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楚留香手游

1.5亿浏览    64103参与
舟
  风雪。         ...

  风雪。

  

  

  

  

  

  因为本人是梦女所以打梦女tap

  #私人定制禁止抱图#

  

  

  风雪。

  

  

  

  

  

  因为本人是梦女所以打梦女tap

  #私人定制禁止抱图#

  

  

西域客

《狗》

义父收养了我,待我好,更时常教导于我。我孜孜矻矻不敢稍懈,恐再被丢弃,幸生来聪慧善思,从未叫他失望。


这小狗有些像我,独遗留大雪中。我带走它便能让它活下去吧,可如今义父养育我,我带回去岂不是再给义父添麻烦?但义父既留了我或许也能留它,叫它多活会儿。

小狗怕人,但我知道它缺什么,食诱之爱捕之,不日便亲密了起来。毛发柔软,冷夜中相依偎不知摸了多少遍,这是从未有过的感觉,它依靠我我也给它温暖,好像可以每个晚上都这么度过。

我舍不得对不小心伤了我的狗做什么,我知道它只是不小心。我看见它当时怕了。它很乖。


我聪明,但我想不明白很多事情,我不愿去想,我只需知道我应该怎么做。

义父为我端来......

义父收养了我,待我好,更时常教导于我。我孜孜矻矻不敢稍懈,恐再被丢弃,幸生来聪慧善思,从未叫他失望。


这小狗有些像我,独遗留大雪中。我带走它便能让它活下去吧,可如今义父养育我,我带回去岂不是再给义父添麻烦?但义父既留了我或许也能留它,叫它多活会儿。

小狗怕人,但我知道它缺什么,食诱之爱捕之,不日便亲密了起来。毛发柔软,冷夜中相依偎不知摸了多少遍,这是从未有过的感觉,它依靠我我也给它温暖,好像可以每个晚上都这么度过。

我舍不得对不小心伤了我的狗做什么,我知道它只是不小心。我看见它当时怕了。它很乖。


我聪明,但我想不明白很多事情,我不愿去想,我只需知道我应该怎么做。

义父为我端来狗肉汤,为我戴上狗皮帽,如获珍宝也如坠冰窟,也不敢忘。

此后再未吃过狗肉汤,那味道每涌上喉头都令我记忆犹新。义父不会喜欢我吐。后来也不会吐了,再无让我吐的事情。

义父对我恩义如山海,既深也重,压得我不知如何回报。不想做那条狗,被弃,被温暖,再被扒皮抽骨。不想被扔掉。


在江南遇到了条灰犬,尝试喂食它却狂吠不止。虽隔的久,见它却恍似大雪又覆满头。我只想予它吃食。衣袍掩不住森森血气,它不是当初的那条狗,我亦不复当初的我。叫别人来喂吧。

只是受了伤才对我犬吠不止吗。


伤犬的吠声,奶狗的呜咽,不知何时重叠。每稍疑豫,“思明我儿”。又为义父挥刀。新血洒满衣袍,盖住浓重的夜露。


热心市民小玫瑰

 线稿可以跟我说一声自己拿去上色,我是色彩废物我摸不动了🥲

 线稿可以跟我说一声自己拿去上色,我是色彩废物我摸不动了🥲

山渐青

  “下辈子希望你是个平平凡凡的教书先生,每天去院里写字,院里种了一棵你喜欢的桃树,花瓣飘落到你的发梢和白皙手背上;卸甲回乡的萧鸿飞总爱拉着你去酒楼喝酒,小鲤鱼来找你教他念书时你发现他又长高了一点;你容貌姣好也爱笑,上街时某家小姐用扇子掩面却偷偷看你,有很多人喜爱你,也包括我。”

  “下辈子希望你是个平平凡凡的教书先生,每天去院里写字,院里种了一棵你喜欢的桃树,花瓣飘落到你的发梢和白皙手背上;卸甲回乡的萧鸿飞总爱拉着你去酒楼喝酒,小鲤鱼来找你教他念书时你发现他又长高了一点;你容貌姣好也爱笑,上街时某家小姐用扇子掩面却偷偷看你,有很多人喜爱你,也包括我。”

墨家矩子。

【华武】小娘(一)

狗血的,写着玩,千万别当真

预警及前文在这儿 


----------------------------------------------------------------------------


安越山刚到驿站,老板一抬眼认出他,笑脸迎道:“哟,这不是安小公子么,从华山回来啦?”

