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楚时寒

1041浏览    11参与
Nightingale
啊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图片有点糊...

啊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图片有点糊

是文手挑战呢!也是割腿腿产粮鹅鹅鹅鹅

逻辑剧情什么都死的挺干净的ORZ

看完了的谢谢谢谢了

啊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图片有点糊

是文手挑战呢!也是割腿腿产粮鹅鹅鹅鹅

逻辑剧情什么都死的挺干净的ORZ

看完了的谢谢谢谢了

皎月沉沉

【楚时寒】等待

看见原著一句话:林水程总是在重复这个动作,等待,却又不知道自己在等什么。


 非常难过,所以我们楚时寒要对林林好,不让小林空等。


设定在林林已经被刺激到想转专业了但还没有遇见-2,我真的没找到具体决定转专业的时间,只找到说两年前。


  尽量不ooc

————————————————————————————————————————

  2322.11.29,晚上八点。

电话里传出的声音温暖而富有磁性:“我不认为我们之间的矛盾是不可调和的,水程,我知道你难受,但是我比你更难忍受我们现在的状态。等我回来了好好谈一谈可以吗?我现在在海...

看见原著一句话:林水程总是在重复这个动作,等待,却又不知道自己在等什么。


 非常难过,所以我们楚时寒要对林林好,不让小林空等。


设定在林林已经被刺激到想转专业了但还没有遇见-2,我真的没找到具体决定转专业的时间,只找到说两年前。


  尽量不ooc

————————————————————————————————————————

  2322.11.29,晚上八点。

电话里传出的声音温暖而富有磁性:“我不认为我们之间的矛盾是不可调和的,水程,我知道你难受,但是我比你更难忍受我们现在的状态。等我回来了好好谈一谈可以吗?我现在在海上信号不好,大概两小时后过来找你。”

那边风声很大,能听出是在海上,还有海浪的声音。

林水程说:“我不会转专业,更不会放弃读研,我不想我的研究止步于本科。你如果非要我答应,那就分开吧。”

虽然这样说,但是两边都没挂断电话。

就在林水程说出那两个字之后,他第一次听见,也是最后一次听见——这个总是宽和、温柔、稳重无比的人,他的声音居然有些颤抖:“就两个小时,水程,你应该知道我比你更想要我们共同的未来。你等我,我马上过来。”

他挂断了电话,然后捏着手机,等了一天一夜。

他那时候并不知道,会有一个人突然从他的世界里消失了,如同蒸发在空气中的水。没有留下任何痕迹,也不曾来向他告别。

林水程偶尔会觉得时间压根儿没有流逝,因为不管过去多长时间,他总是在重复这个动作:等待,却又不知道自己在等什么。

2322.12.24

林水程收拾好东西回家,跨专业复习的日子是辛苦的,等他走出学校和同学告别后,天已经完全黑了。

晚上的街道很热闹,路边有一筐一筐的苹果,有甜蜜情人拿着苹果走过,他们脸上都带着如出一辙的温柔神情。

林水程才后知后觉地发现:今天是平安夜。

路边的小女孩卖完两个苹果,看见他停在那里,大方地笑着问他:“哥哥,要不要买一个苹果送给你喜欢的人啊,妈妈说平安夜送苹果,代表你希望他平安。”

林水程沉默地拿了两个苹果——他最近总是沉默,又好像是在心里同哪个没办法见面的人说话。

一个给等等,一个给……


给谁?


林水程付完钱后在心里问自己这个问题,但是他答不出来了。


他不敢,这是他二十多年人生中第一次交白卷,像把心里的迟疑和痛苦都赤裸裸地展示出来,提醒他,你再也不是人生中只有林等和理想的林水程。

林水程把一个苹果给了林等,他原想自己吃掉另外一个,可是他不敢,他害怕。


他怕是真的,他怕他不把这个苹果留给楚时寒,他就真的不再回来了。


林水程渴望楚时寒活在这个世界上任何一个角落,也许他在回来的航班上,只是飞机延误了,所以他决定晚一点回来。也许他在哪条街上,也买了一个苹果。总之,不要在那个他进不去的墓园里。


林水程终于还是把苹果和风暴瓶放在了一起,他闭上眼前,在心里默念:如果传言是真的,那我把苹果给世界上一个叫楚时寒的人。


不要给错了,要给那个会很温柔地笑着抱我的人,要给那个会夸我做菜好吃却又把他夸过的菜默默夹给我的人。


林水程以为他会像前面所有晚上一样,失眠到天亮才堪堪睡着,但是他没有。

他做了个关于楚时寒的梦。

在梦里,他是另外一个不一样的林水程。

那个林水程不会在被楚时寒的体贴打动的时候刻意忽视掉他的温柔目光,而是会和他接一个吻,然后在两个人分开的瞬间,告诉楚时寒:“我很喜欢你。”


