拉手•椰娜使用了【套话】技能,达成【扎心】效果 √

“呵呵呵你个傻瓜蛋子......本来就是你的不对嘛!”

安•被动训练出的中级推拉手•宥真使用了【心口不一】技能,达成【妥协】效果 √

“诶诶诶,别生气啦~”

崔•愈加熟练的推拉老手•椰娜使用了【拥抱】技能,达成【妥协】效果×2 √

“我不是说过嘛,和柔理只谈恋爱不结婚哦!”

“那你要和谁结婚哇啊?”

“和你哇~”

崔•S级爱情推拉手•椰娜使用了【土味情话】技能,达成【???】效果

老练的对话结束后老练地向柔理进行和解表演,然后老练地心照不宣地在每晚十点准时开始了沙雕兄弟的死亡黑泡拉普表演。

养乐多什么的,不重要。












FROM:

爱情骗子崔艺娜曰:“只恋爱,不结婚。”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