他闻声望过去,所有人看见他都掩面窃笑。

有什么好笑的?

他拧着眉,正要发问,旁的老板娘恭喜他:“小公子要多一个二娘咯,快快回家去讨个红包吧。”

什么二娘?他连自己亲娘都没见过,哪来的二娘?

他匆匆往家赶,心下狠琢磨,这老东西,该不会去哪儿花天酒地还顺带赎了个风尘女子回家吧?...

狗血的,写着玩,千万别当真

预警及前文在这儿 


----------------------------------------------------------------------------


安越山刚到驿站,老板一抬眼认出他,笑脸迎道:“哟,这不是安小公子么,从华山回来啦?”

他闻声望过去,所有人看见他都掩面窃笑。

有什么好笑的?

他拧着眉,正要发问,旁的老板娘恭喜他:“小公子要多一个二娘咯,快快回家去讨个红包吧。”

什么二娘?他连自己亲娘都没见过,哪来的二娘?

他匆匆往家赶,心下狠琢磨,这老东西,该不会去哪儿花天酒地还顺带赎了个风尘女子回家吧?

连自己发妻都守不住,还想祸害别的女人!

他脚底抹油似的,风驰电掣大步走回家,同时火气直冒,心中牢骚不断,大有敢于直面父亲当面质问的大无畏之勇气,大门一推,伸脚一跨正要进去,门后却挡了个白乎乎的身影。

两人相撞皆吓退一步,安越山以为大白日撞见兔子精,又后退两步,定神一瞧,倒是个长得养眼的俊公子。

再打量,此人面孔温润斯文,身段纤长,和塞北这地段的人格格不入,应是从中原来的人,细看着年纪也不大,眉眼澄澈,有少年之感。

小孩子?难道那女人还有自己的孩子?

不知怎的,他想到自己有个师兄喜欢男人,再观此人长得眉清目秀,该不会……

安越山更来火了,抬脚狠跨那门槛,这回必须找那臭老头好好说道说道!

那少年叫住他:“你就是小少爷罢。”

那声轻软,斯斯文文的,倒和他长相很匹配,安越山顿住脚步,不屑地一抬眉毛,一副欠打的不羁模样无声回应他。

被他无礼对待,那人也不恼,低眉与他道:“你爹爹在里面等你。”

正有此来意,安越山不再理会他,大步流星地跨入院子,风风火火地赶回屋。

屋前正厅设香炉,屏风半掩,墙设青瓷梅枝,山水画卷,布置皆是中原物件,在塞北之地都甚为罕见,可见主人有心为之。

安越山见房门半敞,便知有人在里等候多时,少年步伐轻快,路过一瞬冲散紫烟,一声呼唤越过屏风:“爹!”

屏风内,书案横设,里头坐着一麦色皮肤的男人,与安越山面容相仿,又比那年轻人的线条更英朗些,更显塞北地域的长相。

此人正是安越山的父亲,安宥司。

安越山一扫四周,屋里没女人,难道这老东西当真给他找了个男二娘?

男人置书于案,见少年撸起衣袖,气势汹汹地冲进来,安宥司心中暗骂此逆子无礼,怎知被对方先发制人,抢问道:“爹,外面那人是谁?别告诉我那就是我二娘!”

安宥司一蹙眉,还未开口,那少年又道:“你要找相好能不能看看性别?现在全塞北的人都来笑我有个男二娘了!”

臭小子,什么狗屁态度,这般讨嫌?安宥司遭他一通说,惹了一肚子火。虽说发妻早逝,让这孩子自小缺失母爱,是以心中有愧,总处处由着他,但安越山似乎对他有所偏见,年纪愈大偏见愈大,况且到了叛逆的年纪,越发爱顶嘴了。

安宥司冷脸道:“我娶谁我乐意。”

少年登时被他噎住,哽着脖子气得耳根通红,半天驳不出一个字,实际他也知自己无理,他爹十余载未再娶,是愧于发妻,也是为他着想。

他只是不愿接受,自己的二娘竟年轻到与他年纪相仿,还是同一个性别。

安宥司警告道:“你冲撞我,我都可以由着,还能忍受你的没大没小,但跟你二娘说话可注意些,否则家法伺候。”

那兔子精当真是他二娘!