在那个梦里,他会告诉楚时寒他的坚持,也很想听一下楚时寒看似强硬的态度后面的保护,最重要的是,他会让楚时寒晚上不要走小路。


“那样不安全。”他说,林水程还想说什么,但是他发不出声音来了,所以他只说:


“平安归来。”


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

2322.12.25

林水程很久都没有回过神,就那样睁眼躺在床上,肉体已经很疲倦了,一长段时间的失眠,总是呆呆放空的思绪,精神状况每况愈下。


林水程睁开眼的第一个想法是:楚时寒向他告白的那个圣诞节,他到底有没有牵他的手。


天亮了,天总是这样,还没完成计划就黑了,还没准备起来就亮了。

林水程这天回去得很早,他看见苹果还放在床头柜,抿了抿嘴唇,又拿起苹果叹了口气,放下了。

一如往常的好几个夜晚,他捏着手机开始发呆。

叮。

林水程放空的思绪被拉了回来,他瞪大眼睛,看着手机屏幕,就那样看着,过了半天,他才按开按钮,一连输错了好几次密码,把手机打开。

这么晚了,谁还会给他发消息?

他打开短信页面,面前的文字快要模糊不清了,他凭借本能识别出了前面几个字【欠费通知】。

他把手机扔到一边,自己也说不清到底在失望些什么。

灯从窗外落进来的光影一团一团地消失,月亮从这端移动到那端,喧嚣的属于人世间的气息渐渐一点一点散去了,林水程像在梦里,又像在世界边缘,分不清现实与幻境。

叮。

手机又响了一声,林水程不再拿起它,动也不动地坐在原地。

叮。

林水程有些焦躁地打开手机,看见一个陌生的账户给他发了两条消息,他在手机上端的弹窗中看见最新的这一条,只有一个字母

w

他心里一跳,打开短信,上一条是:

水程

林水程漂亮的眼睛里像被投进了一颗石子,波澜万千。

2323.1.3

那个账号自从那两条短信之后,再也没有了下文,林水程暗笑自己多想,却又在回家的时候去超市买了一袋苹果。

他父亲用这么多年的经历告诉了他,等待的意义就是让人明白,等待没有意义。

父亲以为他生日母亲就会回来,但她没有。
父亲以为结婚纪念日母亲就会回来,但她一直都没回来。

林水程也一样,他以为圣诞节楚时寒就会回来,但他没有。

不知不觉放空自己走到了楼下,远远看去有个人站在那里,他心里一酸,就想起楚时寒以前约他出去的时候,也会在楼下等他。

什么东西落在眼睛里又流了出来,抬起头,今天是初雪的日子。

“水程。”

林水程恍惚间听见有谁叫了他一声,那个声音熟悉,温柔又磁性,他抬起头,看见那个站在楼下的人,和楚时寒长得一模一样。

林水程僵住了,就见到面前的人,看见他,露出了和楚时寒一样温柔的笑,不一样的是笑里带着的心疼。

楚时寒大步走到他面前,就像从前的每一次一样接过他手里的苹果,说:
 
“水程,我回来了。”

林水程落泪的瞬间,想起来,那一年圣诞,也是初雪的日子。

他于是泪眼朦胧中露出一个笑容:“给你吃苹果。”

————————————————————————————

也许会有后续吧……反正薛定谔的后续

皎月沉沉

【楚时寒】20点整

原著线开始前,你把它当成楚林的单独架空世界也可。


私设可能巨多,我尽量少ooc呜呜呜贴近原著。


借用微博上姐妹一句话:八点到九点这段时间,是楚时寒的温柔。


  闹钟叮叮地响了,楚时寒疲惫紧崩了一天的身体终于松了几分。


  他不自觉地眼睛亮了一下,想到他们一起养的首长,想到林水程擦着卧室窗台上莫须有的灰,然后珍而重之地把他送的风暴瓶放在上面的样子。


  那是楚时寒很喜欢的居家一面的林水程,与那个在实验室用酒精灯做饭的青年形象恰好吻合。


  心脏不受控制地开始加速跳动,他...


原著线开始前,你把它当成楚林的单独架空世界也可。


私设可能巨多,我尽量少ooc呜呜呜贴近原著。


借用微博上姐妹一句话:八点到九点这段时间,是楚时寒的温柔。




  闹钟叮叮地响了,楚时寒疲惫紧崩了一天的身体终于松了几分。


  他不自觉地眼睛亮了一下,想到他们一起养的首长,想到林水程擦着卧室窗台上莫须有的灰,然后珍而重之地把他送的风暴瓶放在上面的样子。


  那是楚时寒很喜欢的居家一面的林水程,与那个在实验室用酒精灯做饭的青年形象恰好吻合。


  心脏不受控制地开始加速跳动,他第一次为一个人对他表现出的喜爱感受到这样强烈的喜悦。


 楚时寒是受到偏爱的,优渥而宽松的家庭出身,来自母亲的无微不至的照顾,从小到大没有破裂的对理想的追求,在同龄人中优秀的履历,这些让他豁达地活在世上的东西培养出来的游刃有余在林水程面前轻而易举消失掉,他被林水程的一切触动,他的苦难,他的孤僻,他的从不说出口的坚定。


  偏爱给了楚时寒包容爱人的温柔和浪漫。而对林水程的在意又让他没办法游刃有余。


  他不自觉放缓了声音,唤他:“水程。”


  林水程微微弯起眼笑着转过头:“师兄。”他笑起来的样子是带着朝气的,楚时寒没来由心里一空,走上前抱住他。




  而此时电话接通后,对面的青年见他没说话,唤了他一声:“师兄。”也许他说这话的时候,面上也是带着笑的。


   楚时寒走到书房,边走边说:“水程,我今天在楼梯间看见一只有点像首长的猫。”


  林水程轻轻笑了一声:“是吗?说不定还是当初和首长一窝的猫呢?”


  楚时寒回忆了一下那只他看见的猫,却觉得有点想不起来了,可他又想到首长,那只毛茸茸的小家伙,想到它跳起来冲着他喵喵喵狂叫的样子,还有它被林水程挠下巴时乖顺的样子。


  也许不是那只猫像首长,是他想首长了。


  想看林水程认认真真站在货架前对比着选猫粮的样子,想看林水程在厨房做饭,而首长迈着小猫步走进去,在林水程脚边乱蹭的样子。


  也许不是想首长了,更重要的是……


  楚时寒的心像被首长的爪子挠了一下,他垂下眼,对着那头的人说:“水程,我想你了。”


  

  林水程正和首长坐在窗边,听见这话,他愣了一下,而首长一下蹦到他跟前,开始喵喵喵地叫,在一片喵喵喵的背景音中,他轻声说了一句:“嗯……我也有一点点。”


  挂了电话后,林水程一直在想楚时寒像是在他耳边说的那句话,他说,我想你了。


  我想你了。

  第二天,20点整,林水程坐在客厅默默地等着楚时寒的电话来。
   8.01
  ……
  8.03
  ……

林水程想:也许是他有什么事情耽误了,晚点也可以理解,他一边宽慰自己,一边狠狠揉着首长。


 叮叮叮


 电话响了,他嘴角一弯,接通了电话:“师兄。”
 楚时寒还在喘气,也许是真的忙吧。
  
  “抱歉,晚了一点,因为太想见你了。”


  林水程在脑子里打出一个问号❓

  “你忙的话,晚一点也没有关系的。”



  就听见楚时寒说:“水程,开门。”


  那个人伸手抱住他,理了理他头上翘起的几根毛发,又温柔地亲了一下林水程的额头说:“就算再忙,这个月的八点到九点,以后的八点到九点也已经全部给你了。”

  “不许还给我。”说完这句话,楚时寒有点后悔,他有点过分紧张地等着怀里的人回应。


林水程回抱住他,在他的耳边亲了一下。


 
 在这寂静的夜里,楚时寒喜欢的人对他说:“好。”



  就像从前那个圣诞夜里,下着雪的日子里,他轻轻地应下的那声:“好。”


绕南

【楚时寒】愚人节

一个关于愚人节的小短篇。

尽力贴合原著楚时寒与林水程人设。

他们永远善良,坚定且温柔。


—————————————————


今天是四月一日。

楚时寒意外的发现在几百年前的今日有个有趣的节日,愚人节,在今天每个人都可以说谎话,时限在十二点之前。

超过了十二点,被骗的人就可以对那个说谎话的人说,你是大傻瓜。

有点可爱的节日,像林水程一样可爱。


外面的天气很好,阳光透过树叶打在路旁小憩的猫身上。楚时寒想起了首长,小猫捡回来没几天又瘦又小,叫声都软软的,和林水程说话时一样。

他觉得最近林水程有点不开心,所以今天他特意带上了一些托朋友从林水程家乡带来的调料食材,...