安越山气得够呛,又不敢驳嘴,安宥司说的家法伺候,那便真是忌讳之禁,不可触碰的逆鳞,若胆敢一犯,准叫他吃不了兜着走。

少年愤然转身破门而出,忽地又撞见那个白色的身影候在外面,对方身披月白披风,几近融入雪景,猎猎北风掀动他的衣角,俊秀的眉眼正小心翼翼,却又关切地瞧着他,唇微启,似乎要向他说些什么。

安越山正气头上,见不得这人,更不想听他说什么话,遂错身而过,不再理会。

这一下直把他气回华山,回到熟悉的师门,他抱着酒坛子和师兄们一阵叽里呱啦地发了一肚牢骚。

然借酒消愁愁更愁,待醒来,自己昨日说了什么话全然不记得,脑子唯一记住的,是那人立在风中,冽风牵动衣袂,脉脉无言凝着他,双眼仿佛有许多话想说。

真是可惜了。安越山想,长得这样俊,竟让家里那老头给糟蹋了。

旁的华无厌睡得哈喇子横流,他推了推,醒了,安越山想喊他回去睡,又不知自己哪根筋搭错,他开口便问:“师兄,你怎么喜欢的男人?”

华无厌以为他问喜欢什么样的,一抹嘴边哈喇子,迷糊道:“漂亮的。”

他答非所问,安越山只“哦”一声,竟还顺着他话头问:“那嫂子是不长得很好看?”

华无厌只给他评价了二字:“天仙。”

这二字振聋发聩,安越山联想到他只见了一面的小娘,原来那气质不叫“俊”,叫“仙”。

可搭着“天仙”又不大契合,他的小娘很年轻,岁数可能与他不相上下,倒不如说像兔子精。

华无厌终于醒了神,一眼看出这小子在出神发愣,怪道:“突然问这个做什么?”

安越山笑两声,敷衍道:“还没见识过男天仙呢,好奇。”

华无厌哼笑,这娃他看着长大的,小脑袋里都想些什么,再连着今日那番醉话连篇,他还能不知?他看破不说破,一拍师弟肩头,语重心长道:“喜不喜欢是一瞬间的事儿,且等着瞧。”

安越山不明所以地看他:“别说怪话,我又不是断袖。”

华无厌笑而不语,眼神反问他:真的吗?我不信。

安越山将他打出去,华无厌醉鬼般大笑着回堂里,脑海再次浮现那人的身影,衣袂飘飘,果真如仙。

好可惜。他想。


TBC.

轻舟扶摇(肝毕设暂退)

谁家的小狼崽这么乖啊🥺🥺🥺

  

谁家的小狼崽这么乖啊🥺🥺🥺

  

沈某惶恐(高三牲版)

可以点梗!可以点梗!

害怕回去再接oc设定会断层,让我先码点活动活动脑子吧

但是只能码字呜呜

私信我少侠们

害怕回去再接oc设定会断层,让我先码点活动活动脑子吧

但是只能码字呜呜

私信我少侠们

鸡腿子很头疼ta的猫

海王少侠的深夜饭馆·萧居棠篇

少侠无特定性别、门派描写,读者老爷们随意代入

⚠️私设预警⚠️

⚠️OOC预警⚠️


  “宁宁,我好苦啊。”少侠刚开了张,从后院打水出来,就看见萧居棠趴在桌子上耍赖,“我的命怎么那么苦,刚过完年连饭都没得吃了。”

  这又是玩什么呢?少侠想着,手上的动作不停,从太平集换来的北蛮茶砖上敲下一小块,和牛乳一起煮开,端到二人面前,问:“宁宁师姐,小棠这是怎么了?”

  宁宁坐在萧居棠对面,长凳上还横着一杆扑蝶网。她喝了口奶茶,对少侠笑着说:“武当的火工道人家里老了人,回家去了,小棠他们吃了好几天夹生饭了。”...