一个关于愚人节的小短篇。

尽力贴合原著楚时寒与林水程人设。

他们永远善良,坚定且温柔。


—————————————————


今天是四月一日。

楚时寒意外的发现在几百年前的今日有个有趣的节日,愚人节,在今天每个人都可以说谎话,时限在十二点之前。

超过了十二点,被骗的人就可以对那个说谎话的人说,你是大傻瓜。

有点可爱的节日,像林水程一样可爱。

 

外面的天气很好,阳光透过树叶打在路旁小憩的猫身上。楚时寒想起了首长,小猫捡回来没几天又瘦又小,叫声都软软的,和林水程说话时一样。

他觉得最近林水程有点不开心,所以今天他特意带上了一些托朋友从林水程家乡带来的调料食材,去给林水程做火锅。

住在自己喜欢的人都隔壁是个什么样的感受?楚时寒觉得这样特别好,他们俩各自拥有着自己的天地,有开窗就能相望。两个人的领地于方寸之间融合又碰撞,而两个人思想总能意外的同框。

 

楚时寒将东西收拾好后看了眼手表,十点半了,去为林水程做火锅时间正好。他穿戴好衣物准备出门,又看到放在桌旁的风暴瓶。

如同星云一般的深蓝色色团带着点点闪烁的光缓缓流转。楚时寒将手中的东西放下,走到桌前捧起风暴瓶,慢慢举到阳光之下,璀璨的星河在他的眼眸中悄然绽放。

他眯起眼笑了笑,将小小的风暴瓶放入外套口袋,重新拿起东西去找林水程。

 

没有几米的距离,楚时寒敲了三下门。没过一会就听见门后传来了拖鞋在地上行走的吧嗒声,然后停在了门后。

楚时寒笑了笑,说:“水程,是我。”

咔哒一声,门开了。林水程站在门后摸了摸自己的耳朵,看着楚时寒的笑,自己也笑了,眼旁的红痔随着弯起的眉眼轻微的动着。

像小太阳,楚时寒想着。

林水程揉了揉自己的碎发,然后低头看了眼楚时寒手上拎的袋子,再抬头重新看楚时寒的眼睛,伸出手。

楚时寒弯腰轻轻放下食材,便上前一步抱住了林水程。

“今天的抱抱。”

 

两人将东西放入厨房。林水程刚想问里面是什么,楚时寒突然跟他说,“水程,我们俩的风暴瓶失败了。”

林水程愣住,有点委屈又有点难过,刚被揉乱立起来的几根呆毛也失望的趴了下去。

“这么难过吗,”楚时寒把林水程牵到饭桌旁边,让他坐下,“风暴瓶可以做出很多个,你自己之前在实验室,不就成功了很多个吗。”

楚时寒握着林水程的手蹲下,然后看向他被碎发遮住的眼睛。

林水程扁了扁嘴说:“那是第一个我们两一起做的风暴瓶。”

“那的确很有纪念意义。”林水程的手有点冷,四月初的天还是有丝凉意。楚时寒握着他的手,慢慢带着他将手放进自己的口袋。

林水程动了动手指,指尖触碰到了一片平滑的玻璃。他顺着楚时寒指引的力将瓶子拿了出来,然后就着前倾的姿势,看向瓶中。

一个完美的风暴瓶映入眼帘。林水程将瓶子拿到自己眼前,流淌的星河融化在两人的眼底。

他将目光从瓶中移开,透过半透明的银河,看向楚时寒的眼睛。

林水程在想,他找到了属于自己的风暴瓶。

楚时寒透过风暴瓶看向林水程的眼睛,略长的睫毛扑闪着,小小的红痣在一旁摇曳。

楚时寒在想,他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小太阳。

 

“愚人节快乐,水程。”

楚时寒轻轻地亲了一下林水程的侧脸,“这是一个节日玩笑,风暴瓶很好。”

林水程看着他,“愚人节?”