少侠无特定性别、门派描写,读者老爷们随意代入

⚠️私设预警⚠️

⚠️OOC预警⚠️


  “宁宁,我好苦啊。”少侠刚开了张,从后院打水出来,就看见萧居棠趴在桌子上耍赖,“我的命怎么那么苦,刚过完年连饭都没得吃了。”

  这又是玩什么呢?少侠想着,手上的动作不停,从太平集换来的北蛮茶砖上敲下一小块,和牛乳一起煮开,端到二人面前,问:“宁宁师姐,小棠这是怎么了?”

  宁宁坐在萧居棠对面,长凳上还横着一杆扑蝶网。她喝了口奶茶,对少侠笑着说:“武当的火工道人家里老了人,回家去了,小棠他们吃了好几天夹生饭了。”

  “这不应该啊。”武当那么豪横,还找不到好手艺的人吗?少侠到底没问出这后半句。看也知道,找到了小棠也不会在这里叫苦连天了。

  时辰未到正午,也不好给他们做正餐吃。少侠忽然想起,灶上正蒸着早上做的千层蒸饼,便捡出两张切成小块,刷上蜜,又起锅烧油,煎得两面金黄。

  少侠将碟子送到两人面前,安慰道:“好了,还不到饭点,先吃点这个酥琼叶*垫垫肚子。”

  “好甜的味道!”甫一端上桌,小棠立刻坐直了身子,嗅了嗅,笑眯了眼睛,道:“多谢少侠。”说着夹了一块送进嘴里,称赞道:“少侠手艺真好。刚听到你为了开饭馆要退隐江湖的时候我还吓了一跳,现在看来,以你的手艺养活自己准没问题!”

  宁宁也一同吃着,听闻此言却放下筷子,认真地问:“少侠,你当真要退隐江湖、经营饭馆吗?”

  晓得这位暗香大师姐是在为自己可惜,少侠笑了笑,道:“大隐隐于市,若是江湖需要我,我也不会推辞。”

  “那太好了。”小棠接话道:“少侠,眼下武当就有一件事需要你鼎力相助。”

  少侠哑然失笑,反问道:“不会是让我去武当做饭吧?”见小棠眼露期待,巴巴地看着自己,刚想推辞,但是转念一想,问道:“我去武当做饭,我这刚起步的饭馆怎么办?”又自顾自掰起手指头算着,“刨去买菜的成本、柴火的损耗,每天我至少能挣半吊钱,我这一走,店铺的贷款还不上咋办?”

  “少侠……”小棠可怜兮兮地看向宁宁。女孩闻弦而知雅意,却只捂着嘴偷笑。他只好重新转向少侠,道:“大不了,下回话本分红我给你加一成。”

  “唉,不说一天的流水,就是找人看店,也得给人点好处不是。”少侠托着脸苦恼着。

  萧居棠震惊地后仰,一只手捂着胸口,另一只手颤抖着伸出三根手指,道:“三成!”

  看他一脸肉痛的样子,少侠也见好就收,与他击掌为定,道:“成交。”


  酥琼叶,出自《山家清供》:宿蒸饼,薄切,涂以蜜,或以油,就火上炙。铺纸地上,散火气,甚松脆,且止痰化食。杨诚斋诗云:“削成琼叶片,嚼作雪花声。”形容尽善矣。

宁孤

记灵犀——胧夜曲

  一些存货小短篇,是甜甜的灵犀后续(女少侠)

————————————

  船行至半夜,少侠从短寐中醒来。

  明月投一缕银光入棂,为夜点一盏灯。

  齿间还残着“解忧”酒香,耳边仍余轻笑三两。少侠披衣起身,点一支摇曳的蜡,提笔想要写些什么,却无从下笔。

  搁笔支颐,又看着蜡烛发呆。

  滚烫的烛泪一滴滴淌下、凝固,烛光在船行颠簸中摇晃,将少侠的心思引向远方。

  太多后悔、太多遗憾。

  明月山庄拔剑相向,西域大漠形同陌路,叛军兵败天涯浪迹……

  在江湖上坎坎坷坷走了一路,仿佛于黑暗中摸索,终见裂隙中映出如水月光,嗅见那一缕玉兰香。

  “还好。”

  少侠这样想......

  一些存货小短篇,是甜甜的灵犀后续(女少侠)

————————————

  船行至半夜,少侠从短寐中醒来。

  明月投一缕银光入棂,为夜点一盏灯。

  齿间还残着“解忧”酒香,耳边仍余轻笑三两。少侠披衣起身,点一支摇曳的蜡,提笔想要写些什么,却无从下笔。

  搁笔支颐,又看着蜡烛发呆。

  滚烫的烛泪一滴滴淌下、凝固,烛光在船行颠簸中摇晃,将少侠的心思引向远方。

  太多后悔、太多遗憾。

  明月山庄拔剑相向,西域大漠形同陌路,叛军兵败天涯浪迹……

  在江湖上坎坎坷坷走了一路,仿佛于黑暗中摸索,终见裂隙中映出如水月光,嗅见那一缕玉兰香。

  “还好。”

  少侠这样想。

  提笔,在信笺留下墨迹。

  “解忧解忧,今已无忧。”

  船到桥头自然直。虽然世上没有如果,但一路走下去,一切问题总会得到答案,一切故人终将相遇。

  江湖再大,也会有再次相见的一天。

沈某惶恐(高三牲版)
首先,白墨小妖女对不起(360...

首先,白墨小妖女对不起(360度鞠躬)

其次,哈哈哈哈哈哈上学去喽,我尽量不落下进度从那边码手稿回来就补上,但是这半年可能都会以文字为主了!

占tag致歉!

首先,白墨小妖女对不起(360度鞠躬)

其次,哈哈哈哈哈哈上学去喽,我尽量不落下进度从那边码手稿回来就补上,但是这半年可能都会以文字为主了!

占tag致歉!

岁谢与长友兮

【秦侠】一重春(中)

◎屏我七个多小时了,别太离谱。

  ═—═—═—═—═—═—═

  

  |秦王·浮元子|

  星灿乌云里,珠浮浊水中。

  秦王寝居,一张黑漆雕云纹红木圆桌上,七八盏精美碗碟分别齐整摆入四个食盒,腾腾地冒着热气,仔细看去,但见一颗颗圆不留角、黏糯软嫩的浮元子盛放其中,咸甜馅料,或煮或炸,白玉黄金,各样有之,闻来香甜扑鼻,垂涎三尺。

  身披金丝滚边玄色绸衣的男子自榻上起身,墨丝披散,襟领大敞,两道锁骨清晰分明,极漂亮的线条渐渐隐没于衣领遮掩处。淡麦色的坚实胸膛上,隐约可见几道泛着红丝的抓痕,个中隐晦意味,引人浮想联翩,然又不喻自明。

  他未理仪容,却不折半分轩昂...

◎屏我七个多小时了,别太离谱。

  ═—═—═—═—═—═—═

  

  |秦王·浮元子|

  星灿乌云里,珠浮浊水中。

  秦王寝居,一张黑漆雕云纹红木圆桌上,七八盏精美碗碟分别齐整摆入四个食盒,腾腾地冒着热气,仔细看去,但见一颗颗圆不留角、黏糯软嫩的浮元子盛放其中,咸甜馅料,或煮或炸,白玉黄金,各样有之,闻来香甜扑鼻,垂涎三尺。

  身披金丝滚边玄色绸衣的男子自榻上起身,墨丝披散,襟领大敞,两道锁骨清晰分明,极漂亮的线条渐渐隐没于衣领遮掩处。淡麦色的坚实胸膛上,隐约可见几道泛着红丝的抓痕,个中隐晦意味,引人浮想联翩,然又不喻自明。

  他未理仪容,却不折半分轩昂气度,步履沉稳无声,徐徐走近立于桌案前的清拔人影。

  你正望着自己的累累硕果出神,纤腰忽被一双健劲手臂牢牢环住,身后亦熨帖着宽阔胸膛,熟悉的龙涎气息萦绕周身,与冷香交织缠绵。

  他初醒时的体温总比你高出许多,暖洋洋的,竟比日光还要舒服惬意。

  “秦王殿下,背后偷袭可不是君子所为。”