“一个几百年之前的节日,每个人在十二点之前都可以说谎话,而在十二点之后还选择说谎话的人,就是大傻瓜。”

林水程直起身将风暴瓶在桌子上放好,“师兄还喜欢这种节日嘛。”

“那可是跨越百年的快乐,小师弟。”楚时寒站起来走向厨房,“或许有些幼稚,但快乐永不缺席。”

 

等楚时寒将东西全部准备好之后,提前煮的火锅底料也都弄好了,点点气泡在翻滚的红油表面炸开来,带出一声声“啵”的声响。

“我家那边的?”林水程问道。

“我们家那边的。”楚时寒回答道。

于是两人对视着笑出声,一起往锅里下着那些他们家那边的食材,然后看着食材在锅里翻转沉浮。

“其实以前用酒精灯煮的菜也挺好吃的,就是味道淡了点。”林水程突然开口说道。

“所以现在有我在了,你喜欢的味道都能有。”楚时寒用漏勺轻轻地将上面的菜压进汤底,“林水程,要开心。”

林水程眨眨眼睛,实现从蒸腾的白雾移开看向楚时寒,“楚时寒,你也要开心。”

我们都要开心。

 

“饿吗?”楚时寒倒了些温水放在桌子上,然后按照林水程的说法一步步的调着调味料。

“还行,才十一点多呢。”

两个人就这样慢慢地聊着,慢慢地吃着。白云在澄净的天空下慢慢地飘着,首长不知从哪里窜出来慢慢地巡视着他新的领地,桌旁风暴瓶里的星云慢慢地旋转着。

时间就这样慢慢地流逝着。

 

林水程慢慢地眨了眨眼睛,在脑海里挥去了过去的记忆。

他在心里想着,我早就不在乎了。

失败的风暴瓶隐在黑暗的角落,手表的时针正好走向了数字七,外面的天色逐渐暗沉。

林水程灭了酒精灯,又慢慢地在椅子上坐下。

他在心里想着,我是大傻瓜。

 

END.


————————————————

我没有咕咕!

(说着就哭着去写作业了。

绕南

【楚时寒】 无梦

 努力贴合原著楚时寒人设。

他永远温柔

—————————————


林水程对楚时寒说的最后一句话是分开。

楚时寒站在甲板上,风将凉意吹进骨缝。他握住栏杆,口袋里的戒指盒棱角分明的戳着腿侧,声音有些颤抖。

他让林水程等两个小时,等着他去寻找那个属于他们的未来。

他没有等到,林水程也是。


母亲说人在临死那一刻会回想自己的一生,楚时寒现在发现这是真的。

但他不只回想了自己的一生,还有所有的遗憾和未圆满。

从小时候母亲温柔的告诉自己什么是爱,到长大后父亲告诉自己什么是责任。

楚时寒记住,然后在弟弟出生后学会了责任,在林水程出现后学会了爱。

父母带给...

 努力贴合原著楚时寒人设。

他永远温柔

—————————————


林水程对楚时寒说的最后一句话是分开。

楚时寒站在甲板上,风将凉意吹进骨缝。他握住栏杆,口袋里的戒指盒棱角分明的戳着腿侧,声音有些颤抖。

他让林水程等两个小时,等着他去寻找那个属于他们的未来。

他没有等到,林水程也是。

 

母亲说人在临死那一刻会回想自己的一生,楚时寒现在发现这是真的。

但他不只回想了自己的一生,还有所有的遗憾和未圆满。

从小时候母亲温柔的告诉自己什么是爱,到长大后父亲告诉自己什么是责任。

楚时寒记住,然后在弟弟出生后学会了责任,在林水程出现后学会了爱。

父母带给他成长,弟弟和林水程带给他人生。

只可惜是未圆满。

 

楚时寒想过很多种未来,他想让林水程也加入研究,想拥有林水程以后的人生。浓重的占有欲让他希望林水程只属于自己,但爱让他克制。

什么会是他们共同的未来?或许是两人一起推进研究将一切做到极致,或许是两人一起讨论学术未来在各自领域发散光芒,或许是两人带着猫回家陪父母好好生活,让水程体会到家的温暖。

 

他听见了周围的尖叫,带着绝望泣血的悲伤。

他感受到了自己似乎正在坠入深海,但后来的撞击让他又略微清醒,他摔在了码头边缘。

周围乱成一团,但他又好像看见了林水程,就站在前面,有些茫然的可爱,在看着他,歪了歪头,似乎在疑惑为什么自己还不去找他。

 

林水程还在等他。

他还没有对林水程求婚,他还没有带林水程去见自己的母亲,他还没有找到他和林水程的未来。

他还没有对林水程说过一句我爱你。

 

疼痛在四肢蔓延,楚时寒感觉到了被枪击中的疼痛,但远没有内心的难过让人窒息。

 