  “你清早起身,忙前忙后,便是为了做元宵?”秦王抵上你的肩窝,无奈地隆起眉峰,声线透着一丝尚未消退的低哑:“吃食自有下人去做,何须你费心耗力。”

  他似乎还未彻底睡醒,像只被扰了美梦的缅因大猫,埋首于你颈间来回轻蹭。披散的墨发如绸缎般顺滑,不慎拂落几缕,带来微弱的痒意。

  你放轻了声音,冲他耳语道:“亲手做的才叫用心,少睡几时片刻有什么打紧。”

  “昨夜不知是谁又哭又闹,骂孤欺负你不许入眠,恃强凌弱,罪大恶极。这会儿闲下来,又不肯好生歇息,今日入宫赴宴时若犯了困,莫要撒娇装怜地求孤带你提早回来。”

  湿热匀长的吐息随着话音洒满裸露肌肤,渐次燎起一片灼热,亦唤回滚烫的记忆。失控般涌入脑海的画与声皆羞得你呼吸一窒,心跳都彻底乱序。

  你红透了脸,索性不接话,捏起汤匙,舀出一颗浮元子送至他唇边。“殿下还未用早膳,不妨尝尝我的手艺?”

  他将浮元子纳入口中,默不作声咀嚼的模样颇显出几分乖巧。见你满怀期待地盯着他,玄衣青年忍不住勾了勾唇角,首肯道:“尚可。”

  这两个字经由他说出,已是极高的评价。你欢喜得如同一只云雀,叽叽喳喳地跟他炫耀自己的小心思:“是罢,很好吃罢?这是桂圆红枣汤元宵,不仅好吃,还能驱寒补身!三大营驻扎在北平关外,寒气颇重,最易伤身,你还常因军务熬夜,我想这桂圆红枣正好对你大有裨益。”

  秦王从鼻腔中哼出一声轻蔑的气音:“孤身子很好,用不着进补,倒是你总娇气得紧,的确该补些益身养神的东西。一碗桂圆红枣汤的成效与白水无异,待孤吩咐下去,以后王府中每日都做一道合你口味的药膳,如何?”

  所思固然贴心周全,只是……

  你搁下汤匙,往他怀中倚去,主动蹭了蹭他的发丝。“殿下忘了,过完上元节,我就要回金陵去。顺天府与应天府远隔千里,十天半月都难见一面,徒费殿下一片苦心。”

  “你昨日才回来,难道三五日也留不得?那帮自诩大侠的江湖人,难道没了你这位少侠便成不了事?”

  “近日异象频出,江湖与朝廷都不太平,我是心甘情愿前去帮忙。殿下不也在日夜监察中原动向?可惜我们江湖人没有朝廷耳目通达,许多局势和情报消息,非亲身前往不可得。”

  隆起的眉峰果然又深一分,他语声渐凉:“既如此,你还做这么多的元宵干什么,让孤留着睹物思人吗?”

  聚少离多是你和他的常态,即便头上冠了个秦王妃的名号,现状亦不会改变,这本就是两心间约定俗成之事,因此,你并未察觉到他的幽微变化,只顾应话,将食盒中汤圆的归宿一一讲给他听:

  “当然不是单给殿下一个人的份量。糖桂花的带给枕雪和轻眉姐,珍果豆沙是为各位掌门准备的,酒酿和酥炸的让莫问大哥和黎大哥去分,玫瑰椰露寄给思明,说来你可能不信,清崖兄其实喜欢肉馅汤圆,所以我每年都特意给他做一碗鲜肉丁的。对了,还有桃干橙羹,咱们晌午进宫时给太子殿下……呜!”