他握紧戒指盒,眼前泛起白雾,过去在脑海中飞速划过。

是初见时的林水程,傻傻地坐在酒精灯前看着自己反锁门,却不害怕自己是坏人。

是吃饭时的林水程,两人口味不一样也要互相记住对方喜欢吃的味道。

是告白时的林水程,站在面前,目光固执地与他对视,让自己情不自禁的对着他的眼帘落下一吻。

是逗猫时的林水程,研究学业时的林水程,倔强不服输的林水程,只会在自己面前服软的林水程。

是他爱的林水程。

 

林水程是天才,楚时寒一直都知道。

自己困惑的问题和他讨论,无论时间长短总能得出答案,他爱这种两人一起前进的氛围。

林水程很适合B4计划,这点他的父亲也知道。

不管是从最初的在一起,还是从那个自己私下促成的见面,他的父亲都知道林水程的存在,都知道林水程的优秀。

这让楚时寒很骄傲,因为自己爱的人被爱自己的人所认可。

楚时寒意外林水程对自己想法的抗拒,他敏锐的察觉到了两人之间逐渐产生的矛盾,他拼命寻找着解决的方法。

他想起了自己母亲说过的话,爱是克制,是付出,是理解,是于平淡之中让对方幸福。那个骨子里透着浪漫的女士有着属于自己的温柔。

他应该早点想到的,林水程有着他自己的骄傲。

他后悔了,但似乎已经没有机会补偿。

 

楚时寒想见林水程,很想很想。

他已经逐渐听不清其他的声响了,但他恍惚间听见了林水程在说话。

林水程坐在酒精灯前,抬头看着他,喊了句学长。

母亲在喊他时寒,父亲在喊儿子,弟弟在喊哥哥。

他拼命的想回答,张开嘴却发不出声音。

他看见了,林水程在等他,台灯的光有些微弱,让林水程看起来更加柔软。

如果他走了,林水程该有多难过。

 

有眼泪从眼角坠落,滑进码头旁的小水坑,溅起几颗星星。

然后星星陨落。

 

 

傅凯看着自己的大儿子被白布笼罩,一旁的遗物里有一个深蓝色的丝绒盒子。

他走上前,拿起盒子。盒子从楚时寒的手中拿出,被攥的已经有了手指的纹路。

打开它,是个镶嵌了几颗小石头的戒指。

傅凯知道这是什么,是陨石,是坠落的星星,是楚时寒永不消逝的爱。

他将盒子收好,手指无力,却庄重的将盒子收进口袋。

 

林水程梦见楚时寒了,在温柔地看着自己。

他站在路的这一头,楚时寒在另一头,两人相隔不远,又好似鸿沟。

他看着楚时寒轻轻地摸了摸自己的头发,无名指有星光闪烁。

他听见楚时寒说,要幸福。

然后醒来。

 

林水程站在落地窗前看向天空,但乌云笼罩,月亮都消失踪迹。

他沉默的回到房间,睡去,一夜无梦。

而枕头被泪水拥吻,是灵魂在哀痛。


END.



4.1补

念叨几句,我很爱大哥没错,楚时寒是我的意难平,但也只是意难平。我明白-2为00付出的爱和一切。为大哥写文算是我想给自己一个圆满,我想让大家知道,楚时寒是多么的温柔。

同样,无论多么的爱大哥他都只是过去式,这也正是意难平的所在之处,我们都希望留下来的人能幸福,就像梦中楚时寒对林水程说的那句要幸福。

不拆cp,希望留下的人都能拥有自己美好的生活。

我能做的只有为大哥创造属于他的梦。

希望喜欢楚时寒的大家能像他一样温柔。

爱你们。

西卡莫

在我心里,楚时寒不死。

小林和楚时寒在一起。

在我心里,楚时寒不死。

小林和楚时寒在一起。

皎月沉沉

楚时寒出场整理(1)

楚时寒出场整理(1)

1.第六章末:林水程往后靠在桌边,轻轻闭上眼。

那一年也有个人问他:“小师弟,你考这么高的分,怎么没有去本部?”

男人的眉眼很温柔,他背过身反锁了实验室的门,含笑看他坐在酒精炉前,很小心地用玻璃棒翻动着一小碗卷心菜。

他说:“家里大人都去世了,弟弟生病在医院,我要留在这边照顾他。”

男人很久没说话,过了一会儿后突然轻轻说:“别怕。”

他抬眉,疑惑地看了看他。

男人说:“我反锁了门,别人不会发现我们在这里干坏事。别怕。”

……

林水程握着手机,想了一会儿后,告诉王品缘:“为了我的男朋友。”


2.第十二章54.1%

徐梦梦看他没怎么吃饭,只有...

楚时寒出场整理(1)

1.第六章末:林水程往后靠在桌边,轻轻闭上眼。

那一年也有个人问他:“小师弟,你考这么高的分,怎么没有去本部?”