  两指忽地钳制你扭向那张冷峻面容,至此你才彻底看清他的神色,还没来得及分辨那过于复杂的情绪,随即,薄唇裹挟着龙涎香居高临下地压来,你被迫扬起脸,无法反抗地承受比往常粗/暴许多的掠夺进犯。

  他的指腹带了些薄怒的力度,捏得你下颌生疼,食髓/知味的身体却早已懂得从他的挑弄中品尝/快/意。无尽的麻痒自交缠的舌尖释放蔓延,须臾爬满每一寸骨血,酸软的快/感不由分说地侵蚀了整个身躯,从指尖到双/腿的每一丝力气都被吞噬。

  你不受控地向前倾去,双臂仓皇撑住桌沿,折出诱人的弧度,勾得玄衣男子俯身压来。他顺势松开你的下颌和腰身,两只宽大的手掌分别缘着腕骨缓缓覆上你左右,掌心与手背相贴,有力的长指插入你的指缝,浓浓的把控意味。抵在桌前的颀长身体和强健手臂形成了一方严实牢笼,将你囚困其中。

  ……

  (被屏蔽的亲亲以及坏心眼的王爷)

  ……

  舌尖残留的痛感昭示着他的惩戒,如同被抛弃的失落溃然决堤。你倚在他怀中喘息,犹如涸水之鱼。视线因缺氧而有些发晕,不得不闭上眼眸,暗暗思量究竟哪句话又招惹他生气。

  “难为你心中满满当当装着许多人,还忙里抽闲回来陪孤。”

  他松开一直揽护住你的手。

  江湖人最爱结私引伴,没了一个少侠,总归有其他朋僚欢聚尽兴。皇兄身处储君之位,借机向他殷勤献媚之人更如黄河泥沙。这些日日都能与你聚首之人、前呼后拥之人,偏能让你时刻惦念、事事记挂,哪怕短短两日,竟也并非全心属于他。

  他确有恼恨。

  不仅因你的朝秦暮楚,更因自己的狭小气量。成婚当日,他大言不惭地许你自由,早已准备付出代价,然未料到,不知尽头的无数次分别竟令人煎熬至此,而今,不过作茧自缚罢了。

  垂在身侧的手不动声色地握紧,攥得青筋鼓起。

  字面极为冰冷的措辞,或许因他嗓音中的喑哑,平添几分扑朔不清的索寞:“倘若你的心已落在别处,孤也不愿留一具空壳。”

  理智在趋于和缓的呼吸中渐渐回拢,你颇费了片刻功夫,才勉强用已被他挑弄成一团乱麻的思绪读懂言外之意。

  清崖兄、宁王、慕启明,个个聪明人都言秦王性情孤直,可他们哪里知道,你的小王爷吃起醋来,心思倒能曲折迂回出十八道拐、三十六处弯,比世间顶顶聪明的人还要难测几分。

  莫非,初时喂他吃的是醋酿汤圆?

  “为何我会把心给别人?”你捧住他的脸,轻柔抚平他眉间的川壑。“与我花烛彻夜的人是你,秦王殿下才是我的郎君。”

  他抬起眼眸,神色似初春化冻的冰溪,绷成一条冷硬直线的唇角亦压制不住地扬了几分。

  桀骜端肃的秦王殿下其实很好哄。

  你捧起他的手,暗自叹息。

  庄重的吻款款落在他的额角眉心、眼睫鼻梁。

  只是,没有人愿意去哄一个手握三大营兵权的少年将军,更不会有人试图去怜惜一位煊煊赫赫的天家龙子。

  将军的杀伐战功,皇子的威耀权势——他所拥有的一切,都成为他在帝王家的血亲互戕中用以自保的刀剑,在庙堂的尔虞我诈中岿然屹立的铁甲,无一不令人敬畏,无一不令人惧怕,将他束之高寒。旁人就此臣服,就此叩首,甚至不敢抬头去看一看,那琼楼玉宇中的茕茕孑立之人,面上是怎样的神情。

  此生极少数问他冷暖、知他悲喜之人,终究也接二连三地化作一抔黄土,随风逝去了。

  好像天生就注定他要孤身一人。

  上苍何其不公?何其薄幸?