男人的眉眼很温柔,他背过身反锁了实验室的门,含笑看他坐在酒精炉前,很小心地用玻璃棒翻动着一小碗卷心菜。

他说:“家里大人都去世了,弟弟生病在医院,我要留在这边照顾他。”

男人很久没说话,过了一会儿后突然轻轻说:“别怕。”

他抬眉,疑惑地看了看他。

男人说:“我反锁了门,别人不会发现我们在这里干坏事。别怕。”

……

林水程握着手机,想了一会儿后,告诉王品缘:“为了我的男朋友。”




2.第十二章54.1%

徐梦梦看他没怎么吃饭,只有桌上的杭菊鸡丝动了不少,问他:“小林师弟喜欢吃这个啊?还是喜欢吃杭州菜?不过我看你上次也没吃多少。”

林水程摇头:“我虽然是江南分部过来的,但不是江南那边的人。我口味偏辣,这道菜是……以前有人跟我提起过,说很好吃,一定要来吃吃看。”

他微微垂下眼,有些出神,还有些怔忪。

他喃喃说:“我很想他。”

这语气轻得如同迷梦,徐梦梦也怔了怔。





3.第十九章末许空笑眯眯的:“像你这么讨人喜欢的年轻人不多了,有没有女朋友或者男朋友啊?我手里几个博士生都还不错,可以介绍给你。”

林水程笑了笑:“谢谢老师,我已经有男朋友了。他也是跟着杨老师的,是我的本科师兄。”

“嚯,老杨连撮合学生都要赶在我前面,真是可恶。”许空想了想:“你我有印象,老杨经常提起你,说是突然不搞化学了跑出来,把他头发都气白了一半。他从本科带起来的学生我记得不多吧?我记得还有一个叫楚……楚什么来着?”

“楚时寒。”林水程静静地补充。

快入冬了,饭菜升腾起热气,雾蒙蒙的一片。

他垂下眼,轻轻补充说:“他已经过世了。”





4.第二十五章51.5%(这个其实只有两个字w,不过我私心把它加上了)“你和小楚,你们两个,都是我喜欢的学生,但是你们两个有共同的毛病,都太年轻,新锐,更容易钻牛角尖,你尤其是。”





5.第二十七章56.9%傅家两个儿子,楚时寒随楚静姝,从小聪颖伶俐,学习出色,成为了一个科研人。





6.第三十三章52.6%他和楚时寒的关系并不像和楚静姝好或者傅凯那样僵硬。

他小学到初中对这个哥哥没有很深的印象,他每年来回跑,能够短暂地和楚时寒相处一个寒假或者暑假,楚时寒很温柔,知道他个性独立,也仿佛意识到了这个家对傅落银缺失的那部分关爱。他知道男孩子大了也不好管,更会有自己的防范领域不允许人靠近,但他每次都会自来熟地跟他说一些话,分享一下生活中的小事,或者不定期地打钱给他,像一个唠叨的兄长,问他的生活。

他们差三岁,没有正常兄弟那样一起在爹妈关照下共同长大的童年,但是楚时寒依然毫无保留地向他敞开心扉。

傅落银叛逆得最厉害的时候就是高三,因为和夏燃恋爱的关系决定了之后的志愿走向,为此和傅凯吵得不可开交。

楚时寒那时候刚上大学,从中斡旋不少,傅落银出发去第八区的前一天晚上,楚时寒特意请了假回来送他,追着他往他兜里塞了一张卡——那是楚时寒大学以来攒下的所有零花钱。

时至今日傅落银仍然记得那天晚上的对话。

他说:“你把钱都给我了,你怎么办?虽然你是我哥,这个钱我不要。你也要谈恋爱的。”

“我是你哥,我的钱就是你的,我也还没对象。”楚时寒看着他笑,“一去两年呢,爸他也不准我们去看你,你有空买点零食给自己加餐。还有出来分配的事,考虑一下星大江南分部或者联盟国防大学江南分部吗?哥在那里可以罩你啊。”

他说:“到时候看。”

他那时候已经决定陪夏燃留在星城,但是他没有说,走出去好几步后,有些僵硬地回头,发现楚时寒还等在那里。

那天也只有他来送他。楚静姝在外地办艺术展,而傅凯和傅落银几乎断绝父子关系,两边彼此都不想看见对方,自然没来。

他其实不在乎有没有人来送他,即使有,他也打算好一去不回头,但是这时候犹豫了一下,回头冲楚时寒挥了挥手:“……我以后也会罩你的,哥。”





7.第三十三章末及三十四章初:林水程很快接了电话:“喂?”