  一滴泪毫无征兆地滑落掌心,像是滚落一团火,顷刻瓦解了他的冷峻之色。

  哪里见过你于床笫之外的眼泪?玄衣青年方寸大乱,指腹小心翼翼地抹去泪痕,摩挲着你的脸,如同触摸着世间最易碎的珍宝。

  “别哭。怪孤失言,怪孤失仪,孤怒的是自己……”

  平日里言谈冷厉的王爷有些语无伦次,破天荒地羡慕起自己那位能说会道的兄长来。

  他的哄慰尽管笨拙,却真挚得一塌糊涂,饶有再多的哀伤涩然也烟消云散。你敛回轻烟似的怜愁,亲了亲他锋利冷硬的下颌,像一朵柔软的花自愿飘向刀尖。

  但你知晓,迎接自己的,绝非刺破零落的结局。

  “我的殿下,当真可爱。”

  被夸奖的王爷怔了怔,不知是因为头一次被冠以“可爱”二字,还是因为心上人一句“我的殿下”,那张可谓钟神造化的冷峻面容浮出浅淡红晕。

  你瞧在眼里,更生喜欢。素爱掌握主动权的王爷有时纯情得可怕,一句夸奖也足以令他耳根发烫。

  既为猎手,亦成猎物。你和他互猎的,无疑是对方的身与心。

  思及此,你端起瓷碗,再度将汤匙送近他嘴边,固执地履行着最初、最单纯的目标。

  “秦王殿下,汤圆再不吃就凉了。”你委屈地撅嘴,大有若他不从便要落下泪来的架势:“是我亲手做的呀……”

  玄衣青年垂首吻了吻你的唇角,颔首应允。你心满意足地将黏糯雪白的浮元子喂给他,房中一时无言。少顷,你将只剩一柄汤匙的空碗放回桌上,揽住他的颈项温存。

  “殿下方才笑什么?”

  “孤笑,唐代越窑的缠枝秘色瓷竟沦落至此。”

  过于繁琐的前缀听得你怔在原地,“哪朝的?哪儿的窑?什么东西?”

  食指蹭过肌肤,不容拒绝地挤入你的右侧指缝。年轻将军的手掌结着薄茧,略显粗粝的指腹微微倾斜,抵在你指下稍作发力,白玉似的纤细青葱便被挑起,不情不愿地搭叠那根在骨节分明的上,其余四指则被牢牢攥归掌心。

  “此为南宋建窑银兔毫盏。这个,永乐年间甜白釉暗花双龙纹茶钟。那个,南宋官窑青釉葵口酒盏。——呵,孤险些忘了,还有孤的王妃特意为她的清崖兄装肉馅汤圆的,是世间仅存十件之一的北宋汝窑莲花青瓷。”

  交叠处仿佛融为一体,他控住你的手,逐个儿点过瓷烧玉炼的碗碟,薄唇贴在耳畔,如数家珍般,念出许多冗长堂皇的名类。说到最后时,话音已趋于冷笑,令人不寒而栗。

  秦王殿下好哄,秦王殿下可爱,但秦王殿下依旧是一推就翻的醋坛子。

  即便不识什么官窑汝窑、技法品类,单听他所述也不难猜其贵重。自知理亏,你连忙送上几个乱七八糟的吻,心怀愧意地向他撒娇讨饶。

  谁料他竟直接将你打横抱起,步履稳健地走向床榻,语气没有半点波澜:“这些大多是父皇赏的,圣恩难违,孤素来无甚兴趣。如今由你折腾,姑且算有了用武之地。”

  身子被温柔地放入被衾之中,目之所及是他的胸膛,你抬手轻轻抚上昨夜留于其上的红痕。“殿下不怪我暴殄天物吗?”

  “再贵重的东西,左右是些死物,比起活生生的人便不值一提。在秦王府,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无须有半分谨慎顾虑。何况,能讨孤的王妃欢心,该是它们的福气。”

  盛宠纵容的话语任谁听了都会陷进去。

  唇瓣从敏感圆润的耳垂一路向下,毫无章法地轻蹭,像是回敬你敷衍的吻。

  今日的他格外黏人,从始至终都不肯真正放开你,连衣冠也不顾,一心与你耳鬓厮磨、缠绵亲热。

  十指缠入他发间,熟悉的情/热再度将你淹没。对他的迎合早已浇灌进骨血,你呜咽着胡乱求了他些什么,竟教他浑身一滞,眼眸深得险些滴出墨来。

  压抑和克制尽数分崩离析,薄唇不再满足若有似无的触碰,转而烙下连绵细密的湿/痕,含糊语声中藏着微不可察的笑意。

  “孤还从未听你唤过夫君。待闻此言,再谈罢休。”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