“林水程,有个问题要调查一下你,请配合总务处的调查。”董朔夜问对面,“你认识一个,叫楚时寒的人吗?”

…………

林水程说:“……楚时寒?这个名字有印象,应该和我一个导师。”

手机里,对面继续传来询问的声音:“是吗?你们平时关系如何?”

“没见过,他好像和我不同级,我本科都是下课了才有时间去实验室,没什么印象吧,但是杨老师经常提起他。”林水程平静地问,“他出什么事了吗?”





8.第三十四章78.6%两年前的夜晚,2322.11.29,晚上八点。

电话里传出的声音温暖而富有磁性:“我不认为我们之间的矛盾是不可调和的,水程,我知道你难受,但是我比你更难忍受我们现在的状态。等我回来了好好谈一谈可以吗?我现在在海上信号不好,大概两小时后过来找你。”

那边风声很大,能听出是在海上,还有海浪的声音。

林水程说:“我不会转专业,更不会放弃读研,我不想我的研究止步于本科。你如果非要我答应,那就分开吧。”

虽然这样说,但是两边都没挂断电话。

就在林水程说出那两个字之后,他第一次听见,也是最后一次听见——这个总是宽和、温柔、稳重无比的人,他的声音居然有些颤抖:“就两个小时,水程,你应该知道我比你更想要我们共同的未来。你等我,我马上过来。”

他挂断了电话,然后捏着手机,等了一天一夜。

他那时候并不知道,会有一个人突然从他的世界里消失了,如同蒸发在空气中的水。没有留下任何痕迹,也不曾来向他告别。

林水程偶尔会觉得时间压根儿没有流逝,因为不管过去多长时间,他总是在重复这个动作:等待,却又不知道自己在等什么。





9.第四十四章:“我其实……也不太了解他什么。”林水程说,“师兄弟吧,我是本科生,他是研究生,平常其实没什么机会见到。只有一次我在实验室违规做饭,被他发现了,后面慢慢地就熟了起来。他是个很温和内敛的人,而我比较迟钝,全部精力都花在学习和赚钱上。我大四时接了几个项目,经济上宽裕了一点,他也跟我表白了,我们就在一起了。”

他说得很慢,“在一起之前,在一起之后,其实没什么差别。他一样会带我出去吃饭,一起泡图书馆,我们一起聊学术上的事。”

“我跟他吵过一次架,他工作之后觉得学化学太累,聚少离多,想让我转专业换个方向,出来以后去他工作的地方一起上班。

…………

他跟我一起计划过以后要试试开公司赚钱。”

那时候多穷,林等的医疗费依然是不小的负担,他在一间十五平米的小出租屋加班,日夜颠倒。

楚时寒本来想要接他过去一起住,也提议过负担一部分林等的治疗费用。但是他拒绝了——他有他的自尊心,更有他从小到大养成的处事法则,两个人吃饭都是永远AA,楚时寒送他礼物,他必然也会等价回礼。

后面楚时寒就在他隔壁租了房子。两个年轻人坐在屋里,转个身都伸展不开,头碰头地讨论算法和实验可能,做着以后发财的美梦。

首长那时刚被捡回来,瘦了吧唧一只小猫咪,他不粘楚时寒,只黏他,林水程天天定时给它喂药喂羊奶,只有首长的养育资金是他们共用的。

他讲了许多话,最后发现其实并没有再多的可以讲。

他和楚时寒更多的时候是君子之交淡如水的陪伴。本科四年,不会生疏,却也不会过于亲近半步。他们彼此能懂对方的感受,也能拿捏住所有的分寸,不用再说太多,一句话,一个眼神,都能读懂彼此心中所想。

后来在一起了,还没来得及了解彼此的成长与过往,就阴阳两隔。



我开始看文就对这对感到很遗憾……hai

我永远喜欢楚时寒

皎月沉沉

这对化学天才组我爱了

我不管,楚时寒x林水程我要安排上了,哪怕是在梦里我也要给他们摁头

我不管,楚时寒x林水程我要安排上了,哪怕是在梦里我也要给他们摁头

皎月沉沉

全世界都在等我们分手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疯狂流泪,一直在想楚楚没去世前和水水在一起的样子,要是他没去世,那就是一篇绝世治愈小甜文啊啊啊啊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疯狂流泪,一直在想楚楚没去世前和水水在一起的样子,要是他没去世,那就是一篇绝世治愈小甜文啊啊啊啊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